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韩貂寺

463浏览    18参与
林子

爱(寺凤楷)

是我!!!别管!!封校发疯!


  我不爱他,我不能爱他,在我的世界里他不符合我的各项条件,所以我不爱他,我不能爱他他的谨慎入微,我不能爱他的故作姿态的小聪明,我不能爱他在爱的人面前的装模作样的小造作,我不能爱他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心,我不能爱他,我确实不能爱他,因为他已经是别人的了。后来我杀了他,杀了他们,这是我该干的,为国除害,为母报仇,杀了他们废了我好大的劲,本是件高兴的事,可是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我爱他,我没有想到会有人爱我,我以为之前那名女子对我的善举和给我的尊重,是我一辈子的幸福时刻,但当他长大后整日的对我说着情啊爱啊什么的,令我的眼睛......

是我!!!别管!!封校发疯!




  我不爱他,我不能爱他,在我的世界里他不符合我的各项条件,所以我不爱他,我不能爱他他的谨慎入微,我不能爱他的故作姿态的小聪明,我不能爱他在爱的人面前的装模作样的小造作,我不能爱他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心,我不能爱他,我确实不能爱他,因为他已经是别人的了。后来我杀了他,杀了他们,这是我该干的,为国除害,为母报仇,杀了他们废了我好大的劲,本是件高兴的事,可是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我爱他,我没有想到会有人爱我,我以为之前那名女子对我的善举和给我的尊重,是我一辈子的幸福时刻,但当他长大后整日的对我说着情啊爱啊什么的,令我的眼睛发晕,少年人的朝气有时候也会传染人,他让我误以为我能给他一个家,让我以为我有能力给他更好的未来,我想在当时我爱他,最爱他,爱他爱到忘记了那美好的未来本对于我们来说是痴心妄想,我们是那样的渺小,未来的轮盘不停的旋转,如果早知以后,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爱……,我爱他,但是我只是想要一个家而已,如果这也是个错的话,我只想要他,我错了,我错就错在不应该蜉蝣撼树一样的逆着未来的轮盘向着自己的死亡前进,但爱有什么错呢,徐凤年在我死前说爱我,笑的我伤口疼,他根本不懂爱,何谈爱一个人……不过是些对美好的向往罢了














真的爱疯文学,别管,顺序第一个徐凤年,韩貂寺,赵楷

林子

唯一(寺楷)

“你真的懂唯一的定义”

  还是我,你懂的


  九岁的赵楷,在宫里闯祸后,天子发怒了,他对这个太监带回来的私生子本来就不太满意,现在他闯祸了,赵楷在跪在养心殿的时候气氛不要太压抑,感觉随时皇上会让他掉脑袋,在他要哆哆嗦嗦的发抖的时候,韩貂寺回来了,看他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一定是快马加鞭的赶回来的吧,赵楷心想


  韩貂寺一回来赵楷心里就平稳了不少


 他一回来就和赵楷跪在了一起说“陛下何必龙颜大怒,这小子从乡下长大怕是没见过好东西,才不小心碰毁了您的茶杯,我前几日在龙虎山得了一块好玉可谓是洁白无瑕可供陛下再......

“你真的懂唯一的定义”

  还是我,你懂的



  九岁的赵楷,在宫里闯祸后,天子发怒了,他对这个太监带回来的私生子本来就不太满意,现在他闯祸了,赵楷在跪在养心殿的时候气氛不要太压抑,感觉随时皇上会让他掉脑袋,在他要哆哆嗦嗦的发抖的时候,韩貂寺回来了,看他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一定是快马加鞭的赶回来的吧,赵楷心想


  韩貂寺一回来赵楷心里就平稳了不少


 他一回来就和赵楷跪在了一起说“陛下何必龙颜大怒,这小子从乡下长大怕是没见过好东西,才不小心碰毁了您的茶杯,我前几日在龙虎山得了一块好玉可谓是洁白无瑕可供陛下再打一套茶具,至于他我会带回去严加管教定要给他个教训”说完往地上磕了个响头,赵楷也跟着磕着不敢抬头,过了会听见皇上有气无力说“算了,我也不计较了,你们下去吧”


 赵楷和韩貂寺回到他们居住的地方,韩貂寺赶紧把门窗都关好了,然后把赵楷拉回来紧紧抱到怀里,马上问到”有受伤吗?,他有没有打你?”

  赵楷觉得这是他体会过的最紧的拥抱了也是最有安全感的怀抱了

  “没有,他还没对我做什么你就来了”

  “那就好,那就好那就好”

  “大师傅,你要哭了吗?你别哭我以后会小心的,但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关心我只是你捡来的小孩”

韩貂寺因为太慌或者回来的时候太急了,导致问他话的时候气息有点不稳

  “别胡说!你是当今天子的儿子!再说你叫我一声大师傅,我就永远是你大师傅!”

  “那大师傅你会收别的徒弟吗?”

  “你想让我收别人做徒弟吗?”

  “不想!我想让大师傅永远都是我的”

  “那你就是大师傅唯一的徒弟”

  “好!大师傅可要遵守诺言”

林子

(寺楷)徐凤年的疑问

深夜短打,没有逻辑,慎入!


    在外游历的时候,徐凤年身上可谓是一穷二白,他老爸给的武功秘籍什么的几本书,说是穷的时候可以卖出去,是千金难求一本的孤本老值钱了,话锋一转又说,你也可以学习学习武功,出门在外不受欺负嘛!


  徐凤年心里一阵无语你想让我学武功不用拐弯抹角的说,反正我不学!这秘籍让我扔掉我也不学!


  结果真如徐凤年所说这几本秘籍传世古书全都用来蹲茅厕的时候用掉的……


  正是他死也不学武功这个劲没少让他陷入危险境地


  某...

深夜短打,没有逻辑,慎入!




    在外游历的时候,徐凤年身上可谓是一穷二白,他老爸给的武功秘籍什么的几本书,说是穷的时候可以卖出去,是千金难求一本的孤本老值钱了,话锋一转又说,你也可以学习学习武功,出门在外不受欺负嘛!


  徐凤年心里一阵无语你想让我学武功不用拐弯抹角的说,反正我不学!这秘籍让我扔掉我也不学!


  结果真如徐凤年所说这几本秘籍传世古书全都用来蹲茅厕的时候用掉的……


  正是他死也不学武功这个劲没少让他陷入危险境地


  某天徐凤年实在是没钱了也是几天没吃饭没劲,就拿了个碗放在自己面前打算坐地乞讨


  坐着坐着他就睡着了,到了下午他被大太阳差个晒熟的时候醒了,刚一抬眼往街边一望就看到了让他印象深刻的场景


  他也不是没见过美人,他院里的丫鬟哪个不是倾国倾城花容月貌的各个类型的都有,但在他看见那个人的时候他心里就笃定我一定要让他记住我,仿佛自己也不饿了,他的眼神仿佛看直了


  他看见的正是赵楷,但他没注意到旁边的韩貂寺,赵楷和韩貂寺正牵着一匹马在街上一边走一边聊天,当徐凤年看见他们的时候赵楷正被韩貂寺讲的某个皇子的黑历史逗笑,没想到这般美妙的场景把徐凤年给俘获了


  他们边走边说笑很快就走到了徐凤年的面前,赵楷感受到了他炙热的目光,还以为这个乞丐要让他给钱,他也觉得这个小乞丐很惨,明明和自己差不多大,却在这里乞讨,想着想着思绪就跑选了,最后想到若不是自己被大师傅捡回来自己是不是也会在哪里乞讨呢?


  韩貂寺看他不走了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看见一个小乞丐在盯着赵楷,而赵楷在出神,便知道赵楷想到了自己的小时候,他偷偷的把手放在了赵楷的背后,轻柔的安抚着,再在身上摸出几贯钱放在了徐凤年面前的碗里。


  赵楷也感受到了大师傅的安慰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对着大师傅笑了笑说“大师傅,我可没那么容易伤感”韩貂寺也笑着说“我知道”说着又准备继续前进,想找个客栈住下,走着,韩貂寺在看了看那个乞丐的眼神,他肖想了我的人,他想


  徐凤年想真的有这么好看的人呢,好像天仙下凡似的,他叫旁边那个很不好惹的人师傅??为什么感觉他们师徒的关系不一般呢?为什么天仙要陪魔鬼呢?天仙就该和我这个世子在一起,看我回去跟那老不死的说把他给抢回来!


  徐凤年看见他们要走赶紧把碗和碗里的钱揣在怀里去追他们,这可是吃饭的家伙丢了可不行老黄知道要急的,徐凤年心想


  “不知这位天仙要去哪处??这的地方我都认识!看两位面容疲惫可是要去客栈休息?我知道有家实惠的!要不我带你去吧!”徐凤年赶到赵楷面前对他说恨不得马上就带着他去客栈开房了,赵楷被这一溜嘴炮说的一愣,一看他这么热情就说“不错,被你发现了,那你就带路吧”“好嘞!”看赵楷答应的这么快徐凤年有些惊讶但没在脸上表现出来就带着他们出发了,赵楷心想“管你什么人什么目的反正大师傅在我旁边我什么都不怕”韩貂寺明显知道赵楷心里想的就纵着他没说什么


“快走些吧,天快黑了”

“一会就到了,别着急啊”


没走几步,在不远处就是徐凤年说的那个客栈,他一路领着赵楷和韩貂寺来到了柜台,柜台一见到他就心累,这人怎么又来了


“我跟他有些话说你们等一下啊”徐凤年对赵楷和韩貂寺说

  “看见那个天仙了吗?等他入住之后把他的房间告诉我!”掌柜说“凭什么啊?”徐凤年伸出四根手指指着天一副对天发誓的样子说“你告诉我配合我行动我就把我之前钱的钱一次结清”掌柜一听眼睛都亮了“你说的啊!别反悔!”“行了!赶紧回去吧!”掌柜的就跑回柜台后面了


  “客官两位两间房?”说着就把两间房的钥匙往外拿,就听见韩貂寺说“一间房”“啊这,瞧我这是有些糊涂了,客官是一起来的当然是一间房了”说着就把一把钥匙拿了出来,被韩貂寺取走后就带着赵楷上楼了,磨蹭半天天都黑透了


  等他们上了楼后掌柜的就去外面跟徐凤年传递情报了

 “什么?!他们两个只开了一间房?!”

 “对啊”

“你把他们隔壁的房间给我,我到要看看他们要干些什么?”

徐凤年心里越来越感觉不对劲,不会是老婆要跑吧?!徐凤年心想

掌柜的把钥匙给他后他就上去了,正好看见韩貂寺和赵楷进屋他也赶紧进了去隔壁的屋子


  赵楷感觉到自从徐凤年和掌柜的说话之后心情就不好了,甚至可以说非常生气


对于韩貂寺的功力来说徐凤年那些悄悄话他都听得见,但赵楷来说还是差一点,“刚才的话幸好他没听见”韩貂寺心想,所以赵楷并不知道韩貂寺为什么生气


  进了门赵楷就被韩貂寺压在墙上深,吻,他因为太过于突然惊了一瞬,然后就随着韩貂寺的节奏配合着他,在赵楷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韩貂寺终于放过了他,这是赵楷浑身已经被韩貂寺吻软了,此时一放开他就整个人歪在了韩貂寺的怀里

“大师傅……大师傅”赵楷满含情欲的叫到,那意思再明显不过,赵楷边说边把自己往韩貂寺怀里送


“唉,宝贝”韩貂寺答应道

“想要吗…?”

“嗯……”

听到赵楷同意了韩貂寺立刻亲了上去,

“去…床…上…”赵楷断断续续的说道

“好……”他们亲着亲着就倒在了床上











隔壁的徐凤年“……??????”


林子

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

 一些现代au 可能不过审  mob预警

  

   韩貂寺是在某个不能言说的地方找到赵楷的

  

  小孩的大眼睛怵生生的看着他觉得他是他的下一个客人

  

   赵楷不着片缕的坐在床上,手指不自然的触碰着意识到后再分离,这个过程发生过好多次,在他被那很捡到的那天开始他就开始干这种事,虽然他干了很多次他还是会害怕,因为那过程实在不算是美好

  

  事实是他很害怕干这种事,但不好的话会被爸爸赶出去的

  

  在他出神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韩貂寺开门的时候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光景,这让他吓了一跳,脑袋上的青筋凸起的明显,但整个人都怔住了...

 一些现代au 可能不过审  mob预警

  

   韩貂寺是在某个不能言说的地方找到赵楷的

  

  小孩的大眼睛怵生生的看着他觉得他是他的下一个客人

  

   赵楷不着片缕的坐在床上,手指不自然的触碰着意识到后再分离,这个过程发生过好多次,在他被那很捡到的那天开始他就开始干这种事,虽然他干了很多次他还是会害怕,因为那过程实在不算是美好

  

  事实是他很害怕干这种事,但不好的话会被爸爸赶出去的

  

  在他出神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韩貂寺开门的时候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光景,这让他吓了一跳,脑袋上的青筋凸起的明显,但整个人都怔住了。

  

   韩貂寺的心情突然从终于找到他的欣喜若狂变成你怎么这样的震惊到我怎么没早点找到你的自责到你妈妈要是知道你这样这让我怎么活啊!的愧疚

  

  韩貂寺为了接赵楷回家还好好的收拾了下自己,他穿着他平常不会穿嫌紧绷不自由的西服,扎好了领带,全副武装的盼望着会给赵楷一个好的初印象

  

   韩貂寺进门后迅速的用被把赵楷裹成一个球的样子,然后他坐在床尾用手撑着头思考着怎么会变成这样?

  

   韩貂寺是在五天前得到的赵楷的消息,听到友人说的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心里的大石头轰然落地

  

  韩貂寺激动对他说“我想见他,我要带他走,我要养他”

  

   但是友人皱着眉说“他已经被人领养了,而且已经领养一年多了…”

  

   韩貂寺说“没关系,我会让他把他给我的!我会开条件给他的”韩貂寺心里更加坚定

  

  五天后友人带来了好消息

  

  “他同意了!”

  

  赵楷这五天过得并不好,他爸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性情大变,每天都很烦躁,他只能学着爸爸对他说的话,对爸爸表示喜欢,乞求他不要生气,但他们最后都会做和客人做的事。

  

  最近见的客人也变多了,让他睡觉都睡不好,在第四天的时候爸爸突然不生气了,对我特别好,也让我睡了个安稳觉,第五天的时候他跟我说有个客人让我在旅馆等他,我不疑有他,就在旅馆等他,我等了半天,才进来了个怪人,一进来看见我都傻眼了,是我太漂亮了吗?爸爸常常摸着我的脸夸我漂亮

  

  但他太奇怪了他没有干那些人干的事情,没有一进门就色眯眯恨不得将我吃掉一干二净充满罪恶的眼神,没有向我扑过来对我上下其手,没有拿他那个东西戳我,没有对我说拿着表达喜欢的话语

  

  但他真的好帅啊,我感觉他和那些人不一样!他一进门我就看出来了!

  未完待续

  

  

  

林子

我真的喜欢双性文学!


  我想看赵楷被韩貂寺捡回来之前因为身体的原因收到人们的辱骂和拳打脚踢而对自己的身体感到厌恶


  觉得自己的身体是个耻辱


  别韩貂寺拎进宫后就一直很自卑敏感


  直到韩貂寺知道了他秘密


  觉得韩貂寺会送他回去而对着他大哭然后求他不要送他回去,而韩貂寺一直抱着他知道他不哭之后跟他进行沟通


  然后每天的夜里韩貂寺都会和赵楷聊天让他心态变好


  然后在以后的岁月里让他知道他的身体不是耻辱而是一...

我真的喜欢双性文学!


  我想看赵楷被韩貂寺捡回来之前因为身体的原因收到人们的辱骂和拳打脚踢而对自己的身体感到厌恶


  觉得自己的身体是个耻辱


  别韩貂寺拎进宫后就一直很自卑敏感


  直到韩貂寺知道了他秘密


  觉得韩貂寺会送他回去而对着他大哭然后求他不要送他回去,而韩貂寺一直抱着他知道他不哭之后跟他进行沟通


  然后每天的夜里韩貂寺都会和赵楷聊天让他心态变好


  然后在以后的岁月里让他知道他的身体不是耻辱而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让他不在自卑然后成为剧里那只打不死的小强


  (突然一把刀,哈哈哈哈









林子

生若浮梦 预告

非典型四角或三角恋

主要是虐文,标题也看得出来,徐凤年的粉丝不要看,对徐凤年非常不友好,主寺楷,请不要吵架,也不要骂我,心情不好的产物没有逻辑,没打徐凤年的tag是怕吵架


  赵楷刺杀徐凤年的行动在李淳罡一颗雨滴把水甲杀死后才想到徐凤年原来这么难杀


  正在他站在金甲的肩上准备撤退的时候,听到一声清冷的声音


  “把他给我抓住”


  遭了,我不能被他抓到,赵楷心想,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李淳罡就到了他眼前


  无路可逃,这是赵楷被绳子绑住摔在马车里的时候的第一个想法,...

非典型四角或三角恋

主要是虐文,标题也看得出来,徐凤年的粉丝不要看,对徐凤年非常不友好,主寺楷,请不要吵架,也不要骂我,心情不好的产物没有逻辑,没打徐凤年的tag是怕吵架


  赵楷刺杀徐凤年的行动在李淳罡一颗雨滴把水甲杀死后才想到徐凤年原来这么难杀


  正在他站在金甲的肩上准备撤退的时候,听到一声清冷的声音


  “把他给我抓住”


  遭了,我不能被他抓到,赵楷心想,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李淳罡就到了他眼前


  无路可逃,这是赵楷被绳子绑住摔在马车里的时候的第一个想法,“我要想办法脱身,可外面有凤字营把守这怎么办,大师傅,我的小命不会就断在这里吧”赵楷心里已经完全预测了徐凤年抓他会杀人灭口这件事


  可赵楷等啊等等啊等也没有等到徐凤年的审问一直到他睡着



  而当时徐凤年的马车里的情况


  “你抓住一个小小的刺客干什么?之前刺杀你的人可大有人在,他有何不同”姜泥一脸不解的问徐凤年


  “我,我当然有自己的计划了,你就别管了”


  姜泥被徐凤年怼了后想抬起眼睛想反个白眼结果被徐凤年阴翳的表情吓到


  “那个小刺客的命运应该不会太好啊”姜泥心想




柏水爱吃糖

《论韩貂寺被削弱这件事》(结合版

“原著里韩貂寺也是这么死的?就这么几个小啰喽搞死了?”[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就在这里吧吧吧除了喷还会干啥???

        陆地神仙之下韩无敌,你看这句话就知道了好吧。就剧里那几个小东西人猫不会放在眼里。在神武城外有天象高手徐婴和随行几千铁骑匪寇暗谍还有武当王小屏死士乙护驾都没能杀死人猫,况且那时候的风崽已经最差是金刚镜,还有十二飞剑,最后还是靠隋斜谷的千里借剑一剑定生死。之前铁门关,风崽带领几万铁骑才弄死了杨太岁和赵楷收服了女菩萨,还被人猫逃脱了,南宫仆射和徽山紫衣轩辕青锋一起追杀都杀不死...

“原著里韩貂寺也是这么死的?就这么几个小啰喽搞死了?”[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就在这里吧吧吧除了喷还会干啥???

        陆地神仙之下韩无敌,你看这句话就知道了好吧。就剧里那几个小东西人猫不会放在眼里。在神武城外有天象高手徐婴和随行几千铁骑匪寇暗谍还有武当王小屏死士乙护驾都没能杀死人猫,况且那时候的风崽已经最差是金刚镜,还有十二飞剑,最后还是靠隋斜谷的千里借剑一剑定生死。之前铁门关,风崽带领几万铁骑才弄死了杨太岁和赵楷收服了女菩萨,还被人猫逃脱了,南宫仆射和徽山紫衣轩辕青锋一起追杀都杀不死。怎么可能就这么几个人就被**了?原著是,伪指玄柿子+天象徐婴+指玄 王小屏+指玄青鸟+金刚战力死士戊+两队骑兵 打掩护,最后趁人猫大意时隋斜谷千里借剑一剑穿了,春秋三大魔头人猫啊哪有那么容易杀。再说了按照原著 白衣可杀人猫 却也不轻松 曹官子与白衣一役说出再过十年白衣入陆地神仙生死难料 现可杀但要赔上毕生修为彻底沦为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这时候的曹官子已入陆地神仙但却还没转霸道。陈芝报这个时候最多指玄境界,对上天下指玄第二的韩人猫,梅子酒的梅子青转紫对上俯身蟒龙的三千红丝胜算不大,符将金甲生前就是金刚境高手,配上符甲的不惧死伤的特性,赵的胜算更大。原著里徐凤年精心布局,请来王小平,几乎搭上自己、天象境界阴物、青鸟、戊这些人的性命,再加上舍得一千多骑兵赴死作为障眼法,勉强给隋斜骨借剑创造了机会。【徐凤年一边倒酒一边笑道:“杀人猫那是侥幸,没有吃剑老祖宗隋斜谷的借剑,就是我反过来被韩貂寺宰掉。】【当初实力悬殊,他仍是执意要杀人猫韩生宣,为此精心布局,先是借剑给武帝城的隋斜谷,然后还剑至神武城外,这才侥幸杀掉了那只号称陆地神仙之下第一人的人猫。】

【舍得千骑赴死,都不过是锦上添花的障眼法。这一剑去万里,才是雪中送炭。 】【百万大军中取上将首级,一直被视为荒诞不经之谈,替天子守国门的西蜀剑皇做不到,亡国之前剑尽断的东越剑池老一辈剑道宗师也没有做到,可此时韩貂寺的的确确是在数拨骑军阵型中如入无人之境】【韩貂寺轻声笑问道:“剩下六百骑,加上一个未入陆地神仙的王小屏,一个匆忙赶来收尸的袁左宗,我韩生宣想要走,能伤我分毫?”】

原著里二品徐凤年 天象徐婴 指玄王小平 骑兵 青鸟一起围杀都挡不住天下第十韩生宣, 最后是与李纯钢互换一臂的剑仙碎屑古,一剑洞穿了人猫心脏才死的

cg.
人间心结,天上解。 55555...

人间心结,天上解。

 55555。

楷子和师傅、娘亲一起好好过日子。


人间心结,天上解。

 55555。

楷子和师傅、娘亲一起好好过日子。


林子

呜呜呜呜呜呜呜,本来嗑凤楷,但是看了大结局后觉得,一对没有cp感的cp还不如韩貂寺对赵楷的有问必回。呜呜呜呜呜呜,哭死我了!希望赵楷能有一个人对他好!

呜呜呜呜呜呜呜,本来嗑凤楷,但是看了大结局后觉得,一对没有cp感的cp还不如韩貂寺对赵楷的有问必回。呜呜呜呜呜呜,哭死我了!希望赵楷能有一个人对他好!

冉冉仙贝

【苏幕遮】(3)赵楷中心(cp楷熊)

四、三千红丝 

貂寺是太监的别称。 

韩貂寺原来叫做韩生宣。 

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以前是不屑知道,后来是不敢说出口。 

韩生宣一生孤苦,幼年时饱受欺凌,却受到了一位农家女的尊重。 

农家女的面上没有阿谀谄媚,也没有阳奉阴违,更没有惊异恐惧,有的,仅仅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正常的、平等的人来看待的平和真挚。 

即便知道他不是一个完整的人。 


韩生宣日后即便是贵为内监之首,权势滔天,绰号“人猫”,一手三千红丝令江湖人闻风丧胆。 

他也依旧记得那位农家女带给他的、属于“人”的...

四、三千红丝 

貂寺是太监的别称。 

韩貂寺原来叫做韩生宣。 

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以前是不屑知道,后来是不敢说出口。 

韩生宣一生孤苦,幼年时饱受欺凌,却受到了一位农家女的尊重。 

农家女的面上没有阿谀谄媚,也没有阳奉阴违,更没有惊异恐惧,有的,仅仅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正常的、平等的人来看待的平和真挚。 

即便知道他不是一个完整的人。 

 

韩生宣日后即便是贵为内监之首,权势滔天,绰号“人猫”,一手三千红丝令江湖人闻风丧胆。 

他也依旧记得那位农家女带给他的、属于“人”的尊严。 

只是他来不及报答那份情谊,那位农家女便油尽灯枯。 

徒留一位幼子孤苦无依。 

 

韩生宣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亲手挖坟,埋葬了那位可怜的女子。 

那孩子险些把自己跟着一起埋了。 

韩生宣抱着他从野坟堆一路来到了煊赫皇城。 

他倒是不吵不闹,不惊不怕,仿佛韩生宣真的是一只毛绒绒的狸奴,而非一头嗜血无情的“人猫”。 

但这孩子见到那人时,却吓哭了。 

 

那人并未公开孩子的身份,只给了“赵楷”这么个名字。 

楷,有黄连木之意。 

倒是应景。 

 

赵楷在宫中如何,那人从不过问。 

但每每见到韩生宣,见到大师父一如既往的笑容,赵楷便不会觉得自己苦。 

他性子散漫,时常仰首望天,晴日里看云,夜里赏月。 

有一次望月入了神,竟然跟着明月走了一路,假山拦住视线就绕,大殿拦住视线就攀。 

然后他爬上了武英殿。 

武英殿真高啊。 

他头一次站在那么高的地方,有些害怕。 

但是一整片夜空,完整的、无遮无拦的夜空,就这样毫无保留地铺陈在眼前,他便只觉得快慰。 

 

韩生宣从未像今夜这般慌乱。 

他跪在那人面前,恳求宽恕——宽恕赵楷擅闯武英殿之罪。 

那是死罪。 

但那是赵楷。 

可那人毫不在乎。 

韩生宣冷汗涔涔。 

 

赵楷被放出来了,他很惊讶,也很欣喜。 

原来那个人也会网开一面。 

那个人,原来也会向他偏一下心。 

从今之后,他可以随时爬上武英殿,看云、看鹰、看月亮,看那人遥遥的背影,看大师父百忙中朝他扬起来的笑脸。 

这是属于他的特权。 

 

韩生宣待赵楷很好,很好。 

 

他把赵楷当成小主子,殚精竭虑护他周全。 

世人皆谓韩貂寺贪权。 

可若是他不位高权重,如何保得住他的小主子。若他不甘为那人的鹰爪,又如何挟恩救下他的小主子。 

 

赵楷后来才知道,武英殿的特权,不是那人的偏爱,只是大师父用半数救驾之功换来的恩典。 

他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高山一般的大师父,也只能匍匐在那人跟前,唯唯诺诺,威仪扫地。 

权势,可真是个好东西啊。 

有权有势,可掌人生死祸福。 

无权无势,则会朝不保夕、累及他人。 

 

韩生宣一直在教赵楷自保,却又甘之如饴地包容他对自己的依赖。 

他把赵楷当成自己的爱徒,倾囊相授。 

赵楷是三千红丝的传人,深得真传。 

但是谁能想到,赵楷一直到死,都没有真正使出三千红丝。 

 

有时是打不过,只得识时务。 

有时是不想杀人。 

比如现在。 

 

徐凤年带着人守在河边截杀。 

要杀的是赵楷的大师父。 

赵楷知道此仇无解。 

可他还是奢望,奢望着谁都不要死。 

 

他现在有了那一道明黄的圣旨。 

他终于可以换一条路,亡羊补牢。 

他至少可以不再与他们不死不休。 

他至少得到了,得到了一个可以在那人心里留下位置的机会。 

也许,将会有一个,可以配得上徐渭熊的身份。 

 

他毫无杀意,几乎是只守不攻。 

但是大师父的落败却是意外中的意外。 

他心神崩塌,嘶声示警。 

 

 

黄蛮儿心智未开,还当他要对兄长不利。 

赵楷遭逢一击,身不由己,像狂风中断线的纸鸢,撞上了徐渭熊的剑。 

 

剑落地的时候,徐渭熊退了两步。 

那不过是一柄染血的剑,有什么可怕的。 

徐渭熊,你在怕什么? 

 

罢了,罢了。 

大师父,走慢一点,等等我这个不肖的徒儿。 

我再看她一眼,就一眼。 

 

他艰难转身,留下最后一个——像如往常一般轻快明亮的——笑容,却是有些无力,又有些悲哀。 

她低垂眼眸,没有看他。 

徐渭熊,你为什么不看他? 

徐渭熊,你在怕什么?



未完待续……

sakimashita

P1 二师父

杨太岁的头全天下仅两人可摸,一是好友徐骁,二是徒儿赵楷;


P2 大师父 P3 赵楷死后大师父为他复仇 P4 天上人间

对皇帝,他是大权在握的宦官人臣韩貂寺;对万民,他是暴虐无道杀人如麻的人猫;只有对上赵楷母亲、对上赵楷的时候,他才是大师父、是韩生宣、是一个人。 ​​​

P1 二师父

杨太岁的头全天下仅两人可摸,一是好友徐骁,二是徒儿赵楷;


P2 大师父 P3 赵楷死后大师父为他复仇 P4 天上人间

对皇帝,他是大权在握的宦官人臣韩貂寺;对万民,他是暴虐无道杀人如麻的人猫;只有对上赵楷母亲、对上赵楷的时候,他才是大师父、是韩生宣、是一个人。 ​​​

cg.
师徒亲情向。 瞎写的。 慎入。...

师徒亲情向。

瞎写的。 

慎入。


——————【值此今生】——————


    什么千秋大业、问鼎中原,助赵楷夺得皇室名分甚至是登上皇位,在这一刻,已经完全都没有了意义。想来,就算是再不甘心也只是徒增烦恼。这人一死啊,果不其然,也什么都放下了。


    韩貂寺往前走了几步,又没忍住往后看了一眼。


    只是赵楷,不知道他能不能逃走。


    韩貂寺眼瞅着赵楷腹部挨了一剑,但他已然气绝,无能力...

师徒亲情向。

瞎写的。 

慎入。


——————【值此今生】——————


    什么千秋大业、问鼎中原,助赵楷夺得皇室名分甚至是登上皇位,在这一刻,已经完全都没有了意义。想来,就算是再不甘心也只是徒增烦恼。这人一死啊,果不其然,也什么都放下了。


    韩貂寺往前走了几步,又没忍住往后看了一眼。


    只是赵楷,不知道他能不能逃走。


    韩貂寺眼瞅着赵楷腹部挨了一剑,但他已然气绝,无能力为,帮也帮不了忙。只盼着徐凤年可以心慈手软,放他一马,但这是谁又能说得准的。


    这么久不来,许是已经脱身了。


    这黄泉路上没有伴儿,其实也是件挺好的事情。


    若是见了赵楷的娘亲,也算有个交代。


    他安慰自己。


    “走吧。”


    “往后的路,需要自己走啦。”


    韩貂寺低吟了一声,转身踏入黄泉路。他的步子不快也不慢,可他的背影全然没有了那般挺拔、那般意气风发,映着那满头白发,看着越发像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


    “大师傅。”


    一声颤颤巍巍的呼唤,已经近乎绝望。


    赵楷弯着腰,表情木然看着已经断了气的韩貂寺。眼眶中有眼泪流出也全然不觉。腹部的伤口汩汩的往外流血,他勉强动了动,别人在同他说什么,他也已经不想再去听了。


    不重要了。


    什么都不重要了。


    成王败寇,适者生存的道理他自然是懂得。所以他不后悔,也不认命。所以哪怕穷途末路他也并不恼怒,他坦然的接受着眼前的结局,死又如何,他惜命但不怕死。大师傅在下面等着他,他没什么可怕。于是他站直了身子,微微弯了弯嘴角,轻轻招手换来金甲,目光望向师傅,剑光一闪,命丧当场。


    他跑的很快,直到看见韩貂寺的背影,才渐渐放慢脚步。


    “大师傅——”


   他朝着他大喊一声——


    “等等我!”


    赵楷扑入他怀里的那瞬间,韩貂寺险些落下眼泪来。他的手轻轻摩挲着赵楷的头,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千言万语也只是化作一句:


    “为何下来的这般快?你的年纪还小,你完全可以逃走的......”


    面对赵楷时,韩貂寺总有用不完的耐心。赵楷恃宠而骄,不等韩貂寺说完,已经握住了他的手,举起来在两人的眼前晃了晃。“大师傅,不要放开我的手,这条路我们也要一起走。”


    赵楷灿然一笑。


    韩貂寺看着他的眼眶有些湿润,当年那个小小孩童,转眼间已经成为了身姿挺拔的少年。


    “走。”


    韩貂寺牵着他的手,一如当年,一步一步往前走。


    从今往后。

    他不是“私生皇子”赵楷,他不是“人猫”韩貂寺。

    他们只是一对相依为命的师徒。


冉冉仙贝

【苏幕遮】赵楷中心(微楷熊)

《雪中》大结局直接破防,实在是对楷意难平。

以下参考剧版,大部分是自己的脑补,我就楷熊,ooc见谅。


一、拨浪鼓 


这宫里的墙可真高啊。 

五岁的赵楷仰着头,望向那一道灰白的天空。 

阳光被厚重的云层细细地梳过,渗透下来的余晖暗淡而又冷冽。 

不足以捂暖他冻得通红的双手。 

他手里的拨浪鼓已经好一会儿没有响过了。 


这长长的甬道上,很少有人经过。 

太安静了。 

他站在高大的宫墙之间,已经等了很久。 

久到,拨浪鼓的声响让他心惊。 

他...

《雪中》大结局直接破防,实在是对楷意难平。

以下参考剧版,大部分是自己的脑补,我就楷熊,ooc见谅。


一、拨浪鼓 

 

这宫里的墙可真高啊。 

五岁的赵楷仰着头,望向那一道灰白的天空。 

阳光被厚重的云层细细地梳过,渗透下来的余晖暗淡而又冷冽。 

不足以捂暖他冻得通红的双手。 

他手里的拨浪鼓已经好一会儿没有响过了。 

 

这长长的甬道上,很少有人经过。 

太安静了。 

他站在高大的宫墙之间,已经等了很久。 

久到,拨浪鼓的声响让他心惊。 

他有点害怕。 

他在反思,是又做错什么了吗? 

没有。 

可是,为什么还不让他进去看看呢? 

他都快不记得那个人的模样了。 

 

“殿下。” 

终于有人出来了,那是赵楷最熟悉的人。 

韩貂寺冲着他笑了,眉眼、嘴角都微微弯着。 

“大师父。” 

赵楷那被冷风吹僵的脸动了动,勉强凑出一个笑。 

韩貂寺几步走上前来,握住了赵楷的手,又轻轻捏了捏。 

 

真暖和。 

赵楷被那只有力又温暖的手捏得心头一颤,差点落下泪来。 

他暗暗地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波澜,还是问出了那个早就想明白的问题。 

“我爹不愿意见我吗?” 

韩貂寺心中一叹,却不外露分毫,开口时仍旧平平淡淡地,仿佛这些“天家父子恩寡情薄”之事都是再寻常不过的。 

“他想不想见你,并不重要。 

你想要的,就该自己去争。 

哪怕万劫不复,也要为自己闯出一线生机。” 

韩貂寺的声音沉稳有度,不疾不徐,仿佛闲话家常。 

但赵楷知道,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他仰着头问向永远不会责难他的大师父:“我该怎么争?” 

韩貂寺低下头,朝他笑了:“我教你。” 

 

“咚咚、咚咚。” 

拨浪鼓又摇起来了。 

这声响不再让人胆战心惊,反而叫人心湖冰融。 

小赵楷冻僵的身子轻快起来,今日是他的生辰,陪着他的不是至亲。 

但他觉得自己好像得到了一个极好、极好的礼物。 

 

二、红甲 

 

“大师父,我歇一会儿行吗?” 

十三岁的赵楷已经开始抽条长个儿,他的嗓音退去了清亮稚嫩,带着一丝还未迈向成熟的嘶哑。 

韩貂寺自亭中朝他举了举杯子。 

赵楷乐呵呵地从地上爬起来,踩到了自己的长袍。 

他踉跄了一下,却一点也不觉得尴尬,依旧继续往前,来到韩貂寺身边,接过了那一杯温茶。 

“慢点。” 

韩貂寺永远不会对赵楷说重话,甚至一个严厉的眼神都不会有。 

但赵楷并没有被养成任性娇惯的纨绔。 

这些年,习文练武他从未落下。 

只不过,这些苦功夫,都下在他独自面对红甲、面对学宫先生的时候。 

他将所有的懈怠、软弱之态无遮无拦地摊开,专给韩貂寺瞧着。 

因为他恃宠而骄。 

 

韩貂寺展开扇子,给赵楷轻轻地扇着风。 

赵楷闷完了一口茶,舒了一口气,往亭中的围栏上一靠,很快睡着了。 

夏日的烈阳璀璨耀目,刺得人睁不开眼。 

韩貂寺轻轻唤来水甲。 

水甲站在亭外,刚好给赵楷挡住了日头。 

 

赵楷醒来的时候,韩貂寺已经离开了。 

桌上摆着新鲜的糕点瓜果,都是赵楷素日爱吃的。 

他拣了一枚荷花酥,就着火甲手中的温茶,边吃边看书。 

给他翻书的是木甲。 

给他演练招式的是金甲和土甲。 

 

待他解了腹中饥渴,便一个响指,加入了战团。 

五具红甲很听话,指哪儿打哪儿。 

当敌人时赵楷自己时,他们出手也毫不含糊。 

好在赵楷轻功不错,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在千钧一发之际叫停。 

然后再一个响指,叫五具红甲都陪他躺下。 

 

二、媳妇 

 

上阴学宫人才济济,学子的家世、天资、德才解释上乘。 

但徐渭熊一出场,就让所有人黯然失色。 

她冷若冰霜,目中无人,连学宫的先生都要敬她一丈。 

这不是因为她背后的北椋,而是因为她自己,足够强。 

 

“真是个奇女子。” 

赵楷从红甲刀剑和学宫诗书的间隙中,见到徐渭熊的身影,并为之倾倒。 

微风吹乱他的鬓发,发丝滑过脸颊与鼻梁,像柳枝遮住了学宫下的江水一样,遮住了他的眼中的一泓秋水。 

那一泓秋水被徐渭熊的惊才绝艳惊起了波澜。 

 

全学宫的人都知道赵楷喜欢徐渭熊。 

但谁也没有嘲讽他。 

这样的女子,哪里少得了倾慕者。 

不过,真正将倾慕付诸实际的却只有赵楷。 

屡败屡战的也只有赵楷。 

 

学宫的人看着赵楷送的礼物被退回。 

又看着赵楷被徐渭熊追着打。 

却从没见到赵楷对徐渭熊露出一丝不耐。 

私底下也没见过。 

于是,学子们觉得赵楷诗歌泥人,没什么火气。 

 

可泥人的功夫真不赖,尤其是轻功,简直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学子们又开始感叹,徐渭熊这算不算成了赵楷的师父,给他开轻功小灶? 

不得了。 

热闹是他们的。 

再看就是傻子。 

 

徐渭熊打遍学宫无敌手,人人都对她避而远之。 

唯独一个赵楷,每回都要凑上来挨打。 

屡教不改。 

不过,这人也算是懂分寸,做事不会太出格。 

只要没凑到眼前,就随他去吧。 

 

赵楷远远地瞧见徐渭熊的船了。 

烟波浩渺的江水中,徐渭熊一身灰袍,却难掩光华。 

赵楷像一尾鱼从水中探出,趴在徐渭熊的船舷上,露出了一个熟悉的笑容。 

他白衣、白牙,不知是不是秋水太冷,他的脸色也有些发白。 

他的笑容在这一片白中,显得格外生动。 

他望着徐渭熊皓腕上墨玉一般的棋子,轻声问道:“谁送你的?怎么我送的就不要?” 

酸溜溜的问话,语调却仍旧不带一丝火气。 

徐渭熊照旧不理他。 

待到赵楷嘀嘀咕咕说着要护着她,她才给了一个笑脸,同时举起了鱼叉。 

赵楷非常识时务,立马举手投降,乐呵呵地单方面约定“学宫再见”。 

然后潜入水中,溜走了。 

 

有的时候,徐渭熊挺佩服赵楷这种韧性的。 

她总在不经意间撞见赵楷,再拔剑将他赶走。 

这些年,似乎已经成了一个习惯。 

这偌大的上阴学宫,也就赵楷会这样乐此不疲地被她赶走了又来。 

上阴学宫冷肃沉闷,像一副枯山水,也就赵楷这个意外,会时常泼洒出一些色彩。

cg.

累了吧。

歇歇吧。

好好的歇一歇。


惜命,但不怕死。

清醒,也不后悔。

有气节在的。


“不为一己之私挑起天下战乱。”

放下就好。

下一辈子离这些人远些吧、离这些事儿远一些。

赵楷,下一世,随心而活。


大师傅,路上走慢些。

等一等他。

黄泉路上,奈何桥边,千万别撒开他的手。

累了吧。

歇歇吧。

好好的歇一歇。


惜命,但不怕死。

清醒,也不后悔。

有气节在的。


“不为一己之私挑起天下战乱。”

放下就好。

下一辈子离这些人远些吧、离这些事儿远一些。

赵楷,下一世,随心而活。



大师傅,路上走慢些。

等一等他。

黄泉路上,奈何桥边,千万别撒开他的手。

cg.
我可爱的楷子有师傅在是不是觉都...

我可爱的楷子有师傅在是不是觉都睡得踏实了

不过…

是该说你贴心还给金甲找了个石头枕着

还是说你好好的金甲你用来垫脚


金甲:你们骑马我奔跑,还不如比兄弟死的早(狗头)

我可爱的楷子有师傅在是不是觉都睡得踏实了

不过…

是该说你贴心还给金甲找了个石头枕着

还是说你好好的金甲你用来垫脚


金甲:你们骑马我奔跑,还不如比兄弟死的早(狗头)

cg.

大师傅出现的那一刻

赵楷的语气都变得轻松活泼起来

不再皱着眉头攻于算计

也不再抱臂做一个防备的姿态

他自小遭罪 身世可怜 几乎没有过过一天安逸的日子

在大师傅面前他才真正展现出属于他身上些许的孩子气

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听着大师傅给他的安排

可以变成十万个为什么

可以说废话

会调皮的探着头问大师傅你行吗

会掏着心窝子说一些肺腑之言

会撒娇会变得轻松自在

大师傅会耐心温柔不厌其烦的一一给他解答

也会察觉他伤心难过时马上转移话题

和蔼又慈祥


他们就这样骑马并肩于山林间小路上

阳光穿透斑驳的树影洒了他们一身

那一刻

他不是“私生皇子”赵楷...

大师傅出现的那一刻

赵楷的语气都变得轻松活泼起来

不再皱着眉头攻于算计

也不再抱臂做一个防备的姿态

他自小遭罪 身世可怜 几乎没有过过一天安逸的日子

在大师傅面前他才真正展现出属于他身上些许的孩子气

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听着大师傅给他的安排

可以变成十万个为什么

可以说废话

会调皮的探着头问大师傅你行吗

会掏着心窝子说一些肺腑之言

会撒娇会变得轻松自在

大师傅会耐心温柔不厌其烦的一一给他解答

也会察觉他伤心难过时马上转移话题

和蔼又慈祥



他们就这样骑马并肩于山林间小路上

阳光穿透斑驳的树影洒了他们一身

那一刻

他不是“私生皇子”赵楷

他不是“人猫”韩貂寺

他们只是一对相依为命的师徒

cg.

“我心里是感激他的,但这跟杀他不冲突,人生两难全。”


楷子这段心里很酸吧,总感觉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心疼我的楷子。


“大师傅——”


看见大师傅的一瞬间楷子整个人都开心起来了。

从绝望到重燃希望只差一个大师傅。


5555555

我也不想磕啊

可是他叫他大师傅哎


“我心里是感激他的,但这跟杀他不冲突,人生两难全。”


楷子这段心里很酸吧,总感觉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心疼我的楷子。


“大师傅——”


看见大师傅的一瞬间楷子整个人都开心起来了。

从绝望到重燃希望只差一个大师傅。


5555555

我也不想磕啊

可是他叫他大师傅哎


cg.

“大师傅。”


嗷嗷嗷我好喜欢听楷子叫大师傅5555

“大师傅。”



嗷嗷嗷我好喜欢听楷子叫大师傅5555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