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音乐银行

804浏览    143参与
娱乐日爆社
担任音乐银行特别MC吴海媛,咱姐又开始演小品了
担任音乐银行特别MC吴海媛,咱姐又开始演小品了
娱乐日爆社
原来智利音乐银行混乱的局面不止一次了,对爱豆各种不尊重
原来智利音乐银行混乱的局面不止一次了,对爱豆各种不尊重
Island_shian
是那个回不去的曾经呢 “我们会...

是那个回不去的曾经呢


“我们会在裴珠泫的不同时期反复爱上裴珠泫”

是那个回不去的曾经呢


“我们会在裴珠泫的不同时期反复爱上裴珠泫”

Polar

爱意

*破镜重圆

*ooc


张元英已经习惯了独自生活。

大学毕业之后,她在首尔定居。首尔市中心地价高,她选择在市中心外租了一套房,每天地铁通勤2小时,回到家已有晚上10点。刚开始不习惯,每天晚上躲在公寓里哭,想起大学时光还会止不住地掉眼泪。

与其说怀念大学时光,还不如说是怀念他。


张元英和朴成训是在大二的运动会上认识的。

她大二那年,朴成训大四,是学校花滑队队长。那年,率领学校业余花滑队在大学生联赛获得冠军。

张元英作为学生会艺体部部长,负责统筹运动会期间一切工作。学生会一致同意让花滑队队长朴成训作为学生代表宣誓。


宣誓时,她望着舞台上穿着白色运动服,举着右拳的朴成训...


*破镜重圆

*ooc


张元英已经习惯了独自生活。

大学毕业之后,她在首尔定居。首尔市中心地价高,她选择在市中心外租了一套房,每天地铁通勤2小时,回到家已有晚上10点。刚开始不习惯,每天晚上躲在公寓里哭,想起大学时光还会止不住地掉眼泪。

与其说怀念大学时光,还不如说是怀念他。


张元英和朴成训是在大二的运动会上认识的。

她大二那年,朴成训大四,是学校花滑队队长。那年,率领学校业余花滑队在大学生联赛获得冠军。

张元英作为学生会艺体部部长,负责统筹运动会期间一切工作。学生会一致同意让花滑队队长朴成训作为学生代表宣誓。


宣誓时,她望着舞台上穿着白色运动服,举着右拳的朴成训,盯着他鼻骨上的痣,看出了神。


学生会事务繁忙,运动会的事情压得张元英喘不过气。运动会第一天结束,她在后台休息室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张元英?”有人拍了拍她。

她靠着墙角,见到面前的人讲她整个人笼罩住,揉了揉眼睛才清醒过来。

“啊,不好意思。”张元英站起身来,看清楚眼前的人是朴成训。

朴成训望着她一笑,“你是艺体部的部长张元英,我认得你。怎么在这睡着了?”

张元英望着他,瞧见他鼻骨上的痣,不经意间脸红心跳起来。

“我…我太累了…本来来这休息会…不小心睡着了。你怎么在这?”

“下午结束后发现手机落在休息室里,本来其他东西都不想回来拿,为了手机还是跑了一趟,竟然发现休息室还亮着灯,里面还有人在睡觉。”朴成训望着她的眼睛,笑道。

“啊…我没带手机…现在几点了?”

“12:30了。”

张元英不好意思地点点头,“那谢谢学长叫醒我,我先回宿舍了。”她低着头想绕出去。

朴成训见她慌张的样子,有些不解。

“我送你回去吧,不早了。”朴成训拉着她。

“好…谢谢学长。”


不太浪漫的初遇,连起朴成训和张元英之间的线。他们在一起了。


热恋期时,朴成训会每天去找张元英。去她的教室门口接她,送她回宿舍,带她去参观训练场,陪她去逛街,给她夹娃娃,带她去游乐场,辅导她高数…


一切好像都那么美好。


但自从朴成训毕业后,他们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少。朴成训被繁重的事务缠身,张元英也忙着实习工作。那一条连接着他们的线被捻断了。


“分手吧。”张元英在微信中留下这么一段话,就删除了他的联系方式。


大学毕业三年了,张元英也渐渐习惯他不在身边的日子。


“张元英,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这次的客户,朴成训先生。”

她又在公司里见到了他。

再次对上他的眼神,不经意望到到他鼻骨上的痣,她仍然脸红心跳不止。

“朴先生,这是您这次的项目策划,张元英。这次的项目策划案由她负责。”

“好久不见。”朴成训望着她慌张的眼睛和通红的脸,先开了口。

张元英僵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

“朴先生和我们小张认识?”旁边的上司疑惑。

朴成训看着张元英的眼睛,认真地说道:“嗯,她是我女朋友。”


“朴先生,我先为您来讲述一下这次我们策划案的大概。”只有他们两人的会议室,张元英平复呼吸,打开笔记本电脑。

她没有注意到,从她刚进来开始,朴成训就一直盯着她,眼神没有移开半分。

“这次我们的项目…”

“…”

“以上是本次项目策划的全部内容。”张元英讲述结束,一转头,对上朴成训的眼神。

“我发现你是一点都没变,工作起来心无旁骛的。”朴成训望着她笑了起来。

张元英有些局促不安,“朴先生,我们还是回归工作上的内容吧。”

朴成训晃了晃脑袋,“怎么说都是大学校友,叙下旧总该可以吧?”

张元英还是不敢看他,抿着嘴说不出来话。

朴成训盯着她,“怎么还是不敢看我啊,你就是这样对待客户的吗?”

张元英这才抬起头,大胆地望向他。

张元英鼓起脸,有些不满。“朴成训!”

朴成训心满意足,“好了,谈完了策划案,我请你吃饭吧。”

“不用了!”张元英慌忙地摆摆手。“老板说不能随便和客户约饭!”

朴成训看她晃着头的样子,觉得可爱,“那我以你男朋友的名义请你吃饭。”他还不自觉地扬起声调。

张元英慌张地捂住他的嘴,“朴成训!不许乱说!别被别人听到了!”她还踮起脚,观察着会议室外。

“朴成训…不是…朴先生!你不要乱说话!我们已经分手了!”张元英皱起八字眉,昂起头对他说。

“张元英,分手是两个人的事,我可没同意和你分手。”朴成训盯着她。

张元英愣神。

朴成训见她呆呆的样子,拉起她的手,走出会议室,当着满办公室的人的面,说道:“带你去吃你最喜欢吃的日料。”


张元英被朴成训以“细谈工作”的理由,拉来了她大学时期最喜欢吃的一家日料店。

“朴先生,有哪一点细节需要我细讲?”张元英正襟危坐,问他。

“吃什么?你还要提前那几样嘛?蟹棒寿司和寿喜烧?你还喝抹茶吧,我看你今天早上喝的是抹茶星冰乐。”朴成训低头翻看着菜单,向店员报菜。

张元英发现,都是她爱吃的,她一点没忘。

看着他点菜的熟悉样子,她思绪不禁飘回了从前。

“朴先生,你说你是来洽谈工作的!”张元英把思绪拉回来。

朴成训摆摆手,“听着不顺耳,你今天早上还不叫我朴成训来着?”

张元英再鼓起脸。

“我就爱看你这个样子,特别可爱。”朴成训笑起来。

“朴成训!”

“好,你说。”朴成训收敛起笑容,却还盯着她。

每次她和他对视,张元英都忍不住脸红心跳,也总不自觉地望向他鼻骨的痣。

“这次的策划案你哪点有别的意见?”

“我是回来找你的。”朴成训认真地回答着。

张元英一下子懵了,她想逃避这个话题,还强作不慌不忙地问着:“或者你觉得哪一点需要完善?”

“我找了首尔很多的公司,问了很多和你同届的大学同学才找到你,我找了你三年。”

张元英愣住了,拿着策划案的手指微微颤抖,说不出话来,只得愣愣地望着眼前人。

“张元英,我真的很想你。”朴成训认真地望向她。


扑通,扑通,扑通…

她听见她的心跳声。


他总能带来她无法预兆的心动。这次的心动,击破了她每个夜晚用眼泪筑起的防线,他的话向洪水一般冲过堤坝,冲破了她好不容易独立自主起来的防线。


“朴成训…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她选择了逃避,收拾起了东西,慌张地逃走了。


面对他,好像逃跑成了常事。


那天下午她都没有见到朴成训。

“小张?你和那个朴先生?”同事们都好奇地凑过来,想套点八卦听听。

张元英只得不好意思地笑笑,“是大学校友,已经分手了…”

同事们都识时务地笑笑,然后回到自己的工位。

张元英仔细地想想,自己确实是没有听到他的答复。

从他们第一次说话开始,张元英已经习惯了去逃避他的主动。

她觉得自己不值得朴成训对她好。

朴成训准备毕业那一段时间,每天都很忙。朴成训还是每天给她带饭,带她出去玩,像以前那样哄她。

她刚开始以为,朴成训就是超人一样的角色,白天花那么多时间去陪她,还能轻松保住专业第一的位子。

后来她从朴成训舍友那才听到,每次回宿舍后,朴成训会因为论文的事忙到深夜两三点,这依然没有阻止他第二天还给早八的张元英带早饭。

她突然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能够回报给朴成训的。

对于朴成训,自己好像什么都不能做。反倒像个拖油瓶一样,耗费他的时间与精力。朴成训毕业后,刚开始朴成训还会天天回大学来找他。后来朴成训调配去了外地,网络交流也多了起来。

张元英毕业那段时间,也是朴成训最忙的时间。

那也是张元英最脆弱敏感的时间。

所以,她选择结束这段感情。

没有等他回复,她单方面结束了这段她认为不会有结果的感情。她没想到,朴成训会回首尔,在与她专业有关的岗位找了她三年。

她觉得自己不能面对朴成训,也不能面对她当初的任性。

想到这,张元英有些累了。


就这样过了几个星期,朴成训也来公司里对项目洽谈了多次。

但是再也没有谈起过他们之间的往事。

张元英有点失落,但她知道她不该失落。

他已经给过她很多次机会了,以前是,现在是,她都选择了逃跑。


朴成训每次见她,都有很多话对她说。

他知道,要给她接受的时间。


朴成训注意到她魂不守舍的样子,眼下青一片的黑眼圈,有点耐不住气。

一次会议结束,他终于开口:“你身体不舒服?”

张元英被吓到了,她以为朴成训不会再关心她:“不是…”

“你嘴唇怎么那么白?”朴成训皱起眉头,又用手摸上了她的额头,“幸好,不烫。”

张元英又对上他的眼睛,又不争气地脸红了。

“我真的没事…”张元英缩开。

朴成训的手就这样停在空中。

她注意到朴成训紧锁的没有,说不出话来。

“你这叫没事吗?我不在的时候,你就这样过的吗?”朴成训有些严肃。

“我…”

“啊!小张!”同事杨姐突然走进会议室,看见了朴成训和张元英,“啊,朴先生也在啊。”

“我们今天有聚餐,我是来叫小张的,朴先生要去吗?”杨姐讨好地望向朴成训。

朴成训不放心地望向张元英,“嗯,我也去。”

杨姐看见此景,识相地对你说:“啊,小张,那你等会自己过去了哦。”便匆匆离开。

张元英见杨姐走了,不解地望向朴成训。

朴成训不会躲开她,“我送你去。”


车里开了空调,但是张元英身子都还是热热的。

和朴成训共处在同一个狭小的空间,她有点不适应,不自在。

“那个,你专门回来找我,为什么?”她惺惺地问。

朴成训眼睛盯着前方,脱口而出:“因为想你。”

张元英低下头,不知道怎么跟他讲。

“对不起,当初是我任性,我让你付出的太多了。我认为感情不应该一边倒,我不知道怎么回报你的感情,所以我才和你说分手。”

“张元英,我不需要你回报我什么。”

她望着他鼻骨上的痣,再次望出了神。

到了饭店,尴尬的话题才得以结束。张元英和朴成训一起进了包间,惹人注目。

有不好事者笑道:“哎!到处找小张当项目策划,真是找对了!”

张元英也只好耸耸肩,笑笑。


聚餐进行得很顺利,也不免有敬酒环节。

“来,我敬朴先生一杯。感谢朴先生!”上司举起酒杯,向朴成训敬酒。

张元英看到朴成训面露难色。上大学的时候,她就没看见过朴成训喝酒。她听朴成训舍友说,朴成训对酒精过敏,喝不了酒。

“不好意思,我对酒精过敏,不喝酒。”朴成训礼貌地回应。

上司显然是已经喝大了,大着舌头说:“哎!朴先生!你骗谁啊!哪有你这样拒绝人的啊!!来来!给朴先生满上!”

朴成训紧锁眉头,刚要再次拒绝——

“老板!朴先生是我的客户,这杯酒我替他喝吧!”张元英看到这个境况,接下了酒,在大班人的注视下,皱着眉头喝了下去。

一杯茶杯大小的白酒下肚,张元英晃了晃神。

“你疯了,这是白酒!”朴成训心急抢过茶杯,抓住张元英的手。

“我没事,我很能喝的……”张元英摇头晃脑的。

朴成训看着她昏昏欲睡的样子,站起身来:“她家在哪,我先送她回去。”

饭桌上的同事还来不及反应,朴成训已经抱起张元英,离开了饭局。

初秋夜晚的首尔,有些瑟瑟的冷。朴成训将张元英放到车上,替她系好安全带,又脱下外套,盖在张元英身上。

从包间里出来,张元英一直都是懵懵的,眼前迷糊一片,嘴里“啊吧啊吧”地不知念叨着什么,她只知道把她抱起来的人是朴成训,所以才没有反抗。

直到上了车,她才完全进入昏睡状态。


再次醒来,她已经回到家中了。

她从沙发上醒过来,懵懵地坐起来,看见坐在另外一张沙发上,捏着眉头的朴成训。

“你…”张元英惊讶地捂住嘴。

朴成训见她醒了,缓缓开口,“醒了吗,醒酒汤还要喝吗。”

张元英看到茶几上喝了大半碗的醒酒汤,愣了神,回想起朴成训刚把她抱回家中,往她嘴里灌醒酒汤的场面。

张元英望着他,“谢谢…麻烦你了。”不过又觉得奇怪,“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的?”

朴成训面无表情,只是望着她:“问了你醉酒的同事。”

“哦…”

“为什么替我挡酒?”朴成训还是面无表情。

从他的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感情。

张元英显然被这样的他吓到了,“我知道你酒精过敏,喝不了酒…”

朴成训望着她,没有说话。

他只是坐到她身边,“谢谢你的回报,但是我不需要的回报,你知道吗?”

张元英见他离自己那么近,心快要跳出来。

朴成训看见她喝了酒加上害羞红扑扑的脸蛋,终于扬起嘴角。

“张元英,承认想我,一点都不丢脸。”

张元英愣住了,“什么?”

朴成训用手指指,“我和你的合照摆到客厅了,我看得到哦。”朴成训掩饰不住笑容,也忍不住去盯着她。

张元英瞪大眼睛。糟糕!半夜想他的时候拿出来的合照忘记收了!

“啊…我那个…”她躲开朴成训的视线,慌忙地跑过去,把相框扣下来。

朴成训笑笑走了过去,“这张多好看。”

他走过来的那三秒,张元英又看出神了。

她又不经意地看见他鼻骨上的痣,令人移不开眼。

好像真的要淹死在朴成训这里了。

朴成训离她不到三个拳头的时候,她踮起了脚。

她亲了上去。

有什么样的魔力一般,张元英脑袋一热,亲上了朝思暮想的又熟悉无比的唇。温热的触感,让张元英不舍得离开。

朴成训脑子嗡一下地炸开了,但就一瞬间,他揽过张元英的腰,低下头,加深了这个吻。

他感觉到张元英双手揽上了他的脖子,也感受到张元英的shé头不经意间huá进了他的口中。他感受到张元英发热的身体,和无尽的yù望。

朴成训理性地拉开她,望着眼前红扑扑的她,眼前雾气弥漫的她。“元英,你醉了。”

“朴成训,我忍不住了。我就是想你,真的很想你,你不在的每一天,我都在强迫自己不去想起你,但是我就是想你,每次想到你我都想哭,我真的…”还没等张元英说完,朴成训又拉过她。

猛烈的shé头撞击她的贝齿,惹得张元英浑身软塌,几乎要倒在朴成训身上。朴成训将她整个人抱起来,让张元英的两条腿环住他的腰,更加激烈的吻,让两人燥热的心贴得更紧。

朴成训离开她的chún,望着她。

张元英知道,这是在征求她的同意。

她的手抚上他的脸,摩挲着他鼻骨的痣,点了点头。

碓冰拓海
【直拍】MOMO(TWICE) - SCIENTIST (211112 KBS音乐银行)
【直拍】MOMO(TWICE) - SCIENTIST (211112 KBS音乐银行)
LA角斗士
【横拍】Weki Meki - Siesta (211126 KBS音乐银行)
【横拍】Weki Meki - Siesta (211126 KBS音乐银行)
LA角斗士
TWICE - 采访 (211119 KBS音乐银行)
TWICE - 采访 (211119 KBS音乐银行)
LA角斗士
TWICE - 采访 (211112 KBS音乐银行)
TWICE - 采访 (211112 KBS音乐银行)
LA角斗士
【横拍】TWICE - SCIENTIST (211119 KBS音乐银行)
【横拍】TWICE - SCIENTIST (211119 KBS音乐银行)
LA角斗士
TWICE - SCIENTIST (211112 KBS音乐银行)
TWICE - SCIENTIST (211112 KBS音乐银行)
LA角斗士
【横拍】LABOUM - Kiss Kiss (211112 KBS音乐银行)
【横拍】LABOUM - Kiss Kiss (211112 KBS音乐银行)
LA角斗士
【直拍】Weki Meki(Lucy) - Siesta (211126 KBS音乐银行
【直拍】Weki Meki(Lucy) - Siesta (211126 KBS音乐银行
LA角斗士
LABOUM - Kiss Kiss (211112 KBS音乐银行)
LABOUM - Kiss Kiss (211112 KBS音乐银行)
LA角斗士
【俯拍】bugAboo - bugAboo (211119 KBS音乐银行)
【俯拍】bugAboo - bugAboo (211119 KBS音乐银行)
LA角斗士
【横拍】Billlie - RING X RING (211119 KBS音乐银行)
【横拍】Billlie - RING X RING (211119 KBS音乐银行)
LA角斗士
ICHILLIN' - FRESH (211126 KBS音乐银行)
ICHILLIN' - FRESH (211126 KBS音乐银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