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音击

1565浏览    52参与
月@NemUii
刹那的稿啊啊啊

刹那的稿啊啊啊

刹那的稿啊啊啊

白音露娅

[音击同人]柚子的滋味(1)

  又是一个宁静的早晨,奏坂的各位同学又开启了新一天的快乐时光。

只不过某些人注定得不到安宁的起床方式就是了……

「東雲酱早啊!今天又是明媚的一天呢!」

在棉被里酣睡的東雲纺被元气满满的起床问候以及从窗户中射入的耀眼阳光猛地轰下了床。

睡眼朦胧地从地毯上挣扎了起来,她才明白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带着怒火的眼珠很快适应了清晨的亮度。在室内环顾一圈,她立刻发现了让这一切发生的罪魁祸首。

「日、向、千、夏!你究竟在干什么啊!!!」

她从桌上抄起一本词典便是往那栗色头发的脑门上拍去。

「好痛!!」

哀号声瞬间响彻了整栋宿舍楼,其音量大小丝毫不亚于刚才的早安问好。

花了点时间哄好了哭泣...

  又是一个宁静的早晨,奏坂的各位同学又开启了新一天的快乐时光。

只不过某些人注定得不到安宁的起床方式就是了……

「東雲酱早啊!今天又是明媚的一天呢!」

在棉被里酣睡的東雲纺被元气满满的起床问候以及从窗户中射入的耀眼阳光猛地轰下了床。

睡眼朦胧地从地毯上挣扎了起来,她才明白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带着怒火的眼珠很快适应了清晨的亮度。在室内环顾一圈,她立刻发现了让这一切发生的罪魁祸首。

「日、向、千、夏!你究竟在干什么啊!!!」

她从桌上抄起一本词典便是往那栗色头发的脑门上拍去。

「好痛!!」

哀号声瞬间响彻了整栋宿舍楼,其音量大小丝毫不亚于刚才的早安问好。

花了点时间哄好了哭泣的千夏,现在两人正站在柏木美亚的房门前。

「真是的,你就不能长点记性吗?明明被打了这么多次结果还是一样屡错不改!」

「呜呜…没想到纺酱的起床气还是那么大……还以为都这么多次了总能减少一点了嘛……」

面对東雲纺老妈子一般的数落,日向千夏的回应是小声嘀咕并又揉了揉自己哭红的眼眶。

「咦?才没有起床气呢!我已经是成熟的大人了!」

但小声的抱怨于无形之中又一次踩到了纺的地雷,她霎时又像一只炸毛的猫咪一样蹦了起来。

知道好友脾气的日向自然不会在此事上过多纠结,当务之及还是赶紧把美亚给喊起来才是

当然她也不会像对待東雲一样在来一次突然袭击了,她可不想再让牛津高阶创一次脑袋。

(这可真是脑天直击)

「美亚酱~醒了吗?我要进来咯~」

见美亚一点反应也没有,她轻轻地推开了门。

(I gently open the door. jpg)

屋内一片漆黑。

窗帘被拉开了一条缝,金色的阳光从这条缝隙中射入了房间,成为了房中唯一的光源。

在阳光照射到的地板上,隐约可见一个人的躯体。

她的周围散乱着灰色的发丝。

千夏的心脏,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

東雲也发现了室内环境的诡异,便停止了傲娇,与千夏轻轻地踏进了屋内。

密闭的小屋内弥漫着诡异的气息,甚至使纺嫌恶地捂住了口鼻。

颤抖的双手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千夏打开了手电筒功能。

但当她看到眼前的事物时,她的睡孔于骤然缩小。

她那朝夕相处的好友、

奏坂的最大情报贩子、

全校公认最变态的同学之一(?)

竟毫无生机地倒在了自己房间的地板上!

在惨白的灯光下,她那裸露在外的皮肤显得无比苍白。

在她身下的地毯上,不详的液体甚至将洁白的诚毛染成了深暗的颜色。

纺几手无法再忍耐了,她弯下腰,大声地咳了起来。

千夏的眼神中流露出了无尽的恐惧,她顺着美亚的身体向前看去。

美亚全身僵地笔直,只有左手向前伸去。

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惊慌,千夏继续看了下去。

美亚的左手四指蜷曲,只有食指是向前伸展的,而那伸出的食指,怡好按在了些什么东西上面。

扶起了咳得精疲力尽的纺,两人一起看向了,那美亚在成为这幅模样前,留下的,最后的讯息……

那会是什么呢?

本集暂且到这里就结来了~

《奏坂异闻录》堂堂连载

我们明天再见~

以下是今日节目追加~

那是……一张泛着黄的信纸……

在这泛黄的信纸上,有人用血红的笔迹写下了几个字。

那可爱的字迹在这种阴森冰冷的气氛下是得格外诡异,以至于让两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血红的字迹写道:

敬爱的DD之神:

我的任务

失败了

柏木美亚

绝笔

114514.1919.810

两人的身体,不由得猛烈颤抖了起来。

当阅毕这绝笔之书时,她们再也无法抑制医己的情感了。

积蓄已久的强烈感情,就像决堤一般喷薄而出。

顿时,整栋宿舍楼乃至整个奏坂学院,都回荡

着两人凄惨的悲鸣。

「「你在干些什么啊美亚!!!」」

「嗯….所以说你是昨晚在洗完澡之后忽然开始悲痛欲绝地发病然后写完这些其名其妙的东西之后用希X之花的姿势倒在了地上大哭了一场最后没有力气爬起来于是保持着相同的姿式在地上睡着了直到早上被我们发现?」

食堂的餐桌上,纺扶着脑袋搅拌着咖啡,一边说出了这么一大段看上去就是忘记分割的话来。

可能是因为被美亚的早间惊喜(吓?)冲昏了头脑吧,她似乎忘了在咖啡里加入大量的牛奶与砂糖。

「(点头点头点头点头点头)是这样的喵!」

美亚把盘里的煎蛋切下快速地嚼碎。虽说自己并没有什么成为团长的想法但是几小时的表演与大哭确实让她全身疲惫急需能源的补充。

「过实话实说,我还是没有弄懂你究责在悲痛些什么……」

对面的千夏满脸黑线地看着美亚。

(为什么一个人可以中二到这种程度啊?)

「喵哈哈……这个说起来不免有些说来话长啊……」

美亚露出了几丝尴尬,试图掩饰过去。

「不,千夏,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此时纺以一种大义凛然之势突然插入了话题。

「你觉得,按照美亚的性格,有什么事情会让她如此在意啊?」

「难道说?……」

千夏似乎恍然大悟,眼中射出了光芒。

而纺只是满脸赞许地,等待着千夏说出正确答案。

「一定是美亚珍藏的喜欢的女孩子的胖次被人偷起吧!(超大声)」

仿佛时间停止了一般,餐厅里的喧哗全部消失了。

所有人都看向了这里。

纺和美亚的险上满是笑容。

「那个……千夏同学……」

纺眯起了眼睛,表现出了一种人畜无害的美。

「?发生什么了吗?」

没心没肺的千夏还在处理着她的早餐。

「你丫说话能不能给我小声一点啊!!」

随着千夏被书拍在盘子上的声响,美亚缓缓地倒到了地上。

「啊啊,爸爸妈妈……我是时候移居奶油糖星了喵……」

「你是说,你收集不到情报???」

处理了一下突发(惯例?)的混乱,餐厅算是再次恢复了和平。

只不过有一只日向千夏还在顶着两个大包昏迷不醒,白色的幽灵似乎都要从嘴里跑出来了,放着不管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顺带一提,餐厅的大家在发现了那句惊天动地的逆天言论是由千夏说出来的,并且描述的是美亚时,似乎都释然了。

高年级的学姐们似乎还有的在嘀咕着「这也是是常有的事」或者「不愧是咲姬的妹妹」,看来身为姐姐的柏木咲姬真的为妹妹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呢~

在这样重归和平的环境下,纺一边以二十四分侧键出张交互的动作向新的一杯咖啡(上一杯被打翻了)中加着方糖,一边向美亚了解着更多情报。

「准确说,是我的《奏坂乙女水果图鉴》中,根本没有什么合适的位置将"她"收录进去哦……」

美亚失落地低下头,连头顶立着的两只灰色头发猫耳似乎都垂了下去。

而对于中二的标题,作为一个成熟的大人纺把喷咖啡的欲望成功地给压制了下来,毕竟忍耐是大人的必修课嘛。

「就是说,你找不到合适的水果,将"那个女人"进行一个总洁?」

「是这样的说~」

被她人理解的美亚心情绝赞~纺几乎快能幻视出她身后有一条来回摆动的猫尾巴了,诡异的想象令她满脸黑线。

但是好麻烦呐……

跟我透露了这么多隐情意味着她一定会要求我帮忙,但是去打听别人什么的这样涉及个人隐私的行为不免有些敏感。

更何况美亚自己才是奏坂最大的数据库,对于女孩子的了解程度都应该是以她为首。但是"这个女人"却可以轻易地反制美亚的情报获取,甚至使她无法找出能够概括的水果。

可想而知,她必不可能是什么好对付的货色。

作为一个成熟的大人,纺认为自己应当学会拒绝他人。

「所以…那个….纺酱可以帮帮我吗?」

噗……通……

(可恶!!!是可爱攻击!!!)

美亚的脸几乎就要完全贴上来了,眼中闪烁着期待。嘴唇也弯成了猫猫的形状,可爱滴捏~

纺的心跳疯狂加速,几乎就要瞬间条件反射地答应她的请求。

不……不对不对!我是成熟的大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精神控制!

「哼……好像有点麻烦的说,才不会去帮你呢……!」

纸露出一幅“麻烦死了”的表情,撇了撇嘴,扭过了头。

(好啊!你干的好啊東雲纺!这样才是身为一个成熟的大人应该的样子!)

实则内心在疯狂地喜悦。

「啊啊……真的不行吗……」

美亚露出了一脸的无奈。

「本来还以为,作为最亲密的朋友,纺酱一定会帮助我的|…」

美亚的眼中浮现出了水汽,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这情感转换的未免有些太快了吧。

「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纺酱……」

美亚的眼中流出了豆大的泪珠,虽不清楚她的心情究竟实际如何但既然看着就哭得这么伤心那么实际一定是悲痛万分吧!

「好啦好啦别哭了我帮你就是了……」

见到场面失控,纺立刻忘掉了自己拒绝的本意,开始安抚起了美亚的情绪。

「Nice!我就知道你会帮助我的,纺酱!我们不愧是永远的挚友喵!」

(我果然……又让她给骗了……)

看着变脸比啥都快的美亚,纺的眼皮一阵跳动,不禁叹了口气。

(果然,大人最难应付的还是哭泣的小孩子……)

「那么,千夏酱会来帮我吗?」

(……)

千夏仍在绝赞晕厥之中~

「如果是千夏的活,按她的老好人性格一定会来帮你的啦……」

纺再次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现在,我们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

像是认命了似的,纺向美亚伸出了手。

「好!那么☆Marching

 Pockets☆&奏坂情报小组正式开始运作喵!」

「……这又是什么奇怪的名字啊……」

美亚与纺使劲地击掌,然后发出了怪异的大笑,再次引来了众人侧目。

纺虽然小声地吐槽,但音量完全被美亚的笑声压制住了。

至于千夏,因为仍在昏迷所以暂且不提。

现在,让我们看看让美亚无比头痛,甚至让她们三个集体出动的那个女人的情况吧。

「……呼呼……」

……怎么这个点了还在睡觉?都这个点了你怎么睡得着的呀!!!

「柚子~还没有起床吗?」

粉色头发的少女,星咲明里,推开了藤沢柚子的房门。

「唔嗯.....柚子还想要睡呢.....明里也和我一起睡吧!……呼呼……」

说完,柚子甚至翻了个身,睡衣在她不甚良好的睡姿影响下变得皱皱巴巴的,高高挂起,露出了她洁白的肚皮。

已经对队友诸如此类的脱线行为习以为常的明里叹了口气,伏到了柚子的耳边。

「再这样下去,食堂里的蛋糕,就要被吃光了~哦☆」

柚子没有反应

「……!(睁眼)」

柚子明明上一秒还在床上,下一秒就已经穿好衣服正在开门了。

「明里!快!再不快点就来不………啊明里你怎么了?」

「啊啊啊!!我的脸!!!」

……看来柚子起床的动作严重地波及了明里呢。

明里与柚子两人行走在奏坂的校园里。

时值盛春时节,奏坂的道旁开满了明艳的樱花。

虽说时候尚早,但气温也已足以使女孩们穿上短袖的衣衫了。

柚子满眼冒着金色的星星,正在欢喜地欣赏美景(虽然自入春以来每天都会这么欣赏就是了);而明里却并没有这样的心情,因为她正在追着柚子给她整理校服。

「对了,明里,话说小葵去哪里了?」

被整理完校服的柚子在又跑了几步之后回头,看向几乎要累趴在了地上的明里。

「呼…呼……你说阿葵啊?阿葵请假了。」

「…….葵酱怎么又请假啊……」

「我记得,她走之前,好像跟我讲了今天是新款音击猫玩偶的发售日,所以她八成是去商场排队去了吧。」

「呼.……看来阿葵真的很喜欢音击猫呢~」

在这样日常和谐的光景下,两人向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丝毫没有注意到她们背后的草丛中朝向她们的大炮摄相机。

「……目标,位置确定……」

某个被黑衣包裹的人如此冷静地自言自语道。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半个小时之前。

「既然说到了谋报工作,那么这样的装束也是必要的呢。」

「你……你真的没在开玩笑吗?」

「那肯定的呀,我可是从美亚的姐姐那里才好不容易借到了这几件衣服呢~」

「咦???啊!!姐组大人喵!!」

在三人面前放置着三件黑色的特工服,看起来十分的适合潜入工作,但是就目前的天气而言似乎有点过于超前了……

「伤!风!败!俗!这种根本不是什么可以正常穿的衣服好吗?」

東雲纺直接不加掩饰地把这件衣服最大的问题喊了出来,但是您好歹说得委婉一点啊。

「咦???但是咲姬姐姐明明说「这不是工口,这是用牺牲布料为代价来换取的高机动性能」啊?我觉得作为美亚的姐姐一定不会害美亚吧?哦对了,她还让我在美亚换好衣服之后拍张照发给她,让她确认一下合不合适,咲姬姐姐可真是温柔呢~」

「.……谔谔」

无语到面色发青的纺几乎已经可以想象到某个灰毛长发的屑女人盯着手机里妹妹的照片流口水的场景了。

至于美亚本人……

(嘿嘿,完了……已经被姐姐大人彻底盯上了喵……明明先前的cos服也不是不行的喵……又要被抓去换衣服了喵……变成只能听从吸血鬼魔王姐姐的玩具了喵……人生还是快一点结束了比较好呢喵……」

美亚四脚朝天地倒在了地上,脸上挂着安祥的.笑容,头顶已经浮现出了发着白光的圆环~

✟升天✟

「「美亚!!」」

「那么,开始第一阶段任务的汇报。」

在一个密闭的房间里,三个用黑色的装束以及墨镜包裹着全身的神秘人物正俯在陈旧的木桌前查看着一份份封面上印着「绝密!」字样的资料。

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来自于模上陈列着的鲜红色蜡烛,摇曳的火光让房间更添了一股吊诡的气息。

「这是今日较早时,我们的特工摄制的照片。」

一名黑衣人将手指指向了文件中的一张照片。

图片中,一名单马尾少女在食用着一块蛋糕,而一旁的桌子上则堆起了比她的身高还要高出一些的盘子。

顺带一提,在照片的角落还有一位翻着白眼正在接受抢救的食堂工作人员——奏坂的食堂是自助餐制。((注:其实不是啦))

「哦我的上帝喵,如此恐怖的食量简直就让我想到了汤姆叔叔的小屋后院养的那只滴○熊,真是太厉害了喵!」

「……那么我就记下了……「目标的胃疑似是一个四谁空间」……」

「——等一下!」

一名黑衣人正要做下记录,但是最先指照片的黑衣人制止了她的动作。

「三号,等一下,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目标」,具有两个胃?」

「蛤?这是什么离谱的推论?」

「因为,女孩子有两个胃,一个用于饮食还有一个用来装甜点呀!]

「喵嗯,关于这点我也有同感。」

「好,那么三号你就这么记吧,既然一号都这么说了,我们先来看下一张……」

「等一下啊给我!」

被称为三号的黑衣人终子蚌埠住了,她重重地把记录本砸在了桌上,然后摘下了自己的墨镜和口罩和兜帽。黑色的双马尾从帽中露了出来,原未是東雲纺啊~

「?纺酱你怎么了?」

二号的千夏也摘下了墨镜,而还有一位也无疑是美亚了。

「首先小孩子怎么能玩火呢?你们知道在这种密闲空间里玩火有多危险吗?而且为什么照片是黑白打印出来的啊?你们难道不觉得这种东西出现在点着蜡烛的房屋里很让人有既视感吗?」

房间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唯一存在的声音便是火花的炸裂声。

在这种无言之中,黑白的藤沢柚子的照片被放置在了蜡烛后方。闪动的光将柚子开朗笑着的脸庞映上了影影栋栋的诡异色彩。

三人瞬间感受到了室内的气温似手下降了几度,后背上也冷汗直冒,仿佛柚子的饿灵正在房间里徘徊……等下柚子还仍在人间啊那没事了~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采取措施了喵。」

「嗯,这么对待一位同学确实不太合理,虽说这只是因为我们Marching Pockets经费不足无法彩打导致的,但确实是赶紧处理一下比较好。」

千夏的声音略有些颤抖,其实怕不是你害怕了吧?

「就是说啊,我们本来就不应该打印这种莫名其妙的图片的,处理掉不就好……啊?」

纺没有说完的话因为千夏的举动活生生地咽了下去。

「啊哈!这样就好了!」

「唔嗯!是这样的喵!」

千夏与美正两人兴高采烈地看着翻了个面的黑白照片,丝毫没有发现纺逐渐变黑的脸。

「你们两个啊………」

東霎纺,石油脸警告

「能不能少给我用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法子啊!」

两人因为头部对碰而额头冒烟地倒在了桌上。

「那么,接下来的会议内容让我来决定吧,在跪的各位有什么异议吗?」

東套一脸恶毒地看着跪在椅子上的两人,质询(质问?)道。

(啊啊啊太过分了这是什么大独裁者啊!!!)

(……评分降一等,评价为腐烂的水果喵……)

虽然在跪的两人心理活动相当丰富,但是从外表上看去都是一言不发地呆在原地。

「哦?看来你还真有什么不满意的吧?日向?」

纺脸上的微笑相当灿烂,以至于让千夏瞬间从呆滞中苏醒了过来,开始疯狂地摇头。

「很好很好,那么你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柏木美亚?」

「!没有喵!」

听见报到了自己的名字,美亚几乎整个猫都弹了起来,身后的尾巴也笔直地竖了起来……好吧并没有。

「嗯嗯,很好,那么继续~」

见两人都如此乖巧配合,纺的表情变得似乎更加开朗了,但她在心中暗自地叹了气。

(这大概就是大人们当社畜开会的样子吧,做主持人真的好累…但我是成熟的大人,不能就这么放弃………!)

以老板的地位当主持人的纺是屑中之屑!(

「根据我的观察,可以清晰地发现,我们先前采用偷拍的方式来获取情报的方式过于低效。因此我提议,放弃原有的方法,转而向本校的其它同学打听她的情报。」

纺略微停顿了片刻,随即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深了。

「那么,对于我的提议,谁同意?谁反对?」

美亚看起来有什么反对意见要提,但当她看到纺的表情后自觉地退缩了。

「好,那么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反对意见,那我们接下来就这么办吧~」

看见并没有人反对自己的观点,纺显得更加高兴了。丝毫不明白两人只是屈服于她的淫咸之下罢了(悲)

「但是,我们应该向哪些同学询问呢?」

在思考了片刻后,千夏给出了她的疑问。

「要不………就向那些同为ONGEKI Shooter的同学询问吧,感觉她们大概率会更了解她一点。」

「并且,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目前并不能直接向柚子组的其它人询问喵……」

美亚趴在桌上,一脸无神地补充道……不就是没有办法名正言顺地获得可以D的女孩子照片吗?有必要这样吗?

「那我们就这么干吧!」

对于大家终于达成了一致,纺感到了由衷的感动。

但是对于这个行动,她还有些许放心不下的地方。

「另外,大家在行动的时候最好不要让学生会或者校方的人发现,否则被处分就不………」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声巨响,房间的门被暴力地炸开了,木屑与残渣在室内飞溅,致使三人发出了凄惨的悲鸣。

「哈……哈……」

在漂浮着粉尘的房间中,美亚跪坐在地上,充满恐惧地盯着门口背着光,慢慢浮现着的,提着剑的人影。

「终于见到你们了呢~稀客?」

那人影用着略显嘲弄的语气如是说道。但在下一刻,她的声音却变得无比冰冷。

「……抑或是说,奏坂的入侵者们?」

大约是两小时前。

在教学楼楼梯间的阴影中,一位银色头发的高挑女子于其间潜伏着。

具体而言,她正拿着手机,注视着屏幕上SNS发来的几条信息。

“据学生举报…….校园中发现了几名…….行踪诡异的黑衣人.....”

“由于……她们做出了类似于监视学生的举动…学生会认定……这几人……是外校的间谍……”

“但是……由于学生会不明其实力……不敢轻举妄动……”

“所以…….有栖想请姐姐……帮忙处理掉这几人……”

“谢谢姐姐了……江江~~~!……”

看到了最后一行,这名女子始终冷漠的脸上,罕见地勾起了一丝微笑。

「哼,你这丫头当理事长不是当得不错嘛,怎么现在又要我来给你打下手啦?」

奏坂的白发恶魔,皇城刹那,正靠在楼梯间的墙壁上自语着,周身仿佛出现了黑暗的邪恶气场。

「唉,算了……毕竟是妹妹的要求,就帮她这一回也不是不行嘛……开工吧!」

(说的很好听,但是她似乎忘记了自己已经帮有栖解决了不下20次问题的过往。)

白发的恶魔隐入了黑暗之中,在楼梯间消失了她的身影。

没有人知道……恶魔曾经潜伏在这里……

……以及她是一个究极妹控的事实……

「好的呢~谢谢你提供的情报~」

「不……不用谢……」

皇城刹那离开后,现场只剩下了两个少女缩在在走廊角落里发着抖。

等她的身影完全消失时,两位少女才稍微安心了些,瘫坐在了地上。

「这……这这这这……这人是怎么回事啊???」

其中一人用带着哭腔的声音痛苦呐喊道。

「她好像就是那个……那个萝莉理事长的姐姐?……就是之前那个在学校晨会里大发威的那个………」

另一人也哭着回应道。

「但是为什么她会这么恐怖啊!明明只不过是向我们询问在哪见过犯人结果她的气场却搞得像我们才是犯人一样……什么鬼啊……」

「就是啊……还是找学生会反映一下吧……」

……已经可以想象到刹那又一次被面无表情的有栖说教着“不要欺负普通学生”的场景了……

不过,白发的恶魔才不会去注意这些,她只是冷笑着,向着同学们提供的地点前进。

最终,她站在了一扇陈旧的木门前。

流光在她的身边旋转,在那一瞬间,周围的空气似乎都被冻结凝固了。

六柄漆黑的长剑从地面的深紫色波纹中渐渐浮观而出,黑色闪光的粒子在她的头顶上凝结成了精致的皇冠。

原先的学园制服也在无声之中转变为了挺拔的战斗服,风衣在她所制造的气流下摇曳着。

她从环绕着她的六柄长剑中抽出了一把,稍加蓄力,便是向木门斩去。

「砰!!!」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木门在音击武器的力场下瞬成碎成了残片。

在房间之中传出了几声轻微的悲鸣。

(看来我得到的情报,没有错呢……)

刹那的嘴角凝结出了更加凛冽的冷笑。

然后,白发的恶魔向着房间内缓缓行去。

(噫!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当门被炸开时,美亚觉得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了尽头。

纺和千夏都被气浪掀到了墙上,双双昏了

过去(被吓昏的?),所以只有美亚有机会目击到后续发生的事情。

(啊啊啊啊!!!这一定是DD之神降下的神罚!!!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于是美亚缩到了角落,蜷成了一团,双手抱头,甚至在无助地发着抖。

随着高跟鞋一步步逼近的声音,美亚的汗毛全都抬了起来,就连猫尾巴也紧张地竖了个老高……不,根本没有的……

美亚顺着自己的指缝向外望去,一个披发的高挑女子正提着一把剑,向着她所在的位置一步步踏来。

(呜呜……救命!!!放过我!!!对不起,我不该失去与学校里的女孩子全都贴贴一遍的意志的!!!DD神大人,请原谅我的不忠……)

为了保命,美亚直接平躺在了地上,还缩起手脚,伸出裸露的脖子,努力作出一幅人畜无害的模样。

站在了毫无抵抗的美亚身前,听着她求饶的呐喊,刹那的心中……不仅毫无波动甚至还有些想笑。

于是她将剑指向了美亚的脖子……

「哼、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觉到了脖颈上冰冷的触感,美亚当即如同杀猫一般地惨叫了起来,弄得本来只是想威胁一下她的刹那甚至感到了一丝罪恶感,像是自己成了坏人一样。

不对,从某些意义而言她好像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喂喂喂,差不多得了吧入侵者,你还没死呢。」

看着美亚依然自顾自地在地上痛苦呐喊着而且察觉到了房间的气味变得越来越难闻,刹那忍不住提醒了她一句。

「啊啊啊啊……咦?」

美亚迅速停止了呐喊并开始检查起了自己的身体。

「没有.....血?」

看见自己没有受伤,美亚稍微安心了些地把眼睛张开了一小条缝。

一个美丽的白发恶魔站在她的面前,还在用剑指着她。

(等下!!这不是皇城大人吗喵!!)

美亚震惊在了原地,也顿时安下了心……

……直到她听到了这句话:

那么入侵者,我最后给你10秒的活命机会,告诉我你是什么机构派来,过来调查些什么东西的?

美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穿戴着隐藏身份三件套,以致于皇城大姐根本不知道她是谁。

「等等等……等下……我我我我……我是……」

然后美亚急急忙忙地用双手在裙子里翻找着自己的学生证。

但是这个动作却足以让刹那误会了,于是她当即一挥手中的剑,一股洪大的气流便是将美亚掀飞了起来

「喵啊啊啊啊!!!」

美亚以脸强墙,从墙壁上慢慢地滑了下来。在她的手指下甚至留下了几根爪痕。

而她的帽子则在半空与她解体,于是刹那这下彻底看清楚了她那堪称标志的耳状发

「美亚!!!?」

这下轮到是刹那比较惊讶了。

「是的.…....喵……」

美亚从地上抬起头,苦笑着艰难地回答道......

……然后便翻了个白眼昏死了过去。

AIRCeeco

两个版本

给音游新春祭的贺图,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击中萌

祝大家新的一年底力飞升,多多收歌!

两个版本

给音游新春祭的贺图,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击中萌

祝大家新的一年底力飞升,多多收歌!

口罩扣欧达不溜欧
  发一哈,有画错的地方,别打...

  发一哈,有画错的地方,别打我

  发一哈,有画错的地方,别打我

Rhea_Kippu
结果还是摸了 感觉兰园春很适合...

结果还是摸了

感觉兰园春很适合冬天

结果还是摸了

感觉兰园春很适合冬天

歩反Merun
爽死我了🥵🥵所以改了

爽死我了🥵🥵所以改了

爽死我了🥵🥵所以改了

a-HIDARI
😘🥺😏 (Ai C 太劲...

😘🥺😏


(Ai  C 太劲🤤团曲摩多摩多)

😘🥺😏



(Ai  C 太劲🤤团曲摩多摩多)

月@NemUii
南方古猿试图驯服电脑的珍贵记录...

南方古猿试图驯服电脑的珍贵记录。。。

南方古猿试图驯服电脑的珍贵记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