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音游同人

101浏览    59参与
陈赫兹

𝐁𝐞𝐭𝐭𝐞𝐫 𝐆𝐫𝐚𝐩𝐡𝐢𝐜 𝐀𝐧𝐢𝐦𝐚𝐭𝐢𝐨𝐧

 来自文学社团「ProjectTK」

 作者为社团成员之一的「Palesurrealist」

  「唉,唉唉唉,刘总您客气,这回这个啊,不用多少钱,两三万就好,啊?什么?做的不错要多给我两千?哎呀不用不用,我也没费多少力气……别跟我客气这个……啊?一定要收?那既然是刘总的意思,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这钱那就收下了……你瞅瞅这多见外不是?」

  挂断电话,我不由得为多赚得的两千块钱兀自暗喜。

  「哟,■■,听这意思,人多给你两千?发了啊,这不请兄弟们喝点?」

  「没办法,谁让咱水平高呢,高水平,...

 来自文学社团「ProjectTK」

 作者为社团成员之一的「Palesurrealist」

  「唉,唉唉唉,刘总您客气,这回这个啊,不用多少钱,两三万就好,啊?什么?做的不错要多给我两千?哎呀不用不用,我也没费多少力气……别跟我客气这个……啊?一定要收?那既然是刘总的意思,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这钱那就收下了……你瞅瞅这多见外不是?」

  挂断电话,我不由得为多赚得的两千块钱兀自暗喜。

  「哟,■■,听这意思,人多给你两千?发了啊,这不请兄弟们喝点?」

  「没办法,谁让咱水平高呢,高水平,就是好!」

  我在一家动画公司任职,平时业余时间,也会接一些单赚点外快,因为做的好,每次金主都会多汇个两三千块钱。

  「你做的那个动画,确实牛逼啊!你这是怎么做的啊,兄弟们也想学学,赚两个钱唔的……」

  「害,您可说呢,这是因为,我有个神奇的键盘……」

  「事先说好,咱都在一起长大玩的啊,就靠一个键盘能把动画做好,你兄弟我头磕破也不相信……」

  「喏,你看嘛。」

  我把我的「神奇键盘」递给了他。

  「这是……」

  与其说是键盘,不如说是三个按钮,两方一长,方形按钮的上面分别写着「C」和「V」,长方形按钮上面写着最关键的「Ctrl」。

  「看见了吗?兄弟!这是干我们这行的生意经呢……」

劫韵

【吉鸠七夕24h-19:00】真•江湖鸠吉

上一棒:@都给我去看夏日重现 

下一棒:@犀鸟°(与色差搏斗.ver) 

画了情头(确信)

是Reimei的鸠鸠和吉诺。

翻相册时突然翻到第四张图,发现是之前玩的老福特CP名测试,测试出来的结果没想到意外的很符合呢!

(本来一开始测试的时候,是把吉诺放在前面的,但不知道为啥一连两次系统都显示测试失败,我绝不允许我磕的小情侣不能拥有姓名,于是试着调换了位置,系统又显示一个字不能测试。鸠:???(那我走?)

最后我想了个办法,干脆把鸠的名字写了两遍总算是凑够了字数,终于歪打正着成功了!( ˙˘˙ ...

【吉鸠七夕24h-19:00】真•江湖鸠吉

上一棒:@都给我去看夏日重现 

下一棒:@犀鸟°(与色差搏斗.ver) 

画了情头(确信)

是Reimei的鸠鸠和吉诺。

翻相册时突然翻到第四张图,发现是之前玩的老福特CP名测试,测试出来的结果没想到意外的很符合呢!

(本来一开始测试的时候,是把吉诺放在前面的,但不知道为啥一连两次系统都显示测试失败,我绝不允许我磕的小情侣不能拥有姓名,于是试着调换了位置,系统又显示一个字不能测试。鸠:???(那我走?)

最后我想了个办法,干脆把鸠的名字写了两遍总算是凑够了字数,终于歪打正着成功了!( ˙˘˙ ))

劫韵
【吉鸠七夕24h-15:00】...

【吉鸠七夕24h-15:00】Happy time

上一棒:@Whitening 

下一棒:@TheNewMillium 

鸠和吉诺祝大家天天开心!(๑>ڡ<)☆ 

吉诺向鸠发起摸头杀~๑乛v乛๑(是主动技能的那种

猜猜还有谁也在场?

【吉鸠七夕24h-15:00】Happy time

上一棒:@Whitening 

下一棒:@TheNewMillium 

鸠和吉诺祝大家天天开心!(๑>ڡ<)☆ 

吉诺向鸠发起摸头杀~๑乛v乛๑(是主动技能的那种

猜猜还有谁也在场?

劫韵
【吉鸠七夕24h-12:00】...

【吉鸠七夕24h-12:00】重逢

上一棒:@perso_迷路 

下一棒:@都给我去看夏日重现 

是久别重逢的二人。

“阿吉,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鸠。”

只要有你在,希望永不泯灭。

【吉鸠七夕24h-12:00】重逢

上一棒:@perso_迷路 

下一棒:@都给我去看夏日重现 

是久别重逢的二人。

“阿吉,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鸠。”

只要有你在,希望永不泯灭。

幽谷兰天

今儿不写文了改画画()


是我家小朋友组

↓云女孩☁

↓Cereris⭐

↓Apollo🌙(非phi曲)

小朋友哭哭什么的可香了

文的话,其实这仨崽漫画形式更好表达,但我不会。。。


眼距还是有点近了,以及我果然是个上色崩

(p1无色放前头了p2放了彩色)

不画全身的原因是我只有眼睛看得过去,人体崩得乱七八糟(火柴人都不会画的那种)


学历 学画画历程

小学 动漫彩铅(全还给老师了)

小学+初一初二 素描(还留了点底子)


最后

亲亲不要指望我文画双修,画画一般都是心血来潮,画风通常极度阴间


and早安(指发画时间00:...

今儿不写文了改画画()


是我家小朋友组

↓云女孩☁

↓Cereris⭐

↓Apollo🌙(非phi曲)

小朋友哭哭什么的可香了

文的话,其实这仨崽漫画形式更好表达,但我不会。。。


眼距还是有点近了,以及我果然是个上色崩

(p1无色放前头了p2放了彩色)

不画全身的原因是我只有眼睛看得过去,人体崩得乱七八糟(火柴人都不会画的那种)


学历 学画画历程

小学 动漫彩铅(全还给老师了)

小学+初一初二 素描(还留了点底子)


最后

亲亲不要指望我文画双修,画画一般都是心血来潮,画风通常极度阴间


and早安(指发画时间00:23)

幽谷兰天

课忆的一天

在两篇鬼畜向过后终于来了篇日常向(?)


——————————————————


课忆的每天都是充实而优雅的。


清晨,从床上坐起,整理一下自己的丝绸睡衣,然后缓缓踱到餐厅。


今天吃的是他亲手做的三明治。


mia mia~


早餐用毕,课忆换上自己的工作服,在胸前的口袋里塞入两块小手帕,然后照照镜子,理理领口。


嗯,今天也很精神。


他骑着单车去往学校,不紧不慢,清爽的秋风拂面而来。


“数学老师好!”


路上的学生问好,他微微一笑,轻轻点头。


叮铃铃——


教室门口的风铃被拨响。


“上课!”


“起立!”


“老......

在两篇鬼畜向过后终于来了篇日常向(?)


——————————————————


课忆的每天都是充实而优雅的。


清晨,从床上坐起,整理一下自己的丝绸睡衣,然后缓缓踱到餐厅。


今天吃的是他亲手做的三明治。


mia mia~


早餐用毕,课忆换上自己的工作服,在胸前的口袋里塞入两块小手帕,然后照照镜子,理理领口。


嗯,今天也很精神。


他骑着单车去往学校,不紧不慢,清爽的秋风拂面而来。


“数学老师好!”


路上的学生问好,他微微一笑,轻轻点头。


叮铃铃——


教室门口的风铃被拨响。


“上课!”


“起立!”


“老↘↗师→→好↘→”


“同学们好,请坐。今天!我们来学习集合!”


一番激情洋溢的讲课……


“咕噜噜噜——”


同学们互相看看,每个人都摇摇头。突然,他们意识到了什么,扭头看向讲台上的课忆。


“啊呀~老师现在肚子空空,说明午饭时间到了~好!再回答一个问题我们就下课!我的肚子——打一数学用语~”


“空集!”


“哈哈哈哈答对!下课吧~”


正午的阳光可不能错过。课忆悠悠从教室踱到学校后园,坐在长椅上开始享用打包好的午餐——当然也是他亲手做的。


秋风飒飒吹来,树叶簌簌作响。身后的银杏林早就黄遍了叶片,面前的枫树林也毫不示弱,火红与金黄相映成趣。


课忆捡起落在身旁的一红一黄两片树叶,轻轻抖落灰尘,夹在教案里。


午饭时间在凉爽的风中飘散,课忆用一块手帕擦擦嘴,仔细叠好后放回口袋。


叮铃铃——


门楣上的风铃又一次轻响,下午的课程开始——




——了吗?


警笛匆匆呼叫着各曲目,学生们忙忙向课忆道别就赶往前线。


“记得回来听课——”


课忆倒是不急,“笃笃”两声理好教材,拿出口袋里另一块小手帕擦净戒尺上的粉笔灰,锁好教室门,蹬上他的自行车,悠悠赶往前沿。


“老师!”


“老师来啦!”累得够呛的孩子们惊喜万分。


课忆照旧不打乱自己的节奏,锁好车后——


“咳咳!同学们,我们下午上一节室外数学课怎么样!”


“好————”同学们立刻干劲十足。


“首先,我们复习一下上午的知识!”话音未落,戒尺破风的声响传来。噪合物倒下一片,形成一个规整的图案。


“这个,是并集!”


又是一道。


“这个,是交集!”


第三道挥下。


“这个呢?”


“是补集!”小朋友们热情高涨。


“答对!今天作业减一项~”


夕阳西垂,染红天边大片云霞,无限美丽。


“最后一个问题,答对的同学今天免作业哦~”


“那么,准备好——交集的补集是什么!”


“补集的并集——”全班同学笑着回答出正确答案。


“真棒!作业全免啦!走,回去上课~”


刚刚还笑着的小朋友们一愣。




“噗……哈哈哈~逗你们玩哒,这么晚了回家吃饭吧~”


课忆抽出口袋里的小手帕,擦擦戒尺上黑乎乎的噪音,整齐地叠成小小豆腐块后塞回口袋。


夕阳余晖中,他蹬着自行车悠悠归家。


吃过晚餐,洗漱完毕,换好睡衣,躺在床上。


啊,今天也是充实的一天呢~虽然不算太优雅就是啦~





END




——————————————————

十天没更的补偿(3/3)


本来以为这篇应该会很短结果出乎意料的长

(三篇都上1000字了嘿嘿)


这个人不会码正常的日常,多少带点打架斗殴战损()


我家课忆性别还没定,暂且用的男他。


交集的补集是补集的并集~(魔怔中)



前两篇忘写了,懒得补了:欢迎米娜桑指出问题提提建议!

幽谷兰天

“哥哥”

I Must Say No × opia微GB cp向预警


——————————————————


“Say No,你愿意再和我讲讲那天的情形吗。”


“……不。”


她看到风沙顿起,她嗅到漫天烟尘,她感到天地混沌。


她看到哥哥的身影倒下,她嗅到浓可见红的血腥,她感到她的“视界”正在崩裂。


opia——我的监护人,捡我回来照顾我的人,我的哥哥——正端坐在对面,西装笔挺,黑白分明。


“请再说说吧。”明明是哥哥,怎么连敬称都用上了……哥哥的眼...

I Must Say No × opia微GB cp向预警


——————————————————


“Say No,你愿意再和我讲讲那天的情形吗。”


“……不。”







她看到风沙顿起,她嗅到漫天烟尘,她感到天地混沌。


她看到哥哥的身影倒下,她嗅到浓可见红的血腥,她感到她的“视界”正在崩裂。







opia——我的监护人,捡我回来照顾我的人,我的哥哥——正端坐在对面,西装笔挺,黑白分明。


“请再说说吧。”明明是哥哥,怎么连敬称都用上了……哥哥的眼睛,明净,柔和,黑白分明。被这样一双眼睛凝望着,谁都无法拒绝哥哥的请求吧。可是我……


“不要。”







扭曲,混乱,失序。


她脑子里蹦出这几个词。


本应是黑与白的交界,混成了似灰非灰的边缘。


哥哥的背影,她从未觉得如此纤瘦过。


肃穆的黑西装爬上丝缕纯白,好像几束蔷薇,顺着铁栅栏不断搭上自己的枝蔓,随时会绽出血红的花蕾。


面前的人回首,撞入视界的面容令她心惊。


哥哥说他看不清,茫然无措地仅凭触觉摸索着前进。


当然看不清了……


那双本应神采焕发的瞳,被噪动无情地打散了,像泾渭分明的黑白颜料被竹签搅乱,呈现出大理石样的纹路,更显出一种荒诞而诡异的美。


“哥哥……”







“嗯?喊我,是终于想好要谈谈了?”


糟,刚刚好像出声了。


“眼睛……不舒服……”随口扯个谎吧,不知道哥哥能不能听出来。


“哦哦这样,盖住眼睛的绷带是该换了。”


笨蛋哥哥,这个也是我的限制器啊……


“所以想好——”


“不。”






她似被蛊惑了,忘记了前来支援的目的,忘记了本应完成的任务,忘记了面前之人的身份,忘记了二人之间的关系。


她走上前,捧起迷惘混沌又似曾相识的面庞,想了半天于何处见过对方,而后因莫名的晕眩而放弃。


一吻落在眼眶间。






“Say No?Say No!脸怎么这么红,不会是发烧了吧!”回过神来,哥哥的脸近在咫尺。


好的,我没事,呼吸,深呼吸,吸↗呼↘……


“可能是……昨晚空调开太久了。”但愿表情破绽不大。


“那我——”


“不!”


“我还没说完呐……”






少女回神中……


少女反应中……


少女思考中……


!!!


她这才明白自己刚做了多不得了的事,哪怕只是亲吻眼睛。

不过,她发现了很严重、很可怕的问题。


首先,她的内心并无过大的起伏,也就像羽毛轻轻降临水面带来的微微波动。


其次,其次……


她对哥哥的情感似乎不只是兄妹……


最……后……


她更喜欢这样的哥哥:迷乱,乖巧,懵懂,看不分明任何事物,一切事……只能依靠她。


就像,监护人与被监护人的身份逆转了呢。


她轻叹,告诫自己收回那份危险的情愫。


蒙在眼睛上的绷带化作灰烬,飘散在依旧混沌的天地间。她周身渐渐映出灿金的光芒,乌黑的长发浸上了光。


她缓缓睁开眼,暗淡的灰瞳里有两个明显的金黄的叉号。


“对不起……”她不带一丝情绪,右手轻抬,在蛊惑她的那人眉心画下两道交叉的金线。


“对不起……”







“今天怎么总是自言自语,没休息好?”


可你是哥哥……


算了,不在乎了……


“诶,诶?多大孩子了还要撒娇呀。你实在不愿意说我不会强迫你的,我是你的哥哥嘛。”


我……不想你只是哥哥。


不,


不。


“不!”





“所以,没关系。”


我用鼻尖以下贴了贴她的额头。






END





————————————————

十天没更的补偿(2/3)


试着写了cp向呢


在此声明一下我家cp向的大部分都是BL,GL,GB,甚至无性别,BG向会相对少很多


人设写崩了。。。

本来两方都是偏清冷风的,结果写着写着就成了温柔大哥哥和傲娇小妹妹(扶额)

对了对了两人具体年龄还没想好,欢迎随意代入



幽谷兰天

一份落了灰的文件

"收集时间-/07/26

保管单位:重生

等级:[数据删除]


“这份资料,只是作为一个记录,交代有关我的一些事,以及,那场灾难。”


“在还有人记得这些以前。”


“嗯……从哪里说起呢……”


“我的能力,就是我的名字。‘重生’,顾名思义,我能让已死之物复生。”


“因为那件事,我的能量耗费过度,不知道什么时候近乎成为消耗品……别急,那件事我等下会说的……嗯?力量?对对,用一点少一点的那种,极难恢复哦。又因为呀,只有我能帮助曲拟们驱动新的身体,AT组成员们为了我的安全,怕我再乱用力量——当然也是我自己愿意的啦——他们一致决定让我待在中......

"收集时间-/07/26

保管单位:重生

等级:[数据删除]




“这份资料,只是作为一个记录,交代有关我的一些事,以及,那场灾难。”


“在还有人记得这些以前。”






“嗯……从哪里说起呢……”


“我的能力,就是我的名字。‘重生’,顾名思义,我能让已死之物复生。”


“因为那件事,我的能量耗费过度,不知道什么时候近乎成为消耗品……别急,那件事我等下会说的……嗯?力量?对对,用一点少一点的那种,极难恢复哦。又因为呀,只有我能帮助曲拟们驱动新的身体,AT组成员们为了我的安全,怕我再乱用力量——当然也是我自己愿意的啦——他们一致决定让我待在中心塔里不许随便出来。”






“呼……”


“然后,就是所有人都不愿回忆起,或者说,根本没办法想起的,”


“那场近乎灭顶的灾难。”






“那是噪合物产生的原因,一切的源头。滔天的恶意涌来,汇成漆黑的沼,将半个世界吞噬。深陷淤泥的我们,无法挣脱,无法反抗,更无法呼救,只能放任昔日的美好全部沦陷。”


“我的限制器全部损毁,羽翼不知张开了多少次,哈哈……那样子,我不想让你们看见,羽毛都不剩几根了……”


“时钟链接部的六首曲目拼命逆转手中表盘的指针,就连蓝紫时停也把力量一丝不剩地搭了进去……换来的,是遍布裂痕的高塔……轰然倒塌的巨响。”


“烟尘四起,呛进所有人的肺管,流沙般的绝望逐渐让我们窒息。”


“感官错乱,刺骨的疼痛、无边的冷寂、铺天盖地的粉尘,化作了甜蜜的饴糖、温暖的怀抱、轻柔拂面的微风。”


“一片迷蒙中,我想我出现了幻觉——我看见一团错乱的数据浮在半空。”


“祂说了什么,我听不懂。祂做了什么,我不记得。”


“好像……我还看到了,以曲绘形态出现的mope和marenol。mope抱着一盆蓝花,marenol手捧阿列夫三角,二人被蝴蝶簇拥,身影恍惚。”


“‘她们’用镜子一样的瞳回头看我,口中呢喃着什么……”


“让我……想想……”


“b……”

“ya……”

“……an”

“b……”

“ya……”

“……ing”


“‘她们’在警戒我,抑或是,在保护我。‘她们’说:”


“不要看,不要听。”






“我再清醒过来,眼前就是医务室的天花板了。”


“我匆匆爬起,窗外一切如常。”


“我问周围的人,那团数据是什么,祂做了什么,祂为何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足以复原一切,以及祂最后去了哪里……”


“可是……哈……猜猜我得到的回应吧?”


“他们反问我:”


“‘什么数据?’”






“此后,不知为何曲子们就把一年一度的‘清理月’当做常态啦~我也不太想再去深究啦。原因嘛……你猜。哈哈哈哈哈……”


“不过我总觉得,LeaF先生家的曲目应该知道些什么。”






“啧,又开始头疼了……别慌,老毛病了。那么,就说到这吧~”


“再来猜猜吧~我所说的,有多少是真实回忆,又有多少是曼德拉效应所致。”


“还是说……我的记忆,也同曾经的感官一样,被干扰了呢~”


"






END






————————————————

十天没更的补偿(1/3)


模仿了一下phigros的文件格式,用以交代过去的事



宝们我这几天光玩了没怎么写完果咩那塞!!!

八月家里还计划去旅游UwU 我尽力写吧么么<3

Echo#5381
久违摸一张 (背景is素材,但...

久违摸一张

(背景is素材,但这儿不提供(不能二转),原作者塌房了别问了)

久违摸一张

(背景is素材,但这儿不提供(不能二转),原作者塌房了别问了)

人丑就应该多读书

今日份智障摸鱼:

上午被igallta暴打的时候我决定:打不过igallta就画画

p3是灵感来源


今日份智障摸鱼:

上午被igallta暴打的时候我决定:打不过igallta就画画

p3是灵感来源


幽谷兰天

她想

只是想摸战损哭哭小萝莉

会有点痛?想写好久了hhhhh

本来想多写几篇攒起来一起发,后来一想还是算了,目前剩余计划写的故事:3篇


本文为有关两个FULi的故事,长约1400字


——————以下正文——————


“FULi!FULi!!!FU……欸?”Witer cube一愣,眼前这个小姑娘和Fuli长相一模一样,但是体型明显要小上一圈。


小姑娘歪歪头:“粉色姐姐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呀?Fuli明明不认识你……对啦,Fuli来这里是要找姐姐的。粉色姐姐名字叫什么呀,你见过我姐姐嘛?”


“我叫Witer cube,你姐姐……是FULi ...

只是想摸战损哭哭小萝莉

会有点痛?想写好久了hhhhh

本来想多写几篇攒起来一起发,后来一想还是算了,目前剩余计划写的故事:3篇


本文为有关两个FULi的故事,长约1400字


——————以下正文——————


“FULi!FULi!!!FU……欸?”Witer cube一愣,眼前这个小姑娘和Fuli长相一模一样,但是体型明显要小上一圈。


小姑娘歪歪头:“粉色姐姐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呀?Fuli明明不认识你……对啦,Fuli来这里是要找姐姐的。粉色姐姐名字叫什么呀,你见过我姐姐嘛?”


“我叫Witer cube,你姐姐……是FULi AUTO SHOOTER?那我可以叫你小FULi吗?”


“嗯嗯可以哒!粉色姐姐认识姐姐,好诶!对了对了,我全名叫FULi AUTO BUSTER,和姐姐的名字很像吧嘻嘻~还有还有,FULi知道要去做登记,可是FULi不认识路……Hmm……方块姐姐!方块姐姐带我去登记好嘛~”小姑娘对着冬方块眨巴眨巴明黄的眼睛,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中心塔内————

“姐姐!!!——”小FULi飞扑过去。


“行啦行啦,一会还要去趟漠区,小妹妹可别让姐姐失望!”FULi坏笑着掐了一把妹妹的脸。

“嗯嗯!嗷呜痛!”

(一边的重生和冬方块表示欣慰中。)


“那么,小FULi可以向我们展示一下你的能力吗?”重生半弯着腰微笑道。


“既然白色姐姐想看,那FULi就试试吧~”


她伸出手,正对一面玻璃,掌心处眼睛的纹样一闪,小姑娘薄唇轻启,轻声言:


“bang!”


玻璃应声碎裂,身后响起来自重生的掌声。


“白色姐姐还想看更好玩的嘛~”


“请便。”重生依旧面带微笑。


一旁的冬方块皱眉。


小FULi莞尔一笑,双手合十而后猛地张开!一圈落地窗的玻璃全部炸裂开来!


“等等!”冬方块有些着急,只见重生一个响指,那些碎玻璃缓缓浮起,裂纹逐渐消失。


“重生!!!你的力量——”冬方块彻底急了,几步跑到重生面前却欲言又止。重生只是垂眸,右手食指架于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嘛,修几扇玻璃还是绰绰有余的。别担心,我有分寸。而且你看她多开心啊,这种好战的性格,不愧是FULi的妹妹。”


金色双马尾的小可爱回头,面上的惊喜之色掩饰不住,


“我想有一天,也能像冬方块姐姐一样,可以和姐姐并肩。”


女孩笑弯了眼。











冬方块怎么不会想到,下次和FULi姐妹见面,差点就是最后一次。









那个小小的,金色的身影,瘫坐在一片漆黑中。


那背影是如此脆弱,如此孤寂。


昔日充满活力的马尾不知何时已然散开,半张脸染上血污,金色的发丝被干涸的血迹结成丝丝缕缕。


怀里是破碎的躯体,后颈处扩散出大片的黑,死寂的黑,将那本应与她别无二致的金黄全部覆盖。


“小FULi?……”冬方块听到自己颤抖的声线。


娇小的金红僵硬地仰起。

回应她的,

只有失焦的双眸……




和缓缓抬起的右手,

伴着掌心眼睛纹样的亮起。




“啪嗒……”

清泪划过脸颊,落下,砸在漆黑上,砸在血红中,

砸在她们心里。




“呜欸……?”

金色的眼睛闪过不解,

娇小的金红缓缓放下手,

低头,

看看姐姐,

抬头,

看看天边那透着光的粉,

再低头,

看看周围的黑与红,

看看自己不断溢血的手,


又扭头看看姐姐。




“呜啊!————”


“救救……救救姐姐,她的脖子,脖子黑掉了!还有,还有还有眼睛嘴巴手脚还有眼睛她看不见我了……姐姐不会说话了不能走路了我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办啊呜……嗝咳咳……姐姐!姐姐的曲芯暗了救救姐姐——”


压抑的情绪爆发,她终究还是孩子。


她挣扎着想站起来,她想让姐姐活下去,她想同姐姐一起,她想看初升的太阳,她想吃柔软的棉花糖,她想跨过大洋去看更广阔的世界,她想让姐姐活下去……


她想太多太多……




可是她没意识到,


她没办法站起来,


此时她的膝盖以下,空无一物。




END





————————————

嗯,纠结再三还是写了断腿。

不会BE的!

不会BE的!!

不会BE的!!!

重要的事情讲三遍()

味和想象中好像不大一样。。。总之欢迎指出问题~

关于重生我计划写一篇文来专门交代

啊——没灵感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此人已疯)

Mr.梅川酷子

【艾薇丽尔x杰西卡】Oasis

!!!很短!!!


也许是cb向?


小艾薇太孤独了()


以下正文↓↓

——————————————


艾薇丽尔记不清自己的年龄了。


在她的世界里没有时间的概念,人偶不会衰老,她的生命在人类的时间尺度中可以说是永恒的。


永恒的生命对于她来说并不是幸福的,艾薇丽尔头部中的芯片让她能清楚的记住每一件事。“罗盘”计划的研究员死去的模样会被她记录下来然后制作成名叫“遗照”的一种照片,据说这是为了让其他人和后人知道有他这个人存在。


现在想来也可笑,人类早已灭绝了,寄托着情感的照片化作了无用的单色废纸占据着档案室的墙面。


在那堆衰老的照片中一个年轻的面容格外的突...

!!!很短!!!


也许是cb向?


小艾薇太孤独了()


以下正文↓↓

——————————————


艾薇丽尔记不清自己的年龄了。


在她的世界里没有时间的概念,人偶不会衰老,她的生命在人类的时间尺度中可以说是永恒的。


永恒的生命对于她来说并不是幸福的,艾薇丽尔头部中的芯片让她能清楚的记住每一件事。“罗盘”计划的研究员死去的模样会被她记录下来然后制作成名叫“遗照”的一种照片,据说这是为了让其他人和后人知道有他这个人存在。


现在想来也可笑,人类早已灭绝了,寄托着情感的照片化作了无用的单色废纸占据着档案室的墙面。


在那堆衰老的照片中一个年轻的面容格外的突兀。她叫杰西卡,是罗盘计划中的研究员之一。当时少女带着生机的脸在死气沉沉的研究所就如同沙漠里的绿洲一样。


她经常和艾丽薇尔讲述她那天马行空的想法———仅使杰西卡知道她没有情感。直到有一天,杰西卡对艾薇丽尔说,她对“罗盘”计划已经不抱期望了,这里只有一群无药可救的老头在自欺欺人般的寻找所谓的“能源”。


她说她要去寻找一个有着茂密丛林的绿洲,在那里她可以沐浴在阳光下,呼吸着新鲜空气,过着原始社会的生活。


杰西卡失踪的消息使“罗盘”的研究进度不得不停滞下来,博士从未因这件事问过艾薇丽尔———就算他问了她也会选择了隐瞒。


从那以后,艾薇丽尔每天都会去研究所外面转一圈,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希望杰西卡回来。


能源的稀缺使物种越来越稀少,每有一个物种灭亡人类们都会在一个教堂开一个“追悼会”,头昏脑涨地听着台上的人长篇大论。


最终,人类灭绝了。他们的“追悼会”只留艾薇丽尔一个人偶在对虚无的听众念着枯燥的追悼词。


直到现在,她还在等她从那所谓的“绿洲”回来接她。


end


————————————————————

越写越觉得小艾薇没有感情也许是个好事

孤独才是最可怕的()

幽谷兰天

我家曲拟的存在是hin奇妙的——

他们会长大,会受伤,构造基本和人无异。

但是!

他们可以换身体!

当曲拟受伤到无法恢复的程度时就可以把「曲芯」取出,换到一个全新的身体里。换完需要一定适应时间,三五天到几个月不等,但不能勤换,至少过半年才能换第二次。

「曲芯」:曲拟的力量、记忆所在,约等于心脏。曲拟的力量使用过度会耗尽曲芯的能量,需要一定恢复期。曲芯是可以炸的(你没听错),相当于自爆,曲拟短时间内力量暴增,在耗尽之前进行意识回传能换新身体“重生”;但不及时就是真的耗尽了,咋救也救不回来了。

对了,可以换身体意味着他/她们可以在换身体的时候换性别(崽们不太常换就是了)...


我家曲拟的存在是hin奇妙的——

他们会长大,会受伤,构造基本和人无异。

但是!

他们可以换身体!

当曲拟受伤到无法恢复的程度时就可以把「曲芯」取出,换到一个全新的身体里。换完需要一定适应时间,三五天到几个月不等,但不能勤换,至少过半年才能换第二次。

「曲芯」:曲拟的力量、记忆所在,约等于心脏。曲拟的力量使用过度会耗尽曲芯的能量,需要一定恢复期。曲芯是可以炸的(你没听错),相当于自爆,曲拟短时间内力量暴增,在耗尽之前进行意识回传能换新身体“重生”;但不及时就是真的耗尽了,咋救也救不回来了。

对了,可以换身体意味着他/她们可以在换身体的时候换性别(崽们不太常换就是了)




曲拟有各自的武器和能力。武器灵感来源于铺面和判定线表演,能力就是个人XP()

我家曲子用能力的时候眼睛会变色或亮光。


曲目的分类

曲拟分为进攻型,治愈型,领域型和核爆型。

进攻型的能力多为加强身体素质,比如增加手部力量、增加敏捷度等等。

治愈型就是以各种方式回血。(包括砍人回血hhhhh,毕竟我家有战斗奶妈)

领域型使用能力会创造出一片特殊空间,在这片空间里,敌人要么受buff要么直接die。

核爆型相当于不完全炸的炸曲芯,有点像游戏里开大招,要攒能量,伤害极高,副作用是会对曲拟产生一定影响(包括肉体上和精神上)。

一个曲拟可能属于多个型,比如我家mope花就是进攻型兼领域型(也许也兼核爆型)


限制器

是用来保护曲拟的,通常情况下不能摘。in12及以下有一个,13两个,14三个,15四个,16和sp谱无强制要求,其他音游曲有可能更多,目前上限7个。

限制器可以以各种形式佩戴,最常见的是手环和脚环,还有项链项圈、耳坠头绳,甚至眼镜眼罩都可。

这个东东和曲芯一样可以炸,炸完开盾/回血/加buff等


上一篇里说的“需清理事物”

是噪音化合生物,简称“噪合物”,设定的话把它当成不成人形的丧尸就好(这好什么啊!)。噪音嘛,对曲子的影响是很大的。被噪音侵染过度的曲子会逐渐失去五感,迷失在脑海里,尽管还有生命体征但曲芯早就坏了,这首曲子也就不复存在了。(我尽力不让这种情况发生)




曲子们有一些会组成搭档,便于战斗时交流,紧急情况下可以直接共享感官甚至共享生命值。搭档关系可以解除。

曲子非战期正常工作,战期全员打怪()


关于战期

一年一大打,不定期小打(就像boss战和日常任务)


关于同曲师曲目

大部分住一起,比如好包5个+钻 麺 极怒 急降 强击 坏圈 坏秘……

少部分分散居住,比如LeaF家一个个一天天都没影(


(针对于phi)关于同曲包曲目

大部分在一起工作/学习,但是像第六章的曲子们在我的设定里是分散工作的。


关于收录了同一首曲子的两个音游

在我家就是两个个体。

举个栗子,phi里的A0是稳重严肃但温柔的成男,orz里的A0是小面瘫但小疯子的少年(这孩子正经起来还是可靠的hhhhh)


7.19新增

关于曲子的外貌

同一曲目可能拥有多种形态,曲目通常以in等级的形态示人。(多形态栗子:小蓝花--1.蓝花 2.红花 3.黄花 4.同曲绘,详细外貌以后再介绍)

所有有AT等级的,或有Legacy谱的曲目只有在使用能力时才会动用AT或旧谱的力量,此时外貌变化不大。(可能就是变荧光了?)


关于曲子是怎么来到phi大陆的

空降/掉下来的

基本都是突然出现在某个地方,然后被某个闲逛的曲子捡到,带回中心城做鉴定和登记。

来自其他音游的曲目:主动渡过大洋来/因为奇怪的故障被迫传送来


关于更换身体的需要

要用材料合成()

材料来源:回收旧的身体,打噪合物,在外瞎溜达的曲子捡回来……


先说这些,欢迎提问,有想到的再补充:D

幽谷兰天

宝你的文!我终于写完了hhhhh@中_华_水_塔_ 

敬请指导,有意见随便提,我尽力改~


本文为有关Glaciaxion和Ark的故事


“他们都称我为一切的开端,而我深知并非如此。不过现在,请把目光放在更有潜力的下一首曲目上吧。”——Glaciaxion


——————正文——————


“紧急通知!各区域注意!漠区与中心城区交界处出现大量噪合物,清理过程预计耗时四小时。请‘弭刻日’组共六首曲目于十五分钟内到漠区边缘处汇合!”广播里穿出Future Mind焦急的声音,六道身影随即从不同方位闪出,向着同一目标掠去。在众人暖色的背影中,那一抹...

宝你的文!我终于写完了hhhhh@中_华_水_塔_ 

敬请指导,有意见随便提,我尽力改~


本文为有关Glaciaxion和Ark的故事





“他们都称我为一切的开端,而我深知并非如此。不过现在,请把目光放在更有潜力的下一首曲目上吧。”——Glaciaxion


——————正文——————


“紧急通知!各区域注意!漠区与中心城区交界处出现大量噪合物,清理过程预计耗时四小时。请‘弭刻日’组共六首曲目于十五分钟内到漠区边缘处汇合!”广播里穿出Future Mind焦急的声音,六道身影随即从不同方位闪出,向着同一目标掠去。在众人暖色的背影中,那一抹深蓝格外醒目。


主城的顶楼上,Glaciaxion注视着这六个年轻的、鲜活的躯体,银白的发丝伴着深紫的披风轻轻飘拂着。








“你说,这孩子是你捡来的?”她看看Glaciaxion身旁蓝色的、低着头的小不点。

“嗯,掉水里了,被我捞上来的。”Glaciaxion给予肯定的回答。

“噗……先跟我来做个能力鉴定吧。”

她用缠满绷带的手在控制屏上操纵,身后纯白的羽翼若隐若现。

“小家伙,能不能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Ark……”蓝色的小不点仍旧低着头,抿着嘴,只是抬眼扫视四周。

“那么Ark,很荣幸地告诉你,你的评级为in14,相当不错。需要佩戴三个限制器,想要什么样子的?……好,稍等片刻。对了,新的居住楼还没整理出来……”


“不介意的话,你可以暂住在我家。”


几分钟后,Glaciaxion带着Ark前往自己的住所,Ark双手腕上的手环隐藏在袖中,耳坠限制器一晃一晃。


“————”

门被推开,比Ark想象中要乱一些的房间展露在眼前。蓝色的小脑袋瓜歪了歪,眉头一皱。

“我也没料到会有新客人来,”Glaciaxion不好意思的笑笑,“既然是我主动邀请你来住的,就让我来收拾你的卧室吧。”Ark看着Glaciaxion略僵硬的笑容,垂下眼帘,静默着点点头。

“咣啷啷!——”房间里传来巨响,Ark窜下沙发直奔卧室。只见Glaciaxion斜着身子陷在一堆书里,哭笑不得的张口:“看来我的确不太擅长整理房间……”

蓝色的脑袋忽地转过去,肩膀抖了抖。

“噗嗤……”

“唉,这孩子,我不反对你笑,但至少帮帮我把我拉出来呀——”Glaciaxion扶额……不对,他的手还压在书地下呢。


等到他们把房间收拾好,也到了晚饭时间。二人坐在饭桌前,正飘香的是Glaciaxion亲手做的饭。

看着碗里被堆成小山的菜,Ark只得一口一口地慢慢吃,不然就会烫到鼻子。令曲意外的是,Glaciaxion虽然不太会整理屋子,但做菜手艺很好。不一会,一桌子饭菜告罄。

“其实你笑起来还是挺可爱的。以后别板着个脸啦,多笑笑,长寿。哎呀碗要掉——!”


“月亮出来辽~不睡觉的小朋友会被mope吃掉!”

窗外传来飘飘悠悠的声音。Glaciaxion正在自己的卧房睡得安稳。

客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太阳出来辽~不起床的小朋友也会被mope吃掉!”

Glaciaxion昨晚睡得并不太好,他理着微乱的头发,推开门……

欸?这是谁的家……

Glaciaxion关上门……又推开……

好吧,这的确是我的家——

可是我家怎么变得这么整洁!难道世界上真的有曲螺姑娘?


Ark悄悄从门后探出半个头。


“是你帮我做了家务?”

“嗯。”

“为什么呢?”Glaciaxion掐掐Akr的脸。

“报恩。”海蓝的眼睛一眨一眨,小朋友一脸认真。


今天是两人一起居住的第五天,Ark突然告诉Glaciaxion想剪头发。

“phi大陆没有理发店呢……那你,想让我给你剪?”蓝发少年点头,发尾齐腰。


“咔嚓咔嚓——”断发簌簌落地。

上层头发已经剪短,还剩一半。

Glaciaxion突然停下手上的动作,神情严肃。

他向Ark道句抱歉就匆匆跑出门去,留下懵懂的少年。

不知多久,他气喘吁吁地推开门,把染了色的披风丢在一边,瘫坐在沙发上,手上新缠了纱布,脸上却只见微笑。

Ark也不多问,也陪他静默地坐。

“Ark,”被唤到名字的少年抬眼,

“我教你用枪吧。”


少年天赋极高,双枪冲着目标一打一个准,很快被判定为进攻型。

Ark以为去边区清理噪合物就是自己以后的职责,可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他对未来的定位。

半短发的少年被包裹在半透明的淡蓝球体中央,茫然无措地看着周围聚集起越来越多的黑色物质。

在被无边的黑色吞没前,海蓝的瞳孔中映出一点紫。


Ark觉得自己像被投入硫酸的锌粒,周身不断溶解在一种压抑却温暖的环境里。

黑色逐渐褪去,他睁开眼,那淡蓝的球体并未消失,而外部的环境变了样:绀蓝,四面全是绀蓝色。面前高悬着五个骷髅头,最中间簇拥着羊的头骨。

“Ark!能听见我说话吗!别怕,这个球状物是你的领域,外面是我的领域。放心,这里没有噪合物,你现在要做的是学会控制你的领域,试着解除它,不然没人能进去。”

“请告诉我该怎么做。”Ark迅速冷静下来,双眼微阖。

“领域是你的力量,源自于你,受控于你。感受它,想象与它融为一体,再压缩它,让它越来越小,直至缩成一点——我还没说完欸,你就这么出来了……”

Ark再睁眼时见到的是Glaciaxion如释重负的脸。

“我当初花了三天才会收回领域,你这样让我这个做老师的很没面子啊哈哈哈——哎?”

蓝色的脑袋瓜扎到一片深紫了,闷闷地唤了声:

“老师。”








众人的身影归来,与左右同伴相互示意后,在一片深蓝遮掩下,那人的嘴角微扬。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孩子也同我一般高了呢……

他的枪法还是我教的,最近有没有精进呢?看来得找个时间再和他切磋一下。

Glaciaxion如是想。


“以前的小家伙,如今也能独当一面了呢。”Glaciaxion喃喃轻语,银白的发丝伴着深紫的披风轻轻飘拂着。





END




——————一些废话——————

感觉有点流水账了hhhhh

我写文向来有详略不当的问题(扶额)

2200多字!爷这辈子头一次写这么长!我好厉害()

幽谷兰天

我家phigros曲拟生活的世界观

我家phi大陆大致如图

[图片]

主要分为五个部分:灰色的中心城区,黄色的漠区,绿色的林区,未在图上画出飘在天上的空区以及无人居住的大洋。此外还有一些不隶属于五大区域的特殊区域:最左边橙色三角形为炎区,炎区与林区交界处白色狭长部分为雾区。


下面是分区介绍(并没有什么顺序)

1.空区(未画出)

会在天上任意飘游的区域,分为气象局和星象局,承担调节气候以及观察星象的作用,是理论上工作最轻松的区域。一些和天气、星空有关的曲目(甚至只是沾点边)属于这里。

举例

气象局:云女孩,WATER,ΠoσεⅠδωv,风屿,Snow Desert(这个其实算例外),雪降,Jingle ......

我家phi大陆大致如图

主要分为五个部分:灰色的中心城区,黄色的漠区,绿色的林区,未在图上画出飘在天上的空区以及无人居住的大洋。此外还有一些不隶属于五大区域的特殊区域:最左边橙色三角形为炎区,炎区与林区交界处白色狭长部分为雾区。


下面是分区介绍(并没有什么顺序)

1.空区(未画出)

会在天上任意飘游的区域,分为气象局和星象局,承担调节气候以及观察星象的作用,是理论上工作最轻松的区域。一些和天气、星空有关的曲目(甚至只是沾点边)属于这里。

举例

气象局:云女孩,WATER,ΠoσεⅠδωv,风屿,Snow Desert(这个其实算例外),雪降,Jingle Bell

星象局:Cereris,Starduster,光,Shadow

2.林区

林区自下而上分为雨林区(草绿),层林区(浅绿)和山林区(混着白的绿)顾名思义是树很多的地方,占地面积较大但实际人不多,会出现一些神奇的(?)〈不属于phi的曲子〉。这里曲目的主要工作就是守护林区,“清理”掉一些会威胁到曲目安全的事物(不出意外下一篇交代具体设定)

举例

雨林区:〈Cyaegha〉

层林区:With You,萤火虫之怨,樱树街道,Unorthodox Thoughts,Miracle Forest,Demiurge,〈森林狂想曲〉〈夜,萤火虫和你〉

山林区:吃山(划掉)The Mountain Eater,Snow Desert


[炎区和雾区一并在这里交代]

炎区别看地小,人家可是遍布火山(还多为活火山)。而炎区与林区有接壤部分,极易着火,于是产生了雾区。

炎区作为热源为phi大陆供给能量,雾区的存在是为了阻隔开炎区与林区防止危险发生。

目前常驻曲目

炎区:volcanic,Cthugha

雾区:〈comfort chain〉

3.漠区(目前设定不怎么完善)

面积最大,遍地黄沙,人烟稀少。。。意外事件最多

经常需要派遣曲目去“清理”

目前常驻曲:Hardcore Kwaya

4.中心城区

曲目的故事大多发生在这里,是phi大陆的核心。具体没细想,总之是城市风貌,人最多(上述区域没有提到的应该都在这儿了hhhhh)。

5.大洋

跨过这片大洋就是其他音游的世界啦!

不过看似平静的海洋也潜藏危机,因为这里是那种需“清理”事物的发源地。

唯一常驻曲目:彁


欢迎提问,想到别的会再补

对立大好き🤤

唯一一个能到EX➕的8级曲(

唯一一个能到EX➕的8级曲(

劫韵
希望 ………………………… 以...

希望


…………………………


以后应该都画不出这种风格的画了(悲)

希望






…………………………




以后应该都画不出这种风格的画了(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