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音无伊千绘

1278浏览    147参与
風泉ゆう(小幽)

いちふみ—誓約

好,只是因為@即將餓死的玄 在推特上面大喊いちふみ結婚!就寫出這篇的我也真是絕了,只希望大家看得開心,以下放文——


每日陰雨綿綿的梅雨季節到來,讓喜愛到處亂跑的伊千繪只能被迫待在宿舍,嘴裡還常常說著 ‘好無聊’,那頹廢的樣子實在讓人難以想像她曾經是位偶像。


“我說妳,打算維持這種狀態到什麼時候啊?”

“因為今天也沒有練習,外面又在下雨,即使是平常活力十足的伊千繪ちゃん,遇到這種狀況也會沒精神啊……”

“我想伊千繪さん已經不只沒精神了~”

“幽幽子說得對,這樣下去不行,妳跟我來吧!”

“欸?要去哪裡?”

“去教堂。”


兩人撐著傘來到席格菲爾特附近的...

好,只是因為@即將餓死的玄 在推特上面大喊いちふみ結婚!就寫出這篇的我也真是絕了,只希望大家看得開心,以下放文——


每日陰雨綿綿的梅雨季節到來,讓喜愛到處亂跑的伊千繪只能被迫待在宿舍,嘴裡還常常說著 ‘好無聊’,那頹廢的樣子實在讓人難以想像她曾經是位偶像。


“我說妳,打算維持這種狀態到什麼時候啊?”

“因為今天也沒有練習,外面又在下雨,即使是平常活力十足的伊千繪ちゃん,遇到這種狀況也會沒精神啊……”

“我想伊千繪さん已經不只沒精神了~”

“幽幽子說得對,這樣下去不行,妳跟我來吧!”

“欸?要去哪裡?”

“去教堂。”


兩人撐著傘來到席格菲爾特附近的小路,這裡有一間小小的教堂。


據文所述,過去只要文有煩惱或是遇上瓶頸時,她都會一個人來這裡獨自思考並替教堂響起優美的管風琴聲,因此十分受到神父跟聖歌隊孩子們的愛戴。


收起傘,文領著伊千繪走入教堂,此時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老爺爺來到兩人面前。


“神父,我帶人來了。”

“文さん謝謝妳,這下可以順利完成了。”

“嗯?什麼情況?”

“說來話長,我就直說了。伊千繪,我們要辦婚禮。”

“誒、誒誒誒誒誒誒!?”


依舊陰雨不斷的午後,聖歌隊的孩子們也來到教堂,見到好久不見的文,孩童紛紛湧上,圍繞在少女身邊有說有笑,而伊千繪只是看著露出笑容的文,獨自一人擦著椅子。


“文姐姐,那個大姐姐是誰?”

“她啊……算是幫手吧!”

“我好像在電視上看過那位大姐姐喔!”

“誒?”


一個小女孩走向她,仔細盯著伊千繪的臉看,被女孩這樣注視著,讓伊千繪只能傻傻愣在原地。


“嗯……”

“怎、怎麼了!?”

“姆……啊!是音無伊千繪!”

“誒!?妳知道我嗎?”

“嗯!我是妳的粉絲!以前就是因為看到了伊千繪ちゃん的表演,所以我才喜歡上唱歌的!”

“啊……”


伊千繪沒想到竟然有小孩知道偶像時代的自己,畢竟那都是兩年前的事了,心裡五味雜陳,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直到神父從祈禱室中走出來,開始聖歌隊的練習,兩人才繼續手上的工作。


“沒想到那孩子竟然知道還是偶像時的我……”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不過這是好事吧?”

“感覺心裡很複雜啊……要是那孩子知道幕後的真相,不知道會怎麼想……”

“伊千繪……”


文輕輕摸了摸伊千繪的頭,溫柔的表情彷彿要她別那麼悲觀,一瞬間,伊千繪害羞地將頭別過去,不敢看文,而對方見到這種反應,也只是將手收回來,繼續幫忙擦椅子。


等到兩人整理完教堂的內部環境,時間早已接近傍晚,雖然是間小教堂,但只有兩人整理也難免有些吃力,第一次花這麼長的時間進行掃除工作,讓伊千繪最後只能無力癱坐在木椅上。


“辛苦了。”

“啊,謝謝妳。”


文將礦泉水遞給體力不支的伊千繪,少女就像是看到了綠洲的旅行者一樣,飢渴地將寶特瓶裡的水一口氣飲下大半。


“噗哈……活過來了。”

“樣子很難看哦。

“誒嘿嘿!”

“我們回去吧。”

“嗯!”


回宿舍的路上,雨勢明顯轉小,看在伊千繪今天幫自己一個大忙,文十分乾脆地叫她跟自己同撐一把傘當作獎勵,而伊千繪則負責幫忙拿文的包包。


“文,妳剛才的長話短說也太過頭了,我還以為是 ‘我們’ 要辦婚禮,嚇死我了。”

“呃…抱歉……”

“不過想到明天有人要在這裡辦婚禮,多少有些擔心呢~”

“為什麼?”

“因為梅雨啊~婚禮是所有女人夢寐以求的事,辦在這樣的季節,要是下雨了,實在有點掃興。”

“………”


一抵達桐花庄,文便命令伊千繪早早洗澡休息,雖然口氣不坦率,但她知道這是戀人的溫柔,因此也沒多說什麼。


忙碌一天造成身體過度疲勞,導致伊千繪還來不及吃晚餐便沉沉睡去。不知過了多久,伊千繪隱隱約約聽到有人正呼喊著自己,緩緩睜開眼睛,文生氣的臉映入眼簾,讓她再次受到驚嚇。


”噫!文!?

“我說妳,打算睡到什麼時候?”

“嗯?……哇啊!抱歉,我馬上起床!”


前偶像在戀人的催促下迅速盥洗、整裝完畢,匆匆吃完早飯便一起出門參加婚禮,因為昨日協助籌備,神父決定讓她們一同參加典禮作為回報。


今天天公作美,為新人揮開密佈的烏雲,美麗的青天見證了新郎新娘美好的愛情,即使素未謀面,但伊千繪跟文都獻上了祝福,因為她們知道,要被祝福有多麼困難。


“我想這位新娘以後應該會很幸福。”

“嗯?為什麼?”

“唉……我從昨天就想問妳了,今天是6月1日,妳知道這代表什麼嗎,伊千繪?”

“6月1日……在6月的第一天結婚的……六月新娘!”

“嗯,我想那位新郎應該是個很認真的浪漫主義者吧?六月新娘代表將獲得永遠的幸福,在6月1日結婚,象徵著他想給女方最初卻也是最永恆的愛。”

“感覺好棒……”

“這樣,妳還會覺得很掃興了嗎?”

“……吶,文。”

“怎麼了?”


伊千繪牽上文的手,這是兩人交往半年以來,伊千繪第一次主動牽手。


“以後……我想在這天結婚……可以嗎?”

“……我答應妳。”


在沒人看到的角落,文輕輕在對方的額頭留下一吻,這份幸福誓約,是只屬於兩人、關於未來的小秘密。

Mikan
考虑考虑下次要不要摸文音无(思...

考虑考虑下次要不要摸文音无(思索)

考虑考虑下次要不要摸文音无(思索)

雨宫夜雨

Day3(下)

前篇:Day3(上) 


就算纯那把抱着的猫举起,这只猫的神色也没有改变,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休息时间已经过去了,虽然换班人(なな)不在,但因为没有客人来,被一个人丢在酒吧里的员工也能够得到休息。

(客人少真的是我该庆幸的事吗……)

纯那叹了口气,又让三色猫回到了那一如既往的位置。

(なな可真晚啊……)

看着摇酒壶,纯那甚至萌生了再没有客人来就自己给自己调杯Sugar Rush的念头,不过随后自动门处传来的脚步声很快打消了这个想法。

「欢迎来到……啊。」

「星见さん,こんにちは——」

是稀客呢。

「こんばんは,田中さん,……另一位是?」

「是我的室友…...

前篇:Day3(上) 


就算纯那把抱着的猫举起,这只猫的神色也没有改变,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休息时间已经过去了,虽然换班人(なな)不在,但因为没有客人来,被一个人丢在酒吧里的员工也能够得到休息。

(客人少真的是我该庆幸的事吗……)

纯那叹了口气,又让三色猫回到了那一如既往的位置。

(なな可真晚啊……)

看着摇酒壶,纯那甚至萌生了再没有客人来就自己给自己调杯Sugar Rush的念头,不过随后自动门处传来的脚步声很快打消了这个想法。

「欢迎来到……啊。」

「星见さん,こんにちは——」

是稀客呢。

「こんばんは,田中さん,……另一位是?」

「是我的室友……」

「啊,秋风垒さん,是吗?」

被叫到了名字的,站在悠悠子背后的少女颤抖了一下。

「ゆ……ゆっこ,你很熟悉这里吗?」

垒小声地问道……不过纯那还是能听见的。

「嗯——没有啦,我不像垒那样受欢迎,不会被同学硬拉着去酒吧……不过这里的boss和调酒师都是熟人,而且刚巧在附近……就绕个路来看看。」

「我也没有ゆっこ说得那样受欢迎啊……」

「那么星见さん,Fluffy Dream一杯不要大杯——」

在垒否定着的时候,悠悠子毫不犹豫地……用点单的声音盖了过去,同时又给了垒一个眼神。

「啊……我就,Moonblast一杯好了。」

接下眼神的垒进行了点单。

「好的,还请稍等。」

纯那苦笑着说道,但不得不说这苦笑倒是让纯那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不那么机械了,尽管纯那的苦笑更多出于个人原因,总之她还是摇完了摇酒壶后为两位客人献上了两杯女性化饮料。

「谢谢……要是有甜甜圈的话……」

「不,秋风さん,我们是酒吧,不卖甜甜圈的。」

「对,我们酒吧不卖甜甜圈——但可能酌情赠送呢♪」

自动门处传来的声音……也许纯那早一点就听见了。

「欢迎回来,なな。你买了甜甜圈?」

「我回来啦,纯那ちゃん♪因为买甜甜圈的时候排了会儿队,回来晚了——纯那ちゃん会原谅我吗?」

酒吧的Boss很自然地带着一盒甜甜圈坐到了吧台前的椅子上,看着自己的员工毫无悔意地笑着问道。

「我可没有生气哦,なな。比起这个,你真的不用回办公室吗,Boss?」

「反正也不会有人找来的,还不如在这里多看看我可爱的调酒师小姐♪」

「好吧,My Dearest Boss,这里你说了算。」

在放下摇酒壶的纯那看着自家boss打开甜甜圈盒子的时候,某位田中氏悄悄露出了微笑,而同行的垒则是有些犹豫地问道:「我、我真的能拿吗?」

「还请随意♪」

于是我们的秋风垒小姐在酒吧boss的盛情下……白嫖了一个甜甜圈。

「诶……原来大场さん和星见さん是在图书馆认识ゆっこ的啊……」

「嗯,我当时还以为大场さん和星见さん是在『约会』来着……」

「咳咳……」

纯那清咳了两声,

「那只是普通地一起出门而已。」

「是这样吗?」

田中氏笑着反问回去。

「是这样哦,悠悠子ちゃん,不只是图书馆,我和纯那ちゃん平时都会一起去各种地方呢♪」

「诶——」

「なな。」

「是事实嘛♪」

好吧,看来调酒师小姐想用叫名字的方法威压一下的计划完美破裂……不如说根本起不到这个效果,但纯那知道这种时候比起否定或许转移话题更是个办法,所以她……

「说起来,悠悠子ちゃん和垒ちゃん刚刚也去看了舞台剧对吗?」

嗯,被抢先了。

「是!珠绪前辈主演的舞台剧!」

震撼纯那的是,一说到这个话题,刚刚一直坐在角落(虽然只是让人感觉坐在角落,实际上就坐在悠悠子旁边)的垒一下子兴奋了起来,连音量都大了三分……

不过这里纯那该接个话了。

「舞台剧?」

「对,舞台剧,今晚悠悠子ちゃん和垒ちゃん的大学社团在这附近有巡演呢!我也去看了♪」

巡演?嗯?

(不不,不会这么巧吧……但在这附近一晚上会有两场不同的巡演什么的好像更离谱……)

因为注意到了可能那种偶然更加靠谱而陷入沉思中的纯那似乎自动忽略了与刚进门完全相反正滔滔不绝的垒。至于内容,简单来说,就是十句话里九句话带着『珠绪前辈』,还有一句话是在问『ゆっこ也这样觉得吧?』

「然后舞台上的珠绪前辈……」

「垒ちゃん还真是喜欢珠绪ちゃん呢~」

于是觉得再不打断一下会变得很糟糕的酒吧Boss加原·酒吧唯一调酒师的大场小姐『自然』地这样说道。

「对,垒她可是最喜欢珠绪前辈了呢——也只有珠绪前辈的事情能让垒这样拒绝不了别人的邀请的人果断地跑出教室了——虽然实际上只是趁着还没被邀请赶紧溜呢。」

明白了なな的意思,并为了防止垒在なな的话之后还是继续无止境地吹珠绪,悠悠子抢先一步接了话头……在熟悉程度上,悠悠子很清楚陷入这个状态的垒短时间内绝不会说出常用来结尾的「哈啊~珠绪前辈——」的。

「那、那是……因为……」

「嘛,也多亏了垒能够把关于珠绪前辈的事情排到最优先,我也才能这样罕见地和垒『两个人』坐在一间酒吧里就是了……这种方面还真是要感谢珠绪前辈呢。」

悠悠子用调侃的语气说完后,平静地露出了微笑,闭上双眼在胸前画起了十字,虽然她并不信教。

「诶……如果ゆっこ拜托我的话,我也会优先ゆっこ的…」

看起来已经差不多冷静秋风小姐说道。

「嗯——还真是直接啊,垒。」

悠悠子看起来短暂地陷入了沉思……嗯,看起来,

「不过我更想看见垒什么时候能向珠绪前辈告白啊……」

「啊、呃……ゆっこ,这是不是有点唐突了……」

啊,秋风小姐,你别移开眼神啊喂。

「好不容易考进了同一所大学,进了同一个社团,而且……连宿舍都是同一栋……结果,垒你在自我介绍时直球地说了『以前开始就十分仰慕珠绪前辈了!』以后……好像就再没有进展了……不对,好像之前珠绪前辈有约过垒来着?」

「约、『约过』什么的……那只是珠绪前辈刚好拿到了双人优惠的甜甜圈券而且大家都不在寮里……」

「那不就是在约你嘛……」

悠悠子有些嗔怒着说道,

「结果,那天的垒光顾着沉迷于珠绪前辈和甜甜圈,实际上还是没有进展……明明都去约会了……」

「这……呃……」

所以说秋风小姐你不要移开视线啊!等等,你移到哪去了!

「星见さん,我、我能要一杯大杯Fringe Weaver吗!」

垒逃避了悠悠子的目光后慌忙地向吧台另一侧放弃思考的调酒师小姐震声说道。

「诶、啊、好的,还请稍等……田中さん还要再来一杯吗?」

「大杯Beer——」

「明白了!」

「那我要Bad Touch♪」

「?なな?」

「Bad Touch♪」

酒吧boss的大场某再次满面笑容地说出了酒的名字,仿佛这个酒名只是个无意义的酒名一样,虽然实际上这位酒吧boss的手正在touch她的猫。

「……好吧。」

纯那也只能这样回应了,总之她要尽快为两位客人献上不同的发泡饮料,再给自己的boss调一杯Bad Touch……嗯,她优先客人,于是她在将大杯Fringe Weaver和大杯Beer推给了垒和悠悠子以后,立刻开始调配一杯Bad Touch,可就在她将这长相平凡的Bad Touch倒入酒杯推给了自己的boss以后……她就看见秋风小姐的杯子已经空了,一饮而尽!?

「等等秋风さん,就算是发泡饮料一下子喝进去……」

「我也不能输给垒呢。」

这样的台词过后,与刚才不同,纯那直接看见了悠悠子抓起酒杯一口气灌下去的过程……却没能阻止——或者是,因为她是调酒师,不该阻止要主动灌醉自己的顾客。

「星见さん!」

「在!」

「大杯Frothy Water!」

又是大杯?不对,还是发泡饮料?

「啊,星见さん不用太担心,我和垒一开始就这么打算的……不过刚才差点忘记了而已,账我们就算醉倒了也会付掉的,还请安心……嗝。所以请再来杯Cobalt Velvet——」

不不不比起付钱问题我更关心你们醉倒以后的事情啊!纯那在心里这么喊到,手上的工作却没有停下。

也许她要庆幸自己的boss没有学着这两位女大学生一样一饮而尽后立马再来一杯。

不过这两位女大学生……

呃——

「嗝。」

「嗝……」

在这样打了嗝以后,两位女大学生就地死……啊不对,醉倒在吧台了。

「果然会这样啊……」

「啊啦……」

不管是调酒师还是酒吧boss都只能一脸无奈了,区别在于酒吧boss还保持着笑容……而且酒还没喝完。

「总之我先去联系一下文ちゃん看看吧。」

「文……?」

正想问要怎么为这两位醉倒的客人善后的纯那,在从自己boss那边听到了这个陌生的名字后,问道。

「啊,梦大路文ちゃん,是悠悠子ちゃん和垒ちゃん的前辈呢,也是今天舞台剧的出演者之一啦。」

「啊……这样啊。这个城市真小啊——」

就这样,意识到……然后接受了事实的调酒师小姐发出了感慨,任由自己的boss走到没人玩的街机边去通电话了。

「这里是なな的酒吧吗?」

自动门被触发地声音传入,随着客人的话音落下,调酒师小姐看见了熟悉的发色……和不熟悉的人。

(是梦大路さん的姐姐吧……还真是像呢。该说不愧是姐妹吗……)

「文ちゃん,こんばんは♪」

随后なな比起纯那,更先一步向这位梦大路打起了招呼。

「こんばんは,なな。……后辈给你们添了麻烦,真是抱歉啊。」

文叹了口气,看来她并不知道自己两位后辈的计划。

「文不来喝一杯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文的身后坐到了吧台椅上的少女轻轻拍了拍吧台,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地说道。

……但她不可能什么事都没有了。

「你是想让我因为酒驾被拘捕吗,伊千绘?你往我收拾好的衣服里放蛇玩具的账我好像还没和你算吧?」

「哎呀,那都是多久之前的事啦——而且来了酒吧不就该点个酒嘛,对吧调酒师小姐?」

「诶、不……」

突然被抛了话题到身上的纯那想起了今晚来过的未成年人,但这件事要是说出来的话大概会造成误会,还是不说为妙。于是在纯那考虑着另一种回答的时候,文又把话题扯了回去。

「什么叫做『多久以前』的事情?这事就在今天早上吧?还有你别转移话题,连你也要喝酒是闹哪样,别忘了我们是来接人的好吗?快点过来搭把手。」

「哇——文还真是没有情趣呢~」

「过·来·搭·把·手。」

「呜哇,文的表情好可怕……」

于是在这种满满威慑力……我是指可能下一秒就会一拳头揍到伊千绘头上并进行长篇说教的眼神下,这只小粉毛从吧台椅上像小孩子一样跳了下来,到文旁边去帮着文扶起了悠悠子和垒……不过……呃……

「抱歉文,楚楚可怜的伊千绘ちゃん好像没办法把垒也扶起来了!」

「……。」

「不不,我是认真的……」

「你去叫珠绪过来帮忙吧……」

文叹了口气,仿佛没有力气再对伊千绘生气了一样。

「只叫珠绪就够了吗……?」

「……珠绪的力气可能比我还大得多,至少比你大,所以只叫珠绪过来就够了。你也知道未成年不该进酒吧的对吧,伊千绘?」

「嘛——不过就交给可靠的伊千绘ちゃん吧~☆」

(其实完全可以让我和なな搭把手来着……)

看着一蹦一跳走出自动门的伊千绘,纯那在心里这么想到。

等到伊千绘再次进门的时候,已经带上了另一名少女了。

「垒ちゃん和悠悠子ちゃん受到你们关照了。」

少女笑着对纯那与酒吧的boss说道,然后看向了倒在吧台上没人扶起来的秋风小姐,

「以我的身高可能要扶起垒ちゃん会有些不方便呢……」

又在这样自言自语了之后……直接把垒公主抱了起来。

……而且看起来很有余。

话说这样的情景,要是发生在垒醒着的时候,是不是要出人命了。

好吧,至少垒现在完全没有要醒来的意思,让我们“庆幸”一下吧——音无伊千绘在心里这么想道,并在扶着悠悠子的文和抱着垒的珠绪身后仿佛手中在摇着小旗子一样一边说着「加油加油——」

「你别光站着加油过来给我帮忙!」

然后被文训了。

在那之后一直到打烊的时间,也没有客人来了……毕竟是这种地域,纯那又能指望一天有几个客人来呢?现在只要收拾一下吧台,洗一洗酒杯和摇酒壶,调酒师就能下班了。

「说起来纯那ちゃん,」

但酒吧boss好像没这么轻易放走自己的员工,虽然纯那知道她的boss不会提出加班什么的——而且这个酒吧根本付不起什么加班费,

「怎么了,なな?」

所以纯那只是当做日常闲聊一样回复道。

「我听说点Bad Touch的话,会让调酒师笑起来……」

(啊啊……原来如此)

「你也是调酒师吧,なな?何况……我的笑点还没那么低。而且……」

纯那将洗好的酒杯放回了柜子里,擦了擦手,

「なな的话,就算不点Bad Touch,我也会笑起来的。」

「——这点我也是一样的哦♪」

「なな的话,对谁都会露出笑容的吧……」

纯那苦笑道。

「但是对纯那ちゃん是特别的啦♪说起来,今天要我送你回去吗,纯那ちゃん?」

「我们住的不是同一栋公寓吗……嘛……

「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拜托My Dearest Boss为我护送了——」



Day1~3的日后谈:After That Day(1~3) 

次回:Day4(上) 

風泉ゆう(小幽)

いちふみ—受傷

難得地一天定稿,少女心爆發,靈感就源源不絕,雖然最後有點ooc就是了,請斟酌食用,以下放文——


夢大路文,在凜明館中的形象是個態度認真,稍稍不苟言笑,像白馬王子般的帥氣少女。嗯?你問帥氣是哪來的?這就要回到兩天前——


春雨或許阻礙了愛曬太陽之人的生活情趣,卻不影響學生上體育課的樂趣。


一擊扣殺,穩穩命中場上球場的邊線,這是文這場排球課的第十分,用手背輕輕拭去額頭上的汗水,神清氣爽的感覺讓她往下一分邁進。


至於同班的珠緒跟伊千繪則是在一旁練習對打,雖然都是演劇同好會,但對她們來說,運動跟打戲練習似乎是不同事物,動作並非文那麼靈活,明顯笨拙許多。


“文真的好厲害!”...

難得地一天定稿,少女心爆發,靈感就源源不絕,雖然最後有點ooc就是了,請斟酌食用,以下放文——


夢大路文,在凜明館中的形象是個態度認真,稍稍不苟言笑,像白馬王子般的帥氣少女。嗯?你問帥氣是哪來的?這就要回到兩天前——


春雨或許阻礙了愛曬太陽之人的生活情趣,卻不影響學生上體育課的樂趣。


一擊扣殺,穩穩命中場上球場的邊線,這是文這場排球課的第十分,用手背輕輕拭去額頭上的汗水,神清氣爽的感覺讓她往下一分邁進。


至於同班的珠緒跟伊千繪則是在一旁練習對打,雖然都是演劇同好會,但對她們來說,運動跟打戲練習似乎是不同事物,動作並非文那麼靈活,明顯笨拙許多。


“文真的好厲害!”

“是啊,不過我們也不能輸給她呢!”

“又在較量了,被文知道的話,小心又會被彈額頭哦,伊千繪。”

“不會的啦!讓珠緒也見識看看伊千繪ちゃん的超強發球吧!看我的……哇啊啊啊!”

“呀啊啊!”


珠緒貫耳的驚呼聲響徹整個體育館,聽到聲音的文停下動作,轉頭望去,映入眼簾的只有露出害怕表情的珠緒,與緊抓著腳、蜷縮在地上的伊千繪。


“………伊千繪!!!”

來不及跟上思考,身體已經做出反應,向兩人奔去。

“伊千繪!喂!沒事吧?”

“文……”

“讓我看看……這……!”


原本白皙的腳踝明顯腫大,紫紅色的腫包讓文忍不住心疼,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然而,伊千繪還是努力忍住疼痛,強顏歡笑著。


“啊哈哈……不小心跌倒了……嘶……”

“笨蛋!別動!珠緒,先去向老師說明情況,我帶她去保健室。”

“嗯,拜託妳了。”


下一秒,體育館充斥著女同學們的尖叫聲,不用說也知道,文直接將伊千繪以公主抱的方式抱了起來。


被文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嚇到,伊千繪的表情變得呆滯,不過雙頰卻十分快速地染上血液的緋紅。


“文……”

“不准亂動。”

“……嗯。”


輕輕靠在文的身上,淡淡的玫瑰香味飄入鼻腔,讓伊千繪感受到莫名的安心,即使體育館距離保健室不遠,伊千繪仍然忍不住睡著了,這對文來說倒也輕鬆,不然一旦伊千繪掙扎起來,那可麻煩。


“失禮了。”

“夢大路ちゃん?那不是音無ちゃん嗎?受傷了?”

“是,她腳踝扭傷了,需要冰塊跟繃帶。”

“自己拿吧!我有臨時會議要開,下課才會回來,這裡先交給妳們了唷!”


才剛說完就離開,不像學校裡的那些 ‘資深’ 老師,年輕與開放的個性深受同學們喜愛,這就是凜明館的保健室老師。雖然文起初對於對方這種姓氏後面加個ちゃん的稱呼感到無所適從,不過久而久之也習慣了。


將伊千繪放下後,拿出櫥櫃裡的消炎藥膏及繃帶,熟稔地處理著越發紫綠的腫包,並從角落的冰箱中拿出冰敷袋,放在腳踝上,敷之前還不忘將伊千繪的腳放在棉被上抬高,細心程度讓人難以置信。


“……嗯?”

“妳醒了?”

“文……嘶……”

“不是說了別亂動嗎?真是的,妳這個笨蛋!”

“別這麼兇地對傷患嘛!”

“誰理妳!”


雖然表面上說得這麼無情,但伊千繪還是知道文其實很擔心自己,右手傳來文的體溫,以及些許顫抖。


“……抱歉。”

“唉……幸好只是扭傷,不然小心妳這輩子不能再站上舞台!”

“嗯,謝謝妳,文!”

“幹嘛突然這樣,搞得我好不自在!”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傷在身,削去了伊千繪的體力,只見她帶著一抹微笑再次沉沉睡去。


規律的呼吸聲讓文鬆了口氣,仔細看才發現,伊千繪的眼下有著黑眼圈,不知道她用的是BB霜還是CC霜,又或者只是普通的遮瑕膏,遠看不容易看出來,但近看就另當別論了。


文拿出手機並打開少用的影片網頁,才發現伊千繪的觀看時間幾乎都落在晚上甚至深夜,她突然慶幸之前借伊千繪手機登錄帳號,不然也不知道原來她的作息有多不正常。


‘噹——噹——’


下課鐘響,保健室老師按時回來了,後面接著的是珠緒,她提著兩人的書包過來,跟文稍微說點話後,才回教室上課。


珠緒離開後不久,伊千繪似乎睡飽了,緩緩睜開眼睛,被眼中氤氳的水氣影響,使得她看不清楚文,只能下意識小聲呼喚。


“文……”

“下午的課,珠緒替我們請假了,幫我拿書包,我們回家。”

“嗯……好……不過,文在生氣嗎?”

“……”

“抱歉,是因為我受傷的關係吧?不過明天一定就沒問題了,所以……”

“所以傷好之後又要繼續亂來嗎?”

“文……”


伊千繪的右手被握得生疼,簾子都被拉上,在只有日光燈照的環境中,伊千繪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從語氣裡就聽得出來,現在或許正在咬著下唇,這是文生氣的習慣。


“我看了妳的影片觀看紀錄,到半夜兩點還在看,妳是想怎樣?”

“……”

“難怪妳最近會心不在焉的,今天還受傷,伊千繪妳這個大笨蛋!”

“……對不起。”


本以為接下來會是冷戰的沉重氣氛,殊不知,文只是把兩人的書包交給伊千繪拿著,然後再一次用公主抱將對方抱起來,向保健室老師說了句 ‘打擾了。’ 就離開。


“那個,文,不是要回家嗎?”

“是回家沒錯,回我家。”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吵死了!別那麼反應過激行不行!反正妳不是常常不請自來!”

“是沒錯,不過我現在受傷喔!一定會很麻煩文的喔!”

“習慣了,而且正合我意。在我家住的這段期間,我要把妳調回正常作息,以後再這樣,我饒不了妳!”

“文……”


就是是這麼簡單的理由,讓伊千繪覺得心裡有一股暖意流淌過,靜靜地靠在文身上,並在抵達公寓時,替她開關家門。


接下來的日子,伊千繪跟文一起上下學,不是用公主抱的就是用揹的,就算伊千繪掙扎也沒用,這樣的舉動惹來所有女同學羨慕的眼光,這幾天,凜明館充斥著女孩子們的尖叫聲,還有人說選對象要選文這種的。


而這段時間,恐怕是文有史以來收過最多情書與告白的時候,無論鞋櫃還是抽屜都塞滿了粉紅色的信封,同時她也為明年的情人節感到頭疼。


“情書啊真不愧是文前輩”

“妳們一副看戲的表情是我的錯覺嗎?”

“所以文怎麼拒絕?”

“雖然這樣說有點過頭,還把伊千繪拖下水了,不過我難得覺得這種說法會讓人徹底死心。”

“誒?所以妳到底怎麼說?”

“抱歉,不過伊千繪是我未婚妻。”

“誒?”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夢大路文,似乎從她的未婚妻身上學會如何臉不紅、氣不喘地開玩笑,不過那到底是不是玩笑話,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了。

翔空

【少歌同人】凜明館的報導

全員all悠悠子究極ooc注意


凜明館是有新聞社的,她們為了尋找可以使用的素材,成天在學校裡奔波。

最近的大事件是關於戲劇同好會的演出。

原本身為凜明館核心的凜明館戲劇科,因為種種原因而廢科了。

但是留到最後的五名學生不甘讓傳統斷在這裡,所以成立了戲劇同好會,繼續進行表演來延續她們的精神。

最近的劇本是名為「風魔之里」的故事,內容有做出一點改動,但卻是優秀的劇本。

這個演出總共演了三天,每天一場,第一天乏人問津,但在一些觀眾看過表演後,她們也去介紹給自己的朋友。

於是第二天的演出,觀眾多了起來。

在觀眾增加的狀況下,演員更加賣力了,其中最厲害的莫過於風魔與鬼影的對決,在展現...

全員all悠悠子究極ooc注意


凜明館是有新聞社的,她們為了尋找可以使用的素材,成天在學校裡奔波。

最近的大事件是關於戲劇同好會的演出。

原本身為凜明館核心的凜明館戲劇科,因為種種原因而廢科了。

但是留到最後的五名學生不甘讓傳統斷在這裡,所以成立了戲劇同好會,繼續進行表演來延續她們的精神。

最近的劇本是名為「風魔之里」的故事,內容有做出一點改動,但卻是優秀的劇本。

這個演出總共演了三天,每天一場,第一天乏人問津,但在一些觀眾看過表演後,她們也去介紹給自己的朋友。

於是第二天的演出,觀眾多了起來。

在觀眾增加的狀況下,演員更加賣力了,其中最厲害的莫過於風魔與鬼影的對決,在展現出最大的敵人鬼影的威嚴的同時,身為主角的風魔也不甘示弱的演繹出很好的對手戲。

於是第三天,觀眾擠滿了整個講堂,滿到無法正常進出的狀況,老師們只好讓演出在操場舉行。

身處寬廣的空間,能做出的動作也越大,為了讓觀眾盡興,鬼影與風魔甚至還出現了即興動作,這個舉動贏得了所有人的喝采。

在演出活動正式結束的隔一天,新聞社就馬上出動去尋找戲劇同好會的五名成員採訪了。

她知道,這次的採訪,絕對很精彩!

第一位接受採訪的是前戲劇科的座長,巴珠緒。

珠緒在所有學生內都挺有名氣,對任何人都溫柔的態度以及優秀的辦事能力贏得了很多人的崇拜。

社員很快就在花園找到她,並進行了採訪。

以下是採訪的部分內容。

:請問巴同學,支持你演戲的是甚麼呢?

「這個嗎,我想是我們五個人下定決心一定要復甦戲劇科的決心……以及最重要的學妹吧。」

:學妹嗎?

「是的,那孩子是田中悠悠子,是個很可愛的孩子。雖然十分喜歡睡覺,但對於演戲的熱忱不會輸給任何人。而且她躺在我的腿上時,那個睡臉讓人很想戳一下。有一次真的忍不住了,戳了那一下,結果被正在睡覺的她認為是食物含進嘴巴裡了。害的我在把手指抽出來之後,思考要不要舔下去十幾分鐘呢。」

是不是哪裡怪怪的。

新聞社的部長看著草稿這麼想。

她也認識珠緒,她也跟珠緒說過話,她應該不是這種像是變態一樣的人啊,怎麼手上的草稿寫了大約一千字關於學妹的各種可愛點?

一邊想著回頭要好好罵一下採訪的社員,一邊打開了下篇採訪文。

這次採訪的目標是夢大路文,從名校齊格飛轉學過來的她擁有驚人的演技,完全不輸珠緒,甚至還可能壓她一頭。

這樣的人,身上還有很多謎團,為什麼會轉學過來是她一直閉口不談的一件事。

這次採訪當然沒想過讓她把這件事說出來,但只要能採訪,遲早有一天能成功的。

以下是採訪的部分內容。

:請問夢大路同學,你為什麼會繼續演戲呢?

「這個嗎,原本我的確是不想演戲了,轉學時才會選擇普通科。但是與珠緒她們練習好幾天之後,我逐漸看到她們認真的決心,以及那個可愛的學妹在演技進步之後驚喜的樣子,讓我決定繼續上台了。」

:……可愛的學妹?

「是啊,她叫田中悠悠子,雖然不太喜歡太操勞的訓練,但她自己對自己的訓練反而更重,我覺得她純粹只是不喜歡將訓練的過程展現出來而已吧,是個十分謙虛的人,我很喜歡。上一次看見她在練習室裡面,用十分暴力的練習方法把自己的小毛病調整過來,汗都流了滿地了……要是能加進柚子醋,一定會更美味吧……」

奇怪的報導增加了。

新聞社部長來回翻動草稿,確定不是自己看錯之後,再把內容看了一遍。

文的採訪內容只有十分之一提到了演技,十分之三提到了田中悠悠子,十分之五提到了柚子醋。

什麼奇怪的東西,田中悠悠子來頭很大嗎,她怎麼不知道這個人。

部長把這篇採訪先放到一邊去了,然後拿了下一張出來。

這一次採訪的對象是音無伊千惠,大多數的人不清楚,但她其實是個前偶像,但因為營運方面實在太爛而團體解散了。

有時候伊千惠以前擔當偶像的畫面還會出現在社交軟體的版面上,因為其可愛的外貌以及燦爛的笑容,通常都會得到正面的評價。

聽說她個人的帳號目前正在漲追蹤數,實屬驚人,本人也常常會把練習的影片放上去給大家觀看。

這樣的對象,採訪內容應該也會很精彩吧。

以下是採訪的部分內容。

:伊千惠小姐,是什麼讓你決定來凜明館就讀呢?

「很多人都說我不適合凜明館,我其實也知道,我最適合的其實是像邊境線那樣的學校。但我啊,很喜歡這裡有個叫凜命記的劇本,我看過演出,那個故事深深打動了我的心,所以我才會來這裡!悠悠子也特地寫了篇新的凜命記呢!」

:田中悠悠子同學嗎?

「沒錯!悠悠子超厲害的喔!本身很會講落語,對於編寫劇本也知道的很多,新的凜命記詮釋的超級好!好到我都把悠悠子抱住在蹭了!啊,說到這個,悠悠子的臉其實很軟喔,臉頰貼臉頰在蹭的時候有種會陷進去的感覺。還有還有,悠悠子身高也沒有比我高多少,抱起來很舒服,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還挺溫暖!冬天的時候真想時時刻刻抱住她啊,但壘跟文會生氣所以不行,真可惜!」

為什麼又變成悠悠子的炫耀文了。

新聞社部長眉頭緊皺,後面一長串全部都在講悠悠子,已經沒什麼必要看了。

她到底是什麼人?抱持著這個疑惑,她打開下一篇採訪。

接下來是在全校都擁有超高人氣,以鬼影的角色聞名全校的劍道社主將秋風壘。

在身為劍道社成員的同時也不落下戲劇同好會的活動,雖說她看起來很累,但臉上的表情卻很幸福。

在本身就有學過劍道的狀況下,打戲方面連珠緒跟文都自嘆不如,是個很有潛力的一年級學妹,而且因為飾演鬼影的很好,本身也長得好看,已經在暗地裡出現了粉絲團。

以下是採訪的部分內容。

:秋風壘小姐,你對於這齣戲的感想是甚麼呢?

「原本的劇本風魔之里是不可能出現鬼影的,但是在聽到可以和悠子演對手戲,我就接受了。從一開始我就與悠子很要好,這一次能跟她一起表演,實屬難得,但我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啦。悠子的動作配合了我很多,應該是私底下有去模擬練習怎麼跟著我,其實還是有點害羞。」

:你跟對方很要好呢。

「是的,她是我在高中的第一個摯友,雖然現在也不是摯友的身份就是了,欸嘿嘿……總之,我有很多事情其實都得感想悠子,這齣戲最重要的不是我,而是悠子,悠子才是最重要的,每個人都應該好好看看悠子。從眉毛因為戲劇激烈的劇情改變的角度到練習了超過上百次而修正好的動作卻會在不經意的狀況下做出來,我真的希望每個人都能好好看看……」

你明明是個社控為什麼採訪內容卻這麼多。

新聞社部長一邊想著上次看到壘被她瘋狂避著的狀況,一邊看著手上的草稿。

草稿跟她實際看到的人區別也太大,而且為什麼又是田中悠悠子,兩人的關係好像不平凡。

這麼想的她,對於悠悠子這個人也感興趣了起來,她拿出對方的採訪報導--

:請問悠悠子同學……

「我想轉學。」

:欸?

「每天醒來就是珠緒學姐或是壘。上學路上有伊千惠學姐跟文學姐,四個人老是死死纏著我,放學後還全部跟到我的房間裡,沒四個人都做一次就不肯出來,考慮一下我的身體啊,就算我是躺著的那方也不代表我不會累啊,真是的……」

「果然還是給點休息時間比較好。」

文開口說話之後,壘、伊千惠跟珠緒紛紛點頭同意。

新聞社部長這時才發現她的身後站了四個人。

「啊,社長。」

珠緒遞過來一個茶杯,裡面裝著的是紅茶,但看外表是很美味的樣子。

但是,部長她不會敢喝的。

「--你什麼都不知道,懂了嗎。」

新聞社原本預定要做的報導並沒有出現。

不過悠悠子獲得了更多的時間休息,算是好結局吧。

刘美帆本土应援团

貂蝉音无 看板小屋

翻译:爱德华     校对:摸鱼怪

看板

“能够成为吕布大人的妾室,是无上的光荣呢~”

“对我而言,我也只能这样担忧父亲大人的未来……只能抬头望月,唉声叹气...”

这身衣服是凛明馆本来就有的。或许珠绪或垒的奶奶也也演过《三国志演义》呢~

本来还觉得《三国志演义》什么的还挺复杂的,试着读了一下还挺有趣的都停不下来了~!都怪这个导致我睡眠不足~

文的角色呢是——,什么来着,好像是澡堂(风吕)一样的名字……啊,对对,吕布!开玩笑的,我知道的哟——

我想貂蝉也一定能成为恶作剧的名人呢。如果她出生在这个时代的话,或许会成为我的...

貂蝉音无 看板小屋 


翻译:爱德华     校对:摸鱼怪


看板

“能够成为吕布大人的妾室,是无上的光荣呢~”

“对我而言,我也只能这样担忧父亲大人的未来……只能抬头望月,唉声叹气...”

这身衣服是凛明馆本来就有的。或许珠绪或垒的奶奶也也演过《三国志演义》呢~

本来还觉得《三国志演义》什么的还挺复杂的,试着读了一下还挺有趣的都停不下来了~!都怪这个导致我睡眠不足~

文的角色呢是——,什么来着,好像是澡堂(风吕)一样的名字……啊,对对,吕布!开玩笑的,我知道的哟——

我想貂蝉也一定能成为恶作剧的名人呢。如果她出生在这个时代的话,或许会成为我的对手……!?

“如果是父亲大人的命令,无论赴汤蹈火,定会完成……!”

据说貂蝉在故事中最初登场时只有16岁!如果在现代的话或许还能成为女子校园偶像呢~

将复数的兵法组合,战斗发生之前就在敌人内部引起纷争削减战力...连环计真是恐怖啊!

“请一定让我在远近闻名的董卓大人的身边侍奉...”

小屋

貂蝉妩媚的动作也锻炼了我平常不使用的肌肉了呢。

貂蝉或许和垒所模仿的珠绪有点相似...?

叮——,想到了貂蝉风格的恶作剧,好极了

想着对幽幽子恶作剧来着结果被看出来了。唔—,智将!

哟,音无伊千惠!凛明馆最美的舞台少女!开玩笑的~

“在这样豪华的高大殿堂中...父亲大人,是有什么秘密的话想说吗?”

凛明馆的《三国志演义》,看点是伊千惠的舞蹈部分~

風泉ゆう(小幽)

ゆゆしお—不知名的感情

Yeah我又回來了!老實說上次寫的兩篇塁珠緒實在退步太多了,有點不甘心,幸好@小倉糬萊姆 給了我靈感,這篇幽栞因此誕生了!希望大家看得開心,以下放文——


“寿限無寿限無五劫の擦り切れ......”


巴食堂,由珠緒的雙親所經營的和食餐廳,除了以平價而美味的餐點聞名凜明館外,自從夢大路文開始在此打工後,也紛紛吸引了不少席格菲爾特的學生光臨。


舞台同客席舖著榻榻米,在上頭演出落語——寿限無的少女,是演劇同好會的田中幽幽子,作為修行,少女每個月至少在巴食堂表演一次,由於老顧客不少,加上幽幽子天生的才華,...

Yeah我又回來了!老實說上次寫的兩篇塁珠緒實在退步太多了,有點不甘心,幸好@小倉糬萊姆 給了我靈感,這篇幽栞因此誕生了!希望大家看得開心,以下放文——

      

“寿限無寿限無五劫の擦り切れ......”


巴食堂,由珠緒的雙親所經營的和食餐廳,除了以平價而美味的餐點聞名凜明館外,自從夢大路文開始在此打工後,也紛紛吸引了不少席格菲爾特的學生光臨。


舞台同客席舖著榻榻米,在上頭演出落語——寿限無的少女,是演劇同好會的田中幽幽子,作為修行,少女每個月至少在巴食堂表演一次,由於老顧客不少,加上幽幽子天生的才華,幾乎每次演出都是高朋滿座。


今天的她也是狀況絕佳,即使一人分飾五角也不成問題。


“哎唷阿姨!名字太長,你們家阿金的包都消下去了啦!”

「哈哈哈!」


深深一鞠躬,滿席笑聲與轟雷掌聲交疊,下台後,在廚房旁的休息室中褪去身上的和服,換上凜明館制服和她那標註性的紅色連帽外套。


‘扣、扣!’

“請進!”

“幽幽子ちゃん辛苦了!”

“是珠緒前輩啊~不會的,我才要道謝,謝謝前輩答應我任性的要求,能讓我在這裡表演!”

“那麼,作為酬勞,晚點我做番茄蛋包飯給妳吃,現在先到外面休息一下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語畢,幽幽子便走到外頭客席,靠窗的位置上,淡金色的身影正看著她走來。


“辛苦了幽幽子さん!”


充滿雛稚感的嗓音,為少女送上慰勞的問候,輕輕掃去少女的疲憊。


“讓妳見醜了,栞さん!”

“才沒那回事!幽幽子さん的落語很有趣,而且在舞台上的幽幽子さん跟平常完全不同,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謝謝妳,我想這就是落語的魔力吧!”


夢大路栞聽幽幽子說姐姐在食堂打工,並從學校同學的口中得知幽幽子每個月定期在這裡表演,耐不住好奇心的她自從看了第一齣後,接下來幾乎月月報到。


“栞。”

“姐姐!”

“想好要點什麼了嗎?小玉紅豆湯?”

“嗯!”

“妳啊,別太常吃甜食哦!”

“姐姐才沒資格說我!姐姐才是,不要餐餐都加柚子醋,要好好注意飲食搭配!”

“......唉,說不過妳,晚點拿過來,在那之前先跟幽幽子聊天吧!”

“請別把我說得好像布娃娃一樣。”

“是是!”


拿著點餐單經過櫃台,珠緒的母親正在與顧客們閒話家常,來到廚房,珠緒的父親完成一道道美食,珠緒則負責盛裝點單不多的甜品,將單字交給珠緒後,看向一旁不斷扛貨進出的塁,最後端起托盤將餐點送到客人面前,今天的同好會成員十分忙碌。


嗯?你說伊千繪?她才剛換好衣服從休息室中走出來呢!


“文!交班囉!”

“才不要,每次店忙時交班,妳都會搞得亂七八糟的,最後還不是要讓我來處理!”

“誒誒誒!?可是我好無聊啊!”

“嗯......珠緒,舞台可以用嗎?”

“嗯!今天本來就是表演日,任何人都可以上台哦!”

“妳聽到了。”

“萬歲!”


像是習慣了般,文看著伊千繪穿著店裡的服裝一跳一跳地跑上舞台,當輕快的音樂響起,前偶像伊千繪開始了她的招牌問候。


“各位!今天的巴食堂,大家也要一起嗨起來哦!”

「哦哦哦!」

“伊千繪ちゃん!”

“等好久了!”


畢竟伊千繪是最早開始在巴食堂演出,因此有不少人是為了一窺少女的演出而一試成主顧,為店裡增加了不少營收。


“~♪ようこそお集まりくださいました!

ポジションゼロに誰が届くかな?♪~”

“這首歌之前好像都沒聽過呢?”

“搞不好是從長頸鹿那裡要回來的,真要說的話,就是閒人之間的交易。”

“呵呵!別這樣說,伊千繪也是用她的力量在努力啊!來,幽幽子ちゃん那桌的餐點好囉!”

“妳倒是別努力過頭了,珠緒!”

“彼此彼此!”


將蛋包飯和紅豆湯送去給幽幽子她們,再次來到廚房的文看著癱倒在地上的塁,嘆了口氣後,扛起對方去休息室小歇一會兒。


“♪——謝謝大家!”

“伊千繪さん辛苦了!”

“幽幽子跟栞ちゃん!怎麼樣?今天可是小犬座的音無伊千繪ちゃん哦!”

“很有小狗狗的感覺,很可愛!”

“我彷彿看見了真晝さん被伊千繪さん的節奏帶跑的樣子。”

“喂!好歹在女朋友面前給我點面子啊!”

“!?”

“女朋友?”

“啊、啊咧?我說錯話了嗎?”


沒錯,其實幽幽子並未向栞告白,事實上,觀察力一向驚人、總是知道他人想法的她,完全不曉得自己是抱著什麼情感在面對栞。


“總、總之......那個,我先進去了!”

“跑掉了。那個,幽幽子さん,伊千繪さん說的是......?”

“......我想,只是開玩笑的吧?”

“是這樣嗎?”

“我們趕快吃吧,冷掉就不好了,我開動了!”

“好......我開動了。”


珠緒看到伊千繪回來後,尷尬的氣氛伴著兩人,不免有些擔心,此時,塁默默牽上珠緒的手。


“沒問題的珠緒前輩,幽子的話一定沒問題,她只是需要時間而已。”

“塁ちゃん......說得也是,身為室友的妳都這樣說,我們也只能靜靜守望她們。”

“是!”

“話說回來,塁ちゃん什麼時候醒過來的?”

“伊千繪前輩剛好表演結束的時候。”

“過來吧!我來幫妳貼貼布,今天辛苦妳了!”

“珠緒前輩幫我貼貼貼貼貼貼布!我、我來了!”


櫃台的塁珠緒夫妻相聲,幽幽子看得一清二楚,或許誠如塁所說的,自己需要時間,前提是她要先搞懂心裡的這份感情究竟是什麼。


“人的感情真複雜......”

“嗯,的確很複雜。”

“栞さん?”

“在我還小的時候,我的身體狀況很差,不是發燒就是重感冒,嚴重的話甚至還要開刀治療,家人都很忙,所以姐姐常常要請假來醫院照顧我。”

“......”

“有一次我問姐姐:姐姐,不會討厭我嗎?姐姐卻說我很傻,說世界上沒有討厭妹妹的姐姐,之後她甚至帶我去看席格菲爾特高貴之君的演出,就是在那裡,我們許下了約定,總有一天,我們要一起站上舞台。”

“栞さん......”


‘我從來,不知道這件事,文前輩沒有說過,也沒有打聽過,原來栞さん有這麼一段過去嗎?’


看著眼前的女孩露出淡笑,說著自己的過去,自嘲般的語氣,那是多麼令人憐愛。


“所以,姐姐離開席格菲爾特時,錯愕跟難受的情緒襲來,是高貴之君的前輩們伸出手,讓我能以 ‘翡翠之君 • 夢大路栞’ 的身份站在舞台上,雖然背負著姐姐的責任,但我好像覺得離姐姐更近一步了,而且姐姐已經答應我了,不會再把心事都悶在心裡,會好好告訴我!”

“......這樣嗎?那真是太好了。”

“那......幽幽子さん呢?”

“誒?”

“我想知道幽幽子さん是怎麼看待我的。”


翠色的雙瞳含著水氣卻有著堅而柔的眼神,即使栞只是個國中生,能成為高貴之君就代表她有一定的實力,或許這樣天生的惹人憐愛也是原因之一,毫無招架之力的幽幽子只能低著頭說道。


“......我不知道,栞さん是個認真的孩子,但只要面對妳,我就腦袋一片空白。”

“那如果我說,我喜歡幽幽子さん呢?”

“......誒?”


突如其來的告白讓幽幽子猛然抬頭,她不曉得心中的這份悸動是什麼,但是如果去試著接觸看看,接觸眼前這位讓自己思緒紊亂的女孩,是不是就會知道答案了?


“......對不起,我現在還不明白這種感覺。”

“沒關係的,我不會勉強幽幽子さん,感情是很複雜的......”

“但是!如果可以的話,能先從朋友做起嗎?”

“幽幽子さん......嗯!當然可以!”

“以後還請多多指教了,栞さん!”


人類的感情雖然複雜,但觸發後才會有更明確的感覺,只是一昧害怕而不行動,將會損失更多的機會,對吧?

ハクノン

祝每年生日都被整蛊的いちえ生日快乐!

1-2:p站「モルゲン」

3:推特「@817pplejuice」

4:推特「@ざんげみや」

5:p站「月影」

6:推特「@Catree_cius」

祝每年生日都被整蛊的いちえ生日快乐!

1-2:p站「モルゲン」

3:推特「@817pplejuice」

4:推特「@ざんげみや」

5:p站「月影」

6:推特「@Catree_cius」

刘美帆本土应援团

3月19日是来自凛明馆的音无伊千绘的生日,小音无生日快乐!!恶作剧时小心被带恶人开大抓包()


3月19日是来自凛明馆的音无伊千绘的生日,小音无生日快乐!!恶作剧时小心被带恶人开大抓包()


翔空

【伊文】追尋夢想之人_3(完)

音無伊千惠找不到夢想。

她不知道對什麼開心,她不知道應該怎麼前進,她找不到那個目標。

就像在漆黑的小巷裡,沒有頭緒的到處亂撞。

伊千惠的優點是行動力強,即使什麼都看不到,她也會筆直的往前方衝鋒。

而這還真的就讓她碰上了一個機會。

成為偶像的伊千惠,一頭栽進偶像活動中,她耗費自己所有的心力,去喜歡上這件事,去讓這件事成為她不可或缺的夢想。

最終她成功了,但也失敗了。

偶像已經變成她的招牌,但是卻因為人氣問題要解散了。

團隊內的人數不斷降低,伊千惠努力的在做許多的補救措施,但已經沒有辦法了。

最終,她被偶像的道路給踢了出來。

她再一次的回到了,什麼都看不到的漆黑小巷裡。

行動...

音無伊千惠找不到夢想。

她不知道對什麼開心,她不知道應該怎麼前進,她找不到那個目標。

就像在漆黑的小巷裡,沒有頭緒的到處亂撞。

伊千惠的優點是行動力強,即使什麼都看不到,她也會筆直的往前方衝鋒。

而這還真的就讓她碰上了一個機會。

成為偶像的伊千惠,一頭栽進偶像活動中,她耗費自己所有的心力,去喜歡上這件事,去讓這件事成為她不可或缺的夢想。

最終她成功了,但也失敗了。

偶像已經變成她的招牌,但是卻因為人氣問題要解散了。

團隊內的人數不斷降低,伊千惠努力的在做許多的補救措施,但已經沒有辦法了。

最終,她被偶像的道路給踢了出來。

她再一次的回到了,什麼都看不到的漆黑小巷裡。

行動力強是她的優點,她馬上就再找到了下一個目標。

她原本已經做足了決定,將偶像的事情完全忘記。

但是,她前往的地方,有個人認識自己。

她做偶像,只是為了滿足自己,滿足自己追尋夢想的這個目標。

但有人在看著自己,只要知道這一點,一切都有了更重的意義。

有人記得她,有人記得身為偶像的音無伊千惠。

當夢大路文與她道別回去之後,伊千惠才放鬆自己,眼淚就這樣流了下來。

她的夢想,被別人所肯定了。

一切的努力,都不是白費的。

她要回報,她想回報,想報答這一切。

所以,她才說出口:

「抱歉,這個我實在沒辦法。」

「……我想也是,抱歉,我太強求了。」

面對文的請求,伊千惠拒絕了她。

原因很簡單。

所謂的夢想,從來就不是靠他人決定的。

自己沒有理解到其意義的話,就不算是自己的夢想了。

「但是。」

伊千惠笑著拉住她的手,

「我倒是可以用另一種方式幫助你。」

「……欸?」

晚上的巴和食,很難得的在平日休息。

但是,燈光未關,裡面還能傳出各種熱鬧的聲音。

裡面擠滿了人,有些在抖腳,有些跟著節奏拍手,有些把螢光棒拿出來在揮。

伊千惠在相對空曠的地方,盡可能的用力跳舞、唱歌。

巴珠緒跟著節奏拍手,秋風壘與田中悠悠子也在熱烈的歡呼著。

也就只有一個人沒什麼作為,她就只是看著。

文專注的看著伊千惠,專注的看著她的舞台,專注的聽著她的歌聲。

唱完了一首還有一首,然後還有再下一首,今天的巴和食是退役偶像音無伊千惠的畢業演唱會現場。

伊千惠唱的歌不只自己的,還有一些知名歌手偶像的歌曲,共通點是這些歌曲都是正向、陽光、充滿活力。

而這,就是伊千惠想對文傳達的事情。

文她在找尋著夢想。

她在黑暗的小巷裡,小心翼翼的踏出每一步,找尋著自己的目標。

但是,沒有任何結果。

當她想要伊千惠為她指引目標時,被她拒絕了。

她拒絕牽著自己的手,為自己帶路。

相反的,她卻照亮了這一條道路,將這條路上的每一項東西都照亮。

名為夢想的小巷,哪有什麼陷阱,哪有什麼錯誤的路。

伊千惠在每一條叉路都插滿了牌子,上面寫著「夢想」。

「找到夢想是不可能的,你必須要主動讓某項事物變成夢想。」

伊千惠對文笑著:

「當你選擇了之後,一定會有許多人對你這個夢想說三道四。但是不要理會他們!堅持自己所做的選擇!這才叫做夢想!你必須要親手去做!」

伊千惠,在歌聲中,向文傳達了這件事。

她是走在自己前面的人。

明明那麼嬌小,明明已經跌倒過了,卻會笑著對自己說加油。

她不會去指導文應該怎麼做,她只是讓文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

這才是夢想家,這才是追尋夢想之人。

「謝謝各位!我是音無伊千惠!我們有緣舞台上再見!」

隨著熱烈的歡呼與掌聲,表演至此全部結束。

伊千惠擦了擦汗,走到了文面前。

「理解了嗎?」她微微笑著。

「……嗯,謝謝你。」文也笑著。

她理解了對方想要傳達的事物。

而她,會依照她的建議,不斷的去追尋。

「很好!」伊千惠大力的握住文的手,然後高高舉起,

「那麼我們,要好好加油喔!」

站在此處的,是一家平平無奇的和食店的兩名員工。

同時也是,追尋著夢想的兩人。

翔空

【伊文】追尋夢想之人_2

音無伊千惠開始與夢大路文在同一家店工作已經過了一個月。

收銀機會操作了,會接待客人了,甚至習得了兩隻手端三個托盤的秘技,實屬進步驚人。

不過也要多虧文教的好,這一段時間內的打工不是白費時間,文把自己在這段期間內學到的東西都教給了對方。

多了一位同事,店內即使是客流量多的狀況也足以應付的來,至少不用像以前連巴珠緒都得離開櫃台幫忙了。

珠緒樂的輕鬆,文也對能稍微喘息的工作時間感到滿意,而伊千惠現在還處於富有新人熱忱的階段,忙的開心。

而在這段期間內。

文完全沒有主動找伊千惠談工作以外的事情。

伊千惠想主動找對方的時候,文總是會用一些其他的理由抽身。

珠緒從常客的田中悠悠子那邊知道了...

音無伊千惠開始與夢大路文在同一家店工作已經過了一個月。

收銀機會操作了,會接待客人了,甚至習得了兩隻手端三個托盤的秘技,實屬進步驚人。

不過也要多虧文教的好,這一段時間內的打工不是白費時間,文把自己在這段期間內學到的東西都教給了對方。

多了一位同事,店內即使是客流量多的狀況也足以應付的來,至少不用像以前連巴珠緒都得離開櫃台幫忙了。

珠緒樂的輕鬆,文也對能稍微喘息的工作時間感到滿意,而伊千惠現在還處於富有新人熱忱的階段,忙的開心。

而在這段期間內。

文完全沒有主動找伊千惠談工作以外的事情。

伊千惠想主動找對方的時候,文總是會用一些其他的理由抽身。

珠緒從常客的田中悠悠子那邊知道了伊千惠的事情,也知道了文當初為什麼那麼驚訝的原因。

所以,即使兩人幾乎沒有拉近關係,珠緒也認為不能主動去幫忙,因而一直裝作沒看到。

文刻意躲開伊千惠的理由也很簡單--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對方。

自己在意的偶像在宣告解散之後跑來跟自己一同工作,怎麼想都像是幻想才會出現的事情。

文不知道怎麼主動與對方攀談,雖然對方偶爾會主動來找自己,但文害怕自己對她只是一知半解的事實被對方發現,也不敢跟她說話。

「珠緒,我是被文討厭了嗎?」

有時候伊千惠也會沮喪的這麼問,得到的通常是珠緒安慰的摸頭,

「文應該不會討厭你的喔,再給她一點時間吧。」

這一點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某一天的下午,悠悠子在跟珠緒閒話家常時,突然抬起了頭,往門口一看,低聲道出:

「來了嗎。」

伊千惠滿頭問號,而文則是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算了算,很久沒來了對吧。」

然後,大門被推開。

穿戴著整套劍道服的人進入了店內。

伊千惠明顯被嚇到了,但是文也被嚇了一跳。

直到悠悠子開口說了一句:

「壘,面具沒拿掉。」

來人緩慢的「啊」了一聲,這才七手八腳的把頭上的面具拿掉。

她甩了甩頭髮,被硬塞進去的馬尾掙脫束縛。

接著,她把自己背來的背包打開,拿出一座金色的獎盃,放在櫃台,放在珠緒的面前,然後說:

「珠緒小姐!不才秋風壘取得世界冠軍回來了!」

「居然真的拿到了……」文有些訝異的說,而珠緒也接過獎盃,看了幾眼之後,把視線轉回壘的身上,

「真是厲害呢,壘,你真的做到了!」

「是的!只要想著珠緒小姐,我什麼都能做到!」

秋風壘大聲的高喊,引來整間店的注意。

「文,她是誰……?」伊千惠小聲的詢問文,文在愣神幾秒之後,決定還是不逃跑了,然後回答她:

「秋風壘是跟悠悠子同班的人,也是這間店的常客,雖然是一年級,卻是我們那所學校的劍道社主將。然後……」

文停頓了幾秒,還是將接下來的話說出口:

「前陣子發生了一點事,結果壘跟珠緒約定好,只要她能拿到世界大賽的冠軍,珠緒就會答應她一個請求。」

「……欸,難道她是那種人?」伊千惠比著手勢。

「對,她是那種人。」文也比著同樣的手勢。

接著,兩人把注意力放回眼前。

滿臉通紅的壘,在深呼吸好幾次之後,對著珠緒開口:

「我、我依照約定把獎盃帶來了,所以珠緒小姐,請、請、請、請……」

店內氣氛來到最高點。

珠緒笑著等對方把話說完。

悠悠子認真的注視著自己的摯友實現夢想的那一瞬間。

文與伊千惠吞了口水。

店內的其他客人心跳不停的加快。

然後,壘用力的嘶吼:

「請珠緒小姐跟我一起去逛水族館吧!」

「你倒是給我許個更直接的願望啊!」

忍不住的悠悠子一巴掌呼在她的後腦杓,然後用力的嘆了口氣,

「會對你有所期待的我真是個傻瓜。」

「嗯,不過我可以跟你一起去逛水族館喔。」

珠緒倒是笑著答應了壘的請求,這讓壘忘記了疼痛,大力的躍起喊著萬歲。

「珠緒,借一下更衣室,我先讓這傢伙把這身看起來很熱的衣服脫掉。」

不顧興奮的壘,悠悠子抓著對方直接往後場的更衣室拖。

不過在經過文旁邊的時候,壘想起了什麼,從背包裡翻出了一個東西。

「文前輩,這個給你。」

文從壘手上接過的東西,是一本寫真集。

那篇的封面,是音無伊千惠擔當。

「之前有聽你說你在追這個偶像,在回國的途中恰好發現了這本,我就替你買回來了,不用給錢沒關係,當我給你的土產吧!」

說著,她看到了文旁邊站著的新進員工,

「這是新人嗎?我是秋風壘請多指教,也請好好照顧一下文前輩,不要讓她太勞累……欸?」

雖然壘因為過度的興奮而看不清眼前的各種事物,但在與其他人說話的時候,還是能看清楚對方的。

當她發現伊千惠睜大眼睛,笑瞇瞇的看著文的時候,壘似乎意識到了眼前的人究竟是什麼身份。

以及,為什麼文會對她散發如此巨大的殺氣。

「壘,你給我等著。」

這下子,是完全逃不掉了。

下班時間,文沒有來得及打卡逃掉,被伊千惠靠在門邊,成功的堵住了。

文嘆了一口氣,徹底束手就擒。

「文你其實是我的大粉絲嗎!」

眼見文沒有想要逃跑的意思了,伊千惠立刻貼到她面前,若不是文用手撐著對方,就幾乎等於兩人抱在一起了。

「也不能這麼說,畢竟我還沒開始追星你們就……」

文思索著該不該說出來,伊千惠似乎也明白了,她立刻擺了擺手,

「不用擔心啦,我已經接受這件事了,總不能一直放在心上吧!」

「……」文思索了片刻,她看著伊千惠的眼睛,

「你難道不放在心上嗎?那是你的夢想吧。」

「嗯……說是夢想好像也有點問題,不過也確實沒錯,我也挺喜歡唱歌跳舞的感覺。」

伊千惠一邊想一邊回答著,

「但是我也不能一直執著於這件事。既然這條路被封了,那就走另外一條路試試看。繼續走下去,總有一天能走到正確的路!」

一模一樣。

文不禁這麼想,伊千惠對於追尋夢想這件事,思考的方式幾乎與她一模一樣。

明明性格差異這麼多,為什麼會如此相似。

不,也不能說完全一致吧。

文這麼想著,假如自己的夢想被迫放棄,她可能不會這麼容易善罷甘休,肯定會做出許多的手段,嘗試搶救。

那麼,伊千惠就有兩種可能。

要嘛就是她很直接的放棄了這條路。

要嘛就是,她已經掙扎過了。

「不過雖然現在不是偶像了,我還是可以幫你簽名喔!」

伊千惠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奇異筆與簽名板,還沒等文說話,就俐落的將自己的簽名寫好了。

這就是專業的偶像吧,文看著伊千惠強硬的把簽名板塞過來,也不好說什麼,只能收下了。

「明天也不要再把我無視了喔!我們接下來要好好的當個朋友喔!」

伊千惠強調了這一點,見文遲遲沒有回應,她的臉頰鼓了起來,應該是用於強調自己是認真的。

老實說完全看不出來她在認真,倒是有點可愛的感覺,文不自主的摸了她的頭髮,答應她之後,才終於能夠下班。

租屋處的空間並不大,文把簽名板放在了顯眼的位置,經過一番思考之後,拿出了壘給的寫真開始翻看。

雖然伊千惠擔任了封面,但關於她的篇幅也不能說很多。

果然是人氣呢。文在翻動書籍的同時,也這麼想著。

從百人的團體,到僅有三人的團體,文感覺伊千惠付出了很多,卻得不到回報。

夢想是這樣的東西嗎?是這種需要拚上全部,風險卻比報酬更高的東西嗎?

文的目標仍然沒有改變。她還在找尋自己的夢想。

既然如此,不如問問這方面的前輩吧。

所以,隔天上班時,文就在伊千惠面前請求了。

「我在尋找自己的夢想,能夠給一點建議嗎?」

像這樣向人低頭,挺羞恥的。

但文並不是因為羞恥就會放棄的人。

就算只有一點點的希望,只要能看到光源,她就會向那個方向走過去。

「……抱歉。」

伊千惠苦笑著回答她,

「這個我實在沒辦法。」

光源,被熄滅了。

翔空

【伊文】追尋夢想之人_1

常常有人說,人只是還沒遇到命中注定的那個人。

總有一天會遇到的,總有一天會見到的,到那時候就會知道,自己究竟在追尋著什麼。

夢大路文一直都不當一回事。

跟自己的妹妹夢大路栞比起來,文自認差多了。

已經升上高中的她,遲遲找不到自己的目標。

夢想啊,道路啊,這些在她眼裡,是如此的遙遠。

她沒有目標,她沒有夢想,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追尋著什麼。

家裡沒有人催促她,沒有人責難她,甚至是栞都一直尊敬著自己。

但文還是受不了,她自己無法忍受自己。

所以跟家人提出要求後,自己到了外頭去租屋。

跟栞道別時,對方還是以「姐姐可以獨立生活了」的想法在崇拜她,文只能別過頭,那道目光太過刺眼,無法直...

常常有人說,人只是還沒遇到命中注定的那個人。

總有一天會遇到的,總有一天會見到的,到那時候就會知道,自己究竟在追尋著什麼。

夢大路文一直都不當一回事。

跟自己的妹妹夢大路栞比起來,文自認差多了。

已經升上高中的她,遲遲找不到自己的目標。

夢想啊,道路啊,這些在她眼裡,是如此的遙遠。

她沒有目標,她沒有夢想,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追尋著什麼。

家裡沒有人催促她,沒有人責難她,甚至是栞都一直尊敬著自己。

但文還是受不了,她自己無法忍受自己。

所以跟家人提出要求後,自己到了外頭去租屋。

跟栞道別時,對方還是以「姐姐可以獨立生活了」的想法在崇拜她,文只能別過頭,那道目光太過刺眼,無法直視。

雖然找不到自己的目標,工作還是找得到的。

在租屋處附近的和食店面試之後很快就被採用了,文對新生活的不安也暫時穩定了下來。

這家店的店長很年輕,跟文是同個歲數,是一名叫做巴珠緒的,彬彬有禮的少女。

據說是為了負擔父母的工作量,主動提出休學,沒過多久就接管了這家店,運營的也很好。

文在這裡開始打工,有時候很忙,有時候也很閒,她也在這段期間認識了很多人,遇到了許多事。

然而,最重要的事情仍然沒有進展。

文的眼前,看不到未來。

我究竟想要做什麼,我究竟想要追逐什麼,文一遍又一遍的問著自己,卻仍然找不到答案。

時間不斷的在流逝,文也升上了二年級,在打工時認識的兩個學妹也考上了跟自己一樣的學校。

然而,她仍在黑暗中摸索。

「文,最近有新菜單,要麻煩你出去發一下傳單喔。」

接過珠緒手裡的傳單,文在街上吆喝著,給路過的人發送傳單。

一條街發了一段時間之後,就換另一條,手上的傳單大概能發個三四條街左右。

然後在移動到下一條街時,文看到了許多人圍繞在一個舞台旁。

舞台上有三名少女坐在上面,由主持人在一個個的採訪。

可能是哪個偶像團體的露天演出吧,文對偶像沒興趣,不過還是往她們那邊靠近,想蹭著人潮多發送一些傳單。

「接下來這封信的問題,來自北海道的……」

舞台上似乎正在進行來賓書信的環節,文一邊發傳單,也稍微分了點心去聽聽。

「……請問伊千惠小姐,你選擇當偶像的目的是什麼?」

「這個嗎……」

坐在最左邊的女孩開始思考了起來,紫色的長髮搭配頭上做造型的呆毛十分顯眼,即使現在正在思考,也能從她的表情看的出來這人並不是什麼十分認真的類型。

在些許的思考之後,她開了口:

「只是很簡單的原因,當上偶像是我的夢想。」

夢想。對於現在的文來說,這個詞語是多麼的刺人。

她不該在這裡,她不該在這種光鮮亮麗的地方。

毫無夢想的人,不該在這裡……

「但在有這個夢想之前,我其實一直很苦惱,我要做什麼,當時的我其實找不到目標。」

文猛然回頭,看著臺上的少女。

對方的表情有些苦惱,但很快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燦爛的笑容。

「在尋找夢想的這條路上,我嘗試過很多,我也失敗過很多,是歷經千辛萬苦之後才找到了這條路。」

是啊,尋找夢想的道路如此的困難,如此的黑暗,到處都是死路。

即使認為是正確的路,也可能是周遭的人認為的錯誤的道路。

「最後我找到了這個目標,才有了在這裡的我。回到原來的問題,我當偶像沒有目的,不如說我的目的就是當偶像!僅此而已!」

文有點被震撼到。

這個人的路程與自己幾乎一樣,她也是遲遲找不到夢想的人。

她的夢想是當偶像?不,作為同道中人,文聽出來她的本意是什麼。

她的夢想,是找到夢想。

這樣的話,她算實現夢想了嗎?文不知道,她可能只是對夢想這個概念妥協了也說不定。

但是,跳脫「定個目標朝夢想前進」的這個概念,是文從來沒有想過的。

文呆站在原地,過了一段時間,舞台上的桌椅被撤掉,三名偶像隨著音樂開始起舞,然後歌唱。

明明三人唱的是同一首歌,跳的是同一種舞,但是文卻在那個特別的人身上,看到了與眾不同的光芒。

「哎呀,這不是文前輩嗎。」

熟悉的聲音從旁邊傳過來,向文打招呼的是店裡的常客,與文同一所高中的田中悠悠子。

「你在這裡做什麼呢?以周末來說現在還是打工的時間吧。」

「嘛,我是出來發傳單的。」

即使將手上的傳單展示給悠悠子看,對方也只是哼了一聲,然後看著一邊的舞台,

「看起來不太像呢。」

文只能沉默,她毫無反抗能力。

「不過文前輩居然會追偶像嗎?」

「不,我並不認識她們。」文誠實的搖著頭,但是看著臺上的那個女孩,文吐了一口氣,

「不過,我確實想多認識她。」

悠悠子微微一笑,指了舞台旁邊的一個小攤販。

上面擺滿著各種周邊。

「歡迎光……啊,文,辛苦你了,歡迎回來……嗯?」

珠緒看著發完傳單的文手上多了個東西,歪了歪頭。

她也沒有隱瞞,只是苦笑著說:

「稍微體驗一下不同的事物而已。」

文並不是會追星的人,她也沒有那個閒錢去買周邊。

過了一個月之後,文家裡唯一的周邊還是只有當時在現場買的單曲光碟而已。

而且因為她租屋的地方並沒有購置電腦或是播放器,這個光碟就只能用來當擺設。

是後來悠悠子認為不能這樣,才花了一點功夫,把單曲裡面的歌曲全部幫她存進手機裡的。

總之呢,雖然並不是有經驗的追星族,文至少對那個團體有點初步的印象了。

那原本是有一百人的大團體,但人氣一直上不去,後來越來越多人退出,到上個月只剩下了三個。

文對其他人也沒什麼興趣,她想知道的就只有一個。

在她身上看到了同樣的身影的,音無伊千惠。

但是文的追星路程還沒踏出去一步,就跌了回去。

文在踏入店裡的時候情緒有些微的低落,因為她從手機上的新聞得知,那個團體解散了。

理由沒有明說,但可想而知還是人氣的問題。

文在對自己的偶像加深認識之前,偶像就不見了。

她昨天的休假日喝了三瓶柚子醋在發洩情緒,後來又想到自己並沒有錢可以把這些全補回來,心情更糟了。

雖然她努力的想著不能把情緒帶來工作,也盡量的把情緒隱瞞在心底了,但從旁人的視角看來,應該還是有很明顯的黑氣吧。

「文,還好嗎?」

珠緒看到她的樣子有點不安,文隨即揮了手,

「不用在意,我自己的問題而已。」

「我原本想讓你帶一下新人的,要不今天還是我自己帶吧?」

珠緒還是不放心,文也知道這個老闆人很好,但總不能把工作丟給她來做。

「沒關係啦,我來帶吧。新人叫什麼?有經驗嗎?」

「來應徵的新人是第一次做服務業,她的名字是--」

「將將!」

從後方的休息室跑出來的女孩在她們兩個面前急煞車,然後像是炫耀一般的擺了幾個動作,

「如何如何?制服合身嗎?」

「嗯,很合身喔。」珠緒笑著應對,還順便摸了摸對方的頭,然後轉過頭來對文介紹:

「這就是來應徵的新人。」

文瞪大了眼。

紫色的長髮。

標誌性的呆毛。

一看就知道這個人不是什麼認真的人的表情。

一切都是這麼的眼熟,好像昨天才看過她一樣。

……事實上也的確是這樣!

「音無伊千惠!」

文不自主的指著她大聲的喊了出來。

她是做夢也沒想到,自己追的偶像,在團體解散之後,會跑來跟自己做同一份工作。

「哎呀?」伊千惠也傻在原地。

「……怎麼,回事?」珠緒摸著自己的臉頰,露出了苦笑。

出乎意料的故事,現在才開始。

翔空

【少歌同人】悠悠子有多可愛

全員ooc注意


經過一整天的訓練之後,凜明館的大家都非常疲憊。

即使已經習慣了這些訓練,疲勞感也不會降低。

尤其是悠悠子,常常在訓練完之後就立刻倒下去睡。

這時候會抱住她不讓她摔到地上的,不是壘就是珠緒。

今天抱住她的是壘,她讓悠悠子躺在自己的大腿上,安然入眠。

其他四個人也圍成一圈,在確定悠悠子已經熟睡了之後,四個人點了點頭。

壘「第三十七屆--」

眾「悠悠子好可愛討論會!」

文「噓!太大聲了!」

音無「這種程度的音量還不足以把悠悠子吵醒吧。」

文「但是會影響到她的夢。你看,眉毛向內彎曲,比剛才多了0.3度。」

音無「啊,真的啊,抱歉悠悠子。」

珠緒「總之,我們...

全員ooc注意


經過一整天的訓練之後,凜明館的大家都非常疲憊。

即使已經習慣了這些訓練,疲勞感也不會降低。

尤其是悠悠子,常常在訓練完之後就立刻倒下去睡。

這時候會抱住她不讓她摔到地上的,不是壘就是珠緒。

今天抱住她的是壘,她讓悠悠子躺在自己的大腿上,安然入眠。

其他四個人也圍成一圈,在確定悠悠子已經熟睡了之後,四個人點了點頭。

壘「第三十七屆--」

眾「悠悠子好可愛討論會!」

文「噓!太大聲了!」

音無「這種程度的音量還不足以把悠悠子吵醒吧。」

文「但是會影響到她的夢。你看,眉毛向內彎曲,比剛才多了0.3度。」

音無「啊,真的啊,抱歉悠悠子。」

珠緒「總之,我們就跟往常一樣,在悠悠子醒來之前討論她這個禮拜有多可愛吧。」

壘「每天早上的悠悠子都很可愛!」

文「小聲點!」

珠緒「我能理解,迷迷糊糊的悠悠子會慵懶的翻個身,用柔軟的聲音說著再睡五分鐘,然後又要陷入夢鄉……」

壘「有時候悠悠子意識模糊,還會抓著搖醒她的手,繼續睡覺……」

音無「啊啊,好羨慕啊,為什麼只有你們有叫她起床的特權啊!」

文「因為我在外面租屋,珠緒跟壘與悠悠子走的比較近,你啊……」

壘「誰叫伊千惠前輩之前用油性筆在她臉上畫圖。」

音無「那個我有反省啦。」

文「用水性叫反省?」

珠緒「我們回到正題吧。」

音無「那麼換我!上次我看到悠悠子跟奈奈在圖書館聊天。」

珠緒「自從一起講落語之後她們的感情變得很好呢。」

壘「讓我看到穿著聖誕服裝的悠悠子,謝謝你奈奈。」

音無「總之她們聊的很開心,悠悠子還比了個bananice的動作!」

文「為什麼沒有錄起來!」

珠緒「文!噓!」

音無「當時我沒想到會做出這樣的動作,就沒拿手機了……現在想回味都只能靠回憶。」

壘「你至少還有回憶,我們連回憶的機會都沒有啊……」

文「bananice的悠悠子……那是人間極品一樣的存在吧……」

珠緒「我的話,之前在做飯的時候,悠悠子有過來偷吃一點東西呢。」

文「這倒挺驚訝的,悠悠子居然會偷進廚房。」

壘「她也不是不會做料理……應該只是不想做而已吧。」

珠緒「那一天的湯是蔬菜湯,裡面有加蕃茄……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才把悠悠子引過來了。」

音無「悠悠子真的很喜歡蕃茄呢,連抱枕就是蕃茄的形狀。」

珠緒「不過偷吃食物還是不太好,所以我小小的唸了她一下,然後……」

壘「然後?」

珠緒「她一邊嘟嘴,一邊問我,再吃一點?」

文「謝謝招待。」

音無「有多少都給她吃。」

壘「絕對的可愛。」

文「我最近看到的,是悠悠子在練習演技的事,最近她要再演風魔小太郎吧。」

壘「第一次的演出引發好評,於是老師做出了再演的判斷呢。」

音無「認真起來的悠悠子又可愛又帥!」

文「一邊揮著汗,一邊用暴力練習法把自己的小錯誤改過來,我看了都挺怕。」

珠緒「悠悠子認真起來的表情特別好看呢。」

眾「附議!」

悠「……嗯……」

壘「糟糕!太大聲了!」

悠「……嗯?我睡著了?」

珠緒「不要緊的,練習已經結束了。」

悠「這樣啊……那可以回家了吧?壘背我。」

壘「自己走啦。」

壘「(我也想背啊,但真的背了的話感覺會被文前輩捅一刀。)」

文「我也差不多該走了。」

文「(該去相片館洗出悠悠子的精選照了)」

悠「文前輩明天見……呼哇啊啊……」

文「(哈欠好可愛)」

音無「(慵懶的表情好可愛)」

珠緒「(揉眼睛的動作好可愛)」

壘「(牽著我的手也好可愛。)」

珠緒「那麼,我們回去休息吧。」

壘「(今天就到這邊!)」

眾「(下一屆再繼續!)」

ハクノン

1:推特「@sierra_s252」

2:推特「@459N2」

3:推特「@stealth_nyanko」

4:推特「@tanin050」

5:推特「@Tangerine_bread」

6:推特「@GN_zangeX1」

1:推特「@sierra_s252」

2:推特「@459N2」

3:推特「@stealth_nyanko」

4:推特「@tanin050」

5:推特「@Tangerine_bread」

6:推特「@GN_zangeX1」

黑泽夜莺

(跟风改了和谐相处二年生)

(和一般路过秋风垒(?))

(跟风改了和谐相处二年生)

(和一般路过秋风垒(?))

刘美帆本土应援团
龙宫舞女 音无伊千绘羁绊翻译已...

龙宫舞女 音无伊千绘羁绊翻译已出,欢迎三连!


音无是可爱、靠谱与离谱的化身。


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6371842/


龙宫舞女 音无伊千绘羁绊翻译已出,欢迎三连!


音无是可爱、靠谱与离谱的化身。


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6371842/


翔空

【音文】派對過剩

音無伊千繪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


她還記得昨晚與一大群人慶祝了夢大路文的生日,那可真是盛況空前。


尤其是鶴姬八千代在柚子醋裡面混了酒之後更加不可收拾。


喝醉的文上一秒開心的抱著夢大路栞,下一秒又哭著跟雪代晶打了起來,一邊說著「你為什麼要搶走我的栞」這樣的話。


好不容易等文醉暈了之後,巴珠緒與鳳滿一起把八千代教訓了一頓。


最後大家一起收拾,然後結束了晚上的派對。


但是總不能放著一個喝醉的壽星不管,原本是珠緒要留下來照顧她的,但文一直抱著伊千繪不肯放手,那也只能這樣了。


拖著一個醉鬼,好不容易鋪好床之後。


「要睡覺了?」文迷迷糊糊的問。


「是啊,...

音無伊千繪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


她還記得昨晚與一大群人慶祝了夢大路文的生日,那可真是盛況空前。


尤其是鶴姬八千代在柚子醋裡面混了酒之後更加不可收拾。


喝醉的文上一秒開心的抱著夢大路栞,下一秒又哭著跟雪代晶打了起來,一邊說著「你為什麼要搶走我的栞」這樣的話。


好不容易等文醉暈了之後,巴珠緒與鳳滿一起把八千代教訓了一頓。


最後大家一起收拾,然後結束了晚上的派對。


但是總不能放著一個喝醉的壽星不管,原本是珠緒要留下來照顧她的,但文一直抱著伊千繪不肯放手,那也只能這樣了。


拖著一個醉鬼,好不容易鋪好床之後。


「要睡覺了?」文迷迷糊糊的問。


「是啊,已經很晚了呢。」伊千繪回答,正常情況下兩人的角色應該是反過來,感覺有點新鮮。


但伊千繪還沒結束思考。


她就被文用力的壓倒地鋪上。


「那就一起睡吧。」


在兩人本來就有好感的情況下,一起睡代表著什麼可想而知。


何況此時的文還是沒有任何自制能力的醉鬼。


一夜過後,伊千繪從棉被爬了出來,好不容易摸到被胡亂丟在地上的衣服。


大冬天的,裸著身體還是會冷的。


這個時候,睡在她旁邊的文才跟著醒了。


「頭好暈……」宿醉的她扶著頭,感覺天地還在旋轉。


勉強的將眼前的視線聚焦,在她面前的是抱著自己的衣服,還沒穿上,裸著上半身的伊千繪。


「早上好啊,嗯……」她嘟著嘴,想起昨天被對方壓在下面的狀況,稍微有點不滿,


「強暴犯。」


這三個字讓文瞬間清醒了。


她也取回了昨天的記憶。


意外醉倒的她,強壓著伊千繪,索取她的吻,侵犯她的身體。


當然,全程沒有取得對方同意。


「你想好補償了嗎。」


面對伊千繪的問題,文幾乎已經做好切腹謝罪的準備了。


「……抱歉,伊千繪,我做了不該做的事。」文不太敢直視對方,充滿愧疚的她完全不敢直視對方。


「那麼。」


隨著伊千繪的聲音落下,剛坐起身的文又倒了下去。


隨之而來的,是壓在她身上,慢慢俯下身的伊千繪。


「這次我要在上面。」


「……欸?」


文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伊千繪咯咯笑了幾聲之後,才跟她說:


「要是我真的反感的話,你覺得你今天早上醒來還看得到我?」


意外的得知對方與自己互相的心意,文的腦袋還有點處理不來。


不過也沒那麼多時間了。


伊千繪的吻再落下,交纏的身體宣告早晨的第一回合開始。


題外話。


「她們是不是忘了今天還要上課。」珠緒看著手錶,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結果是,文與伊千繪到了中午才到達學校。


不過,即使進到校門裡,兩人的手都緊緊的握在一起。


刘美帆本土应援团

巫女 音无伊千绘羁绊录屏已上传,欢迎三连!


地址:https://b23.tv/av75484620/p1 

巫女 音无伊千绘羁绊录屏已上传,欢迎三连!


地址:https://b23.tv/av75484620/p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