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韵音

128浏览    15参与
十里与夏眠

【原创】韵音茗华

第五章      弹者无心


           清晨带着蒙蒙细雨,陆颖冉打着一把透


明的伞走在街上,她身后背着被琴套套着的琵


琶,手里拿着二伯给他的纸条,在街上寻找,


纸条上写着:西华街406号。边走边想:要是


老弟来就好了,这么好的学习机会不来,非要


去参加什么同学聚会。陆颖冉走过熙熙攘攘的


人群,...

第五章      弹者无心

 

           清晨带着蒙蒙细雨,陆颖冉打着一把透

 

明的伞走在街上,她身后背着被琴套套着的琵

 

琶,手里拿着二伯给他的纸条,在街上寻找,

 

纸条上写着:西华街406号。边走边想:要是

 

老弟来就好了,这么好的学习机会不来,非要

 

去参加什么同学聚会。陆颖冉走过熙熙攘攘的

 

人群,转身进去一条巷子,时不时看看手里的

 

纸条。

         

          “怎么找不到啊……”陆颖冉喃喃道。

          

          “请问,你在找什么?”一个陌生的声

 

音传入陆颖冉的耳朵,她抬头身前不到五十米

 

的地方站着一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子,站在

 

一天比较窄的巷子口前,身后还背着东西,好

 

似是古琴,陆颖冉看了看男子,便想绕开他继

 

续向前走。

            

         “你是在找406号吗?”男子继续问道。陆

 

颖冉心里低估了句神经病,并继续往前走。

             

          “前面没有了。”男子转过身看着想继续

 

往前走的陆颖冉。陆颖冉无奈转过身,看了看

 

男子,又看了看想继续前进的道路。

            

          “你怎么知道我要找406号?”陆颖冉脸上

 

有点警惕。

             

          “来这里都知道,不是来拜师就是来买东

 

西的,而且学习古乐器都知道方老师住在

 

这。”男子微微一笑,不急不慢的说到。

               

          “你也是学琴的?”陆颖冉提问道。

              

          “是啊。”

               

          “那你知道,方老师住在哪吗?我找了挺

 

久了。”

                 

          “这里面。”说着男子往身旁的巷子一

 

指。陆颖冉走过去,往巷子里探头张望了一

 

下,确实左边的墙边能看到大门的一点点屋檐

 

突出来,还能看到半个灯笼。

                 

          “行吧,你叫什么?”陆颖冉用眼角打量

 

了一下这个站在自己右边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男

 

子。

                 

          “我叫林晟,请多指教。”林晟说着伸出

 

了自己的右手向陆颖冉示好。

               

          “陆颖冉。”陆颖冉把撑伞的手转换了一

 

下,伸出右手,与林晟握了一下手。

 

                 

           随后两人一起走进巷子,一边走一边观

 

察两边的墙面,两人到了一个关了大门的房子

 

前,大门的墙边挂着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

 

406号,可以看出是新的,应该换了没几天。

 

两人走到了屋檐下,收起伞。林晟敲了敲门,

 

没人理会,又敲了敲。这时一个年纪差不多在

 

四十多岁的,大妈半掩着门。

                

           “你们找谁?”大妈打量了两人。

                 

          “阿姨,我们是来找方老师的。”林晟说

 

道。本想通过半开着的门看里面的陆颖冉听到这

 

句话也附和了一下。

               

          “你们进来吧。”听到这句话,大妈就把

 

门打开了。让他两进来,并带着他两去见方老

 

师。

 

 

               

          他们首先经过了前院,前院有个小喷泉,

 

喷泉旁边有把大伞撑着,伞的下面有一张小圆

 

桌,还有几张与圆桌相衬的没有手柄的椅子。

 

他们进了客厅,这时一个白发与黑发相交的老

 

人,坐在白色的沙发上一边喝着红茶,一边看

 

报纸,那就是方老师。

 

               

           “方老师,他们是来……”大妈还没说

 

完,只看见方老师半举起手,手掌向外。

                

           “那肯定是来找我的阿,难不成来找

 

你?”说着。放下了报纸,并把老花镜摘了下

 

来。

                

          “谁让你们来找我的?”方老师往前坐了

 

坐让后背离开了沙发的靠背,打量着面前的两

 

位小青年。

               

          “是我母亲让我来找您的,我母亲叫黄娅

 

妍。”林晟回答道。

                 

            方老师点点头,看向陆颖冉:“小丫

 

头,你呢?”

                

           “我二伯让我来找您,我二伯叫陆盛

 

栎。”陆颖冉回答。

               

           “陆盛栎……”方老师思考了一

 

下,“我知道了,是秦杺那丫头的丈夫吧。”

                    

           方老师点点头:“丫头,你的二婶和这

 

小伙子的母亲都是我的学生,他两都是我当年

 

的得意门生。对了,她们过得还好吗?”

                   

          “我母亲过得很好,谢谢您的关心。”林

 

晟回道。

                    

          “我二婶……过世了。”说这句话是陆颖

 

冉有点哽咽。

                   

           “秦丫头这……哎……”方老师惆怅的

 

往后躺在沙发的靠背上,“你们的家伙带了

 

吗?”

              

  

           话毕,两人把自己背着的家伙取下,打

 

开琴套,取出里面的东西。陆颖冉顺势抱着自

 

己最喜欢的琵琶,扫了一下林晟,果然是古

 

琴。在这之后,方老师让他两轮流弹了同一首

 

曲子,并与两个人分开谈了一下。便让他们回

 

去了。

                

 

           两人一同出了方老师的大门,不约而同

 

的回头看了一下,并肩走出了巷子,两人还互

 

赞了一把。

             

 

          陆颖冉到家时,陆以然跟在她前后问这问

 

那,陆颖冉说了句挺毒的话:“这是你自己不

 

去的,别问我,我不知道。”

               

          “这都不分享一下,小气。”陆以然无奈

 

的说着。

            

           陆颖冉不理会陆以然回到了,自己房间

 

想起了方老师说的“琴是好琴,弹者却无

 

心。”并在心中默念,不一会陆颖冉房间又传

 

出了琵琶声。

十里与夏眠

【原创】韵音茗华

第四章      幻觉


江城的夜是极深的。


同犹如死谭一般的静寂相比,夜行的少女显得微不足道。


 “丁零零……”


   “喂,姐。今天的家族聚会你怎么没来啊?”


   “没时间,我要练琴。还有几天就比赛了,你也抓紧吧。”


   “你不知道,今天吃饭的时候,二伯一直在念叨你啊。”...


第四章      幻觉


江城的夜是极深的。

  

同犹如死谭一般的静寂相比,夜行的少女显得微不足道。

 

 “丁零零……”

   

   “喂,姐。今天的家族聚会你怎么没来啊?”

 

   “没时间,我要练琴。还有几天就比赛了,你也抓紧吧。”

 

   “你不知道,今天吃饭的时候,二伯一直在念叨你啊。”

 

    “……”

 

    “姐?”

 

    “啊!!!!!!……”

 

    “姐!”

  

———

公寓里

 

  飞奔回家的陆颖冉把门反锁后就靠在了门上,大口喘着粗气。过了好一会儿,陆颖冉

 

终于平静了下来。贪婪的吸了几大口空气中的幽香,转身进了洗手间,用冷水

 

洗了把脸。陆颖冉静静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里闪过些许担忧的神色。

 

  最近幻觉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了,刚刚不过下楼丢个垃圾,十几年前的那件事……

 

算了。大赛将至,她实在无暇顾及其他,如果能在这次古乐器比赛中那到奖项,

 

以后的路也会平坦许多。出了洗手间,陆颖冉来到琴房,拿下她的琵琶,戴上护

 

指,拨弄了起来。这琵琶还是她二伯在她六岁生日时送给她的,那时她还小,看

 

着差不多与她一般高的琵琶,却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以至于现在主修这十分

 

冷门的古乐器专业。

 

  “咚咚咚!”

  

  一阵粗鲁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准确的说,是捶门声。

 

  打开门看清来人后,陆颖冉有些惊讶。

 

  “以然?大晚上的你捶我门干什么?”

 

  陆以然瞪大眼睛上上下下的扫了陆颖冉一遍,确认零件完好之后,松了口气。

 

  “我还想问你呢!大晚上的叫什么叫!家里人都听到了,特意叫我跑一趟,吓死我了!出什么事了吗?”

 

  陆颖冉愣了一下,然后讪讪的摸了摸鼻子。

 

  “哦,没什么。就是……啊,就是丢垃圾是被老鼠吓到而已。”

 

  她不打算把她幻觉的事告诉别人,不想让家人担心。不过是临近比赛,压力有

 

点大,她认为。却不想,这想法正中那人下怀,以至于后来,她连辩解的余地都

 

没有,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十里与夏眠

【原创】韵音茗华

第三章     赛前


           陆颖冉和陆以冉在赛前一周回到了江城,这


一周是他们预留来做赛前准备的。


            陆以冉的一周安排:上交比赛资料,家族聚会,朋友聚会,找公寓,练笙。...


第三章     赛前

 

           陆颖冉和陆以冉在赛前一周回到了江城,这


一周是他们预留来做赛前准备的。

 


            陆以冉的一周安排:上交比赛资料,家族聚会,朋友聚会,找公寓,练笙。

 

            陆颖冉的一周安排:上交比赛资料,练琵琶,练琵琶,练琵琶,练琵琶。

 

 

          可就在回国后的第二天,陆颖冉刚整理好

 

行李,准备开始练琵琶时,陆盛栎,她的二

 

伯,却突然来了她的小公寓。

 

 

 

           这位年近半百的指挥家,是陆颖冉最尊

 

敬的人。二伯一向理解她的想法,在音乐上也

 

给了她很多帮助,就连她最心爱的琵琶,也是

 

二伯送的。不过陆盛栎身体一直不太好,平时

 

除了乐团上的事,他很少出门。今天却突然亲

 

自上门,陆颖冉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意外的。

 

         “二伯?您怎么来了?”陆颖冉给他泡了

 

杯茶。

 

           “哈哈,”陆盛栎慈祥的笑了笑,说

 

道:“我这次来呢,主要是有两件事。”

 

  陆颖冉静静的等待下文。

 

           陆盛栎也不觉得尴尬,兀自说道:“我

 

认识一个朋友,确切的说,是一位古乐器造诣

 

颇深的老先生。他啊,曾经是你二婶的师

 

傅。”

 

        “二婶的师傅?”陆颖冉不着痕迹的皱了

 

皱眉头。

 

 

           她的二婶,也就是她二伯的妻子,在她

 

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好像是因为患了抑郁

 

症,死于自杀,但具体细节她并不清楚,她也

 

很少听家人提起她二婶。她只知道,二婶之前

 

也是弹琵琶的,她现在那幅琵琶,就是当年她

 

二婶的。

 

         “嗯,”陆盛栎抿了一口茶,慢慢悠悠的

 

开口道:“我想你去见见他。”对此陆颖冉心

 

里是一百万个不愿意的。她只想好好练琵琶,

 

好好参加比赛,并不想见什么老先生。不过,

 

陆颖冉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去见一下那个所

 

谓的“老先生”。她相信二伯不会在这种时候

 

跟她胡闹的。

 

           “第二件事呢?”陆颖冉只想快点开始

 

练琵琶。 陆盛栎知道自己这侄女是答应了,

 

便继续说道:

 

         “哦,其实也没什么。”陆盛栎从手提袋

 

了拿出了个盒子:“这里面是安神香,我看你

 

刚回国,倒时差也挺辛苦,还要练琵琶。有事

 

没事点上一只,应该对你有帮助。”

 

 

          陆颖冉打开盒盖,盒子里面有一个精巧的

 

香炉,和一小盒细长的香条,心里一暖。

 

          “对了,二伯,你的聚会我想不去可以

 

吗?”陆颖冉有点紧张。

 

           “没事,你们也是为了比赛,不来我也

 

没意见。”陆盛栎笑着答到。

 

          这句话让陆颖冉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脸上

 

露出了笑容。

 

          然后又想到什么似的,抬头问道:

 

         “陆以然呢?”

 

         “他?”陆盛栎很夸张的瞪大了眼睛,

 

道:“估计早就跟他那些朋友疯的不知道自

 

己姓什么咯。”

 

            陆颖冉汗颜,真不知道她这好弟弟什么

 

时候才能开窍。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要去乐团

 

了。给,拿好,这是方老先生的地址。他要是

 

问起来,你就说,是我叫你去的。”说罢,陆

 

盛栎起身准备离开。

 

           陆颖冉拿着那张写了地址的纸条,折好

 

后放了起来。把陆盛栎送出门后,陆颖冉随手

 

点了一只香,幽香顿时泄了出来。陆颖冉抱着

 

她的琵琶,端坐在窗前,久久不语。

十里与夏眠

第二章 晚饭

         回到陆家,所有人安顿好后,就一起吃了


顿晚饭,晚饭中陆盛霖说到:“过几天,你们


的二伯打算在✘✘酒楼开个聚会,你们也来


吧。”


       “爸,怎么那么突然”陆以然将准备夹菜


的手抽回。...


 

         回到陆家,所有人安顿好后,就一起吃了

 

顿晚饭,晚饭中陆盛霖说到:“过几天,你们

 

的二伯打算在✘✘酒楼开个聚会,你们也来

 

吧。”

           

       “爸,怎么那么突然”陆以然将准备夹菜

 

的手抽回。

            

      “你们的二伯希望你们两个都去,所以你

 

们今晚准备一下。”陆盛霖头也没有抬,一边

 

吃饭一边说道。

          

       “这样……”

          

       “我不去。”陆以然刚想说什么,结果被

 

他姐姐陆颖冉打断了。

          

       “为什么?”陆盛霖把低着的头抬起来看

 

着自己的女儿。

          

         “没有为什么,单纯的不想去。”陆颖冉

 

也停下了夹菜的手,看着他的父亲。

          

         “没有为什么?!好一个没有为什么,怎

 

么让你出了个国你就不知天高地厚了吗?那可

 

是你二伯给你两开的聚会,你有什么资格不

 

去?”陆盛霖越说越激动,没差点把筷子拍在

 

桌子上。

             

      “好了好了,盛霖。孩子回来也是为了复

 

古乐器比赛,不去聚会的话也可能是为比赛做

 

准备,何必动怒呢?”赵丽说的很温柔,“你

 

们跟二伯打个电话说声,我相信二伯会理解你

 

们的。”

           

       “妈,姐不去我去。”陆以然说到,生怕

 

自己去不了。

           

        “好,来吃饭,吃饭。”赵丽后续接上陆

 

以然的话。

            

 

 

-----

晚饭后

 

 

           晚饭过后,陆颖冉抱着琵琶在自己的房

 

间的阳台上弹了起来,心不在焉的她一连弹错

 

了好几个音,正当陆颖冉怀疑是琴问题准备调

 

音时,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有心事?”

           

  陆颖冉转头一看,果然是那个像三岁小孩的

 

弟弟,陆以然双手抱胸左肩靠在门边看着她。

            

        “门是自己开着的。”陆颖冉刚想说什

 

么,却被陆以然插了嘴。顺势陆以然走了进

 

来。

            

   “怎么,还在为聚会的事发愁?”陆以然歪

 

着脑袋看着陆颖冉说到。陆颖冉很干脆白了他

 

一眼,转了个身,继续摆弄手中的琵琶。

             

  “要是你不知道怎么跟二伯说,我帮你说

 

阿。”陆以然蹲下,对自己姐姐低语到。陆颖

 

冉转过身,看着面前这个有点小得意的弟弟

 

说:

              

      “不用,麻烦请你出去好吗?”话毕陆颖

 

冉顺势眨了眨双眼。听到这句话陆以然白了这

 

个装可爱的姐姐一眼,起身准备出去。

              

      “记得带门。”陆颖冉又插了句。陆以然

 

走到门边很不情愿的把门给轻轻关上。

               

           陆以然走后陆颖冉继续弹着手中的琵

 

琶,这次没有一个错音,很流畅,曲毕。

 

陆颖冉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十里与夏眠

第一章 回到江城

一个嘈杂的港口,太阳用今天所剩的余晖照亮


着这个嘈杂的港口。


一个年过五十老伯站在码头前焦急的等待着,


在这位老伯身后不远处有一对较为年轻的夫


妇。


女士左手一边紧紧地挽着自己丈夫的手臂一边


紧张的望向港口登陆的码头,而男士的左手轻


轻的搭在女士的左手上,仿佛再说:“别担


心。”


-----

船舱内...


一个嘈杂的港口,太阳用今天所剩的余晖照亮

 

着这个嘈杂的港口。

 

一个年过五十老伯站在码头前焦急的等待着,

 

在这位老伯身后不远处有一对较为年轻的夫

 

妇。

 

女士左手一边紧紧地挽着自己丈夫的手臂一边

 

紧张的望向港口登陆的码头,而男士的左手轻

 

轻的搭在女士的左手上,仿佛再说:“别担

 

心。”

 

 

-----

船舱内

 

           镜头一转船舱内,每个船房整齐的分布

 

在走廊两侧,一名年轻的男子快步的走向某一

 

个船房,当房门打开,一名年轻的女子坐在床

 

边手里捧着一把琵琶,仿佛这琵琶把她魂给勾

 

跑了似的。

 

            “姐,快到了,你准备一下。”男子开

 

口道。

 

            女子抽回思绪,悠悠的说:“你怎么不

 

敲门就进来了?”

 

             “我也是高兴嘛,毕竟有一年没有见到

 

父母了。”男子挠挠后脑勺。

 

             女子听到这句话,望向窗外,是啊,一

 

年了都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过了一小会女子

 

才说道:“好,我知道了。”

 

男子听到这句话藏在他心中的喜悦终于迸发出

 

来,他兴高采烈的离开了姐姐的船房。

 

 

 

-----

登陆后

 

              “呜呜呜…”这是船登陆的声音,女士

 

听到这个声音挽着丈夫的手不经意间紧了几

 

分。

 

这是女子与男子并肩走下船,看见了在向他两

 

招手的老伯,两人相视一笑一起走了过去。

 

                “小姐,少爷我真的太想念你们

 

了。”老伯激动的寒暄着。

 

               “张伯,我们也想你。”男子笑着回到。

 

               “行李让我来帮你们拿吧。”

 

               “不用了,我拿就行。对了,爸妈

 

呢?”男子环顾一周问到。

 

               “老爷和夫人在那呢。”张伯说着往一

 

个雕像一指,那个黑色的牛的雕像下面那对夫

 

妇正在缓缓的往这边走来。

 

               “妈,爸。”男子说到。

 

               “长高了,可以啊。”男士说着摸了摸

 

男子的头。

 

              “爸,妈,我想先回去了。”这句话不

 

冷不热的话从女子口中脱出。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气氛一下就到了尴尬的地

 

步。

 

               “也是,孩子们都累了,我们先回去

 

吧。”女士这句话缓和了一下气氛,并把所以

 

有人带离了这个嘈杂的场所。

十里与夏眠

韵音茗华

十里:我是十里。


夏眠:我是夏眠。


合:我们是新来的写手,我们今天给大家带来一个原创小说《韵音茗华》,下面是简介。


小说标签:悬疑推理,现代架空。


简介:女主人公陆颖冉与弟弟陆以然回国参加一场古乐器大赛,不料陆颖冉被人陷害进入疯人院,在弟弟陆以然的帮助下,逃出疯人院后受到男主人公林晟的帮助,在寻找真相的过程中牵扯出陆家与林家的陈年旧事……


合:喜欢这个作品的话多评论哦,每两天一更新,更新时间是晚上10点。

十里:我是十里。


夏眠:我是夏眠。


合:我们是新来的写手,我们今天给大家带来一个原创小说《韵音茗华》,下面是简介。


小说标签:悬疑推理,现代架空。


简介:女主人公陆颖冉与弟弟陆以然回国参加一场古乐器大赛,不料陆颖冉被人陷害进入疯人院,在弟弟陆以然的帮助下,逃出疯人院后受到男主人公林晟的帮助,在寻找真相的过程中牵扯出陆家与林家的陈年旧事……


合:喜欢这个作品的话多评论哦,每两天一更新,更新时间是晚上10点。

“飘过一朵云~
落花有声 拂去了一天的繁华,此...

落花有声

      拂去了一天的繁华,此刻的街道静如处子,安详而沉谧。缓缓而行,温润的光影稀疏拨弄,撩动心弦。簌簌地,簌簌地,是什么掷地有声,在此刻,分外分明。
      落花青青。
                           ...

落花有声

      拂去了一天的繁华,此刻的街道静如处子,安详而沉谧。缓缓而行,温润的光影稀疏拨弄,撩动心弦。簌簌地,簌簌地,是什么掷地有声,在此刻,分外分明。
      落花青青。
                                    “飘过一朵云~

“飘过一朵云~

《城市の森林》



随记:

        提笔忘词,许是现在的状态。

        心中彷徨无定,无处安放,这醉生梦死的痴儿,落落没没。流浪在原野,禁锢在空气中,如幻如魅,忽又鸦声聒噪,低飞入叶。...




随记:

        提笔忘词,许是现在的状态。

        心中彷徨无定,无处安放,这醉生梦死的痴儿,落落没没。流浪在原野,禁锢在空气中,如幻如魅,忽又鸦声聒噪,低飞入叶。


                                                              “飘过一朵云~

“飘过一朵云~

秩 · 序

随记:

         如许,定格于城市丛林,自由已归伏;秩与序,演绎着自身的规矩信条,坚不可摧;而此刻,禁锢的心,却留下一声哀叹,无处遁藏.......




随记:

         如许,定格于城市丛林,自由已归伏;秩与序,演绎着自身的规矩信条,坚不可摧;而此刻,禁锢的心,却留下一声哀叹,无处遁藏....

                

                                                                                “飘过一朵云~

“飘过一朵云~

北の桥

随记:

         这一夜,忽邻访踪,几片欢言,引得雨友遐至。呼喝呼喝,既聚此矣,难不共赏佳景。值门外,窸窣窃语,静一听,湿阶空漏。游走北桥,匆匆过尔,遗得闲人俩点,点此灯,绵无尽,遁入夜.........




随记:

         这一夜,忽邻访踪,几片欢言,引得雨友遐至。呼喝呼喝,既聚此矣,难不共赏佳景。值门外,窸窣窃语,静一听,湿阶空漏。游走北桥,匆匆过尔,遗得闲人俩点,点此灯,绵无尽,遁入夜......


                                                                                 “飘过一朵云~

“飘过一朵云~

无题の二

随记:

        瑟瑟淡癔,迷醉呓语,荒木流萤,暮春梦匣。...




随记:

        瑟瑟淡癔,迷醉呓语,荒木流萤,暮春梦匣。


                                                                                  “飘过一朵云~


“飘过一朵云~

无题

随记:

        戍时,微风,临湖;

        因有风,桂月疏影,微起涟漪,街灯掩映,水帘光影。...




随记:

        戍时,微风,临湖;

        因有风,桂月疏影,微起涟漪,街灯掩映,水帘光影。


                                                                                         “飘过一朵云~


“飘过一朵云~

仙指の花

随记:

     原名:蟹爪兰,又名:圣诞仙人掌,取花期恰时圣诞而名。

     惜哉,吾之花儿已败,未逢盛迎,此夜难消;

     仙人一指,此路山开,豁然回响:莫待空折枝,且惜少年时;

     一歌红韵,一缕鸿运,借花语,诉衷肠。...






随记:

     原名:蟹爪兰,又名:圣诞仙人掌,取花期恰时圣诞而名。

     惜哉,吾之花儿已败,未逢盛迎,此夜难消;

     仙人一指,此路山开,豁然回响:莫待空折枝,且惜少年时;

     一歌红韵,一缕鸿运,借花语,诉衷肠。


                                                               “飘过一朵云~



“飘过一朵云~

蕾の语

随记:

    迫在层凉时,晨起雾笼纱;

    几只淡笔挥生天际,花儿已醉了,心儿已碎了,确否;

    且待言,拨开云雾时,华光盈身,吾绽笑颜。...




随记:

    迫在层凉时,晨起雾笼纱;

    几只淡笔挥生天际,花儿已醉了,心儿已碎了,确否;

    且待言,拨开云雾时,华光盈身,吾绽笑颜。

    

                                                “飘过一朵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