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韶时尽

2342浏览    30参与
脑子进胡萝北的雨晟
20200204 第一次为望望...

20200204 

第一次为望望庆生。

记得当初第一次打开游戏其实并不是很萌傅郡望这个角色,其实一开始喜欢的是师兄夜夜哈哈哈,不过后来在傅府的一系列事情我真的啊!是心动的感觉,被望望圈的死死地!以至于后来想爬墙头见到望望登场还是乖乖地走望线。也不停得去循环望望的角色歌!到现在依旧在循环,还因此粉上了卡修表哥哈哈哈,咳,跑偏了,总之他是我喜欢时间最长的游戏角色!!!即使后面被虐成渣心碎成一片一片的也值得!!!啊啊啊啊啊因为他在我心里真的太好太好了!!不管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最后说一次,夫君,生日快乐!

接下来的生日,还有我这个小粉丝来陪你过!

此图借用了半次元的模板改编...

20200204 

第一次为望望庆生。

记得当初第一次打开游戏其实并不是很萌傅郡望这个角色,其实一开始喜欢的是师兄夜夜哈哈哈,不过后来在傅府的一系列事情我真的啊!是心动的感觉,被望望圈的死死地!以至于后来想爬墙头见到望望登场还是乖乖地走望线。也不停得去循环望望的角色歌!到现在依旧在循环,还因此粉上了卡修表哥哈哈哈,咳,跑偏了,总之他是我喜欢时间最长的游戏角色!!!即使后面被虐成渣心碎成一片一片的也值得!!!啊啊啊啊啊因为他在我心里真的太好太好了!!不管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最后说一次,夫君,生日快乐!

接下来的生日,还有我这个小粉丝来陪你过!

此图借用了半次元的模板改编。侵删。

吹沐题橙

【君夜/叶凡时】陨蝶(下)〔2020新年贺文〕

结尾he,放心食用xd.(上)请在个人首页寻找


**06

自生了那场大病,叶凡时的身体每况愈下,找来的大夫都说没几年了好好珍惜。偏偏紧要关头千代月亦不见踪影。

病了一场,姑娘安静多了,许是没有了精力再做其他的事。她就那么恬静而安稳地坐在那里,对外面的喧嚣、叫喊置之不理。

弦夜君久久地注视着她。

大概是太久没见日光的缘故,她的皮肤呈现一种晶莹剔透、缥缈虚无的白,与初次见面时那种健康红润的白皙完全不一样。

好像感受到他的目光,叶凡时扭过脸,嘴角弯起可爱的弧度,“嗯……让我猜猜,莫不是夜君正在盯着我瞧?”

有一种一秒被看透的窘迫,他清清嗓:“没有。”

“有。”

“没有。”

“有。...

结尾he,放心食用xd.(上)请在个人首页寻找


**06



自生了那场大病,叶凡时的身体每况愈下,找来的大夫都说没几年了好好珍惜。偏偏紧要关头千代月亦不见踪影。



病了一场,姑娘安静多了,许是没有了精力再做其他的事。她就那么恬静而安稳地坐在那里,对外面的喧嚣、叫喊置之不理。



弦夜君久久地注视着她。



大概是太久没见日光的缘故,她的皮肤呈现一种晶莹剔透、缥缈虚无的白,与初次见面时那种健康红润的白皙完全不一样。



好像感受到他的目光,叶凡时扭过脸,嘴角弯起可爱的弧度,“嗯……让我猜猜,莫不是夜君正在盯着我瞧?”



有一种一秒被看透的窘迫,他清清嗓:“没有。”



“有。”

“没有。”

“有。”

“没有。”

“我说有就是……咳咳!”她猛然咳嗽起来。



他腿一跨,到她跟前,轻拍她的背替她顺气,“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不允许有太大的情绪起伏。”



“那你早先承认就好啦。”手上灼人的温度,是如此的发烫。



弦夜君捏紧了她纤细的手指,听她安慰道:“别担心,我也只是太久没说那么多话而已。”



话说完,两人陷入长久的沉默,久到叶凡时重新无声地将目光投向遥远的、那望不到尽头的远方。



彼此心照不宣,却无一人开口捅破窗户纸。



怎么可能仅仅如此呢。


**07


 


雨下的很大,床上姑娘的呼吸微不可闻。


 


“夜君?”


 


“我在。”


 


“你还记得当初那算命先生说的话吗?”


 


他默了一瞬,“记得。”


 


“你说,我都到生命尽头了,我的真命天子怎么还没出现呢?”她不气馁、不沮丧,总是那样露出开朗快乐的笑容,再也没让他见过那一天那样难过的表情。


 


“不会的。”弦夜君替她将被子盖好,抬眸时她还在笑着,仿佛从不对自己感到失望。


 


会不会不是没有出现,而是一直就在身旁呢?叶凡时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于是就真的掩唇笑起来。


 


感觉心脏好像猛然间被揪了一下,叶凡时的笑顿时就僵在脸上。她有些不好的预感,右手慢慢收紧。


 


拜托,拜托再给她些时间!


 


“夜君,”她尽量用平稳的语气开口,“我想知道你长什么样。”


 


“你……”


 


她朝他伸出手,“这样就好。拜托靠近些。”


 


弦夜君俯身将脸贴在她的掌心。她的指尖冰凉,轻柔拂过他的眼睫、眉毛、鼻尖、嘴唇,一点一点,无比留恋。他的心随着她的动作慢慢下沉,寒彻骨。


 


“我的夜君一定有着天下最好看的模样,”她口吻笃定,五指停留在他的脸颊,“这样,下一世,倘若,倘若我能看见,我就一定可以……认出你了……”


 


他抬起手覆上叶凡时的,感受着她那属于人体的最后一点温度也渐渐褪去,把头深深埋了下去。


 


雨停了,夜却好像更深了。


**08



人潮熙熙攘攘,硬是将姑娘挤了个踉跄,她整理好行囊,直起身,抬眼却愣了。



与那人的目光越过人群,肆无忌惮地交缠在一起。



她隐约觉得熟悉,便盯着那人的脸看了好久,无奈的是,那人好像也乐意奉陪,于是两个不相识的人就定定站着,毫不避讳地对视,任由身边人流涌动。



最后是她败下阵来,面红耳赤撇开脸,不好意思再继续注视那人,弄得好像她居心叵测一样。



遥遥的,弦夜君从她的目光里读出了审视、不解、疑惑、尴尬……却唯独没有她承诺的。



他无声笑笑:“骗子。”



跑这一趟,他总算明白了一些。眼疾是叶凡时的命劫,无论如何祈祷都是不可避开的,所幸他也不是普通人,逆天改命,虽需付出代价,但总可以避掉。



拂去身上尘土时,她感到有人站在她的身前,抬头,目光又一次交汇。



他目光灼灼,几乎要把她烫伤。



“你好,我叫君夜。”



温和而疏离的回应,她朝他笑着,亦如初见:“你好,我是叶凡时。”


**09


 


叶凡时走在这崭新的、令人眼花缭乱的世界。广阔天地中的一切都令她好奇,她观察着周围的巨变,独自消化所有。


 


这其中,只有君夜是不变的。他总是在她遇到困难时出现,替她了结这样那样的麻烦。总是用那双眼看着她,里面藏了很多情绪,她读不懂,他好像也没有期待她读懂,只是偶尔与她聊上几句话,让她知道自己不是孤身一人。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一直留在她身边,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哪一点让他在意。她不知道为何第一次见面他眼底流露出那么浓的悲伤,后来却又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与她交流。


 


她不知道他解了她的劫,却开启了自己的劫。


**010



是多少世了呢,好像自己也不大记得了。



他向她走去,对她说:“你好,我叫君夜。”

他留她在身边,结局却总是不得善。

她的大半生就像在化蝶,他见过那蝶展翅,亦见过无数次陨落。只是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不管怎么努力。



求不得,爱别离。



一场又一场无疾而终。


**011


 


“不可更改之事,便谓之天命。多简单一个道理,对不对,好可惜,我却悟了这么久……”他的下巴搁在她的头上,罕见地发起了呆,好像被留在了记忆的背景里,被记忆的无力淹没。


 


叶凡时唤他:“弦夜君。”


 


没得到那人的回应,她小心翼翼退出他的怀抱,手攀上他的肩,吻上他的眉睫。


 


“故事里的叶凡时不会向你走来,但师兄的十一会。”


 


“倘若你累了,不愿意走了,那就在原地等我,剩下的我来走。”


 


“只是不要推开我或是丢下我。”


 


“我说我们一定会在一起,就一定会在一起。”


 


他的姑娘在跟他表白,以往怎么也不敢想象的事一次又一次发生了,笑也终是忍不住蔓延上了嘴角,“十一啊,最近可是愈发乖巧了,师兄可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我说真的!”


 


“我知道。”弦夜君很给面子的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他的思维凝聚成一条绵延的线,割裂了混沌的迷雾。一切从未如此清晰明亮过。


 


想吻她。


 


他捧起叶凡时的脸,于唇角落下一吻。


 


“我会记得。”


**012



好在这一世他的蝶终是没有陨落,还有好长好长的时间可以在一起。



蝶栖弦,与君和鸣。



**013



可惜这个晚安故事实在没有发挥它的一丁点作用,叶凡时一整晚也未得眠。



第二天中午,叶凡时顶着两大大的黑眼圈艰难起身时,心里想:再也不要听晚安故事了,再也不能听晚安故事了……


end.


吹沐题橙

【君夜/叶凡时】陨蝶(上)〔2020新年贺文〕

新年快乐:-P!万事顺遂,远离疾病。


*《韶时尽》 君夜/弦夜君*叶凡时

*与原著不符处以原著为准,本文属架空自娱自乐,考据党勿究。

**00

“完了,失眠了。”

叶凡时转过身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他,身子朝那人的方向挪了挪。

弦夜君低眸看向她,伸出双臂把姑娘捞到自己身前,“那十一想做什么?”

往他怀里蹭了蹭才慢慢开了口:“想听你讲故事。”

“何事?”

“嗯……你和每一世叶凡时的故事都要听,”顿了顿,叶凡时瞧了眼他的神色,和平常一样,看是无碍,又接着道:“上回我在气头上,就没仔细听,这次想听你亲自说一回。”

弦夜君唇启一半刚想说些什么,脑中又浮现出那时叶凡时坐那等他,神情又...

新年快乐:-P!万事顺遂,远离疾病。


*《韶时尽》 君夜/弦夜君*叶凡时

*与原著不符处以原著为准,本文属架空自娱自乐,考据党勿究。



**00



“完了,失眠了。”



叶凡时转过身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他,身子朝那人的方向挪了挪。



弦夜君低眸看向她,伸出双臂把姑娘捞到自己身前,“那十一想做什么?”



往他怀里蹭了蹭才慢慢开了口:“想听你讲故事。”



“何事?”



“嗯……你和每一世叶凡时的故事都要听,”顿了顿,叶凡时瞧了眼他的神色,和平常一样,看是无碍,又接着道:“上回我在气头上,就没仔细听,这次想听你亲自说一回。”



弦夜君唇启一半刚想说些什么,脑中又浮现出那时叶凡时坐那等他,神情又憋屈又不能声张,忍不住笑了。



“那是个漫长又无趣的故事。”



她可不管他,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就一副等待下文的模样。



弦夜君抿了抿唇,“好吧,第一世的十一,准确来说应该叫叶凡时,她是个小瞎子……”



**01



这一夜天高月朗。



他从不是一个闲得住的人。对他来说待在魔珩,纵使生活可以安稳一些,也不如四处闯荡来的自在。叶阳无欢见他无事消磨时也会派给他一些任务让他打发时间。



弦夜君途径这小城不下数十回,却是第一次得空好好打量这里。这座小城是乱世中难得的祥和之地,城主治理有方,百姓安居,又坐拥秀水青山,商贾往来,络绎不绝。



夜凉难以成眠,他干脆待在一棵笔直的高树上俯瞰这山川锦绣。



遥遥的打更声混着木棍敲击青石板发出的声响惊扰了已合上眼的弦夜君。他只微微侧了侧身,树枝上那些已然支撑不住的叶就纷纷扬扬地洒落下。



路过的姑娘显然被夜深人静时突然冒出的树叶落下的沙沙声惊吓到,警觉地探向四周。



“在上面。”他慵懒开口,随即又闭上了眼。

许是许久没有听见回音,他瞥了眼树下。



映入眼帘的是女孩嘴角挂着的温软的笑意,不同于清冷的月光,让人心里觉得格外暖和。视线往上移时,弦夜君愣了愣。她的眼睛被白布完全遮住,只留小巧的鼻与紧抿的唇在外。



“……你好。”女孩犹豫了会,怯生生地朝他打了招呼。



意识到有些不妥,他收回目光:“夜深露重,姑娘家在此逗留,所为何事?”



那人声线清透,不惊不躁,虽无甚感情却也没显出恶意。她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约莫是……迷路了。”等了树上人许久也没等到回答,也不恼,“你别嫌我笨,我自小眼盲,识路能力也较常人差些了。倒是你,大晚上闲着无事就卧在树上,小心不留神就摔下。”



弦夜君觉得有趣,嘴角挂上了几分笑意:“我还无甚说法,你便自扯了一大堆,姑娘想象力真是丰富。”



脆生生的女声从树下传来:“叶凡时。”



“不过萍水相逢,”他有意停顿了一瞬,“你就不怕我加害于你。”



“我一手无缚鸡之力之人,阁下若是真要动手,怕我也无在此说话的机会了。”



伶牙俐齿。



“弦夜君。”



也算一场相知。


**02



恰好弦夜君也有歇息一阵的打算,便在小城落了户,不过居无定所,指哪睡哪,小资生活较为快活。



他时常见那盲人姑娘在小城中忙忙碌碌的身影。树下一别,也无刻意相聚,只在人群中匆匆一瞥,她忙他闲,他自惬意。



也曾见几顽孩挑着她必经之路,在上提前摆几颗石子,守在一旁,就等看她笑话。被他看见,也就顺手替她解决。



耳边有轻微的风声,她停步,心下了然:“弦夜君?”



“是我,”在她面前稳稳落了地,弦夜君挑眉,“难道你不知晓有人意整蛊于你,特在你面前整了好些石子?”



叶凡时怔了一怔,随即拿起木棍在眼前地上胡乱探了一番,“噫……嗯没有啊!”



颇有些无奈,他伸手弹了姑娘脑门,不出意外地听见叶凡时嗷嗷大叫,轻声一叹:“还等你踩上去么,早为你清好了。”



叶凡时乖巧地点头,“真是麻烦你了。”



低眸正巧对上她的扬唇浅笑,那渐渐沾染日光的暖意,一句“还知道麻烦”止在了唇间,不知所踪。



没来由地觉得,那双被白布遮掩的双眸若是现世,其里蕴藏的灵动定会叫这世间万物都失了色。



虽然这只是他无厘头的臆断罢了。



只是看着,眉眼都柔和了起来,“说来每次见你都是这般行事匆匆,是何事?”



她掰起指头开始数了起来,“邻居小二的信,教书先生的早中晚餐,花花的食物……”



“停,你这人倒挺爱管闲事,邻居的事你管也就罢了,怎么连教书先生的事你也要揽?”



她用一本正经的口气回答道:“小二他平常帮了我不少忙,如今他抽不开身,帮帮忙也是应该的。教书先生待我很好,即使我是瞎子,对我也与常人无异,我不是不懂知恩图报的人。”



“那花花呢?”



“……是我家养的鸡。”


**03


 


“要一起去算一卦吗?”


“城里来了个道士,据说算的非常准呢!我邻居家的姐姐就……”


 


弦夜君加快步伐,很快就和她拉开了一段距离,“我不信命,”不用回头他也知道落在后面的姑娘的嘴定是立马翘的老高,他侧过脸飞快地补上半句,“但也不是不可陪你去。”

 


一舍之远的小摊早已人满为患。光是站在人堆中间弦夜君的眉就已扭成了一团,何况还得看着身旁那比他更呆不住的小祖宗。弦夜君觉得现在没把她拍死已是仁至义尽。


 


那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中蹦出来的,“叶、凡、时。”


 


“诶哈哈,我也只是听说,没想到人居然这么多……还好你够高,嗯,真是高耸入云!”她居然还存着开玩笑的心情。


 


“不会说话就闭嘴。”他满脸黑线。


 


叶凡时在身上摸索了一番,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哼哼,骗你的,我早排好队啦!”


 


“……”


“…………”


“我错了还不行吗,别打头别打头!”


 


来到那道士面前的前一秒,叶凡时还捂着头哇哇大喊,听到算命先生声音的那一刹立马止住了。


 


弦夜君:“……”


 


“想算什么?”那道士像模像样地将一卷纸在自己面前铺展开,眼却不抬一下。


 


“姻缘吧。”


 


他微怔。虽然不是没有设想过,但听她亲自说出口时还是不自觉的呼吸一滞。


 


“寻常人家来我这不过求一平安,你倒是……不过姑娘家,也正常。”


 


叶凡时连忙摆手:“不是,我压根也不在意那什么平安卦,不对,也不是……”似是有意无意地朝身边人望了一眼,“是不需要!”


 


“嗯。”算命先生眯起了眼,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两人一番,然后开始非常敷衍地在纸上圈圈画画着。


 


弦夜君弯身用只有二人能听见的声音与她耳语,“容我提醒你,叶凡时,这家伙一看就不是……”


 


“是红鸾星动。”木扇敲击木桌放出响亮的一声,算命先生面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口型与他说着:“不要质疑我的业务能力。”


 


一旁的姑娘激动的不得了,拉着他的手臂摇啊晃啊,“听见了没,夜君,我的春天马上就……诶诶诶你干嘛!”


 


弦夜君扯下她环着他的手,改扣住她的手腕,给算命先生留下一个得体的微笑,嘴里却飘出四个字:“一派胡言。”言毕,近乎是强拉着叶凡时往外走。


 


“这位兄台,你怎么就不猜猜——我说的那个人,是你呢!”


 


他走的太快,叶凡时跟在后面跌跌撞撞,但饶是场面再混乱也没能错过算命先生精彩的结句。


 


感受到手腕处的温暖更真实了些,叶凡时启唇,唇边是止不住的笑意:“夜君,你在害羞。”


 


无比烦躁。


 


她用的是肯定句。


**04


 


怎么形容叶凡时?


 


那该是一只正于蜕变期的蝶,翼未成形亦想着满世界到处飞,所幸碰见了弦夜君,知她懂她意不在一座城。相伴涉险地,或天涯,暗护珍重。


 


叶凡时也不住在想,若是为她披荆斩棘的人没了,那她会不会早就不在了。


 


于是,他真的离开了。


 


**05


弦夜君找到叶凡时时,她一人蜷缩于角落,头发散乱,嘴角的伤口因时间太久的缘故而结痂。听见有人疾步向她走来,她扭头,嘴唇微张,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先回家……”还想继续说什么,他止住了,声线竟是无法控制开始颤抖。


 


好像是听到了意料之中的话,她笑着摇了摇头,语气有些无奈:“夜君,你离了我这么久竟也是忘了我本就是一风餐露宿的旅人么?”


 


总之是不能待在这了。弦夜君将她拦腰抱起,找了一处旅店安置下。


 


于这事,她不说,他不问,可他总觉得那就像一把尖锐锋利的刀在二人之间留下划痕,倘若再不做些什么,便会发展为鸿沟,再之后,天堑?他很烦躁。


 


“你不怪我么,是我的失职,没能将你保护好。”


 


“夜君,你极少同我一次说这么多的话,倘若一次不幸得以换你这千金几字,倒也值了。”她仍是笑着,却再也猜不出心思。


 


“叶凡时。”


 


她抓着被角的手微微用力,随即又松开,“你我本是萍水相逢,相伴的日子我自不敢忘,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本就无约,何来失职一说?”


 


弦夜君望向她时,似乎连情绪都被她的平静给吸纳吞噬。总以为她大哭大闹一场,怨他厌他,也好过这般明明白白的将他推开,残忍地说着我们本无关。


 


他盯着她的手看了好长一段时间,久到叶凡时以为他早已离开,才开了口:“叶凡时。”仍是那三个字,他念了好多遍。


 


“你在怕什么?”她听见弦夜君问。


 


叶凡时一僵,被遮挡在身后的手紧紧攥着被角,苍白的面孔因呼吸急促而染上一层红晕,她脱口而出:“我没有!”


 


下一瞬,衣襟翻动,她面上拂过一阵风,接着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微微张口,有些不知所措:“……夜君?”


 


“地老天荒,夜君愿永驻你身旁。”


 


这是她用尽了余下岁月的不敢忘,怎知那人为了约定亦一人走过了她多少个余下岁月。


 


怎么可能不怕。


 


“教书先生教我那是火,我却只知火是随风窜动的不规则的红。他教我识得水,我却未曾见过奔流的河川,卷起大浪的海洋……”


 


一生还那么漫长,她却早已失去了阅读它的权利。


 


总相信只要再努力一些,那所谓的不可为亦会为她打动。可实实在在经历了这一次,她也明白了人不是不可击垮的,只是时间问题,亦如她现在支离破碎、摇摇欲坠的身体。


 


“我还不曾见过你的模样。”


TBC.


脑子进胡萝北的雨晟
第一次漫画存档 故事大概发生在...

第一次漫画存档

故事大概发生在望望和时妹婚后。时妹最近总是不太高兴,望望见状开始了如图行动。是在画望望q版大头时突然想到的脑洞,大概有些ooc,剧情有些老套甚至土味吧,不过望望剧情甜起来是真的甜哇!去和大白请教大概也是望望的先进思想与关心时妹至深!

第一次漫画存档

故事大概发生在望望和时妹婚后。时妹最近总是不太高兴,望望见状开始了如图行动。是在画望望q版大头时突然想到的脑洞,大概有些ooc,剧情有些老套甚至土味吧,不过望望剧情甜起来是真的甜哇!去和大白请教大概也是望望的先进思想与关心时妹至深!

脑子进胡萝北的雨晟

时妹可以说是挺喜欢的女主了!!! ​​​上色上一天,大概瞳色有些不太对……盯原图发饰形状和花纹盯到自闭,点开大图放大可以看到发饰的简陋呜呜呜。原图真好看!“叶”字大概是唯一一个我写出来还算能看的字。我不会告诉你我写了全名又擦了的(狗头滑稽)

时妹可以说是挺喜欢的女主了!!! ​​​上色上一天,大概瞳色有些不太对……盯原图发饰形状和花纹盯到自闭,点开大图放大可以看到发饰的简陋呜呜呜。原图真好看!“叶”字大概是唯一一个我写出来还算能看的字。我不会告诉你我写了全名又擦了的(狗头滑稽)

脑子进胡萝北的雨晟

动作有参考!

总算差不多摸清脸部的画法(害)

动作有参考!

总算差不多摸清脸部的画法(害)

脑子进胡萝北的雨晟
画的望望q版小头像,俺永远爱你...

画的望望q版小头像,俺永远爱你!

画的望望q版小头像,俺永远爱你!

半衬

[韶时尽]傅郡望短线HE《半世烟尘,一世白首》续

《半世烟尘,一世白首》续
<<<
『明月照故人绿衣袖
茉莉香浓
翩然落入眼瞳』

天幕泬寥,洇水霅霅。山镇郊外,春日朦胧。
叶凡时慵懒睁眼,一席白裙抚过料峭春寒下的山苗,窸窣作响。
寅时将至,她眨巴眨巴双眼,躺在身后人腿上不愿动弹。
“娘子醒了?”头顶声响传来,清如泠玉,脆如珮环,和着初春融雪淩澌之音。
“我枕了许久罢?辛苦了…”初醒的少女敷衍道歉,头却蹭了蹭他的腿,就着这个姿势反手抱住身后人的腰。
“是啊,如此辛苦,娘子可何时答应嫁我呢?”傅郡望含笑扬唇,像安抚撒娇的小猫般摸了摸少女的发丝。他轻俯身,碧绿双瞳凝望面前人,眼似碧潭骀荡。
“娘子?谁是你娘子?还未成婚拜堂便叫上了?”叶凡时笑嗔一句...

《半世烟尘,一世白首》续
<<<
『明月照故人绿衣袖
茉莉香浓
翩然落入眼瞳』

天幕泬寥,洇水霅霅。山镇郊外,春日朦胧。
叶凡时慵懒睁眼,一席白裙抚过料峭春寒下的山苗,窸窣作响。
寅时将至,她眨巴眨巴双眼,躺在身后人腿上不愿动弹。
“娘子醒了?”头顶声响传来,清如泠玉,脆如珮环,和着初春融雪淩澌之音。
“我枕了许久罢?辛苦了…”初醒的少女敷衍道歉,头却蹭了蹭他的腿,就着这个姿势反手抱住身后人的腰。
“是啊,如此辛苦,娘子可何时答应嫁我呢?”傅郡望含笑扬唇,像安抚撒娇的小猫般摸了摸少女的发丝。他轻俯身,碧绿双瞳凝望面前人,眼似碧潭骀荡。
“娘子?谁是你娘子?还未成婚拜堂便叫上了?”叶凡时笑嗔一句,“登徒子。”
傅郡望的发若有若无地散在她脸侧,痒得人心醉,欲挠不能。
他们已是成婚一次,互叫“娘子”“相公”的关系了。抛开一切远走天涯后,这昔日的傅小王爷突然愧疚起来,埋怨没给娘子一个完满的成婚典礼,便寻思着要再办一场,只得作势求婚到现在。
“那,叶姑娘,在下傅郡望,西盛人士,不名一文,白丁身家。思来想去,惟有一副皮囊可堪入目,但赤诚之心可昭日月。如今这般,姑娘可愿嫁?”
他倒是自信。叶凡时听罢轻笑。
这位“白丁”一身气度风华,无意招尽了邻里桃花,叶凡时却不怕,昔日已吃尽飞醋,尝尽苦楚,此中滋味,一次便可,她已经不愿再疑神疑鬼,也坚信将自己拐到此地的便宜相公不会再给她疑神疑鬼的机会。
“姑娘,可思量好了?”许是见叶凡时眉目轻蹙,神色一霎恍惚,傅郡望出身提醒。
“自然。”
“那,姑娘以为如何?”
叶凡时将心上人一缕滑至自己脸侧的长发抚至他身后,那缕发侧过叶绿发带,随春日柳絮越空摆动。
伸手将那缕发抓住,一寸寸绕在指上。叶凡时半躺侧身,在其上轻轻一吻。
她一吻遍罢,随机起身,与傅郡望隔一寸距离对望。
“此生逢君,喜不自胜。”
这次算是答应了。不枉他端坐不动一个时辰。
傅郡望心下大喜,面上自然不显,作势俯身,低头轻吻在追到手的小娘子额上。
叶凡时一阵心悸,知觉阳春三月熏人醉,涟漪荡起,心下一动。
傅郡望一吻毕欲起身,身下人一把搂过他脖颈不放,轻柔一吻印在公子唇畔,似柳絮纷飞。
“傅郡望,小王爷,我的夫君。”叶凡时偷袭成功,痴痴笑起来,“我方才做了个梦。”
“如何?”
“梦里有你,却白衣白发,神情冷淡。”
“梦而已,娘子不用在意。”
“是啊。”
叶凡时伸手覆住旁侧手掌,少女的手掌整个包裹于青年的手心。
“我自是不会再介意。不过,梦里遇见的人,醒来便迫不及待地想见他。”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叶凡时回头望,这如今的生活与人生前十几年也未必不同。

山,水,乡人。
诗,茶,爱人。

傅郡望,傅郡望,我隔异世山海流落而来,等你撑长篙渡我,入灿灿花海。
从此,松花酿酒,春水煎茶。遍踏一尺山河,轻咂浮生杯盏。纵是陋室灯火,也只亮你眼中星,只照我心上人。

我知这异世羁旅如春花烂漫,多怕自己只是沉入了睡梦,在黑暗里摸索海市蜃楼。偷得浮生半日闲,径自沉沦,不愿梦醒。多可喜,又多可悲。

总之岁月漫长,有幸值得等待。

然而,然而……
你,可又愿意?

眼前人快然大笑,一汪深潭盈盈于眼,荡开碧波万顷。

“娘子,我允了。”

『暖去鬓上寒霜与眼底藏冬
余春日赠与你手中』

……然而,然而。我等到了你,便也不怕了。
你,可又愿意?

后来,时光荏苒,韶时已尽,岁月倥偬不复旧颜容。
傅家玉郎前半生磋磨甚多,心思繁重。虽是过上了流水人家的清闲日子,苦痛死别后败了的底子却是实打实遮掩不去的。他睡醒的时辰晚了些,练剑时辰也短许多,拎水并无往日轻描淡写的从容。这些,傅郡望觉察了,却也藏着不说,成天仍端着那一副贵公子做派,仿佛有用不完的少年意气。

这也是一个早春,料峭春寒催人老。清晨叶凡时醒来,两人同侧而卧,她在后头,入目是自家夫君散开的长发。
于是她便清楚看见了那一根明晃晃的头发,花白的,格格不入的颜色,刺地叶凡时眼里发酸,心底钝痛。
谦谦君子,言念如玉。
情深不寿,强极必辱。
傅郡望这个人呢,充满了无法调解的矛盾。他心狠手辣,却曾愧怍谢罪。他足智多谋,却又稚气未脱。他历经坎坷夹缝求生……却也时光催老命比纸薄。
叶凡时闭眼,那画面却消散不去,牢牢刻印在心底,压得她心中情绪一刹如潮水溃堤,再无可止。

“啪嗒——”
泪溅,沾湿枕上发。

突然,身前人翻了个身,睡眼惺忪,左手缓缓为她拭去泪痕。

“何人在哭?”
“……你的人。”

傅郡望迷蒙间就笑了。

“为何?”
“无事。昨夜做了个噩梦。”
“噩梦而已,不用在意。”
“……是啊。”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傅郡望,那样骄傲的人,自己与他弃世隐遁,毁了他郡望昌黎之家的显贵,已是任性。
又如何能让他伤心。
我嫁的少年郎,心中有丘壑,眉目作山河。他可以意气风发,可以淡如秋水,但不该变作迟暮的老者,任岁月镌刻脸角。

“……娘子?”
“嗯?”
“此生逢卿,喜不自胜。”
“大早上,说什么呢!”
“有感而发。我的娘子那么好,不多捧着,怕她跟别人跑了,无人与我立黄昏。”

……
……
“这你不用担心。”
“允我恩爱白头?”
“我允了。”
“娘子真好。来亲一个。”

……
……
无人与我立黄昏。
我也怕。
人间不如意,唯有空欢喜。

“娘子,你听好,趁为夫今日晨困未醒,这话只说一次。”
“好。”
……
……

『韶华转瞬间成空留恍然大梦
世间几人能够聚散爱恨皆从容』

“今晚月色真美。为夫给娘子唱首童谣吧。”
“嗯。”
“灵山卫,灵山卫,几度梦里空相会。
未曾忍心搁下笔,满纸都是血和泪。
灵山卫,灵山卫,一草一木皆憔悴。
闻说灵山高千尺,难觅一朵红玫瑰。
灵山卫,灵山卫,多少情系天涯内?
日日空见雁南飞,不见故人心已碎。
灵山卫,灵山卫,一年一度寒星坠。”

“遥望去年星在北,今年寒星又是谁?”

“夫君唱歌真好听。”
“夫君?”
……
……

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河。山水依旧。
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
现在,这世上除了我,无人再追念他。
……
……

“娘子,你听好,趁为夫今日晨困未醒,这话只说一次。”
“好。”
“我想与你白头到老。这四个字,少了哪一个都不行。”
“好。”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
《半世烟尘,一世白首》续
End.

表白韶时表白长宁!

阿丝丝

“九攸的微雨时节最是漂亮,只因我遇见了你。”

他是微雨后与她的一场如约而候。

————————————————————-

一人血书求时妹和雨哥复婚。
从高中追到大学的游戏……真的是虐吐。

“九攸的微雨时节最是漂亮,只因我遇见了你。”

他是微雨后与她的一场如约而候。






————————————————————-

一人血书求时妹和雨哥复婚。
从高中追到大学的游戏……真的是虐吐。

云生十四_

『暮雪白首,此生不弃』

『暮雪白头,此生不弃』

叶凡时视角

特别喜欢季微雨,一分小小的心意,纪念那个令人心疼的温柔男子。

文/执意

“若我再遇见你,一定要同你好好喝上一杯。不言伤痛,仅仅是,说说老去的故梦。”

淡月孤星,冷月凄风。昔日的清隽眼眸,那夜宛如破碎的星辰,带着无限寒意看着我。那一夜,我亲手打破了他眼中的希冀。是啊,我是如此爱他。我曾经,如此深爱过那个世间最温柔的男子。

自炎凌石洞一别,无数次画地为牢,在梦里翻涌呐喊,执念终是割破了我所有情感。我曾无数次的幻想着,昔日那个明眸皓齿的少年,能再次袭一身华美青衫;昔日那个言笑晏晏的少年,能再次携起我的手;昔日那个温柔至极的少年,能再唤我一声娘子。若我...

『暮雪白头,此生不弃』

叶凡时视角

特别喜欢季微雨,一分小小的心意,纪念那个令人心疼的温柔男子。

文/执意




“若我再遇见你,一定要同你好好喝上一杯。不言伤痛,仅仅是,说说老去的故梦。”



淡月孤星,冷月凄风。昔日的清隽眼眸,那夜宛如破碎的星辰,带着无限寒意看着我。那一夜,我亲手打破了他眼中的希冀。是啊,我是如此爱他。我曾经,如此深爱过那个世间最温柔的男子。


自炎凌石洞一别,无数次画地为牢,在梦里翻涌呐喊,执念终是割破了我所有情感。我曾无数次的幻想着,昔日那个明眸皓齿的少年,能再次袭一身华美青衫;昔日那个言笑晏晏的少年,能再次携起我的手;昔日那个温柔至极的少年,能再唤我一声娘子。若我还能再见到他,我一定要倾尽我所有,给予他全部,如病入膏肓一般。


时光流转,我终是什么也留不住。


无论是他唯一的青色发带,还是我为他立的唯一一块碑。痛苦与彷徨占据我的内心,我开始将自己生生困入彀中,将那颓败的感情,与无能的自己,一同埋藏在回忆里的每一处柔软的茉莉花海,不愿出来。


可你,却将我拉出来了。


将回忆忘却,执念便不是执念。你想让我,做一个全新的自己。


可内心深处的自己却顽强地如同石楠,一遍一遍地提醒我,该醒了。回忆淡如青烟,却是伴随着仇恨侵入我每一处骨髓。


那一刻,剥离的感情,化作锐利的剑锋,带着锐不可当陵劲淬砺的气势,划过吹弹可破的肌肤。鲜血肆意侵染馝馞的雾气,开出百年孤独的花。


我因傅郡望而恨他,直直刺向那个名叫季微雨的男人。


天空下起的不是雨,而是雪。我不知是当时的寒风将我眼瞳刺的颤痛,还是他那充满寒意的眸子以诡异的冻结人心的方式凝结包裹成如同长在雪中的刃,直直刺入我心中,令我惶恐与悔恨。


那个曾被我在心底一次一次珍藏于心的人,终是被我伤得体无完肤。我不知我该做什么,而我已是直直走向他,哪怕他真的不再爱我。


他不会原谅我了。


不论是傅郡望,还是季微雨,我终是一个也留不住。


“不知能向谁去借,今世今生的一纸相伴。”一纸相伴,终是痴惘。一纸休书,死生无关,陌路天涯。风雪纷乱迷离,我看着你的背影一步一步地走着,直到那背影终是如同浮云,消匿于天际。


我倒下,阖上眼,就想如此去了,也好。


可惜老天从来都不会那么慷慨。


我想,我还是要坚持下去的。哪怕,哪怕他恨极了我。我想要弥补,哪怕只有一点也好。


两年后,我成了东景国主。


二载流光,我想我终是负了韶华。两年,我走过很多路,见过很多人,可再也没有见过那抹清绝的身影,于我,也终是孑然一身了。那悲恸的眼神,跌碎于寒夜,每日每夜在我梦中,一遍一遍的,如此清晰。


我有时也会想起,那勾起温柔嘴角,秋水桃花般的眼睛静静看着我的傅家少年郎。回忆也许真有温柔亿万年岁月的力量。那是我此生唯一的执念,宛若一朵未眠的昙花,馥郁幽远,经久不歇,悄然盛开在我心田。究竟……要为了什么活下去,我想,如此就够了罢。


于是,每一个春秋,每一份回忆沉淀下来,都是你的影子,灿若彻夜繁星。


我还能再遇到他吗?我不知道。也许会吧。


回旋年少,听雨花事了,我竟不知我走过了那么长的路。而彼时光景正好,漫漫长路,我依旧追赶着你的脚步,未曾停下。


下一次,见到你会是什么时候?


“尘缘似一场花雨,眉目缱绻中枯寂。 ”心中尚存的执念拉平了岁月褶皱,纵使往事如烟不堪回首。我终将会老去,也许我一辈子也触不到他,等他一眼回首。


可那又如何。


我知未来路上风雪依旧。


可我还是会走下去。


雪夜茫茫,白了少年头。韶光流年都束之高阁。


然暮雪白首。


我此生不弃。

–end–

脑子进胡萝北的雨晟
临摹,《韶时尽》季微雨不管你是...

临摹,《韶时尽》季微雨
不管你是望望还是雨哥,不管你是完整还是残缺,你依旧是那个翩翩公子,温润如玉,是叶凡时永远的夫君,谁也不能取代!不要自己背负那么多,想和你一起承担,一起走下去!

临摹,《韶时尽》季微雨
不管你是望望还是雨哥,不管你是完整还是残缺,你依旧是那个翩翩公子,温润如玉,是叶凡时永远的夫君,谁也不能取代!不要自己背负那么多,想和你一起承担,一起走下去!

兰渊 千羽聆

暮落西朝花开尽,不负韶华君与共。

咳咳,其实只是想安利一下《韶时尽》而已o(≧v≦)o(但并不太会怎样给人安利游戏……)
算是穿越、古风类的乙女向?攻略游戏,画风偏向真人的那种,看上面那歌的封面就对了。这个应该是个网页游戏,如果用手机玩的话,最好就下载橙光app来玩。里面可攻略的男主好像有六个吧?其中有两个似乎是同一个人的样子……但比较麻烦的就是不是免费的,只能试玩开头共通线的几章,然后后面的要购买才行。

(╥﹏╥)呜呜~我真的是在虐我自己啊!!!在网易云听歌时看评论就知道是个虐坑,但忍不住好奇剧情去玩游戏……结果就是这两天完全被哭死……而且还只是在玩了试玩章的情况下……[捂脸]
其实偶个人的话并不觉...

暮落西朝花开尽,不负韶华君与共。

咳咳,其实只是想安利一下《韶时尽》而已o(≧v≦)o(但并不太会怎样给人安利游戏……)
算是穿越、古风类的乙女向?攻略游戏,画风偏向真人的那种,看上面那歌的封面就对了。这个应该是个网页游戏,如果用手机玩的话,最好就下载橙光app来玩。里面可攻略的男主好像有六个吧?其中有两个似乎是同一个人的样子……但比较麻烦的就是不是免费的,只能试玩开头共通线的几章,然后后面的要购买才行。

(╥﹏╥)呜呜~我真的是在虐我自己啊!!!在网易云听歌时看评论就知道是个虐坑,但忍不住好奇剧情去玩游戏……结果就是这两天完全被哭死……而且还只是在玩了试玩章的情况下……[捂脸]
其实偶个人的话并不觉得剧情要购买有什么问题……因为如果是韶时尽的话大概?……算是值得的吧~然而可怜我自己的支付宝没钱,被郁闷死((T_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