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顾一川白萧

767浏览    156参与
酒里掺茶Se

感觉东皇真的没什么人出现,出现的除了顾白丢不太靠谱(不然就是走个过场),影寰的人好歹还会出现经纪人之类的。

要说因为白是成年人而且聪明并且独立,当然跟小姑娘们还是不一样的(毕竟龙灏天的经纪人也很少出现啊.jpg),自己也有想法的又更清楚情况也毕竟工作这么久了,也是成年人顺便虽然很配合但也不太好控制是吗(还是“控制”者直接是上司顾一川呢,或者说合作比较合理,因为很清楚需要做什么也达成了合作。不过确实顾总当然还是上司,有掌控权的那种内容啊),毕竟是独立的成熟的还很清楚这些还是合作者。不是说没有经纪人和经济团队。但总有种不太需要经纪人,毕竟是成年人,也可能是有些事情自己处理,也有种很多内容跟顾一川......

感觉东皇真的没什么人出现,出现的除了顾白丢不太靠谱(不然就是走个过场),影寰的人好歹还会出现经纪人之类的。

要说因为白是成年人而且聪明并且独立,当然跟小姑娘们还是不一样的(毕竟龙灏天的经纪人也很少出现啊.jpg),自己也有想法的又更清楚情况也毕竟工作这么久了,也是成年人顺便虽然很配合但也不太好控制是吗(还是“控制”者直接是上司顾一川呢,或者说合作比较合理,因为很清楚需要做什么也达成了合作。不过确实顾总当然还是上司,有掌控权的那种内容啊),毕竟是独立的成熟的还很清楚这些还是合作者。不是说没有经纪人和经济团队。但总有种不太需要经纪人,毕竟是成年人,也可能是有些事情自己处理,也有种很多内容跟顾一川直接沟通或者说,当然也有其他人,也有不必要事事老板亲自的。只不过正好两人也有这样的关系关联,确实也是合作者。

非要说的话就是在奇怪的地方磕到了。这种影寰有经纪人,东皇几乎没有也不出现,当然是因为成熟的艺人个体,但是还存在顾一川这个老板上司的连接。。而且也不是很好控制可以说是成熟的自我和成年人,以前也是,但是当然也存在控制和了解包括跟顾一川的关系情况,毕竟顾一川这个人存在也很特别。两个人在东皇也有点特别。在整个情况里。。东皇的两个人的连接也有点特别。。尤其是东皇几乎没有别人(出现)。这种很紧密又微妙的感觉。虽然关系本身确实就比较特殊也确实是合作者更何况是财务总监和东皇的活招牌呢。。确实也是有些熟悉的又是这个足够有价值的。只是有种这种点上体现着紧密或者说(和对方的彼此关系),倒不是只有彼此,但显然是一种默契契合,是一种都很利落聪明,又主要是跟对方关联和紧密熟悉,在工作上但也反应着双方连接,是很巧妙又“紧密”“熟悉”“合作”的合作者。这种感觉很强烈。

酒里掺茶Se

偶尔会从脑子里冒出乱七八糟的想法。比如顾一川对坐的椅子多熟悉,日常的内容接触的事物。白萧对于自己的东西多熟悉,对顾一川的东西多熟悉。这种比如说椅子,比如说突然做了什么事情感觉椅子有点不太舒服,或者说以这椅子坐了多久为文字的开头,以决定换个椅子或者心情好了觉得一如既往地舒适作为结尾。........。嗯,也比如突然决定去吃点什么晚餐的顾白。感觉是“日常”,只是叫做日常而已,当然其实只是有发生着的内容。倒也没有多平淡也没有多艺术化,但所以是生活更是内容。不过总是冒出一些想法却不一定写呢。先记录一下好了。

偶尔会从脑子里冒出乱七八糟的想法。比如顾一川对坐的椅子多熟悉,日常的内容接触的事物。白萧对于自己的东西多熟悉,对顾一川的东西多熟悉。这种比如说椅子,比如说突然做了什么事情感觉椅子有点不太舒服,或者说以这椅子坐了多久为文字的开头,以决定换个椅子或者心情好了觉得一如既往地舒适作为结尾。........。嗯,也比如突然决定去吃点什么晚餐的顾白。感觉是“日常”,只是叫做日常而已,当然其实只是有发生着的内容。倒也没有多平淡也没有多艺术化,但所以是生活更是内容。不过总是冒出一些想法却不一定写呢。先记录一下好了。

酒里掺茶Se

白萧的体温多数时候并不偏冷,只是有点当然觉得清凉,相比较温暖热量只是常温更多时候触碰起来一点冰凉,手臂,额头,脸颊蹭过的感觉。当然有些动作会让体温升高,也会让人发热。光滑的有点点让人觉得冰凉的,同样细腻的,甚至有点柔软的皮肤,蹭过,捏在手里,抓住,感觉是不一样的。顾一川自然深有所感,也自然可以享受这份感觉。相比较而言,掠过一下的感觉总是最让人容易从一瞬间之中捕捉到更多,更在意,但是长久的停留与接触,同样让人能感受到与在意,比方说牢牢扣住或者相贴,比方说适当距离却肌肤相触的感觉,热与凉都适当地恰到好处。除了享受当然还会让人在静下来的感觉里听到思考到触碰的感觉。

白萧的体温多数时候并不偏冷,只是有点当然觉得清凉,相比较温暖热量只是常温更多时候触碰起来一点冰凉,手臂,额头,脸颊蹭过的感觉。当然有些动作会让体温升高,也会让人发热。光滑的有点点让人觉得冰凉的,同样细腻的,甚至有点柔软的皮肤,蹭过,捏在手里,抓住,感觉是不一样的。顾一川自然深有所感,也自然可以享受这份感觉。相比较而言,掠过一下的感觉总是最让人容易从一瞬间之中捕捉到更多,更在意,但是长久的停留与接触,同样让人能感受到与在意,比方说牢牢扣住或者相贴,比方说适当距离却肌肤相触的感觉,热与凉都适当地恰到好处。除了享受当然还会让人在静下来的感觉里听到思考到触碰的感觉。

酒里掺茶Se

与其说有“刺”其实本就是灵动又有个性的,任何时候都是啊。尤其是对着顾一川相对来说与其说是刺一下或者狡黠,因为本就灵动而有个性,内敛也有一定程度的收敛,但是依然灵动又自我的本质,对不同人体现的方式态度也不同,可能更有针对意义也可能只不过从自身轻巧出发。同时灵动外也有一种微妙的自然的魅力。是不动声色的又是直接一点的性格气质的,微妙的不言又或者直接的的态度和风格,个体的这种魅力。

与其说有“刺”其实本就是灵动又有个性的,任何时候都是啊。尤其是对着顾一川相对来说与其说是刺一下或者狡黠,因为本就灵动而有个性,内敛也有一定程度的收敛,但是依然灵动又自我的本质,对不同人体现的方式态度也不同,可能更有针对意义也可能只不过从自身轻巧出发。同时灵动外也有一种微妙的自然的魅力。是不动声色的又是直接一点的性格气质的,微妙的不言又或者直接的的态度和风格,个体的这种魅力。

酒里掺茶Se

想想顾一川这个人欺骗性挺高的。其实也不是,他是真的有点随性那种风流态度但也是真的有目的手段。可以和你去喝酒可以聊天诉苦可以写歌评可以给你惊喜他甚至理所当然诚心诚意但是也是有想法和他自己的逻辑甚至无关于平等与否也不是阶级问题但他确实绝对认为自己要掌控和是权力掌握者同时甚至(?)会运用一些手段和目的。

歌评应该是他自己写的吧,虽然可能很有套路(….)

所以说这个人还是很有能力的。但是确实。接触起来有一定需求和认知共识的。所以才会觉得每个人的情况是不同的。因而(顾白)彼此的情况无论是关系还是认知还是个体的性格和契合包括价值利益和情况。都还是很巧妙微妙的。….。

想想顾一川这个人欺骗性挺高的。其实也不是,他是真的有点随性那种风流态度但也是真的有目的手段。可以和你去喝酒可以聊天诉苦可以写歌评可以给你惊喜他甚至理所当然诚心诚意但是也是有想法和他自己的逻辑甚至无关于平等与否也不是阶级问题但他确实绝对认为自己要掌控和是权力掌握者同时甚至(?)会运用一些手段和目的。

歌评应该是他自己写的吧,虽然可能很有套路(….)

所以说这个人还是很有能力的。但是确实。接触起来有一定需求和认知共识的。所以才会觉得每个人的情况是不同的。因而(顾白)彼此的情况无论是关系还是认知还是个体的性格和契合包括价值利益和情况。都还是很巧妙微妙的。….。

酒里掺茶Se

有想过顾一川的打火机。或许也随意或许也有习惯的牌子,或许甚至很多时候也就不需要他自己点(但不是西西里那款.jpg),皮质的黑色的壳?还是银色的琥珀金色的?银质金属?烧起一点火色,火光映亮的是黑暗还是光亮。虽然出现过那种燃烧乐谱梦想理想主义的意象,但毕竟不是真的如此。说来也不算太喜欢抽烟,但当然有打火机甚至办公室也有烟灰缸吧。以前说过小白的打火机是从哪儿来的随便路上几块钱的那种吧。顾一川的打火机把玩起来更有趣味一点,毕竟手感光滑也要好点,像是把玩什么其他物品,也像是反复按开翻开盖子,却不一定点起火。但一不小心就燃起一片火也不一定,不是打火机的原因也是可能的。

打火机当然肯定也不止一个吧,塞在口......

有想过顾一川的打火机。或许也随意或许也有习惯的牌子,或许甚至很多时候也就不需要他自己点(但不是西西里那款.jpg),皮质的黑色的壳?还是银色的琥珀金色的?银质金属?烧起一点火色,火光映亮的是黑暗还是光亮。虽然出现过那种燃烧乐谱梦想理想主义的意象,但毕竟不是真的如此。说来也不算太喜欢抽烟,但当然有打火机甚至办公室也有烟灰缸吧。以前说过小白的打火机是从哪儿来的随便路上几块钱的那种吧。顾一川的打火机把玩起来更有趣味一点,毕竟手感光滑也要好点,像是把玩什么其他物品,也像是反复按开翻开盖子,却不一定点起火。但一不小心就燃起一片火也不一定,不是打火机的原因也是可能的。

打火机当然肯定也不止一个吧,塞在口袋里或者放包里,车钥匙一起。却不一定会带到车啊。和钱包也不一定放在一处,打火机不是必备的,这种东西不算完全随身物品只是有时候可以带着,放到桌上抽屉里的钥匙,袖扣,车钥匙钱包。或许还有公章和钢笔也不一定。当然日常出门还是挺轻装上阵的,不过越位高权重穿西装的时间越多工作也越忙虽然衣服其实真没什么所谓,日常照样还是可以有别的衣服也会穿。


跑题了啊。打火机摸起来怎么样,打火机的火光也是火光,和烟的火光一样。其实写过一点吧也算是虽然重点不是打火机呢。有没有什么纹路,还是火光一下,也就是用来点起火的———没说是哪种火?还是挺重要的,也是有价值的,使用物品和工具也是有其用处价值的,当然也可以不在意也可以在意,也可以有偏好。也可以拨动一下拨开盖子点起火然后又合上。因为火也已经点起来了。是烟吗还是别的呢。

酒里掺茶Se

顾一川的椅子扶手是冰凉的吗还是蹭到会有点手感余温,皮质的,金属的。蹭到腰线和手腕,没事不要在办公室Sex?还是说Sex也没关系呢。会有点记忆,包括办公桌,说实话办公室的沙发更好用一点。顾一川的办公室实在装修有点简约又很典型。说来其实和他房子有点像,米色调在黑色之中居然也非常多。中和了冷感,又还是很简约。反倒是很适合白萧,不显得柔和但又不是过分冷冽。甚至让人觉得说不定这地方是白萧的住所——也不一定,简约大气而已。白萧要是没穿一身深色西装的话顾一川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多数时候就算是休闲装他也是深浅搭配,哪个颜色其实都衬得出来,气质,不过度柔软又不过度锋利,但也不是所谓的中庸。不过倘若在镜头下大概无论...

顾一川的椅子扶手是冰凉的吗还是蹭到会有点手感余温,皮质的,金属的。蹭到腰线和手腕,没事不要在办公室Sex?还是说Sex也没关系呢。会有点记忆,包括办公桌,说实话办公室的沙发更好用一点。顾一川的办公室实在装修有点简约又很典型。说来其实和他房子有点像,米色调在黑色之中居然也非常多。中和了冷感,又还是很简约。反倒是很适合白萧,不显得柔和但又不是过分冷冽。甚至让人觉得说不定这地方是白萧的住所——也不一定,简约大气而已。白萧要是没穿一身深色西装的话顾一川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多数时候就算是休闲装他也是深浅搭配,哪个颜色其实都衬得出来,气质,不过度柔软又不过度锋利,但也不是所谓的中庸。不过倘若在镜头下大概无论是美好温柔还是柔软温暖或者精准锋利和不疯魔不成话,都可以展现得恰巧得当,当然表现做好和演戏的内容也是两回事的。只不过怎么穿他都是有点精致又有些利落感同时很美的,或许也要看说的是什么话。


喊顾老板的话说不定明明有点远的距离却像凑得很近,比笑眯眯的样子更狡黠一分,不伸手抓牢稳住说不定要从腿上掉到床上去,也可能抓也是抓不住的。像是故意的,显得有点无辜却不是故作无辜,应该说但是又明知故意也向你表现出自己的些微故意又无辜的意思,当然知道你也知道自己是故意的,所以那么明目张胆却又不是恃宠而骄地故意如此,又展现出一点故意的意味。恰到好处就那么点一下。要夸聪明还是就是心知肚明又有点俏皮狡黠呢。



酒里掺茶Se

想说能不能让顾一川咬开保险套的包装,想想顾一川不会这么拆,用手拆概率更大,白倒是可能会这么拆。不算熟练甚至用得也不多。舌尖会蹭过一下包装袋,倒是不会咬或者把包装卷进口腔。

顾一川:(感觉相比较保险套更像是一个道具)

想说能不能让顾一川咬开保险套的包装,想想顾一川不会这么拆,用手拆概率更大,白倒是可能会这么拆。不算熟练甚至用得也不多。舌尖会蹭过一下包装袋,倒是不会咬或者把包装卷进口腔。

顾一川:(感觉相比较保险套更像是一个道具)

酒里掺茶Se

无端想起来当时见面那个风格,两个人性格逻辑就很明显,不是对得上与否,而是那种性格个性。包含着个体的经历和性格的。本来就已经很独特且独立的。小白的那种果决和深刻,还有一点青涩但很有胆子的锐利。算是搏一个机会更算是自我争取。有些内容确实一直如此,只不过会成熟一些也会有些表现方式变换。


而且是很明确的那种有点难有点坚持但就是出自个体的很强烈的争取,双方思维逻辑连带表现风格“碰撞”,交流话语里的传递内容和个体性格想法的体现。这个争取非常独立,也非常有特色。所以一开始就显得微妙的平衡,本身就是很个体自我的争取,虽然付出一切可能虽然感受经历是苦涩的当然对方是掌权的争取的是机会。但仍然非常个体自我强烈...

无端想起来当时见面那个风格,两个人性格逻辑就很明显,不是对得上与否,而是那种性格个性。包含着个体的经历和性格的。本来就已经很独特且独立的。小白的那种果决和深刻,还有一点青涩但很有胆子的锐利。算是搏一个机会更算是自我争取。有些内容确实一直如此,只不过会成熟一些也会有些表现方式变换。


而且是很明确的那种有点难有点坚持但就是出自个体的很强烈的争取,双方思维逻辑连带表现风格“碰撞”,交流话语里的传递内容和个体性格想法的体现。这个争取非常独立,也非常有特色。所以一开始就显得微妙的平衡,本身就是很个体自我的争取,虽然付出一切可能虽然感受经历是苦涩的当然对方是掌权的争取的是机会。但仍然非常个体自我强烈的。


甚至该说这种碰撞接触反而很平等。。也可能因为那个时候毕竟老板还不是上司老板,反而更明确独立的个体,但也就形成了。就算是上司老板也很独立啊有些一方面平等的,本身人就是个体接触又这么独特巧妙的情况还契合微妙。


当然当时顾一川那种上位和也同样锋利一针见血又有点理所当然还带点随性玩味气质的感觉也是。很根本。很明确地体现了出来。还称不上碰撞却很奇特的开始又巧妙的适合。当然不可爱也不简单轻松,却有点奇特直接的个人性格和事情里对上的,感觉得到这种个体接触,又很彰显双方性格情况,很独立锋利,隐约又有点趣味的,不轻松平常但很明确坚韧,都足够果决有思考力和胆子的两个人,虽然不一样也确实那时候顾一川虽然年轻一点也仍然更成熟更当然比青涩一点的白更“老谋深算”,白或许有着独特的思考和个人风格的气质,还有这种坚韧抓紧机会的更拼命的感觉,但是都是很明确的这种能力心力,这种果决意识感。也确实是有能力的。很直接又敏锐地互相捕捉到对方这种感觉。并且一直延续至今更深的。本身当然也有种个体性格出于情况下的反应。


顾一川也许更掌控权一点又带些那种随性感觉,也有点相处实际感,不是压迫而是个人风格非常强劲的,看着对方也有思考又风格明确的,有谋算又算随性,说的话也是一直这么他的风格态度,不多恶意但绝对锋利清楚,还有点理所当然和随性,在这种双方接触下反而有点过于清楚又明确。显得个人性格的那种明确又显得双方这种对接的直接明确不矛盾。(这个人有的方面真的不单纯但理所当然的那种气息风范,这种理所当然有时候带点独裁又不是完全独断专行的意思,是个人的风格)


说话逻辑是这么现实的事实,逻辑上也是,但白的坚持也是很现实很争取,非常强烈。而正好都体现出来了。。甚至不如说他正是看着和知道着现实说的话也很现实清楚,很看得到也很坚韧感受深刻而且个人付出挣扎很果决很拼命,对顾这种现实的说法也完全清楚甚至所谓习惯又仍然争取。这种机会当然要抓住,说白了也是为了自己的自我和自己的现实,很实际的,也正好加深对上对方的情况。


白是个人性格锐利又鲜明,还有点坚韧的。不是那种独裁却很有穿透力,有点个性风格特色。虽然少年期似乎简单又似乎鲜明,有点那么张扬,也有点很明确的艰难,但实际上也就是坚韧和决心,非常实际的感受和争取需求。性格和情况本质的一种强烈和争取,无论是随性和摸钱包那种直接和张扬还是还钱包的直接配合和争取,态度变化个人性格也没变化,随性不是好相处的随性,但甚至非常纯粹的感觉,比如问有没有盒饭那种就是很直接到纯粹的,但也很清楚,清楚怎么生存清楚抓住机会,就是个人的情况。不是单纯但是纯粹直接,看得到很锋利而不是自身过于锋利,一直以来越看越透彻也深刻吧。



相对于虽然顾有思考有点耐心考量,有个人的思路,但确实被白一步步争取和果决感更进一层,感受到也就更深更略微的震惊。感觉得到很深也感觉得到决心且确实是有价值的包括这个人的感觉所以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一想没反应过来就推上去把人推床上真的很实际,这种感觉这种反应胆子,还有一个未成年这种纤瘦身体但当然少年期也算有点修长的这种推上去,然后抵着床铺,又很有果决。说的话也是,以表诚心又有点微妙,其实没那么镇定,但是说的话很认真,加上方便推到压在对方身前的手,这种决心感又一点微妙感,不是说多么风情,而是说出来的话直接却显得微妙暧昧,个体确实带点这种感觉,有点这种环境下生存的什么都看到过的感觉,也有点个人性格上的这种果决又有点“好玩”,更算不得讨好,虽然说的是好话做的是争取。倒是可能有点试探但很果决决心。

有点稚嫩却更显独特,一点点锋利和清楚,脑子非常清楚聪明,又很果决,性格又有点轻飘飘和这种环境下个人的趣味感和直接感。(但不是没有尊严只是很跳脱,甚至显得有点果决之外的不受限制)这么说话不是直接与否甚至带了点魅力感,又显着性格上的有点微妙又直接的,很,可能是因为环境也可能是因为个性,很独特,一般人说不出这种话,说出来又有点魅力趣味感的。这种性格上的独特风格和思考。环境累积和个人思维风格,那种一点的飘扬又巧妙,说着这种话语词句的组成就是很个人很特别的独特(找不出一个好的形容词,对不起)(还很干脆),干脆又不是觉得那种三教九流之态而是很微妙的话语,以示诚心却说得还有点魅力到像是勾引的感觉,但其实就只是很直接,语言内容的组成却看得出来这个人的独特和思考以及语气性格上的又随性又微妙(找不出更合适的词但这两词一起说有点合适)

还有表情话语里那种类似于玩世不恭随性直接但不是真的玩世不恭而是有点个性有点锋利张扬也包括了实际上个人性格坚韧的感觉。思想上的思考和心理的紧张强装镇定和争取。包括之后的反应说误会了啊也是。直接但完全没忘记争取。.....顺便也提起了顾一川的兴趣和打量。能为此这么付出和争取,之前的替身的时候也是。又有点能力这个人也有点意思的,说话和做事上。

(不过顾一川之前的感觉就像是:?还有这种人)

不戏剧化反而更能体现出果决当然也不是那么淡定的。但很明确果决争取的。

酒里掺茶Se

在写的没写完但先不知道为什么在想。会想工作时间或者日常。对顾一川当然很恭敬的表现但也不是完全特别恭敬到哪种程度。顾一川也不是这种类型。要说的话可能就只是表现得好,比较认真尊敬的那种见到人,感觉在工作场合碰到或者办事,见到人可能会礼貌尊敬地开口称呼“顾总。”(或者边点头边称呼),听起来有点更像是某些片子里合作搭档见到对方的确认情况(...)不过非要说的话,可能就是上司艺人这种感觉。其实也不是相处感。而是白出于艺人的身份包括对顾一川一部分的态度和保持好的这种认真内敛的感觉,与其说保持好的有点形象的感觉其实也就是个人真实的情况成熟一点的认真内敛的风格表现工作上的态度。加之跟对方,当然是上司艺人的关系...

在写的没写完但先不知道为什么在想。会想工作时间或者日常。对顾一川当然很恭敬的表现但也不是完全特别恭敬到哪种程度。顾一川也不是这种类型。要说的话可能就只是表现得好,比较认真尊敬的那种见到人,感觉在工作场合碰到或者办事,见到人可能会礼貌尊敬地开口称呼“顾总。”(或者边点头边称呼),听起来有点更像是某些片子里合作搭档见到对方的确认情况(...)不过非要说的话,可能就是上司艺人这种感觉。其实也不是相处感。而是白出于艺人的身份包括对顾一川一部分的态度和保持好的这种认真内敛的感觉,与其说保持好的有点形象的感觉其实也就是个人真实的情况成熟一点的认真内敛的风格表现工作上的态度。加之跟对方,当然是上司艺人的关系又当然还有点稍微确实有些特殊,也确实是足够紧密的关联。稍微会显得有点契合默契又熟练。越加深越有利益绑定关系。


无论是顾总还是顾先生。适当又合理。显得足够认真却也不觉得疏离感。无论是微笑着喊还是更认真的表情。确实是上司老板又确实是对方这个人。社交场合,工作情况,私人场合,私人场合依然有足够好的尊敬态度,又更微妙一些。


顾一川大概习以为常也可能“嗯。”或者毕竟是上司他理所当然地习惯这种。只不过具体相处内容恭敬又不只是恭敬。至于怎么喊白萧,当然是对这个人也是对自己的艺人。白萧。小白。其实真的会喊小白。应该很顺口(晚宴问资料的时候?)而且两个人都实际上有点干脆利落的,除了恭敬也足够契合熟练有一定熟悉度。工作正事乃至对人态度有一部分相当恭敬认真,顾一川当然相当上位者但也认真工作态度。只不过其他微妙又有点直接。毕竟两个人实际上风格也是,不会多么放肆的意思,但是只不过这样才更微妙又直接。足够清楚对方的逻辑和风格态度,表现得又足够到位,直接又巧妙,也很契合。足够明显的双方个人个体风格展现得很好又很巧妙,还有在和对方的关系里包括情况里,在对方这里正好如此地适合也契合。有些契合锋利感,摸得到对方的锋利锐利,但不是对着自己的,这种锋利锐利或者个人鲜明性格略微有些契合,正好也少有碰撞于是感觉是感觉得到又不会针对于对方的,合理贴合的。自身的表现不是说所谓不用藏而是双方都贴合,独特的个人性格的锋利锐利在对方这里处理得放得也恰到好处,完全很舒适直接,当然相处还是有些微妙的,本身也就微妙。微妙感十足轻微的暧昧也是。

有时候似乎感觉会轻轻若有似无叫一声“顾总”,有些意味深长又有些简单。当然具体场合里或许还有些各种各样的语气,也可能很会打趣但也适当,也可能会疑问,但是白萧的风格就是有些似乎轻飘飘的。说话做事,稳当但是感觉上似乎有点轻飘飘又巧妙灵动的。当然该认真的时候很认真。但是多数时候又有点好玩。和顾一川相处也不太相同,可能因为他是上司老板,又因为关系情况足够独特,也足够清楚理智。很巧妙,有些舒适又有些自然的不算沉默的沉默。或许看起来没那么小年轻(本来也不),但是也有还蛮趣味玩闹的,两个人本来也不是过度严肃的类型。甚至顾一川比较洒脱随性,白萧也是有点不一定的随性的。会有下面当然属于他们的相处风格方式,整体感觉。也确实这种感觉很微妙很契合又有点味道。当然就算是工作时刻这种内容也萦绕着一点,不过说到底其实也就是两个人两个个体之间的联系和情况还有关系,当然也是两个个体自身的性格。


其实挺简单严肃的有时候但是又很清楚,又显得习惯熟练而舒适。看具体情况掌握得也是,对对方接受良好不是被迫的而是确实有些巧妙的态度和蛮特别的情况,个体的性格原因和都是聪明人也确实,加上彼此的关联利益共同体也确实。



多少带点恭敬也理所当然。当然一些是认真交流的,有些是更微妙的,微妙感一直存在就是了,出于情况出于性格原因相处的微妙感。当然有些事情跟自己无关的也确实不会谈,不显得疏离只不过个人当然有个人的事情,各自的工作态度,当然看在眼里但有的也不会乱牵扯,甚至不如说有的事情会避开,不算冷漠疏离,说到底两个人一定有关系,只不过有些事情自然跟自己没关系,跟对方有关系不代表所有事情都有关系,而且本身也属于微妙的有一个平衡和相处在的,恰巧足够契合,恰巧各种方面关联足够深。所以处于这样的状态和独立个体的连接。是个体的连接确实又深又巧妙,是个体的内容确实有联系又微妙。对对方的态度似乎直接也似乎不用提,相处就自然有自身能感觉到的,传输出去的包括针对着对方的。看到和感受到的。


当然。有些内容对对方是不会展现的也不是完全愉快的。人对自己有想法对对方也可能有些内容。有些微妙的感觉未必完全认同,很多时候相处舒适感契合感,也会有些个人的想法个人的态度和个人的世界,与其说针对谁,应该说出于自己的思考感受自己的态度想法的一些内容。一些感觉。一些个体的内容但当然也可能和对方有关。也可能微妙也可能坦然。毕竟双方的情况未必相同,也未必理解,但正是独立的个体有所接触,不完全理解又但是当然很清晰可见多数内容足够清楚了解,又微妙且契合。这种相处和特点。

当然很多对对方未必完全展现的。甚至过于了解对方这种人和这个人。算不上矛盾,当然也不会向对方展现,当然对对方实际上没有什么事情总也没有什么意见,双方也确实处理得好又舒适。只不过当然有着自身内心的一部分态度和感受情绪,更偏向于自身的思考,但也不影响和对方的关联包括契合与微妙,不影响这种实际上够干脆利落清楚的内容,双方独立的个体在某些方面和个人一部分本质上干脆的契合的风格,也不影响心知肚明的方式风格。当然也有着实际和对方的接触相处。还是舒适的,不是维持表面的而是足够深刻契合也连接的。


说个人的话当然有不表现的东西,也有微妙的,但是实际上也就是自身的思考方式性格。很直接的,是个体的内容契合,思维方式位置情况有所内容,这种接触实际对得上又实际舒适因为都有性格脑子,有共识有指定的付出和理智清楚。确实会清晰的简单的。倒也不是纯粹利益绑定,但也确实是利益关系和足够独特的情况,似乎只是个内容但也在对方双方彼此的关系连接里,不是因此而形成但是是这些的一部分。双方内容当然更多也当然有些深刻又明了。清楚的关联又微妙的相处。与其说清楚简单可能其实更是足够清楚又足够深。概括不了关系但关联清晰,相关且确实契合有点互相配合。而且个体也有一定程度上的关联甚至绑定,因为各种内容包括利益当然也是个体的内容。不管是什么关联也都个体绑定了,而且形成就明确,当然双方清楚也直接,实际上的相处基于此但也就是实际上的相处微妙又直接。只是双方感觉很清楚很清晰,对对方和情况也是,但不是冷漠理智的意味,确实理智清楚,或者心知肚明又利落清晰,但内容足够深,也确实自然关联。都利落都实际,对情况对需求,或许所以契合关联也更深。本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或者可以随意影响的情况,而是形成的深的内容,实际虽然似乎利益方面清晰可见,当然对人来说就是利益,看得到的利益价值和关联,但对方也是人,包含了这些的,且也是个体关联,本就很深。形成着更深。这种连接本身也独特,内容也许算足够清晰但也就独特深刻且,清晰得更牢固更不止是清晰简单,因为实际上内容足够实际。认知很清楚却没那么简单清晰而是达成深刻的。也因为这种的两个人或许有点更独特深刻。

当然清晰简单的还有做事风格和对对方的一部分了解,不是多简单但清晰。以及在对方这里可以清楚简单清晰明了的一些逻辑,对得上的,做事内容也干脆默契契合显得熟练简单。这种感觉基于个体风格也体现在和对方相处交流上格外流畅和简洁明了很清楚的。双方确实有些能力逻辑风格意识对得上,不仅是聪明人且有些风格接触上微妙契合而更能达成这种感觉的。搭档默契不算合适,但微妙又确实契合的,契合增加了微妙又更明确对接上的感觉更适合又更有合作者且独特意味。

又因为对方个体和自己的契合微妙也就更微妙了。




但是也有和对方接触的影响,不是影响个人的内容,虽然会有些微思考和确实情况上的影响。只是相处当然考虑到对方也当然还是自然的个体的内容。所以有着这种微妙。但形成的内容个体的情况还是个体的,是个体的思考想法接触,有着个体的内容,愉快的坦然的或并非如此的,不仅如此的。是自身的内容,当然和对方相处联系也可能有对对方的内容。当然对方也可能是一部分因素,一些内容。但相处和关系里却不是影响的。

(这么一说也稍微会想写接顾一川电话有些正事,脑子却在思考有些苦涩微妙有些又很无所谓清楚到过分。不是意见,因为本身自身的情况的感受是出自个体的还有那样的经历。微妙也是出于个体的,独立个体看着这个世界的。只是稍微会想想。偶尔会思考当然也是对对方有点反应情绪。不过其实多半时候平淡灵动又没什么。也很认真清晰。情绪并不翻涌,但自然地接触深似乎感受也会翻涌形成,不过有些出于个人的想法,对利益对现实对利益至上和微妙的感觉,只是也会想而已。但是更多就是看得清楚,加之和对方其实是共识共同体。也就没什么,多半愉快也可以配合。虽然配合可以是淡然也可以是为了选择也可以是清楚也可以是清楚但微妙的。

因为本身对自己也是有些微妙的,但是是很清楚想法的有脑子的而不是单纯选择顺从或者只有苦涩没有自主权的。还是很有个体自我想法的也确实处于情况难以过度在意有些所谓东西,当然自己也确实不算在意甚至看得清楚而不太在意的。但这不代表就每个人想法自我深刻的思想。有,但可以无所谓的只是思考的,并不因为没有权利。虽然处于这个情况,也只是真的有点无所谓淡然,看得清楚也只是工作,性格特质上,怎么做无所谓,自己很清楚看着又有需求。这些怎么做,并不影响个人很有思考能力和想法也不影响确实对有些内容无所谓的。不影响整体的看得比较广。深但是锋利感不是很有意见或者多么理想主义,只是维持个体的只是个人思考的,只是个人对现实有想法也不完全顺从,但身处其中做事。又抽出其中整个对这些有点淡然无所谓,但也都看得到的感觉。

不过或许也是因为经历和所处情况。当然也是良好淡然的心态。每个人方式不太一样。但个人确实有这种看得到又确实不完全所谓的,心态性格不同,说不上好坏反而甚至的感觉是只是自己做自己的事情而已,当然这种内容也是选择配合的处于现实的,只是也抽离各种内容,只不过看得清楚也有认知,但个体不影响。至少自己个体有些看得清楚也无所谓,也当然工作上更加不会被个人情绪影响。不过会有想法,个人情绪喜好想法是有的,关于很多事情,但不影响工作也不影响很多东西看得透彻当然性格上对有些确实无谓也确实风格也有点透彻。虽然也有很锋利的针对某些的内容不是什么都无欲无求,但是有些确实透彻又稳定平淡,比较隔离世界也可能是比较成熟稳定但不理想主义的心态。有的也确实出于个人角度能达成并不介意也无所谓。

或许有的内容上也会希望,但出于个人经历情况,出于冷静,或许也出于习惯,本身确实也因为清楚需求而都能只是做事明确。也许有些内容有时候有着不认同和累。但是看得清楚。也可能是关于工作确实看得清楚也无所谓。有这样调整自己心态的经历,但不是顺从,只是以前可能也没这么成熟,也有点慢慢熟练的。当然更多其实是本身本质也有些透彻无所谓的淡然。也确实会更清楚现实一点又不是现实主义只是无所谓和有个人放个方式去做和思考和看着。

也确实是比较对一些东西透彻个人风格一点的。)




要说的话就是清楚的双方相处的独特风格,也有足够个体。当然也足够正好。不是距离正好,只是各方面处理正好。且也契合有实际内容。

题外话说要说如果男同有什么浪漫,当然不是常态那种浪漫,就和关系相处风格微妙一样,有独特的属于彼此的这种相处风格且恰巧适合又有点舒适微妙的这种。






不过人当然也是人个体。男同不男同不影响个体的内容。只是双方也有内容而已。也有个体明显的独立的性格与特色还有生活,当然也确实有点挂钩。要说的话就是白的个人感确实很强烈,有着这种个人的感觉,当然也有苦涩微妙思考,也会有很多工作和事情活着的思考和做事内容这些很实际的,因而思考感受,性格上冷静理智又敏锐也有独特的逻辑,对自身的方式,还有在乎的内容或者不同程度足够随性和透彻的心态。

当然也就是有着个人的萦绕着很自然自在又穿透的一种个体感。无论怎么样是个个体。

酒里掺茶Se

本来想写点顾白写着写着不知道开始在说什么东西。


顾一川的衣服上什么味道呢。白萧确实替他挂过衣服,很合理不过也替他拿过衣服。衣柜里的当然也见过。当然衣柜里的是收拾进防尘袋的。西装的味道吧也就是有各种沾染气息,钢笔,支票文件。偶尔有点烟草味或者烟草味的香水,有点冷有点厚又是顾一川给人的感觉和他的气息。倒没有兴趣埋进去,但是贴着近就闻得到靠得近也闻得到,衣服拿在手里也闻得到,会更针对于衣服,当然也就是出自对顾一川这个人的。不会让人放松也什么癖好,但确实算熟悉也还算安宁舒适,布料也确实好,西装外套总是如此,有点沾染风尘仆仆的感觉会许还有宴会晚宴的酒的气息。还有。些微的深厚的感觉。但是其实也挺锋利...

本来想写点顾白写着写着不知道开始在说什么东西。


顾一川的衣服上什么味道呢。白萧确实替他挂过衣服,很合理不过也替他拿过衣服。衣柜里的当然也见过。当然衣柜里的是收拾进防尘袋的。西装的味道吧也就是有各种沾染气息,钢笔,支票文件。偶尔有点烟草味或者烟草味的香水,有点冷有点厚又是顾一川给人的感觉和他的气息。倒没有兴趣埋进去,但是贴着近就闻得到靠得近也闻得到,衣服拿在手里也闻得到,会更针对于衣服,当然也就是出自对顾一川这个人的。不会让人放松也什么癖好,但确实算熟悉也还算安宁舒适,布料也确实好,西装外套总是如此,有点沾染风尘仆仆的感觉会许还有宴会晚宴的酒的气息。还有。些微的深厚的感觉。但是其实也挺锋利的又一点类似玩味那种个人风格的。衣服也确实有气息的。人的气息人所处的地方的气息。


就像黎小白的衣服上也有风尘的味道,也有有点潮湿的感觉但也清爽的味道。还算干净的。又有点线头和磨损什么的。套着马甲也像无辜小孩确实本来就挺无辜的,需要扮瞎子的时候扮得来,裤子有口袋吧。身上什么气息呢其实。没什么味道但也是风尘雨露的感觉吧在外面摸爬滚打的又鱼龙混杂的地方有点烟火气息和泥土的气息,但是没什么大的味道,又有点淡,还有草叶子的味道也可能,钻出来的时候有没有抖一抖还是只是躲在那后面而已。还是挺干净利落的确实不算有什么味道。说来签合同也算严谨考虑,但是两个人也都有决心和果决力度啊。虽然思维情况有些不一样的。


白萧身上或者衣服上留下的有时候舞台的气息剧组拍摄的酒店的味道,一些香水和淡淡的化妆品,艺人其实很会注意,香味不浓,但也不能杂,基本上很干净也没什么味道的,又有点个人清冽而淡淡的气息的。或许有点让人觉得舒适的,或许自己是享受生活就是舒适的。自己是哪个感受到舒适的。


龙灏天的衣服。有点金属味道,有些咖啡味有些清爽香水,笔的味道还有吉他或者木材之类的,不过不是每件衣服都有。基本上就是清爽的不算太烈的但也挺浓的,不是香气是钻进来的清爽感,也可能是香水,还有点个人气息是自然的。



(说到马甲这个词好痛苦好好穿衣服,再说经历过往和自己真实争取的本来就都是真实的,但有的确实绝对不能表露的。…这种wb的消息的网络痕迹也有点烦人啊。还有多少人经手又要如何处理。可以处理又很烦人)


(说起来龙灏天倒是也挺了解业内传闻的各种各样的,也挺关注东皇的。。当然对白萧是“对手”和意见之类的。而且他这种娱乐圈清流确实自己就这种各种见义勇为或者拆台(拆假唱什么的…说来对白其实是音乐的意见也确实讨厌口水歌和流量论的台)这种事件频繁了。加之身在娱乐圈多少还是知道的自己不关注关注的人也会看到,甚至周围经纪人什么的也会提。经纪人辛苦了(?))

酒里掺茶Se

会在电影里露出那种有点青涩呆滞的表情也可能,呆呆转过头但是一颦一笑又开始让人觉得完全不呆,不过这要看电影剧情角色。发丝轻轻一晃,会让人想到日常的时候实际上这个人电影外的更加轻巧的一点也不呆偶尔又有点可爱,很少发愣,但是会一下子:诶?

龙灏天的评价是举着塑料杯喝了一口咖啡,遮挡视线和不知道为什么咧开的嘴说演得还看得过去,剧情还行演技不错。他对白萧偶尔拿陶瓷杯喝咖啡的方式觉得麻烦,他说又不是忙碌的工作时间。


顾一川不会觉得熟悉,毕竟这个人怎么都是这个人,而且也不呆滞,灵活地有点过分,从略微青涩到更成熟也确实。更熟练地达成做事方法和共识。本来也是那种聪明劲,偶尔又安静转过头的样子显得似乎有些...

会在电影里露出那种有点青涩呆滞的表情也可能,呆呆转过头但是一颦一笑又开始让人觉得完全不呆,不过这要看电影剧情角色。发丝轻轻一晃,会让人想到日常的时候实际上这个人电影外的更加轻巧的一点也不呆偶尔又有点可爱,很少发愣,但是会一下子:诶?

龙灏天的评价是举着塑料杯喝了一口咖啡,遮挡视线和不知道为什么咧开的嘴说演得还看得过去,剧情还行演技不错。他对白萧偶尔拿陶瓷杯喝咖啡的方式觉得麻烦,他说又不是忙碌的工作时间。


顾一川不会觉得熟悉,毕竟这个人怎么都是这个人,而且也不呆滞,灵活地有点过分,从略微青涩到更成熟也确实。更熟练地达成做事方法和共识。本来也是那种聪明劲,偶尔又安静转过头的样子显得似乎有些呆呆的,不过只要一看过去马上就会回过眼神。不觉得像小孩,不过白萧对他来说确实更年轻,但不像小孩那种好玩呆呆的,而是靠着脑袋安静地,其实反应快,不过估计也会偶尔在心里发问迷惑,就像安静或者简单配合但脸上细微地表现着有点灵巧真的简单的歪着脑袋看起来真像是纯疑问又有点不解,不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只是因为不解的样子也安静或者清爽,不过也不是那么一直平静的风格,只是多数时候表态也平静,要问白萧自己的话其实很多时候确实,内心会想不一定平静只是不表露,但很多时候就是透露着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的感觉,一幅跟其他都没关系又不刻意无辜的样子盯过去。也显得有点儿呆呆的。


不过那种青涩的灵动巧动,现在一些小事上比如找点东西看点新奇有趣的不那么熟悉的也会露出来,多半是跟面包有关可能性更大,倒不是才表露只是这种时候才碰到,但也不显得幼稚或者童趣,也许童趣是悄悄踢着路边小石子拨动两下的心理状态,是把甜的饮品悄悄放进杯子里换掉其他的,是虽然不太出去吃夜宵也不会做这种事,尤其是跟顾一川面前他没那么在意但是两个人都会注意艺人的情况的时候,但是如果在,会带点新奇趣味的调个酒品饮料喝,不算熟练但算新奇,也可能是在家里玩。是本身灵动有趣的感觉。只是到现在或许更轻巧更自然一些,青涩的内容稍许熟练成熟了,更内敛的,不太青涩的。但当然灵动得过分是真实的。无论是有点狡黠的笑还是配合。


自然感和淡然感呢,越来越深但又本来就有。飘动着的但自身自然不变的。

酒里掺茶Se

其实会想顾一川看白萧。以前也说过。就是这个人,记忆当然有,也记得黎小白的情况和表现,但是接触的也就是这个人。这么多年的也是。聪明的一些契合的配合的做得也确实顺从的要说怎么看当然是这个人,也当然是艺人,是有点特别情况的利益共同体且一定程度上私人关联的合作者。印象是聪明的,会拼命的,狡黠有点胆子大是真的,内敛一部分也是,会成熟会配合,聪明且能力确实优秀,性格偏向于聪慧又有分寸但也不会什么都展露,虽然有些心知肚明的。其实也是直接的对于个体的内容。不会觉得差不差,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但当然有一定社会观念意识,可是针对于个人和相处下来的就更只出于自己对于对方个体了。不会觉得太嫩,并没那么简单,也不会所谓...

其实会想顾一川看白萧。以前也说过。就是这个人,记忆当然有,也记得黎小白的情况和表现,但是接触的也就是这个人。这么多年的也是。聪明的一些契合的配合的做得也确实顺从的要说怎么看当然是这个人,也当然是艺人,是有点特别情况的利益共同体且一定程度上私人关联的合作者。印象是聪明的,会拼命的,狡黠有点胆子大是真的,内敛一部分也是,会成熟会配合,聪明且能力确实优秀,性格偏向于聪慧又有分寸但也不会什么都展露,虽然有些心知肚明的。其实也是直接的对于个体的内容。不会觉得差不差,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但当然有一定社会观念意识,可是针对于个人和相处下来的就更只出于自己对于对方个体了。不会觉得太嫩,并没那么简单,也不会所谓轻视。而且不如说合作挺深的。当然也很明了(也微妙)

(甚至讲话又随性又有掌控权但是也很直接得有点...个人风格的好玩但也不是真的好玩,表情也是。说的就是看信息那个表情,有点无语又有点复杂感还有点什么玩意儿的感觉。说话有点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对对方的直接生活感又很个人风格)。

只是当然觉得自己位高权重能力掌控力好,而且当然自己说了算。



酒里掺茶Se

艺人尝试的衣服总是很多,各种服装,反正顾一川也不一定搞得明白他更擅长正装,反正他只在乎品牌价值适不适合。但是当然带回家的私服会各种各样但未必那么花里胡哨了,白萧的着装确实偏向简约风乃至休闲风,与其说稳重优雅确实就是算简洁大方也随性的,白萧穿得出来,衣服也能体现出他的身材和气质,独立的,或许是他想要表现的配合需求的。有的是自己买的公司顺带买的甚至顾一川看中的。只是当然也有些特别的,衣服不错但乍一看无法理解的,只不过有时候看着衣柜里有的衣服,虽然多数时候他不在意,但偶尔正好翻见瞧见,顾一川确实不太懂也不太能理解,倒不是跟不上潮流,只是一圈绕一圈的衣服看不出先穿哪一部分,或者看起来简单到看不出来怎么...

艺人尝试的衣服总是很多,各种服装,反正顾一川也不一定搞得明白他更擅长正装,反正他只在乎品牌价值适不适合。但是当然带回家的私服会各种各样但未必那么花里胡哨了,白萧的着装确实偏向简约风乃至休闲风,与其说稳重优雅确实就是算简洁大方也随性的,白萧穿得出来,衣服也能体现出他的身材和气质,独立的,或许是他想要表现的配合需求的。有的是自己买的公司顺带买的甚至顾一川看中的。只是当然也有些特别的,衣服不错但乍一看无法理解的,只不过有时候看着衣柜里有的衣服,虽然多数时候他不在意,但偶尔正好翻见瞧见,顾一川确实不太懂也不太能理解,倒不是跟不上潮流,只是一圈绕一圈的衣服看不出先穿哪一部分,或者看起来简单到看不出来怎么穿的。说不是苦思冥想,只是确实不解,盯着看又想吐槽,虽然身在娱乐圈见过的衣服也很多样。但着实不能理解有的。总之白萧多半能理清楚如何穿也擅长,什么样的款式,往往这类衣服女装偏多,但其实男装尤其是所谓时尚圈内,什么都有。他还算擅长搞懂,也学习增加着相关知识,虽然他更擅长把衣服穿出效果而不是对衣服设计多专业。顺便让顾一川看懂和看到他把衣服穿出来的美。但是顾总还是会觉得这衣服挺麻烦的,不过穿出来好穿得舒服就算有价值,衣服其实或许是无所谓的。


但是不得不说哪套乍一看只有半边袖子其实是露肩背设计的毛衣被白萧配件半搭着的半边衬衫外套,效果确实出众,最近的行程安排给他接时装杂志封面了吗,还是去年签的今年的合同?确实好看,虽然白萧似乎更乐意更简洁的穿搭。简约也能体现极致,可能更适合体现极致,或许是本来就怎么样都能体现,简约也有简约的趣味优处,而好看就是好看本身的感觉。


白萧在想衣服也不算自己完全想要买的,只不过算是感觉还不错的外出拍摄时看过的设计师牌子,正好需要滞留更换新的衣服当时顺道买回来的而已。但也没什么所谓,因为衣服反正只是衣服,比拍摄影视剧扮演角色还要更无所谓是什么样的,虽然完全是两回事,毕竟穿衣服也是穿在个人身上的日常完全无关拍摄时扮演角色的——当然可能关于工作倒是真的。当然也会有偏好,比如还是换下那套家居服更舒服点抱面包也不用担心粘毛而特别喜欢。



酒里掺茶Se

真恐怖啊。会想到这种画面。顾一川掐着白萧的后脖颈,其实身型是偏向于黎小白。说来想起来拍摄处女作的时候身型也还很纤瘦。虽然现在也纤细。身型时少年期,但衣服不是那套。在桌上,光明正大站在他旁边,手上用力了吗,不清楚。脑袋前遮着一个有精致相框的照片,是白萧形象的脸和发,也没有微笑只是这个现在的形象,黑发棕发看不清楚,这发型就算是黑发平添一丝隐晦又更美,但是黑发棕发无所谓。人端坐着,捧着相框,脑袋却从相框后探出半个来,是谁呢,无论是黎小白还是白萧都就是自己,黎小白也许算过往的情况,但人始终是人,是自己一路走到现在的自己。是留着棕色发丝还是偏短发大抵刚出道不太久的白萧,眼睛亮亮的,你看得出来。这个人就是...

真恐怖啊。会想到这种画面。顾一川掐着白萧的后脖颈,其实身型是偏向于黎小白。说来想起来拍摄处女作的时候身型也还很纤瘦。虽然现在也纤细。身型时少年期,但衣服不是那套。在桌上,光明正大站在他旁边,手上用力了吗,不清楚。脑袋前遮着一个有精致相框的照片,是白萧形象的脸和发,也没有微笑只是这个现在的形象,黑发棕发看不清楚,这发型就算是黑发平添一丝隐晦又更美,但是黑发棕发无所谓。人端坐着,捧着相框,脑袋却从相框后探出半个来,是谁呢,无论是黎小白还是白萧都就是自己,黎小白也许算过往的情况,但人始终是人,是自己一路走到现在的自己。是留着棕色发丝还是偏短发大抵刚出道不太久的白萧,眼睛亮亮的,你看得出来。这个人就是这个人,不分黎小白或者白萧。染不染头发没区别,怎么样都是这个人。

哪怕有形象有定义有不表露的有做好着的内容,有外界认为的,有顾一川看着的。有也许是外界看着的,其他定义的“白萧”,可是白萧这个人毕竟就是自己这个人,做好也不止于表面与面具而是表现的做好。

那么到底是照片还是其实没有照片,那只是一个相框。桌子是一个巨大的相框,但当然不是个人海报。周围光打得暗,顾一川穿的是西装。就像这个人可能在白萧第一次拿影帝的时候满意地坐在台下或者幕后或者办公室收获。却不是那么正式的西装,白萧穿着的不是休闲装也不是完全正装,不是黎小白当时那身,顾一川穿的也不是当时那身有点休闲年轻的,要正式一点,却不是绝对正式得像是在观看参与什么一样。虽然本就是这个地方两者中的一员。












/


当然有做好的,有表现的,有甚至认为自己在做着的,可是人确实是自己,也甚至很有自己。有不表露的,有被人称为表面的,有非常自我真实的,有随时散发的个体的。是去做好的,连自我可能略微有些在掩藏在做好不完全真实的想做的,表现着的内容,自己所在做好的,符合形象的又不只是形象而是个体出发做好的,或许该说,别人认识的/有所塑造的“白萧”这个人,基于这些的,但这个人当然是自己这个人,不止是表面,表现出来的一些自己。这个做好不只是所谓表面,也当然不会是在做“别人”。确实认为做好的表现的,想做好的是比或许完全表露的、比自己本身要“好”,但又只是“做好”的而不是把表现和自己本身完全分开来,也就是并非所谓的“真实的自己”如何一说,但是有做好和不表露难以面对的成分。只是一部分这样的内容。但确实是自己的,做的和这个人都是。各种意义上的。




那确实会想到对顾一川当时的态度或者之后是您想怎么样您觉得脸可以吗(一个是尽力展现自己的价值争取一个是需求做什么的付出吧)其他需要做些什么吗。不是完全否认自己,也不是现在做的不是自己,还是清楚自己的能力和愿意付出的,只是为了需求“想做好”的想要的,要做什么形象做什么内容其实也可以,加之对自我否认就更加。

现在的情况也就是,隐藏过往不表露这些是一部分,不表露自我的部分压抑自我有些内容也是一部分。都是一种抗拒和不表露。所以展现出一些。所以做好这些,自己去做但确实表现着的。做好着的

但是表现的,这个确实是压抑自己不表露也抗拒,内心也很多不展现,表现出来的该说确实不完全真实的是自己表现好的,只是到底不能完全说成是“表面”和“真实的自己”而就是自己有着自己地去做好,虽然抗拒着否认着又确实是自己和自己去做好。

可能可以简单来说。但其实不是就如何如何。很难轻易地用面具和理想的自己表面来概括,因为做好有点超过这个,但确实是自己做着想做好的可能认为自己达不到的,无论是“完美”各方面包括的形象甚至性格(虽然还是很有自我的..),还收整个情况和表现好的“好”。只是又是个体出发的做好,不是虚假和表面的,但又是去做的,做也有着自我的也不表露和有些抗拒自我一些内容的。做着自身但又不完全真实的,或许该说确实刻意掩藏着自我自身的但也明确自己是自己的。(做的也是。只不过是也是也抗拒和压抑一些自我内容,否认着又需求着,做着这些自己是自己地做着。这个不完全真实却不能叫做表面,又不是什么才是真实的自己啊。只是自己有自己也自我不太表现和抗拒一些,但这个有着做好的,也是自己做自己。)也自然情况微妙但很有自己的想法。

也不会因为有要做好甚至习惯就没有情绪感知或者情绪波澜,很有经历想法也很有自我包括一些情绪思考。虽然压抑也是肯定的。但压抑也不是没思考没情绪或者被操纵的木偶,而是真的很清楚地看着知道着。当然也有情绪。但从来有自我啊,可能会困扰轻微迷茫,会否认,但很清楚有着自我,有着自己的。也有着想法的。有一个角度可以说因为自己就是自己。也不是人有好坏两面的逻辑,也不是面具和翻过来才看到真相,本就是自己啊只是有所隐藏也有所做好的,自己也清楚吧,不完全真实和想做好,否认着自我的,认为在做好这些,身处这个情况中,但当然也是自己的,只是或许确实是表现出来的,只是不是表面这么简单而是挣扎和需求情况下的做好,因为没有表面一说,虽然做好着这些内容,但是又不只是表面,和自己/所谓的真实自我也切割不开来。只是不表露和不完全真实的表现做好。。当然自己就是自己。

酒里掺茶Se

火光会跳动

浅脑一个

顾一川点了烟,平常不会搭肩,但是白萧坐得很近,与其说搭着肩应该更像是搂着圈住了一半脖子,他会想起来在酒吧的吧台,像是跟其他出去喝酒的朋友勾肩搭背一样,虽然他也不怎么这么干,但其实白萧侧着身所以坐得低了点,但反正两个人身高本来也不差很多。那根烟烧着,烟嘴当然贴着白萧的头发,显然,就算会想到黑色,那也是棕色的,并没有真的贴上,斜斜地贴在发丝边上而已。冒着火星子的那头还有点烟雾,但是在不冷不热的外部空气下也看不清楚,这里还有点暗。只是烟就靠在白萧耳边,发边,顾一川差点想他会不会把烟夹在耳朵上,反正会不会也无所谓,现在不会就行,反正就算是黎小白那时候也没有把烟盒或者烟落在他身上床上。只是点...

浅脑一个

顾一川点了烟,平常不会搭肩,但是白萧坐得很近,与其说搭着肩应该更像是搂着圈住了一半脖子,他会想起来在酒吧的吧台,像是跟其他出去喝酒的朋友勾肩搭背一样,虽然他也不怎么这么干,但其实白萧侧着身所以坐得低了点,但反正两个人身高本来也不差很多。那根烟烧着,烟嘴当然贴着白萧的头发,显然,就算会想到黑色,那也是棕色的,并没有真的贴上,斜斜地贴在发丝边上而已。冒着火星子的那头还有点烟雾,但是在不冷不热的外部空气下也看不清楚,这里还有点暗。只是烟就靠在白萧耳边,发边,顾一川差点想他会不会把烟夹在耳朵上,反正会不会也无所谓,现在不会就行,反正就算是黎小白那时候也没有把烟盒或者烟落在他身上床上。只是点着火的烟就在棕色发丝边上,亮着火星,凑得很近,但不会烫伤也不会烫到头发,更何况燃烧着的那头朝斜上方朝外。白萧坐着几乎不动,眼神也只是绕着到顾一川脸上,就像是没有这回事。这么平淡若无其事到有点认真,顾一川觉得如果不是没喝酒下一秒白萧就会认真恭敬地扶着他避开镜头然后叫秘书开车把自己送去哪里休息。

嗯。脸长得还是好看的。东皇的摇钱树,他看中的发展的价值。

白萧反倒是在几秒之后开始嘴角露出笑意,不显得风情,只是反而有点趣味,不像是白萧看别人时平淡的灵动,看他就像是多了一份其他的灵动。连眉液微微挑起,但自然不是因为那根烟,烟还在烧,燃烧,白萧就当作没这回事,烟靠得再近没有烫伤也正好,还在空气里平添一股淡淡的的萦绕的气息。不过他其实确信地想,身上留下烟味的话要洗头要换衣服。不过顾一川靠得也近,近还是值得当回事的,毕竟不是烟。

毕竟不是烟。但火光就那么亮着烟就贴在那,手臂上隐约有暖意跳过空气窜过来。白萧依然笑得挑眉,好自然一般无谓,比刚刚若无其事还要更“若无其事”不受影响,但是不会让顾一川觉得不快。所以烟不会被按灭,至少该休息前不会,顶上的灯很牢固,灯光也不昏沉,只不过天花板的灯离得本来也不近,不是公司平常用的开的那种白炽灯。

白萧想什么呢。白萧不紧张不着急地等顾一川动作。反正工作外的时候什么都不影响,此刻安静而“无所事事”自然谁的心情都尚且算简单愉快。琥珀色的眼睛转过去,不显得过亮。但是像是会跳动的感觉,

顾一川的手指抚动了一下烟然后从斜侧着头变成转过头看过去,些许的玩味在收下白萧脸上表情的时候被带走。白萧就是不眯着眼笑,就是睁着眼看他,比刚刚笑得更干脆,可是他的动作似乎还是恭敬的,总归令他满意的。

但不是夸白萧乖巧,而是他确实显然不过分亲昵也不算乖巧甚至摸不完全透,但总归让人满意的,现在也算成熟的。

烟晃了一下。眼神对视上了。白萧才伸手,手指在空中轻轻划了个圈,像是无意义一般,但是顾一川乐意地顺手拿着烟的那只手也小小画个圈,在空中。烟雾让空中的圈似乎有了形状。

然后烟就那么燃烧着,当然顾一川也没打算太浪费。还是要抽掉的,当然搭着肩上圈着脖子,可以换个地方换只手做。冒着火光的眼在白萧发边朝外贴着,很近很近但不会烫到,顾一川的眼睛穿过白萧的眼睛,看到了什么呢。他的眼睛,然后看到了白萧侧着脑袋,头发边上微微露出来的一点火光和烟,拿在顾一川自己手里的烟,然后视线再聚焦回到了白萧身上。

安静又跳跃的眼神,像火光一样。

酒里掺茶Se

一定程度上当然知道跟顾一川相处也挺麻烦的。但也不麻烦,大家都是聪明人也有脑子目标又一致,说不上多轻松也不是每时每刻都需要揣摩,更何况确实容易了解这个人(怎么说话和应对也会考虑或者也就是习惯也清楚要怎么说话吧),但其实有话直说就是了两个人基上都很清楚对方的情况和怎么想(至少跟自己有关或者自己要知道的事情上)。只不过顾一川这个人当然会有点让人微妙和讽刺甚至当然也知道这个人容易带给人的感受和独裁。但基本上反而是清楚的合作利益对象,就,平常也很清楚啊,直接有效清楚,而且因为双方性格有点和情况有点契合,也有共同目标有利落果决有能力。就甚至有点简单(…)因为大家都带脑子。但这个人绝对不好惹就是了(…)至于...

一定程度上当然知道跟顾一川相处也挺麻烦的。但也不麻烦,大家都是聪明人也有脑子目标又一致,说不上多轻松也不是每时每刻都需要揣摩,更何况确实容易了解这个人(怎么说话和应对也会考虑或者也就是习惯也清楚要怎么说话吧),但其实有话直说就是了两个人基上都很清楚对方的情况和怎么想(至少跟自己有关或者自己要知道的事情上)。只不过顾一川这个人当然会有点让人微妙和讽刺甚至当然也知道这个人容易带给人的感受和独裁。但基本上反而是清楚的合作利益对象,就,平常也很清楚啊,直接有效清楚,而且因为双方性格有点和情况有点契合,也有共同目标有利落果决有能力。就甚至有点简单(…)因为大家都带脑子。但这个人绝对不好惹就是了(…)至于顾一川大概觉得理所当然吧反正他多数时候认为掌控全局,对个体的看法虽然会微妙有时候也不清楚白萧到底在想什么,或者有些地方看不透的,但是他也不在乎啊。要看具体事件内容吧可能。但基本上相处接触就很清楚了当。(在外和私下都是...)

酒里掺茶Se

呃。其实想过。如果那天后来又点头了,掀开衣服的时候会不会看到白皙纤瘦漂亮的身躯,但是也有旧伤,不影响露出来的,也只是挨打挨欺负留下的细微淤青。黎小白啊,这种伤痕很容易淡去,就像是变成了棕发的黑发,但是人始终是这个人,存在也不会被抹消而是更坚定地存在着,顾一川也不会恶趣味到按着去做。背上有没有什么痕迹。顾一川会知道吗。还是会第一次,在他背上忍了半天不去抓伤,毕竟顾一川是老板是机会,会压抑克制自己,会忍痛甚至不会喊出声除非对方想听。但是最后稍微留了点痕迹,马上就会好的,甚至没有什么疼痛感。但是这个人和自己的痕迹已经会越来越深了。第一次做得也不算狠,也不至于太累,年轻可能还算体质好但是也不熟练,也是...

呃。其实想过。如果那天后来又点头了,掀开衣服的时候会不会看到白皙纤瘦漂亮的身躯,但是也有旧伤,不影响露出来的,也只是挨打挨欺负留下的细微淤青。黎小白啊,这种伤痕很容易淡去,就像是变成了棕发的黑发,但是人始终是这个人,存在也不会被抹消而是更坚定地存在着,顾一川也不会恶趣味到按着去做。背上有没有什么痕迹。顾一川会知道吗。还是会第一次,在他背上忍了半天不去抓伤,毕竟顾一川是老板是机会,会压抑克制自己,会忍痛甚至不会喊出声除非对方想听。但是最后稍微留了点痕迹,马上就会好的,甚至没有什么疼痛感。但是这个人和自己的痕迹已经会越来越深了。第一次做得也不算狠,也不至于太累,年轻可能还算体质好但是也不熟练,也是真的可能被玩到不行的,虽然顾一川有分寸也不会没投资就出问题。隔天就好好喂了吃的,带回去好好工作。哈哈,其实一直倾向于确实一开始没做过,后来接触得深了自然而然,算是利益共同体,也许为了自我利益,但更多是自然微妙的暧昧,也不影响工作也不影响其他的就上了床。但本来就是利益共同体了

酒里掺茶Se

嗯。会觉得对方身上有什么香气或者气味吗。相比较香水。偶尔会觉得白萧身上有种淡淡的香水味吧。有时候是果香有时候是木香,有时候甚至让龙灏天皱皱眉觉得又精致又有点花里胡哨欣赏不来但白萧确实驾驭得住。优雅绅士的,或者任何适合造型的甚至特别的香水都驾驭得住。但是更多时候还是那种反而清爽的但也有点深邃的感觉,有些清冽的感觉。清冽的风动的气息,又有点韵味后劲,也不知是香气还是他给人的感觉。飘过去可以和人融为一体也可以让人把迷人展现得更好。清透的。


龙灏天身上有什么味道呢。有点清爽过头到有点类似于薄荷,还有点像是热或者烫的感觉,薄荷酒之类的但是要更清爽一点,更像是气泡饮料,但是不是泡泡没了就没气味,清爽...

嗯。会觉得对方身上有什么香气或者气味吗。相比较香水。偶尔会觉得白萧身上有种淡淡的香水味吧。有时候是果香有时候是木香,有时候甚至让龙灏天皱皱眉觉得又精致又有点花里胡哨欣赏不来但白萧确实驾驭得住。优雅绅士的,或者任何适合造型的甚至特别的香水都驾驭得住。但是更多时候还是那种反而清爽的但也有点深邃的感觉,有些清冽的感觉。清冽的风动的气息,又有点韵味后劲,也不知是香气还是他给人的感觉。飘过去可以和人融为一体也可以让人把迷人展现得更好。清透的。


龙灏天身上有什么味道呢。有点清爽过头到有点类似于薄荷,还有点像是热或者烫的感觉,薄荷酒之类的但是要更清爽一点,更像是气泡饮料,但是不是泡泡没了就没气味,清爽但不只是清爽还有点一下子猛烈但不会呛到人,清爽和清冽的舒适干净是很不一样的。但是没有薄荷的甜香和辣味,只有清爽味道,还有点少年气和男士香水混合的海边气息,但不浓。还是清爽的薄荷柠檬比海更胜一筹。


顾一川呢?有一些老派香水味,烟草香水味道带点木香。有点深和沉。不知道是用香水用得久的味道还是这个人的气质。还有点西装的布料的味道。有点晕人但是也很稳。除了沉还有点猛烈或者是锋利的有攻击性掌控度的感觉,也许是酒,也许是某种足够重的味道融合起来的气味的感觉。也许是人的原因把这种气息香气体现出来了的感觉。

酒里掺茶Se

啊那顺带想起是工作里生活里也会有什么小习惯或者觉得什么很好用的小技能或者工具之类的(只是突然想起)比如标注的笔比如卡片比如什么软件之类的。这种生活和个体内容。当然也可能不挑剔和随意但生活和生存也确实会累积到这些。用什么方式,自己的经验和累积,小到用什么笔顺手大一点的比如演技技巧方式,或者做什么事情的关键,其实也是这种内容。想来身手一定是灵活的,确实也比较轻巧也是为了生存也是各种需求而能去做到的吧。能力也确实好。啊那这么一说的话顾一川对小白的初印象就是如他所说那样啊但不会有好不好,虽然最开始肯定就觉得是个影视城瞎子小偷小鬼,但这一套下来甚至反倒觉得这个人有点惊人和超出想象吧,会拼命也有点聪明和能...

啊那顺带想起是工作里生活里也会有什么小习惯或者觉得什么很好用的小技能或者工具之类的(只是突然想起)比如标注的笔比如卡片比如什么软件之类的。这种生活和个体内容。当然也可能不挑剔和随意但生活和生存也确实会累积到这些。用什么方式,自己的经验和累积,小到用什么笔顺手大一点的比如演技技巧方式,或者做什么事情的关键,其实也是这种内容。想来身手一定是灵活的,确实也比较轻巧也是为了生存也是各种需求而能去做到的吧。能力也确实好。啊那这么一说的话顾一川对小白的初印象就是如他所说那样啊但不会有好不好,虽然最开始肯定就觉得是个影视城瞎子小偷小鬼,但这一套下来甚至反倒觉得这个人有点惊人和超出想象吧,会拼命也有点聪明和能力,更不要说之后的合作和达到的共识利益共同体了。相对的白对顾的印象其实也当然有个判断,这个人显然有权力性格和脾气也有点看得到,也知道不那么简单也未必摸得清,但是他需要的是机会,而之后也确实会摸清楚一点,很清楚这个人。印象可有好有不那么好的,有随意的有知道但根本不在乎的。


还是对对方挺有个人想法的和看得到的,但也会契合的,当然也会微妙的,不过有些东西其实不太影响什么,当然有只有自己角度才能理解的,或者说和对方不一样的情况,毕竟人是个体,当然也有些想法是针对对方的吧,出于自己针对对方的,但基本都挺清楚的清晰的,不一定愉快的但也许反而微妙的。不过不管什么样的情况还是挺直接和清楚的,至少心里清楚的,也是双方达得成共识和舒适度的,心知肚明也好平衡也好都有点。当然微妙是个体本身之间的微妙,还有相处可能也有些微妙,有些时候感受想法也会微妙,是不同的微妙但基于一种本质的微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