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顾傅夫夫

43浏览    5参与
幽若

                五十四章节——傅红雪苏醒


        虽然被李承鄞误会顾剑心里虽然有些难受,但是也能了解他的心思,可是自己总会是有些难受,所以便又跑到米罗酒肆去喝酒去了。


         米罗看着又拿着酒使劲喝的...

                五十四章节——傅红雪苏醒





        虽然被李承鄞误会顾剑心里虽然有些难受,但是也能了解他的心思,可是自己总会是有些难受,所以便又跑到米罗酒肆去喝酒去了。





         米罗看着又拿着酒使劲喝的顾剑,既是心疼又是无奈地说道:“醉猫,你这到底是怎么了?你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现在可不像我刚认识你的时候的那个样子啊?”





        顾剑一听米罗说起自己以前,有些疑惑却又试探的语气问道:“以前?米罗,你说我以前到底是什么样子?是不是也像如今这般没用?是不是也像如今这般容易得罪人?也像如今这般不会与别人交流?”





       米罗看了看顾剑,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怕自己如果一旦开口顾剑会受到刺激,裴照说过顾剑不能受刺激。





        米罗连忙转移话题,说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对了醉猫,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怎么认识的吗?哎哟你可不知道,当时你可快把我吓死了,到现在我都害怕。”




         顾剑知道她有意岔开话题,也没有点破,便顺着她的话说道:“第一次见面?原来上次不是第一次见面啊?那你和我说说,我和你第一次见面为什么会吓到你?是不是我当时长得太丑了?”





        米罗轻笑的说道:“丑?当然不是了,而且你这也谈不上丑,当时我一个女子刚来西周开酒肆,因此免不了被一些下作之人骚扰调戏,当时有一个一直欺男霸女的地痞过来捣乱,你帮我打跑了他,结果等你走后不久那人又找了回来把我的店差点砸了,还好你及时赶来,那地痞被你收拾的现在都不敢路过我这,每次看到我就像耗子见到猫一样。”





       顾剑歪着头看着米罗抿嘴一笑 ,随即问道:“以前的我原来武功那么好啊,再看看如今自己这孱弱的身体,倒是不信自己以前也曾是个武功高强的剑客了。”  





       边城外的竹房内,叶开焦急地转来转去,路小佳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我说叶开,你能不能不要再走了走去了,我头都快晕了,傅红雪今天肯定能醒过来的,你是对这药没自信还是对傅红雪没自信啊?”





        “我也知道自己不该乱了阵脚,我也不是对药不自信,只是傅红雪都昏迷两个多月了,我就是害怕,就是心里着急,如果傅红雪就这么睡过去了,我真的怕自己会疯掉的。”





         “好了,你们都别说了,我儿红雪福大命大,今天一定会醒过来的,你们全都给我出去,不要在这里吵吵闹闹,影响到我儿休息,”刀白凤此言一出直接吓到叶开他们紧闭嘴巴跑了出去。?





        路小佳把手搭在叶开的肩上安慰道:“安啦叶开,傅红雪一定会没事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整理思绪,你可不能乱,傅红雪醒来肯定会问顾剑的消息,你想好怎么和他说了吗?难道要告诉他顾剑莫名嫁给了禮朝皇帝做了他的皇后吗?以他的性子,他肯定会去找顾剑问个清楚的。”





       叶开叹了口气对路小佳说道:“路小佳,还能怎么办呐,只能实言以告了呗,傅红雪这辈子最恨别人骗他,上次顾剑和他的关系我们瞒着他就差点和我们翻脸,我不想傅红雪和我们越走越远。”





       路小佳也只好无奈同意叶开的意见,然后和叶开回到了竹屋,却见傅红雪已经醒了,叶开立马冲上去抱住傅红雪说道:“傅红雪,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你可担心死我了,干娘,傅红雪什么时候醒的?”





        “醒了有一会了,之前身体还有些不适,所以我先去给他煎药,你们看着他,若这次再出了差池,你们自己把脑袋给我提过来吧!”说完刀白凤便没好气的离开了。





        等刀白凤离开,傅红雪望着叶开,张嘴本想问些什么?可是终究没有说出口,叶开瞧了傅红雪这样子,心里了然于胸知晓他要问什么?他想了又想,觉得傅红雪有权利知道顾剑的情况。






        他叹了口气后便对傅红雪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是想要问我关于顾公子的下落?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答应我,得先做好心理准备得先,顾公子跌落进了忘川,关于前程往事,还有一切的忧伤痛苦,一切情爱早就忘记了,若是你要去见他,可别怪顾公子不认识你,而是他早就不记得了。”





        傅红雪沉思片刻后问道: “那么,他现在身在何处,是否无恙?”





        叶开面露难色,而后叹气对傅红雪说道:“唉,不知道那李承鄞对顾剑说了什么?如今的顾剑,已经嫁给了他,成了禮朝的仕君位同副后,而且也不常出宫了,你要是是在想知道顾剑的近况,便去西周的那个米罗酒肆吧!老板娘或许会知道些什么。”





        说完以后,叶开一脸担心的看了看傅红雪,虽然表面看傅红雪没什么变化,但是还是怕傅红雪做什么傻事,直到刀白凤端碗过来,他才彻底的放心离开。

        



   

幽若

                  第二章节——客栈初遇


         叶开走到那红衣男子身边坐下,笑着问道:“这位公子,客栈没有位置了,不介意我和你一起拼桌吧?”叶开自顾自的介绍道:“我叫叶开,树叶的叶,开心的开,既然我们能在这里相遇,那就是你我的缘分,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公子怎么称呼?”...


                  第二章节——客栈初遇





         叶开走到那红衣男子身边坐下,笑着问道:“这位公子,客栈没有位置了,不介意我和你一起拼桌吧?”叶开自顾自的介绍道:“我叫叶开,树叶的叶,开心的开,既然我们能在这里相遇,那就是你我的缘分,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公子怎么称呼?”





       傅红雪微微皱眉,看着这个突然坐在自己面前的男子,对他很是嫌弃,便冷着面说道:“我姓“傅,名红雪”,如果你要拼桌你随意,如果你是无聊来消遣的,那我不欢迎你,我从来都不交朋友,也没打算交你这个朋友”。





       叶开也不恼怒,只是接着厚着脸皮说道:“傅红雪?好名字,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个美人,傅公子生的如此标致,身边定会有许多无赖纠缠,我叶开准备一直跟在傅公子身边以保护公子的安全。”





      傅红雪只是冷着脸说道:“你这人怎么这般没脸没皮?我才不用你的保护,也根本不需要你的保护,我知道你和那些人一样都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一些东西罢了,你省省力气吧!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





       叶开只是微微一愣,便接着说道:“傅公子多虑了,我叶开再不济也不会做小人行径,我知道傅公子的底细,叶某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罢了。”





     傅红雪说道:“我没朋友,也不需要朋友,我们就此别过,希望你不要再纠缠我,如果你再敢跟过来,我会杀了你,绝不手软,说完便转身离开。”
     




      叶开只是盯着他离开的背影,没有再跟上去,他知道,自己如果贸然跟上去,傅红雪真的会杀了自己,自己虽然武功不弱,但是对上傅红雪,是完全没有胜算的,他以为自己对他有什么企图,其实自己,只是心疼他,毕竟他是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幽若

                       第一章节——灭门惨案

        天通二十三年,豊朝皇帝李承乾因听信奸相高远,自己左膀右臂的左将军白天羽,准备篡位之谗言,竟狠心杀了将军府上下一百多口人,只有将军次子白玉锦与母亲刀白凤,因外出进寺还愿,方才逃过一劫,一直与左将军交好的右将...

                       第一章节——灭门惨案

        天通二十三年,豊朝皇帝李承乾因听信奸相高远,自己左膀右臂的左将军白天羽,准备篡位之谗言,竟狠心杀了将军府上下一百多口人,只有将军次子白玉锦与母亲刀白凤,因外出进寺还愿,方才逃过一劫,一直与左将军交好的右将军顾如晖也没有逃脱厄运,当时顾夫人正好带着自己的儿子顾烨去找了从小玩到大的哥哥柴牧,也逃过一劫,等再回去顾家上下一百多口人无一活口,包括看门总管陈叔叔的儿子陈旭,可怜顾烨此时刚刚五岁,白天羽的次子白玉锦也刚满七岁,刀白凤只好独自一人抚养着孩子长大,而顾烨的母亲因为刺激太大,在顾烨八岁时也离世了,临死之前顾母把顾烨托付与柴牧抚养,柴牧便把顾烨带离了豊朝,去投靠了西周王曲文成,为了方便以后行事,顾烨便更名为顾剑。
  
         十年后……
  
      一个俊美的男子正站在门外听着一个头戴斗笠的女子的吩咐,只见那女子缓缓拨开头纱,露出了一张美丽而又饱经沧桑的脸,她面色清冷的说到:“傅红雪,我希望你要记住,你已经不叫白玉锦了,而是傅红雪,你不要忘记,那年梅花庵,一片白色的雪都被染成了红色,从今以后,你就是神,复仇的神,这就是我为什么给你取名傅红雪的原因,你要永远记住这灭门的仇恨,并且去杀了李承乾。”
  
       傅红雪冰冷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只是麻木的应答道:“是,娘,孩儿知道了,孩儿一定会杀了李承乾,带着他的首级来祭奠爹在天亡灵”。
  ……
  
       大漠之中,一个英俊的男子坐在马上,风沙在他周围呼啸着,身着一席红衣,黑色的披风包裹着他那瘦弱却强壮的身躯,可不换风沙再怎么呼啸他也仿佛视而不见,凛冽的风沙把包裹着头的风衣吹来,露出了一张相貌英俊,眼神凛冽的脸,虽然风衣被风沙吹了下了,他却只是沉着的把风帽再盖回去。
  
       此时,突然天空雷声大作,速来破坏力强壮的暴风沙似要来临,几个商人路过,看着远处的男子异常担忧喊道:“那位骑马的公子,这天气突然异常,怕是不消一刻钟,沙尘暴便会来袭,公子快些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吧!”
  
      可是那男子好像没有听见似的纹丝不动,那商人本想过去提醒他,但是突然眼神紧张,牵着驮着货物的骆驼便准备离开。
  
      今天这场沙尘暴来的有些急促,虽然沙尘暴到来,可那红衣男子丝毫未动,仿佛并不畏惧,迎面而上,那商人见红衣男子迎着风沙而上,面色铁青的喊到:“公子,你快回来,危险”。
  
      商人不忍的闭上眼睛,以为那公子会被沙尘暴撕的粉碎,却半天没有听见惨叫声,他半眯着睁开眼,却看到恐怖的一幕:“那公子迎着风暴而上,但是公子却现实不见,连同那匹马,商人被此吓得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便一下子晕了过去”。
  
       此时傅红雪已经出了沙漠来到了边城,等待着什么,叶开此时正是无聊,一进客栈门口便看到不远处的位置坐着一位相貌英俊的公子坐在那里……

幽若

              一顾相思简介:

     顾剑:李承鄞,你放过我吧!我也放过你,从今以后,我们互不相欠。
  傅红雪:对不起,顾剑,我利用了你,我一定要杀了李承鄞。
  
      顾剑:红雪,我无法忘记十几年前的那场灾难,我本来必须杀了李承鄞,可是为了你我愿意放弃。
  
      ...

              一顾相思简介:

     顾剑:李承鄞,你放过我吧!我也放过你,从今以后,我们互不相欠。
  傅红雪:对不起,顾剑,我利用了你,我一定要杀了李承鄞。
  
      顾剑:红雪,我无法忘记十几年前的那场灾难,我本来必须杀了李承鄞,可是为了你我愿意放弃。
  
       李承鄞:傅红雪,顾剑他是我的妻,若你再不离开他,你相不相信你的母亲会因为你罹难?
  
         李承鄞:我偏不与她相敬如宾,我要与她情深意长,相爱相亲。
  
        顾剑:李承鄞,“如果有一天,我危及到你的皇位,你的江山,你的社稷,你会不会杀了我?”
  
      李承鄞:避而不谈:“顾剑,比皇宫更危险的地方是东宫,比当皇帝更难的是当太子……我这一路的艰辛,你并不知道……”
  
    顾剑:我打断他的话“……”——你会不会,有一天也杀了我?”
  
     李承鄞:他凝视着我的脸,终于说:“不会。”
  
    顾剑:我笑了笑,慢慢地说:“你会。”

   顾剑:红雪,你等我,我们快要团聚了,红雪。

   李承鄞:“表哥,我是不会让你死的,你是我的,没有人能把你从我身边带走。”

幽若

这次准备写一个自己很想写的一个,李承鄞&顾剑×傅红雪,算是abo设定吧!李承鄞和顾剑剑是攻,雪儿是受,也就是李承鄞攻师父,师父攻雪儿,不过李承鄞是个单相思,会狗血,会抢占,会跳忘川,嘤嘤嘤,其实我不想虐师父和雪儿的,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就想写,接受不了慎入!!!!

这次准备写一个自己很想写的一个,李承鄞&顾剑×傅红雪,算是abo设定吧!李承鄞和顾剑剑是攻,雪儿是受,也就是李承鄞攻师父,师父攻雪儿,不过李承鄞是个单相思,会狗血,会抢占,会跳忘川,嘤嘤嘤,其实我不想虐师父和雪儿的,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就想写,接受不了慎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