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顾星海

16716浏览    303参与
千缘墨
mirror 作者碎碎念: 注...

mirror

作者碎碎念:

注意这里的表情

娜娜没有笑,但是星海在笑。

我可太期待了

有没有太太写娜娜和星海(自攻自受)

我画不出来她们万分之一的美好。

开学的铃声催我画一半就溜

mirror

作者碎碎念:

注意这里的表情

娜娜没有笑,但是星海在笑。

我可太期待了

有没有太太写娜娜和星海(自攻自受)

我画不出来她们万分之一的美好。

开学的铃声催我画一半就溜

一只君竹

搞什么啊......

我等瑶瑶和朔朔结果一周了诶

继续等一周呜呜呜

不过PK战安排了诶!!!

不知道会选什么歌~

不过...我又开始磕嘉怡和郁弦了诶!

真的人人都可以磕


不过,小艾是绝对没希望了,她会不会鱼死网破把叶莺拖下水啊

星海毕竟再怎么样是她妈妈(虽然不是)的原因,莺莺子是自己确实做错了诶,如果被网暴毫无翻身可能诶

埋了个定时炸弹。。。


我猜应该是朔朔没了,毕竟瑶瑶还有她妈妈控票也行

那朔朔真说不定找郁弦battle

我感觉五强只有叶莺风格比较局限?(不能唱很炸的歌,也好像没跳过舞?)

真不好说......

期待下周

我等瑶瑶和朔朔结果一周了诶

继续等一周呜呜呜

不过PK战安排了诶!!!

不知道会选什么歌~

不过...我又开始磕嘉怡和郁弦了诶!

真的人人都可以磕


不过,小艾是绝对没希望了,她会不会鱼死网破把叶莺拖下水啊

星海毕竟再怎么样是她妈妈(虽然不是)的原因,莺莺子是自己确实做错了诶,如果被网暴毫无翻身可能诶

埋了个定时炸弹。。。


我猜应该是朔朔没了,毕竟瑶瑶还有她妈妈控票也行

那朔朔真说不定找郁弦battle

我感觉五强只有叶莺风格比较局限?(不能唱很炸的歌,也好像没跳过舞?)

真不好说......

期待下周

汝ジ勿扰
你说教堂里的白鸽不会不会亲吻稻...

你说教堂里的白鸽不会不会亲吻稻田里的乌鸦?

你说教堂里的白鸽不会不会亲吻稻田里的乌鸦?

一只君竹

故意的吧故意的吧

故意的吧龙灏天???

就这么爱嘛就这么爱嘛

以龙大的性格,直接1-5或5-1结束战斗

偏偏先4

知道星海最紧张这次晋级?知道星海很在意很在意下一次舞台?

几分钟都不想让她等嘛???

啊啊啊我为什么又磕到了磕到了

提问作者大大呜呜呜

秦某现在多事之秋避避风头可以,我家木木呐???我家萧萧呐!!!

我爱龙星,也爱龙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故意的吧龙灏天???

就这么爱嘛就这么爱嘛

以龙大的性格,直接1-5或5-1结束战斗

偏偏先4

知道星海最紧张这次晋级?知道星海很在意很在意下一次舞台?

几分钟都不想让她等嘛???

啊啊啊我为什么又磕到了磕到了

提问作者大大呜呜呜

秦某现在多事之秋避避风头可以,我家木木呐???我家萧萧呐!!!

我爱龙星,也爱龙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褚翘楚

【龙星】想了想还是喜欢你

一个龙大表白被拒之后的小故事

没有刀子啦

  龙灏天独自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

  他想不明白怎么就会有人事业心这么重,明明只是个刚进圈没两年的小姑娘啊?

  “LEO!!!!”经纪人小哥气喘吁吁地闯进健身房,“你跑这来干啥!下午还有个活动你忘啦!你看看现在几点了还在这跑步再不去来不及了这次活动我跟你强调了好多次非常重要一定不能迟到你怎么就是blablabla……”

  “哎呀好了知道了。”龙灏天揉揉耳朵,关掉跑步机,“走吧。”

  经纪人无奈地摇了摇头,摸出手机给司机打了...

一个龙大表白被拒之后的小故事

没有刀子啦

  龙灏天独自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

  他想不明白怎么就会有人事业心这么重,明明只是个刚进圈没两年的小姑娘啊?

  “LEO!!!!”经纪人小哥气喘吁吁地闯进健身房,“你跑这来干啥!下午还有个活动你忘啦!你看看现在几点了还在这跑步再不去来不及了这次活动我跟你强调了好多次非常重要一定不能迟到你怎么就是blablabla……”

  “哎呀好了知道了。”龙灏天揉揉耳朵,关掉跑步机,“走吧。”

  经纪人无奈地摇了摇头,摸出手机给司机打了电话。

  活动场馆休息室,经纪人不停地复述着活动流程,龙灏天坐在沙发上,眼神盯着手里的水杯出神。

  经纪人停止絮叨,托腮看着他。

  “我说。”他终于忍不住了,“你这几天一直魂不守舍的,到底出什么事啦?”

  “……”龙灏天依旧没反应。

  “从那天参加完酒会就不对劲,老是发呆,想什么呢?有心事啊?”经纪人又问。

  “……”

  “……龙!灏!天!”经纪人小哥终于忍无可忍。

  “啊。干嘛?”龙灏天回过神。

  “你你你……算了。”小哥无奈,“流程记住了吗?”

  “记住了,你都说了八百遍了。”

  话音刚落,休息室的门被人敲响。工作人员从门外探进头来:“龙先生,准备上场了。”

  “好。”还是活动结束再想吧。龙灏天在经纪人忧愁的注视中站起身。

 

  活动结束的时候,龙灏天在后台碰到同样受邀参加演出的金郁弦。

  “LEO前辈好~”金郁弦主动凑过来打了招呼。

  “啊,好久不见。”龙灏天也注意到她,眼神趁机往周围飞快扫了一圈,却没有看到想看到的那个身影。

  “在找星海吗?”金郁弦压低声音笑道。

  “我找她干嘛!”龙灏天提起这事儿都郁闷。

  “星海这会儿应该上飞机了。”金郁弦看了看手机,自顾自说了一句。

  “啊?上飞机?她去……”

  “郁弦!有人找!”龙灏天正准备再问问,金郁弦却被叫走了。

  上飞机了……没听说要去哪里啊。上次酒会不是说要准备新歌所以推掉了后面几个月的工作吗?

  龙灏天打开微信通讯录,在某个名字底下停了很久,终于还是点了进去。

  “准备出去采风吗?”

  太直接了,删掉。

  “听金郁弦说你要出远门,有想好去哪里吗?”

  废话,人机票都买了还能没想好这个?

  “不在北京了吗?”

  好烂的开头,删掉删掉。

  龙灏天琢磨了半天,对面忽然弹出来一句。

  “有事吗?输入半天了。”

  “哎哟我去!”手一抖,那句自认为很烂的话被发了出去。

  顾星海:“有事吗?输入半天了。”

  龙灏天:“不在北京了吗?”

  啊啊啊啊啊!龙灏天在心里疯狂呐喊。崩溃程度不亚于当年刚反应过来柯萝娜=顾星海。

  微信提示音忽然又响起来。

  他打开手机,看到对面平平淡淡回了一个“嗯”。

  “……”龙灏天沉默良久,终于还是回了一个“一路平安”。

  对面没再回复。或许是飞机起飞了。

  龙灏天坐在返回工作室的车上,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夜色,一言不发。

  三天前,某酒会。

  顾星海喝了点酒,看着同样身上沾着淡淡酒气的龙灏天,沉默半晌。

  “抱歉,我还是……更想先把事业弄好。这些……我还没有考虑过。”气氛变得有点尴尬的时候,她开口说。

  事业么……龙灏天想过会被拒绝,也想过如果是她的话,一定会是用这个理由。可是怎么心里就是很难受呢?明明已经做足了被拒绝的准备。

  唉。龙灏天在心里叹了口气。

  手机忽然亮了,显示来电是金郁弦。

  “喂?”

  “龙老师这会方便吗?”电话那头,金郁弦问。

  龙灏天扭头看了看已经在车上睡着的经纪人:“说吧。”

  “那天酒会,你跟星海……没出什么事吧?”郁弦小心翼翼地问。

  “没啊。”龙灏天刚说了一句,脑海里又浮现出小姑娘一本正经拒绝他的样子,“没有……吧。”

  “龙老师,我跟你说,星海有时候就是心口不一,老喜欢自己骗自己的,遇到感情上的问题总是容易退缩。想在感情上得到她的认可就得不放弃一直追!”

  “什么……什么感情啊!”龙灏天突然拔高音量,把经纪人吓得一激灵。

  “出什么事了?”小哥猛转头看着坐在后座的龙灏天。

  “没事没事。”龙灏天冲他摆摆手。

  电话那头,金郁弦继续说:“星海从酒会回来之后跟我打了很久的电话,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是毕竟认识这么多年,我太了解她啦。突然跟我讲要出去给新歌找素材,肯定是遇到了什么无法面对的事想出去散心。你也知道她的,这种情况很少见……所以我思来想去也只能是感情上的问题……龙老师,那天酒会你也在,不会真出什么问题了吧?”

  “她去哪了?”龙灏天问。

  “出国了。”金郁弦说。

  “啊?”

  “是早就计划好的行程啦,只是提前了。”金郁弦说,“没有跟你说过?你俩肯定有问题!快说快说,星海这两天超不对劲的!”

  龙灏天没注意后面金郁弦说了什么,只是靠在车窗往外看。

  下雨了。

  他摇下车窗,感受细细的雨丝顺风飘进来。

  “Live是活着,你的歌里听不出来活着。”

  没来由的,曾经对那个小姑娘说过的话浮现在脑海里。

  究竟为什么会喜欢她呢?明明两个人都很倔,谁也不愿意低头,遇到音乐上有分歧的地方甚至能争论个通宵。

  为什么呢?龙灏天死活没想明白。似乎是从那次合作舞台?不,或许会更早……更早……更早的时候那颗种子就已经在心里种下了。

  “龙老师?”郁弦在那头叫他。

  “什么?”

  “龙老师。如果有什么话想跟星海说,最好还是当面去找她。不要等她自己开口啦,等到最后两个人都会后悔的。”金郁弦说,“你在星海心里的位置跟别人是不一样的,你该坚持一点的。”

  龙灏天像是突然想通了什么,挑了挑眉:“坚持一点,正有此意。”

  “嘿嘿,这才像龙老师的作风,我一会把星海的目的地发给你。只能帮你到这里啦。”金郁弦笑道。

  

  十月的法国街头,行人如织。

  温睿的朋友在市郊开了家花店,每天顾客不太多,赚的钱却也足够生活。一个二十上下的亚洲姑娘穿着素雅的裙子坐在窗前,虽不施粉黛,却天然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吸引路过的人们忍不住频频回头。

  她在花中坐着,本身就是风景。

  顾星海在这里呆了一个多月了。温睿听说她要去法国,当天就拜托当地的朋友照顾着。原本还打算带她来个法国一月游,被顾星海果断拒绝。

  “我就是出来散散心,让我一个人呆着。”她说。

  “你一个女孩子,独自跑去国外,我要是不找人照顾你,郁弦能把我骂死好不好,你就当救我一命?”温睿可怜巴巴地跟她打电话。

  于是星海只好答应暂时在花店落脚——好在这里环境确实不错。

  花店的店长,也就是温睿的朋友,是个热情又浪漫的法国姑娘,虽然不懂音乐,但是很喜欢听星海唱歌。

  “你的歌声里面有很多故事。但是现在唱出来,里面还有很多心事。”有一天,她用生硬的汉语跟星海说。

  星海缓缓拨着吉他的琴弦,双眉微蹙。

  “方便跟我说说吗?”店长坐在她对面,满眼真诚地望着她。

  星海抿了抿唇,说:“那么,我跟你讲讲我遇见的一个人吧……他很奇怪,在他所处的那个圈子里是个不折不扣的异类,可是……”

  可是自己遇见他,就像在赤道的两只企鹅相遇。说不上是幸运还是倒霉。

  店长静静地听着她讲述自己的故事,虽然不能完全听懂,但是拼拼凑凑,还是明白了大概。

  一个满怀复仇火焰去参加选秀的小姑娘,碰到了严苛又敏锐的导师,一眼就被看穿了所有伪装……

  星海将自己和那个人的故事,在一个普通的秋日下午,娓娓道来。到最后已经分不清是在给别人说,还是自己掉进了无法忘记的回忆里。

  “……后来有一天,他忽然告诉我,他喜欢我。”星海说,“我不知道怎么回应这份感情,我没有经历过,我觉得很突然……可是心里又好像松了口气……我搞不明白自己……”

  “所以你选择跑出来吗?说是为了新歌做准备,其实就是在逃避吧?”店长说。

  “或许吧。”星海苦笑。这么久过去,她确实对新歌依然一筹莫展。一碰到吉他,脑海里就会浮现那个人的身影。像是病了一样。

  “那么,你喜欢他吗?”店长问。

  “我……”

  “你应该问问自己的心。”店长说,“拷问自己的心,得出的答案才是真实的。”

  星海一愣。她忽然想起来这句话似乎有个人也曾经对自己说过,就在……自己冒失地改编了他的《深海回声》之后。

  店长被买花的顾客叫走了,星海独自抱着吉他发呆。

  拷问自己的心?

  我的心,是怎么想的呢?


  秋日将尽的某一天,星海在店里插花,忽然听到对面的街道传来喝彩的声音。

  “出什么事了?”她问刚看热闹回来的店长。

  “你可以去看看。”店长对她笑道。

  星海没来由的犹豫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个细细小小的声音对着她说快去快去快去,似乎不去的话就会错过什么影响一生的东西……可是如擂鼓的心跳声却明明白白地告诉自己:我很紧张。

  在紧张什么?星海不知道。

  “快去吧!”店长把她推出柜台,“我来收拾就行。”

  星海擦了擦手,终于迈步朝着对面走去。

  站在路边的时候,就听见熟悉的音乐声。

  “……别留恋舞池的繁华,零点的钟声敲响了……”

  星海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不远处的人群。

 歌声还在继续,那个几个月来一直环绕在脑海中的声音低声唱着,仿佛在对谁倾诉。

“……能与我跳支舞吗,蔷薇花落的仲夏。指尖残留的余温,不是魔法……”

“启程寻找我好吗,线索已悄悄留下。别忘记我的名字,辛蒂蕊拉……”

  为什么……双脚仿佛灌了铅,一步都迈不动。顾星海呆呆地望着人群中弹唱的身影,泪水忽然夺眶而出。

  一曲结束,龙灏天看着人群之外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小姑娘,说:“这首歌,唱给我最喜欢的,顾星海。”

  人群爆发出一阵掌声——虽然他们不明白龙灏天在说什么。

  喧闹之中,四目相对。

  龙灏天依旧是初遇是那个阳光又自信的笑容,对着麦克风坚定有力地说:“顾星海。我爱你。”

写在最后:

龙灏天其实思考了很久怎么再跟星海表白一次,一直在纠结刚被拒绝就再去表白会不会被讨厌哈哈,从金郁弦到凌朔到端木瑶叶莺等等星海的朋友都被他拐弯抹角问了个遍,终于还是决定用唱歌这种方式……

龙星是真的😇真想快进到他俩在一起啊


  

  

  


一只君竹

我!磕!到!了!

入新坑了入新坑了!!!

凌朔郁弦!!!!!!

超热超冷组合!!!

啊啊啊我大爱了!

话说邢老师真的好照顾星海啊~

我现在就开始期待了呢!

悄悄预测一下

五强必淘汰:艾,肖,喵,程

剩下一个瑶瑶,使用复活券,个人觉得会选叶(胜算大)

三强凌朔必倒(前期就可以看出凌朔实力够够的,但粉丝不大能打)

但她还有复活券......(我觉得会选郁弦叭~之前说她挺想正面刚一次的)

后面局势不好说了就......


入新坑了入新坑了!!!

凌朔郁弦!!!!!!

超热超冷组合!!!

啊啊啊我大爱了!

话说邢老师真的好照顾星海啊~

我现在就开始期待了呢!

悄悄预测一下

五强必淘汰:艾,肖,喵,程

剩下一个瑶瑶,使用复活券,个人觉得会选叶(胜算大)

三强凌朔必倒(前期就可以看出凌朔实力够够的,但粉丝不大能打)

但她还有复活券......(我觉得会选郁弦叭~之前说她挺想正面刚一次的)

后面局势不好说了就......


路瞳瑶
是星海也是娜娜! 让我看看谁看...

是星海也是娜娜!

让我看看谁看冷圈,哦是我呀

彩铅扫成文档好像不怎么显色呢(挠头)


是星海也是娜娜!

让我看看谁看冷圈,哦是我呀

彩铅扫成文档好像不怎么显色呢(挠头)


语枫

龙星甜度超标啊啊啊啊啊啊啊,看这几话的时候全程土拨鼠叫

龙星甜度超标啊啊啊啊啊啊啊,看这几话的时候全程土拨鼠叫

Miracle.

Happy Halloween!!

是魔女娜娜!!

Happy Halloween!!

是魔女娜娜!!

一只君竹

顾妈YYDS~被邢老师圈粉诶

新章节没有人被戳到吗?!!

新人都出来冒泡了...虽然从一开始就在追

有一说一,我看哭了好嘛

顾妈真的好爱音乐啊~那句死而无憾真的戳到了

有邢老师的话星海也能轻松一点叭~有人护着她了!!!

毕竟她成名有一部分是顾妈帮她的嘛~

天天天没人觉得邢老师很飒嘛?!!!

不过这期没有龙白呜呜呜

还期待龙大和星海的独处(bushi)

新章节没有人被戳到吗?!!

新人都出来冒泡了...虽然从一开始就在追

有一说一,我看哭了好嘛

顾妈真的好爱音乐啊~那句死而无憾真的戳到了

有邢老师的话星海也能轻松一点叭~有人护着她了!!!

毕竟她成名有一部分是顾妈帮她的嘛~

天天天没人觉得邢老师很飒嘛?!!!

不过这期没有龙白呜呜呜

还期待龙大和星海的独处(bushi)

窥澜

【龙星】深海回声

*cp龙灏天x顾星海,含微量双顾

*算是龙星平安长大的if/平行世界,甜饼

*人设属于原作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一发完,全文共4k


       A市,海边。


  “龙灏天,你相信平行世界吗?”顾星海脱了鞋,光脚踩进海水里,目光投向渐渐漆黑了的天际。


  海风咸湿,翻涌着吹过二人,也隐隐有一丝凛冽的意味。这次来A市拍摄两人合作歌曲的MV,过程因为两人的精益求精变得格外漫长,好在都有钱,经得起磨,只是人肉体上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疲惫。


  只是这里是《深海回声》的拍摄地...

*cp龙灏天x顾星海,含微量双顾

*算是龙星平安长大的if/平行世界,甜饼

*人设属于原作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一发完,全文共4k








       A市,海边。


  “龙灏天,你相信平行世界吗?”顾星海脱了鞋,光脚踩进海水里,目光投向渐渐漆黑了的天际。


  海风咸湿,翻涌着吹过二人,也隐隐有一丝凛冽的意味。这次来A市拍摄两人合作歌曲的MV,过程因为两人的精益求精变得格外漫长,好在都有钱,经得起磨,只是人肉体上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疲惫。


  只是这里是《深海回声》的拍摄地,两个人都对此次拍摄的重要性心照不宣,也没人抱怨,撑破天在晚上收工后撒撒娇。


  龙灏天顺着她目光看向远方,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不由得轻叹一声:“我希望它存在。”


  顾星海踢踢脚上的沙子,回身抱住龙灏天,顺势在人肩上蹭了蹭:“不说了,回酒店吧,累。”


  周围的工作人员早就习以为常,眼观鼻鼻观心地吃了这一顿夜宵。龙灏天倒是被这一下哄得心花怒放,大手一挥给工作人员们再批了夜宵经费,和他小女朋友一起坐上了保姆车。


  回到酒店时候也有些晚了,龙灏天让顾星海先去洗漱,自己先坐在沙发上歇着。兴许是白日里太累的缘故,他只觉得眼皮一点点沉了,最后竟然是就这么睡了过去。


*


  “这一杯酒,祝我们都各自前程似锦——”林姐举起手中酒杯,和桌上人都碰了一下,然后转向龙灏天,“Leo啊,你年纪最小,今后的路……可要替我们好好走啊。”


  “是啊,幻夜龙骑解散了,你的路还长着呢。”桌上另一个人也附和。


  龙灏天环扫一眼,发现幻夜龙骑的成员都在桌上,一些不属于他的回忆也蓦然涌上心头:这是第十届超新星开幕半年前……幻夜龙骑的散伙饭。


  他堪堪维持住面色,也来不及细想,就和满桌久违的故人再交谈起来:“说什么丧气话,林姐不是说要转幕后吗,只要还有音乐,我们同路终将重逢啊。”


  “噗……”林姐转着左手中指上的戒指,忍俊不禁道,“Leo你怎么也在这个时候文艺起来了,可不像你。”


  “是啊,但小龙说得对,丧气话少说,来,我们再干一杯!”


*


  散伙饭过后,龙灏天盯着自己卡里并不好看的数字看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去找点活干。


  他穷了大半辈子,这本也没什么,却莫名觉得自己也该衣食不愁能花钱如流水的时候,却越想越头疼,索性打开手机刷起求职资讯来。


  蓦然他刷到一家琴行……名字叫做“星梦”,待遇不错,店铺位置离他出租屋也不算远。


  龙灏天从来是干脆利落的人,立即联系了老板面试。对面是个很好听的女声,说明天自己没空,会让女儿来把关。


  龙灏天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靠谱,心里却提不起恶感,第二天早早地背着琴去了店里。


  星梦琴行的装潢很讲究,瞧着有些年头了,却莫名有些很童趣的小细节,像儿童房的布置。龙灏天迈步进了门,只见吧台后坐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他心里惊讶,但有求于人,还是很礼貌地打了招呼:“您好,我是昨天联系来面试的龙灏天。”


  小姑娘戴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闻声抬头才露出一双紫琉璃一样漂亮的眼睛。龙灏天看见她膝盖上放着iPad,上面播放着当红歌后顾诗曼的新歌MV。


  “您好。”姑娘按了暂停键,微微侧头摘下蓝牙耳机,“你是……幻夜龙骑的龙灏天?”


  龙灏天没想到自己的乐队会被人记住,心中隐隐一动:“是我。”


  “我去看过你们的live,解散还挺可惜的,林姐的词曲很漂亮。”小姑娘眨眨眼,推了个凳子出来,“唔……你就弹首你喜欢的,是带了琴吧?”


  龙灏天取下背上吉他,轻轻拨弦试音,却生生拨断了一根老旧的弦。


  小姑娘忍俊不禁,一双眼睛笑得弯弯:“没事,我给你拿新的,别紧张。”


  她好像脾气很好,托着腮安安静静地听完了龙灏天弹唱顾诗曼的新歌,然后轻轻竖起一根手指:“副歌有两个和弦不太对哦,我弹给你听。”小姑娘起身取了吉他,弹唱起了这一段副歌。她声线漂亮,技巧得宜,没有过多炫技,却莫名让人听得舒服。


  “你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末了,小姑娘抱着琴问他,神色认真。


  龙灏天没想到她这样爽快:“今天就行,老板怎么称呼?”


  小姑娘:“老板是我妈,你叫我小顾老板吧。”


  龙灏天看着这个小顾老板,莫名觉得她眉眼熟悉,又说不出来在哪见过。


  这份工作也轻松,就是一个人打理店里,招呼一下客人。这琴行地段很好,客人却不算很多,但进来的大多是认真要买的,出手大方人也爽快,龙灏天做得还算轻松,忍着没放飞毒舌本性。


  小顾老板就坐在店里练琴写谱子,缩在柜台后面,搞得龙灏天只能在店里晃悠着。


  就这么一连过了好多天。


  小顾老板除了不愿透露姓名之外人挺好,来店里时常顺路给他带点吃的,大多精巧漂亮,一看就知道不是他这种穷苦人民消费得起的。龙灏天每每吃着,心里暗自泛酸:有钱人啊,是真的了不起。


  一天小顾老板突发奇想,在店里用投屏看起了第九届超新星。


  小偶像们在台上蹦蹦跳跳,小顾老板在屏幕前也看得津津有味。


  “我还以为你只喜欢古典音乐和顾诗曼那种调调的呢。”龙灏天送走客人,与他的小顾老板打趣。


  “你不知道的多着呢。”顾星海看得认真,随口搪塞他,“我这是观察形势,看看我竞争对手。”


  龙灏天微讶,一挑眉:“你要去参加超新星?”


  小顾老板坐在高脚凳上晃着腿:“不行吗,我可没超龄诶。”


  她一句话说得天真无邪,龙灏天却觉得话里带刺:“我也不老啊。”


  小顾老板望他一眼,没想到自己话里还有这层意思,登时被逗笑了,捂着肚子半天才直起身来。


  好不容易平复了情绪继续看比赛,门口风铃却轻轻响了,小顾老板照例掏出口罩要戴上,看见门口那鸭舌帽口罩墨镜裹得严严实实全副武装的女人时却一下放松了戒备,从高脚凳上跳下来,险些没站稳:“妈妈!”


  龙灏天看着她跑过去,觉得她就像只撒欢儿的小羊羔。


  “这么大了还撒娇呢。”龙灏天辨认出这是那日电话里的温柔女声,大脑骤然过电一样想起来小顾老板到底像谁——那位歌后顾诗曼!


  如此她种种反常之处也说得通了。龙灏天低头,在手机上搜索“顾诗曼女儿”,很快看到了一段少儿才艺大赛的视频,上边有个叫顾星海的小女孩。


  顾星海:“可我想你了嘛。”


  她对妈妈撒娇时声音都更软上几分,听得人心上直发痒。


  “嗯。”顾诗曼也不见外,摘了口罩帽子墨镜,“在看超新星?”


  “是啊,我想参赛第十届。”顾星海一双漂亮的眼睛亮晶晶的,“郁弦也要去。”


  “好,我们宝贝一定可以。”顾诗曼伸手要捏顾星海的脸,被顾星海闪身躲开,“还知道害羞呢——这是小龙?”


  骤然在偶像口中听到自己名字的龙灏天一时无措,呆呆应下:“嗯。”


  “这段时间辛苦你照顾我们星海了,回头加点奖金。”顾诗曼点点头,神色温和。


  “谢谢顾老板和小顾老板。”龙灏天突然起了点戏弄人的意思,两眼狡黠一弯。


  “你这孩子,心眼多。”顾诗曼果然笑了,从包里取了张专辑递给顾星海,“小心点也是好事,喏,你要的签名专,全世界都要知道我替女儿追星了。”


  “诶,我爹前两天也给我带了一张。”顾星海接了,在手中翻看着,“妈,我看你要不也签个名送给龙灏天算了,省得发他奖金了还,人家可是你的超级大粉丝。”


  龙灏天猝不及防被人上了眼药,一口气顺不上来:“妈妈给女儿带的礼物,我拿不合适。”


  “这签名专贵着呢,你还不乐意。”顾星海伶牙俐齿,“合不合适我说了算。”


  顾诗曼看着他们斗嘴,过了半天才打断:“既然都碰上了,就一起去吃个饭吧,我们星海还逃学去看过幻夜龙骑的live呢。”


  顾星海突然被亲妈背刺,瞪大眼睛:“我那是喜欢林姐。”


  顾诗曼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打电话通知司机,又联系助理定了包间。


  顾星海憋着气,半天不理人,脸倒是闹了个通红。


  顾诗曼倒是和龙灏天聊得投缘,很赏识这个小辈,听得顾星海更窝火,索性戴上耳机眼罩眼不见心不烦。


  不知不觉她就睡了过去,直到车停下。顾诗曼伸手过去摘了她耳机:“星海,到了。”


  顾星海刚睡醒时显得软绵绵的,全然没了方才的气势,靠在顾诗曼肩头眯了会眼才起来。


  顾诗曼乐得惯着她,一行三人好一会儿才下车。


  龙灏天觉得自己就是这对母女之间硕大的五百瓦电灯泡,叛逆期爱斗嘴的少女到了妈妈面前简直乖得不像话。


  他小声嘀咕:“妈宝女啊。”


  却没想顾星海耳力过人听得清清楚楚,还很享受这个称呼,笑眯眯回应:“对啊,我是妈宝女。”


  一顿饭吃得还算愉快,顾诗曼很贴心地没让龙灏天看见账单。龙灏天倒是知道自己一个月工资估计也抵不过这一顿饭,吃得都格外虔诚。


  一边母女聊着天,话题竟不知怎的转到了龙灏天身上。


  “不过让Leo看店确实有点屈才。”顾星海点头,“妈,你说呢?”


  “行,回去我和一川商量。”顾诗曼点头,算是应下,转头去问龙灏天,“有兴趣来东皇发展吗?”


  龙灏天受宠若惊,点点头。


  顾星海:“别和我爹商量了,我知道东皇你说话算数。”


  顾诗曼拍拍她的肩,给龙灏天叫了车,自己带着顾星海向保姆车上走去:“龙灏天,前途无量啊。”


  龙灏天再次道了谢,目光最后落到顾星海身上。


  她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无忧无愁又神采飞扬,满载着少年意气,张望着似锦前程。


  这就该是天之骄女,龙灏天坐上车也没能把那双漂亮眼睛里的神采从脑海中抹去。


*


  “你好重……”顾星海勉力想要抱起在沙发上睡着的龙灏天,最终失败,又不忍心放累了一天的人就这么睡在沙发上,最终还是决定给助理打电话。


  只是她刚刚解锁手机屏幕,龙灏天就迷迷糊糊醒了过来,伸出手来与她十指紧紧相扣。


  顾星海坐到他身边:“弄醒你了?”


  “没有,就是醒了,我马上去浴室。”龙灏天口上说着,却不肯撒手,“我做了个梦。”


  顾星海:“嗯?”


  龙灏天于是慢慢给顾星海讲了整个梦境。他字斟句酌,要如实讲述,又生怕伤了顾星海的心。


  顾星海听后沉默了半晌,才又笑了起来,把下巴放在他肩上,柔软的半干发丝挠得龙灏天脖颈微痒:“好了,快去,我困了。”


  龙灏天进了浴室,又很快洗漱出来,发现顾星海已经在床上睡着了,给他留了盏小夜灯,一边还亮着的手机屏幕上放着没写完的专辑简介——


  “或许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顾星海会过上另一种生活。


  成长为另一种人,但那都不是‘我’。


  每一段经历,都有不可替代的意义。


  每次抉择、每次相逢,


  造就了此刻的我。”


  龙灏天看着身边心上人尚且不算成熟的容颜,还是不禁叹息。


  平行世界里那个无忧无虑的顾星海不是他的,这个一路经了无数雨雪风霜一身累累伤痕的才是。


  他怜惜顾星海,希望她能够无忧无虑地长大,不要在尚且年少的年岁里独自一人赤脚走过那些荆棘,也明白时光不能倒流的道理。


  所幸顾星海挺了过来,成长为了更强大的人,成了他一声声向深海问这么些年的第一道回声,灏天与星海能够相照,孤独的灵魂也最终能够相依。


*专辑简介引自292话顾星海独白

花咲

想起来lof没发过

那就进行一个图的发…!

想起来lof没发过

那就进行一个图的发…!

窥澜

【龙星】星河

*cp龙灏天x顾星海,含微量顾刑

*人设属于原作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原作向,剧情接293话预告,bug属于我

*一发完,全文共2k


刑雁一句话还未落尽,顾星海一颗心便骤然缩紧,隐隐提起些防备来。这是在不能怪她多心,这一路来所遇到的自称与母亲当年有故的人要么是有所图,要么也曾是加害者。


而面前的女人只是垂首摩挲着怀中很有些年头的吉他,眼角含了点很温柔的笑意,几乎是珍而重之地望了顾星海一眼:“顾老师才华横溢,人也很好,你都知道的。她是很多人的太阳。”


刑雁喉头一滚,生生咽了后半句满怀歉意的话语,将目光从与故人肖似的面孔上移开——在顾诗曼得以沉冤昭雪之...

*cp龙灏天x顾星海,含微量顾刑

*人设属于原作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原作向,剧情接293话预告,bug属于我

*一发完,全文共2k






刑雁一句话还未落尽,顾星海一颗心便骤然缩紧,隐隐提起些防备来。这是在不能怪她多心,这一路来所遇到的自称与母亲当年有故的人要么是有所图,要么也曾是加害者。


而面前的女人只是垂首摩挲着怀中很有些年头的吉他,眼角含了点很温柔的笑意,几乎是珍而重之地望了顾星海一眼:“顾老师才华横溢,人也很好,你都知道的。她是很多人的太阳。”


刑雁喉头一滚,生生咽了后半句满怀歉意的话语,将目光从与故人肖似的面孔上移开——在顾诗曼得以沉冤昭雪之前,她还没有​资格对她的独女说这些。


“刑老师,跟我说说我妈妈吧。”顾星海轻叹一声,终究是心软。自母亲离开后她就对年长些的女性有种不自觉的亲近感​,更何况面前人方才出言相助,合作也所言非虚。


她要赌一次,赌她妈妈遇到的不全是烂人。


刑雁眯起眼来,这位一惯以爽朗洒脱形象示人的唱作人面上竟也流露出了舞台之外的怀念神色。这一瞬的沉默横贯在二人之间,不知过了多久刑雁才再开口:“那时候我还叫刑艳,名字土气人也傻气,什么都不懂,就想着一定要自己闯出一方天地来,穷得住地下室跑好几个酒吧卖唱。”


她声线低沉悦耳,带着某种难以言明的深切眷念:“就是那时候顾老师偶然听了我唱歌,听喝得烂醉的我诉苦,陪了我一整夜,最后向我伸出了橄榄枝。


我怕自己做不好,顾老师就一夜一夜地陪我磨,我也果然靠这首歌打响了名声,没有诗曼——顾老师就没有今天的我。”​


下意识喊出顾诗曼名字那一刻刑雁便自知失言,轻咬舌尖​:“是我唐突了,但我想知道顾老师墓地在哪,有空去祭奠。”


顾星海报了墓地地址,又和刑雁交换了联系方式,刑雁这才要离开。


少女语气平淡有礼,手却都在抖着,眼圈隐隐泛了红。刑雁都瞧在眼里,心里对这个小辈是既爱又怜,放了包湿巾纸在一边,起身告辞:“星海,节哀,是我唐突了,你安心准备比赛就好​。”


她收了琴出练习室,才发现门没关紧,龙灏天倚在门边,不知偷听了多久墙角。刑雁几乎已经把顾星海当女儿看,一见龙灏天就觉得他图谋不轨,因此不轻不重地瞪了他一眼,背着琴走了。


龙灏天:……?


练习室里开始传来吉他声。龙灏天并不着急进去,又在外边儿多待了些时候才推门而入。


顾星海一听脚步声就认出了来人,却也没招呼,只是低头弹着琴,一曲毕了才抬头:“Leo老师。”


龙灏天干脆盘腿坐在一边,仰脸假意不看她:“《殊途》​啊。”


“嗯。“顾星海看向他走进来时才关紧的门,若有所思,复又随手按了几组和弦,接着弹起首龙灏天也没听过的曲子来。


初时那曲子起得极低,却又渐渐有了些开阔的气象。弹第二遍时顾星海稍升了调,改了几个小节,就又带了些明丽欢快的意味。她弹得兴起,抓了一边纸笔就开始记谱。


龙灏天听得入神,忽然想起海选时“柯萝娜”的曲目也是《殊途》​。蓦然他心里一缩,揪着疼了起来,想起顾星海才十六岁,如果能够平安长大,也该是最幸福的姑娘,背景要比这届选手所有的选手都要闪耀,不会面临如此之多的不公。


他深知这个圈子的残酷,然而当这一切降临到顾星海身上时,龙灏天却升起了前所未有​的酸涩情绪。


龙灏天:“你写的?”​


顾星海换行间抬头望了他一眼,像是在笑这人明知故问没话找话:“大概是一年前的了,拿出来改改练练手。”


龙灏天听出她言外之意,顺口接下:“你这次比赛不用的话可以考虑给我,歌名我都想好了,可以叫《一见钟情》​。”


他本意是开个玩笑,而那日飞机上的对话却蓦然出现在脑海​:


——“只见过粉丝打听偶像的,没见过偶像打听粉丝的。怎么,看上人家了?”


——“对啊,一见钟情~”


二人之间的空气瞬间带了一丝难言的灼热,顾星海抬手掩了掩耳朵,最后还是点头:“​好啊,求之不得,赛后我把谱子给你。”


龙灏天本以为到这儿就完了,没料到顾星海伶牙俐齿依旧:“龙灏天导师和被打-5000分的选手合作,这热度没准儿比我家今天还高呢。”


​龙灏天:“我那-5000分是打给柯萝娜的,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斗着嘴,龙灏天心里也悄悄松了口气。​


刑雁和她的对话他在门口听了七七八八,心里也大概有了猜测,能不能帮忙倒是其次,他更关心眼前这个未成年小女孩的精神状态。


慢慢地两人也不说话了,龙灏天坐在一边​,也不敢直勾勾盯着人姑娘看,就用余光关注着顾星海动作,自己玩着手机。


新发的微博下有人评论了他和顾星海《说爱你》​舞台的动图,他点开看了几遍,越看越觉得顺眼,最后还是压抑了点赞的冲动——成年人总不能在这个点儿给小女孩添乱。


看见那些污言秽语,他慢慢翻着,心里盘算。


龙灏天肆无忌惮活了这么多年,头一遭破天荒动了春心,竟然也小心翼翼起来​,可见一物降一物这话有理。


渐渐日头西沉,晚风从没关紧的窗缝吹进来,难得温柔。顾星海抬头,甩了甩发酸手指,望见窗外暮色千里温柔浩阔,再往身边一望,正好与龙灏天视线撞了个满怀。


他目光此刻格外温柔而专注,顾星海只疑心自己看错了​,心里的期待却不可抑制地潜滋暗长,都融在了暮色里。


又是夜色降临,今夜是个晴夜,星河漫天。


抬眼不见星河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两人不近不远地坐着,都没说话,却都觉得心上妥帖安定,两颗心陷于万里星河之间。

叛变的蓝天

白萧与柯罗娜,同样是去扮演另一个人,以截然不同的面貌示人。

但是两人差距很大。不光是理念上的冲突,更是二人扮演时舍弃掉的多少。

顾星海去扮演柯罗娜,是抱着复仇的目的去的。为了复仇,需要隐瞒顾星海的身份,但也需要保留顾星海的身份。她从没舍弃过原本的自我,她还是想作为顾星海在台上,去演唱,和儿时好友实现梦想。

白萧说过她不适合当演员。也对。她就算披上了柯罗娜的外衣,也未曾遮掩掉她作为顾星海的棱角。她未曾舍弃过自我的锋芒,只作为柯罗娜存在。

但是白萧不同。

黎小白扮演白萧,不只是简单的扮演。他把自己的过去全盘舍弃,不在作为黎小白存在。或许黎小白这个名字,白萧也早已抛之脑后。

不过,就算是...

白萧与柯罗娜,同样是去扮演另一个人,以截然不同的面貌示人。

但是两人差距很大。不光是理念上的冲突,更是二人扮演时舍弃掉的多少。

顾星海去扮演柯罗娜,是抱着复仇的目的去的。为了复仇,需要隐瞒顾星海的身份,但也需要保留顾星海的身份。她从没舍弃过原本的自我,她还是想作为顾星海在台上,去演唱,和儿时好友实现梦想。

白萧说过她不适合当演员。也对。她就算披上了柯罗娜的外衣,也未曾遮掩掉她作为顾星海的棱角。她未曾舍弃过自我的锋芒,只作为柯罗娜存在。

但是白萧不同。

黎小白扮演白萧,不只是简单的扮演。他把自己的过去全盘舍弃,不在作为黎小白存在。或许黎小白这个名字,白萧也早已抛之脑后。

不过,就算是全心地扮演,也会累的。

白萧会在深夜惊醒,梦魇一直缠绕着他。他似乎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是白萧,是黎小白,还是别的谁。

所以星海选择公开,也更多因为,她还是想以顾星海的身份,继续活下去。

陆琅
摸一个星海!你已经比很多人都勇...

摸一个星海!你已经比很多人都勇敢啦!

摸一个星海!你已经比很多人都勇敢啦!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其实我更希望星海的身份暴露的晚...

其实我更希望星海的身份暴露的晚一点,晚到她能有能和秦寒抗衡的砝码。

我一直觉得“柯萝娜”对于星海而言,就是一层保护壳。

星海在决定做自己的时候,也一定有直面黑暗的觉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柯萝娜”也算是“功成身退”了吧……


画的很潦草,将就看看……

其实我更希望星海的身份暴露的晚一点,晚到她能有能和秦寒抗衡的砝码。

我一直觉得“柯萝娜”对于星海而言,就是一层保护壳。

星海在决定做自己的时候,也一定有直面黑暗的觉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柯萝娜”也算是“功成身退”了吧……


画的很潦草,将就看看……

青青子与戓戓儿
《星梦》第292话 “已经……...

《星梦》第292话

“已经……不想再隐藏了。”

星海真正的回来了,记录掉马!!


本来是没有时间的,但我的竞赛课取消了,懂得都懂。顺手摸了个星海,救命,呜呜呜太久了已经不会了。

《星梦》第292话

“已经……不想再隐藏了。”

星海真正的回来了,记录掉马!!


本来是没有时间的,但我的竞赛课取消了,懂得都懂。顺手摸了个星海,救命,呜呜呜太久了已经不会了。

千缘墨
这么一算加上星海叶莺应该好像是...

这么一算加上星海叶莺应该好像是一群短发了。

郁弦头发好像也不是特别长。

  卢蕊的长发格格不入呢『拍桌笑』

  《论关于超新星留在最后的女生几乎都是短发这件神奇的事》


这么一算加上星海叶莺应该好像是一群短发了。

郁弦头发好像也不是特别长。

  卢蕊的长发格格不入呢『拍桌笑』

  《论关于超新星留在最后的女生几乎都是短发这件神奇的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