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顾燕祯谢襄

3浏览   
月懒的本玊

纪教官的那只朱

第二章:心思各异


 “嗯?你手里拿的什么?吃的吗?”纪瑾伸长了脖子去瞅他怀里抱着的牛皮袋。

  “嗯。一个小朋友送的。应该是蜜饯之类的。试试?”朱彦霖打开袋子递了过去。

 “真的能吃吗?可这是对方送你的。不太好吧。”纪瑾有些纠结,他觉得那是别人送的礼物,不好去试一口。

 “你论这么多的吗?那么多废话。吃个东西还这么计较。”朱彦霖一向随性不羁惯了,没办法体会他那种吃个东西还要顾虑这顾虑那的思想。

    见他扭扭捏捏地好不爽快,便自己动手从袋子里拿了一颗,手一伸直接递到他嘴前:“张嘴。”...


第二章:心思各异


 “嗯?你手里拿的什么?吃的吗?”纪瑾伸长了脖子去瞅他怀里抱着的牛皮袋。

  “嗯。一个小朋友送的。应该是蜜饯之类的。试试?”朱彦霖打开袋子递了过去。

 “真的能吃吗?可这是对方送你的。不太好吧。”纪瑾有些纠结,他觉得那是别人送的礼物,不好去试一口。

 “你论这么多的吗?那么多废话。吃个东西还这么计较。”朱彦霖一向随性不羁惯了,没办法体会他那种吃个东西还要顾虑这顾虑那的思想。

    见他扭扭捏捏地好不爽快,便自己动手从袋子里拿了一颗,手一伸直接递到他嘴前:“张嘴。”

    纪瑾一向拘礼惯了,以前身边也没有过这般随性的朋友,一时间竟不知道是该伸手去接还是直接张嘴。

    朱彦霖性子倒是磨的比从前平稳了些,见他发愣也不急着催,就这么捏着蜜饯等。

  “…唔。”纪瑾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被捏在两指间的樱红蜜饯;踌躇半响,最后还是低下头咬住露在空气中的那一端。

    纵然是很小心了;但蜜饯对于成年男子的手指来说还是太小了些;即便是只是捏着一角;但平整的牙齿还是划过朱彦霖食指指腹。

    捏在的食物已经被咬走,随之而来的是指腹传来的一阵奇怪的酥麻感,一直蔓延传到大脑,刺激着他身体猛地一个颤栗,立马缩回了手;撇开视线不敢去看纪瑾;右手紧紧拽着自己腿侧的布料。

    纪瑾品味蜜饯的时间里,二人各有所想,也没开口,四周显得安静了很多。

    沉默半响后,朱彦霖莫名有些慌乱,突然就自顾地闷头往前走,也不跟他打声招呼,话也说不太利索了:“内。内个。我们回去吧!”

  “啊?啊!好!诶!你等等我呀!东西很多啊!”纪瑾并没有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两只手上拎着不少东西,加大步伐跑步上前。

  “朱彦霖。可以去洗了。”纪瑾洗完澡出来,他的宿友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坐在自己床上冥思苦想;眉头都皱到一块去了。

  “…”朱彦霖没有任何反应,像是没听见似的。

  “…”纪瑾无奈停下擦头的动作,做在床边缘处,搭上他的肩膀,轻轻地摇了摇:“彦~霖。回神了。思春呢!”

   “…啊!”朱彦霖正陷入自己的反省中,思绪被耳边萦绕那一声柔柔糯糯的呼唤声打断;蓦然回过身,眼前却出现本该去洗澡宿友清秀的脸;吓得他一个后退,差点从床上摔下去。

  “…没事吧。怎么了这是?我洗好了。轮到你去洗澡了。”纪瑾眼明手快地拉住他的手腕将人拽了回来。

   看他好像真没听见自己说了的话,又重新复述了一遍。

 “好。洗。洗澡。”朱彦霖慌张地点着头,抓起床上的衣服就往厕所里冲,跑得太快还撞到了门框,额头和木头碰到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你没事吧!头不疼啊!”纪瑾被他马虎的磕碰震惊到了,大声的冲浴室里的他问道。

  “没、没事。”朱彦霖结结巴巴地三个字传来,随后就是一阵水声。

  “怎么了这是?以前也没这么马虎啊!”纪瑾右手托腮盯着浴室门若有所思,眉头因为思虑而紧蹙着;半响,他站起身直走出了门。

  “…人呢?出去了吗?”朱彦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他看着被掩上的房门;叹了口气无力地躺回自己的床上。

 “十有八九又去找君山了吧。也该习惯了啊!”看着洁白的天花板,朱彦霖脑子顿时一片空白。

    他最近有些奇怪,莫名地过于在意纪瑾;在意他的一举一动;在意他跟自己的接触。

    更在意的是,他明明跟自己是宿友,可两人却没什么话聊,纪瑾三不五时总去找隔着几个宿舍远的沈君山;一走就是不短的时间;有时候自己困到睡着的时候,他还没回来。

   ——今天也是,明明只是平常吃个小零食,牙齿不小心划过指腹的皮肤;结果身子就突然传来一阵电麻感;虽然很舒服但实在令人难以启齿。

  ——可是,这究竟是为什么呢!以前顾燕帧谢良辰他们在的时候,又或是黄松在的时候,还能有个人能谈论一下。

  ——但现在,就剩下他们,三个人了。

  ——啊!应该是只有他一个人了;他的宿友经常在沈君山那里呢!

 “算了。不想了。还是睡吧。”朱彦霖左等右等也没守到他回来,困意来袭,实在是没忍住便睡了过去。

   但还是为纪瑾还没回来考虑,给他留了灯。

   不久后,床上传来平稳均匀的呼吸声,房门这时被人推开。

   来人动作很轻巧,从开门到来床边,愣是没到腾出一点声响。

   纪瑾站门口的时候就先脱掉了鞋子,他对于自家宿友这个时间点入睡已经习以为常;为了不打扰他的睡眠;哪怕是脚上没有任何牵绊,他的动作仍旧是蹑手蹑脚的。

  [还真是猜得准啊!又睡着了。]纪瑾站在床边,看着他安稳的睡颜,那双总是将一切看得透彻的眼睛却蒙上一层复杂的迷雾。

   ——都相处这么久了;可是,老觉得隔着什么东西呢!

   [算了。那种事也猜不透;话说,都这么大的人了,磕到起了个包,也不知道抹点药啊!]

    纪瑾看着他额头上红彤彤的伤口,无奈从口袋里拿出专门跑沈君山宿舍,去借来的药膏;小心翼翼地给他抹上。

    末了,思前想后,考虑到可能还得多抹几次;便拧紧藏在自己的枕头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