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颜真卿

6743浏览    417参与
北册

“颜氏一族,满门忠烈”


(想画丧服来着,但找不到参考就参考了国家宝藏的服装。。)

“颜氏一族,满门忠烈”


(想画丧服来着,但找不到参考就参考了国家宝藏的服装。。)

宋兎
  学颜体学了三年,从六年级开...

  学颜体学了三年,从六年级开始学,初二就因为课业紧张不写了,今年我妈让我写春联,我说写的我焦虑。这幅我是贴在了墙上天天看,越看越顺眼,除了那个题字,就是哪怕哪个字儿有瑕疵我都可以接受,就觉得这幅特别行。家人们请畅所欲言

  学颜体学了三年,从六年级开始学,初二就因为课业紧张不写了,今年我妈让我写春联,我说写的我焦虑。这幅我是贴在了墙上天天看,越看越顺眼,除了那个题字,就是哪怕哪个字儿有瑕疵我都可以接受,就觉得这幅特别行。家人们请畅所欲言

柳宵鞍

  整一篇檄文,去唠唠赞美DX的那的答辩小说。这个东西我写了半个多月,虽然现在发但是很早以前就开始筹划了,卑微小柳球球客官老爷支持一下ORZ

  整一篇檄文,去唠唠赞美DX的那的答辩小说。这个东西我写了半个多月,虽然现在发但是很早以前就开始筹划了,卑微小柳球球客官老爷支持一下ORZ

千瑜

  很菜岂可修,但是有点好玩儿哈哈哈哈

  很菜岂可修,但是有点好玩儿哈哈哈哈

贮月
  裴将军诗帖通临      ...

  裴将军诗帖通临

  

  裴将军

  大君制六合,猛将清九垓。

  战马若龙虎,腾陵何壮哉。

  将军临北荒,烜赫耀英材。

  剑舞跃游电,随风萦且回。

  登高望天山,白雪正崔嵬。

  入阵破骄虏,威声雄震雷。

  一射百马倒,再射万夫开。

  匈奴不敢敌,相呼归去来。

  功成报天子,可以画麟台。

  裴将军诗帖通临

  

  裴将军

  大君制六合,猛将清九垓。

  战马若龙虎,腾陵何壮哉。

  将军临北荒,烜赫耀英材。

  剑舞跃游电,随风萦且回。

  登高望天山,白雪正崔嵬。

  入阵破骄虏,威声雄震雷。

  一射百马倒,再射万夫开。

  匈奴不敢敌,相呼归去来。

  功成报天子,可以画麟台。

长青台

戊申,夜,青光入牖,松柏纵横,细雨斜风。

忽梦清臣别离湖州夜,柳絮缠绕,梅色青青,新雨滴滴,出户数十步,停箸,泪湿青衫,未敢顾,月中泪人颜。

又梦常山血泪场,千百尸,死生同,满地黑发识不出。孤身独立,烽火扬州路,不堪回首,冷雨扑面,不知谁家别离酒。

又至淮宁,凛然正气,不从丞相位。敌人三逼,一架火堆,瞬目,径直前行;二看血耳,面无惧色;三掘地做陵,宁身死而不受;遂受绞刑,扬清风。

恍惊,坐然长嗟,双鬓微凉,帛枕尽湿。

戊申,夜,青光入牖,松柏纵横,细雨斜风。

忽梦清臣别离湖州夜,柳絮缠绕,梅色青青,新雨滴滴,出户数十步,停箸,泪湿青衫,未敢顾,月中泪人颜。

又梦常山血泪场,千百尸,死生同,满地黑发识不出。孤身独立,烽火扬州路,不堪回首,冷雨扑面,不知谁家别离酒。

又至淮宁,凛然正气,不从丞相位。敌人三逼,一架火堆,瞬目,径直前行;二看血耳,面无惧色;三掘地做陵,宁身死而不受;遂受绞刑,扬清风。

恍惊,坐然长嗟,双鬓微凉,帛枕尽湿。

宰厨10086号(请假)

劝学

  唐·颜真卿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图片]


译文:(源自网络)

  每天三更半夜到鸡啼叫的时候,是男孩子们读书的最好时间。

  少年时只知道玩,不知道要好好学习,到老的时候才后悔自己年少时为什么不知道要勤奋学习。

  唐·颜真卿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译文:(源自网络)

  每天三更半夜到鸡啼叫的时候,是男孩子们读书的最好时间。

  少年时只知道玩,不知道要好好学习,到老的时候才后悔自己年少时为什么不知道要勤奋学习。

飘逸美

颜鲁公《怀素上人草书歌序》楷书全文

作者:飘逸美

《怀素上人草书歌序》是颜真卿作于大历七年九月。礼部侍郎张谓欣赏怀素的草书和其放荡不羁的性格,"引共游处,兼好事者同作歌以赞之"。颜真卿在洛阳与怀素相遇,为歌集作序。

璃月第一深情

今天写书法时的突发奇想

话说,忘川都出赵孟頫了,为什么不把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一起出了呢

今天写书法时的突发奇想

话说,忘川都出赵孟頫了,为什么不把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一起出了呢

Coldfire

劝学集锦

《劝学》

唐·颜真卿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送东阳马生序》

明·宋濂


  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 。又患无硕师名人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欣悦,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

  ...

《劝学》

唐·颜真卿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送东阳马生序》

明·宋濂


  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 。又患无硕师名人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欣悦,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

  当余之从师也,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至舍,四支僵劲不能动,媵人持汤沃灌,以衾拥覆,久而乃和。寓逆旅,主人日再食,无鲜肥滋味之享。同舍生皆被绮绣,戴朱缨宝饰之帽,腰白玉之环,左佩刀,右备容臭,烨然若神人;余则缊袍敝衣处其间,略无慕艳意,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盖余之勤且艰若此。 今虽耄老,未有所成,犹幸预君子之列,而承天子之宠光,缀公卿之后,日侍坐备顾问,四海亦谬称其氏名,况才之过于余者乎?

  今诸生学于太学,县官日有廪稍之供,父母岁有裘葛之遗,无冻馁之患矣;坐大厦之下而诵诗书,无奔走之劳矣;有司业、博士为之师,未有问而不告、求而不得者也;凡所宜有之书,皆集于此,不必若余之手录,假诸人而后见也。其业有不精、德有不成者,非天质之卑,则心不若余之专耳,岂他人之过哉!

  东阳马生君则,在太学已二年,流辈甚称其贤。余朝京师,生以乡人子谒余,撰长书以为贽,辞甚畅达。与之论辨,言和而色夷。自谓少时用心于学甚劳,是可谓善学者矣。其将归见其亲也,余故道为学之难以告之。谓余勉乡人以学者,余之志也;诋我夸际遇之盛而骄乡人者,岂知予者哉!


《De Profundis》

英·Oscar Wilde


记得快要拿到学位的六月的某天早上,我和一位朋友沿着莫德林学院鸟声处处的小径散步时,我对他说:“我要尝遍世界这个大花园里每一种树木的果实,要带着灵魂里的全部激情投入世界。


学习方法: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


荀子《劝学》

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为君子的资质与一般人没有什么区别,君子之所以高于一般人,是因为他能善于利用外物。

松铃
  写了好多年颜楷,今天看《新...

  写了好多年颜楷,今天看《新唐书》才知道颜真卿死的那么惨,呜呜呜……

  当年看不懂《祭侄文稿》,如今看来,实在是字字泣血,句句诛心。

  颜老居然是被叛军活活勒死的,我真的,哭死…ಥ_ಥ…

  写了好多年颜楷,今天看《新唐书》才知道颜真卿死的那么惨,呜呜呜……

  当年看不懂《祭侄文稿》,如今看来,实在是字字泣血,句句诛心。

  颜老居然是被叛军活活勒死的,我真的,哭死…ಥ_ಥ…

周

第一次扩列交友(占tag致歉)

03老学姐 坐标北京 备考六级中 超爱学习

坑很杂,主要福华/宝黛

超爱古装悬疑剧 神探狄仁杰/包青天

会绘画(ipad,水彩)和书法(颜真卿,赵孟頫),技术粗糙,具体见主页,喜欢阅读

文主要看bl,爱小甜文

想找能够相互交流鼓励的亲友,也可以拉我入坑,一块学习(不是)

有点子社恐但是秒回,熟了发疯(?)

➕q1797073443

  

第一次扩列交友(占tag致歉)

03老学姐 坐标北京 备考六级中 超爱学习

坑很杂,主要福华/宝黛

超爱古装悬疑剧 神探狄仁杰/包青天

会绘画(ipad,水彩)和书法(颜真卿,赵孟頫),技术粗糙,具体见主页,喜欢阅读

文主要看bl,爱小甜文

想找能够相互交流鼓励的亲友,也可以拉我入坑,一块学习(不是)

有点子社恐但是秒回,熟了发疯(?)

➕q1797073443

  

wagang狮子

颜真卿

可以关注、点赞、推荐、粮票支持一下


(708—784)唐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祖籍琅邪临沂(今属山东)。字清臣。开元进士。任监察御史、殿中侍御史。因不依附杨国忠,出为平原(治今山东陵县)太守。


安禄山叛乱,河北郡县望风瓦解,他起兵坚守,并与从兄常山(治今河北正定)太守颜杲卿联军抗叛。河北十七郡响应,合兵二十万,给叛军以重大威胁。后入朝,历官工部、吏部尚书,御史大夫。忠良耿直,恪尽职守,军国大事,知无不言,屡为权臣元载、杨炎、卢杞等所忌。


出为外州刺史、长史。代宗时迁尚书左丞、封鲁郡公,人称颜鲁公。德宗时李希烈叛乱,奸相卢杞忌其刚直,派其宣慰叛军,至许州(治今河南许昌)被扣...

可以关注、点赞、推荐、粮票支持一下


(708—784)唐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祖籍琅邪临沂(今属山东)。字清臣。开元进士。任监察御史、殿中侍御史。因不依附杨国忠,出为平原(治今山东陵县)太守。


安禄山叛乱,河北郡县望风瓦解,他起兵坚守,并与从兄常山(治今河北正定)太守颜杲卿联军抗叛。河北十七郡响应,合兵二十万,给叛军以重大威胁。后入朝,历官工部、吏部尚书,御史大夫。忠良耿直,恪尽职守,军国大事,知无不言,屡为权臣元载、杨炎、卢杞等所忌。


出为外州刺史、长史。代宗时迁尚书左丞、封鲁郡公,人称颜鲁公。德宗时李希烈叛乱,奸相卢杞忌其刚直,派其宣慰叛军,至许州(治今河南许昌)被扣。在威逼利诱下,始终不屈,被缢杀。


书法端庄雄伟,自树一帜,人称“颜体”,传世甚多。墨迹有正书《自书告身》,行书《祭侄文稿》,碑刻有《多宝塔碑》《颜勤礼碑》《麻姑仙坛记》等,后人辑有《颜鲁公文集》。


想聊历史,可进QQ群:324474473

拙劣自乐人

  有些很火的名人标签就没打上,比如李白霍去病辛弃疾🤤。

    很喜欢这里边潘安唐寅颜真卿的气质!

  王勃看起来比其他人嫩了好多。

  徐霞客不是一本书,画风不一样,但是是一个系列的。

  为大秦的扶苏白起打call!不容易啊历史上那么多美男你俩也上榜了。

  有些很火的名人标签就没打上,比如李白霍去病辛弃疾🤤。

    很喜欢这里边潘安唐寅颜真卿的气质!

  王勃看起来比其他人嫩了好多。

  徐霞客不是一本书,画风不一样,但是是一个系列的。

  为大秦的扶苏白起打call!不容易啊历史上那么多美男你俩也上榜了。

灰色堡垒

墨香

窗外,是白茫茫的一片。

年轻人看着天气预报,叹气一声。前几天都是阳光明媚的,为何偏偏就是今日下这么大的雨。原本约好说去玩的,无奈计划只能泡汤。

“唉,前几日天气这么好就是没有时间,反而今天有空了却不能出去,好想出去外面逛一下啊。”年轻人静静地趴在床上,看着窗外发呆,游戏玩腻,视频又不想刷,能做些什么?

“太无聊了,不行一定要找点事情做。”年轻人走下床,环顾房间里的一切,似乎没找到什么,突然,他的视线凝聚在一个地方。

那是一排有些时日的毛笔。

“竟把它给忘了......这么久没动手,能行吗?”年轻人把那排笔拿下来,两根手指轻轻地抚摸着笔头,毛有些散乱,但还算是比较整齐的,他无意识地闻了......

窗外,是白茫茫的一片。

年轻人看着天气预报,叹气一声。前几天都是阳光明媚的,为何偏偏就是今日下这么大的雨。原本约好说去玩的,无奈计划只能泡汤。

“唉,前几日天气这么好就是没有时间,反而今天有空了却不能出去,好想出去外面逛一下啊。”年轻人静静地趴在床上,看着窗外发呆,游戏玩腻,视频又不想刷,能做些什么?

“太无聊了,不行一定要找点事情做。”年轻人走下床,环顾房间里的一切,似乎没找到什么,突然,他的视线凝聚在一个地方。

那是一排有些时日的毛笔。

“竟把它给忘了......这么久没动手,能行吗?”年轻人把那排笔拿下来,两根手指轻轻地抚摸着笔头,毛有些散乱,但还算是比较整齐的,他无意识地闻了闻手指,那股墨水的气息还在,年岁已长,消散了不少。

“试试看吧,这笔再不用真的要丢了,太浪费了些。”

笔在手中,自然而然地便忆起了墨水与纸张所在的位置,这是年轻人的一个习惯,只有拿到笔,才会记得并翻出其它物品。

宣纸也有些时日了,洁白的表面上泛起了一点点黄色,不过并没有什么关系,老点的宣纸用起来效果更好。至于那瓶墨水,这么久了不知是否已经变了质。年轻人小心地倒了一些出来,把鼻子凑到墨碟边上闻了一下,还是那股说不清的味道。

“对,就是这个味!”年轻人笃定这墨没有变质。

“说香不香,说臭不臭,就像是市场上买的榴莲。”

年轻人微微笑了一下,可能也只有他把墨水比作榴莲。

水流放小,稍微润湿一下毛笔,笔锋收尖。装点水倒进墨碟里,轻轻地和匀,准备工作便完成了。

年轻人突然记起来,他还没想好要写什么,难道来一次即兴创作?

“少在这里丢人现眼了!拿本书临摹不香吗?”年轻人转身走回房间,在他那堆书里漫不经心地找本碑帖,从中随便抽出一本,《勤礼碑》。

“连天都要我写这个,那就写咯,这么久应该也忘的差不多了。”

年轻人翻开了书,里面不仅有碑刻,旁边还有他做的笔记,都是小时候上课所记下来的知识点,不过红笔字迹有些模糊,但还可以勉强辨认出一些。

“横平竖直、平行等距、结构、留白......”他细细地品味着每一个专业名词,当年什么都不懂的他,还附了图当例子,现在看这些词那已经是熟能生巧了,那时的他还真是够蠢的。拿出一块镇纸,压平波浪似的宣纸,他抓起笔,笔在墨碟中充分地吸饱了墨水,然后是刮笔,把笔锋再次收尖,除去多余的墨水,接下来就是他的战场,定要在这一方白纸中留下些他战斗的印迹。笔就像是一口宝刀,他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刀”轻触于纸上,他松了一口气,墨水没有散开,顿笔后他把笔提了一下,手有些抖,但他抓的很实,不至于笔划抖出波澜,最后是收笔,一个横便完成了。

“还真的有些生疏了,不过还行,基本的地方都做出来了。”年轻人鼓励自己,原本郁闷的心也放开许多。

成功了一个字后,他继续放开手脚,大胆地去临摹接下来的字。

“反正又不是什么比赛,也不拿去给别人,这么拘束干嘛?!”

年轻人乐开了花,小的时候他科不好这样,做什么都要约束自己,生怕犯错被人批评,现在他偶尔也会这样,是为了做事细致,不过这书法不一样,过于拘束反而害了自己,但也不能放的太开,因为他写的是颜楷,非常注重法度。

字越写越多,墨水的气息愈发浓重,这让他回忆起儿时的事情。

“老师老师,这个字怎么写?”

“傻孩子,老师抓着你手写。”

老师的手总是那么温暖,运起笔来从不手抖,每一笔每一划都是那么的稳健,稳健中还带有灵动的感觉,他写的字犹如纸上跃动的精灵,而他写的就像是一具具“死尸”。

“再努力一点,你可以的。”

老师经常这样鼓励他。寒窗苦读数年,他写的还是那样,老师依然在鼓励他,而他有些承受不住这痛苦了。

“是啊,那个时候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呢?”年轻人内心忽然有一丝酸楚,但记起那事时,心中总是会对自己肃然起敬。

那天,他一夜成名,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力透纸背、大开大合之势、宛如鲁公在世,又一次挥舞着他手中的笔,只可惜年纪尚小,还不能完全控制这力度。”

全场响起了掌声,送给那份作品的主人。

那是一份没有落款的作品,年轻人清楚,那作品出自他手。

他默默地收下这一份喜悦,给自己独享,没有告诉老师真相。

坐在他旁边的老师,嘴角微微上扬,仿佛知悉这一切。

“老师太坏了,知道真相还不夸我一下。”年轻人边笑边写,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写了一半。

“鲁公在世,那可不敢担这名号,我就一芸芸众生,哪能和这位大家相提并论?”他清楚他的实力与水平,远不及这位中国历史上排行第二的书家。

“兴逐孤云外,心随还鸟泯。”突然吟诵起这么一句诗。

“这男人,有些意思。呵,中国的文人,还真是情趣高雅。”他边临摹边想着一些事情,不知不觉中好像走进了一个奇妙的世界。世人都说颜楷难,费尽心思终不得。看似基础的楷书,成为了多少人跨不去的坎,他也是其中一人。笔划还好,难在它的精神。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悟到了精髓,他的颜楷突飞猛进,仿佛有只无形的手带动着他,年轻人一写颜楷,旁观者便会赞不绝口。

其实,他只不过是理解了清臣的为人。宣纸上的字像是一个个挥舞着武器的士兵,他们气势高昂,整装待发,当然年轻人的字很难找到破绽,似乎无懈可击,这点并不是他最厉害之处,他最会的便是洁净。犹如在这污浊的人世间留下一股清流。清臣便是这样一个人,在那黑暗不堪的年代里所留下的一丝纯净,出淤泥而不染。他挥舞着手中的笔,尽情地写下他的心境,当他越陷越深时,又不得不把自己从那世界中抽出,因为这宣纸快写满了。

“纸还是太小了,完全不够我尽兴。”年轻人狡黠地笑了一声,他拿出自己的印章,在一个角落里盖上,就当做是完成了一张作品。他用手机拍下后稍微修了下图,满意地发了个朋友圈,当然他会刻意地屏蔽一些人。墨水的气味充满了整间屋子,淡雅而不失热烈,深沉而不显寡淡,仿佛一切浑然天成。此时年轻人已经把工具洗好,将要把毛笔挂回去时,他突然停下了。

“老朋友,不,老战友,谢谢你这些年一直陪着我。”他的朋友圈收获了许多条点赞和评论,其中有这么一条说到:“不食人间烟火的隐士,要出世了吗?”

“什么不食人间烟火,我老接地气了!隐士,出...世...?”

他想了想,的确,也好久没出过作品了。

墨韵绵延,流进了他的身体,流进了他的心里,这真挚的感情,是一辈子所无法忘记的,这黑白世界,便是他的精神支柱,只是这些年来,他放弃了这份爱好,因为工作,因为生活,他没有时间去写,也无暇去管那么多不属于自己专业的事情。

这时,他又看了看那张刚写的作品。

和以前相比,少了很多毛躁的东西,多了许多成熟与稳重,笔画虽有些生疏,但那精、气、神还在。

“等等,好像还有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那是一种新的气势,包含了张旭的癫狂,褚遂良的细腻,也有颜楷本身特有的气度,这不就是清臣的一生所学吗?现在,他有这么一种自信,去对那位评委说,他真正控制了力道,把握了颜楷的精髓。他似乎找到了什么,但说不出来。

“不如,再次起笔,诉说平生吧。”他给老师发了一条微信,说想见见他,不知他是否愿意再教他一次。

墨香搅动着他的心海,拨动着他的心弦,他的眼神中又流露出少年时的纯真。雨依旧下着,年轻人再次望向窗外,心境完全不同。这场雨来的很是时候,大大缓解了干旱带来的影响。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他写下的每一笔,都流淌着墨香。

墨香气,墨意浓,墨尽染,墨平生。

他寻回了那份墨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