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颢晴

83浏览    4参与
君施

【颢天玄宿×天雨如晴】青春误

    颢晴,丹晴。

  

  

  

  镜子照的都是影子,而影子一直以来都是虚幻的存在。

可人总是有些执念,有的时候,明知是假,但仍然固执地选择相信,那就是真的。

舒远心看着手里的天市镜,她静静的凝视着镜子里面的自己,那张脸又添了许多皱纹,是啊,她早就过了青春的年纪,不再是那个单纯懵懂的天真少女。

青春拥有的一切,她都失去得差不多了,如今,她似乎连记忆都要消失了。

颢天玄宿看着坐在轮椅上的人,最近几日,她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了,该说成婚十年这些时间里,她过得一直都不好。只是先前,这种感觉还不是那么严重,最近一段时间,她这脑子昏沉得几乎不分黑天白日。如果身边...

    颢晴,丹晴。

  

  

  

  镜子照的都是影子,而影子一直以来都是虚幻的存在。

可人总是有些执念,有的时候,明知是假,但仍然固执地选择相信,那就是真的。

舒远心看着手里的天市镜,她静静的凝视着镜子里面的自己,那张脸又添了许多皱纹,是啊,她早就过了青春的年纪,不再是那个单纯懵懂的天真少女。

青春拥有的一切,她都失去得差不多了,如今,她似乎连记忆都要消失了。

颢天玄宿看着坐在轮椅上的人,最近几日,她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了,该说成婚十年这些时间里,她过得一直都不好。只是先前,这种感觉还不是那么严重,最近一段时间,她这脑子昏沉得几乎不分黑天白日。如果身边不跟着人,那她一定会不知道走到何处。

她的脑子越来越糊涂,颢天实在是放心不下,便也趁着这个机会,将星宗宗主的职权交托给了苍苍。

卸下重担,他总算是能好好陪在舒远心的身边了。

只是这个名字,他叫起来总是有些违和,毕竟整个星宗只有丹阳这样称呼她。虽然每一次他都是凶巴巴的,可口不对心的人也只有在她身上,总是控制不住的情绪。

他们错过了太多太多,丹阳走了,星宗撑持大局的只有他与舒远心。与她成婚也并非是出自爱情,只是相携多年的师兄妹,不忍星宗倾危做下的决定。

虽然成婚不是出自爱情,但多多少少也沾了些不可言说的情愫。一路相携至今,若只因为情爱未免太局限,若不是因为情爱,多少又添了些算计。但成婚的目的虽然有计算,但却不是算计。

“远心。”

颢天玄宿轻轻地唤着她的名字,舒远心听见有人再唤自己的名字条件反射地微微抬起了头。

可她只是茫然地在周围环视了一圈,她双眼放空,找寻许久最终又是低下了头。

她的眼神忽略了近在咫尺的颢天玄宿,颢天玄宿有一丝的失落,可下一瞬间,他的失落却又消散得一干二净。

丹阳已经不在了,现在他才是她的丈夫。他何必要跟死人计较,那可是他最亲的师弟啊……

“如晴。”

颢天玄宿还是唤了她的道号。这一次舒远心没有茫然,反而十分亲厚的抬头看向站在她身旁的颢天玄宿。

“掌门师兄,你怎么在这儿?”

“如晴,我领你出来散散心。”

舒远心点了点头,可不一会儿,她又抬起头惊愕道:“不对,掌门师兄怎么会陪我散心?”

“师兄无事,所以来陪你散心。”

“哦。”舒远心又拿起了天市镜痴痴地望着。

颢天玄宿无奈地一叹,只得推着她的人慢慢地朝着幻海的方向而去。

拿着天市镜的舒远心仔细地盯着镜子里面的一切,她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地道:“这眼角又添皱纹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她碎碎的念着,在她身后的颢天玄宿听着却是开口道:“皱纹不意味着衰老,更何况镜子里的,未必是真的。”

“未必是真的,可也未必是假的啊。”

舒远心摸向了自己的脸,可摸着摸着,她却开始惊慌了起来。

“掌门师兄,你看见如晴的面纱了吗?”

颢天玄宿愣了一下,而舒远心的情绪一下子激动得不行,她抓着颢天的衣袖,慌乱的就要站起来。

“掌门师兄,如晴的面纱丢了,若是丹阳师兄见到如晴这样,他一定会很讨厌如晴的。”

“如晴,你先坐下来,先坐下来……”

慌张的人忘记了疼痛,即便双腿的痛楚像踩在刀尖一样痛,她仍然不肯听从颢天玄宿的劝告。

“面纱不在了,丹阳师兄一定会生气的。掌门师兄,你知道他的脾气的。”

“这么多年了,你其实没必要那么在意。”

“我不在意,他也一定会在意的。那是我跟他的约定……”

颢天玄宿怔了一下,尽管内心不忍,但他还是将藏好的面纱拿了出来。

面纱交还给舒远心的手中时,精神紧张的人总算是舒展了笑容,面纱很快就盖住了她的脸。颢天玄宿扶着她坐到了轮椅之上。

舒远心朝着颢天玄宿道:“掌门师兄,咱们继续散心吧。”

她平静的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可这样的平静,却让他们两个人彼此越来越疏离。

这十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但却又是真真切切存在过的光阴。

舒远心再度看向了天市镜,镜子里面的她带上了面纱,脸上的皱纹被面纱遮得严实,她整个人的心情都好了许多。颢天玄宿推着轮椅朝着幻海的方向而去。

今天是端阳节,是丹阳的冥寿,若非是这个缘故,他也不想带着舒远心去那么远的地方去。

推着她一路走向远方,舒远心看着周围熟悉又陌生的景色,好奇地问着颢天玄宿。

“掌门师兄,如晴是不是来过这个地方?”

她这是……忘记了幻海吗?

她的记忆时好时坏,前几日她还念叨着丹阳的生日就要到了,说要来幻海见一见他。今日他带她来了这边,她却早就忘记了幻海的路。

“嗯,来过。”

如晴笑着说道:“那肯定是我们小时候来过的地方,时间可真快啊。这一晃,咱们都老了。”

“是啊,老了……老到我们不知道明年还能不能来这边了。”

颢天玄宿的身体也已经糟糕得不得了,心脉受损再加上十年前的动荡。他能撑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而如晴,脊骨断裂,虽然短暂能站起来。但也不过是能从床上走到门口这几步路能走……再多,她就撑不住了。

现在他还能在她身边照顾着,可以后的事情说不准是什么样。他们两个人都是遍体鳞伤,说不准是谁先离开谁。

当初成婚的时候,颢天玄宿曾对她说过,如果他要是先死,那请她一定不要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他要让她帮他顾好整个星宗,不管谁先离开,星宗的大局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

而那时,舒远心只是笑了笑,她对颢天玄宿说,如果是她先离开,希望掌门师兄将她葬在幻海。

谁会先离开呢?看样子很快就要见分晓了,先离开的人总是幸福的,颢天玄宿自然明白。可他舍不得她先走,更不忍她独活。

无论是什么选择,都是遗憾,无论是什么遗憾,那都是人生。

他们已经是黄土埋身的人了,无论纠结于什么结局,遗憾总会让她们抱憾终生。

青春消散,魂魄消亡,这世上的牵挂再无去处,恨能留给谁呢?爱的人终会铭记,而恨的人终会恨。

一路上的景致琳琅有序地闯入舒远心的眼中,她觉得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离着幻海越来越近,她的记忆也断断续续的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那些破碎的画面让她整个人都在发抖,颢天玄宿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或许是登上幻海让她回想到了过去的记忆,那是她心上的伤口,她自然是心有触动。

不过虽然她心有触动,但比之先前察觉面纱丢失,她的情绪还是稳定得多。

颢天玄宿看着她又拿起了天市镜,虽然她现在的身体早就不能维持开阵的法门,可她仍然还是镜子的主人。她仍然活着,天市垣的位置就永远是她。

顺着镜子不止能看到她自己,她还能通过镜子看到身后的颢天玄宿。登山的过程对他这个花甲之年的老人实属吃力。她看着那身后满头大汗的人道:“夫君,还是我来吧。”

她放下了镜子,开始自己转动轮椅地沿着山路而去。颢天玄宿看着她那同样蹒跚的身影,立马上前扶住了她。

被扶住了的舒远心忽然就抬起头来。

怔了一瞬之后,她的眼神越来越空洞了起来。

她紧张地思考着,半晌过后,她才点着头开口道:“多谢……多谢……”

“你我夫妻,何必谈谢?”

舒远心听到这话之后,却是立刻推开了扶住她轮椅的手。

“夫妻?谁跟你是夫妻?”

“如晴……”

“如晴?”舒远心有些迷糊地念着这两个字,半刻钟后,她推着轮椅走向了颢天玄宿的身边。

“师兄……你怎么在这儿啊,今天是丹阳的生日,你也是来给他做寿的吗?”

她脑子已经开始的糊涂得时好时坏了,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每一次头脑开始迷糊,她可以忘却她身边的任何人,她变得像是另一个人,一个偏执地认为所有人都是带着坏心思的疯子。

仇恨压抑在心,谁都承受不了。

从前他不理解泰岳皇锦,但在丹阳死后,这种苦楚压在他的心头时,他倒觉得泰岳皇锦的做法情有可原。

颢天玄宿推着恢复神智的舒远心一路上山而去。端阳时节,山上景色宜人,绿树枝叶繁茂,郁郁葱葱……只是青山年年绿,却不见当年人。

幻海的一切都有无愧打理。虽然丹阳侯走了十年了。虽然这里仍然如过往一般朴素,可每日的洒扫,无愧都安排得很好。

十年时间如同流沙一般在指缝中匆匆流逝,无愧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年轻泼辣的姑娘了。她成熟了很多,稳重了不少。成了家,也做了母亲。

如果问心泉下有知,他一定也会为现在的无愧感到开心的。

无愧从颢天玄宿的手中接过轮椅,她瞧着舒远心再度带上了面纱,心头大为不解。她知道她的病最近很严重。但这些时日,她一直忙于宗内事务,没来得及去探望。没想到再度见面的时候,天雨如晴竟会变成这样。

“宗主……如晴师叔她……”

“嘘……”颢天玄宿做出了噤声的手势,他朝着无愧说道:“我们两个今日只是来探望丹阳的。”

无愧瞧着一直照着天市镜的舒远心,立马会意道:“宗主,那边祭拜都已经准备好了。弟子这就领你们过去。”

带着他们一同来到丹阳的坟前。

一直看着镜子的舒远心在看到墓碑后,终于放下了手上的镜子。

她看着眼前那些没有名字的墓碑,眼睛瞪得大大的,她很茫然地看着那些无字碑,不知道为何,看到这些无字碑她会心痛。可是她怎么想,都想不起来这些无字碑下埋葬的人是谁。她拼命地努力想着,想得头痛的要爆炸了,可越是想要记起,脑子就越是空白。

“我怎么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夫君,这里到底是哪里啊?为什么我会这么难受?为什么我的头会这么痛?”

她用力地敲着自己的太阳穴,颢天玄宿则是蹲下身来,阻拦了她自伤的举动。他朝着她温柔的说道:“我们来见丹阳了。今天是端阳节,是他的生日……我们要是不来见他,他一定会生气的。”

“丹阳师兄?”

舒远心猛然抬起了头,她盯着眼前的无字碑,不敢置信地捂着嘴巴。

“掌门师兄,果然是丹阳师兄,你看我这记性,果然是老了,竟然连他都认不出了。”

她指着那无字的墓碑,眼神里透出了欣喜。

摇着轮椅着急地奔着那个地方而去。舒远心激动的朝着颢天玄宿说道:“掌门师兄,你瞧,果然是丹阳师兄,这么多年了,他还是一点都没变,不像我,早就老得没眼看了。”

“咳咳咳……”

听见她的话,心里本不是滋味的颢天玄宿更添心痛。

“宗主最近要多保重身体,虽然现在的宗主是苍苍,可门内的人都知道,您才是星宗的天。师尊一生为了星宗,若是星宗没有了天,他泉下也不会安稳。”

“是……我会保重,但如晴她……”

“只要星宗的天还在,如晴师叔自然也会安稳。只是弟子实在是没想到,如晴师叔的精神状态竟然会恶化如此。”

“她与丹阳一样,都是执着的人。”

“宗主一样没放下,只是心里有苦说不出罢了。”

“无愧……”

一声不带怒气的呵斥,无愧也没放在心上。她看着抱着无字碑疯魔了得舒远心,又看着一旁捂着心口的颢天玄宿。

无愧扶住了颢天玄宿道:“这世上走火入魔的人可真多,师尊如此,如晴师叔如此,宗主你还是如此。”

“若真能走火入魔,倒也不是一件坏事,哈……”

这一声苦笑太过苦涩,颢天玄宿朝着舒远心走去。

“师妹……”

舒远心回头一瞧,颢天玄宿就站在自己的身后。

“掌门师兄?”

“我们该回去了。”

“我们?丹阳师兄也跟我们一起走吗?”

“师妹,醒醒吧……咳咳……”

“师兄……”

“都过去了……”

舒远心听着,也是点了点头道:“是啊,都过去了。”

她转过身,又朝着那无名无姓的墓碑说道:“丹阳师兄,都过去了……我们早都过去了……”

青春消逝,年华易老,如今早已是沧海桑田。

这混沌的脑子突然清明了起来,她拿起了镜子,看向了自己脸上的面纱。面纱还是当年的面纱,人却早已不是当年的人。

“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君施

【颢天玄宿×天雨如晴】不老梦

@二葱 老师启发,深夜激情创作,非常ooc,雷文。


🥝 

@二葱 老师启发,深夜激情创作,非常ooc,雷文。








🥝 

二葱

【金光】【颢晴】战后琐事

非纯爱关系,应该只有颢晴,但又有丹晴过去式提及,总之非杂食勿扰

很短,1k多

----------------------------------------

  天雨如晴在血神一役中受了重伤,仍处在康复期的身体活动起来依然不便。所以每次开始做的时候,颢天玄宿都会轻手轻脚地协助她将小腿勾在自己腰间,并在做的时候时不时地问一句“累不累?”。如晴的双腿往往撑不到一场欢爱的最后,当感到纤细的脚腕从后腰滑落时,颢天就会及时地将她的小腿抬到自己双肩上——这也是激烈时最适合冲刺的姿势。

  虽然罹患心疾,但颢天玄宿并不像其他人想得那么柔弱。相反,他在床事上有......

非纯爱关系,应该只有颢晴,但又有丹晴过去式提及,总之非杂食勿扰

很短,1k多

----------------------------------------

  天雨如晴在血神一役中受了重伤,仍处在康复期的身体活动起来依然不便。所以每次开始做的时候,颢天玄宿都会轻手轻脚地协助她将小腿勾在自己腰间,并在做的时候时不时地问一句“累不累?”。如晴的双腿往往撑不到一场欢爱的最后,当感到纤细的脚腕从后腰滑落时,颢天就会及时地将她的小腿抬到自己双肩上——这也是激烈时最适合冲刺的姿势。

  虽然罹患心疾,但颢天玄宿并不像其他人想得那么柔弱。相反,他在床事上有着惊人的耐力和体力,有时的手法甚至显得有些粗暴,比如掐住如晴的后脖颈与她接吻,或是抬起她的腰便于进入。这些动作体现了占有欲却又不是出于占有欲,只是与生俱来的偏好。如晴曾笑着说颢天师兄原来还有这样一面,相比起来,丹阳师兄可就腼腆多了,反复确认她的心意,在两人都赤身相对时又红着脸打退堂鼓。“第一次感觉是我强要了丹阳师兄,不过后来好像也大差不差……”颢天玄宿轻抚着如晴的黑发,听师妹絮絮叨叨讲述,并在她回忆起丹阳而落泪时熟练地将她拥在怀里。他对她承诺过一定会给丹阳报仇,但他和她都清楚他们没法报仇。如晴时常会自责当年那个劝丹阳放下的自己,这么多年来她终于体会到了丹阳的心情,而这份体会的代价竟然是失去他。颢天会开解如晴的这些情绪,而其中一个手段就是男女之间的温存。巫山云雨的动机本该是欲望,但无论颢天还是如晴,都说不清他们为什么会做,又为什么会这样做。

  在外人眼里,经历数次大战,星宗总是保存较为完好的那个,但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至少如晴和颢天都再承受不了失去彼此。相比起尚能够发泄情绪的自己,如晴更担心师兄颢天。因为他总是那样清醒,那样理智地为星宗上下盘算,但无解的痛压抑在内心,何尝不会积郁成疾,又添上另一层心病?以往,颢天丹阳闻名在外,也确实是二位师兄更加交心一些。师兄妹即便互相关心,长年以来的习惯也不会变。所以如晴不指望颢天能在自己面前示弱,只能反反复复用言语或行动告诉他“你还有我”。或许这就是他们亲近的意义,汗水、泪水、唾津融在一起,皮肤蹭着皮肤,最隐秘的部位紧紧相连,这样的水乳交融,就是他们确认彼此安在的方式。对颢天和如晴来说,这样的亲密不需要媒妁之言的背书,很多很多年以来,他们早就成了家人,一起成长,一起失去,一起承担,一起缅怀。

  就算同寝同席,他们之间的秘密从不曾被苍苍撞破过。在孩子的眼里,师尊和如晴师叔是主持大局的人,其中一个任务便是维持现状,修复被大战摧毁的断垣残壁。这要修复的,不仅是星宗门内,更是星宗子弟心内。丹阳侯严厉的教导曾让苍苍苦闷不已,然而现在想再听他呵斥自己一回,也不能够了。问心师兄走后,无愧师姐总是显得很麻木,越来越少听她说人“走火入魔”。他曾开玩笑地探问过一句,无愧先是一愣,然后呆呆地说:“或许走火入魔的,是我吧。”苍苍没有多问,他们要祭奠的人很多,甚至连“死光头”青冥都是其中一个。随着神君制度画上句点,天元抡魁将不再是一个噩梦,但没能从这场噩梦中醒来的人又该怎么办呢?或者更该问的是,他们从这场噩梦中醒来了吗?道域被墨家、纵横家的理念渗透,所有人骨子里的不安,可能从未远离。

  好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掌门和前任天市垣总会及时出现。看见他们,星宗上下多多少少都吃下了一粒定心丸——过去仍在,未来也可以复制。但这份对未来的信念始终寄托在他人身上,好像也是逃避。不过那又怎么样呢?人总是依赖亲近的人,仰仗伟大的人。有谁能保的准,带领他们的颢天玄宿和天雨如晴,不是靠着对彼此的寄托在互相撑持,负重前行?


疑罪从无

【颢晴】不抱就出不去的房间。

房间的布局看起来更像一间卧房,与星宗卧房不同的是,床榻似乎软得过头。


颢天玄宿和天雨如晴沿着房间查看了一圈,并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房间没有窗户,没有房梁,大约可以想象,在外面看上去是个四四方方的盒子;但是墙体、地面和门的材质都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对了,还有那个。

一块挂在门上,能够自动浮现出颗粒样文字的、材质同样难以理解的板子。

【任何从内部强行打开的做法都是徒劳的。】


这样的文字在他们对门和墙体进行物理和术法上的破坏尝试时浮现出来;事实也确实如此,整个房间没有半分受到损伤的迹象。于是从内部暴力破拆的方法被快速的放弃了。

颢天玄宿试图理解两...

房间的布局看起来更像一间卧房,与星宗卧房不同的是,床榻似乎软得过头。

 

颢天玄宿和天雨如晴沿着房间查看了一圈,并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房间没有窗户,没有房梁,大约可以想象,在外面看上去是个四四方方的盒子;但是墙体、地面和门的材质都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对了,还有那个。

一块挂在门上,能够自动浮现出颗粒样文字的、材质同样难以理解的板子。

【任何从内部强行打开的做法都是徒劳的。】

 

这样的文字在他们对门和墙体进行物理和术法上的破坏尝试时浮现出来;事实也确实如此,整个房间没有半分受到损伤的迹象。于是从内部暴力破拆的方法被快速的放弃了。

颢天玄宿试图理解两个人是否被什么人困在了这里,但没有合适的对象与理由;天雨如晴则又将房间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实没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整个房间空旷而平整,只陈设着一张床,没有别的图案,也没什么文字。

……文字。

于是两个人又回到了门口。

之前的那句话滚动着从板子上消失了,另一串新的文字内容又毫无预兆地流淌到板子的表面。

【不做爱就出不去的房间。】

 

长长垂下的白纱静默着,和兀自闪光的珠钗同样;良久,他划破和房间同样凝固的空气。

“如晴师妹,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在房间内停留的负面作用开始光明正大的困扰关在其中的人:时间的流逝变得难以感知,没有晨昏作为参照,也没有任何用以计时的物品,房间里只是永远弥漫着柔和的光,以及那张床。

 

颢天玄宿知道自己的问题大约只有等到离开这里,他的师妹才能回答他;对房间破坏徒劳的尝试让人感到疲惫,失去对时间的感知更让人不安。

颢天玄宿并不担心星宗会因为他和如晴的失踪而停摆,他的师弟可靠得令他足够放心;他更担心丹阳侯。

挂心无用,要紧的事是离开这个古怪的房间。

 

颗粒状的文字让天雨如晴莫名感觉不适;实际上,整个房间都是。完全陌生、难以理解的房间,以及那个不可理喻且无法确定真实性的离开方式。

她把目光从那行字上移开,转而投向自己的师兄。隔着帏帽,天雨如晴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在等,等她坚信不疑、令人安心的师兄,星宗宗主作出决定。

 

“如晴。”

颢天玄宿摘下帏帽,迎上她的目光。

天雨如晴突然庆幸自己的脸上挂着面纱,能欲盖弥彰地掩饰她的无措。

心绪如麻,整理却只需一息。

“……如晴知晓了。”




……没有后续,憋不出来,等憋出来再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