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风与云月

1508浏览    227参与
风与云月

@鱼思 劳斯的互绘!


其实是我画的太慢了(移目)


@鱼思 劳斯的互绘!


其实是我画的太慢了(移目)


风与云月
因为不会画男人,遂拿向日葵小姐...

因为不会画男人,遂拿向日葵小姐开刀(?)


好的,新坑!


(向日葵指挥官在主线泡了多久了)


ps.鉴于我之前说过的,还有我的兴趣转移(移目)我其他圈子就算断更了,所以我还是说到做到的,嗯

因为不会画男人,遂拿向日葵小姐开刀(?)


好的,新坑!


(向日葵指挥官在主线泡了多久了)




ps.鉴于我之前说过的,还有我的兴趣转移(移目)我其他圈子就算断更了,所以我还是说到做到的,嗯

风与云月
稿件勿用 (果然我还是不会打水...

稿件勿用


(果然我还是不会打水印)


稿件勿用


(果然我还是不会打水印)


风与云月
画给@橘猫 的 因为当时时间紧...

画给@橘猫 的


因为当时时间紧,所以画的很潦草

(线稿就五个多小时)


现在发出来


中间的猫是橘猫自设√


画给@橘猫 的


因为当时时间紧,所以画的很潦草

(线稿就五个多小时)


现在发出来


中间的猫是橘猫自设√


风与云月
是和@活着不吃饭怎么行 的互绘...

是和@活着不吃饭怎么行 的互绘!!

她画的我家浅峡组💕💕


好的,七夕还是吃糖吧


是和@活着不吃饭怎么行 的互绘!!

她画的我家浅峡组💕💕


好的,七夕还是吃糖吧



风与云月

【2022繁花与茶✿3:00】爱(?)

茶:柠檬茶

花:蓝花楹

上一棒@奶油泡芙 

下一棒@燕风瑶 

普设向——

含敞门组姐妹友情

约翰和海狸友情向

全文1万+


有浅峡含量

具体到底是cp还是cb,其实都看自己解释啦


人物性格大概,呃,就是,可能……

(稍微参考了一下美国人恋爱特点……虽然可能不太准)

所有有可能出现的专业知识(譬如某个地方不长什么什么植物)如果出现了不合理请当我私设,架空也可,十分感谢

雷者勿入

文笔也就那样,中途不适请自行退出


3


2


1


0


正文——


————————————————


一...

茶:柠檬茶

花:蓝花楹

上一棒@奶油泡芙 

下一棒@燕风瑶 

普设向——

含敞门组姐妹友情

约翰和海狸友情向

全文1万+



有浅峡含量

具体到底是cp还是cb,其实都看自己解释啦


人物性格大概,呃,就是,可能……

(稍微参考了一下美国人恋爱特点……虽然可能不太准)

所有有可能出现的专业知识(譬如某个地方不长什么什么植物)如果出现了不合理请当我私设,架空也可,十分感谢

雷者勿入

文笔也就那样,中途不适请自行退出



3



2



1




0



正文——


————————————————


一个极其炎热的夏天所迎来的新朋友。


————


海狸极其不希望她挂着名头的远方表姐在难得的假期里过来打扰她的生活,鹰酱也不想千里迢迢地从一个国家跑到另一个国家去。

无奈有一对只顾着自己二人世界的父母。


以鹰酱自己一个人完全不能好好生活下去这种离谱的理由,堵住了海狸所有想推脱的词汇——即使意料之内地躲不过,但她还想尝试挣扎一下


「我的新邻居身体很糟糕,希望你这次可以收敛一下」

「诶?正好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吧」


回复的很快,依旧是轻松过头的感觉。

海狸十分确信某个家伙只看到了“新邻居”这个词,过滤信息的能力依然和往常一样堪称一绝。

“除了我……谁还受得了你啊……”

由衷地感叹到,还是不放心又嘱咐了几句。

「总之这次不要再像以前一样了,我会很感谢你的」

「当然了honey」


鹰酱习惯性地加上了自己的口头禅,阳光透过窗户射进屋内,肆无忌惮地释放着热量。随手拿起冰可乐,想了想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麻烦帮我准备冰冻的可乐」


————


海狸从来没有想过鹰酱来的这么快。


没有几天的时间,在一次很平常的下午茶时,并不是很明显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这不应该是什么特别的事情,但是是在厨房里的海狸像是某种DNA动了一下,条件反射地了解这是她姐妹来了。


哦,真希望她这次不会给我惹什么麻烦。

等,约翰小姐!!



————

屋子窗帘紧闭,冷气开的很足,和外面的世界就像是两个天地,鹰酱刚刚推开门就感觉一阵冷气扑面而来,身上的热气也被留在外面。自家姐妹的房子她来过很多次,习惯性地撩了一把头发把行李箱拖进来,随便地坐到沙发上,此时她才开始正式关注对面坐着的约翰——

一个微微低着头安静的女性,看起来不比自己大。很安静,带着一丝微笑,气质和周围的环境很好地融在一起。


大概是客人吧。


这么想着,奔波了一路的鹰酱想从桌子上拿水喝——

“?!这茶杯怎么是烫的!!”


“大惊小怪——”海狸拿着甜点从厨房里出来“你家红茶是冷的吗?”


“大夏天喝热红茶??有病吗你们?”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鹰酱感觉对面的人貌似在嘲笑自己,但有刘海看不清她的表情。


“好了好了,我这边在接待客人,你给我稍微礼貌一点吧,怎么门都没关。”

约翰站起来拦住准备越过她去关门的海狸,拿起放在手边的伞后扬起了一个很漂亮的微笑,像是安抚一样,表示自己要先行离开。


鹰酱也不是傻子,虽说翘着二郎腿倒在沙发里,但起码没有把腿再翘到茶桌上,自幼张扬惯了,这是她能做的最大让步了。

然后她就看到了自家很久没见的姐妹漏出了遗憾的表情,离得有点远听不真切,好奇心促使她端正坐姿往那边凑过去,一个奇怪的想法钻进了她的大脑。


“时间还有呢,下次再聚吧”

“好……”


海狸帮约翰撑开黑伞,在门口站了一会才舍得关上门回屋。

看到鹰酱正在大口吃甜点的海狸:……


虽然说她们姐妹关系很好,但是她也不想一直给鹰酱收拾烂摊子,一来必惹祸已经成了惯例,关系再好也会累的啊!!还把约翰小姐气走了……

更何况这货还看似很无辜地说什么“不够甜”“手艺勉强可以”“我的可乐呢”


“可乐不够健康,所以没有——”


海狸确信自己听到了某人心碎的声音。看着一道身影冲进厨房又迅速冲回来拽着自己领子开回摇晃,突然有了一种大仇得报的顺畅感觉。


“不是吧你没在开玩笑吧?!你还是我的好姐妹吗!!你让我这个夏天怎么过啊!!”

“放开我啦,看”海狸从冰箱里拿出了柠檬茶“我听了约翰姐的建议,放心,这个绝对能让你顺利熬过这个夏天,我保证。”


“怎么会这样,明明只是几个月没见,你就不爱我了……我们不是最好的姐妹吗”假惺惺地抹着不存在的眼泪,鹰酱用着感情充沛的语气造谣:“一定是不知道哪个混小子勾引走了我的好妹妹,不知道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说不定婚礼都订好了吧……你见色忘义啊……”


海狸微笑地看着,从小养成的超强抗体让她能够面不改色听着鹰酱的胡言乱语——


“等,你喜欢的不会就是刚刚那个吧”


不,还是破防了。



海狸用着错愕的眼神看着鹰酱那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

“你们一起喝下午茶,还特意把窗帘拉的死死的,刚刚你好像特别不希望她离开的样子,你们已经进行了很多次下午茶了吧?约翰姐,你给我柠檬茶也是听的她的建议吧——还有进门时的房间布置,我记得这可不是你的风格,看她整个人的风格,是特意布置了房间吧,还有特意撑伞这种小细节……”

“而且,你刚刚确实是,因为她而对我不满了吧?”



无数次感慨鹰酱的实力确实逆天,分析力,洞察力,行动力,如果毕业了以后,估计会成为很厉害的人——

“你说的都是事实,但我并不喜欢她”

“或者说,我很尊敬她,各种意义上,但是不包含爱的成分”


海狸很不满这一点,她的姐妹控制欲太大,那双像鹰一样的眼睛好像可以看透任何事情,根本藏不住任何事。


没有谎言。


气氛放松下来,她们拥抱了一下,海狸叹了口气:“除了我,谁还受得了你啊……低调一点吧,小心以后栽跟头”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太厉害了”


沉默


“那,你那第二十三个男朋友是怎么处理的?”

“喂,别造谣,那只是第十三个而已”虽然对柠檬茶实在没有兴趣也不喜欢,因为瓶身所散发的冷气所以仍然爱不释手的鹰酱对这个话题没有一点兴趣“我和他分了,就这样”


“好随意呢”

“放心,连牵手的程度都没到,我不亏”

“那别人呢?”

“你指什么,什么都没干,我很洁身自好好不好,反正只是新鲜感而已,这个腻了就换下一个,我追求者情书现在还在抽屉里堆着呢。”

“真是,你确定那是情书,不是找你拜把子的兄弟吗?”

“虽然我平时随意惯了,但你不能否认我的魅力。”

“啊对对对”


再次沉默


鹰酱不喜欢自己姐妹因为别人而忽略自己,就像是她习惯了做中心,所以不允许有其他东西挡在自己前面。

约翰的相貌开始重新被描绘出来,是棕色的头发黑色的衣服,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要比正常人还在白一些,从进门开始就注意的,从来没有消失的微笑——好像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漠视,又或者……

不屑



“你不喜欢她是吧。”

“是啊,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说完这句话,海狸突然打了个冷颤,她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那你应该不介意我去追她吧?”


“?!!”

很显然这句话完全超出了海狸所做的心理准备的范围,然后她就看到了鹰酱看起来阴沉的脸色,低着头对着柠檬茶自言自语着,然后转过头来用着很灿烂的笑容和自己说:


“我现在对她可是很有兴趣啊”


————


第二次见面是在超市。


海狸还是说不过鹰酱,第二天就被迫跟着她一起去买可乐,气势汹汹地说要买够一个夏天的量,实则就是进货去了。


然后她们在水果区碰到了约翰。


约翰的肤色确实更白一些,颈部细腻,面部没有血色。

尽管如此鹰酱还是感叹人和人的差距,虽然今天太阳没有那么毒,但是这人居然可以衬衫套外套……


像是绿宝石一样漂亮的眼睛——像是宝石一样没有波动的眼睛。


“约翰姐,如果是缺东西了的话可以和我说,我帮你带上就好了,你不用特意出门的”


鹰酱敏锐地察觉到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阴霾。


“偶尔出来活动一下也是不错的选择,我也不能总是麻烦你啊”


不知道刚刚那是什么意思,但是看起来不会对海狸有危险的意思。


随后就像普通的朋友一样,约翰海狸开始了闲聊,其中海狸就像大人说话小朋友插不上嘴一样,鹰酱很无聊——由此不知是新鲜感还是胜负欲,鹰酱突然打断她们,并向约翰伸出手:

“你好,我是鹰酱,昨天我们见过面的。”

“你好,我是约翰。”


“那我们这样就算正式认识了吧?”

“嗯……?!”

拽着对方的手直接把人拉进怀里,鹰酱成功看到约翰如同面具一般的表情出现了裂纹,眼睛出现了湖水样的波动,意识到这点后便紧紧把对方抱紧,也许是因为激动,能感觉到剧烈跳动的心脏

“这样我们就是朋友了吧?”


你是我的对手吗?


鹰酱自然是看不到她背后的海狸是一副怎样的表情,手中的柠檬掉到地上,海狸着急地想把鹰酱拉开却被约翰一个手势制止。

她看到约翰闭上眼回抱回去


“当然”



事情进展从这里就超出了海狸的认知一般。

————


“约翰,你这房子里的气氛好阴沉”

鹰酱掀开窗帘,让阳光得以照进这间仿佛上世纪一般,还自带黑白滤镜的房间。

约翰往旁边挪了挪顺手打开伞挡住阳光,

“看来我下次要记得锁窗了”


鹰酱才不管她从这句看似轻快的语气中听出了什么潜台词,从窗户探进去半个身子,伸出手把一杯冰可乐贴到对方脸上,笑嘻嘻的样子像个阳光开朗的小伙子。


“估计有很多女孩子给你递情书吧?”

“你怎么和海狸一个样?我散下头发来也不比你差哦”


“按照兔子的说法,你很普信啊”

“?”

触及到知识盲区的鹰酱尝试思考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查询无果。想问个清楚就干脆从窗户翻了进来。

再次抱住对方后这次只隔着衬衫,能够感受到略寒的体温。


“出门逛逛?”

“不,外面太阳太大了。”

“我算是知道为什么你这么白了,长年见不到太阳,体温也是。”

“是你被太阳烤的太热了……放开我。”


像是在外面一样,生理也好,心理也好……

太热烈了……


稍微——过头了


约翰敛了神色,用力尝试推开她,鹰酱也十分识趣地放手,然后自然地坐到了旁边的位置。


“说到底我应该算客人吧?你这里有什么东西吗”

“诶?所以你是来蹭吃蹭喝的吗”


门口准备敲门的海狸:……

海狸:尼玛你们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



如她所愿,那只白色大鸟再也没有来给她找麻烦,但是确给约翰姐带去了麻烦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另一个麻烦。


这个月的慰问信如期而至,关于鹰酱此时大概泡在约翰家这件事,这封信也成了烫手山芋一样的东西。

日常的问候,对身体的担忧云云,对于代收信件的海狸来说这内容也是见怪不怪,但是,约翰姐好像并不想让鹰酱知道这件事……


“可是,我根本藏不住事啊……”

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选择离开,下次再找机会转交信件和兔子给的诊断书。

————

约翰被鹰酱强行拖着出了门。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是晚上,我保证你死定了”

“不要这么暴力嘛,你不一定是我的对手哦honey∽”


海狸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少看了一阵子,明明才认识了几天而已,这俩人关系怎么就这么好了??


手中的柠檬茶被换成了冰可乐,约翰挑眉看着兴致高涨的鹰酱,又看了看一边开始叹气的海狸,突然感觉到今晚的旅程肯定不会平静了——

兔子救命啊


约翰保证她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她的茶友兼主治医生。


游乐园里的兔子:我感觉好像有人在想我。


“为什么……我感觉我是你们的父母呢……”



到了游乐园,一阵无力感漫上大脑,压迫神经让思维混乱。随着约翰这句混乱的感叹出口,鹰酱海狸默契地僵硬了一下。

暂时目的不明的鹰酱:……

认为鹰酱喜欢约翰的海狸:……


————

“我们去鬼屋吧!”

这是想搞事的鹰酱。

“绝对不行!!!”

这是担心约翰身体的海狸。

“我……”

这是尝试插话但从未成功的约翰。

————


“诶?兔子,你看那边那个,是……”

这是发现了什么的秃子。

“啊哈哈,没有啊”

这是不希望姐妹之间的时光被不听医嘱的患者打扰的兔子。

————


“喂!以你的身体你跑游乐园来干什么?”趁着鹰酱和海狸争论到底要玩什么游乐设施的时候,兔子悄悄把约翰拽了过来,用着极其可怕的语气审问着。

“啊这个,说来话长了就,诶?你姐呢?”


[和毛熊一起讨论自己家孩子和妹妹行为的秃子

毛熊:不知道她们三个又跑到哪里去了

秃子:就是说,兔子也不知道找谁去了,还让你帮忙看着我


两人对视——

毛熊:走,鬼屋?

秃子:走]


“好,为了避免有患者死在我的诊疗期间这种事,我再给你重复一遍,离那些物理刺激的东西远一点,如果你不想英年早逝的话——”

“嗯哼”

兔子看向那边争论的差不多的两人,留下最后一句话就赶紧离开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

“你我心知肚明”



结果还是最开始的选择——鬼屋。


俗话说玩鬼屋的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譬如看同伴被吓到的表情,鹰酱明显是高估了自己并且低估了这里的工作人员,还没有走出学校的人明显还没有这么大的见识。

这一点到是让约翰感觉新奇,从道具人的胸腔里掏出一大堆内脏扔到鹰酱身上,效果很显著,虽然表面上只是渗出了几滴冷汗,但是眼尖的话就看得出来她的耳羽已经炸毛了。

“你知道吗?只要把内脏放到胸腔里,它们会自动归位哦——因为它们是活的,会蠕动……”


耳羽立起来了。


“哈哈是骗人的啦——不过特定情况下真的会归位的。”


“哈哈,我才没有……被吓到……”


回头就对上了一双血红的眼睛,脚边还有刚刚被扔出来的鲜红的内脏——


“fuck”


海狸:我记得应该没有殴打工作人员这一环节


虽说误会一场,但是毛熊鹰酱等人还是被双双请出鬼屋,秃子表示很感谢不需要赔偿,因为这俩人刚刚在鬼屋简直是打的天昏地暗。


鹰酱从此对红眼有了ptsd。

————


虽说不顺路,但是这两波人最后还是聚集到了一起——游乐园中央的蓝花楹树下。


在这里占位的高卢和二毛聊的正开心,然后就看到一群行走的低气压正赶过来。


毛熊和鹰酱互看不顺眼,兔子不满意鹰酱的插入毁了这次和秃子的游玩——她可不是天天有空的好吗。鹰酱同样看不顺眼红眼睛的兔子还有和毛熊长的很像的大毛,以及和大毛关系很好的三毛。

并没有参与全过程,只听到毛熊的话的二毛:

?鹰酱看起来也没有很坏啊?

高卢:貌似,哪边都可以接触的样子。


兔子/约翰:我们是金钱交易。




“咳,这是游乐园的老板为了纪念已亡的妻子所移植的,而且每到他妻子生日的时候都会举办一场烟花秀。”高卢主动承担起了导游的任务“根据老板的说辞,这是他妻子活着的证明”


在场年龄最小的三毛举手提问:“可是他妻子不是已经死了吗?”


“不,人的死亡不仅仅是肉体上的,“高卢开始摆起了高深莫测的架子:”只要有人仍然挂念你,那就是你还存在的证明,毕竟有的时候,活人还要承担起死去的人的意志,如果刻骨铭心,活下去也是一种勇气。”


“真想不到,高卢你居然还挺博学?”

“哼,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毕竟我可比某人好太多了”


“哈”

“呵”


说不定是听到了大家的心声,在一轮争吵开始之前,第一枚烟花在空中炸开,除了兔子一行人外的其他人也都安静了下来,安静地欣赏这绚烂的美景。


鹰酱本来就离约翰很近,稍微移动了一下靠的更近了

“你在想什么?”


“我们见证了她的生命。”


————


这次游乐园之旅说不上痛快,但也不算太糟,毛熊带着三个孩子准备到南方去看一看,夏天的沙漠,热带雨林,赤道地区等等等等。


兔子/鹰酱:助力每一个不知死活的梦想。


兔子临走的时候给约翰塞了一包特效药,是她带在身上的急救用药,约翰已经可以想象的到这个家伙惨兮兮哭穷要她加钱的样子了。

奸商。



这一天几乎是约翰半年的运动量了,毕竟她们在看完烟花表演后还组队去了其他项目。大概是兔子觉得玩这么狠她肯定要出事,所以给了药。


甚至不是先给钱再给药。


鹰酱跟着约翰走到了她的房子,看着对方推到头顶上的墨镜,还有一副完全没有注意到不对的样子,约翰突然想起了兔子的话。

“?你不回海狸那里吗”

“这不是还没到午夜嘛”鹰酱无所谓地伸了伸懒腰,然后重新挂上笑脸:

“我想和你玩几个游戏。”

————

大家都是聪明人

————


“你听过这个游戏吗,就是我提一个问题,你必须回答和这个问题无关的内容,输的人要答应赢的人一个要求这样。”

“嗯,大概了解。”


“好,那我就先来喽”

“刚才的烟花不错呢”

第一晃,两人都没有什么破绽。


“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漂亮吗”

“毛熊可真的勇啊”


“你会破防吗”

“我不是很喜欢柠檬茶”


“你对鬼屋的反应很让人意外呢”

“你和高卢是好朋友呢”

双方均停顿


“你喜欢蓝花楹吗”

“我喜欢绿色”


“感觉你应该试试日式恐怖呢”

“我会把红茶冰冻的”


“海狸最近在瞒着我什么——”

“…兔子是个好朋友”

破绽


应该是触碰到了什么关键词,鹰酱能够感受到约翰瞳孔缩了一下。

聪明人间的对话总是很容易,无奈约翰双手举起做投降样,“好的,好的——是我输了”

“你有什么要求吗?”


“那就开始第二个游戏吧,为了防止你不同意”

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飞镖,第一枚是试探,约翰扭动机关伞抽出西洋剑格挡。

“很巧妙的设计”

“多谢夸奖,身体弱了一些,就只能多锻炼一点技巧的运动了”


势均力敌

性格也好,行为也好,


突然兴趣高涨起来,剩下几枚飞镖难度升级从不同方向射过来,但是像是这只是个游戏而已一样,很轻松地被挡下。

“真是想不到,很厉害啊”

“还请不要小看我,轻敌可是一大忌讳。”


手枪上膛,鹰酱在约翰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将抢抵在其额头上,一只脚踩在茶桌上压低重心凑近约翰

“下一个游戏,来猜猜看我会不会开枪吧?”


走一步算三步是行为准则。


约翰脚部勾住桌子腿使其重心不稳想后倒下,头部偏离手枪弹道,子弹慢了一步飞出没有伤及分毫,西洋剑在手中转了个圈,然后狠狠地扎入了桌子里,正好是鹰酱刚刚脚所在的位置。



“好了,让我们来玩最后一个游戏吧——”

如果忽略掉插在桌子上的西洋剑,还有墙上的飞镖,估计这还真的是好姐妹之间的游戏之夜。

窗户外面下起了雨,伴随着雷声,让电压不稳。


约翰感觉手指在颤抖,心脏快要跳出来的感觉,战斗,还是小打小闹?感觉身体里的基因被激活了一样,是活着的感觉。

让事情进一步发展下去吧,医嘱算个什么东西,心跳的好快,感觉要窒息了——调整呼吸让心态放平,对面的鹰酱早就预料一样,等着她开口。

“那不如就来猜猜看,我在想什么吧——”

约翰不得不承认这一次她确实不正常了,


毕竟这种问题,向来都是没有标准答案的。


灯熄灭了。


鹰酱的视力很好,约翰在还没有适应黑暗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人抓住了自己的手,随之而来的是一声笃定的回答

“你爱我”


其实真正的答案是什么根本没人在意,

只要能够达成共同利益的结果


“和我在一起吧。”

“当然。”


————

“咳,咳咳……”


药包被撕裂,苦涩的粉末顺着水流流入肠胃,是窒息的感觉,心脏很疼,全身都很疼。

明明知道这一切的根源,但是又像上瘾一样无法自拔。

明知道太阳会灼伤,但仍然向往的难道不是傻子吗?

鹰酱大概在客房睡得很好,要赶紧想办法,清理好一地的血迹……

意识很沉,以最坏的结果打算,有可能就熬不过这一晚……

如果就这样死去也实在太不像话了,肯定会被笑话的吧?

撑过去……


————

海狸在偶尔一次的下午茶上问过约翰一个问题:对鹰酱的看法。


当时约翰眯了下眼睛,说的是一段没头没尾的话

“是夏天吧。蓝色的天空和明亮的太阳……”

“是很讨喜的东西”


“你不讨厌她?你们的前几次见面她的样子都过于亲密了不是吗?”


“你难道不知道,太阳对我的意义是什么吗”


“对了,兔子给你的诊断书……”


“哦对了,还有这个。”约翰突然想起了什么,“务必要把这个稳妥地处理掉哦”


“?你的身体呢”


“我讨厌柠檬茶”

“但是我又要它提醒我不该吃太多甜食”


“拜托稍微听我说话吧……”


————

“我是在给她续命。”

————


这事这么草率就成了真的是震碎了海狸的三观,情场老手高卢表示闪婚都没你们这么快的。

而约翰则是很高兴地找到了聊天记录,并要求高卢履行[如果我找到对象高卢就和她所有异性朋友分手并拉黑的flag]


大概是为了抢救一下自己的人际关系,高卢十分认真地对着约翰说:“你确定那是爱吗”

约翰十分满意死对头露出这种表情,不自觉勾起嘴角,这种笑容比她的面具更真实,眼睛里面的嘲讽也是不加掩饰。

“那又有什……”


这一切在一只手搭上肩膀上戛然而止。

鹰酱从背后把人抱住,转过手机看着高卢曾经的豪言壮语。

高卢:你特么

社死现场同时被狗粮砸头,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更何况约翰还是个这么狡猾的性格,一咬牙把好友删除并拉黑,高卢表示再也不想看到这对狗女女。


确定关系后鹰酱就特别喜欢跟着约翰,最喜欢的动作是拥抱。海狸如愿得到了一个宁静的夏天,

也得到了一个不能和约翰相处的夏天。


————

“走,出门晨练啊?”

约翰:……我的玫瑰都被晒死了你跟我说出去晨练?


看着对方表达出一言难尽的表情的鹰酱心情十分愉悦,她十分乐忠于拆掉约翰那“微笑面具”,因为这样只有她能看到,面具之下的样子。

了解你的全部,

你是我的所有物。


“作为交换……为什么不让我看看你的笑容下藏着的是什么呢?”

双手捧上对方的脸颊,银白的发丝散落在手旁,她们似乎默认了这种新游戏,一次次尝试着击垮对方的防线。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

“你还藏着其他东西”

“彼此彼此”



“一个下午用在这种事情上也是太浪费了,你陪我打游戏吧,游戏手柄会用吗?”

“……不如我们来下国际象棋吧”

不难想象约翰是怎么压制这怒气的,反正鹰酱很高兴又是一次破防,随后亲吻了一下额头当做安慰。


正当约翰认为这是在开玩笑气自己的时候,她看到鹰酱真的翻出了游戏手柄——


约翰抽出了西洋剑——


————


“你的身体不好吗”

“嗯,是有一些,不过问题不大”


任由鹰酱在空余时间把头埋在自己颈部,如果不是冷气开的足够,下一秒某只大型白鸟就应该躺在地上了。


“你觉得我像什么呢”

“像夏天,像太阳”

“但是你讨厌太阳”


“那你觉得我像什么呢”

“像冰的柠檬茶”

“因为冰过之后的新奇”


“某种意义上来说”

“我们天生一对”


————

如果说有什么变化,大概是约翰变得越来越顺从,时间长了,这两个本来脑回路就和普通人不一样的人突然的振幅相同,达到了同步紊乱的脑电波成就。


鹰酱很满意,她很喜欢这种掌握“恋人”的感觉,就连拥抱也是,可以全部圈住的感觉,这让她感到愉快……

这是爱吗?


大概是因为前几任恋人都不听话吧。



约翰也很喜欢拥抱,可以触碰到的,真实的生命,好像自己也跟着“活”了起来。她不想因为身体原因就被当成一碰就碎的瓷娃娃。

她很喜欢这种,像是太阳的感觉,充满活力。但是她又真实地讨厌太阳,太阳会让她受伤。


这是爱吗?



只是新鲜感罢了……


————

自言自语

————

自欺欺人

————


假期流逝的很快,就像每一段因为新颖而开始的恋情一样,鹰酱提出了分手,意料之中的事情罢了,约翰并没有表现出不舍什么的,就像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高卢:老子的好友

秃子:老子的cp

兔子:嘤嘤嘤,浪费了特效药要加钱


海狸都想暴打自家不靠谱的姐姐,但是两位当事人都没有意见,只能对着抱枕出闷气。


————

时间还是像之前那样行走着,多一个人少一个人都一样,不会因为少了什么就大发慈悲停下来。


[约翰的病情再次恶化,比预想中的要快一点。


“可恶啊你这个家伙,不听医嘱还要医生来帮忙,真是自私的家伙。”

“我可是能因为家中管理过于严重所以就搬出来自己住的人……所以感谢你啦,钱够。”


“至少我现在没有遗憾不也是吗。”


海狸很敬佩约翰,那种明知道自己的依然可以过好每一天,甚至后来还有,追逐爱情的权力]


门铃声打断回忆,海狸走过去开门就看到一大束玫瑰从门口炸开,还有的就是独特的热情。

海狸承认她被吓了一跳。


“海狸?”

“鹰酱?”



不知不觉,已经到冬天了。

————


“我又回来了”

“上一次确实是太草率了,这次我还准备了一番”


[“你真的觉得她们那是爱吗?”]


“回去之后我还是怀念着和她相处的生活”


[“只是满足了她自己内心深处的控制欲和胜负欲”]


“虽然说兴趣会随着时间消失”

[“她们的生活中都没有相似的人出现过,所以这新鲜感来的长久”]


“但只要永远保持热爱就好了”

[“从对方身上取得的满足”]


“这是爱吧”

[“这是爱吗”]


两道人影突然重合,兔子的身形盖住了鹰酱。

“约翰姐去了游乐园的蓝花楹下。”


[“不,不对的”]


[在一次治疗之后,兔子留下来喝了茶。

一说到关于她们的恋情就感觉头大。

“谁家谈恋爱和她们一样草率啊,不就是图的那新鲜感吗,这年头小孩都分不清什么是爱了吗”

“所以说,兔子你认为呢?”

“鹰酱和约翰是很像的人,我没有参与,但是我能看到,这两人都带着自己的私心,以绝对不能亏的气势登上了这局棋盘。”

“对于鹰酱来说是棋逢对手,她对于撕下约翰的面具情有独钟”

“约翰,大概是在追逐成为人活一次……不对啊,以约翰那个狡猾的性格,她不应该止步于此才对。”


“听了你的分析我心凉半截。”


“本来就改如此嘛,她们的相处。”

“说到底,当羁绊到一定程度,说不定也会变质为爱呢?”]


海狸不想去分析这两个长了八百个心眼的家伙,既然鹰酱回来了,那正好,以这最后一次,来做个真正的了结。


————

感觉到有人来了,回头还是那个熟悉的怀抱。

“我听海狸说你在这里。”

两人的衣饰形成极大反差,只穿单衣就敢站在雪地里的约翰和在大夏天勇闯沙漠的毛熊有的一拼。


“哈哈,你这样不冷吗,我多抱一会儿吧”

“你怎么回来了”

“如果我说我是想重新开始呢?”

“你让我拿什么相信你?”


“就因为你和我都一样,都是自私自利的人。

其实夏天那个游戏是我输了,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没人在乎真相,只要皆大欢喜不就够了吗。”


‌“看来兔子医术真的很高超啊,我感觉你已经没事了,如果可以,你跟着我到我那边去看看吧,还有……”


“就此停下吧”她抬头在鹰酱唇角上留下一吻“不需要把一切做的像离别赠言,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不是吗?”


“回家吧。”

从约翰的手传过来的体温不太真实,她像个正常人,不再是之前见不得光的“睡美人”。


————

我是海狸,自从昨天给鹰酱指了路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鹰酱在之后也回来了,看得出来她很高兴,以至于在半夜自己鲜榨柠檬汁想做柠檬茶……虽然她的技能树很明显没有点厨艺相关。


我不知道她尝试了多久,因为她根本不让我进厨房,然后我就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但是我还是认为:这种感情应该就是爱了吧?


早上被开门声吵醒,还好我这姐姐还有良心给我盖了件被子没让我感冒。等,是去找约翰姐了吗!可恶这种场面怎么能没有我呢?顺便给秃子通知一声她cp又结婚……哦还没到那一步。


我的姐妹好像心情很糟糕的样子,和进去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样子,她就站在床边,我不知道发生什么,只见它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压低了声音:


“睡美人睡着了——”


————


我明白了,约翰的目的。


被人所挂念着,以另一种方式活下去。


所以这是爱吗?


还是因为失去了一个极其听话的“玩具”?


所以,你爱我吗?


……


像我们这种自私的人不配拥有爱。



——————————————————————END



希望,能看到一个脑电波和我同步紊乱的人——能够解释出来我埋的所有线索(落泪)








风与云月
你永远可以相信六公主() 尝试...

你永远可以相信六公主()


尝试一下拟人

tag若有不妥会删


无性别√

瞳孔为白色√


你永远可以相信六公主()


尝试一下拟人

tag若有不妥会删



无性别√

瞳孔为白色√



风与云月
建军节快乐—— (再次准备摆烂...

建军节快乐——


(再次准备摆烂然后发现是8.1)

(今天貌似还有事)

(算了不画了)


因为正面实在难画所以挑了个刁钻的角度


衣服参考来自百度√


准备把绘画过程发到b站

(看别人有发自己也躁动了)

(?)


建军节快乐——


(再次准备摆烂然后发现是8.1)

(今天貌似还有事)

(算了不画了)


因为正面实在难画所以挑了个刁钻的角度


衣服参考来自百度√


准备把绘画过程发到b站

(看别人有发自己也躁动了)

(?)


风与云月
十分钟速涂的噩梦(?) 确实是...

十分钟速涂的噩梦(?)

确实是做了噩梦,不过记不清是什么了,就画了现在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画面

莫名其妙地感觉很愧疚

大概是我想太多了?

还是专心学习(作业还没写完)

胡思乱想真的很影响生活


(等,总不能是今天没写多少作业所以良心不安吧?)


十分钟速涂的噩梦(?)

确实是做了噩梦,不过记不清是什么了,就画了现在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画面

莫名其妙地感觉很愧疚

大概是我想太多了?

还是专心学习(作业还没写完)

胡思乱想真的很影响生活


(等,总不能是今天没写多少作业所以良心不安吧?)



风与云月
@墨织成兔(务必看置顶) 好的...

@墨织成兔(务必看置顶) 


好的,我又开始画小公主了!

(小公主出场衣服每次都不一样)

(不愧是公主)


(加了滤镜所以显的肤色有差)

(去我要瞎了这个滤镜)


@墨织成兔(务必看置顶) 


好的,我又开始画小公主了!

(小公主出场衣服每次都不一样)

(不愧是公主)



(加了滤镜所以显的肤色有差)

(去我要瞎了这个滤镜)


风与云月

每当我想摆烂,

总有人能给我当头一棒(不是)


一小时内速摸斯密马赛


@Lrm 生日快乐


禁止存图

每当我想摆烂,

总有人能给我当头一棒(不是)


一小时内速摸斯密马赛


@Lrm 生日快乐


禁止存图

风与云月

p1是头像(代的模板)

p2是私设众多()

关于橘猫本人和毛领谁更受宠这件事


不是我说,能够在发情期的时候,说出有抑制剂可以用这种话,我要她干嘛(不是)

(我记住了)

(玩梗永不过时)


p3是面包猫(来源于空间图片)


p4延伸出了包子兔

(不可以吃)

(打叉)


p5还是模板,就是说,有一种兔子,它看起来胖胖的,圆圆的,但其实都是毛()


p6是倒霉(划掉)孩子,喜欢整一些不同造型√


最后说,橘猫好好学习!!!加油啦!

你一定可以在高三拼出你最想要的成绩!!!


p1是头像(代的模板)

p2是私设众多()

关于橘猫本人和毛领谁更受宠这件事


不是我说,能够在发情期的时候,说出有抑制剂可以用这种话,我要她干嘛(不是)

(我记住了)

(玩梗永不过时)


p3是面包猫(来源于空间图片)


p4延伸出了包子兔

(不可以吃)

(打叉)


p5还是模板,就是说,有一种兔子,它看起来胖胖的,圆圆的,但其实都是毛()


p6是倒霉(划掉)孩子,喜欢整一些不同造型√



最后说,橘猫好好学习!!!加油啦!

你一定可以在高三拼出你最想要的成绩!!!


风与云月

关于一些欠的债,反正flag都倒了,就不管它了,你们就当我不定时发疯吧,下次肯定不把主页当垃圾场了……


禁止存图

(我应该是打开存图需要付费了)

(我的图未经允许不准私自存)

(我知道大部分人都不管这个)

(我觉得这个程序挺好的也)

关于一些欠的债,反正flag都倒了,就不管它了,你们就当我不定时发疯吧,下次肯定不把主页当垃圾场了……


禁止存图

(我应该是打开存图需要付费了)

(我的图未经允许不准私自存)

(我知道大部分人都不管这个)

(我觉得这个程序挺好的也)

风与云月
一年春天,欧洲瑞士的一列车站,...

一年春天,欧洲瑞士的一列车站,一列漂亮舒适的空调列车正准备启程。站台上站满了送行的人,他们送的是一批特殊客人——燕子。

成千上万只燕子从南方飞回北方时,在瑞士境内遇到了麻烦,当地气温骤降,风雪不止,几乎所有昆虫都被冻死了。燕子经过长途跋涉,已经非常疲劳,再加上找不到食物,饥寒交迫,濒临死亡。瑞士政府知道了这个情况,决定用火车把这些燕子送到温暖的地方。

政府呼吁人们立即行动起来,寻找冻僵的燕子。


———————————————————————

出自小学三年级下册语文课本第六课《燕子专列》


一年春天,欧洲瑞士的一列车站,一列漂亮舒适的空调列车正准备启程。站台上站满了送行的人,他们送的是一批特殊客人——燕子。

成千上万只燕子从南方飞回北方时,在瑞士境内遇到了麻烦,当地气温骤降,风雪不止,几乎所有昆虫都被冻死了。燕子经过长途跋涉,已经非常疲劳,再加上找不到食物,饥寒交迫,濒临死亡。瑞士政府知道了这个情况,决定用火车把这些燕子送到温暖的地方。

政府呼吁人们立即行动起来,寻找冻僵的燕子。



———————————————————————

出自小学三年级下册语文课本第六课《燕子专列》







风与云月
《关于一觉醒来看到老婆发图了》...

《关于一觉醒来看到老婆发图了》

(沉思)


那我也发吧

《关于一觉醒来看到老婆发图了》

(沉思)


那我也发吧

风与云月
是@Lrm 蓝莓家的高卢——...

@Lrm 蓝莓家的高卢——


我去!对不起!画完了才发现袖子画错了!!!斯密马赛!


定时发布——

永远不要小看一个摸鱼成性的人的速度()


(我也知道自己欠了很多坑,但是得慢慢填,嗯,定时发布你们打不到我,嗯)

@Lrm 蓝莓家的高卢——


我去!对不起!画完了才发现袖子画错了!!!斯密马赛!


定时发布——

永远不要小看一个摸鱼成性的人的速度()


(我也知道自己欠了很多坑,但是得慢慢填,嗯,定时发布你们打不到我,嗯)

风与云月

@Shegel Hohlraum 的生贺图——

由于是让我随便画,就随便了

敞门组那个身高差哈哈()


还有对不起!!!因为戴胜实在难画(对我来说)所以只摸了个头!!


戴胜!!我只是以为你难画,没想到你是真的难画!!


@Shegel Hohlraum 的生贺图——

由于是让我随便画,就随便了

敞门组那个身高差哈哈()


还有对不起!!!因为戴胜实在难画(对我来说)所以只摸了个头!!


戴胜!!我只是以为你难画,没想到你是真的难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