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25347浏览    277参与
焱火(吉井力)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http://yanhuo70.poco.cn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一朵雨做的云

云的心里全都是雨

滴滴全都是你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一朵雨做的云

云在风里伤透了心

不知又将吹向哪儿去

吹啊吹吹落花满地

找不到一丝丝怜惜

飘啊飘飘过千万里

苦苦守候你的归期

每当天空又下起了雨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每当心中又想起了你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一朵雨做的云

云在风里伤透了心

不知又将吹向哪儿去

吹啊吹吹落花满地

找不到一丝丝怜惜

飘啊飘飘过千万里

苦苦守候你的归期

每当天空又下起了雨

风中有朵...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http://yanhuo70.poco.cn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一朵雨做的云

云的心里全都是雨

滴滴全都是你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一朵雨做的云

云在风里伤透了心

不知又将吹向哪儿去

吹啊吹吹落花满地

找不到一丝丝怜惜

飘啊飘飘过千万里

苦苦守候你的归期

每当天空又下起了雨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每当心中又想起了你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一朵雨做的云

云在风里伤透了心

不知又将吹向哪儿去

吹啊吹吹落花满地

找不到一丝丝怜惜

飘啊飘飘过千万里

苦苦守候你的归期

每当天空又下起了雨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每当心中又想起了你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吹啊吹吹落花满地

找不到一丝丝怜惜

飘啊飘飘过千万里

苦苦守候你的归期

每当天空又下起了雨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每当心中又想起了你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每当心中又想起了你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http://yanhuo70.poco.cn


缓步风流

“This used to be our playground.”

長大總是不斷失去,人生也是在不斷失去。

但失去之後,總還是有希望的。

“This used to be our playground.”

長大總是不斷失去,人生也是在不斷失去。

但失去之後,總還是有希望的。

别看了还是学习吧

一场游戏一场梦

很喜欢的一部电影了 

尤其是姜紫成烧死阿云时候流的一滴泪 不敢说他对阿云没有爱 可惜林慧提前教会了他所有

 爱是什么呢?教会你腐败又残忍 冲突而决裂

如果是这样的话 爱似乎没必要存在于故事里 

你我皆为时间过客 为何又要用爱去栓死对方呢

和朋友看完这部剧的时候 只记得那次回去后循环了王杰的歌整整一天 

--我怕成为混蛋 因为我深知爱填补不了我的心

--我怕照镜子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早已不是自己

--这个世界早就迂腐不堪 为什么还要加上这一催化剂呢

呐。所有事情都...

很喜欢的一部电影了 

尤其是姜紫成烧死阿云时候流的一滴泪 不敢说他对阿云没有爱 可惜林慧提前教会了他所有

 爱是什么呢?教会你腐败又残忍 冲突而决裂

如果是这样的话 爱似乎没必要存在于故事里 

你我皆为时间过客 为何又要用爱去栓死对方呢

和朋友看完这部剧的时候 只记得那次回去后循环了王杰的歌整整一天 

--我怕成为混蛋 因为我深知爱填补不了我的心

--我怕照镜子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早已不是自己

--这个世界早就迂腐不堪 为什么还要加上这一催化剂呢

呐。所有事情都是这样,会过去,被忘记。你我不过一场游戏一场梦。



苏昭Mere

——

这个人再冲破这么多年时间鲜活明亮的出现在自己眼前,还是伸手能碰到的距离,很难让人不想靠近。 

——

这个人再冲破这么多年时间鲜活明亮的出现在自己眼前,还是伸手能碰到的距离,很难让人不想靠近。 

瞎港公仁

唐奕杰神秘死亡事件(内含疑似男性怀孕情节,不喜勿看)

唐奕杰神秘死亡事件(内含疑似男性怀孕情节,不喜勿看)

瞎港公仁

小城故事(2)(唐奕杰x吴志强)

p2—p4都是正文!p2—p4都是正文!

p2—p4都是正文!p2—p4都是正文!

(20天后我才发现我忘写翻页提示了🤦‍♂️

小城故事(2)(唐奕杰x吴志强)

p2—p4都是正文!p2—p4都是正文!

p2—p4都是正文!p2—p4都是正文!

(20天后我才发现我忘写翻页提示了🤦‍♂️

蓝绿藻的梦

【诺云】我的云

灵感依旧是诺云,诺云太上头了,但是和原故事没什么关系,完全是另一个故事,随便写写,填填脑洞。小妈真好。


人人都说我母亲的死和这个女人有关系,我不这么看。从见到她第一眼起我就看透她纯良又无辜的天性,就像被圈养的猫儿狗儿一样,温驯到痴傻的地步。把刀递到她手上她都杀不了人。这种直觉来自同类相吸,异类相斥的原理,在她身上我嗅不出同类的气味。

她是我父亲养在外面好几年的小情儿,我一直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好巧不巧,我母亲过世不出一年父亲就光明正大让她住到了家里来,闲言碎语里的锋头自然都指向了她。

她是从更南的地方来的,语气软糯,听不惯的人怎么听都有股媚劲...

灵感依旧是诺云,诺云太上头了,但是和原故事没什么关系,完全是另一个故事,随便写写,填填脑洞。小妈真好。

 

 

 

人人都说我母亲的死和这个女人有关系,我不这么看。从见到她第一眼起我就看透她纯良又无辜的天性,就像被圈养的猫儿狗儿一样,温驯到痴傻的地步。把刀递到她手上她都杀不了人。这种直觉来自同类相吸,异类相斥的原理,在她身上我嗅不出同类的气味。

她是我父亲养在外面好几年的小情儿,我一直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好巧不巧,我母亲过世不出一年父亲就光明正大让她住到了家里来,闲言碎语里的锋头自然都指向了她。

她是从更南的地方来的,语气软糯,听不惯的人怎么听都有股媚劲儿,像讨好又像撒娇。加上她攀附上父亲之前名声并不好听,于是流言越发脏。多数时候她在我父亲的办公室穿着上白下黑的正装,那衣服很衬她,后来她出门前我见她穿过。更多人看到的只是我父亲怎么偷偷在办公室操她。

她不是童话书里的那种后母,在父亲面前对我和和气气背后又是一套。她一直努力做好一个母亲,或者说一个姐妹,她只比我大得了十岁,在我之前也没做过谁的母亲。

我也很乐得她住进来,毕竟她住进来后我的麻烦减少了不少。毫无疑问她对父亲有很强的性吸引力,我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上床,一周上几次床。对于父亲在我面前毫不避讳的亲昵,她起初说了几句,后来再也没提过。她就是这么没用,这么没用的人哪来的勇气和心机。可笑。

有心机的是我,我找到越来越多的借口逃离这个家,让她理所应当地为我承受一切。我说我去和同学学习,看电影,甚至光明正大地对我父亲说我和同龄的男孩子约会,有空一定把他领到家里给你们瞧瞧。他是很好的男孩子,会掐掉我的烟,他虽然话不多,但是总是给人很阳光的感觉。我提起他的时候那么甜蜜,好像真的有这么个人存在似的。佯装之余还是会偷窥她的反应,她笑得很开心,跟在恋爱的人是她一样。这种女人最他妈蠢了,总把别人的爱情当成自己的爱情。

在她面前父亲不会说什么的,只会仰着脸乐呵呵地笑,为我高兴似的。我不知道她明不明白父亲这种笑的下面藏着什么,但就目前她每天还屁颠屁颠地想做好我的母亲来看,她并不知道。大部分人可能都觉得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人,永远都是笑眯眯的,待人没有架子很亲近,甚至声音还很好听,说话斯斯文文。完美的好领导,好官员,好父亲。尤其是个好父亲,谁都觉得有这样一个难以管教的女儿是件棘手的事,还没到成年的年纪就抽起烟,光明正大和父母说着自己的早恋男友。父亲却是极有耐心的,对我的不良恶习只会好言相劝,又不暴力干涉。所以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哪怕私生活上有些污点,那也完全是那个女人的错。

见过她的人都知道这怪不得父亲。没有谁能抵抗住这样女人的诱惑,身材丰腴,总是笑眼弯弯的,一副好嗓子。而且据说从前是风月场上混的,定有一身勾人的本事和一肚子花花肠子。父亲把她扶正,说不定还能落个重情重义的好名声。

只有我知道如果有一天家里只剩下我和父亲会是什么下场,我领教过。他依旧笑得很温和,甚至来不及取下他的金丝框眼镜,亲热地唤我的小名。小诺,小诺,一声声魔咒般,让人直起鸡皮疙瘩。他当然不会对我使用暴力,他的暴力全留给了我可怜的母亲,所以到我这就没了多大力气。毕竟年岁渐长,一顿顿好酒好菜堆起他日益肥胖的身躯。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懂得顺从,我知道反抗无用,母亲满头是血的样子还历历在目。

阿云成了我的挡箭牌,我的免死金牌。我那编出来的男朋友自然是为了给我父亲气受,他最恨的事情就是自己女人的背叛,从母亲身上我已经明确了这一点。

弄清楚阿云的重要性后我总缠着她。只要她能保护我到成年,我就可以和这个破家彻彻底底划清界限了。我缠她缠到父亲甚至开始嫉恨我,我太能看出他那些藏不住的表情了。没有外人的时候他总爱松懈,但是阿云依旧瞧不出,真是个蠢女人。

有段时间我不知满足,说我总想妈妈,做噩梦,得要人陪着睡。孩童一般幼稚无趣的理由,稍微深想一下便能拆穿,好在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个孩童。所以理所应当她得扛起做母亲的责任,把我抱在怀里,头抵着她柔软的乳房。她身上还有父亲的味道,我觉得恶心,所以没好气地问她是不是没洗澡,没洗澡就上我的床,太脏了。我当然知道她是洗过澡的,那股味道一定是我父亲舍不得放她走,悄摸摸地在房间里温存一番留下的。

她的害羞很上脸,脸很快就红了。我洗过澡的。

我不信,你再去洗一遍再来。你身上有味道。

她真信了我的话,很羞愧地出了我的房间,再次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是玫瑰沐浴露的气味。这次她小心翼翼地凑到我跟前,问我,还有味道吗?

没有了,很香。很好闻。

她刚刚看上去很难过,那样子我见了心软,语气也就柔和下来。听见我的回答她才放下心,又重新躺在了我身边。

我在灯下看她,她躺下后脸颊显得更圆润,洗过澡后的女孩脸总是红扑扑的,她也不例外。平时她总爱束着发,这会蓬松的卷发散到肩上,让她看起来好小。

我盯得她不好意思了,她就笑,对谁都是这样的笑,真要命。

云阿姨,你真好看。

小诺也很好看啊。

没趣,我要是个男的她就不会这么说了。

我耍了点小心机,让自己看上去挺惨的,成了人家口里那种孩子。她只穿了一件背心,我的头又碰到了她的胸,顺理成章地也搂到了她的腰。我感觉像是埋在了玫瑰花里。

我承认我那个时候起了反应,我希望她是我的。我想让隔壁那个老男人听听我是怎么把他的阿云弄到高潮,一定比他弄得要爽。毕竟我知道他就那点本事。

但是为了我的前途,我只能装成一个孩子。一个单纯的,思念母亲的小女孩。

你不要离开我,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我压着嗓子,装成一个心思单纯,符合我年纪的小女孩。

好啊,我会一直照顾小诺的,好不好?

她大概第一次体会被女儿需要,体会到作为一个母亲所受到的依恋竟然是如此郑重,需要她奉献出承诺。而我也真的,很想做她的小女孩,把我压在心里的那些肮脏事全告诉她。演着演着,情绪就成了真的。

我只占据了她六个夜晚,到了第七天的时候父亲请了假说要带我去看心理医生,总是这样做噩梦也不是办法。

我要云阿姨带我去,我不要你。

云阿姨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已经上班去了。爸爸都请好假了。

他用温柔的语气劝我,好像我真的有选择的余地一样。实际上我早看穿了他的处心积虑。我坐上他车的那一刻他几乎都快掩藏不住他的兴奋了。

小诺啊,爸爸觉得,你现在没有小时候和爸爸亲了。

他太会了,拿外头糊弄平民百姓那一套糊弄我,煽情得令人想吐。

事已至此,我都猜得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以不怕他更生气一点。

可能因为我有男朋友了吧。

我笑嘻嘻地看他如何忍住暴怒,结果我还是预估错误。这么多年来我唯一一次试着挑战他的权威,下场是惨不忍睹的。他将我带到从前母亲还在世时的老房子。他不敢在我脸上和头上留了痕迹,那样太明显,容易被人发现,所以就都留在衣服遮住的地方。很疼,一边疼还要一边忍受他提阿云的名字。

小诺,你是不是故意的?占了阿云这么久,总该补偿给爸爸点什么。

那天回去之后父亲把谎话编得有模有样糊弄过了阿云。其实他不用编得那么像样也能骗过她,毕竟这女人是真的没什么脑子。我吃下了不知他给的什么破药,然后眼睁睁看着阿云从我身边被带走。晚上他报复我,把声音弄得很大,让我听得很清楚我的阿云是怎么被他操到哭腔里塞满了求饶。

这次我的杀心比他任何一次压在我身上都还要大。不就是杀个人吗,轻而易举的事,我又不是没杀过,杀了他,我的噩梦就结束了,我们的噩梦就结束了。我知道他的地位,他的人脉,申诉无门,杀人总还是有用的。

我走到厨房,刀都握在了手上,怎么也走不出这一步。全他妈是假的,杀过人又怎样,我那能叫杀人吗,顶多是火上浇油。人都咽下半口气了,剩下的半口都不需要我做什么就咽下了。

这一刻我才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父亲完全取得了胜利。我没种,一点也没,我最有种的事就是把我那个被他打到半死不活的母亲弄死了。有种的永远是他。就连这件我最有种的是也是犹犹豫豫了大半年才敢去做,寻得一个好机会,趁着她血糊拉碴、意识模糊的时候给她的头多磕了一下,人就这么没了。生命就是这么脆弱,她在濒死线上挣扎了那么多回,我只顺水推舟了一次。

他给我吃的是安眠药,我觉得我逐渐失力,刀握在手里越来越不稳。或许一不留神,抹了自己的脖子倒是件幸福的事。可惜我的身体和我的意识一样非常没种,最后我还是把刀放了回去,乖乖在床上一觉睡到天亮。

第二天出奇的,家里只剩我和阿云两个人。我在床上躺到快中午,出了房间就看到她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她穿着家居服,清雅的淡粉色包裹着她的腰线和臀线,一边忙活一边哼着我没听过的歌。

看见我起来,她冲我笑笑,小诺等一等哦,饭一会就好了。

想起昨天晚上她是怎么被我父亲弄的,我突然很烦她这种哄孩子的讨好语气。她总没有脾气,不管我和我的父亲怎样欺辱她。蛰伏在我血液里的暴虐在她身上却从未发作过,尽管我言语上不只给过她一次苦头,我怎么也舍不得真正对她做些什么。

因为她我才慢慢意识到,我的那桩罪行根本称不上善举。我花了大半年的时间自我麻痹,把私欲和仇恨美化得很好听,解脱。解脱不只是死亡一种方式。

我说,你唱的歌很好听,叫什么?

她低下头,腼腆的样子,哎呀,都是上个世纪的老歌了。

联想一下关于她的流言,兴许她先前就是给那些男人们做这个的。没几个人真正关心上床之前的情趣,可她还是唱得那么认真。

突如其来的醋意。我对她生气总是因为在吃醋。她的美是那么易得,在所有人眼里看来都是廉价的,但是我只有拼了命也许才能够到。

一直到晚上,我父亲平常下班的点,他也还没有回来。希望苍天开眼他是死在路上了。

阿云在洗澡,我站在浴室门口。水声停了,只有她轻轻的哼歌的声音。我带着侥幸心理拧了一下门把手,没锁。她受了惊,氤氲水雾间怯怯的一声,小诺?

嗯,是我。

怎么了,要上厕所吗?

不是。

她躺在浴缸里,脖颈以下的身体全没在水中。束着的头发有些松散,不知道什么时候沾到了水。

如果我还是个小女孩,我可以二话不说地脱了衣服爬进她的浴缸,靠着年龄和性别耍耍流氓,占占母爱的便宜。可是现在我比她高了,进去后两个人就要叠在一起,说什么也很暧昧。我舍不得就这样占有她,不明不白地让她又受一次欺辱,或许她不会怪我,只会把我的账也算在我父亲头上。我不想这样。我不要她廉价的美。但是引诱总还是可以的,依旧是靠着年龄和性别的优势,哪怕引诱出的不是性欲而是一点点怜悯同情。

也就是在今天,确切的说在我脱完衣服,看到她眼神闪动的那一刻,我决定要让我们都解脱。

小诺?

是他弄的,都是他弄的。

我云淡风轻,这事已经司空见惯了。这时候就这样不痛不痒的语气反而更有杀伤力。

我在她眼里看到了震惊和心痛,随后她从浴缸里起身,过来抱住我。我看见衣服遮蔽下,她比面颊更白,更柔软的皮肤上,跟我有着相似的痕迹。

她湿润的身体整个贴住了我,她在我肩头哭。我第一次见她哭,哭得那么好看,好像整个世界上的人都对不起她。谁欺负她谁就该死。

这却是我没预料到的。

我问她,什么时候开始的?

住到这里来以后。

阿云,我们跑吧。他有再大的本事也不会有空满世界地找我们。我们到一个小地方,什么都还来得及。

她不回答我,只是哭,好像消化不了我短短三句话里所有的信息量。这次我反倒像个母亲了,摸她的背,她的头发。

阿云,没什么好伤心的,真的。我已经习惯了,大概五年以前他就开始这么做。

浴室里的雾气渐渐散尽,空气冷了下来。

云阿姨,我冷。

她回过神,怕我受了寒,抹了把脸就急急给我穿好衣服,随后自己也穿好,到了我的房间。

他今晚会回来吗?

他要出差几天。

太好了,只有我们两个人。

是,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们像之前那样躺下,等着互相先开口。最后是我先,我其实迫不及待。那些事压在我心里,这会让我很兴奋,因为它们更像是某种筹码。我赌阿云会和我站到一条船上。

云阿姨,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嗯?

偷偷帮我和我爸做一个亲子鉴定。

她脸上又浮现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像她刚看到我身上的伤疤一样。她好天真,总觉得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匪夷所思。这有什么可想不通的呢?同样的事情不是也发生在她身上吗?

我只能语气缓缓的跟她解释。在小的时候,我和我爸其实很亲,他像所有的父亲一样疼惜我。你知道他这个人,别人说他好,我们都知道他坏,但其实说不清,他那个时候对我真的挺好的。直到我十岁多的时候,我爸发现我妈和别的男人有来往,那天回去他打了我妈,打到半死不活的,后来他经常那么打她,对外就说我妈有精神病。没人能不信他,就跟我现在跑出去说,他从我十几岁开始qj我,别人我只会觉得我有遗传性精神病一样。就算有想信的,能敢信吗?

我在旁边看着他打我妈,一边哭一边去拉他。他那个时候疼我,还在骗我哄我,让我不要看,让我回房间。我妈故意的,看他那么疼我,就跟他说,我不是他亲生的。

从我说第一句话的时候阿云就止不住哭,等我说完最后一句她已经泣不成声。她抱我抱得好紧,仿佛我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最搞笑的事情是,我从来都不信我妈说的。我也不知道怎么着,我就觉得他是我爸,血亲之间的感应似的。可他那时候偏不信,又在气头上,当着我妈的面就把我睡了。

说完这些看到她的反应,我知道我赌对了。我用一段肮脏往事从我父亲那赢了她。她在哭,我心里却在欢喜,我们要往北边走,哪座城市还没想好,她爱吃什么我们就去哪。之后的事情可以再慢慢计划,我总会长大,总会再长高,短发可以再短一点。总能找到个机会告诉她,我其实没有男朋友的。阿云,阿云,让我拯救你。

这事很好弄明白,我的未来还有很多盼头。原本这件事我准备留到以后再做,等到唐奕杰老了,给他看个亲子鉴定直接把他气到棺材里去,想想心里就舒坦。我还是只兽类幼崽,爪子都没长齐,没本事搞出些惊世骇俗的壮举。她虽然柔软,但是勉强可以当一当我的爪牙,等到我长成了,她就是我的猎物。一个人的猎物。

我和我未来的猎物过了三天无比快乐的时光,让我有一种我已经做完所有事的感觉。她唱歌,只给我一个人唱,我不贪图唱完歌之后的缠绵,单纯的动机,她甜美的嗓音。她替我擦拭沾着水的身体,尽管那些伤早就没有感觉了,她还是怕弄疼了它们。很轻。晚上我们一起睡觉,她身上没有唐奕杰的味道,只有玫瑰香,还有唐小诺的气息。我离那一步很近了。

然而天不遂人愿,我父亲没死在半路上,终究还是回来了,提着一包行李,笑得憨厚,与几日未见的妻女亲切地打招呼。殊不知他的两个女人已经因为彼此背叛了他。阿云同我想的不一样,我早该清楚她是这样的女人,我还是太看轻了她,和其他人一样。她热络地给我父亲夹菜,一个体恤的妻子。她悄悄告诉我已经托好了关系,收集好了材料,找到机会就去做。

知道结果以后你打算怎么办呢?

留着,等我成年送给他。然后我们走。

我没有注意到阿云轻微的叹气,只想一心记住唐奕杰最后的笑容。这个男人笑了大半辈子,见谁都是一副和善面孔。因此我的乐趣和消遣就是激怒他,看他的笑变得支离破碎,看他努力藏住愤怒和嫉妒时扭曲丑陋的样子。

距离我的十八岁生日越来越近,我也越来越陷在自己的梦里不愿醒。有时候我甚至当做唐奕杰已经死掉了,肆无忌惮地钻到阿云怀里。那早已超出了一个继女对后母的尺度,脸贴着她的胸膛。我能感受到阿云颇为不自然的呼吸,以及在我手里蜷缩起来的掌心。

只是很平常的一天,阿云和唐奕杰照常一起去上班。头天晚上唐奕杰喝了很多酒,头还疼着,所以那天是阿云开的车。

我低估了我的阿云,像之前说的那样。我和她并不是一类人,从一开始就不是。阿云的消失让我一夜之间长出爪牙,划破小女孩泡泡般易碎的幻想。

她不廉价的美只给过人一次,只有我知道那是我。

被当做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处理,阿云也偷偷喝了酒,所以就是普通的醉驾。车撞碎护栏,从大桥上跃入长江。没有人能知道那个看起来只会笑,只会顺从的女人是怎么做到的,看起来不可思议,只能归功于酒。

这下我成了更可怜的孩子,不仅亲妈没了,亲爹和后妈在同一场车祸中双双殒命。很多人来慰问我,都是唐奕杰官场上的人,有什么难处尽管向叔叔开口,你的爸爸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千篇一律的话,千篇一律的哀伤。没有人提到阿云,好像和唐奕杰的死比起来,她的离开更像是一朵云从这个位置移到那个位置一样,如果你不是一直盯着同一朵云看根本不会在意。

在我成年之后我遇到一个男孩子,他是个小警察,话不多,但是总给人很阳光的感觉。有次他在酒吧找到我,掐掉了我的烟。我就又想起了阿云的笑,好像在恋爱中的人是她一样。

和小警察在一起的时候我挺开心,一开心就情不自禁地哼歌,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直到有一天他问我,你唱的什么歌,我都没有听过。

我愣了一下,回答他,都是上个世纪的老歌了。

蓝绿藻的梦

【诺云】一场游戏一场梦

刚陪我妈三刷了风雨云

想用小诺第一人称随便瞎写写


  妈妈知道我收着云阿姨的衣服,她一直都知道。还有那顶粉红色的假发,后来和同学聚会的时候我还戴过。虽然过去了好多好多年,我依然觉得她的衣服上留着她的气味。是那天晚上我枕在她胸口,她轻轻哼歌哄我睡觉的那个气味。


  妈妈看我收着她的衣服,什么也不说。我以为她会说点什么的,毕竟云阿姨也是她的朋友。


  云阿姨是突然消失的,没有一点征兆,更没有跟我告别。我只能问妈妈,问姜叔叔,他们和我一样一无所知。我一直问,姜叔叔也不生气,摸摸...

刚陪我妈三刷了风雨云

想用小诺第一人称随便瞎写写

 

 

 

  妈妈知道我收着云阿姨的衣服,她一直都知道。还有那顶粉红色的假发,后来和同学聚会的时候我还戴过。虽然过去了好多好多年,我依然觉得她的衣服上留着她的气味。是那天晚上我枕在她胸口,她轻轻哼歌哄我睡觉的那个气味。


  妈妈看我收着她的衣服,什么也不说。我以为她会说点什么的,毕竟云阿姨也是她的朋友。


  云阿姨是突然消失的,没有一点征兆,更没有跟我告别。我只能问妈妈,问姜叔叔,他们和我一样一无所知。我一直问,姜叔叔也不生气,摸摸我的脑袋说,可能她想家了,回台北去了。


  关于她的家乡台北,云阿姨也是告诉过我的。她说那是她和姜叔叔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我追问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云阿姨先是笑得腼腆,后来不知怎么就哭了起来。她没有说下去,而是哼歌哄我睡觉。


  “那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虽然你影子还出现在我眼里。”


  她一边唱一边哭,到最后哭声吞没了歌声,就只剩她的啜泣。我大概知道她在难过些什么,却又觉得我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


  在KTV的包房外,我看了很久,看着爸爸肥胖的身体压在云阿姨身上。云阿姨看起来一点也不高兴,眉头皱着,眼里泛着水雾。她哭起来真的很美,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总爱惹她哭。


  她出来时看到了我,惊愕到有些崩溃,用手拂了拂散在半边脸颊上的头发。


  后来她抱了我回去,试图向我解释什么。她不知道,我明白,我全都明白,他们觉得小孩子不该懂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


  我没有多说,而是轻抚她的脸。她皮肤很好,脸庞丰满,和妈妈区别很大。


  “小诺和云阿姨,永远在一起。”


  我在浴缸前的镜子里写下我们的名字。永远在一起。


  云阿姨是不一样的,和爸爸,妈妈,姜叔叔,他们所有人都不一样。我和妈妈关系还算亲,妈妈很溺爱我。每年生日她都会带我到海边度假。姜叔叔也很好,他常常会给我买很多礼物,给我很多钱,让我永远在同学面前抬得起头。


  但是云阿姨对我的好是不一样的,她让我联想到空中漂浮的云朵,让人想安心地躺在上面睡一觉。


  “云阿姨不哭。”


  她摸了摸我的脸,像是看见了另一个人。我感觉到她的眼神和以往有些不同,总是雾蒙蒙的眼里努力挤出悲慽的笑意。


  “小诺长大了,要学会勇敢,不要让别人欺负你。”


  我信心满满地答应了她。谁也不能欺负我,欺负你也不可以。


  然后她让我睡觉,枕着她的胸。云阿姨的胸也比妈妈饱满很多。她身上淡淡的雪松香飘进了我的梦里。


  她曾说她喜欢雪松的味道,清雅不甜腻。她说她受够了那些刺鼻的香味。


  我几乎是刚躺下就睡着了,但是很快又被灯光闪醒。姜叔叔似乎有什么急事,抱起我不由分说地就往外走。他放我在房间门口,另一头云阿姨紧紧抓着他的手不放。


  她又哭了起来,这次没有出声,而是隐忍着,憋红了脸。我依旧是通过她的眼睛看出她在哭的。


  怎么连最温柔的姜叔叔都欺负她。


  我很困,还在揉眼睛,姜叔叔就急匆匆地抱起我下楼,上了他的车送我回家。


  我不想回去,我喜欢云阿姨这里。我生气到好几天没有理他。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有时候我在想她是不是待在这里伤心透了,才想要回台北的。爸爸欺负她,姜叔叔欺负她,就连妈妈也无动于衷。或许我是唯一一个可以保护她的人,但是那天我就任由姜叔叔这样把我带走了。她一定很伤心吧。


Z姓嫌疑人

菟丝花一个番外

嘟嘟嘟,我是托马斯小火车

嘟嘟嘟,我是托马斯小火车

Z姓嫌疑人

他的菟丝花

(姜老板bg,与电影关联不大,不懂港台那边怎么弄的,有些地方就按照大陆写。不崩人设,所以想看姜老板无脑甜不可能。有私设,年纪差大,女主非良善,慎入。)

   杨昭第一次见到姜紫成是在一个饭局上,年岁尚小的杨昭很讨厌这种饭局,得一直挂着笑脸看那群成年人虚与委蛇。

    只是母亲一边不想推掉饭局,一边又想给她过生日。

    杨昭不想驳了母亲的好意,告诉她自己一个人会更开心,便只好跟着母亲一起来了。

   饭局上觥筹交错,连杨昭一个无关的人都不断站起来与大家一同敬酒。...


(姜老板bg,与电影关联不大,不懂港台那边怎么弄的,有些地方就按照大陆写。不崩人设,所以想看姜老板无脑甜不可能。有私设,年纪差大,女主非良善,慎入。)

   杨昭第一次见到姜紫成是在一个饭局上,年岁尚小的杨昭很讨厌这种饭局,得一直挂着笑脸看那群成年人虚与委蛇。

    只是母亲一边不想推掉饭局,一边又想给她过生日。

    杨昭不想驳了母亲的好意,告诉她自己一个人会更开心,便只好跟着母亲一起来了。

   饭局上觥筹交错,连杨昭一个无关的人都不断站起来与大家一同敬酒。

    杨昭厌烦至极,冷眼看着大家奉承的目标,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看着便不十分面善,斜挑的眼尾带出些许邪魅,嘴角也宛如带笑时刻上挑着,手里烟酒不断。

    邪,狠,杨昭迅速给他定了第一印象。

    再回过神来发现那男人正在看她,她下意识的低下头,躲避他的视线,装作刚才并未注意他。

     只是他却并不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突兀的站起来,出声唤她:“这位——小妹妹,今天生日是吧?祝你生日快乐,敬你一杯。”

     杨昭下意识看了一眼身旁的母亲,略有些惶恐的站起来,抬头看他带着笑意的脸,也端起杯子,只是她杯子里装的是椰奶。

     男人见她站起来回应,便一饮而尽,将整杯酒都喝了下去,然后将杯子倒放,挑了挑眉,示意自己已经喝完了,不等杨昭回敬便又坐了回去。

      “好!姜总海量!真是有气魄,鼓掌!”“妹妹面子真大,姜总一杯都干了!”一片称赞声响起,众人纷纷夸起男人的酒量。

        突然有个男人提议道:“妹妹,这姜总面子可大了,他一杯都干了,你是不是也应该喝点?”

        “好!”这人的提议得到了一致叫好,杨昭更加无措起来,她根本不会喝酒,结结巴巴的像众人解释着她不会喝酒,求助的看了看母亲。

         母亲这时候也站起来赔笑:“孩子还未成年,不能喝酒。”

         只是母女两人的解释并未起到效果,反而让这些人更加激动,还是吵吵嚷嚷的起哄让她也喝一点。

         杨昭在吵闹中涨红了脸,不知道该怎么做,无助的盯着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只是男人低着头专注点烟,并没有再看她。

         杨昭心一横,想着喝一点就喝一点,不就是白酒吗?有什么不能喝的?

         只是酒杯还未到唇边,男人的声音便已经响起,“赵总,上次那个工程你中标了吗?”男人点着了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淡淡的转移了话题。

         众人见男人问话,便争相回答他的问题,又围着男人去了,转眼便忘记起哄让杨昭喝酒的事了。

         杨昭放下杯子,重重的吐了一口浊气,再坐下时发觉额角竟然出了冷汗。

         偷偷擦了额头的汗,又试探着去看烟雾笼罩中的男人,那是张标准的中年男人脸,饱经风霜,满是沧桑,但是五官不错,隐约可以看出年轻时的风华。

     只是杨昭好像又看不清他似的,男人的脸隐在烟雾中影影绰绰,让杨昭不敢再看,觉得整个人都是难受的。于是和身边母亲打了招呼假借上厕所的名义想去外面透透气。

     “嘟嘟嘟——”电话那边一直是忙音,杨昭失望的放下手机,她知道成寅肯定在上课,可每次需要他的时候都找不到他还是让她很挫败。

     她忍了一忍,眼泪还是落下来,杨昭气急,她气自己没用,受不了一点委屈。

     牙齿重重的咬上下唇,试图以这种方式来制止不断流淌的泪。

      一支手指却突然捏住她的下唇,略微用力将它从牙齿下解救出来。

      杨昭睁开眼看到是刚才饭桌上的男人,更加惊惶起来。

      男人却未看她的眼,只是盯着她的嘴唇,用指尖轻轻的磨蹭,“它很疼。”

浓重的烟草味与酒味席卷而来,杨昭却不讨厌这种味道,甚至,她喜欢这种浓重的成熟男人气息。

      “你因为刚才的事情哭?”男人总算放过她的下唇,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

      杨昭不知道怎么说,本来就不善言辞,偷偷的哭一下还被发现了。撇过脸不去看那人,生硬的回了一句:“没有。”眼泪却又不诚实的落下来。

      男人笑了,“果然还是个小姑娘”,伸手想帮她擦擦眼泪,却又觉得不太妥当似的收回手,从西装口袋里拿出方巾递给她。
    
     杨昭泪眼婆娑的看他,男人很高,不抬头根本看不到他的脸。

     杨昭抬头仔仔细细的看他,她看不明白男人脸上的笑意是什么意思,但没有她想象中的戏谑。

     杨昭接了方巾鬼使神差的问他:“你叫什么?”男人笑弯了眼,一字一句的回她:
           
                   “我 是 姜 紫 成。”

   

绥晋

[唐小诺x杨家栋]尸变

唐小诺性转注意

在一个失眠的夜晚我写完了

感染是为一睹血脉扩张

唐小诺性转注意

在一个失眠的夜晚我写完了

感染是为一睹血脉扩张

回忆过去.记录现实

静静聆听好音乐🎶           民族

静静聆听好音乐🎶           民族

霏泠的喜欢

每当心中又想起了你,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每当心中又想起了你,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松烟一盏

|COPYCAT × 姜紫成|

“     I don't belong to anyone,
     
      but anyone knows my name.       ”

                 ...

|COPYCAT × 姜紫成|

“     I don't belong to anyone,
     
      but anyone knows my name.       ”

                                                                       爽就完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