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风千

21720浏览    251参与
八聲甘州。
好喜欢千的神态,腿一下。最近太...

好喜欢千的神态,腿一下。最近太忙了,大概率没时间画了。

好喜欢千的神态,腿一下。最近太忙了,大概率没时间画了。

斥犬
夏日现pa狗狗🍻 要是画的完...

夏日现pa狗狗🍻

要是画的完可能印个吧唧透卡之类的cp发,要是画不完大家就全当无事发生。

夏日现pa狗狗🍻

要是画的完可能印个吧唧透卡之类的cp发,要是画不完大家就全当无事发生。

小猪皮杰

[薄樱鬼]晓夜传

第四章  黄泉之眸

本章三人行(bushi)、驯龙高手风(shide)

(一)

 “你不一样.....”

   我怔怔地看着面前的金发男人,忘记了身在战场,任凭黄沙漫卷,山风飒飒。

 “雪村千鹤.....”他直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语气没有丝毫犹疑,虽然这些天我已经听过无数次这个名字,这是第一次,让我感到没那么违和.......

   不对,我不是她。

   我跟着站起来,一字一句地说:“你好,我叫晓夜。”...

第四章  黄泉之眸

本章三人行(bushi)、驯龙高手风(shide)

(一)

 “你不一样.....”

   我怔怔地看着面前的金发男人,忘记了身在战场,任凭黄沙漫卷,山风飒飒。

 “雪村千鹤.....”他直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语气没有丝毫犹疑,虽然这些天我已经听过无数次这个名字,这是第一次,让我感到没那么违和.......

   不对,我不是她。

   我跟着站起来,一字一句地说:“你好,我叫晓夜。”

   他默默咀嚼着我的话,慢慢露出了一个笑。这使他的眼睛更加魅惑。

“有趣。这就说得通了。是谁给你起的名字?”

“诶?是我父母吧.....”不过从出生以来就没见过,我身边只有哥哥。

“你可知道晓夜是什么意思?”他自顾自地解答了,“晓与夜,本是两个极端,却融在了一起,就像现在的你一样。起名字的人自以为瞒天过海,其实不过雕虫小技。”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你也是新选组的人吗?我之前没见过你。”

  话语脱口而出,我才知后悔。因为他浑身的气场变了,眉眼狠戾起来,逼近一步。“你还敢和他们纠缠?死亡也没能让你吸取教训吗?!”

  难道,他说的是——

  女孩....地牢.....

“我是猎手,我是为了猎杀翼鬼才和他们合作.....”我强定心神,一步不让。

“人类的罪孽,让他们自己承受。”他捉住了我的臂膀,“这次我不会再留手——”

“放开我!”我挣扎着,同时瞥见了他腰间的长刀。

 长刀......拷问......

“你是....残害她的人......”我猛地推开他,向后踉跄了一步。

“残害你的分明是人类!”他咬牙切齿。“看来你是失忆了,我需要再次用这种方式让你想起来、作为鬼的一切.....”

  金色的眼眸轮转,那里映照着的,是黄泉之光。他的头发变成白色,头顶长出了尖角。平地掀起一阵风,将我包围在内——

  我感到身体发烫,血脉喷张,手上开始显现一些粉色的印记。仔细看,那是细密的伤痕。

  难道,我真的是她......一个本已死去的人。

  是她的灵魂怨恨难平,附到我的身上来了?那我在哪里呢.......

“怎么会?!” 运转着风的男人面露异色,“你,果然不一样了.....”

  这是他最开始说的话。我感到风停了,手上的印记也消失不见。我的身体和刚才没什么两样。

  是的,我就是我。这才是我。

  一声长啸。大地颤抖。才平静下来的心绪被打破。我浑身汗毛一抖,机械地转过脸——

  山林上方腾空而起的、黑压压大军。带着比刚才的那阵风强数百倍的力量,俯冲向着激怒它们的猎物——

 “翼鬼来了!”我迅速回正了自己的位置。原先的计划已然失败,但是'猎手'不能放弃。

   银箭和弩还背在我身上。我奔跑起来,像是要急于证明什么。

   我看到了新选组的诚字旗,也听到了枪声。我看不见的是,身后那个金发男人的注视。


   竹林里的战斗异常激烈。整个山腰全是人,战线横到了天际。之前那些放炮的人,现在颤巍巍地举着枪,应对着翼鬼的怒火。身着羽织的人在奋力拼杀。土方桑和干部们在对付最凶恶的几只。

   这些都不是让我感到惊讶的。

 “可恶!这些家伙又进化了吗?”新八大吼着。他的两把刀都被翼鬼折断了。不是被咬断的,而是砍刺时被坚硬的皮肤——是的,这是让我担心的事,它们现在已经无法用正常的方式猎杀——

 “千鹤!”平助跑到我身边,“你怎么跑来了,这里危险,山崎不是和你——”他的话被掐断,前方落下一只头顶长着白毛的大个头。平助立刻挡在我面前。

 “别担心,我会保护你!”他自信地说。

 “我不需要保护。”我上前,轻轻推开他握刀的手,“你不想自己的刀被折断吧。”

 “千鹤.....”

    我从背袋的最内层取出了三只很粗的箭,这是之前打制时因材料多余做出的“次品”,我不舍得扔掉。今天可以用上了。我触动弩的机关,两边收缩的暗格伸展开来,也像一双翅膀。

 “枪都打不穿它,用这个——”

 “这可以比枪快,只要.....”我掏出烟雾弹,握在手里,盯着翼鬼的眼睛。

    那双眼睛,同样有着黄泉之光。

   


 

  

   

  

  

Terigaki
此时的来福还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

此时的来福还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仔细看绳子)

梗来源于两只狗狗坐西瓜上晃啊晃的图

此时的来福还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仔细看绳子)

梗来源于两只狗狗坐西瓜上晃啊晃的图

NO papapa,NO hahaha

鬼之恋17 终章

千穗之章 04

明治时代终结的那年,父亲静静地与世长眠了。

父亲的去世就犹如巨星陨落一般,这也在告诉我们鬼族的时代即将过去。

和父亲一起统领着鬼之一族的八濑公主这么说着「或许我们只有百年的时间了。」,那副侧脸上露出空落落的神情。

八濑的公主没有成亲,当然,也没有孩子。也就是说,她将做为“八濑的公主”走完这一生。

八濑的公主也不再年轻,总有一天当她消逝时,哥哥就会统领起鬼族。

但是,在这里仅仅以“鬼”的身份生活下去已经是极限了。鬼的数量不断在减少,而人类又拥有了强大的力量。我们之间的平衡完全的崩塌了,总有一天哥哥统领的这片土地会被人世间所吞没吧。

总有一天我们会为了在人世...

千穗之章 04

明治时代终结的那年,父亲静静地与世长眠了。

父亲的去世就犹如巨星陨落一般,这也在告诉我们鬼族的时代即将过去。

和父亲一起统领着鬼之一族的八濑公主这么说着「或许我们只有百年的时间了。」,那副侧脸上露出空落落的神情。

八濑的公主没有成亲,当然,也没有孩子。也就是说,她将做为“八濑的公主”走完这一生。

八濑的公主也不再年轻,总有一天当她消逝时,哥哥就会统领起鬼族。

但是,在这里仅仅以“鬼”的身份生活下去已经是极限了。鬼的数量不断在减少,而人类又拥有了强大的力量。我们之间的平衡完全的崩塌了,总有一天哥哥统领的这片土地会被人世间所吞没吧。

总有一天我们会为了在人世间活下去,而隐藏起自己“鬼”的身份。也许看不到这些的已经踏上冥途的父亲是很幸运的。

死去的人是再也回不来的,即便是鬼族的首领也是一样。

我们必须要开始为父亲的吊唁做准备了。不仅是哥哥,在人世间生活的千健也穿着丧服跑回了八濑。

在比叡山的山麓里,寂静的八濑之里每年都会下雪。只是,是不是要悼念父亲的原因,今年的雪一直持续不断,和村里的这些悲伤随着雪花埋葬起来。

大雪和寂静的黑影所包围的殡宫(棺材)寒气刺骨。在刺耳的寂静中,我和几个侍女在准备着葬礼。

看着已经年老的,仿佛小了一圈的父亲的样子,我有些寂寞的想着,一边为了给他换上寿衣而要脱下父亲的衣服时,从父亲怀里掉出一个荷包。

那是一个樱花色的荷包。

不管怎么说,父亲拿着这种太过可爱的东西,我惊讶地拿了起来,为了确认里面的东西打开了荷包。

躺在手心里的是用纸捻扎起来的一缕娇艳的黑发。

我虽然不知道这个是什么时候剪下来的,但是我马上就知道这个是母亲的头发。

手心里握着这缕头发,那遥远的母亲的回忆苏醒过来。虽然母亲的声音,样子已经变得模糊,但是,这确实是母亲的头发。

在阳光的照射下,和温柔的笑颜一起,闪闪发光的黑发。我想起了抱着母亲时,就会闻到一股温柔的幽香的味道。想起意想不到的过去,我胸口开始发热。

父亲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呢?是不是把这束头发当做母亲的回忆呢?

我看着安稳地沉睡着父亲的侧脸,将母亲的头发轻轻的放在双手放在胸前的父亲的手心下。

为了就这样一起埋葬起来。

希望这样母亲就可以一直陪在父亲的身边。

我不知道在我们出生之前发生了什么,我也不可能知道父亲和母亲的关系了。

只是父亲爱着我们,母亲也爱着我们。





然后我也确信父亲,爱着母亲。




全文完

——————————————

正如作者所说那样:千鹤和千景的故事始于非常危恶劣的关系,千景践踏着千鹤作为女性的人权、自尊,而千鹤又怎么会原谅这样的风间千景呢?但是最后我觉得两人的心底是有部分相通的。

千鹤信赖着那个做为父亲的风间,尊敬那个做为鬼族头领的风间,但是,最终只是做为一个男人的千景,千鹤有爱着他吗?谁都说不清。

斥犬
潦草的鱼,29集狗狗暴怒拉拉扯...

潦草的鱼,29集狗狗暴怒拉拉扯扯后续。

潦草的鱼,29集狗狗暴怒拉拉扯扯后续。

NO papapa,NO hahaha

鬼之恋 16

千穗之章 03

十九岁的那年,我要从八濑嫁到月岛去了。

樱花变成夜樱,八角堂后院垂着漂亮的藤花的那个晚春的傍晚,我穿着白无垢,来到父亲的房间来做最后一次问候。

做为“父亲”和“女儿”的最后交谈的这个日子,父亲的房间谁都没有守着。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天雾叔叔还是在远远的地方守候着。

这个美丽的春天的傍晚,我看着坐在面前的父亲。

我在西之里见到的那件白无垢已经燃烧殆尽,但是父亲好像特意从哪里准备了一件相似的白无垢。一件在顺滑的白色织布内绣满了展开翅膀的白鹤的白无垢。

我不知道为何父亲要特意准备一件和那件白无垢如此相似的衣服,是曾经从母亲那听到我说过想要穿那件衣服吗?还是出于对那...

千穗之章 03

十九岁的那年,我要从八濑嫁到月岛去了。

樱花变成夜樱,八角堂后院垂着漂亮的藤花的那个晚春的傍晚,我穿着白无垢,来到父亲的房间来做最后一次问候。

做为“父亲”和“女儿”的最后交谈的这个日子,父亲的房间谁都没有守着。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天雾叔叔还是在远远的地方守候着。

这个美丽的春天的傍晚,我看着坐在面前的父亲。

我在西之里见到的那件白无垢已经燃烧殆尽,但是父亲好像特意从哪里准备了一件相似的白无垢。一件在顺滑的白色织布内绣满了展开翅膀的白鹤的白无垢。

我不知道为何父亲要特意准备一件和那件白无垢如此相似的衣服,是曾经从母亲那听到我说过想要穿那件衣服吗?还是出于对那件谁都没有穿过就被燃烧殆尽的可惜吗?

虽然我不知原因,但我还是穿了。什么都没有说的,穿着白无垢,来到父亲面前。

看着穿着白无垢的我,父亲只是说了「很合你」这么一句话。

我不知道用平静的表情看着穿着白无垢的我的他,现在在想着什么。

只是,出嫁后,就不能和父亲这样轻松的交谈了。因此我问出了那个我从小时候起就一直很在意的问题。

「小时候,我在家里看到了一件和这个很相似的白无垢。是一件非常漂亮,织满了白鹤的衣服。虽然母亲说不知道.....」

「......」

「那件白无垢,是母亲的吧?」

「——谁知道呢?」

父亲说着微微眯起了眼睛。

离那个笑容很遥远的过去,我没能窥探出父亲和母亲之间的事情。

他们两人之间没有过交谈。这会是我和我要嫁的那个男鬼之间的那种男女之情吗?,但我也感觉不到他们之间那种夫妻的羁绊。

可是,两人之间有了联系。可那到底是什么我却不知道。小时候的我理解不了,如今母亲不在这里,我也无法再去确认。

但是我想,他们两个人之间确实联系在了一起。

我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这么看着父亲。父亲也这么看着我,终于笑了起来。

「如果你的母亲能看到你出嫁的样子,一定会很开心的。」

「是,这样呢。」

我开口,也微微笑起来。

「越是今日,越是让人不由的在想要是母亲还活着就好了。」

哥哥从小就被做为首领的继承人而养育着,今后也会一直支持着父亲。只是,千健去年说想要在人世间生活下去,离开了八濑之里。

以前的鬼族们就要到此为止了吧。只是,鬼族们做为鬼而生活也已经到极限了吧。八濑的公主也说离开垂暮的鬼之里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父亲也是什么话都没说,目送着千健离开。

然后,我也要离开父亲的身边了。

就像梳子会掉了一样,鬼族们也会消失,在这个时代的流沙中逐渐消失。

我不知晓秉持着鬼之一族荣耀的父亲,对于现在的这个现状是何想法。只是,父亲确实会感到焦躁了吧。

这个时候,我很希望母亲还在这。

虽然我不曾看过他们两个人之间像夫妻一样交谈的样子,但是,此时我希望母亲在这里。

能够因为父亲的寂寞而彼此相互靠近吗?在我们孩子的面前无法展示的真面目,能在母亲面前展现出来吗?——我就在出嫁这种无聊的时候想着。

想着父亲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时间就在我们两人无言中逼近了。在窄廊外守候的天雾叔叔告诉我们从月岛来的使者已经来了。出嫁的时候已经到了。

我不得不将手俯在地上,磕头向父亲感谢一直以来的养育之恩。

然后慢慢起身,准备离开房间,这时父亲在我身后叫住了我「千穗。」

我回头,带着怎么了的疑问,父亲一边带着温柔的微笑一边开口。

「你要幸福啊。」

这句祝福的话语让我胸口涌起热流。

“你要幸福啊”

这句话里,是在表明在父亲的身边曾有着不幸福的人,曾有过不幸福的女人。

比脑海里想的更早的,我开了口。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一直以来都是笑着的。」

也许是因为我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父亲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可我没有管他,继续说着。

「如果是不幸福的人的话,我会看见那样的笑容吗?看见那样温柔的,好像很高兴的笑容吗?」

「——谁知道呢?」

父亲如此说着,静静微笑着。

又把我的话岔开了。我想从来没和父亲以如此近距离的说着话,就一口气把常年以来所想的话说了出来。

「我觉得,母亲她是幸福的。」

当然,我不知道真正是不是这样,谁也不知道已经去世的人的想法了。所以我当然也不知道母亲到底是何想法。

只是,我想对着从今以后一直要抱着这份孤独的父亲说些什么。

父亲一定很讨厌从自己孩子这里得到安慰吧。只是,我今天,已经是做为这个男人的“女儿”的最后一天,所以,做为女儿,同时,做为一名女鬼想对父亲说些话。

父亲因为我的话在想些什么,我并不知道,只是,父亲在那一瞬间,露出了寂寞的神情。

第一次见到父亲这样表情的我抽了口气,可父亲又马上恢复了以往那个父亲的表情。

然后,他只是低声笑了,说着「这样啊」这样一句话,目送着我离开。

——————————

下一章完结~

暗中观察|・ω・`)

薄樱鬼官方短篇人物小说——风间千景篇《不厌弃的珍宝》

不厌弃的珍宝

薄樱鬼遗闻——风间千景篇


那是文久三年,

正是樱花纷飞的时刻。

我望着赤色夕阳沉入山阴,随之将目光转于绵延地面的无数黑色屋顶。

风间千景:“聚集人类强烈欲念的魔都……竟将此称为繁荣的证明,何等罪孽深重之事。”


从朱红杯子中倾出的酒,既称不得美味,也算不上拙劣。

看到来往的人流,我的嘴角浮出了讽刺的笑容。那对自身愚昧一无所知的难堪模样,还真是可悲。


在我风间千景——高贵的鬼族的统治者——看来,这些家伙生存的姿态非常滑稽。


天雾九寿:“只是既已受到了萨摩藩的邀请,上京之事请准我一同前往推辞。”

风间千景:“天雾。”

我放下还残着酒的杯子,怒视着眼...

不厌弃的珍宝

薄樱鬼遗闻——风间千景篇


那是文久三年,

正是樱花纷飞的时刻。

我望着赤色夕阳沉入山阴,随之将目光转于绵延地面的无数黑色屋顶。

风间千景:“聚集人类强烈欲念的魔都……竟将此称为繁荣的证明,何等罪孽深重之事。”


从朱红杯子中倾出的酒,既称不得美味,也算不上拙劣。

看到来往的人流,我的嘴角浮出了讽刺的笑容。那对自身愚昧一无所知的难堪模样,还真是可悲。


在我风间千景——高贵的鬼族的统治者——看来,这些家伙生存的姿态非常滑稽。


天雾九寿:“只是既已受到了萨摩藩的邀请,上京之事请准我一同前往推辞。”

风间千景:“天雾。”

我放下还残着酒的杯子,怒视着眼前那个说话婉转而无趣的男人——天雾九寿。

风间千景:“没想到我会拒绝吗?”

天雾九寿:“……”


天雾的低头默认反而令我更为烦躁。

话虽如此,我还是拥有不呵斥吐出无礼之言的家臣,而只以哼笑一声做结的气度的。


风间千景:“认为我是将萨摩家曾藏匿、扶持鬼族的恩情给忘了的首领吗?”

天雾九寿:“非常抱歉。”

风间千景:“……算了。”


觉得责备天雾很麻烦的我,借俯视京都来排遣无聊。

醉倒在再昂贵的酒中也比不上人类的领土有趣。

风间千景:“我虽然不满人类的阴谋诡计……此次仍要助他们一臂之力,这是高贵的鬼族的首领的义务。”


正因为我们是鬼族,也正因为我是一族的首领,即使对方是卑微的人类,报恩这种程度的礼节也不知道的话是不行的。

风间千景:“虽然不知道那些家伙们怀着什么样的欲望,有什么样的目的……”


我再一次举起朱红酒杯送到嘴边,任浓郁的酒气扑鼻而来。

透明的水面上有灯火的光辉,正与我微薄的倒影一并浮动着。


风间千景:“如果让我做违背我身为鬼的自豪感的事的话……”


指尖一用力,酒杯就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风间千景:“合作就到此为止了。”


多么脆弱啊。

如同这杯子一般。

若以脆弱的人类做对手,我随时都可以抽身。


虽然耐心等着也可以……既然我必然会完全地厌倦这个时代落幕的情景……

风间千景:“在失去兴趣之前就让我消磨时间吧。这也算是为了我们一族的“繁荣”吧。


只说话的时间,天空便已成了深紫色。

相应的,气温也降低了不少。


天雾九寿:“——近日有京都古族的鬼前来拜访。”

天雾不同寻常地换用了极为郑重的语气。


风间千景:“住在八濑的村子里,铃鹿御前的末裔吗?”

天雾九寿:“是的,名为千姬。她问她应有成为风间家首领的结婚对象的资格吧。”

这边也一定要严格遵循鬼族的礼仪。

因为对方门第相应,所以派遣可以算是风间家重臣的天雾做使者。


但是,说到那位公主是什么人……

风间千景:“虽然浓厚的血统是优秀的鬼的证明,但也不是越古老就越好。”

我睨视明知道会得罪我还说的天雾,这个男人似乎对我因诸事不顺而焦躁的心情了如指掌。

他深深地低下头,恭恭敬敬地说着。


天雾九寿:“再那样逃避的话,即使是身为家臣的我也会觉得困扰。您差不多也该认真考虑一下娶妻之事了。”

谁在逃避啊?

怀着对天雾的轻微不满,我道出了内心真正的想法。


风间千景:“那个叫千姬的,从小就被当成是首领来培养,是吧?我对有奇怪觉悟的女人没兴趣。”

天雾九寿:“不是的,千公主绝对不是那样的——”

为了封住他缠人的反驳声,我注视着他,干脆地下了命令。


风间千景:“那边就交给你应付了。不用逐一汇报,至于怎么做随心即可。”

天雾九寿:“……”

好像是对我置之不理的态度不满,天雾没有应声。


当然我是理解的。

我作为风间家的首领,不得不在不久后迎娶一位门当户对的妻子。

而且因为女鬼的数量很少,就算是我们风间家的村落,到适婚年龄的女孩也没有多到可以让我选择的程度。

所以有优良血统的女鬼对于我们风间家来说是很重要的。


但是我本身没兴趣,怎么办?

我不打算娶,没有让我产生“想要得到”这样感觉的女人。


不知火匡:“既然讨厌高贵的公主的话,那娶人类的女孩子回来怎么样?”

风间千景:“……无聊。”

对着听起来似乎有道理的轻浮声音,我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风间千景:“不但迟到了,而且到达后说的第一句竟然是这么愚蠢的令人不快的话。”

事到如今,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吃惊。

我喝完了杯中的酒,冷眼看着说俏皮话的男人——不知火匡。


不知火匡:“不要摆那么可怕的表情啊!我们和好吧,大家不都是鬼嘛。”

风间千景:“哼。到底是谁先开始吵的?”

我和不知火一起争执,天雾就阴沉着脸深深地低下了头。


天雾九寿:“两位请就此收手,别忘了今晚聚会的目的。”

我和天雾是萨摩一方的,不知火则协助长州。


虽说萨摩与长州不和,我们鬼族还没有卷入人类的纠纷中互相对立的必要,也没有让同胞的血无谓流掉的兴趣。

总之,今夜的宴席是为了重新确认双方的目的而准备的。


不知火匡:“嘛、天雾也不要说挑剔的话了。今天晚上我们只要定个基本上互不干涉的口头约定,然后喝酒就好了吧?”

不顾苦着脸的天雾,不知火继续说着。

不知火匡:“不管怎么说,就算人类中也有值得刮目相看的人。里面总会有有趣的女人吧?”

风间千景:“真不敢相信你竟如此愚蠢。如果能证明的话就让我看看。”


对着断然否定人类的价值的我,不知火表情复杂。

不知火匡:“虽然还没见到,但是高杉那家伙已经被强制送回长州了。”

不知火擅自拿起多余的杯子,又自顾自地倒了杯酒,一气喝完了。


风间千景:“高杉晋作吗?那家伙最终也是如普通人类一样只看重金钱和权力吧?”

不知火匡:“——喂,风间!”

不知火甚至发出杀气地瞪我。


不知火匡:“不准再侮辱高杉了!”

原来让鬼也钦佩的人类也是存在的。

虽然理智上不相信不知火的话,但或许人类中真的存在一个能让我感兴趣的人。


不知火匡:“我可没说过人类都是有趣的生物这种话。但是,其中还是存在比我们鬼拥有更广阔视野的男人的。”

风间千景:“听说过这事。就是所谓的‘武士’的忠诚与身份吧?“


我看着闹别扭的不知火,他脸上浮现出我不懂的苦笑,然后点点头。

风间千景:“人类中也真的存在那种能够舍弃私益,为信念而流血牺牲的人啊……”

放下见底的杯子,连我也有点期望地低声自语道。


风间千景:“我也有点兴趣了。”

但是归根结底他们人类——不过是剥去掩饰后只余无尽欲望,自私自利的生物。


无论哪个时代都不存在的拥有字面上意义的“武士”。

仿佛为了肯定它的稀少性,不知火咬牙切齿似的说道。

不知火匡:“嘛……因为是还有很多缺点的‘人类’啊……”

真是个迷恋人类的家伙。


我默默地给自己倒满酒。

不知火匡:“啊,对了,听说了么?土佐的鬼好像也去京城了。”

天雾九寿:“南云家么?……”


对略显尴尬的不知火提供的情报,沉默了半天的天雾突然出声了。

不知火匡:“嗯。就是战国时代作为长宗我部家(长宗我部元亲,日本战国时代武将)的盟友,在大阪战争中帮助他们的那些家伙。”

天雾九寿:“听说领土易主后,他们还藏匿了长宗我部的余党。原本还以为他们是只会隐居的一群人。”

不知火匡:“好像换首领了啊。据说那个家伙选择了积极参与人类的政【度娘你好】治的道路。”


听着不知火和天雾的对话,我又从心底产生了烦躁感。

风间千景:“亲自和人类结盟吗……”

我大口喝着刚倒的酒,将仿佛喘不过气的感觉呼出。


风间千景:“无论是答应帮助人类,还是拒绝,都是同等的愚蠢行为啊。”

气氛变成了这样,我不禁想起过去曾统治东边的鬼的家族——雪村家。


他们拒绝帮助人类,结果惨遭灭门。

只因为他们坚持着不希望用自己的命换取纷争的家族荣誉感。

风间千景:“也不是没有同样的、希望能坚持作为鬼的责任而活的想法。但是,风间家做不到像雪村家那样……”


风间家必须报恩。然而,作为一族首领的我也不能让我的族人置身于危险之中。

风间千景:“如果我没有当上首领的话,或许也会选择和他们差不多的道路。”


记得没错的话雪村家是有后代的。若还活着,说不定是能和我是意外地合的来的首领。

风间千景:“如果那样的话,还真是值得珍惜的事啊。”

天雾九寿:“……您怎么了?”


天雾用困惑的眼神望着自言自语的我。

风间千景:“没什么,单纯的空想罢了。我说不定早就失去了属于我的新娘之类的。”

听到我的回答,天雾更加地愁眉苦脸了。

不知火则好像发现了什么很滑稽的东西一样笑着。


风间千景:“趁着帮助人类的这段时间,我们要继续进行逃离此地,另觅他处归隐的计划。”

对天雾下了命令后,我边喝着酒,边苦恼地思索着被灭门的雪村家的真正想法。


从那时至今已经五年了啊……


远眺被鸟羽伏见之战的战火吞噬的京城,我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之中。

雪村千鹤:“你、你在听么,风间先生?”

雪村家的女儿侧眼看着我,用抱怨的语气问道,眸子中透出一丝胆怯。

虽然我偶然地救了被杂兵攻击的她,但是她依然提防着我。


考虑到之前那些事情的话这是理所当然的。

风间千景:“给我安安静静地老实呆着就好,不要再在新选组的事情上多嘴了。”

雪村千鹤:“新、新选组的人才不是为了钱财去战斗的!”


千鹤满脸通红地争辩,只因只有这一点绝对不能退让。

大概是想着用这副不逊的态度对我,说不定会被我杀了,她的肩膀轻微地颤抖着,眼角含着小小的泪珠。


风间千景:“令人爱怜的小东西。”

雪村千鹤:“呃……?”

因为不自觉地说出了直接的感想,我无视惊讶的千鹤陷入了短暂的思考。


千鹤是怎么想的我虽然不知道,至少我们还是合得来的吧。

连新选组的家伙们也被她吸引了,这就是比什么都有力的证据。


风间千景:“果然雪村家的血脉不坏啊。”

雪村千鹤:“在、在说什么呐?”


风间千景:“虽然我不承认所有的人类都是‘好人’,血统什么的都无所谓这样的话……”

她那种不盲目相信人类,也知道现实的聪慧令人满意。

对于我莫名的回答,她似乎陷入了混乱,眼角的泪滴变大了,好像要流下来一样。


风间千景:“呼。虽然还太幼稚,但果然不坏啊。不久后就会有女人魅力了。”

雪村千鹤:“——所、所以说,请注意听我的话呀!”


新选组是真正的“武士”!

从刚才开始千鹤就不知多少次地重复着。

的确,如果“武士”真的存在的话,指的就是那些家伙们吧。


但是,这么干脆地点头同意的话,总觉得无论是在身为鬼的身份还是其他方面都会有点不甘心。我依旧不承认地岔开话题。

只有新选组不会让我觉得无聊。

他们是被拘束在“人类”的桎梏中,令人惋叹的有趣的家伙们啊。


雪村千鹤:“如果把大家都当成笨蛋的话,我、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风间千景:“————”

虽然才一会,但我还是要撤回前言。


新选组的其他人,还有这个叫雪村千鹤的女鬼,都是能让我觉得不无聊的稀少存在。

风间千景:“别哭了,很烦人啊。还想嚷嚷的话就把你丢在这儿。”

为什么别人的价值被否定了她这么悲伤呢?


对我倒是常常说什么“不会原谅你”。

女人心海底针,我粗鲁地帮她擦去眼泪,有点心绪不宁。

风间千景:“要是想和新选组的人汇合的话,就安静点跟我走。”


千鹤无声地哭着,点了点头。

那群有趣的人类们的未来和这个女孩将会选择的道路,我对这两件事颇有兴致。

反正对萨摩的仁义已尽,现在暂且先陪千鹤一起行动吧。


心中已有确定的预感了。

这样的旅程即使永远地持续下去也不赖。

无论是无聊还是厌倦。

因为有原本与我无缘的她就在我身边。


永不厌倦的珍宝

风间千景


————end————

该系列全部是转载自贴吧

      翻译:★最爱腹黑★
     润色:ArielSharon


NO papapa,NO hahaha

鬼之恋 15

千穗之章02(下)

我们在附近的港口和离散的附近的村里人汇合,准备和之前就已经逃了的大家一起登船,准备到京都去。失去了家园的我们只能拜托八濑了。

上了船的第二日,我们决定在船上举行母亲的吊唁。父亲决定不把母亲埋在八濑之里,想要就这样将她随海埋葬。

淡淡的春日,平静的海波,在涌起的白浪中,船缓慢地行驶着。太过于平静,就好像几天前的惨剧,像母亲这样温柔的人再也回不来了这种事,所有的一切仿佛是一场梦。

甲板上躺着母亲的尸体。母亲的身体用我不知道别人从哪里找来的白色的布盖起来,让我看不见她的脸,

然而那时的我没有想过在那里的是一具遗体。

我想起了母亲一直以来在我们面前的样子,脑海里浮现出她...

千穗之章02(下)

我们在附近的港口和离散的附近的村里人汇合,准备和之前就已经逃了的大家一起登船,准备到京都去。失去了家园的我们只能拜托八濑了。

上了船的第二日,我们决定在船上举行母亲的吊唁。父亲决定不把母亲埋在八濑之里,想要就这样将她随海埋葬。

淡淡的春日,平静的海波,在涌起的白浪中,船缓慢地行驶着。太过于平静,就好像几天前的惨剧,像母亲这样温柔的人再也回不来了这种事,所有的一切仿佛是一场梦。

甲板上躺着母亲的尸体。母亲的身体用我不知道别人从哪里找来的白色的布盖起来,让我看不见她的脸,

然而那时的我没有想过在那里的是一具遗体。

我想起了母亲一直以来在我们面前的样子,脑海里浮现出她温柔的微笑。

兄长紧紧咬着嘴唇,凝视着围在母亲旁边哭泣着的大家。父亲手伸向母亲的亡骸的时候,眼泪突然像决堤一般,开始哭泣。

「父亲大人,请不要这样。请不要让母亲随海漂走。只要随着海漂走,我们就再也见不到母亲了。」

哥哥一边哭着一边抓着父亲的袖子说道。

我不知道哥哥这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再也见不到母亲让我难过的抓着父亲的衣袖哭起来。

看着这样的我和哥哥,天雾叔叔也静静地出声劝阻着父亲。

「就像小少爷他们所说,现在也不是遗体加速腐败的时候,不如就这样到了八濑之里再埋葬如何?」

「不。」

父亲摇了摇头,否定了天雾的建议。然后摸着哥哥的头,微微笑起来。

「没关系的。母亲一定会来见你们的。」

这句话让我想问「那父亲呢?」,还没来得及问出来,父亲就像对待碎了的东西一样,轻轻地抱起母亲的身体,像绽放了白色的浪花一样,随海埋葬起来。

在抽泣的哭声中,母亲的亡骸就这样随着浪花沉入海里,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甲板上的哭泣声一下就变大了起来。

那个时候,我还不懂「死」是什么意思,只是我知道再也见不到母亲了,我大声地哭起来,靠着父亲的哥哥也哭泣着。

父亲和我们一直望着母亲消失的海面。为了不让我们吹太多的海风,天雾叔叔就把我们带回了船内。

可是父亲却没有回来,他只是一直一直站在那里,直到海那边的夕阳变红,都还是这么望着母亲消失的海面。

☆☆☆

八濑之里的人们很温暖地迎接着从西之里逃难的我们。

特别是八濑的公主在听到母亲死亡的消息时哭崩了,这位统领着日本的鬼族的人,为了受伤的西之里的鬼族们,马上就为我们准备好了住的地方。

八濑之里也不是很大的地方,只是,八濑的鬼族们每年都在减少,所以被战祸所吞噬的大多西之里的鬼族们,不会为住的地方和食物所困扰。

而千健,虽然有母亲保护,但还是受了火伤。如果是人类的孩子,这就是致命的伤害,但是千健可是鬼族,而且还是纯血之鬼,所以即使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是能够回复过来。

不过,虽然这么说,即使有鬼族的恢复力,背后的伤痕也还是不能完全消失,即便长大了,背后的那一部分还是会抽筋。每当这时,千健就会挠着背笑着说「这可是链接我和未能见上一面的母亲的重要的回忆啊。」

就这样,背负着受伤的回忆,时间就这么流逝着。

已经失去的东西已经没有办法再回来了。即便如此,留下来的人们也必须要活下去。

我们鬼族的动静政府马上就知晓了,但是八濑之里也是害怕再遭受到政府的袭击,而且原本八濑和朝廷就是好朋友。于是八濑的公主马上就与政府进行了谈话,跟政府约定好了不再袭击鬼之里。

当然,怀疑这份合约的人有很多,但是在袭击鬼之里后,政府也知道了鬼族在枪和大炮这种新型武器的面前是很无力的,所以这之后相安无事。

人世间还是一成不变的充满着火药味,本来一想着和西乡军的内战可以结束了,却又马上以列强为对手,日本发动了战争。

但是,这些对于我们鬼族来说,没有任何关系。

在鬼之里,我们只是静静地,慢慢地,走向黄昏。

————————————

贴一下作者回的某个评论:

将千鹤最后埋葬在链接着大陆的大海里,这是属于千景的谢罪的爱情。全篇里千鹤拜托过千景3件事:「想要去看海」「想要一个孩子」「我死后孩子们就拜托你了」。在这之中,不是做为母亲 而是做为千鹤本人的意愿就只有「想要去看海」这一个愿望。

无法用爱与恨来描述的两人的关系,哎😭😭😭

風雪夜歸人

一點段子混個更,全文寫完刪


*

風逍遙光著腳踩在客廳的磨石子地板上,睡衣一半紮在短褲裡一半露在外頭。客廳一片昏黑,只有幾絲稀薄的月光透過敞開的大門溜了進來,他輕聲問一腳跨出門檻的那人:「來福,你要去哪裡?」


青年背著漂洗多次而泛白的背包,鼓鼓的像是把所有家當都裝在其中,腳上是一雙舊布鞋,一副準備離家出走的模樣。他沒有半點被人抓包的遲疑,而是轉身走向風逍遙,拍拍他的肩,「我決定出去打工,雖然老頭一直堅持非得讓我念到大學不可,但我知道自己不是讀書的料,與其浪費那些時間,還不如趁年輕時外出看看世界。」


他一口氣說了許多,風逍遙卻彷彿什麼都沒聽見,他定定地望著他,「那我跟你走,再過...

一點段子混個更,全文寫完刪


*

風逍遙光著腳踩在客廳的磨石子地板上,睡衣一半紮在短褲裡一半露在外頭。客廳一片昏黑,只有幾絲稀薄的月光透過敞開的大門溜了進來,他輕聲問一腳跨出門檻的那人:「來福,你要去哪裡?」


青年背著漂洗多次而泛白的背包,鼓鼓的像是把所有家當都裝在其中,腳上是一雙舊布鞋,一副準備離家出走的模樣。他沒有半點被人抓包的遲疑,而是轉身走向風逍遙,拍拍他的肩,「我決定出去打工,雖然老頭一直堅持非得讓我念到大學不可,但我知道自己不是讀書的料,與其浪費那些時間,還不如趁年輕時外出看看世界。」


他一口氣說了許多,風逍遙卻彷彿什麼都沒聽見,他定定地望著他,「那我跟你走,再過三個月我就滿十五了。」


「但現在你還是非法童工。」千金少拍了一下他的腦袋,他又說你好好念書,別想些有的沒的,我等著之後村裡出第一名大學生。


見風逍遙似乎還想要說些什麼,他上前迅速擁抱了他一下,說,我走啦別太想我啊,然後頭也不回地掩上了大門。關門的聲音很輕,回音卻扣在風逍遙心上,空蕩的像風。他的背脊貼著冰冷的門板,身子緩緩蹲了下來,聆聽逐漸遠去的腳步聲。院子鐵門開了又關,之後一切復歸寂靜,天空是徘徊在夢境邊緣的深藍色,將醒未醒。


他緊握的雙拳疲憊地鬆了開來,同時心中竟也詭異地鬆了一口氣,千金少拍他的頭時他很想出聲反駁他早已非小孩,自他看見千金少洗完澡後裸露的上半身會下意識想別過眼開始,他就不再是了。



蜘蛛与树他突然就无实录bot

搬砖

p1 无衣师尹 殢无伤

p2 风逍遥 千金少

p3 上官鸿信

p4 俏如来 苍越孤鸣

p5 天地不容客 俏如来

p6 鬼飘伶 公子开明

搬砖

p1 无衣师尹 殢无伤

p2 风逍遥 千金少

p3 上官鸿信

p4 俏如来 苍越孤鸣

p5 天地不容客 俏如来

p6 鬼飘伶 公子开明

NO papapa,NO hahaha

鬼之恋 14

千穗之章02(上)

新年伊始,花蕾开始发芽,再过段时间就会开的这个早春——虽然我后面才知道这在人类的农历中已经是明治十年,那一年的一月中旬,我和乡里的大家遭受到了人类的袭击。

小时候的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只是,从新年开始,家里那股紧迫感就加剧了,有能力的男鬼们都奔赴村子外面,我也注意到屋内的警卫也变得更加严厉了——我也慢慢注意到出去外面的男鬼们开始有几个人没有回来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呢?等我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听到了连绵不绝的轰鸣声当时我还以为是雷声,后来才听到那个声音是从地底下传来的。

我太害怕这种氛围了,死死的抱紧妈妈不放手。妈妈温柔地安慰着我「没关系的,还有父亲在,所以没关系...

千穗之章02(上)

新年伊始,花蕾开始发芽,再过段时间就会开的这个早春——虽然我后面才知道这在人类的农历中已经是明治十年,那一年的一月中旬,我和乡里的大家遭受到了人类的袭击。

小时候的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只是,从新年开始,家里那股紧迫感就加剧了,有能力的男鬼们都奔赴村子外面,我也注意到屋内的警卫也变得更加严厉了——我也慢慢注意到出去外面的男鬼们开始有几个人没有回来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呢?等我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听到了连绵不绝的轰鸣声当时我还以为是雷声,后来才听到那个声音是从地底下传来的。

我太害怕这种氛围了,死死的抱紧妈妈不放手。妈妈温柔地安慰着我「没关系的,还有父亲在,所以没关系的哦。」

可是,母亲的安慰也是如此虚无,而那一天,终于到了。

明治十年的那个开年,人世间开始战火纷飞。

不,也许是因为新政府成立之初,那些没能解决掉的问题而引发的。就这样抱着内外兼具的危险因素而度过了这些年,终于,在某些因子的催化下而爆发了。

明治维新后,由于废刀令和废止俸禄的的原因,士族的不满逐渐变大。虽说时代已经变了,但就在这十年间,武士的特权被完全剥夺是完全不能接受的。特别是关系到还能不能生存下去的这种俸禄被剥夺的问题。

再来,是要努力建立新政府的西乡(注①),和近些年与这些政策完全相反的在鹿儿岛和下野活动。为了在鹿儿岛建立私立学校,而招募了对新政策不满的士族们。

当然,新政府把这些举动立为危险之举。这些年来,像佐贺之乱,神风连之乱等的士族们的叛乱不断发生,再加上有西乡这个男人,怎么可能无事发生。

如此考虑的新政府加强了对私立学校的监视,但实际上,私立学校的学生们也想拥立西乡而叛乱了。

在九州,人们拥立了以原萨摩武士为首的反叛军。

而知道鬼族之力的政府,也害怕西乡和父亲联合起来。

他们害怕着原本因为借助这份强大的力量,才能够成立今天的政府的鬼族之力。害怕这份力量被西乡军所夺取。

因此,他们打算在我们鬼族和西乡军联手之前消灭我们,好像东边的鬼族曾被德川幕府给歼灭过。

确实鬼族之力很强大。

但是,我们在枪和大炮的攻击面前很其实很无力的。为了守护村子,有能力的男鬼们都跑到村外去了。几乎所有的同胞都被大炮给击杀了。

还没来得及进行防守,我们就这么暴露在人类的攻击之下,最终整个村子都被袭击了。

像是要毁坏这个世界的地鸣声,和屋内弥漫着的火药味。

在这个夜里,我靠着母亲,一边祈祷着能早日回到那个安稳的,无忧无虑的日子。

然而我却闻到了一股股烧焦的臭味,听到了像悲鸣样的声音。这样的声音越变越大,不仅仅是我,兄长也察觉到了这一点,胆怯地倚靠在母亲旁边。

到底,村里发生了什么?和我一起玩的村里的小伙伴们还好吗?——我这么想着的时候,走廊上传来慌乱的脚步声。

我们抓紧了母亲的胳膊,这个时候,门被打开了。

那里站着被沙尘和血渍沾满一身的父亲。露出来的刀身上还滴滴答答的流着黑血。

从未见过的宛若鬼神的父亲让我抽了口气,他又用我从未听到过的怒气大喊道。

「快逃!这里已经无法呆下去了。」

父亲的话让母亲绷紧了脸,握紧了胸前的小太刀,一边抱起千健,一般催促着我们。

「乡里的人呢?」

「他们已经开始逃了。我们已经是最后了。快!」

我虽从紧迫的父亲和母亲的对话中听出来不寻常感,身子却动弹不得。

我就这样被父亲抱着,兄长被天雾叔叔拉着从家里逃了。我们和数个男鬼和佣人们,还有逃的比较晚的人们一起向山后面跑去。

以男鬼们为前导,我们逃在无路可走的路上。

我越过父亲的肩膀,向后看去,村子已经,在早春的这个夜晚,被红莲之炎的火焰包围起来。

耳边是络绎不绝的轰鸣声,我就这么看着村子里的房子崩塌瓦解。我的家也开始燃烧起烟雾,燃烧殆尽只是时间的问题。

看着自己所住的地方就这么烧着,无比的悲伤,也无比的恐惧。再也无法看下去的我闭上眼睛,紧紧抱着父亲。

想要斩断空气的声音就近在眼前。

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爆破音和惊人的冲击力袭来,让我恐惧地全身立起鸡皮疙瘩。

轰鸣音、爆破的风声和怒喊的叫声「趴下!」如此在空气中交错。我害怕地紧紧搂着父亲,当地鸣样的声音静下来时,父亲却全身都在发抖,大声呼唤着母亲。

「千鹤!」

然后父亲把我交给一旁保护着兄长的天雾叔叔,焦急地向着母亲的方向跑去。母亲的身体应该是被几个男鬼保护着的吧。在重叠着的—— 被大炮中的子弹杀死的男鬼们的尸体下,母亲在那里。

「千鹤!」

父亲再次大声喊着母亲的名字。母亲微弱的动了动头,看向父亲,用烟熏样的手将自己身体下像着了火一样不断哭泣的千健拉了出来,然后将千健托付给想要拉起母亲身体的父亲的手腕里。

「千健...就..拜托你了...」

「你振作一点!」

「孩子们就...拜托...你了...」

「...我知道了。」

父亲这么说着,将羽衣脱下来包在母亲身上,然后将她抱起。

然后天雾叔叔抱起我和千健,另一个体格强壮的男鬼抱起哥哥,一口气逃离了这个地方。

奔跑的大家化身为鬼,像是要斩断风一样极速跑着。这个速度让我仔细看着,在流逝的景色中,说着一两句话的父亲和母亲。

他们现在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表情我也不知道。

但是那两人,就像是被剪下来的画像一样美丽,他们之间被旁人难以入侵的空气包围着。

母亲就这样在父亲的怀里睡去。

☆☆☆☆☆☆☆☆☆

注①:西乡:指西乡隆盛,明治维新后发动反zf的武装叛乱


终于要完了🤧

-换个名字-

一个占坑式OOC片段

是千风无差

啥也没有,就是换了个地方 。

一个占坑式OOC片段

是千风无差

啥也没有,就是换了个地方 。

風雪夜歸人

【風千】下戲

*現代背景

*是和朋友聊出的產物,沙雕段子

*神君沙龍照請參看27集碟封,風逍遙沙龍照則參看28集封底


=====


千金少與風逍遙這對喜氣洋洋的組合,自新戲開播以來人氣水漲船高。劇組順水推舟,經常特別安排他們在攝影棚內折騰各種宣傳照,前不久方才拍過雙人海報等身立牌商品圖,近日最新一集的網上宣圖又輪了到他倆。


風逍遙拎著道具短刀踏進攝影棚時,戲服已讓汗水浸濕了一層。清明一過氣溫開始像雲霄飛車般迅速攀升使人毫無防備,才五月初白日的豔陽熾烈如火,已經是能熱死人的天氣。儘管棚內有空調,但他仍有些後悔來之前應先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一瓶冰啤酒,保溫瓶裡的酒剩不到一半,不夠喝...

*現代背景

*是和朋友聊出的產物,沙雕段子

*神君沙龍照請參看27集碟封,風逍遙沙龍照則參看28集封底


=====


千金少與風逍遙這對喜氣洋洋的組合,自新戲開播以來人氣水漲船高。劇組順水推舟,經常特別安排他們在攝影棚內折騰各種宣傳照,前不久方才拍過雙人海報等身立牌商品圖,近日最新一集的網上宣圖又輪了到他倆。

 

風逍遙拎著道具短刀踏進攝影棚時,戲服已讓汗水浸濕了一層。清明一過氣溫開始像雲霄飛車般迅速攀升使人毫無防備,才五月初白日的豔陽熾烈如火,已經是能熱死人的天氣。儘管棚內有空調,但他仍有些後悔來之前應先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一瓶冰啤酒,保溫瓶裡的酒剩不到一半,不夠喝了。

 

「來,頭再稍微低一點……不不不太低了,再抬高點……」


顯然上一位模特兒尚未收工,他見攝影師仍舊邊引導邊狂按相機快門,不遠處另一名工作人員手抱著風扇往站在綠幕前的那人方向吹去,而那被瀏海糊了一臉的不正是他劇裡的師兄千金少嗎?

 

千金少用手順了順那縷不安份的頭髮,搓了搓被空調吹僵的臉,表情有些抱歉:「不好意思啊這次又失敗了。」

 

「沒關係,我們再來一次。」攝影師不在意地擺擺手,示意重頭來過。

 

風逍遙抱臂靠在角落饒有興致地看著,千金少約莫在一個半小時前進棚,弄了個長瀏海的髮型偏偏卻要撩至能露出雙眼的高度,看來這次的宣傳照著實不好拍。


戲裡千金少是師兄,戲外他倒是也得叫他一聲師兄,千金少和他畢業於同一所學校,簽的也是同一家娛樂公司,入這行比他早了一些,但幾年來都是跑跑龍套過過場不曾當上主演,直到這次飾演勞碌命的刀宗宗主一角一炮而紅。說來風逍遙甚至比他紅得還早,不過他們早在接這部戲前就認識對方很久很久了。

 

風扇再次吹向千金少,進入拍攝狀況的人瀏海終於成功讓風帶起一個漂亮的弧度,他隱去向來總是落在唇角的笑意,下巴輕抵著棕色圍巾,雙眼安靜而克制地望向鏡頭,氣質與平日有些微妙的不同。


縱使這角度看不見千金少兩隻耳朵上那些琳瑯滿目幾成標誌性的耳飾,但風逍遙在內心嘖嘖兩聲,承認攝影師的堅持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行了!」此句一出包括攝影師本人在內的工作人員與千金少皆如蒙大赦,他歡呼一聲瞬間成大字型躺倒在木頭地板。


風逍遙則好奇地湊到相機狹小的螢幕前看成果。

 

「大家辛苦啦,師兄你這張照片真好看!」他朝地上那團沒形沒象的人豎起大拇指。

 

「行了過關就好,旺財你有沒有帶酒?」

 

「瓶子裡還有一點,將就一下吧。」風逍遙將保溫瓶遞給他。

 

沒想到接下來兩小時風逍遙自己得到了一模一樣的指示。

 

攝影師說想拍出跟以往不同風格的作品,於是身為模特的他必須將頭低至一個恰到好處的角度,而和千金少不同之處在於他是正面入鏡,短瀏海正好輕掩住一隻眼。

 

本來可以收工休息的千金少沒有離開,他盤著腿坐在邊上喝酒納涼,寬大的戲服袖子被捲至上臂。他見風逍遙最關鍵的一張照始終無法達到攝影師的要求,便喊道:「我去樓下買點酒來。」

 

眾人皆摸不著頭腦,但是有免費的酒喝,也樂得不拿白不拿。

 

不久千金少回來了,他兩手各提了半打罐裝啤酒,發給現場工作人員一人一瓶,然後他把一瓶酒放至風逍遙前,「你等下啊,就盯著那瓶酒看,想著拍完這酒就是你的了。」

 

「......」風逍遙無語凝噎,這都什麼異想天開的餿主意?他覺得自己像是一隻被肉骨頭收買的大狗,細碎的水珠順著罐壁流下,彷彿骨頭散發著誘人的香氣。

 

千金少拍拍他的頭,語氣彷彿哄孩子,「乖,你可以的。」

 

「才一瓶?師兄你太小氣了。」風逍遙討價還價。

 

「行,如果你過關前我還沒喝完,剩下的全給你。」千金少笑道,坐回老位子啵的一聲拉開第一瓶的扣環。

 

風逍遙恨得直磨牙。

 

這像是一場競賽,在千金少低頭開第二瓶時忽聞攝影師一聲大喊「收工!」,時間才過去十分鐘,效果之立竿見影讓他都忍不住想為風逍遙喝采。

 

「旺財你這表情怎麼回事啊哈哈哈哈!」他上前一望螢幕,頓時止不住一陣大笑,腦子不合時宜蹦出端莊二字,可再細瞧又看出點不一樣的意思來。


那是一張半身像,相片中人舉起左手放在胸前,細碎瀏海遮住他約莫三分之一的臉,於是所有情緒盡數歛於露出的那隻眼,神色是難得一見的寡淡冷冽。


然而風逍遙不會說,比起腳邊的酒罐,不遠處專心開酒的那人更吸引他的目光,又好氣又好笑。可一笑將前功盡棄,幸而在笑意忍不住悄悄攀上嘴角前快門已先一步按下。


「還不是你幹的好事!」他的手長時間維持同一姿勢的緣故,現下麻得幾乎無法動彈,撈得起地上的酒罐卻怎麼也打不開,只得抬起倖存的右手招呼千金少,讓他幫忙開那仍兀自不斷冒著冷汗的啤酒。

 

千金少手上那罐自己尚未來得及喝上一口,便順手遞到風逍遙嘴邊。風逍遙也不客氣,就著他的手灌下一大口,冰涼的酒液順著喉嚨進入胃袋,他才感到自己終於活了過來。

 

風逍遙活過來了,生龍活虎又是一條好漢,他笑嘻嘻地一把攬住千金少,「剩下的酒全帶回家吧,晚上還可以買個鹽酥雞來配。」

 

正在收拾器材的眾工作人員突然福至心靈恍然大悟一件事,酒是免錢的,下酒菜仍是免錢的,喀拉喀拉滿滿一碗狗糧吃撐吃飽。

 

至於攝影師,攝影師自然是盡責地趕緊拍下幕後花絮呀。

NO papapa,NO hahaha

鬼之恋13

千穗之章01

————————————

父亲很疼爱我们三个孩子。

特别是做为少数女鬼的我,父亲尤为宠爱我。

哥哥总有一天会做为一族的首领来统领一族,守护一族。因此父亲总是会很严格的对哥哥,但是做为女鬼的我,父亲却完全不是这个态度,他让我自由自在的长大。

也就由于我那婆婆妈妈的样子,总是让乳母们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总是苦口婆心地让我注意我的行为举止,「您是仅次于八濑公主的有格调的公主啊!」这么说着,但父亲就会说「就随她喜欢吧。」

会趁着工作的间隙带我出去游玩。以前我有些害怕骑马,父亲就会把脚步放缓,慢慢带着我骑,不知不觉我就喜欢上了郊游,父亲带着我的时候我就特别高兴。——对父亲说我想...

千穗之章01

————————————

父亲很疼爱我们三个孩子。

特别是做为少数女鬼的我,父亲尤为宠爱我。

哥哥总有一天会做为一族的首领来统领一族,守护一族。因此父亲总是会很严格的对哥哥,但是做为女鬼的我,父亲却完全不是这个态度,他让我自由自在的长大。

也就由于我那婆婆妈妈的样子,总是让乳母们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总是苦口婆心地让我注意我的行为举止,「您是仅次于八濑公主的有格调的公主啊!」这么说着,但父亲就会说「就随她喜欢吧。」

会趁着工作的间隙带我出去游玩。以前我有些害怕骑马,父亲就会把脚步放缓,慢慢带着我骑,不知不觉我就喜欢上了郊游,父亲带着我的时候我就特别高兴。——对父亲说我想一个人骑马时,父亲罕见的用严肃的神情训斥了我。

特别是在母亲怀着千健的时候,考虑到这个时候懒得陪我的妈妈,父亲就会带我到鬼之里那个一眼就看的到的高台上,拉拉杂杂地说着各种话。

记得那是在千健出生前的一个月,即将进入收割季节的鬼之里,一望无际的稻穗绵延不断,在夕阳下闪着耀眼的金黄色。

我被父亲抱着,看着微风吹过,稻穗编制而成金色的波浪,父亲低语着,

「统率着人类,在他们之上,最重要的不是权力,也不是武力。以前的人们明明都懂得这点,但还是有愚蠢的人类总是会马上忘掉这点。」

父亲好似在自言自语,然而当时年幼的我却并不懂这些话的意思。

但是那细微之处包含的意思我总觉得还是能明白的,我从金色的稻穗上看向父亲,那里是和稻穗一样在夕阳的照射下被映的像黄金一样熠熠生辉的父亲的头发。

「那么,到底什么才是必要的呢?」

我小声问着,父亲笑了笑。

「可以产出丰富的果实的知识和力量。如果没有富饶的丰收,不仅人世间,就连鬼族的世界也会消失不见。」

「丰收?」

「嗯。就如你的名字一样,丰收是最必要的。」

「我的名字吗?」

没想到会说到我,我瞪大眼睛看向父亲,父亲在温柔地微笑着。

「啊。你的名字带有丰收的果实,富饶的五谷之意。这也是一座美丽的灵峰山的名字。」

「...」

「古代的君主都有实际的名字。这也是站在最顶端的人到底要寻求什么的一个明明白白的证据。但如今的人类却忘记了这点。」

父亲这么说着,看了那被风吹着的稻穗一会儿,慢慢地看向我。

「你不需要像千真一样统领全族。只是,如果没有你的话,也就没有鬼族的繁荣。你可以生下孩子,抚养他长大——这是只有女鬼才能做到的事情。」

「女鬼...是像母亲那样吗?」

「——是啊。」

父亲边抚摸着我的头,边低声怜爱地编织着话语。那个时候的我很喜欢听父亲说话,特别喜欢听父亲讲关于我名字由来的东西。

我在鬼之里平静祥和,自由地生活着。

☆☆☆☆☆☆☆☆☆

做为首领,父亲的房间很大很大 

对于年幼的我来说,这种大房子,就是特别帅气的游乐场。只在父亲和母亲的房间里玩简直太浪费了。我和为了见习礼仪而寄宿在宅邸里的村里的孩子们一起在宅邸内跑着。

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呢?应该是和孩子们一起玩捉迷藏的那会儿吧。无论怎么都找不到他们的我,走到了宅邸内最深处的一间屋子。

从来都没有靠近过,面向着北边的一间房间。

那时我还想着那里面到底有什么呢?悄悄地打开了门,那里放着行李、衣柜、衣架等一些东西,应该是做为仓库的吧。

我没有想到挂着和服的衣架的后面还藏着东西,我扒开了重重叠叠好几层的艳丽的和服,往里面走去。

我不知道这些衣服是谁的,只是这些描绘着樱花、瞿麦、桔梗、枫叶、松枝和一些四季的花朵的无数件美丽的和服将我隐藏在阴影里。

在房间的最深处,阳光照射不到的黑暗最里面,挂着一件柔和的耀眼的白色的衣裳。

年幼的我马上就明白了,那是一件出嫁的新娘才能穿的白无垢。

在微暗的房间里,闪着白色光芒的衣服。明明没有颜色,却比那些鲜艳的衣服更加严肃、美丽,甚至超过了它们。

我看着这件像和服中的女王一样的白无垢,吞了吞口水,仔细看去,那上面袖满了无数只白鹤。这些白鹤绣的非常精致,就像要飞出来一样。

我悄悄地把这件白无垢取下来,摸着这件冰凉柔滑的手绢一样触感的衣服,不禁微笑起来,马上转身,出了房间。

然后告诉一起玩的小伙伴,我不玩捉迷藏了,就立马向母亲的房间跑去。

「妈妈!」

我这么叫着,一把抱着正在做针线活的妈妈的后背。母亲吓了一跳,回头瞪着我。

「我不是都告诉你好几次了吗?我做针线活的时候不可以抱我的哦。」

母亲说着,又返回针线活中。但是我现在可完全听不进母亲的教导。我已经忍不住想告诉母亲关于那件美丽的衣服的事情了。

「我在房子的最里面看见了一件白无垢。那个是母亲曾经穿过的那件吗?」

我的问话让母亲在拣膝盖上的碎屑的手顿了一顿,接着有些困惑似地笑了。

「不,我没有穿过。」

「那,到底是谁的衣服呢?」

我歪着头问着,我依旧记得那时候母亲只是回了我一个暧昧模糊的微笑,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您没有见过吗?就是房子里最深处的那间屋子里的那件。」

「......」

「那间屋子里有好多好多衣服。那件纯白色的白无垢是里面最好看的。上面绣了好多鸟,是仙鹤哦。我前几天在画卷上看到过,父亲教过我,那是种会对好孩子很温柔的鸟。那上面画着好多和母亲名字一样的鸟哦。」

「——这样啊。」

「一定,很合母亲的。」

「.....」

「我也想穿那件衣服。我想出嫁那天,穿着那件白无垢。」

「父亲会为你的出嫁,好好的准备很多好看的新娘衣服的。」

母亲这么说着,微微一笑,抚摸着我散在她膝盖上的头发。

「你玩了什么啊?头发都被小树枝缠住了。」

真是啰嗦的母亲呢。我这么想着,母亲惊讶似地吸了口气,拿起梳子准备给我梳头。我咯咯笑起来,看着母亲。

「妈妈,给我绑个头发吧。我要那种可以穿着那件衣服合称的发型。」

「发型吗?那你可以坐着不要动,直到最后吗?」

「嗯!」

「那,我要开始给你梳了哦。」

母亲说着,从梳妆台那里拿了发绳和一瓶油。然后我们两个人并坐在廊间 母亲开始给我梳头发。

「扎完后我要去给父亲看看。给父亲看的话,他就会把院子里开着的花插到我的头发里哦。」

「这样啊。那会是很漂亮的簪子呢。」

母亲温柔地说着,给我扎着头发。我本来就不习惯一直坐着,眼看着母亲快要弄完头发,简直太开心了。

就在和母亲一起唱着歌谣的时候,母亲给我扎好了一个桃瓣的发型。我盯着镜子里那个还没有看习惯的自己,又马上跑到父亲的房间里去。

然后偷偷开了隔扇,向屋内瞟去,房间里正说着话的父亲和天雾叔叔马上就发现了我。

「非常合适哦。」

「啊,没错。只是,这样稍稍有点孤单呢。」

父亲微笑地说着,在庭院里折了一根腊梅的树枝,插到我的发间。

就好像用蜜蜡做出来的花簪一样。虽说是花簪,但不知是不是因为颜色的原因,那种颜色像大人的感觉,让我特别开心。我有点装作大人的样子看向父亲,父亲眯起眼睛微微笑了。

当然,这样漂亮的发簪是一定要告诉母亲的。我又马上跑回母亲房间内,就像在父亲那里一样站在母亲面前,然后母亲说。

「太好了呢。」

这样温柔地微笑着。然后再次做起针线活——为了在正月里我们穿着华服而缝着。

我看着母亲的侧脸,开始思考父亲和母亲的事情。

母亲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母亲在哥哥,我,还有刚出生不久的千健身上倾注了很深很深的爱,幼时的我就知道了。

但是,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察觉到父亲和母亲之间那流动着的不可思议的空气的呢?当然,作为孩子的我们并不能很清楚的知道这点。

但是,那两个人总觉得和村里见过的夫妻有哪里不一样。虽然小时候的我并不能说清楚,那个时候我大概快5岁了。就算是这样的年纪,我也还是有点懂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喜欢,就是想要结为夫妇。

(为什么他们都不和对方说话呢?)

有违和的原因是因为那个时候我注意到,我几乎没有见过这两个人说话。

(是吵架了吗?)

孩童时候的我单纯的想着。

那样的话为了他们和好,下次和母亲一起去赏花吧。冬天一过,庭院里的花就开了。春天花一开,我可以把花插【到母亲的头发里。

红色的花一定很映衬母亲的黑发。到那个时候,父亲一定会笑着说很合适。然后母亲也一定会回以微笑——我这样想着,从心底盼望着春天到来。

可是,我的愿望没能实现。

——————————

他是真的想要娶她为妻啊啊啊😭😭😭😭

蜘蛛与树他突然就无实录bot

搬砖

p1最光阴

p2千金少 风逍遥

p3柳生剑影

搬砖

p1最光阴

p2千金少 风逍遥

p3柳生剑影

孤鸿寄语教糊涂

“你,开始饮酒了?”阔别多日,千金少一眼发现风在腰间系的酒壶。

风抿紧唇角低声“嗯”了一声。

“师尊他怎能,神君之位真正有这么重要吗?”千金少极为罕见的震怒。

“师尊他也是为了。。。”

“我带你去找师尊理论。”千金少像过往千百次一样牵上风的手,要带他回神刀宇,但这次,风没有动,两人的手,一寸寸滑脱。

一直低着头的风抬起了头,露出了坚定的眼神,对上回身的千金少惊愕的眸子:“我偷出修真院,不是来找师尊,我是来找你的。”

从惊愕,到复杂难明,一点点的郁郁,最后是解脱般的微笑:“决定要走了?”

“嗯。”

“行程都安排好了吗?”

“昊辰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什么时候动身?”

“...

“你,开始饮酒了?”阔别多日,千金少一眼发现风在腰间系的酒壶。

风抿紧唇角低声“嗯”了一声。

“师尊他怎能,神君之位真正有这么重要吗?”千金少极为罕见的震怒。

“师尊他也是为了。。。”

“我带你去找师尊理论。”千金少像过往千百次一样牵上风的手,要带他回神刀宇,但这次,风没有动,两人的手,一寸寸滑脱。

一直低着头的风抬起了头,露出了坚定的眼神,对上回身的千金少惊愕的眸子:“我偷出修真院,不是来找师尊,我是来找你的。”

从惊愕,到复杂难明,一点点的郁郁,最后是解脱般的微笑:“决定要走了?”

“嗯。”

“行程都安排好了吗?”

“昊辰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什么时候动身?”

“后日子时,桃源渡口。”

千金少拍拍风的肩,两人坐在风来时的一艘小浮舟上。

“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

风点头,

然后是久久的无言。

日头渐西,赤红的圆日半浮在远处的水面,将两人的坐影拖的很长很长。

前言万语,都融汇在不言的空气之中。

“我该离开了,师兄那边。”

“不用去了,我想他也会觉得这是一个好决定,将酒给我。”

接过风的酒壶,千金少饮一大口酒,这是他第一次喝酒,辛辣呛人的酒水让他掉出眼泪来,也许他正需要这口酒。

“师兄,你饮不了这么烈的酒。”

“日后反正也是要做酒鬼,提前还可以尝一尝酒味。”

风沉下了头,眼眶鼻尖都有些不太自然。

“桃源渡口的那株大柳树,我会在下面放一粒酒石,你记得去取,放在酒壶中,不论倒进去什么样的酒,都会有些刀宗的味道。”

“师兄。”

千金少摆摆手:“离开吧。”

起身,踏舟,登岸,一步步离开,风的船一直没有动。

“师兄!”带着哭声,风撕心裂肺地一吼。

千金少的脚步一窒,泪珠滚尘,快速的擦干眼泪,终究是没有回头,背着身子摆了摆手。

风起身,向远离的师兄诚敬三拜,目送师兄的身影没入山林。

山林里响起少年歌声,伴着松涛,重重沓沓,嘹亮回响。

风亦跟着哼唱。

舟行,歌声也越来越高,山林中,湖泊上,两人的歌声绵绵不舍的纠缠,

日落,一切归于黑暗,归于寂寥,归于心与刀。

NO papapa,NO hahaha

鬼之恋12

千景之章06

Tnnd,到底哪里是屏蔽字嘛!

对不起我太菜了,我完全翻译不出这章千景对千鹤的情感转变😭

————————————

鬼之里到处都被失去一个小小的生命的阴霾所笼罩,就这样度过了夏天,迎来了冬天。

今年的冬天来的很早,因此寒意也更加严重。鬼之里在山里面,因此下雪对于鬼之里来说很稀少的。但今年,寒冷随着雪花一起降临鬼之里,整个鬼之里都变得一片雪白。

十二月末的一个深夜,被大雪掩埋,像是要把人冻住一样的冷气让人有些郁闷。我正在自己的房间内浏览着收到的书信,突然感觉到隔扇的对面有人的气息。我抬头望去,隔扇被打开的同时我听到有人在小声地叫着我「千景先生。」

「——怎么了?」...

千景之章06

Tnnd,到底哪里是屏蔽字嘛!

对不起我太菜了,我完全翻译不出这章千景对千鹤的情感转变😭

————————————

鬼之里到处都被失去一个小小的生命的阴霾所笼罩,就这样度过了夏天,迎来了冬天。

今年的冬天来的很早,因此寒意也更加严重。鬼之里在山里面,因此下雪对于鬼之里来说很稀少的。但今年,寒冷随着雪花一起降临鬼之里,整个鬼之里都变得一片雪白。

十二月末的一个深夜,被大雪掩埋,像是要把人冻住一样的冷气让人有些郁闷。我正在自己的房间内浏览着收到的书信,突然感觉到隔扇的对面有人的气息。我抬头望去,隔扇被打开的同时我听到有人在小声地叫着我「千景先生。」

「——怎么了?」

虽然我已经给了可以进来了的答复,但隔扇对面的那人却沉默着。我有些惊讶,又再次问了一遍「怎么了?」,之后门缓缓被拉开,我看到千鹤正跪在那里。

许久没有见过的千鹤穿着白色的衣服的样子,在黑夜里纤细而梦幻。这份幽艳让我眯起了眼睛,而后询问着这位到访之客的理由。

「怎么了?是千真他们出了什么事吗?」

千鹤会特意来我这里一定只会是为了孩子们。我今夜仍这么想着,然而千鹤只是什么话都没说,保持着俯首的姿态。这份沉默让我边讶异地眉间促在一起,边想着她低着头,是把手贴在榻榻米上了吧。

然后,耳边传来了让我怀疑的话语。

「请让我,怀孕吧。」

「——什么?」

我的声音是有些动摇吧,没有想到会从这女人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我简直连做梦都想不到。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为了确认刚听到的,我再一次问了她一遍,千鹤还是保持着俯首的姿势,重复了那句话。

「我,很想要个孩子。」

我只有哑言。

并不是能从这个女人口中,听到的愿望。她到底在说什么啊。在已经失去语言的我的面前,千鹤低着头,颤抖着声音吐露着自己的心声。

「我想着那个已经不在的孩子,想的快要发疯了。明明他已经不在了,出不来的奶水还是很涨。都还没有给那个孩子取名字,他就不在了,那么的可怜,那么的可怜......我明明还记得那个孩子的重量和温度,可他就这么不在了,那么的悲伤.....但这有什么不对的吗?做为一个母亲,我都还没有来得及为我的孩子做更多的事情,就这么不在了,不管那个地方,我都找不到他......」

千鹤这么说着,抬头看着我。

「我想要再一次,抱抱一个婴儿」

焦躁的脸庞,目光红红的,装满了哀愁。

「我想要再一次感受那份温暖,我想听宝宝因为想要喝奶而发出哇哇大叫的哭泣声,我想要再一次抱抱那个又小又可爱的婴儿。」

千鹤说完了话,又再一次低下了头。

「请给我一个,强壮的,不管发生什么,都能活下来的孩子吧。」

「——也就是说,你想要我的精【啊】子?」

「是。」

看着点头,没有一丝迷茫的千鹤,肚子里涌起一股没由来的情绪。像是愤怒,又像是憎恨,至今为止都不曾感受到的情绪喷涌而出。

这个女人是谁?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我像是瞪着千鹤一样看着她,终于,用似哼鸣样的声音低声道。

「好啊。那你,过来这。」

下面走链接: 链接①

  或  链接② 

不知多少次往子宫里面注入精【啊】液,不知多少次迎来高【啊】潮。也不知道明确的时候了。冬天的黎明来的很晚,里面也还是一成不变的黑暗,没有声音。滴答滴答落下的汗水在冬天的冷空气里马上就变冰了,而我们两个人相互的零乱的气息还很炙热。不知迎来几次高【啊】潮的身体还在高涨,在身体彻底冷却之前还有时间。

只是体力确实到极限了,我喘着大气。这个时候,身下的千鹤突然闭上了眼睛。

什么话都没有说。

明明什么都没有,我却好似被吸引了般,将自己的唇与千鹤的唇重叠在一起。千鹤不仅没有拒绝我,还接受了我的吻。

虽说不知道已经将我们的身体重叠了多少次,可是亲吻却还是第一次。有些笨拙的我们互相吮吸着对方的嘴唇,怯生生地感受着唇的柔软。触碰到的对方的舌头热的惊人,一边困惑着,却一边与对方的舌头纠缠着。

第一次和千鹤交换的吻,甜美的让人心痛,胸口好似被人勒紧了一样。

「怎么了?你这是吹的什么风?」

千鹤并没有回应我的问题,只是呆呆地,用没有固定视线的眼睛看着我,终于情事的疲劳让她缓缓闭上眼睛,最后只听得到她浅浅的呼吸声。

刚才的妖艳已经消失殆尽,在我面前睡着的只是有着一脸稚气的表情的女人。是因为刘海贴在汗涔涔的额头前的缘故吗?我好像看着的是一个玩累了的天真无邪的孩子。

我一直盯着千鹤的睡颜,而后终于拿起一束艳丽的黑发——不是散发着神圣光辉的银发,而是会溶于这寂静的夜晚的黑发,将它缠绕至手指尖,轻轻地在那里落下一吻。

然后拥着千鹤,一觉睡至天明。

这是最后一次,抱千鹤了。

☆☆☆☆☆☆☆☆☆☆☆

那之后千鹤的月事就停了,已经怀上了孩子。然后经过了十个月零十天的那个秋天,她生下了一个男孩。

这个孩子特别的大,一生下来就响起了想让人躲避的格外大的哭声,这个声音就连离产室很远的我的房间这里都能听得到。

产婆用热水给他清洗,千鹤一抱起孩子,他就拼命地动着脑袋,寻找着乳【啊】头。当然在千鹤的帮助下,很快的找到地方,咕咚咕咚地吸起奶水来。

屋内的女人们都在感叹如此顽强的生命力,高兴有新生命的诞生。当然,千鹤也很高兴,即便生产后还是有些疲累,但是却从没放开过婴儿。

想让他强壮的健康的长大,为此,我给这孩子取名为千健(かずたけ)。

————————

千景之章 完

可以把最后一次和第一次做个对比,真的有很大的转变,千鹤第一次的主动,第一次亲吻,第一次相拥而眠,却是在这样的情境下。

我真的特别喜欢少爷这里吻上发丝的这个感觉,每次看到少爷这里爱而不知,又小心翼翼,格外温柔都特别想哭。

君三里

【多cp】草莓屁股

(脑洞来自搞笑视频,一个女生在吃草莓,咬了两口剩下的草莓屁股给她男票了)

【多cp】草莓屁股

(脑洞来自搞笑视频,一个女生在吃草莓,咬了两口剩下的草莓屁股给她男票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