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风天逸羽怀真

583浏览    13参与
娘口三三
梅子黄时雨(十三)车,放微博。...

梅子黄时雨(十三)

车,放微博。

地址评论里。

over。

梅子黄时雨(十三)

车,放微博。

地址评论里。

over。

娘口三三
牵丝戏他是太子,他是机关师。他...

牵丝戏

他是太子,他是机关师。

他们曾经同在星辰阁长大,他是师兄,他是师弟,可他从来不这么叫他。

他手里握着自己第二喜欢的秘银精铁,吭哧吭哧,倒腾着小短腿儿,鼓着小肉脸,跟着第一喜欢的自己。

他喊他,殿下。

他说,殿下,你慢点,我跟不上。

他看着他,小小的玲珑少年,便神色睥睨,漂亮的傲气映衬得他龙章凤姿,锋芒灼灼。

他爱捏着他脸,心里温软,面上不显。他悄悄留下他爱吃的凉糕,放在他小床的床头,告诉他是狐仙给的,他也信。

他叫他,羽还真。

他爱叫他名字,连名带姓。

他想,我早晚会变成羽皇,羽皇,羽还真。

就像你冠了我的姓。

多好。

他看着跑的费力的他,放慢步子,说,羽还真,你快点,谁要等你。

……
……

他长大了,继位了,山呼万...

牵丝戏

他是太子,他是机关师。

他们曾经同在星辰阁长大,他是师兄,他是师弟,可他从来不这么叫他。

他手里握着自己第二喜欢的秘银精铁,吭哧吭哧,倒腾着小短腿儿,鼓着小肉脸,跟着第一喜欢的自己。

他喊他,殿下。

他说,殿下,你慢点,我跟不上。

他看着他,小小的玲珑少年,便神色睥睨,漂亮的傲气映衬得他龙章凤姿,锋芒灼灼。

他爱捏着他脸,心里温软,面上不显。他悄悄留下他爱吃的凉糕,放在他小床的床头,告诉他是狐仙给的,他也信。

他叫他,羽还真。

他爱叫他名字,连名带姓。

他想,我早晚会变成羽皇,羽皇,羽还真。

就像你冠了我的姓。

多好。

他看着跑的费力的他,放慢步子,说,羽还真,你快点,谁要等你。

……
……

他长大了,继位了,山呼万岁的声音,唤他陛下。

可是他知道有摄政王在,自己,和傀儡一样,碰不得这江山。

于是他说,殿下,我帮你。

他机簧精巧,助他不再软弱可欺。

他憔悴,他为他笑的明媚。

他抱着他,说羽还真,等我真正君临天下,盛世清明,我们就把我们的爱情,放到明晃晃的太阳底下。

他正正他的冠冕和衣领,说:

好啊陛下。

……
……

可是,他没想到,摄政王说,要娶他。

他还以为自己掩饰的足够好。

可是情意灌在眼角眉梢,瞒得过朝臣,瞒不过摄政王这条狐狸。

朝堂之上,摄政王笑的意味深长。

君王第一次对着叔父大怒,他说,死了也不答应。

死了也不答应。

君王的命,就这样轻易的交托在一个机关师的嫁娶。

新君荒唐,朝堂哗然。

摄政王嘴角诡秘的弯。

他答应,自己就剜了他的心头血。

他不答应,群臣就会责怪他儿女情长,家国无望。

摄政王没想到,年轻的机关师高高的台阶下跪下,自请嫁与摄政王。

皇座上的他目眦欲裂,看着他越发好看的脸。

然后看见他顶着那张长开了,却还是包子样的脸颊,正使着他们从小就谙熟的,常常在师傅眼皮底下搞动作的小眼色。

于是他点点头,应下亲事。

天衣无缝。

一如之前的千万遍。

……
……

夜里,他们交缠喘息。

他说,陛下,我能造出与我一模一样的人偶,像民间的牵丝戏一样,只是可以发出流光箭羽,见血封喉。

他一直要你的命。

我替你杀了他。

他当然不信。

于是他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他想,对。

他笨的要死,除了机关,什么都不会。

更不要说骗人。
……
……

大婚之前。

他真的造好了人偶。

身体发肤,一如真人。

机关转动,流光飞环,杀机只在一个手指转动之间。

他们送人偶上轿,然后各自分开。

他看不到,他走之后,他抿了嘴唇,梳上长发,一身艳红喜服。

像他无数次想过的,他要和他在太阳底下,大婚的模样。

他换下人偶,上了轿子。

他对人偶说,以后,就由你陪他了啊。

……
……

摄政王死在大婚当晚。

流光飞环,见血封喉。

羽皇大喜,他终于拔去了头上悬着的剑,他第一次,在夜里,从正门,光明正大的去找他。

他坐在他府上的机关阁,眉目漂亮,皮肤温软。

他喊他,羽还真,我们成功了。

他拉他,他不动。

无人牵丝,他当然不能动。

年轻的君王疯一样冲了出去,他喊,羽还真,羽还真。

他不顾路上哗然的人群,不顾此时跑进摄政王府,会造成怎样的可畏流言。

他跑了一路,脑子里都是他。

他小时候亦步亦趋跟着自己,叫自己,殿下殿下。

他第一次辗转在他身下,疼的要命,却只细细的喘息。

他在正经到严肃的朝堂上,跟他使着俏皮的眼色,眼波迤逦。

他告诉他要用牵丝戏换回一线生机,笑着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羽还真,你最好不要骗我。

你若骗了我……

他几乎不敢想,他只能奋力的奔跑。

……
……

可惜,终究是晚了。

门口的小厮低低的议论,新入门的机关师把暗器刺入摄政王命门时,摄政王也用一把匕首,要了他的命。

这门亲事,原本就是谁都不信谁。

他本来飞奔着想冲进门,却在听到他们的议论后,放慢了脚步,从跑变成走,从走变成踉跄前行,他能听得见自己急促的,几乎喘出血丝的呼吸声。

也能听见心口珍宝,清脆碎裂的声音。

他拖着步子,一点一点,又怕,又想确认,挪到了他的跟前。

他看见他安静的闭着眼睛,嘴角有内脏碎裂,奔涌到喉咙中的血痕,像是他嘴角没涂好的胭脂。

他漂亮的蓝色眼睛闭着,没了生命也那样平和安静,好像没什么放心不下。

他跌坐在他的身体边,一滴一滴掉眼泪。

无休无止一般,眼泪流到,他觉得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也随着眼泪,埋进地里。

等他再站起来,像一个真正的帝王那样,处理这件意外时。他觉得他的灵魂的一半,已经变成了透明的蝴蝶,随着他一起走了。

他空了一半。

哀伤和快乐。

眼泪与笑颜。

风天逸和羽还真。

从此,都只剩下一半。

他揣着一半的自己,蹒跚的,君临天下。

明晃晃的太阳照着他的王朝。

可他的王朝,没有他。

多可惜。

……
……

羽族的王,没有后妃,没有子嗣。

他的江山河清海晏,他却不留一个骨血,继承这江山。

臣下跪在殿前,对着石柱,要以死相挟,册立后妃。

殿上的人笑起来,风华流转,绝代无双。

他说:“爱卿何须如此,快快起来。孤王答应就是。”

他笑着请出很多年前,羽还真留下的傀儡。

他笑容妖艳邪美,不似君王,更像一个任性的孩子,他说,如果你们一定要一个皇后,那这就是你们的皇后。

知道当年宫帷密事的老臣统统缄口不言,不再分辩。

自此揭过这一页
……
……

岁月辗转。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

灯火葳蕤,揉皱眼眉。

帷幕间,灯火幽微。
……

羽还真,现在想起来,你还是好大的胆子。

你竟敢骗了我。

你以为你骗了我,我也不能拿怎么样是吧。

没有脑子。

你骗了我,我便一世孤独,给你看。

你再天上看着定然心疼死了。

心疼死了,我也不会心软。

你嘟着嘴,鼓着包子脸跟我道歉,我也不会原谅你。

谁让你骗我。

……
……

想起他道歉的样子,执政多年的羽皇突然想起他少年时,羽还真打碎狐仙给他的凉糕时,拼命的跟自己道歉,不禁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他便愣住了。

羽还真,他为什么道歉呢?

他必是知道凉糕不是狐仙送的,所以才跟准备凉糕的自己道歉。

他从不信自己骗他的浑话,却装作都信。

他原本,就不像看起来那么傻。

而自己,早该知道的。

羽皇的眼泪滴答滴答,砸在手上。

久别悲不成悲。

他还以为早就在岁月中,流干了的泪,再次造访。

可惜,早已不是少年泪。

……
……

当晚。

他梦里遇见了他。

他像少见时候一样,笑靥明亮。

他却已经如醒时一般苍老。

他以为自己也死了。

他说,羽还真,终于给我等到这一天。

他偏头,蓝色眼睛澄澈如海。

他说,陛下,等这天做什么。

他紧紧抱着他,生怕来不及。

“不做什么。”

“只是来治你一个……

“欺君之罪。”





……
……
《牵丝戏》

全文完。


娘口三三
梅子黄时雨(十二)风天逸在有生...

梅子黄时雨(十二)

风天逸在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NTR愤怒的同时,还觉得自己简直蠢成了蓝眼睛的哈士奇。

老子信了你的邪。

自己让鹰隼叼了眼睛才看不出来羽还真这只不老实的包子喜欢的根本不是易茯苓,他一个omega是有病吧才喜欢omega。

再说omega牙齿里又没有能标记的信息素,他守着腺体不被标记根本没有道理。自己是抽风了吧才一直咬死了他喜欢易茯苓那个黄毛丫头。

他一开始喜欢的就是人模狗样的白庭君!

真相终于用最浅白的形象,展露在眼前。

水落石出。

可是我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你要不是瞎了你早该看出来了啊。

心凉如水。

你已经是我的人,拒绝了我的标记,却乖顺的伸着脖子,在发.情热中等着别人的犬牙。

妒火中烧。

两股属于...

梅子黄时雨(十二)

风天逸在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NTR愤怒的同时,还觉得自己简直蠢成了蓝眼睛的哈士奇。

老子信了你的邪。

自己让鹰隼叼了眼睛才看不出来羽还真这只不老实的包子喜欢的根本不是易茯苓,他一个omega是有病吧才喜欢omega。

再说omega牙齿里又没有能标记的信息素,他守着腺体不被标记根本没有道理。自己是抽风了吧才一直咬死了他喜欢易茯苓那个黄毛丫头。

他一开始喜欢的就是人模狗样的白庭君!

真相终于用最浅白的形象,展露在眼前。

水落石出。

可是我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你要不是瞎了你早该看出来了啊。

心凉如水。

你已经是我的人,拒绝了我的标记,却乖顺的伸着脖子,在发.情热中等着别人的犬牙。

妒火中烧。

两股属于alpha的信息素在空气中碰撞起来。

缠斗不休。

白庭君惊讶但是并不慌乱的转过头,看见剑拔弩张的羽皇,他站起身,又转回去轻声安慰了一下百口莫辩的羽还真,说:“还真别怕,我来解释。”

风天逸冷哼出声:“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功夫花前月下。”

“来人,把人族太子给我拿下。”

白庭君被羽族的近卫架着胳膊,仍然冷静开口:

“风天逸,你清醒点,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只是想给他一个临时标记,让他撑到你回来。”

风天逸眉毛挑一挑:“白庭君,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吗?”

“你觉得我会信?”

尾音上扬,像嘲弄,更像自嘲。

见风天逸并不买账,羽还真越发慌了起来,他语无伦次的苍白的解释,想证明白庭君说的是真的。

可惜话却没有一句入得了风天逸的耳朵。

年轻的羽皇摆摆手,让人把白庭君带下去,自己朝着羽还真走过来。

潮红的脸,蒙蒙的汗,颤抖的嫩红嘴唇,香甜的诱人香气。

依然是该死的楚楚可怜。

风天逸狠狠的掐着他的脸,毫不留情,软嫩的皮肤迅速的红肿起来。

“风天逸!你做什么,你别犯浑!”

白庭君已经被带到门口,挣扎的回头。

风天逸侧侧一偏头,眼波轻蔑的对着门口斜斜一扫,侧脸锋利,风华潋滟。

“你以为我会做什么?”

手指探进他的口中翻搅纠缠,掐住他挣扎着辩解的舌尖。

“强.暴他?”

他另一手摸到羽还真松散的衣襟,隔着层叠衣衫准确的掐住了羽还真的乳首,得到omega情难自禁的惊喘。

“不会的,我可没你那么低级,碰别人玩儿过的东西。”

风天逸低低笑着,笑声带着让羽还真害怕的不详。他凑近羽还真,在他耳边耳语着,安慰一般的说:“我不强迫你。”

“我们玩点儿不一样的,好不好?”

……
……

……
……
以下是车。

微博地址放评论。

娘口三三
梅子黄时雨(十一)情节和abo...

梅子黄时雨(十一)

情节和abo设定全是私设。

再纠自杀。

哼唧。

十一

羽还真自小便觉得,自己是喜欢白庭君的。

世人只道白庭君与易茯苓青梅竹马,一对璧人,却未曾注意郎骑竹马来的故事里,还有一个自己。

他担着莫须有的贵族名头,处处受人欺负。一次犯错,他受着伤又在祠堂罚着跪,又饿又昏,险些栽倒在祖宗灵前。这时有不知从何处来的白玉似的少年溜进了他家。

沉稳漂亮的孩童,眉眼装着一个世界的阳光。

他不知道从哪听了乱糟糟的神仙故事,嘴角一弯,对他伸出手来:“哎呀,发现被恶龙抓起来的公主了。”

他拉着他的手看到他的伤,小大人似的心疼:“真可怜,我来救你吧。”

他带着他逃出祠堂,遇见了等在外面的目瞪口呆的易茯苓:

“庭君哥哥你真的...

梅子黄时雨(十一)


情节和abo设定全是私设。

再纠自杀。

哼唧。

十一

羽还真自小便觉得,自己是喜欢白庭君的。

世人只道白庭君与易茯苓青梅竹马,一对璧人,却未曾注意郎骑竹马来的故事里,还有一个自己。

他担着莫须有的贵族名头,处处受人欺负。一次犯错,他受着伤又在祠堂罚着跪,又饿又昏,险些栽倒在祖宗灵前。这时有不知从何处来的白玉似的少年溜进了他家。

沉稳漂亮的孩童,眉眼装着一个世界的阳光。

他不知道从哪听了乱糟糟的神仙故事,嘴角一弯,对他伸出手来:“哎呀,发现被恶龙抓起来的公主了。”

他拉着他的手看到他的伤,小大人似的心疼:“真可怜,我来救你吧。”

他带着他逃出祠堂,遇见了等在外面的目瞪口呆的易茯苓:

“庭君哥哥你真的救了一个公主出来啊?我刚刚胡乱说的……竟然真的有啊……”

女孩子捏捏羽还真软乎乎的软皮儿包子脸,羽还真慌慌的喘喘的,因为被陌生女孩子捏了脸,眼里还包了一汪泪。

“真可爱,你叫我苓姐姐,我请你吃糖好不好。”

……
……

后来,他就悄悄和他们玩了一起,白庭君对自己和易茯苓就像对弟弟和妹妹。

三个人,春秋冬夏。

他为了和他们在一块儿,总是逃家,罚祠堂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但是不再是孤单的自己,也就不再害怕。他反倒盼着罚祠堂时候白庭君翻了墙揣着吃的来找他。

他小心翼翼的握着自己的喜欢,藏着掖着,甚至不敢问问别人,这是不是,就是喜欢啊。

因为他能感觉到苓姐姐越发缱绻的女儿心肠,又知道白庭君并不会为自己动心。

他想,自己不能耽误了他们俩,不仅不能,而且还要尽力护着他们。于是他在他们性别分化格外迅速,他和苓姐姐不能再接受白庭君寸步不离的保护时,一次一次出头保护易茯苓,哪怕遭人诟病,受人嘲笑。

……
……

屋子里的香气越发催人躁动。

白庭君看着坐在稀奇古怪的机关后的被燥热席卷的少年,动摇了心智。

他不是不知道他的情意,也不是全然不动心。

白庭君为人最为理智,他四下权衡,指针偏向了更加四平八稳,不起纷争的易茯苓。

他对他们,情谊是真,疼宠是真。但是白庭君心里,没有打算和重心的相待,只能算任性。

可是现在……

白庭君走过去,看着羽还真尚未被标记的径部腺体,他想,自己是不是可以任性一回。

他伸手抚摸羽还真汗湿的头发,温和开口:

“还真,是我。”

羽还真握着他的手,急促的喘:“庭君哥哥,庭君哥哥……帮我……帮我……”

白庭君轻轻的笑,他偏偏头,松松衣领,一个温和满足的好字,还没有出口,笑容就僵死在脸上。

因为他听见了羽还真断断续续的后半句。

他说:

“帮我,去找陛下。”

白庭君被香甜信息素干扰勾引的的时候尚没有失去理智。却在听到这几句话的时候,不能自控。

他眼里的侵略性渐浓,是羽还真多没见过的,人族太子常常在朝堂上才有的姿态。他张开手,握住omega潮湿的头,看进他的眼:

“找陛下?找风天逸?”

“找他干什么,还真,我不行吗?”

“你最喜欢的,不是庭君哥哥吗?”

白庭君低头,带了些凶狠,堵住了羽还真嘴,试图攻城略地,占据他口中的香甜津液,换来的却是omega无力却坚持的挣扎。

白庭君红了眼,钳制了他胡乱挣扎的手,撬开他的牙关。

羽还真泪珠儿都滚了下来,用尽力气狠狠咬了下去,alpha吃了痛,敏感的舌尖儿出了血,血腥气蔓延,终于激醒了红了眼的alpha。

白庭君放开羽还真,深吸了几口气,神色平和下来。

他看了看又惊又怕的羽还真,说:“还真,对不起。”

羽还真喘着气,没有搭话。

他之前守着腺体,不想被完全标记,确实是为了白庭君。

可是当他被情热灼烧的时候,他想到的人,却是风天逸。所以当白庭君亲吻他嘴唇的时候,他哪怕神思不清,也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我要推开。

我想要的人,还没来。

等羽还真喘匀了气,白庭君已经重新变成一直以来温柔的兄长样子。

“还真,羽皇不在南羽都,远水救不得近渴,你这样子决计撑不到他来。”

羽还真垂下眼帘,白庭君说的没什么不对,自己让他现在就找,的确是为难人。

“不如 ,我来咬破你的腺体表层,留下少量的信息素,几日便会消散,但是足够你撑到羽皇回来,你看这样可好?”

羽还真想了想,最终也只能点点头。

他闭着眼睛,感觉到白庭君靠近的,有些粗重的呼吸,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刺痛。

却不妨听见了门被粗暴的踢坏的声音。

羽皇风尘仆仆,踏入信息素缠绕的房间,他怒熊熊灼起,如同烈火燎原。

“你们好大的胆子!”

……
……

娘口三三
梅子黄时雨(十)omega身娇...

梅子黄时雨(十)

omega身娇体软好推倒,尽力抻着腿儿,一步也走不了半米的路,所以轻飘飘就被羽皇陛下的部下抓住了。

于是羽皇眼前儿堆了个抖动挣扎的的大麻袋。

风天逸:……

一众跟班挺挺着胸脯,每个人眼睛里都热烈的写着,陛下夸我。

风天逸简直忍无可忍。

把我omega装麻袋里了,还有脸伸着脖子等表扬?

“你们一个二个能不能认清自己的身份,你们是我羽皇的侍从,男一号的侍从!动不动就拿麻袋套人,你们是反派的爪牙吗?!什么毛病。”

左右被训得心悦诚服,赶忙把麻袋解了,露出一张憋憋屈屈的小包子脸,脸上一对含露目,嘴唇咬的鲜红。

风天逸凹了个妖艳绰约的造型,点着小包子的额头,语气不善:

“羽还真,你出息的了不得啊,当了我的...

梅子黄时雨(十)

omega身娇体软好推倒,尽力抻着腿儿,一步也走不了半米的路,所以轻飘飘就被羽皇陛下的部下抓住了。

于是羽皇眼前儿堆了个抖动挣扎的的大麻袋。

风天逸:……

一众跟班挺挺着胸脯,每个人眼睛里都热烈的写着,陛下夸我。

风天逸简直忍无可忍。

把我omega装麻袋里了,还有脸伸着脖子等表扬?

“你们一个二个能不能认清自己的身份,你们是我羽皇的侍从,男一号的侍从!动不动就拿麻袋套人,你们是反派的爪牙吗?!什么毛病。”

左右被训得心悦诚服,赶忙把麻袋解了,露出一张憋憋屈屈的小包子脸,脸上一对含露目,嘴唇咬的鲜红。

风天逸凹了个妖艳绰约的造型,点着小包子的额头,语气不善:

“羽还真,你出息的了不得啊,当了我的人,还想跑。”

“说说,为什么想跑,我没让你舒服?还是没让你尽兴,勾得你下山再找个易茯苓啊?”

羽还真鼻尖儿都委屈红了,鼻翼抽抽着反驳:

“是陛下赶我走的,现在又给我抓回来。”

小包子脸一扭。

“出尔反尔。”

自从和风天逸肌肤相亲,羽还真明显没之前那么怕他。这人面上冷酷,心里却比看起来温柔。

“我什么时候要赶你走了?”

羽还真脸又拧去了另一边儿,老大的不乐意。

“陛下说,当了你的后妃,就可以不用沦落街头了。”

风天逸:“so?”

“所以我没有当陛下的后妃,肯定就是会沦落街头,被赶出去了啊。”

风天逸简直被蠢的没了脾气。

他拍拍小受气包的脸颊:

“亏我还配了石寒子。”

“这要是真揣了包子,得蠢成什么样子啊。”

风天逸想想大包子带着小包子一起,哼唧哼唧气自己的样子,火顿时泻了大半。

“陛下我没有揣包子走,我就收拾了自己的行李。”

羽还真小声的分辩。

羽皇在他面前矮下身来,摸摸他的头,神色罕见的温柔。

“没赶你。”

“啧,脏死了,去洗个澡,依旧回清风院做你喜欢的事。”

等什么时候你愿意了,再求本皇对着你的脖子啃一口。

早晚的事儿。

羽皇在心里对自己说。

……
……

这样,羽还真又住回了清风院。有吃有喝有机关。还有羽皇陛下时不时来聊骚。

比如。

“羽还真,你看我今天这件披风搭不搭我的内衫。”

“挺搭的陛下。”

“就这样?”

晃晃手里的东西,享受小奶狗渴望的眼神。

“披风显得陛下风度翩翩,气质出尘,宛如谪仙。”

风天逸满意了,把手里的松仁酥酪塔丢过去。小奶狗汪唧一声,扑上去叼走,啃啃啃。
……

再比如。

“羽还真,换身衣服,陪我去集市里微服出巡。”

“不想去,我想完善一下新作的机关。”

“集市里有白糖糕。”

“不去。”

“有凤梨酥和糖蒸酥酪。”

“不……不去。”

“去了我就把碧血千年藤的藤根儿给你做研究。”

“真的咩哼唧?”

“我这就去换衣服陛下等我啊。”
……

再再比如。


“羽还真,你亲我一下。”

“我不要。”

“你确定?我这有千年的血凤石,你知道的吧,有价无市的内个。”

“呜那好吧。”

“啾咪。”

羽皇陛下志得意满,果然天下没有我风天逸得不到的东西2333。

……
……

悠哉悠哉不知道多久。期间风天逸又逗又宠又揩油,但是没有真碰过羽还真,一副柳下惠的样子。

羽还真既松了一口气又有点失望。

这几天风天逸有公务不在,羽还真算着日子,想着自己发.情期将将就在风天逸回来的那几天。

也不知道会和面冷心热的妖艳羽皇发生点儿什么不能描述的事儿。

他一边儿鼓捣淬炼的药剂,一边儿有点甜蜜,一边儿还有点苦恼,纠结的不要不要。情绪太复杂,羽还真手一错,啪的一声碰破了药剂。

药剂和碧血藤的汁子混在一起。羽还真想,哎呀,这味道怎么这么熟悉呢。不过很快,他就想明白了,因为他感觉到了到自己奔腾漫溢的信息素和燥热痒意。

嗷呜嗷呜嗷呜!这不跟上次灌的催情剂一个味儿吗!

他瘫在椅子上脸色潮红,还不忘了给自己想了个双关。

他想,啊~~~

真真是要死了啊……

……
……

无巧不成书。

找了羽还真数日的白庭君吃了无数次哑巴亏后,此刻终于摸到了羽皇陛下金屋藏娇的清风院。

还没进厢房,一阵熟悉的,但是更为浓烈勾人的气息勾的年轻俊朗的人族太子气血翻涌。

他撞开门,眼里都是急迫,他喊:“还真!”

迎面看见羽还真气喘吁吁,香汗淋漓的软倒在宽大的座椅上,如同出露水面的艳红娇莲。

他漾满春.情和泪水的眼睛,让人心痒的将自己望着,让人心旌摇曳。

羽还真此刻像是终于分清了眼前人是谁,他尾音儿轻轻的颤,伸出手,又想普通的求助,又想渴急了的人的蓄意勾引。

他轻轻的唤:“庭君哥哥……”

就像从前无数次,他鼓着小小的包子脸,再挂了风筝的桃树下,在掉了竹球儿的方井边,再被责罚的祠堂,他给他送馒头的蒲团前。

他唤他。

字句里都是难以启齿的羞怯情意。

他唤他。

“庭君哥哥…”

……

白庭君,情难自禁。

……
……

征求意见。

写到这也都知道真真本来喜欢的是白太子了。

那么问题来了。

要不要给白太子点甜头尝尝?

我自己是厌倦了攻二要对受受做什么之前,攻一就及时赶来的场景。

嗯……没错我觉得如果万一稍微做了点儿什么,也很带感。

但是我也没有太喜欢剧里的白庭君,所以具体要不要让他占真真一些便宜,也没想好。

你们说呢?

娘口三三
梅子黄时雨(九)羽皇怀着给小汪...

梅子黄时雨(九)

羽皇怀着给小汪唧点颜色看看的心,偷偷摸摸溜进去司药局,摸了几味给omega养身子的药。(……)

他将补人又不太苦的药材揣在怀里,扑楞扑楞因为偷药材蹭脏的衣袖,然后找了条偏僻的路,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没事儿人一样。

羽皇陛下万万没想到自己最爱用的那个胖脸儿小跟班儿,此时蹭蹭蹭窜了过来,他看了羽皇胸口揣着的东西,抽抽鼻子,殷勤的不要不要:

“陛下,陛下!您不再揣一味石寒子了啊?据说那药能帮omega揣宝宝呢,让羽还真揣个小太子多好啊。”

风天逸:……

小胖脸儿:(≧∇≦)

羽皇陛下彻底黑了脸。

本皇天衣无缝的掩饰全毁在你一张大嘴巴里了,本皇英明一世怎么找了这么一个没眼力见儿的跟班。

“滚滚滚滚滚。...

梅子黄时雨(九)

羽皇怀着给小汪唧点颜色看看的心,偷偷摸摸溜进去司药局,摸了几味给omega养身子的药。(……)

他将补人又不太苦的药材揣在怀里,扑楞扑楞因为偷药材蹭脏的衣袖,然后找了条偏僻的路,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没事儿人一样。

羽皇陛下万万没想到自己最爱用的那个胖脸儿小跟班儿,此时蹭蹭蹭窜了过来,他看了羽皇胸口揣着的东西,抽抽鼻子,殷勤的不要不要:

“陛下,陛下!您不再揣一味石寒子了啊?据说那药能帮omega揣宝宝呢,让羽还真揣个小太子多好啊。”

风天逸:……

小胖脸儿:(≧∇≦)

羽皇陛下彻底黑了脸。

本皇天衣无缝的掩饰全毁在你一张大嘴巴里了,本皇英明一世怎么找了这么一个没眼力见儿的跟班。

“滚滚滚滚滚。”

胖脸儿小跟班皱皱着脸说:“哼唧,难过。”

风天逸更火。

“不许学他讲话,恶心死了你!”

小跟班:“哦……那陛下我滚了。”

风天逸:“等等,待会儿送一套煎药的锅和一篓银碳来。”

“对了,顺便带一副石寒子过来。”

小跟班高了兴,屁颠屁颠儿的去了。

“跑什么你,别忘了顺便带石寒子啊!”

……

于是风天逸的心情也稍微好了那么一丢丢。

终于不用再去御膳房偷锅子了。

谢天谢地。

……
……

翌日。

风天逸从房中醒来,已是日上三竿。

羽皇陛下一向生活规律严谨,今儿起晚,是因为盯着药炉守了半宿。

药要熬足三个时辰。

烟熏火燎的,碎药的时候又被刀切了手,羽皇陛下又困又累,终究还是拿着蒲扇睡着了。

毕竟长这么大从未伺候过人,更何况是技术要求很高的熬药。

理所当然的,药炉子都熬干了,药没熬成。

未曾近疱厨的alpha,为自己的omega辛苦劳作,最后omega捧着碗,明知道不好喝,却还一口一口柔情蜜意的梗,完全破灭。

风天逸看着手上的伤,一胸腔的不乐意。

这个梗没奏效也是自然的。

毕竟这个小白眼狼还不是自己的omega。他都不让自己标记他。

啧。

这个时辰应该醒了吧?

风天逸换了一身双层苏绣的游鳞紫袍,唤了左右,第一句就是问询,他问:

“羽还真呢?”

底下人支支吾吾的不敢出声。

“问你们话呢,养你们是为了给我当哑巴的吗?”

小胖脸儿一脸儿我不下地狱谁下的表情,站了出来。

“陛下……羽还真……今日寅时就收拾了行李……”

“嗯?”

风天逸阴沉了脸,山雨欲来。

“收拾了行李……就……就跑下山了。”

身边儿人明显感觉气温降低了几度,阴森森的冷,逼得人不敢抬头看那对冰蓝的眼睛。

“找。”

年轻的帝王冷冰冰的丢下一个字儿,撤了撤披风,径自出了门。

……
……

娘口三三
梅子黄时雨(八)风天逸暧昧慵懒...

梅子黄时雨(八)

风天逸暧昧慵懒的眼神瞬间结上一层冰霜。

冰蓝色的,冷冷的,冬日湖泊。

他抬高他的下颚,看着他的眼睛:

“羽还真,你说什么?”

“你再说一次。”

循循善诱一般。

可惜压迫感扑面而来。

羽还真抬起头,眼神里都是紧张和矛盾,他小心翼翼,声音还带着情欲后的沙哑:

“能不能……不要标记我。”

风天逸收紧手指,几乎是掐着他的下巴,捏出红色的印子。

羽还真微微张开艳得唇,不敢看风天逸眼中酝酿的风暴,他闭了眼,颤抖着承受来自alpha强大的诱惑和威压。

天性里的臣服没让他低头。

“好,有骨气。”

“可惜没脑子。”

风天逸冷冷的笑,放开他,披了衣服起身。

“羽还真,这会儿才想起来给心上人守贞,谁会领你的情呢?”

等风天逸的脚步...

梅子黄时雨(八)


风天逸暧昧慵懒的眼神瞬间结上一层冰霜。

冰蓝色的,冷冷的,冬日湖泊。

他抬高他的下颚,看着他的眼睛:

“羽还真,你说什么?”

“你再说一次。”

循循善诱一般。

可惜压迫感扑面而来。

羽还真抬起头,眼神里都是紧张和矛盾,他小心翼翼,声音还带着情欲后的沙哑:

“能不能……不要标记我。”

风天逸收紧手指,几乎是掐着他的下巴,捏出红色的印子。

羽还真微微张开艳得唇,不敢看风天逸眼中酝酿的风暴,他闭了眼,颤抖着承受来自alpha强大的诱惑和威压。

天性里的臣服没让他低头。

“好,有骨气。”

“可惜没脑子。”

风天逸冷冷的笑,放开他,披了衣服起身。

“羽还真,这会儿才想起来给心上人守贞,谁会领你的情呢?”

等风天逸的脚步声终于走远,羽还真才虚脱一般倒在床上。

他疲倦的不行,在昏睡过去之前,他迷迷糊糊的想,谢天谢地,幸好陛下没问他第三遍。

不然陛下气息强大,盛气凌人,自己决计不敢睁着眼睛说第三遍的。

一定屁颠儿屁颠儿就把脖子伸过去任君享用了。

嘤。

生气真的好吓人啊。

不过还是很帅。

哼唧。

……
……

另一头,以拔屌无情攻的姿态走出去的羽皇陛下也非常的不爽。

他坐在书房,随手翻着书页,每个字儿都认识,连起来没一句有意义。

心里还泛上来点委屈。

哼,一个玩物而已。

再可爱再包子脸再会扭再惹人心疼。

都是个玩物而已,自己跟着置什么气。

羽还真肯定没力气收拾自己就去睡了。

懒成那个样儿也有脸让羽皇陛下上心?

笑话。

胡乱翻了一会儿书,风天逸还是起了身,悄悄溜回去羽还真睡下的卧房,觑着小omega已经熟睡,才端了毛巾水盆进去。

从没伺候过人的羽皇陛下小心翼翼把小omega翻过去,一边擦拭,一边忍着自己的怒火和欲火,不让自己再次发.情的把他日.翻过去。

清理完了,羽皇陛下也更委屈了。

羽还真你睁开你那萨摩耶一样的小狗眼睛看看。

易茯苓那个小丫头片子能像我这么对你?

还不让我标记了。

日他个仙人板板。

羽皇陛下把用过的手机摔在盥洗的鎏金盆架上,转身离开。

走了两步又回来,把毯子给嘟着包子脸哼唧哼唧睡觉的小狗崽子盖严实。

然后深恨自己没出息,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

最后怒气冲冲的出了门。

发誓一定要给不识好歹的小omega点颜色看。




……
……

娘口三三
梅子黄时雨 (七)车车车,上车...

梅子黄时雨 (七)

车车车,上车。

微博地址评论里。

微博名字“银弥撒”

再问自杀。

梅子黄时雨 (七)

车车车,上车。

微博地址评论里。

微博名字“银弥撒”

再问自杀。

娘口三三
梅子黄时雨 (一)(二) 微博...

梅子黄时雨 (一)(二)

微博链接。

梅子黄时雨 (一)(二)

微博链接。

娘口三三
梅子黄时雨(六)还是车。快点写...

梅子黄时雨(六)

还是车。快点写完吧我要jing jin ren wang了啊啊啊
微博地址放评论

梅子黄时雨(六)

还是车。快点写完吧我要jing jin ren wang了啊啊啊
微博地址放评论

娘口三三
梅子黄时雨 (五)依旧是车。评...

梅子黄时雨 (五)

依旧是车。

评论里放微博和贴吧链接。

梅子黄时雨 (五)

依旧是车。

评论里放微博和贴吧链接。

娘口三三
lofter开不了车,放微博小...

lofter开不了车,放微博小号,丢个第四章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1220208534215

lofter开不了车,放微博小号,丢个第四章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1220208534215

娘口三三
梅子黄时雨 abo 逸真三于是...

梅子黄时雨 abo 逸真



于是羽还真被带到了清风院,他原以为自己是惹恼了羽皇陛下,必然捞不到什么好果子吃,却没想到清风院真真是个好地方。

屋子里各种奇珍异宝,都是他想要却求不得的。

血凤的翎毛,麒麟的蜕角,补天剩的五彩石,农神踩过的梧萱草。

羽还真看着一屋子的东西喜的笑开了萌咚萌咚的包子脸,他本来便生的好看,此时脸庞如同被星辰点亮一般,又生动又漂亮,甜的让人忍不住跟着一起笑。

羽还真再努力,终归是个omega,所以体力活儿不行。但是他机关着实玩的格外好,不仅玩的好,而且是打心眼里喜欢。

齿轮咬转,起承转合,八卦机簧,落石发条,他在心里一合计,便轻易有了计较。

天分卓群,却一直没机会尝试这些难得的宝物。羽还...

梅子黄时雨 abo 逸真



于是羽还真被带到了清风院,他原以为自己是惹恼了羽皇陛下,必然捞不到什么好果子吃,却没想到清风院真真是个好地方。

屋子里各种奇珍异宝,都是他想要却求不得的。

血凤的翎毛,麒麟的蜕角,补天剩的五彩石,农神踩过的梧萱草。

羽还真看着一屋子的东西喜的笑开了萌咚萌咚的包子脸,他本来便生的好看,此时脸庞如同被星辰点亮一般,又生动又漂亮,甜的让人忍不住跟着一起笑。

羽还真再努力,终归是个omega,所以体力活儿不行。但是他机关着实玩的格外好,不仅玩的好,而且是打心眼里喜欢。

齿轮咬转,起承转合,八卦机簧,落石发条,他在心里一合计,便轻易有了计较。

天分卓群,却一直没机会尝试这些难得的宝物。羽还真灿烂着小包子脸,觉得羽皇真是个好人。

他成日摆弄机簧,饿了便有人送极鲜美精致的吃食,困了便倒在云塌上枕着芍药玫瑰的干花填的香枕头一梦沉香。

这日清晨他被早膳的味道香的醒来,走到桌边,打来四层螺钿嵌花的四层漆盒子,把早点一色一色排出来。反青花儿的缠枝碗盛着的热腾腾一碗碧粳粥,一碟胭脂鹅脯,一笼屉蟹黄汤包,一碟四个不同花样儿的松瓤奶油卷酥。

刚好都是羽还真喜欢的。他嘴角都笑开了,来不及握箸,白着手就拈了两个卷酥,吃的嘴角都是细碎的白色酥渣。

可惜还没等吸吸蟹黄包子的汤汁,他就听到内外有匆匆的脚步声,羽还真好奇,推门就去打听。

打听完,羽还真吃早饭的心情一扫而空。

易茯苓以下犯上被风天逸拘了起来。

据说严重的很,要受七七四十九道鞭子,连白庭君都为了劝阻赶了去,却未必能奏效。

羽还真匆匆的赶去刑场,已是剑拔弩张的势头。

风天逸手执长辫,长发飘散,凤目修眉,俊美的一如谪仙。

可惜干的是魔修的勾当。

他觑着羽怀真走的近了,方才手起鞭落,在易茯苓身上鞭下一道血痕。

白庭君脸上又是心疼又是恼恨,痛苦的比受刑的易茯苓比起来,有增无减。

若是四十九鞭招呼过去,易茯苓定然挨不住,难保不会香魂一缕随风散。

羽还真哀哀的看着,终于跪倒在风天逸脚边。

他想风天逸在怎么体贴入微的给自己准备宝物,给自己置办吃食,他终究是个高高在上的帝王,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他在意人的祸福生死。

他抬起头,哀求:“陛下,陛下不要打了,求您……”


风天逸低头,看着他如同看着尘土中的沙砾,他说:“羽还真,你不过是我院里的一个下人,凭什么要求我?”

羽还真:“只要陛下放过苓姐姐,我什么……都愿为陛下做,求陛下给我一次机会。”

风天逸笑的潋滟,齿白唇红,眉目如画,忒煞情多,风流无边。

他低下身子,捧着他的脸,轻轻的说:“什么都做?这次,没有条件了?”

羽还真摇头,睫羽开合如蝶翼。

“可是我不想要了。”

风天逸恶劣的开口。

“羽还真,你可知道,羽皇的机会,可不是随便给的。”

羽还真越发乖巧,他微微侧头,轻轻颤抖着,在风天逸的手上轻轻蹭了蹭,是无比臣服的姿态。

“求您。”

风天逸顺着脸颊揉捏他的唇,这手感太滑腻勾人,勾得他想了好多天。

“羽还真,这世界上可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想要得到,你就得先付出更多。你可想好了?”

羽还真看看白庭君和易茯苓,还来不及说话,就被掐着下巴转了回来,占有欲十足的alpha气息爆发出来。

“看他们做什么,看着我说。”

羽还真不再看向他们,转向风天逸,他想恨这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可这人着实好看的让人恨不起来。

“陛下,我想好了。”

“既然想好了。”

风天逸凑近他的耳朵,轻轻的,痒痒的在耳畔命令:“那便洗干净了回去等我。”

……
……

“还真!”

“还真!”

羽还真走的时候,听见了两个声音,是白庭君和易茯苓。

他没回头。

他自己的决定,本来就无关他人。

回头,又有什么用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