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风情

120.8万浏览    6751参与
柠檬呐

QQ太实在了

刚才发现QQ上有一个成语接龙红包

这太适合信鸽和情妹了

嘿嘿
[图片]

刚才发现QQ上有一个成语接龙红包

这太适合信鸽和情妹了

嘿嘿

绿色公子

天官赐福阅读体〕俱往矣(5)

    /一个轿夫没留神,一脚踩中一条胳膊,率先大叫,送亲的队伍立刻炸开了锅,好家伙,一行人“刷刷刷”的便掏出了一片白花花的大刀,喊:“怎么了?!来了吗?!”也不知原先都藏哪儿了。街上嚷成一片,谢怜再定睛一看,那分离的头身,竟不是个活人,而是一个木头娃娃。

扶摇又道:“太丑了!”

    恰好茶博士提着铜壶上来,谢怜想起他昨日神气,道:“店家,我昨日便见这群人在街上吹吹打打,今天又见,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茶博士道:“做死。”...


    /一个轿夫没留神,一脚踩中一条胳膊,率先大叫,送亲的队伍立刻炸开了锅,好家伙,一行人“刷刷刷”的便掏出了一片白花花的大刀,喊:“怎么了?!来了吗?!”也不知原先都藏哪儿了。街上嚷成一片,谢怜再定睛一看,那分离的头身,竟不是个活人,而是一个木头娃娃。

扶摇又道:“太丑了!”

    恰好茶博士提着铜壶上来,谢怜想起他昨日神气,道:“店家,我昨日便见这群人在街上吹吹打打,今天又见,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茶博士道:“做死。”

   “哈哈哈……”

    谢怜也不意外,道:“他们这是想把那鬼新郎引出来么?”

    茶博士道:“还能是想做什么呢?有个新娘子的爹重金悬赏找他女儿,抓那鬼新郎,这群人就整天这般乌烟瘴气地闹。”

这悬赏的那个爹,必然便是那位官老爷了。谢怜又看了一眼地上那粗制滥造的女人头,心知他们是想用这假人伪装新娘子。

    只听扶摇嫌恶道:“我要是鬼新郎,送一个这样的丑东西给我,我就灭了这个镇。”/

〔来自情妹妹的嫌弃¬_¬`〕

〔茶博士:做死〕

〔情妹妹你太直白了,哈哈哈哈哈哈〕

〔扶摇此时可以成为我们的吐槽专家〕

〔神特么吐槽专家〕

〔他就是神啊!〕

〔雾草,你们有毒吧!〕

〔情妹妹,别老是灭这个灭那个,太凶了!〕

〔情妹妹,你要知道,在信哥哥面前要弱小一点,这样他才会更爱你^3^〕

〔弱小一点?信哥怕是以为情妹妹病了〕

〔鉴定完毕,信哥直男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

慕情:怎么又谈我了?我有说错吗?这本来就很丑!!!

风信:某人老是挑刺,这也说不清这丑不丑。

慕情:你什么意思?!

风信:我操了,我操了,我真的是操了!你他妈态度放好点会死啊!

(此时风情正准备打架,千钧一发之际,太子殿下他挺身而出)

谢怜:成语接龙,了解一下。

(风情瞬间安静,多么神奇的景象!南阳、玄真竟不准备打了。)


    /谢怜道:“扶摇,你这话太不像一个仙家该说的了。还有,你能不能把翻白眼的习惯改过来,不如你先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一天先只翻五次之类的。”

    南风道:“你给他定一天五十个都不够。”

这时,队伍里突然钻出一个的小青年,精神抖擞,看样子是个领头的,振臂高呼:“听我说,听我说!这样下去根本没用!这几天咱们跑了多少趟了?那鬼新郎被引出来了吗?”

    众大汉纷纷附和抱怨,那小青年道:“依我看,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冲进与君山里,大家搜山,把那个丑八怪抓出来杀了!我带头,有血性好汉子都跟我来,杀了丑八怪,赏金大家分!”

    一群汉子先是稀稀拉拉地和了几句,逐渐声音加大,最后所有人都响应起来,听起来竟也声势浩大。谢怜问道:“丑八怪?店家,他们说的这丑八怪怎么回事?”

    茶博士道:“据说鬼新郎是个住在与君山里的丑八怪,就是因为太丑了,没有女人喜欢,所以才心生怨恨,专抢别人的新娘子,不让人成好事。”

    灵文殿的卷轴上没有记录这个,谢怜道:“有这种说法吗?莫不是猜测?”

    茶博士道:“那谁知道,据说不少人都见过,什么整张脸都缠着绷带,眼神凶恶,不会说话只会呼噜呼噜狼狗一样地叫。传得神神叨叨。”

    扶摇道:“脸上缠着绷带,未必就是丑,也有可能是因为太美不想让人看见。”

    茶博士无语片刻,道:“那谁知道,反正我是没见过。”

    这时,街上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道:“你们……你们别听他的,不要去,与君山里很危险的……”

    躲在街角说话的,正是昨晚上来南阳庙祈福的那名少女小萤。

    谢怜一看到她就觉得脸有点痛,无意识抬手摸了摸。

    那小青年见了她就没好颜色,推了她一把,道:“大老爷们说话,一个小娘插什么嘴?”

小萤被他一推,有点瑟缩,鼓起勇气,又小声道:“你们别听他的。不管是假送亲,还是搜山,都那么危险,这不是在送死吗?”

    小青年道:“你说得好听,咱们大家伙儿是拼了姓名为民除害,你呢?自私自利,不肯假扮新娘子上轿子,为了咱们这里老百姓这点勇气都没有,现在又来妨碍咱们,你安的什么心?”

    他每说一句就推那少女一把,看得店里的人都皱起了眉。谢怜一边低头解腕上绷带,一边听到茶博士道:“这个小彭头,之前想哄这姑娘扮假新娘,嘴里跟抹了蜜似的,姑娘不肯,现在又是这幅嘴脸了。”

    街上,一群大汉也道:“你别站在这里挡道了,边儿去边儿去!”小萤见状,一张扁脸涨得通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道:“你……你何必非要这样说。”

    那小青年又道:“我说的是不是对的?我让你假扮新娘子,你是不是死都不肯?”

    小萤道:“我是不敢,可是,你也不用划、划破我裙子……”

    她一提这事,那小青年瞬间被戳了痛脚一般跳将起来,指着她鼻子道:“你这个丑八怪少在这里含血喷人!我划破你裙子?你当我瞎了眼!谁知道是不是你自己想露给人看,自己给划的?谁知道你这丑脸裙子破了也没人看,你可别想赖我头上!”/

〔情妹妹一天怎么可能只翻五个白眼?!〕

〔震惊!玄真将军一天内竟只翻了五个白眼,这到底是神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我的天,各位都是秀儿〕

〔各部门注意,前方发现小彭头,请那好您的机关枪准备扫射〕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

〔又是小彭头〕

〔划别人衣服,这也太恶劣了!〕

〔就是,人家好歹是个姑娘,怎么可以这样!〕

〔准备暴打他!〕

〔楼上带我一个〕

〔+1〕

〔+2〕

〔+3〕

〔+10086〕

    众神鬼纷纷觉得小彭头做到太过了,人家姑娘家家害怕不敢去是正常事,划破人家裙子简直是太恶劣了!

梅念卿:这也太恶劣了!怎么可以这样?!人家姑娘家家在外好歹要些脸面,划破人家裙子,太恶劣了!简直是孺子不可教也!幸好不是我徒弟,不然我要被气死了。。。。。(以下省略一万字)。。。唔,殿下。。。你。。。你干嘛?我。。。。嗯。。。

(在这种危机时刻,帝君果断地帮我们堵住了梅念卿的嘴,顺带一提,他是用嘴堵的,仙京神真会玩!)


    /南风实在听不下去了,茶杯“喀喀”一下碎在手里。正当他要起身时,身旁白影一飘。而那边正一蹦三尺高的小彭头大叫一声,捂脸一屁股跌到地上,指缝间滴滴答答的鲜血流出。

    众人根本没来得及看清怎么回事,他便已坐在了地上,还以为是小萤暴起,谁知再看她,已是根本看不到了,一名白衣道人挡在了她身前。

    谢怜双手笼袖,头也不回,笑眯眯地看着小萤,微微弯腰,与她平视,问道:“这位姑娘,不知我能不能请你进去吃杯茶?”

    那边地上的小彭头口鼻剧痛,一张脸痛得仿佛被钢鞭一顿暴打,可这道人分明没带凶器,也没看到他是如何出手、用什么出手的。他踉跄着爬起,举刀喊道:“这人使妖法!”


    身后一众大汉一听“妖法”,纷纷举刀相对。谁知身后,南风忽然一掌拍出,“咔擦”一声!一根柱子应声折断。

    见此神力,一群大汉脸色齐变,那小彭头心下怯了,却还在嘴硬,边跑边冲他们高声喊话:“今儿个我是栽了,你们是哪条道上的好汉,留下姓名,日后我们再来会会……”

    南风根本不屑回答,扶摇却在一旁道:“好说好说,这位乃是巨……”

    南风反手又是一掌,两人便这么不动声色地拆了起来。谢怜本想请那小姑娘进来坐坐,给她点个果子茶水吃吃什么的,她却抹着泪自己先走了,只得望着她背影一声叹息,自己进来了。进来时茶博士道:“柱子记得赔。”

    于是谢怜坐下时对南风道:“柱子记得赔。”

    南风:“……”

    谢怜道:“在那之前,我们先办正事。谁借我一点法力,我得进通灵阵核实一下情报。”

南风举起手,二人击掌为誓,便算是立下了一个极为简单的契约。如此,谢怜终于又能进通灵阵了。/

〔怜怜干的漂亮!〕

〔我怜最厉害〕

〔打的好!!!〕

〔虽然手法粗暴,但是我喜欢〕

〔不是,南扶咋打起来了?〕

〔算了,做完风情组小号,这不是正常的事?〕

〔有道理〕

风情:。。。

谢怜:孺子既不可教,那么就该直接暴力解决。(在那么一瞬间,太子殿下好攻的说。)

花城(对怜温柔笑):哥哥说的好。

    众神鬼或多或少都对谢怜的话表示赞同,特别是处理青鬼的问题上。

郎戚通灵

郎ーー我觉得这招用来治你,不错哦!

戚ーー那你是想被青灯少了吧,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郎ーー别这样嘛。。。容容,等我们会去,我想。。。

戚ーー不,你不想。

郎ーー不,我就想。

戚ーー三个月不准抱着我睡觉。

郎ーー容容,不可以这样的!

戚(残忍切断对话)

(不是,泰华殿下,戚容怀了两个月的孩子,你还想做那啥,顾虑下孩子,好不好?!)


    /甫一进去,他便听灵文道:“殿下终于借到法力啦?在北方那边行进得可顺利?那两位毛遂自荐的小武官助力如何啊?”

    谢怜抬起头,看了一眼被南风一掌劈断的柱子,还有一脸冷漠闭目养神的扶摇,道:“两位小武官各有千秋,都是可塑之才。”

    灵文笑道:“那真是要恭喜南阳将军和玄真将军了,依殿下所言,这两位小武官必然前途无量,飞升是指日可待啊。”

    不一会儿,慕情的声音冷冷地浮出来,道:“他此次出行并未与我通报,由他去了,我反正是一无所知。”

    谢怜心想:“你还真是一天到晚都守在通灵阵里……”

    灵文道:“殿下,你们现下在何处落地?北方是裴将军坐镇之地,香火很旺,若殿下有需要,可以在他的明光殿暂留。”

    谢怜道:“不必劳烦了。这附近没找到明光殿,我们便在一间南阳殿落足了。问一句,灵文,关于这鬼新郎,你们还有更多情报吗?”

    灵文道:“有。方才我们殿里的评级出来了,是‘凶’。”

    “凶”!


    对于祸乱人间的妖魔鬼怪,根据其能力,灵文殿将之划分为“恶”、“厉”、“凶”、“绝”四等。

   “恶”者杀一人,“厉”者可灭一门,“凶”者可屠一城。而最可怕的“绝”者,但凡出世,那便要祸国殃民,天下大乱了。

    这窝藏与君山中的鬼新郎,居然是“凶”章,仅次于“绝”之下,那么,看到过他的人,恐怕就不大可能全身而退了。

    因此,出了通灵阵,告知其余二人此事后,南风道:“那些什么丑八怪绷带男,多半是谣言。要不然他们就是看到别的东西了。”

    谢怜道:“也有另一种可能。比如,在某种特定的情形下,这鬼新郎是不会,或者不能伤人的。”

    扶摇颇有微词:“灵文殿真是效率低下,这么久才出个评级,要来何用!”

    谢怜道:“好歹对敌手实力如何有所了解了。但既然是凶,这鬼新郎法力必然十分强,假人根本不可能骗得过他。若我们要引他出来,送亲队伍的人便不能施障眼法以傀儡假充,也不能带有兵刃。最重要的是,新娘也一定要是活人。”

    扶摇道:“到街上找个女子让她来做诱饵就行了。”


    南风却否决了:“不行。”

    扶摇道:“为何?不愿意?给笔钱便愿意了。”

    谢怜道:“扶摇,就算有女子愿意,这法子也是最好不要用。这鬼新郎是凶章,万一失手,我们不会如何,但若是新娘被掳走了,一个弱女子逃跑不了,又反抗不得,恐怕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扶摇道:“那不能找女子,就只能找男人了。”

    南风道:“上哪儿找个男人愿意扮……”

    话音未落,两人的视线都转移了过来。

    谢怜还在兀自微笑:“???”

〔怜:你是一天到晚守在通灵阵里〕

〔慕情,一个明明在谢怜身边,偏偏要装作自己在仙京的一位奇神官〕

〔情妹妹也是受苦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情妹妹,灵文殿效率第一高〕

〔是的,我同意楼上的话〕

慕情:。。。

谢怜:抱歉啊,慕情,我那个,额,,,

风信:不用跟他道歉,反正他这么心高气傲,估计也不会听。

慕情(哭着吼):我怎么就不听了?!

(此刻,机智的我出现了。一挥手,风情就不见了。)

谢怜(懵逼中):那个,请问,他们现在在哪里?

我:他们在南阳殿,等他们调整好了,我会把他们变回来。

【  此时,南阳殿内。

    风情发现他们回到南阳殿,于是就开始打开天窗ーー说明话。

    “我操了,你又怎么了?!搞得跟深宫怨妇似的,晦气。”风信冲着慕情喊道。“我又怎么了?!你怎么不问问自己,我怎么了?!我哭了,还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气死我”慕情不甘示弱地反驳却不小心透露了自己的秘密,“看什么看,老子就喜欢你,怎么着,高兴了吧!看我这么蠢你很开心吧。”慕情干脆破罐子破摔,一股脑的骂了一通,脸红红的,细长明澈的眼睛此时蓄满泪水,看着楚楚可怜。风信被骂了一通,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猛地一把抱住慕情:“我,,,我也喜欢你,你别哭,好不好。”他虔诚的吻去慕情脸上的泪珠,亲了亲慕情的嘴角。慕情此刻恨不得钻进地洞里面去。

    慕情:为什么会哭呢?我一直以来都喜欢你,只是你似乎不懂我对你的喜欢。我这个人没有优点,缺点倒有一大堆。我和你拌嘴,吸引你的注意。我讨厌你,你总是对我误解,一点一滴积蓄在心中,其实你喜欢吃什么,喜欢去什么地方,我都小心的记住,就这样小心谨慎的默默看着你。但也就是这样,每一次的委屈默默积淀,今天才会这样爆发。

    风信:我不知道慕情为什么哭,他是个很要强的人,我喜欢他。他每次和我拌嘴,我都会很难过,他是不是不喜欢我,但是今天我知道了他喜欢我,所以我接下来应该哄哄我媳妇了。

    就在风信准备抱着慕情共赴云雨一番时,被我重新变回到了空间。很尴尬的是,他俩抱在一起,更尴尬的是,慕情看到又回到空间了,又往风信怀里缩了缩,最尴尬的是,风信还抱的更紧以示安慰

谢怜,那个,你们,额,,,

众鬼神:天啦噜,南阳玄真有一腿!!!

风信:嗯,我们在一起了。

(慕情轻轻的锤了一下风信的肩膀,脸红的快滴血了。)

    郎千秋见此时风向不对,连忙拉着戚容的手,跑到谢怜面前说:“太子殿下,我和戚容在一起了,他已经怀孕两个月了,你同意我们在一起吗?”

谢怜/戚容:???

谷子:不!!!你只是馋我爹爹的身子而已!你下贱!快放开我爹爹,不然我饶不了你!

戚容(用另一只手摸摸谷子的头):好了,爹爹确实是和郎千秋在一起了。

谷子(昏厥中)

众神鬼:我的三观尽毁,今天发生了什么?


    /晚,南阳庙。

    谢怜披头散发地从殿后转了出来。

    守在庙门的两人一看,南风当场就大骂了一声:“操!!!”冲了出去。

    谢怜无语片刻,道:“何至于?”叫谁人来看,也一眼能看出来,这是个眉目温柔的英俊男儿郎。但正因如此,一个大好英俊男儿,穿着一件女子嫁衣,这个画面,很多人可能无法直视。比如南风,他可能就个人接受不了,所以才反应如此激烈。

    谢怜看扶摇站在原地,目光复杂地上下扫视他,道:“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扶摇点点头,道:“如果我是鬼新郎,谁要是送这种女人给我……”

    谢怜道:“你就灭了这个镇子吗?”

    扶摇冷酷地道:“不,我就杀了这个女人。”

    谢怜笑道:“那只能说,幸好我不是女人了。”

    扶摇道:“我觉得,你不如现在去通灵阵问问,看看有没有哪位神官肯教你变身的法门,更实际。”

    天界的确有几位神官由于特殊需求,通晓变身之法。但恐怕这时候再学也来不及了。那头,南风青着脸进来,他骂完了就冷静许多,这点真是跟他侍奉的那位将军如出一辙。谢怜看天色已晚,道:“罢了,盖头盖上都一样。”说着便要给自己盖了,扶摇却举手一挡,道:“且慢。你又不知那鬼新郎如何害人,若是他一揭盖头发觉被骗,暴怒之下异变突生,岂不多生波折?”

    谢怜一听这话,也有道理,可他一步迈开,便听到了“嗤啦”一声。

    扶摇给他找来的这件红嫁衣,实在不怎么合身。

    原本女子身形就娇小许多,他这么一穿,腰身倒是无甚不合,但扬袖抬足,极受束缚,动作一大,衣服便被撕开了。正当他到处找到底是哪块儿裂了时,庙门口传来一个声音:“请问……”

    三人循声望去,只见小萤手中捧着一件叠好的白衣,站在庙门口,怯怯地望着他们。

    她道:“我记得昨晚是在这儿见到你的,就想来看看,会不会还遇到……衣服我洗过的,放这里。昨天和今天,都多谢你啦。”

    谢怜正要对她笑笑,忽然想起现在他是一副什么模样,决定还是不要多说话吓人了。

    谁知,小萤不但没被他吓到,反而往前走了一步,道:“你这是……要是你喜欢,我帮你?”

    “……”谢怜道,“不,姑娘你不要误会,我并没有这种爱好。”

    小萤忙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你要是不嫌弃,我可以帮你。你们……你们是要去抓鬼新郎吧?”

    她的声音和脸一下子扬了起来,道:“我、我会改衣服,我随身都带针线的,哪儿不好我可以改,我还会梳妆打扮,我来帮你!”

    “……”

    两炷香后,谢怜再次低着头从殿后出来。

这次出来,新娘的盖头已经盖好,南风和扶摇似乎本想瞧上一瞧,但最终还是决定,珍惜自己的眼睛。他们寻来的轿子就在庙门口,精心挑选的轿夫也早已等候多时。月黑夜风高,太子殿下便这么一身新嫁衣,坐上了大红花喜轿。/

〔来自风情组的无情嘲讽ーー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时的怜怜需要一只小莹姑娘〕

〔楼上别这么说,花花会生气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怜怜被小莹打扮一下后,瞬间漂亮〕

〔主要是原先太子殿下不懂胭脂水粉〕

〔所以什么都没涂就准备去找鬼新郎???〕

〔哈哈哈,风情反应亮了〕

花城:哥哥最漂亮了。

谢怜:(//////)三郎!

众鬼神:我他妈毁了三观以后还被秀恩爱,我的天!该怎么活?


月倓

【墨家cp】当他们突然土味

冰秋

沈清秋在躺在床上吃着洛冰河做的小点心。突然,一旁帮他剥瓜子的洛冰河发声道:「师尊,你今天怪怪的。」

沈清秋拿点心的手顿了下来,他眉头一皱,隐约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为师哪里怪了?」沈清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怪可爱的。」洛冰河说完还脸红,一脸娇羞的模样,好像说的人不是他,而是正在喷茶的那个人。

「师尊你没事吧?」见沈清秋咳得快断气了,洛冰河连忙扫了扫他的背。

好一阵时间过后,沈清秋好不容易平复下来,开口道:「你闭嘴!咳咳!」

洛冰河无辜道:「我没有说话啊师尊。」

沈清秋又轻咳了几声,垂目道:「那为什么我脑子里全是你的声音?」

「师尊~~~我们来探讨吧!」洛冰河闻言抱住...

冰秋

沈清秋在躺在床上吃着洛冰河做的小点心。突然,一旁帮他剥瓜子的洛冰河发声道:「师尊,你今天怪怪的。」

沈清秋拿点心的手顿了下来,他眉头一皱,隐约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为师哪里怪了?」沈清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怪可爱的。」洛冰河说完还脸红,一脸娇羞的模样,好像说的人不是他,而是正在喷茶的那个人。

「师尊你没事吧?」见沈清秋咳得快断气了,洛冰河连忙扫了扫他的背。

好一阵时间过后,沈清秋好不容易平复下来,开口道:「你闭嘴!咳咳!」

洛冰河无辜道:「我没有说话啊师尊。」

沈清秋又轻咳了几声,垂目道:「那为什么我脑子里全是你的声音?」

「师尊~~~我们来探讨吧!」洛冰河闻言抱住了沈清秋。

辛苦您了,沈老师。


漠尚

看着在办公的漠北君,尚清华灵机一动,放下了手里最新一期的《春山恨》,问道:「大王,如果你是一碗面,那你是什么味的?」

漠北君放下笔,注视着尚清华,竟让尚清华有点不好意思。

就在尚清华以为漠北君不会回答时,漠北君淡淡道:「葱花拉面味。」

尚清华似乎想起了什么,嘿嘿笑了起来,道:「那大王,我可以吃你吗?」

见漠北君表情都没变一下,尚清华失望地摇了摇头。然而,漠北君却突然开始脱衣服!

尚清华惊呆了,他看着向他逐步靠近的漠北君问:「大王....您为什么脱衣服呢?」

来到他面前的漠北君双手撑在尚清华的椅子柄上,把他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之下,无处可逃。

「你不是说要吃吗?来啊。」这是来自漠北君的爆炸性宣言。


冰九

书室宁静,香炉升起淡淡的檀香,沈九静坐在案桌旁,手上拿着剑谱读得入神。即使洛冰河到来,沈九也没施舍他一个眼神。

洛冰河对此见怪不怪,心中虽有不满,但也并无像当初那般肆意而为。他想起早前从民间听来的情话,内心纠结是否要做出如此与自己形象不符的事。

但见沈九依旧不动如山,便抬手掩嘴轻咳几声,开口问道:「你不累吗?」

沈九闻言抬头打量洛冰河,感觉他处处散发着古怪,于是他便逆着洛冰河的意思回答:「累。」

洛冰河: 。 。 。 。 。 。

洛冰河见他又低头看书了,不死心地继续说:「也是,你在我心里跑了这么久,累是当然的。」

沈九闻言身形一顿,随后伸手拿起案上的茶杯一口喝掉,声音冷淡地道:「不必忧心,只是在找出口而已。」

洛冰河内心升起一股不可名状的失落,见他还是那幅专注的模样,便打算转身离去。

他刚转身便听到身后传来沈九的询问:「那你呢?不累吗?」

洛冰河感觉他似乎是在问其他东西,他唇角勾起,转过身来凝视着沈九,回答道:「不累的。」

沈九嘴角微微勾起道:「那就好。」

那个笑容稍瞬即逝,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接下来的一天,魔宫的众魔都怀疑主上被夺舍了。


忘羡

魏无羡无所事事地坐在石阶上,嘴里咬着一根猫尾草,托着下巴看着正在喂兔子的蓝忘机。

见自己身边一只兔子也没有而蓝忘机附近却围了一大堆,魏无羡拿掉猫尾草开口道:「蓝湛,我发现你不适合谈恋爱。」

蓝忘机身形一顿,转过身来盯着魏无羡,轻声问:「为何?」淡淡的声音中竟混着一丝紧张。

魏无羡见兔子们都吃不到蓝忘机手上的食物,心情愉快,俯身亲了一口蓝忘机,在他耳边道:「因为...我发现你适合和我成亲!」

蓝忘机耳朵微红,飞快地把食物都喂完,接着便抱起魏无羡往静室走。

好吧,大家都知道老祖的腰又要没了。


曦瑶

清谈会过后,蓝曦臣与金光瑶相聚于兰室。

刚才见到不少女家主都围着蓝曦臣转,就像看见一堆蜘蛛精围着唐僧一样。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了,但是金光瑶还是觉得那些人很碍眼,于是他决定这次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

那该怎么做呢? 金光瑶想起了刚才一个过度奔放的女修对蓝曦臣说的话,想当然地,那个女修她失败了。但是他可不是旁人,金光瑶知道他二哥一定会答应他的。

于是他微微一笑,乘着蓝曦臣喝茶的空档道: 「方才听闻二哥治家有方,不知阿瑶有幸用余生领教吗?」

听到这话的蓝曦臣不出金光瑶所料呛到了,他花了一些时间来平复,顶着一张红苹果般的脸,掩嘴道:「既然如此,我们明日成亲,好让阿瑶早日体会。」

恭喜金家蓝家同时获得当家主母!


晓薛

「薛洋,你尚年轻,年少轻狂实属正常,但鬼道并非正道,对你自身必有影响。」晓星尘砍杀了薛洋用点睛召将术召唤出来的傀儡,立在薛洋身前道。

薛洋扫了扫金星雪浪袍上不存在的微尘,不耐烦地对晓星尘说:「晓星尘,你可真是烦人,怎么我到哪都能看见你,你暗恋我吗?」

晓星尘双目微睁,不可置信地瞪着薛洋。

薛洋见状轻笑,起了调戏的心思,瞬间靠近晓星尘,贴着他的耳朵道:「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不然我见你一次喜欢你一次。」说完还舔了舔晓星尘的耳廓。

直到薛洋离去,晓星尘都维持着同一个姿势,他的耳朵变得通红,抖颤着说:「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我才不会暗恋你!」

最后谁真香了,相信大家都知道。


追凌

蓝思追与蓝景仪一同来到兰陵附近夜猎,「巧遇」了金凌,于是他在蓝景仪吃瓜的眼神下走向了金凌,硬着头皮问道:「真巧啊金公子....那个...我可以问一下路吗? 我们不熟悉兰陵...」

金凌扬起头,骄傲地说道:「问吧!兰陵的路我可清楚了!」

蓝思追回头看了一下蓝景仪,只见他抱肩东张西望,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

他深呼吸了几下,一鼓作气地问道:「我想问一下去你心里的那条路怎么走!」

问完后他无视了蓝景仪「噗嗤」的声音,紧张地盯着金凌,而金凌的脸也开始冒烟了,他视线飘忽道:「找....找什么路,你不是早...早就到了吗?」

听到回答的蓝思追笑得像地主家的傻儿子,把金凌一把圈在怀里,金凌也反常地没有反抗,就只是「哼!」了一声。

而我们目瞪口呆的蓝景仪同学觉得他不应该在这里,而是应该在车底。


花怜

天色逐渐明亮,花城对怀里的谢怜道:「哥哥,如果我是九,那哥哥便是三。」

谢怜揉了揉刚睡醒的眼睛,柔声道:「为什么啊?」

花城温柔一笑,圈紧了谢怜,笑道:「因为我除了你,还是你。」

谢怜停下了揉眼的动作,脸「嘭!」的一声涨红起来,最后他把自己塞到了花城怀抱的最深处。

啊~真是个美好的早晨!


双玄

「贺兄~我们化女相吧~」师青玄向正在咬着鸡腿的贺玄说道。

然而贺玄只是瞄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师青玄嘟起嘴巴,向他威胁道:「你现在不珍惜我了,我告诉你,过了这条村.....」

贺玄又拿起了另一条鸡腿,淡淡地问:「怎么样?」

师青玄无奈道:「我在下条村等你。」

在贺玄解决了那只鸡腿之后,他打了个响指,然后两个男人马上就变成了两个女人。

嗯!爱他就和他化女相!


风情

风信推开慕情的殿门,看见慕情坐在书桌前处理公务,便踏踏踏走过去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慕情瞄了他一眼,难得没有损他,就问了一句:「干嘛?」

风信笑嘻嘻地问道:「你属什么?」

慕情打量了他一眼,心下了然,双手交叠在胸前,抬头道:「我属狗。」

风信孤疑道:「你不是属兔的吗?」

慕情翻了个白眼,问:「这是重点吗?」

风信回过神来道:「噢,对哦!」

见风信没了下文,慕情又翻了个白眼道:「继续啊!」

于是风信说:「你不属狗,你属于我。」

见他说完还沾沾自喜的模样,慕情狠狠地说:「哦,那你是狗。」接着便低头继续批改公务。

风信: 。 。 。我操了,我真的是操了。

_____

上次的刀片我收到了 还挺实用的

这次大家都甜了 客官们满意吗?

这里看江宗主脱单

宋凉书

玄真将军我错了。下次还敢(x)

别问我为什么老南阳要用骚紫色校服的门派,那个门派用弓🤪

玄真将军我错了。下次还敢(x)

别问我为什么老南阳要用骚紫色校服的门派,那个门派用弓🤪

逸姌

情妹妹生日篇(一)

额,如果和别的大佬写的有相似之处提前说对不起吖~


无车,没有文笔可言(假设三郎追到了他金枝玉叶的贵人~)


这篇的CP:风情\花怜


心里默念:OOC...OOC...


那开始了


........................................................................................


​慕情生日前一天晚上


风轻轻的吹着,给人一丝凉意。夜里,一个人都看不见,只是有匆匆的脚步声。(凑字数中...)


屋内


“风信。”谢怜说着,抿了一口花城泡的茶,又回头看着身后的花城,道:“此...


额,如果和别的大佬写的有相似之处提前说对不起吖~


无车,没有文笔可言(假设三郎追到了他金枝玉叶的贵人~)


这篇的CP:风情\花怜


心里默念:OOC...OOC...


那开始了


........................................................................................


​慕情生日前一天晚上


风轻轻的吹着,给人一丝凉意。夜里,一个人都看不见,只是有匆匆的脚步声。(凑字数中...)


屋内


“风信。”谢怜说着,抿了一口花城泡的茶,又回头看着身后的花城,道:“此茶甚好,三郎费心了。”


“哥哥喜欢就好。”花城笑着,眼里透着一丝温柔。


“太子殿下,何事?”风信皱着眉,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


“明天就是慕情的生日了,这次你陪陪他,别老是和他吵架。”


“太子殿下,这...”风信有些为难。


“风信,我相信你。”


花城这时候挑了挑眉,没说什么。


“好吧。”风信咬了咬牙,说完就走了。


“哥哥何必呢,不用管他们的。”


“三郎,我就是想拉近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罢了”


花城把谢怜拉到他身边来,又一把抱住了谢怜,开口:“是这个关系?”


“三郎,别闹”


......


“明天去练字。”谢怜说道,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为什么要练字,表问我)


第二天清晨


“当当当,当当当”一阵敲门声传进了慕情的耳朵里。


“哪位,何事?”慕情道。


“额...我是...”


还没等风信说完,慕情便道:“老天,我正睡着呢!”“今天我也不想说你,你走吧”


风信知道,每当慕情过生日时,都不会和他吵。


........................(未完结).................................


小剧场:


风信:“我操了,我操了,我真的操了!!”


慕氏白眼×1


“秀恩爱!!”


慕氏白眼×2


“我说慕情,你眼睛不疼?!!”


慕氏白眼×3


“不疼,我还想用眼白瞪你呢。”​慕情不紧不慢的说。


“我操了...我...唔...”​(慕情用手捂住了风信的嘴)


“你能换句话骂吗?”


......


“不能!”​


雪殃

山有木兮卿有意 一

     “还好,”似是想到什么,魏无羡勉强笑笑,垂下眼帘。“不过,你过得不错吧,是不是,小玄真?”随即挑眉,玩味的看向慕情。

       慕情的脸顿时覆上一层薄红,“那么我说一下你历劫时有一次围猎的事啊?”慕情似是想到什么,反唇相讥。“你……你敢!”魏无羡仔细一想,顿时底气不足。

        “你就是殃墨仙君?...

      

     “还好,”似是想到什么,魏无羡勉强笑笑,垂下眼帘。“不过,你过得不错吧,是不是,小玄真?”随即挑眉,玩味的看向慕情。

       慕情的脸顿时覆上一层薄红,“那么我说一下你历劫时有一次围猎的事啊?”慕情似是想到什么,反唇相讥。“你……你敢!”魏无羡仔细一想,顿时底气不足。

        “你就是殃墨仙君?离他远点!”风信想也未想,一来这,就看见自己媳妇与另一个人说活,关建还凑那么近!

        “挺有福气啊,”魏无羡低声说到,突然猛地把一条胳膊搭在慕情肩上,亲昵地问“这谁啊?你凭什么让我离他远点!”

        “你!”风信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把魏无羡手扯开,一把抗起慕情。

       “啧,小玄子有苦受了,唉,儿大不由娘……爹啊!”魏无羡负手慨叹一声,忽然说:“唉,为什么这么多人?你们要干啥?”这话下来,把那原来十分美好的气质生生破坏了。

        众神官一阵腹诽:您老才看到我们啊?!

        “血影殃墨,好久不见。”红衣鬼王不知何时与谢怜来到,对魏无羡说道。

         “这不是红红儿吗?可喜可贺,追了八百年终于追上了你那金枝玉叶的贵人。”魏无羡循声望去,不怕事道。

          “要不咱俩打一架?”花城假笑道。“好啊。”魏无羡笑眯眯着。

         “好了,你是殃墨仙君?”谢怜一看这形势不对,出声道。

           “不知仙乐太子殿下有何事?”魏无羡突然变得温柔似水,配上那绝色容貌,明摆着放电……

正是在下

“我他妈不是我!”(五)(高能警告)

[图片]倒车请注意倒车。

请小心背后有人。

倒车请注意倒车。

请小心背后有人。

蓝妙妙

由于我在推特账号忘记了密码,无法获得授权,所以为截屏。

请不要问我授权问题,相类似评论我不会回答。不喜勿喷,谢谢。

由于我在推特账号忘记了密码,无法获得授权,所以为截屏。

请不要问我授权问题,相类似评论我不会回答。不喜勿喷,谢谢。

山卿

【风情】风信的哄妻之路

*我说灵感来自路边打架的小黑狗和小白狗你们信吗

*ooc


【幼儿园】

风信:慕情……我错了……你别生气好不好?我……把我的棒棒糖给你!

慕情:两根都要!

风信:(委屈)好吧……你不要生气了……

慕情:原谅你了。

(小朋友什么的真的超可爱)


【小学】

风信:不就是用了一下你的橡皮而已嘛,你怎么那么小气啊!

慕情:哼!你不跟我说我就生气!

风信:那……我把我的铅笔送给你,我下次跟你说好不好?

慕情:哼!这还差不多。

(小朋友的感情什么的)


【初中】

风信:我操了!慕情!我上课打睡觉的事是不是你去告状的?!

慕情: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我说灵感来自路边打架的小黑狗和小白狗你们信吗

*ooc






【幼儿园】

风信:慕情……我错了……你别生气好不好?我……把我的棒棒糖给你!

慕情:两根都要!

风信:(委屈)好吧……你不要生气了……

慕情:原谅你了。

(小朋友什么的真的超可爱)



【小学】

风信:不就是用了一下你的橡皮而已嘛,你怎么那么小气啊!

慕情:哼!你不跟我说我就生气!

风信:那……我把我的铅笔送给你,我下次跟你说好不好?

慕情:哼!这还差不多。

(小朋友的感情什么的)


【初中】

风信:我操了!慕情!我上课打睡觉的事是不是你去告状的?!

慕情: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风信:我真的是操了,这点事你还去告状,你幼不幼稚?!

慕情:行,我幼稚。你以后别找幼稚的人借作业抄。

风信:……别啊,你知道的,我上课睡觉,什么都没听。

慕情:你活该!

风信:哎……我错了行吗?

慕情:不行。

风信:(好气哦但是为了作业还是要忍着)那我给你打一顿行了吧……你就把作业借我……

慕情:………打你就算了。下不为例。作业,拿去。


【现在】

风信:慕情……我错了。

慕情:……

风信:我错了你别不理我……

慕情:……

风信:哎我操了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不都道歉了吗?!

慕情:……

风信:我操了,你他妈的!

慕情:你没错,滚。

风信:……你看我这么诚恳,真的不原谅我?

慕情:不听,不要,滚。

风信:……真的不听?

慕情:不听,滚。

风信:(一把扛起)不听就算,我们好好探讨探讨。

慕情:我操了!!!你他妈的放我下来!风信!!!!



(咳咳,后文我们一概不可描述)







【我在写什么。。。】


ZLan_

风情夫夫相性100问【2】

ooc我的 人物秀秀的 不喜勿喷谢谢 主风情,雷者绕开谢谢


接上问(没写错!是问!)


no5.对方性格?


风信:爱翻白眼、阴阳怪气、心思跟深宫怨妇似的。


慕情:我操了!你说谁是深宫怨妇!!!


ZLan:情妹妹终于不翻白眼了!


慕情:我操了谁是情妹妹!!(ZLan:串词了……   情:要你管!)


ZLan:[为了生命安全我决定暂停作死!〈小声bb〉]


no6.什么时候相遇?在哪里?


风信:800年前相遇,在皇级观。


慕情:800年前,弱智问题我拒绝回答【白眼】


ZLan:生活不易ZLan叹气……


no7....

ooc我的 人物秀秀的 不喜勿喷谢谢 主风情,雷者绕开谢谢


接上问(没写错!是问!)


no5.对方性格?


风信:爱翻白眼、阴阳怪气、心思跟深宫怨妇似的。


慕情:我操了!你说谁是深宫怨妇!!!


ZLan:情妹妹终于不翻白眼了!


慕情:我操了谁是情妹妹!!(ZLan:串词了……   情:要你管!)


ZLan:[为了生命安全我决定暂停作死!〈小声bb〉]


no6.什么时候相遇?在哪里?


风信:800年前相遇,在皇级观。


慕情:800年前,弱智问题我拒绝回答【白眼】


ZLan:生活不易ZLan叹气……


no7.对 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风信:阴阳怪气。


慕情:二愣子[ZLan:???二愣子哈哈哈]


ZLan:?情妹这样说你夫君合适吗???


慕情:【白眼】谁是情妹,谁是夫君!!!!!!!


$$$$$$$$$$$$$$$$$$$$$$$$$$


就这样吧,一会整[慢慢的才有意思👍]


小苍兰_XCL
Q版的睡觉的风情。 风信笑得好...

Q版的睡觉的风情。

风信笑得好憨啊哈哈哈哈

Q版的睡觉的风情。

风信笑得好憨啊哈哈哈哈

洛冰河想要帅炸苍穹

千万不要翻白眼

风信:“我艹了,我真他妈的艹了”

慕情:“怎么了,巨阳将军?”[翻白眼]

风信:“你光翻白眼不累呀?”

慕情:“我艹了,翻不回来了”

风信:“扫地将军,你你你说啥?”

[这是,一只怜怜和一只fafa悄悄路过]

慕情:“太子殿下,救我!”

谢怜:“你……试试往回翻?哎呀三郎别闹!”

[花城从后面抱住谢怜]

风信:“我艹了,我真他妈的艹了!🐶花城”

慕情:“我是不是应该庆幸我翻不回来?看不了这辣眼睛的一幕,不对呀!太子殿下,行不通呀!”

花城:“那你就继续往后翻!”

[然后慕情继续往后翻,还是翻不回来了]


风信:“我艹了,我真他妈的艹了”

慕情:“怎么了,巨阳将军?”[翻白眼]

风信:“你光翻白眼不累呀?”

慕情:“我艹了,翻不回来了”

风信:“扫地将军,你你你说啥?”

[这是,一只怜怜和一只fafa悄悄路过]

慕情:“太子殿下,救我!”

谢怜:“你……试试往回翻?哎呀三郎别闹!”

[花城从后面抱住谢怜]

风信:“我艹了,我真他妈的艹了!🐶花城”

慕情:“我是不是应该庆幸我翻不回来?看不了这辣眼睛的一幕,不对呀!太子殿下,行不通呀!”

花城:“那你就继续往后翻!”

[然后慕情继续往后翻,还是翻不回来了]



醉卧君怀

抖音“总裁”梗 ——风情向

“太子殿下”

“讲”

“南阳玄真被你关进小黑屋

    成语接龙三年了”

“所以,他们学会好好相处了?”

“没有,不过孩子已经生俩了”

“what ?”

“太子殿下”

“讲”

“南阳玄真被你关进小黑屋

    成语接龙三年了”

“所以,他们学会好好相处了?”

“没有,不过孩子已经生俩了”

“what ?”

地理老师苏柒吖~

君知否?

君知否?

            【天官赐福阅读体】

三个时间线

①时间线,正文完结[全员向(死者复活)]

②时间线,谢怜第一次飞升【全员向】

③时间线,风水地飞什后100年[半全员向]

(③时间线设:花城黑水为成绝,谢怜半月关初见半月)

注:不同时间线的人名字前会有自己时间线的序号

人物墨香的,ooc我的

随缘更新

注:本章为第①时间线

------------------------

  慕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倒在草丛上,草叶...

君知否?

            【天官赐福阅读体】

三个时间线

①时间线,正文完结[全员向(死者复活)]

②时间线,谢怜第一次飞升【全员向】

③时间线,风水地飞什后100年[半全员向]

(③时间线设:花城黑水为成绝,谢怜半月关初见半月)

注:不同时间线的人名字前会有自己时间线的序号

人物墨香的,ooc我的

随缘更新

注:本章为第①时间线

------------------------

  慕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倒在草丛上,草叶上似乎还有一些露水,歪歪扭扭的掉落下来,正好打在他眼角边,几缕阳光洒落下,带着淡淡的暖意。

  慕情捂着眉心坐起来,心道以后千万不能和风信比酒量,酒没喝多少,但醉确是实打实的醉了,脑仁生疼,还喝断片了。

  “哥哥?..........哥哥在哪?”花城的声音从三步外传来,慕情这才注意到,仙京和鬼市的“人们”都躺在离自己不远处。

  谢怜爬起来,呆呆地望着四周“这是哪?”后朝慕情他们喊“三郎,风信,慕情!”

  “各位好,欢迎来到阅读空间。我叫花崎。”一位绿衣女子在树后走来。“我把大家传送到这,是想让大家读一本书。”

  花崎觉着他们大概会问时间问题,便说道:“不用担心时间问题,外面的时间是暂停的,你们回去时,别人也只是睡了一觉的时间。”

   “姑娘,这是一本什么书?”一神官道

  “书名《天官赐福》。”花崎又道:“讲的是C天R地小妖精攻×仙风道骨收破烂受的故事。”

  众神官和鬼怪们:“?!”

  你能像想位姑娘一脸平静的说出这些话吗?


------------------------

迟来的更新👀

下张另外两个时间线会出现

柚稚and橙熟

且听薄雪三味

文笔太差~勿喷

@欧派不是欧趴(挚友)

私设,不要太计较

一切人物为墨香铜臭所有

出自原著《天官赐福》

风情(风信,慕情)


看天官赐福的时候特别喜欢风情这对cp,看的我特别开心,结果,墨香不得不说是亲妈鸭!剑兰出来了,竟然还有一个错错。我顿时心肌梗塞了起来!!!


天庭


南方啊,有一位南阳将军,他特别奇怪,他的神庙里一直有两位神官,听老人说,那位神官是南阳将军的挚友玄真将军……


“听说了嘛,玄真将军牺牲了”


“瞎说什么呢,玄真将军怎么可能会牺牲”


“早就听说了,南方最近不太平,好像有一位近绝,天天吸食人精气”


“镇守南方的不是有两位神官嘛,...

文笔太差~勿喷

@欧派不是欧趴(挚友)

私设,不要太计较

一切人物为墨香铜臭所有

出自原著《天官赐福》

风情(风信,慕情)


看天官赐福的时候特别喜欢风情这对cp,看的我特别开心,结果,墨香不得不说是亲妈鸭!剑兰出来了,竟然还有一个错错。我顿时心肌梗塞了起来!!!


天庭



南方啊,有一位南阳将军,他特别奇怪,他的神庙里一直有两位神官,听老人说,那位神官是南阳将军的挚友玄真将军……



“听说了嘛,玄真将军牺牲了”


“瞎说什么呢,玄真将军怎么可能会牺牲”


“早就听说了,南方最近不太平,好像有一位近绝,天天吸食人精气”


“镇守南方的不是有两位神官嘛,这都镇不住”


“南阳将军告假了,说是去看望妻儿。”


南阳将军刚从下面上来就听到他们的对话,呆愣在原地。


“南阳将军,您在这干嘛呢?”

一位路过的神官看着风信呆愣的站着,就上去搭话

“玄真将军呢?”

风信僵硬的转过头问那位神官

“唉,南阳将军,我不知是该恭喜你还是劝你节哀。玄真将军他啊,在你刚告假的第二天就被君吾派去除南方的那位近绝。君吾说把你唤回来,可玄真将军说你与妻儿相见的时日不多,就自己一意孤行的下去了,结果这一去啊,就再也没有见到啦……”


“玄真,要不我把南阳唤回来,与你一起?”


“不必了,君吾”


“玄真,不要逞强,这个是个棘手的事”


“君吾,我没有。风信好不容易下去陪陪妻儿,就让他去吧。正好让他们妻儿消停点,别一天来我神庙里拜拜拜的”(翻白眼)
“再说了,风信也只告了三天的假,我能挺住,对她们娘俩,三年的陪伴换来十几年的告别,也是可以的。”


“慕情,你辛苦了”


“君吾这是何意?镇守南方是我得职责所在,不用辛苦”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好了,你去吧”


“是”


君吾早知慕情心思,可,偏偏喜欢的却是风信。如果风信也喜悦慕情,点一下便也是美事一桩。可怕的就是风信不是这样想的,那后果不敢想象。


慕情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将那份喜悦埋藏在心底最深处。


天开始下雪,那近绝的鬼还正好是个白色的,这样一来,慕情的视野开始变得模糊。


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臂出现痛感,低头一看,原来那近绝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已经伤到了慕情。


可慕情是谁,是哪个傲娇却不娇气的玄真将军。直接托起掌心火。那位近绝没有反应过来时,直接被刺穿!


刺穿同时,身体里的人不人,鬼不鬼的那些魂魄被一下子打了出来,本来就是带怨气的,直接冲向慕情。慕情被一下子打到在地,吐出一口血气。


那位近绝也绝不可能那么容易的被斩杀。重新站起来,对着慕情笑,一边笑,一边吸收着那怨气。


慕情因为那怨气直逼心神,法力早不如从前。那怨气在慕情的心神中撞来撞去,慕情的嘴角又开始涌出血液。


但是慕情的骄傲不允许他战败,站起来,盯着他,拿出自己的刀,直直的冲了过去


地上白色的雪花已经被染红,那近绝也被慕情伤的不轻。慕情的情况也没有比他好多少。一神一鬼躺在雪地里,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口还在不断的向外流血,在不停的为这片雪地涂上靓丽的颜色。那颜色是极佳好看的,是慕情最为喜爱而又为之讨厌的,那红的耀眼,红的妖艳,红的令人绝望


慕情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双手控制不住的抚摸着那红。慕情与那位近绝为分出胜负,也算是打了个平局


风信无助的走到玄真殿门口,看着那人被抬入殿中,看着他平时最得意的几位副手那猩红的双目。看着那人,面无血色,身上那血染的披风,那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口。风信像窒息一样的无助


谢怜看着风信,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风信转头看着谢怜“你告诉我,慕情只是受伤了,对不对?他只是睡着了,他觉得没有离开我,对不对?”


谢怜对上风信那猩红的双眼,不忍心看的别过头去,眼眶逐渐涌出泪水。蹲下去,抱住双腿。双肩微微颤抖



风信的眼眶一下子就涌出来一股泪水,用手拭去。冲进玄真殿,推开守在他身边的人,但面对那块白布,风信还是迟疑了。手就悬在空中……

想看看他的双眼,就是白眼也好……

想看看他的薄唇,就是骂人也好……

想看看他的面容,就是生气也好……

想看看他,那个他,可,那一块白布,把南阳将军成功的制服了……



风信终究是没有忍住,身体无力的软下去。眼眶承受不住重量,那滴泪,落了下去。



众人皆知慕情深爱南阳将军……

可风信也在朦胧中爱着玄真将军……

玄真将军料事如神,可终究没有赌对南阳爱玄真……


慕情下葬了,风信那一天,没有哭,没有闹,也不是开心的神色,就是呆呆的看着那个之前慕情留在自己这里的一个手帕,上面有樱桃树,是慕情自己亲手绣的。南阳将军看着棺木被泥土埋没。用一个小树枝在泥土上画了一个樱桃树,下面有两个小人……


南方啊,有一位南阳将军,他特别奇怪,他的神庙里一直有两位神官,听老人说,那位神官是南阳将军的挚友玄真将军……









江桉辞

风情.图谋不轨

ooc越来越严重

试图挽回

正文↓

雨后的午时,空气永远是那么清新。

午休时分,课桌上趴着的少年正睡的熟,雨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到他白净的面庞,尽显恬静之景。

少年虽是男子,却留着长发,马尾高高扎起,十分秀气。

鬓发因风的吹动拨乱到了慕情的脸上,一旁小麦肤色的同桌伸手去把那缕发丝撩到了慕情耳后。

风信盯着慕情看。

怎么会这么好看,怎么会这么白。

阳光越发照射的强烈,慕情蹙了蹙眉,换了个朝向。

风信伸手摸了摸慕情的脸,一脸宠溺地看着慕情,风信自己倒是没察觉。

慕情醒了,睁眼便看到风信那宠溺的表情,似是被吓到了,便看成了图谋不轨的表情,一下子瞪大了双眼,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风信...

ooc越来越严重

试图挽回

正文↓

雨后的午时,空气永远是那么清新。

午休时分,课桌上趴着的少年正睡的熟,雨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到他白净的面庞,尽显恬静之景。

少年虽是男子,却留着长发,马尾高高扎起,十分秀气。

鬓发因风的吹动拨乱到了慕情的脸上,一旁小麦肤色的同桌伸手去把那缕发丝撩到了慕情耳后。

风信盯着慕情看。

怎么会这么好看,怎么会这么白。

阳光越发照射的强烈,慕情蹙了蹙眉,换了个朝向。

风信伸手摸了摸慕情的脸,一脸宠溺地看着慕情,风信自己倒是没察觉。

慕情醒了,睁眼便看到风信那宠溺的表情,似是被吓到了,便看成了图谋不轨的表情,一下子瞪大了双眼,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风信,一下子往后缩了缩。

风信抚着慕情脸的手也收回了。

两人就那么僵持地看着,最终还是风信先开口:“我操了,你那副惊愕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就摸你一下又不会把你吃了。”

慕情这才收回那副表情,翻了个白眼,道:“啧,一睁眼就看到某人那一脸要对我图谋不轨的表情谁不会吓到。”

“我操了,谁对你图谋不轨,就看看还图谋不轨,还有我刚什么表情?我刚才的表情很正常的好吧。”风信就是个憨,自己的表情也未察觉。

“我才操了!md你自己刚才的表情你自己还不知道?!一脸图谋不轨地看着我还觉得自己的表情很正常,你是脑坑吗?”慕情忍不住地又翻了个白眼。

“我操了,我真的操了!我怎么图谋不轨了?来来来,你说说,我刚才啥表情!”风信倒是急了。

“那么恶心的表情我做不出来。”慕情又一个白眼袭来。

“我操了!得得得,那你倒是形容一下啊。”

“啧,猥琐大叔调戏小姑娘。”

风信仔细想了下,道:“噫——我哪会做那种表情。”

慕情又一个白眼,道:“你自个慢慢回想吧,没空搭理你,我再睡会,你死开点。”

“我操了。”风信道。

转眼便看到慕情继续枕着手睡了。

到底是怎样的表情呢,等等,好像是……知道了,风信回想着,难怪慕情会那么惊愕,毕竟没看过风信这副模样。

阳光的照射真的很容易使人困倦,慕情又睡了,可怎知将欲要入梦,那熟悉的大手又抚上了脸,慕情立马睁了眼,见那人一脸宠溺地笑着看着自己,便又打了打颤,还是一脸惊地看着风信,呼的一拳挥向风信。

风信举手握住了那拳,笑吟吟地道:“我就是对你图谋不轨啊~刚才跟你吵着都忘了我对你确实就是图谋不轨~”

听了这话,慕情的耳根子立马就红了,但还是骂了回去:“你、你有病吧!”

风信一把将慕情拉入怀中,道:“我不管你喜不喜欢我,你可能会觉得我不正常,但我就是喜欢你,别挣扎,我就抱一会。”

慕情脸红的就像那通红的苹果一般,道:“记着,是你抱的我,抱紧了,就不准再放开。”

“这么说你是同意了。”风信看着怀中人道。

“嗯……”

教室里只有他们二人,问其他人在哪啊——

后门——

“老裴你别挤,我也要看!”灵文道。

“就是,再挤我叫我哥罚你跪搓衣板!”师青玄道。

“切,要不是我叫你们来看,你们还在那慢慢悠走呢!”裴茗道,“你们听,风信那小子还真会泡慕情那小子,什么就是对他图谋不轨,啧啧,骚话比我还多!”

“哎——你们都别吵,专心看,能看到就行了呗!”众人道。

众人争吵着,殊不知,教室里的二人都已从前门绕到了他们身后,道:“看够了吗?”

众人颤颤地转了头,立马纷纷散开进入教室。

他二人也进入了教室。

似是又多了分生机,下午上课,风信都有认真在听,没有显得那么懒散,爱情的力量就是大。

ooc严重

我jio的遇到爱情,不管多刚的性子也会在其软化(为我的ooc找借口hhhhc)

深夜了诶,00:02:57

叫我沐染哦

关于南阳将军的育女过程

前提

1.私设有,比如错错就很开心地改成了女生

2.人物ooc,勿喷

3.天官赐福原文忘了好多,设定可能有出入

4.无准确攻受,但作者我更偏风信受

5.私心人物都活了(哥哥死时我超心疼!)

下面正文


谢怜带着花城去见风信,左手领着一个女孩,风信见到那女孩吃了一惊,虽然小脸灰扑扑的,但还是能看出白净,一双红蓝异色瞳好奇地左右张望,长长的黑发扎着一个高马尾,这面孔竞和自己有六成相似!

风信望着谢怜“殿下,这……我操了……我可真没有过除错错以外别的孩子,殿下您知道的……”察觉风信有点悲伤,谢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风信……这孩子就是错错,不信你问她。”风信立马不乐意“我操了我操了我真...

前提

1.私设有,比如错错就很开心地改成了女生

2.人物ooc,勿喷

3.天官赐福原文忘了好多,设定可能有出入

4.无准确攻受,但作者我更偏风信受

5.私心人物都活了(哥哥死时我超心疼!)

下面正文


谢怜带着花城去见风信,左手领着一个女孩,风信见到那女孩吃了一惊,虽然小脸灰扑扑的,但还是能看出白净,一双红蓝异色瞳好奇地左右张望,长长的黑发扎着一个高马尾,这面孔竞和自己有六成相似!

风信望着谢怜“殿下,这……我操了……我可真没有过除错错以外别的孩子,殿下您知道的……”察觉风信有点悲伤,谢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风信……这孩子就是错错,不信你问她。”风信立马不乐意“我操了我操了我真的操了,殿下,错错是男的啊!”谢怜摸了摸那女孩的头,“错错,跟你父亲打声招呼。”

“……垃圾你好。”女孩软软的声音响起。

“!我操了?”风信强压下心中怒火,不能和小孩子置气。他心想。

“这是我从她手里拿到的,”谢怜拿出那条金腰带,还是一样,锈的不成样子,几乎辨认不出来,风信心猛的一颤,这就是他送给剑兰那条。

“剩下的你们聊吧,我要带哥哥去一个地方。”花城用眼神示意谢怜,谢怜点头会意,他们在这,风信怕是会有问不出口的问题,也正好给父女俩相处时间。谢怜花城便离开了。

风信看着那条金腰带,终于开口“你……是错错?”

“嗯。”

“你……呃……妈妈呢?”

“为了我魂飞魄散了。”错错低下了头。

“……”风信久久没有回应。愧疚,心酸,怀念……他的心五味杂陈,一瞬竟红了眼眶。

慕情本来是找风信来吵架的,没别的,就因为心情不爽,可当他一进门就看到这沉重的一幕,有发觉风信身边那明显的悲伤气氛,本想出口安慰,可话到口头又变成了“当初没留下人家姑娘,现在伤心干什么?”

这话一出,南阳殿里一大一小两个都低下了头。错错的手握紧了拳头,也红了眼眶。

!!!慕情简直想抽自己一巴掌。

“那个……你们别伤心啊。”慕情也不是个擅长安慰人的,更何况刚刚出口伤人,难免心虚。

“没事你就走吧。”风信现在不想和慕情吵,他看了细细打量了错错,更是心酸,错错衣衫褴褛,小脸灰扑扑的,就头发整洁些。

他牵起错错的手,准备带她去洗梳,却被错错一把甩开,“不要你牵。”

慕情看不过去,直接一把抱起错错塞到愣神的风信怀里,虽然错错不断挣扎,但最后还是无用功。

风信让错错自己去洗澡,自己则是为衣服发了愁,总不能让错错穿着这破衣服吧。想着想着,他把目光投向了慕情。

慕情“……”我就知道。

“慕情,帮个忙,帮我改一下衣服,就把我这身改小点。”风信丢给慕情一件自己的衣服。

“你真把我当老妈子了!你觉得我会帮你?”

“就一次,最好做快点。”

“……”难得见风信服软,慕情也还是骂骂咧咧地走了。

风信看着慕情离去的背影,又看看澡堂方向,一时无言。

“对不起……”这句话,承载了太多太多,就算风信想,他们也回不去了。

那个女孩,终究魂飞魄散,天地再无踪迹。

风信也喜欢过她,一瞥一笑,一个动作,他都忘不掉。可也仅仅是“喜欢过”。他们还是错过了彼此。

风信望着慕情逐渐消失的背影,心中苦涩。

他现在爱的人,会不会也离去呢?


作者有话说:

emmm……好短小。风信真的ooc了,这么文艺……错错变成女孩真的很可爱啊。慕情戏份那么少,还一下子戳了父女的心窝子,我真不是故意的。基本上后面就是慕情,风信,错错的戏份了,想看其他的emmm……少。

风情粮和情风粮好少啊……几乎都磕完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