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风斩冰华

371浏览    10参与
独耳兔666

“科学与魔法交织之时,故事即将开始”

难得画一张人这么多的,怎么说还是比较喜欢

“科学与魔法交织之时,故事即将开始”

难得画一张人这么多的,怎么说还是比较喜欢

独耳兔666

炮浓度高,是我喜欢的女角色们()有些是印象画了错了别打我

炮浓度高,是我喜欢的女角色们()有些是印象画了错了别打我

肆月剪辑
纯路人,这翅膀少的打不赢翅膀多的把 风斩冰华
纯路人,这翅膀少的打不赢翅膀多的把 风斩冰华
雄峙天东jr

风斩线第5话:心灵碎片

[图片]

《某最强的克隆计划》风斩线章节目录:

主线第1话——主线第2话——主线第3话——风斩线第1话——风斩线第2话——风斩线第3话——风斩线第4话——风斩线第5话

--------------------------分割线--------------------------- 

一方通行趴在地上已经很长时间了,眼前的情况,是他平生仅见,也是现在学园都市的灭顶之灾。

不能让这个家伙得逞。如果毁灭整个学园都市的攻击发动,那个小鬼,也会在这次屠戮的人之中。

艰难站起的一方通行,回想着最后之作的笑容。

到了这一步,没有退路了,哪怕这个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出现的怪物强于自己再多,...


《某最强的克隆计划》风斩线章节目录:

主线第1话——主线第2话——主线第3话——风斩线第1话——风斩线第2话——风斩线第3话——风斩线第4话——风斩线第5话

--------------------------分割线--------------------------- 

一方通行趴在地上已经很长时间了,眼前的情况,是他平生仅见,也是现在学园都市的灭顶之灾。

不能让这个家伙得逞。如果毁灭整个学园都市的攻击发动,那个小鬼,也会在这次屠戮的人之中。

艰难站起的一方通行,回想着最后之作的笑容。

到了这一步,没有退路了,哪怕这个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出现的怪物强于自己再多,也没有退路了。

通行整体用风斩冰华的脸,以一种极其亢奋的扭曲表情看着面前的学园都市,这是上条最为心痛的事情。

一方通行操纵空气摩擦产生的爆破风暴,打向了通行整体。

不出所料,对手毫发无伤。

紧接着,第二次、第三次攻击还在继续,明知自己完全伤不了对手的一方通行,还在一次又一次进行着无用的攻击。

站在河对岸的通行2271号,看着自己的兄弟们的意识集合体所做的事情,下了最后的决心。也许,这是最后的办法了。

“这座城市,今晚就寿终正寝了!”

伴随着一声大喊,几十片血色羽翼挥下。

已经顾不得自己生命的上条,冲上去阻挡。

但是,他只有一只右手,尽管勉强顶住了一片血翼,但是,其余的攻击造成整座城市毁灭的结局,已经根本无从逆转。

可就在此时,血翼突然全都消散。

上条因为身体惯性前冲,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

风斩冰华的身体,出现不自然的抖动。

通行整体的控制,好像有了不稳定的迹象。

原因就在于现在河对岸,已经倒下失去意识的通行2271号。他把掉进河水中昏迷的木原千剩的能力运用演算服装,穿在了自己身上,现在也倒在木原千剩的旁边。

“怎···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居然还有人捣乱!”

通行整体的形成,是定向控制5000个克隆体的AIM扩散力场形成的。除去已经死掉的个体,还有两个个体因为特殊原因没有接入。

其中之一就是通行2271号。

因为所有的克隆体,都是注入了任务为先,一切为计划的杀手情感,因此意识比较协调统一,少有的例外个体,并不会在能力的量上有多大贡献,相反可能是个干扰。

由于这一点,所以刚才通行2271号没有昏倒。

可是现在,通过使用泷壶理后的升级版能力,他也已经把自己的AIM扩散力场混入了其他兄弟的力场之中。

一滴冷水掉进整锅的热油,会造成很大的响动,所以现在,通行整体开始出现了不稳定。

上条看到,风斩冰华的面部表情发生了变化,一个他熟悉的表情回来了。

“风斩!”

意识回归的风斩冰华,一眼就看到了,被整个夷为平地的市区,和学园都市中传来的无数人恐慌的哭喊。

“这是···使用我的身体做的···”

“风斩!”上条意识到风斩冰华现在的情况,恐怕还并不乐观。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用了我的载体?我不想伤害大家,为什么是我···”

而在风斩冰华的意识深处,通行整体正在黑暗之中疯狂的嚎叫:

“2271号!你这个无可救药的废物,想用你的意识介入来干扰我?那好,我就让你的意识也彻底毁灭!”

“本来我就是这个打算!”

这种因为不稳定而失去载体的主导权,只是暂时的,通行2271号冒着被整体反噬的代价这么做,其实争取不了太多的时间。

明白这一点的风斩,含着泪水看了看面前想要拯救自己的上条。

“对不起,当麻。”

随后,风斩的身体开始剧烈抖动,这次不是平时那种消失之后转化为潜藏在整座城市扩散力场的状态,而是以强大的外力摧毁核心,造成存在本身的自毁!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已经可以操纵AIM力场,并且夺取了5000名LEVEL4能力者计算力的通行整体的能力,而现在,他附身风斩的做法,反而是自食其果,最终,他自己也不能幸免。

意识到风斩在做什么的上条,焦急的向着风斩跑去。

风斩的身体,已经开始出现裂痕。

“我怎么可能容许你区区一个2271号阻止我!”

风斩的表情再次变化,通行整体再次夺取了控制权,但是仅仅一秒之后,他就再次被拉进深渊。

在深渊之中,通行2271号自身的意识逐渐减弱。他的兄弟们,只是单向输入了自己意识的一部分来组成这个整体,而他自己却为了阻止整体,将自己的意识全部转移,这意味着一旦整体被毁,他的兄弟们还能够醒来,而他自己···

“风斩姐姐,不要为我犹豫了,为了230万人的生命,我自己已经做好觉悟了。”

“对不起···最后还要牵连你···”风斩向这个将和自己一起舍弃生命的少年道了歉。

可是,更觉得自责的是通行2271号。到了这一步,通行2271号自己也不打算活了,如果不是他的干扰,风斩没有机会自毁。尽管就算不干扰,风斩的意识也会被通行整体吞噬,但仅仅看过程,他确实是凶手。最终,因为不忍心杀人而冒着被杀的危险叛逃的他还是葬送掉了其他的生命,还是在风斩意识被禁锢无法征得她自己同意的情况下擅自作出干扰整体的决定,虽然风斩不是人类。仅此一点,他也明白自己没有资格独自活着了。

冲到了风斩面前的上条,准备用右手停止风斩正在借用通行整体的能力进行的自毁。

但是,他立刻明白自己根本办不到。

原因非常简单,一旦自己的右手碰上去,自毁过程停止的瞬间,风斩自己也将同时香消玉殒。

“可恶!”上条不甘心的怒吼着。

上条第一次这么讨厌这只右手,讨厌它只有杀死幻想这一种力量而不能守护幻想,讨厌它不能让一个为了大家的欢笑甘愿让自己万劫不复的少女重新从地狱回来。

风斩身体的裂缝已经越来越大。

“想毁掉我,你们谁也别想独活!”

再次掌控了载体的通行整体,使用风斩的身体,再次释放血翼。

现在,通行2271号造成的不稳定阶段已经过去。

可是,自毁已经无法停止了,进行到了这一步,即便他自己,也已经来不及将自己脱离风斩这个载体了。于是,他最后决定,让所有人给自己陪葬。

几十片血翼再次挥下,明白不能让风斩最后的心意白费,上条拼死伸出右手,挡下一片血翼,这一次,血翼直接被消除了。

这个状态的风斩冰华载体,已经掌控不了如此强大的力量了。

随后,上条接连将两三片血翼一一消除。

最终,其他的血翼自动消散,通行整体最后一次疯狂的毁灭,在千钧一发之际,被上条阻止了。

“幻想杀手!!!!”

随着不甘心的大喊,通行整体坠入了深处,再也不会回来了,同时,当然也有将自己全部意识注入整体的通行2271号。最终,这座城保住了。

所有血翼全部散去,风斩冰华已经裂开的脸上,露出了最后欣慰的笑容。

她的身体,开始化为碎片,渐渐消散。

“风斩!”

“谢谢你,当麻。”

少女最后的声音,回荡在已经空无一物的原地。

一夜过去,先前昏倒的白发克隆人少年们,纷纷在街道上醒来。

现在的街道上,无数人都受伤了,因为昨夜的恐慌,四散逃跑的市民,被不管不顾逃亡的车辆撞倒了很多,而车辆相互撞击的惨祸,也使很多人倒在街道上。

“不好了!这些人有生命危险,我们必须赶紧救人!”

这些昨夜之前还在执行者追杀任务的少年们,却说出了这种不像是他们能够说出的话。

在某处研究所的黑暗房间内,日谷昌英理事看着各个研究所的影像,看到所有克隆人一个不剩的离开,而研究员们面对LEVEL4能力者军团根本拦不住的情况,气的差点拍烂了桌子。

“木原千剩!看看你惹得好事!”

在他身后,江口原叶和乔休尔·马文两个亲信一言不敢发出的听着。

在医院中,上条当麻和一方通行看着躺在那里,已经被医生断定,不会再醒过来,已经是植物人状态的2271号。

“抱歉,最后还是没能救他···”

对于上条的道歉,一方通行没有回答。

“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待一会儿。”

在同一次的事件中,看着两个朋友的悲剧发生而没有能阻止的上条,低着头,站在原地半天都没有挪动脚步。

不过,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克隆人少年一夜之间,就不再是原来那种到处袭击能力者和其他人员的冷血杀手了。

因为,通行整体毁灭时,其碎片本来应当回归意识来源的5000个本体,但是,由于风斩在被附身的情况下自毁,最终她的意识碎片成为了替代品。而那些克隆人少年虽然嗜血擅杀,但那是速成灌输,根基并不深,所以哪怕风斩的意识分成5000块,影响都是足够大的。所有克隆体的人格,被外来意识碎片重构了。

同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一方通行和上条当麻不知道的原因。

在通行2271号的体内深处。

一片漆黑之中,一个白色头发白色皮肤红色瞳孔,但是却没有半点杀气,十分温柔的少年,正在默默看着一切。继而,叹了一口气:

“真是太可惜了啊,唯独最善良的你却没能看到啊,小2271。”


(风斩线完结)

雄峙天东jr

风斩线第4话:两难的抉择

[图片]

《某最强的克隆计划》风斩线章节目录:

主线第1话——主线第2话——主线第3话——风斩线第1话——风斩线第2话——风斩线第3话——风斩线第4话——风斩线第5话

--------------------------分割线---------------------------

学园都市的夜晚,一场地震突然降临。

在日本东京湾的海岸地区,地震这种东西,其实并不怎么稀奇。

但是,也没人想过,能够有借助太阳和地球的万有引力引发的地震。

准确点说,地震只是这个巨大能量冲击的余波。

刚才一方通行,夺取了地日万有引力大约0.1秒的能量,从地面朝着夺取风斩冰华身体的通行整体释放了正向上方...


《某最强的克隆计划》风斩线章节目录:

主线第1话——主线第2话——主线第3话——风斩线第1话——风斩线第2话——风斩线第3话——风斩线第4话——风斩线第5话

--------------------------分割线---------------------------

学园都市的夜晚,一场地震突然降临。

在日本东京湾的海岸地区,地震这种东西,其实并不怎么稀奇。

但是,也没人想过,能够有借助太阳和地球的万有引力引发的地震。

准确点说,地震只是这个巨大能量冲击的余波。

刚才一方通行,夺取了地日万有引力大约0.1秒的能量,从地面朝着夺取风斩冰华身体的通行整体释放了正向上方的万有引力爆破。

为了避免卷入这座城市230万平民,一方通行把方向控制在朝着太空。但是,向上爆破过程中,由于用上了所有计算力,所以还是有大概1000分之一的能量没有完全控制住,横向扩散了。

其结果是,整个东京湾近海地区发生了7.8级的地震。

学园都市的建筑使用的是新型技术,所以8级以下的地震,还勉强扛得住。但是东京都地区乃至周边县市,是什么样的惨状,可就不得而知了。

一方通行看到自己眼前四散的烟尘,但是不等烟尘全部散去,结果已经显而易见。

因为几百片血色的足足有一公里长的血色羽翼,还依然晃动着。

少女风斩冰华的身体毫发未损出现在眼前,一脚踩住已经黔驴技穷的一方通行的脑袋,用刚才那个令人不寒而栗的的声音、与一方通行极为相似的声音说:

“还以为你不惜装死使用的偷袭招式能有什么惊人的表现,真是让我失望透顶,原版。”

一方通行的脑袋吱吱呀呀响着,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现在通行整体只要再用一点力,他的脑袋就会直接被踩成粉末。

“混账!你对风斩做了什么?”

上条当麻怒吼着从河岸冲了上来,刚刚在河里挣扎了半天,抓着大桥的一根金属梁柱才侥幸逃生的他,现在身体都已经湿透,但因为愤怒,动作异常的果决。

“我对这个载体做了什么?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过就是把这个完全依托于别的东西才有存在价值的工具,用的更加方便而已。风斩冰华这个意识,现在处于被禁锢休眠的状态,不过3个小时后,她的意识也就不存在了,这具载体,就完全成为我发挥力量的利器了。”

附身在风斩身上的通行整体连看都没有正眼看上条一眼。

“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把这座城市直接从地图上抹去了,要是像我的那些物理终端那样,一个一个去清除,多少有点太慢吞吞了,反正那些家伙也是打算造一个合他们自己心意的更强的学园都市出来,那么这个过时的不良品,当然就由我替他们清理个干干净净了。”

日谷昌英理事也说过,这是万不得已的最后手段。因为谁都不知道,这个力量过于强大的通行整体一旦获得了风斩冰华的载体会干出什么事情。5000具个体分别都是只有依据命令去执行杀人和肃清任务这种程度的思维,可5000具个体的思维如果叠在同一个意识上,就可能会出现质变。

比如,极尽破坏和毁灭为乐的失控人格。

随后,附身风斩的通行整体挥动一根巨大的血色羽翼,向着上条砸了下来。

伸出了右手去挡的上条,虽然没有被羽翼伤到,但是,这个羽翼的体积和能量实在太大了,因为来不及完全消除,上条的身体被横扫着甩飞了出去掉在了旁边的草地。

然后,长达一公里的血色羽翼砸下来落在了市区,一公里的直线距离,地面全部塌陷。这还没完,羽翼以通行整体为圆心,开始滚动,半径一公里的半圆形面积内,所有的大楼被连根折断,然后倒落。成片的大楼和一堆积木一样说倒就倒,然后堆了一地。视野可及的河流南岸,近处一公里范围内,已经没有一栋建筑幸存。

这还只是通行整体几百片羽翼中其中一片的破坏力。

这是第一次,上条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怖。

不夸张的说,和这种怪物斗,凶险程度不亚于一只蚂蚁想和一头大象硬碰硬。

然后,附身体内的通行整体挥动风斩冰华美丽的左手,操纵重力,把刚才一公里范围内倒塌的所有大楼,全都举起,接着朝着上条当麻掉落的空地砸了过来。

现在真的是为了砸死一只蚂蚁,而把一堆猛兽的遗体成堆砸了下来。

这么多的残骸掉落下来,上条的身体被彻底盖在了下面,仅仅是这么庞大重量的东西落下,就已经造成了学园都市的居民感觉到了第二次地震。

接着过了大概十分钟,上条终于从这堆残骸的缝隙钻出来。

大楼的体积太大,对于一个人来讲,成堆大楼砸下来的缝隙,完全有可能躲在缝隙中幸免,虽然上条运气一向很差,但生死关头运气还是够硬的。

“哦哦哦!”

上条径直朝着附身风斩的通行整体冲过来。

想挡下对方的攻击,显见是根本做不到了,那么只能从对方自身展开攻击了。

通行整体看到挥动右拳冲过来的上条,却一点都不慌张。

没有遇到任何阻拦,上条离对手越来越近。

可最后,在距离对手很近的时候,上条自己停下了步伐。

通行整体之所以一点都不慌张,其自信就在于这里。第一,他现在占用的这个载体,是上条的朋友风斩冰华的载体。第二,风斩冰华是AIM扩散力场的集合体,那种异能集合体和人类不一样,如果右拳打过来可就不是打飞或者昏倒,而是直接灰飞烟灭。而偏偏除了右拳,上条没有其他能冲破对手攻击的手段。

“怎么?抓到你的软肋了吧。你这种烂好人的性格,不会为了打倒一个恶人而牵连任何一个无辜者,哪怕牺牲那个无辜者可以救更多人也不会去干。正因为这个,所以你赢不了,就算逃过我再多次攻击,只要你不攻过来,那也是没有丝毫赢的可能,因为你那只右手,就是存在这种用途有限的缺陷。”

通行整体看着将拳头握紧到几乎断掉骨头却根本不敢再向前一步的上条,毫不客气的制造剧烈的气流冲击,将上条撞飞到100米以外,重重摔在地上。

“看来要你牺牲你的朋友来救230万人的生命,还确实有些难为你。这样吧,还有一个别的办法可以办到哦。”

上条痛的无法站起,但是还是能够听出,对手那种玩弄自己的恶趣味。

“我是这5000个通行克隆人的整体意识,就算相对独立,只是单向抽取,也同样必须以这些个体散发AIM扩散力场为存在前提。如果把所有克隆体全杀了,我就自然而然消失了。”

“你说什么?!”

“我可没有和你说假话,的确就是这么回事。你也不用觉得杀人有什么负罪感,反正我的物理终端,全都是一制造出来就是杀人的机器,差不多每一个都已经沾上不少血了,完全可以说是死有余辜,你大可以用处决杀人犯的心态把他们干掉。因为计算力被全部夺取,他们已经全部昏倒,杀他们可没有任何难度哟。”

通行整体丝毫没有半分顾忌的诱导上条去做可以把自己毁灭的事情,其目的只有一个,让上条陷入不得不杀人的境地,让他那双曾经拯救无数人的右手沾上鲜血,从而让他的信念崩塌,而被彻底逼疯,这种恶趣味,可以说低级到了极点。

“你别做梦了,不要说5000个人,我不可能去杀任何一个人!”

“是吗?那你的朋友就不管了吗?别忘了随着时间推移,我完全控制这个载体之后,风斩冰华可就永不存在了。还是说,比起整座城市230万人的性命,你更希望用保下5000人的生命,成全你见死不救的伪善?”

上条一直贯彻的原则,此刻,已经把自己逼入了无处可退的死胡同。

“那好吧,我就让你亲眼看一看,这座城市是怎么被我的强大力量转瞬夷为平地的,不过你倒是可以放一马,余生你就好好的在因为你坚持的虚伪的善心而让230万人与这个世界生离死别的罪孽深渊中挣扎吧。”

这次,通行整体控制着风斩的少女躯体,将几百片血色羽翼延展到了最长。

“通行整体!我没有告诉你,你的任务是杀了幻想杀手和原版吗?你现在搞什么东西?”

木原千剩站到了通行整体面前,拿着一块新的芯片,装进自己衣服上的嵌入槽。

“我让你获得实体不是让你玩这些无聊的游戏的!你别忘了,泷壶理后的能力已经解析完了,我只要把重现个人现实的芯片装进去,配合协助演算的计算机,完全可以将能力追迹的能力使用到LEVEL5的程度,让你夺取的能力完全归零!”

“做得到你就试试!”

“你说什么?”

木原千剩毫不犹豫发动能力,准备让这个不听话的家伙知道这里是谁说了算。

然而,一点作用都没有,几百片血色羽翼没有任何消失的迹象。

“你可别忘了,聚合了5000具个体的能力之后,我的能力强度已经远在LEVEL6的程度以上了,这种程度就连AIM扩散力场也能自如操纵,你觉得我会蠢到让这种可笑的事情发生?”

通行整体随手一挥,木原千剩就被强劲的能量风暴,一下撞飞到了河里。

雄峙天东jr

风斩线第3话:通行整体(黑)

《某最强的克隆计划》风斩线章节目录:

主线第1话——主线第2话——主线第3话——风斩线第1话——风斩线第2话——风斩线第3话——风斩线第4话——风斩线第5话

--------------------------分割线---------------------------

上条当麻正在上百个克隆人军团的包围之中,接连打倒了一个又一个既是行凶者又是受害者的克隆人,但是依旧无法冲到木原千剩的跟前。

穷尽所有计算力摧毁浮空的驱动铠的一方通行,听到木原千剩通讯的内容,已经预感到了不妙。

这时,日谷昌英理事的通讯切入了进来:

“木原千剩,你干什么?我不是一再告诉你,那是万不得已的最后手段,没到...

《某最强的克隆计划》风斩线章节目录:

主线第1话——主线第2话——主线第3话——风斩线第1话——风斩线第2话——风斩线第3话——风斩线第4话——风斩线第5话

--------------------------分割线---------------------------

上条当麻正在上百个克隆人军团的包围之中,接连打倒了一个又一个既是行凶者又是受害者的克隆人,但是依旧无法冲到木原千剩的跟前。

穷尽所有计算力摧毁浮空的驱动铠的一方通行,听到木原千剩通讯的内容,已经预感到了不妙。

这时,日谷昌英理事的通讯切入了进来:

“木原千剩,你干什么?我不是一再告诉你,那是万不得已的最后手段,没到事态失控的时候不允许启动吗!”

“现在这个情况,难道还不叫万不得已?明显要对付幻想杀手的话,只能拿出最终的杀招,刚才的战术,已经证明不行了!”

“混账,实验还没有全部完成,要是有个万一,你···”

“过后你想让我担什么责任都随便,但是阻碍者必须要除掉!”

日谷昌英理事这时才总算明白自己失算的地方,木原家族,全是一群疯子,越是具备才能的越是疯子,木原千剩也不例外。真到了关系到成败的事情,这种疯子非常有可能不管不顾,连自己的命令都不听。

“别忘了,你要是现在就把整座城市全都毁了,完成计划的关键也就断掉了!这有什么好处!”

“那也等过后再说!”

在河对岸的岸边,戴着眼镜的制服少女风斩冰华,正沿着河岸往前行走。

她的身影一直若隐若现,仿佛下一秒就可能消失。

接着,异变发生了。

她发现了整座城市的景象都在晃动,世界逐渐失去光明,自己置身于漆黑之中。

一个白色头发白色皮肤红色瞳孔的少年,和自己一样若隐若现的幻影,脸上带着狰狞可怖的笑容向风斩冰华走来。

然后,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控制一样,那个可怕的少年伸出手,距离自己很远一段的距离,却将自己的咽喉完全扼住。

“你···你是···”

在外面的世界,各处的白发克隆人少年们,接二连三陷入昏迷。

御坂10032被使用装置强行注入整个御坂网络的防火墙,痛苦万分的倒在地上,但是,那两个带着装置,对御坂网络动手脚的克隆人少年,也就这么倒了下去。

在大楼之内,一个洋装礼服的少女,看到了七个长相完全一样的白发少年就倒在大厅中,其他人全都不见了,接到消息之后奉命探查其他暗部,却仅仅得到了这么一个结果。

12处研究所之内,正在传输数据、警戒防守、进行研究的白发克隆人男孩们,一个接一个倒下,各研究所的所长全都陷入了不知所措的状态。

躲在黑暗房间之中的统括理事会12名理事之一日谷昌英,恼火的把头上的装置拿下来甩在一边。旁边电脑的指示灯上65%的数字还在闪来闪去。

“木原千剩,你可闯了大祸了!”

上条远远望见了河对岸,伴随着一阵可怕的震动,上百片血色的巨大羽翼拔地而起,冲向天空。

“木原千剩!”

上条紧紧握住右拳,准备趁事情还没有发展到不可挽回之前,先打倒木原千剩。

不过他的右拳,达到木原千剩之时,却直接从木原千剩的身体穿了过去,随后,眼前的世界复原。木原千剩使用了干扰上条认知的能力,实际他本人已经通过空力使的能力飞上天空,降落到了河的对岸。

而那几百片巨大血色羽翼的中心,戴着眼镜的制服少女风斩冰华,正在注视着河的这边,脸上露出了上条从来没有见过,也根本不敢相信的狰狞表情:

“这个载体不错,对于我来讲再合适不过了。”

这个声音,不是少女自己的声音,而是另外一个与一方通行很相像,却充满了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


此时的上条当麻和一方通行,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

因为这一段河面没有船,而且金属大桥就在不远处,上条就近跑向连接两岸的金属大桥处,准备过河。

一方通行身后冒出四道龙卷风,依托龙卷风的推力直接飞过了对岸,他不时回头看了看那些全都昏倒在空场上的那些克隆人。刚才确认过了,没有生命危险。

现在,5000具克隆体,除了通行2271号和另一具位置不明的个体,已经全部昏迷。

“你到底是谁?”

一方通行直接站在了风斩的面前,做好了尽全力一战的准备。

“我嘛,说起来可能有点麻烦。你作为这座城市最强的能力者,想必知道AIM扩散力场是什么吧?”

“就是指这座城市的所有能力者,都会释放的东西?”

“答对了,你眼前的这个女孩,就是学园都市230万人的扩散力场的集合体。同样我也是这种集合体,所以,才能直接占用她的载体。”

一方通行感觉后背一阵发凉,这种东西真的能存在?

上条已经跑上了金属铁桥,朝着对岸冲来。

被附身的风斩,将一片血色羽翼随便一挥,直接将金属大桥一刀两断斩开了。

“可恶啊···”

上条随着大桥中间的崩塌,毫无立足之地的掉进了水中。

“学园都市的所有能力者,不同种类强弱不一的能力者扩散出的AIM扩散力场,聚合在一起就形成了风斩冰华这个载体。不过,我不一样,因为大量同一类别强度相近的能力者的AIM扩散力场具有趋同性,所以没有变成风斩冰华的一部分,而是单独形成了一个载体。我想你也猜到是什么了吧?”

“你是说,你就是那些···”

“没错,用你的DNA制造的5000个克隆体的AIM扩散力场形成的单独集合体,就是我。不过我不是自然形成,而是经过了那些研究员们的干涉,先前用了某个能力者的部分数据解析后,干涉了AIM力场,使5000个克隆体单独形成一个AIM扩散力场的集合体,因此我可以说是5000个通行克隆体聚合而成的一个整体意识,虽然根据推测,像御坂网络那种相互连接的网络,也存在这种整体意识,不过原理可能有些不同,不是依据大脑将个体连接互通,而是单向抽取每个个体组合而成的意识。我是可以夺取所有克隆体的大脑计算力获取无比强大的能力的独立存在,不是那种仅仅用情感和记忆聚合的东西。”

“独立存在?你都已经附身别人了,还敢说是独立存在?”

“抢风斩冰华这个载体,只是因为我自己的存在不够稳定,虽然不以实体形式出现,并不影响我存在的事实,但是,要运用夺取5000人计算力的力量摧毁这座城市,还是需要一个稳定的实体,所以木原千剩用了泷壶理后的数据解析了操控AIM力场的方法,让我夺取了这个载体,还在御坂网络中注入了特殊程序,从而没人能够再从外部干涉这个载体的主导权。当然模仿御坂网络影响风斩冰华形成完全体的做法,确实让我的强大更进一步就是了。”

“我管你是什么东西,自我介绍这种炫耀的话,你去说给鬼听好了!”

已经被触痛心底痛处的一方通行,直接操纵已经被斩断的金属大桥的残骸,将几百吨的钢铁残骸风暴朝着附身风斩的通行整体全速砸了过来。

但是,这么猛烈的冲击,全都被通行整体弹开。

“需要我再提醒你吗?我已经夺取了你的5000个克隆体的能力,你的能力我一样都不缺了。而且你应该明白,你比第三位的计算力多出了多少倍吧?依靠1万个御坂克隆人的空余计算力,和5000个你的克隆人拥有的全部计算力去硬拼,这种以卵击石的事情,你觉得能够有什么好结果?”

通行整体的手伸出,一方通行全身传来剧痛,身体内的所有矢量都被控制,以完全毁坏身体的方式转向,痛到一方通行跪倒在地,动一下都会生不如死。而他的身体发生了扭曲,被对手仅仅控制并且拉伸,随时一用力就能像掰断布娃娃一样将其四分五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的反射屏障,根本不管用了,对手仅仅为了操纵他的反射屏障,就使用了五倍于一方通行的计算力。

随后,一方通行倒地不起。

“真是没用,这就完了吗?真是丢人啊,原版。”

自认为已经获胜,通行整体十分不屑的嘲讽道。用他窃取的风斩冰华的这张脸,十分放肆的狂笑不止。

但是,随后,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

他的下方,地面突然以秒速500000米拔地而起,从下方产生的猛烈冲击力,将长达1公里的河岸,瞬间摧毁,震天动地的能量波直接冲上太空。

雄峙天东jr

风斩线第1话:驱动铠军团

[图片]

[图片]

《某最强的克隆计划》风斩线章节目录:

主线第1话——主线第2话——主线第3话——风斩线第1话——风斩线第2话——风斩线第3话——风斩线第4话——风斩线第5话

--------------------------分割线---------------------------

一方通行站在小巷中,心情复杂的看着这个偶然撞到了事件而救了自己一命的这个刺猬头少年。

这家伙还真是几乎每次事件都会被卷进来。

他曾经抱着嗜血的快感,杀害一万多名少女的时候,就是这家伙站出来,把自己打的满地找牙。

作为暗部成员执行任务的第一天晚上,遇到的暗杀事件,这家伙也同样和自己掺和了进去。...



《某最强的克隆计划》风斩线章节目录:

主线第1话——主线第2话——主线第3话——风斩线第1话——风斩线第2话——风斩线第3话——风斩线第4话——风斩线第5话

--------------------------分割线---------------------------

一方通行站在小巷中,心情复杂的看着这个偶然撞到了事件而救了自己一命的这个刺猬头少年。

这家伙还真是几乎每次事件都会被卷进来。

他曾经抱着嗜血的快感,杀害一万多名少女的时候,就是这家伙站出来,把自己打的满地找牙。

作为暗部成员执行任务的第一天晚上,遇到的暗杀事件,这家伙也同样和自己掺和了进去。

现在,轮到自己遇见了DNA图谱被人盗用,逼入绝境的情况,恰恰又是他站在了面前。

木原千剩已经撤退,无影无踪。

不过现在确实有点天道好轮回的感觉,他被这个家伙狠揍一顿,就是因为残杀别人的克隆人。

而再次遇到这个家伙,却是自己的克隆人,把自己置入险境。

不知这个爱说教的LEVEL0的家伙看到自己的窘境是什么心情?是会嘲讽自己遭了报应?还是会叹息,怎么总是遇到一样的事情?

上条转过头来,说出了出乎意料的话:

“抱歉啊,我刚才确实误会你了,听到2271号的陈述,听说你在追击一个同样的克隆人,我还以为新闻播报的那些能力者遇袭事件是你干的。”

“切,这有什么不同吗?不过只是我没亲自动手而已。”

对于这个家伙,一方通行多少还是感觉受不了,其实就自己以往干过的事情,怀疑他做出什么事情都是在情理之中的,他就是这么一个不可救药的恶党。

更何况,如果不出所料,那些袭击事件就是用他的那些量产克隆人弟弟执行的。作为DNA的提供者,即便连对手什么时候盗走自己的DNA都不清楚,自己就能逃得了作案者的干系吗?

木原千剩已经撤退到了3公里之外,他们实验计划使用的12处研究所之一。

“应该如何行动,大概都清楚了吧。”

电脑的通讯屏幕中,传出了实验计划的总策划者,统括理事会成员日谷昌英的声音。

“这我知道,因为那两个家伙一个是从不杀戮的烂好人,一个又是这些克隆人的原版素体,所以对于向这些克隆人出手会有所顾忌,就利用这一点,用克隆人进行人海战术,把他们逼到崩溃,就是这样吧。”

因为日谷昌英所在的房间,实际上相当黑,只有通讯屏幕的亮光,木原千剩看到的,是一张十分恐怖的脸,不过他回答的声音也是相当坚定。

“一方通行和幻想杀手,这两个人的联手,对于实验而言是不容忽视的巨大威胁,你应该做好一战置之死地的准备。”

“这个你不用担心,虽然说我早就因为看不上那些拖后腿的家伙而离开木原家族自立,但是我那个自以为是的哥哥的账,还是得找一方通行算清楚的。作为深受理事长器重的[猎犬部队]队长,号称木原家族最杰出研究者,居然被自己研究的小白鼠打上太空,连尸体都当场毫发不剩。这么丢人的奇耻大辱,不讨回来怎么行!”

木原千剩一拳砸在桌子上,脑中浮现出那个第一位LEVEL5怪物的嘴脸。

“你们家的事情怎么样都行,不过还是得提醒你,不能小看那两个家伙,尤其是幻想杀手。”

一方通行、上条当麻和通行2271号三人,正在街道上走。

通行2271号用绷带缠好自己的伤口,勉强跟着前面两人后面。

现在的情况,上条认为根本不能多等,因为在明知针对能力者的大范围袭击还在继续的情况下,即便现在只知道了通行2271号告知的碎片信息,也必须尽快想到阻止计划本身的办法。

上条想了很久,没有想到可以找的帮手。

这件事情的凶险程度以及涉及的黑暗性质,注定了上条没法把别人牵扯进来。其实他自己本来也是无关者,毕竟他是LEVEL0,袭击的目标应该不包括他,但是只要任何危及他人安全的事情被他得知,那就没有置身事外一说。

所以,他能够找到的人力,可以说,只有他自己、对于事件负有责任的一方通行、脱离计划之后无处可去的通行2271号三人。

通行2271号只知道12个研究所的其中一个的地址,要查清计划的详情,第一步只能先从那里查起。

在街道上走了一个中午之后,通过电话告知了家里那位修女自己今晚不会回来,把晚餐托付给隔壁的女仆实习生之后,上条在路边摊点买了一份午餐,趁事件开始之前边走边吃。

走到大概还剩一公里的时候,三人经过河边的一处列车停车场。

但是,敌人似乎提前等在半路了。

三架新型驱动铠,从成堆的集装箱后面绕后出现。

一架螳螂驱动铠、一架猎豹驱动铠、一架飞鹰驱动铠。

“切!来的这么着急啊。”

一方通行按下电极的开关,做好了将驱动铠全部摧毁的准备。

接着,螳螂驱动铠挥动手臂,接着一堆集装箱浮起,向着三人砸了过来。

仅仅金属空壳就至少成吨重的集装箱就这么铺天盖地砸下来。

一方通行丝毫没有慌张,集装箱全都被弹开,接着哗啦啦掉落地面,砸出的声响震得上条不得不捂起耳朵。

“念动力的能力吗?达到这种强度,还是第一次见。”

接着,飞鹰驱动铠在空中降下了无数绿色的光线,被光线击中的集装箱一个个摧毁融化。

这不是普通的光线,这是粒机波形高速炮。

通称[原子崩坏]。

从空中向下攻击,而且是俯瞰散射,处于绝对的优势。

除了一方通行的反射屏障之下的三人,整个地面几乎无处幸免。

即使反射回去的攻击,也没有打穿飞鹰,因为飞鹰驱动铠瞬间就从空中不见了。

原因在于,那架能够使用空间系能力的猎豹驱动铠。

在河对岸的某个高处,一个戴着眼镜的文弱少女,正在看着这座城市中发生的一切。

她的身影仿佛随时会消失一样,发生着虚幻的晃动。

但是,她明显知道,这座城市发生的异常。

多达5000个能力强度LEVEL4而且同一系统的能力者个体的出现,大大影响了整座城市的AIM扩散力场。

普通人确实感觉不到什么,但是对于这个少女而言,感觉确是相当的明显。

因为这么巨大的干扰和杂音,对其存在本身已经出现了影响。

在空地上,几个小时前还堵截了一方通行的实验重要人物,隶属于统括理事会成员日谷昌英的3位亲信之一,木原千剩的熟悉声音,再次传入一方通行的耳中。

“即便准备了三个LEVEL5程度能力的驱动铠,果然还是不够对付你的,不过,我可是给你准备了足够和全世界国家相抵抗的驱动铠兵团。你的克隆人可是起了大作用了,要不然,我可无法解析到能够让驱动铠发挥出比能力原本的主人更加强力的程度。现在,能力者已经只是过时的东西了,我进行的实验,已经达到了用任何载体都能实现能力的地步!”

随后,超过三十架驱动铠亮出了身影。

就算是一方通行,也没把握对付这么多比能力者更强劲,几乎每一台都能使用LEVEL5能力的驱动铠。

看到了这种阵势的上条,也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虽说一方通行是个无法以LEVEL5这个等级衡量其强大的存在,但是,现在毕竟他的能力只能使用30分钟,与这么多铁家伙耗下去,也是凶险难测。

而且,木原千剩还有一个既能继续增强驱动铠的战力,又能让一方通行投鼠忌器的王牌。

对于上条来说,驱动铠既然是使用了能力,那应该也能消除得了,但是对于肉体凡胎的上条,如果那些巨大的铁家伙直接撞上来,或者靠着重量压过来,那他的右手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和普通的大卡车碾死挡路的普通人没什么不同。

这时,一个和一方通行长得完全一样的克隆人少年,拿着一把手枪走了出来。胸前的衣服上有一个四位数字:2744。

“怎么?想用手枪这种玩意儿对付我?虽说不指望仿造品有多聪明,你是不是让我失望过头了?”

对于原版不屑的嘲讽,通行2744号没有多说话。

他的手枪没有对准一方通行,而是对准旁边的成堆集装箱。

如何才能不想睡

上茵AtoZ Kingdom_王國(上)

上茵AtoZ


Kingdom_王國(上)


(註:上集偏向茵蒂克絲跟風斬的部分,雖然這篇的上集當麻還沒有出場,不過他下集就會出場了所以這真的是上茵文!看到下集就會知道為什麼了,另外J開頭的文章之後會補)


1


「嗯......這裡是哪裡?我記得我剛剛還睡得很熟的......」


茵蒂克絲在一個有點柔軟的地方醒來,原來她是被風斬冰華抱在了懷裡。


「太好了,妳醒了!我還在想說要是妳醒不過來,我該怎麼辦呢。」

對方一臉擔心的說道,眼鏡背後的美麗眸子是如此真誠。


「不用這麼擔心啦,話說......感覺好久沒有見到妳了,冰華。」茵蒂克絲的表情變得十分開朗,然後,她突...

上茵AtoZ


Kingdom_王國(上)


(註:上集偏向茵蒂克絲跟風斬的部分,雖然這篇的上集當麻還沒有出場,不過他下集就會出場了所以這真的是上茵文!看到下集就會知道為什麼了,另外J開頭的文章之後會補)


1


「嗯......這裡是哪裡?我記得我剛剛還睡得很熟的......」


茵蒂克絲在一個有點柔軟的地方醒來,原來她是被風斬冰華抱在了懷裡。


「太好了,妳醒了!我還在想說要是妳醒不過來,我該怎麼辦呢。」

對方一臉擔心的說道,眼鏡背後的美麗眸子是如此真誠。


「不用這麼擔心啦,話說......感覺好久沒有見到妳了,冰華。」茵蒂克絲的表情變得十分開朗,然後,她突然用雙手摸了摸風斬的臉頰,似乎是想確認些什麼:「妳是真的冰華沒錯吧?不是騙人的?」


「當然是真的啊,茵蒂克絲。」

風斬也露出了有點害羞但開心的笑容。


名為風斬冰華的這位少女,平常並沒有太多機會與人交談,更別說是擁有親密的朋友了,因此她對於「朋友」這種存在的重視超乎一般人的想像。在面對他人時雖然不免有些膽怯,卻會拚盡一切守護她所認定的重要的人。


與好友相聚的機會,是如此千載難逢,而又彌足珍貴。


「因為......平常人家也不是想見到冰華就能見得到嘛,感覺妳真的好難找喔,怎麼感覺我認識的人都這麼神秘呢...」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我的身分有點特殊嘛。」


茵蒂克絲滴咕道,而風斬冰華只是笑了笑。風斬的笑容給人一種半透明的感覺。這並非只是一種比喻,而是有時真的能透過她的臉龐、甚至是全身,看見後面的所有風景。她的身影,還會時不時出現像是立體投影偶爾收訊不良而閃動的錯覺。這一切都是因為--風斬冰華並非人類,而是學園都市內所有超能力者身上散發的AIM擴散力場的集合體。因此,她的身體的每一部份都並非一般的肉體。


「話說......我肚子真的好餓啊,冰華,這附近有沒有什麼好吃的?感覺我似乎沒來過這裡呢。」

茵蒂克絲環顧四周,似乎正在尋找著餐廳。明明是熟悉的學園都市,卻給人一種與印象中不同的感覺。


「沒問題的,我對這裡很熟,很快就能找到餐廳的,茵蒂克絲就跟我來吧!」

風斬握著茵蒂克絲的手,一邊笑著一邊跑了起來。兩人就這樣以餐廳為起點,開始了探險。


2


「歡迎光臨~」


「哇!好厲害!好厲害!那些餐廳裡的店員馬上就換了一套衣服呢!不愧是學園都市的高科技!」


才剛到餐廳,茵蒂克絲便對著一字排開的店員大感驚嘆。

那些店員的衣服有的華美、有的簡約,共同點就是都十分地適合他們。有些人似乎還在猶豫著服裝,到底要穿西式套裝以表示專業,還是要穿女僕裝帶來活潑的氛圍,因此身上的服裝不斷的轉換跳動,最後才固定在某一種。


「這沒什麼啦,茵蒂克絲,這個地方本來就是這樣子的。」

風斬抓了抓頭髮,似乎有些難為情。


「不過,還是覺得很新奇呢。餐廳裡面的擺設也好厲害,好像是能隨時轉換不同風格佈景的樣子。記得當麻說過,這好像叫做3D全息投影還是什麼的技術。不過看起來......東西又都是真的。」


茵蒂克絲像個好奇寶寶一樣環顧著她們所在的餐廳,餐廳四周的布置一下子變成西部牛仔風、一下子變成英國王室風、一下變成中式古典風,或者是其他更多千奇百怪的風格......也難怪她會嘖嘖稱奇了。


「茵蒂克絲,那妳想吃點什麼呢?」

到了座位上之後,風斬向茵蒂克絲問道。

「可是我不能吃太多......當麻說過不能讓別人花太多錢請客......」

「沒關係的,只要妳想吃的,什麼都可以點喔。畢竟我跟茵蒂克絲這麼難得才見面嘛,難得在一起,當然要吃頓好的啊。」

「真的嗎?謝謝妳,冰華。妳最好了。」

「真的。茵蒂克絲可以盡量點,反正也不需要真的花錢。」


接著,有位服務生走了過來:「請問您們想要吃點什麼呢?」


「我的話,跟往常一樣就可以了。」

風斬彬彬有禮地說道。


「嗯......我想要一份照燒雞腿日式定食、一份美式總匯漢堡套餐、一份中華特色味噌拉麵,還有法式焗烤......」

茵蒂克絲充滿期待地看著菜單,把她平常少有機會吃到的食物全部點了個遍。


「好的。」

那位服務員一轉身,她的衣服變成了專業的廚師套裝,兩隻手臂上還擺滿了一堆盤子,那些全是她們要吃的餐點。

「這裡是兩位的餐點,請問餐點都到齊了嗎?」

話都還沒說完,她們兩人面前的桌上,就已經出現了所有她們想吃的食物。


「餐點一下子就送來了!速度也太快了!我甚至都還沒點完餐啊!」

看見餐廳以極高的效率送餐,且每一道送來的菜都是那麼的色香味俱全,再也沒有什麼比這更讓人感到快樂的了,茵蒂克絲這麼想著。


「如果對餐點有什麼建議的話,可以跟我說喔。我會再開發一些嘗試新的菜餚,到時妳們也能再來試試!」

換裝成廚師的服務員說道。


「好,謝謝妳。」

風斬如此說道,接著她們倆人便開始大快朵頤。



3



然而,茵蒂克絲跟風斬冰華聽到了附近的座席,好像起了小小的爭執。


「我說,鯖魚咖哩這不是基本款嗎?怎麼會連這也沒有呢?結果,這種美味除了菜餚的發明者跟我以外,根本就沒有其他人可以理解嘛。」

「嗯......您可以點一份烤鯖魚飯,然後再點一份蔬菜咖哩,然後兩個加起來也有鯖魚咖哩的效果--」

「才不要呢!我明明就只要吃一份食物,為什麼我卻要為了餐廳沒有這道菜而付兩倍的錢呢?」

「或是您也可以試試我們餐廳推薦的今日特餐A餐跟B餐......」

「要是吃不到鯖魚咖哩,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局面似乎有些僵持不下。

風斬見狀,起身準備走到那邊去。


「冰華!妳要去哪裡?」

「她們兩個好像吵架了,我得過去幫忙才行......」


風斬走了過去。客人是一名戴著貝雷帽的金色長捲髮女孩,穿著深藍色上衣與白色短裙搭配黑色絲襪,看起來似乎是外國人。她雙手插腰鼓著臉頰,似乎是打算沒吃到想吃的就不會走的樣子。


「那個,請問可以幫忙準備一份鯖魚咖哩嗎?她看起來好像真的很想吃的樣子......」

風斬冰華正在嘗試向店員要求餐廳沒有的餐點,本來就容易感到難為情的她,似乎臉變的更紅了。


「好的,鯖魚咖哩一份,馬上為您送來。」


服務員對著風斬一鞠躬,轉眼間,桌上就立刻出現了一盤鯖魚咖哩。


「這是您的餐點,請慢用。」

接著,服務員便逕自離開了。


「欸?為什麼,為什麼妳一來他們就馬上生出鯖魚咖哩了啊?他們剛才還一直說沒有。結果,他們果然是騙人的。可能是要熟客點餐,他們才會端出隱藏菜色吧。」


貝雷帽少女打量著眼前冒著香氣的餐點,用湯匙舀了一口品嘗味道,同時看向風斬:「不管怎麼樣,謝謝妳啦。畢竟要是沒有妳幫忙的話,我今天可能就什麼都不想吃了。」少女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我叫做芙蘭達.塞維倫,叫我芙蘭達就可以啦。目前擺脫了所有鳥事,在這裡愉快地度假。怎麼樣,要不要加個line啊?」


「妳好,我叫做風斬冰華。」

看見對方釋出善意,風斬也放下心來。

「不過line的話就不用了,我幾乎很少在用手機。」


「嗯~那也無所謂啦,總之今天謝謝妳囉!」

「嗯,希望妳在這裡玩得開心。」

芙蘭達揮了揮手,風斬也報以微笑。



4



接著,風斬邊走回了茵蒂克絲的位子,卻發現不只茵蒂克絲一人。


「這麼好吃的東西,我還是第一次吃到......」

有名黑髮黑瞳的少女正坐在風斬原本所坐的位子上,品嘗著各國佳餚。在此同時,她的雙眼放出了光芒。


「慢慢吃,冰華說這裡是能無限吃到飽的餐廳喔,所以不用擔心錢的問題。」

由於對方的年紀比她小,茵蒂克絲難得擺出大姊姊的樣子親切的說道。


「這、這孩子是誰啊,茵蒂克絲?」

「喔,這孩子是小蘋果啦。我看她好像只有一個人的樣子,到處在餐廳裡走來走去的,就邀請她跟我們一起了。」


風斬有點擔心她是和別人走失,於是問道:「妳好,小蘋果。妳有跟別人一起來嗎?」

「有,不過......他大概是走失了,我在這裡待了這麼久都沒看到他。」她稍微思考了一下。「也許,我應該主動去找他。」

「我跟冰華可以跟妳一起找人,妳覺得怎麼樣呢?」茵蒂克絲關心地問道。

「謝謝妳們,不過我可能必須離開了。」她對著風斬冰華跟茵蒂克絲一鞠躬:「也謝謝妳們的照顧跟招待。」


而正當她準備起身去找人的時候,她要找的人,剛好已經到了。


「杠林檎!」


有人呼喚了她的名字。


原來蘋果不是綽號而是真名啊,風斬如此想著。


「垣根!」杠林檎大喊,並回過頭去:「你到底去哪裡了?我很擔心你啊。」


「擔心我什麼呢,走失的明明是妳才對吧。」垣根帝督隨意揉了揉杠林檎的頭,她像個小動物一樣,露出了放鬆的表情。

垣根看向桌上的吃到一半的菜餚,接著對著風斬跟茵蒂克絲說道:「抱歉讓她在這裡白吃白喝的。」他將手伸到口袋裡,拿出了一大疊的鈔票放到桌上:「這傢伙的伙食費,這樣應該夠了吧?」


「這...其實沒必要這樣的......」風斬冰華看到這麼一大筆錢,急忙想要把錢退還回去:「其實我在這邊吃飯,從來都不用自己付錢的,所以真的沒關係。」


「好吧。在這裡擁有這麼一大筆錢,對我來說也沒太大作用––––不過,在這裡也是閒著無聊,我們該做點什麼比較好?」

最後他看向杠林檎,對方也看向了他。


「我想去遊樂園玩,可以嗎?」杠林檎抓了抓垣根的袖子:「我想要看看......遊樂園是什麼樣子的地方。」


「......」垣根陷入短暫的沉默,咀嚼著她短短一句話的含意。


......這傢伙,果然連遊樂園都沒有去過嗎。

雖然以她絕大多數時間都待在研究所的經歷來說,會這樣倒也不是意料之外就是了。


「那我們今天就去遊樂園。」他答應了對方,並看向了剛才幫忙照顧杠林檎的風斬與茵蒂克絲:「還有誰想一起去的?」


「冰華、冰華。」茵蒂克絲試探性地問道:「我們一起去好不好?遊樂園有很多好玩的、也有很多好吃的東西。之前跟當麻一起去的時候,我就心想,要是能跟冰華一起去的話,我會很開心的。而且,我也想再跟小蘋果多聊聊啊。」

杠林檎默默地看向了茵蒂克絲,並點了點頭。


「好啊,如果茵蒂克絲想去的話......那我們就一起去吧。」風斬也對著垣根和杠林檎說道。


「那就這麼說定了!」茵蒂克絲似乎有些雀躍,她抓住了風斬的雙手並跳了起來。


他們一行人就這麼出發了。


在路上,杠林檎對著一旁的茵蒂克絲說道:「垣根雖然看起來有點兇,可是其實性格很溫柔喔。而且他以前還曾經保護我。當時他就這樣從背後伸出了長長的翅膀,然後用羽毛把壞人全部打垮......」

「羽毛?確實是有些術式放出的攻擊後會產生羽毛,不過那也僅僅是攻擊餘波而已,而不是主招式。」茵蒂克絲歪了歪頭,似乎有些困惑。

「不過他放出的攻擊,就是羽毛喔。」杠林檎肯定道。

「喂,妳們在說什麼,別講一些奇怪的東西啊。」後面傳來了垣根的聲音:「更何況才不是羽毛這麼單純的說法能解釋我的招式––––」

「是未元物質,對吧?能夠創造出這世界上不存在的物質。」風斬補充道。

「總算有個懂常識的人能溝通了。」

「因為我身分的關係,其實每個人的AIM擴散力場我都能探測到是什麼屬性的。」

「那是很了不得的事吧?至少就我所知,能做到這一點的能力者也很少。」

「不過事實上啊––––」


在路上他們也如此閒聊著。




茵蒂克絲看著旁邊的人群,露出了笑容。


跟好朋友風斬冰華,還有新認識的朋友,一起吃飯、一起去遊樂園玩,看來今天也會是開心的一天。




(待續)




星屿

【长篇】猫咪咖啡店(10)芙兰达/风斩/番外

渣文笔,原创,尽量不ooc,全员猫化,第一人称描写,内含多种CP


正文


1.芙兰达


金色的蓬松长毛和水蓝色的双眸,机灵可爱的样子很讨人喜欢。


她自己也深知这一点,所以每次闯了祸都企图萌混过关,不过我对此毫不领情,照样教训一顿。


相当喜欢吃咖喱味的鲭鱼罐头,三天不吃就会死的那种。


与食蜂操祈不同,芙兰达在外面有好多交往甚密的朋友而不是手下,经常会和别的猫一起出去玩。


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我过生日那天吧。


我可不指望店里的猫会给我庆祝生日,于是就自己买了一个小蛋糕,然而就在我带着蛋糕回到店里的时候,芙兰达便扑了过来,然后把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塞到了我手中...

渣文笔,原创,尽量不ooc,全员猫化,第一人称描写,内含多种CP


正文


1.芙兰达


金色的蓬松长毛和水蓝色的双眸,机灵可爱的样子很讨人喜欢。


她自己也深知这一点,所以每次闯了祸都企图萌混过关,不过我对此毫不领情,照样教训一顿。


相当喜欢吃咖喱味的鲭鱼罐头,三天不吃就会死的那种。


与食蜂操祈不同,芙兰达在外面有好多交往甚密的朋友而不是手下,经常会和别的猫一起出去玩。


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我过生日那天吧。


我可不指望店里的猫会给我庆祝生日,于是就自己买了一个小蛋糕,然而就在我带着蛋糕回到店里的时候,芙兰达便扑了过来,然后把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塞到了我手中。


我打开盒子一看,是一个手链。


这个手链看起来廉价极了,不知道这是她从哪儿弄到的,但我却哭了很久很久。


原来,我也是你的朋友吗?


谢谢你,这真的是我收到过的最棒的生日礼物了。



2.风斩冰华


不知从何时起,风斩冰华经常会光顾咖啡店。


她有着一身咖啡色的长毛,眼神总是小心翼翼的,连步伐都很轻。


她每次都是来找茵蒂克丝的,看来她们俩是好朋友。


然而诡异的是,风斩冰华经常在和茵蒂克丝道别后,就直接消失在了店门口。


对,是直接消失了,没有任何预兆的那种,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吓得把咖啡杯都摔了。


什么情况?我店里闹鬼了?


于是在那天,我在店门口叫住了风斩冰华,她看到我一脸的问号,弱弱地叫了一声,然后怯生生地低下了头。


看着她这样紧张的反应,我反而被逗笑了,于是轻轻摸了摸她毛茸茸的小脑袋,说道:


“虽然不明白你是怎么回事,但不用担心,我可不会因此害怕你,因为,你是茵蒂克丝的朋友不是吗?”


你和她相处时展现出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绝不会是伪装的,这份友情毫无疑问是真实存在的。


所以不管你到底是什么奇特的存在,即使是幽灵也没关系,我的咖啡店永远欢迎你的到来。



3.番外个体


她有着和御坂美琴一样的毛色和长相,从年龄来看应该是她的姐姐?


但论令人头疼的程度,番外个体绝对首当其冲。


明明跟御坂美琴、最后之作她们是一个品种却相当喜欢恶作剧,平时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捉弄其他猫。


对此,一方通行和最后之作深受其害。


唯一的弱点应该是上条当麻,上次她看到对方后居然吓得直接躲在了一方通行身后,再也强势不起来了。


看到这景象后我不禁怀疑上条当麻是不是对御坂这个品种的猫都有克制属性……


即使对身为主人的我也毫不尊重,甚至有时还会捉弄我,弄得我气急败坏却还追不上她。


不过我对此自有办法。


“看,番外个体,这是我新买的呱太玩偶哦~”


她撇了我一眼,不屑地叫了一声后转过头去了。


“诶,看来你不喜欢啊,那就只能给美琴了呢~”说罢我便把呱太玩偶塞给了美琴。


“喵——!!!”


就这样简单的奏效了,我不禁得意起来:果然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嘛。


然而我高兴的太早了,下一秒番外个体便扑了上来一把从美琴那里叼走了呱太玩偶。


我懵了,御坂美琴也懵了。


片刻后,美琴愤怒地叫了一声,随后扑上去与番外个体打了起来。


我急忙上前去劝架,但根本拦不住她们,结果就连最后之作和另一只从店外进来、和美琴一模一样的猫也参与了进来,四只毛色相同的猫纠缠在一起,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最后,是上条当麻和一方通行把四只猫分开的,而那个呱太玩偶早就在猫爪的摧残下变得破破烂烂了。


对此我不禁汗颜:同样是御坂,为什么番外个体就如此有个性……



作者碎碎念:

挑了三个比较喜欢的人进行了猫化,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本来打算加上亚雷斯塔的,最后想了想打算单独写一篇他的文作为结尾,希望大家喜欢❤️


下篇预告:亚雷斯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