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风早巽

153.6万浏览    10130参与
3Y

性转注意⚠️(虽然P4的巽没有)

P4燐姐使用了汹崩扣子攻击

性转注意⚠️(虽然P4的巽没有)

P4燐姐使用了汹崩扣子攻击

帅气希尔德_Hilde
浅宣一下!wd.酒酿杏糖,群6...

浅宣一下!wd.酒酿杏糖,群6577⑤4122

浅宣一下!wd.酒酿杏糖,群6577⑤4122

墨然然然(彻底摆烂版

【巽マヨ】那什么的碱团日常2.0

*依旧是小段子,ooc有

赶个521末班车,祝大家521快乐!


1.情侣款…?

蓝良:“阿巽前辈和阿宵前辈穿了一样的毛衣呢,难道是一起去购物了吗?我也想悠闲地度过几天啊~”

巽:“啊,这个是情侣款♪”

真宵:“噫噫噫——?!不是的只是很常见的款式我和巽同学穿情侣款只会玷污巽同学的啊啊啊啊……!巽同学请不要一脸轻松地说出这种令人误解的话…!”

一彩:“唔呣,不如这周末大家一起去购物吧!”


2.用这件衣服来决定谁才是ALKALIOD的性感担当吧!

蓝良:“…总之是这样的企划呢。”

真宵:“这种衣服不可以!这对蓝良同学和一彩同学来说太早了!”

巽:“出现了,妈妈真宵♪......

*依旧是小段子,ooc有

赶个521末班车,祝大家521快乐!



1.情侣款…?

蓝良:“阿巽前辈和阿宵前辈穿了一样的毛衣呢,难道是一起去购物了吗?我也想悠闲地度过几天啊~”

巽:“啊,这个是情侣款♪”

真宵:“噫噫噫——?!不是的只是很常见的款式我和巽同学穿情侣款只会玷污巽同学的啊啊啊啊……!巽同学请不要一脸轻松地说出这种令人误解的话…!”

一彩:“唔呣,不如这周末大家一起去购物吧!”


2.用这件衣服来决定谁才是ALKALIOD的性感担当吧!

蓝良:“…总之是这样的企划呢。”

真宵:“这种衣服不可以!这对蓝良同学和一彩同学来说太早了!”

巽:“出现了,妈妈真宵♪”

蓝良:“巽前辈已经换好了?啊~这种和平时的反差感好lo~ve”

真宵:“呼呼…这样的巽同学看上去非常美味…♪”

一彩:“唔呣,我好像有点明白『性感』的意思了。”

巽:“那么接下来就轮到真宵了。”

真宵:“诶!我也要?!”

……

真宵:“会、会很奇怪吗…大家都这样盯着我让我有点呼吸困难了……”

巽:“是真宵呢。”

蓝良:“是阿宵前辈呢。”

一彩:“是真宵前辈呢。我已经完全明白『性感』是什么了。”

真宵:“噫?!”

莫子羡阿
【2022巽ひめ521☆25h...

【2022巽ひめ521☆25h–14:00】

上一棒 @我的车模外敷何美露 

下一棒 @(^し^) 

小情侣就是要贴贴——

【2022巽ひめ521☆25h–14:00】

上一棒 @我的车模外敷何美露 

下一棒 @(^し^) 

小情侣就是要贴贴——

君子在野

【巽露】暗恋成疾

【2022巽ひめ521☆25h– :12:00】


上一棒:@东南迅风可愿如期而至 

下一棒:@我的车模外敷何美露 

[图片]


【2022巽ひめ521☆25h– :12:00】


上一棒:@东南迅风可愿如期而至 

下一棒:@我的车模外敷何美露 


臥軌自殺

【巽露】事後叙景

风早巽这天起了个大早,他在洗漱时观察着窗外的天色,看上去是会放晴的样子。先前定下的档期暂时往后推了,他深知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碰上这样的好天气。

虽然没有工作,也并没有选择休闲的穿着,他把自己收拾得像是要去办理什么要事一般庄重,随后盯着镜子里那个一本正经的模样发着苦笑,再一丝不苟的外表也难掩内心的局促。

他很少会有这种时刻,大部分的时候风早巽都觉得没有什么值得他去计较,他的目光始终聚焦在眼前所见当下所有,但过往或许比他想象中要更难以开解,时而复发的腿伤会频繁将他拉回那业火燎然的地狱,仿佛永恒不醒的梦魇。

「或许永远也醒不了。」

他的手抚上镜面,发尾不知何时又长了一些。

风早巽出门后,先是......

风早巽这天起了个大早,他在洗漱时观察着窗外的天色,看上去是会放晴的样子。先前定下的档期暂时往后推了,他深知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碰上这样的好天气。

虽然没有工作,也并没有选择休闲的穿着,他把自己收拾得像是要去办理什么要事一般庄重,随后盯着镜子里那个一本正经的模样发着苦笑,再一丝不苟的外表也难掩内心的局促。

他很少会有这种时刻,大部分的时候风早巽都觉得没有什么值得他去计较,他的目光始终聚焦在眼前所见当下所有,但过往或许比他想象中要更难以开解,时而复发的腿伤会频繁将他拉回那业火燎然的地狱,仿佛永恒不醒的梦魇。

「或许永远也醒不了。」

他的手抚上镜面,发尾不知何时又长了一些。

风早巽出门后,先是去花店购置了一束百合,纯白如雪的花束维持着待放未放的青涩,显现出至上的圣洁。他将花束捧在怀里,推门走出时看到了在外等候的人。

“抱歉,让你久等了。”

“我刚到。”

言语间HIMERU飞快地瞥了他一眼,接着便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风早巽以相同的速度保持着两人间不远不近的距离跟在他的身后。HIMERU开了自己的车过来,风早巽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窗外的景物更迭变换,HIMERU专心致志地操纵着方向盘,车内的氛围略有些沉闷,风早巽开始思索要不要跟他搭会儿话。但他以目前的状态也很难游刃有余地让话题正常开展下去,万一令对方感到不自在,更是得不偿失。正这么想着,HIMERU却先他开了口:“他最近醒来的次数要比以前多一些,不过神志依然不太清醒,不一定能和你说上话。”

“嗯…”风早巽盯着怀里的花束看了几秒,“我们很久没见面了。”接着抬起头冲着HIMERU挤出一个饱含歉意的笑,“抱歉,HIMERU,让你为难了吗?”

“不会。”HIMERU没有像往常一样跟他呛声,“事先说明,我并不喜欢你,但我也知道这一切非你所愿,现在除了医护人员只有我偶尔陪在他身边,如果能接触到其他人对要来说或许不算坏事。”

不过是漂亮话,每次十条要醒来,HIMERU欣喜之余便是无尽的不安,他不愿看到自己疼爱的弟弟在睁眼看到这个世界的每一秒都在歇斯底里的痛苦中挣扎,因而当风早巽对着自己露出那种全无顾虑的笑容时,他总会难以自抑地想象自己所遭受折磨有朝一日能降临在眼前这个人身上。

这是人类固有的阴暗心理,但只要对上那埋在病床上纤弱的身躯,沉静的睡颜,一切的不忿便会被瞬间抹去得一干二净。

他将手贴在要的侧脸上,静静注视着他。

干净的,不被世间丑恶所染指的,最纯粹美好的存在。

“要,有人来看你了。”


风早巽立在一间高级病房外,他跟着HIMERU乘着电梯升上21层,最终在这里停下。和一楼人来人往的门诊部不同,这里的过道只能看到稀稀拉拉的几位护士定点巡视病房,病房的设施很完备,雇佣的护工可以在病房内解决大部分需求,整个楼层被死一般的沉寂所笼罩,穿过落地窗堕入的太阳光都仿佛透着与此处相符的惨淡。

他以为一切都好起来了,至少在撞破这场骗局之前,他单方面地想要放下过去,和自己达成和解,这是他最擅长的,所有的经历和苦难都将成为他新一段征程的踏板,人总是要往前看的,每个人都已经作出改变了,他是这样想的。他看到旧人再次登上舞台,整个人较之过去更为耀眼,即使对方偶尔透出不寻常的陌生感,风早巽也在那一刻确信,不论过往如何,每个人都确切地在往前走了。可事实却狠狠给了他一记,他不得不清醒过来,真的有一个人,那个双眼澄澈地说着要和自己完成同一理想的后辈,被永远困在了两年前那个噩梦般的混乱不堪的午后。

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他脑子里闪过的是自家后院的葡萄藤,气候最炎热的时候上面会结出果实,很深的紫红色,有点发黑,没有人想过食用它,最后要么熟烂,要么被鸟雀啄出窟窿,自茎杆脱落在地面上滩作一片,看上去很像是房檐上凝固的血块。

幼年的他总是独自一人躲在房间里窥探着外面的变化,不可言说的孤独往往比恐惧更快速地占领他的感官,但他难以做出改变,所有愿望最终只能被横列在书柜角落的日记本上:

「想出门」

「今天是万圣节,教会的孩子都要到了糖果,我也想和他们一起到街上去」

「想交朋友」

「神爱世人,世人也爱神,人们需要并且供奉神,如果我可以从满足所有人的需求中获得爱,这是否也是一种稳固且恒久的置换」

「想要被爱」

“滴…滴…”

屋内的窗帘并没有被拉开,整个房间显得昏暗异常,正中间的病床四周围满了各式的仪器,电子仪器借着导管和人体连接,显示屏上繁复的数据展现着病人还算平稳的身体特征,他本人却如一具空壳,全无生气地躺在那里。不,他更像是隔离开世俗和时间,始终活在没有一丝污秽的真空中。

风早巽仔细地观察着他的变化,常年卧床使得他没有办法像正常人一样趁着生长期窜上一头,看上去并没有比记忆里高出多少,整个人都瘦削了许多,五官开始变得有棱角,和HIMERU特意修饰后的模样几乎没有差别,只是多了一份病态的苍白。

但其实很不一样,他想了想,这出替身游戏从一开始就漏洞百出。

他回头看着身后静默的身影,轻声问:“我以后还能来看他吗?”

“用不着询问我,这是靠你自己决定的事,巽。”

“谢谢你…HI…我是不是该换个称呼,可以请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不需要,HIMERU就是HIMERU,在要醒来之前我都只会是这个身份。”

“好的。”风早巽顺从地点了点头,再次抬起脸时,HIMERU借着从窗帘缝隙漏入的熹微霞光看清了风早巽眼睑下方的两颗排列规整的黑痣,他一时间觉得那像是一个附带诅咒的符号,

“HIMERU你,也是要理想的殉道者吗?”


他是吗?


风早巽已经离开有一会儿了,HIMERU发现这个人一派纯良的表象下总是藏着全无意识的残忍,自己果然对他没办法喜欢起来。风早巽带来的百合放在离病床有些距离的柜台上,HIMERU从床头的座椅上站起,走到那个柜台旁,抽出最富有生机的一朵,将这支百合放衬在要的枕边。

百合的香气太过浓烈,不益于要的恢复和修养,等他离开时,会将这束花带出病房,扔进离他最近的垃圾桶里。

HIMERU觉得有必要提醒风早巽下次来的时候别再买花了。


END


巽露521快乐!

文名是一首歌,虽然内容没什么联系,不过歌还蛮有意思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