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风潮

1999浏览    56参与
小A与阿Jay
复古风潮再次来袭,这双连接过去与未来的复古跑鞋你get了吗?
复古风潮再次来袭,这双连接过去与未来的复古跑鞋你get了吗?
玉桂小熊🍋

[xtf48]沼泽人是谁

角色:游邦潮、何永森、郑小峰、陈晋、万阳、邱刚敖

cp:风潮、叶森、肖阳、鬼敖

字数:3.7w

悬疑向剧情文,但核心还是写感情,希望大家能够有耐心看完,全文在 

角色:游邦潮、何永森、郑小峰、陈晋、万阳、邱刚敖

cp:风潮、叶森、肖阳、鬼敖

字数:3.7w

悬疑向剧情文,但核心还是写感情,希望大家能够有耐心看完,全文在 

网易知识公路
上村晚,看黄龄演绎复古风潮!
上村晚,看黄龄演绎复古风潮!
这就是昆山
万象汇这波街头风潮请迅速follow,潮酷打卡
万象汇这波街头风潮请迅速follow,潮酷打卡
荷兰猪爱吃豆
植物大战僵尸:学院风潮!来场宠物决斗吧
植物大战僵尸:学院风潮!来场宠物决斗吧
荷兰猪爱吃豆
植物大战僵尸:学院风潮!来场宠物决斗吧
植物大战僵尸:学院风潮!来场宠物决斗吧
荷兰猪爱吃豆
植物大战僵尸:学院风潮!来场宠物决斗吧
植物大战僵尸:学院风潮!来场宠物决斗吧
小颠儿Kini
这都谁带起来的风潮啊?
这都谁带起来的风潮啊?
AFR康态
新风潮奇虎相当势不可挡,你好虎呀
新风潮奇虎相当势不可挡,你好虎呀
马达加斯加猴面包树护林员

【风潮】得偿所愿

郑庭风复活,但游邦潮还是死了的if

双向暗恋中,先补魔后恋爱

潮妹有批

凹三门牌号:39066108

其他方式见评

郑庭风复活,但游邦潮还是死了的if

双向暗恋中,先补魔后恋爱

潮妹有批

凹三门牌号:39066108

其他方式见评

华北梦不特别娇
我的老婆和他的死鬼老公

我的老婆和他的死鬼老公

我的老婆和他的死鬼老公

玉桂小熊🍋

暗夜动物园|黑猫

原作:《2002》(异灵灵异)

角色:游邦潮,郑庭风

cp:风潮,mob潮

预警:抹布,触手,银纹,出轨(?)

总之是想写一些有背德风味的故事……啊,谁不想搞漂亮的游sir呢? 


“别妄想捕捉夜色中的黑猫,你不会得到任何回报。” ​​​


Wid.7718288

原作:《2002》(异灵灵异)

角色:游邦潮,郑庭风

cp:风潮,mob潮

预警:抹布,触手,银纹,出轨(?)

总之是想写一些有背德风味的故事……啊,谁不想搞漂亮的游sir呢? 


“别妄想捕捉夜色中的黑猫,你不会得到任何回报。” ​​​


Wid.7718288

本场售卖汽水

🥺

为什么没人搞风潮为什么没人搞风潮😢xql真的好可爱啊一起住一起办案,阿风见到鬼吓得走不动要游sir抱抱但是又很会做饭而且他们一起住一起住诶四舍五入就是情侣同居了吧!阿风那么想进2002,游sir虽然记着一人一鬼但开始就没拒绝他还叫人家脱裤子()而且从医院出来那段他俩勾肩搭背,包括之前对视之后跑车后面去偷偷大笑都好可爱哦……喜欢一些幼稚男高生谈恋爱啦🥰


(真的很冷…我可以打个cptag吗……)

为什么没人搞风潮为什么没人搞风潮😢xql真的好可爱啊一起住一起办案,阿风见到鬼吓得走不动要游sir抱抱但是又很会做饭而且他们一起住一起住诶四舍五入就是情侣同居了吧!阿风那么想进2002,游sir虽然记着一人一鬼但开始就没拒绝他还叫人家脱裤子()而且从医院出来那段他俩勾肩搭背,包括之前对视之后跑车后面去偷偷大笑都好可爱哦……喜欢一些幼稚男高生谈恋爱啦🥰


(真的很冷…我可以打个cptag吗……)

桃木懸劍

艳鬼

叫恶火灼烧我,欲望吞没我。


Warning:路人(艳鬼)/游邦潮,风潮,第一人称视角,有包含第一人称视角下的风潮,和艳鬼附身郑庭风的情节。


写在前面的话:被游sir漂亮到头晕眼花,我太爱他了,希望所有人都爱游邦潮。


一点正文预览:


1


我是个鬼。


我作为鬼好像已经有一段时间,实际上并不记得自己的想法,我生前是谁不重要,死后似乎也无人惦记我。


作为鬼也是很寂寞的,多的是急着去投胎的人,金光一闪就消失掉,偶尔有停下来愿意跟我搭话的,问我为何不投胎,对人世间还有什么眷念,我思考很久,眷念倒也无,不过是对一个人还有执念。


这个人叫游邦潮。


游邦...

叫恶火灼烧我,欲望吞没我。


Warning:路人(艳鬼)/游邦潮,风潮,第一人称视角,有包含第一人称视角下的风潮,和艳鬼附身郑庭风的情节。


写在前面的话:被游sir漂亮到头晕眼花,我太爱他了,希望所有人都爱游邦潮。


一点正文预览:



1


我是个鬼。


我作为鬼好像已经有一段时间,实际上并不记得自己的想法,我生前是谁不重要,死后似乎也无人惦记我。


作为鬼也是很寂寞的,多的是急着去投胎的人,金光一闪就消失掉,偶尔有停下来愿意跟我搭话的,问我为何不投胎,对人世间还有什么眷念,我思考很久,眷念倒也无,不过是对一个人还有执念。


这个人叫游邦潮。


游邦潮是警察,说是警察,也不那么算,我其实并不能严格定义出他的职业,因为他抓恶鬼,负责把在人间作乱的恶鬼击碎,我看过他与恶鬼搏斗,游sir开枪从来没犹豫过,我最初猜他是对恶鬼有恨意,后来发现他眼底什么也无,不过一片茫然的悲悯。


游sir很漂亮,我知道。他看不见我,我不知道为什么。


游sir待人待鬼其实都挺温和,他天煞孤星体质,我身为鬼自然能看出来他头顶其实带一片深红煞光,所以他和人接触的反而不如鬼多。


他能看见每个鬼,却偏偏看不见我,我不理解为什么,但这刚好方便我窥伺他的生活。我近乎眷念地盯着他,白天,黑夜,日落日升,游sir漂亮得在每个时刻都令我心动,我总以为人死后成为鬼是不再有感觉的,那种心动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我只是盯着他,一种澎湃的冲动感在我的魂魄里翻涌,他们都不知游sir到底有多漂亮。我总在窥伺他,在每个角落,游sir杀鬼的时候风衣会飘动,他抬腿的动作很利落,小腿被黑色的皮裤包裹出漂亮的弧度,在空中踢摆,让人很想捏住,我数次伸手,却都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从他的肉体上穿透而过。



全文:


Wid:⑧四⑤三③二③

weibo:@桃木懸劍

凹那个three:③三⑨四⑤八⑤零




可以的话拜托大家在weibo跟我互动一下!!我被限流限得太惨了TT




我是陈快乐
关于未来复古风,你会期待吗?
关于未来复古风,你会期待吗?
笨蛋dk也会用易拉罐环扣当戒指吗

你好

敬文字,敬你我,敬脆弱却永恒的生命,敬相见,敬离别,灯下拭剑饮酒,我敬你前路光明。

敬文字,敬你我,敬脆弱却永恒的生命,敬相见,敬离别,灯下拭剑饮酒,我敬你前路光明。

Christina

鬼妈妈06

—————


第二天一早阿风醒过来的时候,阿潮正撑着一边胳膊望着他。阿潮带着睡意地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阿风也笑了,平躺着伸手去捋阿潮落在额前的头发。

“你知道,我的头发就是这样的,”阿潮说。“我没有故意把它们弄下来,只是你和Danielle这么以为。”

阿风缩回手。“你知道了?”

“你们俩没有你以为的那么狡猾。”阿潮得意地笑着。

“我们拿你寻开心是因为觉得你可爱。”

“噢,不要。”阿潮呻吟了一声。

“不要什么?觉得你很可爱吗?”阿风摇了摇头。“不,抱歉,做不到。”

“呃,你可以在心里这么想,但是不说出来,”阿潮说着下了床。他把被子从阿风身上拉下来...

—————

 

 

第二天一早阿风醒过来的时候,阿潮正撑着一边胳膊望着他。阿潮带着睡意地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阿风也笑了,平躺着伸手去捋阿潮落在额前的头发。

“你知道,我的头发就是这样的,”阿潮说。“我没有故意把它们弄下来,只是你和Danielle这么以为。”

阿风缩回手。“你知道了?”

“你们俩没有你以为的那么狡猾。”阿潮得意地笑着。

“我们拿你寻开心是因为觉得你可爱。”

“噢,不要。”阿潮呻吟了一声。

“不要什么?觉得你很可爱吗?”阿风摇了摇头。“不,抱歉,做不到。”

“呃,你可以在心里这么想,但是不说出来,”阿潮说着下了床。他把被子从阿风身上拉下来。“今天不能瘫着了。有个辖区的总管要来看我们的火灾演练,记得吗?”

事实上,阿风早就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了。阿潮啧了一声,拖着步子去冲咖啡了。

给辖区长官表演训练从来都不是件好受的事。阿风对他自己的搏斗技巧很有信心,但是给别人表演和跟真正的厉鬼打架还是有区别的。阿潮倒是满不在乎,随便秀了一手了事。过后,阿潮提议他们去看看摩托车,但是灰暗的天色和大雨让阿风心里烦闷,最后他想起他还有件没做完的事。

“不行,我要去陈扎纸那里一趟,”他叹了口气,避开阿潮的目光。

但让他有些惊讶的是,阿潮主动要求跟他一起去,不过到了之后他只是站在门道里,让阿风一个人进店去叫陈扎纸。陈扎纸从后面走出来,套上他的夹克。

“哦,是你们俩,”他说着,目光越过阿风的肩膀向外斜去。“你们这次又要干嘛?”

阿风快速地回头望了阿潮一眼,低声答道,“我要烧点纸钱。888块。”

陈扎纸挑了挑眉。“这么说那个太平间的怪人刘认对人啦?”他冷笑了几声。“好啊好啊,这可是他挣得头一笔钱呀,”他说着,递给阿风一个装着钱的信封。

烧掉了说好的报酬,阿风就急着想走。他对陈扎纸本来没什么感觉,但是他对阿潮的童年知道的越多,他就越是对陈扎纸感到一种敌意。但是没想到的是,阿风走出来之后,阿潮走进店里跟陈扎纸小声说起话来。他们看上去并没有在争吵,有那么一会儿,陈扎纸甚至抓着阿潮的胳膊,面露悲伤的神色。阿潮走出来的时候,阿风的好奇心简直已经抑制不住了,就算这是打探,他也忍不住要问了。就在这时他们俩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

“开心秀剧场那边出了点麻烦,”调度员通知着他们。“快点去!”

 

等他们到达开心秀的时候雨势已经小到宛如一层轻雾。原来的老剧场已经拆的不剩什么了,新学校的地基已经修好了,建筑大致的骨架也已经成了型。一个建筑工人从工地的方向跑来,神色慌张地一头撞上了阿风。阿风稳住他,那个男人不住地念着:“这是个闹鬼的地方,好。他们回来了!”说着他匆忙跑远了。

阿潮跟阿风交换了一个担忧的眼神,然后一起走进工地。一群工人正缩在边上发抖。一根钢筋从天而降落在他们面前的地上,溅起一片泥点。阿潮伸手指向天空。“看。”

建筑物旁边正飘着几个工人的鬼魂,他们正在毁坏那些架好的支架和钢筋,把拆下来的钢筋扔在地上,滚得到处都是。

“他们的怨气肯定比我们想的要强,才会做这种事,”阿风沮丧地说。“我真的以为我们跟他们讲好了道理的。”

“是啊,我也以为,”阿潮说着,把手伸向现形水的瓶子。

他们朝建筑物跑去,分开行动。阿风跳起来抓住最近的横梁,荡上了第二层。他注意到阿潮也做了同样的事,已经站在第二层了。他爬上一条竖直的承重梁,够到上一层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焊接板朝阿潮飞去。阿潮闪身一脚踢开它,抓住最近的柱子爬向上一层。

第三层有两个鬼朝他们攻过来。他们躲避着现形水,当阿潮爬到第四层,戴上了手套之后,他们就跑开了。阿潮追了上去,但还没等到阿风过来帮忙他的胳膊就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抓住了。

他急忙伸手去摸现形水,然后胡乱地把瓶子扔向身后。抓着他的东西松了手,他扭身逃开,转身一脚踢上攻击他的人。那个鬼掉下楼去,差点摔在地上,但他跳上了在空中漫天散落的钢筋。阿风戴上他的手套,看着那个鬼在空中飞来飞去,他意识到2002特殊部门以前的一人一鬼搭档是很有道理的。当他们都不是鬼,也没被附体的时候,就没人会飞了。

阿风不再管下面的鬼,小心翼翼地跑向阿潮,正好看到他卡住一个鬼的咽喉,但是他的同伴正向阿潮冲来。阿风扑向他的同伴,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拉过来,却差点从横梁上掉下去。

但是当阿风调整姿势以便更牢地抓着他的时候,他不但没有攻击阿风,反而收了力不再挣扎。阿潮手里的鬼也一样放弃了挣扎。

阿潮厌恶地看着这两个鬼。“我们给了你们机会,然后这就是结果?你们想试试血弹吗?”

“不,”另一个鬼大喊道,阿风看出他是刚刚飘在空中的那个鬼。

“这都是怎么回事?”他问。“你们为什么要攻击这里的工人?”

“我们不是在对付他们,”阿潮按着的那个鬼说。“是他们用的这些垃圾。全都是不合格的东西。我造花园里的遮凉棚都不会用这些,何况是建学校。”

“是啊,”飘着的鬼边说边点了点头。

阿风抓着的鬼附和道,“你们想要孩子们待在一个墙和地板随时都有可能垮掉的地方吗?”

“我们那时候,”飘着的鬼说道,“如果用的是这种建材,我们也不会死了。”(注:原文如此,译者也不太理解这个逻辑……)

“而且在这干活儿的还有几个懒鬼,”阿风抓着的鬼不屑地哼道。“就为了往自己的口袋里多装几个钱。一点也不关心他们建出来的是什么东西,或者是谁会待在这些房子里。”

“好了好了,”阿潮打断他们。“我们明白了。但是你们乱扔那些钢筋会伤到人的。”

“而且你还把那块铁板往阿潮身上扔,”阿风说着猛地一拉他的胳膊。“我们是想帮助你们。”

“我们很抱歉,”这三个鬼小声嘟哝着。“只是看见他们做的事让我们很生气。”

飘着的鬼摇了摇头。“其他的人跟我们说我们不该惹事上身。这是为什么他们不在这里。他们不想参与这件事。”

阿潮瞪了他一眼。“那他们比你们聪明。我们现在该拿你们怎么办呢?”

那个鬼垂下头。

“听着,”阿风说着,对上阿潮的视线。“我们会查清楚建筑材料的事,做一个质量安全监测。”阿潮点点头表示赞同。“但是阿潮是对的,我想不到再让你们留在这里的理由。你们搞了这么多破坏,吓走了那么多好工人,弄了个大乱子。”

站在最前面的鬼看了看他的同伴。“我们明白。你们怎么说,兄弟们?是去投胎的时候了?我们可以信任他们俩去解决问题。”

“剩下的兄弟也会看着他们修完这个学校的,”飘着的鬼补充道。

“好吧,”最后那个鬼也答应了。

阿风松开手,阿潮也放开了他抓着的鬼。他们看着这三个工人慢慢消散在薄雾似的雨中,最终消失之前他们身上短暂的笼上了一层轻柔的金光。

阿潮拿掉了他的手套。“你说的,让他们留下。你说,他们不会伤害任何人。”他说着摇了摇头。

“是啊,但如果他们说的有关这栋建筑的事是真的,我们应该感谢他们。”

他抓住一根竖直的支架,开始向下爬。就在他快下到下一层的时候,他注意到了油脂的光滑色泽和雨水,他转过头,眼看着阿潮踩向了刚好错误的方向。这一切像慢镜头一样映入他的眼帘:阿潮失去了重心,伸手想要抓住点什么,但四周没有他能够到的东西,于是他坠入空中,外套的衣角向上飘动着。他们下方的地面上是一堆叠起来的钢筋,阿风很确定如果这是他的噩梦,那么接下来的画面就是阿潮摔在那堆钢筋上。

没有思考,没有犹豫,他用腿勾住了抱着的支架以稳住自己,然后纵身向下去够阿潮。他抓到了他的一只胳膊,立刻用尽全身力气抓紧,感受到阿潮身体的重量挂在他身上后,把他往最近的承重梁上推。

他抓住了阿潮:这才是最重要的,唯一要紧的事。在他的意识里,宽慰和恐惧以及拼命抓住不让他俩掉下去而造成的身体上的疼痛正在做着斗争,他很想知道为什么每次他和阿潮最后都会在建筑物的顶层遇到危险。

他撑不了多久了。他紧紧抓着阿潮的胳膊,但他勾着支架的腿已经在发颤了。

“我要晃过去,”阿潮喘着气说道,但在阿风还没准备好的时候他就朝一根横梁晃了过去,就快可以用他的脚够到了。

阿风感觉到他的手臂关节就要脱臼了,他的腿也向下滑了几公分,但他还没有掉下去。汗水和雨滴模糊了他的视线。“再来一次,”他喊道。“你差点就够到了。”

阿潮又晃了一次,他的腿够到那条承重梁的同时,重量的突然缺失让阿风差点失去平衡。他的腿又向下滑去,但他没来得及松开阿潮的手,所以他们一起朝下一层的横梁滑去,最后一起落在了上面,以一种不太稳定且尴尬的姿势叠在一起。

阿潮坐起来,揉着肩膀,阿风没有动,依旧躺在平面上,双腿在空中晃荡着。

“你会掉下去的,那么做,”阿潮说。“我们都可能掉下去。”

“我知道。”阿风说道,仰头看着那些支架横梁和烟雨朦胧的天空。

“但是,”阿潮继续说着,抓住他的手帮他坐了起来。“我们没有。”

他笑了,阿风随即也笑了。阿风相当确定,如果他们不是坐在一条狭窄的钢筋上,下面还有一堆建筑工人看着的话,他们本来是会接吻的。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