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风逍遥

30.8万浏览    5743参与
碳素猫砂
饮一坛汹涌的烧酒 问痴愚 淋一...

饮一坛汹涌的烧酒

问痴愚 淋一身叛离过往的恩仇

风哥哥,那一抹月色终究是水中的幻影而已吗

饮一坛汹涌的烧酒

问痴愚 淋一身叛离过往的恩仇

风哥哥,那一抹月色终究是水中的幻影而已吗

穿堂风
 发发摸鱼   没看清衣服怎么...

 发发摸鱼

  没看清衣服怎么画所以还没画捏 

 发发摸鱼

  没看清衣服怎么画所以还没画捏 

帮芒关下井吧

“这声音........  或者我该换个称呼...来fo~”

“是里,旺哉?!”

企鹅眼睛越看越像旺仔。。那就旺仔狗贝吧

“这声音........  或者我该换个称呼...来fo~”

“是里,旺哉?!”

企鹅眼睛越看越像旺仔。。那就旺仔狗贝吧

水中荷

不喜勿入,拒绝ky,谢谢。

男角色:戮世摩罗、竞日孤鸣、俏如来、颢天玄宿、无情葬月、上官鸿信、鸠罂粟、风逍遥、逍遥游、莫离骚、缺舟一帆渡、戚寒雨、赤羽信之介、梦虬孙、欲星移、默苍离、太叔雨、慕容宁、千金少、苍越孤鸣。

BGM:漩涡

不喜勿入,拒绝ky,谢谢。

男角色:戮世摩罗、竞日孤鸣、俏如来、颢天玄宿、无情葬月、上官鸿信、鸠罂粟、风逍遥、逍遥游、莫离骚、缺舟一帆渡、戚寒雨、赤羽信之介、梦虬孙、欲星移、默苍离、太叔雨、慕容宁、千金少、苍越孤鸣。

BGM:漩涡

帮芒关下井吧

最近的一点。。吊图,绷带龙是剑四毛,对比起

最近的一点。。吊图,绷带龙是剑四毛,对比起

酒空了

☀️ 阳 光 开 朗 ☀️ 但 ⚡风⚡花⚡雪⚡月


给刀剪春秋兔年春晚整的单品!春晚BV号:BV1dy4y1R7eR

真的万分万分感谢 @戮世摩托  宝子愿意陪我一起整活哈哈哈哈三四天的创作,生活里充满了欢乐气息(

大过年给大家整点乐呵的开心,新年快乐大噶!

B站:☀️ 阳 光 开 朗 ☀️ 但 ⚡风⚡花⚡雪⚡月_哔哩哔哩_bilibili

☀️ 阳 光 开 朗 ☀️ 但 ⚡风⚡花⚡雪⚡月


给刀剪春秋兔年春晚整的单品!春晚BV号:BV1dy4y1R7eR

真的万分万分感谢 @戮世摩托  宝子愿意陪我一起整活哈哈哈哈三四天的创作,生活里充满了欢乐气息(

大过年给大家整点乐呵的开心,新年快乐大噶!

B站:☀️ 阳 光 开 朗 ☀️ 但 ⚡风⚡花⚡雪⚡月_哔哩哔哩_bilibili

Qooh

衣锦还乡~


(虽然衣服画错了但居然不怎么违和)

衣锦还乡~


(虽然衣服画错了但居然不怎么违和)

帮芒关下井吧

草长

  感恩@卡戎 送我的年饭加餐,@卡戎 说给道友夹菜


“实力不够,就只能卑鄙一点嘛。”千金少笑嘻嘻扭扭云杖,“徒弟仔不怕,我是刀宗宗主,没人管我。”

“徒弟仔不要那么老实啦,外面恶人多,欺负我们刀宗仔——是吧丹阳,师尊给你看着,你以后受欺……”


风逍遥回来时候是半个血人,满身窟窿眼,后背却愣是没个擦伤,他背着啸穹,腰间卡了一辆木车,车里盖一块血糊糊的白布。

戚寒雨带人来搬的时候,尸体已经硬了,浸成人型的血发黑发臭,絮絮地到处干粘着,没法从皮肉上剥离。

“他抱怨说没买到好酒。”

“没有能,醉里生。”

风逍遥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已经不会抖,他对着戚寒雨,眼神......

  感恩@卡戎 送我的年饭加餐,@卡戎 说给道友夹菜


“实力不够,就只能卑鄙一点嘛。”千金少笑嘻嘻扭扭云杖,“徒弟仔不怕,我是刀宗宗主,没人管我。”

“徒弟仔不要那么老实啦,外面恶人多,欺负我们刀宗仔——是吧丹阳,师尊给你看着,你以后受欺……”


风逍遥回来时候是半个血人,满身窟窿眼,后背却愣是没个擦伤,他背着啸穹,腰间卡了一辆木车,车里盖一块血糊糊的白布。

戚寒雨带人来搬的时候,尸体已经硬了,浸成人型的血发黑发臭,絮絮地到处干粘着,没法从皮肉上剥离。

“他抱怨说没买到好酒。”

“没有能,醉里生。”

风逍遥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已经不会抖,他对着戚寒雨,眼神却错开一点,停留在他身旁的虚空中,很茫然。

“他成为我的师兄,是我的幸运;我做了他的师弟,却是他的不幸。”

“不要说……师尊会难过。”


今年的年夜饭有点冷清,刀宗无人是事实,苍苍来过一次,送了点特产符水,独眼龙想送两坛好酒,让俏如来两个死活拦住。

可惜傻孩子爽直,看不懂墨家人使得直抽的眼色。

“你们这太不热闹了,往年千宗主在的时候……”

苍苍猛然闭嘴,往后一缩。

“往年师兄在,一个人顶百只鸭,他一开尊口,所有人非陪他一起疯闹不可。”

风逍遥若无其事地笑,自己斟一杯热腾腾的符水,放在桌案。

“今年,我来耍刀,大家尽兴。”

小碎刀步一重,竹林灌满一肚子的风意,神逸挥出的那一刻满园的风嚎叫奔逃,好像在绷紧的神经砍上一刀,分不清是痛还是轻松。

气氛热闹起来,大家很捧场,符水还没凉。宴席外,断竹一茬长一茬,白墙上的刀痕已经数不清了。


那两坛酒还是送了,戚寒雨拿的主意,酒送到啸刃峰下的竹林,那儿现在住着风中捉刀。

两坛解金貂,倒进嘴里尝不出滋味。风逍遥从回刀宗便不碰酒,只是宗主说,解金貂很贵,他们盛情难却。

他说:风师叔,你保重。

这些年风逍遥越来越像西江横照,某天宗主来看他,轻声问他怎么总是皱着眉头,有什么不如意和他说。

小寒雨当宗主很称职,还总是差人来送肉打水,拿他当父亲孝顺。如果师兄在,应该要调笑他,长得又老又凶也不是没好处,光像师兄就能多个好儿子——师弟,你莫不是为了占我徒弟仔便宜才住进来啦!

是啊,是我占便宜。他在梦里,笑呵呵地回答。


这片竹林曾是西风师兄的囚笼。流言蜚语攻讦,病妻弱子沉重,他再洗不净满身风尘,终日龟缩此地自罪自罚,不知要去哪、能去哪。

那时只有笑残锋来看他。

千金少不是天资卓绝的人,他贱名叫来福,是个一辈子没出过道域的土鳖。如果血神未出,四宗不乱,他就会理所当然地当一个背啸穹的闲人,每天高高兴兴偷鱼撵猫,把老头气得吹胡子瞪眼,天天闹得宗门鸡飞狗跳。

但没有如果。

道域失守,刀宗无人,资质平平的草根浪子,将啸穹扛在肩头。他嘴上没毛,拿着云杖像拿打狗棒,四宗上下都说他卑鄙,可没有一次战斗,他落在后方。

他纵容小寒雨学刀,纵容师兄自裁,纵容风逍遥把命抵给仇敌——放心吧,那些稀烂的尊严狂妄的执念,千错万错,被宗主揽下后,都会安放妥帖。

他不在乎纵容的后果,我是刀宗宗主,他说,送给你,收下便是。


西风横笑死得很骄傲,他的罪在骄傲中了结,但风中捉刀不能。

他的悔恨不再能弥补,他必须为了死者活下去,因此,那不再被纵容的罪孽,也就无穷无尽不会结束。

明月无言,竹林萧萧,风逍遥躺在小舟上,不远处一个竹筏飘飘荡荡,河水黑暗而温暖,柔波晃动,像母亲的摇床。

一个人挤进小舟,毫不客气地来抢他的酒囊。

“师弟,你好小气,拿了我的酒壶偷喝这种极品!”

“皱什么眉头,旺财,喝酒。”

“我说过,我不是为了收回,才将东西送出手。”


旺财将酒浇在脸上,酒液和着泪水流了满头,明明想要掩饰,他越哭越大声,哭到最后,像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

罪人被轻轻饶过,都怪小人太温柔。



三月廿八


昨日去看他,弃刀岭的草已经没顶。

小寒雨收徒了,我没去喝酒,这场病生的太长,我想我是老了。

春天是多病的季节,这饱含欲望和残忍的春风,怎能吹得如此温柔。



就这么消失一下

  赶了一天!欢迎大噶来吃年夜饭!

  赶了一天!欢迎大噶来吃年夜饭!

空公主的相声时间
  是爱而不得的风道遥?为她赴...

  是爱而不得的风道遥?为她赴死的花,还是被欺骗的月…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  很像最后站在远处看着自相残杀的花月以及无力劝阻的风

       (是亲友看到p1的观后感,感谢我有才的亲友🥹

  是爱而不得的风道遥?为她赴死的花,还是被欺骗的月…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  很像最后站在远处看着自相残杀的花月以及无力劝阻的风

       (是亲友看到p1的观后感,感谢我有才的亲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