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风雨

10561浏览    395参与
🍁秋子🍂

有多久没有好好地停下来看过天空了?

我们就是低头看着手机,

却很久没有抬头望向天空。

还记得它白天、黑夜的样子吗?

最近的天气总是不尽人意,

但是暴雨过后总会出现一抹夕阳,

告诉我们,风雨过后其实也有另一种美好。

只需要熬过去就好了。

有多久没有好好地停下来看过天空了?

我们就是低头看着手机,

却很久没有抬头望向天空。

还记得它白天、黑夜的样子吗?

最近的天气总是不尽人意,

但是暴雨过后总会出现一抹夕阳,

告诉我们,风雨过后其实也有另一种美好。

只需要熬过去就好了。

◇疯狗波波

暮云04

 督主西厂日常


    新月如钩照的夹墙幽深,小径也有了微光。虽说紫禁城内鲜少种树,这边偏殿却种了几棵柿子树。风摇疏影枝叶在微风里飒飒摆动。

  前方小太监提灯为他引路。雨化田脚步比平日慢了许多。他不能不慢,就算武功再高有些地方也练不到。股间被磨的涩痛,雨化田只得一手扶腰缓缓而行。

  到了宫门口早已下钥。

  督主大人腰牌都不用递,早有谄媚的宫人开了角门。

  新服侍他的小太监问道:“督主大人可要换一顶软轿?”

  雨化田震了震。握拳道:“不必!”

  督主大人要面子,就算打死他也不可能坐软轿出宫。来时马如疾风,去时仍旧迅如闪电。

  夜里下了场迅捷的春雨,地皮都没湿,偏偏淋湿了...

 督主西厂日常


    新月如钩照的夹墙幽深,小径也有了微光。虽说紫禁城内鲜少种树,这边偏殿却种了几棵柿子树。风摇疏影枝叶在微风里飒飒摆动。

  前方小太监提灯为他引路。雨化田脚步比平日慢了许多。他不能不慢,就算武功再高有些地方也练不到。股间被磨的涩痛,雨化田只得一手扶腰缓缓而行。

  到了宫门口早已下钥。

  督主大人腰牌都不用递,早有谄媚的宫人开了角门。

  新服侍他的小太监问道:“督主大人可要换一顶软轿?”

  雨化田震了震。握拳道:“不必!”

  督主大人要面子,就算打死他也不可能坐软轿出宫。来时马如疾风,去时仍旧迅如闪电。

  夜里下了场迅捷的春雨,地皮都没湿,偏偏淋湿了督主大人。

  督主府邸乃是御赐。老远便有府中众人相迎。

  两队彪悍人马夹道而出,各个凶神恶煞按住了刀柄齐声问好。督主下马,有人递上来面巾。他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腥风血雨闯过来这点雨水不算事。

  只是那跟他进宫的小太监,不知看出点什么。

  督主摸着手腕上一串十八子菩提珠。淡淡看了眼那小鸡仔似的孩子。可怜见的…太聪明也不是好事。

  小太监尚不知他动了杀心,湿漉漉的站在雨中。

  风里刀听说督主大人进门便大发雷霆,因为淋了雨就叫把服侍他的小太监拖下去打死。又一个人在卧房里摔东西。

  众人心惊肉跳鹌鹑般挤在廊下,只听得耳边稀里哗啦一阵一阵的碎裂声响。

  风里刀专程赶来听八卦,众人七嘴八舌都说是雨化田在宫里受了皇帝训斥。

  他溜溜达达嗑瓜子喝茶,看戏看的十分投入。“我的天爷。这么大家业权势,那皇帝老儿想训就叫他训两句。左右不会少块肉不是!”

  岂料雨化田耳聪目明,叫道:“外面哪个混账在嚼舌头?给我滚进来。”

  风里刀吐了吐舌,刚想溜之大吉。已有锦衣卫抢先一步拎着他扔进书房。

  那锦衣卫是个好手,拎起风里刀轻飘飘抛掷,看都没多看一眼。就把风里刀准确的扔到了督主面前。

  啪嗒一下大门闭拢。房内便只剩下心里打鼓的风里刀和气势汹汹的雨化田。

  风里刀打个滚爬起来,讪笑道:“谁在外面乱说话。我出去帮你教训他。”说着扭头便走。

  雨化田冷声喝道:“回来!”

  风里刀呆了呆,看雨化田披散头发全身淌水的盘踞在太师椅上,目光如炬面色不善。

  好一只吃人卧虎。

  风里刀被他看的胆怯,刺溜一下转回身站在雨化田旁边。答道:“来了。督主请吩咐”

  他这滑跪速度不愧是老江湖。倒让人丝毫挑不出毛病。雨化田想要发作也无从下手。

  雨化田哼道:“你来给本督主擦头,拽掉一根头发,小心你的狗命!”

  风里刀心中叫苦。取了布巾为他裹住脑袋。七缠八绕直把督主大人裹成个西域客商模样。

  雨化田果然生气起来,阴恻恻瞧他一眼。桌边有只琉璃盏,被袖子一扫之下就要落地。

  风里刀却乖觉,陡的伸手把琉璃盏抱在怀中。他期期艾艾说道:“这可是西域进贡价值百金!”

  雨化田胸中始终有股恶气不吐不快,一脚踢翻了博古架。满架子的各色古董,杯儿碟儿、瓶儿盏儿一股脑砸在地上。

  风里刀来不及思考,千手观音般嗖嗖的都搂在怀里。

  雨化田咬牙道:“你给我扔了!”

  风里刀心想,这又不是我的东西何苦替他怜惜。再看看怀里,白玉听风瓶,兔毫建盏,青色汝瓷,哪一件都舍不得让督主大人拿去撒气。只好眼巴巴望着雨化田。

  雨化田看他那副财迷样,心中郁气稍减。

  风里刀便寻来扫帚打扫满地碎瓷片。

  他忙忙碌碌许久,雨化田目光炯炯从东向西从南向北的跟着他打转。

  风里刀自从跟他回到京城,在他阴晴不定的脾气下很是吃了些苦头。被他盯得心里直打鼓。

  督主幽幽说道:“我这边还没扫……”

  风里刀嘴上说好的,心里说妈的。小心翼翼走过去。只见雨化田嘴角微微翘起,似乎是在对着他笑。

  风里刀心中腹诽,死妖人。笑什么?

  雨化田两指夹着东西忽然伸手向他一扔,说道:“看我暗器!”

  风里刀一惊,自然抵挡。

  暗器啪嗒落地。却是枚碧玉佩跌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风里刀只扫一眼,心中便大叫糟糕。玉佩雕刻精美水头十足,瞧起来价值连城。

  雨化田冷声道:“你好大胆。竟敢摔碎御赐之物。该当何罪。”

  风里刀心中暗骂,妖人果然不安好心。

  雨化田冷笑:“便是把十个你排在一块剁了脑袋也赔不起龙佩。可惜,本来想你还有点用处。明日只好提着你项上人头去御前请罪了。”

  风里刀心中大骂他无耻。“明明就是你……自己碎的好不好!”

  雨化田眯了眯眼,说道:“你过来……让我把你头拧下来。一点都不疼的……”

  督主大人实在笑颜如花耀人眼目,竟让风里刀愣了愣。

  风里刀如何肯过去,吓得后退两步恨不能立刻撒腿就跑。跑也跑不了,打也打不过。只好硬着头皮说道:“不就是一枚玉佩。我帮你修好就是了。”他捧起满地残玉,手偏偏抖了两抖让那玉佩碎的更为彻底,稀里哗啦掉在地上。

  风里刀:“…………”

  二人面面相窥一时无语。

  风里刀冷汗直冒,小小声嘀咕。“我造假古玉很在行的!给你雕十条龙都使得。”

  雨化田摔了御赐龙佩心中痛快,对他的话不置可否。这江湖骗子刁钻猥琐,十句话有九句半是假。剩下半句也要打个对折来听。

  风里刀讪讪的不敢开口。

  雨化田吹灭蜡烛,困难的脱去华丽衣袍。飞鱼服金丝织就,一旦浸水沉重的几乎扒在他皮肤上。肚子里那枚红丸还在兴风作浪,身体一时火热,一时冷却。方才殿内欢爱以内力抵御,此时却手脚发软再也压制不住。

  风里刀顺手捡起衣衫搭在架上晾起。手一触到他身上猛地心惊。雨化田凉的像块冰,难怪面色惨淡毫无血色。此时已是六月,帝都入夏。凡人身体绝不会如此冰冷。

  雨化田到底练得什么鬼功夫?把自己都要练成妖怪了!

  雨化田脱得只剩条牛鼻裤,钻进床幔把自己埋进织锦堆里。丝绸凉滑一点热气都没有,皮肤挨上去更加难受。他忍耐的缩成一团,似乎完全忘却了床边人。

  也曾白马西风塞上,也曾杏花烟雨江南。天大地大,何处去不得。

  可惜,那假象剥离,背后写满了脏污。

  飞鱼服上绣的螭龙乃是四爪,假的就是假的,一见真龙便立刻落了下风。只能任人鱼肉。

  他对朱见深说了一句真话。

  今日之所有,全都拜帝王所赐。

  雨化田恨恨握紧了丝被,牙齿将唇边咬出血。

  皇帝既要用他受以权柄,又要防他喂以红丸。以至于督主大人自己也搞不清楚是对朱见深敬爱多一些,还是仇恨多一些。

  风里刀知道该悄无声息的退出去。然而左思右想,还是蹬掉靴子靠近抱住了他。

  雨化田昏沉沉的嗯了声,团成一团的锦被中传出声响。“你是不是找死!”

  督主大人窝在被子里气势便削弱许多。风里刀现在一点都不怕他,反而有些怜惜。再权势滔天又怎样,连个知心的都没有。

  比起来自己浪荡江湖,日子过的逍遥快活极了。

  “我说!”青年在他耳边呼出热气,滚烫身躯抱的雨化田更紧。腿夹在他腰上,将督主大人揽了个密不透风。“你这是走火入魔……还是快嗝屁归位了?”

  督主大人:“…………”

  

  

  

  

 

  

  

  

  

  

  


沈菁禾

【龙门飞甲风雨】风雨同舟(14—15)

(十四)


“舟”字玉佩悬在腰间,晃了个来回。


这西厂的牢,进了就甭想着出去,要么是死,要么是囚至终老。在风里刀的遐想中,这里应当有血迹斑驳的刑具,更有被折磨到皮肉翻开露出白骨的犯人,形如十八般地狱。


他弯着腰,又罩着面纱,一路举着雨化田给的令牌颤颤巍巍走。


直到踩在狱窗透过来的光影下,风里刀方才听清那中气十足的破口大骂。


“西厂可当真是风光无量,姑奶奶犯的什么罪?大明律法哪一条写了醉酒要入狱?他妈的,今儿不拆了你这栋破庙还真以为自己是路神仙。”


“嘘——”


叫嚷不休的嘴被一只惊出热汗的手掌捂住,顾少棠...






(十四)




“舟”字玉佩悬在腰间,晃了个来回。



这西厂的牢,进了就甭想着出去,要么是死,要么是囚至终老。在风里刀的遐想中,这里应当有血迹斑驳的刑具,更有被折磨到皮肉翻开露出白骨的犯人,形如十八般地狱。



他弯着腰,又罩着面纱,一路举着雨化田给的令牌颤颤巍巍走。



直到踩在狱窗透过来的光影下,风里刀方才听清那中气十足的破口大骂。



“西厂可当真是风光无量,姑奶奶犯的什么罪?大明律法哪一条写了醉酒要入狱?他妈的,今儿不拆了你这栋破庙还真以为自己是路神仙。”



“嘘——”



叫嚷不休的嘴被一只惊出热汗的手掌捂住,顾少棠看着这个贼眉鼠眼的人皱了眉,她隔着铁栏甩开他。



“给西厂当狗的感觉怎么样?好啊风里刀,学会吃里扒外了,他雨化田给了你什么好处,值得你背信弃义?”



“别骂了祖宗。”风里刀四处张望:“咱俩老交情,时间紧迫,我也就不客套,你实话实说,你此一来不止是为了救我,更是为了龙门的生意吧?”



“这话是雨化田诓你的?”



“风爷不傻,咱们俩少说也混迹了好几年,我知道你什么性子,来的路上再一细琢磨,觉着不对头,你要真是来救我,还喝什么酒?”



顾少棠没说话,只是原本的醉熏荡然无存。风里刀揣着手继续讲。



“我不知道你和常小文的生意几时与西厂挂钩,可雨化田不是好惹的主儿,你在这牢中插难飞。”他顿了顿,又补上一句:“我不想他杀了你们,更不会让你们伤他。”



顾少棠背过身去看那杂草掩藏的土洞,暗自腹诽这点心思竟都被风里刀揣摩个透亮,又惊奇于他和雨化田飞速拉进的关系,寒光一亮,透过铁栏直抵风里刀的脖颈。



“说,西厂给了你多少金山银山?”



风里刀波澜不惊:“金山银山倒没有,哎,你看清楚他的长相了吗?”



“真醉了,看不太清,个子与你一般高,身材也是。我没说这个,你少岔开话题,不说实话今儿就黄泉路上好作伴。”



“姑奶奶,咱们都已经在西厂的牢里,就别互相折磨了。我听命于他,不也是为了救你们?”



他在心里叹了一声:没看清就好,若是看清了还真不好圆谎。



风里刀就是这样的人,你说他聪明吧,是真聪明,但遇上两头都亲的人,就没法子抉择出个高下,两边儿都不得罪,他也得罪不起。只是现如今碰上了雨化田,风里刀只想着不拉他下水,却忽视雨化田压根不需要他来保护的事实。



他知鹰帮有什么能耐,也知西厂本事通天。



碰在一起无非两败俱伤,谁都不好过。



“少棠,你跟我走,龙门的事儿放一放,保命要紧。”



“听闻近来你风里刀在他雨化田面前怂的像条狗一样,在我这里倒是硬气了。你自己甘愿给雨化田当狗,我可不干,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打哪儿听闻的?京城的消息贩子都这么不靠谱啦?我要出了西厂非跟他们算个好歹,这不是诓骗主顾嘛。”



顾少棠冷眼一瞥,并未搭话。



风里刀正想着继续劝说,却觉一阵子冷香侵入鼻尖儿。



“你退后。”



他来了。







(十五)



风里刀负着手,歪着头,他站的腿麻,只能小幅度活动。



有衣摆顺着那椅子探出半截来,堪堪搭在边儿上,银丝儿里泛着白,风里刀倏地想起那软香温玉,一头微散的青丝,冷媚渗入骨子里。



这温香软玉此刻正对着顾少棠冷笑。



拿捏有度的质问,恼羞成怒的顽抗,一点点炸裂在风里刀的脑子里,冲撞个来来回回,无止无休。



“行啦少棠,你再怎…”



“风里刀你个怂货!这没你说话的地儿,要么跟我一起闯出去拼个死活,要么你就别说话!”



雨化田贯会拿捏人的心思情绪,他挑着正在气头上的顾少棠,将话套了个七七八八。可浮现于言语中的仅是表面现象,真要究根问底的刨出计划,他还得让风里刀来。



而让风里刀来,又不是真的让风里刀来。



说到底是个临敌易将的事儿,只是有着同张脸,截然不同的气质。



风里刀自觉学不来雨化田三分。



所以在他被拉扯着进了最里间的牢房时,对自己的猜测仍有疑心,可眼睁睁看着雨化田三下五除二的一层层褪下外衣里衣时,他除了吞咽口水也没别的能做。



细皮白肉搭着薄粉勾勒出冷俏面相,颈肩舒展开的涟漪让那冷香更添一度,他走至风里刀近前,看着那双痴住的眼玩味的笑。



“怎么不脱?”



他话音正落,肩膀便有些痛觉。



一低头,雪白的地儿骤然多出排齐整整的牙印。



雨化田有些愕然,也有些震怒。



“你在做什么?”



“看看咱俩咬着的味道有没有区别。”



风里刀奸计得逞,颇为嬉皮笑脸的褪下一层层衣物,这人平日里跑江湖搜情报晒的脸黢黑,皮肤也是小麦色,与雨化田对着站,倒是对比鲜明。



只是他还没瞧个够,就被雨化田的衣物蒙了头。



待他穿整齐全时,竟错觉是拥住雨化田,因那衣服上沁着的冷香太醉人。他抬起头,下一刻便有薄粉轻拍于面上。



他睁开眼,又被雨化田喝止闭上。



唉,这要是让顾少棠识破,还真不知这谎该怎么圆,最坏的结局莫过于一拍两散。



只不过要真学来了他,日后在西厂也可作威作福,好不痛快。



风里刀心里如是想。

鹤岚HELAN

诗经.风雨

山雨未落,清风先起。

青峦静立,修篁微摇。 

山雨未落,清风先起。

青峦静立,修篁微摇。 

成海
在这低气压里,我难以呼吸 一切...

在这低气压里,我难以呼吸

一切的景色也变成黑白色

在这低气压里,我难以呼吸

一切的景色也变成黑白色

笑醉山外

笑把孤影做新欢

云遮路断水万千,几番风雨梦依然。

伤心碧树绕湖岸,二三飞霞坠晚天。

半江斜阳青山外,一曲骊歌寄管弦。

余情旧恩新恨别,笑把孤影做新欢。


云遮路断水万千,几番风雨梦依然。

伤心碧树绕湖岸,二三飞霞坠晚天。

半江斜阳青山外,一曲骊歌寄管弦。

余情旧恩新恨别,笑把孤影做新欢。


笑醉山外

此时别离何由聚

        江水东去,料应是,几番风雨。尚记取,浔阳江畔,一帆风起。纵有相思千万绪,此时别离何由聚。思旧游,愁来添憔悴,都无计。

        空自叹,谁如此。肠断处,情难系。最伤心,无奈多少往事。或是故园旧梦好,而今都随春归去。飞鸿远,何处觅佳期,凄凉地。


        江水东去,料应是,几番风雨。尚记取,浔阳江畔,一帆风起。纵有相思千万绪,此时别离何由聚。思旧游,愁来添憔悴,都无计。

        空自叹,谁如此。肠断处,情难系。最伤心,无奈多少往事。或是故园旧梦好,而今都随春归去。飞鸿远,何处觅佳期,凄凉地。


笑醉山外

惆怅而今总是痴

        又是黄昏,谁伴寂寥,空自怜伊。心事对谁诉,怎忍轻离;几番缱绻,爱恨难知。为伊憔悴,依然好梦,惆怅而今总是痴。闲愁处,空阶落叶乱,孤枕凄迷。

        天涯倦客何去,寂寞窗外月明星稀。故人芳讯杳,萦怀别绪。风吹西窗,杯酒醉持。料理残梦,分明记取,帘幕低垂风雨急。伤离恨,任阑干拍遍,枉费心思。


        又是黄昏,谁伴寂寥,空自怜伊。心事对谁诉,怎忍轻离;几番缱绻,爱恨难知。为伊憔悴,依然好梦,惆怅而今总是痴。闲愁处,空阶落叶乱,孤枕凄迷。

        天涯倦客何去,寂寞窗外月明星稀。故人芳讯杳,萦怀别绪。风吹西窗,杯酒醉持。料理残梦,分明记取,帘幕低垂风雨急。伤离恨,任阑干拍遍,枉费心思。


笑醉山外

目断流云独倚楼

一番风雨急未休,香魂飞堕任沉浮。

帘动影移珠光乱,风轻声微酥融流。

雾鬓云鬟慵颜倦,梅花零落恨偏愁。

天涯几点归鸿泪,目断流云独倚楼。

[图片]

一番风雨急未休,香魂飞堕任沉浮。

帘动影移珠光乱,风轻声微酥融流。

雾鬓云鬟慵颜倦,梅花零落恨偏愁。

天涯几点归鸿泪,目断流云独倚楼。

笑醉山外

不堪回首梦已迷

燕子归时风雨急,杨柳青青绿满堤。

独倚阑干看远山,杏花枝上流莺啼。

十年心事皆成灰,故园桃李应不识。

夜来长街霓虹乱,不堪回首梦已迷。

[图片]

燕子归时风雨急,杨柳青青绿满堤。

独倚阑干看远山,杏花枝上流莺啼。

十年心事皆成灰,故园桃李应不识。

夜来长街霓虹乱,不堪回首梦已迷。

笑醉山外

料得梦醒即相别

        重寻旧梦,思量处,几回相就。尚记取,烟水亭外,浅笑低眸。而今佳人何处去,此情只在梦中否。最伤心,一样远山青,为谁瘦。

        怀人句,凄凉后。都付与,情伤透。应不记,一夜风狂雨骤。料得梦醒即相别,哪得更与伊相守。怎忍看,明月几回圆,水东流。

[图片]

        重寻旧梦,思量处,几回相就。尚记取,烟水亭外,浅笑低眸。而今佳人何处去,此情只在梦中否。最伤心,一样远山青,为谁瘦。

        怀人句,凄凉后。都付与,情伤透。应不记,一夜风狂雨骤。料得梦醒即相别,哪得更与伊相守。怎忍看,明月几回圆,水东流。

🍁秋子🍂

他们指着这一朵腐败的花说道:

“你怎么喜欢这种破烂东西?”

而我只是可惜他们从没看过这朵花盛开时,最美的样子,我喜欢的样子。

他们指着这一朵腐败的花说道:

“你怎么喜欢这种破烂东西?”

而我只是可惜他们从没看过这朵花盛开时,最美的样子,我喜欢的样子。

笑醉山外

纵是对面应不识

        几番风雨,浑不似,旧时情意。谁记取,烟水亭外,几缕柳丝。浔阳江畔黄昏语,无奈多少伤心事。到而今,虽万千思绪,君未知。 

        别离泪,春去也。把新词,凭谁寄。只剩得,几番寂寞愁思。料得故人相见处,纵是对面应不识。情难已,弹泪天涯远,三千里。


        几番风雨,浑不似,旧时情意。谁记取,烟水亭外,几缕柳丝。浔阳江畔黄昏语,无奈多少伤心事。到而今,虽万千思绪,君未知。 

        别离泪,春去也。把新词,凭谁寄。只剩得,几番寂寞愁思。料得故人相见处,纵是对面应不识。情难已,弹泪天涯远,三千里。



笑醉山外

且尽杯酒送晚霞

极目尽处是天涯,湖畔酒旗三两家。

三十六峰颜色好,一溪流水映野花。

故园桃李今谁主,几番风雨换年华。

別后相忆不胜情,且尽杯酒送晚霞。
[图片]

极目尽处是天涯,湖畔酒旗三两家。

三十六峰颜色好,一溪流水映野花。

故园桃李今谁主,几番风雨换年华。

別后相忆不胜情,且尽杯酒送晚霞。

湖畔再续花与酒

风雨(八)(将军瓶×军火商邪)(哥前老实哥后狂妄偏沙海邪)

上一篇

建议更完再看,因为不久就要开学啦,可能会更得很慢。

另外中间可能会有虐吴邪身的一段,预警预警!!!!

而且这篇文的背景不是正常史实,全是我YY出来的,胡写的,可以用民国时期的背景来理解,但不能代入……//哭笑//

…………………………………………………………………………………………

这么躲着当然解决不了问题,十分钟后,他们便被四处搜寻的汪家人发现了。

此时汪家人不得不赞一句张家族长确是厉害,他们发现这群“不速之客”之时,张起灵身边已经堆了至少二十个汪家人的尸体。

夜色晦暗,几个张家人围作一圈,张起灵手持黑金古刀立于圈外,刀锋之上月光流动,暗色的血液缓缓滴落。

黑暗中...

上一篇

建议更完再看,因为不久就要开学啦,可能会更得很慢。

另外中间可能会有虐吴邪身的一段,预警预警!!!!

而且这篇文的背景不是正常史实,全是我YY出来的,胡写的,可以用民国时期的背景来理解,但不能代入……//哭笑//

…………………………………………………………………………………………

这么躲着当然解决不了问题,十分钟后,他们便被四处搜寻的汪家人发现了。

此时汪家人不得不赞一句张家族长确是厉害,他们发现这群“不速之客”之时,张起灵身边已经堆了至少二十个汪家人的尸体。

夜色晦暗,几个张家人围作一圈,张起灵手持黑金古刀立于圈外,刀锋之上月光流动,暗色的血液缓缓滴落。

黑暗中他一张脸神色淡漠,垂眸没有去看对面的敌人,竟像是不怎么在意。明明张家人如此之少,论人数汪家稳操胜券,但两边对峙,汪家人偏偏不敢冒进一步。

两边静默,这支汪家部队的领头从人群中钻出来:“张家族长好胆量。”

张起灵没有回应,脸色淡淡看不出情绪。

“想必当年关羽单刀赴会也就如此吧。”那人没在意,继续说道,“不知这次光临本营,是要做什么呢?”

张起灵不答,旁边张海客道:“这您不是明知故问了嘛,汪家藏这么多人在这儿,不准我们好奇好奇?”

“我们自然是准许你们好奇的,但这子弹可不听我们的。送上门的肥肉,也不能平白无故放走了不是?”那人笑得一脸邪气,“何况你们还坏了我们的好事。怎么,跟我们走一趟?”

说实话这般境地对张家这寥寥几人来说实为不利。因入境时需盘查,几人自然无法带上过多军械,每人不过一把冷兵器,一把随身手枪,子弹也不多。但没人打算就这么妥协。

“没看错的话,你们是外国的走狗吧。”张家一人道,竟是个姑娘,“老娘最看不起这种人了。”她是张海客的妹妹,名叫海杏,平日里最是豪气,性子也刚烈。

对面那些人脸色很快变了。被一个女人指着鼻子骂,所骂之语还直指痛处,自然没面子。

“那就来吧,让我们看看你们这些‘铁骨铮铮’的君子是怎么死在我门前头的。”

……

“张起灵!”

吴邪下了火车就朝这边赶,还没进军营就嚷嚷起来了。

守夜的士兵吓了一跳,刚想拦就看清了是首长夫人,当即立正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夫……吴老板好!”

吴邪进门,听了这一声又回头,急急攥住那士兵的肩膀:“你们首长呢?”

那士兵吓了一跳,说不是在营里吗,吴邪一听心说死闷油瓶子真会办事,骂着娘跑到张起灵那屋看了看,果然没人,连张海客也不在。

“操!”吴邪摸了根烟出来点上,随便拽了几个人让他们通知其他人,“别睡了!都他妈起来跟老子去救你们首长!”

幸而吴邪在军中威信甚高,手里有张起灵盖过章的调兵凭证,张家的兵也不是闹着玩的,几乎就在五分钟后,所有人都精神抖擞地集合好了。

吴邪白天从黑眼镜那里套了话,知道张起灵现在在哪,纵然心急,但也不能不提防对方夜中偷袭,因而留了一部分兵力,带了七千人直奔那山谷去了。

……

汪家领头一声令下,几乎一瞬间,两拨人就战在一起了。

外头人都传闻张家人能以一敌百,过于神化了。所有人在子弹面前一律平等,更别说现在对方人多势众,子弹不要钱似的乱扫。

张起灵不喜用火器,腰间插的那把枪不到最危急时刻不会拿出来,十几年来真正能危及他性命的少之又少,因而道上人都说“哑巴拔枪”是难得一见的奇观。

人就是这样,把别人的危险与不得已当做热闹看。

张起灵一次又一次挥刀,汪家人便一个又一个的倒下,张家几人互相知根知底的,配合默契,而汪家人虽多,但黑暗中子弹是万万不敢乱放的,所以一时半会儿他们竟与涌上来的人战了个难解难分。

只是汪家人也不傻,仗着人多使出车轮战,不把这几人体力耗光不罢休。张海杏到底是个姑娘,体力不如其他人,后来只能仗着身形灵活频频躲闪,但这样的逃避在战争中起不到作用,没过多久她惊呼一声,肩头中弹。

张起灵听到那边的响动,啧了一声。

他的人太少,这样下去早晚累死在这山谷里。

一边想着怎么脱身一边杀敌,忽然侧头瞥见一枪口幽幽对准张海客后背。而张海客正忙于招架身前两人。

没时间了,张起灵单手拔出腰间的枪,一个点射,那人手腕中枪,手枪脱手。

但那人固执地扣下了扳机,子弹只是偏了,而且偏得恰到好处——子弹飞快地没入张起灵右肩。

张海客回头刚好看见,喊了一声“族长”,张起灵摇摇头意思说没事,右手古刀倒到左手,刀法竟不见凌乱。

……

吴邪半路上遇到一拨拦截兵力。他心里着急,打算抢着时间速战速决,不料那些人难缠得很,耽误了十分钟还没有退走,他只好留了一些人在此地,带着剩下的人继续朝前走。

基本上是以最快速度行军,又走了七八分钟,吴邪终于找到了那个山谷。

带着人把山谷两侧围起来,吴邪开始在夜色中寻找张起灵的身影。

说来奇怪,那么多人,吴邪几乎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心心念念的人,然而一同看到的,还有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条件反射般地拔出枪对着张起灵身后那人就是一枪。

那人的枪应声而落,张起灵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回身向这边看过来,紧接着瞳孔微缩,表情是难得一见的震惊。

他本该在几十公里外的爱人,现在在月色里笑得灿烂,简直迷了他的眼。

……

……………………………………………………………………………………

开学时间定了,我们20号开学,25号期中考试

要努力学习啦,这几天会更的比较晚

莫见怪~~

爱你哦~~

笑醉山外

何处芳馨到我门

依栏湖畔听笛声,心逐流霞千片影。

未了槐花香已断,啼血杜鹃自悲鸣。

独怜柳梢蝶双舞,谁解离伤总断魂。

但看黄昏风雨起,何处芳馨到我门。

[图片]

依栏湖畔听笛声,心逐流霞千片影。

未了槐花香已断,啼血杜鹃自悲鸣。

独怜柳梢蝶双舞,谁解离伤总断魂。

但看黄昏风雨起,何处芳馨到我门。


湖畔再续花与酒

风雨(七)(将军瓶×军火商邪)(哥前老实哥后狂妄偏沙海邪)

上一篇

…………………………………………………………………………

窗外景色飞速倒退,吴邪靠在座位上皱着眉头。普通车厢,空气中满是汗味、汽油味,但他现下心急如焚,便也管不得许多。

吴邪自从接手三叔的生意之后,人人都说他换了脾性,从前那么水一样的人,现在变作了坚冰。但没人知道,事实上吴邪接手生意的那段时间,正是洋人侵华的开始。

当年张起灵带兵参战,临时上位,手下的兵散漫蛮横,又看他年轻,不听指挥,结果最后剩了三百来人被围在敌军之中没办法出来,张起灵只好亲自带了兵去救。

当时吴邪跟张起灵在一处,看他面上神色轻松,平日又多见其英姿,没太在意,张起灵又从不与他说战事如何,他自然也不知对方人...

上一篇

…………………………………………………………………………

窗外景色飞速倒退,吴邪靠在座位上皱着眉头。普通车厢,空气中满是汗味、汽油味,但他现下心急如焚,便也管不得许多。

吴邪自从接手三叔的生意之后,人人都说他换了脾性,从前那么水一样的人,现在变作了坚冰。但没人知道,事实上吴邪接手生意的那段时间,正是洋人侵华的开始。

当年张起灵带兵参战,临时上位,手下的兵散漫蛮横,又看他年轻,不听指挥,结果最后剩了三百来人被围在敌军之中没办法出来,张起灵只好亲自带了兵去救。

当时吴邪跟张起灵在一处,看他面上神色轻松,平日又多见其英姿,没太在意,张起灵又从不与他说战事如何,他自然也不知对方人数之多,军械之先进,战斗力之强。

结果那日一颗子弹直接穿透张起灵肩头,另一颗子弹嵌入胸口,他带着那三百来号人回来的时候满身都染了血,军绿色的军装浸湿成了墨色,见了吴邪便晕过去,整个人栽在吴邪怀里。

吴邪搂着他虚软得没骨头似的身体简直要疯,火烧火燎唤了军医来救,在一旁亲眼看着那镊子如何拨开模糊血肉取出子弹。

张起灵在床上昏迷了五天,五天后醒过来却仍发着高烧,整个人火炭一般,意识不甚清醒。吴邪坐在床边陪了他半个月,看着心里也难受,后来又听那军医说也亏他身体素质好,不然有可能醒不过来。

因而现在吴邪想起来还后怕。巧的是当时吴邪的三叔吴三省刚好准备将家族重任赋予他,他开始接手军火生意,这条道上的人全都是人精,吴邪便借了这个力,一跃而上成了吴家小佛爷。

他不能成为他的软肋,自己的人自然要想尽办法护紧了。

偏偏现在张起灵又踩到他底线上去了,吴邪起身到两节车厢的连接处吸烟,眯着眼睛看了一会袅袅升起的烟雾,觉得等到见面需要先赏他一巴掌。

……

“族长,他们……在做什么?”张海客看着月色下呆愣地站在谷里的汪家人。

那群人已经面朝月亮呆立在那里半个小时了,而且通过张家人敏锐的夜视力鉴定后,那些人是闭着双眼的,面色虔诚,像是在进行什么仪式。

“我们现在过去?”张海客问道。实在不明白这些人在搞什么名堂。

“走。”张起灵猫着腰前行,半人高的杂草足够把他遮挡住。

身后几人顿时来了精神,跟在后面慢慢向前走。

这些人都是个中好手,一路无声,速度也不慢,十分钟后接近谷底。

近距离查看下,这些汪家人似乎绝无防备,所有人呈半昏迷状态,毫无意识,毫无反应。

张海客铆足劲儿扔了块儿石头,石头飞得很远,不久落地,撞击地面岩石,在静谧山谷中发出颇为响亮的声音,但这些人丝毫不为所动。

“哟呵,这不是便宜我们了吗。”身后一个张家人道,说着举了枪,张起灵还没来得及阻止,这人对着面前就是一阵扫射。

枪声在安静之中显得尤为突兀,张起灵皱着眉上手夺了那枪,随即喝一声:“走!”难见的急迫。

身后这些人吓了一跳,别说其他人,就是日日不离张起灵身边的张海客也从未见过他如此。平日里张起灵情绪简直就是没有起伏,平平淡淡无悲无喜,能让他这么着急的,往往只能是极大的困境。

因而张海客现在恨不得一刀毙了那小子。

果然,在那枪响之后,刚刚还静立不动的汪家人忽然如梦中惊醒一般,整片山谷立刻喧哗起来。

张起灵几人速度飞快,短短时间已经跑出十几米的距离,身子埋在杂草之中窥探情况。

但这样肯定不行,这个地方绝不安全,那些人已经在四处搜查,不用多久就会过来。

“族长,这是怎么回事?”张海客按着枪低声问道。为什么自己扔的石头没有将这些人唤醒……难道是因为声音不够大?

“因为光。”张起灵趁着对方人大乱又前行几步,“这些人应当对光源敏感,枪口的火光刺激了他们。”

张海客忽然想起黑瞎子寄来的纸条。上面推测这些人或许可以从月光中读取某种信息,对光线极度敏感,现在这种境况,看来这推测确实有些依据。

他们这几个人肯定是无法和这么多人抗衡,现在只能慢慢向山谷外挪。

张起灵手刃了一个靠过来的人,这个可怜的汪家人没来得及出声就瞪大了眼睛倒在了草丛之中,张起灵手中,刀尖上的血液在夜色中显得格外阴邪。

事情有些棘手。

………………………………………………………………………………

~~~~//荡漾//~~~~

笑醉山外

往事如烟杯漫举

        溪水东流知何处,一声杜宇,几点残红雨。相逢一醉都无据,杏花燕子自来去。

        多少离愁千万缕,独自凭栏,哪更伤心绪。杨柳风前日又暮,往事如烟杯漫举。


        溪水东流知何处,一声杜宇,几点残红雨。相逢一醉都无据,杏花燕子自来去。

        多少离愁千万缕,独自凭栏,哪更伤心绪。杨柳风前日又暮,往事如烟杯漫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