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风鸣翼

7133浏览    262参与
十字所
ftnr手沖喲喲喲 肉食系女子...

ftnr手沖喲喲喲

肉食系女子瑪瑪,把翼少撩火後就要被逆推8

長條發不出來,我給個PX連接好了->點我1 2

生日套瑪瑪那件太對我XP了。(

ftnr手沖喲喲喲

肉食系女子瑪瑪,把翼少撩火後就要被逆推8

長條發不出來,我給個PX連接好了->點我1 2

生日套瑪瑪那件太對我XP了。(

忧蓝

风鸣翼梦向

朋朋的梦向

明确爱情向

不喜勿入;3


————


煙藍色掩蓋了自己近乎一半的視線,雙手沒辦法做多大的動作,右頸側的吐息、環抱住自己的雙手、正騷著臉頰的髮絲,突如其來的溫度讓望愣著了,自己出差個幾天,回來就被心儀的人給緊緊抱著,甚至可以感覺到她蹭了自己的肩膀。

這種——拥抱,實著是令人沉醉,比起酒精之類的,或許翼的拥抱、翼的笑容、翼的一切,都讓望更加的、沈溺其中。


為什麼這把劍可以那麼可愛阿,望在心裡想著。


她抑制住了用力回抱對方的想法,而是提起了手,輕輕拍了拍翼的背,然後往上、拍了拍她的頭,再稍稍揉亂翼的頭髮,就像她偶爾對自己做的那樣。


纖細的手指順了順方才被...

朋朋的梦向

明确爱情向

不喜勿入;3


————


煙藍色掩蓋了自己近乎一半的視線,雙手沒辦法做多大的動作,右頸側的吐息、環抱住自己的雙手、正騷著臉頰的髮絲,突如其來的溫度讓望愣著了,自己出差個幾天,回來就被心儀的人給緊緊抱著,甚至可以感覺到她蹭了自己的肩膀。

這種——拥抱,實著是令人沉醉,比起酒精之類的,或許翼的拥抱、翼的笑容、翼的一切,都讓望更加的、沈溺其中。


為什麼這把劍可以那麼可愛阿,望在心裡想著。


她抑制住了用力回抱對方的想法,而是提起了手,輕輕拍了拍翼的背,然後往上、拍了拍她的頭,再稍稍揉亂翼的頭髮,就像她偶爾對自己做的那樣。


纖細的手指順了順方才被揉亂的髮絲,望的嘴角不自主勾起了好看的弧度、笑了出來,她輕輕說道:

「我回來了哦,翼。」


此時,翼才意識到自己做出了什麼行為,她本著急的想推開望、解釋自己的行為、並道歉,但她又想了想,只是把頭抬了起來,用臉頰輕輕蹭了望的耳朵、和那好看的臉龐,嗅著属于望的清香,她已經好幾天沒聞到這令人心安的味道了,不過——意外的是,帶著額外的酒氣。


望沒有反抗,也是不討厭這樣吧。翼猜想

嘛……如果討厭的話,早就推開了吧。如此想著,翼更加心安理得的做著這種……撒嬌的動作。


滴酒不沾的歌姬,在近距離的聞到望身上的酒精氣味以后,似乎是進入了微醺的狀態。她開始肆意的在望身上蹭來蹭去的、時不時把人圍的更緊,像是要把望禁錮在懷裡一樣,平時沒辦法宣泄的情感似乎在酒精催化后,到達了一觸即發的狀態。


望感覺到了翼的不尋常,整個腦袋迷迷糊糊的她也沒辦法仔細思考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明明幾天前還很正常、甚至剛剛也只是單純的拥抱而已。或許是自己的酒氣?這是她在這個狀態唯一能想到的。

不過她也不討厭翼這樣子,不如說,很喜歡。

任著翼撒嬌的望,輕輕的、再次揉了揉翼的頭頂。


翼直起身子,與望四目相交。她愣了愣,用手順稍微直了剛剛被自己蹭亂的黑髮,就像望剛剛對自己做的那樣。

微醺的她臉上帶著點紅暈,眼神顯得有點迷茫,她開口,輕輕說道:

「歡迎回來,望。」


翼的右手從環抱改為捧著望的臉,左手依舊牢牢抱著望,很明顯的,她並不想望離開。雖然望也不想脫離翼的拥抱就是了。

她身上的酒精氣味是從望那邊沾染的,眼神卻帶著明顯醉意,两人就這樣互相對視了三十二秒,就像是過了三十二個世紀一樣,弄得望臉紅的不知道是醉還是害羞了。


然後,翼吻了上去。

輕輕的,以唇碰唇,試探性的碰了一下,離開。

然後是第二下、第三下,每一次的觸碰都像是小狗在試探主人的底線一樣,碰到的時間越來越久、两人的吐息也愈發急促。到了第五下,翼不再離開,她微微側頭,以更近的距離看著望。

而望早已因為翼的舉動閉上了眼,长长的睫毛微微顫動著,一吐一息都帶著令翼更加迷糊的酒氣、和望身上獨有的清香。

或許讓我無法自拔的不是酒精,翼的腦海閃過這個想法。


她們僅僅是這樣,以唇相碰,交換著氣息。

不知何時,望也打開了眼簾,两人相交的眼神不再是驚訝,而是溺愛、沈醉。

不是酒精一時的衝動,而是壓抑已久的瘋狂情感,此時以一種小心翼翼的方式抒发,但足夠了。

這樣的接觸、對方的吐息,都已經讓她們無法自拔。

她們帶著不捨的微微分離,留下一个說話的空間。


首先開口的是翼,她喚了声望。

「望。」


翼眨了眨眼睛,想在茫然的狀態下組織語言是件挺辛苦的事,最後,她決定以最簡短的方式說出自己的話。


「怎麼了?」


那埋藏了好幾天的字句。


「我好想你。」

雪樱咕咕咕

【05/25Happy Birthday. Kazanari Tsubasa】 風鳴翼生日夢向賀文

-梦向不喜请勿点开反正我爽((

-为翼望梦向

-if线

-ooc可能有

-FB和推特都有放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說我要捂著自己的眼睛到什麼時候......」

「再等一會就可以啦,不要那麼心急,翼。」

「唔......說得也是,那好吧。」

已經閉眼了十五分鐘,因此自己也不知不覺地開始急躁了起來,幸虧有望提醒,要不然可能就一不小心衝動過頭,便會破壞和她的約定了。

至於為什麼自己會衝動,也許是因為「不習慣」吧。俗語說:「常在戰場」,身為一名專業的防人,...

-梦向不喜请勿点开反正我爽((

-为翼望梦向

-if线

-ooc可能有

-FB和推特都有放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說我要捂著自己的眼睛到什麼時候......」

「再等一會就可以啦,不要那麼心急,翼。」

「唔......說得也是,那好吧。」

已經閉眼了十五分鐘,因此自己也不知不覺地開始急躁了起來,幸虧有望提醒,要不然可能就一不小心衝動過頭,便會破壞和她的約定了。

至於為什麼自己會衝動,也許是因為「不習慣」吧。俗語說:「常在戰場」,身為一名專業的防人,必須要保護人類,因此絕不能有半點鬆懈。而且在戰場上失去視力,本就是件危險的事,而且也會讓我方間接處於劣勢。所以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不能放鬆警惕。

望......她是那唯一的例外,畢竟她可是我最信任的幼馴染,和我最重視的人呀。

不過即使有例外,身為防人的本能也不自覺的在此時開始發作。可比起「不習慣」,更多的是。

「興奮感」

如果是平時的我,是不太會出現這種感覺的。但現在的我確實特別在意她給我的那份驚喜。等的時間越長,那股期待的心情便會越來越高漲。原本打算用唸經穩定情緖,但後來我才意識到,即使我等了僅僅只有十五分鐘,可這已足以讓一個在意驚喜的人情緒高昂了。

儘管我並沒有表現在臉上。

剛結束心中的獨白,望便讓我睜開雙眼了。

「好了喔,可以睜開眼了。」

緩緩地睜眼,映入眼簾的是望的那一貫溫柔的笑容,和她手上捧著的......生日蛋糕?

「原來今天是我生日?」

「嗯?翼你是不是又忘了你生日———?」

「啊,沒有的事,前幾天還記得的,可能是最近太多採訪和訓練了吧。」

說到這里,我看向了望,發現她一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

「嘛......你要知道你的訓練量和其他人根本多了一截,算了,也不妨礙接下來要做的事。」

不過我明明記得今天有一個音樂雜誌的採訪的說,難道是......緒川先生幫我把那個採訪延期了?還有立花,今日正打算前往集訓場地時,也是她剛好出現,並且通知我不需要去參加訓練,然後就把我推走了。

他們倆,明明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還故意不告訴我......

雖然之前自己也想過望不會介意我把生日忘記的事。但仔細一想,如果是一早計劃好要騙我,所以她才會猜到我會因工作緣故而忘記生日。不,不是猜測,更像是在賭我會忘記生日,所以才會露出那副表情呀。

「可惡,被他們三位擺了一道呢。」

口上這麼說,可嘴角卻很誠實地微微勾起了那抹熟悉的弧度。不過望似乎並沒有注意到我說的話,自顧自地在向我解釋著。

「呼......剛原本想裝飾蛋糕,結果沒想到響さん她那麼快......咳不是,沒想到你會這麼快來找我。我聽見推開門的聲音後,也只好先把蛋糕放在一邊,然後再讓你閉上眼睛,好讓我可以繼續裝飾蛋糕。」

她稍稍停頓了一下,拿出水杯喝了一口水後,接著便繼續說。

「對不起,翼,要你捂著眼睛,對防人來說應該很不習慣吧?」

「啊啊,沒關係。不過倒是有件事讓我很在意,那邊的禮物盒是怎麼回事?」

在望解釋的同時,我也四周稍微張望了下。也不是無意中,只不過那個禮物盒實在是太大,巨大到引人矚目。

望的表情依舊沒變過,然後便把我領去那巨大禮物盒的面前。

「我打開還是你打開?算了,送給壽星的禮物就讓壽星本人來拆開吧?」

語畢,望便向後退了幾步。

此時心中甚是激動,更何況我現在正處於安靜的環境中,所以能很清晰地聽見自己的心跳聲正在快速地跳動著。

這份心情甚至影響了我拆開包裝時的動作。手很明顯地在顫抖著,但絕不是因為恐懼。每一次呼吸,都能聽得出那彷佛因為興奮而在微微發抖的呼吸聲。

在這份激動不止的心情下,我終於拆開了那巨大的包裝盒。只不過在看到實物的一瞬間時,我居然罕有地向後倒退了幾步,雙手也不自覺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唇。

因為實在是太驚喜了。

望居然送了我一台深藍色的摩托車。

我壓根沒想到她會送我如此貴重的禮物。本來前幾日也有打算買一台新的摩托車,但自己應該沒有告訴過她。莫非是......她已經猜到了我的想法,所以才決定去買的?

應該說自己太容易看穿了嗎?還是說......望太聰明了。

真是的,她的聰慧遠超我想象之外啊,甚至會讓我意識到自己其實一直都不怎麼了解她啊。

被望輕輕拍了下肩膀,才意識到自己剛剛呆住了,大概是嚇到她了吧。

「......怎麼樣?喜歡這份禮物嗎?」

這是我第一次看得出望話語裏的語氣和隱藏的情感。她似乎很期待我的回答,而我也沒有打算讓她失望。

「謝謝你,望,我很喜歡喔———。」

畢竟這就是我的真心話。

她的眼眸裏出現了我以前從未看過的......興奮和,滿足。雖然我自認為我剛剛說的那句話不會對我的那位幼馴染有太大的「傷害」才是,但事實是她似乎被我的那句話嚇到了。

「那......那個,你喜歡就好。」

望似乎想讓自己那個看似過熱的腦袋冷卻下來,但她的臉頰依舊不爭氣地紅了起來,嘴角一直在上揚和平穩的角度來回橫跳。和我對上視線後,迅速把目光撇開。

幸好這種尷尬的氣氛也不是持續很久,望也很快地冷靜下來。之後,我們便一起享用蛋糕,雖然在途中,望那一言不發的樣子讓我懷疑她是不是心中打著小算盤就是了。

「要不我騎這輛摩托車帶你去商場逛街?」

我試著如此提議,畢竟現在也沒其他事要做了,而且我還想和望繼續待在一起。

「可以呀。而且聽說那個商場附近有一座摩天輪,我想......帶你去坐坐。」

「啊,當然可以。」

不過倒是沒預料到她會提出「去坐摩天輪」的要求,而且也沒想到她會這麼爽快地答應。原本預計她不會答應的,因為平時這個時間点……大約晚上八、九点左右,望通常都會坐在書桌面前,對著電腦屏幕處理公事。更多的,望是個會深思熟慮後才行動的人,所以很少見她會爽快答應要求或建議的樣子。

「那現在就出發吧。」

把摩托車從望的房間里推去屋門口,自己先縱身一躍坐上駕駛位,接著拍了拍自己身後空出的座位,示意望可以坐在這里。果然她也照著我的指示坐上去了。

身子向前傾斜了點,然後便開始調整設備。畢竟是望送我的新摩托車,得確保一切準確無誤才行。調整好設備後,旋即便扭了下手柄發動引擎。可意外的是這輛摩托車的引擎聲也不算浩大,看來......她是真的對這份要送我的生日禮物很在意呢。

隨著引擎被發動,深吸了一口氣後,我也便騎著摩托車筆直的向前奔馳而去。

一路上我和望也沒太多交談,可能是因為她不想打擾我吧。四周悄無聲息的,只聽得見引擎聲,和從我耳邊掠過的風聲。風很大,大到彷佛伸手便能立刻感知到風的存在。雖然這輛摩托車是新的,但不知為何,總感覺自己似乎和它相識許久,竟能熟練地操控它,像是吾之友輩一般,相互配合。此時此刻,正可謂是「疾風迅雷,與友同往。」

只不過目的地和住所的距離也不是太遠,所以沒過多久便到達了那間知名的商場。剛把頭盔脫下時,望就從她隨身攜帶的手提包裏拿出了一頓和她款式差不多的貝雷帽,接著帶在我的頭上。

「翼,你可是『歌姫風嗚翼』呀,注意一下吧。」

啊,差點忘了自己這頭亮眼的藍紫色髪型會引人注目呢。

「確實呢,謝謝你了,望。」

突然地,站在我面前的黑髮少女抓起我的手,未得到我的許可,拉著我就跑了起來。雖然望的速度並不快,而且我也可以掙脫,不過......偶然讓她像現在這樣任性一下也不錯,畢竟她任性的樣子......也很少見吧。

陪著她走了一會後,遠處的摩天輪也慢慢地出現在眼前。看到這四周燈火通明的景色,才突然想起自己並未和她像這樣一起去商場逛過街。

盡管,在某些時候我有空閒時間,但也不見得望也會有和自己一樣多的時間和我一起休息。她也算是半個工作狂,除了星期二、四、六、日外,她基本上都會對著平板電腦處理各項事務。即使她有空,我也會因為工作緣故而不能和她見面。

不過她會答應我的邀請是出乎意料之外的。雖說今天是我的生日,但我一開始認為她不會因為我的生日而放棄工作。不過再深入一層去思考的話,既然她會替我做生日蛋糕,那是不是代表著她今天為了我做生日蛋糕而推掉所有工作......?難道真的如同瑪麗亞說的一樣,她很在意我,甚至已經超出了幼時玩伴的地步......?

不,怎麼可能,或許真的只是我的妄想罷了。

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已經被望拉進並坐在摩天輪的包廂裏了,而她也正好坐在我隔壁。望的眼睛正目不轉睛地盯著外邊的夜景——在夜幕下,華麗的燈飾像是那深邃夜空中的數億顆星星般,為原本沉悶無趣的暗紫色幕布帶來了億點微光。

好不容易把注意力從夜幕中拉回來,但自己卻又被望那頭長直髮奪去了注意力。以前總是沒什麼機會去細心觀察,今晚總算有機會去好好欣賞一番。

墨色的髮絲中帶著些許從包廂里的聚光燈反射至頭髮上的光澤,不過既然有光澤,那麼她的頭髪一定有經過精心保養。為了能更仔細觀察,我試著往她坐著的位置靠近一些,縮短自己和她之間的距離。在縮短距離的途中,我甚至能聞到從她的那頭柔順的頭髮中傳來一陣陣淡淡的蒲公英香味。

聞得正入神時,望突然地回過頭來,殺了我個措手不及。雖說我是正大光明的去看,但我卻像是做了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隨即從原先自己坐著的位置上站了起來,慌張之色遺露無遺。

「翼,你剛剛是在......盯著我的頭髮?」

望對我這一行為顯得頗為......不,是很驚訝的表情,她的臉頰先是變得青白,隨後又漲得極度的緋紅。那驚愕的表情彷彿在表示著當事人確 實被我的舉動嚇到。

「啊,嚇到你了吧,對不起。」

道歉過後,才察覺自己剛不小心站了起來,連忙坐了回去。

太尷尬了。

原本在進入包廂之後,我就已經沒怎麼理會望了,不過她也一直在看窗外的風景,也沒怎麼撘理我,所以整體上氣氛也不算太尷尬。我是第一次這樣和她一起去坐摩天輪,因為怕開口說話會打擾她看景色,而且以前也沒有類似的經驗,所以不太會自己去找話題聊。不過平時倒是不會這樣,可能因為對象是望的緣故吧。 

我和她就這樣坐了幾分鐘,而摩天輪也剛好轉了一半。偷瞄了一下坐在隔壁的望,卻感覺她臉上的神情和平時不同,可就是說不出那不同之處。那表情看起來像是猶疑,但更多的像是在等待一個時機。

可能能是我想太多了吧,望怎會露出那樣的表情呢。

在摩天輪轉到第二圈剛開始時,心里一直有個聲音在告訴自己「要主動一點上去向她傾訴自己的真心實意」。

但我依舊會會對這件事恐懼。我害怕她會拒絕我、害怕我們之間的關係會因這件事而被破壞、害怕坦白後自己便不能像現在一樣守護她。

可是我想保護她的那份堅持是真實的,那份願她一生平安的心意是真實的。儘管現在的我也能保護她......只是我想成為那個在她心里無可替代的人。我想站在她身邊最重要的位置保護她。

其實從一開始,我一直認為自己很弱小。以前是奏的犧牲,現在是父親大人的離去。雖然心中悲痛萬分,可身為她們的前輩,是絕不能把自己的軟弱展露在他人面前,過於任性也會給別人帶來麻煩,自從奏離去後,便下定決心獨自一人處理所有的麻煩。但從立花那雙連繫他人的雙手中,我才明白一個人並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

但有誰願意和我一同分擔我的憂慮呢?立花?可她身邊已經有小日向了。雪音?作為她的前輩,也不能讓她為我的事而更加煩惱。當時迷茫的我後來終究在世界樹事件完全結束後,找到了自己的容身之處——月城望。她的出現彷佛如同月亮般,驅逐了我心上的那層困住「我」的迷霧。小時候的她,既使比我小,但總是能溫柔地包容我。而且這份溫柔時至今日,依舊未變。但不同的是,她看上走比以前藏著更多心事了。更準確的說,自己根本不了解「現在」的她。也正是這份「想要理解她的想法」的心情,讓我想要更加深入地去了解她,去「重新認識」她。

可就在一個秋天的晚上,因乾燥天氣而倍感口渴的我正打算拿起自己擺在廚房的杯子去喝水時,很突然地,耳邊傳來了細微的咄泣聲,是從客廳傳來的。走過去一探究竟,卻看見了望那鮮有的眼淚,和她臉上悲愁的神情。自目前為止的記憶中,我從未見過她哭泣。但現在的這幅情境足以推翻我對她一直以來的印象。

「她到底在為了什麼而煩惱?她到底有多少事是瞞住我的?」

類似的想法在腦海中不斷擴散,不斷地,不斷地在提醒自己。

「身為防人,卻又未能保護好珍視之人。」

但也正是那次偶然發現的眼淚,我才明白既然下定決心要保護她,那就要站在她身邊那特別的位置完全保護她。

想要保護她、想要讓她那真誠的笑容一直掛臉上。

不只是讓她分擔我遇上的困難,我也想分擔她所隱瞞的痛苦,互相支撐,就如同羽翼一般,並駕齊驅。

我不能再逃避了,也許錯過了這次,以後便無機會了。

於是默默下定了決心,這次,一定要向望表達自己那份特殊的情感。

 一點、一點的挪動身子,從背後緩緩的靠近望,接近到了一定距離,再慢慢的湊近她的臉頰。

 能嗅到從她那一頭黑髮散發出來的淡淡的、像是蒲公英的清香,白皙的皮膚与一頭秀麗的黑髮形成對比,更加襯托了……不對,不是注意在這種地方的時候了。現在我与望只有几公分距離,能感受到心跳比之前更加快速、血液澎湃,就像是上戰場前的緊張感,似乎還有點令人興奮。

......?

 

 「嗯?翼、唔!」

 意料之外。

 感覺到了柔軟的唇瓣,淺煙藍色的眼眸對著自己,滿是驚訝。一吐一息的熱氣都打在自己的臉頰上,溫度似乎上升的更快了。蒲公英的清香環繞著自己,短短幾秒卻過的像是幾個世紀,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倒底做了什麼。

 迅速的向後退,腦子迅速運轉著,想要想出什麼借口來矇混過去,能想到的卻都是剛才的畫面跟各種感受。

 例如那清香、例如那近在咫尺的藍色眼眸、例如那殘留在唇上的美妙溫度......阿、阿,不可以再想了!

本著急的想解釋自己的行為,並道歉。但望卻搶先自己一步開口了。

「啊......是不小心的吧,沒事的,我不會在意的。」

聽到「不會在意」之後,雖鬆了一口氣,但卻感到莫名的失落。

或許望在某方面來說並不是那麼的聰明、吧。

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摩天輪站台,竟開始焦慮了起來。怎麼辦?如果真的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後便不可能有同樣的勇氣去向她告白了。在各種掙扎之中,我終於想到了一個辦法。

小聲地喚了聲望。

「嗯,怎麼了?」

「你知道為什麼烏鴉像......」

突然地,自己的手被拉了起來。抬頭一看,發現自己和望已經離開了車廂。

「剛剛就......已經到站了。而且時間也不早了,所以一時情急之下,就把你拉出來了。對不起。」

最後還是沒成功呢......不過這樣也許不錯吧,默默守護她,又何嘗不是一種待在她身邊的一種方法呢?只是自己的私心或許不想這樣。

但依然有些想法,是現在必須要傳遞至她心上。

「望。」

「嗯?怎麼了,翼。」

她站在深夜的街燈下,微微地回過頭來。

「和你一起渡過今年的生日,我很高興。」

——————————————————

https://zine.la/article/f1d2ac083c2a430dbb52bd86a4b6172e/ 

十字所

翼少生日快樂。

畫得比較隨便,不過想畫像這樣,把帥氣的翼少和比較可愛的翼小姐(?),放在一起很久了。

光只有G到AXZ那樣的帥氣前輩不是風鳴翼,光只有無印在奏面前像個害羞的小女孩也不是風鳴翼,只有這兩者都融二為一交互作用,既可愛又帥氣,才是風鳴翼,XV的風鳴翼其實是最完整,20歲成年前都作完了,就不用像某人這樣過了21在犯法結果要被判死刑了ry


我還是比較擅長畫翼少。

說來畫的時間領悟到一件事。我一直在想,我本來畫翼就是偏帥,怎樣能畫得可愛些,這大概就是從思考翼本身是帥->可愛的過程。

然後我又想,說不定翼本質是可愛然後過渡到帥氣才對?如果我下筆最先認知翼是可愛->帥...

翼少生日快樂。

畫得比較隨便,不過想畫像這樣,把帥氣的翼少和比較可愛的翼小姐(?),放在一起很久了。

光只有G到AXZ那樣的帥氣前輩不是風鳴翼,光只有無印在奏面前像個害羞的小女孩也不是風鳴翼,只有這兩者都融二為一交互作用,既可愛又帥氣,才是風鳴翼,XV的風鳴翼其實是最完整,20歲成年前都作完了,就不用像某人這樣過了21在犯法結果要被判死刑了ry


我還是比較擅長畫翼少。

說來畫的時間領悟到一件事。我一直在想,我本來畫翼就是偏帥,怎樣能畫得可愛些,這大概就是從思考翼本身是帥->可愛的過程。

然後我又想,說不定翼本質是可愛然後過渡到帥氣才對?如果我下筆最先認知翼是可愛->帥氣,那又會有什麼不同呢,這又是哪種才對呢。

其實可能兩種都對,前者是G->XV,後者是無印到G。

雖然G->XV的可愛跟無印時的可愛有這麼些不同,但我果然更喜歡那種集大成後的可愛,消去迷惘後又帥回來,間中又有些妻管嚴的翼少呢嗯。

天羽

羅馬拼音-風鳴翼-空へ…

目錄平假歌詞

空へ…

2015.08.12

戦記絶唱シンフォギア

歌:風鳴翼(CV:水樹奈々)

詞曲:上松范康


Noba shita kono te wo

Tsukande sutto nade te...

Utsukushiki Memory ryouyoku no Melody

“Moshimo…” nante mou iwanai yo


Saki tatsu senaka wo

Mitsumeru koto ga ooku

Furi kaeru sugata donna egao ka?

Omou dake de oikakerareta


Totsuzen...

目錄平假歌詞

空へ…

2015.08.12

戦記絶唱シンフォギア

歌:風鳴翼(CV:水樹奈々)

詞曲:上松范康


Noba shita kono te wo

Tsukande sutto nade te...

Utsukushiki Memory ryouyoku no Melody

“Moshimo…” nante mou iwanai yo


Saki tatsu senaka wo

Mitsumeru koto ga ooku

Furi kaeru sugata donna egao ka?

Omou dake de oikakerareta


Totsuzen no kaze wa… nande kana?

Arigatou mo iu ma naku

Yubi wo nuke kuzure sari kiete

Kidzukeba ano toki hajimete dakke?

Dakishimeta no wa…

Nee…?


Toki wa tachi kisetsu wa nando mo sugi

Omoi de ni kae you to se wo osu yo

Namida… nagasu tabi mae wo muku

Anata ga egai te ta

Watashi ni nareta kana…?


Yuuhi wa ano hi to

Kawarazu kumo ni tokete

Gyakkou no kioku ni furi muku anata

Wara tteru yo itsu no ho datte


Majime sugi tte yoku iitte tane

Naki mushi mo naosete nai

Tsuyoku natta tte homete hoshiku te

Anata yori zutto

Mou toshiue ni natteru no ni…

Nee…?


“Ikiru koto akirame nai” sono saki ni

Nijimu sora no kotae wa aru no kana?

Ten wo… mau hane ni kanade rare

Anata ga subete datta

Kinou wo habatai te…


Toki wa tachi kisetsu wa nando mo sugi

Sayonara ga hanareru kanashimi janaku

Tsugi no… tabidachi ni ketsui shite

Ikikiru chikara dato

Toshita tsubasa hiroge…!


Toberu yo… Tobeta yo…

Ashita wo…

Ah… Ikite yuku


Hitomi wo toji tara

Itsudemo utai aeru


天羽

平假歌詞-風鳴翼-空へ…

目錄羅馬拼音

空へ…

2015.08.12

戦記絶唱シンフォギア

歌:風鳴翼(CV:水樹奈々)

詞曲:上松范康


伸(の)ばしたこの手(て)を

掴(つか)んですっと撫(な)でて…

美(うつく)しきメモリー 両翼(りょうよく)のメロディー

「もしも…」なんて もう言(い)わないよ


先(さき)立(た)つ背中(せなか)を

見(み)つめることが多(おお)く

振(ふ)り返(かえ)る姿(すがた) どんな笑顔(えがお)か?

思(おも)うだけで 追(お)いかけられた


突然(とつぜん)の風(かぜ)は…なんでかな?

ありがとうも言(...

目錄羅馬拼音

空へ…

2015.08.12

戦記絶唱シンフォギア

歌:風鳴翼(CV:水樹奈々)

詞曲:上松范康


伸(の)ばしたこの手(て)を

掴(つか)んですっと撫(な)でて…

美(うつく)しきメモリー 両翼(りょうよく)のメロディー

「もしも…」なんて もう言(い)わないよ


先(さき)立(た)つ背中(せなか)を

見(み)つめることが多(おお)く

振(ふ)り返(かえ)る姿(すがた) どんな笑顔(えがお)か?

思(おも)うだけで 追(お)いかけられた


突然(とつぜん)の風(かぜ)は…なんでかな?

ありがとうも言(い)う間(ま)なく

指(ゆび)を抜(ぬ)け崩(くず)れ去(さ)り消(き)えて

気付(きづ)けばあの時(とき) 初(はじ)めてだっけ?

抱(だ)きしめたのは…

ねえ…?


時(とき)は経(た)ち季節(きせつ)は何度(なんど)も過(す)ぎ

想(おも)い出(で)に変(か)えようと背(せ)を押(お)すよ

涙(なみだ)…流(なが)すたび前(まえ)を向(む)く

あなたが描(えが)いてた

わたしになれたかな…?


タ陽(ゆうひ)は あの日(ひ)と

変(か)わらず 雲(くも)に溶(と)けて

逆光(ぎゃっこう)の記憶(きおく)に 振(ふ)り向(む)くあなた

笑(わら)ってるよ いつの日だって


真面目(まじめ)すぎってよく言ってたね

泣(な)き虫(むし)も直(なお)せてない

強(つよ)くなったって褒(ほ)めて欲(ほ)しくて

あなたよりずっと

もう年上(としうえ)になってるのに…

ねえ…?


「生(い)きることあきらめない」その先(さき)に

滲(にじ)む空(そら)の答(こた)えはあるのかな?

天(てん)を…舞(ま)う羽(はね)に奏(かな)でられ

あなたがすべてだった

昨日(きのう)をはばたいて…


時(とき)は経(た)ち季節(きせつ)は何度(なんど)も過(す)ぎ

サヨナラが離(はな)れる哀(かな)しみじゃなく

次(つぎ)の…旅立(たびだ)ちに決意(けつい)して

生(い)ききる力(ちから)だと

賭(と)した翼(つばさ)広(ひろ)げ…!


飛(と)べるよ…飛(と)べたよ…

明日(あした)を…

Ah…生(い)きてゆく


瞳(ひとみ)を 閉(と)じたら

いつでも 歌(うた)い合(あ)える


天羽

羅馬拼音-戰姬絕唱-不死鳥のフランメ

目錄平假歌詞

不死鳥のフランメ

(TVアニメ「戦姫絶唱シンフォギアG」挿入歌)

歌: マリア・カデンツァヴナ・イヴ(CV:日笠陽子)×風鳴 翼(CV:水樹奈々)

作詞: 上松範康(Elements Garden)

作曲: 上松範康(Elements Garden)

編曲: 菊田大介(Elements Garden)


(Maria) Huuh… Cold Moon… Blue Shine…

(Tubasa) Masa ni koyoi, ima sekai wa,

(Tubasa) Hitotsu ni ...

目錄平假歌詞

不死鳥のフランメ

(TVアニメ「戦姫絶唱シンフォギアG」挿入歌)

歌: マリア・カデンツァヴナ・イヴ(CV:日笠陽子)×風鳴 翼(CV:水樹奈々)

作詞: 上松範康(Elements Garden)

作曲: 上松範康(Elements Garden)

編曲: 菊田大介(Elements Garden)


(Maria) Huuh… Cold Moon… Blue Shine…

(Tubasa) Masa ni koyoi, ima sekai wa,

(Tubasa) Hitotsu ni  naru, todoki tamae, kanae tamae

(All) Saa… Hajimarou

3 2 1 Ready Go! Fly!


(Tubasa) Hate naki

(Maria) Tsuyoi

(All) Kono omoi wa

(Tubasa) Yuzure nai

(Maria) Tsuyoi

(All) Kono omoi wa

(Tubasa) Dare ni mo

(Maria) Make nai

(All) Fushi naru merodi (Melody)

(All) Kagayake True Heart


(Tubasa) Kono te kara kobore satta

(Tubasa) Inochi… tsumuida kodou!

(Maria) Kaketa muun raito (Moon Light) sono hikari wa

(Maria) Nokoshita mono ni nani wo tou!


(Tubasa) Kanashimi wo tabane te tsurugi ni

(Maria) Yaiba ni jasudisu (Justice) no na no moto

(Tubasa) Nidoto kieru koto nai

(Maria) Tamashii no tanebi wo saa

(All) Tomose


(Tubasa) Moenasai

(Maria) Hito ni

(All) Sadame nado nai

(Tubasa) Tobi nasai

(Maria) Kako wo

(All) Hiki chigi tte

(Tubasa) Ikinasai

(Maria) Atsuku

(All) Habataki ai

(Maria) Hibiki tsutau

(Tubasa) Kanade tsutau

(All) Kizuna!


(Tubasa) Sou

(Maria) Namida

(All) Nigirishimete

(Tubasa) Seotta

(Maria) Zenbu

(All) Nigirishimete

(All) Ima fushi naru yume wo hane ni

(All) Nagau asu wo tomo ni toba naika?

(All) Utau Phoenix Song


(Tubasa) Mayoi kitte miageta sora

(Tubasa) Kobosanu you ni to ki.me.ta!

(Maria) Tsuranuita kakugo no aji

(Maria) Kami shime chigiri ue wo muke!


(Tubasa) Furueru kurai nara ketsui wo

(Maria) Kamaete naitomea (Nightmare) goto kire

(Tubasa) Danzai no shinpan wo

(Maria) Shuuen no tettsui wo

(All) Otose


(Tubasa) Yuuki wa

(Maria) Kimi wo

(All) Uragiranai

(Tubasa) Kizan da

(Maria) Kako wa

(All) Hoshi to natte

(Tubasa) Tsudzuita

(Maria) Michi wo

(All) Terasu darou

(Maria) Kagayaki dasu

(Tubasa) Kirameki dasu

(All) Mirai!


(Tubasa) Sou

(Maria) Kokoro

(All) Hitotsu ni shite

(Tubasa) Kibou wo

(Maria) Tabane

(All) Hitotsu ni shite

(All) Ima egaita yume wo hane ni

(All) Te to te wo tsunagi tsubasa ni shiyou

(All) Tagire Phoenix Song


(Tubasa) Mamoru mono no tame ni chikaeru

(Maria) Hokoreru nani mo kowaku wa nai

(Tubasa) Nidoto kieru koto nai

(Maria) Tamashii no tanebi wo saa

(All) Tomose

(All) “Ignition…!”


(Tubasa) Moe nasai

(Maria) Hito ni

(All) Sadame nada nai

(Tubasa) Tobi nasai

(Maria) Kako wo

(All) Hiki chigi tte

(Tubasa) Iki nasai

(Maria) Atsuku

(All) Habataki ai

(Maria) Hibiki tsutau

(Tubasa) Kanade tsutau

(All) Kizuna!


(Tubasa) Sou

(Maria) Namida

(All) Nigiri shimete

(Tubasa) Seo tta

(Maria) Zenbu

(All) Nigiri shimete

(All) Ima fushi naru yume wo hane ni

(All) Negau asu wo tomo ni toba nai ka?

(All) Ten wo kogase

(All) Utae Phoenix Song



天羽

平假歌詞-戰姬絕唱-不死鳥のフランメ

目錄羅馬拼音

不死鳥のフランメ

(TVアニメ「戦姫絶唱シンフォギアG」挿入歌)

歌: マリア・カデンツァヴナ・イヴ(CV:日笠陽子)/風鳴 翼(CV:水樹奈々)

作詞: 上松範康(Elements Garden)

作曲: 上松範康(Elements Garden)

編曲: 菊田大介(Elements Garden)


(マリア) Huuh...Cold moon...Blue shine...

(翼) マサニ今宵(こよい)、イマ世界(せかい)ハ、

(翼) 一(ひと)ツニナル、...

目錄羅馬拼音

不死鳥のフランメ

(TVアニメ「戦姫絶唱シンフォギアG」挿入歌)

歌: マリア・カデンツァヴナ・イヴ(CV:日笠陽子)/風鳴 翼(CV:水樹奈々)

作詞: 上松範康(Elements Garden)

作曲: 上松範康(Elements Garden)

編曲: 菊田大介(Elements Garden)

 

 

(マリア) Huuh...Cold moon...Blue shine...

(翼) マサニ今宵(こよい)、イマ世界(せかい)ハ、

(翼) 一(ひと)ツニナル、届(とど)キタマエ、叶(かな)エタマエ

(二人) さぁ…始(はじ)まろう 

(3.2.1 Ready go! Fly!!)


(翼) 果(は)てなき  

(マリア) 強(つよ)い

(二人) この想(おも)いは

(翼) 譲(ゆず)れない 

(マリア) 強(つよ)い

(二人) この想(おも)いは

(翼) 誰(だれ)にも  

(マリア) 負(ま)けない

(二人) 不死(ふし)なるメロディー(Melody)

(二人) 輝(かがや)け True heart

 

(翼) この手(て)から零(こぼ)れ去(さ)った 

(翼) イノチ…紡(つむ)いだコ・ド・ウ!

(マリア) 欠(か)けたムーンライト(Moon Light) その光(ひかり)は 

(マリア) 残(のこ)した者(もの)にナニヲ問(と)ウ!


(翼) 哀(かな)しみを束(たば)ねて 剣(つるぎ)に

(マリア) 刃(やいば)に ジャスティス(Justice)の名(な)の下(もと)

(翼) 二度(にど)と消(き)える事(こと)ない

(マリア) 魂(たましい)の種火(たねび)をさぁ

(二人) 灯(とも)せ

 

(翼) 燃(も)えなさい

(マリア) 人(ひと)に

(二人) 運命-さだめ-などない

(翼) 飛(と)びなさい

(マリア) 過去(かこ)を

(二人) 引(ひ)き千切(ちぎ)って

(翼) 行(い)きなさい

(マリア) アツく

(二人) 羽撃(はばた)き合(あ)い

(マリア) 響(ひび)き伝(つた)う

(翼) 奏(かな)で伝(つた)う

(二人) 絆(きずな)ッ!


(翼) そう

(マリア) 涙(なみだ)

(二人) 握(にぎ)りしめて

(翼) 背負(せお)った

(マリア) 全部(ぜんぶ)

(二人) 握(にぎ)りしめて

(二人) いま不死(ふし)なる夢(ゆめ)を羽根(はね)に

(二人) 願(ねが)う明日(あす)を共(とも)に飛(と)ばないか?

(二人) 歌(うた)えPhoenix song

 

(翼) 迷(まよ)い切(き)って見上(みあ)げた空(そら)

(翼) 零(こぼ)さぬようにと決(き)・メ・タ!

(マリア) 貫(つらぬ)いた覚悟(かくご)の味(あじ)

(マリア) 噛(か)み締(し)め契(ちぎ)り上(うえ)ヲ向(む)ケ!


(翼) 震(ふる)えるくらいなら 決意(けつい)を

(マリア) 構(かま)えて 悪夢-ナイトメア-ごと斬(き)れ

(翼) 断罪(だんざい)の審判(しんぱん)を

(マリア) 終焉(しゅうえん)の鉄槌(てっつい)を

(二人) 落(お)とせ

 

(翼) 勇気(ゆうき)は

(マリア) 君(きみ)を

(二人) 裏切(うらぎ)らない

(翼) 刻(きざ)んだ

(マリア) 過去(かこ)は

(二人) 星(ほし)となって

(翼) 続(つづ)いた

(マリア) 道(みち)を

(二人) 照(て)らすだろう

(マリア) 輝(かがや)き出(だ)す

(翼) 煌(きら)めき出(だ)す

(二人) 未来(みらい)ッ!


(翼) そう

(マリア) 心(こころ)

(二人) 一(ひと)つにして

(翼) 希望(きぼう)を

(マリア) 束(たば)ね

(二人) 一(ひと)つにして

(二人) いま描(えが)いた夢(ゆめ)を羽根(はね)に

(二人) 手(て)と手(て)を繋(つな)ぎ翼(つばさ)にしよう

(二人) 滾(たぎ)れPhoenix song

 

(翼) 守(まも)るものの為(ため)に 誓(ちか)える

(マリア) 誇(ほこ)れる 何(なに)も怖(こわ)くはない

(翼) 二度(にど)と消(き)える事(こと)ない

(マリア) 魂(たましい)の種火(たねび)をさぁ

(二人) 灯(とも)せ

(二人) 「Ignition...!!」

 

(翼) 燃(も)えなさい

(マリア) 人(ひと)に

(二人) 運命-さだめ-などない

(翼) 飛(と)びなさい

(マリア) 過去(かこ)を

(二人) 引(ひ)き千切(ちぎ)って

(翼) 行(い)きなさい

(マリア) アツく

(二人) 羽撃(はばた)き合(あ)い

(マリア) 響(ひび)き伝(つた)う

(翼) 奏(かな)で伝(つた)う

(二人) 絆(きずな)ッ!


(翼) そう

(マリア) 涙(なみだ)

(二人) 握(にぎ)りしめて

(翼) 背負(せお)った

(マリア) 全部(ぜんぶ)

(二人) 握(にぎ)りしめて

(二人) いま不死(ふし)なる夢(ゆめ)を羽根(はね)に

(二人) 願(ねが)う明日(あす)を共(とも)に飛(と)ばないか?

(二人) 天(てん)を焦(こ)がせ

(二人) 歌(うた)えPhoenix song


颜文菌

【风鸣翼】


 此剑并非防人之剑


 此剑名为梦想之翼


【风鸣翼】





 此剑并非防人之剑


 此剑名为梦想之翼

    

十字所

因為沉迷當抓根寶我已經不會畫圖,原諒我吧。

NS的老滾5真是棒棒。

我永遠都是法爺!烏木刃翼是朋友點的,我什麼都不知道X


其實有人留言想要家主和瑪瑪那張圖,我就順便發下。

因為沉迷當抓根寶我已經不會畫圖,原諒我吧。

NS的老滾5真是棒棒。

我永遠都是法爺!烏木刃翼是朋友點的,我什麼都不知道X


其實有人留言想要家主和瑪瑪那張圖,我就順便發下。

十字所
哨嚮,Futa,自己爽。 別罵...

哨嚮,Futa,自己爽。

別罵我,是的,老子已經不會寫文了ry

好吧,我回去趕稿。


我設定了一套戰姬哨嚮,但是到時真要玩那個的話,我會讓翼瑪換個設定草。

哨嚮,Futa,自己爽。

別罵我,是的,老子已經不會寫文了ry

好吧,我回去趕稿。


我設定了一套戰姬哨嚮,但是到時真要玩那個的話,我會讓翼瑪換個設定草。

草木为芥

翼响天开我可以!!!!

我不管,就算要绿了太太我也要磕!重温了n遍的我遭不住了,我要产粮!我要磕爆!

打桩机羞涩我太可了!

(未来桑,就算你要用神兽镜鞭挞我玩也不会屈服的!)

翼响天开我可以!!!!

我不管,就算要绿了太太我也要磕!重温了n遍的我遭不住了,我要产粮!我要磕爆!

打桩机羞涩我太可了!

(未来桑,就算你要用神兽镜鞭挞我玩也不会屈服的!)

秋秋秋秋秋秋山

“奇怪的联动增加了!”


(战姬也算是魔法少女吧)


after the rain[性转]x战姬绝唱symphogear

“奇怪的联动增加了!”


(战姬也算是魔法少女吧)


after the rain[性转]x战姬绝唱symphogear

十字所

朋友讓我填的東西。

填了個翼瑪:P

朋友讓我填的東西。

填了個翼瑪:P

十字所
Helianthus annu...

Helianthus annuus L. 那篇的騎士翼。

復健就拿來畫下,對了,老子仁王2破關了,等DLC中,個人覺得2比1簡單,而且也比BETA簡單了,除了兩面宿儺BOSS戰。

因為打仁王,好像有十天沒怎拿過筆了,下下個月就要交稿,得習慣一下。


說來,這是我很久以前的畫風,因為覺得太二太蘇所以很少用,不過感覺要是面癱騎士翼那就正好了X

說到畫風,我自己還是頗迷惘。我向來信奉的是不需要固定風格,什麼感覺什麼樣的圖,就該要跟著作品來變換畫法和風格,然後想畫什麼,就隨著感覺出現在畫紙上。所以就算畫同一個角色,有時也會改變畫法和部分比例。

真是太隨心了。...

Helianthus annuus L. 那篇的騎士翼。

復健就拿來畫下,對了,老子仁王2破關了,等DLC中,個人覺得2比1簡單,而且也比BETA簡單了,除了兩面宿儺BOSS戰。

因為打仁王,好像有十天沒怎拿過筆了,下下個月就要交稿,得習慣一下。


說來,這是我很久以前的畫風,因為覺得太二太蘇所以很少用,不過感覺要是面癱騎士翼那就正好了X

說到畫風,我自己還是頗迷惘。我向來信奉的是不需要固定風格,什麼感覺什麼樣的圖,就該要跟著作品來變換畫法和風格,然後想畫什麼,就隨著感覺出現在畫紙上。所以就算畫同一個角色,有時也會改變畫法和部分比例。

真是太隨心了。

最近覺得,這樣可能不太好,有些糾結是不是應該讓自己統一一下比較好。

苦惱ING。

十字所

【翼瑪】Future

*原作/XDU背景


過了很多年後,又或者也沒多少年,並沒這麼久,她們走在一起了。


公寓內是她跟那個人之間的生活痕跡,當下的她說不出她們已經同居了多少年,等到她走到客廳,那人用著同一把聲,精神奕奕對她說了句早安,她才找回「實感」來。


——未來的自己,真是跟風鳴翼在一起了。


一個意料之外又意料之內的事實。


這種事實彷彿某種麻藥,你開始想如果她注定會跟翼在一起,那麼當現在的她回到自己的時間後,是不是不需要再去追逐那人,她們也會像現在這樣,最後仍然走在一起呢。


這個風鳴翼當然不知道她的心思,她也沒有讓她知道的打算。


畢竟她有任務在身,非常「簡單」的...

*原作/XDU背景





過了很多年後,又或者也沒多少年,並沒這麼久,她們走在一起了。


公寓內是她跟那個人之間的生活痕跡,當下的她說不出她們已經同居了多少年,等到她走到客廳,那人用著同一把聲,精神奕奕對她說了句早安,她才找回「實感」來。


——未來的自己,真是跟風鳴翼在一起了。


一個意料之外又意料之內的事實。


這種事實彷彿某種麻藥,你開始想如果她注定會跟翼在一起,那麼當現在的她回到自己的時間後,是不是不需要再去追逐那人,她們也會像現在這樣,最後仍然走在一起呢。


這個風鳴翼當然不知道她的心思,她也沒有讓她知道的打算。


畢竟她有任務在身,非常「簡單」的任務——不讓這時間裡的人察覺到這個瑪利亞·卡登扎夫娜·伊芙裡面的是只有二十三歲時的她。


剛剛她已經確定過日曆,未來的自己體貼地選擇了假日進行她的機密任務,理論上今天的瑪利亞並不需要面對風鳴翼以外的工作關係者和特殊人物,這能大大減低露出馬腳的機會。


不愧是我呢——瑪利亞感慨未來的自己仍然如此優秀,但這份自豪並沒維持多長時間,尤其意識到她自己居然在給風鳴翼做早餐時,未來的自己似乎也沒能讓生活廢人學會做菜和家務,箇中意味馬上讓二十三歲的她展望的未來蒙上一大片陰影。


把最後的炒蛋放到碟時,瑪利亞悄悄鬆了口氣。


早餐這第一關看起來算順利。


然而當她上菜到翼面前時,那人卻愣了一下…


——是不是我弄漏了什麼…那個我並沒有交代啊!


「那、那個有什麼問題嗎?」


『不,沒什麼。有些懷念而已。我不客氣了——』


翼並沒有解釋便動起筷,害她突然問不出口,畢竟她不知應該用怎樣的態度和語氣跟未來的翼交流。


她發現自己開始膽怯了,甚而開始思考自己剛剛那句話對於這個翼來說會不會有些奇怪。


二十八歲的自己,究竟跟風鳴翼是怎樣相處的呢?她真是做得來嗎?…


——不,不要想太多!



早餐解決後,接下來就是日常出門閒逛了,順帶買些日用品什麼的。


當瑪利亞看到翼手裡拿著一張寫得密麻麻的字條時還覺得頗新鮮,畢竟她以為這些事還是交給緒川先生。


『啊…又習慣了寫在紙上,明明說好試下用手機的筆記功能來著。』


打開車門前,她們都各自把帽子和墨鏡給戴好才進入百貨公司,一切都駕輕就熟。


數年後的日本商店理所當然也是大同小異,位置變化也不大,就算察覺到原來知道卻換成陌生的新店她也沒敢把話題拉到那邊。


未來的風鳴翼,怎麼說呢,除了一些生活細節上長了些心眼外,其他似乎都大同小異,託這個的福,二十三歲的瑪利亞幾乎在跟翼的交流間忘記了自己要飾演的角色,只管做自己就可以了。



『瑪利亞今天開心嗎?』


翼有些刻意的問題突然有些讓瑪利亞措手不及,至少她似乎沒聽過她那世界的翼會這樣問她。


「嘛、還行吧。」


——她也不知為什麼要故作姿態一下,其實她頗開心的,但下意識覺得自己跟二十八歲的自己不是還不是同一個人,沒年輕的她這麼易滿足才是,但馬上又後悔這樣答,給本來有些混亂糾結的心情又添亂了。


她們提著東西進玄關,記好了家裡東西擺放位置的瑪利亞把買來的物品都漂亮收拾好後,心情也開始恢復平靜,看看牆上的掛鐘已經下午五點了,準備一下晚飯,用餐完畢洗好碗盤泡個澡,這天就能平安度過,回到自己本來的世界。


然而正當她這樣想時,經過客廳沙發的瑪利亞被有心人往後一拉,一下子撞到對方懷裡。


被嚇到的她驚呼了一聲,身後只傳來心懷不軌的笑聲——至少瑪利亞的偏見是這樣,加上她從沒試過跟這人如此接近,下意識掙扎起來。


『怎麼了?不習慣嗎?』


瑪利亞一聽到,馬上想起自己如今的角色,身體停止掙扎卻僵硬都不行,滿臉通紅到耳根去的她還天真地慶幸身後的翼看不見自己如今的表情。


——不行、就算是翼…雖然說現在這個是二十八歲的我,但是不拒絕好好劃界線的話…萬一身為自己戀人的翼要求做更親密的事…我才不要自己的第一次是這樣發生!…儘管對這個身體來說不是第一次…不、跟身體才沒關係!


被二十八歲的軀體裝著的二十三歲瑪利亞徹底混亂了,連已經鬆開她坐到她邊上的翼正用有些微妙的視線看著她也沒察覺。


『不用太煩惱,我不會對妳做什麼的——或者說並不想跟現在的瑪利亞做。』


——!…難道被悉穿嗎。


一陣挫折感湧上心頭,瑪利亞內心拼命向二十八歲的自己道歉。


『明明的確是瑪利亞,但又有些不一樣…有些令人懷念的感覺。難道是以前的瑪利亞?真奇妙…』


真是個銳利的傢伙…不可愛的劍!


「…我的確,不是平時跟你一起的瑪利亞…但我也的確是瑪利亞!啊…」


『沒關係,不想說或是有不能說的原因,可以不用跟我說的。』


不曉得是為了給空間瑪利亞思考還是什麼,說罷翼自覺動身到浴室放熱水洗浴去,把她一個人就這樣丟在客廳。


——難道生氣了嗎…?


這倒反而加重了瑪利亞的忐忑。


到晚餐準備好,兩人在餐桌前對話也不多,瑪利亞頻頻偷看翼,翼只很專心地在吃飯而已。


當她想找個話題緩解尷尬地問飯菜怎樣,翼反而愣了愣神。


『很好,就跟平時一樣。抱歉,剛剛在想事情』


結果話題到這裡又中止了。



再一次展開話題已經是瑪利亞洗浴出來後,見到翼從房間拿著枕頭和毯子走出客廳的時候了。


「你…」


很明顯翼打算一個人睡沙發去了。


『同一張床睡的話,我可能會忍不住抱著瑪利亞…』


瑪利亞看見翼用手指搔搔臉頰,就算是二十三歲的她也知道,這是翼感到不好意思時會不自覺做出來的小動作。


同時看到這樣的翼,瑪利亞就懂了。


——果然這人是翼呢…


而且她似乎因為剛剛的事,甚至想把自己也調節成二十三歲的她所認識的風鳴翼的樣子,又像個陌生人地置一下距離來觀察她的反應。


明明就不需要這樣做,她不過是一個不屬於這世界的人而已。


「…只是抱著的話,可以」出於補償還是其他什麼原因,臉微燙的瑪利亞最後先讓步了。


「但是有一個條件——」



先一步穿好睡衣躺在床上的瑪利亞側臥背對門口方向,雖說只是抱抱但仍有些緊張,甚至有種自己是等待臨幸的…呸,冷靜些。


不久她聽到後面腳步聲、關門聲,床的另一邊有了動靜,她閉上眼,良久身體就從身後被擁入懷中,跟剛剛在沙發的不一樣,比較慵懶,溫柔,不像剛才那樣有著欲望。


就只是單純的擁抱,自己像是抱枕那樣被抱著。


翼沒說話,她也沒說話,就這樣聽著對方的呼吸——她覺得有些奇妙又有些眷戀,胡思亂想自己世界的那個翼,有一天,會不會也這樣擁抱自己…


『果然,是瑪利亞先喜歡上我的吧』


耳邊傳來撒嬌般的話語,聽上去甜甜卻帶刺的,十足她那邊那個風鳴翼,這她可就不樂意了。


「沒有的事」


『說謊,妳向來不擅長說謊,所以才是瑪利亞』


「你…!」


她想了想,這個比自己世界多年長五歲的翼其棘手程度起碼是她知道的五倍以上,這口氣,還是吞了算…然而無端想起自己世界的風鳴翼,不知從何以來的怨氣開始浮現出來。


「就算是又怎樣…反正那個你現在完全沒有這方面的心思」


——對我似乎也沒有那方面的看法。


『呵…總會有的。哎怎麼說,被抱怨以前的自己感覺還頗奇妙…』


明明這個瑪利亞只是比自己年小兩歲多而已,自己卻有種在哄年小許多的戀人的錯覺,想起平時的瑪利亞偶爾也會給她這錯覺,明明自己才是年下來著。


這樣說來,自己一定是變成熟了不少吧?——沒錯,一定是這樣。


自滿地想著的翼,甚至膽敢把懷中人抱得更緊,伸手去摸摸瑪利亞的頭頂,馬上就被拍掉手。


「我才不是小孩子!」


『至少現在的瑪利亞是比我小沒錯啊』翼一臉無辜,又悻悻把手抽回去。有些猶疑地想著要不要再厚著臉抱瑪利亞。


此時對方直接把翼的雙手放回剛才自己腰前的位置示意她乖乖要抱就好好抱,不准做其他事,然後自己轉過身來,把頭埋在她平坦的胸懷裡。


還是這樣平,果然沒得長了——她在內心數落自己未來的戀人借此泄憤。


翼當然不曉得瑪利亞的心思,此刻她只單純因瑪利亞主動投入自己的懷抱而得意,得意過後就是喜悅,等到喜悅也溢滿後,心情反而無比平靜,就像昨晚一樣,像每一個晚上。


她只是這樣抱著瑪利亞,邊感受到溫暖在她們之間流動,邊回想今天瑪利亞那些有趣的跟平日不一樣的細節怎樣露出來,又被她抓到了的把柄…


…——


忽然翼想到,她的瑪利亞不也曾經是如今在她懷中的這個瑪利亞嗎?


那麼…



「…吶」


『嗯?』


「……我們是怎樣在一起?」


『…』


「什麼時候…是誰先告白的?」


『這個嘛』


翼苦笑了,她腦內浮現了某個畢生難忘的片段,話到嘴邊,又決定什麼都不說。


『抱歉,唯有那個,我覺得不能說。』


「真狡猾!你明明答應我能答案我一個問題…」


『但妳剛剛問了兩個問題啊,雖然我都不能答,問別的好嗎…?』


「哪有這樣——」


哪怕嘴上在抱怨,瑪利亞卻沒因為翼沒回答她的問題而拒絕履行承諾。


條件什麼的,果然只是一紙空談,不過是用來掩飾擁有聖母之名的女人向來心軟的事實而已。


翼早就看透這事。


正式交往不久後,翼就曉得瑪利亞的心思向來都很好猜,因為瑪利亞想的大部分都是關於風鳴翼的事,她有什麼反常,高興或不高興,誰給得罪她,翼都只要在自己身上找答案來就好了——雖然有時也有猜錯,被說自我意識過剩之類,但大多數都百試百靈。


所以說——


『瑪利亞是想向我告白嘛?那個我』


「………」


『說中了嘛。』


——啊,這把劍真的很煩人…


「未有打算,而且不是時候。」


聽到翼這樣說慫恿,她大概猜到了,果然是自己先向翼告白吧。


但就算是這樣,也未必一次就成功…沒自信的她不禁如此想。


…不過既然偷看了考卷的「答案」,是不是代表自己就算告白失敗了,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就三次…這樣就能成功嗎?但瑪利亞很難想像自己向風鳴翼告白兩次甚次三次以上…不如說,連第一次的告白她都沒敢想呢。


畢竟她曾經不止一次想過——就這樣好了,就算不說,只在翼身邊一直是「知己」的關係,也沒什麼不好。她不想要強迫那人。


直到當下,她還會質疑這真是她和風鳴翼的未來嗎?她們真是會在一起嗎?


表面上或者在大家眼中理所當然,細想之下,她實際上無法想像中間發生了什麼,使得她們最後在一起。


那個這方面有些膽小的自己,還有似乎對這方面不知該說是鈍感還是什麼的風鳴翼…


『不用迫自己想太多也可以的,這種事順其自然就好了,知道答案多沒意思呢…雖然感覺已經沒什麼差』


「…我才不想被妳這樣說。」


反正要告白的人又不是妳,站著說話不腰痛。


聽著懷裡的人咕嘟咕嘟地嘮叨著,翼又笑了,愛憐抑不住湧上心頭,又像哄孩子地撫了撫瑪利亞的頭頂,傾訴著今晚最後的肺腑之言——


『但是果然,那個我,是個遲鈍的傢伙呢——』


——如果瑪利亞不努力的話…我可能並沒有發現、沒有意識到。然後就會浪費很多時間,甚至會錯過了…


——在我們一起之後的現在,我很慶幸當日我們在一起這件事。


所以啊,瑪利亞…


就當是為了這個我也好,妳一定要給那個我,傳達妳這份感情啊。



又回到再沒有言語的靜夜。


天明之後,不管思念有否傳達一切都將恢復如常,留下的唯有……








前一晚上。



今天就寢的時間稍微比平日早一些。


平日比自己還晚爬到床上休息的瑪利亞如今甚至已經蓋好了被子,看著翼刷牙後進房關門來到床邊。


『我剛剛再看一眼行事曆,瑪利亞是弄錯了?明天要上班來著?明明是假期啊』


「不,我沒搞錯哦,雖然明天是放假沒錯」


『?』


「秘密」


『…』


瑪利亞說是秘密,那肯定是跟任務有關吧。


她已經習慣偶爾一兩日突然醒來時,枕邊人不見了,連餘溫都沒有,九成半夜就出門不知跑到哪裡去——作為戀人當然要體諒,雖然那還是會增加她的起床氣。


於是翼也沒多說話,躺到床上,側臥的睡姿望向同樣側臥著的瑪利亞,四目交投,她感覺到瑪利亞好像有話想跟自己說,她就這樣看著她,她也看著翼,兩人就這樣傻氣地干瞪著對方看。


然後瑪利亞似乎厭倦了這睡前小遊戲了,慎怪地用額頭小小用力地撞到她的額頭上。


翼沒有不開心,反而喜歡上這種有些微妙的親密感,單純的笑意勾起了嘴角的弧度,不知不覺也傳染了瑪利亞,把她內心深處對於某種未知的不安一掃而空。


「翼」


『怎麼了』


「還記得當日妳向我告白的時候嗎?」


『怎可能忘記呢。那時的瑪利亞很可愛哦』


「明明是妳把我弄哭的」


『妳也又不是第一次在我面前哭』


「那時手忙腳亂的人是誰呢」


『因為…我以為說了讓瑪利亞難受的話嘛——』


接下來的話卻被一個吻塞回肚子裡去。


「才沒有」


她的瑪利亞難得地有些撒嬌似的,埋首到她懷裡。


「不過是…從來沒想到,最先被告白的人…是我呢…」


『這樣啊』


「有時我會想,這是必然嗎,還是有什麼人動了手腳,讓妳這把劍開竅了」


『唔…真過分啊,就算是我,也是一直以來都很珍惜瑪利亞的』


翼回抱著懷中的戀人,這時嘮叨的人變成了自己。


「所以?」


『所、所以?』


「所以呢,明天——」


瑪利亞如往常一樣,給了她年下的戀人一個淺淺的晚安吻。


「翼記得對我好一些哦。」







字母26題中的一題,幾百年沒寫過甜文。

学校年假怎么请来着?
还是白情 是我和翼少 我俩很幸...

还是白情

是我和翼少

我俩很幸福

谢谢茄子


还是白情

是我和翼少

我俩很幸福

谢谢茄子


十字所
「快上啊,你還慢吞吞個啥子」提...

「快上啊,你還慢吞吞個啥子」

提早發個白情賀圖。
其實我正在畫一張奏賽,但看朋友寫個小文可愛就摸魚了這個。
正太a翼可愛,最近推的小圈都在YY正太a翼,果然是ayahi欽點的翼君🤣

-

想了解詳細背景設定如下🙃

比較明治昭和年代,最開始的發想來自日推聊過的一個au,瑪賽因戰火失去家人後小時被賣掉轉輾來到拍賣會上,被小時papa帶出去逛見世面的翼見到,天真的翼單純見到兩人很可憐就央求papa把她們買回來。兩小女孩就來到風鳴家當僕人,奏算是司令的養子那會就四人一起長大,後來A翼出世後瑪就專職照顧翼和a翼,翼的媽媽在生完a翼後就難產死掉。


本來老爺子只要一個孫繼承,想著把a翼當是後備,要是翼不行,達不到他...

「快上啊,你還慢吞吞個啥子」

提早發個白情賀圖。
其實我正在畫一張奏賽,但看朋友寫個小文可愛就摸魚了這個。
正太a翼可愛,最近推的小圈都在YY正太a翼,果然是ayahi欽點的翼君🤣


-


想了解詳細背景設定如下🙃


比較明治昭和年代,最開始的發想來自日推聊過的一個au,瑪賽因戰火失去家人後小時被賣掉轉輾來到拍賣會上,被小時papa帶出去逛見世面的翼見到,天真的翼單純見到兩人很可憐就央求papa把她們買回來。兩小女孩就來到風鳴家當僕人,奏算是司令的養子那會就四人一起長大,後來A翼出世後瑪就專職照顧翼和a翼,翼的媽媽在生完a翼後就難產死掉。


本來老爺子只要一個孫繼承,想著把a翼當是後備,要是翼不行,達不到他的要求就換掉,但翼不想a翼像自己這樣於是那之後就變得有擔當(以前還會反抗),把風鳴家塞過來的一套都接受下來。


因為爸爸後來忙,跟BC世界一樣疏於管教,翼和瑪瑪就像帶孩子這樣,直到後來a翼長大青春期,翼克共事時才遇到人家的妹妹a克,整天膩在一起,常天說要娶人家,害克爺覺得這小鬼輕浮警戒怕a翼亂搞自家大家閨秀萬分珍惜的妹妹a克,不時就跟翼抱怨(當然也就抱怨,完全沒想過拆散他們,也拆不開www 就看克爺老為妹妹a克的事炸毛超可愛x)


a翼比較自由奔放像個野孩子,不愛看書閒著沒事翼和瑪瑪又在忙沒空理時就拿個滑板在家裡走廊後院到處滑騷擾家裡其他人,雖然嘴上常嫌棄翼古板磨蹭的麻煩性格但內心很看重尊敬翼,誰說翼壞話他biss(ry 至於瑪瑪,就像姐姐和媽媽一樣吧,因為沒見過媽媽,基本上把媽媽的想像都寄托在瑪瑪身上,而瑪對翼也有種對方是救命恩人的仰賴,不過始終身分有別大家懂的。所以看著翼瑪老是磨磨蹭蹭急死你的樣子,a翼非常嫌棄,偶爾像個暴躁老弟一樣x

大概就這樣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