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飒飒

5573浏览    230参与
南烛烛烛烛烛wu

[飒炸] 你的飒飒我的心(上)

震惊震惊,火星煤球为何半夜惨叫,两位百万up主为何互相滋水,欢迎收看这一期,你的飒飒我的心。


---------------

1

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飒哥粉丝群“你的飒飒我的心”突然冒出一句嚎叫

“啊啊啊啊啊!飒哥开直播了!”

飒飒刚打开的直播间还不到五分钟就人满为患,“我说你们这是住在火星吗?”

美食up主飒的粉丝们秉持着饭美人更美的信念,飒哥做什么菜他们才不在意,看帅哥才是他们的目的。

一条不合时宜的弹幕截断了满屏的啊啊啊

“飒飒,外面都在说你跟炸炸关系不好,是真的吗?”

碰巧飒还探头看了一下,“是吗?炸炸啊,好烦一男的。”说完这句话破天荒的没做菜就...



震惊震惊,火星煤球为何半夜惨叫,两位百万up主为何互相滋水,欢迎收看这一期,你的飒飒我的心。




---------------

1

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飒哥粉丝群“你的飒飒我的心”突然冒出一句嚎叫

“啊啊啊啊啊!飒哥开直播了!”

飒飒刚打开的直播间还不到五分钟就人满为患,“我说你们这是住在火星吗?”

美食up主飒的粉丝们秉持着饭美人更美的信念,飒哥做什么菜他们才不在意,看帅哥才是他们的目的。

一条不合时宜的弹幕截断了满屏的啊啊啊

“飒飒,外面都在说你跟炸炸关系不好,是真的吗?”

碰巧飒还探头看了一下,“是吗?炸炸啊,好烦一男的。”说完这句话破天荒的没做菜就关了直播,留下那位憨憨接受粉丝的问候。

 

2

“炸炸炸炸我爱你!就像ET爱晨宇!”

“爷爷!您关注的up主直播了!”

炸炸难得开一次直播,也被问了同样的问题

“炸炸,外面都在说你跟飒飒关系不好,是真的吗?”

炸炸扫了一眼弹幕“飒飒啊,好恶心一男的”

也关了直播。

 

3

后来粉丝们在两位正主的直播间里都不敢提对方的名字,生怕刺激到自家宝贝。

 

4

平台组织了一次线下见面会,飒炸都在,偏偏这个傻逼官方还把两人座位安排的面对面,据那天去了现场的粉丝说,刚开始两位互看不顺眼,炸炸直接把桌子转了个面,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又把桌子转回去,拿了个瓶子向飒飒滋水,飒直接回滋(对方不想跟你说话并向你滋水),俩人就这么对着滋,滋了一整瓶,要是没有主办方和粉丝拦着,见面会变身泼水节。

 

5

第二次主办方就聪明了许多,一个放在紧南边,一个放在最北边,“你找北极熊签完名字了吗?”“啊!我该去找企鹅了!”

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粉丝拿着飒的签名对炸说“炸哥你看飒哥给我写了字!”“不就是字吗?我给你画画。”“飒哥你看炸炸给我画了画!”“不就是画吗?我给你唱歌”这一去一回,签名照变身小作文,一张不够写。

 

6

有粉丝翻译出炸炸的小作文,大致内容是说飒飒是个秃头,他做饭翻车,小时候撒尿和泥。

飒的小作文,大致内容是说炸炸离家出走想自杀,冬天的河冻住了,他就趴在冰上,家人找来的时候嘴里还叨叨“快淹死我,我不活了”

还玩飒撒尿和的泥,玩的特别开心,抹的满脸都是。

 

 

7

当天晚上炸就发了微博“@飒飒 来啊!互相伤害啊![炸的小作文]”飒也不甘示弱“@炸炸 来了老弟![飒的小作文]”“妈的华飒飒!你等老子打飞机过去取你狗命!”

 

 

8

炸炸打飞机过去取飒飒狗命之后,两人就安静了许多,两个月没发微博,两个月没直播,两家粉丝都急眼了“安静如鸡算什么!有种公开撕!”

 

9

飒难得发了微博“终有一天,我的意中人会踏着北京的雾霾来到我的身边[飒炸牵手带戒指]”炸炸转发“终有一天,我会和我的意中人牵手吸雾霾。”(两家粉丝懵逼中)

 

10

绒绒蹦出来解释

“俺来发微博揭露那对狗男男的故事![链接]”




绒绒的解释在你的飒飒我的心(下)

叽鲤咕噜

“嘿......再看....吃了你。”

是狼人飒飒,前3p是各种各样的滤镜版本,p4是草稿版(像小奶狗啊我觉得)


正品不如草稿系列——

“嘿......再看....吃了你。”

是狼人飒飒,前3p是各种各样的滤镜版本,p4是草稿版(像小奶狗啊我觉得)



正品不如草稿系列——

叽鲤咕噜

p3是惊喜来的,接 @墨白Vico 墨白宝贝发的那条信息(想看的点她主页,记得帮我催她写文)嘻嘻,dbq太ooc了我跑了

p3是惊喜来的,接 @墨白Vico 墨白宝贝发的那条信息(想看的点她主页,记得帮我催她写文)嘻嘻,dbq太ooc了我跑了

茶叶今天画画了吗

在老福特也发一发


须须爱心手枪,发射~


p2由于要用来干别的事情所以不能放原图_(:з」∠)_

在老福特也发一发


须须爱心手枪,发射~


p2由于要用来干别的事情所以不能放原图_(:з」∠)_

哈牛柚子露yu

【壳卷绒】早点回来

明天考英语,放弃了

深夜打卡

戳下小心心


才在家没呆两天,壳哥又得往长沙飞了。

原本是今天下午的飞机,因为有些原因,给延迟到晚上了。

“绒绒,跟妈妈去睡觉好不好?”这边的卷儿一直哄着孩子,而壳子正一脸沮丧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绒绒甩开了卷儿的手,冲向了华壳:“为什么又要去,你才回来几天啊?”

“绒绒…”华壳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就这么忙。

“宝贝,听话好不好,先跟妈妈去睡觉,妈妈给你保证,睡醒了,爸爸还在。”卷儿知道骗不过绒绒,可是他还是骗了。

“妈妈你骗我,睁开眼见不到爸爸的。”绒绒说着,委屈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壳子一看,不知道怎么办了,求救似的看着卷儿,卷儿也是一脸...

明天考英语,放弃了

深夜打卡

戳下小心心



才在家没呆两天,壳哥又得往长沙飞了。

原本是今天下午的飞机,因为有些原因,给延迟到晚上了。

“绒绒,跟妈妈去睡觉好不好?”这边的卷儿一直哄着孩子,而壳子正一脸沮丧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绒绒甩开了卷儿的手,冲向了华壳:“为什么又要去,你才回来几天啊?”

“绒绒…”华壳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就这么忙。

“宝贝,听话好不好,先跟妈妈去睡觉,妈妈给你保证,睡醒了,爸爸还在。”卷儿知道骗不过绒绒,可是他还是骗了。

“妈妈你骗我,睁开眼见不到爸爸的。”绒绒说着,委屈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壳子一看,不知道怎么办了,求救似的看着卷儿,卷儿也是一脸无奈。

绒绒:“就不能让飒飒叔叔去吗?或者让主唱叔叔去。”

壳子:“你飒飒叔叔最近在和你十叔谈恋爱,你主唱叔叔之前去过这节目了。”

绒绒:“可是绒绒不想让爸爸去,绒绒想让爸爸在家里陪绒绒。”

壳子瞧这绒绒的样子,发现事情还是有转机的,赶忙说:“可是这是比赛啊,爸爸不能临阵脱逃啊。”

绒绒:“那爸爸是要去拿奖的吗?”

壳子连忙点头:“是啊绒绒,爸爸去拿奖好不好?妈妈之前不是拿了第二名吗?”

绒绒抿了抿嘴,一脸的为难:“那…”

壳子:“爸爸保证很快就回来好不好?”

绒绒抬头看了看卷儿:“妈妈?”

卷儿笑了笑:“宝贝,咱们进屋睡觉吧”

绒绒:“那…爸爸陪绒绒睡着了走好不好?”

壳子:“好”

绒绒低着头走到了华壳那边牵起华壳的手,回了房间。

绒绒:“爸爸给我唱歌听”

壳子:“好”

“亲爱的宝贝,亲爱的宝贝,这一刻你是如此完美…”

绒绒💤,嘴里面还念叨着:“爸爸…加油!”

华壳吻上了绒绒的额头:“宝贝真乖。”然后亲手亲脚的下了床。

门口卷儿一直站在原地,他看着华壳出来,无奈的笑了笑。

卷:“东西都给你拿好了,长沙冷,多穿点。”

壳:“谢谢你,卷儿”

卷:“挪,这个给你”他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帽子。

华壳一脸疑惑。

卷解释道:“别看绒绒嘴上那么说,其实挺担心你的,这个帽子是上次你去录gs时我和绒绒逛街绒绒买的。”

壳:“是我的错,我不该…”

卷:“你没错。”错的,是那些人…

壳:“知道了,你也好好照顾自己。”

卷:“嗯,去吧”

壳子拿好东西,转身准备出门,忽然一个物体撞在了他的背后。

卷儿的声音略带哽咽,他从背后抱着他:“早点回来。”

壳伸手轻轻拍了拍卷的手:“放心吧。”

清汤浅梨yu_

华晨宇水仙文《人格障碍》(引子)

我叫绒绒。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


我听说过“DID多重人格”。


但从来没有想过。


我接手的第一位病人。


恰恰正好就患着这病。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沉迷于每一场恋爱。


渐渐的,


我把这看成是游戏。


我怕,


怕他们一个个的消失。


最后……


只剩下一个。


他们从来不会告诉我,


到底谁才是主人格。


我也从来没有过问。


如果……


我是说如果……


下一次……


下下一次,


下下下一次,


很多次,


我希望,


我可以遇见你们每一个人。


如...

我叫绒绒。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


我听说过“DID多重人格”。


但从来没有想过。


我接手的第一位病人。


恰恰正好就患着这病。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沉迷于每一场恋爱。


渐渐的,


我把这看成是游戏。


我怕,


怕他们一个个的消失。


最后……


只剩下一个。




他们从来不会告诉我,


到底谁才是主人格。


我也从来没有过问。


如果……


我是说如果……


下一次……


下下一次,


下下下一次,


很多次,


我希望,


我可以遇见你们每一个人。




如果,


你们不是一个人就好了。






大家好!


这里是梨子


目前设定什么的都还没有想好


emmm


大概有了一点点眉目


绒绒是一位心理医生


卷儿是艺术人格       是歌手!


壳哥是慵懒人格       是作家!


翩翩是温柔人格       是演员!


飒飒是冷血人格       是科学家!


炸炸是童真人格       是电竞选手!




大概就是这样吧


目前大纲还没有定


引子也是凭感觉写的


😂


推荐可以先看一看新文的预告


可以看出人设(应该)






本文为我原创

H立风

分手

🚗🚗

没了就私吧!

我好难过。我们这儿好冷,还下雨了。

(谁能想到,我听着虐歌敲完的)

50粉福利

因为最近太乱了,心情不太好,写的有些粗糙了

(要不我放假重发?)

🚗🚗

没了就私吧!

我好难过。我们这儿好冷,还下雨了。

(谁能想到,我听着虐歌敲完的)

50粉福利

因为最近太乱了,心情不太好,写的有些粗糙了

(要不我放假重发?)

梗漱yu.
【占tag致歉】 以前写的一个...

【占tag致歉】

以前写的一个小破文,用快点的方式写了()改了一点点

剧情大概就是一群小狐狸对战老狐狸

主线是壳哥的发小卷儿被可恶的老狐狸拐到了狐狸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人类如果想出去就必须要再来一个人类,陪同他一起出去……


演员们有飒飒 须须  卷儿  辣卷   壳哥     条形码   十爷     绒绒     炸炸暂时没出...

【占tag致歉】

以前写的一个小破文,用快点的方式写了()改了一点点

剧情大概就是一群小狐狸对战老狐狸

主线是壳哥的发小卷儿被可恶的老狐狸拐到了狐狸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人类如果想出去就必须要再来一个人类,陪同他一起出去……


演员们有飒飒 须须  卷儿  辣卷   壳哥     条形码   十爷     绒绒     炸炸暂时没出现新角色了

其实也是自己的爽文,坑多文笔差()

   看了的家人不要嫌弃我😭😭

H立风

我只是一条纯白的浴巾

新年要到啦,祝大家新年快乐!

买小爱啊!冲啊!!!我……hin卑微,我也没什么可以卖的,大家尽力吧!我也尽力!

送一条小小的梗


正文


我是一条浴巾,我化形的时候出了点问题,无法脱离本体,就一直待在一个傻子身边。


幼稚的他还给我起了个名字,“炸炸”?


我身上是有一个炸弹,但你TM也没必要用叠词吧!

我炸哥看起来像是会接受叠词的人吗?


是的,我用这个名字,已经用了大半年了!

他叫飒,他吧,有点幼稚是没错的,但是,还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

我,我可才没有对他有好印象!我对起名字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呢!


这个人,自恋到不行,整天坐在浴缸里,一直就是几小时,(也...

新年要到啦,祝大家新年快乐!

买小爱啊!冲啊!!!我……hin卑微,我也没什么可以卖的,大家尽力吧!我也尽力!

送一条小小的梗


正文


我是一条浴巾,我化形的时候出了点问题,无法脱离本体,就一直待在一个傻子身边。


幼稚的他还给我起了个名字,“炸炸”?


我身上是有一个炸弹,但你TM也没必要用叠词吧!

我炸哥看起来像是会接受叠词的人吗?


是的,我用这个名字,已经用了大半年了!

他叫飒,他吧,有点幼稚是没错的,但是,还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

我,我可才没有对他有好印象!我对起名字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呢!


这个人,自恋到不行,整天坐在浴缸里,一直就是几小时,(也不知道这人屁股怎么长的,我整天坐在浴缸边缘屁股还酸呢!),装模作样的泡到满身皱纹,然后,


拿起我,开始摩擦,简直,身上每个地方,啧啧,像是和我炫耀他的身材有多好一样。

“身材好吗?”

“……好。”

“八块腹肌,有少一块嘛?”

“……没有。”

额,好吧,身材是挺好的。


但是,有人洗澡需要搓那么久吗?真的,他又是拿着我的眼睛往上摩擦,想闭眼都不行,我真的,真的是一条干净纯洁的白色毛巾,我什么都没有看见,真的,我只是成长了许多……

…………


最关键的是,有一天,我居然忘记了有周末这个东西!看到飒走进浴室里,我看了看自己化了形,躺在浴桶里,一览无余的身体。


但这家伙,不慌的吗?就这么走进来了?






“唔……飒,你个混蛋,咋俩刚……刚见面……你,你就对我!”

“咋俩,刚见面?确定”

“啊…啊,别,别顶那里,咋俩很熟。”

“那,再来几下?”

“不,别,太大了,呜呜。”



哈哈,放过我!

小生苏七

/吸血鬼伯爵


/@小生苏七

/吸血鬼伯爵


/@小生苏七

花花的透明小ET

华晨宇水仙文 《神树》 飒花 上

远古神话、天地诛戮、神魔交战、两败俱伤、元气大伤便签订了休战协议。


在神魔交界处有一颗壮硕神圣的树、名叫神树。神树不仅是神魔的分界线。神树的左右两侧也是生长不同、处于神交界处的树叶碧绿明亮、璀璨明珠、微风吹过树叶会想起铃铛版好听的声音。处于魔交界处的树叶墨绿黑亮、阴暗神秘、隐藏在迷雾中弥漫着狂傲不羁的个性。


吸天地之灵气、采日月之精华。神树两侧分别掉落一滴露水和一片树叶。奇迹的时刻出现、那滴露水和树叶在着地的瞬间分别幻化成两个粉嫩的婴儿。清脆悦耳的啼哭声遍布神魔两界。


这是神树孕育的生命、神树乃神魔两界各自的守护神。神魔两界自当重视、天帝抱在怀里的婴儿、明眸皓齿、白嫩粉唇、一...

远古神话、天地诛戮、神魔交战、两败俱伤、元气大伤便签订了休战协议。


在神魔交界处有一颗壮硕神圣的树、名叫神树。神树不仅是神魔的分界线。神树的左右两侧也是生长不同、处于神交界处的树叶碧绿明亮、璀璨明珠、微风吹过树叶会想起铃铛版好听的声音。处于魔交界处的树叶墨绿黑亮、阴暗神秘、隐藏在迷雾中弥漫着狂傲不羁的个性。


吸天地之灵气、采日月之精华。神树两侧分别掉落一滴露水和一片树叶。奇迹的时刻出现、那滴露水和树叶在着地的瞬间分别幻化成两个粉嫩的婴儿。清脆悦耳的啼哭声遍布神魔两界。


这是神树孕育的生命、神树乃神魔两界各自的守护神。神魔两界自当重视、天帝抱在怀里的婴儿、明眸皓齿、白嫩粉唇、一看就是标志的人儿。即位以来从未有一子、天将神童、天帝大喜、设宴庆祝三天三夜、取名“花露水”


同样欢乐气氛的还有魔界、魔界黑暗阴沉、从未有过仙子般气息的人出现。魔王看着浑然天成的小孩。大手一挥“此子便是我魔王之子—华飒、是我魔界未来王者”


“王者华飒、王者华飒”底下的手下热烈的祝贺、一片哗然。




封印破裂、魔兽逃脱、身为天帝唯一之子、又是神界第一神将的关门弟子的花露水奉命捉拿。一路尾随魔兽来到凡间最北地带“地盐”、地盐处于最阴暗最潮湿的地带、这里并无一人存在、就连花草也是生长不下去的、烟雾缭绕的感觉根本看不清任何方向。


花露水一身白衣飘飘渺渺、和周围的阴暗形成鲜明的对比、雾气弥漫整个空间、手持长剑拨开挡路的树枝、魔兽的气息就在周围、警惕的看着周围的环境、身后树枝踩碎的声音、拔出长剑转身挥舞、那浑身火红的魔兽果然向花露水的身后伸出魔爪、脚尖轻点身体一跃而起、手指顺着长剑施展自己的灵力、蓝色的光顺着长剑划向魔兽、庞大的身体躲闪不及、胸口多了一刀伤疤、不及要害反而惹怒了那庞然大物、挥舞着魔爪、怒吼的咆哮声如雷贯耳、从口里喷出的火焰直击对面、花露水瞬间移动、转变方向轻盈的飞到魔兽的身后、电闪雷鸣般跃到魔兽的后背、伸出长剑插入魔兽的后背、火红的身体猛烈的摇摆、鲜血顺着长剑流出、想要拔出长剑的手还没来得及用力就被魔兽的扫过来的尾巴甩了出去、庞大的魔兽即使只是一只尾巴也是力大无穷、没有防备的花露水也是实打实的挨了一记。


身体被甩到地上还滑出几米、地上的树枝划破身上的衣服、裸露在外的肌肤全部擦伤、倒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出、胸口的疼痛剧烈的波动、花露水自知已经伤及内部、需要快速调养、不能继续作战、可是被惹怒的魔兽怎可如此罢休、巨大的脚踩在地上一步步靠近、花露水感觉地都在摇晃、意识渐渐模糊、即使咬紧牙关也无济于事。


魔兽乃魔界之物、魔兽封印破裂、魔王便下令华飒不惜一切代价找回魔兽并带回来、身上属于魔兽印记的磐石一闪一闪的指引着飒飒、顺着指引的方向来到地盐、刚落地就闻到浓重的鲜血腥味、奔跑上前、火红的魔兽正在挪动自己庞大的身体朝着地上的一团白色物体发起进攻、拿起磐石念出咒语、那抹火红的身体化成一道红光被收进磐石之中。


上前走近、居然是一个白白嫩嫩的娃娃、在飒飒眼里花露水的确像个娃娃、白皙的肌肤、即使浑身是伤也能看出小孩纯净的气质、瘦小的巴掌脸搭配头顶的丸子头显的特别可爱娇小。既然是他魔界的东西伤了他、那他有责任救他一命、算了、一个受伤的小娃娃而已无需提防、伸手将小孩抱到怀里一跃而起离开这个阴暗潮湿的地方。



不知睡了多久、浑身疼痛难忍、特别是胸口剧烈的疼痛让他不能喘息、睁开眼从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一时让他觉得刺眼、伸出手挡住阳光、等待适应之后、手指分开、阳光从指缝溜进来、照在脸上、暖暖的特别舒服、这还是他第一次感触太阳的温暖、一直生活在处于明亮的天庭、感受着冰冰凉凉的感觉、从未有过阳光的照射。不再用手遮挡、花露水闭着眼睛感受太阳最真实的温暖。


“吱呀”门被打开的声音、花露水睁开眼努力抬起头朝着门口的方向看去、一身黑色长袍显的那人精瘦干练、一头浓密的头发长而卷、微长的刘海遮挡了眼睛、即使如此也能感受到那双眼包含的犀利、过于白皙的肌肤显的那张脸看起来阴冷低沉、却也掩盖不了那绝美俊俏的五官。


华飒看了一眼床上努力想要起身的小孩“如果不想伤口更加严重、就乖乖的躺着”


“你是谁?”


干净清脆的声音响起、入耳特别的舒服“你没必要知道”


意料之中的结果、那人明显生人勿近的气息“是你救了我”


“嗯”


“谢谢”


看了一眼乖乖躺好的小孩、手里端着一碗乌黑的中药靠近“喝药”


将碗放在床边、准备离开、却被小孩抓住了衣袖“我胸口疼的厉害、起不来”


“所以…”


“你可以…喂我吗?”第一次央求陌生人喂药、花露水也是觉得自己的这个要求有点不可思议


“要么自己喝、要么扔掉、随你”挥挥衣袖甩开小孩的手。


伸出脚步离开,一只腿刚跨出去、身后传来“吸溜吸溜”的声音、身子后仰侧头去看床上的小孩、因为胸口有内伤、不能侧身更不能起身、一手抓着碗、嘴靠在碗边艰难的喝着、嘴角溢出的药汁被小孩无所谓的用袖口擦掉、小脸明显皱成一团却还是乖乖的吸溜着喝药。触及心中最柔软的角落、无奈的收回跨出去的那条腿、关门走到床前。


从小孩手里夺过碗,用勺子一口一口的喂到小孩的嘴里,即使苦涩的药味弥漫整个口腔、小孩也没有一丝任性、乖巧隐忍的模样着实惹人怜惜、一碗药见底、华飒从袖口拿出一颗蜜糖霸道的塞进小孩的嘴里。


苦涩的口腔瞬间变得香甜、就连眼角也变得温柔“谢谢”


或许是吃了甜的东西、小孩舒展的笑颜在阳光下特别的好看、迟疑了片刻才觉得自己居然对着一个娃娃看出了神、别扭的开口“不用”



之后的每一天华飒除了一日三餐和吃药都会按时过来,其余的时间花露水都是无聊的躺在床上发呆度过、即便华飒来了也是一副冰冰凉凉的感觉、即使他有时候问他问题、他也是爱答不理的、冷冷的不愿多说一句话。


一个月后、终于可以下地行走的花露水、迫不及待的打开房间的大门、屋外的场景更是让他惊喜。仙人湖两岸的青山,山高林密,绿树成荫。山峰上云雾缭绕,山径蜿蜒曲折,犹如一条彩带从云间飘落下来。山水相间,形成一条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的神奇画廊。满园春色的花朵摇曳多姿,蝴蝶穿梭在各色的花朵之间飞舞、入鼻的花香清新淡雅、好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存在、欢快的步伐跑进园内、随着蝴蝶一起翩翩起舞、原来人世间还有如此美妙绝伦的地方。


从外面回来的华飒打开栅栏就看到穿梭在花园追逐蝴蝶的身影、双手揣着、靠在栅栏门上、静静的欣赏小孩和自然融为一体的欢声笑语、那是他从未见过的色彩、他的世界是复制出来的黑、那个神秘黑暗的地下城堡才是他的专属地带。


在追逐着蝴蝶的花露水想发现新大陆一样看到了地上居然有只幼小的小鸟、全身光秃秃的还没有毛、抬头去看果然那颗硕大的梧桐树的枝干上有一个鸟窝、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使用灵力胸口还是会阵阵疼痛、轻轻的用手托起小鸟、一手托着小鸟、一手抱着树干往上爬、经历一番辛苦终于爬到枝干的边缘、鸟窝里面还有三只同样幼小的小鸟、确定是他的家人没错、小心翼翼的将小鸟放到鸟窝、还利用细小的树枝帮小鸟巩固了一下鸟窝。


满意的用手指戳了一下小鸟光秃秃的肚皮“多亏你遇到了我、安全送你回家了、拜拜”看着这群幼小的生命花露水也绽开了最纯真的笑颜。


等到下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居然离地面还挺高的、双手抱着树干、小脑袋晃来晃去看着脚下的位置、一阵风吹过、头发的白色发带刚好遮住眼睛挡住了视线、脚下踩空、身体失去重力般往下掉。


“啊”紧紧的闭上双眼、双手抱着自己的小脑袋、等待着摔在地上的疼痛。


小孩踩空的瞬间、华飒身体比大脑反应更快、瞬间移动到树下、稳稳的接住了小孩。


肉体碰撞的声音、掉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花露水松开抱着头的手、缓缓地睁开眼睛、那人冷峻冰冷的脸出现在眼前、又一次…他救了他、他的…怀抱好像还挺温暖的、身体触碰的胸口也特别的有安全感、明明看起来精瘦的身材、居然还挺有料。


接收到小孩火热的眼神、华飒也不气恼、反而低头靠近“看够了吗?”


如此近的距离、那一直隐藏在刘海的眼睛完全暴露出来、完美细长的丹凤眼勾人心弦、邪魅霸道的气息钻入鼻尖、满是诱惑、尴尬的收回眼神、感觉自己的小脸都是热热的。


轻轻的将小孩放到地上、花露水后退一步保持了该有的距离“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我只是不想我一个月的心血白费而已”


“你一定要这么毒舌吗?”


“我本就是这样的人”


“你…不是”


看着小孩昂起来争辩的小脑袋、顶着的那个丸子头煞是可爱“你又了解我多少?”


“我觉得你是个好人”


“就因为我救了你”华飒好笑的看着一脸纯真的小孩、实在是幼稚。


“如果我说我可以看到你外表冷漠下隐藏着那颗善良的心、你信吗?”


善良?有吗?或许有吧?从小接受魔界残忍的宗旨、即便心有不服、却又不得不从、可是私下里却隐瞒着魔王包庇手下、甚至为牢里的囚徒疗伤送药。可是他还是没有保护好属于他的东西、那只小时候练武回来的路上遇到的小白兔、当他抱着那只小白兔回去的时候、魔王当着他的面将兔子一把摔死在地上、脑子里的东西全部摔开、他强忍着呕吐的痛苦、耳边清晰的记得魔王当时说的话。


“魔界是不需要没用的怜悯之心的、只有没用的东西才会有那多余的同情心、你即是我魔王之子、便要做到无情无爱无痛无挂”从那以后他便知道所有美好的东西他都不该喜欢、如果真的喜欢就要表现的更加冷漠无情、但凡透露出来一丝的喜欢就会和那个兔子一样的下场。


“我并非好人”恢复阴冷低沉的嗓音、浑身散发着冷冽气息。


那人突变的气息让花露水不敢靠近、却也无所畏惧“我觉得你是”


懒得跟孩子气的小孩争辩、扬起长袍拂袖离去。


小孩不依不挠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我叫花露水、如果你愿意和我做朋友、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期盼激动的嗓音微微带着颤抖泄露了小孩也是特别的紧张、双手紧紧的抓着衣袖、这是他第一次鼓起勇气想要知道一个人的姓名。


脚步停顿、微微转头,完美的侧颜裸露在阳光下、一瞬间让花露水觉得他的气息不再阴沉反而特别的璀璨、夺人心魄。


轻轻抿紧嘴巴、反复纠结还是开了口、低沉的嗓音从喉咙里面传来“华飒”然后快步离开。


身后的花露水在听到那人的声音、便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在嘴里不断的重复“华飒、华飒…”果然人如其名、英姿飒爽、气宇轩昂。




小生苏七
/雪落在你的肩头 /@小生苏七

/雪落在你的肩头


/@小生苏七

/雪落在你的肩头


/@小生苏七

幻

[西兰立风]圣诞节和感冒还有复发的皮肤病和独自一人的夜晚

圣诞节的前几天立风光荣中招感冒。重感,直接发烧,顶的三十八度的体温和疼到发蒙的脑袋考了三场试的立风回家闷头倒在了床上。

几年前得过的荨麻疹在今年冬天依旧卷土重来,身上痒的让人烦躁,药物试了一堆,最后只剩下苦死人不偿命的汤药还算见点效果。可一感冒又让它更厉害了。身上被自己抓的没一块好地方。这里结了痂哪里落了疤。细嫩的皮肤上泛起来一个个的红风团,严重的肿的像个包子。

找了退烧药胡乱塞到嘴里混着水吞下去,一会药劲上来了眼皮也开始打架。脱了衣服把自己塞进被窝,然后被冷冰冰的被窝冰了一个激灵,困意褪去一半。迷迷糊糊睡着感觉到身上泛着冷。

醒来发现天黑透了外边路灯还亮着,西兰还没有回来。摸摸头发现已经退烧了,于...

圣诞节的前几天立风光荣中招感冒。重感,直接发烧,顶的三十八度的体温和疼到发蒙的脑袋考了三场试的立风回家闷头倒在了床上。

几年前得过的荨麻疹在今年冬天依旧卷土重来,身上痒的让人烦躁,药物试了一堆,最后只剩下苦死人不偿命的汤药还算见点效果。可一感冒又让它更厉害了。身上被自己抓的没一块好地方。这里结了痂哪里落了疤。细嫩的皮肤上泛起来一个个的红风团,严重的肿的像个包子。

找了退烧药胡乱塞到嘴里混着水吞下去,一会药劲上来了眼皮也开始打架。脱了衣服把自己塞进被窝,然后被冷冰冰的被窝冰了一个激灵,困意褪去一半。迷迷糊糊睡着感觉到身上泛着冷。

醒来发现天黑透了外边路灯还亮着,西兰还没有回来。摸摸头发现已经退烧了,于是爬起来洗漱然后再次回到床上,吞了安眠药翻身继续睡。















速打,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砉小鸦.

“嘿,飒可爱祝你圣诞快乐~”


“我真的没有要抢绒绒饭碗的意思哦”


(晚自习赶的🐟)

“嘿,飒可爱祝你圣诞快乐~”


“我真的没有要抢绒绒饭碗的意思哦”


(晚自习赶的🐟)

华晨宇的棉袄

终于摸完飒飒啦
好像不加背景好看些

嗯...加了眼镜A爆啊啊

终于摸完飒飒啦
好像不加背景好看些

嗯...加了眼镜A爆啊啊

华晨宇的棉袄
疯了疯了baby终于画好草稿还...

疯了疯了baby
终于画好草稿
还是有点怪怪...不过一样的帅

疯了疯了baby
终于画好草稿
还是有点怪怪...不过一样的帅

Acai阿菜菜
—给好孩子最好的礼物—是爱呀...

—给好孩子最好的礼物
—是爱呀 ​​​

—给好孩子最好的礼物
—是爱呀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