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飞天小女警

11.7万浏览    847参与
脱氧核糖
一、一开始是想搞涩图来着——...

一、一开始是想搞涩图来着——

大半夜的画风总和平常的不太一样

【fafa遮掉的是不明产物(轻)】

一、一开始是想搞涩图来着——

大半夜的画风总和平常的不太一样

【fafa遮掉的是不明产物(轻)】

脱氧核糖
不知道画的什么【抹泪】 画的时...

不知道画的什么【抹泪】

画的时候满脑子为什么没人画薰薰涩/图【迫害未成人是不对的❌】


不知道画的什么【抹泪】

画的时候满脑子为什么没人画薰薰涩/图【迫害未成人是不对的❌】


溪边垂钓的猫


昨日早六点多一刻,警车与救护车的鸣笛声将一向被死板气息笼罩着的能力研究所紧紧围住。几名医生小心翼翼地推着担架车往前,在特别行动队队员们的帮助下,穿过那些或哭泣或面露痛色的科研人员以及本是抱着看热闹的心理赶过来的却在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之后闭嘴沉默的人们。


尤·塔尼恩教授,这位勤勉的,会在媒体为他制作专栏报道时一敛科研人员特有的刻板气,时而幽默时而带些孩子气的知名教授,于一个普通的,无人能察觉有任何异样的日子里,彻彻底底地离开了。


在救护车驶离研究所之后,久久未能散去的一众人忽然有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空落落的感觉。


———...


昨日早六点多一刻,警车与救护车的鸣笛声将一向被死板气息笼罩着的能力研究所紧紧围住。几名医生小心翼翼地推着担架车往前,在特别行动队队员们的帮助下,穿过那些或哭泣或面露痛色的科研人员以及本是抱着看热闹的心理赶过来的却在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之后闭嘴沉默的人们。

 

尤·塔尼恩教授,这位勤勉的,会在媒体为他制作专栏报道时一敛科研人员特有的刻板气,时而幽默时而带些孩子气的知名教授,于一个普通的,无人能察觉有任何异样的日子里,彻彻底底地离开了。

 

在救护车驶离研究所之后,久久未能散去的一众人忽然有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空落落的感觉。

 

————————————

那位曾以着和蔼模样参与他们人生的长者,就这么没了。

————————————

 

“这位同志..”坐在担架车旁边位置上的青年医生推推眼镜,一脸沉重地看向当时和他们一起坐上救护车的行动队队员,“通知Blossom小姐她们了吗?”

 

那队员叹了口气,回道:“Buttercup小姐和Bubbles小姐暂时没能联系上,这两天刚好轮值两位小姐的休息日,怕是太早了”

 

“那Blossom小姐呢?”

 

“..知道是知道了,但..”他摇摇头,勾一抹苦笑出来,“在挂断通话之前,小姐她只问我是不是真的。我..当时没能及时回应,在那之后就联系不上Blossom小姐了。”

 

青年医生面露苦色,“那..还是按程序,..将教授先送往我们那儿的尸检部门?”

 

“不..先不去“他摇摇头,接着说:”我记得这中间会经过教授的家所在的街道,我想我们可以在那稍作停留。既然早晚都要走亲属那边的流程,早晚都要让小姐们知道...那还是尽早吧”他紧紧攥住别在腰间的手枪的枪柄,不知该如何面对尚未知晓的Buttercup和Bubbles。

 

青年医生有些愕然,“同志,上面怪罪下来这可..”

 

“没事,”那人未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我好歹是个调查组组长,出什么事还能顶一顶,大不了档案留点痕迹。目今最要紧的是想想待会如何向小姐们交代”

 

他顿了顿,哽咽道:“..三位小姐总是在护佑我们,我们却连小姐们的父亲都保护不了”

 

待话音落地,救护车内再次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

 

含着一片刚从烤面包机里拿出来的面包,Boomer正专心致志地揉着手中的面团。这几天他总会做些小巧甜点送给Bubbles。小姑娘受了委屈,总是需要哄一哄的。而同样的,那些暗中跟着Bubbles的人,他也借机摸得差不多了。

 

想到这里,Boomer抬手拿起那半小碗清水和进面团中,并以较重的力道将外翻的面脚重又揉回原先的位置。

 

客厅的电视机还开着,虽然Boomer不爱看电视,但总习惯一个人在家时打开它,只想着用电视机里嘈杂的人声来添一丝充实,好让自己并不觉得这家有多空荡。然即便客厅与厨房之间还隔着餐厅的距离,有些想让人听到的报道声也总会轻易越过这段间隔跳入他的耳中。

 

就好比现在那句“我市著名教授尤·塔尼恩于今日清晨被发现死于能力研究所的办公室中”会透过耳膜直抵他神经的深处。

 

Boomer嘴中含着的面包倏然掉落于地。

“Bubbles..”

他下意识地轻唤了一声。

 

没有任何迟疑的,Boomer拿起搁在一旁的手机就冲了出去,连手上还沾着的面粉都无暇顾及。

 

街道上但凡有显示屏的地方都围满了面带遗憾的人们,那一次一次回放着的内容,一遍一遍重复着的“尤·塔尼恩教授死于办公室中”的报道,让一路奔跑的Boomer搁在胸腔里的心脏沉了又沉。

 

————————————

他没有听错,如今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属于一丝差错都不会出现的真实。

————————————

 

难道是那群最近一直尾随Bubbles的人干的?思及此,Boomer难得狠戾。如果真的是他们,那杀人偿命这种事自然会理所应当的成立。

 

“喂,Boomer你看新闻了吗?”

 

无线耳机所传来的Butch略有慌张的声音适时打断了Boomer阴暗的思绪,Boomer定定神,开口道:

“看到了..我现在正在往Bubbles家赶”

 

“..你先去,我马上就到”

 

“那待会儿见”

 

结束通话后,Boomer加快了脚下的速度,不久后却在感应到Bubbles微弱的能力波动时停了下来。海蓝色的眼眸随即闪过危险的光芒。他勾勾唇,那一贯温润的笑意却因为隐约凸显在额角的青筋显得十分可怖,垂于身侧的两手也跟着紧攥成拳。

 

竟就这样送上门来,倒省了他花时间再去找的功夫。

 

Boomer敛去声息,循着能力波动的方向来到一处偏僻的后巷。那携带着Bubbles能力气息的家伙,果不其然就是当时他和自家二哥威胁过的那个中年男人。

 

自当天和Butch在地下酒窖发现以中年男子为首而举行的秘密集会时,他就一直有留意那之后发生在Bubbles周围的事情。

 

他会借着与Bubbles见面的机会暗中观察时不时尾随Bubbles的人,也会在必要时予以警告和威胁,甚至是采取暴力手段。次数多了,Boomer也大体了解了这群人的人员构成。他们多是当时爆炸案死者的亲属,是想将因悲伤过度而扭曲的情感都发泄在Bubbles身上的逃避现实的软弱者。

 

这中年男人是这些肮脏活动的组织人,但就自己的观察来看,他并没有什么非常可取的地方。所以Boomer每一次忍无可忍时都没下狠手。他明目张胆地威胁,就是为了引出这背后真正策划一切的人。

 

他本以为那群一哄而上随波逐流的人不可能大着胆子做出什么大的动静,谁知道就发生了尤塔尼恩教授的事情。

 

此时此刻,骨子里刻下的暴戾告诉自己,他后悔了,后悔当时没把他们都做掉。

 

就在Boomer刚要上前去抓住中年男人好实施刚才那存在于自己阴暗想法中的暴行时,瑟杜莎与魔术僵尸的出现瞬间断了他所有的念想。

 

一种从未有过的寒冷将Boomer裹挟,而这寒冷的起因,是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思绪。

 

并没有注意到Boomer存在的瑟杜莎趾高气扬地双手环抱于胸前,以居高临下的口吻对面前的中年男人说:“先生昨夜才下的命令,以后不允许对Bubbles出手”

 

魔术僵尸紧接着补充道:“在Bubbles体内的阿米巴原虫接收到先生的指示后已经停止了活动,所以我们这边不会再向您们提供Bubbles的实时定位,我们两方的合作到此结束”

 

中年男人显然很着急,却又不敢将自己的想法直接表露。憋了半晌,只脸红脖子粗地支支吾吾道:“可..可这和说好的不一样..你们明明答应帮我们报仇的,Bubbles那混蛋英雄不死,我可怜的女儿该如何安xi...”他“息”字还没从口中吐露完毕,就被瑟杜莎幻化出无数长蛇的头发勒住了脖子。

 

魔术僵尸佝偻着身体,上前一步不紧不慢地开口:

“先生的命令是不允许对Bubbles出手。您们不听话,就是违背先生的意思。拿好这段时间的报酬闭嘴活命和现在就死,您选,我们悉听尊便”

 

话音刚落,不知有谁的脚步声紧接其后,响彻于这深巷之中。魔术僵立刻挥手抛出几张扑克牌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冲刺,却在偏头对上那人的眼睛时手忙脚乱地指挥着扑克牌停在半空。

 

距离他的脖子不过几厘米远。Boomer表情淡淡,伸手随意拿过面前的一张扑克牌对着呆愣在原地的瑟杜莎和魔术僵尸晃了一晃,

“瑟杜莎小姐,我熟悉你的能力波动。你之前有段时间跟踪过我,为什么?”

 

被点名的瑟杜莎慌张地看向魔术僵尸,不知如何作答。

 

Boomer并没有因为无人应答而烦躁,还是那副淡漠的样子。他低眸看着手中的扑克牌,像是忽然来了什么兴致似地慢条斯理地撕起扑克牌来,

“换个问题,在你之前,还有人跟踪过我,是谁?”

 

瑟杜莎吞咽了几下,咬唇不语。

 

正好此刻手中的扑克牌也撕的差不多了,Boomer大手一松,那些个碎片便以毫无规律可循的轨迹三三两两地落于地面,落在他脚边。

“这么难回答吗?”

 

他勾唇,一抹无可奈何的笑意将他之前的淡漠取代,就在这沉默僵硬的氛围中,他话锋一转,指向了魔术僵尸,问:

“那么,魔术僵尸先生,你怎么不动手杀了我这个窥听到你们两方合作还如此狂妄地打断你们谈话的人呢?”

 

“明明..”他边说边又抽了一张悬在自己面前的扑克牌,随后放到自己的脖子处作轻轻划了一下的动作,接着笑道:“就差一点就能除掉一个隐患了”

 

“...”魔术僵尸也没有回答,只拿老来混浊的眼珠子盯着自己脚上破了洞的黑皮鞋。

 

Boomer笑得越发明朗了,“看来你们先生也命令过你们不准动我啊”

 

他微笑着摇了摇头,之后径直走向被瑟杜莎的蛇发桎梏着的中年男人所在的位置。眼见Boomer一步一步越走越近,瑟杜莎和魔术僵尸却进也不敢退也不敢。

 

中年男人显然认出了Boomer,出于惧怕,眼角又冒出了点滴泪花来,浑身更是止不住地抖动着。

“你们给的选项太少了,这位先生不好选的”,已经来到中年男人面前的Boomer对瑟杜莎和魔术僵尸刚给出的两个选择颇有不满。他伸出手,一下又一下地轻拍着中年男人的侧脸,“我为您加上第三个选项吧”

 

瑟杜莎登时缩回自己的蛇发。

 

Boomer说罢,便一脚将中年男人踹翻在地,“断了你的手脚”

 

话音消弭,脚下有蓝光点缀。他每踩一脚都要更用力地多碾几次,并将脸上的笑容重又撕毁于覆于面上的冷漠之前。

 

在尖叫,号泣与哀求声中,骨头被生生碾断的声音,带着碎骨碾戳皮肉的响动丝毫不受影响。这施虐声像是从大脑中传出来似的,令瑟杜莎和魔术僵尸都不觉的恐惧起来。

 

待这惨叫之声完全消散,他们听到了那个男人以嘶哑的嗓音淡淡地讲:

“我不该给你机会伤害她的”

 

他低眸凝着地上满身血污尚有鼻息的中年男人。后留一句“我不为难你们,问题的答案,我会向你们先生问清楚”这样的话,便在重归如死一样寂静的氛围中转身离去。

 

————————————

是真的,他想。他悲哀地发觉,这一切都是毫无偏差可言的真实。

————————————

 

回神之际,Butch正一脸愁容地边拍着自己的肩膀边唤着自己的名字。Boomer四下看了看,原来他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距Bubbles家还有一段距离的巨型柳树下。手脚能感知到不明的冰冷,在救护车的鸣声中,他终于开口回应了Butch,

“抱歉,刚刚神游了”

 

Butch皱眉苦笑,“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闲心瞎想?”

 

“她们呢?”

 

闻声,Butch面色沉沉地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人群,两人静默着看过去,将医护人员和行动队成员以及那些令人反感的记者与围观人士都过滤的干干净净,只将心尖上的人放在眼中。

在吵吵嚷嚷的人群中,他们听得见那让自己心脏揪疼的哭声。

 

两个从不在媒体面前表露脆弱的,被A市称为英雄的Bubbles和Buttercup。在刺眼的摄像机下,在刺耳的喧闹声中,毫无形象可言地拽住担架车不让医护人员就这么推走。僵持中,是Buttercup率先松了手,是她从背后环住Bubbles把她往外面拖。

 

受制的Bubbles显然很惊讶,她边问着姐姐为什么边用力挣脱。无果后开始踢打,而医护人员乘机将担架车重又推回救护车内。

 

不远处的Boomer将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他的小姑娘哭红了眼被Buttercup和后上来的三两人拦在一边,她的小姑娘拼尽全力地往前扒拉着,只伸着手边哭边喊着。眼见她跌倒了,重重地磕在地上。Boomer抖着唇,几乎就要冲上去,却被脑海中反复出现着的真实二字及时拦下。

 

Bubbles有些费力地支起瘦弱的身躯从地上爬起,那救护车的门关上的一霎,她像没了生气一样僵硬地站了起来,边小步跑着边小声求着:“别动他”

 

后来她开始追赶,浑身战栗着追赶着越来越远的,载着她们的教授离开的救护车,在她永远都抵达不了的远方外,她撕心裂肺地喊啊:,

“你们不要动他!!!”

 

那曾干净的声音混杂着的彻骨痛苦与绝望,听得人心惊肉跳。

 

Buttercup随后跑上前来将妹妹紧紧抱住,两人于人群的注视之下跪倒在地,失声痛哭。

 

Boomer没有过去,Butch亦是。他目不斜视地启唇问Butch为什么不去,却只听得Butch带着疲惫的苦笑之声,

“这是最不需要安慰的时候...守着就好,守着她们..就好”

 

他闻言不语,裹挟全身的严寒冷的他手脚麻木。口腔中涌上来的铁腥味告诉了他什么,他默然抬手,拭去嘴角渗出的血红。

 

贪婪地凝了Bubbles一眼后,Boomer抬脚转身,与来时一样毫无知觉地往回走着。

 

在无人注意的时光中,在混乱翻腾的记忆里,他泪流不止。


川泽音音
用官方的上色方式摸了宝贝女儿^...

用官方的上色方式摸了宝贝女儿^3^

用官方的上色方式摸了宝贝女儿^3^

溪边垂钓的猫
咳咳咳咳咳,这大概是事后发生的...

咳咳咳咳咳,这大概是事后发生的事..

瞎涂涂,渣画见谅。

咳咳咳咳咳,这大概是事后发生的事..

瞎涂涂,渣画见谅。

溪边垂钓的猫
“但你记住,你别想着离开我”...

“但你记住,你别想着离开我”

Brick小男神..你这样日常作媳妇真的好吗(┯_┯)

(渣渣瞎画献丑)

“但你记住,你别想着离开我”

Brick小男神..你这样日常作媳妇真的好吗(┯_┯)

(渣渣瞎画献丑)

溪边垂钓的猫


“Blossom,娶你的那天,穿上这件婚纱好不好?”


她顺着Brick手指的方向看去,被小巧粉钻点缀的纯白薄纱十分耀眼。她偏头对上男人的眼睛,那里面溢满的温柔无一不是对自己才有。她柔声笑了,只扑进他的怀里,轻声答应:
“好~”


Blossom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


“怎么了?”听到这边的动静,Brick放下手中的餐具走到床前。


头脑越发清醒的Blossom揉着发疼的额角,声音冷冰冰的道:

“梦见你来娶我”


他心里咯噔一声,不知怎的微微发紧。


Blossom转头看向发愣的Brick,两人静默了几秒后,她突然勾唇笑了出来,
“还好只是梦”


他听着她的回答,看着她仍旧令自己心...


“Blossom,娶你的那天,穿上这件婚纱好不好?”


她顺着Brick手指的方向看去,被小巧粉钻点缀的纯白薄纱十分耀眼。她偏头对上男人的眼睛,那里面溢满的温柔无一不是对自己才有。她柔声笑了,只扑进他的怀里,轻声答应:
“好~”


Blossom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


“怎么了?”听到这边的动静,Brick放下手中的餐具走到床前。


头脑越发清醒的Blossom揉着发疼的额角,声音冷冰冰的道:

“梦见你来娶我”


他心里咯噔一声,不知怎的微微发紧。


Blossom转头看向发愣的Brick,两人静默了几秒后,她突然勾唇笑了出来,
“还好只是梦”


他听着她的回答,看着她仍旧令自己心神荡漾的笑意,只低下身伸手撑在床边,将Blossom困于自己的领地之中,
“如果我真这么说,你会答应吗?”


“哈”Blossom挑眉,“你有病吧?发疯到要娶一个想弄死你的女人?”


Brick胸口一窒,“没有,Blossom”,他凉唇贴在她前额轻轻一吻,“我没病,我没有疯”


“呵~”


Blossom嗤笑,她非但没躲开Brick的吻,反而顺势伸手去拉住Brick鬓边垂落的长发。伸出的手不断用力,很快便有不少被她狠心拽落的发丝绕过指缝缠在指尖。Blossom抬眸对上Brick的眼睛,笑道:
“有什么手段都可以,你最好尽全力保住自己的性命,我说过,我会让你栽在我手上,就连地狱,我也要亲手送你进去”


忽略头皮的刺痛感,Brick的吻并没有因为她的威胁而中断。轻柔的触感落在Blossom的眼角,随后是鼻尖,紧接着,是她紧闭着的唇。


他紧闭双眼,很是不愿意去面对那双可以预料得到的,已经不会再有他的身影存在的瞳眸。而是就这样贪婪地,一点一点地将她的气息占为己有。


不知这令人窒息的沉默持续了多久,涔薄的唇略有抖动,他终于开口:
“..在找到救Boomer的方法之后..你说什么都好,我都答应,都答应你”


话音消弭,Blossom松开了拽住Brick头发的手。她放空自己,两眼不再像刚刚那般透着杀意与狠劲。随后她小心翼翼地往前挪动,小心翼翼地靠近他,小心翼翼地将冰凉的手覆于男人还保持着生命活力并跳动着的胸口之上,用一副了无生气的模样细声问着:


“你在期待什么?”


这话,不仅仅是说给Brick听的,更是说给自己的。


Brick轻抚着Blossom的头,他又怎么不明白她的意思?可现在的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的勇气,他害怕对自己来说最好的答案,害怕对普通恋人来说最简单的答案,在不久的未来连诞生的资格都没有。


于是他,只能给出这样的承诺:
“Blossom,我不会再伤害你了”

男人低低地叹息着。
之后他起身,将坐在床上的Blossom单手抱起,迈开步子向洗浴室走去,
“先去洗漱,我刚做了早餐”


Blossom攀在他肩头的手随着这话音,渐渐逼近了他的脖颈。
“放开我!”


寒气霎时窜入Brick的四肢百骸。尖锐的痛感即刻席卷。Brick微微蹙眉,却也不恼。即便现在他正被Blossom拿着冰刺戳着脖子,他也依旧勾起一抹无所谓的笑意,
“别和身体怄气,吃饱了,才有力气来抓我”


“我再说一次,放我下来!”那根冰刺慢慢地戳进皮肉之中,温热的血珠顺着Brick脖颈的轮廓线滑落,随之浸入他的衬衫。


Brick偏过头去,冰刺因为他的动作扎得更深了些,而他还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相比于Brick的不甚在意,Blossom就没那么无所谓了。她显然被吓到了,不然握着冰刺的手也不可能这样剧烈地抖动着。


“你答应我,我就放开你”


说着,他又凑近了些,涌出的血越发多了,
“答应我好吗?”


“你别逼我!”


“答应我”


Blossom猛地抽出那根越扎越深的冰刺,


“..你就是个疯子!”她狠狠地擦了一把已经蒙上水雾的眼睛。意识到束缚感渐松,Blossom掐着拧着男人硬邦邦的手臂肌肉,是逼迫他松开的意思。


可他依旧那么不以为意。


直到Brick走到洗浴室门前,他才松了手将Blossom放下。就在女人忙不迭地想要逃离他的危险距离时,Brick却先她一步摁住了门把手。


转头的片刻,Brick已攫取了她的双唇,并毫不顾忌地用他微冷的舌掠夺着,侵占着。

Blossom推阻无用,加之自己正背着身子被抵在洗浴室的门与Brick的胸膛之间,本就不好发力,更不用说这个男人的究竟力气有多大。

她不再做无用功,只将手自然下垂至牛仔短裤的口袋处。并以几不可察的动作,来回摩挲着口袋边沿。

男人好似不肯放过自己一样,无论她如何往后退却,他总要步步紧逼,逼得自己走投无路被动承受。被他纠缠着,欺辱着,脑海中父亲尤塔尼恩苍白的脸不断地回放着。不知到底是因为前述的哪一个原因,心脏会像是被一只手攥住一样的闷疼着。

Brick松了口,道:
“你还是担心我”


随后不待她说什么,便再一次将凉唇覆了上去。他虽意外女人的再无抵抗,但却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你还是会害怕我受伤”


又一次松开后,他如是说着。只等自己缓过胸口的那股闷劲儿,这才又吻上去继续索取。女人的战栗没有让他有何停顿,即便他知道这颤抖里面有着他能确定的屈辱感和负罪感。

毕竟任谁都无法接受一个杀害自己父亲的人的亲吻吧?

他睁开血色的眼眸,明知面前的人正竭力克制着,不让那代表软弱代表无能的泪水掉出眼眶,却依然肆无忌惮地强占着她。
“你还是无法做到对我置之不理”

不然,刚刚她就可以用那根小小的冰刺杀了自己。

两唇相离,Brick埋首于Blossom瘦小的肩膀处,并将她紧紧环住。

“你骗我,你不可能像你昨晚说的那样把我剥离得干干净净”


“Blossom,”他抬手拉开了女人肩部的衣物,随后张开嘴巴,轻咬了下去,“我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做到。”


随之,他加重了牙齿覆于肌肤之上的力道,说:“但你记住,”凉唇顺着话音一路游移至她的颈部,“你别想着离开我”

唇瓣开合的触感直抵Blossom的神经。他低哑的声音好似是从幽暗的深渊底部传出来般,让她感受到了无可描述的威胁。

就像Blossom看不到男人晦暗的眼眸所闪烁着的危险光泽一样,Brick也看不见背对着自己的她,那酸涩的却夹杂着狠戾意味的空洞眼光。

她静默着摩挲着门把手,好一会儿才挣开他迈进洗浴室,只将门虚掩着。待环顾四周之后,Blossom来到了洗漱台前冲洗起自己的两手,直到那些刚刚沾在手指上透着金色光泽的细微粉末不再明显时,她才拿过一旁的毛巾擦拭起来。


“还不够..”

一段时间后,洗浴室内传出了“哗啦啦”的流水声。已经重新回到餐桌边摆弄餐具的Brick继续着手中的动作,并没注意到Blossom透过虚掩着的门凝着他的眼神。

不多时,女人拉门走了出来,手用力地紧抓住门把,道:“我答应你,不和自己的身体怄气”
她将洗浴室的门关好,把在洗浴室内缠好于手指上的双面透明胶带撕了下来,藏在自己的能力空间之中。之后回身向着已经转过身来面对自己的男人的方向走去。

Brick两手反撑在餐桌上,“所以,过来吃饭?”


“不仅仅是吃饭”Blossom玩味地笑着,待来到Brick身前时,她垫脚拉住他的衣领,吻在他脖子上被自己刺出的伤口处。

 

“包括这个?”Brick哑声,挑眉询问。

 

“包括这个”,她一口咬在他喉结的地方,随即伸出小舌细细舔舐,并抬眸抱怨了一声:“..你别老勾我”

 

Brick闷声笑着,一颗一颗地解开她衬衫上的扣子,下一秒直接倒换了两人的位置。他将她压在餐桌边沿,拉过她柔软的小手放在自己嘴边轻轻啃咬,扬唇道:

“说反了,是你勾的我”

 

话音落地,两人不再说些什么,只遵循着名为情欲的本能相互契合。什么时候餐具被扫落在地,什么时候被“殃及”的物件当啷作响,没人会去在意。

 

云雨过后,待拥着女人休息了一会儿,Brick便先一步起身下床来到洗浴室冲洗。“哗哗”的水声响起的一刻,Blossom睁开了眼睛。时间紧迫,她只能先穿上脏掉的内裤,之后随便从床上捞了一件Brick过于宽大的衬衫套在自己身上。缓了几口气,她动作很轻地起身。根据昨晚的记忆,Blossom很快来到了那间地下室的入口处。

 

顺着地下室的楼梯一路向下,刺鼻的龙涎香气也愈渐浓郁。而这里本该有的血腥气也都被掩盖了去。三位研究员的尸体保持着昨晚的姿势,看样子还没有被处理过。Blossom快步走到尸体边,蹲下身子从三具尸体的大衣口袋中掏出了能够证明他们身份的研究所工作证。

 

不出意外,三位研究员的亲人已受到了威胁。得先想办法把无关的人保护起来,把他们从这些事情中摘除干净。将三张工作证收回能力空间,Blossom嘴唇紧抿,起身后刚想往这间房内放有真皮座椅和方桌的位置走去,却被三人沾了泥土的鞋子吸去了目光。

 

片刻间,她有了个大致的猜测,只是来不及细想。她曾在自己的能力空间中放了一双尤塔尼恩教授的皮鞋以备不时之需,没成想竟会在这种地方派上用场。Blossom甩头,将那些忽然袭来的伤痛感压下。随后即刻弯腰脱掉了其中一位研究员左脚的鞋和另一位研究员右脚的鞋子,并把尤塔尼恩教授的皮鞋从能力空间中取出,分别给两人穿上。

 

做完这些工作后,Blossom来到方桌前仔仔细细地寻找着什么。

她引他,以此支开他,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最想拿走的东西,也是仅有这一次机会能够拿走的东西,就是昨晚那把手枪,被他没有戴着手套的手扣动扳机来行凶的手枪。

 

“为什么不在?”Blossom有些慌神,她记得Brick并没有把它带出去。昨天被Brick硬拉出去的时候,她还回头看了一眼那把安稳躺在方桌上的手枪。

 

就在她低身搜索的当儿,有谁平稳的脚步声响彻在这间地下室内。Blossom一惊,一股寒意从没有穿鞋的脚板一路向上直窜脑门。意识到她正被男人注视之时,她双腿颤抖,额头也沁出了冷汗。

 

像慢动作回放似的,她慢慢直起身板,垂在身侧的两手抑制不住地抖动着。

 

“在找手枪是吗?”Brick柔声问着面前低着头的女人,却在见得她猛然的瑟缩后心脏一抽。

 

看来..是说中了。

 

Brick低眸黯然,

“我说过,我什么都答应你,只是要等我找到救Boomer的方法之后”

“你要这把手枪,要我的命,想从我这里拿什么都行”

 

如果Blossom现在抬头,她可以看得清楚这个男人眼里的真诚和乞求,只可惜她并没有。就像Brick最不愿意发现和看到的那样,Blossom对他,有了除爱意和恨意之外的感情。

 

那种不如让他不曾拥有被她喜欢着的,爱着的感情。

 

“洗澡水给你放好了,早餐我也重新热过了,我还给你准备了换洗的衣服”

“这间地下室温度不高,你没穿鞋子,光着脚容易着凉,我们先上去”他上前几步牵起了她还在发抖的冷冰冰的手,却在下一秒被她用力甩开。

 

他忽然想起自己充斥着漆黑色调的十七年,他想起当时对于布满黑暗色彩的世界的恐惧,只是他也同时明白着,犹如白昼一样清晰明朗的生活也不可能属于自己。

 

而曾存在于自己认知里的明朗的生活,现如今竟与面前的女人重叠在一起。

 

“你别怕我,Blossom,别怕我”

 

他听见自己近乎哀求的声音。


是噶西哇

是飞天小女警的花花

爷青回(´;ω;`)

等我有时间了再去清线稿(瘫

是飞天小女警的花花

爷青回(´;ω;`)

等我有时间了再去清线稿(瘫

Tzz啵
ooc 不说都不知道是谁 耳钉...

ooc

不说都不知道是谁

耳钉私心,衣服觉得原版太难画所以随便搞了一个t

ooc

不说都不知道是谁

耳钉私心,衣服觉得原版太难画所以随便搞了一个t

这里是可可哦❤️

是准备做的花花比比的同人吧唧w~

是准备做的花花比比的同人吧唧w~

这里是可可哦❤️

汉服泡泡和花花

系列的其他四人还没有画好qw

是做立牌的

希望喜欢🙈

汉服泡泡和花花

系列的其他四人还没有画好qw

是做立牌的

希望喜欢🙈

北游
飞天小女票 💙❤️💚

飞天小女票

💙❤️💚

飞天小女票

💙❤️💚

溪边垂钓的猫
Brick的眼睛(渣渣献丑渣渣...

Brick的眼睛(渣渣献丑渣渣献丑)

Brick的眼睛(渣渣献丑渣渣献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