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飞天遁地组

29浏览    3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24 17:17
楠竹_我果然是大团长后妈

Jackdaw(1)

各种ooc,bug注意,本篇为寒鸦号单箭头爷爷,虽然本章爷爷并没有出现

我,是如今被陈列在博物馆内众多的文物之一,人们都说我是曾经西班牙珍宝船队中的一员,是沉没的黄金城号的船首像,在抵抗海盗时所被击沉,后来被打捞起来几经转手,最终被这家博物馆的馆长买下,被保存在这里。

我在这里并不孤独,许多文物都有自己的思想,我们能互相交流。比如说隔壁那个话痨的斧子,总是在那里吹捧自己曾经的主人多么多么勇猛,杀敌多么的厉害。一开始我还会听他唠叨,但时间久了我也就听腻了,毕竟比起我们来说,人类的一生那么短,能说的故事又有多少呢。

今天,博物馆来了新人,是一具船舵,据专家分析似乎是独立战争时的船的船舵,而专...

各种ooc,bug注意,本篇为寒鸦号单箭头爷爷,虽然本章爷爷并没有出现

我,是如今被陈列在博物馆内众多的文物之一,人们都说我是曾经西班牙珍宝船队中的一员,是沉没的黄金城号的船首像,在抵抗海盗时所被击沉,后来被打捞起来几经转手,最终被这家博物馆的馆长买下,被保存在这里。

我在这里并不孤独,许多文物都有自己的思想,我们能互相交流。比如说隔壁那个话痨的斧子,总是在那里吹捧自己曾经的主人多么多么勇猛,杀敌多么的厉害。一开始我还会听他唠叨,但时间久了我也就听腻了,毕竟比起我们来说,人类的一生那么短,能说的故事又有多少呢。

今天,博物馆来了新人,是一具船舵,据专家分析似乎是独立战争时的船的船舵,而专家们不知道的是,这个船与我旁边的话痨斧头曾经属于同一个主人。要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船舵刚被送进来的时候,话痨斧头就开始嚷嚷:“嘿,老伙计,好久不见,你怎么就剩下个船舵了哈哈哈哈。”

“闭嘴吧你,我如果不是还能剩下个船舵,早就消失了。”船舵明显曾经也被斧头的话痨所折磨。

“哈,那可真巧,旁边这位小姐也是和你差不多,只剩下个船首像咯。”

“快闭嘴吧,你这样太失礼了。”那个船舵无奈的说道,“抱歉这位小姐,这家伙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了,虽然被我们说过很多次了,但依旧改不了,这段时间肯定对您造成困扰了吧,实在是抱歉。”

我点了下头,表示自己听到了,虽然这货确实很吵,不过我大部分时间都会放空无视他,也算不上困扰。

“我们都曾属于北美洲最伟大的刺客,康纳·肯威大师,我是天鹰号,可以直接叫我天鹰,虽然我现在只剩下一个船舵的,但请你相信我曾经是很华丽的,不知小姐如何称呼?”

看来是个自恋狂,我并没有回话,并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想理他,而且我知道,旁边那个话痨肯定会替我说的。

“她是黄金城号的船首像,就是西班牙珍宝船队里面的。是咱的死对头圣殿骑士的船,造不?你还想撩别人哈哈哈哈哈。”

天鹰号的脸色就跟吃了屎一样难看,不过听起来他以前没少撩过别的船,呵,渣男,哦不,渣船。

“哈哈哈,没想到黄金城号小姐原来是圣殿骑士的船啊,不知到和小姐比起来谁更强呢,可惜没能赶上比试一场啊。”

看来这两个家伙的主人确实是战绩很强啊,这么有自信。

“首先,我从1715年开始就不叫黄金城号了,其次,老娘在公海上跟圣殿骑士的船干架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你跟我比个球,一边想桃子去你个孙子。”老娘当年升满级的时候连炮都是镀金的,跟我比?都不用炮,我撞角都能怼死你。“要比更旁边的莫林根号比去,憋逼逼。”

于是,天鹰号沉默了。

 

 

 

 

 

 

 

莫林根:呜呜呜我都没说话为什么要diss我。

寒鸦号:你主子杀了我军需官,我不diss你diss谁?

楠竹_我果然是大团长后妈

Jackdaw(3) (完)

寒鸦号→爷爷向,注意避雷,ooc抱歉

“那么,你现在的名字叫什么?”天鹰再次发问,将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你的主人又是哪一位大师呢?”

“他不是大师,只是一名普通的刺客罢了,不,与其说是刺客不如说是一名海盗吧。至于名字,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好了。”

他给我取得名字,我不想从别人口中听到。

大概是在1735年之前的哪天,我不知为何沉没在海地岛海岸附近,我失去了那段记忆,将我打捞上来的信者号也表示并没有从船员和他的主人,我原来的军需官阿德瓦勒那里听到我沉没的原因。信者号向我讲着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但我在知道我亲爱的船长去世的消息后,就一点也听不进去了。

“Jackdaw...

寒鸦号→爷爷向,注意避雷,ooc抱歉


“那么,你现在的名字叫什么?”天鹰再次发问,将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你的主人又是哪一位大师呢?”

“他不是大师,只是一名普通的刺客罢了,不,与其说是刺客不如说是一名海盗吧。至于名字,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好了。”

他给我取得名字,我不想从别人口中听到。

大概是在1735年之前的哪天,我不知为何沉没在海地岛海岸附近,我失去了那段记忆,将我打捞上来的信者号也表示并没有从船员和他的主人,我原来的军需官阿德瓦勒那里听到我沉没的原因。信者号向我讲着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但我在知道我亲爱的船长去世的消息后,就一点也听不进去了。

“Jackdaw,你还好吧?”信者号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只是在海底睡太久了不太适应。”我敷衍的回道。

“那你好好回复一下,说真的你如今还能存在已经是奇迹了。”

“。。。。。。。”

“那我就先走了,你可能需要自己独处一会儿。”

“等等,Jackdaw这个名字,不要再叫了。”

“为什么?”

“已经没有意义了。。。。。。”

天鹰号来了之后,我们这个区域热闹了不少,毕竟他和话痨斧头是老熟人,自然聊的也多。后来博物馆的馆长又不知道从哪搞来了把中国明代的砍刀,因为没有地方了就放在了我们这。巧的是她的原主任居然也是名刺客,这可真是缘分啊,果然替身使者是会相互吸。。。啊不对串场了。

总之,看他们争论“自己的主人才是最强/伟大的”,比听话痨斧头唠叨要有趣多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他们都会默契的变成怼最老实的莫林根。

我?我才不要去跟他们争论,没意思,有时间跟他们吵来吵去我更宁愿看看今天有没有帅哥来博物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老馆长去世,新的馆长上任,可这个年轻人明显不会管理,博物馆的人气渐渐的变低了,来的人越来越少,十分的冷清。

这天,关内突然变得特别热闹,原来是组织来参观学习的高中生,看来是馆长还想要挣扎一下挽回一点人气。也真是够蠢的,现在的年轻人这么可能对我们这种古董感兴趣,会来估计也不过是为了那一两分的学分罢了。

我伸了个懒腰,从船首像上跳了下来坐在展台上,也是,不要说这些学生了,哪怕是之前也没人对我们这里感兴趣,怎么肯有人来嘛。

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个少年站在了我面前。

“黄金城号?这名字一点也不酷。”

“那你觉得应该叫什么,这船又不是你的,你也没办法取名。”那个少年旁边的人说道。

“要是我的话,会叫她jackdaw。”

少年抬起头,脸上满是自信的笑容,金色的长发是那般谣言,就如同那日的他一般。




Ps:那是你前辈!

在寒鸦号那里吃了个闭门羹的天鹰号,不死心的向莫林根问:“你好像跟她很熟的样子,你知道她的名字到底是什么吗?怎么那么拽?”

莫林根翻了个白眼:“她叫寒鸦号,她可是你的前辈,比起资历你还真的没资格在她面前蹦跶。她是你主人康纳·肯威的爷爷——爱德华·詹姆斯·肯威的船。是你该跪下来叫姑奶奶的存在。”

这一次,天鹰号确实不再蹦跶了。

楠竹_我果然是大团长后妈

Jackdaw(2)

寒鸦号→爷爷,注意避雷

我曾经确实叫黄金城号。

那日,我如往常一样运送即将被杀死的囚犯或者是将要被买到其他地方的奴隶,而那个从天而降的男人改变了伟大命运。

他本是被押运的犯人,如果说有什么特别之处,那大概是只有漂亮的金发了吧。而他却挣脱了枷锁,并释放了大量的奴隶,在船队上大闹了一番,最终劫持了我成功逃走了。

说实话当姐妹们的炮火差点打中我的时候,哦不,是冲着我而来却没有打中的时候,我就已经想破口大骂了。然而我低估了这个疯狂的男人,他直接朝着水龙卷之间驶去,我知道这是最快甩掉追兵的办法但你不要这么拼好吗!那水龙卷蹭到一点我都会直接粉身碎骨的啊!想死不要带上我啊!

当然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

寒鸦号→爷爷,注意避雷

我曾经确实叫黄金城号。

那日,我如往常一样运送即将被杀死的囚犯或者是将要被买到其他地方的奴隶,而那个从天而降的男人改变了伟大命运。

他本是被押运的犯人,如果说有什么特别之处,那大概是只有漂亮的金发了吧。而他却挣脱了枷锁,并释放了大量的奴隶,在船队上大闹了一番,最终劫持了我成功逃走了。

说实话当姐妹们的炮火差点打中我的时候,哦不,是冲着我而来却没有打中的时候,我就已经想破口大骂了。然而我低估了这个疯狂的男人,他直接朝着水龙卷之间驶去,我知道这是最快甩掉追兵的办法但你不要这么拼好吗!那水龙卷蹭到一点我都会直接粉身碎骨的啊!想死不要带上我啊!

当然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不然后来我也不可能在海上打圣殿骑士的船了。

在这个男人的控制下,我成功的熬过了巨浪和水龙卷,当海面重归与平静,远方海平面线上朝阳升起时,我的周围是一艘艘或是被击毁,或是被巨浪拦腰折断的船只,如果不是这个男人选中了我,我现在大概也和其他船一样吧。我看向这个男人,阳光下,金色的头发是那么的耀眼,尽管他的皮肤被晒得黝黑,但我似乎在一瞬间看到了书中美丽的精灵。

我想,那时我可能就心动了吧。

后来我从他和他任命的军需官的话里听到,我的新名字,叫寒鸦号,从今天起我将是一艘海盗船,而他们的下一个目的地,是拿骚。

虽说一开始让我当海盗船我是拒绝的,但一段时间后,真香!

我从来都不知道在海上肆意的驰骋是如此的畅快,也从未感受过在抢劫商船之后逃跑的刺激。这一切,都是这个男人带我体验到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他的印象从一开始的惊艳,渐渐的变成被他的灵魂所吸引。我们是一样的,我们都曾被平静所淹没,而内心则是向往着自由与疯狂。

我看着他从幼稚变向成熟,从一名海盗变成了一名追寻信条的刺客,从意气风发的船长经历背叛,再到重新回归。

我见证了他转变的这些年,他在不断成长前进。

而我,依旧停留在原地,我只是一艘船,我无法前进。

后来,他听到了妻子去世的消息,回到了故乡看望了自己的女儿,我知道,我的船长累了,他需要一个家庭,回到平静的生活了。

后来,他和一名地主的女儿结了婚,生了一个儿子,他的女儿也融入了家庭,据说过的很幸福。

而我,则作为刺客组织的商船,继续在海上航行。

最终,我们依旧都归与了平静安稳的生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