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飞燕

64126浏览    1886参与
你没吃饭吗
尊的很喜欢他 画不完了(开摆!...

尊的很喜欢他 画不完了(开摆!)

尊的很喜欢他 画不完了(开摆!)

披着羊毛的白鸽

【all燕】论队友馋我身子怎么办?

⭕无脑文,勿喷

⭕孩子都要饿晕了,只能自产了(心疼自己三秒钟)


我的队友馋我的身子怎么办?

可能会有后续,就这样吧,散会!


(注:回礼是一张我洋的美图,出处看水印)


⭕无脑文,勿喷

⭕孩子都要饿晕了,只能自产了(心疼自己三秒钟)


我的队友馋我的身子怎么办?

可能会有后续,就这样吧,散会!


(注:回礼是一张我洋的美图,出处看水印)

 

食花
饿到极致时就会化身厨子自割腿肉...

饿到极致时就会化身厨子自割腿肉……结果发现自家cp连cp名都没有……于是现编了一个,总之请多指教了(跪)

饿到极致时就会化身厨子自割腿肉……结果发现自家cp连cp名都没有……于是现编了一个,总之请多指教了(跪)

渊酱喝茶中.

钢琴小白试着弹了!飛燕!!【给自己鼓掌(?】

就是说练了两三个礼拜没练熟而且就弹了一半【点头】

熟了再发个完整版吧…我好菜。

钢琴小白试着弹了!飛燕!!【给自己鼓掌(?】

就是说练了两三个礼拜没练熟而且就弹了一半【点头】

熟了再发个完整版吧…我好菜。

末初

(飞燕光)晨曦已至

(飞燕光)晨曦已至

给豆芽写的私设光×飞燕cp文

豆芽是白龙男

这是我の又一个宝儿@弦断缘尽的天涯过客小滚珠 

饭团部分是合理推断的瞎编

如何一句话让豆芽为我跑主线十八个?

你只需要说:“我给你写了cp文”

以上


尽管已经得到了模儿部所能提供的最好照料,但是战场上推开尸山血海爬出来的人哪有完好如初的身子,偶尔也会有这样被旧伤疼得睡不着觉的夜晚,看着窗外的夜色估摸着离天亮也不算太久,飞燕索性起身悄悄的摸出了帐子走到远一点的草原上去呼吸新鲜空气。

脚下的草叶顶着露水打湿他的脚趾,微微的凉意像是在抚慰他疲惫不堪的身躯,四下里安静得出奇只有远远传来的几声...

(飞燕光)晨曦已至

给豆芽写的私设光×飞燕cp文

豆芽是白龙男

这是我の又一个宝儿@弦断缘尽的天涯过客小滚珠 

饭团部分是合理推断的瞎编

如何一句话让豆芽为我跑主线十八个?

你只需要说:“我给你写了cp文”

以上



尽管已经得到了模儿部所能提供的最好照料,但是战场上推开尸山血海爬出来的人哪有完好如初的身子,偶尔也会有这样被旧伤疼得睡不着觉的夜晚,看着窗外的夜色估摸着离天亮也不算太久,飞燕索性起身悄悄的摸出了帐子走到远一点的草原上去呼吸新鲜空气。

脚下的草叶顶着露水打湿他的脚趾,微微的凉意像是在抚慰他疲惫不堪的身躯,四下里安静得出奇只有远远传来的几声烈马嘶鸣和魔物的嚎叫,几米开外的地方哈克卡勒的河水依旧在静静流淌着能听到哗哗的水声,如同遥远记忆里母亲的小夜曲。

飞燕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光之战士的,年轻的敖龙族诗人有着柔软的棕色头发和温柔到不可思议的心灵,最开始见到他的反应竟然是首先红了脸庞吐不出一个字,这与夕雾信中所描述的那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形象可谓是相差甚远。然而彼时飞燕只觉得有趣,白纸黑字所试图表达的一切在这时终于灵动起来,伟大却又呆板的形象终于变成了活生生的人。

稍晚些的时候飞燕才终于听到出自他口中的第一句话,与其他相识的晨曦之民比对,这位来自异乡的吟游诗人在非战斗条件下习惯如同凯苏提尔部族人一般保持着缄默,尽管有着一副好嗓音却几乎不会主动说些什么,无论面对怎样刁难的委托也仅仅是带着笑意安静的接下。

或许是因为从他冒险开始便已经被无数的困难所阻拦过,因而在辽阔的草原上东奔西跑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时也不会被烦躁扰乱思绪?和他并肩行走的冒险者摇摇头,浅色的眼睛映着飞燕的身形,有如天上的启明星般干净且清亮,明明晃晃的照进了他的心里。

而当下,露出略显局促笑意的冒险者挪动身子给飞燕腾出来地方示意他坐好,随即翻找出从不离身的背包里若干包裹起来的物什递给飞燕,原来是还冒着热气的水煮蛋和其他零零碎碎的吃食。

“朋友给的,”嘴角还沾着一点奶油的光之战士解释道,旁边的草地上还整整齐齐放着几个空盒子(飞燕甚至认出其中有好几个来自于黄金港潮风亭),不过片刻他的手里又捧上了一碗热腾腾的羊奶麦粥。“她们担心我在异乡水土不服,出发前打包了很多吃的。”

这让飞燕忽然很想问他有没有像自己的朋友担心的那样没办法适应东方的气候,然而开口时他却提起里另一个曾经划着小舟只身前往远方的家臣,应到:“豪雪也是总是这样,小时候被父亲罚了不许吃晚饭时就会跑去找豪雪,他就会从怀里拿出几个饭团偷偷塞给我……”

话还没说完飞燕便自己笑了出来,生于被加雷马帝国铁骑踏破后的多玛一切都受到管控,就连豪雪对于他的训练都必须要在树林的掩蔽下才能够自由的挥刀。如今再一次提起那位从小便教育他帮助他辅佐他为了他可以忍下一切苦难的鲁加族老人,飞燕首先想到的却是那几个带有体温的饭团实在是好吃得要命。

飞燕条件反射的吞咽了一下,之后才意识到冒险者正直勾勾地看着端着一盘抹茶团子的他,与往日略有不同的是他的眼神有些无神似乎在无声的催促着,见他从记忆中脱身出来更是堪称殷勤地递来了一杯伊修加德奶茶。

东方的食物与山都的饮料在这个黎明前的时分汇聚在同一人手里意外达成了和谐,恍惚间让飞燕想到了未来有机会或许也可以踏上遥远的艾欧泽亚的土地,到那时大概就需要请见多识广的光之战士充作导游带领自己去看看异域的风光了。

他还没来得及想太多纠结觉得肩膀一沉,年轻的敖龙族手里还捏着半块寿司便抵在他的肩膀上睡过去了,飞燕眨了眨眼决定不去打扰这个为了取得草原各部落信任已经连续奔波好几天的冒险者,安静的把团子塞进嘴里慢慢咀嚼着。

甜意在舌尖上弥漫开来……

晨光也在光之战士的龙角上弥漫开来……

未来的多玛君主、此时仍然只能算是个流浪者的飞燕低头看看睡在自己肩膀上的晨曦之民又抬头看看日出时分壮丽的朝霞,忽然便想起汇合前夕雾送来的那封仅有四个字的信。

“晨曦已至。”

小艺酷玩家
奥特曼胜利飞燕1号,这颜色很吉利哦!
奥特曼胜利飞燕1号,这颜色很吉利哦!
小艺酷玩家
奥特曼胜利飞燕1号,这颜色很吉利哦!
奥特曼胜利飞燕1号,这颜色很吉利哦!
创达母婴
飞燕2号给飞燕1号空中加油,自动变成了迪迦奥特曼
飞燕2号给飞燕1号空中加油,自动变成了迪迦奥特曼
J.Helium

风车

为什么当我哀伤且感觉你远离时

全部的爱会突如其然地降临呢


回到原初世界以后,当我行走在所有熟悉的地方,我会时不时地突然意识到第一世界的一切都结束了,一种寂静的眩晕感就从脚下升起:发热的、潮湿的蒸汽,成团涌向我的颌骨。我离开的时间似乎只有一只蝴蝶从破茧到死亡那样短,不够这个世界发生任何改变,甚至不够那些在我不告而别前种下的水稻进入下一季的成熟。多玛飞地的人们丝毫不变地生活,劳作,连那只常在市场食摊旁逡巡的三花猫都还像从前那样熟稔地走来蹭我的脚踝,没有任何生疏的迹象。我独自坐在红伞下,望着我曾在极昼中翻来覆去地怀念的一切,努力去相信我所见的每一样事物都是真实的;否则,我应当早已...

为什么当我哀伤且感觉你远离时

全部的爱会突如其然地降临呢


回到原初世界以后,当我行走在所有熟悉的地方,我会时不时地突然意识到第一世界的一切都结束了,一种寂静的眩晕感就从脚下升起:发热的、潮湿的蒸汽,成团涌向我的颌骨。我离开的时间似乎只有一只蝴蝶从破茧到死亡那样短,不够这个世界发生任何改变,甚至不够那些在我不告而别前种下的水稻进入下一季的成熟。多玛飞地的人们丝毫不变地生活,劳作,连那只常在市场食摊旁逡巡的三花猫都还像从前那样熟稔地走来蹭我的脚踝,没有任何生疏的迹象。我独自坐在红伞下,望着我曾在极昼中翻来覆去地怀念的一切,努力去相信我所见的每一样事物都是真实的;否则,我应当早已死在诺弗兰特,而此地的飞檐屋瓦,刚蒸好的饭团的质朴香气,在风中簌簌作响的纸风车森林,都是我在虚无中游荡的灵魂碎片为了欺骗自己而搭建出的幻象,一如哈迪斯搭建出亚马乌罗提。于是我明白过来,我已被我以为我所真正归属的世界无心地流放。我哪里都回不去了。

 

我把一包从第一世界带回的新奇玩意交给小樱,告诉她我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这些是从那里收集来的。她有些困惑,大概因为在她的认知中我不过才离开几天,又或者这句话其实最常被人们用来向年龄太小的小孩解释死亡:他们爱的人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很久到底有多久?有你长成大人那么久。

 

我不敢再靠近归燕馆一步。再走近一些,门卫就会认出我,然后向我打招呼,问我是否要去见飞燕。我想要,但我不能。我只能继续强作镇定地和小樱交谈,而那座房子沉甸甸地压在我的视野边缘,一刻不休地撕扯着我的注意力。我问了孩子们的近况,老人们的近况,飞地重建计划的近况,因为始终问不出口最想问的事,谈话终于走到了问无可问的境地。——飞燕呢?他还好吗?这段日子他是在战场上,还是留在飞地?他有没有又在战斗中受伤?是否有在工作之余好好照顾自己?你们能否在每一个清晨看见他像往常一样,只穿着内甲在归燕馆的后院中练剑?我怀着那种如鲠在喉的感觉走开了。一群穿着艾欧泽亚制式衣服的孩子从我身边嬉闹着跑过去,其中的一个女孩折返回来,把手上大红色的风车送给了我。我捏着它,立在太阳下的石板街道上,浑身都灼烧起来,双膝发软,在蒸腾的晕眩中跌向地面。

 

飞燕从背后扶住了我。我不知道他在我没有留意到的角落里注视了我多久,又等待了我多久。我怔怔地望着他,他向我举起一只明黄的风车,就像完全不曾看见我的拖延和犹豫一样对我平静地微笑:哎呀,我是想把它送给你的,没想到被别人抢了先,这可不就一点惊喜都没有了?飞燕如此说着,在我扑向他时没有表达任何惊讶,一声不响地全数接纳了我的拥抱。

 

我抓紧他,在灿烂的阳光下大哭起来。我把脸埋进他肩头的衣料,把煎熬、茫然、眼泪和所有自我矛盾的渴望闷死在这温暖而柔软的黑暗里。此刻,这个把我排除在外的世界为我停滞,我在散发淡金色微光的恍惚中一寸一寸地渡过痛苦的裂隙,如同一叶扁舟慢慢划过深渊。风快活地呼啸起来,我和他手中的风车像被困在原地的车轮一样转动着,在彼此的背后和耳边无休无止地纺出清脆的鸣响,好像可以一直延续到时间尽头。


J.Helium

【FF14乙女向】【飞燕光】I See Fire 我见红莲

虽说是飞燕/自家高地女光呆的cp向剪辑,受能力所限并没有营造出很强的cp感,但依然是我和他爱情的证明(

【FF14乙女向】【飞燕光】I See Fire 我见红莲

虽说是飞燕/自家高地女光呆的cp向剪辑,受能力所限并没有营造出很强的cp感,但依然是我和他爱情的证明(

黑子测评
胜利飞燕号纸飞机
胜利飞燕号纸飞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