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飞电或人

39472浏览    487参与
吃饭专家

「或諫」

·沒想好題目,空著吧(?

·大約是傻白甜,ooc⚠️

·借用了fdhr中之人的設定

·語言力低下注意


可以的話請往下———————————————————————————————————————


「今天的戰鬥也辛苦了——」

「⋯⋯啊啊」

解除變身後的或人屁顛屁顛地跑來找不破搭話。

不破漫不經心地應付了眼前活潑的社長,收好裝備就要回到AIMS的車子上去。這時或人卻叫住了他。


「不破先生應該還沒有吃午飯吧?拿著這個」懷裡便被塞過來了一個有些暖暖的紙袋。


不破掂了掂,似乎份量還不小...

·沒想好題目,空著吧(?

·大約是傻白甜,ooc⚠️

·借用了fdhr中之人的設定

·語言力低下注意



可以的話請往下———————————————————————————————————————








「今天的戰鬥也辛苦了——」

「⋯⋯啊啊」

解除變身後的或人屁顛屁顛地跑來找不破搭話。

不破漫不經心地應付了眼前活潑的社長,收好裝備就要回到AIMS的車子上去。這時或人卻叫住了他。


「不破先生應該還沒有吃午飯吧?拿著這個」懷裡便被塞過來了一個有些暖暖的紙袋。


不破掂了掂,似乎份量還不小。本想拒絕的他看到飛電或人似乎在發光的眼睛,期待的表情已經毫無遮掩地掛在了臉上,決定還是收下了吧。


確認對方似乎是收下了自己唐突塞過去的東西,或人笑了起來。


「雖然是一些做得很簡單的東西,但也請務必要好好吃掉喔!」


看著或人過於燦爛的笑臉,不破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抱著紙袋什麼也沒說。

「別看我是社長其實做飯的事情對我來說很平常啦不破先生負責吃就好不要太在意!」或人一邊喊著一邊揮手蹦蹦跳跳地離開了。

見人已經走遠,不破才打開紙袋——裡面是麵包三明治,看起來賣相還不錯。

飛電或人在成為搞笑藝人之前、還是學生的時候就有自己做飯的習慣。一來外出奔波二來時間緊迫,使得或人在製作麵包點心這種能在工作碎片時間里解決飢餓問題的食物上得心應手,有時候是飯團,有時候又是三明治。

即使是成為了飛電智能的社長,或人依然保持著這個習慣,並且現在還會帶在身上。只是以前帶著是給自己吃的變成了給不破先生,戰鬥結束若是還來得及那一定是毫不猶豫地衝上去塞給人家。


對自己的料理水平還挺有自信的所以就是想要給喜歡的人也品嘗到啊。飛電或人是這樣想的。

雖然從來都沒有得到過關於料理的反饋就是了。

「還是一如既往的不坦率啊——」嘛,不過也很可愛就是了。或人這樣想著愉快地回到了自己的公司。


「怎麼,你這是被飛電的社長投食了嗎不破?」在一旁目睹全過程的刃打趣問道。

「別胡說,只是他自己擅自胡亂塞過來的而已。」裝出一個凶狠的表情,不破卻將手裡的紙袋抱得更緊了。


日復一日,或人一如既往堅持著給不破送吃的。


在這樣的場景已經逐漸變成家常便飯的某一天,與魔機的戰鬥突然陷入了苦戰。

但陷入苦戰的並不是或人,而是與魔機正面交鋒的不破。若是平時的不破的話一定會對魔機展開毫不留情的猛烈攻擊,但是不知為何現在卻是不破在魔機的攻勢下咬牙勉強還擊苦苦支撐。

或人見狀迅速解決了自己這邊的敵人過去幫助不破了結了魔機。

確認敵人已經被打敗松了口氣的或人解除變身,看到了一旁同樣解除了變身卻喘著大氣的不破,表情看起來似乎也不太輕鬆。或人眨眨眼睛,悄悄靠近盯著不破的臉看了好一會。

「不破先生是不是⋯⋯身體不太舒服啊?」

我沒事。一副欲言又止樣子的不破給出了否定的回答。或人看著腳步有寫輕飄的不破打算離開的時候,聽到了一點點吸鼻涕的聲音。


或人幾乎是下意識地突然就抓住了不破的手腕朝反方向走。


「餵!你乾嘛!?」

「不破先生你感冒了吧?我去給你做一點對身體好的東西吃。」

「啊?餵!社長!」

無視了不破的抗議,或人就這麼拉著人一直走。

如果是平時的不破的話,像這樣抓著他的手臂一定會被很輕鬆地馬上掙脫開,但是現在他卻沒有這麼做,果然是因為生病了吧。或人這樣想著,拉著不破的手腕的手悄悄握緊了。


好容易終於到了或人的家。不破被帶到餐廳,在不大的餐桌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先坐在這稍微休息一下吧,我馬上就能做好了」

「不是,我說啊⋯⋯」

「好了好了,就先坐會吧?」

被感冒病毒攪得有些頭暈眼花只想站起來快點回家的不破硬是被或人按住了肩膀坐在椅子上,並且椅子還被人給往前推了。想著還是不要就這樣突然走掉掃興的不破嘆了口氣,最終還是老老實實地坐在椅子上。

看不破沒有抗拒的意思,或人松了口氣,輓起袖子轉身進了廚房。


多虧了學生時代與搞笑藝人時代的長年獨居生活的經驗,或人在製作點心之外的料理上也是相當熟練。因為要照顧自己,所以給病人做有營養的料理並不是難事。背對著餐廳搗鼓料理的或人時不時感受到背後有視線投過來,雖然有點癢癢的,但是心情十分舒暢。


沒過多久熱氣騰騰的食物便擺在了不破的面前。

「請用」

「⋯⋯那我開動了」

突然意識到給病人吃剛做好的東西會不會太燙不方便吃的或人起身,準備去廚房再找一個小碗分裝出來涼一涼。余光中瞥見了不破用勺子舀起一勺粥,小心翼翼地吹吹幾口涼了才往嘴裡送。

明明就是理所當然很普通的動作,怎麼會覺得這麼可愛呢。或人想著想著,自己偷偷笑了起來。


「⋯⋯多謝款待」

很快便把桌上的飯菜一掃而光的不破雙手合十簡單行禮,把勺子放在了桌上。說著別客氣別客氣的或人,把盤子簡單收拾了一下。

「感覺身體好點了嗎?」

「⋯⋯還好,真是麻煩你了」

「啊咧?不破先生少見的坦率!」

「吵死了。⋯⋯不只是這次,一直以來的那個,也是⋯⋯」

一直以來的⋯⋯指的是我之前擅自塞給不破先生午餐的事嗎。或人眨眨眼睛,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不破。


看到對方似乎表情有些怪異,想著自己是不是說錯話的不破有些不自然地移開了視線。

或人感覺自己腦袋里好像有什麼東西開始沸騰。他混混沌沌地想,聽說生病會讓人變得坦率原來是真的啊那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就是現在。


或人坐在不破對面的椅子上,單手撐著臉。

「我說⋯⋯不破先生,你不需要嗎?」

「哈?要什麼」

他伸出手,用大拇指抹掉不破嘴唇上殘留的粥。

「要不要一個很擅長做飯的男朋友?」

收回手,舔掉了手指沾上的米飯。



從結果來看,大概是毀滅性的翻車吧。或人想。

在那之後,不破的眼睛里似乎起了一些波瀾,目光游移不定的他說了聲「不好意思我先走了」,就匆匆離開了。

留下坐在桌前陷入不知所措的或人。或人呆呆地坐了一會,突然感到腦子里嗡的一聲,他唰的一下站起來抱住自己的頭。

搞砸了!太突然了把人嚇跑了!但這麼想的時候已經晚了。

「啊——!我真是笨蛋!」

——我以為我們之間的距離已經縮短了一點,結果現在又回到了起點。而且現在要想再拉近距離,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吧。


在那之後或人像一個洩了氣的皮球,無論上下班都是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而且,也沒有再給戰鬥時遇到的不破送午餐了。兩人之間原本會發生的對話也徬佛從未存在過一般。兩人只是會在戰鬥的時候見面,僅此而已。


得到魔機在公園出現的情報後,或人立刻前往了現場。那是一個中心是一片寬闊草坪的公園,抵達時不破已經在與魔機戰鬥,或人也馬上加入了其中。但是由於對魔機的輕敵和或人心不在焉的狀態使兩人陷入苦戰,戰鬥似乎沒有進展,有的只是時間在不斷流動。

最終還是在合力攻擊下打倒了魔機,兩人也因此都筋疲力盡。幾乎是同時,zero one和vulcan倒在草坪上,解除了變身。


「啊——真舒服」或人躺在草地上眯著眼看著天,藍藍的天上白雲飄。正當他要閉上眼睛想要休息一下的時候身邊的空氣似乎被攪動起來。


「餵,社長」

「嗯?欸、啊是、是的!」

聽到有人叫自己的或人從草地上彈了起來。

他看到剛剛叫了自己的不破還躺在草地上,也正在看著天。


「我肚子餓了,給我弄點什麼吃的吧」

「我想吃你做的料理」

或人感覺自己的心臟要跳出來了。


於是或人有些手忙腳亂地從包里摸出一個紙袋交給不破。


「⋯⋯我說說而已,你一直都帶有這種東西嗎」

「嗯⋯⋯雖然,都沒能送出去啦」或人苦笑道。 習慣真是可怕的東西,一邊想著不破的事情,手就徬佛不受控制一般擅自把點心給做好了。

當然那些沒能送出去的食物最終都進到了或人的肚子里。


不破打開紙袋拿起裡面的三明治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好吃」他喃喃自語道。

看著吃著自己的料理露出滿足表情的不破,或人表示自己忍不住了。


「啊⋯⋯糟糕,不破先生,我想吻你」


不經過大腦思考的沒頭沒尾的話再次蹦了出來,或人感覺自己又要把事情搞砸了。


「⋯⋯反正一直以來你都是自作主張的,隨你的便好了」


或人盯著一邊吃東西一邊嘟噥的不破,他感覺自己腦子里又是嗡的一聲。下一秒他就著跪坐的姿勢急速靠近不破。


「可以嗎!?真的嗎!?我真的會親的喔!?真的會搞砸的噢!?但是就算要說不行的話也已經唔唔唔!!」

「吵死了!!」


不破從紙袋里又拿出一個三明治塞進或人嘴裡,他實在是受不了如此近距離的大嗓門。

還想說什麼的或人無奈只能等嘴裡的東西吃完。

或人還在咀嚼的時候不破又拿出一個三明治,眼神又開始飄到別的地方去。


「根據以後的工作來考慮」

「誒?」

「考慮要不要找一個會做飯的男朋友的事」


吃下最後一個三明治的不破站起身,拍拍自己身上的草和灰塵。

兩人的視線在一瞬間對上了,雖然很快就又散開了。但是如果沒看錯的話,不破先生剛才⋯⋯嘴角確實上揚了吧。


「好,我一定會加油的!」或人高興得不得了。

——因為最喜歡不破先生了。


不破邊走邊揮手地離開了。

目送著不破離開直至消失的背影,或人開始思考起明天要做些什麼好吃來給AIMS的隊長。






「⋯⋯搞什麼,他們是在野餐嗎?」


到最後兩人都沒有發現遠處拿著望遠鏡圍觀的刃和AIMS的隊員們。



end.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風鈴の草

【假面骑士zero-one/谏或】密织的网(四)

2020的第一篇文,久违的更新,再度试图重振旗鼓一点一点的填坑。

小社长是修玛吉亚且会在之后被灭亡迅雷强行扣上腰带黑化的设定,梗和灵感皆来自  @冷燕【约稿中~给钱就画】 。(拖更太久写的有点水,半脱离原著,有私设及改动!)

↓↓↓↓↓↓↓↓↓↓↓↓↓↓↓↓↓↓↓

       飞电或人被扯着领子几乎是被拖到现场的时候,闪电黄蜂形态的Valkyrie正在跟一个全身配色以白黑两色为主,后背为黑色,胸部和腹部为白色,头部两侧为黑褐色,肩胛上还有两只的短小翅膀的魔机战斗。

  飞电或人眨眨眼:...

2020的第一篇文,久违的更新,再度试图重振旗鼓一点一点的填坑。

小社长是修玛吉亚且会在之后被灭亡迅雷强行扣上腰带黑化的设定,梗和灵感皆来自  @冷燕【约稿中~给钱就画】 。(拖更太久写的有点水,半脱离原著,有私设及改动!)

↓↓↓↓↓↓↓↓↓↓↓↓↓↓↓↓↓↓↓

       飞电或人被扯着领子几乎是被拖到现场的时候,闪电黄蜂形态的Valkyrie正在跟一个全身配色以白黑两色为主,后背为黑色,胸部和腹部为白色,头部两侧为黑褐色,肩胛上还有两只的短小翅膀的魔机战斗。

  飞电或人眨眨眼:“企鹅?”

  “不是的,”跟在后面的伊兹尽职尽责的解说道:“或人社长,那是大海雀,一种于1844年灭绝的形似企鹅的大型游禽……”

  “这种事情怎样都好!”面上还是阴沉沉的不破谏暴躁的打断掉链子的一人一AI,直接一枪击退与Valkyrie纠缠不休的魔机,蹙着眉看向不远处的建筑:“这里是……”

  “不破?”刃唯阿扭头喊道:“灭亡迅雷的人已经侵入那里了,快去,绝不能让吉格失控!”

  听到‘吉格’两字,不破面色陡然,什么都顾不上直接冲向那栋建筑,不明所以的或人刚想跟过去,已经反应过来的魔机在扫描到首要目标Zero One后直接扑了上来。

  “Zero One,抹杀。”

  “诶?又来吗!”

  极其无奈也懒得吐槽,飞电或人掏出Zero One驱动器就要变身,却不想一道迅捷的身影比魔机更快的冲过来自头顶飞过。

  “飞电的社长,这里交给你了!”

  “诶?啊……喂!”

  根本来不及有所反应,待有些自顾不暇的避开魔机的攻击启动密钥让从天而降的巨型蝗虫直直的将跟牛皮糖一样的魔机踩进地里的时候,Valkyrie已没了踪影。

  搞什么?一个两个的都这么急……

  飞电或人有点懵,但也无暇顾及那么多,眼前的魔机固执的执行着‘暗杀Zero One’的命令锲而不舍的从地里爬起又再度扑了上来,完全不给他多想的机会,只得先集中精神应战。

  另一边

  “站住!灭亡迅雷!”冲进技术中心后迎面撞见拎着新型武器旁若无人往外走的灭,不破谏迅速抬枪:“你们到底有什么企图?”

  灭脚步微顿:“一切都是亚克的意思。”

  “什么?”

  “这颗星球上的所有生物中……”

  面无表情的脸上唇角扬起一抹讥笑的弧度,灭斜睨了眼虎视眈眈的Vulcan,一字一句的说道:“人类是最应该灭绝的种族!”

  嘭!

  话音落下的瞬间,一声巨响随之响起,破碎的墙壁及天花板中,巨大的影子挥舞着机械手臂一拳砸向Vulcan。

  “哇哦!吉格好厉害!啊、灭!”立在吉格肩上又蹦又跳兴奋的不得了的迅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家长,活力十足的直接跳到灭跟前,好奇的盯着灭手上状似跟Zero One同款形似公文箱只是颜色不同的武器:“呐呐,灭,这是什么?”

  “不破!”

  人未到声先至,同时,密密麻麻如同蜂尾部针刺般的能量光弹轰炸上吉格巨大的身体,生生制住吉格一拳落空后就要再落下一拳的动作。

  灭瞥了眼加入战斗的Valkyrie,将手中的武器往迅面前一塞,得到新玩具的孩子瞬间开心的研究着将公文箱转换成弩弓模式,拉弦对着刚落地的Valkyrie就是一箭。

  紫芒的箭矢刺破空气,刚稳住身体的刃唯阿躲避不及,情急之下强行扭转腰身使得身体偏离一侧最终箭矢插着左臂而过,整个人也被被箭上的力道掀翻出去。

  “今天是革命之日,”剑刃出鞘,灭持剑走上前:“会被历史铭刻的,是我们灭亡迅雷.net的胜利。”

  话音落下,长剑收鞘,取而代之的是灭亡迅雷专用的强力升华器。

  【POISOM】

  “变身!”

  紫色的密钥插入腰带,巨大的数据蝎子在身后的惊叹惊呼及对面震惊的目光中,泛着毒汪汪寒芒的尾尖直直戳在灭的胸口,身体翻转着化作装甲。

  “你是?!”

  不破谏蓦地一震,面前新变身的骑士与当初在黎明小镇看到的影像中那场事故的主谋身形完全一致。

  “是你吗!!”

  维系了十二年的怒气和恨意汹涌的烧断了名为理智的弦。

  “你就是黎明爆炸事故的主谋吗!!!”

  暴躁、狂怒甚至是放弃思考,不破谏完全无视喊着让他冷静点的刃唯阿,不顾一切的疯狂攻了过去。

  当飞电或人在伊兹的辅助下成功解决掉魔机赶到这已经基本被毁成废墟、靠着仅剩的几根承重柱支撑尚未倒塌的室内时,看到的便是这一景象。

  已经完全失控的Vulcan毫无章法的挥拳、放大招,这种发泄式的打法虽一开始打了敌方一个措手不及,但很快就被灭逮住空子用拿到的另一武器——公文箱火枪一枪击中。

  “人类终将走向毁灭。”

  淡漠的瞥着被击倒在地挣扎着试图爬起的不破谏,灭推动腰带上的拉柄并再次拉下拉柄,蝎子剧毒的尾部高高扬起随后缠绕上右脚。

  【Sting Dystopia!】

  【炼·狱·歼·灭】

  消耗大量的体力又硬挨了一击,勉强撑起身体的不破谏眼睁睁看着视野中不断放大的紫芒,蓦地眼前一暗。

  嘭!

  尖刺的蝎尾撞上锋利的鲨牙,迸发出清脆又激烈的声响,灭抬眼看着以超乎计算之外的速度插进来、双臂交叉着格挡住自己一踢的烈咬鲨鱼形态下的Zero One,右腿再度发力,相互作用力之下身体向后退的同时右脚着地以脚尖为轴身体旋转一圈同时再度推动腰带拉柄,蝎尾缠绕上左脚,顺势一个剧烈横踢直接命中同样因着相互作用力被弹的身体后仰的Zero One胸口。

  “社长!!!”

  一切发生的太快,不破谏反应过来的时候,紫芒已经在对方胸口爆开,他下意识伸手接住直直撞进怀中的人,两人一起被余劲掀飞,被爆炸开来的火浪淹没。

  装甲下,灭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眼眸却是微微波动,耐心的站在原地,等待着火浪及烟尘的微微散去露出其中两道模糊不清的人影,唇角扬起一抹弧度:“原来,是这样吗。”

  火浪掀起的源头之地,充斥着热量与烟灰的空气涌入肺中令伤势不轻的不破谏剧烈咳嗽着,却也让不断涌上阵阵眩晕的大脑清醒了些。

  “咳、社长!喂、社……”

  声音陡然顿住,不破谏难以置信的盯着双眸紧闭失去意识的飞电或人,因火浪灼烧空气的高温而扭曲的视野中,透过衣物裂开的缝隙和斑斑血迹,他隐隐看见对方胸口处明显不属于人类肤质结构的……冰冷金属!


瓜豆/Алина

北京Ido18号飞电或人返图!

高强度整活导致腰酸背痛。

对联是原创的令和是亲笔写的!

还被两只妹子夸了说我出的好像…超开心的。

北京Ido18号飞电或人返图!

高强度整活导致腰酸背痛。

对联是原创的令和是亲笔写的!

还被两只妹子夸了说我出的好像…超开心的。

miru

来自飞电社长的美颜暴击💘

来自飞电社长的美颜暴击💘

憨憨甘

【垓或】掠夺者(R)

【棕铜色的目光在飞电或人身上游走了一圈,连成密密麻麻的金线。天津垓主人状肆意地把手指伸进了他的口腔里均匀地搅拌着,尊贵地似乎如不可触碰的神祗。

——这是为了报复那天飞电或人又多和不破谏说了几句话吗?】

*垓或r18

*有性格捏造:小娇妻或人×老狐狸垓总

*雷点:蒙眼/少量SM元素/半自愿性行为

*大约1.8k+字数

*链接评论区自取,如果被秒屏就在评论区留个名,我自己找你发链接

【棕铜色的目光在飞电或人身上游走了一圈,连成密密麻麻的金线。天津垓主人状肆意地把手指伸进了他的口腔里均匀地搅拌着,尊贵地似乎如不可触碰的神祗。

——这是为了报复那天飞电或人又多和不破谏说了几句话吗?】

*垓或r18

*有性格捏造:小娇妻或人×老狐狸垓总

*雷点:蒙眼/少量SM元素/半自愿性行为

*大约1.8k+字数

*链接评论区自取,如果被秒屏就在评论区留个名,我自己找你发链接

animatecafe上海店

「假面骑士系列 × animate cafe」活动小指南

假面骑士主题已经开业一周啦~即将迎来第一个周末,考虑到一些骑士第一次光临我们店,特别制作了小贴士可以更好的体验主题。
欢迎各位骑士现场变身解决危机吧~ 

[图片]
[图片]

假面骑士主题已经开业一周啦~即将迎来第一个周末,考虑到一些骑士第一次光临我们店,特别制作了小贴士可以更好的体验主题。
欢迎各位骑士现场变身解决危机吧~ 




animatecafe上海店

「假面骑士系列 × animate cafe」in animate cafe 上海店主题情报完全公开

各位骑士们

撒~来细数这次的美食菜单和精彩活动吧~

餐食、周边&活动情报全解禁!包含隐藏活动!

[图片]

本次所有的主食、甜品和饮品包含着大量

[假面骑士双骑]与[假面骑士零一]元素

更是还原了有着超大鱼板的风都拉面~

想要立马抢先尝试呢!

[图片]


除了好吃美味的主食、甜品等

那就是我们的主打产品Gratte饮料和印刷糖霜饼干!

这次有15款可选图案

都是本次联动的CAFE限定图案哦~

你最中意哪一款呢~

[图片]
[图片]


animate cafe限定周边大公开!

本次周边不设限购

本次限定周边,仅在主题期间限时贩售

想要购买的骑士们千万不...

各位骑士们

撒~来细数这次的美食菜单和精彩活动吧~

餐食、周边&活动情报全解禁!包含隐藏活动!



本次所有的主食、甜品和饮品包含着大量

[假面骑士双骑]与[假面骑士零一]元素

更是还原了有着超大鱼板的风都拉面~

想要立马抢先尝试呢!



除了好吃美味的主食、甜品等

那就是我们的主打产品Gratte饮料和印刷糖霜饼干!

这次有15款可选图案

都是本次联动的CAFE限定图案哦~

你最中意哪一款呢~




animate cafe限定周边大公开!

本次周边不设限购

本次限定周边,仅在主题期间限时贩售

想要购买的骑士们千万不要错过哦~



除了美食和购物

丰富的满赠活动也不能错过哦~

 

《活动一》

【假面骑士零一握手会】

机会之多满足各种临时想要参与的骑士们!


那么该如何获得入场券呢?



有三种方式可供骑士们选择参与!


方式①

微博抽选

每周将会发布一条抽选微博

次周将从转发名单中抽出获奖的客人!


方式②

消费满额刮刮卡

在店内消费满【160元】

(仅限animate cafe限定餐食及周边)

即可获得刮刮卡一张(可累计兑换)

有机会获得次周的握手会合影券!



方式③

bilibili会员购合影券大礼包

可直接在bilibili会员购平台购买合影券大礼包

售价¥298

【包含合影券*1,假面骑士零一限定餐食*1,精美限定周边*1】

上架时间为:1月12日中午12:00

点我购票


握手会期间还要注意现场参与礼仪哦~



《活动二》

上海限定特典集点活动

在活动期间消费满100元即可集1点

每1点可随机兑换一张名片风卡片

集满10点可兑换一整套!

各位心动的骑士们要尽快集齐兑换哦~



《活动三》

迷你徽章兑换活动

本次特别设置两款套餐

方便各种选择困难症的骑士们无脑点餐

【假面骑士双骑套餐】



【假面骑士零一套餐】



点单套菜即可获得【骑士LOGO迷你徽章】一枚



注意:

以上三种活动

可以叠加享有!!!

可以叠加享有!!!

可以叠加享有!!!


千万不要忘记在准备离场前

拿着所有的小票去兑换哦~

 

【微信专属活动一】【搜索关注:上海申漫】

《转发集赞活动》

转发最新活动【假面骑士】相关链接至朋友圈

集满15个赞

到店出示给店员

即可获得随机记忆体亚克力挂件一个

数量有限赠完为止

 

【微信专属活动二】【搜索关注:上海申漫】

《到店打卡活动》

朋友圈发布3张以上现场照片

集满20个赞

即可获得随机点餐特典徽章一个

数量有限赠完为止


看了这么多的情报

是不是心动了呢?


隐藏活动大公开!



现场更有【假面骑士双骑】皮套展示!!



还不赶快去bilibili会员购上购票吧~

点击链接即可购票

↓↓↓

点我购票


我们在animate cafe上海店等你哟~

更多信息可以关注我们的微博

及时获取更多资讯~


脑洞清奇的洛

【谏或】祈愿

 *侍卫长不破×神妓或人

*ABO,是神妓的后续

*总之好像是不破绿了垓总的故事,又好像并不是(?)

*含性暗示意味


不破谏第一次看到神妓,是在王宫后花园,那里有一大片蓝色睡莲,王专门为了那位神妓种下。


  正值盛夏,睡莲绽放,并不浓厚香气足够怡情,新侍卫长第一天任职,他走在宫殿中,铠甲间相互摩擦出一点响动。花香本与这个男人无关。


  但跑动声音让侍卫长警觉,他握住剑柄,看向声音来源,白虎追逐着一位少年,他们像在嬉闹,虎将少年...

 *侍卫长不破×神妓或人

*ABO,是神妓的后续

*总之好像是不破绿了垓总的故事,又好像并不是(?)

*含性暗示意味

 

 

不破谏第一次看到神妓,是在王宫后花园,那里有一大片蓝色睡莲,王专门为了那位神妓种下。

 

 

  正值盛夏,睡莲绽放,并不浓厚香气足够怡情,新侍卫长第一天任职,他走在宫殿中,铠甲间相互摩擦出一点响动。花香本与这个男人无关。

 

 

  但跑动声音让侍卫长警觉,他握住剑柄,看向声音来源,白虎追逐着一位少年,他们像在嬉闹,虎将少年压在身下,用鼻尖和舌舔蹭,不破谏清楚看到,少年皮肤被有倒刺的舌舔的发红,唾液沾在白纱上,透出内里一点肉色。飞电或人吃痛,他想要推开白虎,又无法撼动巨兽。

 

 

  少年腰间黄金链子与白虎身上金饰勾缠在一起,随着闷响被扯断,纱裙也随之散开,引得飞电或人惊呼。睡莲香气在瞬间浓郁起来,少年被巨兽压在身下,衣衫凌乱又沾着水液,他光洁双腿被迫打开,接受绒毛的剐蹭,巨兽胯下之物在少年小腹蹭着,熟稔自然,像是玩闹又或是兽欲。

 

 

  不破谏听到那个少年开口,他说着“别这样,快起来。”语调包容又温和。Alpha在心底发出叹息,这种声音只能引出更多欲望而已。

 

 

  白虎是王的宠物,而神妓与白虎相伴。

 

 

  神妓与白虎都是属于王的东西,不破谏明白自己该将眼神挪开,他在脑中告诫自己,这样做已经僭越,可视线仍旧黏着在神妓光洁小腿上,随着Omega挣扎动作移上腰身又投向脚尖。

 

 

  该走了,不破谏这样对自己说。可就像命运要他止步,神侍转头,目光骤然与侍卫长对上。男人忘了呼吸,他一向自律,从未与任何人有混沌接触,更别说Omega。那些存在于军队与Alpha调侃语调里的‘尤物’不破谏并不感兴趣。

 

 

  娇弱又放荡,是失控源头。

 

 

  现在不破谏仍觉得自己当初的判断一点不错,他正在失控,因为一个Omega。

 

 

  飞电或人比不破谏想象中的Omega更像一个Omega,拥有甜美气味,白净皮肤,姣好容貌,又不那么像一个Omega,他眼中有光,似乎能包容一切,将世界融化在其中。

 

 

  侍卫长想起,神妓曾是神侍,他应该服侍神明,不该沾染尘土,他应该受到所有人崇拜的目光,而不是任人调侃。

 

 

  王将神侍称之为猫咪,他叫这个Omega小猫,偶尔会称之为‘王国的莲花’,像是炫耀某一种独属于他的战利品。

 

 

  神侍受了惊,不破谏看到他修长泛着粉的指尖拽起纱制长摆,将透光性很好的布料覆在自己身上。他有些窘迫,又显得无辜,用纯洁又带有歉意目光看向不破谏。

 

 

  ‘抱歉。’

 

 

  不破谏读出神侍唇语所说的话语,他感到痛苦,又觉得莫名哀伤。

 

 

  是他用贪婪目光窥探Omega的身躯,是他用臆想作为第一印象为飞电或人打上标签,而现在,在他面前的飞电或人向他表达了歉意,诚恳又带着些许疲惫。

  神侍始终是神侍,世人不善待他,他也会爱着世人。

 

 

  不破谏想要亲吻飞电或人的手背,他想,如果他们是同一个国度的人,他一定会以受到神侍的洗礼为荣。可现在,侍卫长只能被原谅,飞电或人原谅他们所亲身做过的事情,原谅他们口中话语,原谅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

 

 

  男人动了动唇角,转身离开。不破谏想,飞电或人被淋上污水,也不会堕落。可他们不同,Alpha清楚自己想要把莲花撕碎,他渴望占有。

 

 

  而飞电或人原谅了他的想法。

 

 

————————END————————

  

  

 

虚佐湳🔥

【垓或】代償(だいしょう)代价

  *分级:NC-17

  *哉亚飞电合作前提,炮*友设定,天然黑骚气小社长有,废话连篇警告(是个你情我愿的炮车)。喜欢别忘了点个喜欢推荐,评论更佳【光明正大求三连(?】


——————————正文——————————


  “不(求)……不要(求你)……”


  他挣扎着却不得不臣服在“神明”的脚下,神不爱世人,此刻眼中却独独有了他的身影。


  “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神怜悯地垂下了眼眸,高洁的手轻抚着他赤裸的肌肤,新鲜的伤口尚还淌着鲜血,怪异的触感惹得他止不住的战栗,咬着唇泄出几个上扬的音节,神却并不打算放过他。


  神逼近他,脸上露着无暇的微笑,舔舐着手指上沾...

  *分级:NC-17

  *哉亚飞电合作前提,炮*友设定,天然黑骚气小社长有,废话连篇警告(是个你情我愿的炮车)。喜欢别忘了点个喜欢推荐,评论更佳【光明正大求三连(?】


——————————正文——————————


  “不(求)……不要(求你)……”


  他挣扎着却不得不臣服在“神明”的脚下,神不爱世人,此刻眼中却独独有了他的身影。


  “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神怜悯地垂下了眼眸,高洁的手轻抚着他赤裸的肌肤,新鲜的伤口尚还淌着鲜血,怪异的触感惹得他止不住的战栗,咬着唇泄出几个上扬的音节,神却并不打算放过他。


  神逼近他,脸上露着无暇的微笑,舔舐着手指上沾染的血液,沾染凡尘的模样带上了危险的气息,宛若和他结成了某种血契:“就当是你赔给我的代价吧……”


  ……


  从很早以前开始……


  从哉亚对飞电咄咄逼人的时候开始飞电或人就察觉到了,即使现在已经相安无事甚至开始大谈合作的当下,他也一直知道天津垓想要什么。


  两人一直维持着这种不可告人的诡秘的关系。


  天津垓这个人别扭的可怕,他通过控制合作的程度将飞电和哉亚的盈利关系控制在一个双方都不会吃亏的微妙平衡点上,但飞电或人并不满意于此,但每每飞电超过平衡点,天津垓便在床*上加倍讨回来。


  两人每一次做*爱都像一场鲜血淋漓的战斗,不拼个你死我活绝不罢手,但两人却偏偏乐意如此。


  几小时前,他和天津垓还相安无事地进行着一项名为商谈实为约会的会面,现在回想起来,这场会面打一开始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阴谋,双方不约而同地没有带秘书,飞电或人还难得地穿上了三件套。


  喝着咖啡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天津垓的西装换了一件更修身的,包括西装上那个泛着银色光泽的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蝗虫领针也是新的。


  而天津垓自然也看到了飞电或人那条崭新的领带,还有……他喝了一口咖啡视线瞟了上去,还有从来没有见过的稳稳地架在飞电或人鼻梁上的方框眼镜。


  双方对这份诡异的默契都有所察觉,谈及的话题很快从公司股价、市场和合作上转开,这场对话结束在天津垓摩挲着杯柄隐晦地发出的邀约里,飞电或人轻轻敲了两下杯口当做答应的信号。


  他们今天都是为此而来的……


  ……


(秋梨膏!别再翻了!长老收了神通吧!)


——END——


  


  PS:哦哦哦,完结撒花!是一点也不香的大腿肉,是和阿洛劳斯交换大腿肉的产物。


  PSS:写的时候一直觉得奇奇怪怪的一点就是,我感觉文里的两个人他不受我控制了,用姐妹的话说就是:“我就是个负责录像擦汗递套的局外人【雾】。”因此我正式宣布垓或szd(?)

堇一∠( ᐛ 」∠)_
是关于天津皇后和或人白雪的捏他...

是关于天津皇后和或人白雪的捏他。

然后战争开始了(不是)

这一话太有意思了,我能看他们斗100话。打起来打起来ヽ(゚∀゚)ノ!

是关于天津皇后和或人白雪的捏他。

然后战争开始了(不是)

这一话太有意思了,我能看他们斗100话。打起来打起来ヽ(゚∀゚)ノ!

软嫩香浓白鲸焗饭

【垓或】陷阱

垓或。垓是鹅流渣男,结尾婚内qj预警

黄玫瑰的意思大家应该都知道,友情上代表友谊长存,爱情上是分手,还有嫉妒的意思。 


【既然答应了,就该尽作为一个妻子的职责。】

话虽如此,或人在天津垓走进房间的瞬间,还是后悔听了伊兹的劝说。

他原本没想答应和垓的婚约,飞电或人和家中断绝联系多年,骤然要他回去,怎么可能答应?但飞电社长的秘书找到了他,告知若是他不答应继承,飞电公司就要交给别人,副社长是打算对飞电做大的整改的,他祖父为之辛苦奋斗多年的理想就要付诸东流。

伊兹话说得恳切,或人犹豫起来,但他从未接受过相关的教育,资质绝对经不起董事会的考验,就算想继承也不是嘴上说说的事。

天...

垓或。垓是鹅流渣男,结尾婚内qj预警

黄玫瑰的意思大家应该都知道,友情上代表友谊长存,爱情上是分手,还有嫉妒的意思。 


【既然答应了,就该尽作为一个妻子的职责。】

话虽如此,或人在天津垓走进房间的瞬间,还是后悔听了伊兹的劝说。

他原本没想答应和垓的婚约,飞电或人和家中断绝联系多年,骤然要他回去,怎么可能答应?但飞电社长的秘书找到了他,告知若是他不答应继承,飞电公司就要交给别人,副社长是打算对飞电做大的整改的,他祖父为之辛苦奋斗多年的理想就要付诸东流。

伊兹话说得恳切,或人犹豫起来,但他从未接受过相关的教育,资质绝对经不起董事会的考验,就算想继承也不是嘴上说说的事。

天津垓就是这时候出现的。某天或人下班时,游乐园门口横着驶出一辆白色的跑车,车上下来的男人同样一身雪白,文雅的眉目间含着笑意。

要提高好感度,第一次见面必不可大张旗鼓,唐突也是一种失礼。垓显然深谙此道。或人拉开车门上了车,才看到后座上的鲜花,是一小束温馨淡雅的黄玫瑰。

“总觉得不送不合适,但又怕吓到你。”驾驶座上的男人从后视镜里看着他,语气温和轻松。

黄玫瑰是友谊长存的意思。或人因为对方的体贴不好意思起来,警惕先放下三分。

第一次求婚,或人当然没有答应,垓也像预料到这个结果,两人用完餐,他绅士温柔地送或人回家,路上没有再提。或人下车没走两步,听到后面有人喊他,垓摇下了车窗,递出了那束黄玫瑰:“你忘了带。”

或人犹豫了一会儿,转身去双手接过了那束花:“谢谢您。”

垓手肘支在车窗边,撑着下巴,微笑着注视着他。

吃饭的时候垓没有要求或人交换号码,回到家后或人却在花束里发现了天津垓的名片。

如果和天津垓结婚,有对方作担保,董事会会对他的能力重新做评估,加上哉亚入股飞电,两人股份相加所占的比重超过百分之八十,或人当社长的阻碍更是几乎没有了。

不管怎么说,最后促使或人答应这场商业联姻的,还是因为天津垓这个人……看起来还不错。如果对方是个无礼傲慢的中年暴发户,他大概会掉头就走吧,虽然有点自私,但肯定不可能把自己下半辈子跟那种人绑在一起。

可是垓是不一样的,他和大多数有钱的年轻阔少也不一样,行事作风低调谦和,但又在种种细节透露出这个人格调高雅、知情识趣。垓对待他很是耐心,从来没有催促过他,先让或人自己焦虑纠结起来。

他们认识的第三个月,伊兹还没有来找或人,但或人自己也知道不能再拖延下去了,而垓再一次恰到好处地出现了。和之前几次不同,垓没有跟着或人去或人熟悉的那种平民店铺,而是带或人到了看起来就很高级的餐馆,只是带着他坐到了拐角内侧的位置里,光线也暗,让人没那么不安。

服务生端上来的盘子揭开是戒指盒,或人也没怎么意外,甚至松了口气。垓如果再不提这件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他甚至怀疑垓是不是改变了主意。

天津垓向他打开戒指盒,托在手上,举在眼前,盯着看了会儿,再望向或人。或人想起上次他们去宠物店,垓把小仓鼠托在手上好奇打量的样子,甚至有点可爱。

“会不会太老套了?”他开了个玩笑:“我上年纪了,不太懂年轻人的新鲜路数,你会不会不喜欢?”

“没那种事……”或人连忙摆手,没料到垓歪过头,追问了一句:“那就是喜欢?”

“……欸?”或人愣了,他本想否认“太老套”和“上年纪”,之前垓很克制,从没这样紧逼一步,这次却逗弄起他来。青年窘迫得耳根通红。垓又退了回去,放下戒指:“我开玩笑的,你别生气。”

“……没有。”或人双手在桌子下面交缠在一起。他低着头,垓也没说话,静静等待他的回答。

“我初中的时候,就没有在家里住了。”或人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他慌慌张张看了一眼垓,桌上烛火晃动,微微映亮了对方英俊的脸。或人有点恍惚地想这人真的比自己大二十来岁吗?不知道自己四十多岁是个什么样子了……真是难以想象。

“读的是普通的中学……也没什么高级的品味,讲的笑话也……暂时不太好笑。”他拽着卫衣袖子,手缩进去把袖口捏在手心,“嗯,就是……”

“为什么垓会想和我结婚呢?如果说是因为股份还有……”他说出来觉得有点失礼,到底没勇气往下讲。或人没意识到自己这么说,就已经认为垓不是那样的人了,但他看着自己和垓的差距,又难以相信对方会喜欢自己。现实可不是偶像剧或者言情小说。

他没料到桌子那头的人轻轻笑出了声。

天津垓,拿起了戒指盒,转过来自己又打量了半天,终于拿起钻戒,起身走到了或人的旁边,单膝跪下来,仰头看着他的小未婚妻。

“我想要的——”他拉起或人的手指,“就是这样的或人啊。”

他把戒指慢慢套进年轻未婚妻的中指,或人的手指动了一下,没有抽走。

于是这桩婚事算是说定了,婚礼什么的也陆续很快定了下来,或人还在恍恍惚惚的时候,结婚戒指已经戴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走这儿

脑洞清奇的洛

【垓或】神妓

*王天津垓×神侍飞电或人

*战败,ABO

*分级:十八岁以下不可以观看,后果自负


  飞电或人还记得,国门沦陷那天是祷告日,作为神侍的他需要沐浴朝拜。神殿在宫殿前,建立在庞大城堡与市井之间,隔开王族与平民。神侍穿着白纱,风吹动他身上金饰发出脆响,皇宫内已经没有人了,只剩下身为神侍也同为Omega的小王子留下。


  敌国军队是黑色的,他们有重甲与锋利刀刃,在破开城门时迎着光,像是蜿蜒而上黑蛇。


(以下走链接)


—————————END—————————

*王天津垓×神侍飞电或人

*战败,ABO

*分级:十八岁以下不可以观看,后果自负

 

 

  飞电或人还记得,国门沦陷那天是祷告日,作为神侍的他需要沐浴朝拜。神殿在宫殿前,建立在庞大城堡与市井之间,隔开王族与平民。神侍穿着白纱,风吹动他身上金饰发出脆响,皇宫内已经没有人了,只剩下身为神侍也同为Omega的小王子留下。

 

 

  敌国军队是黑色的,他们有重甲与锋利刀刃,在破开城门时迎着光,像是蜿蜒而上黑蛇。



(以下走链接)


—————————END—————————

ADvertisementCompany
【垓或】伊甸园 很雷很雷学步车...

【垓或】伊甸园

很雷很雷学步车

第一次ghs请轻喷俺学步车

看评走你

【垓或】伊甸园

很雷很雷学步车

第一次ghs请轻喷俺学步车

看评走你

Esperando por você
是小社长哒!(某些原因换了笔名...

是小社长哒!(某些原因换了笔名,但本质依旧是咸鱼王)

是小社长哒!(某些原因换了笔名,但本质依旧是咸鱼王)

ง⍢⃝ว—̳͟͞本能
觉得江南style里有一幕特合...

觉得江南style里有一幕特合适就画了【】

三个虾饺一台戏【不是】

觉得江南style里有一幕特合适就画了【】

三个虾饺一台戏【不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