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飞过山

4719浏览    104参与
Shay

多好一小姐姐,咋就喜欢上飞过山这坑货了呢😂

多好一小姐姐,咋就喜欢上飞过山这坑货了呢😂

米线儿
一个“把崽栓在裤腰带上”的涂鸦...

一个“把崽栓在裤腰带上”的涂鸦。想画这个梗很久了~SG小奥的很多细节都不对,反正是涂鸦不要纠结哒。不要问崽是怎么拴上去的,问就是SG硅基专用栓崽磁铁(不)。

一个“把崽栓在裤腰带上”的涂鸦。想画这个梗很久了~SG小奥的很多细节都不对,反正是涂鸦不要纠结哒。不要问崽是怎么拴上去的,问就是SG硅基专用栓崽磁铁(不)。

Shay

【变形金刚】当他们吃醋

#“你”是个肩宽,腰细,腿长的优质Alpha

.

#私设如山


#注意避雷!!!


     当他们震惊的看到你身后有一大堆Omega围绕着你,便开始吃醋


3


2


1

飞过山

又是美好的一天,你依旧照常的打游戏,除了这个在你耳边不停叨叨的机

“喂喂,别不理我嘛,你还没跟我说你昨天遇到的那个Omega到底是谁呢!”飞过山不停的在你耳边叨叨“喂喂,快点回答我嘛,快点、快点、快点、快点”

艹,有够烦的“…他是我弟弟啦!”你深吸一口气对着他的音频接收器大吼一声“好啦,知道了,干嘛这么大声呢。”飞过山猛地退后,捂着自...

#“你”是个肩宽,腰细,腿长的优质Alpha

.

#私设如山


#注意避雷!!!


     当他们震惊的看到你身后有一大堆Omega围绕着你,便开始吃醋


3


2


1

飞过山

又是美好的一天,你依旧照常的打游戏,除了这个在你耳边不停叨叨的机

“喂喂,别不理我嘛,你还没跟我说你昨天遇到的那个Omega到底是谁呢!”飞过山不停的在你耳边叨叨“喂喂,快点回答我嘛,快点、快点、快点、快点”

艹,有够烦的“…他是我弟弟啦!”你深吸一口气对着他的音频接收器大吼一声“好啦,知道了,干嘛这么大声呢。”飞过山猛地退后,捂着自己的音频接收器说道

…淦!老子怎么眼瞎看上这个玩意儿!烦死个人!真不知道阿尔茜是怎么忍着他的,看来改天就要去请教请教了

“唉,明天有一个比赛要跟我一起去吗”你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要吗?”

“当然啦,这次我让你看看我的厉害!”飞过山听到以后站起身来,仰头挺胸的对着你说道

“行叭”你无奈地看着他说道“还有你又把我家车库给顶破了”

“嘻嘻,抱歉啊”飞过山立刻蹲下,抬头看着天花板上面的洞,摸着头雕对你说道

唉,自己找的Omega哭着也要宠完


唉,你看着擎天柱向你递来的牛角,抬头就看见汽车人们对你露出很抱歉的表情

阿尔茜走向前对你说道“我很抱歉,XX。我没能救回他”

“没事,这不是你们的错”你听见自己的声音这么说道,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冷静将他们一一送走“我真的没事”你再一次说到

你将门关上,背靠着门缓缓地蹲下,你将手抬起来看着手中的牛角。突然眼前一阵模糊,脸上有凉意传来,你伸手摸去自己流泪了

随后你缓缓将自己抱起来,然后从你的手臂里传来压抑的哭声

“骗子”

当然了,这次我要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不是说好一起去比赛的吗”

嘻嘻,抱歉啊

“我再也不会嫌你烦了,就求你快点回来吧”

喂喂,别理我啊

“别丢下我啊”

我爱你

“我…也爱你”

擎天柱

擎天柱最近很奇怪,他一直都在躲你,你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是哪里惹他不高兴了

然而擎天柱正在电脑前看是在看,其实他一直都在偷瞄你并且在内心的偷偷想着‘不行,我要相信XX,她不可能会这样做的,我们是很好的伴侣,可是她毕竟是人类,而我是自主机械生命,我们要怎么能够保证永远在一起呢,或许她和我在一起只是一时糊涂,她可能意识到了这样是不对的,她可能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果她跟我说我会理解她的’还真是有够纠结的┐(´-`)┌

“擎天柱”你走上前去叫上他“啊,XX有事吗?”擎天柱镇定的转过来问你

“你最近的情绪有些不对劲,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你有些担心的问着他“作为你的伴侣,我非常有责任关心你的健康”

“…我能问你一件事吗?”擎天柱沉默了一会向你问到

“当然可以”你内心有些惊讶,擎天柱要问你什么

“你X月X号去干嘛了”擎天柱还是决定问你

就这?“学校组织的一个礼仪课,我去教他们啊?”问这个干嘛???

“可是你教的都是Omega,可你是Alpha”擎天柱继续说道

“那是因为那天的Omega老师正好出了车祸进了医院,所以我在顶替啊”噗,吃醋了吗?真可爱。

“是,是这样啊”擎天柱有些尴尬

“对”啊啊,真可爱,我的伴侣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亲爱的,你不会是担心我出轨了吧”

“…嗯…”

“噗,你不用担心,既然我选择了你,那我一定会一心一意的爱着你”

“XX”擎天柱有些感动

你们正在深情的对望时

救护车:看见老子手上的扳手没,它正在蠢蠢欲动再给老子喂狗粮,信不信我上去跟你们拼命:)

路障

“噢,亲爱的,为什么今天你老是针对我呢”再被第N次撞到头以后你决定问你的伴侣

……

没反应?你挑眉想到

“噢,亲爱的,你可是伤了我的小心脏呢”

“我建议一炮轰上你的小心脏,这样它就不会受伤了”

“嘤,亲爱的,你好冷酷”

“滚”

“不过我就是爱这样的你~”

路障:

“哦,好吧,实话实说,亲爱的,到底怎么了”你决定直接问了

“你昨天去机场接的那个Omega是谁”

“就这?”

“就这”

“我不是有跟你说吗?我去机场接我的弟弟啊”

“亲的?”

“亲的。”

“那你们走的时候为什么还要拥抱一下”

“嗯,毕竟是我的弟弟嘛,所以很受欢迎了啦,我怕他被人给纠缠嘛,所以就让他走之前粘点我的信息素了勒”

“嗯”

路障嗯了一声就没反应了,不过接下来的路好走了很多,起码不会突然一个急刹车砸到头之类的

“等一下,他是不是吃醋了!”这件事你回到家洗好澡,躺到床上以后才想到不是妹子,你的反射线可以绕地球一圈了你知道吗?

【艾玛终于写完了,终于更新了我】

白木市【冷漠与骚话并存】

p1临时奶爸役震荡波

p2体型立场交换

p1临时奶爸役震荡波

p2体型立场交换

脑阔内存不足
烟仔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还...

烟仔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还有心疼跳崖佬一秒23333333333

烟仔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还有心疼跳崖佬一秒23333333333

米线儿
练习两个小飞咪~正常宇宙红小飞...

练习两个小飞咪~正常宇宙红小飞和镜像世界死掉的蓝小飞~

练习两个小飞咪~正常宇宙红小飞和镜像世界死掉的蓝小飞~

报应号团子批发商
新的尝试 和上次提起来过的天使...

新的尝试

和上次提起来过的天使光环…好像还是第一次画bdko?(?

新的尝试

和上次提起来过的天使光环…好像还是第一次画bdko?(?

不过毫厘
在搞了在搞了(神经病) 是tf...

在搞了在搞了(神经病)

是tfp的轮子群像,前排提示飞过山不只有一个镜头(?

BV1Tv411B798

废虾死妈

在搞了在搞了(神经病)

是tfp的轮子群像,前排提示飞过山不只有一个镜头(?

BV1Tv411B798

废虾死妈

报应号团子批发商
滤镜真好用(叹气 但是团子也真...

滤镜真好用(叹气

但是团子也真的不是很适合用来上色呢

@陌coce♡ 

滤镜真好用(叹气

但是团子也真的不是很适合用来上色呢

@陌coce♡ 

报应号团子批发商
领袖精英小队成员完工! 向我们...

领袖精英小队成员完工!

向我们永远的好战友,飞过山战士致敬。

(老千的飞机头意外的比我想象中的要好搞一些(?

领袖精英小队成员完工!

向我们永远的好战友,飞过山战士致敬。

(老千的飞机头意外的比我想象中的要好搞一些(?

董多多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学究...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学究儿面试官的名字。》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学究儿面试官的名字。》

水银の羽翼

【TFP】樱桃松枝酒(飞茜🚙)

是心心念念了很久的ABO设定!如有bug请不要大意的指出来XD

双向暗恋前提✓

题目是在我定好信息素味道的时候突然蹦到脑子里的www我很想画一个樱桃松枝的特调图但是我真的不会画画我太菜了(嚎叫)

结尾彩蛋唷(笑)

石墨走起,挂了请联系我

求红心蓝手!!!(比个心)

点我品尝飞茜甜酒:D 

是心心念念了很久的ABO设定!如有bug请不要大意的指出来XD

双向暗恋前提✓

题目是在我定好信息素味道的时候突然蹦到脑子里的www我很想画一个樱桃松枝的特调图但是我真的不会画画我太菜了(嚎叫)

结尾彩蛋唷(笑)

石墨走起,挂了请联系我

求红心蓝手!!!(比个心)

点我品尝飞茜甜酒:D 

伊离

【擎蜂】明黄年代 01

全是私设,ooc

伪和平年代AU

本章柱子未出场,有飞茜

Summary:帮闺蜜美甲(大雾)试色,结果洗不掉了的bee绝望地发现第二天是他要代表学院去参观的日子

————————————————————————

“嘿!阿尔茜,过来一下……”大黄蜂半躺在涂漆师的操作机床上,趁那个全身火红喷漆、还给自己弄了一对弯角装饰的有个性的年轻机去一旁的架子上取工具的时候,实在忍不住小声喊了在一旁打电子游戏的好友。


“认真的吗?”大黄蜂把手拢在嘴边用气声小声说,“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你喜欢的是这种风格?”说着他摊开另一只试图掩住机体的手,虽然根本就没盖住什么就是了,给一旁的阿尔茜展示...

全是私设,ooc

伪和平年代AU

本章柱子未出场,有飞茜

Summary:帮闺蜜美甲(大雾)试色,结果洗不掉了的bee绝望地发现第二天是他要代表学院去参观的日子

————————————————————————

“嘿!阿尔茜,过来一下……”大黄蜂半躺在涂漆师的操作机床上,趁那个全身火红喷漆、还给自己弄了一对弯角装饰的有个性的年轻机去一旁的架子上取工具的时候,实在忍不住小声喊了在一旁打电子游戏的好友。

 

“认真的吗?”大黄蜂把手拢在嘴边用气声小声说,“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你喜欢的是这种风格?”说着他摊开另一只试图掩住机体的手,虽然根本就没盖住什么就是了,给一旁的阿尔茜展示自己被上了一半色的机身。

 

明黄色的底色上,从腰部向下被喷涂上了……紫色的喷漆。没错,那真的是非常纯正的紫色了,不是带着柔光的淡紫,也不是会显得深沉的深紫,就只是……无比鲜艳显眼的紫色,或者可以说是荧光紫。

 

“哇哦……”阿尔茜显然也被吓了一跳,这和她之前设想的好像不太一样。

 

她抬头看了一眼仍在架子上翻找东西的红色背影,但一想到涂漆师和自己拍着胸甲保证的时候的样子,还是选择了相信对方。她回过头来拍了拍大黄蜂的手安慰自己的好友:“没关系小蜂,说不定完成后看上去会好一些。而且只是帮我试色而已,你不喜欢的话一会马上就能洗掉了,拜托拜托!”

 

阿尔茜双手合十,光学镜半阖着哀求她的好友:“而且我一会有课,根本来不及洗掉,我们班你也知道……老师要是看到了绝对会砸烂我的!”

 

大黄蜂想了想隔壁班那个几乎通体全黑的老师生气的时候连面部机甲也发黑的样子打了个哆嗦,又想着反正已经涂了一半了,就点了点头又乖乖躺了回去。

 

可等到“完成”这个词从那个涂漆师的发声器传出来的时候,看着自己已经涂满了荧光紫、没有一丝缝隙或是其他图案的机身,大黄蜂忍不住再一次喊了自己的好友:“阿尔茜!”这次他稍放大了音量,“再过来一下!”

 

“哇哦!”阿尔茜走过来后显然又被吓了一跳,她手里属于大黄蜂的游戏机直直往地上掉去,被大黄蜂眼疾手快地一把捞住,松了口气赶紧打开胸甲的置物舱放好。

 

“完成了?”她看向从开始到现在不知为什么一直面色不善的涂漆师。

 

涂漆师只是发声器哼了一声作为答复。

 

大黄蜂看着好友坚硬的嘴部面甲似乎都有要抽动的趋势,隐约觉得情况不妙,还没来得及出声制止一下,阿尔茜就爆发了。

 

“所以,飞过山,这就是你要涂在我身上的颜色?这就是你说的我绝对不会失望?”

 

“拜托!我说的是绝对适合你!没说适合随便哪个机!”涂漆师也忍不住宣泄出自己的不满,没有比约好了时间、一切准备妥当而且自己期待了好久后告诉自己换了个对象操作更让机生气的事了。

 

“我说过只是试色好吗?小蜂只是帮我试……”

 

“试?”飞过山不满地打断了阿尔茜的话,“为什么要试?试就代表你对我的不信任!”

 

“我……”

 

“而且,”飞过山不依不饶,“试你也认真挑个底色和你相似的对象好吗?而不是随便找来一个一身晃瞎光学镜的黄色的机!我连之前设计的图案都没法搭配!”

 

“嘿!注意你的言辞!大黄蜂是我最好的朋友!”眼见着两人争执的中心变成了自己,大黄蜂本来对这一身涂漆的不满都暂时熄火,他想去拦着阿尔茜,却毫无效果。“而且在我的光学镜里,你的一身红更难看!”

 

“难看???”飞过山不可置信地提高音量,“我没听错吧?你是说了难看这个词吗?没有机能质疑我对机身涂漆的审美!即使是你……”

 

“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恰到好处的闹钟铃声打断了这场争吵,大黄蜂松了口气,等阿尔茜关掉了腕甲上的定时装置后赶紧出声道:“好了好了,阿尔茜,你快上课了吧?”

 

阿尔茜调高空气置换装置功率,深吸一口气。冷静,要冷静,她得去上下午第一节课了,小蜂第二节也有课。

 

她勉强恢复了平和的语气:“洗掉。麻、烦、你、”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帮他洗掉。”

 

“洗不掉。”飞过山也稍微平静了下来,语气平和地阐述着事实,“一个赛星月后会自然脱落,在此之前,洗不掉。”

 

“什么???”这回阿尔茜真的是要冲上去了,还好被大黄蜂及时拦住,“你不是说你这里有可以当场洗掉的一次性材料?所以如果今天涂漆的是我也要等一个赛星月?”

 

“那你知道我调制这个涂料又用了多久吗!”

 

虽然语气一如既往地火爆,但飞过山回答的时候其实有点心虚,也刻意避开了阿尔茜的问题。他店里的确有阿尔茜说的那种涂料,平时大多数时候给顾客用的也只是能维持一个塞星周的,只是这次,他确实欺骗了对方,私心想让自己专门定制的涂漆在女机那流畅的机甲线条上停留地尽量久一些。只是没想到对方居然还带了一个机来试色,而且他看着两个机的相处无比自然亲近只觉得更加不爽。所以给那个黄色的小机子用了一个赛星月才能去除的他专门为阿尔茜准备的材料,还涂得无比难看……

 

不得不承认,今天他的行为,确实有很多出自私心,甚至包含着那么一点点恶意,但一切还不是因为他喜欢上了眼前这个火爆无比的女机。他真的不明白,当一个涂漆师主动提出给对方设计机身,难道这还不够证明他的心思吗?为什么他那么多次暗示阿尔茜就是意识不到?

 

飞过山无力地叹了口气。

 

 

 

阿尔茜怒气冲冲地拉足马力从涂漆店一路飞驰回学校,宝蓝色的机车在前方飞驰,明黄色的小跑车只能在后面勉强跟着。大黄蜂感觉自己的空气置换装置都快冒烟了——他并不是擅长长途跋涉或是高速奔跑的机型,也不像阿尔茜那样接受过相关的训练。

 

幸好塞博坦不像地球那样有限速规则,不然他们这一路上要被罚死了。

 

但他并没有出声让阿尔茜慢点,也庆幸两个机以最快的速度回来了——在塞博坦的大街上他就感受到无数个光学镜投来的目光盯着自己……荧光紫的机身,高速状态下其他机会看不清自己的脸,那就不算丢机。

 

可眼下他已经进了学校,好像今天自己无论如何都会被嘲笑死了。

 

“普神啊,这一个塞星月我要怎么过啊。”终于来得及想起自己目前的处境,大黄蜂变回初始形态,双手捂上因为没法喷漆所以唯一保留了底色的头部,一对小触角向后垂下,发声器也发出委屈的嗡鸣声。

 

“小蜂,嘿,这真的很对不起……你知道我也不希望变成这样的……”阿尔茜看上去比大黄蜂更沮丧——虽然是那个讨厌的涂漆师的错,却也是自己拜托小蜂帮忙的。

 

大黄蜂赶紧摆了摆手,虽然眼下的情况确实让他苦恼,可好友这副难过的样子也是他不愿意看到的。而且他还记得对方和自己说起想换新的涂漆的时候一脸期待的样子,要不是阿尔茜的班级突然调了课,自己刚刚就只是陪她去而已。

 

“没关系阿尔茜,虽然这实在有点……奇怪,但我们班没有你们要求那么严格的,我顶多被老师开几句玩笑,不用为我担心。”

 

“汽车人,变形出发!汽车人,变形出发!……”属于塞博坦星领袖的威严声音从教学楼正上方的喇叭里传出来,然而在赛博坦军事学校里,这道声音的出现却不会让机像在战场上那么紧张——这仅仅代表着学生们要上课了。

 

“小蜂,你真是太——好了!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下次我会替你找一个适合你的涂漆,为你量身打造!我保证!”

 

大黄蜂不好意思地笑笑,他可能永远无法理解女机们对换涂漆的热情,但也没有直接拒绝好友,只是拍了拍阿尔茜的肩:“好了,快去上课吧,迟到的话又要被骂了,我也先回班级准备后面的课了。”

 

两个机在教学楼楼下道别,各自去了不同的分区。

 

等到阿尔茜的蓝色身影终于消失在作战区大门,大黄蜂才露出一直掩饰的紧张与窘迫来。他快速左右看看,庆幸周围为数不多的几个盯着自己看的机都是不认识的后,做贼一般一只手臂半遮着脸冲进楼道——大家平时都是用传送梯的,只是午休结束的这个时候传送梯一定不可能是空的。他一口气冲上十七层,没有停留地直接撞进医疗B班的门,几乎是摔进自己的座位。

 

刚刚在路上的高速行驶还没让他的机箱从高热状态完全恢复正常,此刻更是像要坏掉一般发出轰鸣。大黄蜂暂时关掉机体其他多余的装置,尽量控制着呼吸装置平稳来让整个机身尽快平静下来。

 

值得庆幸的是,因为他的班级今天下午第一节没课,所以班上目前只有他一个人。

 

但迟早大家都要回来上课的,到时候自己这副样子还是会被所有人看到。大黄蜂的发声器发出小声的嗡鸣,沮丧地伏下机身,下巴抵住课桌,只留一个头雕在桌子上。

 

“小蜂!哈哈哈哈……”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大黄蜂一跳,他头上的触角警觉地支起。

 

班级的门被来机一下子撞开,蓝白色的机一阵风一样朝大黄蜂奔来:“你绝对猜不到我刚才在下面看到了什么,我看到阿尔茜和一个一身基佬紫喷漆的机……”

 

烟幕的话在看到被挡在课桌后面大黄蜂的机身后戛然而止。

 

“哇哦……”烟幕的CPU飞速运转,立刻意识到自己刚刚看到的正是好友,一时被震惊地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才给出一个比“基佬紫”更中肯些的评价:“你的新喷漆可真是……颜色鲜艳啊。”

 

大黄蜂更郁闷了。

 

 

 

“哈哈哈哈哈哈……所以你就被那个无良涂漆师恶意报复了吗?”烟幕坐在大黄蜂旁边的空位上,听着大黄蜂讲事情的来龙去脉忍不住拍着腿部机甲大笑,班上回来的其他同学们也跟着一起笑。

 

大黄蜂不怪他们,毕竟自己这样子看上去实在是太奇怪了。其实那个涂漆师的手法无可挑剔,自己机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都被均匀地喷了紫漆,只是没有任何图案的纯色,而且又是这个颜色,就显得……十分难看。更何况从头部能轻易看出他的底色,显得更加违和。但大黄蜂从没想过那个涂漆师是故意的。

 

“恶意报复?我想不是的,那个涂漆师说这是为阿尔茜量身打造的,所以才不适合……”

 

“嘿老兄,你都快成年了好吗?”烟幕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这一个两个都无比迟钝的好友,“那个红色机明显对我们的阿尔茜有意思啊!这你还看不出来吗?”

 

大黄蜂一时震惊地说不出话。听烟幕这样说,仔细想想,好像确实阿尔茜告诉对方自己要代替她涂漆开始那个涂漆师的脸色就一直不太好,后面争吵的时候也很针对自己,所以对方该不会误会自己和阿尔茜是那种关系,所以才对自己产生恶意的吧!

 

那他这种完全挑不出技术问题的涂法还真的是独属于一个涂漆师的恶意了……

 

大黄蜂捂住头雕,自己这可真的是无妄之灾,不过也怪他对这方面比较迟钝,要是早看出来了说什么也不会同意阿尔茜的请求了。而且……阿尔茜居然也没看出来吗?

 

烟幕仿佛能读芯一样回答了大黄蜂的疑问:“不用怀疑,你都没看出来,难道还指望阿尔茜?”

 

“汽车人,变形出发!汽车人,变形出发!……”

 

上课铃声再次响起,大黄蜂才意识到他们不知不觉已经闲侃了一节课。

 

“别担心,”烟幕拍了拍大黄蜂的肩甲,“我认识一个家里做喷漆的朋友,回头我帮你问问他有没有其他办法洗掉。”

 

大黄蜂感激地点点头。

 

“哇哦……”

 

这已经是大黄蜂今天听到的第无数次感叹了,虽然没有一开始那么难堪,但当发现声音的来源是自己班的老师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捂住了面甲。

 

“大黄蜂……你的新涂漆可真是……颜色鲜艳啊。”刚走进教室门就被刺眼的紫色吸引的老师忍不住打趣道,现在的年轻人可真前卫。

 

大黄蜂另一只手也捂住面甲,更觉得无地自容。

 

“所以明天你作为学生代表去参观塞博坦医疗中心,也打算……漆成这样?”

 

老师平淡的话却像一颗炮弹一样砸中了大黄蜂,他猛然想起明天是早就定好的交流参观日,他将代表他所在的医疗分院被塞博坦医疗中心的工作要员带领参观塞博坦最新的医疗技术——一般情况下绝对看不到的那些。

 

“普神在上啊……”大黄蜂痛苦地捂住了头。他原本一直都很期待参观日的,可一想到要顶着这副机身前去,他恨不得当初学院选的代表不是他。

 

“嘿,放轻松大黄蜂,”老师善解机意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响起,“我想那些机不会对你的喷漆评头论足的,这是你的自由。而且,这个颜色是不是在你们年轻机里挺流行的?”老师真诚发问。虽然我是完全get不到,她悄悄在心里补一句。

 

班上终于爆发的笑声给了老师答案,她清了清发声器缓解尴尬,也缓解了大黄蜂的。

 

“好了,情报C班的烟幕同学,可以让我们开始上课了吗?”

 

被点名的烟幕努力憋住笑,对着这位老师一连点头:“马上走,马上走。”

 

他临走不忘凑到大黄蜂的耳边调笑:“明天参观日可得让医疗中心的那些家伙好好见识见识我们年轻机的风采!”

 

“上你的课去!”大黄蜂一脚把他踹出了教室。


TBC


水银の羽翼

【TFP】薛定谔的猫(cp飞茜,不甜不要钱x)

脑洞来源于第43集rc和小飞在去太空桥的路上吵架

当时看到rc转身用话呛小飞我满脑子都在想“这种距离你们居然不用来接吻而是用来吵架?!!”

于是乎我就开搞了XD

小甜饼,一口的量(拜托分明是短)

emmm不要在意为什么TF知道薛定谔这号人物

求评论红心蓝手!!!(不要face.jpg)


飞过山头疼得要死。他面前这位女士软硬不吃,本来还算美好的“霸天虎基地双人游”便被这油盐不进的漂亮姑娘硬生生搞成了拉帮结伙失败现场,还是直播的那种。和领袖,哦不,和他共事它不香吗?飞过山的情感模块想要这样对阿尔茜发问,但逻辑模块先一步把这个问题压回芯底,变成一段转瞬即逝的代码。他承认自...

脑洞来源于第43集rc和小飞在去太空桥的路上吵架

当时看到rc转身用话呛小飞我满脑子都在想“这种距离你们居然不用来接吻而是用来吵架?!!”

于是乎我就开搞了XD

小甜饼,一口的量(拜托分明是短)

emmm不要在意为什么TF知道薛定谔这号人物

求评论红心蓝手!!!(不要face.jpg)





飞过山头疼得要死。他面前这位女士软硬不吃,本来还算美好的“霸天虎基地双人游”便被这油盐不进的漂亮姑娘硬生生搞成了拉帮结伙失败现场,还是直播的那种。和领袖,哦不,和他共事它不香吗?飞过山的情感模块想要这样对阿尔茜发问,但逻辑模块先一步把这个问题压回芯底,变成一段转瞬即逝的代码。他承认自己喜欢这位铁娘子,刚才阿尔茜战斗的英姿他都看在眼里,他打芯眼里佩服她。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来硬的,毕竟问题并非出在和他共事,而是阿尔茜自己。


“你没听到擎天柱的消息吗?他需要我们。”总之先试着讲讲理吧,万一自己这条灿莲花的舌头能把薛定谔的猫说活了呢。


“团队合作不是我的菜。等这事儿完了,你我各奔东西。”


得,猫凉了。


飞过山的手抖了几下,盯着面前阿尔茜挺拔的背脊。对方根本没给自己一个正眼,甚至没有回头。这样的态度让他头顶发热,情感模块瞬间越过逻辑模块将指令传导至CPU再冲口而出:“随你,搭档。”


他注意到阿尔茜一瞬间的僵硬,尔后对方转过身来凑上前,双手叉腰,气势汹汹。


“你给我听好了,你不是我搭档!”阿尔茜蓝粉色的光学镜里竖着一道玻璃般的高墙,脆弱得一触即溃。有控诉站在高墙后直直撞进他的CPU,它带着狂暴的怒意无声地吼叫,我的搭档早就死了,在那个昏暗的角落……


飞过山不知所措,后悔得想给自己一巴掌。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怎么也是收不回来的。他琢磨了一秒,火种深处突然浮现出一个如灵感般的想法,然后他就鬼使神差地将其付诸行动。良久,他注视着阿尔茜近在咫尺的光镜,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些什么——


他扣住她的后脑吻了她。


普莱姆斯在上!唇齿之间传来带着温度的柔软,他甚至有些不想放开。不过阿尔茜似乎不这么想,她先是惊愕,随即在慌乱中伸手推开了他,躲避着他的视线,转身走路的时候连脚步都变得细碎起来。


飞过山摸了摸自己的唇角,咧嘴一笑,跟上对方的脚步。


嗯,薛定谔的猫又活了。


Fin.



文末碎碎念:

其实按理来说rc被强吻之后的反应更倾向于揍对方一顿,但是这里她下不去手,原因有二。第一是飞过山那一声“搭档”喊到她芯坎里了,第二是飞过山的一吻正中她的红心(笑)简而言之就是芯动了嘿嘿嘿~

啊爱情使我变成柠檬精

JS墨

魔性的角😂

从贴吧转来的,未授权,侵权删

因为看到也有人转就......

要原帖的私我😄

魔性的角😂

从贴吧转来的,未授权,侵权删

因为看到也有人转就......

要原帖的私我😄

白木市【冷漠与骚话并存】

草稿杂摸鱼,p1是这几天的感想,p2惊声,p34是萨拉斯和小飞的脑洞,因为老龙idw里面那个胸甲老虎是有存在的,所以假设小飞不小心触发了那只老虎的机关然后被追的场景,然后p4大概就是事后小飞去探萨拉斯之类的,然后尝试帮忙,不过因为老龙在看到小飞就想到自己被穿肚的痛楚所以就拒绝了(奇怪的cp增加既视感)

草稿杂摸鱼,p1是这几天的感想,p2惊声,p34是萨拉斯和小飞的脑洞,因为老龙idw里面那个胸甲老虎是有存在的,所以假设小飞不小心触发了那只老虎的机关然后被追的场景,然后p4大概就是事后小飞去探萨拉斯之类的,然后尝试帮忙,不过因为老龙在看到小飞就想到自己被穿肚的痛楚所以就拒绝了(奇怪的cp增加既视感)

突刺玻璃

《暗影重叠》 (六)(完结篇)

【书接上文】

【完结篇章】

【这篇是刀了(确信)】

【激情更新 有bug可提】

【欢迎讨论】

(――已完结――)


(六)


就在阿尔茜快要通过光桥之时,红蜘蛛突然发难。

他趁着大黄蜂注意力不集中,从后面推了大黄蜂一把,强大的吸力瞬间把战士的身躯压向通道口。

“不!”大黄蜂踏不稳地面,他俯身试图抓住些什么,在地上留下深深的抓痕。红蜘蛛还在赶尽杀绝地攻击他。

大黄蜂躲避着被气流扰乱的飞弹,终于还是被卷走了,阿尔茜被后面吸进来的大黄蜂砸了个晕头转向。通道关闭。他们一起被卷入了时空乱流。

一时间,场面变得十分混乱。


就连震荡波也认为红蜘蛛此举...

【书接上文】

【完结篇章】

【这篇是刀了(确信)】

【激情更新 有bug可提】

【欢迎讨论】

(――已完结――)





(六)



就在阿尔茜快要通过光桥之时,红蜘蛛突然发难。

他趁着大黄蜂注意力不集中,从后面推了大黄蜂一把,强大的吸力瞬间把战士的身躯压向通道口。

“不!”大黄蜂踏不稳地面,他俯身试图抓住些什么,在地上留下深深的抓痕。红蜘蛛还在赶尽杀绝地攻击他。

大黄蜂躲避着被气流扰乱的飞弹,终于还是被卷走了,阿尔茜被后面吸进来的大黄蜂砸了个晕头转向。通道关闭。他们一起被卷入了时空乱流。

一时间,场面变得十分混乱。


就连震荡波也认为红蜘蛛此举不合时宜,他无声地看向红蜘蛛。


“为主人报仇。”

红蜘蛛不理会震荡波含义不明的指责,他自顾自沉浸在复仇的情绪里。他一直删不掉大黄蜂把星辰剑插进威震天火种的那一幕。

要不是他,威震天就不会死。

要不是他,威震天就不会在死后被宇宙大帝利用躯壳受苦,也就不会解散霸天虎。

他该死!

红蜘蛛几近魔怔,在听到通道只能通过一个人的时候,他就下了杀心。


“你疯了!”击倒冲上前去撞击红蜘蛛,“我们都会死的!你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

击倒一向惜命,然而他现在无处可逃。同舟共济时谁不怕旁边有个危险分子,不巧的是红蜘蛛就是。


击倒出离愤怒,他切换出锯轮划向红蜘蛛。

“你怎么敢?我可是你的长官!”红蜘蛛朝震荡波躲避,他知道震荡波会救他的。

果不其然,震荡波出手挡下击倒。击倒自知敌不过庞大的科研家,愤愤地收起了武器。


别无他法,他们只能作焦急的等待。



――暗影空间乱流


阿尔茜光镜一黑,她恨透了红蜘蛛,等她出去一定亲手杀了这个反复无常的霸天虎!大黄蜂从地上爬起来,他头晕脑胀,想必阿尔茜也感觉不好受。没等两人缓过劲来,便听到了熟悉的呼声。


“大黄蜂!还有阿尔茜!是你们!”烟幕的声音充满惊喜,他疲惫不堪但是还是因为他们的驰援感到万幸。

阿尔茜吃力地抬头,她的机体划伤破损,但是她只顾着搜寻那个刻在芯里的红色身影。

烟幕暂时好像无法变形,他朝后方招了招手,唤来了飞过山。


“阿尔茜!你怎么来了?我不记得你今天巡逻?”

飞过山看到阿尔茜之后惊喜的喊道,但是很快他就紧张了起来“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还有大黄蜂?”他温柔的搀扶起阿尔茜,烟幕拉起了大黄蜂。


不妙的是空间开始震荡起来。地面晃荡不止,几人踉跄得几乎站不稳。巨大的压强导致气流疯狂回溯,甚至可以看清空中出现的黑色裂缝,那是时空裂痕。


一道蓝色的通道缓缓亮起,那是救护车开启的救援通道。


“不好,”大黄蜂看向那些危险而茫茫的黑色漩涡,他翅膀敛起表明了危险的状况,朝阿尔茜和烟幕的方向他说,

“我们得走了。”


但是他不知道怎么面对飞过山


飞过山是全场最无辜的人。但是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对待他。因为无论怎么样,都显得很残忍。


“我们不属于这个时空,外面……出现了一点状况,我们必须离开。”大黄蜂的声音在气流中听不清,他打开了内线。

“小蜂!你的发声器恢复了!你们一定来自未来吧。”飞过山觉得将来一定是朝着好的方向发生了。

“是。”

“哦不必多说,你们走吧。”飞过山将阿尔茜交付给了大黄蜂和烟幕,“我们芯意相通。”飞过山展露出灿烂的微笑。


“不……小飞!”阿尔茜拼命摇头,她用力挣扎出大黄蜂的手臂,她冲上去紧紧抱住飞过山。飞过山明显吓了一跳,阿尔茜从不会如此拥抱他,如果他们来自未来那么是不是说明……

他不敢往下想。


“没事的。”他还是拍了拍阿尔茜颤抖的肩甲,“别害怕,我一直在你身边。”

阿尔茜一直以为她不会再从光镜里流出清洁液,但是这一刻她还是没能忍住。


飞过山把芯爱的伴侣拥入怀中,吻了吻她的额头。


时空裂痕愈来愈大,一对伴侣在黑色的塌陷天空下紧紧相拥。


蓝色的通道闪烁起了红光,它快要撑不住了。但是大黄蜂和烟幕都没有忍芯打断两人的诀别。


“你要走了。”飞过山俯身,他搀着阿尔茜到光桥旁边,大黄蜂和烟幕接过虚弱的阿尔茜,他们必须离开了。她是来告别的,她清楚这必须完成。

但是在进入通道的前一刻,阿尔茜还是恋恋不舍地回头,

“我爱你,小飞。”


“我也爱你。”飞过山可以耍赖,因为他是唯一一个不知道未来发生了什么的人。所以他假装没心没肺的努力微笑着。


通道关闭。

时空裂痕渐渐愈合,而飞过山的笑容逐渐消失。





――暗影空间


蓝色的通道早已亮起,但是迟迟没有人出来。


救护车的手心渗出冷凝液。普神保佑。普神保佑。他是不是不该犯这个险?

在红色警报亮起时,救护车再也忍不住了,他在内线通讯不停地催促,但是无人理会。


在通道就快支撑不住了的时候,谢天谢地,三个身影终于出现在了通道里。


救护车立即打开双个陆环桥,暗影空间快塌缩了,他必须尽快把他们送回真实空间。


红蜘蛛,击倒,震荡波和声波鱼贯而入。大黄蜂和烟幕在救护车的内线通讯提示下,一离开通道就进入了陆环桥。最终,众人总算是脱险了。



在烟幕看清红蜘蛛的时候,他压抑不住的怒气就爆发了。他安置好阿尔茜,一个飞身冲向红蜘蛛。手里的利刃就快割向管线时,大黄蜂叫住了他

“烟幕!”


大黄蜂也是一脸的倦容,他直视着冲动的战士,他们一样年轻,一样满腔热血,但是他已经不能恣意发泄他的情绪了。


烟幕顿了顿他的臂刃,最终还是放下了。


红蜘蛛做出抵挡的手臂迟疑地放下,他不解地望向大黄蜂,难道他忘记了是谁把他推进乱流的吗?


“红蜘蛛,”

“汽车人和霸天虎之间的纠葛已经过去了。这几百万年间的损失虽然不会一笔勾销”

“但是我们会努力维持擎天柱所说的和平。”

“正义不会退场。即使场上为此前赴后继的尸体再多,也不会。”


“希望和平化解战争”

大黄蜂朝他伸出一只手来。


红蜘蛛沉默,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又能说些什么呢?他在摇摆不定。


“符合逻辑。”震荡波迈出了一步,他只判断逻辑性。而这恰恰触怒了红蜘蛛。“去你他渣的符合逻辑!”红蜘蛛用从未有过的勇气对着科研家喊去,也同时下定了决芯。



“再见吧,霸天虎不会消失。”他转身对大黄蜂说完就变形成战机飞走了,只留两道机尾给原地的众人。


“永远。”




一众人默默的伫在原地,像是在集体哀悼着什么。




――(全文完)――




突刺玻璃

《暗影重叠》(五)

【书接上文】

【设定见上上上文】

【激情更新,有bug可提】

【飞茜 说不清是糖是刀】

【未完待续】


(五)


“没错是我,我帅出名了?”飞过山开玩笑道。


没等烟幕从震惊中缓过来,一发能量激光擦着他的机体划过,“嘿,我都忘了。待会再聊吧。”飞过山旋身发射了两枚炮弹“别担心,只是遇上了几个虎子杂兵……你是战斗单元吧?”烟幕点点头,飞过山安抚性微笑一下,他们就投入了战斗。


等红蜘蛛上线时,就看到这样魔幻的一幕:烟幕和飞过山在围杀一个自家的下手。


“飞过山?”红蜘蛛都觉得自己处理器是不是老化了,“他不是,他不是死了吗?”红蜘蛛光镜都快...

【书接上文】

【设定见上上上文】

【激情更新,有bug可提】

【飞茜 说不清是糖是刀】

【未完待续】







(五)


“没错是我,我帅出名了?”飞过山开玩笑道。


没等烟幕从震惊中缓过来,一发能量激光擦着他的机体划过,“嘿,我都忘了。待会再聊吧。”飞过山旋身发射了两枚炮弹“别担心,只是遇上了几个虎子杂兵……你是战斗单元吧?”烟幕点点头,飞过山安抚性微笑一下,他们就投入了战斗。


等红蜘蛛上线时,就看到这样魔幻的一幕:烟幕和飞过山在围杀一个自家的下手。


“飞过山?”红蜘蛛都觉得自己处理器是不是老化了,“他不是,他不是死了吗?”红蜘蛛光镜都快瞪出来了,他除了震惊以外还有更多的恐惧。飞过山正是他残害的。震荡波的声音从一边传来,“他是死了,在我们的时空里。”

“但是我怀疑这里是时空乱流。”

“相位仪开启时的磁场太大,绕乱了暗影空间脆弱的空间构形,我们恰好到了这里。”科研家做短暂的沉吟后解释到。


但随后,一个现象改变了他的猜测:飞过山追着杂兵跑的时候,穿透了震荡波的机体。


红蜘蛛瞪圆光镜“?这是怎么回事?”

“……未知。我们应该没有掉进紊乱的时空,只是相位仪的使用者被卷进去了。”

“在暗影空间能看到所有重叠空间的映像。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应该是另一个时空的映像。”


“但我们还是被困在了暗影空间!”

“要怎么出这个鬼地方!”红蜘蛛差点吼出来,他现在恨死了烟幕的相位仪了。空间之上另建空间,让他有点不太安全的感觉。


“等。”

震荡波扶起声波,声波播放了窃听到烟幕的请求外援的通讯。哦他真是尽职尽责。红蜘蛛翻个白眼,束手等待着汽车人的到来。




――暗影空间

蓝色环陆桥出现,里面走出了头晕目眩的大黄蜂和阿尔茜和击倒。“路途愉快,感想就是有些恶芯。”击倒撑着自己的膝关节弯腰作呕。


阿尔茜和大黄蜂环顾四周,“救护车”阿尔茜神色凝重,她拨通了救护车的通讯,“我们没有发现烟幕。”


“他掉进了时空乱流。”

红蜘蛛和震荡波从暗处走出来。大黄蜂和阿尔茜几乎是下意识就作好了战斗防御。

“别紧张,你看得出来我们不想打架。”红蜘蛛摊开双手,带着无害的微笑。

“而且又不是我们把他推进去的,你们不是一直自诩是非分明吗?”


“看来你还没有学会说话?”阿尔茜亮出激光枪,但是大黄蜂伸出手拦住了她,示意她不要激动。

“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红蜘蛛交叠手指“带我们出去吧,我,震荡波还有声波。”


“你知道的,霸天虎已经不存在了,我们只是流落异星的赛博坦人,你能做到袖手旁观吗?”

“哦你们不会的,是吧?”


阿尔茜沉默了,她看向大黄蜂。而后者决算了片刻,最终他还是朝前迈出一步“我们会带你出去,前提是找到烟幕。”

红蜘蛛回头朝震荡波和声波得意一笑。看吧,关键时刻还得靠他。


“烟幕信号接不上了。”救护车在驻扎基地回复。他一脸凝重,一刻不停地在操作台前搜寻烟幕的位置,“我正在重新校准……”救护车按下排查键,一行行代码飞速闪过屏幕,救护车光镜紧随代码移动。“有了!”

“找到了。但是有点奇怪,信号的定位……”救护车皱了一下眉,

“……就在原地?”


阿尔茜和大黄蜂对视一眼,交换了同样疑惑的表情。“救护车?你确定吗?我们没有看见烟幕。”


“他们看不见?”一旁红蜘蛛疑惑地对震荡波窃窃私语,他看向飞过山和烟幕的映像,他们还在和两个杂兵纠缠打斗。

“因为他们是后来者,暗影空间太过特殊,连续性稳定性都不够,应该只有我们能看见。”震荡波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先别急,我在连线烟幕。”救护车打开了共用频道连线,“烟幕?听到请回答。”“烟幕?”“烟……”


“救护车!”是烟幕的声音,急促的音频夹杂着细微杂音,似乎还有机甲碰撞的金属声,就像是在战斗一样。

“救护车,这到底是这么回事?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的,我和飞过山在一起。”

“哦我当然听说过他,我还在基地上头看见过他的,呃他的墓……”

“?怎么不说话了,你还好吗?”

“救护车?”

……


救护车一度怀疑自己的音频接收器出了问题,他甚至是真希望是接收器出了毛病。

也许飞过山对于烟幕来说只是一个好说话的前辈,但是对于他们而言,飞过山是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是患难与共的家人。从前驻扎蓝星时的日子流水般回溯而来,把救护车的精神冲垮,他此时的芯情不是烟幕所能感同身受的。他也不敢想象阿尔茜现在的情绪状态是如何的。


“我没事……”救护车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在哪里,烟幕?”

“我在基地附近,等等”烟幕忽而一顿,在给了最后一只霸天虎一炮之后他才后知后觉喃喃到“这基地,是已经被毁掉的那个……”


“普神……”救护车的疑虑加大,红蜘蛛刚刚所说的糟糕情况浮现而出,他几乎是吼出口“烟幕,现在,别再轻易使用相位仪了!你掉进了暗影空间的时空乱流。这很危险,相位仪的力场搅乱了暗影空间的架构!”

烟幕微微一怔神,然后回复他知道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出去。

“我在定位时空,这有点难,你保护好自己。”救护车恨不得长出四只机械臂。烟幕挂断了线。


“小飞……!”阿尔茜在共用通讯里听到了一个久违了的名字。她知道他就在某个过去的时间点,就在这个地方。他们隔着漫长的时间,又站在了一起。只是谁也看不到谁。“他在这里!”


“让我去见他。”阿尔茜情绪有些失控,“让我去见他,他不应该就这样扔下我!我要去找他!”

“阿尔茜!”

“阿尔茜听我说,这很危险,在一个紊乱了的空间里开重叠的隧道可能让你永远陷入时空乱流!”救护车试图让她冷静下来,但是没有用。

“阿尔茜,飞过山的时空和你不一样,你难道愿意让他承受在某个未来失去你,或者失去大家的沉痛吗?”


“他已经走完了他的时间。”

大黄蜂把手担在阿尔茜的肩头,希望给她一点力量。但是他知道这悲伤是不足以化解的,就像他们失去那位领袖一样。


“让她去吧,为什么不呢?”一直没发言的击倒终于开口。虽然他没见过飞过山,但是失去伴侣的芯情他也有过。


“我,赞成。”在通讯那边的救护车忽然改变了他的观点,他也想起了擎天柱,起码他在离开之前有一个完整谢场。

“离开的人都应该有个好好的告别。”


大黄蜂沉默了,他看向击倒看向阿尔茜,甚至还看向落魄的红蜘蛛和震荡波声波他们,最后他也同意了。


救护车按下构造按键,补充说“阿尔茜,抓紧时间吧,通道不能开太久。即使是打开就已经是冒着很大的危险了。”

“它只能通过一个人,你只能自己进去了。如果有意外立即退出,我们在等你。”救护车叮嘱得有些伤感。


阿尔茜感激的看向众人,一道蓝白交织的通道口缓缓出现在了她面前,随之而来的是空间激荡的压强,众人皆觉摇摇欲坠。


那头连着的,是她的伴侣飞过山。


她冒着强压朝通道口一步一步走去。







――(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