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飞鸟良

140浏览    3参与
蝠笑

【戴拿/飞良】回去吗?

是我脑海中,飞鸟和大河短小的互动,飞鸟在宇宙中飞行那么多年,他也应该想念队友们了,于是见到大河,应该会询问的。

赛迦里没有这样的场景真的很遗憾。

配对:飞鸟信/由美村良


——————————

飞鸟站在坡上,武藏已经走了下去,和地球防卫队的各位逗孩子们的开心了。飞鸟出神的望着这幅温馨美好的场景,他笑了起来,但迟迟没有反应。

大河也陪着他站在上面看着,他的脸上也浮出了笑容,他转头看了一眼飞鸟,却发现飞鸟神情中有的一丝悲伤。

飞鸟低下头,苦笑一般抿紧了嘴,他踌躇了一会,还是决定重新微笑起来,他转过头,意外的对上了大河那双因为他而有些担忧的眼睛:“大河,我能问你一些事吗?”

“是什么...

是我脑海中,飞鸟和大河短小的互动,飞鸟在宇宙中飞行那么多年,他也应该想念队友们了,于是见到大河,应该会询问的。

赛迦里没有这样的场景真的很遗憾。

配对:飞鸟信/由美村良


——————————

飞鸟站在坡上,武藏已经走了下去,和地球防卫队的各位逗孩子们的开心了。飞鸟出神的望着这幅温馨美好的场景,他笑了起来,但迟迟没有反应。

大河也陪着他站在上面看着,他的脸上也浮出了笑容,他转头看了一眼飞鸟,却发现飞鸟神情中有的一丝悲伤。

飞鸟低下头,苦笑一般抿紧了嘴,他踌躇了一会,还是决定重新微笑起来,他转过头,意外的对上了大河那双因为他而有些担忧的眼睛:“大河,我能问你一些事吗?”

“是什么?”大河走近他,飞鸟像是刻意避开大河的目光一样,又转了过去,注视着那群孩子的笑容。

“那个……良,她现在怎么样了?”那个名字似乎是利刃一般,在说出口的同时划伤了他的唇舌和内心。

多年以来这个名字一直萦绕在他的梦境和心上,但他却基本从未提过,哪怕只是念着,也极少。而这次的提起,那熟悉的音节险些让他又再次陷入悲伤的黑洞中。

大河没想到飞鸟会问这个问题,他愣了一下,但随即也理解了为何,也算是在意料之中:“队长她现在很好,她有时会去挑选超级胜利队的新人,我就是被她挑选出来的。考试时,她被我击落了,但是她居然像小孩子一样不服气。不过,说起来,她还是第二次在考试中被学员击落呢。”说到这,大河有些兴奋和得意。

飞鸟听到这个答案,高兴地笑了笑:“良还是老样子啊。以前良是超级胜利队的王牌,但我加入后,王牌就是我了,第一次击落她的人,是我。我也是这么进入的超级胜利队。”已经是队长了啊,飞鸟有点感叹。

大河不得不感到惊讶,但这就事也是在意料之内。


“前辈,你没想过回去吗?”

飞鸟被问住了,悲伤涌上他的心头,他沉默了一会:“一直都想回去,但是,这就是责任吧。我被赋予了这样的能力,似乎就是为了保护宇宙的和平。”

飞鸟看着那群孩子,再次记起来良曾经和他说过的,和他组成一个普通的家庭,出门时对他说“路上小心”。

如果他回去了,那么他们是否会有孩子呢?该是和这里的孩子一样年纪了吧。飞鸟想着。

风大得让他们的眼睛只能半睁开,于是大河就这样看着飞鸟,看着飞鸟那经过多年早已变旧的队服,看着飞鸟那变化极大的容貌,看着飞鸟流露出来的悲伤。


大河忽然记起来了:飞鸟信,一个传说中的英雄,这样的奇迹之光,也仍然是一个普通人。

宇宙给了飞鸟他这样的能力,于是命运就让他明白,他属于宇宙,他是戴拿奥特曼,戴拿奥特曼就是他,所以他将不能面对宇宙中的危险而置之不顾,所以他就不能回去。

那种悲伤,与他在良前辈身上看见的不同。良虽然因为飞鸟的别离而悲伤,但她却始终相信着,相信着飞鸟会·回来的,于是悲伤在希望中留存着,与开始相比,也没有那么强烈了;而飞鸟,他也十分悲伤,也期盼着有天能够回到良的身边,但这是不可能的。

渴望着,他却也明白自己的命运和未来,于是在他眼里,回去,早已不可能了。

他的人性始终是大于他由责任感产生的神性的,但他也始终克制着。

大河没有再多问。那群小孩跑过来找飞鸟了,他立马改变自己的表情,热情揉着他们的头,逗乐他们。

一个孩子用力扯着飞鸟,让他跟着过去看看,飞鸟不能拒绝,于是便让他们等一等,他还有话要和大河说。

他拍了拍大河的肩膀:“明天,我就把你送回去。如果可以的话,也请你转达我仍然活着的消息,给以前的超级胜利队队员吧。”

“良的话……告诉她,我等着她。”


飞鸟不敢当面见到良和其他队友,出于许多原因,他害怕,他真的害怕见到他们。

于是,他便让大河替言。


第二天,他们发现了大河跟着一束光回到了火星基地。

“那道光……”良想要询问大河,发生什么了。她心里有一个猜测,但她不敢肯定,在她说完之前,大贺打断了她。

“是飞鸟前辈,送我回来的。”大河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笑着对超级胜利队的队员们说道。

“飞鸟?!”幸田变得激动起来,中岛和狩矢也十分兴奋,麻衣更是高兴得快要哭出来,他们都期待着大河接下来的消息。

大河点点头:“嗯,我见到了他,中间有很多事,我待会再说,现在重要的是,他有些话想要带给你们。”

“飞鸟前辈他,在宇宙中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完成,所以一时半会,他还不能回来。”大家似乎都有些失落,但知道了飞鸟仍然活着,他们还得很高兴的。

“队长”大河走到了良的前面。

“飞鸟前辈,他说,他相信你们总有一天会追上他的,他等着你,也请你,等着他。”

良的视线模糊了起来,她抹去了眼泪,接着,喜比对着队员们点了点头:“我们一起去寻找飞鸟。飞鸟他,在等着我们。”

“队长。”良感动极了,他们即便不再是以前的超级胜利队那样了,但仍然喜欢称呼喜比为队长。这个是永远的,因为超级胜利队正在他们的心中。

幸田,中岛,麻衣,狩矢,良,一同竖起了拇指,同时对着喜比,就像从前那个队伍还在一样,他们喊着:

“了解!!”


——————

这篇十分短小,因为只是我脑海里的画面,前半段主要是因为飞鸟良没有家庭,太过难过了,飞鸟也是想的,所以有着他看着那些孩子而悲伤的情节了。

这篇中其实开始写了有良和大河的互动,但后来删了,或许找个时间完善一下,当作单独的篇章发出来。

希望有一天飞鸟能真正回到良的身边啊……

今夜白(暂退)

①一张委屈🥺巴巴的光太郎

(帝国星人那次被表哥训了以后)

试下九张是up视频里的,Bv号放评论(bgm是五月天的转眼,绝了)

飞鸟和良这一对啊😭

①一张委屈🥺巴巴的光太郎

(帝国星人那次被表哥训了以后)

试下九张是up视频里的,Bv号放评论(bgm是五月天的转眼,绝了)

飞鸟和良这一对啊😭

青沐而已。【接文稿】

【早知你会离开我】意难平bg大杂烩

:发刀高虐请注意。


凯奈

身旁的枕头是空空荡荡。

凯醒来之后第一反应摸到的温度冰凉,恍惚想起,她已经走了许久,就连被子也是留了一半,另一半像瘪掉的口袋。

起床,洗漱,镜子里的黑眼圈昭示他已经数日睡不好,这也应该是他当初毅然决定带她一起走就该预料到的后果,奈绪美溘然长逝,在某一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当时摸到她冰凉的皮肤,心里一下子空落落。

她笑得很幸福,嘴角上翘,像做一个醒不来的美梦,温度褪去,是无论在怎样拥抱也捂不热的程度。红凯愣了半晌,最后还是无法抑制地将泪水淌在她的脸上。

奈绪美跟在他身边颠沛流离,从未抱怨过半句,而今也只能等着她寿终正寝,在自己面前依然最后也笑意温柔。

从今...

:发刀高虐请注意。


凯奈

身旁的枕头是空空荡荡。

凯醒来之后第一反应摸到的温度冰凉,恍惚想起,她已经走了许久,就连被子也是留了一半,另一半像瘪掉的口袋。

起床,洗漱,镜子里的黑眼圈昭示他已经数日睡不好,这也应该是他当初毅然决定带她一起走就该预料到的后果,奈绪美溘然长逝,在某一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当时摸到她冰凉的皮肤,心里一下子空落落。

她笑得很幸福,嘴角上翘,像做一个醒不来的美梦,温度褪去,是无论在怎样拥抱也捂不热的程度。红凯愣了半晌,最后还是无法抑制地将泪水淌在她的脸上。

奈绪美跟在他身边颠沛流离,从未抱怨过半句,而今也只能等着她寿终正寝,在自己面前依然最后也笑意温柔。

从今以后是一个人的桌子,亦是一人的一餐饭,就连双人枕另一个也落满灰尘。

凯还要流浪,去奈绪美说想去的地方。

地球上的科技早已比想象中发达,他摘下自己的帽子,在人来人往中找不到熟悉的影子,一切都像半梦半醒,而她的骨灰按照遗愿被自己散落在大海中,茫茫渺渺,亲吻他赤裸的脚趾。

活海美剑

她已经走了很久了。

凑活海手中的木棍浸满汗水,不知疲倦地一遍一遍做练习。凑勇海早就累得练不下去了,坐在阴凉处看哥哥汗流浃背挥舞木棍,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

“哥,你还是忘不掉她吧。”

她?

这个字刺痛敏感神经,木棍突然停滞在半空,凑活海对于她到底是谁心知肚明,当初亦曾一字一句唤过她的名字。

“是美剑吗?”

装傻一般问起她,凑勇海颇有些不耐烦。

“当然是那个魔女啊,活海哥,你虽然没说过,但是现在借训练来逃避自己,是不是也太让人好猜了?”

是啊……美剑。

脑海里浮现的画面是她消散在空中,而自己无法触碰她最后一点温度,很久以前承诺过的要救她,最后还是做了荒唐梦话。

“我说过吧,想保护她,但是任由她消失在面前,怎么可能会忘掉。”

凑活海的搪塞并不巧妙,甚至作为科学家的凑勇海还能从其中抓住几个错误,但现实的情况下,只能逼迫他讲出实话。

“说真的,我现在已经不再是单纯为了那个魔女而训练,而是为了想保护大家,但是啊,活海哥,你从这几天的训练,都把她当着保护对象来的吧。”

被贸然戳中心事的凑活海抿唇,这确乎是不能否认的事实。

“或许是还想她吧。”

具体到底是哪种想,凑勇海不理解都懂了。

折枝红豆安骰子,串作相思玲珑心。

凤源x百子

有时候还是会想起她。

在这个荒凉的行星上找了个地方坐下,粉碎的白色残骸在空中飞舞,翩翩如同蝴蝶,地面透明而炽热,一眼可以看到翻滚火热的核心岩浆。

这里并没有类似太阳的恒星,所以每个星球都会自发热,凤源坐了一会,高温将汗液逼出,黏腻腻地打湿背部,扯开衣服忽然意识到,这件衣服还是百子缝补的。

因为需要作战的原因,他老是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回家,这个时候百子总会忍不住无奈摇头,从他身上脱下衣服拿去缝补,就算是无数次嘱咐他一定要小心,每次都满口答应,最后也还是落得这幅田地。

百子,百子。

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心仍旧有些颤抖,凤源无法忘怀她的可爱笑容,也无法忘记她默默等待自己的那盏灯光,以及在他消沉时拉他去看星空的夜晚。

可惜他曾经拥有过这些。

滚烫的温度在烧灼他的脚底,连带着汗水也忽然从眼睛里滚落,白色的残骸还在起舞,要是她能看到就好了。凤源想到这个。

她说她会支持自己的梦想,只是凤源有时候也常常在想,她的梦想是什么呢,会是可以安安稳稳幸福一生吗?在遇到他这种麻烦鬼以后恐怕就不会再平淡了吧。

但是一切都被淹没在希尔巴布尔美黑暗的腹腔中了。

该起身了。

漂泊不定的人已经没了故乡,第二故乡也随着她的离去而淡化了。

诸星团x安奴

好想再见她一面。

诸星团在休息的时候总会出神的想到这件事。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但在这种平行世界里,又怎么会有她的存在,数次想回去看看都被理智阻止,他不能耽误对方,说不定她已结婚生子。

安奴送自己的护身符还在身边,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灼灼发烫,诸星团将它贴在耳边,仿佛可以从中听到安奴的心跳。

只是后来没想到,再见到她竟是这般局面。

叫做乌蒙的孩子跑到与她肖似的女人身边,安奴这个名字如同条件反射一般吐出,但对方只是看他,看了他一眼,仿佛他说的是无关紧要某人的名字。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

那眉眼,气质,分明就是安奴。

诸星团还以为是自己不够好,穿着西装笔挺,连领结也整理干净,但对方仍旧不看他。

那是你的孩子吗?

她没有回答。

后来诸星团只记得她走了之后的天空还是阴沉,血红色在眼前弥漫模糊。

或许还是太想她才会有如此幻觉。

飞鸟信x良

他走之后又是多少年了呢?

由美村良不得不扶着迟钝的脑袋细想,白发在指缝翻滚,像卷起泡沫的海浪。

四十年?还是五十年?

当初说过“只想守护你”的男人悄然失踪已经这么久了啊,久到她孤零零地住进了养老院,和一群整天家长里短的老太太作伴。

年轻的女性护工听说她是防卫队的退休员工讶异地瞪圆眼睛,问她是不是怕自己工作太危险了连累到家人才选择终身未婚,提起婚字莫名其妙让她想起飞鸟信。

她等约会等了这么多年了,还没有等到他,又怎么可能嫁给别人。

怎么会不想起他,那些年也是不乏追求者的,但很少人有飞鸟信那般的勇敢,以及为了守护而大无畏的勇气,还有也会因为小事气鼓鼓的可爱。

飞鸟决定要走,她又怎敢挽留。

良走得也很突然,像飞鸟信一样,在某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本来是按惯例要去散散步的,去洗漱的时候忽然就看见镜子里自己人影变成了两个。

护工小姐……

还没喊完人便重重的摔在地上。

早些年在防卫队落下的病根终于还是将她的健康全都磨损干净,后面遵照她的遗愿,护工把她的骨灰送回故乡,一个年轻的男人站在她已经结满蜘蛛网的家门口。

他看上去很像飞鸟信。

护工也没有问,对方看到骨灰盒上的照片是死一般的寂静。

一直送到骨灰成功下葬,护工走远,男人饱含眷念地抚摸她墓碑上的遗照。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