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食之契约

1120.9万浏览    12450参与
九街冥寒.

「食契」当他们叫你起床(乙女向)

大概有ooc


第二人称


内含:北京烤鸭/麻辣小龙虾/生蚝/法式蜗牛


稍微有点意蚝,我就不打tag了


不知道有没有②:-D

------------


今天是美好的周日。


早上六点半,闹钟准时响起。身为“起床困难症”的你抬手狠狠拍了下闹钟,翻了个身继续睡。


直到他来到你房间叫你起床……


------------

北京烤鸭


实话实说,你是被鸭叫声吵醒的。


“嘎嘎嘎!”


这家伙看起来是故意让“孩子们”叫的。


你翻了个身继续睡。


“御侍大人,”熟悉的声音响起,“该起床了。”


北京烤鸭还是一贯的温和而不容拒绝。...


大概有ooc


第二人称


内含:北京烤鸭/麻辣小龙虾/生蚝/法式蜗牛


稍微有点意蚝,我就不打tag了


不知道有没有②:-D

------------


今天是美好的周日。


早上六点半,闹钟准时响起。身为“起床困难症”的你抬手狠狠拍了下闹钟,翻了个身继续睡。


直到他来到你房间叫你起床……


------------

北京烤鸭


实话实说,你是被鸭叫声吵醒的。


“嘎嘎嘎!”


这家伙看起来是故意让“孩子们”叫的。


你翻了个身继续睡。


“御侍大人,”熟悉的声音响起,“该起床了。”


北京烤鸭还是一贯的温和而不容拒绝。


“再多睡一会儿,就一会儿……”你闭着眼睛,伸出一根手指头,然后它渐渐无力垂下。


“御侍大人,您昨天说好的六点半起床,就这么食言了吗?”你不用睁眼看就知道他肯定是满脸笑容。


“呃……”你被噎住了。


“京爷你看,有个好的睡眠才能经营餐厅,才能编排送外卖、探索的队伍,才能空运,才能爬塔,才能…zzzzzz……”你迷迷糊糊说到一半,又睡着了。


“好吧,那我…陪御侍大人睡觉好了。”


身旁突然陷下去一块,你迷迷糊糊睁开眼。


嗯,眼前这张大版脸挺像北京烤鸭的,很帅。


你闭上眼。


诶不对,这就是北京烤鸭吧?


你再次睁开眼。


北京烤鸭笑得一脸人畜无害。


“鸭爹!”你把被子扯上来害羞地蒙住头。


“怎么,难道御侍大人不喜欢这样吗?”


这话怎么说得像你很喜欢这样似的。


你堂堂御侍大人是这样的人吗?!没错,你是。


“御侍大人,”北京烤鸭坐起身,“再不起来,你又要熬夜赶稿了。”


一句话正中你的要害。


“谁说的?不、不是还有一老天吗?”


“那是谁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一天,到最后大半夜抱着热狗大腿求帮助的呢?”


不不是,鸭爹你听我狡辩……


“好吧。”你睁开眼,猛地坐起身,“说不过你。”


“诶?御侍大人为什么要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您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爸爸还是你爸爸。”


北京烤鸭笑而不语。



 

麻辣小龙虾


砰!房门被猛地推开。


“xxx,快起床。”霸道带着几分张扬的声音你一听就知道是谁来了。(这里xxx带入自己的昵称)


“不要……让我再睡一会儿……”


“快点,在我耐心磨完之前,赶快起来。”你听出了几分不耐烦。


“……”你往与麻辣小龙虾相反的方向挪了挪,继续睡。


“3。”


你无动于衷。


“2。”


你睁开眼,然后又闭上。


“1!”


麻辣小龙虾一把掀开被子,冷空气猛地灌进来,你打了个激灵。


“麻小你好无情!”


虽然你冷,但你仍想睡觉。


“呵,你再不起来我还可以更过分点。”


“不要。”你往麻辣小龙虾反方向又挪了一点,“今天是周日。”


“起不起来?”


“不要。求放过…zzz……”你又往那边挪了一点。


“哦?”麻辣小龙虾抱臂看着你。


你感觉不妙,很不妙。于是你又挪了一下。


还没等什么“大难临头”,你就感觉你正在往下掉。


遭了,移过头了。


你还没反应过来,麻辣小龙虾迅速地拦住了你。


“起不起来?”他不怒反笑。


“zzz……”


“嗯?”他掐了把你的腰。


你扭了扭身子:“诶诶诶别别别求放过!麻总我起来!我起来好吧……”


你挣扎了几下,又睡过去了。


“不起来也得起来,要我帮你换衣服?”他带着几分戏谑的神情,伸手就要解你的衣服扣子……


“诶诶诶等等等等!我醒了!谢谢麻总我就不劳烦您了!”你马上睁开眼睛,捂住他的手。


“最后问一遍,起你不起来?”


“我起!我起!”


“我劝你快点。”


咦?麻辣小龙虾什么时候这么有耐心了?




生蚝


“喂!起床了!”


你本来就醒了,只是有赖床的习惯,一赖几小时的那种。


没想到生蚝竟然来叫你起床,你就想着逗逗这个暴躁老哥。


“诶?生蚝你竟然主动叫我起床?我太感动了!”


你假惺惺地抹了一把不存在的泪花。


“啧,才、才没有!快起床!”


生蚝别过头,不去看你。


“那我要是不起来,生蚝你会怎么办?”你笑眯眯地看着他。


“喂!你还想赖床?!”


“哎呀生蚝你在逃避问题,”你继续说,“你会依偎在意爹的怀里拿小拳拳捶他胸口嘤嘤嘤?”


“你!啊啊啊怎么可能!快起来!竟然醒了,就快起来!”意料之中,生蚝脸红了。


“诶诶?生蚝脸红啦!”你打趣道。


“……没有!快起床!我走了!”


他耳尖也红了,转身就要走。


“诶诶诶,生蚝,小心我安排让你跟意大利面再也不见面咯?”


“你!”他猛地停住。


你满脸笑容:“哎呀,生蚝要欺负人家良家少女啦!”


“就你还良家少女?”他挑了挑眉。


“QAQ生蚝不爱我了我不起来了!”你在床上滚来滚去撒娇。


“不起拉倒。”他又想走。


“那你和意爹……”


“我!我不走还不行吗!”他又折返回来。


“哎呀,你们俩之间的爱情真美好啊,快闪瞎我的眼啦”!说了这么半天,你也没有丝毫想起床的意思。


“要生蚝的亲亲才起床哦?”


反正抓住了他的把柄,你也就变本加厉了起来。


“哈?你说什么?!”


“你没听错。”


“……啧,我拒绝。”


“那意爹……”


“你!你这是故意的!”生蚝炸毛了。


“对啊,我是故意的。”你朝他耍无赖。


“所以生蚝亲不亲鸭?”你开始苍蝇搓手期待他的反应。


“哼!”


“算了,这个有点过分。”你想了想,他很讨厌别人碰他。


那不如就……


“嘿嘿嘿生蚝你抱我一下。”


“不要!”他很嫌弃地又往后退了几步。


“哦!原来生蚝你答应了啊?”你从床上跳起来,扑向他,“我来啦!接住我哦!”


处于怕你摔成什么样他觉得负责后果很麻烦,他还是极不情愿地接住了你。


你的腿环住他的腰,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温热的皮肤贴近了有些凉的皮肤。你用你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他的脖子。


“嘿嘿……生蚝最好啦!”


恭喜!生蚝他脸红啦!他熟了!


撒点蒜,来点佐料,蒜蓉生蚝做好啦!


“算啦算啦,不整你啦。”你在他身上留念地呆了几秒,然后下来,“起床咯!”


“哼。”


奇怪了,今天生蚝没怎么嫌弃你?




法式蜗牛


啥?法式蜗牛叫你?


怎么可能!


除非天塌了地裂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他才会叫你起床。


他比你还困怎么可能叫你:-D

aaaaaaa凉拌海蜇皮

我太可以了

  🐍了。意大利杂蔬汤他新皮立绘真的太美太戳我xp了。病服看上去好令人心疼…有一种病弱美人儿的感觉,突然想试试磕土杂x

  最后单方面宣布以后我就是意大利杂蔬汤他老公了。(?)

  🐍了。意大利杂蔬汤他新皮立绘真的太美太戳我xp了。病服看上去好令人心疼…有一种病弱美人儿的感觉,突然想试试磕土杂x

  最后单方面宣布以后我就是意大利杂蔬汤他老公了。(?)


sinα
腊八面:就因为我的阴阳眼就不跟...

腊八面:就因为我的阴阳眼就不跟我一块玩了吗……

全场最菜的渣渣就是我了。四个人的故事我是最大的bug

现场分化:渣渣 大佬 大佬小号 大佬


腊八面:就因为我的阴阳眼就不跟我一块玩了吗……

全场最菜的渣渣就是我了。四个人的故事我是最大的bug

现场分化:渣渣 大佬 大佬小号 大佬




散养菌

突发奇想的京麻abo(只是个轮廓)

        ooc严重,私设如天,京麻abo,竹马(emm,大概吧)以下只是个大概的轮廓

        麻小是四九城麻爷的二小子,京鸭是城里出名的当铺竹烟典当行的掌柜,虽是21世纪了,四九城里有头脸的大人们还保留着祖上传下来的习惯,麻小打小就不让人省心,6岁就在老房子的屋顶上蹦跶,摔下来满身的血,躺了半年才好全乎,10岁又赶上病毒性肺炎,咳血发烧,折腾的本就不结实的人儿瘦了一大圈,15岁分化成Omega的时候还在外面跟人打架,发...

        ooc严重,私设如天,京麻abo,竹马(emm,大概吧)以下只是个大概的轮廓

        麻小是四九城麻爷的二小子,京鸭是城里出名的当铺竹烟典当行的掌柜,虽是21世纪了,四九城里有头脸的大人们还保留着祖上传下来的习惯,麻小打小就不让人省心,6岁就在老房子的屋顶上蹦跶,摔下来满身的血,躺了半年才好全乎,10岁又赶上病毒性肺炎,咳血发烧,折腾的本就不结实的人儿瘦了一大圈,15岁分化成Omega的时候还在外面跟人打架,发情热差点让他在一众打群架的alpha中失控,18岁刚成年就到处疯跑,家也不回,麻爷担心的不得了,又没法子,就由他去了。谁知道这小子和竹烟的掌柜玩了个一夜情,还把人家当鸭子了?!(本来就是嘛…)

竹筒饭对着京鸭脖子上的草莓印研究了半天也没得出来到底是怎样凶悍的美人儿能让京鸭这个万年铁树开花了,不仅一脸愉悦,还特好说话了……

        之后就是blablablablablablabla……京京和麻麻的恋爱故事了(当然中间会有虐,我本人比较喜欢虐文,玻璃渣,大刀片都喜欢)

        结局大概会有生子,或者BE(麻小死亡)

盖尔的阿尔
神父这个皮肤真的美得爆炸!最近...

神父这个皮肤真的美得爆炸!最近在语C里和慕尼黑白香肠组了个cp,普玛/玛普不要打我,我只是通吃!

玛丽的下次发!

(有人知道慕尼黑白香肠有皮肤吗?可否把图发给我看看?)

神父这个皮肤真的美得爆炸!最近在语C里和慕尼黑白香肠组了个cp,普玛/玛普不要打我,我只是通吃!

玛丽的下次发!

(有人知道慕尼黑白香肠有皮肤吗?可否把图发给我看看?)

时渊小仙女
今天画了拐杖糖,拐杖糖真的可爱...

今天画了拐杖糖,拐杖糖真的可爱炸了,我永远爱她,如果小裙子能出周边就更完美了呜呜呜呜呜呜

今天画了拐杖糖,拐杖糖真的可爱炸了,我永远爱她,如果小裙子能出周边就更完美了呜呜呜呜呜呜

奶油馒头

是和初君的联合手书预告.有cp要素注意!

!!是描改!!

我太难了.

是和初君的联合手书预告.有cp要素注意!

!!是描改!!

我太难了.

萝卜oxo

记录食之契约:协力——犬神【普通】-10

大萝卜:1-2-1-1-3-4-2-2-1-4

小萝卜:3-2-4-3-1-4-1-1-1-2


日式烧鸟碎片:28


加油(ง •_•)ง


连续下雨萝卜打蔫啦。。。

早早进菜盆睡觉去了(~ o ~)~zZ

大萝卜:1-2-1-1-3-4-2-2-1-4

小萝卜:3-2-4-3-1-4-1-1-1-2


日式烧鸟碎片:28


加油(ง •_•)ง


连续下雨萝卜打蔫啦。。。

早早进菜盆睡觉去了(~ o ~)~zZ

夜鹰8343

羊颂.《太阳与花》episode8.

     现代pa,医院pa,中篇连载,主教廷,主羊颂,日更。

    BGM:高桥优—太阳与花

 ————————————————

       自此,两个人的气氛下降到了新的界限。他们都刻意回避着与对方的碰面,偶尔撞到亦不敢对视。

  ——可颂自己都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怎样的目光看着他。

  于是就这样时间又过了很久,久到冰雪都融化,空气中开始飘散起樱花的香气;久到不知什么时候起,草叶也开始抽芽。

  某天可...

     现代pa,医院pa,中篇连载,主教廷,主羊颂,日更。

    BGM:高桥优—太阳与花

 ————————————————

       自此,两个人的气氛下降到了新的界限。他们都刻意回避着与对方的碰面,偶尔撞到亦不敢对视。

  ——可颂自己都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怎样的目光看着他。

  于是就这样时间又过了很久,久到冰雪都融化,空气中开始飘散起樱花的香气;久到不知什么时候起,草叶也开始抽芽。

  某天可颂看到老师万年不更新的朋友圈里突然出现了新东西,火车车窗外,南国百花盛开,配字简简单单——

  “天要变了。”

  可颂不明所以,但是忙碌很快让他忘记了这件小事。

  然而不久之后发生的事情让他不得不开始想,这句话究竟是对景色的感叹,还是另有所指。

  

  首先是上次在会议中言辞看似柔和却笑里藏刀的护士长,在某一天突然失魂落魄、没有理由地提出辞职,未果。可颂最开始并不是很在意这件事,但是同伴的描述分析之下也觉得不太正常——毕竟是副院长的左膀右臂,最近也没有听说她遭到什么不公平待遇。

  然后是某位高层医生,就是上次彩蛋在会议中不小心意有所指的那种不学无术、失去了实战经验只顾自己研究的“资深教授”——在面对某个退无可退的手术再一次选择拒绝之后,他和副院长爆发了一次激烈的争吵。当时正有很多来自其他医院参观学习的同事,这个行为可以说是让医院丢尽了脸面,最后他被直接开除了。而且经此一事,业内人士都看透了他的本质,他不会再出现在任何一家医院了。

  这些事本来不值得在意。

  直到可颂下班,又看到有个人影站在门口——

  “老师?!”

  啤酒似乎很乐意看到可颂惊讶的表情一样,笑着指指门:“不给老师开个门吗?长途旅行很累啊。”

  可颂连忙打开了门请啤酒进去,未曾想正撞到站在门口一脸惊讶的烤羊排。

  可颂没有注意到烤羊排脸上明显更加复杂甚至想要逃跑的惊讶,只是想,烤羊排在?那么老师是不是早就敲过门然后被他当成什么奇怪的人关在门外了……

  “对不起老师,我的室友不知道您要来——”

  “哟烤羊排,好久不见啦~”啤酒万分自然地靠近烤羊排,像老师又像孩子一样拍了拍他的肩,“你回来之后只给我发了一条信息然后什么都不说,刚才还把老师关在门外,这可不是尊师重道的表现啊,不会对我当年没推选你做院长怀恨在心?”

  ……?!

  “老师,他不是、他只是和烤羊排长得很像又恰好同名同姓——”

  “哈哈哈哈哈可颂你该好好休息了,怎么这种胡话都能骗过你了?”啤酒用最轻松的语气,说出了最爆炸性的事实——

  “他就是我们认识的那个烤羊排啊,这住处还是我给他介绍的。”

  可颂觉得全身的血液突然就沸腾起来,然后又一瞬间被浇冷到冰点。被欺骗的复杂、对过去的愧疚、以及一些被串联起来、突然明晰的迷惑,他觉得自己真的是累了,但是又必须撑住去想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深夜发疯了!!!哪来这么多!!这么多错别字啊!!!

踩着棺材跳鬼步
淦,这是什么神仙运气

淦,这是什么神仙运气

淦,这是什么神仙运气

夜鹰8343

麻京.《除了春天爱情和樱花》

@暮云渐杳 突发点文请接收~

是校园pa的麻京,但是很,四不像(。)

BGM:春、恋、花以外の(除了春天爱情和樱花 是日文cover!)

除了春天爱情和樱花还有汗水青春和篮球啊好吧好吧我写不出来了

————————————————————————

      麻辣小龙虾发誓自己只是路过了z班门口,只是路过。没有站在门口像讨债又像世界末日一样盯着别人班级的人看了很久。

  “那你该收一收你的眼神——就是看谁都像要揍他的那种眼神。”同桌辣条把一支圆珠笔在手指转得飞快,终于决定放弃写作业,找一个调教者的抄一下...

@暮云渐杳 突发点文请接收~

是校园pa的麻京,但是很,四不像(。)

BGM:春、恋、花以外の(除了春天爱情和樱花 是日文cover!)

除了春天爱情和樱花还有汗水青春和篮球啊好吧好吧我写不出来了

————————————————————————

      麻辣小龙虾发誓自己只是路过了z班门口,只是路过。没有站在门口像讨债又像世界末日一样盯着别人班级的人看了很久。

  “那你该收一收你的眼神——就是看谁都像要揍他的那种眼神。”同桌辣条把一支圆珠笔在手指转得飞快,终于决定放弃写作业,找一个调教者的抄一下算了。

  麻辣小龙虾“切”了一声:“用不着大姐头你教育我。”

  “行行。”辣条换了话题,“你是看z班的北京烤鸭不顺眼还是他欠你钱?”

  哦,北京烤鸭。麻辣小龙虾终于也想起这个名字,但是他不打算回答辣条这个问题。

  “打扰一下,足球赛实在还差两个人——”

  麻辣小龙虾本来最厌恶和人一起行动,更厌恶在热天气跑来跑去的激烈运动。他想直接把体育委员放在他桌子上的报名表一丢算了,可是好巧不巧,他瞟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

  “笔,拿来……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参加这种比赛很稀奇吗!”

  

  正午。

  北京烤鸭坐在阴凉地方啃一本普通学生看了会叫苦连天的古文,却总也进入不了状态,觉得心烦意乱的。

  一阵春风打着旋儿把树叶和花瓣带出漩涡来,有几片还落到书里和袖子上。

  袖子。

  他恍然大悟,春天了还裹得这么严实,黑色厚风衣也不换,难免要打瞌睡。

  他想起班级里的小姑娘念过的网红句子——“春天是恋爱的季节。”

  再看看放眼望去的情侣和——哦,一个像红壳子小龙虾一样自以为很拽的熟悉家伙,在阳光下对自己呲牙咧嘴。

  

  很久很久以前某年某月某个春天,一个小破篮球场。

  ——确实是又小又破又偏远。晚上灯亮得不稳,一闪一闪的,晚上映着碎了的篮球架子上剥落的油漆和也像现在这么扑簌簌落的樱花花瓣,显得幽暗而朦胧。但是白天就不一样了,烈日把汗水和滚烫的水泥地面一晒,倒也有几分青春的味道。

  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那种境地。麻辣小龙虾仗着自己球技过人把对面几个同龄人好一顿欺负,北京烤鸭本来是想寻个安静地方看看书的,结果被他扑通扑通拍球的声音和哈哈大笑的声音搅得愣是看不下去。

  聒噪……

  但是抬头一看,白发少年郎恣意散着头发,脖颈和露出的手臂上的汗水,倒也不是十分煞风景。

  于是他第一次放下了书。

  他们是不知道那个夏天成了多少年轻人的回忆,足以让他们很久很久以后还想起来——麻辣小龙虾运球如风,用劲儿的灌篮的扣杀让整个破烂篮筐都跟着晃悠,映着烈阳如同一盏明亮的聚光灯;北京烤鸭看起来是文弱君子,但其实深藏不露,一旦动起真格来会让专业级别的人都头疼不已。

  其他人最开始还参与,不久之后就全都自然地退了出去,这两人每个动作都干脆利落地可以画入酣畅淋漓的少年漫画,让人连连叫好;不久聚在这里的人越来越多,欢呼声让周围住户颇为头疼了一把,这段混着樱花和汗水香气的回忆,深刻烙印在了他们心底。

  只是麻辣小龙虾是这里的常住客,而另一人却在那天之后不见所踪。麻辣小龙虾不知道第几次把无聊的家伙打趴下之后觉得篮球也没有意思,后来渐渐也不去了,偶尔路过篮球场的时候会下意识地看看有没有什么酸文假醋的家伙装模作样地看书,但是一直没有找到人。

  哦,他们现在见到了。

  “到时候篮球场决一死战!”

  “好啊。”北京烤鸭也想起了这个嚣张家伙的身份,嘴角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重逢之喜,或者很久没被不冷静笨蛋激发出来的一腔热血。

萧慕旭
biu! 帅哥哥什么时候来我餐...

biu!

帅哥哥什么时候来我餐厅

诶我手套忘记画了……色差好大

直接涂真的好快,再也不想勾线了(x

什么时候我才可以让线条流畅!

摸鱼疯狂输出中


马提尼实在是太好看我的手自己就动了

谁不爱大美人呢(大声!)

马提尼那个眉毛和眼睛……怎么说…很深邃

就是精灵王子的样子

我看到他满破立绘我眼泪就下来了(???)怎么能有这样好看的男人,杀了我吧

biu!

帅哥哥什么时候来我餐厅

诶我手套忘记画了……色差好大

直接涂真的好快,再也不想勾线了(x

什么时候我才可以让线条流畅!

摸鱼疯狂输出中


马提尼实在是太好看我的手自己就动了

谁不爱大美人呢(大声!)

马提尼那个眉毛和眼睛……怎么说…很深邃

就是精灵王子的样子

我看到他满破立绘我眼泪就下来了(???)怎么能有这样好看的男人,杀了我吧

语黠只会胡言乱语
是@中二病少年仲穎 的点图xx...

@中二病少年仲穎 的点图xx 是年糕汤  美人就是美人真难画x 点图持续开放中x

@中二病少年仲穎 的点图xx 是年糕汤  美人就是美人真难画x 点图持续开放中x

静水沧笙

17学院的沙雕歌会 5

一个画风极其正常的节目,不要问我为什么


北京烤鸭:

那么接下来,我们有请猫饭,水信玄饼和土豆泥,为我们带来千本樱——


猫饭:

大胆不敌(だいたんふてき)に ハイカラ革命(かくめい)

(日(ひ)の丸(まる)印(しろし)の 二轮车(にりんしゃ)転(ころ)がし)


【大胆无畏洋化革命

光明磊落反战国家,

骑着日之丸印的二轮车】


(猫咪们绕着猫饭跑动)

悪霊退散(あくりょうたいさん) ICBM


【恶灵退散ICBM】


水信玄饼:


(环状线(かんじょうせん)を 走(はし)り抜(ぬ)けて 东奔西走(とうほんせいそう)なんの...

一个画风极其正常的节目,不要问我为什么


北京烤鸭:

那么接下来,我们有请猫饭,水信玄饼和土豆泥,为我们带来千本樱——


猫饭:

大胆不敌(だいたんふてき)に ハイカラ革命(かくめい)

(日(ひ)の丸(まる)印(しろし)の 二轮车(にりんしゃ)転(ころ)がし)


【大胆无畏洋化革命

光明磊落反战国家,

骑着日之丸印的二轮车】


(猫咪们绕着猫饭跑动)

悪霊退散(あくりょうたいさん) ICBM


【恶灵退散ICBM】



水信玄饼:


(环状线(かんじょうせん)を 走(はし)り抜(ぬ)けて 东奔西走(とうほんせいそう)なんのその)


(少年少女(しょうねんしょうじょ) 戦国无双(せんごくむそう) 浮世(うきよ)の随(まにま)に)


【奔驰穿过环状线 东奔西走不算什么

少年少女战国无双 跟从著浮世浪】


(水信玄饼撑开伞,落下樱花)

千本桜(せんぼんざくら) 夜(よる)ニ纷(まぎ)レ 君(きみ)ノ声(こえ)モ届(とど)カナイヨ


此処(ここ)は宴(うたげ) 钢(はがね)の槛(おり) その断头台(だんとうだい)で见下(みお)ろして


【千本樱溶入夜中 连你的声音也传不到啊

此处开宴钢铁牢笼中 自那断头台上往下看吧】


土豆泥:

三千世界(さんぜんせかい) 常世之闇(とこよのやみ) 叹(なげ)ク呗(うた)モ闻(き)コエナイヨ

青蓝(せいらん)の空(そら) 遥(はる)か彼方(かなた) その光线铳(こうせんじゅう)で 打(う)ち抜(ぬ)いて


【三千世界黄泉之暗 连哀叹之歌也听不见啊

青蓝天空遥远彼端 就用那光线枪射穿吧】


合:


百戦錬磨(ひゃくせんれんま)の见(み)た目(め)は将校(しょうこう

いったりきたりの花魁(おいらん)道中(どうちゅう

アイツもコイツも皆(みな)で集(あつ)まれ


【看来身经百战实为将校,

人潮来往的花魁道中

不管那个人或这个人大家都过来吧】


土豆泥:


禅定门(ぜんじょうもん)を潜(くぐ)り抜(ぬ)けて 安楽(あんらく)浄土(じょうど)厄払(やくばら)い


圣者(せいじゃ)の行进(こうしん) わんっ つー さん しっ


【穿过出家僧人旁 安乐净土驱凶避邪

圣者的行进一二三四】


きっと终幕(さいご)は大団円(だいだんえん) 拍手(はくしゅ)の合间(あいま)に


【最后一幕一定就是大团圆 在掌声的同时】


【台下】

B-52鸡尾酒:又是一个很正常的节目啊……

压缩饼干:同意

卡萨塔:猫饭和水信玄饼,这样的安排有深意啊。

麻辣小龙虾:啊,就这样吧……

北京烤鸭:下个节目就是你了,你还不快去准备?

麻辣小龙虾:啥啥啥——


【台上】

猫饭和水信玄饼:


大胆不敌(だいたんふてき)に ハイカラ革命(かくめい)

日(ひ)の丸(まる)印(しろし)の 二轮车(にりんしゃ)転(ころ)がし


【大胆无畏洋化革命

光明磊落反战国家,骑著日之丸印的二轮车】


悪霊退散(あくりょうたいさん) ICBM

【恶灵退散ICBM】


环状线(かんじょうせん)を 走(はし)り抜(ぬ)けて 东奔西走(とうほんせいそう)なんのその

少年少女(しょうねんしょうじょ) 戦国无双(せんごくむそう) 浮世(うきよ)の随(まにま)に


【奔驰穿过环状线 东奔西走不算什么

少年少女战国无双 跟从著浮世浪】


千本桜(せんぼんざくら) 夜(よる)ニ纷(まぎ)レ 君(きみ)ノ声(こえ)モ届(とど)カナイヨ


【千本樱溶入夜中 连你的声音也传不到啊】


(火鸡制造战火特效)


土豆泥:


此処(ここ)は宴(うたげ) 钢(はがね)の槛(おり) その断头台(だんとうだい)で见下(みお)ろして

三千世界(さんぜんせかい) 常世之闇(とこよのやみ) 叹(なげ)ク呗(うた)モ闻(き)コエナイヨ


【此处开宴钢铁牢笼中 自那断头台上往下看吧

三千世界黄泉之暗 连哀叹之歌也听不见啊】


合:


青蓝(せいらん)の空(そら) 遥(はる)か彼方(かなた) その光线铳(こうせんじゅう)で 打(う)ち抜(ぬ)いて

百戦錬磨(ひゃくせんれんま)の见(み)た目(め)は将校(しょうこう


【青蓝天空遥远彼端 就用那光线枪射穿吧

看来身经百战实为将校,】


いったりきたりの花魁(おいらん)道中(どうちゅう

アイツもコイツも皆(みな)で集(あつ)まれ


【人潮来往的花魁道中

不管那个人或这个人大家都过来吧】


圣者(せいじゃ)の行进(こうしん) わんっ つー さん しっ

禅定门(ぜんじょうもん)を潜(くぐ)り抜(ぬ)けて 安楽(あんらく)浄土(じょうど)厄払(やくばら)い


【圣者的行进一二三四

穿过出家僧人旁 安乐净土驱凶避邪】


(土豆泥唤醒代表新生的种子)

きっと终幕(さいご)は大団円(だいだんえん) 拍手(はくしゅ)の合间(あいま)に

【最后一幕一定就是大团圆 在掌声的同时】


(三个人鞠躬)


下一篇,麻小预告!


@辰修†明月 @水映夏花 @初.心 @落樱已逝 @脑子有坑 @喜欢修罗场 @我就是霜降就是我 @在精神病院门口蹲着的小柒 @岁暮Angel @ᐕ)⁾⁾星烨Meow @Amanda @北海孤久子(君邪) @北纬7度 @黎明 @茶与死扛 

不搞到Sp麻小不改名

是提前放出来的复活节贺图!因为感觉好久没更新了,所以就提前扔出来了!

神子大人想要给小朋友们一个复活节惊喜x

神子大人加班加点画彩蛋x

神子大人加班被国王大人发现了!!

其实国王大人也不想工作

于是国王大人来帮神子大人了!!

神子大人终于可以偷懒了!!

国王大人居然被迫带上了兔子耳朵!!

神子大人顺手捏了一把!

国王大人脸红了!!


是提前放出来的复活节贺图!因为感觉好久没更新了,所以就提前扔出来了!

神子大人想要给小朋友们一个复活节惊喜x

神子大人加班加点画彩蛋x

神子大人加班被国王大人发现了!!

其实国王大人也不想工作

于是国王大人来帮神子大人了!!

神子大人终于可以偷懒了!!

国王大人居然被迫带上了兔子耳朵!!

神子大人顺手捏了一把!

国王大人脸红了!!



🥖法棍睏觉中
关于萨赫的围巾 2。→1在这里...

关于萨赫的围巾 2。→1在这里

依旧是现pa!我真的挺喜欢这套衣服的()右上角是我


(是鬼哭狼嚎:

我真的好想好想看更多加班组;;还有荷鲁斯四人的新剧情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特别是萨赫和棉花糖的兄妹互动!!!父老乡亲们施舍一下我吧呃呃啊啊啊啊

关于萨赫的围巾 2。→1在这里

依旧是现pa!我真的挺喜欢这套衣服的()右上角是我


(是鬼哭狼嚎:

我真的好想好想看更多加班组;;还有荷鲁斯四人的新剧情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特别是萨赫和棉花糖的兄妹互动!!!父老乡亲们施舍一下我吧呃呃啊啊啊啊

落樱低语
星之花 列表:这是要去种太阳?...

星之花


列表:这是要去种太阳?

我:……

星之花

 

 

列表:这是要去种太阳?

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