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食物语

3402.8万浏览    15.3万参与
白离渊

共3p

祝各位少主活动抽卡不歪,满御而归

3p是发型挑战(画风放飞自我

共3p

祝各位少主活动抽卡不歪,满御而归

3p是发型挑战(画风放飞自我

银月.

祝欧祝欧~

字是找劳斯约的稿,勿用~

劳斯微博@沈别秋

祝欧祝欧~

字是找劳斯约的稿,勿用~

劳斯微博@沈别秋

魏岁岁
原来西凤洒旁边还有楚夷花糕,p...

原来西凤洒旁边还有楚夷花糕,pv里真的没看到🌚💦💦

原来西凤洒旁边还有楚夷花糕,pv里真的没看到🌚💦💦

言吾Q

【食物语】当他们送你生日礼物

乙女向,all女少主,第二人称

佛跳墙/樱桃毕罗/德州扒鸡/龙井虾仁/扬州炒饭/三鲜脱骨鱼/锅包肉

———————————————————

1

今天是你的生日,睁眼看见的第一个人仍然是佛跳墙。

佛跳墙的礼物是清晨叫你起床时落在脸颊上的轻吻。

那个吻带着他身上特有的香味,带着空桑第一缕阳光,带着面前的美人对自己的祝福。

“生日快乐,美人。今天的你还是这么光彩照人。”


2

你在农场遇见了樱桃毕罗。

向来干干净净如同他衣衫上的宝石一样的人儿此时蹲在草地不知在干什么。

你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他从容的起身,手中拿着一束还带着露水的雏菊。显然,刚刚他在采花。

“生日快乐,小雏菊。...

乙女向,all女少主,第二人称

佛跳墙/樱桃毕罗/德州扒鸡/龙井虾仁/扬州炒饭/三鲜脱骨鱼/锅包肉

———————————————————

1

今天是你的生日,睁眼看见的第一个人仍然是佛跳墙。

佛跳墙的礼物是清晨叫你起床时落在脸颊上的轻吻。

那个吻带着他身上特有的香味,带着空桑第一缕阳光,带着面前的美人对自己的祝福。

“生日快乐,美人。今天的你还是这么光彩照人。”


2

你在农场遇见了樱桃毕罗。

向来干干净净如同他衣衫上的宝石一样的人儿此时蹲在草地不知在干什么。

你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他从容的起身,手中拿着一束还带着露水的雏菊。显然,刚刚他在采花。

“生日快乐,小雏菊。”


3

赶去茶社的路上,你遇见了照例巡逻的德州扒鸡。

他向你点头致意,你跟他打完招呼刚要离开,却听见他说了一句“少主留步。”

心想着不会是前面的厨房又被炸了,德州提醒我小心,面前出现了一辆木质火车模型。

“照着少主送给我的火车模型1:1雕的。祝你生日快乐。”他把帽檐拉了拉,但你还是看见了没来得及遮住的他微红的脸颊。


4

袅袅雾气弥漫着茶室,你晓得这是龙井虾仁刚采的新茶。

捧着青瓷杯低着头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居士叫你前来所谓何意。

难道是前两天送的青瓷茶具又被他觉得无事献殷勤了?

你胡思乱想着,余光瞥见他落杯,刚要问是这新茶不合口味吗,却正对上他淡粉色的眸子——此时略带些愠怒。

“为何耽搁了。”你松了一口气,向他解释了路上遇见了德州扒鸡。

他看着你揣在怀里的木质火车模型,皱了皱眉头,起身从架子上取了一个大瓷瓶。你认得那是他采的新茶。

“好生拿着,瓷瓶易碎。”

龙井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对你说生日快乐——向来不愿与人来往的他要是真说了那才奇怪。

但你好像听懂了他语气里的酸味。


5

你刚要离开茶社,扬州进来了。

他还带着一个插在花瓶里的梅枝,不知道在这个季节他是从哪弄来的。

浅绿色的眼睛看着你,你觉得好像溺死在了他的笑意里。

“少主,生日快乐。”

刚抱起那个花瓶,突然听见身后清咳一声。

糟了,是龙井。

现在你的手里全都是礼物,稍有不慎就能收获美人不悦大礼包。

今天我空桑少主就是要是死在这。


6

刚要睡觉,你听见一阵叩窗声。

是三鲜脱骨鱼要带着你乘他的滑翔伞。

夜里的空桑意外的寂静,仿佛和白日里那个热闹的美食圣地不是一个地方。你沉浸在这一片美景中。

阿喻说:“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怎么样,够不够独特。”

炫耀似的语气话音未落,一支箭射穿了滑翔伞。

还好在阿喻的掌控下,算是平稳落地了。


7

你拍拍身上的灰,抬眼看见锅包肉。

糟了。

郭管家依然得体的笑着,阿喻此时早就不知道溜到哪儿去了。

你仿佛听见了悬崖的水声。

没曾想一向严苛的郭管家叹口气,说:“念在少主今日生辰的份上,暂且放你一马。生日快乐,早点休息。下次若再被我发现,悬崖?”

你心一惊,毫不犹豫说下次再也不敢了。


今日虽然有些波折,但总归是个美好的生辰。

灼然

早起许愿顺利捞中新御呀!

早起许愿顺利捞中新御呀!

暮暮

早晨许愿

早早起来给新池子许愿。希望可以出个活动御啦!

早早起来给新池子许愿。希望可以出个活动御啦!

便秘木木

R《璧喻》司馬大人訪酒樓

1.ooc、腦洞、微暴力、女裝喻、沒啥內容

應該是上一篇「三五天下不了床」的部分

2.一直被pb pb到我半夜驚坐起 

3.台服逢瑞雪迎春,彷彿我的池子裡只有年糕哈

4.外鏈在評論,沒了喊我

觀看方式:留言區兩評論合在一起是一網址。冒號開頭那串在前;另串在後,冒號前打h  t  t  p  s並除去中文。


空桑警局今天在闹市巡逻,德州、阿符、云谨、东璧及几个同事分头在不同区域维护秩序。

家中小贼已几日不见踪影,不知道又跑去哪里捣乱。东璧冷着脸,心不在焉地想。

熙攘...

1.ooc、腦洞、微暴力、女裝喻、沒啥內容

應該是上一篇「三五天下不了床」的部分

2.一直被pb pb到我半夜驚坐起 

3.台服逢瑞雪迎春,彷彿我的池子裡只有年糕哈

4.外鏈在評論,沒了喊我

觀看方式:留言區兩評論合在一起是一網址。冒號開頭那串在前;另串在後,冒號前打h  t  t  p  s並除去中文。





空桑警局今天在闹市巡逻,德州、阿符、云谨、东璧及几个同事分头在不同区域维护秩序。

家中小贼已几日不见踪影,不知道又跑去哪里捣乱。东璧冷着脸,心不在焉地想。

熙攘往来中,他看到一个背影,是个嫋娜的女子,东璧搜索了一下记忆中似乎不曾认识这样的女人,但却让他倍感熟悉。

于是东璧停住脚步,隐匿在人群中观察她。她似乎是名青&楼女子,在怡芳苑这驰名的酒楼门口与几个男人拉拉扯扯。

就在她转过身的一瞬便让东璧额头上的青筋突突跳了几下。那双碧绿的眸子不是三鲜脱骨鱼还会是谁。

敢情消失这些天是在女支&阝完逍遥了。

一只大橘猫

【食物语乙女向】衷心

· 锅包肉x女少主,第一人称,全文3k6

· 头一次写郭管家单人,ooc都是我的锅

· 新皮太飒了!摸一个没啥逻辑的短打!

· 花糕和新剧情部分都是私设(ノ)`ω´(ヾ) ​​​ 


1


我喜欢的人,同我的关系很奇怪。


我们似乎足够亲密——不论食物语撕毁前还是后,偌大空桑众多食魂,我同他相伴的时间最久。

爹爹以“管家”一职,把我和空桑托付给他。他监督我的日常锻炼,协助我处理空桑大小事务,外出洽谈交际时也常...

· 锅包肉x女少主,第一人称,全文3k6

· 头一次写郭管家单人,ooc都是我的锅

· 新皮太飒了!摸一个没啥逻辑的短打!

· 花糕和新剧情部分都是私设(ノ)`ω´(ヾ) ​​​ 

 

 

1

 

我喜欢的人,同我的关系很奇怪。


我们似乎足够亲密——不论食物语撕毁前还是后,偌大空桑众多食魂,我同他相伴的时间最久。

爹爹以“管家”一职,把我和空桑托付给他。他监督我的日常锻炼,协助我处理空桑大小事务,外出洽谈交际时也常与我同行。

 

“您真的很擅长给人添麻烦。”

但在我想要再亲近他一些时,他往往这样说。

说这话时,他会微微蹙眉,眼神似乎有一刹的飘忽,似乎透过面前的我望着什么。而后这位前外交官会迅速恢复到毫无破绽,彬彬有礼的模样,欠身行了个礼,微微眯着眼笑起来,“您能先等我把工作干完吗?”

带些距离感,似是亲昵又是推拒,语气像在安抚撒娇要糖的孩童,或是劝诱在脚边打转的猫儿。

 

“您的工作已经做完了吗?请不要这样轻佻地戏弄您的管家。”

在继续尝试靠近后,会得到这样的,带着微笑的警示。

是的没错,警示。

如果一再忽视这藏在礼貌话语中的警示,空桑传说中“吓哭烤乳猪的笑容”说不定就会出现。

“您似乎很闲,”仪容整洁的管家慢条斯理地整理自己的袖口,身上流苏伴着动作颤了颤,“或许可以为您安排一些有针对性,也让您能够发散多余精力的训练项目,在未来更好胜任食神一职。”

 

再然后?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工作又怎么会有完全做完的时候呢?

我同我喜欢的人,是日夜相伴,休戚与共的少主和管家——也仅止于此。

哦不对,是单向暗恋中的少主,和郎心似铁不为所动“训练项目”层出不穷的管家。

“作为上位者,您理应学会如何用最简单的词句描述当前情况。”某次说这话时,锅包肉露出弧度标准的微笑,鎏金的眸子却严肃地审视着我,“至少从现在看来,您并没有掌握这项技能,您应当时刻做好接任食神的准备…这未免让人有些失望。”

猛然发觉,至少在描述同他的关系时,我似乎依然毫无长进。

这更让人失望了。

 

 

2

 

从冰棺里费劲地睁开眼睛,我在众人搀扶下坐了起来。

待我坐定,虾饺就含着泪扑过来,平日举止得宜的福公几欲张口,最后只轻轻把我的手笼进他掌心。

青团小葫芦汤圆几个小孩子冰棺旁哭作一团,小杏在他们身侧安抚着;魏川和余湘大哥哥远远站在后面,含泪带笑望着我;往日沉着冷静的德州红了眼圈,阿符摘下帽子挡住泪眼,烤乳猪父子俩欢呼出声,而四喜在人群最后翩翩跳起祈福庆祝的圈圈舞,嘴角翘起,却落下泪来。

叙了片刻,大家情绪都略微平静下来,我忍着身体的虚透不适,复又环视着人群,在一双双泪眼之中…似乎没有此刻我想见的那一双。

 

金色的,总带着些审视的意味,严肃时甚至称得上凌厉,很难在其中看到不加掩饰的赞赏。但总很容易让我沦陷其中。

虽然心里有了大概的预期,但果然这种时候还是想…

 

“鹄羹呢?”

“鹄羹同太极他们四人去寻阎罗求情,还没收到少主醒来的消息,”佛跳墙此刻又恢复了翩翩公子的模样,“应当会从阎罗殿下处收到少主已回魂的消息,不日便会返回空桑。”

“那…”微微低下头,试图不被自己的眼神出卖,“锅包肉呢?”

“郭管家应是还在处理公务。”

预料之中的回答。

 

重新醒来时,晚风拂动床帐,隔着轻纱,看见他背着光站在窗边。他似乎瘦了些,夕阳和纱幔给他笼上一层柔和的光晕。

我没有出声。

按照过去多年的经验,这份难得的柔软在我出声后,将会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锅包肉这人,柔软的神色永远出现在我触不到的地方,许是职责所在或是对我无意,不论何时何地一旦面对我,他就是铁面无私的管家。

我望着他。

他不需要行礼的时候很少见,不需要保持微笑的时候也是。此时此刻他几乎可以说是淡漠的,像是落在北国苍翠柏枝上的雪,蓬松,安静,柔软又易碎。

 

“郭…”

“您已经醒了吗。”声音似乎略抖了抖,却接得很快,他快步走过来,“您先更衣洗漱,我准备了简单的饭菜。”

我掀开纱幔与他对视。

那双金色眼睛里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就仿佛是从我醒来到现在,皆是在他意料之中,不值一提,也不曾对他有太大影响。

他眼下有淡淡的乌青,俨然是最近太过辛苦,不曾休息好。

“你瘦了。这段日子…辛苦了。”

那双鎏金眸子有一瞬的闪躲,然后恢复了平日毫无波澜的模样。

“我这次…终于回了空桑,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我企图在这双金瞳中窥见一丝一缕可能存在的缱绻情意——但失败了。

他微微蹙眉,然后开口道,“您到底是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样的回答呢?”

“我想听锅包肉的回答。”莫名开始觉得委屈,我捏紧了手中的被子,执拗地看着他,空空的胃袋此刻也搅扭着痛了起来。

“希望您面对危机时,能考虑得更为周全。作为空桑的少主或是未来的食神…”

“这是锅包肉的回答吗。”我努力扬起头望着他。

 

“这的确是您的管家,锅包肉的回答。”

他略退后一步,左手置于胸前微微躬身行礼。墨蓝的额发滑下来,遮住了那一双鎏金的眼。

 

噢。

 

 

3

 

“小少主,”于太极摇着扇子,带着几分笑意,“作为策士,我认为郭管家是十分合适此次战国之行的人选。”

我不吭声,只盯着于太极的紫毛扇子。

“别用这幅眼神盯着我呀,”策士不紧不慢地开口,“小少主前不久刚受伤伤了元气,现下自保尚且勉强,又何谈遇险杀出重围呢?”

“空桑众人之中,擅长骑射的本就不多,在这其中堪与旁人斗些计谋的便更少了,”于太极抬眼把我一望,“以我之见,少主扮做谋士,郭管家以武将身份同行,才是最稳妥的。”

 

纵使心念百转千回,我也不得不承认,于太极说得有道理。

空桑能打的多是读书人,扇子瓶子徽墨梅花地拿出去,在战国背景下未免太过惹眼;能用些计谋手段谈判的不是策士就是老师,多数不擅战斗。

…当真是唯有锅包肉,上得朝堂谈论计策权谋,下得战场纵马弯弓射箭。

 

出发那天,万象阵前,久违地见到了他。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数日不见,我倒有些呆了。

为了同战国时期画风一致,小笋紧赶慢赶,为锅包肉准备了一身新衣。

黑红两色的战袍,胸前亮银色铠甲,墨蓝长发高高束起。与平日颇具异域风情却又一丝不苟的礼服不同,倒像是个年少凌云的小将军,我从未见过他这般英姿飒爽的模样。

 

经由万象阵通过几日后,秦楚两国终于撕破了脸皮兵戈相向。方寸棋盘风起云涌,万顷沙场剑影刀光。

我和锅包肉本打着秦军使者旗号,前去楚军阵中寻楚夷花糕,却又倒霉催的被楚国军士围攻。

锅包肉本不算擅长战斗,我又仅仅是不太拖累他的状态,只能且战且退。两军交战本应不伤来使,但楚国军士因战场上一再退败,此刻也顾不得这些了,现下围攻起来倒是越战越勇。

 

顶过一波攻势,我同锅包肉被包了饺子似的团团围住。我望着这一圈楚军,心下一片冰凉。

有血从头上滴下来,不知是我的还是旁人的。随手抄起的刀已有些卷刃,我略退了两步,与他背靠背,似乎这里有我全部的温暖。

我恍惚间听见他叹了口气。

只听得“铮”的一声,如玉如金弦,有水蓝波光自地面泛起蔓延开来,四周楚军一时间被定住了身形,只听得有一男子的声音,轻却笃定,“且听我令。”

“楚逸!”我精神放松了几分,余光看见一个身影踉踉跄跄挣脱了蓝光的控制直扑过来,随后我便被人一把搂入怀中。

被一片红黑晃晕了眼,我听见有兵刃捅穿血肉的声音,铠甲上的图案硌得我生疼。

有温热的液体落在我脸上。

 

“郭——!”

“嘘…别怕。”他似乎想弯弯嘴角安慰我,血痕便自他嘴角淌下来,我想去擦,手却是抖的。

那双鎏金的眼微微笑弯了,里面映着一个满脸血污快要哭出来的,小小的我,“这次…还好,有…挡在…你前面。”

 

“此处并非致命伤。”楚逸颇为冷静审视一番,便指了稍清净些的营帐让我先带锅包肉前去。

我让锅包肉伏在我背上,半背半拖地往营帐走,怕他睡过去,一直尝试着跟他说话。有时他会答,有时不会。

“这也是,空桑的管家的意愿吗?”

鬼使神差地问了,没指望他回答这个问题。却听这人在我耳边轻声道,“不是…”

 

“是一个…普通食魂,在保护自己,心爱的姑娘…”

 

 

5

 

秦楚之争告一段落。下了一盘大棋,历史还是按照既定的轨迹继续发展。

不过还好,打道回空桑的时候,锅包肉已经看不出曾受过伤了。

 

安顿好了新成员,我坐在田埂边偷得半日闲。

“锅包肉,这是猫吗?”

我闲着没事去戳他身上那块铠甲。像是狮子又像大猫的动物吐出小舌头。

他看着我,露出几分无奈的神色。

“是老虎。您总会成为食神,请不要总是放任自己说这种孩子气的话。”

“同你说也不可以吗?”

这人愣了一下,旋即几不可察地点点头,却说,“您这样的自我放任,并不能成为称职的…”

“我只是想撒娇而已啊——!”

 

双人立檐下,新月上柳梢。

“锅包肉,亲亲。”使用了颇为蛮横的语气。

“您真的很擅长给人添麻烦。”

他望着我,眉眼弯弯,嘴角却抿起,像是漫长岁月中的每次一样道出这句话。

“亲亲。”

他躬身微微行礼,然后略略移开目光,似乎在望着天幕上一弯皓白新月,“希望您能明白,您此刻在对您的管家说什么。”

“郭管家,亲亲。”我执拗地望着他。

他终于移动视线,微微垂眼同我对视。我望着那双鎏金的眼眸,终于在其中看到了我的影子,小小的,很清晰。

“您真的,很擅长,给人添麻烦。”他又重复了一遍,面上似乎是一副无可奈何,嘴角却挑起与平日礼节性笑容不同的,微小却柔软的小小弧度。

 

他伸手理了理我的额发,然后终于向着我,走上前一步,微微低头。

一个吻落在我额前。

“Спокойной ночи, любовь моя.”

“希望您有个好梦。”

 


End.

————————————————————

看到新皮当天就想摸,但是白天有课…

零零碎碎,终于卡着时间摸完啦!

俄语那句是,“晚安,我的爱人”


为了写这个,关服之前忘了做菜了( p′︵‵。)

小祸星·翼

食物语接代肝

就接一单。一个月40。包全任务。清完体力

安卓限定

还差40就能买锅包肉皮肤了【抹眼泪】

空桑少主的钱真好赚

就接一单。一个月40。包全任务。清完体力

安卓限定

还差40就能买锅包肉皮肤了【抹眼泪】

空桑少主的钱真好赚

blahbaba

【食物语乙女】与飞龙汤的快乐2.0

  • 可以看1.0也可以不看 反正是谈恋爱

  • 设定是大学毕业后带回家给家长看

  • 好像讲了啥 又好像没讲啥 跑题达人就是我


走你!


飞龙汤很苦恼

在他和学姐谈恋爱谈了整个大学并且包括他职业生涯前两年 之后

他的女朋友说要带他回家见爸妈

很苦恼 要带点什么去

是哑铃?还是筋膜枪?还是腹肌轮?

不知道对象家里人喜不喜欢健身


你很苦恼

在爸妈的威逼利诱下你答应他们要带男朋友回家看看

要怎么样不暴露飞龙汤带去的礼物是你挑的呢?

飞龙一说话就暴露了吧…

然而无论如何你都迎来了放...

  • 可以看1.0也可以不看 反正是谈恋爱

  • 设定是大学毕业后带回家给家长看

  • 好像讲了啥 又好像没讲啥 跑题达人就是我


走你!











飞龙汤很苦恼

在他和学姐谈恋爱谈了整个大学并且包括他职业生涯前两年 之后

他的女朋友说要带他回家见爸妈

很苦恼 要带点什么去

是哑铃?还是筋膜枪?还是腹肌轮?

不知道对象家里人喜不喜欢健身


你很苦恼

在爸妈的威逼利诱下你答应他们要带男朋友回家看看

要怎么样不暴露飞龙汤带去的礼物是你挑的呢?

飞龙一说话就暴露了吧…

然而无论如何你都迎来了放假回家的一天

你那天还强行加了会班

飞龙倒是乖巧的准时回家在家等你

你稍微收拾了一下

也把飞龙汤收拾了一下

大夏天的被飞龙抓着手一起去坐地铁

下班高峰期 堵车 体谅一下

好在前往你爸妈家的地铁还不至于挤满人

飞龙汤张扬的红发似乎产生了威慑效果

路人都挤到了另一边去了

飞龙汤带着口罩看了周围一圈

凑到你耳边努力小声地说

“我以为能走一下你之前看的小说剧情”

你:?

“电车之狼?!”你有些惊恐 “还是乐…可?”

可别被翻到什么不该看的小说

“?你说什么呢?”飞龙汤一脸迷惑

“没什么没什么什么剧情鸭和我说说”

假装很感兴趣

飞龙汤看你两眼(虚伪地)放光

决定亲身示范

啪的一下把手摁在了你旁边的车厢壁上

你吓了一跳 看了一眼车厢壁有没有拍裂

“干啥呢你” 你检查完回头

飞龙汤的脸近在咫尺

你低头 用头顶直接顶开他的头

“诶诶诶不都这么演的嘛”

被铁头顶开的飞龙汤不满

但是呼吸里都是他熟悉的护发素香

熄火


于是一直到地铁站等你爸开车过来接你的时候

你开始紧张了

飞龙汤这时候不紧张了

还有些兴奋

“我记得你说你爸喜欢户外运动”

“不知道能不能…”

“不能” 你伸手隔着口罩摁住他的嘴

并且祈求他放过你的老父亲

结果你和飞龙汤一上你爸的车

他的红发都好像变乖巧了

你忍着笑 看着他掏出你和他一起买的礼物

你的父母看起来倒是接受度良好

迅速的接受了你的男友在篮球联赛里打球并且一头红发是天生的这个设定

趁着你爸妈去准备晚餐

你带他去了你的房间

飞龙汤突然有些局促

你一脸疑惑

看着他晒不黑的粉一白色号的脸

涨红了一些

“你干嘛脸红” 你拍拍他的手臂

发现他手臂都绷紧了一下

“没进过女生的房间…”

飞龙汤嗫嚅道

你忍不住笑了

“那我们一起住的时候你怎么不害羞”

你宛如调戏良家妇女似的靠近飞龙汤

飞龙汤手忙脚乱的抓着你的肩膀要推开你

“嘶——”

他立马松手 害怕捏疼你

你迅速反击 把他摁到门上壁咚他

学着他平时打球的样子勾起嘴角

仰着头凑近他 “你今天是不是在想这个?”

飞龙汤诚实地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倒是不脸红了

“怎么感觉你突然人设崩了”

“这是同居之前的你的房间 一开始一起住的时候 也紧张” 

飞龙汤的手习惯性地搂上了你的腰

导致了明明你在壁咚他

却显得你是被他拉过去顺势壁咚

你放弃挣扎

确定飞龙汤确实没get到壁咚的脸红心跳

“别紧张 不该给你看到的 也不会给爸妈看到” 

你抬起手把飞龙汤侧面编着的小麻花辫拨开

准备给他来个深情的吻安抚他

“那我和你爸妈是一个地位?”

你:?

“你想给我买橘子?” 

你感觉你的额角随时要青筋暴起

“?不是你说的吗?”

飞龙汤一脸不解 甚至还有些冤枉

你抚平了额头上要泵出来的青筋

冷静

“我把你当对象你只想当我爸爸?”

“诶 不是 是你自己…”

你再次放弃挣扎

还是认真的堵住飞龙汤的嘴吧

亲一会他就忘了这部分了


















噬櫻
【噬櫻shikuto saku...

【噬櫻shikuto sakura 】

小心青團打爆你哦~

【噬櫻shikuto sakura 】

小心青團打爆你哦~

是小乌呀
是的是的,快听他的话,把我迷倒...

是的是的,快听他的话,把我迷倒吧。我下贱,我就是馋福公身子。

😍😍😍

是的是的,快听他的话,把我迷倒吧。我下贱,我就是馋福公身子。

😍😍😍

lartinor

【纵横天下】——7.9日起对弈山河活动主玩法解析

图片为官方通知,文字为个人总结,做给协会的小伙伴看的,顺便在这里打一波招人广告!

Q1寻味千古八级协会黑泥的咸鱼时光招人,养老休闲,偶尔翻身,欢迎大佬萌新各种画风的小伙伴加入!

因为是更新前解析,可能与实际理解会有出入。

1.阵营选择随机,每日各方前三有标点权,方便集中棋力(在特殊点奖励拿下后开始占角)。

2.特殊点(8个)有额外奖励,值得优先攻击。

3.吃子遵循围棋法则,需合理运用。

4.每一个点打完百分百后才算占领,但是一方占比超过百分之五十即决定这一点打完后的归属,所以对于白方而言,透明黑子(透明敌方棋子)是没有继续打的价值的!因为打了也是帮敌方占领。黑方同理。所以,如果某点...

图片为官方通知,文字为个人总结,做给协会的小伙伴看的,顺便在这里打一波招人广告!

Q1寻味千古八级协会黑泥的咸鱼时光招人,养老休闲,偶尔翻身,欢迎大佬萌新各种画风的小伙伴加入!

因为是更新前解析,可能与实际理解会有出入。

1.阵营选择随机,每日各方前三有标点权,方便集中棋力(在特殊点奖励拿下后开始占角)。

2.特殊点(8个)有额外奖励,值得优先攻击。

3.吃子遵循围棋法则,需合理运用。

4.每一个点打完百分百后才算占领,但是一方占比超过百分之五十即决定这一点打完后的归属,所以对于白方而言,透明黑子(透明敌方棋子)是没有继续打的价值的!因为打了也是帮敌方占领。黑方同理。所以,如果某点占比差距过大,可提前放弃(比如49:20之类的)

5.小号不必苛求阵营胜利(前三条可无视)跟着其他人打点就是(看哪里占比高就跟着打,优先我方透明棋子),个人奖励与阵营胜负无关。

J

一星期内恢复更新

一星期内恢复更新

My Lancer

【你x龙井虾仁】依然。(上)

*架空黑道pa

*我假面骑士ea看完了

*漫画画了一p了,然后发现之前那篇龙井文的坑还没填,但是我还是想写新的

*咕咕咕


这确实是惊鸿一瞥,如果不是在枪林弹雨中的话。

他只是投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眼神,随后同你一般瞪大双眼僵在原地。

要说不熟倒也不必,你们在私下相聚,一起吃过饭,游览过不少地方,甚至还商讨过同居的话题。

他是你相恋十年的恋人,龙井。

如果不是他现在将枪口对着你的话,也许你还是敢如往日见到他一般亲亲热热地上前,一把揽住他的腰亲切唤一声他的。


“……小伊?”

你万万没想到捂了十年的马甲都这么被扒了,而且对方还是你的对立公司。你只...

*架空黑道pa

*我假面骑士ea看完了

*漫画画了一p了,然后发现之前那篇龙井文的坑还没填,但是我还是想写新的

*咕咕咕

 


这确实是惊鸿一瞥,如果不是在枪林弹雨中的话。

他只是投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眼神,随后同你一般瞪大双眼僵在原地。

要说不熟倒也不必,你们在私下相聚,一起吃过饭,游览过不少地方,甚至还商讨过同居的话题。

他是你相恋十年的恋人,龙井。

如果不是他现在将枪口对着你的话,也许你还是敢如往日见到他一般亲亲热热地上前,一把揽住他的腰亲切唤一声他的。

 

“……小伊?”

你万万没想到捂了十年的马甲都这么被扒了,而且对方还是你的对立公司。你只顾着支支吾吾地隐藏自己的工作,并没有细想为何对方谈到工作时也一样不自然。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后还是他一声清咳打破了沉默,上前抄起你滚进了一旁的一个集装箱后。

“龙井……”你有些不知如何开口,两边公司的顶尖杀手就这样谈了十年的恋爱才发现彼此的真实身份,如果换成隔壁国家的电影剧情你们早就互相暗杀对方失败一起解决掉来杀你们的敌人然后隐姓埋名私奔了。

但这种惊心动魄的剧情刚在你脑海里上演了十秒之后,龙井就干脆地扔下一句话:“我会递交辞呈后去你的公司。”

“嗯……嗯???”

这空气还不如安静着的好。

 

“你也不想和我敌对,不是么。”他淡淡地说着,拉着你起身从旁边一个暗道离开了。

当晚他如约提交辞呈,你也把推荐信写好了发到自己老板的邮箱里,杀手这一行本来就来去自由,只要够强就没人拦得住。

你在他的公寓留宿,这是你第一次去他的私人公寓,以往为了伪装,你们都是住在各自公司的集体公寓里。

你一边看着他整理自己的装备,一边啧啧感叹果然之前他之前展示给你的那个茶香袅袅的居所太过玄幻了。

“那才是我喜欢的样子。”他像是看穿你在想什么,把装备箱合上扣好。“相比于存放这种冰冷枪械的地方,我更喜欢那种茶室。”

“除了工作,其余我都未曾骗过你。”

你了然,因为你也是如此,你和他都了解彼此喜好,了解彼此心意,若是伪装,怎么可能伪装得了足足十年呢。

 

这次的事情说开了,你和他之前不肯同居的顾虑也没有了,你索性回了一趟自己的公寓,收拾收拾之后把东西都搬进了他的住处,正式开始了同居。

你之所以干这行,并不是因为兴趣或者这行的钱多,而是为了复仇。而龙井之前所在的那个敌对的公司,就是你查到最后得知的幕后黑手。

好在他已经离职了,这倒是省去了你很多麻烦,毕竟你确实不想和他刀剑相向。

入住的那一天,你和他小酌了几杯,然后躺在床上相拥而眠。在这之后,他也往这间房子里带了一些茶和茶具,布置了一些看起来高雅的字画。

这亦让你有种回到了他之前和你一起留宿的公寓的时候。而这里是他真正所住的地方,也就是说,他如今对你无所保留。

这里像是你们的家。

 

又一次旖旎之后,你掏出早已准备好的戒指,戴在了他的手指上,问出排练多次的那番话。

他确实没有想到,却并不显得特别意外,几乎没有多加犹豫,轻声却又真诚地答应了你。

仿佛喜事一件接一件地找上门,你也终于得到了一个机会可以彻底倾覆那一家公司。

你参与了那一次火拼,终于见到了那家公司的最高层,你用枪抵着他的头询问他当年事情的真相。

一切都和你得知的情况八九不离十,眼前的这个男人颤抖着将一切和盘托出,他切断了你心中最后一丝希冀,根本没有给你留下任何美好的印象,一切的缘由依然是那么黑暗。

你咬着嘴唇,想要开枪,可是一只手却按在枪柄上,把你的枪口往下压。你没有反抗,只是扭头去看向他。

 

“我不仅要杀了他,我还要杀了这个公司所有的人。”你告诉他。

龙井垂着眸,低声对你说:“能放过他吗?”

好歹是自己之前的上司,帮过他很多,他还是想要试着替他求个情。

你知道他向来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与你在最初所看见他那副淡泊的样子不同。

“我不求你放过所有人,我只希望你能够留他一命。”

“龙井……”

“我要是把他杀了,你会怎样对我?”

你扬起笑容望向龙井调侃着,却在他眼中看到了压抑的困扰。

“你——”他哑着嗓子,想要说些什么,但看起来像是生气了。

“……放过他。”最后他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重复了这句,你却从中听出了命令的意味。

可笑的是,除了他,还没有人敢命令你。

他确实是重情重义。你想。

 

“龙井。”你唤他。

“……嗯?”

“龙井。”你没有说做什么,只是又叫了他一声。

他蹙起眉,正打算问你何事,却看见你发红的眼角和滚落的泪珠。

他有些无措了,你却依然面无表情,只是慢慢地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明白,就不要随便说这种话。”

“只是因为是你说的,我才听的,只是因为是你。”

 

你把枪收起来,一脚踢翻了这个男人:“滚吧。”

男人酿酿跄跄地跑走了。你用拇指顶开打火机的盖,把火打出来,掀开之前悄悄处理过的一块地砖,把打火机丢了进去。

你们离开了这栋大楼的十秒后,一道火光冲天而起,整个大楼塌为了废墟。龙井顿住了脚步,你却没有回头。

你的背影看起来很疲惫,他敏锐地察觉出了你的不对劲,但也知道原因在于自己。

他试着呼唤你,你没有应声,自顾自地跨上了摩托,戴上头盔发动车子走了。

那天晚上,你没有回去。

 

第二天清晨,龙井还是没能按捺住内心的焦虑,拨打了你的一个关系很好的同行朋友的电话。

一夜未眠,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憔悴,但还是尽量清晰地把事情的经过讲述给了他。

“你让他把那人放了?”

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惊讶。“他还真的做了?他这是得多爱你啊。”

“那人……怎么了么?”龙井的胸口涌上一丝不安,他靠着床,努力稳住声线。

“他是小伊家那起灭门案的主谋啊,就因为怀疑他的父亲挪用了公司的钱,就把他家给烧了,只有小伊一个人得救。后来得知他们家是清白的,却连个道歉赔偿都没有。”

“小伊之所以会做杀手这一行,也就是为了复仇。如今你说你让他把人放走了……”

 

龙井没办法再听下去了。

他的手无力地垂下,手机脱落摔在床上,他突然觉得有些发热,那股热流从腰椎一点点上涌,蔓延到心脏,可他却在发抖。

指尖有些冰凉,他用力握成拳,可这凉意却没法缓解半分,哪怕那份热量砸在手背上,他却只是咬着唇,说不出半句话。

直到那只手颤颤巍巍地抹了一把脸,沾染了满手湿意,他才发现自己哭了。

 

“喂?你还在听吗?”

“我大概知道他现在在哪,要不要告诉你?”

……

 

大雨滂沱。

龙井赶到地址上所在的那个地方的时候,时间才刚过正午,可天却是灰蒙蒙的。乌云压下来,无情地将雨倾洒而下。

这是一座很大的墓园,因为不是清明,所以没有什么人,风吹过碑与碑之间的缝隙,发出悲鸣。

这里很喧哗,却又很安静。雨声,风声,碑旁的瓶中花枝摇曳的簌簌声,唯独没有人声。

 

他没有花什么力气就找到了你。

你跪在一排墓前。

他走到你不远处,却又站定了,像是畏惧什么一般不敢上前。

他听见你呜咽着,断断续续地说着:“对不起……可是我不想让龙井讨厌我……对不起……”

“对不起……爸爸,妈妈,妹妹……我真的很爱他……”

“可是……可是我好恨……我好恨啊……”

“对不起……我真的好恨啊……”

你的膝盖沾满泥泞,浑身湿透,不知在这里跪了多久。

龙井攥了攥拳,终是没有上前打扰,而是绕到后面一点的位置,对着那一排墓,跟着跪下了。

 

雨没有停,而且看起来一时半会也停不了。

两个身影就这样一前一后跪在雨中。你不再言语,而他也安静得很。天地间似乎被残朽的岁月腐蚀,只剩下雨声,风声,碑旁的瓶中花枝摇曳的簌簌声。

却唯独没有人声。

 

(未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