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食物语二周年

13955浏览    524参与
月惊山鸟

瓷语

根据食物语的《琳琅匠心》而写,是一篇关于瓷器的小短文

-------------------------------------------------------------------------------------


日落青山外,阵阵鸦啼萦绕耳畔,寒气顺着渐渐消失的光,在静澈的湖面袅袅升起,江边的枫树在水面撒了一片红,那渐渐泛起的涟漪仿佛在诉说一个又一个故事。

夜深人静之际,那些人间斑斓的灯火也渐渐熄灭。

徒留一盏小灯。

一枚瓷碗静静躺在微黄的灯光下,身上不规整的裂片诉说着他的身份,也诉说着它的历史。

它说:“我叫定瓷。”

2

我不知道自己在冰冷的地里沉睡了多久,直...

根据食物语的《琳琅匠心》而写,是一篇关于瓷器的小短文

-------------------------------------------------------------------------------------


日落青山外,阵阵鸦啼萦绕耳畔,寒气顺着渐渐消失的光,在静澈的湖面袅袅升起,江边的枫树在水面撒了一片红,那渐渐泛起的涟漪仿佛在诉说一个又一个故事。

夜深人静之际,那些人间斑斓的灯火也渐渐熄灭。

徒留一盏小灯。

一枚瓷碗静静躺在微黄的灯光下,身上不规整的裂片诉说着他的身份,也诉说着它的历史。

它说:“我叫定瓷。”

2

我不知道自己在冰冷的地里沉睡了多久,直至天光大亮,才将我唤醒。被展出的日子里,我见过许多目光。他们疑惑,觉得我失传已久,却还能再见我的身影;他们惊叹,惊叹我身上独一无二的碎裂之痕,却依旧能惊艳世人;他们骄傲,因为世上再无第二个我。

除了我,没有几个人能知道我的故事。

我诞生于唐朝,所有人都说那是一个令人向往的时代。

历经种种,就像是一场黄粱美梦。梦里有万邦来朝的震撼,有胡姬翩翩起舞的柔情,有华灯初上,万人空巷的繁华,也有金戈铁马踏破长安的悔恨。那时的我也曾跟随胡人商贩西去,见过塞外的大漠孤烟、长河落日炎炎烈日下的漫天黄沙;也驾着车马一路南下,见过绵绵细雨绕江南,小桥流水伴人家的美景;也曾在月明星耀的夜晚,见过笙歌曼舞,众人皆醉的宴席。那些一去不复返的时光,都是我的怀念。

可即便我再怀念那个盛世,也无法阻挡盛世灭亡。

转眼间,我来到了宋朝。他们说,宋朝清雅,所以我也渐渐变得清新雅致,就像是那河边的的兰草,虽不起眼,却余香袅袅。

直到围绕在我身边人越来越多,不论是老人还是小孩,又或是年轻人,他们笑嘻嘻地看着我,眼睛里满是不加掩饰的喜爱,这是我从来未曾感受过的。也正是因为那些喜爱,我甚至见过黎明破晓之际,却依旧热闹不减的街道,见过在万里晴空下,海面浮现的蓬莱之岛。我知道,这是一个不同的时代。

渐渐的,我沉醉了,沉醉在这种温柔里。突然耳边响起的琵琶之声,无意间拨动着我的心弦,我想起我多年前碰到的一位诗人,在一个秋日萧瑟的夜晚,他与友人举杯饮酒,却无乐助兴,偶然听到了琵琶声,那声中凄楚悲切,像是在诉说着这一生的不如意。他望着那年老色衰的琵琶女,泪眼婆娑,说了一句“相逢何必曾相识”。我看不懂他们的感情,也许,他们之前也是天上谪仙般的人,只是同我一样,无法抗争,成为了现在的样子吧!

我继续聆听着那声声琵琶,却忍不住落泪。

就在我以为自己会一直生活在这个时代时,它终究没能抵过炮火铁骑,还是永远埋没在历史当中。

见过了战乱与繁华,我也感觉自己有些力不从心,身边的人不知道何时离我远去,我无人相伴。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孤独,可我却无能为力,只能静默地等待着,在暗无天日的库房之中积了灰,失了光。

因为元朝尚武,他们不喜欢我的较弱,他们喜欢的,是猛烈如火的美酒与粗犷坚硬的铁器。他们还说,他们的铁骑曾经到过异国的带有芬芳的土地上,可我曾经也不是没见过那山外山与楼外楼的风花雪月。

我见过的,远比他们要多得多。

我就这样,永远停留在这个时代里了。

地下凝固的时光,让人们把我忘却。而有一天的到来,让我重新回到世人面前,他们说,这次不会再抛下我。

3

后来,那件定瓷依旧安静地躺在那里,每日前来聆听它故事的人络绎不绝,有奶声童稚的小孩,有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也有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都和千年之前的人一样,都有满怀着热爱。

人道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它还依旧是它,只是陪它的人换了一轮又一轮。他们其中有人会陪它洗净铅华,有人会陪它看尽繁华,而它的故事将会继续流传,它创造的辉煌也将有人替它延续。

一枚瓷器,它用无声的语言诉说自己的辉煌与落寞,也漠然地看着一个朝代的辉煌至极而后衰落成为历史。那些无人问津的瓷器,失传已久的技艺与无迹可查的历史,即便它们都不为人们所记忆,可它们曾经的辉煌却不会就此烟消云散,它们只是沉默着,等待着被发现。

 


DBD
台服二周年摸个🐟

台服二周年摸个🐟

台服二周年摸个🐟

须臾

问一下哈,有没有想自学简单的ps美工,爱豆手幅,视频剪辑的,自学用到的素材和教程!删除有点可惜,需要的扣11 !!  或直接私信!白给~白给~ 

问一下哈,有没有想自学简单的ps美工,爱豆手幅,视频剪辑的,自学用到的素材和教程!删除有点可惜,需要的扣11 !!  或直接私信!白给~白给~ 

矜天天

少主上学记(10.5)

假如德州阿符来迟了……


完了,我已经开始为小混混们默哀了。


接上篇小混混放完狠话后……


不行不行,还是想默哀。


“老实把钱交出来,不然爷的拳头可不长眼啊!”小混混嚣张的喊。


“哥,他们说要打我们哎!”伊沐兴奋的指着说话的小混混。


伊然也笑出了声:“你可以表现的不那么兴奋,你看,这位小兄弟脸色都变了。”


就想伊然说的那样,被指的小混混面色涨红,显然已经恼羞成怒了。


“MD,小兔崽子不知死活。”小混混吐了最嘴里的牙签,“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我看你们是不会配合了。”


五个小混混纷纷举起拳头,冲了过去。


“你两个,我三个。”伊然将自己的...

假如德州阿符来迟了……


完了,我已经开始为小混混们默哀了。


接上篇小混混放完狠话后……


不行不行,还是想默哀。




“老实把钱交出来,不然爷的拳头可不长眼啊!”小混混嚣张的喊。


“哥,他们说要打我们哎!”伊沐兴奋的指着说话的小混混。


伊然也笑出了声:“你可以表现的不那么兴奋,你看,这位小兄弟脸色都变了。”


就想伊然说的那样,被指的小混混面色涨红,显然已经恼羞成怒了。


“MD,小兔崽子不知死活。”小混混吐了最嘴里的牙签,“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我看你们是不会配合了。”


五个小混混纷纷举起拳头,冲了过去。


“你两个,我三个。”伊然将自己的书包随手扔在地上,“注意一下力度,这伙人可不像易牙一样耐造。”


“了解。”伊沐活动活动手腕,“一根肋骨,一条胳膊就可以了。”


随着伊沐用书包一下抡在一个小混混头上,一场单方面的群殴开始了。


伊沐先用书包抡倒一个混混,然后直接丢下书包,用脚踹到了另一个扑过来的人。


都说拳脚无眼,这场架就完美的体现了这一点。


伊沐一拳将一个混混打的撞在墙上。“哎,不好意思太久没打架,力道一时间没收住。”伊沐将小混混从墙上抠下来,向后一甩,击倒背后偷袭的人。


“抱歉抱歉,没注意到背后有人。”伊沐歉意的过去将鼻青脸肿的混混甲扶起,“这肋骨都断两根了,对不起啊。”


再看被打倒在地的小混混乙:“哎呀,这胳膊咋还脱臼了呢?没事啊,我和师傅学过的,就疼一下。”


随着小混混乙的一声惨叫,伊沐满意的放过他的胳膊:“放心,已经好了,不会有问题的。”


然后她一手一个,将两个丧失战斗力的小混混提溜到墙角堆好。


“哥,你搞定了吗?”伊沐拍拍手,“都三分钟了。”


伊然一个过肩摔将小混混丙扔在地上,然后回头招呼妹妹:“过来帮忙,运一下伤员。没有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没有明伤。”


看着墙角堆着的五个人,危机感缓缓的从两位少主心中升起。


“哥,一会儿我们怎么跟德州阿符解释啊。”伊沐犹豫了,“他们要是告诉郭大爷,我们会被吊悬崖的。”


伊然思索片刻:“就说他们分赃不匀,自己打起来了,我们只是被打劫的无辜路人。他们打架,管无辜的少主什么事。”


“少主觉得我们会信吗?”身后传来了阿符的声音。


“哦,我亲爱的哥哥。我仿佛听到了我们超级喜欢的阿符的声音。”伊沐额头冒汗。


“少主,请回头。”德州的声音也冒了出来。


“哦,我亲爱的妹妹。我也仿佛听到了我们超级喜欢的德州的声音。”伊然四十五度望天。


德州阿符一人一个将少主提了过去:“少主,说过很多次的安全意识呢?遇到有人勒索打劫的正确做法是什么?打架斗殴的危险性不记得了吗?人间界的法律法规忘了吗?”


一连串的发问直击少主内心,两位少主连连认错。


警局里,值班同志正在做调查。


“他们……怎么伤的这么重?”


“额……他们分赃不匀,自己打起来了。”伊沐尴尬的回答。


“这……都有这么严重的伤……真的没有其他人了吗?”


“没有。”伊然连忙摇头,“只有我和妹妹在场。”


“那你们……”


德州开口打断:“我妹妹他们是被打劫的对象,而且他们受伤了。”


警察同志打量了面前的两位高中生,一个手背划了个小口子,已经愈合了;一个只有衣服脏了一点点。


只是高中生,总不可能五个大男人被两个学生打残了吧?


就这样,少主们成功混过一关。


当然郭大爷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在不久后的一个小长假里,他们在悬崖整整挂了三天。





矜天天

少主上学记(10)

最近的一中不太太平,有一群小混混喜欢在学校附近流窜(放心,不是少主之前打过的那一波)。好几个学生跟家长老师提到自己被小混混打劫了。

为了保护学生的安全,大部分家长都选择了接送学生。学校也上报当地警方,有警员在学校附近巡逻。

“沐沐,你们今天没有人接送吗?”同桌昨天被打劫了零花钱,“听说你们练过武,但是他们人很多的,你和伊然只有两个人是打不过的。”

伊沐没有收拾书包而是摊开晚上的作业:“我们晚一点回去。家里人要到七点多才能下班。”

“那我先走了,你们也要小心一点哦。”

教室里的同学走了大半,留下来的也是和伊沐他们一样等父母下班的。

“哥,其实我觉得我们可以自己回家。”伊沐小声说,“我...

最近的一中不太太平,有一群小混混喜欢在学校附近流窜(放心,不是少主之前打过的那一波)。好几个学生跟家长老师提到自己被小混混打劫了。

为了保护学生的安全,大部分家长都选择了接送学生。学校也上报当地警方,有警员在学校附近巡逻。

“沐沐,你们今天没有人接送吗?”同桌昨天被打劫了零花钱,“听说你们练过武,但是他们人很多的,你和伊然只有两个人是打不过的。”

伊沐没有收拾书包而是摊开晚上的作业:“我们晚一点回去。家里人要到七点多才能下班。”

“那我先走了,你们也要小心一点哦。”

教室里的同学走了大半,留下来的也是和伊沐他们一样等父母下班的。

“哥,其实我觉得我们可以自己回家。”伊沐小声说,“我觉得对方就算有十个人也不一定是我们的对手。”

“我觉得最好不要。”伊然一边写作业一边回答,“你忘了郭大爷怎么跟我们说的了吗?万一我们出了任何事情,明天估计我们就能看到新闻上说,附近500米的小混混都被一锅端了,并且我们会去悬崖上继续吊着。”

“虽然我觉得让小混混消失是件好事,但是我觉得哥哥你说错了一点。”伊沐痛苦面具,“就算我们平安无事的回去,我们也会被郭大爷提走魔鬼训练的。”

“所以啊!为了活命,还是老老实实的等德州阿符下班接我们吧!”伊然作业完成了大半,“赶紧写作业吧,回去之后我们还有晚班要上。”

时间一转眼就到了七点,班上的同学也陆陆续续的走了一些。

伊然伊沐收拾好书包和同学告别,准备去校门口等着德州阿符的到来。

远远的有四五个吊儿郎当的青年向这边走来,边走边骂。

“MD,这些警察阴魂不散,哪都有他们。”

“就是昨天强子还被他们抓住了,这个片区好像新来了两个警察,还挺厉害的。”

“这叫什么事儿啊?现在的小孩胆子都这么大吗?那些告状的就不怕我们报复吗?”

“哎,校门口不是站了两个小朋友吗?问他俩要点零花钱买包烟呗!”

“可以啊。刚刚警察好像已经收队了,这两人又落单,那就别怪我们了。我们折了几个兄弟,总得有点收入吧!”

伊沐伊然在门口听得一清二楚。

“有时候我觉得我俩就像是反派吸引的源头。”伊沐感叹,“反派总会因为各种巧合出现在我们面前,然后被干掉。”

伊然也难得的冷幽默:“有时候我会觉得我们是不是中了自家食魂的嘲讽功能?不然怎么走哪都能遇到反派?”

两人不跑,反而说笑的态度引起了对方小混混的不满。

“喂,没听到吗?”一个小混混抖着腿叼着牙签,“身上有多少钱都拿出来。不然可别怪哥哥们拳头不长眼。”

伊沐直直的盯着领头的那个人:“你知道这个片区之前那帮小混混怎么样了吗?”

“那帮弱鸡关我什么事?”小混混含糊不清的说,“我可跟那帮人不一样,他们只会说说,而我们可是动真拳头的。”

伊然叹了口气:“其实你们应该知道,最好去详细的了解一下。”

小混混被整的有些不耐烦了:“赶紧掏钱,你以为这个点会有人来救你们吗?警察下班啦,保安去开会了。拖延时间是没用的!”

“现在给钱还能免一顿打,不然可就别怪哥哥们不客气!你们说是不是啊?”领头的小混混发表完自己的观点后,需要小弟们的认同。

不过奇怪的是,以往非常捧场的小弟,这次居然一句话没有说。

“问你们话呢,你们……”老大怒气冲冲的回头,然后脸上的表情就从愤怒转为尴尬,再转为震惊。

旁边跟着的四个小弟已经瘫在地上,嘴里被东西堵着,手上套上了手铐。两个警察一左一右的站在他身边,一个严肃,一个不解的看着他。

“你刚刚说想对我们的少主做什么?”德州严肃的说,“根据人间的法律条规,你们已经违反了社会治安法,我们将依法对你们进行缉拿管制。”

阿符一副要笑不笑的看着他们:“你们是怎么想的?如果我们不出现你们现在已经被打没了知道吗?我们的少主可以一打十的,知道吗?”

少主当天是跟着德州阿符一起把小混混送回警局才回家的。

离开警局前,小混混叫住了少主:“你们……之前说的那伙人……他们,最后怎么了?”

伊沐微微一笑:“没什么哦,只是被我的家人打的住了两个月医院而已。”


矜天天

少主上学记(9)

大型OOC现场,注意


“真的好帅啊!他是来接沐沐的吗?”


“肯定是,之前我们都没见过他。沐沐家的基因真的好强大啊!”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穿的是西服,但我总觉得他像个征战沙场的大将军,一把长戟,所向披靡。”


“你们女生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还大将军,下一步是不是要到沐沐面前单膝跪地,然后来一句’臣救驾来迟’?”


“玩梗的注意一下啊,这是同学家长,不要乱开玩笑。”


还没下课,靠窗的同学就开始嘀嘀咕咕的讨论起校门口的事情。


“你看,你看。那个帅哥去买了……棉花糖??”


“额……不知道为啥,这粉粉嫩嫩的颜色和帅哥的画风很不一直呢!”


“不会是谁...

大型OOC现场,注意


“真的好帅啊!他是来接沐沐的吗?”


“肯定是,之前我们都没见过他。沐沐家的基因真的好强大啊!”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穿的是西服,但我总觉得他像个征战沙场的大将军,一把长戟,所向披靡。”


“你们女生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还大将军,下一步是不是要到沐沐面前单膝跪地,然后来一句’臣救驾来迟’?”


“玩梗的注意一下啊,这是同学家长,不要乱开玩笑。”


还没下课,靠窗的同学就开始嘀嘀咕咕的讨论起校门口的事情。


“你看,你看。那个帅哥去买了……棉花糖??”


“额……不知道为啥,这粉粉嫩嫩的颜色和帅哥的画风很不一直呢!”


“不会是谁的男朋友吧?”有同学问,“总不可能是个帅哥就是沐沐家人,也许是我们学校谁的男票吧!”


“那胆子也太大了,这么明目张胆。”


“咳咳!”台上的老师出声提醒,“窗边的同学们,帅哥再好看也不能帮你们背完古诗词啊!刚刚说话的,今晚把这首诗抄10遍,加深印象吧!”


“啊!”


“老师你管着叫诗?”


“救命,我现在觉得’在天愿作比翼鸟’就是我的催命句了。”


下课铃在同学们的哀嚎声中响起,大家纷纷收拾书包离开。


“少主。”先前被同学们讨论的男人举着棉花糖靠近新同学,“胡管家说你们放学会饿,让我给你们买点零食。我问了店里的小二,他们推荐的这个。”


见少主们愣在原地,莲华有些着急:“我出门前换了衣服,没有沾上血的味道。”


伊沐“呀”的一声回过神,亲昵的拍了拍莲花血鸭因为紧张而绷紧的肩膀:“没有嫌弃的,将军什么样我们都不会嫌弃的,我们是家人啊!”


伊然接过棉花糖和他另一只手上的冰淇淋:“我们只是觉得将军你拿棉花糖的样子很帅,如果笑一笑就更好了。”


“像我这样的恶鬼……”莲花血鸭有些无措,下意识的想要抓紧自己随身的长戟。不过空空的手心提醒了他,为了少主不被别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在临走前特意放下了跟随自己多年的武器。


“好了好了。”伊沐一把挽住莲华的胳膊,“回家了,回家了。”


“等等,伊同学。”身后老师叫住了他们,“小小年纪怎么能早恋呢?虽然你成绩很好,但是这是不符合校规的。你还年轻……”


“……”


“老师,这是我们的家长。”伊然尴尬解释。


“伊然同学,你见过那个家长会捧着这么一大团粉色棉花糖,打扮这么隆重的来接学生?”老师语重心长,“你是哥哥,面对这种原则上的问题,你要学会引导妹妹,而不是帮忙隐瞒,作为学生………”


“老师,这真的是我们家长。”伊沐有些苦笑不得,“这是我哥哥,是……军人,平时很少回家的,所以打扮的这么正式。”


“真的?”


“是。”莲花血鸭板着脸,“这是我的证件,手机里有我和小伊其他家人的合影。”


老师看过证件后,连忙道歉,还跟莲华讨论起两位少主在学校里的优异表现。


“沐沐的哥哥好帅啊!”


“还是军人。”


“听说军人挣得不多。”


“家境不好,当兵又挣得不多,那肯定是为了梦想啊!”


“沐沐家太好了。”


“完了,我现在不想和沐沐做朋友了。你说我做她嫂子怎么样?”


“你在做梦。”


不用我说,你们懂得,流言又严重了。




放学回家路上。


“莲华你从哪儿弄来的军官证?伪造证件违法的。”


莲华沉默了一下,默默递上证件:“我考得,这几天他们不在我就请假来接你们。”


“难怪之前有段时间没看见你呢!”伊沐捧着证件转圈圈,“啊啊啊,我家食魂好厉害啊,我也要更优秀才行。现在的我还是太弱小了。”


其他同学:你闭嘴!

矜天天

少主上学记(8)

相比于昨天的烤乳猪,相对不那么中二的飞龙汤就让少主的接受能力高了很多。

最起码他在外面不会像烤乳猪那样嚷嚷着他的战斗成果。

而且飞龙汤最起码也是天族的勇士,如果风生水起卸任的话,他还是天族的新任管理者呢。

怎么说还是很靠谱的…………吧?

飞龙汤只是好战,他不会自己去挑起事端的。而且……哎哎哎,等一下,飞龙汤你回来!那边是人家学跆拳道的汇报表演,你不要冲上去殴打教练!

好吧,我们继续。

飞龙汤的好战是有原因的,这是由于他们族群的氛围原因导致的,所以………飞龙汤你站住,人家说的练舞是舞蹈的舞,不是武术的武,你不要冲上去打人家!

啊,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继续。

而且经过这段时间在...

相比于昨天的烤乳猪,相对不那么中二的飞龙汤就让少主的接受能力高了很多。

最起码他在外面不会像烤乳猪那样嚷嚷着他的战斗成果。

而且飞龙汤最起码也是天族的勇士,如果风生水起卸任的话,他还是天族的新任管理者呢。

怎么说还是很靠谱的…………吧?

飞龙汤只是好战,他不会自己去挑起事端的。而且……哎哎哎,等一下,飞龙汤你回来!那边是人家学跆拳道的汇报表演,你不要冲上去殴打教练!

好吧,我们继续。

飞龙汤的好战是有原因的,这是由于他们族群的氛围原因导致的,所以………飞龙汤你站住,人家说的练舞是舞蹈的舞,不是武术的武,你不要冲上去打人家!

啊,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继续。

而且经过这段时间在空桑的熏陶,以及风生水起的悉心管教,他已经改变了很多。本少主相信…………飞龙汤!那是警察叔叔在抓坏人……哦,抓坏人啊!这个可以去帮忙。

总之,这条上学路太过于漫长。两位少主一边在心里安慰,一边又用实际行动去阻拦着总是跃跃欲试的飞龙汤。

“那个,飞龙啊!”伊然在校门口认真的说,“晚上的餐厅会很忙的。这几天只有你们三个在空桑的事情太多了,如果太忙的话,可以不来接我们的。”

飞龙汤本来想拒绝少主的这个提议,但一想到风生水起临走前的嘱咐,只好点点头。

你说巧不巧?

就这一天,没有食魂来接少主,麻烦就找上了门。

放学两位少主和同学有说有笑地走在回家的街道上。突然,一伙小混混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为首的那个拎着个木棍,嘴里叼个牙签,整体样貌吊儿郎当。偏偏他还以为自己很帅,一手揣在喇叭裤的口袋,一手提着木棍扛在肩上,表情拽拽的说:“小爷盯你们好几天了,赶紧的,把身上的钱都交出来。不听话,可别怪小爷的棍子不长眼睛。爷可都是进过局子的,弄你们这帮学生仔还是不成问题的。”

“这家伙看起来好矬哦。”伊沐看起来一点也不紧张,“还自称小爷,阿符要是在这里,估计现在已经提拳头上去了。”

“就是就是。”伊然也点头,“拽什么拽?以为自己放荡不羁爱自由吗?要我说就是个地痞流氓,连我家隔壁的那个二傻子易牙都比不上。”

“诶,别瞎说。”伊沐连忙阻止,“易牙怎么说也是个大反派,怎么能跟这种小喽喽一样的人比?尊重一下大反派的设定好不好?”

这两人的悄悄话说的很大声,大声到对面的小混混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身后的同学悄悄的扯了扯他俩的衣袖:“别说了,他们好像要打人了。”

“打人?”伊然来了兴趣,“确实好久没有锻炼锻炼身体了。上次咱俩锻炼是啥时候来着?”

伊沐十分积极的卷起袖子:“是易牙伤害我们家人的时候吧。说起来挺可惜的,当时只打断了他一根肋骨。”

伊然一边卷袖子,一边关心地对身后的同学说:“你们赶紧躲躲,或者报个警。一会就没事了。我们俩从小就练武的。”

有个女同学的脸都吓白了,但还是在关心两人:“要不我们还是一块走吧,他们人很多的。”

“没事儿,你先走,我们一会儿就追上来。”伊沐冲她笑。

一时间气氛有点凝重,男同学想在女同学面前有点面子所以留了下来,女同学也因为担心只是躲在角落。

就在两方要打起来,飞龙汤突然从巷子口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向着小混混的头领就是一拳头。

“欺负人是吧!”飞龙汤揍下去一拳。

“还欺负到我家少主头上了!”又是一拳。

“小小年纪不干正事,学习都不能让你堵塞的脑子通畅吗?”又是一拳。

伊沐见状,遗憾的放下了袖子,然后招呼身后的同学:“有带手机的吗?报个警吧!这儿没我们什么事了。”

见大家一脸懵,伊然跟他们解释:“那个是我们的家人来接我们放学的。他是学武的,就这几个人都不够他看的。先报警吧!”

就这样,警车过来把几个鼻青脸肿的小混混拉走了,顺便表扬了见义勇为的飞龙先生。

第二天,全校都知道。

两位新同学的家人在放学途中见义勇为,救下了新同学外的八名同学,并且惩治了一直在学校周围勒索学生的小混混。

还有传言说,两位新同学武力也是很高的。只不过大家看着两人瘦瘦弱弱的样子,没有人相信罢了。

唉,传言到底是有些偏颇。但起码这次的形象好多了。

矜天天

少主上学记(7)

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又是一个上学日。

少主们今天一点都不想上学。

这倒不是什么上学困难症,也不是因为今天有考试。一切的一切,纯粹是因为九重天发来的一条通知。

考虑到空桑的少主们正在人间上课,所以九重天这次只是召集了空桑的食魂们过去汇报工作。由于这是空桑少主担任代理食神后的第一次大汇报,所以就九重天所有食魂都召集了过去。

少主为什么担忧呢?

这还要说到之前,他们商量出来的用接送少主的方式来隐形炫富方案。

你以为他们担心的是食魂都走了没有人去接送他们了吗?不不不,只是没人接送而已,这点他们是无所谓。

有所谓的是九重天在通知里特别标注了一句话:“鉴于空桑规模巨大,空桑少主学业繁忙。在汇...

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又是一个上学日。

少主们今天一点都不想上学。

这倒不是什么上学困难症,也不是因为今天有考试。一切的一切,纯粹是因为九重天发来的一条通知。

考虑到空桑的少主们正在人间上课,所以九重天这次只是召集了空桑的食魂们过去汇报工作。由于这是空桑少主担任代理食神后的第一次大汇报,所以就九重天所有食魂都召集了过去。

少主为什么担忧呢?

这还要说到之前,他们商量出来的用接送少主的方式来隐形炫富方案。

你以为他们担心的是食魂都走了没有人去接送他们了吗?不不不,只是没人接送而已,这点他们是无所谓。

有所谓的是九重天在通知里特别标注了一句话:“鉴于空桑规模巨大,空桑少主学业繁忙。在汇报工作期间,烤乳猪、飞龙汤、莲花血鸭可留在空桑协助少主工作。”

通知一下,大家凑在一起琢磨了一下,然后一致觉得,一定是上次他们三个去九重天汇报工作的时候,砸了九重天太多的东西,九重天怕了。

但是留下他们,少主怕了。

想想那永远赤字的餐厅账本,想想那时不时就会破碎的桌椅板凳锅碗瓢盆,其实这些也不算啥,毕竟习惯了。

但是!

如果他们要去学校,丢不丢脸又是一说,最起码学校对两位少主的误会还要再升级一遍。

但是!

这能阻挡得了留守三位食魂的热情吗?

显然是不能的。

烤乳猪通过一片“厮杀”成功脱颖而出,成为第一位接送少主的食魂。

两位少主为了防止这家伙把学校砸了,十分默契的起了个大早,趁着烤乳猪不注意,赶忙溜去了学校。

但俗话说的好啊!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当两位少主放学的时候,看到门口热情洋溢的烤乳猪,内心十分复杂。

“完了,忘了放学的时候,他能来接我俩了。”伊然深深地叹了口气。

伊沐满脸笑容:“哥哥,想开一点。说不定这只是穿着烤乳猪外壳的锅包肉呢!”

“你才要想开一点吧!”伊然木着脸,“不想笑,可以不笑。不用勉强。”

伊沐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其实他来接我真的很高兴,可是我怕他突然把学校烧了。虽然他把学校烧了我也很高兴,但是我觉得我家餐厅目前是赔不起整个学校的。”

正说着,烤乳猪已经看到了他俩,开心地躲过阻止家长进校的保安,扑了过去:“少主,你们今天早上走的好早呀!我起来的时候你们俩都走了,莲华那家伙还嘲讽我起的太迟,然后我俩就打了一架。你放心,没有出大乱子,飞龙汤有拉着我们俩的。而且我们没有在厨房打,我们是在后面农场打的。这次只烧毁了一个仓库而已。”

两位少主呵呵的用笑容迎接这苦涩的消息,心中暗骂九重天:“留下烤乳猪和飞龙汤这两个好战分子就算了,咋还留下个嘲讽呢?这也就算了,怎么就不能留一个可以拉架的呢?”

烤乳猪还在描述他们的这场斗争:“我天罚之焰•烈火丹心守护者•永焚者•烈焰降生火之诸帝可是很厉害的,当时莲华的枪离我就一点点距离,我一个闪身然后用火焰攻了过去。要不是不知道谁吐在农场的果核让我滑了一跤,他是不可能躲开我那团火焰的……”

烤乳猪说的起劲,少主听的苦涩,小钱钱飞走的时候很开心,身后的同学们很是震惊。

第二天,学校传开了新的传言。

据说新来的两位转学生,家里有个非常中二的哥哥。在家玩火的时候烧掉了一个仓库,还丝毫没有悔改。

而且听这个中二的哥哥说的话,感觉他家里还有不少这样中二的家人。

“天呐,新同学真的太不容易了。”谣言又为少主博得了一片同情,“如果我有这样的家人,一定会很头疼的。”

唉,今天还是没能澄清谣言的一天呢!

矜天天

少主上学记(6)

今天是仙杏师徒送少主上学。为此,两人还特意找小笋要来了现代服饰。

“诗老师今天也要和我们一起去学校吗?”伊沐看着诗礼银杏手中的教案问道。

“嗯。”诗礼银杏点点头,“我前两天考了教国学教授,已经和你们学校谈好了,在你们学校上课。”

“师兄呢?”

“我是老师的助教,过去帮忙。”八仙自然的接过诗老师手中的东西。

“希望我们不用上诗老师的课。”伊沐悄咪咪的和哥哥咬耳朵,“平时在空桑上课就已经够要命了。”

“同意。我可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叫起来回答问题。”

校门口。

“沐沐,今天送你来的那个小正太好可爱啊!他是你的弟弟吗?旁边那个是他哥哥吗?”

伊沐看了看已经听见这话的诗老师,默默为自...

今天是仙杏师徒送少主上学。为此,两人还特意找小笋要来了现代服饰。

“诗老师今天也要和我们一起去学校吗?”伊沐看着诗礼银杏手中的教案问道。

“嗯。”诗礼银杏点点头,“我前两天考了教国学教授,已经和你们学校谈好了,在你们学校上课。”

“师兄呢?”

“我是老师的助教,过去帮忙。”八仙自然的接过诗老师手中的东西。

“希望我们不用上诗老师的课。”伊沐悄咪咪的和哥哥咬耳朵,“平时在空桑上课就已经够要命了。”

“同意。我可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叫起来回答问题。”

校门口。

“沐沐,今天送你来的那个小正太好可爱啊!他是你的弟弟吗?旁边那个是他哥哥吗?”

伊沐看了看已经听见这话的诗老师,默默为自己的同学默哀:“不是呢!他是教我国学的家人,旁边那个是他的学生,我师兄。他……只是显得小。”

同学很是吃惊:“真的只是显得小吗?你告诉我他是小学生我都信。”

伊然从后面默默捂住他的嘴:“相信我,别说话,你会感谢我的。真的!”

“同学们,根据学校要求,后面两节课我们去大礼堂上国学课。”老师在讲台上宣布,“这次的讲师是B大最年轻的国学教授,一定要认真听讲知道吗?”

在同学们稀稀拉拉的“知道”声中,伊沐笑着戳了戳伊然的胳膊:“最年轻?”

伊然也掩不住笑意:“估计办身份证的也不可能把诗老师的年龄写大了。”

“难怪那天诗老师兴冲冲的出门,气鼓鼓的回来。”要不是场合不对,伊沐已经笑得在地上打滚了。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讲师。我叫诗杏,今年……22岁。”诗礼银杏咬着牙说。

台下一片哗然,有调皮的学生举手:“老师,这是真实年龄吗?我感觉你未成年啊!真能教我们吗?小学生老师不会还要我们读《三字经》吧?哈哈哈!”

顿时台下嘻嘻哈哈笑声不断。

伊沐伊然本来也被诗老师的“22岁”逗笑,可是听到有人这么调侃他们家诗礼银杏,顿时有些不爽。

“这位同学,”伊沐举手接过话筒,“你对我的家人有什么意见吗?或者说你对我从小的国学老师有什么意见吗?你是精通《论语》,还是知晓《礼记》?仁义礼智信你了解多少?你以为你很幽默吗?”

伊然也起身拿过话筒:“尊师重道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你的修养让人以为你才刚刚启蒙呢!如果你做不到尊重就请出去,课堂不是你随意就可以调侃的!”

温和的新生第一次生气,同学们一时间也有些诧异。维持秩序的老师也上前将闹事的学生带走。

伊沐伊然向诗老师鞠躬致歉,然后坐下。

“第一次看到伊沐伊然生气哎,好吓人哦。”

“就是。原来台上的两位老师也是他们的家人啊,难怪伊沐伊然都这么有素养。”

“那人说的话,我要是老师我都气死了,这个诗老师还能这么有礼貌。真是的,气死了。”

“新同学的家教真好,虽然是质问,但是可不向那人一样胡言乱语,完全是以理服人。看来这个老师很厉害啊!”

诗礼银杏在台上轻咳一声:“既然提到了尊师重道,我们就顺势谈一谈“礼”这个字吧!”

“孔子云,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讲的是,不学习《诗经》,在社会交往中就不会说话;不学礼,在社会上做人做事,就不能立足。可见礼,在孔子心中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礼,作为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美德,他的发展是很漫长的。从…………”

叮铃铃……

一直到下课铃响了,同学们才从国学的海洋中走出来。

“我第一次上国学课没有睡着。”

“我也是,突然觉得国学挺有意思的。”

“老师讲的真好,能不能多来几节课。”

“只有我在羡慕伊沐伊然吗?他们从小到大的国学都这么有意思,而我的,只能让人入梦。”

同学们叽叽喳喳的讨论着离开校园。

“老师,回家了。”伊沐立于校门口,笑着冲诗老师挥手。

“你们今天表现的很好哦。”八仙笑眯眯的对两位少主说,“老师在办公室可是夸奖你们很久呢!”

“八仙!”诗礼银杏的脸红了,“休得胡言。”

“我可没有乱说哦。”八仙贴近少主的耳朵,“老师就是害羞了。”

身后的同学们留下来羡慕的口水。

伊同学家真好,虽然清贫但既有细心的伙伴,又有学识渊博的家人。羡慕啊!

伊沐:清贫这两个字就过不去了是吗?

伊然:羡慕什么?羡慕我们被误会的越来越大吗?

走之旁胖

【食物语】华筵奇章PV翻配

【食物语】华筵奇章PV翻配

_虎小玉_

《食物语》二周年庆快乐~2020.7.21-2021.8.31少主玩家,

《食物语》二周年庆快乐~2020.7.21-2021.8.31少主玩家,

言以悠

抽锅出锅

不过抽的是奶汤锅

出的是一品锅

这次周年庆已经有很好的战绩啦!哪怕歪池也没歪很离谱都是很棒的崽子!随机御两个也是师兄和和尚!

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抽到本来最心水的奶汤崽可能我空桑与你无缘吧!希望之后在常驻有机会相遇(*'▽'*)♪

最后!祝少主们2周年快乐!

抽锅出锅

不过抽的是奶汤锅

出的是一品锅

这次周年庆已经有很好的战绩啦!哪怕歪池也没歪很离谱都是很棒的崽子!随机御两个也是师兄和和尚!

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抽到本来最心水的奶汤崽可能我空桑与你无缘吧!希望之后在常驻有机会相遇(*'▽'*)♪

最后!祝少主们2周年快乐!

?
家园里发现了好友的子龙 两个子...

家园里发现了好友的子龙

两个子龙一起坐个跷跷板

大号子龙:(`Δ´)!

小号子龙:   (゚ O゚ )

家园里发现了好友的子龙

两个子龙一起坐个跷跷板

大号子龙:(`Δ´)!

小号子龙:   (゚ O゚ )

白衣不见

美好的一天迎来了乃瑜和阿喻!少主狂喜!

美好的一天迎来了乃瑜和阿喻!少主狂喜!

海老牛蒡卷
周年快乐!!!!我估计是全网最...

周年快乐!!!!我估计是全网最晚画完周年贺图的少主了(社畜少主需要喝点佛跳墙补补身体(下单外卖x

周年快乐!!!!我估计是全网最晚画完周年贺图的少主了(社畜少主需要喝点佛跳墙补补身体(下单外卖x

达达利鸭过激吹
前几天肝的,这边也发发🌹 乃...

前几天肝的,这边也发发🌹

乃瑜美人贴贴


二周年卡池真的破防了,一共110抽就歪了两个德州,兑换的常驻也是重复的quq

前几天肝的,这边也发发🌹

乃瑜美人贴贴


二周年卡池真的破防了,一共110抽就歪了两个德州,兑换的常驻也是重复的qu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