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食物语性转

1247浏览    24参与
管@食物语乙女小号

【食物语/女少主x符离集烧鸡】空桑新年舞会·二

*这篇原本想拿来参加年味食物语的,后来写不动就废了x这几天想写完就把写好的发出来惹

*食魂性转注意⚠️性转!!!!!

*算是给我家私设四个少主写的文,可以去看一下kk(虽然我画得很烂!

⬆️私设都算个人xp,不能接受的真的不要看会被雷到的qwq注意避雷呀!

*除了写明的cp以外,少主和其他食魂/食魂之间都是友情向


出现的cp:

大姐伊弦【女少主】x符离集烧鸡【本篇cp】

二哥伊空【男少主】x锅包肉

老三伊桑【女少主性转】x佛跳墙

小妹伊灵【男少主性转】x一品锅


可以的话请往下⬇️


从前负责空桑的年节的食神夫人今年也做了甩手掌柜,主持的重任交到四...

*这篇原本想拿来参加年味食物语的,后来写不动就废了x这几天想写完就把写好的发出来惹

*食魂性转注意⚠️性转!!!!!

*算是给我家私设四个少主写的文,可以去看一下kk(虽然我画得很烂!

⬆️私设都算个人xp,不能接受的真的不要看会被雷到的qwq注意避雷呀!

*除了写明的cp以外,少主和其他食魂/食魂之间都是友情向



出现的cp:

大姐伊弦【女少主】x符离集烧鸡【本篇cp】

二哥伊空【男少主】x锅包肉

老三伊桑【女少主性转】x佛跳墙

小妹伊灵【男少主性转】x一品锅


可以的话请往下⬇️





从前负责空桑的年节的食神夫人今年也做了甩手掌柜,主持的重任交到四个小辈手里。三个小的这个时候也不敢推卸责任,听大姐的安排写请帖、进货,倒也是井井有条。

“哥,这样措辞可以吗?”老三把刚写完的邀请函递给二哥。后者从一堆账单里抬头细细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看了两回,没看出什么问题才点点头:“我觉得没有了……再给你姐看一下,给九重天这些老人家的我真的不知道。”

“好的嘞,姐!——哇啊!”老三应了一声准备朝外走,与刚进门的小妹撞了满怀。

“唔!——农场没有问题食材够的。”小妹捂着头递上几张表格。“管理司来人说要看看情况,姐姐一会儿过来。”

“又来?这么不放心我们就来帮我们忙啊……”老三十分无语。

“唉,都忙了快一个月了也不差这几天。”二哥在纸上记下几个数字,“咱也是去青丘取过经的!”

“对极了!我们准备得这么充分,一定不会有问题的!”大姐适时走进门,“邀请函措辞?我一会儿看一下——老二把账单放一下,我有个事要讲。”

“管理司问的?”

“对。”大姐捏捏眉心,“唉,年节是要邀请九重天的各位神仙的,同时餐馆也照常对三界开放,所以这次是我们四位空桑少主向外界的各位证明自己实力的时候,直接影响着空桑的名誉,特别是在空桑遭遇饕餮意外袭击之后。”

“我们有信心的。”小妹拉拉大姐的手。

“我和二哥也有!”

“这我可清楚的很啦!”大姐笑起来,但又马上严肃起来,“这次我们采取的是中西结合的舞会形式,除去会场装扮和配乐选择之外,刚刚管理司还有一个问题……”

她颇为无奈地摇摇头:“我们四个,是要上去跳开场舞的。你们,有舞伴吗?”

书房里安静了好一会儿。

“等一下等一下,一开始不是说只有姐你一个人跳就行吗?你不是也去找了……“二哥感觉信息量未免太大。

“一开始是这样,但管理司一致认为毕竟有四位少主,还是一起上台比较好。还有不要跟我提阿符,她现在已经远远看见我就跑了!”

“害羞了害羞了害羞了。”老三就差把“我们都懂的”五个字写在脸上。

“唉先不讲我。你们三个,也去找找你们家的问一下愿不愿意上去跳舞吧……”

二哥突然感到一阵恶寒:“我还是先练跳舞吧,到时候跳得不好锅包肉饶不了我的……”

老三很是得瑟:“那没我的事啦,佛跳墙一定会答应的。”

小妹很认真地看着大姐:“姐姐,你觉得郭姐姐会同意吗?”

果然,人与人之间的悲欢并不能相通。未来的食神看着三个各自考虑着的弟弟妹妹,感叹一句:

“各自加油吧!”


【开场舞】

【女少主x符离集烧鸡】


“……今后,我们也将继续努力,将空桑真正打造为三界的美食圣地!”


女孩讲完以后小步往后推了一些,朝着台下的不断掌声鞠了一躬,朝边上主持人示意一下,走下了台。


年年有余会了意,站到话筒前开始讲着主持词。


“大小姐做得很棒。”走到台下时,在台阶边一直等着的鹄羹给了大小姐一个拥抱,“大小姐呀,真的长大了呢。”


“嘿嘿,我早就是大姑娘啦。”大姐吐吐舌头也抱住了鹄羹,“也谢谢鹄羹一直陪着我呀。”


“请大小姐放心,鹄羹在以后的每个新年也都会一直在空桑、在您身边的。”白色长发的年轻女子松开怀里的棕发少女,微欠下身理了一下她的刘海,“去找您的舞伴吧。”


“好嘞!”


目送着女孩小步跑去牵起一位粉色头发女生的手,鹄羹有些疑惑,转身想找德州问问,却看到金发女孩站在她姐姐边上听着她强调警卫部注意事项,嘴上应着,眼睛却不住地向大小姐的方向瞟。


鹄羹一时特别想笑,赶忙转了回去。这哪里长大了?这激将法这么幼稚,分明还是小姑娘呀!


不过,也只对阿符这样同样少女心性的才适用吧。她轻咳一下,看着大小姐和虾饺窃窃私语。




“大小姐大小姐~”


“怎么啦?”


今天换上男装的粉发姑娘小心翼翼侧头看了一下:“你说阿符怎么还不过来?我后背可都要被她盯穿了!”


“唉,那只能你上了嘛!”大小姐面上倒是泰然自若。


“那可别!真跳了我会不会进警卫部的黑名单被她公报私仇哇?——诶?”虾饺紧张得很,努力想说明对于她而言事情的严重性,却发现刚刚对话的主角已经站在了她俩后面。


阿符穿的还是警卫部今年的新制服,到底不是用来跳舞的。她大概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别在腰间的枪套都被搓得反光,才小心翼翼地问:“伊弦?”


被叫到名字的大小姐面无表情地回头看:“怎么了?”


“……前几天一直在躲你,对不起。”


“哦。然后呢?”


阿符抬起手往下拉了拉帽檐,目光有点躲闪:“一会儿,第二支舞,我能邀请你,当我的舞伴吗?”


一边一个脸已经红透了,另一边一个明明也很想笑却还努力憋着。虾饺告诉自己千万不能笑出声、不然就得穿帮。


“嗯,为什么不邀请大小姐当开场舞的舞伴呢?”她赶忙捡起自己的台词。


阿符一脸“你在瞎说什么”的表情:“她开场舞的舞伴不是你嘛!她都,她都……”


“我都怎么了?”大小姐歪歪头。


“……没有!你就说,你就说你乐不乐意啦!乐意的话我就先去换件衣服再过来……”


感觉余年的主持词已经快结束了,大小姐朝虾饺挑挑眉,一副很无奈的表情:“唉,可我原本只准备跳一支啊……”


“!”阿符垂下眼,“那,那随便你好了……”


“……所以啊,你就和我一起跳开场舞吧!”她正准备转身走开,却被一把拉住,后背也被推了一把,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已经站在了会场中央。


“等一下?!什么情况?!”


大小姐摘下她的帽子,帮她理了理一头乱毛复把帽子稳稳戴在头上:“因为我只准备跳一支舞啊,又想和你一起跳,我就把你拉过来咯。”


“那虾饺呢?”阿符转头却看见虾饺一脸灿烂比了一个大拇指,才反应过来,“敢情你们俩说好了来整我的!”


“想请你和我一起跳舞的事,能叫整吗?怎的,不想和我跳?”

 

“……”阿符安静下来,红着脸牵起大小姐的手。“再说了,我这衣服也不行啊,不是说要正式一点吗?什么空桑的体面啊,你看看郭管家穿得和朵花一样……”


“有什么关系?”大小姐的手扶在阿符的腰间,“我的确是空桑的大小姐,未来的食神。但同时,我也是一个自由不羁小姑娘的女朋友。我想和我的女朋友一起跳舞,有什么不好?”


“你突然,突然这么说干嘛!”阿符别过脸去。


“因为是实话啊。”大小姐微微一侧脸就能碰到阿符通红的耳尖,“阿符,我们就让三界的大家看看,我的女朋友有多可爱吧。”


“呃呃呃,你真的是……”四周的灯光暗下来,只留中间一束光,留给场上的四位少主和他们的舞伴。阿符抬起头,看着空桑大小姐湛蓝的眼睛。


“我跳舞可不差。”她感觉自己的鼻尖也有点红,“别拖我后腿哦。”


“那就让其他人看看我们多么默契十足!”大小姐挺直了背,“来吧!”


音乐响起。阿符抬起大小姐的手,放在嘴边轻轻一碰。“谁怕谁?”




不要点赞我的评论

【食物语/男少主x锅包肉】空桑新年舞会·一

*这篇原本想拿来参加年味食物语的,后来写不动就废了x这几天想写完就把写好的发出来惹

*食魂性转注意⚠️性转!!!!!

*算是给我家私设四个少主写的文,可以去看一下kk(虽然我画得很烂!

⬆️私设都算个人xp,不能接受的真的不要看会被雷到的qwq注意避雷呀!

*除了写明的cp以外,少主和其他食魂/食魂之间都是友情向


出现的cp:

大姐伊弦【女少主】x符离集烧鸡

二哥伊空【男少主】x锅包肉【本篇cp】

老三伊桑【女少主性转】x佛跳墙

小妹伊灵【男少主性转】x一品锅


可以的话请往下⬇️


从前负责空桑的年节的食神夫人今年也做了甩手掌柜,主持的重任交到四个小辈手...

*这篇原本想拿来参加年味食物语的,后来写不动就废了x这几天想写完就把写好的发出来惹

*食魂性转注意⚠️性转!!!!!

*算是给我家私设四个少主写的文,可以去看一下kk(虽然我画得很烂!

⬆️私设都算个人xp,不能接受的真的不要看会被雷到的qwq注意避雷呀!

*除了写明的cp以外,少主和其他食魂/食魂之间都是友情向


出现的cp:

大姐伊弦【女少主】x符离集烧鸡

二哥伊空【男少主】x锅包肉【本篇cp】

老三伊桑【女少主性转】x佛跳墙

小妹伊灵【男少主性转】x一品锅



可以的话请往下⬇️



从前负责空桑的年节的食神夫人今年也做了甩手掌柜,主持的重任交到四个小辈手里。三个小的这个时候也不敢推卸责任,听大姐的安排写请帖、进货,倒也是井井有条。


“哥,这样措辞可以吗?”老三把刚写完的邀请函递给二哥。后者从一堆账单里抬头细细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看了两回,没看出什么问题才点点头:“我觉得没有了……再给你姐看一下,给九重天这些老人家的我真的不知道。”


“好的嘞,姐!——哇啊!”老三应了一声准备朝外走,与刚进门的小妹撞了满怀。


“唔!——农场没有问题食材够的。”小妹捂着头递上几张表格。“管理司来人说要看看情况,姐姐一会儿过来。”


“又来?这么不放心我们就来帮我们忙啊……”老三十分无语。


“唉,都忙了快一个月了也不差这几天。”二哥在纸上记下几个数字,“咱也是去青丘取过经的!”


“对极了!我们准备得这么充分,一定不会有问题的!”大姐适时走进门,“邀请函措辞?我一会儿看一下——老二把账单放一下,我有个事要讲。”


“管理司问的?”


“对。”大姐捏捏眉心,“唉,年节是要邀请九重天的各位神仙的,同时餐馆也照常对三界开放,所以这次是我们四位空桑少主向外界的各位证明自己实力的时候,直接影响着空桑的名誉,特别是在空桑遭遇饕餮意外袭击之后。”


“我们有信心的。”小妹拉拉大姐的手。


“我和二哥也有!”


“这我可清楚的很啦!”大姐笑起来,但又马上严肃起来,“这次我们采取的是中西结合的舞会形式,除去会场装扮和配乐选择之外,刚刚管理司还有一个问题……”


她颇为无奈地摇摇头:“我们四个,是要上去跳开场舞的。你们,有舞伴吗?”


书房里安静了好一会儿。


“等一下等一下,一开始不是说只有姐你一个人跳就行吗?你不是也去找了……“二哥感觉信息量未免太大。


“一开始是这样,但管理司一致认为毕竟有四位少主,还是一起上台比较好。还有不要跟我提阿符,她现在已经远远看见我就跑了!”


“害羞了害羞了害羞了。”老三就差把“我们都懂的”五个字写在脸上。


“唉先不讲我。你们三个,也去找找你们家的问一下愿不愿意上去跳舞吧……”


二哥突然感到一阵恶寒:“我还是先练跳舞吧,到时候跳得不好锅包肉饶不了我的……”


老三很是得瑟:“那没我的事啦,佛跳墙一定会答应的。”


小妹很认真地看着大姐:“姐姐,你觉得郭姐姐会同意吗?”


果然,人与人之间的悲欢并不能相通。未来的食神看着三个各自考虑着的弟弟妹妹,感叹一句:


“各自加油吧!”


【所谓惊喜】

【男少主x锅包肉】


对于四个少主都要上台去跳舞,意见最大的其实是鸡茸金丝笋:“Seriously?现在才通知我?现在改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真是的!这几天我闭关,衣服好了我会让陆吾送出去,不要来找我,no!!”


不过空桑首席服装设计师的称号的确名副其实,过了两天,二哥就拿到了自己的衣服。换上以后他给姐姐和弟妹展示了一下,得到一致好评。


“不是在客气吧?都很好对吧?”他还是有点不放心。


“哥你怎么这么着急?对我的小姨子这么不放心啊。”老三揶揄。


“呸呸呸,还小姨子,你什么时候把佛跳墙娶过门的?”二哥白了他一眼,“我哪是不放心小笋,我是不放心我自己……刚刚大姐和小妹说我还缺什么给我去拿了,怎么还没回来?”


“害,我大概知道她们要去找什么……我去催催!”老三靠在门上听了一会儿,反手推开门跑了出去。


“诶?怎么跑了?所以到底缺了什么啊?”


老三回头眨眨眼:“哥,新衣穿在身,美人也要在身侧才行啊。郭管家,请——”


“哈?到底在说什么——锅锅锅锅包肉?!?!”


老三话音未落早就溜没影了。一身俄罗斯骑装的空桑管家正站在门外,也是颇为惊讶地看着他。


二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新衣服,又抬头看了看锅包肉,不知道该说什么来打破沉默,最后还是锅包肉突然笑起来:


“刚刚大小姐和小小姐突然跑过来找我,说要给我一个惊喜,我现在算是明白了。”


那两个家伙!还有老三!分明这三个人算计好了!二哥在心里把他们骂了个遍,面上还得打着哈哈:


“啊哈哈哈我还说呢怎么一个一个都跑出去了哈哈哈哈……”


然后又是一阵沉默。锅包肉进了屋走到他的面前,伸出手理了理他的领子。这个时候再不说话实在太不像样,二哥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问出了口:


“啊,这条,本来是准备晚会上穿着上台的……嗯,你觉得,怎么样?”


“很适合您。”


“啊……谢谢,谢谢。”


二哥感觉在锅包肉还站在门外的时候自己的脸就已经开始发烫,现在这位和他之间只隔一层纱的关系——虽说是他自认为——的美人就站在他眼前帮他理着衣服,他可以感觉得到她的手指擦过他的脸颊时带来的细微触感和自己面上骤然升高的温度。晕乎乎的,让他想起来小时候偷喝的管家的珍藏,当时被发现的时候锅包肉应是带着能把人吓哭的笑训着话的,他却晕乎乎地看不清,傻兮兮地笑着说:“郭管家,你好好看啊。”


后来他应该就睡着了,隐约记得是锅包肉摇着头把他抱起来送回房间。她当时有说什么吗?


“……我会做好准备的。”


“嗯。嗯?什么准备?”


锅包肉终于把领子整理好,颇为满意地拍了拍。“看来我之前选的礼服还不够精致,虽然时间不够,但请相信,我还是会做到完美。”


她抬头对上二哥的视线,露出一个与合格空桑管家的标准完全不同的笑容。“在那个晚上,我会配得上这么帅气的您的。”


“还请您,耐心等待。”




老三过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又回去看了一眼,发现他哥还一个劲地对着门的方向若有若无的傻笑着。


好嘞,那层纱估计要没了。我们仨估计也算将功补过了吧?老三放下心来,溜了。

不要点赞我的评论
【性转注意⚠️】 空桑女团姐姐...

【性转注意⚠️】

空桑女团姐姐line(2/9)

今天是莲·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受欢迎·但真的很受欢迎·华

女团里唯二的男人x

【性转注意⚠️】

空桑女团姐姐line(2/9)

今天是莲·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受欢迎·但真的很受欢迎·华

女团里唯二的男人x

不要点赞我的评论

突然意识到再不发可能就不敢发了x立flag也没用!

是女团pa里的小皇帝(是看不出来的性转😂

个子最小,却是主唱

⬆️前半句还是不要当着她的面说咯

突然意识到再不发可能就不敢发了x立flag也没用!

是女团pa里的小皇帝(是看不出来的性转😂

个子最小,却是主唱

⬆️前半句还是不要当着她的面说咯

不要点赞我的评论

【莲北/天教心愿与身违·一】

*双性转 女将军x女皇帝

*后期会有男少主x北京烤鸭的剧情,注意避雷哟


莲华八岁那年第一次来到京城。父亲收到一封密信,一夜未眠,第二日便清点出一支精锐要回京城一趟。她没有多问,只是在营帐前与父亲道别,父亲却看着她若有所思,叫来副将牵来她的马:“随我入京。”


于是,她便和父亲一同日夜兼程,赶到了京城的城门下。城门上的士兵还未问话,父亲却比副将先开了口大喝一声,气势仿佛能直接冲开紧闭的城门:“皇帝急召大将军入城,还不快把城门打开!!!”


士兵早就远远看见了大将军的军旗,又听到这一句喊话,赶忙打开城门。一众人径直进了城,骑着马从路中央跑过,父亲大喊着让前面的行人...

*双性转 女将军x女皇帝

*后期会有男少主x北京烤鸭的剧情,注意避雷哟




莲华八岁那年第一次来到京城。父亲收到一封密信,一夜未眠,第二日便清点出一支精锐要回京城一趟。她没有多问,只是在营帐前与父亲道别,父亲却看着她若有所思,叫来副将牵来她的马:“随我入京。”


于是,她便和父亲一同日夜兼程,赶到了京城的城门下。城门上的士兵还未问话,父亲却比副将先开了口大喝一声,气势仿佛能直接冲开紧闭的城门:“皇帝急召大将军入城,还不快把城门打开!!!”


士兵早就远远看见了大将军的军旗,又听到这一句喊话,赶忙打开城门。一众人径直进了城,骑着马从路中央跑过,父亲大喊着让前面的行人避让,莲华只来得及向两旁瞄一眼,捕捉到店铺门上飘扬的彩色。


父亲拿着虎符一路畅通,骑着马进了皇宫的大门,守卫也不敢拦——北国的大将军那是世袭的,现任大将军的祖父、父亲无一不为北国抛头颅、洒热血,大将军现在虽年轻,但也是赫赫战功,如今北国皇室地位早不比当年,若不是大将军坚持站在皇室一方,这京城怕是早已变了天。


走到一道门前父亲下了马,示意莲华跟着他,剩下的人守在门口不让人出近。二人跑过空旷到异样的广场、三步并做两步踏上了白玉阶梯,踏过门槛的那一瞬间父亲便拉着她的手,二人齐齐跪了下去:“皇上!”


之后是死一般的寂静。空气里是浓厚到有些诡异的熏香味,惹得莲华鼻尖发痒,但在这个陌生的房间她却下意识的想要克制住,好似在这里打了一个喷嚏会冲撞了什么。过了大约半刻钟才有声音从正对门的一面屏风后传出来:“谁?”


莲华抬眼看了看那面屏风。屏风前还摆着绿植,层层遮挡下只能勉强看出一个人影,听声音是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在北国,能让大将军和他的女儿跪下行礼的除了皇上便只有……


父亲仍是跪着,低着头说:“北宁公主殿下,在下大将军,想要见皇上一面,还望恩准。”


莲华感觉屏风后女孩的呼吸突然重了几分。又过了一会儿,传来布料摩挲的声音,大约是调整好了情绪,女孩才再次开了口:“父皇今日身体有些不适,刚刚服了药睡下。大将军今日还是先回去吧!”声音却多了一丝颤抖。


莲华感觉父亲的手在微微发力。 屏风内外都没有人再说话,仿佛是一场无声的角力。父亲最后深吸一口气,好像逼着自己说出这么一句:“陛下,臣希望再面见一次先皇。”


莲华猛地转头看向父亲,一瞬间根本无法从这句话所带来的震撼中反应过来:皇上?先皇?她刚想张口发问,屏风后突然是一阵激烈的叮当作响,一个女孩提着裙摆,从屏风后冲了出来。她撑着一旁的书架,全身力气仿佛都用在了刚刚那几步。


“莲将军,父皇在里面。”她的声音细不可闻。


父亲一把甩开她的手,冲进了里屋。莲华此时终于有了一丝头绪,她看着仿佛卸下了重担一下子做到地上、眼泪夺眶而出的女孩,这是她在北国除了皇帝以外唯一需要下跪行礼的人,是北宁公主,北国皇帝唯一的女儿,也即将是——不,她已经是北国有史以来,唯一的一位女皇。


那是莲华和北憬的第一次见面。

莫璃
食物语性转手书绘制中途打卡…...

食物语性转手书绘制中途打卡…

(¦3[▓▓]

为了防止这个又拖一年或者画着画着就断了,先留下证据。

“是时候大闹一场了!”

食物语性转手书绘制中途打卡…

(¦3[▓▓]

为了防止这个又拖一年或者画着画着就断了,先留下证据。

“是时候大闹一场了!”

不要点赞我的评论
画完了画完了 感觉莲华一直对自...

画完了画完了

感觉莲华一直对自己认知不太准确(草

在团里是真的很受欢迎的啦


画完了画完了

感觉莲华一直对自己认知不太准确(草

在团里是真的很受欢迎的啦


不要点赞我的评论
我真的成虾桃博主了我这几天连更...

我真的成虾桃博主了我这几天连更x

是我的女团pa 所以是性转的虾桃

明天画一下服设现在笔没压感了……

我真的成虾桃博主了我这几天连更x

是我的女团pa 所以是性转的虾桃

明天画一下服设现在笔没压感了……

不要点赞我的评论

【龙品/悄悄】

*全员性转

*cp:龙井虾仁x一品锅,是拉郎,注意避雷吖

*人物理解有点我流,如果有不适还请尽快左上角退出x

*主要也想写我流这五个人是怎么相处的,感觉会是有点女子高中生的感觉kk

*俺终于来为tag添砖加瓦了!kk


大约因为今天是展会最后一天,郭逸品骑着自行车,远远的就看到了博物馆大门口人头攒动,一时很是头大。


“应该早些来的。”她有些无奈地给车上锁。“按照原本的计划,9点就能进场了,这么看来10点能进去都难说。”


杨舟倒是很放心:“龙井、子推和佛跳墙已经到了,她们应该已经在排队啦。”


两个人走到约好的地点却只看到了两个人。“佛跳墙呢?”


“...

*全员性转

*cp:龙井虾仁x一品锅,是拉郎,注意避雷吖

*人物理解有点我流,如果有不适还请尽快左上角退出x

*主要也想写我流这五个人是怎么相处的,感觉会是有点女子高中生的感觉kk

*俺终于来为tag添砖加瓦了!kk





大约因为今天是展会最后一天,郭逸品骑着自行车,远远的就看到了博物馆大门口人头攒动,一时很是头大。


“应该早些来的。”她有些无奈地给车上锁。“按照原本的计划,9点就能进场了,这么看来10点能进去都难说。”


杨舟倒是很放心:“龙井、子推和佛跳墙已经到了,她们应该已经在排队啦。”


两个人走到约好的地点却只看到了两个人。“佛跳墙呢?”


“她去买奶茶了。”子推话未说完,郭逸品便瞥见站在一旁的龙井很是不置可否地皱了皱眉,“不过去了有半个多小时了……唉,早知人这么多就不来了……”


“总是闷在家里不好。”龙井没头没尾来了一句。


郭逸品隐约觉得龙井在因为什么别的发着无名火,只得希望佛跳墙快快回来。结果四个人都排到大门口的台阶了,只等来佛跳墙发来的一条消息:“姐妹们,我被困住了qwq不用等我了,你们玩开心点呀❤️”


子推看了一眼:“唉。我猜到了……”


杨舟:!!没事吧?我去找你吧

佛跳墙:不用了,你过来的话应该也会被搭讪的人包围x

龙井:叫你去买奶茶。


郭逸品不由得“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却感到龙井的眼神扫了过来,赶紧低头打字。


[与佛跳墙的私聊]

郭逸品:我把入场二维码发给你,你脱身后可以通过这个直接入场

郭逸品:[图片.jpg]

佛跳墙:收到收到

佛跳墙:😘😘😘

佛跳墙:玩得开心呀小郭

郭逸品:。?

佛跳墙:[wink.jpg]


郭逸品有些莫名其妙,想再发一个问号,龙井拍拍她的肩膀:“往前走了。”郭逸品下意识转头,径直撞上了龙井的眼神。一股茶香同时扑面而来,是这几天她爱喝的普洱茶。


“啊……好的。”


龙井倒是不多停留,上前补了那个空缺。杨舟把子推的辫子拆了在给她重新梳,她帮着打下手,抓着杨舟拿不住的一缕头发。郭逸品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发愣,脑海里冒出一句:“她今天的白外套挺好看的。”




好不容易入了场,郭逸品拿了地图找着场馆位置,领着四个人往会场里走。挤过一个满是小孩子的场馆,出来却又少了一个人。


[与子推燕的私聊]

郭逸品:子推?

郭逸品:?


“刚刚在大厅里她就盯着那边的盆栽看,大约又走回去了。”龙井俯身看着她的屏幕,“等她想回就会发消息给我们的。”


“行吧……下一个去B馆,杨舟你上次想看的那幅画在那里。”郭逸品牵起杨舟的手,“走吧,别走散了。”却是对着龙井。


龙井点点头,三个人往B馆走去。B馆除了展出杨舟最想看的那幅画外,还有几幅更加重量级的名家之作,有一幅甚至是“镇展之宝”。很多人也奔着这个名头,跳过其他场馆先来了这里。与博物馆外还算有些秩序的队伍相比,这里简直如一盘散沙。


“我想起书上的插图了。”杨舟把挎包换了下位置移到身前,“感觉我们像是在旅游旺季来逛长城。”


“某种意义上,这里的确是热门景点——请不要推来推去。”郭逸品转身看了一眼背后推搡着的陌生人。


龙井皱着眉,也被人挤着和她碰到了一起,郭逸品又能闻到那一阵茶香。普洱茶和龙井茶的味道怎么会差这么大?她想着,抓住了龙井的袖口。“别走散了。”她轻声说。


人声嘈杂,但她的确听到龙井也轻声笑了一下。




三个人路过一幅幅山水画,终于找到了杨舟最向往的一幅。等到前面一排人从玻璃前移走,她们仨终于被推到了最前面,得以一饱眼福。


“画作就在这种环境下被人看着,真是暴殄天物!”龙井站在她背后,转身瞪了一眼一个活蹦乱跳吵吵嚷嚷的小孩,“有些人根本不是来欣赏作品的,简直是在亵渎名家。”


郭逸品刚想回复,那个小孩的家长倒是先开了口,问龙井是什么意思,还催她们快快让位,手上动作也不停,抱起小孩越过龙井就往玻璃上凑。另一边也早有人凑了上来,插在郭逸品和杨舟中间。郭逸品拉着杨舟想把她救出重围,自己却被挤着被冲离了展柜。


她感觉自己被挤在密封袋里,连转身都困难,手有些迷茫地在身后空挥着。有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她,她便拉着努力挤了出去。


挤到外面呼吸一大口新鲜空气,郭逸品转身刚想说“我去把龙井救出来”,就看见龙井正面无表情看着她,手倒是还紧紧握着她的。




若是文字能够化形,郭逸品头上应该正飘着大大的“尴尬”二字。她感觉脸上猛得一烫,赶紧抽出自己的手:“扬州呢?”


“应该还在里面。”


“......子推也没跟上来吗。”


两个人同时低头看了看仍是黑屏的手机。


郭逸品感觉大事不妙:“佛跳墙到现在也还没进来......”


“是这样。”尽管她还是面无表情,郭逸品总感觉龙井在笑,“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了。”



 

“......抱歉。”两个人准备等一等杨舟,坐在长椅上,郭逸品突然来了一句。


“为什么道歉?‍️”


“......”郭逸品低头看着鞋尖,“人实在是太多了。”


“又不是你把他们全叫过来的。”


“但之前讨论出来玩的时候,我并没有考虑到人多这个问题。早知如此,我应该选一个稍微清净些的地方……”而且你不喜欢这么欣赏画作、这么被人挤来挤去。她很及时地打住了。


龙井抱着胸没有回答,郭逸品悄悄歪了歪头,发觉她还看着自己,又很是慌乱的转了回去。


“我记得我说过,你不用总为一些不相干的事道歉、承担责任。”过了有一会儿才听见龙井轻叹一声。“不要总在为别人想,给自己强加这么多负担。”


“但这的确是我考虑不周......”


“佛跳墙是自己去买奶茶的,子推本来就是被我以不要总呆在家里的理由强拉过来的,杨舟现在想必还在展柜想好好看看那幅画。”龙井顿了顿接着说,“我们在展会的最后一天来,是因为我们前几天都在考试——我真的不知道你错在哪里。”


郭逸品不说话了。她其实很想说“但你今天一直不大开心”,却总说不出口。气氛本就已经很奇怪地暧昧起来,她不敢再有所动作,谁知道这会让火燃更旺、还是直接把火扑灭?


龙井摇摇头:“你若是指我今天一直兴致不高......的确如此。”


“.......抱歉。”


“因为我本以为,你只会邀请我。”


郭逸品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但这次,轮到了龙井避开了视线。她看见了藏在她粉红发尾的泛红耳尖。


“人,的确是多了些。”




手机的震动声很不情愿地打破了气氛,郭逸品拿起它的一瞬间电话被挂掉了,屏幕上是杨舟的讯息:“我想找机会再好好看看,你和龙井先走吧”


“被你说中了。”郭逸品关掉屏幕,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只剩我们两个了。”


龙井点点头,伸出手来:“走吧。”


“去哪里?”


“在E馆有幅画,你上次提过那位画家。你想看那幅吧。”龙井勾勾手指,“我陪你去。”


郭逸品牵住她的手,默默希望龙井也能够装作没看见她发红的脸颊。




[佛跳墙、子推、杨舟的群组]

佛跳墙:我现在进来

佛跳墙:应该差不多了吧?

杨舟:我刚刚发了消息,让她们先去看她们想看的了

佛跳墙:那就万无一失啦kk

佛跳墙:大家现在都在哪里啊

子推:大厅

佛跳墙:?

杨舟:我现在在B馆

佛跳墙:大厅也有展览吗

佛跳墙:好滴

子推:不

子推:我在看花

子推:感觉再迟一点走有些奇怪

子推:所以我直接留在外面了

杨舟:所以让我当了最后一棒吗

佛跳墙:杨舟很棒哦😘

杨舟:kkk希望她们俩也好好玩

佛跳墙:嗯哼

佛跳墙:我们也好好享受咱们的假期吧!


『玄者非鱼』头像①🍎真可爱
#论风情杀手的九百九十九种拒绝...

#论风情杀手的九百九十九种拒绝方式

#我的爱坚不可摧. JPG


—————————

还是性转,雷性转的快跑!(?)

只打cp和性转的tag保平安(喂

#论风情杀手的九百九十九种拒绝方式

#我的爱坚不可摧. JPG



—————————

还是性转,雷性转的快跑!(?)

只打cp和性转的tag保平安(喂

『玄者非鱼』头像①🍎真可爱

是双性转,雷的人现在跑还来得及(?)

好吧其实也没画什么不可描述的(´д⊂)

这对真的太好嗑了,神奇的百合感好强嗑到我上头

屠苏姐姐永远是我喜欢的类型(复读JPG

没有同好也没关系我可以孤独一人快乐嗑到天荒地老(?)

是双性转,雷的人现在跑还来得及(?)

好吧其实也没画什么不可描述的(´д⊂)

这对真的太好嗑了,神奇的百合感好强嗑到我上头

屠苏姐姐永远是我喜欢的类型(复读JPG

没有同好也没关系我可以孤独一人快乐嗑到天荒地老(?)

不要点赞我的评论

【其实没有什么区别但还是三种背景x】

是性转校园pa

说了“社团活动还是消亡好了”然后就被龙井训了x的燕子

【其实没有什么区别但还是三种背景x】

是性转校园pa

说了“社团活动还是消亡好了”然后就被龙井训了x的燕子

不要点赞我的评论
画一个符仔 (那一团是lof的...

画一个符仔

(那一团是lof的贴纸

画一个符仔

(那一团是lof的贴纸

管@食物语乙女小号

刚刚准备画第三张的时候不知道是电脑还是笔突然出问题了反正根本画不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自行缓过来,只得先把前两张放出来免得我鸽掉x(算了画成这样也没人看咕咕

阿符是性转!(虽然看不出来

因为我个人理解偏向女少主攻,所以这里画的女少主性格可能和大部分人理解不大一样x避雷注意!

不要脸地把tag打全x

刚刚准备画第三张的时候不知道是电脑还是笔突然出问题了反正根本画不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自行缓过来,只得先把前两张放出来免得我鸽掉x(算了画成这样也没人看咕咕

阿符是性转!(虽然看不出来

因为我个人理解偏向女少主攻,所以这里画的女少主性格可能和大部分人理解不大一样x避雷注意!

不要脸地把tag打全x

不要点赞我的评论

既然俺们有tag了我就把之前的都加上了kkk

既然俺们有tag了我就把之前的都加上了kkk

不要点赞我的评论

【朋友说没有滤镜好一点,所以把原图放p1咯】

lof的滤镜好赞啊prprpr

无cp向

是【私设】

龙井/一品/扬州的性转+现代冬装

闺蜜团周末出去玩x

“那么,我们下一个去C馆如何?还有几幅明朝的画作在展览。”

“可以。”

“那一会儿,我们也就在在边上一起吃中饭吧!”


【朋友说没有滤镜好一点,所以把原图放p1咯】

lof的滤镜好赞啊prprpr

无cp向

是【私设】

龙井/一品/扬州的性转+现代冬装

闺蜜团周末出去玩x

“那么,我们下一个去C馆如何?还有几幅明朝的画作在展览。”

“可以。”

“那一会儿,我们也就在在边上一起吃中饭吧!”





不要点赞我的评论

之后应该还会画空桑f4&子推燕的性转大头……快把脑洞落到实处吧!😂😂😂

之后应该还会画空桑f4&子推燕的性转大头……快把脑洞落到实处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