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食物语霸王别姬

30万浏览    1941参与
Kletheか

最近太严了点吧

全图放不出了


牡丹你这是…

嘘,在演戏

最近太严了点吧

全图放不出了


牡丹你这是…

嘘,在演戏

柴叔

刚刚谦风阁膳具车。之前说小羊小鱼双单体两回合是很快,现在带上了白菜的话姬姬放三号位也清血没问题!就更快了!都是两回合,差别只在四号位要不要动手。

如果带上了白菜,四号位可以带个别的单体蹭经验!

我这个姬姬是酸枝木555满花满级。

ps:(小小怨气)姬姬满花后有时候演得比不满花时更严重orz

刚刚谦风阁膳具车。之前说小羊小鱼双单体两回合是很快,现在带上了白菜的话姬姬放三号位也清血没问题!就更快了!都是两回合,差别只在四号位要不要动手。

如果带上了白菜,四号位可以带个别的单体蹭经验!

我这个姬姬是酸枝木555满花满级。

ps:(小小怨气)姬姬满花后有时候演得比不满花时更严重orz

v秃秃

【食物语】别忆相思

#没想表达啥,就是之前存的一点稿,今天整理了发出来

#写不出来当时的心绪,但也算是个记录吧,看看就好,勿深究


姬别忆来我空桑以有些时日。

当是看中了我的几分脾性,说曰缘分使然,端的要教我些唱念做打。

我自是喜极了,将他迎进空桑,循着班门的规矩好生供着,可毕竟不是科班出身,有些做的不好的还是常常挨了骂,虽也不会恼,只是有时候总也还是会想起拜师前姬别忆同我说起的那些事,不知是什么心情,说不清、道不明。

我知他近来是常有梦的,起夜时总也能看到他房中点着一烛,人影就那么一动不动的映在窗上,一动不动,许久不灭。但我不敢问,我也知他不会言说,毕竟班门有规矩,做梦打黄梁子,说不得。

这样的时...

#没想表达啥,就是之前存的一点稿,今天整理了发出来

#写不出来当时的心绪,但也算是个记录吧,看看就好,勿深究


姬别忆来我空桑以有些时日。

当是看中了我的几分脾性,说曰缘分使然,端的要教我些唱念做打。

我自是喜极了,将他迎进空桑,循着班门的规矩好生供着,可毕竟不是科班出身,有些做的不好的还是常常挨了骂,虽也不会恼,只是有时候总也还是会想起拜师前姬别忆同我说起的那些事,不知是什么心情,说不清、道不明。

我知他近来是常有梦的,起夜时总也能看到他房中点着一烛,人影就那么一动不动的映在窗上,一动不动,许久不灭。但我不敢问,我也知他不会言说,毕竟班门有规矩,做梦打黄梁子,说不得。

这样的时间久了,我愈发觉得姬别忆是和其他食魂不同的,他们虽都贯穿在时代里,有着属于那个时代那些人的前尘往事,但他又不一样,他好似浮了起来,在他身上,我看不到岁月奔赴的沧桑,也看不到那淋漓时代留下的烙印,他说,他只是故事的传颂者,戏中人是戏中人,出了戏,他便只是他。

我不懂。

自然,也无权去问。

都说只有将自己带进那段情那段思忆方可成就一段佳话一场美妙绝伦的话本。

我不懂,所以每每下台,总教人忍不住声音哽咽,道无尽便没有了对往事的悲伤也没有对词话的惋惜,却平平端的就是心头一痛,我知是如此,虽背了规矩、少不了一顿说教,但是听得说教多了,总也觉得有什么梗在了心头,拿不开、放不下。

 

备的有酒,与大王多饮几杯。

他是有虞姬的气性的,他教我,我只依样画葫芦,学不来。

“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他说他戏唱的不少,可最拿手的,还是这一出。

我在空旷台下看着他拈指唱词,不由觉得自己仿佛早已身处帐中,便是儿女情长绕指柔,英雄气短,千言万语梗在喉间,吐出的,却只有一声叹息。

不知道叹谁,许是那戏中情,也许是台上的他。

“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我这里出帐外且散愁情,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四下期艾的离散之语,我不知一代女子是因着什么能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知行相守,就像我不懂他又是怎的端的这般明,又这般执着。

“来,你唱霸王。”当时他好似总这么说,可我学不来霸王的豪情霸气,只有看着我的‘虞姬’方能找到一丝存在的真实。

一招一式,手眼身法步,那一刻我看到了乌江畔四面楚歌,看到了灯火军营那抹刺目的红。

“不……”我攥着他那片衣角终是在下了台后泣不成声。

“你还是走不出。”

是了,我走不出,就好似走不出那圈圈绕绕的爱意,走不出触手可及的温暖会猝然消失的不安全感,亦好似放不下我对你的执念


八佾

鹧鸪天•一(上)

食物语霸王别姬乙女,帝国战争,强强,长篇

OOC预警,有其他食魂客串


你没有听燕杜衔的话老老实实等他的消息,而是选择推开了梨园的大门

四下都是静悄悄的,和上一次的极度喧嚣相比,偌大的戏园子令你有了些许的陌生

姬别忆坐在看客的位子上,背对着你,像是早已知晓你今日会前来专门在此等着你一般

“姬老板”你向前快步走去,对他颔首示意,他微微点头,用他那保养得极好的手端起茶杯悠然开口“姬某不知少校前来,有失远迎,还请少校恕罪”

“请坐”

这可一点都不像“不知”的样子

你看着这番光景微微挑起嘴角,笑得一语双关“无妨,恰到好处”

你落座,架起二郎腿,顺势接过周围人递上的茶品了一口

姬别...

食物语霸王别姬乙女,帝国战争,强强,长篇

OOC预警,有其他食魂客串


你没有听燕杜衔的话老老实实等他的消息,而是选择推开了梨园的大门

四下都是静悄悄的,和上一次的极度喧嚣相比,偌大的戏园子令你有了些许的陌生

姬别忆坐在看客的位子上,背对着你,像是早已知晓你今日会前来专门在此等着你一般

“姬老板”你向前快步走去,对他颔首示意,他微微点头,用他那保养得极好的手端起茶杯悠然开口“姬某不知少校前来,有失远迎,还请少校恕罪”

“请坐”

这可一点都不像“不知”的样子

你看着这番光景微微挑起嘴角,笑得一语双关“无妨,恰到好处”

你落座,架起二郎腿,顺势接过周围人递上的茶品了一口

姬别忆这才转头看向你,但言语中回应的仿佛没听出你的话外之音“哪里,不知少校专程前来有何贵干?”

“姬老板素日里戏自然是极好,怎的到了我这儿便这么不留情面了呢?”你迎着他的目光揶揄“今日确实是我唐突拜访,不为别的,就讨教几句戏文而已,还请姬老板莫要介怀,不吝赐教才是”

姬别忆显然没想到会被回怼了一句,半天才吐出两个字“哪句?”

“当然是姬老板最爱那一句”

这话乍一听像极了登徒子的调笑,但是姬别忆却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少校”他刚要开口,却见你摆了摆手笑道

“姬老板不会是介意我的身份吧”

别人永远不知道,有的时候看似平常的一句话能激起多么大的波澜

即便这样,姬别忆还是那副表情,依旧用他清亮的嗓音回答

“戏里人生百态,《霸王别姬》只不过是万分之一,你若是想听,下次《贵妃醉酒》我一定提前派人知会你一声儿,给你送票”

你眯了眯眼睛

他平静地看着你,又继续说“我靠唱戏挣钱,戏园子靠卖戏票挣钱,你又何苦来诈我”

姬别忆放下手中的茶杯轻轻说道

“那位小绿……就是那个总喜欢穿一身绿的先生可是你的人?别再让他三天两头儿的来了”

“姬老板别误会,只是因为我想来拜访,他才提前几天观察的,毕竟姬老板也知道,我是个军人”

你冲他微笑,也放下了茶杯

姬别忆发现了燕杜衔的行踪……你在心里暗暗盘算

燕杜衔是全空桑能力最强的侦探,有他出现但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出现的地方根本不可能有外人知道,除非……

你除非不出来了,因为你想到了一个最致命的假设……军方内部有鬼


TBC

我回来了!!!!!

第一章我分两部分写了因为最近实在是有一些东西还没有结束,又要牵扯好长时间,更文的速度能稍微慢一点,

但是

谢谢你们都没走都在等我,我肯定填坑

比心,爱你们





半仙大人
建议加上霸王别姬,他是我所有食...

建议加上霸王别姬,他是我所有食魂里挂的最快的那个😌

建议加上霸王别姬,他是我所有食魂里挂的最快的那个😌

乙醇

消失一个月的我又诈尸回来啦()

稿子混个更

应单主要求加上厚码

总所周知别人约的稿子不可以拿去自己用,希望大家都能遵守,否则也不至于要码成这样orz

消失一个月的我又诈尸回来啦()

稿子混个更

应单主要求加上厚码

总所周知别人约的稿子不可以拿去自己用,希望大家都能遵守,否则也不至于要码成这样orz

Linnaea
悄悄摸鱼 姬老板真的好好看 (...

悄悄摸鱼

姬老板真的好好看

(是真的不会上色,太难了)

悄悄摸鱼

姬老板真的好好看

(是真的不会上色,太难了)

九个蛋黄
少主不好了,有人要自杀! 汉兵...

少主不好了,有人要自杀!

汉兵已略地。
四方楚歌声。
大王意气尽。
贱妾何聊生。

~演的倒是很像~把大家吓死了

少主不好了,有人要自杀!

汉兵已略地。
四方楚歌声。
大王意气尽。
贱妾何聊生。

~演的倒是很像~把大家吓死了

VVV卿-萧筱卿

食物语版《粉墨》

bilibili:萧筱卿V

【占tag致歉】

食物语版《粉墨》

bilibili:萧筱卿V

【占tag致歉】

粗眉毛动漫社
霸王别姬来啦! 还有其他4位会...

霸王别姬来啦!

还有其他4位会更新

来蹲线稿吗!OuO

蹲蹲群:295853600

霸王别姬来啦!

还有其他4位会更新

来蹲线稿吗!OuO

蹲蹲群:295853600

服烨

[all少主]山茶与白兰(上)

#民国背景,all女少,含无情和霸王别姬


阳春三月,桃花开到荼蘼。

孟家少爷向揽春苑的姬老板递了拜帖。

这消息像平地一声惊雷,轰动了小半个k城上层圈子。

眼下两位事主,却浑然不察,在姬老板的别居里对坐品茶,闲话家常。

茶是姬老板珍藏的武夷山大红袍,茶树生在万仞绝壁上,一两万金。

无情不喜欢喝茶,也不像其他赶时髦的年轻人样爱喝洋咖啡,如嗜甜的小动物一样,他本能厌恶一切苦的事物。

无情唯一能接受的饮品是阿曼给他冲的蜂蜜柚子水,将鲜柚子榨出汁来,兑上满满三大勺蜂蜜,以温水化开,极甜。

想到这儿他屈指敲了敲桌子,“阿曼。”


“少爷您叫我?”约莫十四五岁年纪的小丫头...

#民国背景,all女少,含无情和霸王别姬





阳春三月,桃花开到荼蘼。

孟家少爷向揽春苑的姬老板递了拜帖。

这消息像平地一声惊雷,轰动了小半个k城上层圈子。

眼下两位事主,却浑然不察,在姬老板的别居里对坐品茶,闲话家常。

茶是姬老板珍藏的武夷山大红袍,茶树生在万仞绝壁上,一两万金。

无情不喜欢喝茶,也不像其他赶时髦的年轻人样爱喝洋咖啡,如嗜甜的小动物一样,他本能厌恶一切苦的事物。

无情唯一能接受的饮品是阿曼给他冲的蜂蜜柚子水,将鲜柚子榨出汁来,兑上满满三大勺蜂蜜,以温水化开,极甜。

想到这儿他屈指敲了敲桌子,“阿曼。”


“少爷您叫我?”约莫十四五岁年纪的小丫头从外边跑来,一对骨碌碌转动的大眼睛,白生生的小脸娇憨可爱。

姬别忆闻声,也不由深深看了来人一眼。

旋即收回目光,从容开口,“承蒙错爱,不知孟少爷此次前来,有何指教?”


“……”长长久久的沉默。


姬别忆不禁在心底摇头。应约前,他并不是全无准备,孟家少爷性情难以捉摸,在k城上层圈子里已不算什么秘密,众人多半顾忌孟家势大和孟老爷子威严,对这位少爷也是能远着绝不撩着,能供着绝不教磕了碰了。

比起孟家少爷来,姬别忆曾想,他果然还是更愿意应付嗜酒好色的“贵人”。


不过,现在么,他摩挲着手中的珐琅彩茶盅,这趟还真是来对了。


无情少爷赏脸在姬老板的别居赏脸坐了小半个时辰,喝了姬老板手头最好的茶,期间不论七窍玲珑的姬老板软搭硬搭,从各个角度试图撬动金贵少爷的嘴——

都没有成功。



孟少爷似乎真就只是来喝个茶的。

孟少爷不仅来喝了个茶,还身体力行,把来姬老板这里喝茶发展成了如无意外每日下午三点必至的习惯。

可怜姬老板,为了不省心又得罪不得的少爷,推了不知多少“贵人”的邀约。

开着门做生意的,人缘不好肯定后继乏力,维护关系最重要的便是这你来我往的应酬。




无情少爷寡言少语,一装木头桩子就是大半天。

姬老板许是为了缓解三人对坐的尴尬,拉着孟少爷的丫鬟闲话。

是了,除第一日放了人在外边待命,以后无情少爷便像在自家一般,旁若无人地扯了丫鬟坐在自己身边。

“阿曼,手。”他会这么说。

小丫头就迷迷糊糊伸出手来,被自家少爷拉住坐到身边。

这场景若叫k城其他有身份的人家看了去,怕是要咂舌惊呼,喝一声不成体统的。

姬别忆冷眼旁观,不置一词。

人世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这点眼见力还是有的。



姬别忆早年是戏班子的旦角,学徒期也曾经历三更睡四更起的没日没夜练功和小意伺候师傅的日子,后来充了旦角,也接过手班子,台上台下连轴转,人前人后做小伏低,小小二十人不足的班子渐渐才起了势,成了今日的揽春苑。

如今姬老板功成身退,来兴致或赶上重要场子时也会亲自上阵,一颦一笑一挑眉,依稀可辨当年一曲倾倒半个k城的风情。


无情少爷爱怎样怎样,他是无心去管顾的,他转动手中的茶盅,目光从小丫鬟的身上一掠而过。


这一日,少爷约姬老板在k城外三里的桃花林见面。

明面上操持下九流戏院行当实际上生意网四通八达的揽春苑,和雄霸k市和邻近几市、兵权在握的孟家通讯,是足以重新规划k市格局的。

不过,若只是孟家的不成器少爷开窍会玩乐了,揽春苑假清高的姬老板学着攀金主了,这点小儿女私下的勾当,是不足以惊动k城的大人物的。

各家暗处的探子也早在前几日孟少爷照常拜会姬别忆时偃旗息鼓了。

这次也一样。




姬别忆按时赴约,见到了孟家少爷…身边的小丫鬟。

“阿曼,怎么是你,你家少爷呢?”他笑得像个慈祥的长者,俯下身看着不到肩膀的小丫头。

“姬别忆。”

声音还是那个声音,语气却变了。

“…阿珠?”

少见的,他的语气里带了几分怔忡。

“是我。”

她看着他,莞尔一笑。

“我回来了。”



邵珠的父亲是班子里打杂的下人,他女人则是负责烧火做饭的。

学徒地位非常之低,几乎等于供师傅驱役的半个仆人,唯一对他们面子上还有些尊敬的,大概就是这些真正的仆人了。

也只是面子上的尊敬罢了,下九流的戏子,人格上连正经人家屈膝媚主的仆从都看不起。


姬别忆第一次见到邵珠时,她蜷在两排挂满戏服的架子间发抖,小小的一只,完全被各色流袖彩衣包裹。

粗声粗气的男人闯进来,问他有没有看到自家的死丫头片子,他摇头说没有。

在他发声前一刻,一只瘦骨伶仃的小手揪住了他的衣衫下摆。

他看着小姑凉,很瘦,不合身的衣服松松垮垮,缀满补丁,露出的手臂上有多处擦伤和淤青,但整个人意外的干净整洁,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



这种经历,她先前怕是不会少有吧?也这般像人求助过么?有顺利躲过去么?

他的手轻轻擦过她手臂的伤,轻的像羽毛坠落,将他平时挨师傅揍时不舍得用的药一寸寸地施上去,女孩子裸露的肌肤留疤给人看到不大好,少不经事的他这样想到。



少主的父亲先时得罪了戏班一个管事的,借故被辞退了,连带着他的妻女,一并消失在人丛中。

——在他羽翼还未丰满的时候。



如果二人间的交集只是这样,小姑凉也许只会是他少年时一个未竟的遗憾。


但他又见到了她。

那是一群新时代的青年。

这十年来风云邃变,辛亥革命的星星之火燎动了锢守华夏大地积年的清廷,袁世凯很快发起复辟窃位夺权,黎元洪段祺瑞你方唱罢我登场,权力中心一片混乱,现今国内四下军阀割据一派乱象,姬别忆心想,如果真有强有力的存在想挽回家国之颓势,就不能不争取这些心有国家、甘抛热血的青年。

而不是他们这些业已衰朽的旧时代遗物。



一群接受了新思想的青年,闹嚷着要来传说中的梨园看看热闹。


一群人里,她年纪最浅,眼神最亮,比起叽叽喳喳的同伴,她倒更像个老成的大人。


散台后,她找上他。

一番攀谈,他惊讶于她的国文功底,新式学堂普及起来后,学生跟着念洋文,学科学,国文反倒落下去了。


她后来又找了他几次,姬别忆记起最后一次相会的场景。

“先生,我这里有支新编的折子,先生若觉得还看的过眼,不妨在这揽春苑一试。”

她说得含糊,他却省得。

张贴字报、分发册子是动员国民,重编新戏、创作话本也是开启民智,若这些听戏的“大人物”中能有个别听进去了,也是你我的功劳一桩。

她如是说。



还是阅历太浅,他不经摇头,非常时期,各处都有人盯梢,若这戏折子真搬到了台上,怕那些看戏的大人物就是第一个检举者。



然后便是这会儿,在孟家少爷的身边,见到作为小丫鬟存在的她。



应之前点魂集美要求,是吧唧和无情(不好安排到沙雕正文就辟了番外)

满腔热忱青年女学生*忧心家国名伶

懵懂无知小丫鬟*面瘫天然黑军阀少爷



柒酱想要评论
????我就是把吧唧拎到了那里...

????我就是把吧唧拎到了那里,结果吧唧一坐下邓阁主就来这一言论,好好好,知道你爱他了,什么时候洞房?

????我就是把吧唧拎到了那里,结果吧唧一坐下邓阁主就来这一言论,好好好,知道你爱他了,什么时候洞房?

uni_金鱼泡茶

啊,是线稿的味道……(不你不想

画了好多好多线稿,除了小杏的那张别的都直接扫描了没有处理,想请各位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极度卖萌.gif)


我可能要离开老福特了……不是老福特不好,但这次真的要离开了……


因为要期末考试(狗头)

————————————

啊,上色,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考试考好我才能上色(我太难了)

到时候我一定画一个暑假的画(快撤)

悄悄咪咪祝自己考试考好\( ̄︶ ̄)/


小声逼逼:郭大爷新衣服好帅!最喜欢战国盛唐民国了!!!

啊,是线稿的味道……(不你不想

画了好多好多线稿,除了小杏的那张别的都直接扫描了没有处理,想请各位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极度卖萌.gif)


我可能要离开老福特了……不是老福特不好,但这次真的要离开了……


因为要期末考试(狗头)

————————————

啊,上色,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考试考好我才能上色(我太难了)

到时候我一定画一个暑假的画(快撤)

悄悄咪咪祝自己考试考好\( ̄︶ ̄)/




小声逼逼:郭大爷新衣服好帅!最喜欢战国盛唐民国了!!!

叶重黎

一家四口,就要整整齐齐。虽然但是,三个阿杰,崽崽,哪个才是你真正的爹爹呢,嘿嘿嘿【阿巴巴巴,坚果林告辞,一个月之内我们不约了

一家四口,就要整整齐齐。虽然但是,三个阿杰,崽崽,哪个才是你真正的爹爹呢,嘿嘿嘿【阿巴巴巴,坚果林告辞,一个月之内我们不约了

八十年后再吃番茄炒蛋

月亮之下谁也不能说谎

……姬老板?

起初只是试探性的呼唤,不出所料没有回应。呼唤声呈浅浅一道弧线,未落及那人的耳边就在室内搁浅。燕杜衔匆匆结束与他人的谈话,惹得周边粉面染上薄怒的红晕,却又对其无可奈何。谁能捉得住燕少呀!小姐们在心里头说,他人在这里,可心永远是自由的。

燕杜衔自然不知他人心中所想,他朝着阳台望去,那人倚着阳台的栏杆,那么纤瘦的一抹,让燕杜衔恍惚以为对方是这几缕月色凝成的,稍一触碰就要消散,流回那天光里去。

燕杜衔稍稍走近了,发现对方仰着面望着天上,天上的月亮弯弯一朵,柔和地撒下来浅浅一层珠光。燕杜衔的好眼力此刻发挥了作用,他略略一瞥,只是朦胧的侧脸轮廓就教我们的好侦探心里一阵发紧。

燕杜衔心...

……姬老板?

起初只是试探性的呼唤,不出所料没有回应。呼唤声呈浅浅一道弧线,未落及那人的耳边就在室内搁浅。燕杜衔匆匆结束与他人的谈话,惹得周边粉面染上薄怒的红晕,却又对其无可奈何。谁能捉得住燕少呀!小姐们在心里头说,他人在这里,可心永远是自由的。

燕杜衔自然不知他人心中所想,他朝着阳台望去,那人倚着阳台的栏杆,那么纤瘦的一抹,让燕杜衔恍惚以为对方是这几缕月色凝成的,稍一触碰就要消散,流回那天光里去。

燕杜衔稍稍走近了,发现对方仰着面望着天上,天上的月亮弯弯一朵,柔和地撒下来浅浅一层珠光。燕杜衔的好眼力此刻发挥了作用,他略略一瞥,只是朦胧的侧脸轮廓就教我们的好侦探心里一阵发紧。

燕杜衔心说,这下不妙啦!本就是天仙似的人,被月亮这么一照,就算下一秒乘着这月华飞去也不算过分的。他的步子于是从闲适随意(他一贯是如此翩翩风度,不紧不慢)到略显急促,三步并作两步地到了那人身边。

一臂的距离,燕杜衔对于分寸一向掌握的很好。

姬老板?

还是没有回应。

燕杜衔再唤一声,姬别忆?这下直接称呼名姓,而并非外界传的尊称。这三个字从燕杜衔舌尖滚落,他万般珍视地拿手接住了,虚空的珍珠一样。

依旧没有回应。他有些急了。又站前一步,此刻他与对方是真正的并肩了。布料互相摩擦发出轻微响声,落到燕杜衔耳畔却不亚于一道惊雷。这道雷劈开了他心中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让它剥出了蕊儿来,一切坦坦白白。

月亮下谁也不能撒谎。

呼吸紊乱,心跳如擂鼓。燕杜衔一贯端的是成熟冷静的知性,此刻站在心上人身边,倒显露出少年人的青涩来。他手忙脚乱地想了好一阵说辞,什么“今夜月色真美啦,有幸和姬老板一起赏月,这月如何如何,这美人如何如何……”

他颠来倒去地想,便觉自己就算初入沪上社交圈子也没这么局促过,这感觉对他来说很新奇,也让他措手不及。他感到有些许恐慌,却又着迷不已,飞蛾扑了火就会变成烤飞蛾,我扑了火,燕杜衔想,会变成炭烧腌笃鲜。

他脸上的温度越烧越热,真有几分炭烧的意思在了。

胡思乱想戛然而止,他惊觉对方从始至终未有过回音。他忐忑不安地抬眼望向身边人,却一下啼笑皆非——对方睫毛轻颤,呼吸平稳,分明陷入了浅眠。

他是不是不会喝酒?燕杜衔这么猜测到,又觉得姬别忆可爱了好几分。沪上名伶大多长于社交,下了戏生活那叫一个丰富多彩,就姬别忆也不知道怎么的,难得出来露个面,其余时间都一头扎在戏园子里练功。

谁给的燕杜衔勇气?燕杜衔不知道,只知道月亮下谁也不能说谎。所以他遵从心中所想,伸出了手臂,轻柔地将那颗明珠揽进了他的怀里。若不是明珠有情,又怎会裹挟着月光就扑向他,从云端稳稳地落进尘世温暖的怀抱呢?他也是仰望着云端的人,哪怕是一秒,仅仅是这一秒——燕杜衔低头,用目光亲吻姬别忆白净的额头——他自私地拥有了对方。

他正像个从未谈过恋爱的毛头小子一样反复品味这一刻的复杂情感,下一秒姬别忆就睁开了眼,他猝不及防地对上了一双雾蒙蒙的眸子。

姬别忆开口就问,大王,你怎的醒来了?他迷迷糊糊的不清醒,还以为自己在戏台上呢。此刻月色朦胧,正是“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我这里出账外且散愁情,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

姬别忆仍游走在清醒与睡梦的边界,开口嗓音糯且绵连,勾得燕杜衔心中一阵发痒,宛如被幼猫挠爪似的。姬别忆演出他必定去看,久而久之这曲目自然滚瓜烂熟,哪怕是姬别忆宛如梦呓一般的唱词,他也迅速拼凑清楚了是哪段剧情。他正要将错就错扮上霸王回上一段,又听得怀里的人惊呼:你不是霸王!

这是醒了吗?燕杜衔低头看,对方的眼睛仍蕴着宴会上果酒的香。我怎么不是霸王了?他乐得与醉酒美人打趣,又收束了手臂。姬别忆太瘦了,像轻飘的羽毛,燕杜衔抱紧了,对方却随时可以跟着夜风飘走似的。

你、你不是霸王……姬别忆哼哼几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努力地用朦胧视线打量对方,勾勒出对方温柔多情的眉眼……这哪里是个威风凛凛的霸王嘛!

姬别忆有几分清楚神智,知道自己好像不在戏台上……但他在哪里?除开在戏台上有安心之感,他在此处竟也感受到了隐隐约约有那么几分。好像那双手臂会永远托住自己,就像戏台会永远托住自己一样。他感到睡意像潮水一般再次向他涌来,在他确认过这是个安全的地方之后。临睡之前他想到那双温柔的眼睛里仿佛永远有他……戏台上的他的眼神偶然飘过台下,无数个形形色色的面孔之中必有一双眼睛永恒地注视着他,就像现在一样。

永恒的。

姬别忆睡着了。

燕杜衔见姬别忆迷迷瞪瞪地与他对视几秒后又干脆地闭上了眼,不免哑然。他在那一刻在心里构思了无数个向姬别忆解释为何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的理由,什么“姬老板我看你睡着啦,怕你靠着栏杆不安全所以这般那般就把你抱住了,还望姬老板不要怪罪……”

但是好像用不上了。就让这一切,包括二人的心意,都融入这月色中去吧。

月亮之下谁也不能说谎。

燕杜衔低头,吻上了姬别忆的唇。柔软的。

迷境森林

【食物语】当你醒来旁边是他的时候(七)

◎太极芋泥/灯影牛肉/牡丹燕菜/霸王别姬

◎有私设

◎OOC致歉(OOC归我)


太极芋泥

“少主还不起床吗?”

你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太极芋泥正微笑着看着你,你眨了眨眼睛,“诶?”

然后突然清醒,“我我我睡过头了?!”

“那倒没有。”

你突然松了一口气,随后反应过来,“少主是想问我们为什么会睡在一起吗?”

你点点头,太极芋泥依旧笑着,“那您可得好好想想您昨天晚上做了些什么,不然的话,我们躺在一起的样子被郭管家看到了,可就难收拾了哦。”

“言之有理,那你赶紧下去。”

太极芋泥拿扇子捂住一边脸,“少主这么快就想过河拆桥吗?”

“我连我什么时候过的桥都不知道啊喂,何谈拆...

◎太极芋泥/灯影牛肉/牡丹燕菜/霸王别姬

◎有私设

◎OOC致歉(OOC归我)



太极芋泥

“少主还不起床吗?”

你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太极芋泥正微笑着看着你,你眨了眨眼睛,“诶?”

然后突然清醒,“我我我睡过头了?!”

“那倒没有。”

你突然松了一口气,随后反应过来,“少主是想问我们为什么会睡在一起吗?”

你点点头,太极芋泥依旧笑着,“那您可得好好想想您昨天晚上做了些什么,不然的话,我们躺在一起的样子被郭管家看到了,可就难收拾了哦。”

“言之有理,那你赶紧下去。”

太极芋泥拿扇子捂住一边脸,“少主这么快就想过河拆桥吗?”

“我连我什么时候过的桥都不知道啊喂,何谈拆桥这一说。”

太极芋泥挑了一下眉,“既然如此,少主昨天从我这讨到的便宜,我是不是得要回来?”

“什么便宜?诶诶诶,你靠那么近干嘛,太极……唔……”

太极芋泥亲了你一下,然后笑着说:“好了,便宜要回来了。”

嗯???昨天她居然只是亲了一下吗???没有扑倒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的吗?

等等,她刚刚是不是觉得很遗憾来着?



灯影牛肉

你睡着时伸手不知道摸到了什么,然后轻皱着眉又摸了摸,“少主大清早就在我身上乱摸,莫不是在暗示我什么?”

你立马睁开眼睛,就看到灯影牛肉撑着头微笑着看着你,而你的手正放在他的人鱼线处,再往下摸……

我勒个去!

你立马收回手,然后坐起来,“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少主好好看清楚,这可不是你的房间。”

你四处打量了一下,这骚气的装扮,这高大上的装潢,我去,还真不是。

灯影牛肉也坐起来,他身上的衣服随之滑落,白皙的脖子上几个红痕特别明显,灯影牛肉挑了一下眉,“哎呀,少主昨晚太热情了,衣服都松开了~”

“那明明就是你故意的吧!”

“少主怎能如此想,当时您抱着我不放,可是一群人都看到了呢,随后我带你进房,您不由分说就扯我的衣服,说要和我睡觉,我不从你还不高兴,这些吻痕可是你留下来的呢,您难不成要抵赖?”

你睁大了眼睛,不是,这剧情展开有点不对啊,正常剧情不应该是他扑倒你然后你不从才对吗?但脑子里那一堆她拉着灯影说要睡觉并且抱着他亲的记忆是什么鬼?

“我,那个,嗯,就是……”

你有些语无伦次,灯影牛肉却生怕你看不到他脖子上的吻痕,然后凑近你,“证据都有了,少主莫不是想始乱终弃?”

“我不是我没有。”

灯影牛肉凑近你,“既然这样,少主看起来对昨晚的事情不是很清楚啊,不如我亲自帮您回忆回忆?”

边说着,手已经摸上了你的领口。



牡丹燕菜

“牡丹~你醒了吗~”

你轻声喊着他,他没什么反应,手却是搂紧了你的腰,随后睁开眼睛。

“天还未亮,怎么就醒了?”

你靠在他的胸口,“想趁起床前再多看一看睡着的你呀,然后就想试着叫了叫你,不过没想到你居然真的醒了,你平时睡眠都这么浅吗?”

“那倒不是,旁边躺着你,便是想睡也不愿意了,毕竟比起睡觉,看你的睡觉的模样岂不是更好?”

你抬起头,“燕太傅的嘴最近怎么这么甜了,莫不是背着我抹了蜜?”

“是不是抹了蜜,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他突然起身,把你压在身下,然后就吻上你的嘴唇。

亲完,他笑着看着你,“怎么样?有没有抹了蜜?”

你舔了一下嘴唇,“抹没抹蜜不清楚,甜倒是够甜。”

他轻笑出声,“天还未亮,不如做些有意义的事情等天亮如何?嗯?”

你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燕太傅昨晚是没休息好?”

他低下头吻住你的脖子,“能不能休息好,不是看你吗?我的少主。”

“哎呀,痒~”



霸王别姬

睁开眼就看到姬美人躺在你旁边搂着你睡着觉,平时看就已经很好看了,凑近看更是好看。

你忍不住伸出手抚上他的额头,然后划过他的眉心,眼睫,然后是鼻梁,最后落在他的唇上。

手下软软的触感让你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唇,然后就看到人醒了。

霸王别姬感觉到唇上有东西,刚张开嘴,把你的指尖含进了嘴里。

“!”

你们两个人都愣了,而霸王别姬手下意识搂紧了你,你立马收回手,脸迅速红起来。

“你,你怎么醒了?”

“方才感觉到脸上有什么东西,痒痒的,所以就想看看是什么东西。”霸王别姬轻咳一声,“没想到,是你在我脸上作怪。”

你红着脸,“我就是看你太好看了,所以忍不住就想伸手摸一摸……”

霸王别姬眨了眨眼睛,随后抓起你的手放在他脸上,“既然如此,那就让你摸个够。”

你又眨了眨眼睛,然后也真毫不客气摸了几下,“你嘴唇看起来软软的,不知道亲起来怎么样?”

“那要试试吗?你的看起来,也很不错的样子。”



七
得到霸王别姬有一段时间了,真好...

得到霸王别姬有一段时间了,真好,三个阿杰还差一个佛跳墙,不过我已经没钱了

啥时候佛跳墙才肯来呢?

不会从新活动池子里歪出来吧?

得到霸王别姬有一段时间了,真好,三个阿杰还差一个佛跳墙,不过我已经没钱了

啥时候佛跳墙才肯来呢?

不会从新活动池子里歪出来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