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饺子

87901浏览    2880参与
是柒玖丫

书房通讯的红包群

饺子爷爷,自个儿发红包自个儿抢可还行_(:τ」∠)_

鸭鸭好有钱,发金玉红包抢的都有百的(他们一帮食魂手速怎么能这么快!手残少主哭了)

小鳜鱼每次都是手气最佳鸭

(小鳜鱼,保佑我抽到腰子和屠苏)

每次红包担仔面都有抢的!但是每次@他都不出来,还说是自动回复(我们班群也有这样的家伙)

葱少不愧是开钱庄的,有钱!

我还真发了金玉红包66个金玉(不划算)QAQ

算了算了,过年嘛

就是要开心

不过我自个儿没抢到可还行(你们手速太快了吧!)

两位老师窥屏被我抓到了吧(滑稽)

书房通讯的红包群

饺子爷爷,自个儿发红包自个儿抢可还行_(:τ」∠)_

鸭鸭好有钱,发金玉红包抢的都有百的(他们一帮食魂手速怎么能这么快!手残少主哭了)

小鳜鱼每次都是手气最佳鸭

(小鳜鱼,保佑我抽到腰子和屠苏)

每次红包担仔面都有抢的!但是每次@他都不出来,还说是自动回复(我们班群也有这样的家伙)

葱少不愧是开钱庄的,有钱!

我还真发了金玉红包66个金玉(不划算)QAQ

算了算了,过年嘛

就是要开心

不过我自个儿没抢到可还行(你们手速太快了吧!)

两位老师窥屏被我抓到了吧(滑稽)

睿rui
?????迷惑 饺子你怎么能这...

?????迷惑

饺子你怎么能这样

?????迷惑

饺子你怎么能这样

正负乐

占tag致歉

那个......麻烦问一下,“饺子”这个tag,现在是食物语和怪物大师都在用吗...因为怪物大师的饺子本来就是个比较冷的坑🕳️(*꒦ິ⌓꒦ີ),这样一搞就更加难看到了。

以及不是说不可以。。。(。í _ ì。)只不过可以想个法子区分一下吧?

我不是圈内很有名的太太,只是现在两者混杂在一起的样子大家肯定都看起来很难受😣…(不会被说的吧?)也许就像隔壁方舟[舟浮梅]一样,一方或两方改一下tag,大家都会更舒服一点,不是吗?

向看到这里的你致谢!谢谢!

那个......麻烦问一下,“饺子”这个tag,现在是食物语和怪物大师都在用吗...因为怪物大师的饺子本来就是个比较冷的坑🕳️(*꒦ິ⌓꒦ີ),这样一搞就更加难看到了。

以及不是说不可以。。。(。í _ ì。)只不过可以想个法子区分一下吧?

我不是圈内很有名的太太,只是现在两者混杂在一起的样子大家肯定都看起来很难受😣…(不会被说的吧?)也许就像隔壁方舟[舟浮梅]一样,一方或两方改一下tag,大家都会更舒服一点,不是吗?

向看到这里的你致谢!谢谢!

阿辞呐

【食物语】病中事

又名生病了我不想喝药也不想引体向上!

ooc归我!

内含饺子/屠苏酒/锅包肉/鹄羹

戴口罩戴口罩戴口罩!

勤洗手勤洗手勤洗手!


【饺子】

        “年轻人啊,就是不听劝。”饺子捧着一碗黑色不明物走过来坐到你旁边。

       “饺子饺子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你眨巴着可怜的大眼睛,“所以亲爱的焦医师你可以把它端走吗?”

       “不可以哦。”...

又名生病了我不想喝药也不想引体向上!

ooc归我!

内含饺子/屠苏酒/锅包肉/鹄羹

戴口罩戴口罩戴口罩!

勤洗手勤洗手勤洗手!


【饺子】

        “年轻人啊,就是不听劝。”饺子捧着一碗黑色不明物走过来坐到你旁边。

       “饺子饺子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你眨巴着可怜的大眼睛,“所以亲爱的焦医师你可以把它端走吗?”

       “不可以哦。”

       这人是怎么做到一面笑得如此亲切和蔼一面说出这么无情的话语的!

      “可是这看上去都好苦啊…”你做出了最后的挣扎。

      “喝完有糖哦。”

      “行!”你端起那一碗苦药“吨吨吨”一口闷。

      “啊啊啊啊饺子糖糖糖!”

      “哎呀少主,糖减药性,喝完药不可以吃糖的哦。”他笑眯眯地收走药碗。

      “饺子!!!”

      又是被美丽的焦医师下药的一天。





【屠苏酒】

       “屠苏酒我不是故意生病想要逃五禽戏的。”你可怜巴巴地戳戳手指。

       “生病了就更要练。”他面无表情地用药匙搅拌了几圈药汤,递给你,“喝吧。”

       “那我明天?”你接过药汤,吹了两下。

       “练死了我可付不起责任。”

      “我就知道屠苏酒你对我最好了!!”你腾出一只手冲他高高兴兴比了个心,结果另一只手里的药差点洒出。

       “好好喝药!”他皱着眉头红着脸。

       哎呦喂咱家屠苏酒脸红了我喜欢。




【锅包肉】

      “少主,你又顽皮了,非要跑出去玩结果淋雨生病了,”锅包肉露出了他的职业微笑,“你说,怎么办呢?”

      “郭郭郭郭管家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可以吗…”你缩在一团被子里瑟瑟发抖。

     “哦?那少主你说说怎么办好。”

     …要命。

    “我、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你小心翼翼地开口。

    “自然是要加强对少主的管教了,少主对天气的判断能力真是差到可怜,以后每天让少主学点天文地理,如何?”

    “我觉得可以!”不用挂在树枝上做引体向上的你表示雀跃。

    “还有每日多五十个引体向上。”他淡淡地补充道。

    “?!?!”

    锅包肉你是魔鬼!




【鹄羹】

     “少主,该喝药了。”

     “给我吧。”你接过那碗药,苦涩的药味便如升星了的金钟罩一般包围了你,“这是饺子熬的药吧,我真的觉得饺子想苦死我。”你满脸疲惫的微笑。

    “少主,良药苦口,焦医师的药虽苦了些可是药效确实很好。”

    “行!我决定了!”你捧起药,深吸一口气,“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咕噜咕噜”两口苦药下肚。

    “!!!”你觉得饺子哪天要是不当治疗兵了可以完美转行毒药师。

    “少主你…还好吗?”鹄羹看着你苍白的脸担心地问道。

    “没事没事。”你报以微笑。“鹄羹呀,这几天我的伙食麻烦你换换口味啦。”

    “自然是会换的,少主这几天辣的咸的冰的都要忌口。”

     “鹄羹你记得比我还清楚耶。”你托着腮眯眼看他。

     “啊…因为在意少主嘛…”他最后几个字伴着脸红越说越小声。

     鹄羹的爱=妈妈的爱。










这几天沉迷食物语

这群菜男人太爱了靠

    

 

岸芷汀兰

空桑“冠状病毒”科普

声明和承诺:

空桑身为三界美食圣地,特别承诺,所有菜肴的食材来源合法,新鲜卫生,空桑拒绝野味!


空桑医馆提醒您:


一定要戴口罩

一定要勤洗手

一定要保持室内通风

一定要保证餐饮卫生,所有食材高温煮熟再吃

能别出门就不出门,人多的地方尽量不要去

有不舒服的状况及时来就医


饺子:听我老人家几句,你们呀,个个都要提高警惕,尤其是父母亲戚长辈,相比年轻人的抵抗力更弱。年轻人不要仗着身体强壮,熬夜、饮食无节制,养生从年轻的时候做起。


屠苏酒:自己作死的,无药可救!哼,自己掂量掂量!有状况及时来我这儿诊治,...

声明和承诺:

空桑身为三界美食圣地,特别承诺,所有菜肴的食材来源合法,新鲜卫生,空桑拒绝野味!

 

 

空桑医馆提醒您:

 

一定要戴口罩

一定要勤洗手

一定要保持室内通风

一定要保证餐饮卫生,所有食材高温煮熟再吃

能别出门就不出门,人多的地方尽量不要去

有不舒服的状况及时来就医

 

饺子:听我老人家几句,你们呀,个个都要提高警惕,尤其是父母亲戚长辈,相比年轻人的抵抗力更弱。年轻人不要仗着身体强壮,熬夜、饮食无节制,养生从年轻的时候做起。

 

屠苏酒:自己作死的,无药可救!哼,自己掂量掂量!有状况及时来我这儿诊治,接触了传染源的自觉申报,别以为接触了传染源没发热就没事,一定要自我隔离。如果你脑子不好,就不要浪费我草药了。

 

空桑警务司:

德州扒鸡、符离集烧鸡、东璧龙珠、云托八鲜:

 

疫情就是警情,我们必定履行职责、全力投入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防控工作。

 

 

 

空桑幼儿园:

蜜汁叉烧、年糕、冰糖葫芦、混汤圆酿元宵、汤圆:

小朋友们要乖乖的哦,不要缠着大人去看电影、去游乐场、去动物园了,少主姐姐说等疫情过了,我们可以痛快的玩了。如果一定要出门,记得戴上口罩哟,小手手要用消毒洗手液仔细洗干净。也祝小朋友们身体健康,每天开开心心!

 

北京烤鸭:朕的天下,一定要海晏河清、国泰民安!

 

飞龙汤、风生水起:我们天族和海族承诺,如果有疫情,我们将全力以赴,抗争到底!

 

 

诗礼银杏、八仙过海闹罗汉

我们将积极科普“冠状病毒”,让更多的人早预防早治疗。现在的传染源尚不明确,可能来自蛇和蝙蝠,病毒类型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而且存在变异性。传播途径未完全掌握,存在人传人。

 

开水白菜:下面让我播报一下发生在人间的疫情情况:截至2020年1月23日,共确诊638例,疑似422例,治愈30例,死亡17例。白老师温馨提示:身体才是革命本钱!

 

绍兴醉鸡:出于安全考虑,酒馆暂时歇业!

 

太白鸭: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东坡肉: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

 

佛跳墙:美人们,健康乃是美的前提,祝美人们都平安健康!

 

玉麟香腰:警告人间的有些不法分子不要再来昆仑山捕捉野生动物了,一旦被我发现,我昆仑之主不会手下留情!

 

龙须酥:按卦象看,疫情爆发高峰将在2月份,切不可掉以轻心。

 

四喜丸子:小生会为人间祈愿:天佑武汉,天佑中华!

 

鼎湖上素: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年年有余: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们,这个春节能不串门就不串门,能不聚餐就不聚餐,虽然亲戚朋友们人不聚在一起,但是心依然在一起,祝您2020年年有余,平安顺遂!小余在空桑给您拜年啦!

 

万俟佛莲/云岚子(大家出门要戴好口罩!!!)

还有几位的tag我就不打了

第一次做微信聊天体,对于人物性格的把控可能不太准。

全场赢家:年年有余

还有几位的tag我就不打了

第一次做微信聊天体,对于人物性格的把控可能不太准。

全场赢家:年年有余

寒域阿雪

【屠焦】传言

又名,他们的流言是怎么传出来的。

感觉吉利虾总是在一线嗑cp啊!

——————正文分割线——————

“少主啊啊啊啊啊啊!!!!!”吉利带着口罩扑进书房,然后被同样带着口罩的丁季拦住了。

“感冒了就不要进去了,省的把病毒传染给少主。”丁季一本正经地说。

“没事儿,别在屋内,我们出来说。”少主带着口罩走出来,“丁季啊,你先去忙吧,我和吉利聊一会儿。”

等他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吉利才兴奋地拉住少主的手:“少主!我又发现新的爱情了!”

“……我琢磨着空桑的cp已经被你扒得差不多了吧?”少主挑眉,“新的?屠苏和相遥吗?”

“不是不是!是屠苏医生和焦爷爷!”吉利使劲摇头,“我亲眼见到的!...

又名,他们的流言是怎么传出来的。

感觉吉利虾总是在一线嗑cp啊!

——————正文分割线——————

“少主啊啊啊啊啊啊!!!!!”吉利带着口罩扑进书房,然后被同样带着口罩的丁季拦住了。

“感冒了就不要进去了,省的把病毒传染给少主。”丁季一本正经地说。

“没事儿,别在屋内,我们出来说。”少主带着口罩走出来,“丁季啊,你先去忙吧,我和吉利聊一会儿。”

等他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吉利才兴奋地拉住少主的手:“少主!我又发现新的爱情了!”

“……我琢磨着空桑的cp已经被你扒得差不多了吧?”少主挑眉,“新的?屠苏和相遥吗?”

“不是不是!是屠苏医生和焦爷爷!”吉利使劲摇头,“我亲眼见到的!不骗你!”

“嗯?!!!”

————————————

吉利早上起来的时候打了个喷嚏,然后把自己包严实了跑去医馆。

“听说人间界有一种很厉害的病毒,我这不是吧?”吉利紧张地问到。

“你最近接触什么人了吗?”饺子温和地问到。

“没有,我好几天没出门了,最近排班没到我。”

“哼,宅在屋子里不锻炼也得生病,你又不是蟹酿橙那种改造人一辈子不生病。”屠苏托着脑袋坐在旁边,神情不屑。

“那应该不是,只要没去餐馆就问题不大。我这边已经有好几个已经治愈的。按着药方坚持每天吃药,一个疗程后来我这里复诊。”饺子没管屠苏的冷嘲热讽,利落地写了药方后递给屠苏带来的小门童。

屠苏扫了一眼后就打发小童去抓药了。

“你也太别担心,对了,记着病好了要适量锻炼啊!”饺子拍拍他的肩膀。

屠苏忽然咳嗽了两声。

“盖好毯子别着凉,你作为医师要是病了可就又只剩我一个人看诊了。”饺子走过去,细心地给他的腿盖上毯子掖好,“你在这里继续看诊,我去后面看一眼药煎好了没。”

“你……”屠苏扯住饺子的衣袖。

“?”

“……没什么,你去吧。”他又松开手,看他往后走过去,看不见影儿了才收回视线。

虽然吉利虾带着口罩看不清表情,但他头上的呆毛先是猛的僵直,然后软软地完成一个心形。

————————————

“少主!我发誓当时医馆里开了火炉,但焦医师离开的时候正厅忽然一冷,我还打了个哆嗦。”吉利一脸认真,“不过,传闻不是说屠苏医生对谁都特别毒舌特别凶吗?我怎么没这么觉得啊!”

“……哦,呵呵。”

少主……少主表示自己习惯了。

霸道总裁鱼傲天

前不久瓶颈期时画的,今天拿出来当众处刑,我流少主受


少主私设长发

衣服有参考新年时装,有改动,佛公的衣服是私心情侣服

前不久瓶颈期时画的,今天拿出来当众处刑,我流少主受


少主私设长发

衣服有参考新年时装,有改动,佛公的衣服是私心情侣服

迷路之羽

【神医组】段子

“照顾不好身体还不觉得?那你直接去幽冥司好了。”

“嫌隔壁焦医师的药苦?啧,出去!今日没心情,不医!”

医馆的门被小童关上,挂上了“歇业”的牌子,在将病人赶走后,屠苏酒坐在那里,手里捧着一个茶杯,眼中的的光芒明明灭灭。

“咯吱”一声,医馆的门再次被打开,屠苏酒赶在来者之前开口:“没看到外面挂着的牌子吗?今日没心情,不医,出门左拐,焦氏医馆。”

“哎呀呀,这是谁又惹你生气了?”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屠苏酒抬头便看到了熟悉的面容:“啧,怎的,焦医师忙完了。”


有机会续写




“照顾不好身体还不觉得?那你直接去幽冥司好了。”

“嫌隔壁焦医师的药苦?啧,出去!今日没心情,不医!”

医馆的门被小童关上,挂上了“歇业”的牌子,在将病人赶走后,屠苏酒坐在那里,手里捧着一个茶杯,眼中的的光芒明明灭灭。

“咯吱”一声,医馆的门再次被打开,屠苏酒赶在来者之前开口:“没看到外面挂着的牌子吗?今日没心情,不医,出门左拐,焦氏医馆。”

“哎呀呀,这是谁又惹你生气了?”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屠苏酒抬头便看到了熟悉的面容:“啧,怎的,焦医师忙完了。”




有机会续写

白毓

我闲的没事干把良品的战损给全弄了一遍?一边弄一边骂自己( '▿ ' )真是丧心病狂,明天更新尚品

我闲的没事干把良品的战损给全弄了一遍?一边弄一边骂自己( '▿ ' )真是丧心病狂,明天更新尚品

止匕瓷

美人鱼名场面!想画好久了(终于

是主角小队

被老妈催着干活所以越来越水惊现火柴人 字也很草

随便看看吧)

美人鱼名场面!想画好久了(终于

是主角小队

被老妈催着干活所以越来越水惊现火柴人 字也很草

随便看看吧)

空杯对月

【屠焦】双医组日常

大过年的,翻了翻tag,又冷又饿,所以我来🚗了[图片]

大过年的,翻了翻tag,又冷又饿,所以我来🚗了

一纸烟云

[屠焦屠]医者

真 随缘更新系列,因为磕屠苏酒和饺子上头,他们的衣服有相同的装饰,就连作息时间都没什么差别,还一黑一白太好磕了www

由于我不懂怎么处理饺子的感觉,所以@楚殇找他帮忙了


随着冬季冷空气,因此感冒得流感的人越来越多,各家医院都忙不过来了,更不用提空桑旗下的医院。


空桑旗下的医院有著名医生焦医生坐镇,焦医生性子温和,总是给人以如沐春风的感觉,而且技术高明,在同行中脱颖而出。但是焦医生也有一个同他名声一样远播在外的缺点,他的药苦的要命


最近流感大爆发,空桑医院各处都忙到脚不沾地。一人身穿白大褂,一头乌黑的长发用一个红色头绳固定住,嘴角和右眼各有一个小痣点缀,本应是翩翩佳...

真 随缘更新系列,因为磕屠苏酒和饺子上头,他们的衣服有相同的装饰,就连作息时间都没什么差别,还一黑一白太好磕了www

由于我不懂怎么处理饺子的感觉,所以@楚殇找他帮忙了


随着冬季冷空气,因此感冒得流感的人越来越多,各家医院都忙不过来了,更不用提空桑旗下的医院。


空桑旗下的医院有著名医生焦医生坐镇,焦医生性子温和,总是给人以如沐春风的感觉,而且技术高明,在同行中脱颖而出。但是焦医生也有一个同他名声一样远播在外的缺点,他的药苦的要命


最近流感大爆发,空桑医院各处都忙到脚不沾地。一人身穿白大褂,一头乌黑的长发用一个红色头绳固定住,嘴角和右眼各有一个小痣点缀,本应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但是眼神中的冰冷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这个人摇着轮椅穿过人流,也不是没人注意他,只不过大家都忙的要死,病人和医生都不约而同的认为这个是哪个病人出来透透风,都没去在意什么


这个人摇着轮椅来到焦医生对面的刚刚转修好的外科二室,外科一室突然爆发出吵闹之声,坐轮椅的人冷笑一声,对此置之不理,径直进入空桑少爷给他布置的二科室


外面的人看见紧闭的二科室居然开门了,焦医生那边还要排好长的队伍,思量一番,立刻往二科室跑,很快他们就觉得他们太天真了


二科室的医生看着如同温润君子一般,室内布置的也古色古香,一张八仙桌上放着一张名片,上面写着屠苏医生


“一天到晚不好好锻炼身体,生病完全是活该”“眼睛动一动,舌头伸出来,这不是没病吗?还杵在这儿干嘛?挡人路啊”“你看病还想挑药的味道,怕不是得了疯病”“没救了”“今日心情不好,不医了!都滚!”


听到屠苏大夫拍了轮椅,小护士赶紧听从,将一堆吵吵嚷嚷的人都推拒到门外,而这时对面焦医生的闹剧尚未结束,只见吵吵闹闹中焦医生摁着那个不愿吃药的病人,力道强劲地将药喂了下去还一脸温柔“阿呀,这不就吃下去了吗?”

狐狸酸

记一次春节后的约会【车】GB

滴滴嘟嘟叭叭,破烂三轮驶过
私设爆多请注意
gb,产乳 私设游戏的治疗都能流neinei。
少主双子设定,姐弟关系。
姐姐叫伊夏,弟弟叫伊春。
姐姐从出生开始,就能偶尔遇见未来。但是她从来不说出口。
因为不知道是预言造就了未来,还是未来造就了预言。她选择听天由命,不告诉任何人,自己能解决的就解决,但是总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总是自己憋着,久而久之就有点偏执。
这篇文的时间段在食物语被毁的两个月前,伊夏梦到了,但是这事实在是太过超现实,她以为是鳄梦。
是之前画的春节约会的后篇

可以的话,请↓

====================

买来的商品被随意放到地上,有一条红色的缎带被床上震...

滴滴嘟嘟叭叭,破烂三轮驶过
私设爆多请注意
gb,产乳 私设游戏的治疗都能流neinei。
少主双子设定,姐弟关系。
姐姐叫伊夏,弟弟叫伊春。
姐姐从出生开始,就能偶尔遇见未来。但是她从来不说出口。
因为不知道是预言造就了未来,还是未来造就了预言。她选择听天由命,不告诉任何人,自己能解决的就解决,但是总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总是自己憋着,久而久之就有点偏执。
这篇文的时间段在食物语被毁的两个月前,伊夏梦到了,但是这事实在是太过超现实,她以为是鳄梦。
是之前画的春节约会的后篇

可以的话,请↓

====================

买来的商品被随意放到地上,有一条红色的缎带被床上震动抖下来,悄声无息的在地上落成了一个心形。伊夏把手插进饺子的白发里,右手摸索着把床头灯打开。

 

  饺子接受了这个柠檬味的吻,那味道来自于刚刚在甜品店里抽到的情侣双人饮品,第二杯半价。

人来人往的商业街上,饺子自然接过她手上加了冰块的饮料杯,在耳边说大冬天的小姑娘少喝点冰的。

小姑娘听了之后露齿大笑,呼出的白气渐渐消失。伊夏点了点嘴唇说:“那就多喝点甜的。”

饺子脸微微发红,街上的人似乎都不在意这边的咬耳朵。他们在这里只是随处可以的一对小情侣。饺子喝了一口饮料在嘴巴里含了含,然后把那变温了的糖汁嘴对嘴喂给她。伊夏去咬他的舌头,他躲,她再追。一来一回。

树的阴影遮盖了两个人,在又长又短的之间之后,伊夏结束了这个吻,开始舔她留在饺子嘴唇上的橘色口红。饺子微微喘息,反手抱住了她。那个系在饺子手上扫码的来的小气球不小心被放开,飘飘的飞的看不见了。

 

“在想什么?”伊夏用了点力气,把饺子推倒在床上。

饺子歪过头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他一向是害羞的,不怎么在床上直视伊夏,红着脸说:“在想那个气球飞到哪里去了。”

岚6🍊
小年夜快乐。 大家注意要戴好口...

小年夜快乐。

大家注意要戴好口罩出门。

希望大家都能过上安全的春节吧。

小年夜快乐。

大家注意要戴好口罩出门。

希望大家都能过上安全的春节吧。

阿周
最狠的还是你饺子

最狠的还是你饺子

最狠的还是你饺子

深海之仲

【年味食物语】在年末

  • 空桑少主第一人称

  • 女性向但是总的来说是家族向

  • 时间轴略混乱我流空桑日常


正文。


        回想起过去的一年,套用青丘国国君的话说,是修了月亮、打了天狗,浩浩荡荡,如今想来也颇不可思议,但是我当时也回答了,这不是我一个人做得到的事,我能以凡人之躯历经奇险,都是因为有与我形同家人的食魂们的存在。


        不用说这魔幻的一年转瞬即逝,就是前几天我睡过头怕被郭管家惩罚顶着...

  • 空桑少主第一人称

  • 女性向但是总的来说是家族向

  • 时间轴略混乱我流空桑日常


正文。

 

        回想起过去的一年,套用青丘国国君的话说,是修了月亮、打了天狗,浩浩荡荡,如今想来也颇不可思议,但是我当时也回答了,这不是我一个人做得到的事,我能以凡人之躯历经奇险,都是因为有与我形同家人的食魂们的存在。

 

        不用说这魔幻的一年转瞬即逝,就是前几天我睡过头怕被郭管家惩罚顶着鸡窝头跑去找他反被他嘲笑的情景都还历历在目,郭管家倒是一反常态地笑得友善,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灰头土脸,一溜烟跑回去自己房内。对着镜子打理好自己,方才又打开房门,险些和郭管家撞个满怀。我几乎要尖叫对不起了,他却伸手弄乱我的头发:“这几天多睡一会儿也没关系的。”神情竟和辰影阁主有几分相似。许是我的眼神诧异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收回手,做出习惯性的思考的动作,说:“怎么,信不过你的管家吗?”也对,这几日也是年节了,前几日他才和我说过准许我有几日空闲,而他则会帮我打理空桑的新年装潢事宜。

      “啊,不是,辛苦你了。”我一时有点尴尬,只想打个哈哈就开溜。

       他今天的态度虽然180度大转弯,眼神却依旧锐利,看出来我想逃跑,便及时拉住我的手臂:“等等……啊……失态了……既然起得这么早,不如……”

      啊,果然,郭管家又不是鹄羹,怎么可能会放弃这种大好机会呢。是瀑布下的引体向上报菜名?还是背诵古今菜谱大全?

  “不如去试试鸡茸金丝笋的新衣服吧。”

  “好……嗯?新,新衣服?好啊好啊。”

 

      小笋说,出于监督我的需要,他的房间便设置在了我与他兄长佛跳墙的房间之间。佛公的房间一如既往开着门,但我觉得他并不在里面。是因为香味吗……虽然小笋的苦心孤诣并没有什么用,不管是那件事发生之前的日子,还是现在,都……而今年我由于各种事情东奔西走的,除了为松鼠鳜鱼和莲将军添置新衣,很少来过这里了,有时候,甚至是小笋主动在众人面前展示新衣,我才发现时间匆匆,如流水从指缝间溜走,更何况,再怎么仅仅攥住的拳头,也终究会舒展开,最后留下的只有对流水触感的怀念。

 

      流水。

      我曾经差点溺水身亡,有幸得到风生水起的救护。但提起流水,我想到的并非这位龙宫太子,而是在湘地偶遇的放莲花漂灯的盛景。黑色的夜里晕染出黑色的江流。而江面上,一朵朵莲花灯笼被船上的、岸边的男女老少小心翼翼地投放,火光由于“莲花”外型的色彩不同,映在水面的色彩也各不相同。我在糖醋沅白的怂恿下也放了一盏。但就在它离开我的一瞬,脆弱感却袭上心头。灯笼虽轻,可以漂浮水上,流转给神明,但是也因其轻薄,终究是经不起风吹浪打的。虚妄。我一瞬间失神了,直到一股熟悉的香味萦绕着我,我这才察觉他温暖的胸膛贴上了我的后背。“不知怎的,江上清风阵阵,竟有些凉意。”他说。我和他都知道,江上并没有风。“没事的。”他如此温柔地吐息着,我有些脸红,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急急挣脱了他会意而放松的怀抱,“嗯……额,我先去沅白那里了,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是沅白带来人群还是沅白喜欢人群呢。众里寻他千百度,用在这里也不甚恰当,可是纵然是他,也常与孤僻的冰糖湘莲为伴,那么在灯火阑珊处,未必寻不得他。我刻意抬眼一瞧,果然糖醋沅白正隔着满河的祝福站在桥上。夜色如纱,轻轻笼罩着他,若非与我招手示意,他的安宁沉静,就像他的挚友一般。

        我走到他身边,和他一起看满河摇曳的灯火。“你知道吗?这些灯,都会漂流到莲花仙人的住处。莲花仙人看到河灯,总是要发脾气,但最后还是努力实现大家的愿望。其实我才是鼓舞大家放河灯的人,但我却没有实现愿望的能力,也从来没写过自己的愿望。这是我第一次写愿望。你想知道我写了什么吗?”他平静地看着桥下的灯火斑斓,声音比平时低一些,说着肩上的被称为“老伙计”的鸟类不时扇动翅膀。

      他说的莲花仙人,是个喜好清净、不染凡尘、性情淡薄却如芳草的食魂。

      莲花本该如此。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更令人想起千百年前那位愤慨失意的诗人,愿以百草芳菲自饰,伏清白以死直。说起渊源,粽子倒要更深些。不知为何我心里生出一股安慰来。

      可是莲花啊,星星点点,如水上之星,安稳地烧灼灯芯而放光的莲花河灯,像极了,从地狱捞起的、洗净了的红莲业火啊。

      街上不知何时奏起了丝竹,由远及近,过往的船只也渐渐停住,妆容素净而明丽的歌女款步走上船板,伴着缠绵的奏乐,唱道——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真怪……这究竟是何朝何年。我苦笑一下。

      糖醋沅白却没有在意,伴着笙歌旋律,他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我希望,我和莲花仙人去了空桑后,他们未来也能平平安安的,就像,这样……”

 

      【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荒忽兮远望,观流水兮潺湲……】

        温柔、轻盈、不舍地,如桨荡过暗流,拢起縠纹。歌声在柔情婉约的夜里,悠悠地盘旋在怀抱美好祝愿的人群上空。

 

        我看到人群中的佛跳墙,他的双目收容了本该随灯漂走的万般柔情,坚定而真挚地看着我,嘴角噙着一如往常的笑意。仿佛他本该这样注视着我,让我总以为,我们之间连了根线,永远也扯不断,任凭时空穿梭、物是人非,都能过滤掉空气中的一切杂质,再度重逢,并且至诚如昨。

        他用眼睛告诉了我答案。

 

 

        前脚刚迈进房门,就听到小笋的抱怨声:“慢死了!”

        我刚想道歉,小笋就推出一件红色马甲,随是生气的样子却不看我,“去!快点给我换上。”

     “哦……”我换上衣服,在镜子前转了两圈。尺寸刚刚好。

      小笋欣赏着自己的作品,表情也有所和缓,像在脸上写了“不愧是我”。

      “小笋,谢谢!!!”我一个熊抱上去,小笋就被圈在了怀里。

他满面通红,说话也结结巴巴。“谢、谢什么啊,抱这么紧,别把我,别把我衣服弄坏了!”

      “衣服真好看!”

      “……哼……要谢,就谢我哥吧。”他闷闷地说。

      “啊?”

      “哼……连这都不知道,这件衣服可是我和我哥共同设计的。”说起自家兄长,小笋就两眼放光,也顾不得害羞了。

      说起他,我今天还没有见到他呢……

      “小笋,你知道,福公他,去哪里了吗?”

      “哈?这种事情,你管得也太多了吧。”

      居然连小笋也不知道啊。

      他到底去了哪里呢。

      “我说你,抱得太久了吧!别人要是看到还以为我们很熟呢。”

      “啊?我们不就是很熟吗?”

      “喂你怎么抱得更紧了,快放开我!”

      “嘿嘿。”如老饕饱食,我满足地放开了他,“小笋真可爱!”

     “吵死了……闲着就去找那帮小孩子玩,不要在我这吵。”

 

 

 

      他不说我倒忘了,一群小孩和往常一样玩着踢毽子、捉迷藏、躲猫猫,还有混入其中的白蔡老师。见我来了,冰糖葫芦、青团一众招呼我一起玩。

      “哇,少主今天就穿新衣了!叉烧仔觉得少主好靓啊!”叉烧仔一提,所有的小孩纷纷赞叹起来,我又兴奋又有点不好意思。

      “可以让叉烧仔抱抱吗?”

      “啊!我也要我也要!”冰糖葫芦还提着小灯笼就冲过来,以他为首,除了汤圆和小臭鳜鱼有点羞怯,大家的这种热情可比雪崩还要叫人害怕,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吗。

      “欸别别别别再过来了我要倒……”,身体因承受不了重量而向后倾斜,可这帮小家伙居然还笑开了花,“……了……嗯?”我一双脚离地了,却还飘在半空中,回头一看,正是白蔡先生用“薄薄的几张纸”托住了悬在半空的我。他一如既往地无赖而淡漠地看了我一眼,旋即便叹口气。

      “唉。郭管家说的没错,你果然不让人省心。”

 

      “嘿嘿,对不起,少主,我们不是故意的。”小家伙们道了歉,我摸摸几个小家伙的脑袋说没关系,他们就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好可爱啊。

      “少主……那个……可不可以,也摸摸我呢?”原来是臭鳜鱼,在所有小家伙成群结队进攻的时候,他犹豫踌躇了半天,说出这句话不知道要了他多大的勇气。

      “好啊。”我走到他面前,伸手摸摸他黑白相间的头发,“小汤圆呢?”

      “!……好……”

 

      “……我先回去看书了。”

      “别别别,白先生,咱们踢毽子……”我连忙叫住他。

 

 

       和白先生踢毽子是实打实的体力活,目前只有冰糖葫芦得到白先生的真传,多数食魂早早地败下阵来,场上只剩下我、冰糖葫芦和白先生。

      “七百八十三、七百八十四……”

      还在数“五百五十二”的我难以坚持,一走神听清了冰糖葫芦的“七百八十三”和白先生“八百零一”,随后便是毽子“吧唧”落地的声音。最终白先生和冰糖葫芦的毽子同时落地,但白先生胜在速度,仍然博得头筹。两个食魂结束了一场恶战,都纷纷表示想去泡个澡。

      “少主,安神仙鹤的草药昨日便缺了,劳烦您去焦医生那里一趟了,我这国文老师实在是走不动了……”说着一大几小几个食魂并不给我拒绝的余地,便说着“谢谢”边走远了。

      “少主,要我陪你去吗?”臭鳜鱼问。

      “不用了,你先休息吧。”

 

      焦大夫饺子,不过问前线战事已久,日日耽于草药研制,调制出的良药以味苦骇人,不要说食魂了,就是我,一般情况下也不敢喝焦大夫的药,能喝下他的药而一语不发、面色如常的,真乃猛士也。  

      走近了焦大夫的房间,在门口便听到他和别人交谈的声音。

      “把这碗药喝了吧,我用小火煲了两个时辰。”

      我以为,房内应该鸡飞狗跳了,但是对方似乎义无反顾地喝光了。

      “唉,要是少主和空桑里大大小小的食魂都能这样谨遵医嘱,我也能省不少心了。”

      “为了少主,喝这点药这不算什么。”

      “哦?我应该感到高兴吗?”焦大夫说道。

      我的腹诽倒是由焦大夫说出来了。那个声音太过熟悉,我一听便知道是谁,心怦怦地跳,恨不得跑开,可是还有抓药的任务在身,我可是空桑少主,怎么能因为莫名其妙的心情起伏就临阵脱逃呢。而且愣在门口太过诡异,我闪身藏到了门侧。

 

 

      心乱如麻,我也没听清楚他们后来说了什么。平静下来后,才听了个大概。

      “鹄羹他还是待在房间里吗?”

      “嗯,他一直闷闷不乐的,近几日还是锅包肉和他稍微喝过酒。”

      “真希望他早点走出阴霾,有他照料,少主也会好得更快吧……”

      “我和空桑的小家伙们也说过了,少主醒来,要一切如常,不要提她睡了这么久的事。”

      “少主也睡了三天三夜了,也该——”

      霎时间,郭管家的一反常态的放纵,小笋对兄长的讳莫如深,小家伙的过度热情像电影放映般掠过脑海。

      原来如此!

      ——什么三天三夜?!还有鹄羹!我怎么忘了去看看鹄羹!我猛地跳出来,倒是惊到了两位,我意识到自己的鲁莽行为突然就后悔了。

      “唉~我这老年人可不经吓~”焦大夫说着,手掌安在心口。

      福公笑脸如常,只是脸色有点苍白。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白?”顾不得听他问候我,我就问出来,“是被我吓的?还是你受伤了?”

      “……让美人见笑了,只是前几日不小心染上风寒罢了。”

      我从未见他如此失态过。

      “可是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我想要靠近他,像他总是守着我睡觉那般去拥抱他,他却后退了几步,总是自称老年人的焦大夫还拦住了我。

      “我们去外面说。”焦大夫轻声说。

      “美人不要慌张,我过几日就会好了。”身后还传来福公温和的声音。

      我回头去看他,想起来薄薄的、随水漂流的河灯。

      福公的香味随着距离越飘越远,越来越淡。

      “真的,只是风寒罢了。”

      


      桌上一溜排开几个玻璃小瓶,空空的,晶莹可爱。

      仙鹤草、白芍、百合、葛根……焦大夫熟练地拉出药柜又推回去,不多会儿配置齐了,叫我慢慢倒进玻璃小瓶里。瓶口小,所以药也不好装,我不得不谨慎些。

      出了房间,焦大夫问我来干什么,我便说了,此外我们没有其他交谈。我稍微冷静下来了,明白他抓药时也在酝酿情绪,叫我装药也是想提醒我控制情绪。

      “少主,你还记得自己三天三夜前做了什么吗?”

      “我,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也身在空桑,应该,与平日无异。”我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只是放慢了速度。

      “不知道也好。”

      “为何?”我一顿,虽已提醒自己要小心,仍有一个酸枣仁飞出漏斗。

      “听老夫一句劝……”

      焦大夫不打算告诉我的事,我该……竟然要让所有食魂隐瞒,也总归是有他们的打算的。“那……福公呢。”

      “他是真的感染了人间风寒,但是不必害怕,过几日便痊愈了。”

      “是吗……”我松了口气,但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少主和福公这一年东奔西走,实在辛苦,再加上空桑的事务,难免焦灼,染上风寒是情理之中。”

      “不只是福公,还有德州、阿符、鹄羹……还有很多很多的,还有医生你。”我不得不放下手上的活才说话,“我一直以来,都在想着复原《食物语》,我想福公他也是因为,看到我那么急切,才过度劳累的。我太在意一品、血鸭、灯影他们了,一想到他们还没回来,视我如仇雠,我就心如刀割,可是太过在意他们,反而忘记了空桑里还有大家……他们是我的家人,空桑里的大家都是我的家人啊……”

    “少主……”焦大夫看着我,脸上洋溢着奕奕的神采。

      他拿起一个玻璃小瓶,放上漏斗,熟练地抓草药。

      “少主不必内疚……既然是家人,找回迷途的家人,是所有家人的责任啊……年关将至,不知少主可愿意和我去寻一位故人?”

       “你是说……”

      “青丘国的年节最是热闹,光怪陆离,无奇不有,我得知有一位故人就隐居在青丘。老夫虽不才,希望少主不要嫌弃,能与我同行,寻访这位故人。”

      “不,怎么会嫌弃呢!我们什么时候走!”

      “等等,先让我把草药抓完。”

 

 

 

      佛跳墙已从焦大夫的房里回来了,谨遵医嘱通风换气,就着天光在床边读书,想着消磨时光度过这一天。两声“笃笃”的敲门声打破了岑寂。

      “哥。今晚做了饺子,要吃吗?是空桑那个小丫头做的,当然了我也有做,不吃完我不走啊!”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