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饼四

374万浏览    19437参与
bsjmry

烧饼曹鹤阳 诱惑 

烧饼曹鹤阳 诱惑 北展专场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我爱我的主任们❤️

北展专场很黄暴

烧饼曹鹤阳 诱惑 

烧饼曹鹤阳 诱惑 北展专场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我爱我的主任们❤️

北展专场很黄暴

剧毒兔子

【群像】不退转

*饼四堂良龄龙贤华南甜霄海

*现实向大乱炖,请勿上升


过来人劝小年轻,挑那好走的路快走吧,别回头。


没人等你。


/饼四


“你打算跟他耗到什么时候啊?”烧饼又闷了口啤酒,语气开始不耐烦。


张九龄摆弄着手里的酒瓶子,腮帮子鼓了又瘪,愣不吭声。


“九龄儿啊,”曹鹤阳也跟着劝,“知道你俩好,可谁也没说让你裂不是?”


“就是说别再一门心思扑他身上。热搜的事你也看到了。”


张九龄每到这时便跟哑了似的。


曹鹤阳悄悄摇头,意思是,这孩子没救了。烧饼却是真急了:“弟弟,算哥求你了行不,可别一条道跑到黑了。”


“我不能半途而废,”张...

*饼四堂良龄龙贤华南甜霄海

*现实向大乱炖,请勿上升



过来人劝小年轻,挑那好走的路快走吧,别回头。


没人等你。




/饼四




“你打算跟他耗到什么时候啊?”烧饼又闷了口啤酒,语气开始不耐烦。


张九龄摆弄着手里的酒瓶子,腮帮子鼓了又瘪,愣不吭声。


“九龄儿啊,”曹鹤阳也跟着劝,“知道你俩好,可谁也没说让你裂不是?”


“就是说别再一门心思扑他身上。热搜的事你也看到了。”


张九龄每到这时便跟哑了似的。


曹鹤阳悄悄摇头,意思是,这孩子没救了。烧饼却是真急了:“弟弟,算哥求你了行不,可别一条道跑到黑了。”


“我不能半途而废,”张九龄终于开口,定定地看着两人,“那样我会后悔一辈子。”


烧饼的表情别扭起来,曹鹤阳在下面按他的手,戒指硌在指节上,不疼,他却也闭了嘴。


本来也没什么可说。






/贤华




“大楠有女朋友了?”


“他啥时候有的女朋友?”


刚下直播,还在状况外的秦霄贤挠了挠头,第一反应就是九龄怎么办,正想着找知情人士何九华问问,队长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


……


秦霄贤坐到对面时,张九龄一脸不可置信,满脸苦笑地问他:“怎么把你遣过来了?”


“我以为是孟哥呢。”


“孟哥叫我来的啊,”小师弟一脸纯真,“你放心,关键信息他都给我讲了,我肯定把你劝明白。”


胡扯,九龄心想,该明白早明白了,现在还不明白,那就是不想明白。


霄字科的小师弟到底还是道行浅,说了半天没劝成人家,倒是把别人的老底掉个干净。比如说,孟哥不仅喜欢九良,而且非常喜欢。


比如说,自己和九龙一样,是妥妥的直男。


听到这话的时候九龄瞳孔都放大,心想这可坏了,何九华内孙子还执迷不悟呢。


秦霄贤一脸正直地解释:“她们都说我gay里gay气的,其实不是,我可直了。”


“我还打算三十岁结婚呢。”



那何九华怎么办呢。



大概永远结不了婚了吧。






/堂良




想当初孟鹤堂宣布结婚的时候,话音落下的头一秒,竟然无人答话,所有人都看九良,明着盯,偷着瞟。


被看的人却没有半点不自然,照旧死水似的表情,也看不出难过来。一秒过后,他举起杯子:“来,咱们敬孟哥一杯。”


“我作为搭档,先干了。”说罢一仰头,整杯的白酒便见了底。


满座的人如释重负,各自吵闹着调侃祝福,只有秦霄贤偷偷捏他的胳膊,要他小心,别喝多了。


不然又要哭。


这杯酒也算给孟哥解了围。那人僵住的笑融化成一个欣慰的弧度,整场聚会都欢欣无比,如释重负一般。


秦霄贤作为旁观者看着,心里忒不是滋味儿,临散时他叫住孟鹤堂:“孟哥,这就走了?”


“不再待会儿吗,九良喝多了得有人照看着。”


孟鹤堂笑得很疲惫:“也就这一次吧,他以后都不会了。”


“人总得长大不是。”


未婚妻开车来接,他打开车门时还是回了头,看看烧烤摊上买醉的人,又看看秦霄贤,“那么漂亮的一身刺,要是一根根拔了,得多疼啊。”


秦霄贤回到烧烤摊,默默无语,想来孟哥也不容易,自己八面玲珑左右逢源,也只是为了保护那个少年,棱角不被世俗磨平。


九良正拎着酒瓶子跟人争,鲜少见他这么面红耳赤的——南京的小团子,也只有沾了酒,才会变回粗粝的山东爷们儿。


“他那是断我念想么?”九良抬起一边的眉毛,“他那是断自己后路!”


“那你还等吗?”秦霄贤试探着问。


“等啊,看他能逞到什么时候,大不了并骨呗……”他撒狠儿似的把啤酒瓶子摔了,声音却越来越小。



先生啊,承认你喜欢我,就这么难吗。






/南甜




樊霄堂调去九队的时候,师哥还嬉皮笑脸地开玩笑,搂着他脖子调侃:“去了九队,可别这么没出息啊?”


“逮谁吃谁的,再让人打死。”


伦儿哥说那可不成,得让甜甜吃回来,吃穷张九龄那黑厮。一群糙老爷们儿,也没人搞儿女情长的送别,ktv里喝个烂醉,就已经是对离开者的最高礼遇。


张九南也不是每次喝多都哭,这次他开心得很,贴在花魁身上絮絮叨叨,直到人腻烦了给他两脚,他也不撒手。


甜甜跟霄白对视一眼,两人无可奈何笑笑。霄字科大师哥拍拍小师弟的肩:“没事,啥时候想家了,就回来演两场。”


“咱哥儿们还是一样的。”


话虽如此,樊霄堂却深知再没有回转的余地。就像,朝夕相处的前后桌变成八百年见不上一回的外校同学,所有期冀,便只能拱手让人。


他还在事业的起步期,不像师哥能录节目上综艺,江湖相见也再无可能。


昏暗的灯光下,那人交叠的身影逐渐模糊,泪眼朦胧里,他独自作别。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






/龄龙




头九合资养大的甜甜,对龄龙小哥俩有种亦父亦兄的奇妙感觉。


所以,当他拐了八个弯听说九龙官宣的时候,跟亲爹出柜一样备受打击。00年的小朋友没那么多弯弯绕,哭丧着脸找老大索要真相。


九龄在台上没少薅他头发,这次却难得的温和,被问到痛处也只是拍拍小孩的头:“别跟你内好师哥学,净乐意瞎打听。”


一提张九南甜甜就打蔫儿,低着头闷闷不语。


九龄自己心里一团乱麻,可见他跟霜打茄子似的也心疼,“没事,哥到时候放你回去演两场。”


甜甜却一个劲儿摇头,“没用的。”


“他本来,眼里也只有海哥。”


九龄听到这三分惊奇,“我看九南对你挺好啊,当自个儿亲弟弟似的。”


“谁跟亲弟弟谈恋爱啊,我在他眼里就是一小屁孩,”甜甜自嘲完了,还是不甘,“老大,九龙哥真不喜欢你?”


“他看你那眼神儿太苏了,以前谁要说他没爱你爱个十年八年的,我头一个不信。”


张九龄自己也不愿相信,他的楠楠待他太真,曾有过多少怀疑,也在那双眼里尽数湮灭。


可惜那人桃花眼又近视,看人看狗,三分深情。


假作真时真亦假,深陷其中自欺欺人的,也只有自己罢了。


“那以后怎么办呢,要及时止损吗?”樊霄堂声音沮丧,问九龄,也问自己。


“事已至此,不退转。”九龄认命一般闭上眼。



“不退转”原是佛教术语,指修行达到某个临界点,便再也无法退回曾经的状态。



而对于他们而言,感情不可退转,孤注一掷,深渊之前,不曾回首。



万事长嗟,百年双鬓,吾非斯人谁与归。



也许百年之后,他们的墓碑上都有这样一句话。



爱是单行路,不可回头。















----------------

*两年前的今天我经历某一次分手,痛得刻骨铭心,估计这种体验以后很难再有,就记录一下吧。有刀同享,用餐愉快~


股肱良庙堂之器

【饼四/AU】曹记鉴宝(11/2.4)

11#卷贰·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四)

  朱云峰在原地呆了半晌,左右仔细查看,这才确信自己确实是在曹记三楼,没有去到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我不明白。”朱云峰转头问曹鹤阳:“我刚刚坐上去,就好像……”

  “就好像去到了其他地方,是吗?”曹鹤阳问。

  “对!”朱云峰说:“那场景太真了。可是我一站起来……”

  “站起来就没有了,是不是?”曹鹤阳问。

  “对!”回答完朱云峰才觉得不对,问:“你都知道,可……你坐在这凳子上,为什么好像没事?”

  曹鹤阳扯出一个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朱云峰觉得他是在苦笑。

  曹鹤阳说:“你现在的力量还不够,所以只有接触到这张凳...

11#卷贰·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四)

  朱云峰在原地呆了半晌,左右仔细查看,这才确信自己确实是在曹记三楼,没有去到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我不明白。”朱云峰转头问曹鹤阳:“我刚刚坐上去,就好像……”

  “就好像去到了其他地方,是吗?”曹鹤阳问。

  “对!”朱云峰说:“那场景太真了。可是我一站起来……”

  “站起来就没有了,是不是?”曹鹤阳问。

  “对!”回答完朱云峰才觉得不对,问:“你都知道,可……你坐在这凳子上,为什么好像没事?”

  曹鹤阳扯出一个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朱云峰觉得他是在苦笑。

  曹鹤阳说:“你现在的力量还不够,所以只有接触到这张凳子的时候,眼前才会出现场景,你只是看见,还没有深入其中。”

  “没有深入其中?”朱云峰咂摸着这句话,问:“那深入其中是什么感觉?身临其境?”

  曹鹤阳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阿四!”朱云峰认真道:“有时候我真的很想打你一顿,你明明瞒着我那么多事情。”朱云峰边说边走近曹鹤阳,继续道:“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直觉跟我说,阿四总是对的,我只要听阿四的就好了。”

  曹鹤阳脸上似是欢喜似是哀愁,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对朱云峰说:“你休息一下,继续训练吧!”

  朱云峰刚想答应,突然听到楼下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还有人高声问道:“曹四爷在吗?”

  朱云峰与曹鹤阳对视一眼,都觉得有点儿奇怪,做古董生意的,一般不会遇到特别着急的客人,而且古董买卖总也要来来去去好几次,很少有一次就谈成的,所以这种直接敲门的事儿,朱云峰自到曹记以来,还没遇到过。

  “我去开门。”朱云峰说完,没等曹鹤阳反应,一溜烟跑了。他如今身体比从前好了许多,只见他三两下就顺着楼梯从三楼跳到二楼,随后又如法炮制跳到一楼。

  “这么晚了,什么人?”朱云峰没有开门,而是隔着门板问。

  “是我!小李,李鹤东。”外面那人说。

  朱云峰一惊,李鹤东这一片儿的片警,他连忙卸下一块门板,问:“李警官,你怎么来了?有事儿?”

  李鹤东认识朱云峰,也知道他外号,问道:“烧饼,曹四爷在吗?”

  “我在的。”曹鹤阳从楼梯上走下来,说:“小饼,请李警官进来坐。”

  朱云峰依言把李鹤东让进来,说:“您喝点什么?我上来给您沏杯茶?”

  “别,不用麻烦了。”李鹤东连忙摇摇手,说:“我这次来,是想问点事儿。”

  “什么事儿?您说?”曹鹤阳说。

  李鹤东掏出一张照片递给曹鹤阳,问:“您见过这个人吗?”

  曹鹤阳接过照片,朱云峰也凑上去,一看之下,立刻道:“诶!这人前阵子来过的。”

  “烧饼,你确定?”李鹤东追问道。

  朱云峰点点头,说:“对啊!是来过。但是……是哪天来着,我有点儿记不清楚了。”

  “他来做什么?”李鹤东问。

  “来我们这儿还能做什么?”朱云峰说:“鉴宝呗!”

  “那他带了什么来?”李鹤东问。

  “一对破杯子。”朱云峰说:“淘宝货。”

  “你的意思是说,那杯子是假的?”李鹤东问完又转向曹鹤阳,问:“四爷,那杯子您看过?”

  “是……”朱云峰刚想说话,被曹鹤阳轻轻踢了一脚,也就闭上了嘴。

  曹鹤阳说:“这位客人确实来我这里,让我看一对瓷杯,那位客人说那是成化年间的斗彩三秋杯,不过我眼拙,确实是没认出来,所以他就走了。”

  曹鹤阳只说自己眼拙,看不出那杯子的好处,绝口不提那杯子是假的,这也是古董行不成文的规矩。李鹤东听了,微微一笑,说:“四爷说话真是滴水不漏。”

  曹鹤阳仿佛没听到他的话,继续问道:“李警官,还有什么事儿吗?”

  李鹤东挠挠头,说:“过几天,我可能还得来一趟,请您帮忙掌掌眼。”

  “请我掌眼?”曹鹤阳有些惊讶,问:“您是公事儿还是私事儿?”

  李鹤东问:“公事如何?私事又如何?”

  “要是私事儿,李警官您尽管来,咱们这么熟了,帮朋友掌眼也是应当应分的。”曹鹤阳说。

  听曹鹤阳只说私事儿如何,那他对公事儿的态度也已经很明确了。李鹤东叹口气说:“四爷,这个事儿呢,是公事儿,而且非您不可。”

  “我不明白。”曹鹤阳说。

  李鹤东指着还被曹鹤阳拿走手里的那张照片说:“这个人叫林坤,他前天死了,目前看下来是自杀。不过他家属说,有一对明成化年间的斗彩三秋杯被掉包了,怀疑……”

  朱云峰差点儿跳起来,心说怎么这还讹上人了呢!

  曹鹤阳一把拉住朱云峰,他已经明白了关窍,说:“我明白了,您方便的时候把那对杯子带来,我看看是不是他那天带来的那对,这样就能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被人掉包的了。”

【未完待续】

二萌嗯没错是二萌

【群像】当我社受受不让攻攻亲时

九辫 良堂 龙龄 何尚 金东 饼四


就是你们喜欢的,每一对都有一点点涩的那种,今日不算前后叭叭1152的群像请签收,写了两天,不是因为多是因为我速度慢๑Ő௰Ő๑)


今天的彩蛋是我的“实验品”成南还有一张不大对劲的图


上次的群像过百了,何尚是不是老不错了?咱就是说我本来想过要加更的但是我还是不咋会所以就放彩蛋里吧゚(。ノω\。)゚。每次日更纯纯意外我就摆烂的叛逆二萌所以就别管wor啦~~~~


既然说了上课摸鱼就被我阿离姐gan死所以你们监督我谢谢


有没有人陪我看花园宝宝小马宝莉啥的别问问就是返老还童了(啊嘞勒?(Θ3......

九辫 良堂 龙龄 何尚 金东 饼四


就是你们喜欢的,每一对都有一点点涩的那种,今日不算前后叭叭1152的群像请签收,写了两天,不是因为多是因为我速度慢๑Ő௰Ő๑)


今天的彩蛋是我的“实验品”成南还有一张不大对劲的图


上次的群像过百了,何尚是不是老不错了?咱就是说我本来想过要加更的但是我还是不咋会所以就放彩蛋里吧゚(。ノω\。)゚。每次日更纯纯意外我就摆烂的叛逆二萌所以就别管wor啦~~~~


既然说了上课摸鱼就被我阿离姐gan死所以你们监督我谢谢


有没有人陪我看花园宝宝小马宝莉啥的别问问就是返老还童了(啊嘞勒?(Θ3Θ))



————分割线————



【九辫】


两人从外面一同做核酸回来,张老师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消毒、洗手,但是因为碰巧电梯坏了,一到家杨九郎就直接摊在了沙发上


“还这儿摊着干嘛呢,洗手去”


“歇一会就去,啊好累啊辫儿亲亲”


“去去去不洗手别碰我”


仰羊委屈,但是仰羊他不说,仰羊想要整个好活

“辫儿~过来”


“洗手了吗”


“洗了~”


“干嘛啊”


“门口消毒了吗”


“用你提醒?”


“那这样的话……”


“不是你抱我干什么!!那个门它隔音不好啊!!!”


【良堂】


周末,两个人吃过早饭后一同宅在家里


“九良你早饭吃那么少没问题吗”


“您放心吧没问题啊”周九良说着,眼睛并没有离开手里的三弦


“不是周九良你有没有好好听我讲话啊!!”


“当然有啊先生,来亲一下不生气奥”


“起开!别动我!”


“您再说一遍??”


“滚一边儿去!滚一边拉去!!”


“啧小兔子又得床上哄哄了”


“啊啊啊你给我死开!!!”


“先生~我早饭吃那么少你肯定会心疼我的~所以让我吃两口就得”


事后的堂堂:我信你个鬼!!你以后就算一个月不吃早饭我也不管你!


纯纯两口就得OK?


【龙龄】


“啊好累,我不行了我要歇会”


“老大才多久就不行了?”


“真的好累……好热”


“那您歇着把我继续打了”


“你说你打个篮球怎么跑那么快”


“还不是因为您平时也不爱运动”


九龄坐在篮球场旁边的长椅上,看着自家大白儿子打篮球


“还挺帅?”90叨咕


“您夸我帅吗?”


“诶你怎么能听到啊”


“我这么有魅力吗?来老大亲亲~”


“亲你m!你身上全是汗别过来!!”


“老大~”


“🤺退!🤺退!🤺退!”


“现在躲一下回家加一分钟”


“不是,大楠,你听我说”


“一小时”


“你别给脸不要脸啊!”


“您还就说对了,我就是不要脸。您看那边那片树林怎么样”


“不怎么样……”


“相信我您会喜欢哒~”


【何尚】


“哥?还没睡吗”


“睡不着啊”


“告诉你别半夜起床抽烟了,多伤身体啊”


“嗯,熙熙真好,来亲亲”


“不要,去漱漱口把你身上的烟味弄干净再说”


“什么意思?嫌弃我嗯?”


“没……不是那个意思”


“现在拒绝,等我洗个澡的你也甭想跑了”


“别啊……不是那个意思”


“熙熙,你看这大半夜的,都睡不着那就一起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吧~”


9C:我就是欠!我就是欠!


【金东】


“东东!纪念日快乐!”


“诶呦您还记得这个呢”


“那当然了开不开心”


“开心”


“所以可以嘴一个吗”


“行吧”


“啊?真的是我吗?真的是我吗?我要发朋友圈就现在!!!”


“一边去吧你!!”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快来贴一下~”


“五个数”


“好的做饭去了拜拜”


【饼四】


因为烧老师想要拍几张照片发微博和师兄弟们掰头,于是就硬把四漂亮也拉去了健身房


“我不行了你整吧”


“不是我这儿还没干什么呢”


“你可别了放了我吧”


“来给你个kiss加加油”


“啊怎么那么恶心啊你一边去”


“你选一个吧反正”


“那我还不如健身”


“那走吧回家吧”


“????啥”


“你自己选的,躺着瘦你不是一直念叨的吗”


“我是那个意思吗你给我走开啊啊啊啊!!!”



————分割线————



课后总结:龙龄有没有人一开始以为他们在做好事的来我看看快去面壁


我是个憨憨我写到今天才发现我的键盘可以直接打出破折号和省略号,之前我省略号都是一个点一个点的打,我的分割线都是手机上打出来然后电脑复制的


哦天闲着没事记得研究一下自己的键盘会有惊喜

墓墓.mu

        我喜欢你超过两分钟了,不可以撤回了。


没素材了所以就没怎么更新

        我喜欢你超过两分钟了,不可以撤回了。



没素材了所以就没怎么更新

祁麟

许久不见,甚是想念甜甜的cp

1l:这熟悉的帖子

2l:这熟悉的楼主名

3l:是我认识的那个楼主吗

4l(楼主):是的!我回来科普高栾了

5l(cp已经甜上天了):!!!这对我真的稀罕,但是只能靠甜文活着了,想吃正主粮

6l(小黑猫):这位八班的班长不要激动,偷偷告诉你们,你们现在想讨论的正主在窥屏,请谨慎说话!

7l(楼主):知道了!想给你们说说这几天我发现的糖!

8l:已经做好吃糖的准备!!!

9l(楼主):众所周知!高老师不是教语文兼班主任!栾老师是一位英语老师兼教导主任!

主要是在中午的时候班主任永远要和学生们一起走,栾老师永远比高老师快一步,然后说让我们快点走,他好和高老师吃午餐,每次他说完高老...

1l:这熟悉的帖子

2l:这熟悉的楼主名

3l:是我认识的那个楼主吗

4l(楼主):是的!我回来科普高栾了

5l(cp已经甜上天了):!!!这对我真的稀罕,但是只能靠甜文活着了,想吃正主粮

6l(小黑猫):这位八班的班长不要激动,偷偷告诉你们,你们现在想讨论的正主在窥屏,请谨慎说话!

7l(楼主):知道了!想给你们说说这几天我发现的糖!

8l:已经做好吃糖的准备!!!

9l(楼主):众所周知!高老师不是教语文兼班主任!栾老师是一位英语老师兼教导主任!

主要是在中午的时候班主任永远要和学生们一起走,栾老师永远比高老师快一步,然后说让我们快点走,他好和高老师吃午餐,每次他说完高老师会慢慢悠悠来,之后轻笑说云平你走的太快了,我都跟不上了,然后栾老师就就会怼他老了什么的,然后他俩就一起下楼,之后就不管我们了,但是我们是很安静的!乖乖的下楼!

10l:是的!我是一班的同学,楼主说的一点也不错!

11l:我是三班的,我们老班永远说你们班最安静,还说没有老师管,我还不信,我现在真信了,好甜,啊啊啊

12l:善变的女人,刚才不还和我私聊说龙龄最甜了吗

13l(小黑猫):呵呵

14l:龄爹这几个字表达出对12l的不满和愤怒,从而衬托出12l的善变

15l(白达摩):???做阅读理解做魔怔了?!

16l(=14l):王大楠这几个字表达出他对楼上的诧异,表达出他的震惊

17l(楼主):哈哈哈,救命了,我要笑死了,这是被罚抄阅读理解了吧

18l:不是不是,这就是网上一种犯贱方式,啊呸,是表达方式

19l(楼主):这个楼逐渐跑偏了啊,我们是不是还有什么cp没说

20l:应该算好多,嗯…说不过来好像哈哈哈

21l:等等,咱们昨天不是说九熙九华去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了吗,有集美写车文吗!想看!

22l(草莓冰箱):我写了

23l(小黑猫):万恶的英语老师尚九熙,请你上大号说话

24l(碎碎叨叨断头台):张九龄!明天你看看四哥怎么提问你的!

25l(不吃面包片):我来撑腰了

26l(栾怼怼):我去备了一下课,怎么就这么多条了?

27l(高高糕糕):哈哈,我们没有那么张扬吧

28l:没有!请您们继续这个行为!我们爱看!

29l(楼主):诶诶诶,等等,曹老师都出来了,饼老师呢

30l(健身使我快乐):???不是,就不能说一句朱老师吗

31l(楼主):@碎碎叨叨断头台 尚老师写车文是因为实践过是吗

32l(小黑猫):@健身使我快乐 谁让校长公然叫你烧饼呢,这个外号你别想脱掉了

33l(健身使我快乐):呵呵

34l(cp好甜好甜):哈哈哈哈,楼主是被那些记者洗脑了吗

35l(楼主):嗯哼

36l(龙龄是真的):这个楼,好像又歪了

37l(何九华你上啊):尚老师一直没有回复,不会咳咳咳

38l(碎碎叨叨断头台):停止你脑子里的想法,我只是去准备明天上课提问的单词去了

39l(尚九熙你行):啊?我亲爱的尚老师,咱别考了

40l(碎碎叨叨断头台):虽然你这名我挺喜欢的,但是必须考!这次的单词特别重要!你们必须背熟

41l(瞒着九华磕贤熙):咱就是一个哭泣的大动作

42l(安安静静监斩官):?你这名字

43l(=41l)(何尚yyds):我错了何总!这个名字行吧!

44l:哈哈哈,好怂

45l(何尚yyds):我不和匿名计较!哼

46l(高高糕糕):所有教师八点开会,知道你们应该在这,就不去群里说了!

47l(栾怼怼):你这语文老师比我这教导主任还忙

48l(高高糕糕):这不怕你累着吗

49l(栾怼怼):少贫

50l:啊啊啊啊啊,磕到了!

51l(楼主):在正主面前舞

52l(蓝莓要扒皮):又不是没舞过

53l:好像也是

54l(碎碎叨叨断头台):又要开会,无语

55l(楼主):尚老师也不愿意上班哈哈哈

56l(玫瑰冰冰):所以所有老师都在向某周看齐

57l(干饭猫):???

58l(楼主):不拖堂不晚饭不体罚赶紧跑

59l:hhhh笑死我了

60l:所以,有没有饼四的粮,急需!

61l(小黑猫):本五班的人来了

62l:!!!快说!

63l(小黑猫):听孟哥说,饼哥和四哥差点没在一起!他俩年轻的时候多么能秀恩爱,孟哥跟我学的时候,真的柠檬都没有他酸

64l(垂耳兔):你们永远想不到,烧饼原来有多胖,岳主任看过没有,比他还胖,然后还一脸雀斑,把邻居家的狗都吓哭了,校长看见他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烧饼,特别确切!现在你们不是管四哥叫四漂亮吗,他年轻的时候更漂亮,也不知道他怎么看上烧饼了

65l(不吃面包片):不是,你们这么老是年轻的时候,年轻的时候,我们老成啥样了?给我说以前!

66l(健身使我快乐):我轻轻说一句,我比何九华小,只是饼哥这么叫着而已

67l(安安静静监斩官):不是,有我什么事啊,我啥也没干,怎么把战火引我身上了

68l(香蕉大肘子):hhhh,老何好惨

67l(健身使我快乐):你看,都管你叫老何了

68l(安安静静监斩官):……

69l(香蕉大肘子):何年轻!何岁数小!何老师我错了!

70l:哈哈哈,暴风雨前的宁静

71l(碎碎叨叨断头台):得了大华,别吓唬他们了

72l(安安静静监斩官):嗯

73l(香蕉大肘子):谢谢尚老师救我狗命!

74l(楼主):哈哈哈,已经想到何老师跟尚老师撒娇了

75l(小黑猫):你猜怎么着,你真可能说对

76l(楼主):!!!怎么回事!

77l(小黑猫):咳咳,自从某个老头得到了尚九熙之后!直接从何·大杀四方·九·梳着背头·华变成了何·只对尚九熙撒娇·九·还梳顺毛·华

78l:好像是诶,我记得上半学期何老师天天是背头,下半学期就成顺毛了!

79l:所以在那个时候!就!

80l:在那个时候他们俩就在一起了!

81l(小黑猫):嗯?不对啊,知道这个的应该是上一届高三的学生啊

82l(=78l):咳咳,是的,借号来看的

83l(楼主):我这帖子这么火的吗

84l:楼主,你有没有想过,不是帖子火,而是正主老是来,所以才好多人来看

85l(楼主):靠,看破不说破,朋友有的做

86l:呵呵

87l(冰镇麻辣烫):啊啊啊啊!我看见九辫儿了!

88l:什么什么!啊啊啊啊!快转播!

89l(冰镇麻辣烫):我现在在逛街,想去吃点东西,然后就看见他俩进了那家火锅店,好像提前预定了,辫儿哥好像好开心!

90l(我要吃黄焖鸡米饭!!!):无聊进来看看,怎么吃瓜吃到自己身上了?!

91l(脏老师的小杨):张老师也不是很开心

92l(我要吃黄焖鸡米饭!!!):我想喝冰饮料,为什么不让我喝!

93l(脏老师的小杨):也不知道是哪位小朋友,那天喝了一瓶,肚子疼一晚上

94l(楼主):小朋友这个称呼我是永远得不到的,呜呜呜

95l:啊啊啊,九辫儿怎么这么甜,是吧@楼主 小朋友

96l(楼主):我真的谢谢你啊

97l不客气,楼主小朋友

98l(冰镇麻辣烫):呜呜呜,好宠,杨老师给他点了一瓶饮料,不要冰的那种,辫儿哥好像泄了气的气球,但是杨老师还在哄他!!!

99l:呜呜呜,九辫儿是真的!

100(楼主):不说了不说了,我去打把游戏平复我的小心脏了,啊啊啊,好甜

此楼已封,以上是历史消息

来天津吧

我的属性😍

我不是社粉!!!

我只磕饼四 良堂 九辫儿!!!

[图片]

[图片]

[图片]


我不是社粉!!!

我只磕饼四 良堂 九辫儿!!!


炸鸡薯条番茄饭

20140422《四方诗》

饼:你见过我这毛腿吗?

四:你那个我倒是见过……


饼:德云社有一个长的漂漂亮亮的梳着偏分的小gay

四:他带两耳钉你看谁像

饼:别老这么说,显得咱俩有事似的

四:谁谁谁跟你有事


还有小四的秀(嗅)一下,太可爱了

20140422《四方诗》

饼:你见过我这毛腿吗?

四:你那个我倒是见过……


饼:德云社有一个长的漂漂亮亮的梳着偏分的小gay

四:他带两耳钉你看谁像

饼:别老这么说,显得咱俩有事似的

四:谁谁谁跟你有事


还有小四的秀(嗅)一下,太可爱了

是菡不是韩

【饼四】我不爱你

be预警!!!

大量ooc

我的锅

别上升正主

假的假的,可能饼饼有黑化

正文

曹鹤阳很爱烧饼,曹阳也很爱朱建峰,可只是单箭头,烧饼在台上对他那么深情,抖音视频里对他那么好,微博上的好都是装的,只是为了流量!是的,我们的饼饼是个直的,要说对曹老四有什么感情的话,只能是正常的同事情,是的他对四四连兄弟情都没有。

曹老四知道烧饼对他没有任何感觉,但他还是很爱饼饼,他现在也想开了,只要饼饼能装着对他好一点,在台上能对他笑一笑就知足了


四漂亮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大概是在18年吧,那个时候饼饼要结婚了,他的女朋友就是现在的饼嫂,他们谈了将近十年,这个小四知道的,可突然就要结婚了,结婚...

be预警!!!

大量ooc

我的锅

别上升正主

假的假的,可能饼饼有黑化

正文

曹鹤阳很爱烧饼,曹阳也很爱朱建峰,可只是单箭头,烧饼在台上对他那么深情,抖音视频里对他那么好,微博上的好都是装的,只是为了流量!是的,我们的饼饼是个直的,要说对曹老四有什么感情的话,只能是正常的同事情,是的他对四四连兄弟情都没有。

曹老四知道烧饼对他没有任何感觉,但他还是很爱饼饼,他现在也想开了,只要饼饼能装着对他好一点,在台上能对他笑一笑就知足了


四漂亮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大概是在18年吧,那个时候饼饼要结婚了,他的女朋友就是现在的饼嫂,他们谈了将近十年,这个小四知道的,可突然就要结婚了,结婚的时候连请柬都没给四漂亮发,只是为了面子过得去,请了一下曹鹤阳,曹鹤阳是知道的所以也没有太过于纠缠





后来他们办专场,烧饼媳妇一直跟着,曹鹤阳老婆和曹鹤阳一样,不浮夸不张扬,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人,自然也就不爱跟着

人家媳妇来了自然不可能再和搭档住一起了,吃饭也不在一起,什么事情都是老四独来独往,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好委屈,可是他以什么身份委屈呢?搭档?同事?算了吧,只要他能装着对我好,对我笑笑我也就知足了,曹鹤阳这样想着




结局有彩蛋


Zonezero

值得

饼四是真的,只是最近我有点魔怔了


烧饼回头看着北展屏幕上的德云社几个大字,舞台两旁摆着写有烧饼、曹鹤阳的字牌,鲜花簇拥着舞台,灯光照亮整个舞台,美丽梦幻,借着返场演出的机会听着让曹鹤阳唱的《值得》的高潮,这首最喜欢的歌,最喜欢听曹鹤阳唱的歌,唱到“用尽所有力气不是为我,那是为你才这么做”,好像一切都回到了从前,可以肆无忌惮的接出那句“那是我们许下的承诺”,但突如而来的打断让时间一下回到了现在,曹鹤阳还是那样笑吟吟的看着烧饼,说出的语言却是质疑“什么什么”,“这是ending嘛。”对啊,这是ending啊,不属于歌词原本的ending,充满属于烧饼私心的ending。

烧饼不止一次拉着曹...

饼四是真的,只是最近我有点魔怔了


烧饼回头看着北展屏幕上的德云社几个大字,舞台两旁摆着写有烧饼、曹鹤阳的字牌,鲜花簇拥着舞台,灯光照亮整个舞台,美丽梦幻,借着返场演出的机会听着让曹鹤阳唱的《值得》的高潮,这首最喜欢的歌,最喜欢听曹鹤阳唱的歌,唱到“用尽所有力气不是为我,那是为你才这么做”,好像一切都回到了从前,可以肆无忌惮的接出那句“那是我们许下的承诺”,但突如而来的打断让时间一下回到了现在,曹鹤阳还是那样笑吟吟的看着烧饼,说出的语言却是质疑“什么什么”,“这是ending嘛。”对啊,这是ending啊,不属于歌词原本的ending,充满属于烧饼私心的ending。

烧饼不止一次拉着曹鹤阳在舞台上开着把他俩折腾到一张床上磨合的玩笑,曹鹤阳每次都在台上严防死守,观众在玩笑中起哄,却没发现言语中所透出的那些本来就属于真实世界的点点滴滴,冬天永远冰凉的小脚,肾结石疼得满后台蹦哒,每天早上的起床声,骑车从五环外到二环里,那些来自生活的记忆印在脑里,那些属于两人的青葱岁月散布在未来的时光,被拿出来反复调侃,带着察觉不到的心痛。

烧饼借着曹鹤阳生日场唱出练了好久的那几句话,曹鹤阳借着下台拿东西把烧饼留在了台上,躲到侧目条,听那几句练了好几天的歌词,看着烧饼送出那独一份的祝福,在那写着名字的幕布前,许下奉献的承诺。

台上的相声聊到了绯闻,随着绯闻聊到拉斯维加斯,但谁又知道他们当时是否真的跑到了拉斯维加斯的教堂,是否真的在那里接受了祝福,是否真的带着那份祝福把感情又深深地埋回了心底。

每一次演出都像在做一场真实到令人伤心但又饱含无限憧憬的梦,一个所期待但绝不会拥有的梦。跨年的他们应着欢呼从花门手挎手走到台前笑得灿烂,每一次的学哑语烧饼都会为曹鹤阳盖上盖头却从未亲手掀起,在黄鹤楼带着私心的老婆,五行诗中无法割裂的羁绊,三节拜花巷的老婆儿和老头儿。所有美梦都在鞠躬下台时破灭,然后又在再次上台时从头再来。

他们在全年最荒唐的日子庆祝只属于他们的婚礼,在此庆祝,在此宣判,庆祝爱情的诞生,宣判爱情的死亡。他们都心照不宣的借着彼此的生日,一次次发泄压抑着的情绪,好像这是一年一度的可以为对方毫无理由的送出那份夹杂着感情的礼物。

每个人都说他们之间的感情真好啊,就像真的在一起过一样,烧饼每次都是笑着去反驳,曹鹤阳也只是站在旁边看着他们嘻笑打闹。烧饼在后台拍肩认识了曹鹤阳,拍肩对烧饼来说就有了莫名的执念,虽然每一次拍肩都会得到对方一个温柔的笑,但却再也没有了第一次的惊艳,那种一眼照进未来的惊艳。

很多人都说双子座渣男多,烧饼却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执着,他执着于把曹鹤阳带进未来,执着于谱写属于他们的未来,执着于把人禁锢在一回头就能看到的桌子里,却在快要触及到星星时被拉回谷底,拉回那属于世俗的谷底,再也无法触摸那颗闪烁的星星。

你送给我《值得》,我送给你《只是太爱你》,区别只是你给的我受着,我给的你逃避。我们爱过、痛过,笑过、哭过,挣扎过、反抗过,最终也只是选择了看起来最近但最远的距离。



作者有话说:最近听四爷唱的《值得》听多了,有点魔怔了,加上最近有点emo,所以有点rua了。

饼四是真的,永远都是真的,他们俩之间的感情是我所羡慕的,我是假的他俩都得是真的

四喜丸子

13年的规矩论,曹小四这个小表情好可爱啊。还有这个对视,每次曹小四在台上笑的时候,烧云饼总是这么看着他。

13年的规矩论,曹小四这个小表情好可爱啊。还有这个对视,每次曹小四在台上笑的时候,烧云饼总是这么看着他。

股肱良庙堂之器

【饼四/AU】曹记鉴宝(10/2.3)

10#卷贰·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三)

  在“钞能力”的加持下,曹鹤阳和朱云峰很快就带着那对杯子离开了拍卖会场。回到酒店,朱云峰依旧没办法理解曹鹤阳这次在他看来根本没有任何逻辑可言的行动。

  “你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朱云峰已经记不清楚这次他第几次这么问了。

  “没什么。已经解决了。”曹鹤阳说。

  “可是这跟你之前跟我说的完全不一样吧!”朱云峰不依不饶,想要问曹鹤阳要个答案。

  曹鹤阳没有回答他,反而问道:“要回去了,你走吗?”

  “我……”朱云峰本想硬气一下说不回去,不过考虑到自己如今在英国和偷渡过来的没区别,要证件没证件要钱没钱,所以只能说:“行……...

10#卷贰·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三)

  在“钞能力”的加持下,曹鹤阳和朱云峰很快就带着那对杯子离开了拍卖会场。回到酒店,朱云峰依旧没办法理解曹鹤阳这次在他看来根本没有任何逻辑可言的行动。

  “你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朱云峰已经记不清楚这次他第几次这么问了。

  “没什么。已经解决了。”曹鹤阳说。

  “可是这跟你之前跟我说的完全不一样吧!”朱云峰不依不饶,想要问曹鹤阳要个答案。

  曹鹤阳没有回答他,反而问道:“要回去了,你走吗?”

  “我……”朱云峰本想硬气一下说不回去,不过考虑到自己如今在英国和偷渡过来的没区别,要证件没证件要钱没钱,所以只能说:“行……回……回去吧!”

  见朱云峰这个样子,曹鹤阳多少还是有点儿不忍心,拍拍他脑袋,说:“回去之后……我跟你说。”

  “好!”朱云峰一下就来了精神,站起身来问:“咱们怎么走?”

  曹鹤阳指指床,朱云峰满脸疑惑,怀疑曹鹤阳是在暗示些什么。

  曹鹤阳没有再说什么,走到床边,轻轻一跳,整个人扑到床上,下一秒他就消失不见了。

  朱云峰愣了愣,随后学着曹鹤阳的样子,一下扑到床上,他直觉眼前一黑,随后就发现自己回到了曹记三楼那间屋子里。

  “这就回来了?”朱云峰还是有点儿难以置信。

  “是啊!”曹鹤阳说:“不然呢!”

  朱云峰觉得自己有点儿晕,问:“为什么之前我从这堵墙穿过去的时候,是我们训练的地方,这次却跑到英国了?”

  曹鹤阳说:“我说了,我们是通过虫洞……”

  “我知道是虫洞!”朱云峰说:“我的意思,为什么……”

  “嗯……你可以理解为电梯,都是开门关门,但是每次开门的时候楼层是不同的。”曹鹤阳尽量用朱云峰听得懂的话跟他解释。

  朱云峰还是一副茫然的样子。

  曹鹤阳想了想,说:“小叮当的任意门,懂?”

  “哇哦!!!”朱云峰说:“你早这么说我就明白了嘛!”顿了顿,他又问:“那……为什么你又突然改变了计划?”

  “……”曹鹤阳思索了一阵,没有开口,而是打开了装着那对杯子的箱子,问朱云峰:“小饼,你觉得,这对杯子,放在什么地方合适?”

  “啊?”朱云峰不明白曹鹤阳为什么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

  曹鹤阳提醒道:“你仔细看看这对杯子!”

  朱云峰将那对杯子拿在手里细细查看,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在将杯子略微移远了一些之后,他似乎有了些发现。

  “这对杯子……也会发光。”朱云峰说完,指着屋子里的那些家具说:“和这些都一样,它们都会发光。”

  曹鹤阳点点头,继续循循善诱:“那你觉得应该怎么放呢?”

  朱云峰再一次仔细查看屋里的家具,发现家具发出的光颜色不尽相同,各种颜色掺杂着摆放,肯定不是按照颜色来的,否则他一眼就能发现。

  看着朱云峰拿着杯子在屋子里来回踱步,不停比对杯子和家具上的光,曹鹤阳心里满是感慨。某种意义上,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做得对还是不对,可是……无论如何,大饼变强一点,总归是好的吧!曹鹤阳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啊!我知道了。”朱云峰开心地叫起来。这叫声一下把曹鹤阳从思绪中拉回了现实。

  “你知道要放在哪里了吗?”曹鹤阳问。

  朱云峰说:“我真的是个猪脑子。”一边说,一边把茶杯放在茶几上,随后补充道:“杯子就应该放在茶几上嘛!对吧!”

  曹鹤阳神色有些复杂,朱云峰放杯子的位置没有问题,但听他这么说似乎是误打误撞放对的。

  朱云峰看曹鹤阳点头有几分勉强的样子,又略略朝后退了几步,看了看,说:“我明白了,你是根据这些家具上散发的光的强弱来排列的吧!”说完伸出食指,从左到右比划了一下,说:“从这边到这边,光有弱变强。”

  曹鹤阳一呆,没想到朱云峰居然真的能看出来。

  “阿四,我说得对不对啊?”朱云峰问。

  曹鹤阳点点头,说:“是的。”

  “可是……为什么要这么排呢?”朱云峰问:“还有,为什么这些家具上有的能发出很强烈的光,有的光却很微弱呢?”

  曹鹤阳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朱云峰:“你觉得屋里所有这些东西里,哪一样发出的光最强烈?”

  朱云峰看了看,指着角落里的一张长凳,说:“那个。”

  曹鹤阳说:“你要不要坐上去试试看?”

  朱云峰看了曹鹤阳一眼,觉得这个要求有点儿奇怪,问:“坐上去……会怎么样?”

  曹鹤阳没有说话,径直坐了上去,什么都没有发生。

  朱云峰见状,也几步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到那张凳子上。

  “这也没……”朱云峰话说到一半,突然觉得眼前一黑,再睁眼,自己面前的场景又已经变了。

  “这……”朱云峰惊得站了起来,却发现自己一站起来,又重新回到了曹记三楼的那间房间里。

【未完待续】

依蝶

一些新搜出来的场次

不过由于链接过不了审,所以凑合着看吧

经wb中转的版本 

20111110写对子

【大家都看:《写对子》朱云峰曹鹤阳相声20111110】: https://m.iqiyi.com/mp/sharePlay.html?tvid=137838400&shareUser=66ad94b554ed0776a9c3e90af6bafebc1109&P1=222222&p1=222222&socialplatform=link&psc=dc17316b0db64642b7e0d03aa77df0fa

20111120......

一些新搜出来的场次

不过由于链接过不了审,所以凑合着看吧

经wb中转的版本 

20111110写对子

【大家都看:《写对子》朱云峰曹鹤阳相声20111110】: https://m.iqiyi.com/mp/sharePlay.html?tvid=137838400&shareUser=66ad94b554ed0776a9c3e90af6bafebc1109&P1=222222&p1=222222&socialplatform=link&psc=dc17316b0db64642b7e0d03aa77df0fa

20111120闫云达 曹鹤阳 日本梆子

【大家都看:《日本梆子》 闫云达 曹鹤阳 2011.11.20】: https://m.iqiyi.com/mp/sharePlay.html?tvid=140394300&shareUser=66ad94b554ed0776a9c3e90af6bafebc1109&P1=222222&p1=222222&socialplatform=link&psc=dc17316b0db64642b7e0d03aa77df0fa

20120510女招待

【大家都看:《女招待 上》朱云峰曹鹤阳相声20120510】: https://m.iqiyi.com/mp/sharePlay.html?tvid=138011800&shareUser=66ad94b554ed0776a9c3e90af6bafebc1109&P1=222222&p1=222222&socialplatform=link&psc=dc17316b0db64642b7e0d03aa77df0fa

【大家都看:《女招待 中》朱云峰曹鹤阳相声20120510】: https://m.iqiyi.com/mp/sharePlay.html?tvid=138015700&shareUser=66ad94b554ed0776a9c3e90af6bafebc1109&P1=222222&p1=222222&socialplatform=link&psc=dc17316b0db64642b7e0d03aa77df0fa

【大家都看:《女招待 下》朱云峰曹鹤阳相声20120510】: https://m.iqiyi.com/mp/sharePlay.html?tvid=138020800&shareUser=66ad94b554ed0776a9c3e90af6bafebc1109&P1=222222&p1=222222&socialplatform=link&psc=dc17316b0db64642b7e0d03aa77df0fa

20120710黄鹤楼(不全)

【大家都看:《黄鹤楼》朱云峰曹鹤阳相声20120710】: https://m.iqiyi.com/mp/sharePlay.html?tvid=137999800&shareUser=66ad94b554ed0776a9c3e90af6bafebc1109&P1=222222&p1=222222&socialplatform=link&psc=dc17316b0db64642b7e0d03aa77df0fa

20130101四方诗

【大家都看:《四方诗》烧饼、曹鹤阳2013.1.1】: https://m.iqiyi.com/mp/sharePlay.html?tvid=138561500&shareUser=66ad94b554ed0776a9c3e90af6bafebc1109&P1=222222&p1=222222&socialplatform=link&psc=dc17316b0db64642b7e0d03aa77df0fa

20130406八大吉祥

【大家都看:20130406张一元、曹鹤阳相声:《八大吉祥》】: https://m.iqiyi.com/mp/sharePlay.html?tvid=136310000&shareUser=66ad94b554ed0776a9c3e90af6bafebc1109&P1=222222&p1=222222&socialplatform=link&psc=dc17316b0db64642b7e0d03aa77df0fa

20140614烧饼 冯照洋 拴娃娃

http://m.iqiyi.com/w19rsjg1ytd.html?key=b398b8ccbaeacca840073a7ee9b7e7e6&msrc=33156&aid=2275952109&tvid=2275952109&cid=27&identifier=weixinv1&ftype=27&subtype=1&vippc=0&viptpc=0&isrd=1&p1=222222&socialplatform=link&_psc=dc17316b0db64642b7e0d03aa77df0fa

20130414山东话

【大家都看:山东话(上) 烧饼 曹鹤阳 2013.4.14 】: https://m.iqiyi.com/mp/sharePlay.html?tvid=152814800&shareUser=66ad94b554ed0776a9c3e90af6bafebc1109&P1=222222&p1=222222&socialplatform=link&psc=dc17316b0db64642b7e0d03aa77df0fa

【大家都看:山东话(下) 烧饼 曹鹤阳 2013.4.14 】: https://m.iqiyi.com/mp/sharePlay.html?tvid=152821700&shareUser=66ad94b554ed0776a9c3e90af6bafebc1109&P1=222222&p1=222222&socialplatform=link&psc=dc17316b0db64642b7e0d03aa77df0fa

20140615烧饼 冯照洋 怪治病

http://m.iqiyi.com/w19rsfnmgsd.html?key=b398b8ccbaeacca840073a7ee9b7e7e6&msrc=33156&aid=2286024209&tvid=2286024209&cid=27&identifier=weixinv1&ftype=27&subtype=1&vippc=0&viptpc=0&isrd=1&p1=222222&socialplatform=link&_psc=dc17316b0db64642b7e0d03aa77df0fa

20151108百兽图

http://m.iqiyi.com/w19rtc88e8h.html?key=b398b8ccbaeacca840073a7ee9b7e7e6&msrc=33156&aid=5366883709&tvid=5366883709&cid=22&identifier=weixinv1&ftype=27&subtype=1&vippc=0&viptpc=0&isrd=1&p1=222222&socialplatform=link&_psc=0e471b9d072d4d2eaa48e1be0e5dc3ed

微浅

[微信体]彩排现场的转播

  DY一中师生大群

3:今天就彩排了

1:期待住了,等着看节目了

12:小会长,快来啊

3:马上来,我去拿东西

大小姐:嚯,你这是搬了个家啊

3:没有啊,说是带妆彩排,结果你们没有人准备化妆品和衣服

鲸之夏宁:你怎么不多喊几个人去,你一个人拿多累啊

12:她喊了好几个人去帮忙,结果她自己拎得快,就先赶过来了,剩下几袋还没有提过来

嚯嚯堂:还有多少啊,要不要我们去帮忙

3:不用不用,已经到了

小福泥:这么多东西,是不是要很多钱啊

12:小会长知道你们老师都是把钱镶肾上的,没让你们出钱

3:嘿嘿,郭校给我们拨了点经费

大小姐:多少经费啊

鲸之夏宁...

  DY一中师生大群

3:今天就彩排了

1:期待住了,等着看节目了

12:小会长,快来啊

3:马上来,我去拿东西

大小姐:嚯,你这是搬了个家啊

3:没有啊,说是带妆彩排,结果你们没有人准备化妆品和衣服

鲸之夏宁:你怎么不多喊几个人去,你一个人拿多累啊

12:她喊了好几个人去帮忙,结果她自己拎得快,就先赶过来了,剩下几袋还没有提过来

嚯嚯堂:还有多少啊,要不要我们去帮忙

3:不用不用,已经到了

小福泥:这么多东西,是不是要很多钱啊

12:小会长知道你们老师都是把钱镶肾上的,没让你们出钱

3:嘿嘿,郭校给我们拨了点经费

大小姐:多少经费啊

鲸之夏宁:好像就1000吧,小会长这些东西超过了经费了吧

3:超了一点点,不多

大白馕:这么多东西,谁信就超一点点啊

12:呃,杨老师, 我看到收据了, 就一千多点儿, 一千五不到

断头台:好家伙,小会长你这砍价能力有点厉害

1:不过,我们好像还没有见过小会长长啥样,还有她闺密

2:是的,还不知道她们叫啥

9:在新生晚会上,应该可以知道小会长叫啥和长啥样

10:但是小会长她闺密不知道

头不大:有她节目,可以期待一下

2:话说两个人长的怎么样

小福泥:实话讲,两个人长挺好

4:要不给小会长她闺密也找一个别称,每次小会长她闺密地叫也挺难受的

头不大:就副会长呗,反正她俩肯定一个会长,一个副会长

9:可以唉

23:大概什么时候新生晚会

12:后天好像

3:阿西,彩排就彩排,别虐狗啊

鲸之夏宁:就是就是

我不傻:我们哪有

6:呃,老秦你能先把爪子从梅老师身上松开吗,下一个到你了

小仙男:就是,手不老实

12:emmmmmm

3:高老师,栾老师,知道你俩岁月静好,但是你们能不能过来准备了

小福泥:小会长,你在哪里买的大褂,质量好好啊

12:哼,她自己做的

大小姐:哇,那很好看,这个衣服是归我们了吗

3:是的啊,都是按你们尺码做的,反正有人报销

鲸之夏宁:手好巧啊

12:那是,我家小会长会的可多了

3:嘿嘿,对了,你的我也做好了,记得放学来我家拿@12

12:OK

大小姐:他们为什么还有快板啊,也是你自己做到吗

3:这倒不至于,我还没有厉害到自己做,但是这个是我选了很久的

小黑土豆:谢谢小会长,很好用

小福泥:我也想要

大白馕:@3小会长,把链接发给我,角儿,我去给你买

3:看微信

1:现在彩排到哪里了

12:老师的排一半了,学生的还没有开始

10:在彩排的哪位好心人说说两大佬长什么样吗

6:只能说是无法形容的美感

鲸之夏宁:很快就到了,自己到时候看

3:我要实名控诉这群老师,不仅不干活还秀恩爱

12:诶,我们太惨了

大小姐:我们哪有

6:大林老师,要不你先从你哥怀里出来,下一个是你们了

太子妃:好的

3:下一个高栾准备

鲸之夏宁:我无语了,这边两个,那边两个都在秀

12:是啊,前有九辫儿亲亲我我,后有堂良手拉手,真不愧是闺蜜组

6:是诶,左有饼四一眼万年,右有高栾岁月静好

3:姆们何尚欢声笑语,龙龄在旁你追我赶

10:心疼你们,狗粮成吨成吨的吃

6:胜利的曙光正在照耀,马上老师们就彩排完了

9:好家伙,三个小时过去了

不凶:该上课了,我们马上回来,每个班上啥看课表

鲸之夏宁:拜拜~

 

 

 

 

 

 

 

 

 

 

逍遥趣

莽撞人也会细心(饼四)

德云社里的人都知道,烧饼,德云第一莽撞人,做事有些粗心,因此众人都对曹鹤阳有种莫名的担心,但因一件事彻底改变了大家对于烧饼的看法

是这样的,曹鹤阳老师因为某些原因,荣幸的住进了医院,而曹鹤阳老师的好搭档烧饼,则奉郭德纲郭老师的命,去照顾曹鹤阳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有些惊讶,什么?让饼哥去照顾?确定不是让病情更严重一些吗?

众人这么想着,他们本来以为烧饼会让四哥的病情更重一些,以为烧饼在推四哥散步时,一不小心把四哥摔进沟里,或一不小心拔了四哥的氧气管,可现实却让他们大跌眼镜。

烧饼照顾曹鹤阳时,特别的细心,细心到什么程度呢,他不仅细心听医生的嘱咐,还专门找了个本子记下来,听医生说病人要多晒太...

德云社里的人都知道,烧饼,德云第一莽撞人,做事有些粗心,因此众人都对曹鹤阳有种莫名的担心,但因一件事彻底改变了大家对于烧饼的看法

是这样的,曹鹤阳老师因为某些原因,荣幸的住进了医院,而曹鹤阳老师的好搭档烧饼,则奉郭德纲郭老师的命,去照顾曹鹤阳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有些惊讶,什么?让饼哥去照顾?确定不是让病情更严重一些吗?

众人这么想着,他们本来以为烧饼会让四哥的病情更重一些,以为烧饼在推四哥散步时,一不小心把四哥摔进沟里,或一不小心拔了四哥的氧气管,可现实却让他们大跌眼镜。

烧饼照顾曹鹤阳时,特别的细心,细心到什么程度呢,他不仅细心听医生的嘱咐,还专门找了个本子记下来,听医生说病人要多晒太阳,他就一有空就把四哥抱在轮椅上,推出去晒太阳,为了不让四哥受凉风,每天都要带着一个外套,避免四哥的病情再次加重

而过了几天,四哥的病情渐渐好转,但还是不能出院,饼哥怕四哥寂寞,一直陪在四哥身边,就连四哥的唠叨也是笑着应下,而那几天,队员们一直很敬佩饼哥,因为饼哥是把四哥唠叨从头听到尾,甚至一直在笑着

四哥的病好了,可以出院了,孟鹤堂来接曹鹤阳,就见到饼哥小心翼翼的扶着四哥,背上搭着一件外套,说:“小四儿,你慢点,别一会儿从坡上滚下去,又进医院了”而听到这话的孟鹤堂有些无语,他好像知道曹鹤阳为什么这么久都不能出院了。

曹鹤阳出院了要干什么,庆祝呀!虽然可能不是他庆祝,但是队员们庆祝也是一样的

队员们开了一瓶酒,转向四哥,就听到饼哥说:“你们喝吧,小四还不能喝酒,你们别灌他。”听到了饼哥这句话的队员们,心里只想说:我们也没要灌四哥酒呀

既然不能喝酒,那吃点东西总行吧,队员们又把头转过去,就又听到饼哥说:“小四,这个你也不能吃,医生说你还不能吃辛辣的,这个也……”哇哦,饼哥真的好细心呀,而经历了此事的队员们,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而曹鹤阳病情彻底好转后,队员们纷纷拿此事调侃:“饼哥真的是好细心呀,原来不是饼哥粗心大意,而是我们不是能让他细心的人!”


(文笔较差,希望各位能包涵,不要上升真人)


炸鸡薯条番茄饭

20140330《学满语》

第二天就是领证的日子了,所以今天烧云饼非常兴奋

饼:你想认识认识(烧会长)吗?

四:不想……

饼:(撒娇)你说你想!你说!求你啦!

四:想……

饼:往这想


饼总往四那靠,终于被嫌弃了

四:你能往外边站站吗?

饼:那边有刀是怎么着?

20140330《学满语》

第二天就是领证的日子了,所以今天烧云饼非常兴奋

饼:你想认识认识(烧会长)吗?

四:不想……

饼:(撒娇)你说你想!你说!求你啦!

四:想……

饼:往这想


饼总往四那靠,终于被嫌弃了

四:你能往外边站站吗?

饼:那边有刀是怎么着?

股肱良庙堂之器

【饼四/AU】曹记鉴宝(09/2.2)

09#卷贰·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二)

  说实话,朱云峰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居然能像挑白菜一样挑古董。此刻面对着那本介绍拍品的小册子,不禁觉得有点儿眼花。

  这是一次瓷器专场,一共23件拍品,朱云峰一个一个看过去,虽然都是好东西,但却提不起什么兴趣。

  “觉得怎么样?”曹鹤阳问。

  朱云峰说:“看起来都不错。介绍得很详尽。”说完把小册子合上,看着上面的拍卖行名字,说:“这么大的拍卖行,应该不至于坑我们吧!”

  曹鹤阳说:“那肯定是不至于的。”说完又说:“你选一个呗!不然我们干看着不拍,是没办法下去金库的。”

  朱云峰把册子又翻了一遍,摇摇头,说:“真的选不出。到...

09#卷贰·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二)

  说实话,朱云峰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居然能像挑白菜一样挑古董。此刻面对着那本介绍拍品的小册子,不禁觉得有点儿眼花。

  这是一次瓷器专场,一共23件拍品,朱云峰一个一个看过去,虽然都是好东西,但却提不起什么兴趣。

  “觉得怎么样?”曹鹤阳问。

  朱云峰说:“看起来都不错。介绍得很详尽。”说完把小册子合上,看着上面的拍卖行名字,说:“这么大的拍卖行,应该不至于坑我们吧!”

  曹鹤阳说:“那肯定是不至于的。”说完又说:“你选一个呗!不然我们干看着不拍,是没办法下去金库的。”

  朱云峰把册子又翻了一遍,摇摇头,说:“真的选不出。到了现场再说?”

  曹鹤阳似乎有点儿失望,不过还是同意了,说:“行,那就等回头再说吧!”

  “拍卖会几点开……”朱云峰话没说完,床头柜上的电话响了。

  曹鹤阳接起电话,简单几句话说完,挂上电话招呼朱云峰道:“车到了,咱们走吧!”

  二人联袂走出酒店,果然有一辆黑色轿车,车门上印着拍卖行的名字,显然应该是专门用来接送客人的。

  司机站在车头处,似乎是认识他们,见他们来了,立刻打开车门。

  朱云峰忍着一肚子的疑问,同曹鹤阳一起上了车。

  一路无话,来到拍卖行,顺利通过安检,朱云峰跟着曹鹤阳来到拍卖会场。

  从前只在电视上见过这种场景,虽然做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真的身临其境,朱云峰还是被会场的奢靡给震撼了。

  “所以……这堵墙……”朱云峰看着面前用瓷器碎片镶嵌起来的装饰墙,轻易认出来其中的所有瓷片都是上好的青瓷。

  曹鹤阳的眼光只比朱云峰更好,点点头,说:“没有这面墙,他们又怎么会搞这样一个瓷器的专场。”

  “这些东西,都是什么来路?”朱云峰问:“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事儿。”

  曹鹤阳说:“这些与我们无关了。事实上我们也管不了。”

  “可是……”无论如何,朱云峰都是长在红旗下的孩子,觉得自己可能无法对此视若无睹。

  曹鹤阳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你都无能为力,不要以为你现在有了一定的能力,就可以管天下所有的不平事。”

  朱云峰叹口气,知道曹鹤阳说的是对的,但内心深处总还是有点儿不甘心。

  曹鹤阳不再说什么,随意找了个位置,和朱云峰一起坐下,随后等着拍卖会开始。

  拍卖会按时举行,拍品一件一件被拍卖,当进行到第14号拍品的时候,朱云峰突然碰了曹鹤阳一下。

  曹鹤阳转头去看他,朱云峰说:“我喜欢这个。”

  14号拍品是一对瓷杯,明武宗时期的杯子,只能确定是官窑出品,但除此之外就再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了,至少和其他拍品相比,显得平平无奇。不过也因此,开拍后出价者寥寥,曹鹤阳很顺利就拍下了这对杯子。

  既然已经拍下了东西,再留在拍卖会现场就没什么意义了。曹鹤阳拉着朱云峰离开会场,自然有侍者过来带他们去办理后面的手续。

  “我希望能去看看我拍下的宝贝。”曹鹤阳对现场的工作人员说,当然是用的意大利语。

  “我需要请示一下。”工作人员一丝不苟地说。

  曹鹤阳耸耸肩,随手拍了一张钞票过去。

  工作人员看了曹鹤阳一眼,收下钱,说:“我立刻就去请示,先生。”

  朱云峰见工作人员走了,压低声音问曹鹤阳:“阿四,所以……这就是你的办法?我以为你多少会有点儿其他的好主意的。”

  曹鹤阳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工作人员把曹鹤阳的朱云峰带到一间包房,送上了饮料和点心,又过了一会儿,将拍品送了过来,并暗示,如果曹鹤阳愿意再支付一些手续费的话,他们可以加速搞定所有的手续,让曹鹤阳立刻带着拍品回去。

  曹鹤阳没什么犹豫,问了价格之后,非常爽快地签了支票。

  朱云峰被曹鹤阳的操作弄懵了,这跟之前商量好的完全不一样啊,忍不住问道:“你……你到底在搞什么啊?”

  曹鹤阳没有说什么,只是招招手,说:“小饼,你来看看这对杯子。”

  朱云峰没说什么,看着这对杯子,没好气地说:“明青花,最普通的那种,没什么好看的。”

  “那你,为什么要买这对杯子?”曹鹤阳问。

  “我……”朱云峰愣住了,说:“我……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觉得……觉得想买下来。”

  曹鹤阳说:“所以我现在让你好好看看呀!”

  朱云峰走到曹鹤阳身边,拿起那对杯子,在手触碰到杯子的刹那,他只觉得眼前一花,一幕幕场景突然钻进他脑袋里,手一松,他差点儿把杯子掉在地上,还好曹鹤阳伸手接住了。

  “我……这是怎么了?”朱云峰抱着自己的脑袋,蹲在地上。

  曹鹤阳放好杯子,把朱云峰扶到沙发上做好,又揽过他的头,让他靠着自己。

  一靠到曹鹤阳身上,朱云峰就觉得自己的头疼好了些许,闭上眼睛,脑海里凌乱的场景似乎也有了一些秩序,可是他依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觉得好一点儿了吗?”曹鹤阳问:“我帮你揉揉?”

  朱云峰轻轻“嗯”了一声,轻轻抱住曹鹤阳的腰,让自己靠得再近一点儿。

  曹鹤阳没有推开朱云峰,眼里尽是温柔和感慨,可惜朱云峰闭上了眼睛,并没有看到。

【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