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饼拾

192.7万浏览    1912参与
浮山逸轩暮飞雪

“猫……爷?”


上周还是啥时候的摸鱼来着……当时看见那句“陈拾后几集横向发展”后,被萌得爆哭,我就喜欢有点肉肉的!!然后就摸鱼了,只是一直忘了发……...._(´_`」 ∠)_ 

“猫……爷?”



上周还是啥时候的摸鱼来着……当时看见那句“陈拾后几集横向发展”后,被萌得爆哭,我就喜欢有点肉肉的!!然后就摸鱼了,只是一直忘了发……...._(´_`」 ∠)_ 

ghost二号机
猫爷吃哟 假装病还没好的少卿跟...

"猫爷吃哟"


假装病还没好的少卿跟拾子贴贴

"猫爷吃哟"




假装病还没好的少卿跟拾子贴贴

陈拾宝贝我爱你

发发最近的摸鱼,其实我真的很想画少卿他,但是我是真的不会猫猫头,我已经自闭了啊qwq

【私心tag】

【不想写文不想写文】

发发最近的摸鱼,其实我真的很想画少卿他,但是我是真的不会猫猫头,我已经自闭了啊qwq

【私心tag】

【不想写文不想写文】

吴越灵川

用自己的画定制的钥匙扣到了!

用自己的画定制的钥匙扣到了!

阿流啊

【饼拾】嫂子文学脑洞,慎

我之前梦到的,太神奇了

于是记录下来,非常非常雷,真的,慎入慎入

补档,被反复pb,还申请失败,如果再p,我就只能删了,大家趁热,和rc老师的人物分析有一小点关系


abo设定,李饼(原来的那个)是个A,天水郡王嘛,在自己封地,然后大狸子(人类状态)也在封地长大呗。

接着哥哥有一次因为公事之类的去洛阳,回封地的时候遇到暴雨,然后路堵了,车轮陷进泥地,恰好遇到住在附近的陈拾,热心的农村小伙救了他,没办法继续走了呗,只能暂时借住在陈拾家里(夏雨荷剧情(???

陈拾是个O,老母亲刚刚过世(这个时间提前了),他本来要去洛阳找自己哥哥,然后因为暴雨也没法去,就这次意外,认识了...

我之前梦到的,太神奇了

于是记录下来,非常非常雷,真的,慎入慎入

补档,被反复pb,还申请失败,如果再p,我就只能删了,大家趁热,和rc老师的人物分析有一小点关系


 

abo设定,李饼(原来的那个)是个A,天水郡王嘛,在自己封地,然后大狸子(人类状态)也在封地长大呗。

接着哥哥有一次因为公事之类的去洛阳,回封地的时候遇到暴雨,然后路堵了,车轮陷进泥地,恰好遇到住在附近的陈拾,热心的农村小伙救了他,没办法继续走了呗,只能暂时借住在陈拾家里(夏雨荷剧情(???

陈拾是个O,老母亲刚刚过世(这个时间提前了),他本来要去洛阳找自己哥哥,然后因为暴雨也没法去,就这次意外,认识了原李饼。

一个A一个O一起呆了那么多天,而且又哪里也去不了,哥哥觉得我从未见过如此淳朴善良的O,i了i了,陈拾觉得这个A虽然看起来是个大官,但很有风度啥的,都有点互相暗生情愫的意思,如此这般,但陈拾有主线任务嘛,于是,哥哥承诺我帮你找你的哥哥(毕竟身为郡王嘛,人脉广),你和我回天水郡。

陈拾想想挺划算的,同意了,暴雨天气结束后,就和哥哥回去了,见到了大狸子。

哥哥对李包说以后就像兄长那样对陈拾,实际上嘛,你懂,就是嫂子呗。

大狸子刚开始还挺抗拒的,毕竟从小地位高,又过惯了金贵日子,有点轻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长得像乐x一样的O,年纪小,所以态度有点点蛮横,但陈拾是个憨憨的小天使,就真把大狸子当自己亲弟弟一样对待(反正和在家里养牛养鸡差不多(???

李包挺别扭的,青春期嘛哈哈哈,一边很在意陈拾,然后一边又要表现得不是很喜欢你的亚子,超级别扭的那种,而且这时候他还分化成了A,某天还不小心撞见陈拾发情,那股气味很诱惑,一直萦绕在他的梦境里,醒来后亵裤湿了,因此觉醒了替身能力!啊不是,因此第一次直面自己隐秘的心事。

这时候,他哥非常郑重的告诉他说准备和陈拾成亲,大狸子哭哭,怎么才开始暗戳戳的喜欢人家就惨遭失恋,太特么惨了。

于是他默默收起这门心思,等过段时间,他也要前往自己的封地,自然会离开这里了,也大概会忘记陈拾吧?

接下来就是刺杀事件,哥哥挂了,他变成猫,代替李饼活着,武明空登基,李饼担任大理寺少卿。

因为没有成亲嘛,陈拾也没被波及,李饼以哥哥的口吻捎了个口音让他来洛阳。

大狸子在等他来的这段时间,超级纠结,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哥哥都挂了,自己其实是……但他也有自己私心,反正他现在的身份是李饼,要不要一起玩个危险禁忌的游戏啊嘿嘿嘿……不不不,长嫂如母,四舍五入,就是他的老妈,他怎么敢这么干……但是想想还是挺带劲的欸嘿……反正就各种纠结,成天上蹿下跳的,抓狂,毛都掉了好多。

陈拾到的那天,大狸子一听,一路狂奔到门口,然后啥伪装都顾不上了,刚见到就紧紧的抱着陈拾,像一只真正的没有安全感的猫猫,小乐高一开始被他这副猫样吓到,然后还是回抱住他。

于是就住下了呗,不明真相的群众,王七等人,刚捡到陈拾被吓了一跳,因为这位和某个前主薄长得也太像了吧,后来知道这个乡下小伙子是李饼尚未过门的夫人,又是一脸震惊,卢大人就问大狸子要不要在洛阳单独买套房,两个人一起出去住也方便。

大狸子一脸便秘,我他妈是想和我准嫂子玩危险禁忌的游戏啊,可是我不敢啊!像当你家猫想当桌面清理大师,被你盯着他又有点不敢那种。

这时候,陈拾站出来说住在大理寺挺好的,我很喜欢,找了个台阶给大狸子下,顺带兼任了少卿的随身书吏(铲屎官(不是!

因为之前哥哥说过要结婚,大狸子抓破了头,想了很多理由拐弯抹角的告诉陈拾可能要延期啥的,陈拾说他倒是不急,他也想等找到自己的哥哥再谈这件事,毕竟终身大事还是要亲人在场才行,大狸子松了口气。

至于他自己,就是李包,大狸子找了个借口说被送回自个儿封地去了,陈拾意外的也没有怀疑,猫猫有点飞机耳:原来你这么不在乎我啊。

日子继续过呗,就看似风平浪静的过了一段时间,某天他们解决完一个案件,陈拾没有一点预兆的突然发情了,大狸子方了,一把抱起他飞(?)回大理寺,安置在自己房间。

看着一个湿漉漉,还是自己喜欢的O躺在面前,大狸子和闻着木天蓼的猫一般,有点失控……但是突然之间恢复一点点理智的陈拾很抗拒,一直在反复念叨你不是俺不能之类的,猫猫一听,大脑地震:我去他不会是知道了吧?虽然被信息素搞得昏头昏脑的,但还是忍住了,没做到最后一步,只来了个临时标记,然后去泡冷水澡了(蔡叔:md下水道又堵了

事后,大狸子问陈拾是不是早就知道他的身份,其实吧,陈拾一开始就知道他不是真的李饼,而是李包,因为毕竟有过肌肤之亲啊,虽说没结合,但信息素肯定是不一样的,大狸子用哥哥的名字活下来后,陈拾一闻就知道,再加上相处模式也不同,虽说他不懂李包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也猜到肯定有他的理由,rc老师也说过陈拾憨傻是因为他没多大见识,不代表他真的蠢,他原本只是一个普通小老百姓,朝堂上的事情不懂,和他也几乎没什么关系(表面上),但自从他和李氏两兄弟扯上关系,又被被卷进这一道里,也知道里面的厉害。

陈拾流着lui说俺大概也猜到你哥可能……所以俺会帮你保密的,大狸子沉默了好大半天,问他如果我说要你把我当成真的哥哥对待呢?陈拾没听懂,大狸子本来就憋屈了多少年,就憋着一股气,嘲讽道你看你现在全身上下都是我的味道(临时标记加上被猫拱啊拱的)你那句不行还有说服力吗?还不如就当作我是你的A,然后这样那样,口不择言说了一大堆过分的话,陈拾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本来就一直把自己未婚夫死了噩耗的难过压制在心里,现在听到这些,就又伤心又火大的,心想并不是我求你标记我,就吵起来了。

小乐高很少发脾气,加上极度的难过,也不会吵架,一吵就哭,边哭边吵,大狸子不想看他哭,心疼啊,但拉不下脸道歉,于是越吵越凶,送案卷过来的王七不小心看到了,但没看多久,就走了,夫夫吵架嘛,又不是什么值得八卦的事。

不过第二天,少卿和准少卿夫人吵架的消息在大理寺不胫而走,大家变着法儿的来劝和。

卢大人:差不多得了,去认错道歉,像你这种态度的,在我们家已经被我媳妇收拾服了。

来串门的徐尚书:年轻人就是血气方刚呵呵呵呵。

还收到匿名人送的《如何正确处理夫妻问题》,《夫妻吵架会影响到小孩心理健康吗》等等的书。

大狸子头大,危 王七 危

两个人确实也冷战了很久,但并不全是因为吵架,其实王七没看完全程,吵到最后,大狸子忍不住告白了,大概意思就是他从来都不想把陈拾当嫂子看待,我哥死了,我想代替他照顾你啥的吧啦吧啦,说到最后忍不住流泪猫猫头,你们自己脑补那种很狗血的台词。

陈拾豆豆眼瞳孔地震,然后除了工作时间,吃药时间,开始避免与李包出现在一起,也想过要走,最终也没走成。

再然后就是皇帝的寿宴嘛,大狸子和一枝花打起来,接动画12集,陈拾来送药,看到大狸子被捅,抱着他哭得很伤心,本来他的A和大狸子的哥哥死了,两个人就有点世界上只剩下彼此,相依为命的感觉,这个时候李包还被捅了,然后某些感情开始萌芽了。

再然后就是大狸子装死,两个人去查丘将军的事情,一路上朝夕相处,欸嘿,你懂的( ・᷄ὢ・᷅ )

后面的我没想,大伙自己脑补下去吧。

再补一点点( ・᷄ὢ・᷅ )越想越带感是怎么回事?

反正路上两个人相濡以沫(??),天天呆在一起,本来就已经很熟了,毕竟是嫂嫂和小叔子,再加上大狸子告白,陈拾的落泪,又经历了那么多事,省去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总之后来就两情相悦了,然后O到情热期,大狸子还真就进三垒了,可喜可贺。

我要补充的最重要的一个!就是言川哥的戏份,欸嘿。

武皇被刺杀,大理寺众人入狱,大狸子,陈拾和朗将军跑路,然后见到了言川哥,兄弟相认!然后大家在山寨里吃吃喝喝,陈拾就有点不舒服,反胃,要知道放在啥都能吃的他身上就很不正常,大狸子以为是很多天的奔波,有点劳累啥的。

言川哥一脸严肃,如果他不知道他弟和大狸子的故事,他也不会多想,但是既然现在知道了,于是让山寨里懂医术的一瞧,果不其然,揣崽了,大狸子那个开心得哟,但是也苦恼,开心是自然的,苦恼是眼下各种时机都不对,而且也心疼啊,毛各种掉,于是就打算把原嫂子现老婆托付给言川哥,自己去处理事情,等处理完了再回来接陈拾。

言川哥皮笑肉不笑:再见再见,去了就别回来了,以后孩子随我姓。(没有骨科cp的意思,常言道母舅为大嘛,言川哥是饼拾崽崽大家长的意思

哈哈哈哈哈哈哈,反正陈拾还是跟着去了,顺带一说,带球拾身体也挺强的,从高处掉下来一点事没有(言川哥当人肉垫子)而且他也不可能放任一个自理能力为0的猫自己瞎跑,尽管大狸子是个A。

总之很雷很雷,如果你看完觉得极其不适,我道歉,但并不是我的错啊!是我的梦的错,嗯(????而且真的……蛮合适的_(:_」∠)_


噬菌体bacteriophage

嘤嘤嘤因为要外出培训三个星期,饼拾粮暂时不能产了,魔法少女前几话已经完毕,外出期间会一点点修正☆

让大家等这么久实在是抱歉(土下座)

第一张依旧是helltaker设定的李饼——大天使长和地狱CEO的修罗场他不香吗

我想看3p☆(天使长→恶魔秘书←恶魔上司)

嘤嘤嘤因为要外出培训三个星期,饼拾粮暂时不能产了,魔法少女前几话已经完毕,外出期间会一点点修正☆

让大家等这么久实在是抱歉(土下座)

第一张依旧是helltaker设定的李饼——大天使长和地狱CEO的修罗场他不香吗

我想看3p☆(天使长→恶魔秘书←恶魔上司)

仓鼠爱吃鱼🍥

【饼拾】——小红帽和大狸子

是小短文呐

文笔一般哈( ̄∀ ̄)


在森林的一条小路上,一个金黄头发,带着红色大帽子,有着一身小麦色皮肤的豆豆眼小男孩提着给他外婆的糕点一蹦一跳的。


在草丛里,一只​白色的大狸子正用他那金黄的眼睛盯着小红帽。“今晚就吃你了”大狸子舔了舔嘴。


到了外婆家


“外婆,俺来了”​小红帽推开门,“怎么又不关门?”“小红帽啊……”“恁不是俺外婆”大狸子:他怎么知道的?我他喵的把裙子都穿了,还不像吗?!“啊哈哈……开什么玩笑呢,我怎么会不是你外婆呢?”大狸子继续装。“俺外婆成天只会睡觉,都不会理俺”小红帽表示委屈,“而且俺外婆不会说普通话说的这么标准”大狸子笑了笑,站了起来“我确实不...

是小短文呐

文笔一般哈( ̄∀ ̄)


在森林的一条小路上,一个金黄头发,带着红色大帽子,有着一身小麦色皮肤的豆豆眼小男孩提着给他外婆的糕点一蹦一跳的。


在草丛里,一只​白色的大狸子正用他那金黄的眼睛盯着小红帽。“今晚就吃你了”大狸子舔了舔嘴。


到了外婆家


“外婆,俺来了”​小红帽推开门,“怎么又不关门?”“小红帽啊……”“恁不是俺外婆”大狸子:他怎么知道的?我他喵的把裙子都穿了,还不像吗?!“啊哈哈……开什么玩笑呢,我怎么会不是你外婆呢?”大狸子继续装。“俺外婆成天只会睡觉,都不会理俺”小红帽表示委屈,“而且俺外婆不会说普通话说的这么标准”大狸子笑了笑,站了起来“我确实不是你外婆,我是只吃人的狸子”小红帽有点慌,他拿起糕点向大狸子砸去,大狸子拍掉糕点“你以为这种东西就可以阻止我吗?”大狸子向小红帽靠近,小红帽往后退着。“别……别吃俺,俺不好吃……”小红帽的眼睛里已经有泪水开始打转了。“那我就,换一种吃法”大狸子笑着。“别,俺怕疼……”小红帽靠着墙。“不疼,很舒服的”大狸子一下就扑了上去。


(嘿咻了不知道多久)


​事后,大狸子亲了亲小红帽的额头,笑着说“吃饱了”,小红帽哭唧唧:俺想外婆了



外婆:劳资在这外面睡多久了,咋个回事儿?​小红帽咋还不来找我?


谢谢观看



另外说一句,༼≖ɷ≖༽  ←感觉这个好像猫爷◐▽◑

祈乐宸✨

奇怪但好吃的cp增加了

对不起我不会画猫爷[轻轻跪下]

奇怪但好吃的cp增加了

对不起我不会画猫爷[轻轻跪下]

阳光下的宁静

ABO设定

ooc 预警

请放心食用

A李饼x陈拾o

李饼信息素是萝卜味

陈拾的信息素是猫薄荷味

这一季是春季,是猫咪的发情时间

所以猫爷会发情,纯属正常


在这个世界上有ab还有o A是B还有o的支配者

o是可以生育的标记也很容易但b就不一样了不仅标记很难生育也难所以大多数的a都会选择o


到了分化的时间

陈拾已经准备好了分化的准备

过了一会

分化结束

娘嘞!俺这是分化了个什么?陈拾

原来俺分化成了个O(俺得把俺是O这件事情给隐藏起来对了,别人问俺是哪个的时候俺就说俺是B吧。)陈拾

诶,到了给猫爷送药的时间了。俺得快点儿去。不然俺的脸上又多了几个猫爪...

ooc 预警

请放心食用

A李饼x陈拾o

李饼信息素是萝卜味

陈拾的信息素是猫薄荷味

这一季是春季,是猫咪的发情时间

所以猫爷会发情,纯属正常


在这个世界上有ab还有o A是B还有o的支配者

o是可以生育的标记也很容易但b就不一样了不仅标记很难生育也难所以大多数的a都会选择o


到了分化的时间

陈拾已经准备好了分化的准备

过了一会

分化结束

娘嘞!俺这是分化了个什么?陈拾

原来俺分化成了个O(俺得把俺是O这件事情给隐藏起来对了,别人问俺是哪个的时候俺就说俺是B吧。)陈拾

诶,到了给猫爷送药的时间了。俺得快点儿去。不然俺的脸上又多了几个猫爪印。陈拾


猫爷俺来给恁送药了。陈拾

嗯,先放在那儿吧。李饼

不中。俺一定要看着恁喝下去。陈拾

喴  李饼

李饼把药一饮而尽

陈拾本官问你个问题。你abo分化成了什么?李饼

李饼看见陈拾在发呆,怒吼了一声。陈拾!你发什么呆,难道我刚刚说的你都没听到吗?

俺……  陈拾   

本官在问你一遍你abo分化成了什么?快说!李饼

李饼突如其来的吼声把陈拾吓了一大跳。

 俺……分化成了b   陈拾

真的吗?李饼        哎呀,猫爷 俺咋可能骗恁嘛? 陈拾   

可我怎么感觉你在骗本官。李饼

俺真的没骗恁  陈拾

那猫爷恁没什么事,俺就先走了,有事找俺(真是的给猫爷送药,还赶上了猫爷发情俺得快走,谁知道猫爷发情后会带来什么后果而且猫爷的信息素还是萝卜味的。)。陈拾

慢着。走什么走?回来!    李饼

陈拾快要走出去的时候,有一股力量把他拉了回来

猫爷你干啥嘞?陈拾

你欺骗本官!你明明o却口口声声说自己是B!我的小书吏胆子肥了既想骗本官又想从本官身边逃走?李饼

李饼拖着陈拾衣物 

你个屑狸子你放开俺啊 (俺的娘诶。俺这下子是凉凉了。)陈拾这回生气了。

小书吏不听话了呢。看来要好好惩罚呢。李饼

二人的信息素充斥着整个房间。

然而陈拾的信息素让李饼越来越兴奋

李饼继续拖着陈拾衣物

猫爷不要!饶了俺吧,俺再也不敢了俺错了。陈拾

从你欺骗本官那一刻起。就已经晚了。李饼

唔    李饼堵住了陈拾的嘴

陈拾的嘴触感软软绵绵如同棉花

然后王七来了

大人您要的卷宗。我问你带来了。(看到了这一幕)

哎呀!我这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景观。王七

王七救俺 陈拾

你敢救他一个试试本官保证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李饼

那啥,大人,我先把您要的卷宗放在这里了啊。你们继续……继续……  陈拾虽然我很想帮你,但是那可是少卿大人啊!我打不过他。呃,我先走了,拜拜。王七

王七走后

李饼就对陈拾发出了猛♂烈♂的♂攻♂势♂





大理寺头条就传出

                              :堂堂一位大理寺少卿居然欺负一位小书吏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果然少卿大人很配屑狸子这个称号


正因为这件事少卿追了王七整整十八条街




果然大理寺欢乐多


可喜可贺。





鸦吖是个废物呢。

不要点推荐不要点推荐不要点推荐

最好心心都不要点(。

不要点推荐不要点推荐不要点推荐

最好心心都不要点(。

Humphrey-Luo

蓦然回首⑧

陈拾转性,青楼设定,注意避雷!

垃圾文笔,不喜勿喷

————————————————————

新婚后,李饼照常早早的来大理寺工作。来送折子的王七就说到:


“诶少卿大人,你这不合适吧。”

“什么不合适?”

“你这昨天才娶媳妇过门好歹也要陪人家个一两天吧,头又不是没给你放婚假。”

“话虽如此,但这案子可一刻都不能耽误,这可是关系到当事人的清白,替人申冤可是我们大理寺的职责所在。”


王七听后没有再说什么,也就回头跟催倍他们叨叨这屑狸子不会体贴人。


而张小姐这边,清晨一睁开眼睛就发现那猫已经离开了枕边,穿戴好了官服出去了。她自己心里也没有多少感触,陪嫁的一个丫鬟小翠替她更...

陈拾转性,青楼设定,注意避雷!

垃圾文笔,不喜勿喷

————————————————————

新婚后,李饼照常早早的来大理寺工作。来送折子的王七就说到:


“诶少卿大人,你这不合适吧。”

“什么不合适?”

“你这昨天才娶媳妇过门好歹也要陪人家个一两天吧,头又不是没给你放婚假。”

“话虽如此,但这案子可一刻都不能耽误,这可是关系到当事人的清白,替人申冤可是我们大理寺的职责所在。”


王七听后没有再说什么,也就回头跟催倍他们叨叨这屑狸子不会体贴人。


而张小姐这边,清晨一睁开眼睛就发现那猫已经离开了枕边,穿戴好了官服出去了。她自己心里也没有多少感触,陪嫁的一个丫鬟小翠替她更衣备好早饭。


“你还没吃吧,不如我们一起吃。”

“那怎么行,小姐,啊不,是夫人。”

“没事,现在这里也没有其他人,没必要那么守规矩。”

“可是……”

“哎呀,快坐下。陪我聊聊天好了。”

“那,好吧。”

“幸好有你陪我,这李府还是和以前一样安静。”

“以前?夫人你来过这里吗。”

“啊,不是,你听错了,我说的是这安静的就跟没人住一样。”

“也是,这李府就没有看到一个佣人。该不会是……”

“是什么?”

“夫人你可知道这猫妖可是吃……”

“哎呦你这傻丫头又在瞎想,要是真是这样的话,你和我还会活着吗?更不要说是外面的那些人了。”


早饭闲谈过后,张小姐就和自己的丫鬟开始整理李府。


“既然已经做了少卿夫人,该做的事就要好好去做。”


她们先是把屋内昨日的挂彩取下,清扫了庭院,晾晒好了被褥。屋外的囍字贴要等几日才能取下来,现在取下来会不吉利的。


“没想到这些粗活夫人也会做”

“毕竟回家之前一直被农家养着嘛,自理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更何况这李府又没有其他佣人,那么多活怎么可以让你一个人做呢对不对。”

“夫人对小翠真好。”

“我做小姐的那段日子你不也是照顾过我吗,现在咱俩互相照顾呗。”

“嗯,放心吧夫人,要是老爷敢伤害夫人的话,小翠绝对会去请道士救你的。”

“哈,你这话要是被老爷知道了指不定他会真吃了你哦。”

“夫人你又在吓唬小翠!”

“嘻嘻”


傍晚,李饼回来了,和他夫人用过晚饭后,又工作了片刻,到深夜入寝。


“回来了。”

“嗯”


从早上的离去傍晚回来再到入寝,他们也就只进行了一次对话,简简单单的这四个字。

上了床,也就这样睡去。没有多余的动作,背对着她,她也是这样背对着他。


这样的日常持续了好些日子,李饼早出晚归,他夫人负责打理家里,无非是做做饭打扫打扫庭院,和丫鬟小翠唠嗑。夜间和李饼安然入寝。直到有天晚上入寝,李饼面对着她的后背说:


“这段时间过得可还好”

“挺好的,有小翠在我也不无聊。”

“你其实还是很挂念你的那些姐妹吧”

“是啊,在找到爹娘以前,她们是我最亲的人了。可现在我不能回去看她们……”

“前些天到乱葬岗处理些事情时,我见着她们了,在给你扫墓。”

“是吗……”

“我派人给了她们些银两,打听了一下,她们过得都还好,有个叫柳云的最近被秦公子赎了身,嫁过去了。”

“这是真的吗”


说到这,她突然翻身看着李饼。露出了只有小翠才能看到的笑容,


“柳姐姐总算等到秦公子来接她了,真是太好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知道她们一切安好,真的很感激。”


一时间,李饼被这笑容甜到了,愣住了。

她见李饼傻愣愣的看着自己,不禁害羞了起来。


“你干嘛盯着我看啊”

“啊?不是,就,困了”

—————————————————————

次日,在大理寺。

“诶你们发现没有,今天少卿大人格外的高兴诶,连萝卜都又添了一碗,是遇到什么好事情了吗?”

“不清楚诶。”


往后的日子里,李饼总算能和她多说点话了,有聊公事后感想的,她虽然不懂,但还是分享了自己的感想。有聊庭院花开得怎么样的,她觉得还不错。


某日闲暇时刻,小翠说到

“夫人,最近您和老爷越来越亲近了呢。”

“是吗?”

“对呀对呀,以前夫人都不怎么对老爷笑的呢,现在倒是能多说几句话了。”

“也许是因为感觉还不错吧。”

————————————————————

一日清晨,雾还没有完全散开,还能闻到雨水的气味。缠绕在李府的后庭院的青梅树周围,夹杂着青梅花的香。

她荡罢秋千起身,独自享受摇晃之际的微风带来的凉爽。

突然李饼走了进来,她慌得差点穿不上鞋,抽身就走,连头上的金钗也滑落下来。她含羞跑开,倚靠门回头看,又闻了一阵青梅的花香。

李饼向那秋千走去,拾起地上那金钗,又向那门口看去,没看到她的影子,无奈的叹了叹气,带着她的金钗离去。


他不知道


她那时正捂着自己的胸口,躲在那墙外边,紧贴着白白的墙,害羞地看着地上湿漉漉的草和被露珠装饰的花。

抬头看见树上成对的鸟儿,听着它们鸣叫。她明白,

从那一刻开始她明白,


喜欢上他了。


————————————————————

哥哥给她的药膏,效果很好,身上的痕迹逐渐消失了,那段不愉快的往事也是如此。


只是最近李饼到书房去睡了,

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书房内,在烛灯的照射下,印在文案上一个猫的影子——


“你还是不肯接受我吗……”



唱歌的豆腐

【拾饼】灯笼

等陈拾听见钱币洒落的声音,已经过了很久,像星星砸向地面,噪音被大气层削减。本来,攀爬对他来说不是难事,但是灯笼架子是轻飘飘的一根软木头,弄得他也轻飘飘的。顶重要的是那个小银鱼,夜色满满的灌着,他得小心翼翼,没心思去听阿里巴巴的叮叮当当。


于是他咬牙,字面意思上的那种,上下牙齿咔咔作响,仿佛大冬天去河边洗澡,也好像宫里的宫女们听见皇帝的笑声,刚刚下达了屠满门的命令的那种快活的笑声——唉,他得赶快进去呀,进去去找到他的猫爷呀!不然他和他的猫爷就真的会冷冰冰地躺在宫门外头啦!


可是距离陈拾上次看见灯笼有好多年了。乡下总比不得神都洛阳,花果,甜糕,撑着伞的姑娘和摇扇...

等陈拾听见钱币洒落的声音,已经过了很久,像星星砸向地面,噪音被大气层削减。本来,攀爬对他来说不是难事,但是灯笼架子是轻飘飘的一根软木头,弄得他也轻飘飘的。顶重要的是那个小银鱼,夜色满满的灌着,他得小心翼翼,没心思去听阿里巴巴的叮叮当当。

 

于是他咬牙,字面意思上的那种,上下牙齿咔咔作响,仿佛大冬天去河边洗澡,也好像宫里的宫女们听见皇帝的笑声,刚刚下达了屠满门的命令的那种快活的笑声——唉,他得赶快进去呀,进去去找到他的猫爷呀!不然他和他的猫爷就真的会冷冰冰地躺在宫门外头啦!

 

可是距离陈拾上次看见灯笼有好多年了。乡下总比不得神都洛阳,花果,甜糕,撑着伞的姑娘和摇扇子的郎君,绿眼睛蓝眼睛,红红绿绿的剪纸抱着灯笼,蜡烛像彩色蝙蝠一样挂在金线上。他来的时候傻得冒泡(现在也是!王七说),好吧好吧,对不住,可是他哪儿见过呢?哪儿见过能飘到天上去的大灯笼呢?哪儿见过大白猫捏着笔画红圈呢?新奇的惊讶像是大海白晃晃的波浪,锋利的浪尖藏在后头,稍不留意就割那么一道口子,散发出一点咸湿的味儿,迷茫又迷恋。他昏昏沉沉地躺在神都的夜色里,安静的月亮和吵闹的鼾声拉的长长的,宵禁让灯灭了,宵禁让月亮亮了,像是提醒士兵换班的梆子。陈拾躺在那儿,心里想着潮湿的泥土里埋着的大麦种子,脑子里想着潮湿的牢房里金黄色的亮眼睛,有点吓人,但他累了,那双眼睛没了恐怖的威慑力,变得柔软模糊,融进一个哈欠,陈拾于是睡着了。他梦见乡下的灯节,梦见娘给他扎灯笼,小小的一团火焰跳跃进他的手心。

 

乱七八糟地,猫爷成了真正的官爷,神气的腰带束着,猫爷却不高兴,关着门,要么沉默地腐烂,要么暴躁地破坏,陈拾听见爪子刻过木板,像暴雨前的飓风撕扯窗纸,晦暗的厢房里也一定是风暴,但他陈拾没办法,他只是个书吏。唉,别说王七的一条银舌头了,就是阿里巴巴好像是咬着舌头捏着嗓子的胡腔给他,也没准能让猫爷打点精神呀!

 

他只能把食盒放那儿,假装没听见被惹怒了的大猫从喉咙里滚出来的吼声——如果陈拾养过猫,他就知道猫的受惊和愤怒之间没什么界限,只是个先后顺序。

 

好,他得说点什么,就算没有银舌头和胡腔。

 

少卿大人呀。

 

他开始慢吞吞地说,一个个字词慢吞吞地蹦,流成一条河,河水慢吞吞地流,像是源于大地的缝隙。河水流过天空,夕阳铺了满城,洛阳于是金光闪闪,忙忙碌碌地为一会儿的宵禁做准备。

 

“走吧。”

 

“中,猫……少卿大人。”

 

陈拾看见少卿大人的两根胡须动了动,大约是在笑。

 

但是为什么是在这个时候看见灯笼呢?

 

陈拾有点失望,唉,十万火急的,没谁肯给他留一点时间去瞧瞧灯笼的流苏金穗,他自己都不敢手脚慢一点,唉,少卿大人在哪儿呢?他不知道。少卿大人没喝药,啊,皇帝的寿宴,天啦,就算是个乡下人,也知道皇帝是多么的吓人呀!皇帝呀!少卿大人还那么的不喜欢她,那么想必皇帝也不那么喜欢少卿大人吧?陈拾呀,你快点!他听见王七催促,他于是也急了,管他什么,先找到少卿大人!

 

灯笼里热乎乎,变成一只蝴蝶,拉着光线去飞。陈拾抓着一条光线,颤颤巍巍地飘荡,他大概恐高,呼吸紧张,气体来来回回地冲撞。但他摸摸冰凉的瓶,又温热了一点,于是放松,手心里少了点汗。他得了空低头去看,啊,灯的海洋啊,看不见尽头的火焰,四处纷飞的灯笼。他决意要找个时间去好好地逛,和大理寺的大家一起,去尝尝小笼包,趁着新年开放宵禁,去放个灯笼。

 

对呀,去放个灯笼!

 

先扎个猫样儿的灯笼怎么样呢?不用白的纸,当然要红色,再请人画上好看的眼睛,那眼睛是一定要用金粉蘸得亮闪闪,在跳跃的火里闪耀如星辰。好吧,陈拾大概看见了自己脸上的爪痕,他吞吞口水,收回想法,因为听见有人唱歌,歌声缥缈,琵琶清脆。

 

并不是说他不害怕皇帝,也不是说他不担心少卿大人,但他就是敢在灯笼上胡思乱想,敢在这场大冒险上胡思乱想,想未来他该怎么去和冷静的少卿大人度过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日月,或者怎么去和一只脾气不那么好却十足的好的大猫提着灯笼去看花,因为他相信少卿大人不会有事的。

 

他十足地相信。

 

 

灯笼靠近宴会,火树银花显得更加明亮,陈拾看见他的少卿大人蜷缩着低吼,他下意识地大喊,猫爷!又庆幸得亏自己来了,他相信自己只要来了就没事了,正如他相信猫爷那么厉害不会有事,但是——

 

陈拾呀,你太单纯啦!哪有什么东西是能被永远相信的呢?

 

他看见刀尖从白软的绒毛里探出来,像不和谐的鼾声闯进柔软的月光,虚假。但血流了一地,真实。他的猫爷闭着眼睛,真实。他的猫爷被一把卑鄙的刀,一个卑鄙的人,弄得满身是血,沾了他一手,真实。

 

他觉得这是个假的。

 

没了用处的灯笼歪在一边,没声没息,是个迟到的孩子在默默地道歉。


———end————


漫画还没有空看啦,请原谅里面关于剧情的bug(*ˉ︶ˉ*)就很想写一下陈拾小剧场(*ˉ︶ˉ

半岁

我居然也能发图透了(爆笑

不过这里感觉这篇不知道能不能发的上来,也在纠结是纸上完成还是转板绘,实在不行最后发群里了orz

我居然也能发图透了(爆笑

不过这里感觉这篇不知道能不能发的上来,也在纠结是纸上完成还是转板绘,实在不行最后发群里了orz

witness

啊啊啊啊拾崽!妈妈抱抱!

啊啊啊啊拾崽!妈妈抱抱!

MORITA

恭喜大理寺完结!!第十二集太棒了

终于考完了,我的贺图是最晚的orz

感谢助手@鳴 的帮助!辛苦了

恭喜大理寺完结!!第十二集太棒了

终于考完了,我的贺图是最晚的orz

感谢助手@鳴 的帮助!辛苦了

数小明是变态

斗智斗勇。嘻嘻。我就发。

斗智斗勇。嘻嘻。我就发。

秘果儿
终于下篇被我给憋出来! 还是那...

终于下篇被我给憋出来!

还是那句话

有私设   有ooc   有bug(具体可以去我上一篇文看,其实你就是懒

逼逼几句:

①我不知道子弹壳可能不能做戒指哈,这是我胡编的。

②我不知道护士和缉毒警察真正的工作内容是什么,如果有冒犯或者错误可以和我说,求告知。

③(也是重点)最后一句“人生路本就是双程”来自《犯罪心理》中林辰说的话,首发晋江,作者长洱,感兴趣的伙伴可以去看看哦。(给喜欢的作者拉票!)

最后,感谢大家对上一篇文的喜爱!也致敬那些战斗在前线的人,无论是警察,医生,还是护士,都是可爱的人。

以上。

终于下篇被我给憋出来!

还是那句话

有私设   有ooc   有bug(具体可以去我上一篇文看,其实你就是懒

逼逼几句:

①我不知道子弹壳可能不能做戒指哈,这是我胡编的。

②我不知道护士和缉毒警察真正的工作内容是什么,如果有冒犯或者错误可以和我说,求告知。

③(也是重点)最后一句“人生路本就是双程”来自《犯罪心理》中林辰说的话,首发晋江,作者长洱,感兴趣的伙伴可以去看看哦。(给喜欢的作者拉票!)

最后,感谢大家对上一篇文的喜爱!也致敬那些战斗在前线的人,无论是警察,医生,还是护士,都是可爱的人。

以上。

伪君子
“不管猫爷变成什么样,俺都喜欢...

“不管猫爷变成什么样,俺都喜欢。”


“不管猫爷变成什么样,俺都喜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