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香泉先生

102浏览    29参与
香泉先生

梦里家山,我愿意从一千年前经过

                     文/香泉先生


只有用积墨,才能画出山水的厚重

与深刻,一条小径,比铁还坚硬

伸进深不可测的意境

'

蓑衣斗笠

江山轻如鸿毛

'

细雨连绵,才能洇透秋山的空

人间到此为止

青石为证

光阴的凉痛彻骨髓

'

美人迟暮

英雄末路

'

结庐在人境。屋后的花应该为红色...

梦里家山,我愿意从一千年前经过

                     文/香泉先生


只有用积墨,才能画出山水的厚重

与深刻,一条小径,比铁还坚硬

伸进深不可测的意境

'

蓑衣斗笠

江山轻如鸿毛

'

细雨连绵,才能洇透秋山的空

人间到此为止

青石为证

光阴的凉痛彻骨髓

'

美人迟暮

英雄末路

'

结庐在人境。屋后的花应该为红色

蝴蝶才会如此

为云的影子痴迷

'

小溪边的草,青青

野花像小星星,在四月里

'

青苔幽林里,鸟鸣山外山

我听见时间的声音

像一阵小风

在远处

流过

'

黛瓦粉墙,适宜美人居住,在城南

去年今日此门中

墙内桃花

'

功名利禄,这些个都是身外之物


香泉先生

雪后,原野上一片雾蒙蒙的

                文/香泉先生


那些忠于尘世的花朵

那些忠于季节的花朵

多像那个中年男人

在河边,等待太阳落下

仍然一事无成

最初还怨天尤人

心有不甘

终于皈依了光阴

比如,黄色的腊梅花

安于冷清,擦肩而过的人

如一粒坚硬的雪

无视那丛清香

也好,热闹是春天的

风,习惯随遇而安


雪后,原野上一片雾蒙蒙的

                文/香泉先生


那些忠于尘世的花朵

那些忠于季节的花朵

多像那个中年男人

在河边,等待太阳落下

仍然一事无成

最初还怨天尤人

心有不甘

终于皈依了光阴

比如,黄色的腊梅花

安于冷清,擦肩而过的人

如一粒坚硬的雪

无视那丛清香

也好,热闹是春天的

风,习惯随遇而安


香泉先生

 初一,在老家一座土楼前留影

                 文/香泉先生


大年初一,村庄终于热闹起来

那座土楼,倾斜十度还多

青砖剥落,露出黄土陈旧的瓤

楼旁的瓦房,病入膏肓

曾是大队的卫生室,青石铺地

木格窗,一棵石榴树高过屋檐

白药片治疗过我的小病

以及打针时的疼

只记得这些,我告诉儿子

听说住过富户,早不知所终

我小时候已是如此

儿子用手机拍下来难得的惊奇

他一年回来一次...

 初一,在老家一座土楼前留影

                 文/香泉先生


大年初一,村庄终于热闹起来

那座土楼,倾斜十度还多

青砖剥落,露出黄土陈旧的瓤

楼旁的瓦房,病入膏肓

曾是大队的卫生室,青石铺地

木格窗,一棵石榴树高过屋檐

白药片治疗过我的小病

以及打针时的疼

只记得这些,我告诉儿子

听说住过富户,早不知所终

我小时候已是如此

儿子用手机拍下来难得的惊奇

他一年回来一次,像我

许多事情,要么忘记

要么一无所知


香泉先生

大年初四,路上的拥堵让我感到温暖

                    文/香泉先生


阴天,初四的冷充满喜气

河园路的堵,传染了比干大道北段

车辆像甲壳虫,挤在树枝上

庆幸我熟悉北阁门外的路

才堵到火车站以南,多年前

每天从这里上班,我早忘记了

当时痼疾一样的艰辛

一场细雨即将来临,我能看见

共渠河畔垂柳的淡青色

麦田在铁路以北固有的真实

广袤无边,我喜...



大年初四,路上的拥堵让我感到温暖

                    文/香泉先生


阴天,初四的冷充满喜气

河园路的堵,传染了比干大道北段

车辆像甲壳虫,挤在树枝上

庆幸我熟悉北阁门外的路

才堵到火车站以南,多年前

每天从这里上班,我早忘记了

当时痼疾一样的艰辛

一场细雨即将来临,我能看见

共渠河畔垂柳的淡青色

麦田在铁路以北固有的真实

广袤无边,我喜欢

零星的鞭炮声

点缀了故乡按时苏醒的风景


香泉先生

春节:我们注定相遇在这里

.

文/香泉先生

.

春天的入口处,狭窄而繁忙,从腊八开始

仪式缓缓开始,像水往低处流,像风

不可避免地寒冷。杀猪,燃放鞭炮

顶礼膜拜神灵的宽厚与仁爱

麦田在远处,丰收还未到来

我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一场大雪的喜庆

.

堂屋的方桌上,我写的春联散发出墨汁的

香气。亲人们在打扫房间,蒸馒头

洗青菜,洗一条从远方来的鱼

.

鞭炮声是不孤独的,夜晚的阴沉或晴朗

在大街上,游子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

北中国的雪铺天盖地。一觉醒来

从黄河岸边出发,拉一辆平车

傍晚看见家的院墙

.

那是腊月二十几,我还小

父亲说,不...



春节:我们注定相遇在这里

.

文/香泉先生

.

春天的入口处,狭窄而繁忙,从腊八开始

仪式缓缓开始,像水往低处流,像风

不可避免地寒冷。杀猪,燃放鞭炮

顶礼膜拜神灵的宽厚与仁爱

麦田在远处,丰收还未到来

我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一场大雪的喜庆

.

堂屋的方桌上,我写的春联散发出墨汁的

香气。亲人们在打扫房间,蒸馒头

洗青菜,洗一条从远方来的鱼

.

鞭炮声是不孤独的,夜晚的阴沉或晴朗

在大街上,游子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

北中国的雪铺天盖地。一觉醒来

从黄河岸边出发,拉一辆平车

傍晚看见家的院墙

.

那是腊月二十几,我还小

父亲说,不吃不喝,步行一百多里地

.

纸钱的轻烟升起。我看得出一只麻雀

在年底的疲惫,天空过于辽阔

它的枝头在田地的尽头

光秃秃的

.

寒风安静地吹过

又一年的重逢

.

桐树下的老屋,槐树下的老屋

阳光安详。一畦芫荽,一畦菠菜

坐在北墙根的人

.

十年了。我抵挡不住光阴一天天陈旧

.

所有的祝愿是相同的,与上年相似

熟悉的人越来越少,像那些菜地,打麦场

变成水泥的房子,阻挡人们回到过去

.

我的房子变成了籍贯的文字

在表格里

被打印

.

卫河北岸的阳光,离城市很近,枯草上的灰尘

干燥而又温暖。我坐在一个人身边

河水一直流出初四的傍晚

.

我不想把一个人藏在心里

人生易老

.

我喜欢下午,黄昏的一场小雪来临之前

读现代诗,听佛乐,喝一杯大红袍茶

我的两个亲人,一个在看电视

一个在玩电子游戏

.

一棵大叶女贞树,一棵桂花树

在窗外,冷风暂时停下来

.

现在喜欢安静了,像那棵澳洲杉,在墙角

天最长时,才有阳光的余晖

.

繁华,来得慢,去得快,像夜空的烟火

瞬间燃尽一世的等待

.

可遇不可求


香泉先生

 

我的幸福在冬天里依旧简单


文/香泉先生


四九的第几天,阳光终于照在那盆吊兰上

我喜欢午睡后的慵懒,好久不这样了

拖地,边听音乐,看非洲茉莉和君子兰

无辜的绿,像春...

 

我的幸福在冬天里依旧简单


                                  文/香泉先生


四九的第几天,阳光终于照在那盆吊兰上

我喜欢午睡后的慵懒,好久不这样了

拖地,边听音乐,看非洲茉莉和君子兰

无辜的绿,像春天,泡一杯白毫银针

光阴一寸一寸地褪去,直到窗外的那只鸟

在晚风里,习惯地开始鸣叫


简单而又平常的幸福,如花架上的蔷薇

凋零,或者开花之前,适应了满足

与等待,三月短暂,天涯海角过于遥远

我盼着某人归来,像多年前,像多年后

厨房前的石榴树,沉溺在我的宁静里

一动不动,酝酿着季节的平安


香泉先生



傍晚,年末的风吹过来岁月的感觉


文/香泉先生


在阴霾的边缘,太阳橘红色,傍晚

腊月二十六,卫州广场上的年味正浓

垂柳的枝条淡青色,拂过湖水

渐淡的寒意,我走过时

一只风筝,在飞,像往年春天

不甘寂寞的样子


可惜迎春花未开,一...



傍晚,年末的风吹过来岁月的感觉


                             文/香泉先生


在阴霾的边缘,太阳橘红色,傍晚

腊月二十六,卫州广场上的年味正浓

垂柳的枝条淡青色,拂过湖水

渐淡的寒意,我走过时

一只风筝,在飞,像往年春天

不甘寂寞的样子


可惜迎春花未开,一场注定的雪

还在路上,我习惯了等待

等待其实是个借口

安抚一个人化不开的宿命


香泉先生

我对春天的感觉真地与众不同


文/香泉先生


多重的雾霾,都遮不住太阳,即使傍晚

腊月二十六的寒意无处不再

我喜欢橘红色,略微疲惫的阳光

穿过开始泛青的柳枝,湖水适应了

迎春花尚未开放时短暂的冷清...



我对春天的感觉真地与众不同


                                文/香泉先生


多重的雾霾,都遮不住太阳,即使傍晚

腊月二十六的寒意无处不再

我喜欢橘红色,略微疲惫的阳光

穿过开始泛青的柳枝,湖水适应了

迎春花尚未开放时短暂的冷清

和亭子的倒影


天空的辽阔,容得下风筝每年的梦想

春天就像今天的卫州广场

人们的匆忙与悠闲总是幸福的

比如,我希望时间快点

灯光温暖。柳暗花明。鸟的叫声

在窗外,某人的笑温柔如风


香泉先生



在高速路上,所有的时间都是匆忙的


文/香泉先生


夜吞没了最后一缕夕阳

和秋天的玉米地,我望着前方

辅道的诱惑无处不在

高高在上的蓝色地名提示

不要误入歧途,标牌上的公里数

丈量着归途和熬煎的长度

车辆的匆忙嗡嗡地响着

黑暗在车...



在高速路上,所有的时间都是匆忙的


                             文/香泉先生


夜吞没了最后一缕夕阳

和秋天的玉米地,我望着前方

辅道的诱惑无处不在

高高在上的蓝色地名提示

不要误入歧途,标牌上的公里数

丈量着归途和熬煎的长度

车辆的匆忙嗡嗡地响着

黑暗在车后迅速合拢

淹没了渐渐冷却的陌生


路多像一条线,所谓伊人

在线的另一端看手机上报的平安


香泉先生

在情人坝,我看到大海的寂寞格外辽阔


文/香泉先生


海水的觊觎终于变成泡沫的白色

礁石的坚硬更加沉着

此时,太阳正升起,时间的潮来袭

而我像一条鱼


海堤上的行人五颜六色

谁也没注意到我

一万年才有的偶然

比一根鱼刺还细

还短




在情人坝,我看到大海的寂寞格外辽阔


                         文/香泉先生

 

海水的觊觎终于变成泡沫的白色

礁石的坚硬更加沉着

此时,太阳正升起,时间的潮来袭

而我像一条鱼


海堤上的行人五颜六色

谁也没注意到我

一万年才有的偶然

比一根鱼刺还细

还短


香泉先生

 一台时钟停止跋涉了


文/香泉先生


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时候结束

我不知道,一个固定的时点

发生了什么。这个时钟,脱离了时间

在墙角,蒙上死寂的轻尘


时钟应该厌倦了,时间依旧在流动...

  

 一台时钟停止跋涉了


                              文/香泉先生


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时候结束

我不知道,一个固定的时点

发生了什么。这个时钟,脱离了时间

在墙角,蒙上死寂的轻尘


时钟应该厌倦了,时间依旧在流动

我仍记得远处的风景

天涯外,夜晚在秋天的尽头

筋疲力尽,我的漂习惯了

青山的辽阔和一无所有


香泉先生

 我喜欢童话的最后


文/香泉先生


最后。童话在最后的完美多次复制

命运,开始前已注定,坏人的坏

从故事的芽上溃烂,我喜欢

这样的程序,所有的善良和努力

都将开出鲜艳的花朵


这与现实相反。东孟姜女河的冬天

年复一年,最后还未到来

我的漂泊刚到中年...

 

 我喜欢童话的最后


                         文/香泉先生


最后。童话在最后的完美多次复制

命运,开始前已注定,坏人的坏

从故事的芽上溃烂,我喜欢

这样的程序,所有的善良和努力

都将开出鲜艳的花朵


这与现实相反。东孟姜女河的冬天

年复一年,最后还未到来

我的漂泊刚到中年

曲折遥远艰难冷,和脚上的泥

都习惯了,春天仍遥不可见


香泉先生

 小雪节气,我更庆幸冬天的寒冷


文/香泉先生


天说黑就黑了,就像这个冬天不可避免

我与一棵大叶女贞树对视

如同病相怜的人,惺惺相惜

从小雪节气开始,风雪就像许多不幸

寒冷像尖刻的流言,我低下头

赶路,道路由泥...

  

 小雪节气,我更庆幸冬天的寒冷


                            文/香泉先生


天说黑就黑了,就像这个冬天不可避免

我与一棵大叶女贞树对视

如同病相怜的人,惺惺相惜

从小雪节气开始,风雪就像许多不幸

寒冷像尖刻的流言,我低下头

赶路,道路由泥泞而结冰

硌疼了我匆忙的行程

这多好,春天来之不易

我不在意小寒大寒


香泉先生

  梁祝

                                 文/香泉先生


小提琴协奏曲。我听出四月阳光的声音

蝴蝶在飞,溪水温情地流过原野

楼台相会那晚的雨一直到...

     

  梁祝

                                 文/香泉先生


小提琴协奏曲。我听出四月阳光的声音

蝴蝶在飞,溪水温情地流过原野

楼台相会那晚的雨一直到天明

仿佛海已枯石已烂


从十八里相送开始,天涯何处

注定为一株芳草守望的宿命

琴声幽凉,如今天初冬的雨落在黄叶上

惊醒木架上蔷薇的一缕薄梦


终于芳草萋萋了,旷野里空无一人

山盟海誓,鲜艳如野花点缀寂寞的天长地久

尾音舒缓得像光阴要停下来

窗外夜色如磐,只有我的灯光


平常的温暖,俗世烟熏火燎的爱情

约等于一世的长和宽


香泉先生

   回家

                                 文/香泉先生


小雪。车载电台再次预报,东北风四级

红灯亮起时,拥挤的...

       

   回家

                                 文/香泉先生


小雪。车载电台再次预报,东北风四级

红灯亮起时,拥挤的夜黑而且冷

行人的匆忙近似,落叶也近似

只是我想起的比过去还远的远方

被喇叭声击碎


电灯光过于强势,楼群有时像个假象

煤油灯才是真实的,照见旧光阴的温暖

窗外的雪一直白到现在

我看到蔷薇的叶子,适应了城市

在一场雪前面,思念春天


香泉先生

在大禹湖冬天的夜色里看见春天的明媚

                                文/香泉先生


大禹湖的夜色。我一直想用美好和温暖

砌成一道风景,比如春天,比如夏天的荷花

比如此刻的五彩斑斓,让远方的人仰慕

一潭碧水,在绵长的时间里

如某人的...



在大禹湖冬天的夜色里看见春天的明媚

                                文/香泉先生


大禹湖的夜色。我一直想用美好和温暖

砌成一道风景,比如春天,比如夏天的荷花

比如此刻的五彩斑斓,让远方的人仰慕

一潭碧水,在绵长的时间里

如某人的眸,刻进年轻最初的悸动


妙不可言。冬天更像一些人的自怜

黄色的迎春花与雪隔着梅花相望

我喜欢阳光,远山如黛

东孟姜女河流向蓝天的辽阔

一只水鸟,多通人性,向往无限地高处


香泉先生

一只野鸭,游过东孟姜女河的夜晚

                            文/香泉先生

东孟姜女河的水一刻不停

流过立冬后很远的寒意

那只野鸭,不知是不是春天的那只

路灯下,我听见它的叫声沙哑

像光阴无法回避地龟裂


草和芦苇,感染了季节的憔悴

黑色的雾飘浮着,如同谎言

我看不清霓...



一只野鸭,游过东孟姜女河的夜晚

                            文/香泉先生

东孟姜女河的水一刻不停

流过立冬后很远的寒意

那只野鸭,不知是不是春天的那只

路灯下,我听见它的叫声沙哑

像光阴无法回避地龟裂


草和芦苇,感染了季节的憔悴

黑色的雾飘浮着,如同谎言

我看不清霓虹灯的内心

在大禹湖畔,无奈

还是越来越沉重地麻木


香泉先生

即使初冬,我仍喜欢在天涯漂

                                     文/香泉先生


柿树的叶子一天落光。我听见点点滴滴的冷

滴在石板上,路灯的寒光在远处

与两年前近似,千里外的无依无靠痛...



即使初冬,我仍喜欢在天涯漂

                                     文/香泉先生


柿树的叶子一天落光。我听见点点滴滴的冷

滴在石板上,路灯的寒光在远处

与两年前近似,千里外的无依无靠痛彻骨髓

群山像一场梦,在沉重的黑色里

初冬的雨一直无法散去


我不习惯安逸,此刻乐曲在灯光里过于缠绵

且温暖,我更思念北方看不见底的风雪

音讯皆无,多年来的孤独一望无际

村庄睡意正浓,一条路

不知通向许多年后何处的泥泞


香泉先生

大青山突围纪念碑前,和平像阳光一样灿烂


文/香泉先生


 硝烟终于散尽。和平的阳光照在大青山上

灾难和抗争沉淀成一个名词

刻进纪念碑的坚...


大青山突围纪念碑前,和平像阳光一样灿烂


                                     文/香泉先生


 硝烟终于散尽。和平的阳光照在大青山上

灾难和抗争沉淀成一个名词

刻进纪念碑的坚硬。我在初秋到来

沿着岁月的方向,看见一个民族的过去

和未来,深不可测


初心在前,信仰的力量突破所有的重围

我喜欢理想的颜色,像旗帜

从来路飘过追求者与生俱来的艰辛

奋斗是一把钥匙

打开今天和明天的门


香泉先生

中秋节这两天,我与月亮有些隔膜


文/香泉先生


农历八月十四,夜晚,北方的城市广场

风更凉,像家乡的深秋,山上黄栌树的叶子

红得没有一点规矩


这里的冬青平平整整,我看得出他们的冷漠

和大理石地面一样坚硬


月亮在一...


中秋节这两天,我与月亮有些隔膜


                             文/香泉先生


农历八月十四,夜晚,北方的城市广场

风更凉,像家乡的深秋,山上黄栌树的叶子

红得没有一点规矩


这里的冬青平平整整,我看得出他们的冷漠

和大理石地面一样坚硬


月亮在一座高楼后面很久了

我的旅馆在街道的另一端


黎明,多亏没有醉酒

我知道我在何处,枯草上的白霜

一直到山前,白天忽略不计

月亮在夜晚才能照亮我的不安


站前广场。零星小雨,中秋节的傍晚杂乱不堪

我喜欢无依无靠的感觉,今夕何夕

旷野,迷失在痛彻骨髓的黑暗里


全世界的人都睡了。坐在车窗前

一千里地,我也没看见月亮

在原野的尽头,黑色挥之不去


但愿人长久,月亮其实不重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