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香湾

7786浏览    65参与
敛青

这几天的🍵


看了本家的捷,捷子好可爱喔!!!!!

(以及tag是打捷西亚吗……?)

我画不出洪姐和亲分的帅气555555…

北米们也很可爱,可爱到我升天😇


(包含北米所以收进合集里了,虽然只有一张)

这几天的🍵


看了本家的捷,捷子好可爱喔!!!!!

(以及tag是打捷西亚吗……?)

我画不出洪姐和亲分的帅气555555…

北米们也很可爱,可爱到我升天😇


(包含北米所以收进合集里了,虽然只有一张)

夢

茶绘画的香湾和特区组!他们szd

茶绘画的香湾和特区组!他们szd

qqqww

面面点图时想到的的小脑洞


又丑又潦草请不要骂我><

面面点图时想到的的小脑洞


又丑又潦草请不要骂我><

Ze素

极东姐妹+香味梅花+子露

我永远喜欢小孩子

极东姐妹+香味梅花+子露

我永远喜欢小孩子

簦菁酒

痴人说梦2

一团团,一簇簇的雪飞落下来,把院子里盛开的红梅镶上了一道银边。

“林妹你看这里的雪景多好,是否还有兴志再吟唱一曲?”王嘉龙把伞撑到林晓梅头上。

而这时的林晓梅正倒立在墙头,哪还有心情吟唱一曲。

“那我可真是谢谢您咧。”林晓梅咬牙切齿的说。

“不用谢,这可是我特意给你挑选的位置,你要加油啊。还有半小时,你就可以下来了。”

林晓梅向王嘉龙翻了白眼。

而另一边王耀已经把王濠镜带到了房间的副卧。和他说:“你以后就在这住了。”然后又拿起王嘉龙以前的衣服“你也是来的突然,没做好准备,这是嘉龙以前的衣服你将就一下吧。”

王濠镜接过衣服道了声谢,王耀主刻他推进了浴室。

“不必谢,赶紧去洗洗吧。...

一团团,一簇簇的雪飞落下来,把院子里盛开的红梅镶上了一道银边。

“林妹你看这里的雪景多好,是否还有兴志再吟唱一曲?”王嘉龙把伞撑到林晓梅头上。

而这时的林晓梅正倒立在墙头,哪还有心情吟唱一曲。

“那我可真是谢谢您咧。”林晓梅咬牙切齿的说。

“不用谢,这可是我特意给你挑选的位置,你要加油啊。还有半小时,你就可以下来了。”

林晓梅向王嘉龙翻了白眼。

而另一边王耀已经把王濠镜带到了房间的副卧。和他说:“你以后就在这住了。”然后又拿起王嘉龙以前的衣服“你也是来的突然,没做好准备,这是嘉龙以前的衣服你将就一下吧。”

王濠镜接过衣服道了声谢,王耀主刻他推进了浴室。

“不必谢,赶紧去洗洗吧。”

哎,明明是我的佣人,我到底是捡了个什么回来呀。王耀在不禁心中感叹。

王濠镜洗完澡走出浴室的时候怔了一下,因为王耀正背对着浴室门换衣服。

他那如白脂玉一般的皮肤上却有着一道狰狞的伤疤,一直从肩膀延伸到腰部,

而且那伤疤明显是被人砍出来的,而且从伤疤的深度可以看出那个人是想让对方死的。

王濠镜压下心头的疑问,看对方还没发现便轻轻的关上了门,回到浴室,等着对方把衣服换完。

王濠镜感到有点生气,明明先生是那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身上会有那么丑陋的伤疤呢?

————————————————————————

王耀把王濠镜带到了戏台上,他拿起一旁配乐的二胡说:“你答应过我要拉二胡给我听。”

王濠镜很惊讶,他不知道王耀为什么知道他会拉二胡,他很快就回想起来了。

原来自己失神时自言自语的话是有人听的。

他拉的很认真,这也是他拉的最好的一次。

王耀在一旁听着,他看了看身后的屏风,心想:拉的还算好,就是不知道里面的那位会不会认可了。

一曲结束,王耀看着屏风里的人点了点头,便放下心来。

王耀感觉自己有点像看到儿子被认可而自豪的老母亲。看向了一边的王嘉龙与林晓梅,越来越有感觉了,真是长兄如母啊。

林晓梅这时已经从墙头下来,王嘉龙在向她讲明天登台注意的事项,虽然她其实不是第一次登台,她之前在日本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但是她还是很认真的听着,她想在王嘉龙面保留点淑女的形象。

虽然在他心里自己疯婆子的形象可能已经改变不了了。想到这点林晓梅心情顿时低落下来。

自己这两兄妹相互喜欢这件事,在这个戏园里恐怕只有他们双方与身旁的这个小孩子不知道了。王耀看了一眼王濠镜看着远处的两人想。

这时雪己经停了,冬日的暖阳洒在了王耀的脸上,他的笑暖洋洋的,仿佛融化了冬天的寒冷。

先生他真是很温柔的一个人呢。

—————————————————————————————

林晓梅在为明天的登台做最后的准备。林晓梅走到戏台间,看着台下的王耀一眼,摆好姿势,开口唱“老天何苦困英雄,豪杰不如蒿蓬!不承望奋云程九万里,只落得沸尘海数千重。”声音有种说不出的英气。

林晓梅第一次在梨园春登台的作品是《武松打虎》。

王濠镜看着戏台上的林晓梅,他不懂什么戏剧唱词,但是还是被林晓梅带到了剧情里,在她开口的那刻台上仿佛没有了林晓梅,只有打虎英雄武松。

王耀点了点头,对王嘉龙说:“你这还怕她砸招牌,再过几个月,她可能就要超过我了。”

“我那不是担心吗?”其实王嘉龙那时只是想与林晓梅说几句话,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结果弄巧成拙。

“就是,好歹我也是有点名声的人,不是小孩子了,班主啊,时代变啰。”林晓梅走到王嘉龙面前,踮起脚对上他的眼睛。看着林晓梅的眼睛王嘉龙的脸慢慢的红了起来。

“大哥哥的脸好红噢。”王濠镜说,这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被再场的人听见。

王嘉龙听了才发应过来,惊慌失措的跑了。

“你这小家伙,要是成了学徒,看见哥哥与班主那怕不是连跑都来不及,生怕自己出了什么错,还感这般打趣。”林晓梅捏了捏王濠镜的脸说“到时候你还能这样喜欢哥哥,我更你讲他对学徒可凶了,记的我以前唱错一句他对我狂骂,还不带一个脏字,可他妈有文才了,还有还有……”

王嘉龙听见了林晓梅的话,连忙跑了回来带着林晓梅一起跑了。

“不过哥哥戏唱是的特别好,我至今都没有找到能配上哥哥的霸王。”林晓梅眼看就被带走,就赶紧对王濠镜说完这句说,而这句话她只让王濠镜听到。

王耀看着林晓梅说着他的坏话,也不阻止。反而在一旁津津有味的听着。

“现在你觉得当时要是我收你为学徒,你还会和我走吗?”王耀看着林晓梅的背影问王濠镜。

“会的,无论先生是怎么样,我都会与你走的。”

王耀感觉心里一暖说“就会说好话,但是就算不是学徒,你也是要学东西的,到时候可别后悔了。”

他指向屏风里王京说:“这位先生觉得你是可塑之才,想收你为徒,你愿意吗?”

“我一定不复先生们的期待。”

“你成了他的学生之后你在我们园里也算是一个有点身份的人,嘉龙也不会说你闲。你也大可不用服侍我,做我佣人了。”

“谢谢先生考虑。”

“这可不行。”林晓梅着急跑了过来,就连王嘉龙也拉不住“哥哥身边的佣人位置空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顺眼的,就让他留在你身边吧,而且哥哥你也没多少事,不防碍这小家伙学二胡。”

最后在林晓梅的及力推荐下,王京也渐渐同意了。王耀最后还是把王濠镜留在了身边。


簦菁酒

痴人说梦

国民十一年   冬


  冬日的阳光洒在街市里,懒洋洋的,反而把银装素裹的街道照的更冷了。阴晴不定,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街道却不同这没吃饭的大阳,交谈声,叫卖声,熙熙攘攘,热热闹闹。当最使热门的可是西街梨园春里唱《霸王别姬》的王耀。


  不知名人问:“这西街王耀可是谁?”


  被问人感到讶异回答说:“这王耀是梨园春的当家名旦,不知有多少人拜在了他的金嗓子下,他们上月来了西街,戏迷那高兴的呀,与过节没什么两样,不过像你我这样的小百姓,可没机会听啰,不之过上回我在...

国民十一年   冬


  冬日的阳光洒在街市里,懒洋洋的,反而把银装素裹的街道照的更冷了。阴晴不定,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街道却不同这没吃饭的大阳,交谈声,叫卖声,熙熙攘攘,热热闹闹。当最使热门的可是西街梨园春里唱《霸王别姬》的王耀。


  不知名人问:“这西街王耀可是谁?”


  被问人感到讶异回答说:“这王耀是梨园春的当家名旦,不知有多少人拜在了他的金嗓子下,他们上月来了西街,戏迷那高兴的呀,与过节没什么两样,不过像你我这样的小百姓,可没机会听啰,不之过上回我在门口偷听了几句,我还看见过他卸妆的样子……”


  只听身后传来笑声,被问人转过身去,一看,那可不正是梨园春中的王耀与他的师妹林晓梅吗?看到自己被人发现的王耀低下了头藏起了脸。"

林晓梅笑着说:“耀哥今可是有名的人儿,怎还是与那小姑娘一般害羞呢?”


  王耀轻轻的拍了林晓梅的头说“我是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递给被问人一张票 。  说:“想听曲去就及可。”就飘飘然地离开了,独留那人呆呆的戳在原地。


    突然不知为何在人群中一阵骚动,人们一边抱怨着一边迅速散开。一个灰色的小团子就这样的冲了过来,眼看就要摔倒,却被王耀一手捞了回来问“你没事吧?”


林晓梅拿出手帕给那团子擦脸 说“ 你这小子,跑这么快赶去投胎啊,万一摔破了脸,那可不好看了 ,她把团子脸擦干净后又说“哟,长的还挺好看的 。”还吹了声口哨。


  “晓梅,你从那学的污言秽语,你一女孩说话不要与那地痞流氓一样。”王耀说,他看向小团子,那小团子气喘吁吁,手里还死死攥着一个鼓鼓的荷包。


  “站住!还敢跑!”远方忽然传来一声吼叫。风驰电掣的追来两人,把小团子从地上拉走摔在了地上。林晓梅出言相劝,却被吼了回去:“你知道个屁,这光天化日下偷我父亲东西的小贼,死了是为民除害!”她见这大汉不听 便抓住了大汉的手 , 把大汉摔到了地上,王耀向前走去,让林晓梅把他扶起来,说:“这种事应由法院管。”


“法院?呵 ,法院日里万机,这种小贼我们自己管。”


王耀看向团子问:“是你偷了老人家的钱了。”


团子紧紧地护着荷包:“我需要钱。”


“谁不需要钱呢,但偷钱的是没人要的坏孩子,你把钱还给他,这事呢就算了吧。”王耀说。  


“不能还,如果没有钱我娘就没命了。”团子说着说着就哭了。


“他娘就是个妓女,臭*子,才会有那种病,唉有其母必有其子哟。”大汉说。


忽然大汉浑身一抖,他感觉对方的眼神像针一样的扎在身上,然后手腕传来一阵疼痛他连连叫到:“好了好了别扭了,钱我不要了,放开!放开!”


王耀让林晓梅放开手 说:“要么这样吧,你娘治病要多少钱我借给你,你把钱先还叔叔,日后在还给我。”团子这才把愿荷包还给了大汉,王耀又给大汉一点钱,做为补偿,又叫了人带他一瘸一拐的去了医馆。


王耀把手伸到林晓梅面前,林晓梅把自己的脸放在他的手上,看着撒娇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我看这小子只能把自己卖给你来还钱了,这钱一定还不了,太浪费了,我买个衣服你都说我乱花钱,你现在再看看你。”


“我告诉班主你不练习偷跑出来。”


“哎,好师兄,我好有钱,多的都不知道怎么花,不过不要忘记付利息哟。”

“还打人……”  

 “好的好的,不用付利息了,你看我多好啊 就不要告诉班主麻烦他老人家了。”


 林晓梅把自己的荷包交给王耀,王耀抱起团子轻问:“你名字是什么呀,你指指路,我们去给娘治病好不好。”团子感觉有一片云飘到了自己的耳边,痒痒的,当王耀以为他不会回答时,忽然耳边的团子小小的声音“王濠镜……谢谢你。”王耀想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在回答自己的问题。


林晓梅看了看表,像是想起什么,脸色苍白的对王耀说:“完了完了,这个点再不回去会被班主的小竹鞭抽的,我先回去了,你们自己先去吧。”说完这没头没脑的话就跑了。


“濠镜啊,我这妹妹早年去日本留学回来,胡言乱语,你不要放在心上了。”  

   “嗯。”

————————————————————————

床上的那个人己经不像一个人,就是一团烂肉,王耀忍住自己反胃的感觉。心里默哀到:这人恐怕没救了吧。

他走到门口,看着屋内破洞的屋顶飘下来的飞雪心里计算着时间。果然还不到半小时,医生就走了出来, 屋内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

 

“多谢。”王耀看了医生一眼,急忙向屋内赶去。


 门内的王濠镜从悲伤中冷静下来,他觉得太冷了,周围没有一点儿声音,冷的刺骨。他感觉到身后有一个太阳,一缕缕阳光照在了他的身上,他不经意向那太阳靠去。

王耀走到床边见那小孩要往自己身上靠,就上前把他抱住,一起蹲在床边。王耀伸出手探了探孩子母亲的鼻息,发现她的眼睛亮了一下,看向了自己,王耀很难想到一个濒死的人会有那样的眼神,里面仿佛装着一片星空,王耀对王濠镜说:“你母亲还在这,要和她说话吗?”

王濠镜见了他突然跪了下去,用嘶哑的嗓音说:“我母亲最后的愿望是想让我跟随先生,请先生收留,我什么会做,什么都能做。”

王耀连忙把王濠镜扶了起来无奈道:“好的好的,你先起来,你莫不是忘了,你还欠了我的钱呢,难道还想赖账不成。”他弯下了腰对床上的女人说:“您把孩子交给我,我虽不保他一生富贵,但一定保他一世平安,您就放心吧。”床上的女人听了闭上了眼睛,安祥的睡了。

王濠镜把手中的白菊放在了母亲的墓前,问王耀:“母亲也许是快乐的吧?”

王耀回答:“我不知道什么是死亡,或许死只是一场不会醒来的美梦,人世间的艰难苦恨都会在这场梦里消失。我也不懂那么多,也许她是快乐的,在另一个世界快乐的活下去”。

“那先生你向往那场美丽的梦吗?”

“不会呀,活在这世上比那醉生梦死要好的多。”王耀望向墓碑上的“王春燕”三个大字。心中有些怆然。

在回戏园的路上小孩子说了很多话,关于母亲,父亲,与自己,其实在王耀眼里这也算不上什么稀罕的故事,但他还是认真听着。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些事他见的太多。他也只能用“嗯”   “这样啊”的句子来回答:

“我妈妈以前笑起来是世界上最美的人,既使她染上了病,吸了鸦片,她依然是最美的。 ”

  “嗯。”

“我读过书的,学了十年二胡。也许可能会有用。”   

“这样啊,等回去你拉给我听听。”

“我有一天实在没办法了,就把身上的东西全卖了拿去赌,想一了百了,可是你知道吗?”

王耀感受到旁边人有点颤抖,连忙握紧了王濠镜的手。

“我啊,没有输反而赢了,我用赌博的方式把父亲输的钱赌了回来,那我是输还是赢呢?”

“不知道,不过今后你就是我的人,不想做的事就不做了吧。”

“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呀,好孩子谁不喜欢。”

王耀逐渐发现王濠镜说话有一句没一句的自言自语,便闭上了嘴,在一旁默默的听着。


不知怎么走着就回到了戏园里。

“哥,你终于回来了,班主他要弒妹了。”林晓梅见王耀回来,大声求助,只见她与王嘉龙隔着柱子上演了好一出“秦王绕柱走”她还掐起了兰花指唱到:“想起了当年事好不惨然。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我好比虎离山受了孤单;我好比南来雁失群飞散,我好比浅水龙困在沙滩。”


“大佬,你别听她乱说。整天乱跑,明天就是她第一次登台不好好练习,怕是要丢了招牌惹人笑话。还有林妹你一武生,装什么花旦……”王嘉龙骂着骂着,林晓梅不知怎的跑到了房梁上面……鸡飞狗跳。王濠镜看了王耀一眼,王耀感觉有点尴尬。


两个时辰后


林晓梅与王嘉龙手拉手在墙前面壁。


“还打架吗?”   

 “不打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兄妹,要互相帮助。”王嘉龙罕见的与王晓梅达成共识,不过林晓梅把互相帮助四个字字咬的特别重,王嘉龙听到后,望了林晓梅一眼,林晓梅见了瞪了王嘉龙一下。


不过王耀好像并没有在意,放下了手中的小竹鞭,看向了王濠镜,核蔼可亲的笑了笑。把王濠镜抱到身前来,说:“这是你们的新弟弟,名字是王濠镜,从此以后我们梨园春又多一人。”


“大佬你怎么又往家里带小孩啊,上次那个白眼狼忘了吗,还有啊,大佬你们是去挖煤了吗?怎么这么脏?”


王耀拍了拍身上说:“上次啊,在几百年前,当然记的,不会忘的。”


“班主你不能这样说小菊,还有哥你是去那个时空转了一圈,你才二十七啊,哪的来几百年呀?”


“噢,人老了,记性不好。不过晓梅你穿红色很好看。”


“谢谢哥,你才知道呀。”


“不过大佬,这孩子长开了,骨头太硬,学不来,我知道您喜欢小孩,但我们这小本生意的,是真不能收闲人的。”王嘉龙捏了捏王濠镜的手说。


“那就留在我身边照顾我起居吧,我不是少了个佣人吗?”


“咦~~”林晓梅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兴奋了起来。


王嘉龙敲了敲林晓梅的脑袋说:“好好唱你的戏,不要整天有的没的。”  


“干什么呢,只有哥哥才能敲我脑袋,还有班主你不要老学哥哥说话。”  


“我是班主,你与大佬都要听我的。”

“哟,嘉龙长大了,骨头硬了想使唤哥哥了。〞

“叫我班主,没大没小的。”

……


王濠镜看了看王耀,王耀无奈说:“我们家不讲究这么多的,放开点。你等会跟我熟悉一下场地。有问题就问吧,而现在先随我去换身衣服先。”王耀嫌弃地看着自己与对方脏兮兮的衣服,王濠镜内心感到有点愧疚,王耀牵着他的手把他带进了自己的卧房。

季殃

鳴夏無聲

因為我很慫,只敢打一個tag

閱讀完後如果引起了你的不適,我對此感到抱歉

但停止是不可能的,這裡是目前唯一一個還能發聲的地方了



冷氣壞了,就在兩個小時前。


最後一點涼氣自窗縫竄出,換來的是夏日薰風徐徐而入,伴隨蟲鳴鳥叫。樹上蟬聲不絕,甚至蓋過了電視裡新聞女主播的聲音。


王嘉龍熱得倒在一旁的地板上,蹭著磁磚的涼,感覺自己在這炎夏裡總算是有救了。


林曉梅倒是沒有這麼嚴重,她早習慣了熱帶氣候裡夏天的酷暑。只是蟬聲實在太大,大得她無法聽見電視裡不配字幕的新聞節目內容。


雖然聽不見,但上頭的字好歹是能看懂的。林...

因為我很慫,只敢打一個tag

閱讀完後如果引起了你的不適,我對此感到抱歉

但停止是不可能的,這裡是目前唯一一個還能發聲的地方了
 


 
  
冷氣壞了,就在兩個小時前。


最後一點涼氣自窗縫竄出,換來的是夏日薰風徐徐而入,伴隨蟲鳴鳥叫。樹上蟬聲不絕,甚至蓋過了電視裡新聞女主播的聲音。


王嘉龍熱得倒在一旁的地板上,蹭著磁磚的涼,感覺自己在這炎夏裡總算是有救了。


林曉梅倒是沒有這麼嚴重,她早習慣了熱帶氣候裡夏天的酷暑。只是蟬聲實在太大,大得她無法聽見電視裡不配字幕的新聞節目內容。


雖然聽不見,但上頭的字好歹是能看懂的。林曉梅靜了陣子沒說話,良久,才抽離自己的思緒,翻過腿上雜誌的一頁。


「嘉龍,你喜歡鳥嗎?」

林曉梅沒來由地問。這時王嘉龍在地板上也回電成功了,他回答道:「還好。怎麼了嗎?」


「我在想,籠子裡的鳥該怎麼做才能幸福呢?」


聞言,王嘉龍沒有立即回覆。他躺在地板上,側過身子,看著磁磚上隱約倒映出的房間模樣愣了半晌,才緩緩說道:「放牠自由,才是真正的幸福吧?」


「那如果,主人不希望鳥兒離去呢?」林曉梅鍥而不捨地道,語氣聽來有些笑意,卻極其輕緩無力。


王嘉龍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他撐起身子,正巧聽見窗外一聲高亢清脆的鳥鳴,「那為什麼,鳥主人要堅持留著鳥兒?」


「因為……因為鳥兒的毛色漂亮,每個來訪的客人都會稱讚主人的好眼光,所以主人不希望鳥兒離去。」


林曉梅的聲音聽起來有點遠,但王嘉龍聽得相當清楚。


「……有些人,會將鳥關在一個大籠子裡飼養,比起一般的籠子還要大,所以當鳥兒看見其他籠中鳥的時候,就會以為自己比其他人幸福。」王嘉龍答道,接著側頭思考了下,繼續說:「也有人不捨鳥兒被囚禁,秉著愛牠就要讓牠幸福的想法而打開籠子。」


林曉梅也跟著道:「也有人會建一個溫室花園,讓鳥兒有極大的活動空間。裡面有花、草、樹木,有和牠一起飛翔的鳥兒,牠們會一起並翼飛翔,看著溫室外遼闊無邊的世界,幻想著自己有一天也能飛出去。」然後她停頓了下,手裡又翻過雜誌一頁,「但牠們終究是籠中鳥,外面是到不了的自由世界。」


「或許也會有在外飛翔、羽翼飽滿而美麗的鳥兒,正被主人盯上也說不定。」王嘉龍嘴角牽起一個弧度,似笑非笑地盯著林曉梅。


林曉梅忍不住笑出聲來,抬手拿起遙控器,關上根本聽不見內容的電視節目。


「希望主人永遠也抓不到那隻鳥,也希望籠裡的鳥兒能突破牢籠--希望。」


窗外的風忽地變為強勁,捲起窗簾在室內飛揚。一朵雲受風吹來,遮蔽了高照的盛陽。


而後,雨來了。

三
是送给湾湾姐姐的花但不知道怎么...

是送给湾湾姐姐的花但不知道怎么送出去并且在担忧姐姐喜欢不喜欢的王嘉龙小包子!!!
嗷他真的好可爱!!
我流图 技术不够画不出后续辽!

是送给湾湾姐姐的花但不知道怎么送出去并且在担忧姐姐喜欢不喜欢的王嘉龙小包子!!!
嗷他真的好可爱!!
我流图 技术不够画不出后续辽!

不会用Excel的无用勇者

【极东】爷爷们的约会大作战!!!(part.4)

第13段为香湾,
第14段为极东
只有亲亲的全年龄向
大概是很甜很甜的两对!

前文请戳👇

part.1

part.2

part.3

13

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

湾湾觉得自己一定在做梦

她到底是怎么稀里糊涂地就把初吻给出去了呢?

按理说小香靠近的动作那么慢,又那么轻

她本来是可以躲开的啊

为什么没有躲开呢?

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嗯,没错

自己这种心动的感觉,一定是在梦中的

不然对于这个熟悉得再不过的大男孩,她第一反应不是推开呢?……

小香轻柔地抚着湾湾的长发,极其不熟练地轻吻着她,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

许久小香才缓缓离开,意犹未尽的用拇指擦了一下湾湾的嘴唇

“...

第13段为香湾,
第14段为极东
只有亲亲的全年龄向
大概是很甜很甜的两对!

前文请戳👇

part.1

part.2

part.3

13

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

湾湾觉得自己一定在做梦

她到底是怎么稀里糊涂地就把初吻给出去了呢?

按理说小香靠近的动作那么慢,又那么轻

她本来是可以躲开的啊

为什么没有躲开呢?

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嗯,没错

自己这种心动的感觉,一定是在梦中的

不然对于这个熟悉得再不过的大男孩,她第一反应不是推开呢?……

小香轻柔地抚着湾湾的长发,极其不熟练地轻吻着她,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

许久小香才缓缓离开,意犹未尽的用拇指擦了一下湾湾的嘴唇

“看来,你也是第一次呢……明明比我大那么多,结果也是初吻嘛……”小香还是像平时那样吐槽着湾湾“明明画过那么多接吻的情节,你的技术可还真是意料之外的low呢……”

似乎是因为小香与平时相差无几的轻松语气,湾湾缓过了神,

“喂!你有没有搞错啊!刚刚我可是被你夺走了初吻欸!竟然还要批评我嘛!”

“是我主动的没错……不过你也没反抗啊?”小香眨了眨眼睛,“如果你一定要坚持的话,那我就把你的初吻还给你好了……”说着他又凑了过来

“不用!!!”湾湾觉得自己被耍了,有些不爽,决定不理小香了

“喂喂喂,只是开玩笑而已啦~用不着这么认真地生气吧……”小香戳了戳湾湾软乎乎的脸

湾湾哼了一声

“那,作为补偿,我再送你一个七夕礼物好了。”

“什么啊!”

“送你个男朋友啊!这样以后就有真正的男友陪你去喝半价奶茶了。“

”嘛~勉强接受……“湾湾扭过的脸颊微微泛红

虽然拆了我的【特区组】cp……不过……

既然以后都有人陪了……那也不算太坏啦

湾湾想着

tbc

14

离开王耀后的菊有点不好意思的轻轻咳嗽了一下,微微转过了有些红的面颊,眼睛却依然没有离开耀,还是悄悄地盯着王耀的眼睛

他在等一个回应

可是王耀丝毫没有反应

【天呐!……我是……是在做梦吧!】

【小菊居然……居然主动!……】

【天呐!这样美好的梦请不要让我醒过来了!……】

似乎是因为惊喜来的太过突然,王爷爷甩了甩脑袋,便选择将一切都归于了梦境

也毫不犹豫地在菊面前放(shua)飞(liu)自(mang)我

“哈哈!反正都是我的梦的话,就算对菊做了什么也没有关系的!”

王爷爷真是个耿直的人,说一不二,直接弹起来扶住了菊的后脑,菊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引入了下一个吻中

不愧是有着5000年驾龄的老司机,这次由耀主导的吻更加缠绵,更加暧昧,两个人之间的温度也急剧升高

当耀终于松开了菊的时候,两个人都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但愿长醉不复醒】

王耀的手还轻轻地贴在菊的面颊上

“不是梦哦,耀……”菊再次接近,左手轻轻拽住了耀的右手,将它靠近了自己的左侧胸口。

“你来自己亲自证明一下吧……”菊轻轻裹住他的手“不过……不管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这份心意都是不会改变的……”

伴随着手心传来的那“噗通、噗通”的剧烈震动,王耀终于似乎终于意识到现在是处于现实——或者说,他终于愿意放下一直以来的自我欺骗和内心那一层不愿承认的顾忌了

“小菊……你是真的……”

“是真的。对你的所作所为,皆是出于我的本心;对于你的心意,从千年以前就未曾变过……”

王耀的眼睛又开始闪亮

“只不过,这次,我,本田菊,打算对王耀你,许一个一生的承诺,”

本田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把自己后半人生交给你,你愿意将你的后半人生交给我吗?”

王耀的嘴角缓缓上扬——如同他平时的微笑一样,可是这次这个同样闪耀的微笑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耀的嘴角不断地抖动、抖动——尽管可以看出他是在拼命忍耐。终于他再也忍耐不住,那总是上扬的嘴角撇了撇,接着颤抖着、从中发出了如同小孩子一般的呜咽

那一滴滴眼泪从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流了出来,啪嗒啪嗒地落在菊的手上,让菊吃了一惊

耀拼命地擦着眼泪

菊费力地辨识着王耀抽抽嗒嗒着吐出的越来越模糊不清的话语

“当然愿意了啊!笨蛋!……笨蛋菊……我明明……等了那么久……那么久啊……这一天……我还以为永远都等不到了……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才说啊……呜呜呜呜呜……”

菊的眼睛也开始闪着泪光

“从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对你说过那一句话啊……月色很美……”

正因为你爱的人在身边,所以它才格外地美啊……

tbc

15

“呐,你听说了么?这本 '约会大作战‘是湾太太最后一个bl本了呢……”

“诶诶?真的?为什么啊?她的bl本明明人气一直都很高的不是嘛?”

“据说是因为现在已经有了男朋友的缘故,以后会转型画少女漫画了呢……”

“啊~真遗憾呢……我明明超级喜欢她画的耀和菊的故事呢……”

书店里,bl专柜前几个高中生模样的女孩子正在讨论着湾湾的作品

全然不知她们口中的太太就在距离几米的地方挑选着少女漫画本

“没关系吗?放弃了一直以来从事的bl本事业……粉丝们会很失望的啊……你是不是有点任性了?”小香看着怀里的湾湾,轻捏了一下她的鼻子

“那两个老头子,天天你侬我侬地……现在已经是快要24小时不间断的秀恩爱了……已经要被他们腻死了!再说……”

湾湾说着调皮地冲小香笑了一下

“现在,我享受自己的约会还来不及呢!”

Fin

——————————————————————————————

写在后面的碎碎念:

这篇就算是完结啦!(虽然写得磕磕绊绊而且还总是很不要脸的求热度……)

其实在这之前我也没想到自己可以写这么多……也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写得这么快……从来没尝试过连载

总之很感谢大家会支持我 吖~

而且还需要和大家道个歉,因为我自己的私心所以加了很多【香湾】的互动,可能会让大家踩到雷了。真的很抱歉!

其实这篇文是两年以前就开始写了的,当时本来是为了写给同桌看的,而且只写了几百个字(但是那几百字的剧情并没有出现在正文里……),当时写的一句话梗概是“湾湾拉着小香跟踪两个老爷爷的游乐园约会,结果被小香告白了”所以其实一开始就是打算加入香湾互动的……

刚刚看到私信说可能会让人踩雷才发现自己好像犯了错……真的很抱歉!>A<

乐乎只用了大概一个多月而已……还不太懂规则

好在乐乎上的小伙伴都很善良,喜欢APH的小伙伴也都是很热情的!

很感谢大家的包容!

能够很和平的产粮自己也很开心啦~APH永不毕业!

以上!纪念自己在第一篇在lofter上算是完结的作品~鞠躬~

不会用Excel的无用勇者

【极东】爷爷们的约会大作战!!!(part.3)

按照约定写到了这里……还是有后续的哦!
副cp有香湾~第【11】是香湾专场哦
很甜很甜的两位老爷爷www

前文戳这里

9
从奶茶店一出来的菊就被拽到了海盗船上
虽然号称是大型游乐设施之一的海盗船,其实却是六岁以上儿童就可以乘坐的低难度版本——
——大概对于王耀来说正好是又可以体验刺激又不会受到太大惊吓的程度吧
两位没到一米七的老爷爷在一群小崽子们的中间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高大
【喂喂!这就是你们成(lao)年(tou)人(zi)的追求了嘛喂!】
湾湾在下面看着老爷爷们忍不住吐槽着
于是在孩子们奶声奶气的尖叫声中,菊的面无表情、全身都散发着的冷漠.jpg和王耀闭着眼睛享受般的脸上流露出幸福的神...

按照约定写到了这里……还是有后续的哦!
副cp有香湾~第【11】是香湾专场哦
很甜很甜的两位老爷爷www

前文戳这里

9
从奶茶店一出来的菊就被拽到了海盗船上
虽然号称是大型游乐设施之一的海盗船,其实却是六岁以上儿童就可以乘坐的低难度版本——
——大概对于王耀来说正好是又可以体验刺激又不会受到太大惊吓的程度吧
两位没到一米七的老爷爷在一群小崽子们的中间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高大
【喂喂!这就是你们成(lao)年(tou)人(zi)的追求了嘛喂!】
湾湾在下面看着老爷爷们忍不住吐槽着
于是在孩子们奶声奶气的尖叫声中,菊的面无表情、全身都散发着的冷漠.jpg和王耀闭着眼睛享受般的脸上流露出幸福的神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把两只手都举起来啊!小菊!举过头顶啊!这样才好玩啊!噢——”
【刚才在过山车上吓得半死的是谁啊……】
虽然菊很想吐槽王耀,可是他还是老老实实地照做了(不太情愿地)。
而且还陪着耀一起喊了起来
“噢——喔!!!”
“哦——……”

虽然看上去像一个老小孩儿,但实际上王爷爷内心的OS却是
【天呐~这样脑补成还是孩子时候的小菊~真得太幸福了啊!啊~哪个时候还是超级可爱的呢!(虽然嘴巴很毒)但是害怕的时候还是会哭着喊哥哥的啊!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一个死鱼眼面瘫了啊!果然是我的教育有什么问题吗?……哥哥我好难过啊……啊~~好希望菊可以再像以前一样用那么软软糯糯的声音叫我哥哥啊!……】
菊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
啊,没错。不出所料的,耀这个老傲娇内心的OS又开了外放
而且居然一点没有自知的嘛!
……
下了海盗船
王耀蹦蹦跳跳地,一脸得意地穿过了那群小孩子
“等一下,耀桑”
正在下台阶的耀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菊一把拽住了胳膊
耀甚至还没意识到菊突然变换的称呼
因为现在的他,别说思考了,连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站在台阶上而比他高半个头的菊,微微低下头,极其温柔地替他整理着头发
“耀桑也太不拘小节了……刚才被风把头发都吹乱掉了也没有注意嘛……”
这样说着的菊,那双饱含深情的深色眼眸,看起来哪里像死鱼眼啊!
王耀不禁有点恍惚
“这样的你被别人看到,我可不允许呢……”
菊的面孔渐渐放大
接近了耀的额头
看起来就像……就像要在那额头上印上一个吻一样
耀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然而菊只是轻轻地嗅了一下王耀的头发
“……这个洗发水的味道不错呢,耀桑……”
“啊…啊!是…是嘛!哈哈哈……”
王耀干笑着,连忙别过了自己发烫的脸,大步大步地往前走着,迅速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那那那…小菊……我们先去看看别的吧!”
“嗯……”
本田菊轻声应和着,红晕也悄然爬上了脸庞
【我不想被你当做弟弟……这种心情……能够传递给你了么……】

……
“啊啊啊啊!亲上啊!小菊!你到底在害羞个什么劲啊!强上啊!你看老师明明完全没有挣扎嘛!啊呀!真是的!胆小鬼!胆小鬼!!!”
湾湾放下潜望镜,依旧是愤愤不平
“老师要是知道你把他画成受一定会生气的啊……”
小香一边懒懒散散地翻着照片,一边打着哈欠。
“攻受这个东西主要还是看气质啦~”湾湾眼睛又开始闪闪发光“像老师和菊这种弱攻和弱受最不好分类了啊……balabala……”
【不知不觉就被灌输了一大堆奇怪的东西呢……】小香暗自揣度着
【大概这个女人的终极目标就是把我们从直变腐最后掰弯吧……】
TBC

10
众所周知的事实是,王耀对于吃的热爱是几乎无人能敌的
然而大家往往不知道的是,为了掩饰自己害羞的王老爷子,往往会激发出更强大的食欲
今天这个秘密总算是被本田菊(以及跟踪他们的湾湾和小香)发现了
“老板,来一份炸鱼薯条!”
刚刚吃完一桶爆米花的王耀抹了抹嘴巴,立刻又投入下一场战斗
“耀桑……要不要……歇息一会儿?……(吃得有点太多了吧?)”
小菊看着进食时间似乎过长的王耀,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嗯?小菊也要尝尝看嘛?”王耀说着光速接近*小菊,举起了筷子,又吹了几下,接着伸向小菊的嘴巴
“啊——”
看着那一脸天真和阳光,小菊终于咽下了那句“不用了,”老老实实地张开了嘴
“啊…唔……”
“好吃吧?”
“好吃……”
王耀似乎很满意地摸了摸菊的头,又轻轻捏了捏菊的脸蛋
突然意识到自己做的好像有点过分……
“唰——”
两个老爷子的脸一齐红了
“这份薯条有点儿烫呢小菊!”
“没、没错呢……”
“老板!再来一份四季豆啊!”
“请……请给在下也来一份!……”
……
“到底进食能不能结束了啊!这两个老爷子玩什么纯情啊喂!一个摸头杀就被搞定了嘛!”
湾湾简直要气得捶桌子了
“都到了这种时候还能不能不告白了嘛!”
“这个味道是真的不错呢……看来老师还是蛮会点菜的嘛……”
“都已经吃两个小时了你居然还能陪着老师吃下去!!”湾湾又被小香震惊到了,难道大家都是这么能吃吗?
“因为我们是男人嘛……你也尝尝看喽……”
小香一边咀嚼着,一边把勺子举到湾湾嘴边
湾湾本来一副不屑的表情,可闻到了香味又有点动摇,小香看到她的表情有了松动,立刻一把塞进了湾湾的嘴里。
“好吃吗?”小香换上了恶作剧得逞一般的表情,
“还…还不赖啦……”湾湾咀嚼着
“真乖。”小香说着摸了摸湾湾的脑袋
“!!!”

TBC

11
“花火大會什麼的……這裡會有麼……(又不是夏日祭……)”
小香懷疑地盯著灣灣
畢竟這個人……太不靠譜了!
灣灣似乎很有底氣的“哼哼~”了一聲
然後指向了——
小香
【我就知道!】
小香一臉黑線
灣灣似乎還有些得意
“東西已經買好啦!我偷偷用气球给飞进来啦!『好孩子请不要模仿哦』小香負責點火就好,我來替你放風和加油!”
“我拒絕!”
“拒絕駁回!”灣灣抬起手假裝欣賞自己的指甲
“……反正过了今天PS4好像又要漲價了……”
【真是卑鄙啊!】小香覺得自己好像有點虧了
【早知道就再多要一個swtich了!】
……
“要不要上去观察一下效果啊?”小香拽着湾湾走向摩天轮的小房间
“诶?!等等等等,我们…啊不是…『你』上来了等一会儿老师和小菊他们的烟花谁来点啊?!”
“放心好了。”小香的眼神第一次变得特别认真
“我还想听老师他们的话……”
“我们又不能和他们进到一个房间”
说着小香把湾湾推进了房间
“他们会在我们后面进来的,现在只想我们自己就可以了”
“好……好吧…”湾湾虽然还是有点奇怪 ,不过对于小香她还是蛮放心的
毕竟之前一直是小香来收拾自己的烂摊子
连把老师和菊同时约出来这种事都是小香来做的
仔细想一想自己沿途好像除了吐槽什么忙也没帮上……
连带着浪费了小香的一整天……老师和菊说不定今天过了也不会表明心意的……
“唉~今天真是毫无收获的一天呢……”湾湾叹了一大口气
“也不能这么说啊,”小香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吃的那么多东西当然会长到身上啊~”
“喂!我说你啊!……”湾湾正准备发火,突然想起来之前在吃东西时小香那个摸头杀……
【啊~可恶!竟然被他撩了!】湾湾略感不爽
【那可是人家除了老师以外第一次被别人摸头呢!】湾湾正在散发怨气,突然小香一指窗外
“开始了哦”
“诶!真得!哇!我看到老师了!哈哈真像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哈哈”
小香这边也笑出了声“果然 ,湾湾你也是第一次坐摩天轮吧!”
“第一次又怎么样!说的就像小香不是第一次一样!”
“嗯……确实我也是第一次没错……”小香露出了狡黠的神情“也算是把我的'第一次' 给你了嘛……”
“喂!我说你啊!要是总是这种花花公子似的态度当心被其他女孩子讨厌啦!”
“我哪里有勇洙那么花花公子……再说……”
小香抬起了动人的棕色眼睛
“只要你不讨厌我不就够了么……”
湾湾“哼”了一声别开了头
“不讨厌你又怎样……”
“不讨厌的话……那就……”小香的脑袋突然靠近
“……把我的初吻给你好了!”
“?!!!”
小香说完的一刻,
前面的车厢刚好开始下降
外面的烟花恰好开始上升
TBC

12
“我也是第一次坐摩天輪呢!”
王爺爺坐下又站起來,一會兒看看菊,一會兒又鼻尖緊貼著窗戶看著下面。
看起來真像個小孩子呢。
“這個速度好~慢啊!是不是要用上好幾個小時啊小菊?!”
“不會用太久的,大約三十分鐘一圈。”
“誒?菊為什麼會知道這麼清楚啊?”
“……下面的牌子上是這麼寫的……”
……
耀爺爺突然又被什麼吸引住了目光
“哇!快看!小菊!我不知道這裡也能看到煙花誒!”
“真的!”菊爺爺是真得被震驚到了

说好的禁止携带易燃易爆物品呢?!
这个安.检水平让人担心啊!
……
一朵、又一朵
时间过去了快一半,
五顏六色的煙花在摩天輪的旁邊升起,閃耀著,然後四散而去,一點點星光慢慢沉寂、落下。
紅色、綠色、金色
【等等……烟花的上面……有字!】
上升的煙花在上升到最高点的一刻拼成了三個成型的字
『在、一、起』
在它們落下的一瞬間,再次升起的煙花又拼成了一个心形
菊再次驚楞了一下,急急忙忙的收回目光,一轉身,眼神便對上了耀琥珀色的眸子
這一轉身,仿佛撞碎了那眸子里的什麼東西一般
耀的眼睛開始閃閃亮亮起來

【本田菊啊……你这种明明什么都知道却假装一无所知的个性
我最讨厌了。】
王耀闭上了眼睛
【明明已经过了这么久了
我对你是什么态度……
早就明确了吧】
……
“在下……一直以为,您是把在下当做弟弟来看待的……所以……”
本田菊的眼睛也开始闪啊闪的

王耀有些惊讶得睁开了眼睛
大概是还没意识到自己再次不经意间透露了心声

“所以——
——现在我改还来得及么,耀?”
本田菊那张熟悉再不过的脸,不断放大、放大
王耀感觉自己再次失去了控制自己身体的能力

直到那温热呼吸已经打在了鼻侧
直到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变成了0
直到那轻薄的嘴唇温柔地贴上了自己的唇

虽然菊的吻只是像蜻蜓点水一般,轻柔地点了一下
可王耀大脑还是瞬间一片空白了

TBC

更新:后文戳这里

不会用Excel的无用勇者

【极东】爷爷们的约会大作战!!!(part.2)

只是单纯为了发糖而已!(的后续)

前文戳这里

8

车厢速度渐渐减缓,直到完全停下王耀依旧大口地喘着气

“菊……你怎么……一点也不害怕啊……”(惊魂未定)

“可能是因为我之前有过类似的体验吧……”菊试着偏了偏脑袋,觉得自己还有些耳鸣。

刚才的声音可真厉害菊暗自想着

“诶?……是嘛……我还以为小菊也是……第一次坐过山车呢……”

“是第一次没错……不过……”菊合上眼睑,回忆起了坐着义/大/利的车兜风的经历——要比这个还可怕

【简直是噩梦】

“毕竟一般来说60岁以上都是禁止乘坐呢……”

“没错呢……”

“啊……总是忘记自己已经很老了呢……”

“没错呢……”

两只超过60岁很...

只是单纯为了发糖而已!(的后续)

前文戳这里

8

车厢速度渐渐减缓,直到完全停下王耀依旧大口地喘着气

“菊……你怎么……一点也不害怕啊……”(惊魂未定)

“可能是因为我之前有过类似的体验吧……”菊试着偏了偏脑袋,觉得自己还有些耳鸣。

刚才的声音可真厉害菊暗自想着

“诶?……是嘛……我还以为小菊也是……第一次坐过山车呢……”

“是第一次没错……不过……”菊合上眼睑,回忆起了坐着义/大/利的车兜风的经历——要比这个还可怕

【简直是噩梦】

“毕竟一般来说60岁以上都是禁止乘坐呢……”

“没错呢……”

“啊……总是忘记自己已经很老了呢……”

“没错呢……”

两只超过60岁很久很久的老爷爷陷入了沉思

……

“不好意思,请先把手分开一下,方便我们来打开防护设备……”工作人员的话打断了菊的思绪,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左手原来一直紧紧地抓着耀君的右手

“非常抱歉……”菊连忙松开

响应他的是一个标准的耀式灿烂微笑

“咕咚——咕咚——”菊听到自己清晰的心跳声越来越响

【啊……其实害怕的人是我吧……】

【还是说——

你是故意站在吊桥上等着我呢?耀……】

菊漆黑的眸子里多了一丝闪亮

“嘭——”

王耀解开的安全带在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曲线

坚硬的铁的部分完美地砸中了菊的脑袋

“啊!——没事吧小菊?!!”

吊桥效应

当人居于危险的情境中时,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形成相应的恐惧之情,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对自己生理唤醒进行了错误归因,即对于吊桥上的一些人,本来是危险的环境致使他们心跳过速,但是他们却将这错误地理解为是魅力所致了。情侣一起坐过山车看恐怖片也增进感情也都是这个道理。

(并没有在凑字数XD)

9

菊被耀搀扶着来到附近的奶茶店

是高糖的东西……呢

菊爷爷开始担心起自己的血压

……

“啊~真是的!搞不懂为什么小香和湾湾他们都喜欢喝这些东西嘛!既然喝茶的话我泡的龙井茶茉莉花茶铁观音……那才是真正的茶嘛!”王耀忿忿不平

“大概因为是年轻人吧……(所以喝甜的东西也不用担心血压……)”

“啊呀!甜的东西对眼睛也不好,还会长虫牙,吃多了又会发胖!……”

“确实有很多危害呢……”

“所以说这群年轻的孩子们可真是任性呢!”

一边说着王耀一边吸了一大口自己的百香果奶茶

看来王爷爷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什么叫做光速打脸。

“毕竟只有今天一天嘛!就算已经是老爷爷也想要任性一次呢!”

看来王爷爷也完全没打算为自己找理由辩解的意思呢

……

“菊,今天我觉得总有一种,被很熟悉的目光注视的感觉……”

“中/国桑这么一说,在下确实有一种被别人盯着的感觉呢……”

两位老爷爷的四道目光瞬间对准了刚才开始就觉得奇怪的两人

“!!……”

两个人连忙低下了头拼命吸奶茶

“哇!菊你看!那边那对情侣看起来好奇怪啊!”

耀显然并没有注意到乔装后的湾湾和小香

“女生长得那么高大,男生却意外地是小小的一只呢!”

“呀!中/国桑!……”虽然菊压低了声音却依然能感受到他的情绪波动“……请不要指着别人说这么失礼的话!……”(虽然在下也觉得他们真是的奇怪的组合但是出于礼貌是不可以对别人的审美有所评价的……)

王耀眨巴了下眼睛,转过了身。

“也是啊,毕竟是年轻人嘛……”(又吸了一大口奶茶)“……年轻人就是有随便喜欢上谁就可以随便恋爱的特权呢!”

“没错呢……”菊爷爷微微垂下了眼睑

“像我们老一代人就不一样嘛!我们都是很纯情很专一的啊!”

“……是…是吗……”

“对啊!就像我对……”

接下来又是两个人一段长长的沉默

【呃啊!老师你个死傲娇啊!明明已经到告白的节骨眼了嘛!为什么还要假装啊!啊啊啊啊!】

如果王耀能听到湾湾现在心中的咆哮声,大概会暂时性失聪吧。

————————————————————————————————

更新:
后文戳这里

不会用Excel的无用勇者

【极东】爷爷们的约会大作战!!! (Part.1)


其实是迟到了很久的七夕贺文……(对不起!当时没写完……)
但是还是祝老爷爷们中秋(?)快乐!
大概是很別扭地不愿意主动告白的两只爷爷被两小只拼命想办法撮合的故事!
只是单纯地想要发糖而已!
因为自己的私心所以內含大量【港湾】互动
*注意*【极东】的正篇开始在第【5】段!前面几乎都是港湾互动!(私心很強)
湾湾腐女设定
至於人称嘛……只是我单纯的喜欢“香君和湾湾”“中国桑和菊”这种感觉的称呼!我也知道很混乱的啦……

1
湾と香の场合
“听好了!小香,明天可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
湾湾一只手叉著腰,一只手举著一个涂画得很漂亮的手账本子,对著小香骄傲地宣告著
“……什么啊……我生日的话,还有十多...


其实是迟到了很久的七夕贺文……(对不起!当时没写完……)
但是还是祝老爷爷们中秋(?)快乐!
大概是很別扭地不愿意主动告白的两只爷爷被两小只拼命想办法撮合的故事!
只是单纯地想要发糖而已!
因为自己的私心所以內含大量【港湾】互动
*注意*【极东】的正篇开始在第【5】段!前面几乎都是港湾互动!(私心很強)
湾湾腐女设定
至於人称嘛……只是我单纯的喜欢“香君和湾湾”“中国桑和菊”这种感觉的称呼!我也知道很混乱的啦……

1
湾と香の场合
“听好了!小香,明天可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
湾湾一只手叉著腰,一只手举著一个涂画得很漂亮的手账本子,对著小香骄傲地宣告著
“……什么啊……我生日的话,还有十多个多月呢……”
歪躺在沙发上的香君懒洋洋地说完,一边吹著泡泡糖一边戴上了耳机
“不!可!以!听!音!乐!好好听我讲!”
湾湾一把扯下小香的耳机,脑袋探到小香的头正上方,和小香直勾勾地四目相对
“比你拽我去陪你买七夕打折衣服还重要?”
“没错!”
“比假扮情侣喝半价奶茶还重要?”
“没错!!”
“……比你窝在家里看老师的工口本子还重要?”
“没错!!!”
“……”
小香愣了一秒,接著换上了有点痞痞的笑
“怎么?终於有了心仪到要告白对象了?需要我把他打晕带回家吗?”
“什么嘛!才没有勒!”湾湾先是露出高冷不屑的表情,接著下一秒换成了她一贯的腐(bian)女(tai)画风。
“BL赛高!!那么多美好的恋情等著我去观赏呢!谁有功夫去谈恋爱!!!呵呵……呵呵……”湾湾一边抱著自己的手账本一边眼睛放光
“呃……你能不能把口水擦一擦……”小香看著湾湾无力地吐槽著

……
“总而言之!就是这样一个想要老师和小菊互相倾诉心意的作战!!”湾湾扶了扶眼镜,伸著小教鞭敲打著满满当当涂画著箭头、心形和一堆文字的的小白板
“啊……”小香张著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请你认真听下去!香君!”湾湾又连连敲打了几下小白板
“为什么我要这么累啊……明明还在放假的说……”
小香一边托著腮一边抱怨著
“有什么麻烦事也总是找我……澳/门他明明也很闲的……”
“啊!如果被濠镜知道了的话就全结束了的!那傢伙从来都听老师的话,他知道了的话我们的作战就泡汤了!”
“啊……真麻烦……话说为什么是‘我们的作战’……”
“不可以说麻烦!小香难道不期待老师和菊的幸福吗?!”
“我不觉得被你画成bl本子的主角会幸福。”
“我只是顺便取材了一下而已嘛!”
“明明就是在按照你的剧本来设计的吧……”
……
TBC~

2
总之吵来吵去的两个人最后终於定完了一天流程,在七夕这天先让两个不坦率的(老)傢伙先来一场约会,一起看电影、去游乐场、吃完饭,最后再在花火大会上来一个顺水推舟的告白
……什么的,听起来很完美吧?
问题是,怎么才能实施啊?!!
“就算是找到了理由把两个人单独约了出来,那两人也一定不会承认自己是在约会的……”想到无论被別人说什么都总是极力否认的阿菊,和完全没有说谎天赋却又意外不坦率的老师,香君的头似乎又大了一倍
不过湾湾似乎没有考虑太多,只是很努力的在小白板上写上了一行艺术字版的“约会大作战!!”旁边还画上了Q版的菊和老师的头像 ,又在两人头像的外边加了一圈心形气泡。
“我说你嘞……开始搞得很认真的样子,其实只是为了自己吃粮吃到饱吧……”香君揉著自己的眼眶,感觉脑袋似乎又涨大了几分。
“怎么可以这样子讲?!我们腐 女 可是为了纯洁的爱情尔献身天使,为了他人的幸福放弃自身对於爱情的追求……”
“……”香君似乎放弃了与兴致勃勃的少女爭辩,自顾自的转起了笔,思考起了自己究竟是脑子坏掉了还是发烧了,竟然答应放弃一个完美的假日来帮湾湾实现她的腐女计划
(不过……那两个人,也都是总为他人著想、完全不为自身考虑的类型呢……)
(啊……不过又是意外的在固执的地方相像得可怕的两个人呢……)
香君一边这样想著,一边继续无视著激昂演讲著‘‘啊……只有同性之间的爱才是真正的爱情……’’的少女,隨手抬起手在小白板的標题上用修改符號加了四个字——
“爷爷们的”

……
远处正在上网看动漫的菊和正在看电视的耀君不由自主地同时打了喷嚏
“阿欠” “阿秋”
【啊~果然是年纪大了是应该多穿一点呢……】
两位老爷爷们这样判断以后又各自裹紧了衣服
TBC~

3
对於湾湾来说,接下来的作战准备简单异常
藉口需要验证码短息拿走老师的手机,发短息联繫小菊说明天拿到了游乐园家族套票,想要带东亚的孩子们一起去玩,然后第二天再骗老师说需要老师的帮忙,然后同时放两个人鸽子……
……什么的……
湾湾在一旁两眼放光的解说著
(太天真了……这个傻女人……)小香扶额
“我已经完美地遇见了本田迅速回復【能收到中/国桑的邀请非常感谢,但是请容许在下郑重地拒绝】的未来了。”
“啊~~那到底要怎么办嘛……”
“……把两人打昏了扔到小黑屋里告诉他们不接吻的话……”小香一边摇晃著湾湾的一本手绘本子一边很认真回答却被湾湾“啊啊!!……不要说好羞耻!!这种笨蛋设定还要大声讲出来什么的!!!”的话打断了
顺便挨上了一记女子力爆棚的重拳

於是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又是在湾湾不断给香君道歉和对小香的各种许愿中度过了

好在终於赶在了前一个晚上把事情定好了
……当然是因为有了香君的帮忙的缘故
“因为啦,如果是我靠近老师的话,老师一定会很警觉的……”
“太概谁被你坑上这么多次都会多少有所警觉的吧……(就算像老师那么迟钝的人类……)”
“不过话说回来,小香,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啊?菊竟然那么快就回復【在下知道了,一定会准时到达】,我还第一次见到这么坦率的菊呢!”
“……当然是利用男人之间的信任……”
“喂!不要故弄玄虚啦!”

……
4

“所以呢……”
小香看著试衣镜前穿著沉重布偶服的湾湾费力地摘下沉重的大头套,一边擦著汗一边呼呼地喘著热气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吧……毕竟还是夏天嘛……女孩子还是穿得凉快一点嘛……”
香君一边咂著棒冰,一边评论著
“可是可是!人家想要观察到到老师和菊的约会细节嘛!不这样做的话完全就没办法接近好吧……”
“那就假装我们也碰巧在旁边约会好了。”
“不行啦!老师和菊如果看到我们在的话一定会感到害羞的!那两个人有熟人在的话完全不能好好约会了嘛!……”
“……”
突然间,湾湾的呆毛转了转,接著开始露出了小香熟悉的诡异微笑

(……不好!这可是危险的前奏啊!!)
小香瞬间想要开溜,不过却还是慢了一步被一跃而起的湾湾勾住了脖子,接著两条腿也盘住了他的腰
挂在小香身上的湾湾像一只树袋熊一样紧紧地拽著不肯放手“小香~香君~小香香!!相信我啦~!!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啦……”
“你每次都这么讲……”
“求你了!最后一次!而且这次我也绝对不会把照片发给別人的!!”
“都说了不要!”
“要是这次成功了的话我给你买新的switch啊!”
(……!!!……)
小香缓缓停了下来,湾湾感觉到挣扎的力度减轻急忙摆出极其真诚的表情望向小香,只见小香又开了口——
“我的PS4也坏掉了……”
湾湾咬著牙流著泪:“……成交!”
……

tbc
5

耀と菊の場合

“啊!不好意思!菊!我迟到了!”
“啊,没关係的中/国桑,我也才刚刚到的……”
不远处躲在草丛后的两个人都在拼命憋笑
提前一个半小时就开始等候却说自己才到的阿菊一如既往的表现出极大的宽容。
当然这宽容只是针对耀君一个人而已的啦
“那中/国桑,我们这就出发吧。”
“哦…哦!”
菊说完就转过了身
耀君似乎想要抓住菊的手,可是伸出去的右手一瞬间又触电般地缩了回来。
“啊呀!搞什么嘛!又不是约会什么的!只是和弟弟日常联络感情而且恰好赶上了七夕情人节啦!绝对不是约会的!绝对!!”

“噗——”
“噗——”
“……”
同时喷了的两个人和一脸黑线的菊都在想的是:
【这个老傲娇內心的OS都会直接外放的嘛?!】

因为耀君迟到的原因,看电影是来不及了,两人只好先去第二项的游乐场。

“人好多的呢……感觉要排好久的队呢……”王耀一边抱怨著一边跺著脚
“那中/国桑,如果都要排队的话,不如我们坐先去您最想去的旋转木马好了……”
“誒誒誒?菊为什么这么说……(虽然我是有点想去的啦……)”王耀有点不好意思
“在下看您的眼神是很想去那里的样子……如果在下判断错了请原谅在下的自以为是……”
“没有没有没有!”王耀脑袋摇得像拨浪鼓“绝对没有!!”
“那么中/国桑,我们去排队吧。”
“哦…哦!”
……
终於轮到了他们
王耀像小孩子一样地左顾右盼,很认真地挑选了一匹白色的木马,本田则默默跟在他身后,看著他踩著蹬脚抓著把手费力地向上爬著,叹了一口气
(这个人……明明这么矮还要选一个升到最高点的……)
“需不需要……在下帮忙?”
“誒?不用麻烦小菊啦!我觉得我……能……做到……的……嘿!……”说著王耀手臂上加了力气
“嘎——”
传来一阵骨骼的脆响
“没事吧?!中/国桑?!”
王耀脸上的肌肉抽搐著,眼里含著泪, 一手扶著木马的支柱一手揉著腰
“没……没事……”
【別逞强啊……】
tbc

6

耀と菊の场合

木马启动后王耀似乎立刻痊愈了,眼睛闪闪发光著,左瞧瞧右看看,直到眼睛对上了右后方坐在南瓜型小木马车里的菊,才停下了到处乱投的目光,冲著小菊露出了一个极其闪耀的笑容

菊不禁看呆了

直到王耀又被其他东西吸引了目光,他才低下头,埋怨著自己没有刚才没有用相机好好地记录下来那张写满阳光的面庞。
【不过……您一直都是那么闪耀呢……】
本田菊没意识到自己露出了微笑
和以前在他身边时一样的微笑
【闪耀著的您,真的很美丽呢……】
……

下了木马的王耀依旧喋喋不休
“还是很平稳的嘛!一点也不可怕!我还以为会晃动地很厉害呢!意料之外的轻鬆嘛!你说是不是啊小菊!”
“的確是这样呢,中/国桑。”
“嘛~真是的!小菊也要好好地有自己的想法嘛!不要什么都讚同我啦~(当然我一贯都是正確的就是啦……)”
“嗯,在下会照做的。”菊依旧是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地回答著

两个人毫无知觉地经过了两小只藏身的草丛

“啊啊啊啊~!又要人家肯定又要人家想法不同,总是这样让阿菊为难啊!真是个固执又自大的老头子!!  ”
待到两人走的稍微远些了,湾湾一边从草丛里鉆出来一边抱怨著
“我倒觉得,老师果然只有和菊在一起时才会展现出来自己幼稚的一面呢……”小香趴在草丛上托著腮“果然是我还不够强大的原因么……”
“老师一直都是很幼稚就是啦~”湾湾拍掉身上沾著的草叶,却不禁回忆起了很久以前老师那个高大、如兄如父一般的可靠身影——

那个会为了逗流泪的她开心而做一些很可笑的鬼脸的人
那个会为了陪孩子们玩耍而耽误工作、最后不得不晚上熬夜弥补的人
那个人明明……在我们面前就是一个大孩子的样子……
【啊……好像稍微回忆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呢……】湾湾回过了神,摇了摇头。
这时旁边伸过来了一只抹茶冰淇淋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呢……一开始回忆就进入旁若無人的状態……”
小香舔著自己的那份巧克力味的
“谢谢嘍……”湾湾接过冰淇淋“没想到你还会请我吃东西。”
“啊,那个啊……”小香抹抹嘴巴“用的是你钱包里的钱哦……”
“喂!!把我的感动还给我!!”
tbc

7
两位老爷爷的下一个目標似乎是过山车

“你確定也要上去吗?”
“当当……当然了!”湾湾的声音都在发颤
“不要逞强了嘛……明明那么害怕……”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错过这么老师他们精彩的互动嘛!”
湾湾的眼睛又开始闪光✨
“你和老师都是会在意外的地方固执的类型呢……”
……
“中/国桑……这么害怕的话……要不我们就不坐过山车了吧……”菊看著脸色铁青的王耀,脸上写满了担忧
“怎么可以!……明明好不容易来一次游乐园的!……不坐过山车怎么算完整的游乐园之旅呢!……再说我以前去过危险的地方可比这小小的过山车可怕多了……”
看著明明害怕到死却依然嘴硬的王耀,本田菊不禁轻笑了一下
“……好吧,既然中/国桑是这样决定的,那么在下便会奉陪到底。”
王耀一脸感动
“小菊!你最好了!果然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弟弟嘛!”王耀跳起来一把抱住菊的肩膀
突如其来的重量似乎使得菊有点承受不住
“嘎——”
菊爷爷的腰传来一声脆嚮
“啊!!!没事吧小菊?!!!”
“没事……不过……在下……可能需要……稍微休息一下……”
菊爷爷靠著栏杆,扶著自己的腰
……

前一批上去的人陆陆续续走了下来,有的人吐得稀里哗啦的,有的人眼角还掛著泪
“咕咚——”
菊清晰地听到王耀吞了一口口水的声音
“怕的话,就握住我的手吧……”菊递过自己的手
“才……才没有害怕!”王耀嘴硬,扯著菊的手走向车厢
虽然坐下的一刻他就开始后悔了
可是老头子的固执本性让他绝对不会说出反悔的话
“小菊……前面那个……会不会真的是头朝下转圈的那种啊……”
“大概是的……”
“唔……”
这是两人在过山车再次停止前的最后一段对话
因为接下来的两分钟都是在王耀响彻轨道的
“啊————————”声中度过

菊爷爷觉得自己的左耳要聋了

TBC

更新:

后文戳这里

米蟲

APH 香灣

攝影感謝 霖哥
妝面 後置 香/港Coser 貝筱癸
灣娘 米蟲

APH 香灣

攝影感謝 霖哥
妝面 後置 香/港Coser 貝筱癸
灣娘 米蟲

吴语

亚细亚幼儿园

【亚细亚幼儿园/中华组亲情向】
王耀大学毕业后毅然决定投身于伟大的教育事业,于是他做了一名幼师。
幼师是个伟大的职业,因为他常常掌握着一群熊孩子。
王嘉龙是个小酷哥,从小习武,一张面瘫脸拽的不行,俨然幼儿园一霸。有句歌词可以形容他:为人耿直,尤其正义凛然。是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踏北头幼儿园,九十以上九岁以下一见他就寒。
好吧,其实他就是长的拽,是个好孩子。勇洙有一次被小虫子吓得惊声尖叫,嘉龙义不容辞,一招擒拿手——就捂住了勇洙的嘴。王耀救火一样从嘉龙手下解救了勇洙,对嘉龙循循善诱:“他怕虫子你应该安慰他,而不是捂住他的嘴。”嘉龙乖巧地摇头,顶着一张面瘫脸道:“大佬,我觉得他叫的比虫子可怕。”
王濠镜就温柔...

【亚细亚幼儿园/中华组亲情向】
王耀大学毕业后毅然决定投身于伟大的教育事业,于是他做了一名幼师。
幼师是个伟大的职业,因为他常常掌握着一群熊孩子。
王嘉龙是个小酷哥,从小习武,一张面瘫脸拽的不行,俨然幼儿园一霸。有句歌词可以形容他:为人耿直,尤其正义凛然。是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踏北头幼儿园,九十以上九岁以下一见他就寒。
好吧,其实他就是长的拽,是个好孩子。勇洙有一次被小虫子吓得惊声尖叫,嘉龙义不容辞,一招擒拿手——就捂住了勇洙的嘴。王耀救火一样从嘉龙手下解救了勇洙,对嘉龙循循善诱:“他怕虫子你应该安慰他,而不是捂住他的嘴。”嘉龙乖巧地摇头,顶着一张面瘫脸道:“大佬,我觉得他叫的比虫子可怕。”
王濠镜就温柔得多,虽然小小年纪就学会了赌博,但是,是个好孩子。勇洙收到虫子和嘉龙的双重惊吓后,濠镜温柔地给他顺毛,手法像是搓麻将,柔声道:“Good boy,乖~待会给你骨头吃。”
王耀训完嘉龙,发现这边又出了新状况,只得又去问濠镜:“濠镜,主动安慰同学很好,可是,这方法,你跟谁学的?”
“先生,是我妈咪安慰她亲儿子的。”
“……你好像是独生子吧?”
“我妈咪说,卡拉比我乖多了,卡拉才是她亲儿子。”卡拉是濠镜家的沙皮。
“……”
林晓梅,是大哥的女人。嘉龙的软肋。古人云,英雄难过美人关。
王嘉龙自己也认识到这一点,他顶着张面瘫脸对小女友道:“别人家女朋友都是磨人的小妖精,你就是烦人的小巫婆。”
林晓梅,大哥的女人,不会轻易生气,只是给了他一招断 子 绝 孙腿。
王耀只能扶额:“嘉龙,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晓梅的。晓梅,打人犯法。”

三

想知道有人还在吃这对的吗【绝望】】

想知道有人还在吃这对的吗【绝望】】

KziKziK

【香灣】雨

CP:APH-香灣-同人BG向
總字數:1326字
開始時間:2018/2/12/00:29
結束時間:2018/2/12/02:43
注意:極度OOC慎入

「曉梅。」

路人來來去去,她已佇立於此多時,不論默念了幾次要冷靜,可那小小心思不願平息,聞言仍是心跳加速。
熟悉嗓音來自於才剛站到一旁的王嘉龍。

這天還飄著綿綿細雨,人說細雨易沾襟,林曉梅出門忘了帶傘,眼看肩頭已經濕了一片,只得躲到路旁電話亭裡暫時避雨。

可眼見時針滴答地走,這雨卻還是不願停,情急之下開了語音往群組裡喊了一句「誰有傘來接我!」。

才一眨眼,有人回覆她了。

-妳在哪,我去接妳。

正是她思慕卻不敢見的人。

少女情懷總是詩。
等待期間,腦裡仿佛在開派對似的...

CP:APH-香灣-同人BG向
總字數:1326字
開始時間:2018/2/12/00:29
結束時間:2018/2/12/02:43
注意:極度OOC慎入

「曉梅。」

路人來來去去,她已佇立於此多時,不論默念了幾次要冷靜,可那小小心思不願平息,聞言仍是心跳加速。
熟悉嗓音來自於才剛站到一旁的王嘉龍。

這天還飄著綿綿細雨,人說細雨易沾襟,林曉梅出門忘了帶傘,眼看肩頭已經濕了一片,只得躲到路旁電話亭裡暫時避雨。

可眼見時針滴答地走,這雨卻還是不願停,情急之下開了語音往群組裡喊了一句「誰有傘來接我!」。

才一眨眼,有人回覆她了。

-妳在哪,我去接妳。

正是她思慕卻不敢見的人。

少女情懷總是詩。
等待期間,腦裡仿佛在開派對似的,轟隆隆吵個不停,全是粉紅色煙花。
也不知為何,她想起了那人的不苟一笑,但其實那只是對方不擅於表達情緒,從眼裡流露出的溫柔她難以忘懷。
或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她想起了前幾天的夢境,是對方彎起嘴角微微一笑,像是初春的暖陽,將她的耳尖映得紅燙。

矜持,林曉梅,矜持好嗎!

她微微甩了甩頭,想將雜念一併甩到九霄雲外,可情愫還在她的腦海裡載浮載沉,還沒靜下心對方已經撐著傘來了。

「啊……哦,你來了啊。」她抿了抿唇,一時半會兒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雙腳似是被糖漿黏在原地,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只是垂頭盯著自己不中用的雙腳。

王嘉龍也沒有回話,只是收了傘,與她一起站在電話亭裡,兩人挨著肩不發一語,明明人來人往,雨也越下越大,水窪被行人踩得濺了一地,卻還能清晰聽見彼此的呼吸。

太尷尬了。

雙手忍不住握緊了側背包的背帶,再不走,是不是對方就有可能會聽見自己的心跳了?
林曉梅不敢多想,抬頭就想拉對方離開這小小電話亭,誰知抬眸就見對方正盯著自己,似乎盯了一段時間了,那雙清澈眼眸仿佛要將她的小心思看穿,有種不好的預感。

「怎麼了?」林曉梅小心翼翼問道。

王嘉龍只是眨眨眼,看不出什麼情緒:「沒怎麼。」

「那就走吧。」林曉梅被看得有點心慌,一時慌了手腳,就往電話亭走,突然一股拉力扯住她的手,又將她拉回電話亭裡。可能是沒注意力道,她就這麼撞進了一個溫暖的胸膛。

「……」她徹底懵了,連抬頭都不敢,手該往哪擺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總而言之她什麼都不知道,所有問題聚集起來在她腦裡成了一個大問號。

「……傘還在我手上,妳不等我開傘?」估計也被自己的舉動嚇著了,王嘉龍愣了幾秒才開口,語畢才想起來要鬆手。

「哦……我忘了,抱歉啊。」林曉梅縮回手,仍是不敢抬頭。

到底是在怕什麼呢?
或許是怕對方那雙眼眸看穿自己的少女情懷。
或許是怕自己有所期待,到頭來卻是一場空。

電話亭裡又是一陣死寂。

尷尬就快淹沒這小小空間,將外頭喧囂全阻擋在外。
可林曉梅真的不知該如何是好,就怪自己嘴笨,說什麼都沒用,還不如閉嘴。
喜歡一個人總會忍不住在意起自己的一舉一動,只怕對方不樂見自己,怕對方對自己失望。

多希望雨快停啊……

「那個,」最終是王嘉龍打破了沉默,林曉梅一個激靈連忙抬頭,卻見對方摸著鼻子,或許是雨天濕冷,耳尖還微微泛紅:「其實我有些話想說,不如現在說個清楚。」

「啊?什麼事啊?」林曉梅愣了愣,難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嗎?

「就是啊……」王嘉龍又伸手摸了摸後頸,林曉梅看出了他的不好意思,接著下一秒,她看見對方彎起嘴角微微一笑——

她想起夢境裡的暖陽,照得她胸膛暖洋洋的,心海泛起一圈圈漣漪。

窗戶紙被雨水浸濕,誰的心意戳破了窗戶紙,與誰的心意相映。

這場雨,不用那麼早停也沒關係了。

喵君_

一個沒什麼人吃的cp

燕子[魚有臨改]

一個沒什麼人吃的cp

燕子[魚有臨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