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马丁路德金

725浏览    31参与
一苡

祺鑫/花开(花吐症)

花吐症梗

ooc 勿上升

全文极度ooc 不喜勿喷 熬夜产物 今天改了一点点

(玉兰花很大个的好像吐出来有点狠)

he


冬天才刚刚开始

丁程鑫望着窗外的光秃秃的一片,心里正盘算着今年的冬天是不是能看到一场小雪,忽然感觉喉咙一阵痒意,干磕了半天,再看手心落了一朵白色的小花,小花连四分之一的掌心都没有,他一阵诧异,张望着哪里来的花,马嘉祺就从拐角处走过来在他肩上拍了一下,说“丁儿,开始训练了,别发呆了”他们凑得有点近,有点热的风在他颈边擦过,让他一抖,条件反射的藏好那朵来历不明的小白花,笑着答应下来,勾住对方的肩膀拉着他往练习室走


丁程鑫今天很不在状态,马...

花吐症梗

ooc 勿上升

全文极度ooc 不喜勿喷 熬夜产物 今天改了一点点

(玉兰花很大个的好像吐出来有点狠)

he


冬天才刚刚开始

丁程鑫望着窗外的光秃秃的一片,心里正盘算着今年的冬天是不是能看到一场小雪,忽然感觉喉咙一阵痒意,干磕了半天,再看手心落了一朵白色的小花,小花连四分之一的掌心都没有,他一阵诧异,张望着哪里来的花,马嘉祺就从拐角处走过来在他肩上拍了一下,说“丁儿,开始训练了,别发呆了”他们凑得有点近,有点热的风在他颈边擦过,让他一抖,条件反射的藏好那朵来历不明的小白花,笑着答应下来,勾住对方的肩膀拉着他往练习室走


丁程鑫今天很不在状态,马嘉祺在听到老师第n次指出丁程鑫舞蹈上有问题后下了个结论,他匆匆扫了一眼他的脸,那个人脸上几乎没什么血色,又干咳了好几下,说了声抱歉,视线没敢在他身上多停留,又匆匆转回去,心里却早挂着没跟着转回来,丁程鑫是一个对自己严格到苛刻的人,他对舞蹈更是一丝不苟,被老师几次纠正在往日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老师见他不在状态就跟他说让他先休息一会调整一下,丁程鑫点点头,说了声谢谢才发现嗓音都变了调

嗓子里不断地发痒,他在刚刚训练的时候没忍住眼看一朵小白花从喉间吐出来,他直接愣住了,反应过来飞速把花藏在兜里,之后他只得生生忍住咳嗽的想法,几乎憋得他脑袋发昏,差点没在一个转身后直直的倒下去

他往寝室走着,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难不成自己是个花精转世,到了18岁前就开始吐花,吐着吐着不成就变成了个花人?随即被自己不着边的想法给逗笑了,掏出手机来打算查一查到底是个什么怪事


【开始吐花是什么病?】


花吐症:

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丁程鑫在看到这一条的时候,整个人呆住了,把这句话反反复复读了好几遍,怎么每个字都认识,凑成一句反而看不懂了呢?

靠,会死啊

在他读完第12遍的时候他突然骂了一句,然后笑起来

自己喜欢的人啊,要亲吻的话,那就算了吧,那个人鲜活明亮,实在不应该因为这种事被牵扯进来

什么啊?这算什么啊?在他18岁生日的前夕,他突然被一朵白的和他在北京见过的雪一般的花,宣告了花吐症,给自己2年来埋在心里不敢说出口的暗恋,敲了个即将过期,丁程鑫嘟嚷了好一会,这都什么事啊

这段对于马嘉祺长达两年的暗恋被当事人藏得很好,他表面做足了一个兄弟应该做到得一切,把一切快堵在口边的爱,打碎了吞下去,膈的他浑身上下都疼,他也不说,他只做到扮演好一个绝好的朋友,他怕他说出口了就连朋友也做不成了,他跟自己说,等哪一天马嘉祺真的结婚了,自己就彻底跟这段盛大的爱恋告别,他在这场爱里缄默不言,生怕给马嘉祺带来一丝一毫的伤害,于是之前他和自己约定,决口不说,就让青春时开在心里的这朵花自己开自己败


马嘉祺回来的时候带着一头的汗,背后湿了大片,他看着在床上蜷着的人笑了一下拍了拍鼓起来的脑袋“阿程,还好吗?不舒服就说”

丁程鑫此时正在被子里和自己抗争,他不想让马嘉祺听见看见,就像鸵鸟一样把自己藏起来,然后被被窝里稀薄的空气,差点憋到窒息,把脑袋伸出来一点点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眯起眼睛来笑着说“没事没事,小马哥。”

马嘉祺盯着他红红的眼眶,愣了一会神,不过脑子的把手放在卷卷毛的头上摸了两把,然后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欲盖弥彰的说你头上有纸,脸泛上了微微红晕,背过脸说了句去洗澡了就往外走,还险些把垃圾桶整个踹倒

丁程鑫在后面轻声的嗤笑起来,突然被嗓子涌上来的痒意冲的反应不过来,他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得从脸到脖子都红了,几乎快把今天吃的东西全翻上来,看着被子上几朵颜色淡黄的花朵,看吧,爱而不得,能把人折磨疯

他自己笑话了自己一会,把那些花拢起来放进一个小盒子里,缩进被子准备睡去

他这一天被这病折磨了好几次,精疲力尽,没一会就昏昏睡过去

马嘉祺回来的时候看着被子里只露出一小撮的头发,轻手轻脚拉了灯


梦里,丁程鑫看到远远站着一个人影,那个人身形瘦高背对着他看不清,他忽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大片大片的花从自己嘴里吐出来,一朵比一朵红的艳丽,他几乎被抽空,张嘴却说不出话来,那个人轻巧地取了一朵花放进口袋头也不回地走了,任凭他的泪怎么滴也不回头


他被噩梦惊醒,那个梦里的人和马嘉祺何其相似,若真的他们结局如此丁程鑫也就只得认了,也没别的办法,他放不下他,也不敢奢求他能给自己什么,自己也没身份去要他的爱,以一个队友还是兄弟的身份去搜要他的爱,听吧,多不像话啊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滴落在手背上也不想哭出声惊扰了旁边睡着的人,泪水滚烫的滴在他手里,几乎把他的心烫穿,他干呕着冲到厕所,大片大片的花真的被吐出来,花梗处还沾了红色的血,一瞬间脱力的感觉让他站不起几乎身子,脑袋也昏昏沉沉的,把那些开始变得橙黄色的花瓣冲进马桶,转头看见了站在厕所门口目睹了这一切的宋亚轩,他站在那里惊地说不出话“丁儿,你......怎么了啊?"

丁程鑫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说”在变魔术你信吗?“

他被宋亚轩连拖带拽的扯进他的房间,刘耀文前两天回了趟家,两个人在黑暗的房间里对视着看了好久,丁程鑫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宋亚轩打破了沉静”丁儿,你知道吗?你这两天嘴唇都是白的,而且你瘦了好多“

”是啊,减肥减肥,瘦了上镜还好看呢“

宋亚轩瞪了他一眼”你瘦脱相了知道吗?说实话“

丁程鑫眼看瞒下去也没意思,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末了安静了一会他又说”别告诉他“

月光洒在他脸上,衬得他本来就白的皮肤几乎近透明,宋亚轩好怕,怕他自己一个不注意就会消失

他开口说”那这样你会死吗?“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抖得不像话

他盯着他,丁程鑫从刚刚开始就没看过自己盯着窗外出神,

”不知道“

宋亚轩失语,他想告诉马哥,又觉得自己没这个权利,又不想放任丁程鑫就这样真的有一天要离开

他们俩很久没说话,丁程鑫摸了他的头一把,说别担心,还有段时间可活呢,你不如盼我早点不喜欢他

宋亚轩红了眼眶,”没个正形“


早上醒来了时候,丁程鑫已经回到了床上,马嘉祺比他先醒过来,见他还么起来就戳戳他的脸,然后唱着歌哄他起床,丁程鑫哼哼唧唧地享受着温柔地歌声,然后被拽着手托起来,马嘉祺笑着站在床头,”阿程,起来啦“

丁程鑫笑了,笑着笑着有点酸涩,他说”好,小马哥“

要怎么道别,自己根本做不到

马嘉祺越温柔,他在泥沼中陷得越深,他心甘情愿的,能怪谁呢

他只是有点不舍,马嘉祺太鲜活,他像火焰,丁程鑫就是飞蛾也甘愿扑上去,只因为他是马嘉祺,仅此而已


最近这几天丁程鑫身体每况愈下,几乎站的跳一会,就眼前发黑,咳嗽开始越发不间断,好几次咳出来的花都裹着血,宣告着结果的到来

宋亚轩看在眼里心里急,却也不敢说也没立场说,只能在丁程鑫痛的时候勉强安慰,自己也知道这样压根分担不了任何痛苦

下午,马嘉祺提出要去吃饭,丁程鑫说自己今天有点不舒服,就不去了,宋亚轩也说有点作业没写完先留在家里,马嘉祺尽管因为丁程鑫不去有点失望,但也不好说什么,就说你们好好休息吧,也就出了门

他最近很纠结,他发觉自己似乎对自己的队友室友兼兄弟的丁程鑫动了不一样的念头,不是只是朋友之间了,是希望他和自己在一起最开心,他开心自己也开心,希望他多一点依靠自己的那种,他开始希望自己可以给他拥抱可以永远陪伴他,可他最近懊恼的是丁程鑫似乎在躲着他,他思考了好半天也没想出自己做错了什么,于是他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旁边晃晃悠悠的严浩翔一句”你说要是我看一个人开心就开心,难过就难过是怎么回事“

严浩翔歪了歪头,思考了一会说”你喜欢人家吗,小马哥?“

一瞬间火点着了导线,一场烟火在他的颅内猝不及防地绽放,好像一切都明了了,他开始想往回冲。”严浩翔,我谢谢你啊!我先回去一趟“

”欸别啊,马哥,钱!“

他表面冷静自持,实际上控制不住很多时候自己的感情,现在的他就像是开了一瓶汽水,二氧化碳直接冲上脑门,他感觉自己的心情都在鼓鼓的冒泡,他只想着想先表清自己的心意,飞速地打开了指纹锁,面对着眼前的景象却一下子愣在门口,丁程鑫瘫坐在墙角边,身旁遍地的红花,艳丽地衬得丁程鑫肤色白的吓人,宋亚轩在旁边无声地落泪,他愣了一会,转向宋亚轩”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宋亚轩想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也不顾什么狗屁封口了,一股脑地把事情向他道出来”马哥,我求求你了,丁儿,他...’

一旁已经没什么力气地丁程鑫突然开口,看他愣了这么久自嘲地笑了“都听懂了吗?怎么觉得我恶心吗?”

那双漂亮的狐狸眼泛上了泪花,他高贵放不下身段,有没了力气,别过脑袋,厌恶被人审视的滋味,突然被一双大手捧上,一句滚还没说出口,突然撞上了一个薄荷味的吻

他刹那间瞪大了眼睛,感觉万物复苏,体内所有的一切都开始转动起来,于是他把眼睛轻轻闭上,这个吻持续了很久,马嘉祺把他放下的时候,他打了个嗝,吐出了一朵漂亮的玉兰花


这场持续了几个月的冬天

悄无声息地落了一场雪在他心头

又在薄荷味的春天到来前

为他开了一树白玉兰


玉兰花:可以表示纯洁的爱


自己看了一遍觉得自己写的好烂

明天看看再能不能改好了






天鱼熱潮

松紧合适哦

风年是真的!

请原谅我的开的有点慢

🚗🚗🚗


最近准备云舞台准备的轰轰烈烈的,两支舞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

跟当时loveshot一样的风格,马嘉祺有点头疼, 自己跳不出那种感觉。

看着镜子前带着另外几个人还在练习的丁程鑫,马嘉祺不由得想:丁程鑫也挺

瘦的啊,怎么该有肉的地方还是挺有肉的呢。咂咂嘴,想到丁程鑫在自己

怀里被自己摁在床上的时候,精瘦的身体也有软绵绵的地方。

旁边休息玩手机的贺峻霖,看着马嘉祺摸索着下巴微微皱眉思考状,盯着丁程

鑫,哟,又盯着小情人,一拍马嘉祺的腿。

被拍回过神来,不解的看贺峻霖:你这是干嘛呢?

贺...

风年是真的!

请原谅我的开的有点慢

🚗🚗🚗









最近准备云舞台准备的轰轰烈烈的,两支舞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

跟当时loveshot一样的风格,马嘉祺有点头疼, 自己跳不出那种感觉。

看着镜子前带着另外几个人还在练习的丁程鑫,马嘉祺不由得想:丁程鑫也挺

瘦的啊,怎么该有肉的地方还是挺有肉的呢。咂咂嘴,想到丁程鑫在自己

怀里被自己摁在床上的时候,精瘦的身体也有软绵绵的地方。

旁边休息玩手机的贺峻霖,看着马嘉祺摸索着下巴微微皱眉思考状,盯着丁程

鑫,哟,又盯着小情人,一拍马嘉祺的腿。

被拍回过神来,不解的看贺峻霖:你这是干嘛呢?

贺峻霖对着马嘉祺露出一个玩味的微笑:啧啧啧爱情哦。就起身去找严浩翔

了。

马嘉祺被拍的莫名其妙,愣了愣神想,最近贺峻霖找严浩翔倒是找的勤。

起身晃悠到窗边,太阳快落山了,橘黄色的黄昏从高楼的缝隙间大片大片洒在冷色调的

房间里,把一切都变得暖暖的。

马嘉祺很喜欢每天的这个时候,有些来自太阳的或许只是微光照进来,瞬间

让黑白灰的练习室柔和起来,像是丁程鑫每次都能让马嘉祺的温柔甘愿释放,

把尖锐的棱角化成水。

也像是钢筋水泥的世界里,仅有的微光。

当丁程鑫走来就看见马嘉祺笼罩在一片黄灿灿的光里,挺拔干净。

走上前去从背后微微抱住马嘉祺,不打破这份安静。

马嘉祺微微侧头,身高差不多的男孩鼻子就碰到鼻子了,丁程鑫软软的刘海就

蹭到了马嘉祺消瘦的侧脸。

看见丁程鑫漂亮的眼睛也被金色的光染成了琥珀色,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上

挑的眼睛看着自己,马嘉祺心软软的:“阿程”

感受到微微搂住自己的手收紧了一点,知道在外面不能太明目张胆,马嘉祺转

过身来把丁程鑫的手拉下来,轻轻捏了捏,拉着他走回去,继续训练。

中途马嘉祺有些心烦的去接水,一个人在比较暗的打水间站了一会。

为什么就总觉得跳不出那个感觉呢,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太瘦了也不全是问题

啊。

好烦啊!啧,为什么做不好。

靠着墙壁马嘉祺轻轻咬着纸杯的边缘,有点焦急的思考着。

摸出手机打开那个紫色的小软件,最近好忙,都没时间看电影。

现在这个点应该下课了吧,马嘉祺看了看时间,发了句在吗。

回复的很快,熟悉的语调:“在啊在啊,刚拿到手机,咋啦”

“你们看我跳舞,是不是跳不出那种感觉?”着急的问。

“啊???”有点蒙。

“当时loveshot就跳的不怎么好”

“那种风格的舞’

“哦哦,你说那个啊”

“我觉得还好啊,你跳的挺好的啊”

“我想听真话”扶额。

“是真的啊!真的跳的挺好!”

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了,对方又接着说。

“你不是说了嘛你太瘦啦,但我觉得也有别样的感觉啊”

“你真的得多吃点你看看你,我能被你的身材气死”两个怒气的表情。

这种活泼的语调也很难不让人开心一些吧,马嘉祺发了两个笑脸。

但心里还是很着急,这样根本不行啊。

“而且。。。你可以找丁儿啊”

“让他教你”偷笑偷笑。

这人最喜欢打趣这个。

马嘉祺把手机收起来,继续咬纸杯边缘。

丁程鑫没过多久还真过来了,走进来贴近马嘉祺,把他举着杯子在嘴边的手移

开,看着瘪了的纸杯边缘,无奈的说:“怎么啦“

一看到马嘉祺无意识的咬纸杯,若有所思,丁程鑫就知道马嘉祺心里有烦心

事。

“是舞蹈嘛"丁程鑫很聪明,也很了解马嘉祺在想什么,但其实,有些东西他也

帮不了什么。

他知道马嘉祺是一个很追求完美的人,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给大家表现出来的

轻松嬉笑,往往在人看不见的地方苦恼,之前是一个人默默苦恼,后来丁程鑫

像一束微光照出一片亮堂让马嘉祺可以依赖。

或者说互相依赖。

马嘉祺看着面前丁程鑫担心的颜色,心里的气躁消了一半。

丁程鑫微微踮脚让自己比马嘉祺高-点,摸了摸马嘉祺直顺的头发,微微靠

近,闭上眼。

马嘉祺也闭上了眼睛。

轻轻的吻落在马嘉祺的唇上,温热的感觉停留了一会。

这个吻干净,短暂,却像微光一样足够充满力量。

睁开眼看对着自己宽慰的笑的丁程鑫,马嘉祺忽然觉得没什么可心烦的了,丁

程鑫陪着他呢。

也摸了摸丁程鑫柔软的头发,笑了。

“亲亲就能好咯”

丁程鑫英雄的造型出来的时候,大家都有点呆。

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鬼,因为可以参与提议,都忙着自己的造型,配合自己的

造型师没时间去顾及其他,只记得丁程鑫那边搞了半天来着。

过了会刘耀文兴奋的围过去:“哇!哇!哇!丁儿你牛啊!好帅啊!”像个二傻子。

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的丁程鑫被刘耀文这么一说立刻就高兴了,一拍刘耀文的

背,得意道:“你哥我可是成年人了!”

严浩翔也去围着哇去了,马嘉祺瞟了一眼宋亚轩,和张真源在一边打量丁程鑫

的造型也笑的憨憨的,没介意刘耀文的傻蛋感慨。

小孩子也好,感情真挚。

倒是不担心贺儿吃醋,他和严浩翔之间马嘉祺也懒得搭理。

被大家围着欣赏了半天,丁程鑫才想起来:“马嘉祺一”

对上丁程鑫亮晶晶的眼睛,丁程鑫: “怎么样?”还跳了一下眉毛。

看丁程鑫嚣张样,马嘉祺失笑,起身走过去。

“哟,马哥成向横了”张真源忽然说道。

“是诶,这发型挺像向横”大家叽叽喳喳的回忆。

“丁儿你这林说呢?”

丁程鑫一揽马嘉祺的脖子,把人勾在一起,得意洋洋的说:“ 我们可是校霸!

小心点!“

嘻嘻哈哈闹作一团。

玩笑还在开,兄弟还在嗨,貌似什么都没变,但都什么都变了,也不是当初那

个白白净净的向横和林说了,但念念的确都在心间。

马嘉祺细细打量着又去调整的丁程鑫。

这衣服,这绷带,简直真空上阵了,谁都会不得不的有点惊讶。

看着还在跟造型师姐姐调整服装的丁程鑫,低着头的丁程鑫露出白皙的

颈线,袖口露出的手臂肌肉线条显得很性感,几圈绷带下隐隐约约若隐若现的

腹肌和腰部,马嘉祺眼神渐渐暗下去。

啧,这怎么能露成这样。

有点不爽。

只能我看啊,早知道前几天给他身上多留点痕迹这样就他就不能这样飘了。

“跳舞这可能绑的有点紧”丁程鑫动了几下跟造型师姐姐说道。

“有点紧啊,我去想想办法,你等会”

看造型师姐姐走了,马嘉祺一个上步拉住丁程鑫的手腕就带出了人群中。

好好训练 

天鱼熱潮

刚听着夏天的风

忽然就想到了晚

直接陷入爱落泪

莫名忽然就觉得这首歌很适合《晚》

一点点的忧伤和更多记忆中的甜

就是我心中风年的温柔的爱


刚听着夏天的风

忽然就想到了晚

直接陷入爱落泪

莫名忽然就觉得这首歌很适合《晚》

一点点的忧伤和更多记忆中的甜

就是我心中风年的温柔的爱


天鱼熱潮

虚拟

“你是我

未曾拥有无法捕捉的亲昵

我却有你的吻 你的魂 你的心

载着我飞呀 飞呀 飞越过了意义

你是我

朝夕相伴触手可及的虚拟

陪着我像纸笔 像自己 像雨滴

看着我坠呀 坠呀 坠落到云里”


马嘉祺的温柔大概没有人能抗拒吧。


当摄像的哥哥拍了素材顺便收了手机离开后,丁程鑫缩在被子里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半睁半闭瞟到靠在床头看书的马嘉祺。


低头看书的人在白炽光下显得格外白净清瘦,垂眸的脸上没什么神色却也不显得冷漠,握着书边缘的手指修长纤细,约莫是察觉到自己的目光,看...

“你是我

未曾拥有无法捕捉的亲昵

我却有你的吻 你的魂 你的心

载着我飞呀 飞呀 飞越过了意义

你是我

朝夕相伴触手可及的虚拟

陪着我像纸笔 像自己 像雨滴

看着我坠呀 坠呀 坠落到云里”







马嘉祺的温柔大概没有人能抗拒吧。


当摄像的哥哥拍了素材顺便收了手机离开后,丁程鑫缩在被子里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半睁半闭瞟到靠在床头看书的马嘉祺。


低头看书的人在白炽光下显得格外白净清瘦,垂眸的脸上没什么神色却也不显得冷漠,握着书边缘的手指修长纤细,约莫是察觉到自己的目光,看过来。丁程鑫朦朦胧胧的不想与他对视,感觉那人轻轻笑了笑,觉得可能是灯光太亮影响到丁程鑫睡觉,把书放好,轻轻关上灯,不紧不慢的的躺下。


整个动作轻柔安静,像是怕吵到训练了一天疲惫的丁程鑫,细腻的心思好像月光,温柔的包裹着。


丁程鑫迷迷糊糊的想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丁程鑫已经陷入了了马嘉祺的温柔。


或许是,他永远温和包容的性格?


就像是其他弟弟说过,从来没见过马嘉祺生气。


他总是笑着对待身边的所有人,无论是对爱闹腾的弟弟,或是有时训练心不在焉的伙伴,他总是耐心的用他的温柔容纳着所有人,即使是晚来一些,也很快和大家打成一片,因为跟他在一起,会很舒服。


丁程鑫知道自己,其实是一个有些固执死板的人,有时候带着大家练习久了,急了就会暴躁,语气也不会很好。


而马嘉祺总会适时地出来圆圆场,调节气氛,让训练继续下去,大家融洽,也会让丁程鑫心里慢慢平静下来。


他们两像是很早就认识有的默契一样。


慢慢的,看到马嘉祺就会很安心。


感觉他就像一颗定心丸,大家都很喜欢他,他的温柔他的耐心,也喜欢他的调皮可爱。脾气那么好,也很照顾人。


不仅是大家的,更是丁程鑫的安神药。


一群咋咋呼呼的男孩里,马嘉祺的细腻通透显得格外懂事。


丁程鑫是大哥,总会把一切事情揽到自己身上,他觉得他就该做到最好,也把其他人带好。


他也不喜欢说,也没人可以说。在他看来,这是他该做的事,好好练习,好好努力。弟弟们不开心了,他来安慰,吸收了更多的负能量,自己默默的消化掉就可以了,没必要去耽误别人的时间,仿佛自己真的坚不可摧。毕竟时间很宝贵,大家都喜欢看笑脸。


其他人也会担心他,毕竟他们磕磕绊绊一起走来的。


但面对他们担心但又无措的眼神,丁程鑫还是选择扯起嘴角,说没事。


在遇见马嘉祺之后,马嘉祺神色认真的说,我不想你太累了,我能帮你多分担一点就多分担一点吧。


看着他清澈温柔的眸子,心里的堡垒就塌下来了,化成月光一般的水流走。


好像马嘉祺真的会下蛊一样,清瘦单薄的男孩拥抱自己的时候,什么话都可以说出来了,轻松多了。


马嘉祺认真的神色,总是很好看的,礼貌并且温柔。


眉毛微微皱着,仔细聆听,也像是在思考对方说的话,也带着对丁程鑫的心疼,眉眼里满是温和。


薄薄的嘴唇张合说出的声音带着水的轻,总能很快安抚丁程鑫内心里的不安。


调皮打闹的时候还是一起耍孩子脾气,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


马嘉祺真的好白好瘦,时不时打闹的时候握住对方的手,纤细带着点微微的凉,有时候身体搁着了还会觉得铬人,白得偏冷的肤色,干净的就像栀子。


自己对其他人都是很照顾的,可能唯独马嘉祺身上那种温柔,是依赖着的吧。


当练习生的时候两人相互配合,成TYT以后更是可以说用心心相惜来形容。


看着马嘉祺对着他笑,有时讨好地叫哥,心里就无端地生出开心和安心,感觉只要马嘉祺在身边,怎样都会是好的。


当内心暴躁不安的时候,下意识地目光会去找马嘉祺,那人的眼睛里亮晶晶的像是藏着整片整片的清澈湖水,在清亮特别的嗓音里把自己醺醉。


有时候甚至觉得马嘉祺才是哥哥,总是坚强着不服输的丁程鑫,却甘愿自己在马嘉祺这里做小孩子,被宠着腻着任性着。可以在马嘉祺这里露出最柔软的一面,要强的小狐狸会被抱在怀里,最脆弱的地方也不用隐藏,因为这里这时,只有属于丁程鑫的马嘉祺。


后来看到粉丝说的话,丁程鑫宠着大家,马嘉祺宠着丁程鑫。


是吗?


丁程鑫也不知道。


睡在一起的时候,马嘉祺是绝对不占位置的,清瘦的身材干净的味道很舒服。


自己其实是一个很没安全感的人,马嘉祺也知道。有时丁程鑫往马嘉祺怀里拱的时候,丁程鑫自己或许也没意识到是撒娇,马嘉祺也会揉揉丁程鑫毛茸茸的脑袋,笑着接纳。


侧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让丁程鑫很舒心,他知道他有马嘉祺。


丁程鑫其实还挺热血的,中二病时不时会犯。


而马嘉祺总是会陪着他,在某个夜深的时候,也许烧烤或火锅局,或是训练完趴在窗前休息时,听着他描绘未来,说什么什么坚持就是胜利,成名在望。


年少的梦想总是无限大。


马嘉祺总是耐心的听着,丁程鑫的未来要怎么怎么样,陪他一起谈天说地,笑的温柔和煦。


丁程鑫想,我的未来,一定会有马嘉祺吧。


买了项链之后,丁程鑫还笑马嘉祺瘦的跟火柴似的,调侃的语气被温柔的笑意全盘接收。


小火柴的怀里的温度,足够丁程鑫感觉自己要融化了。


就是很想就是很想赖在这种清冷但是又别样的温暖的怀里,用温柔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复杂的世界里,马嘉祺给丁程鑫的乌托邦,长不大的彼得潘才有的永无岛,丁程鑫在马嘉祺这里可以做小孩子。


发丝的缠绕,唇边的微蹭,指尖的触碰,都是马嘉祺只给丁程鑫的安全感。








马嘉祺这里是属于丁程鑫的独特的亲昵。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丁程鑫的时候,不是在两天一夜吃火锅的时候的玩笑话。


初来乍到的自己看见练习室里面那个带着大家训练的男孩,认真的神色,虽然也是个孩子,脸上的严肃正经一点也没少,微长的刘海汗湿了一些搭在额前,漂亮的男孩一双好看的眼睛里充满了执着。


这就是丁程鑫啊。


马嘉祺当时这样想着。


原来丁程鑫真的是个很用心很努力的男孩,很有担当,看起来漂亮的外表下也有骨子里的要强,会发光。


对生活充满热爱,积极向上,追求梦想。


这样的人怎样不让人喜欢呢。


马嘉祺也不知不觉被他吸引,更加努力的训练,和丁程鑫一起进步。


虽然自己是老二,但其实面对丁程鑫,马嘉祺没多少野心,追求完美的马嘉祺看来,丁程鑫就是自己的谬斯。


只想好好靠近他,好好发光。


丁程鑫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很好看。


他的眼睛水汪汪的,像是波光粼粼的水,笑起来眼睛就弯弯的,搅动了一池的涟漪。


长长的睫毛浓密而且色深,眸子里像是洒满了碎钻,有漫天的星星。


眼尾微微向上挑,是不是古时候人们说的好看的桃花眼就是这样啊,勾人似的。


每次丁程鑫揽住自己,侧着头看自己的时候,那双上挑得眸子就能让自己失神,想一直看着,那双眼睛里的星辰大海。


看着这个大不了自己多少的同龄男孩,默默忍受的样子,固执努力的样子,马嘉祺骨子里的教养和温柔,让他不由自主地想去靠近丁程鑫,替他分担不属于这个年纪的重担,想和他一起发光。


就看不得丁程鑫那双漂亮的眼睛失去神采,马嘉祺一定要让他开开心心的。


也很感谢丁程鑫的依赖,享受独属于他们两的默契。


丁程鑫的小秘密只有他会知道,很多柔软的样子只有马嘉祺看得到,很多话只会贴着马嘉祺的耳朵讲。.


他们就是相见恨晚,马嘉棋把他们变为水到渠成的粘在一起。


丁程鑫的头发总是长长的,微微的卷和偏棕色的发色让他看起来像是洋娃娃般漂亮,马嘉祺之前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男孩。


咧开嘴一笑,治愈了心,马嘉祺看着总是很开心,希望他们永远能这样笑下去。


每次丁程鑫毛茸茸的头凑过来挠得自己有些痒,心里就快要化了,软下来满心的喜爱。


有时候丁程鑫总是会蒙蒙的,像是没睡醒一样,慢半拍,可爱极了。


马嘉棋就会偷偷的笑,宠溺的看着丁程鑫,等他回过神来。


老大的撒娇最致命,只对着自己撒娇的人儿看着就很幸福,眉眼如画的男孩,像小狐狸一样粘腻着,感觉岁月静好。


马嘉祺其实算是个比较文静的男孩,书卷气息,对于动来动去或许没那么多兴趣,反而会看看星座占卜,静静的看看书,或是听着歌走神。


而和丁程鑫在一起之后,这个漂亮的男孩让自己愿意跟着他,或许是偷偷跑出去逛街,玩刺激的卡丁车,在夜晚的没人街上拉着对方奔跑,看江边川渝的灯火,任晚风吹过脸颊,看着身旁的男孩,弯弯的眸子,荡漾着满满的爱意。


在人潮汹涌的世界里,轻轻牵住彼此的手。


可能只要身边是丁程鑫,无论去向何方都是美好的吧。


有时候大家在一起,丁程鑫绘声绘色的玩闹着,马嘉祺就会定定的注视着丁程鑫。


明明喧闹,眼里却只有你一人。


这个世界仿佛就是因为你而生动,我的心随你跳。


每次叫着丁程鑫的名字,马嘉棋就会觉得自己像是在念诗。


丁程鑫,丁程鑫,丁程鑫。


你的名字,对于我来说,就是世界上最短的情书。


本来就是一个够浪漫的人,丁程鑫独属于马嘉祺的名字在舌尖翻滚,就足够让自己软下声音,喃喃。


阿程,你是我的小星星。

𝑾𝒆𝒂𝒔𝒕.

18.

死并非人生的终点,而是生涯的完成。

——马丁·路德·金

18.

死并非人生的终点,而是生涯的完成。

——马丁·路德·金

Vin尋

语摘

《我有一个梦想》马丁·路德·金演讲稿,许立中译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密西西比州这个正义匿迹,压迫成风的地方,也将变成自由和正义的绿洲。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我今天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亚拉巴马州能够有所转变,尽管该州州长现在仍然满口异议,反对联邦法令,但有朝一日...

《我有一个梦想》马丁·路德·金演讲稿,许立中译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密西西比州这个正义匿迹,压迫成风的地方,也将变成自由和正义的绿洲。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我今天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亚拉巴马州能够有所转变,尽管该州州长现在仍然满口异议,反对联邦法令,但有朝一日,那里的黑人男孩和女孩将能与白人男孩和女孩情同骨肉,携手并进。
  我今天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幽谷上升,高山下降,坎坷曲折之路成坦途,圣光披露,满照人间。
  这就是我们的希望。我怀着这种信念回到南方。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从绝望之嶙劈出一块希望之石。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把这个国家刺耳争吵的声,改变成为一支洋溢手足之情的优美交响曲。
  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一起工作,一起祈祷,一起斗争,一起坐牢,一起维护自由;因为我们知道,终有一天,我们是会自由的。


*虽然学历史的时候都知道写马丁路德金,I Have A Dream,但我也是今天才真的看完全文(英+中译)~

Yan

我可以单身,但我嗑的CP必须要结婚

我可以单身,但我嗑的CP必须要结婚

Yan

~宣群了~
只要你熱爱凯源祺鑫,都可以进群闲聊,
欢迎各位小姐姐小哥哥加入我们~~
欢迎加入凯源祺鑫双担组,群聊号码:825550311

~宣群了~
只要你熱爱凯源祺鑫,都可以进群闲聊,
欢迎各位小姐姐小哥哥加入我们~~
欢迎加入凯源祺鑫双担组,群聊号码:825550311

小贤博客
1960年,马丁路德金与他的...
  • 1960年,马丁路德金与他的孩子正在除掉前院烧焦了的杂草——设计网

  • 1960年,马丁路德金与他的孩子正在除掉前院烧焦了的杂草——设计网

文漠

我们一定要挺直腰杆,为自由而战。没有人可以骑着你,除非你自己弯下腰。

我们一定要挺直腰杆,为自由而战。没有人可以骑着你,除非你自己弯下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