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马丁路德金

771浏览    34参与
天鱼熱潮

盛大的逃亡2

“马嘉祺你真的和男的在一起了吗?”


“你和丁程鑫关系如何?”


“下一步有什么安排可以透露吗,马嘉祺先生?”


“这次周年团体有什么安排吗?”


“团体会解散吗?你和队内成员有什么安排吗””


吵杂的喧闹声被话筒怼在脸前,一层接一层人群的快门按下的声音快把人的耳朵震聋了,刺眼的灯光杂乱的脚步声女人的叫喊吵闹,男人的无奈怒吼,像是音浪涌上来拍打着人群中高挑清冷的身影。


黑夜里明亮的灯光和闪光灯衬得本就白皙的皮肤更加冷冽,黑色的西装,撩上去的刘海露出剑眉,没什么神色,即使被围堵水泄不通也眼不...















“马嘉祺你真的和男的在一起了吗?”



“你和丁程鑫关系如何?”



“下一步有什么安排可以透露吗,马嘉祺先生?”



“这次周年团体有什么安排吗?”



“团体会解散吗?你和队内成员有什么安排吗””



吵杂的喧闹声被话筒怼在脸前,一层接一层人群的快门按下的声音快把人的耳朵震聋了,刺眼的灯光杂乱的脚步声女人的叫喊吵闹,男人的无奈怒吼,像是音浪涌上来拍打着人群中高挑清冷的身影。



黑夜里明亮的灯光和闪光灯衬得本就白皙的皮肤更加冷冽,黑色的西装,撩上去的刘海露出剑眉,没什么神色,即使被围堵水泄不通也眼不眨心不跳的样子,像是个机器人,自身散发出浓浓的疏离感。



好不容易上了车,关上车门,把自己脱力的摔在座椅上,大口呼吸。车子发动勉强驶离人群,马嘉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习惯性的想拨拨额前的刘海,摸了个空才想起来早就换成了成熟的梳上去露出额头眉眼的发型。



不像是从前,他们七个都是整整齐齐的刘海。



锅盖头,想起来还挺傻。



不由得失笑,想起那些年他们顶着锅盖头打闹的时候。



他和他也总是呆在一起,做着一个个的梦,仿佛会一直这样下去。



“回去?”司机的声音打断了马嘉祺些许酸涩的回忆。



“嗯,回宿舍吧”想了想回答到,心情有些压抑。



北京的夜景总是流光溢彩,橙的白的红的紫的,很瑰丽,很奢华,灯火灿烂的城市。



像一个巨大的蜘蛛网,把所有人兜在网里面,醉生梦死,似梦似幻。



是一个巨大的华丽城堡,美丽,虚幻,金贵,囚禁着一个个扑棱着翅膀的或是放弃挣扎的鸟儿。



也像是一个巨大的八卦图镇,四通八达,捉摸不清,但把命运都握在里面。



马嘉祺总是想逃离这一切,在这里很美,埋下了很多很多的梦想,有许多耀眼的记忆。



但这里看不见天空。



抬头看得见的永远是被钢筋水泥切割成一片一片的灰色,莫名的让马嘉祺觉得失落而悲伤,像是被勒住了心脏,一抽一抽的。



马嘉祺总觉得有种危机感,像是身边的高楼丛林随时会塌下来,把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



随着长大,越觉得害怕和无助,虽然对外界不会表露出来,但也只有他偶尔能陪在自己身边才会觉得稍微安心。



熟悉的经纪人助理甚至问过他要不要去看心理医生,不算得了病,但好歹诉说一下自己的压力。



马嘉祺拒绝了,没这个必要,也没有用,那个他的存在就是最好的心药。



窗边的景色越来越熟悉,当时每次去公司训练完一群人或是三三两两或是挤在一起,坐车回宿舍,总是计划着晚上回去宵夜吃什么,看什么电影,什么歌好听,打打闹闹。累的时候或许不说话,但也不觉得孤单安静,一转头就有熟悉的面孔。



那个人一般都和自己坐一块,在车后排黑暗的阴影下牵着手,或许接一个带着些许疲惫,短暂但充满眷恋的吻。



但有时候要是惹着了小狐狸,也会一甩尾巴把他赶到另一辆车去,再就是马嘉祺晚上慢慢的哄好。



他总是会比自己累,帮着练习,舞蹈动作细细的扒,他总是很逞强。即使现在自己的是队长,他在心里永远是大哥,他累了总会头一歪充满信任的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嘟嘟囔囔几句拉住他的手睡下了。



自己总是在微弱的光线下扣住他的手,感受他不安稳的呼吸声和柔软的头发埋在颈侧的触感。



或许我的肩膀没有那么的宽厚,但我想给你安稳的港湾,在我这里做小孩,我和你一起成为星火。



享受只属于他们俩的依赖,偷偷的喜欢。



一想到他,马嘉祺摸摸上扬的嘴角,总是会笑啊。



就像是他,总笑得像太阳,想把他握在手里做自己的小星星。



可是现在,车里空空的,马嘉祺以为自己喜静,这么久却也没能习惯没有他们,没有他。



“到了”司机停下车。



马嘉祺回过神来,麻利的下车快步走进去。



楼下蹲点的粉丝没想到团体宿舍录制结束了马嘉祺还会回来,都没反应过来,倒是让马嘉祺快速的走进电梯。



电梯慢慢上升,马嘉祺深呼一口气,抬头看看电梯顶上的反光镜,四周的广告换了,有几个还是身边兄弟的代言。



之前他们总是喜欢抬头看天花板的反光镜,总觉得很有趣,很有意境。



特别是马嘉祺身边的他,他还拍了张照发微博来着。



又是之前,总是是之前。马嘉祺不由得有些烦躁。



站在门口拿着钥匙开了门,曾经热热闹闹的宿舍,前几天才重新聚齐,如今又漆黑一片,只剩偌大的房,寂寞的空气,安静的桌椅。马嘉祺有些窒息,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熟悉又陌生。



那种惶恐又来了,扑面而来的,像是没有安全感。



马嘉祺关上门,打开就近的灯,在餐厅坐下来,调整呼吸,试图把自己从无边的莫名的紧张中冷静下来。



酸涩的呼吸不过来的痛苦的,马嘉祺微微捂住胸口,皱眉,刚刚在人潮拥挤中隐藏的负面情绪一泻而出。



总是被看似让人羡慕的热闹包围,却是陌生的。



心爱的人总是不能在身边,浓浓的思念混着崩溃边缘无奈的复杂情绪充斥着这个房间,马嘉祺只想要又属于他自己的,属于他们俩的空间。



“马嘉祺?”



熟悉的声音传来,只有他念自己的名字总是把中间那个字带的很模糊的音,最后一个字向上拖得很长,像是风那样有个小小的尾巴,拖着眷恋的感情。



马嘉祺抬头,看着丁程鑫从楼梯下走下来,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直到丁程鑫站在他面前蹲下来抱住自己,轻轻的磨蹭自己的后颈。



“你在这啊,阿程。”马嘉祺有些沙哑的声音微弱的响起。



丁程鑫忽然心里就一酸,手上不由自主地用了点劲,把马嘉祺压在自己的发尾,应声:“在啊,我在这。“



看到马嘉祺这个样子丁程鑫就知道马嘉祺又陷入了一种困境,这句话是在问他为什么录制结束了还在宿舍,也是对丁程鑫出现给自己带来的依赖而呢喃。



马嘉祺心里不开心,很不开心。



从很久前,马嘉祺就表达过,自己对私人空间的需要,渴求,但是他们,出来贩卖梦想,有时候真的没什么资格要求自己想要的。



还在一起过集体生活的时候,遇到什么难事,马嘉祺总是喜欢一个人去静静的呆着,不宣泄不说话,看似平平淡淡无可厚非,却把所有心事藏在心里,让人看不清楚神色。



低着头,握着手,指甲都会用力到发白,皮肤上会留下红痕或者青紫的印记,相识不知道自己疼一样, 不说不做,如一潭死水。



大家看见他这样也很无奈,感觉进不去马嘉祺的那个世界,马嘉祺也不想让他们看见的阴暗面似的,留给他自己的空间。



像是围绕着黑色的烟雾,明明没有抽烟却弥漫着暗沉阴郁的苦味,不让人靠近,也不在别人面前飘散。



他只愿意让丁程鑫伸手抱抱他。



丁程鑫觉得,自己能肯定的是,他永远是马嘉祺的后盾,他会给马嘉祺永远的爱,他会永远站在马嘉祺这一边,即使世界都与他为敌。



好像也是的,丁程鑫就是马嘉祺的救心丸,丁程鑫把马嘉祺慢慢扶起来,牵着他走到他们曾一起度过很多时光的房间,马嘉祺像是个小孩子,乖乖的听丁程鑫的话,刚才的慌乱消失了,像是没有不开心过。



马嘉祺去洗了,丁程鑫叹了口气,没有开灯,坐在窗边的软椅子上,看北京运河在夜幕下在灯光闪烁里像是一条黑色的丝绸,缠绕着,不知目的源头。







天鱼熱潮

盛大的逃亡1

“阿程,我们私奔吧。”

“好。”


我曾经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异国的街头已经落满了雪,铺满了整个街道,走路都会留下脚印。天色很亮,但不蓝,像是蓝蓝的天空褪色了也渲染上了淡淡的白。


西方盛大的圣诞节刚刚过去,一群洋人载歌载舞端着大大的火鸡,温馨而伟大。通过电子流向国内的家人道新年快乐,看不见红色的爆竹或是穿的花里胡哨鲜艳亮丽的七大姑八大姨,他乡白雪覆盖的街道也没有什么人了,大雪过后的清晨宁静的像是童话里的小镇,一切都调成相机里冷淡的滤镜,有些不真实。


要过春节了,中国的春节...


“阿程,我们私奔吧。”

“好。”







我曾经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异国的街头已经落满了雪,铺满了整个街道,走路都会留下脚印。天色很亮,但不蓝,像是蓝蓝的天空褪色了也渲染上了淡淡的白。



西方盛大的圣诞节刚刚过去,一群洋人载歌载舞端着大大的火鸡,温馨而伟大。通过电子流向国内的家人道新年快乐,看不见红色的爆竹或是穿的花里胡哨鲜艳亮丽的七大姑八大姨,他乡白雪覆盖的街道也没有什么人了,大雪过后的清晨宁静的像是童话里的小镇,一切都调成相机里冷淡的滤镜,有些不真实。



要过春节了,中国的春节。



站在车站等待巴士到站,雪没有继续下但是可是真的冷,也可能是陌生的疏离感让我觉得孤独而冰冷。



只有身后七八米远的门店里面,透明的玻璃高大的圣诞树墨绿的五彩的颜色和装饰的灯光让人觉得还活在这个世上。北半球的冬天格外的冷,对着手哈了口气,不自在的动了动脚,试图让自己不呆冻着,手下意识的搓了搓。



忽然想到什么,我淡淡的笑了:貌似当年有一个郑州的少年把搓手的习惯传染给了一个川渝的少年。



他们还说想堆雪人,看雪落来着。



可是,我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了。



心里一阵阵的发涩,哎,这么些年过去了,想起来我还是那么容易为他们感性啊。



低下头把脸埋在挡了半张脸的围巾里面,只露出一双眼睛。



身后忽然传来推门的声音,在安静的环境下显得很突兀,我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是两个男孩,刚好背对着我关门,我又转了回来。



隐隐约约听见了几句熟悉的声音,一时也不知道是声音熟悉还是母语的熟悉,他们走向了我斜前方,顺着马路往前,我下意识地抬头。



映入眼帘肩并肩亲昵的背影,我怔住,微微地发抖,眼眶忽地就湿了。



他们走得不快,慢悠悠地晃着手上提着应该是刚刚买的东西,时不时偏头看着对方,上挑的眉眼和干净的鬓角,黑色的短发干净利落,身高差不多的男孩子,相视一笑爱意隔着距离和寒冷的空气流直接感染到我心底。



他们不像是洋人出门总穿着灰色深色的羽绒外套抗冻,而是穿着中国人格外偏爱的暖色,红的和白的,像是小狐狸和小白兔,在雪地里是一抹好看的亮色,暖到我心里去了。也没有洋人那么大的骨架,也难怪我一眼以为他们是男孩,不过,他们在我心里,永远是男孩,当初的少年,不会改变。



我的眼泪涌上来模糊了视线,我往前跑了几步腿软的停下,忙把眼泪挤出眼睛生怕看不见他们了。



我不敢眨眼,我怕我眨眼他们就消失在这洁白平坦遥远的大路上。



这是,幻觉吗?



太熟悉了,那填充了我整个青春岁月的男孩们。



我们素未谋面,但我看过他们无数遍,舞台上颁奖台上练习室里,休息的吃饭的打闹的,发着光的,偷偷表达爱意的,什么样的都有,我看着他们的侧脸或是背影,用心描绘,一遍又一遍,仿佛是刻在了心里,一年又一年。



或许也曾经白日梦的希望能遇见他们,觉得我一定一眼就能在人群里认出他们的身影,偷偷拍下来,那时的他们会不会在牵手,他们两在约会吗?



那些时候,比我自己谈恋爱还要高兴。



可是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他们了。



我曾经以为,我不会再见到他们。


添福宝-太闹腾
如果占tag,我道歉 当时看到...

如果占tag,我道歉

当时看到的时候好兴奋啊,整节课都在傻笑,前面还有

马丁·路德金☺️

拍的有点模糊,因为是怼着拍的😅

如果占tag,我道歉

当时看到的时候好兴奋啊,整节课都在傻笑,前面还有

马丁·路德金☺️

拍的有点模糊,因为是怼着拍的😅

泰乐reading

      如果你不能飞,则跑
      如果你不能跑,则走
      如果你不能走,则爬
      无论如何,
      你得前行!
      ——马丁·路德·金

      如果你不能飞,则跑
      如果你不能跑,则走
      如果你不能走,则爬
      无论如何,
      你得前行!
      ——马丁·路德·金

一苡

祺鑫/花开(花吐症)

花吐症梗

ooc 勿上升

全文极度ooc 不喜勿喷 熬夜产物 今天改了一点点

(玉兰花很大个的好像吐出来有点狠)

he


冬天才刚刚开始

丁程鑫望着窗外的光秃秃的一片,心里正盘算着今年的冬天是不是能看到一场小雪,忽然感觉喉咙一阵痒意,干磕了半天,再看手心落了一朵白色的小花,小花连四分之一的掌心都没有,他一阵诧异,张望着哪里来的花,马嘉祺就从拐角处走过来在他肩上拍了一下,说“丁儿,开始训练了,别发呆了”他们凑得有点近,有点热的风在他颈边擦过,让他一抖,条件反射的藏好那朵来历不明的小白花,笑着答应下来,勾住对方的肩膀拉着他往练习室走


丁程鑫今天很不在状态,马...

花吐症梗

ooc 勿上升

全文极度ooc 不喜勿喷 熬夜产物 今天改了一点点

(玉兰花很大个的好像吐出来有点狠)

he


冬天才刚刚开始

丁程鑫望着窗外的光秃秃的一片,心里正盘算着今年的冬天是不是能看到一场小雪,忽然感觉喉咙一阵痒意,干磕了半天,再看手心落了一朵白色的小花,小花连四分之一的掌心都没有,他一阵诧异,张望着哪里来的花,马嘉祺就从拐角处走过来在他肩上拍了一下,说“丁儿,开始训练了,别发呆了”他们凑得有点近,有点热的风在他颈边擦过,让他一抖,条件反射的藏好那朵来历不明的小白花,笑着答应下来,勾住对方的肩膀拉着他往练习室走


丁程鑫今天很不在状态,马嘉祺在听到老师第n次指出丁程鑫舞蹈上有问题后下了个结论,他匆匆扫了一眼他的脸,那个人脸上几乎没什么血色,又干咳了好几下,说了声抱歉,视线没敢在他身上多停留,又匆匆转回去,心里却早挂着没跟着转回来,丁程鑫是一个对自己严格到苛刻的人,他对舞蹈更是一丝不苟,被老师几次纠正在往日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老师见他不在状态就跟他说让他先休息一会调整一下,丁程鑫点点头,说了声谢谢才发现嗓音都变了调

嗓子里不断地发痒,他在刚刚训练的时候没忍住眼看一朵小白花从喉间吐出来,他直接愣住了,反应过来飞速把花藏在兜里,之后他只得生生忍住咳嗽的想法,几乎憋得他脑袋发昏,差点没在一个转身后直直的倒下去

他往寝室走着,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难不成自己是个花精转世,到了18岁前就开始吐花,吐着吐着不成就变成了个花人?随即被自己不着边的想法给逗笑了,掏出手机来打算查一查到底是个什么怪事


【开始吐花是什么病?】


花吐症:

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丁程鑫在看到这一条的时候,整个人呆住了,把这句话反反复复读了好几遍,怎么每个字都认识,凑成一句反而看不懂了呢?

靠,会死啊

在他读完第12遍的时候他突然骂了一句,然后笑起来

自己喜欢的人啊,要亲吻的话,那就算了吧,那个人鲜活明亮,实在不应该因为这种事被牵扯进来

什么啊?这算什么啊?在他18岁生日的前夕,他突然被一朵白的和他在北京见过的雪一般的花,宣告了花吐症,给自己2年来埋在心里不敢说出口的暗恋,敲了个即将过期,丁程鑫嘟嚷了好一会,这都什么事啊

这段对于马嘉祺长达两年的暗恋被当事人藏得很好,他表面做足了一个兄弟应该做到得一切,把一切快堵在口边的爱,打碎了吞下去,膈的他浑身上下都疼,他也不说,他只做到扮演好一个绝好的朋友,他怕他说出口了就连朋友也做不成了,他跟自己说,等哪一天马嘉祺真的结婚了,自己就彻底跟这段盛大的爱恋告别,他在这场爱里缄默不言,生怕给马嘉祺带来一丝一毫的伤害,于是之前他和自己约定,决口不说,就让青春时开在心里的这朵花自己开自己败


马嘉祺回来的时候带着一头的汗,背后湿了大片,他看着在床上蜷着的人笑了一下拍了拍鼓起来的脑袋“阿程,还好吗?不舒服就说”

丁程鑫此时正在被子里和自己抗争,他不想让马嘉祺听见看见,就像鸵鸟一样把自己藏起来,然后被被窝里稀薄的空气,差点憋到窒息,把脑袋伸出来一点点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眯起眼睛来笑着说“没事没事,小马哥。”

马嘉祺盯着他红红的眼眶,愣了一会神,不过脑子的把手放在卷卷毛的头上摸了两把,然后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欲盖弥彰的说你头上有纸,脸泛上了微微红晕,背过脸说了句去洗澡了就往外走,还险些把垃圾桶整个踹倒

丁程鑫在后面轻声的嗤笑起来,突然被嗓子涌上来的痒意冲的反应不过来,他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得从脸到脖子都红了,几乎快把今天吃的东西全翻上来,看着被子上几朵颜色淡黄的花朵,看吧,爱而不得,能把人折磨疯

他自己笑话了自己一会,把那些花拢起来放进一个小盒子里,缩进被子准备睡去

他这一天被这病折磨了好几次,精疲力尽,没一会就昏昏睡过去

马嘉祺回来的时候看着被子里只露出一小撮的头发,轻手轻脚拉了灯


梦里,丁程鑫看到远远站着一个人影,那个人身形瘦高背对着他看不清,他忽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大片大片的花从自己嘴里吐出来,一朵比一朵红的艳丽,他几乎被抽空,张嘴却说不出话来,那个人轻巧地取了一朵花放进口袋头也不回地走了,任凭他的泪怎么滴也不回头


他被噩梦惊醒,那个梦里的人和马嘉祺何其相似,若真的他们结局如此丁程鑫也就只得认了,也没别的办法,他放不下他,也不敢奢求他能给自己什么,自己也没身份去要他的爱,以一个队友还是兄弟的身份去搜要他的爱,听吧,多不像话啊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滴落在手背上也不想哭出声惊扰了旁边睡着的人,泪水滚烫的滴在他手里,几乎把他的心烫穿,他干呕着冲到厕所,大片大片的花真的被吐出来,花梗处还沾了红色的血,一瞬间脱力的感觉让他站不起几乎身子,脑袋也昏昏沉沉的,把那些开始变得橙黄色的花瓣冲进马桶,转头看见了站在厕所门口目睹了这一切的宋亚轩,他站在那里惊地说不出话“丁儿,你......怎么了啊?"

丁程鑫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说”在变魔术你信吗?“

他被宋亚轩连拖带拽的扯进他的房间,刘耀文前两天回了趟家,两个人在黑暗的房间里对视着看了好久,丁程鑫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宋亚轩打破了沉静”丁儿,你知道吗?你这两天嘴唇都是白的,而且你瘦了好多“

”是啊,减肥减肥,瘦了上镜还好看呢“

宋亚轩瞪了他一眼”你瘦脱相了知道吗?说实话“

丁程鑫眼看瞒下去也没意思,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末了安静了一会他又说”别告诉他“

月光洒在他脸上,衬得他本来就白的皮肤几乎近透明,宋亚轩好怕,怕他自己一个不注意就会消失

他开口说”那这样你会死吗?“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抖得不像话

他盯着他,丁程鑫从刚刚开始就没看过自己盯着窗外出神,

”不知道“

宋亚轩失语,他想告诉马哥,又觉得自己没这个权利,又不想放任丁程鑫就这样真的有一天要离开

他们俩很久没说话,丁程鑫摸了他的头一把,说别担心,还有段时间可活呢,你不如盼我早点不喜欢他

宋亚轩红了眼眶,”没个正形“


早上醒来了时候,丁程鑫已经回到了床上,马嘉祺比他先醒过来,见他还么起来就戳戳他的脸,然后唱着歌哄他起床,丁程鑫哼哼唧唧地享受着温柔地歌声,然后被拽着手托起来,马嘉祺笑着站在床头,”阿程,起来啦“

丁程鑫笑了,笑着笑着有点酸涩,他说”好,小马哥“

要怎么道别,自己根本做不到

马嘉祺越温柔,他在泥沼中陷得越深,他心甘情愿的,能怪谁呢

他只是有点不舍,马嘉祺太鲜活,他像火焰,丁程鑫就是飞蛾也甘愿扑上去,只因为他是马嘉祺,仅此而已


最近这几天丁程鑫身体每况愈下,几乎站的跳一会,就眼前发黑,咳嗽开始越发不间断,好几次咳出来的花都裹着血,宣告着结果的到来

宋亚轩看在眼里心里急,却也不敢说也没立场说,只能在丁程鑫痛的时候勉强安慰,自己也知道这样压根分担不了任何痛苦

下午,马嘉祺提出要去吃饭,丁程鑫说自己今天有点不舒服,就不去了,宋亚轩也说有点作业没写完先留在家里,马嘉祺尽管因为丁程鑫不去有点失望,但也不好说什么,就说你们好好休息吧,也就出了门

他最近很纠结,他发觉自己似乎对自己的队友室友兼兄弟的丁程鑫动了不一样的念头,不是只是朋友之间了,是希望他和自己在一起最开心,他开心自己也开心,希望他多一点依靠自己的那种,他开始希望自己可以给他拥抱可以永远陪伴他,可他最近懊恼的是丁程鑫似乎在躲着他,他思考了好半天也没想出自己做错了什么,于是他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旁边晃晃悠悠的严浩翔一句”你说要是我看一个人开心就开心,难过就难过是怎么回事“

严浩翔歪了歪头,思考了一会说”你喜欢人家吗,小马哥?“

一瞬间火点着了导线,一场烟火在他的颅内猝不及防地绽放,好像一切都明了了,他开始想往回冲。”严浩翔,我谢谢你啊!我先回去一趟“

”欸别啊,马哥,钱!“

他表面冷静自持,实际上控制不住很多时候自己的感情,现在的他就像是开了一瓶汽水,二氧化碳直接冲上脑门,他感觉自己的心情都在鼓鼓的冒泡,他只想着想先表清自己的心意,飞速地打开了指纹锁,面对着眼前的景象却一下子愣在门口,丁程鑫瘫坐在墙角边,身旁遍地的红花,艳丽地衬得丁程鑫肤色白的吓人,宋亚轩在旁边无声地落泪,他愣了一会,转向宋亚轩”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宋亚轩想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也不顾什么狗屁封口了,一股脑地把事情向他道出来”马哥,我求求你了,丁儿,他...’

一旁已经没什么力气地丁程鑫突然开口,看他愣了这么久自嘲地笑了“都听懂了吗?怎么觉得我恶心吗?”

那双漂亮的狐狸眼泛上了泪花,他高贵放不下身段,有没了力气,别过脑袋,厌恶被人审视的滋味,突然被一双大手捧上,一句滚还没说出口,突然撞上了一个薄荷味的吻

他刹那间瞪大了眼睛,感觉万物复苏,体内所有的一切都开始转动起来,于是他把眼睛轻轻闭上,这个吻持续了很久,马嘉祺把他放下的时候,他打了个嗝,吐出了一朵漂亮的玉兰花


这场持续了几个月的冬天

悄无声息地落了一场雪在他心头

又在薄荷味的春天到来前

为他开了一树白玉兰


玉兰花:可以表示纯洁的爱


自己看了一遍觉得自己写的好烂

明天看看再能不能改好了






天鱼熱潮

刚听着夏天的风

忽然就想到了晚

直接陷入爱落泪

莫名忽然就觉得这首歌很适合《晚》

一点点的忧伤和更多记忆中的甜

就是我心中风年的温柔的爱


刚听着夏天的风

忽然就想到了晚

直接陷入爱落泪

莫名忽然就觉得这首歌很适合《晚》

一点点的忧伤和更多记忆中的甜

就是我心中风年的温柔的爱


天鱼熱潮

虚拟

“你是我

未曾拥有无法捕捉的亲昵

我却有你的吻 你的魂 你的心

载着我飞呀 飞呀 飞越过了意义

你是我

朝夕相伴触手可及的虚拟

陪着我像纸笔 像自己 像雨滴

看着我坠呀 坠呀 坠落到云里”


马嘉祺的温柔大概没有人能抗拒吧。


当摄像的哥哥拍了素材顺便收了手机离开后,丁程鑫缩在被子里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半睁半闭瞟到靠在床头看书的马嘉祺。


低头看书的人在白炽光下显得格外白净清瘦,垂眸的脸上没什么神色却也不显得冷漠,握着书边缘的手指修长纤细,约莫是察觉到自己的目光,看...

“你是我

未曾拥有无法捕捉的亲昵

我却有你的吻 你的魂 你的心

载着我飞呀 飞呀 飞越过了意义

你是我

朝夕相伴触手可及的虚拟

陪着我像纸笔 像自己 像雨滴

看着我坠呀 坠呀 坠落到云里”







马嘉祺的温柔大概没有人能抗拒吧。


当摄像的哥哥拍了素材顺便收了手机离开后,丁程鑫缩在被子里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半睁半闭瞟到靠在床头看书的马嘉祺。


低头看书的人在白炽光下显得格外白净清瘦,垂眸的脸上没什么神色却也不显得冷漠,握着书边缘的手指修长纤细,约莫是察觉到自己的目光,看过来。丁程鑫朦朦胧胧的不想与他对视,感觉那人轻轻笑了笑,觉得可能是灯光太亮影响到丁程鑫睡觉,把书放好,轻轻关上灯,不紧不慢的的躺下。


整个动作轻柔安静,像是怕吵到训练了一天疲惫的丁程鑫,细腻的心思好像月光,温柔的包裹着。


丁程鑫迷迷糊糊的想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丁程鑫已经陷入了了马嘉祺的温柔。


或许是,他永远温和包容的性格?


就像是其他弟弟说过,从来没见过马嘉祺生气。


他总是笑着对待身边的所有人,无论是对爱闹腾的弟弟,或是有时训练心不在焉的伙伴,他总是耐心的用他的温柔容纳着所有人,即使是晚来一些,也很快和大家打成一片,因为跟他在一起,会很舒服。


丁程鑫知道自己,其实是一个有些固执死板的人,有时候带着大家练习久了,急了就会暴躁,语气也不会很好。


而马嘉祺总会适时地出来圆圆场,调节气氛,让训练继续下去,大家融洽,也会让丁程鑫心里慢慢平静下来。


他们两像是很早就认识有的默契一样。


慢慢的,看到马嘉祺就会很安心。


感觉他就像一颗定心丸,大家都很喜欢他,他的温柔他的耐心,也喜欢他的调皮可爱。脾气那么好,也很照顾人。


不仅是大家的,更是丁程鑫的安神药。


一群咋咋呼呼的男孩里,马嘉祺的细腻通透显得格外懂事。


丁程鑫是大哥,总会把一切事情揽到自己身上,他觉得他就该做到最好,也把其他人带好。


他也不喜欢说,也没人可以说。在他看来,这是他该做的事,好好练习,好好努力。弟弟们不开心了,他来安慰,吸收了更多的负能量,自己默默的消化掉就可以了,没必要去耽误别人的时间,仿佛自己真的坚不可摧。毕竟时间很宝贵,大家都喜欢看笑脸。


其他人也会担心他,毕竟他们磕磕绊绊一起走来的。


但面对他们担心但又无措的眼神,丁程鑫还是选择扯起嘴角,说没事。


在遇见马嘉祺之后,马嘉祺神色认真的说,我不想你太累了,我能帮你多分担一点就多分担一点吧。


看着他清澈温柔的眸子,心里的堡垒就塌下来了,化成月光一般的水流走。


好像马嘉祺真的会下蛊一样,清瘦单薄的男孩拥抱自己的时候,什么话都可以说出来了,轻松多了。


马嘉祺认真的神色,总是很好看的,礼貌并且温柔。


眉毛微微皱着,仔细聆听,也像是在思考对方说的话,也带着对丁程鑫的心疼,眉眼里满是温和。


薄薄的嘴唇张合说出的声音带着水的轻,总能很快安抚丁程鑫内心里的不安。


调皮打闹的时候还是一起耍孩子脾气,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


马嘉祺真的好白好瘦,时不时打闹的时候握住对方的手,纤细带着点微微的凉,有时候身体搁着了还会觉得铬人,白得偏冷的肤色,干净的就像栀子。


自己对其他人都是很照顾的,可能唯独马嘉祺身上那种温柔,是依赖着的吧。


当练习生的时候两人相互配合,成TYT以后更是可以说用心心相惜来形容。


看着马嘉祺对着他笑,有时讨好地叫哥,心里就无端地生出开心和安心,感觉只要马嘉祺在身边,怎样都会是好的。


当内心暴躁不安的时候,下意识地目光会去找马嘉祺,那人的眼睛里亮晶晶的像是藏着整片整片的清澈湖水,在清亮特别的嗓音里把自己醺醉。


有时候甚至觉得马嘉祺才是哥哥,总是坚强着不服输的丁程鑫,却甘愿自己在马嘉祺这里做小孩子,被宠着腻着任性着。可以在马嘉祺这里露出最柔软的一面,要强的小狐狸会被抱在怀里,最脆弱的地方也不用隐藏,因为这里这时,只有属于丁程鑫的马嘉祺。


后来看到粉丝说的话,丁程鑫宠着大家,马嘉祺宠着丁程鑫。


是吗?


丁程鑫也不知道。


睡在一起的时候,马嘉祺是绝对不占位置的,清瘦的身材干净的味道很舒服。


自己其实是一个很没安全感的人,马嘉祺也知道。有时丁程鑫往马嘉祺怀里拱的时候,丁程鑫自己或许也没意识到是撒娇,马嘉祺也会揉揉丁程鑫毛茸茸的脑袋,笑着接纳。


侧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让丁程鑫很舒心,他知道他有马嘉祺。


丁程鑫其实还挺热血的,中二病时不时会犯。


而马嘉祺总是会陪着他,在某个夜深的时候,也许烧烤或火锅局,或是训练完趴在窗前休息时,听着他描绘未来,说什么什么坚持就是胜利,成名在望。


年少的梦想总是无限大。


马嘉祺总是耐心的听着,丁程鑫的未来要怎么怎么样,陪他一起谈天说地,笑的温柔和煦。


丁程鑫想,我的未来,一定会有马嘉祺吧。


买了项链之后,丁程鑫还笑马嘉祺瘦的跟火柴似的,调侃的语气被温柔的笑意全盘接收。


小火柴的怀里的温度,足够丁程鑫感觉自己要融化了。


就是很想就是很想赖在这种清冷但是又别样的温暖的怀里,用温柔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复杂的世界里,马嘉祺给丁程鑫的乌托邦,长不大的彼得潘才有的永无岛,丁程鑫在马嘉祺这里可以做小孩子。


发丝的缠绕,唇边的微蹭,指尖的触碰,都是马嘉祺只给丁程鑫的安全感。








马嘉祺这里是属于丁程鑫的独特的亲昵。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丁程鑫的时候,不是在两天一夜吃火锅的时候的玩笑话。


初来乍到的自己看见练习室里面那个带着大家训练的男孩,认真的神色,虽然也是个孩子,脸上的严肃正经一点也没少,微长的刘海汗湿了一些搭在额前,漂亮的男孩一双好看的眼睛里充满了执着。


这就是丁程鑫啊。


马嘉祺当时这样想着。


原来丁程鑫真的是个很用心很努力的男孩,很有担当,看起来漂亮的外表下也有骨子里的要强,会发光。


对生活充满热爱,积极向上,追求梦想。


这样的人怎样不让人喜欢呢。


马嘉祺也不知不觉被他吸引,更加努力的训练,和丁程鑫一起进步。


虽然自己是老二,但其实面对丁程鑫,马嘉祺没多少野心,追求完美的马嘉祺看来,丁程鑫就是自己的谬斯。


只想好好靠近他,好好发光。


丁程鑫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很好看。


他的眼睛水汪汪的,像是波光粼粼的水,笑起来眼睛就弯弯的,搅动了一池的涟漪。


长长的睫毛浓密而且色深,眸子里像是洒满了碎钻,有漫天的星星。


眼尾微微向上挑,是不是古时候人们说的好看的桃花眼就是这样啊,勾人似的。


每次丁程鑫揽住自己,侧着头看自己的时候,那双上挑得眸子就能让自己失神,想一直看着,那双眼睛里的星辰大海。


看着这个大不了自己多少的同龄男孩,默默忍受的样子,固执努力的样子,马嘉祺骨子里的教养和温柔,让他不由自主地想去靠近丁程鑫,替他分担不属于这个年纪的重担,想和他一起发光。


就看不得丁程鑫那双漂亮的眼睛失去神采,马嘉祺一定要让他开开心心的。


也很感谢丁程鑫的依赖,享受独属于他们两的默契。


丁程鑫的小秘密只有他会知道,很多柔软的样子只有马嘉祺看得到,很多话只会贴着马嘉祺的耳朵讲。.


他们就是相见恨晚,马嘉棋把他们变为水到渠成的粘在一起。


丁程鑫的头发总是长长的,微微的卷和偏棕色的发色让他看起来像是洋娃娃般漂亮,马嘉祺之前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男孩。


咧开嘴一笑,治愈了心,马嘉祺看着总是很开心,希望他们永远能这样笑下去。


每次丁程鑫毛茸茸的头凑过来挠得自己有些痒,心里就快要化了,软下来满心的喜爱。


有时候丁程鑫总是会蒙蒙的,像是没睡醒一样,慢半拍,可爱极了。


马嘉棋就会偷偷的笑,宠溺的看着丁程鑫,等他回过神来。


老大的撒娇最致命,只对着自己撒娇的人儿看着就很幸福,眉眼如画的男孩,像小狐狸一样粘腻着,感觉岁月静好。


马嘉祺其实算是个比较文静的男孩,书卷气息,对于动来动去或许没那么多兴趣,反而会看看星座占卜,静静的看看书,或是听着歌走神。


而和丁程鑫在一起之后,这个漂亮的男孩让自己愿意跟着他,或许是偷偷跑出去逛街,玩刺激的卡丁车,在夜晚的没人街上拉着对方奔跑,看江边川渝的灯火,任晚风吹过脸颊,看着身旁的男孩,弯弯的眸子,荡漾着满满的爱意。


在人潮汹涌的世界里,轻轻牵住彼此的手。


可能只要身边是丁程鑫,无论去向何方都是美好的吧。


有时候大家在一起,丁程鑫绘声绘色的玩闹着,马嘉祺就会定定的注视着丁程鑫。


明明喧闹,眼里却只有你一人。


这个世界仿佛就是因为你而生动,我的心随你跳。


每次叫着丁程鑫的名字,马嘉棋就会觉得自己像是在念诗。


丁程鑫,丁程鑫,丁程鑫。


你的名字,对于我来说,就是世界上最短的情书。


本来就是一个够浪漫的人,丁程鑫独属于马嘉祺的名字在舌尖翻滚,就足够让自己软下声音,喃喃。


阿程,你是我的小星星。

𝑾𝒆𝒂𝒔𝒕.

18.

死并非人生的终点,而是生涯的完成。

——马丁·路德·金

18.

死并非人生的终点,而是生涯的完成。

——马丁·路德·金

Vin尋

语摘

《我有一个梦想》马丁·路德·金演讲稿,许立中译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密西西比州这个正义匿迹,压迫成风的地方,也将变成自由和正义的绿洲。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我今天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亚拉巴马州能够有所转变,尽管该州州长现在仍然满口异议,反对联邦法令,但有朝一日...

《我有一个梦想》马丁·路德·金演讲稿,许立中译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密西西比州这个正义匿迹,压迫成风的地方,也将变成自由和正义的绿洲。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我今天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亚拉巴马州能够有所转变,尽管该州州长现在仍然满口异议,反对联邦法令,但有朝一日,那里的黑人男孩和女孩将能与白人男孩和女孩情同骨肉,携手并进。
  我今天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幽谷上升,高山下降,坎坷曲折之路成坦途,圣光披露,满照人间。
  这就是我们的希望。我怀着这种信念回到南方。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从绝望之嶙劈出一块希望之石。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把这个国家刺耳争吵的声,改变成为一支洋溢手足之情的优美交响曲。
  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一起工作,一起祈祷,一起斗争,一起坐牢,一起维护自由;因为我们知道,终有一天,我们是会自由的。


*虽然学历史的时候都知道写马丁路德金,I Have A Dream,但我也是今天才真的看完全文(英+中译)~

Yan

我可以单身,但我嗑的CP必须要结婚

我可以单身,但我嗑的CP必须要结婚

Yan

~宣群了~
只要你熱爱凯源祺鑫,都可以进群闲聊,
欢迎各位小姐姐小哥哥加入我们~~
欢迎加入凯源祺鑫双担组,群聊号码:825550311

~宣群了~
只要你熱爱凯源祺鑫,都可以进群闲聊,
欢迎各位小姐姐小哥哥加入我们~~
欢迎加入凯源祺鑫双担组,群聊号码:825550311

小贤博客
1960年,马丁路德金与他的...
  • 1960年,马丁路德金与他的孩子正在除掉前院烧焦了的杂草——设计网

  • 1960年,马丁路德金与他的孩子正在除掉前院烧焦了的杂草——设计网

文漠

我们一定要挺直腰杆,为自由而战。没有人可以骑着你,除非你自己弯下腰。

我们一定要挺直腰杆,为自由而战。没有人可以骑着你,除非你自己弯下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