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马三

2107浏览    34参与
Sanda Li

【马三/叶问】游龙戏凤

『吸丹搞叶产粮基地拜年活动』山达妮祝甄老师平安健康,阖家欢乐,万事如意!!

『18:00-21:00的钟声已经敲响』


『咏春同门歪楼🙃马三(一代宗师)×叶师傅

因为喜欢天志那股狠劲儿,又觉得他还是温柔了些,就脑回路啵唧一闪想到了一代宗师里的晋哥哥😂邪魅狂狷富家子弟啧啧啧』

心黑手辣痞气马×心慈手软淘气叶


*两人以前就认识,叶师傅没娶妻orz

*有很多晦涩和言外之意的地方(比如隐形车车)如果看不太懂可以找文后注释orz辣鸡写手先赔罪了


       正月里头上哪都热闹,...

『吸丹搞叶产粮基地拜年活动』山达妮祝甄老师平安健康,阖家欢乐,万事如意!!

『18:00-21:00的钟声已经敲响』


『咏春同门歪楼🙃马三(一代宗师)×叶师傅

因为喜欢天志那股狠劲儿,又觉得他还是温柔了些,就脑回路啵唧一闪想到了一代宗师里的晋哥哥😂邪魅狂狷富家子弟啧啧啧』

心黑手辣痞气马×心慈手软淘气叶


*两人以前就认识,叶师傅没娶妻orz

*有很多晦涩和言外之意的地方(比如隐形车车)如果看不太懂可以找文后注释orz辣鸡写手先赔罪了



       正月里头上哪都热闹,今儿除夕,自然更是闹中之闹。佛山有权贵搭了难得一见的大戏台子,遍邀名流,观戏楼底下还有供平头百姓饱眼福的流水席,算得上普天同庆。

       说起这位权贵,倒是十足的新贵了。人言是北边儿的大家子弟南下扩权,借这除夕晚会一来亲民,二来立威。

       戏台是提前一月就开始搭的,前前后后声势浩大;班子也是江南鼎鼎有名的老字号,一时间人人都在议论这么阔气的手笔究竟出自什么样的人物。今日正主把场子,多少双眼睛就黏在了朱红戏楼的中厅上。

       只可惜万众瞩目的头厅其实空无一人,倒是佛山名门叶家的偏厅里,多了个褐褂黄袍⑴的气派青年。说是青年也不尽然,此人高额深目,眉骨下藏不住的老辣狠劲儿不是年轻人练得出来的;可也正因为那七分骄然锐利,像足了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

       反观檀桌对面的叶先生,一水陈墨长衫,眉清目秀不含锋,满是千锤百炼的稳重;却又认认真真赏戏,一副天真无邪的孩童模样。

       青年盯了叶问半天了,见他头也不回地专心看戏,忍不住去抓他又往嘴里塞糕点的手:“多少时日没见,怎么叶师傅都不想我的?”

       他说得慢条斯理,手上劲却不小。叶问拿着酥糖顿在半空,吃也不是放下也不是,无奈只得笑着拿另一只手拍拍对方:“不是……戏好看嘛。”

       青年微微挑眉,似乎不赞同他的说法,又不满他的敷衍,但还是放开手去。叶问把来之不易的酥糖塞进嘴里,快吃完时有些含混不清地道:“你忙活一月多就是为了这几日戏,怎么也该在头厅坐着的。”

       青年勾唇一笑,拈起茶盏作势吹了两口,斜眼瞄他:“做什么要呆在中厅?是武生的身手强过叶师傅,还是旦角的身段妙过叶师傅了?何况宫家的东西,也不缺那几个人见识。”

       前面的轻佻话叶问是听多了,也不再像初时那样一听便脸红噎住,便摇摇头笑着答他末一句:“话不是这样说呀。老爷子要你来打前阵,场面还是要撑的。”

       青年大马金刀地往后一靠,长腿都舒展开:“那叶师傅赶马三走啊。”

       你哪里像乖乖等人赶的样子。

       叶问又摇头笑,晃了手指点他。

       马三最受不了他这副无可奈何又乐得纵容的轻俏模样,探身过去一把捉住那根手指,鹰隼般的双眼灼灼看着他:“叶师傅若是实在担心,待会儿戏完了屈尊到敝府做个客,马三就去中厅看下一场的游龙戏凤,如何?”

       叶问还没来得及作答,廊上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他连忙看了眼马三抽回手去。几个人还没露面就扬声喊“叶师傅”,猝然看见一身凛冽的青年后,原本带笑的面容滞了下,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位哥儿是……?”

       叶问起身迎接,顺势就要介绍。不料马三不紧不慢站起来,一抱拳夺了话头:“马某一届闲散客,承蒙叶师傅盛情,来这儿凑个热闹。”

       这话来得蹊跷,叶问讶异地看着他。

       马三却非要卖这个关子,只管请了这几位武馆街的师傅坐下。叶问无法,也在他身边坐了。

       几人说了些寒暄话,台上的“挑滑车”刚好将到精彩处。马三知道叶问是极爱这段戏的,便不动声色按下话头,几人一齐盯着台上看。


       “见一派旌旗翻招,见一派旗翻招,风尘也那号咆哮,俺只待威风抖擞灭尔曹!”


       武生唱完,楼上楼下一片叫好之声。叶问跟着哼了一小段,此时也鼓起掌来。马三看他高兴得神采飞扬,面上也带了笑:“叶师傅喜欢石榴花么?我倒以为上小楼更适合你。⑵”

       几人皆是一愣,叶问抿了抿嘴,微笑着道:“上小楼好听是好听,不过太锐了些。佛山终究是小地方,大家也都算一家人,日子平安和气就是最好了。”⑶

       青年未置可否地笑笑。

       “观阵”戏完,紧接着便是“大战”了。冬日里天黑得快,“讨令”时还是黄昏,不过小半时辰已经一片漆黑⑷。成百电灯亮如白昼,高宠在聚光下持枪怒喝,将上小楼唱得抑扬顿挫。


       “百万军中人翻马倒,管教贼性命难逃,管教贼性命难逃!匹马单枪,东闯北捣,抖威风今日把贼剿!”


       又是排山倒海的喝彩,偏厅里却因为青年刚刚一席话,只有叶问若无其事地依旧鼓掌。⑸

       转眼便是重头戏“挑车”,一套鹞子翻身、横枪抚马皆如行云流水,精彩绝伦。叶问看得投入,情不自禁叫起好来。

       一个师傅突然出声道:“这个高宠原是北方人氏,在南边儿梨园里是出了名的好身手。”

       另一个接道:“我也听说过他,姓金,是真练过十几年拳的,怪不得耍起枪来这么干脆!”他话锋一转,看向叶问:“哎叶师傅,你瞧着这金师傅的利落,比起咏春快拳来,如何?”

       这是今日第二句蹊跷话了。⑹

       马三觉着好笑,手指慢慢磨着杯沿,眉骨一压就要露出狂肆本相来。

       小腿上突然轻轻挨了一脚。

       他倏地抬头——叶问没看他,甚至没看几个师傅,只是望着台上淡淡一笑:“隔行如隔山呀,我不会唱曲牌,他也不会打木桩,哪有什么好比。金师傅在门派众多的南方园子里名气这么响,自然是有他的过人之处。”⑺


       “哎,不——不由人心似火烧。又不是铁浮屠,哪怕它蓬莱山倒!”


       底下叠字犯唱得铿锵有力,豪情万丈,楼上马三所想却软成了一滩水。

       几个师傅再没话说,又被青年森寒的态度所慑,颇有些狼狈地告了辞。叶问出门送客,回来时台上已经婀娜多姿唱起了游龙戏凤。

       他没说什么,坐下来第一件事还是拿起一块糕点;他不知道桌子那边的马三被那隐秘的一踢搅化了心思,仍旧是舒舒服服翘着腿的姿势,在迷离的夜光中惬意着。

       新添的滚茶袅袅地飘着烟,香雾氤氲,模糊了叶问的侧脸,马三于是去看他那只悬空的纤足。楼下正德皇帝正和李凤姐打情骂俏,莺腔婉啭,娇娆醉人,那只脚便也投入地轻点着。

       正德踩住了凤姐的长绢,小旦便勾起后脚嗔念着。锦云绣鞋尖上桃粉绒花半遮半掩,勾挠着皇帝的心。

       过了零点才是新年,所以叶问今日还穿的旧鞋袜。手艺上佳的黑布鞋裹着白棉袜,被长衫下摆盖着露出那块弯月口。实在是再朴素不过的色调了,铅华不着,绮丽环生。

       小腿上被蹭到的那块皮肤蓦然烫起来,马三不耐地换了个坐姿,倚在桌子上拿手推他:“方才做什么踢我?”

       叶问没想到他明知故问,一时失笑:“难道由着你下人家面子?”

       食指骨节慢慢剐蹭着叶问的衫袖⑻,马三漫不经心道:“就凭那点儿本事,下就下了,难不成叶师傅还怕我被他们教训么?”

       这就是胡搅蛮缠了。叶问笑笑不理他,转了话头道:“游龙戏凤也上了,等会儿就是晚饭的时辰,你还不回头厅去?”

       马三起身,把他的点心盘子端起来:“那就请叶师傅换个地儿吃吧。”


       晚宴上被青年多灌了两杯酒,回到大宅时叶问已然微醺了。马三半扛半抱把人弄进卧室,叶问踉跄着跌倒在床上,连带把马三也拽下去。

       鼻翼相接,酒酣耳热的香甜气息在两人之间氤氲开来。灯还没开,叶问在黑暗里半阖着眼笑,颇有几分傻气。马三啧了声,低下头亲他的眉心;垫在那人后脑下的手也勾起来,揉捏他软热的耳垂。

       叶问也不挣动,由着他狎昵。马三果真更加放肆,手掌贴着裤缝一路向下,将他左脚的鞋袜剥去。足尖落入掌中,厚茧切肤,竟不知谁更灼人。

       “再踢一次。”

       漆黑的屋子里只依稀听得见衣物摩擦,糅杂着青年又低又磁的气声。他唇齿间吐出的气息太热,叶问似是受不了地别过脸去。

       “之前……不是踢过了。”

       马三短促地笑了声。

       “那怎么能算。隔着鞋袜裤子,叶师傅的劲儿没传到。”⑼

       两人距离燃烧殆尽就差那么一点火星子,叶问却突然想起正经事儿来:“哎……你还是太锐了呀,让老爷子知道了,多半又要挨骂。”

       马三把他长衫下摆撩起来,吮他的脖颈,毫不在意地笑:“怕什么。有你这绝世好鞘容着,我这柄刀,出不了乱子。”⑽

       叶问愣愣地看着他。

       不出片刻,屋内声响大了些。叶问吃吃笑着推那人胸膛:“别弄太过……我零点还想起来看烟花的。”

       “看什么烟花。”


       世间再无一物如你绚烂。





*全程晦涩不知所云我哭着跑走😭😭😭注释多到飞起呜呜呜我有罪😭😭😭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感觉游龙戏凤的含义没讲清楚orz不过有的话他们俩肯定是一路刀到be吧……最近感觉刀太多了有点心虚

*所有粗体字都是京剧的曲牌名

⑴其实一代宗师里三三出场穿的短褂好像是无比骚气的基佬紫orz(我真的看了好多遍确认)这个地方的配色喻意黄马褂,就是指一眼就能看出宫家超级富贵的意思

⑵这个地方好复杂😭😭😭

石榴花主旨是高宠与宋军息息相通的羁绊,是当时很流行的曲调。叶师傅喜欢他那种既鹤立鸡群又与同伴(同胞)亲密共生的感觉

上小楼着重讲高宠大战金兵,那种面对千军万马却无所畏惧,一骑绝尘的孤雄感

傲娇三三看不起南方拳师,认为除了问问没一个能打,所以借上小楼嘲讽那几个武馆街师傅

⑶接上条。问问觉得首先两者本质有区别,高宠与金兵属不同民族不同阵营,但他和武馆街师傅都是中国佛山人;再者他并不希望大家有什么纷争,平常切磋切磋过个手瘾就算了,和和气气过日子最重要

最后他也是提醒三三。三三正如问问心中的上小楼,强是很强,但是锋芒太盛易伤人

⑷“讨令”“观阵”“大战”“挑车”按顺序是挑滑车的四场戏名

挑滑车整场大约一个多小时,其实没有文中过得那么快……剧情需要剧情需要orz

⑸这是他们俩一个萌点。别人没顶撞三三都怕得不敢讲话,只有问问我行我素(被偏爱的永远有恃无恐)当然也有强强因素🙃

⑹就是本来跟问问八竿子打不着的话题,几个师傅非要引到他身上来,明摆着找茬儿,所以三三很不爽

⑺先是点明这个话题毫无意义,然后暗示武馆街的师傅都收了许多徒弟,而咏春叶问孑然一身,名声却依旧这么响,自然也是有特别厉害的地方

这里我是考虑问问还是很明显有几分傲气的,听到别人说自己或者咏春不厉害会不爽,这点在年轻时候尤其凸出。当然如果有人觉得OOC我也理解orz

⑻这个动作……比较那啥暗示吧😀

三三那啥荡漾,用这个动作来回想之前问问脚尖蹭他小腿的那一下Σ(|||▽||| )

⑼邪魅三三又开隐形车Σ(|||▽||| )这个地方是指不肌肤相亲无法体会到问问的那个劲儿///  ///

我不是人我不是人我不是人我不是人

⑽还是隐形车Σ(|||▽||| )

容是那个容,容的刀是那个刀///  ///

我不是人我不是人我不是人我不是人我不是人

咳咳

其实这个地方是暗指一代宗师里三三先说老爷子是他的鞘结果最后还是把鞘劈了,但是问问这个是真鞘

一本正经脸

问问一开始没听懂三三在说啥,等三三顶到他以后反应过来了,就笑他耍流氓


*游龙戏凤其实算是个始乱终弃的戏🤔

*我没了,脑细胞都快被榨干了😭😭😭

这次换了个文风,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 )


*祝大家新年快乐!!健健康康!!万事如意!




梧秋【】

R 18预警一下x

小熙的色图x

p1是马三的画风攻略图(bu)

p2的小皮粗口挡一下

也许是赤红渣马干的(?)

R 18预警一下x

小熙的色图x

p1是马三的画风攻略图(bu)

p2的小皮粗口挡一下

也许是赤红渣马干的(?)

妄辞卿

这动漫也是冷,没人看,老福特居然没人发,我还萌上了个cp,可真是鬼畜。

马三x铁渣,冷静硬汉攻(?)x gay里gay气骚气冲天的嘴欠受(?)

其实我想吃马三all。。他真的A爆,和他的小伙伴们在一起杀丧尸时都好有cp感。

铁渣是色气本体,配音真的色气到没边,喘起来肯定特别好听,哑哑的,但被制作团队做的有点吃藕,性格也特别有特点,就是欠儿欠儿的,也稍微有点哥们义气,最后死的时候和丧尸们自爆,特别酷,也有点渣,就是无情嗜血。。。

好吧我知道肯定没人看,但我还是希望如果有人在lofter搜这部动漫,不是像我一样搜不到,这部动漫是有人看,有人萌的动漫!

图片是马三和不知道是谁。。...

这动漫也是冷,没人看,老福特居然没人发,我还萌上了个cp,可真是鬼畜。

马三x铁渣,冷静硬汉攻(?)x gay里gay气骚气冲天的嘴欠受(?)

其实我想吃马三all。。他真的A爆,和他的小伙伴们在一起杀丧尸时都好有cp感。

铁渣是色气本体,配音真的色气到没边,喘起来肯定特别好听,哑哑的,但被制作团队做的有点吃藕,性格也特别有特点,就是欠儿欠儿的,也稍微有点哥们义气,最后死的时候和丧尸们自爆,特别酷,也有点渣,就是无情嗜血。。。

好吧我知道肯定没人看,但我还是希望如果有人在lofter搜这部动漫,不是像我一样搜不到,这部动漫是有人看,有人萌的动漫!

图片是马三和不知道是谁。。。

放逐乡

一代宗师·报地狱


前两天明明是在复吸洪晋不知为何突然一个急转弯开始反刍一代宗师,还巨上头-L-脑洞来源于当年看的一个解析,说叶问的家族家大业大,佛山沦陷后却分分钟就倒了,宫家在战时情况更糟糕的东北却一直屹立不倒,宫二在宫羽田去世后生活上也没什么问题。宫羽田一辈,他是面子,师兄丁连山是里子,或许小一辈中宫二是宫家的面子,马三则做了里子。

以下是(视频里基本没表现出来的)剧情,用节气分了一下幕:
第一幕惊蛰,年轻时的马三一线天各自练功。金楼一役,马三击败了众多想与他师父搭手的武林高手,引起一线天注意,邀请马三下了一局棋,从棋局映射武学,两人互相引为知己。
第二幕霜降,宫羽田授意马三让...

一代宗师·报地狱


前两天明明是在复吸洪晋不知为何突然一个急转弯开始反刍一代宗师,还巨上头-L-脑洞来源于当年看的一个解析,说叶问的家族家大业大,佛山沦陷后却分分钟就倒了,宫家在战时情况更糟糕的东北却一直屹立不倒,宫二在宫羽田去世后生活上也没什么问题。宫羽田一辈,他是面子,师兄丁连山是里子,或许小一辈中宫二是宫家的面子,马三则做了里子。

以下是(视频里基本没表现出来的)剧情,用节气分了一下幕:
第一幕惊蛰,年轻时的马三一线天各自练功。金楼一役,马三击败了众多想与他师父搭手的武林高手,引起一线天注意,邀请马三下了一局棋,从棋局映射武学,两人互相引为知己。
第二幕霜降,宫羽田授意马三让他做小一辈中的“里子”,马三投日,在伪满洲国中为官从而能在战乱中保全宫家。一线天在应天加入蓝衣社,成为军统杀手。
第三幕谷雨,马三因为种种原因(权欲腐化,对宫羽田的决定心有不甘etc)开始心生怨恨,与宫羽田见面后动了手,宫羽田不久后伤重不治。几年后一线天才听闻马三做了宫家的“里子”,当时蓝衣社逐渐式微,一线天叛出蓝衣社前去找马三想劝他回头,两人谈崩决裂,一线天落败负伤离开,去了香港,开白玫瑰理发厅。
第四幕小雪,宫二向马三寻仇,对决时马三突然悟了老猿挂印回首望关隘在回头的道理,没有忍心下杀手,被宫二打败,后时局原因也流落香港,和一线天重逢。他知道自己旧伤在身活不久了,将形意拳全部演示给一线天。
第五幕白露,马三病逝,中港边境重新开放,一线天带马三的骨灰回到奉天。
9102年了还有人搞这对吗555

江南无所有。

【震晋】似是故人来

[一线天x马三]
#私设马三没死,也是大伤,名声扫地
#私设他们在东北有旧情

“师傅,你干啥去啊?”

三江水坐在理发店门口百无聊赖地摇扇子,等着对面杂货店卖东西的姑娘出来扔垃圾好看人家两眼——那是方圆一公里里边最好看的姑娘,但可惜了,喜欢他师傅一线天。多好一姑娘,怎么偏就想不开呢,三江水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叹,一抬眼就是收拾得齐齐整整的一线天。要不说他师傅怎么是他师傅呢,这大热天的,照样穿得严严实实,汗都不冒一滴,真是修为极深。

“见个老朋友而已。”

一线天似乎不动声色地笑了一下,三江水逆着光望他,没看清。一线天的笑对他来说很少意味好事。譬如他们第一次见面,一线天笑了,然后横得要死的三江水就给...

[一线天x马三]
#私设马三没死,也是大伤,名声扫地
#私设他们在东北有旧情

“师傅,你干啥去啊?”

三江水坐在理发店门口百无聊赖地摇扇子,等着对面杂货店卖东西的姑娘出来扔垃圾好看人家两眼——那是方圆一公里里边最好看的姑娘,但可惜了,喜欢他师傅一线天。多好一姑娘,怎么偏就想不开呢,三江水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叹,一抬眼就是收拾得齐齐整整的一线天。要不说他师傅怎么是他师傅呢,这大热天的,照样穿得严严实实,汗都不冒一滴,真是修为极深。

“见个老朋友而已。”

一线天似乎不动声色地笑了一下,三江水逆着光望他,没看清。一线天的笑对他来说很少意味好事。譬如他们第一次见面,一线天笑了,然后横得要死的三江水就给揍得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三江水现在想想仍后背发麻。面前的一线天戴好了帽子谁备出门的时候,对面的姑娘刚好出来,满脸慌张地四周望了一圈刚好发现了一线天,眼睛里突然有了光然后朝这边跑来。

“你好,那个...”

“不好意思,我现在要出门,有什么事看看我店里其他人能不能帮忙。”

要说这姑娘把喜欢全写面上,一线天就是把冷淡全写面上,摆明了不想多谈一句,迈肯便走。倒是那个姑娘垂头丧气地盯着自己的脚,三江水凑过去想讲些什么去安慰安慰她,但憋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嘴笨得不行。

“你说,他会去哪...”

“穿成这模样指不定去见哪个老相好呢。”

三江水望着一成天的背影,嘟囔了这么句,刚嘟囔完就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那姑娘已经往回走了。三江水望着姑娘的背影,一时间觉得一线天更了不起了,居然一点不动心,终归是自己俗了。

一线天坐在车上的时候脑子里不由想起跟马三在东北的最后一面,他们俩谁都不知道再见就是在香港,各经历一次命中大劫,倘要是知道,也不至子又是一次不欢而散。一线天在流亡时也没怀疑过自己能再见到马三,他们是一路人,成许不全是但在某种意义上是。物以共聚,人以群分,他当初能凭这句话碰上马三,那么再来回重逢也不稀奇。

一线天到马三那的时候给几个人拦住了,问他名号。马三住处里人不多,和宫二那一战败后,马三周边算是树倒猢狲散了,只剩几个真把他当师傅看的留下。也好,犯不着防这个防那个的。一线天不急不忙地扫了一遍众人才开口。

“一线天,名号够不够厉害我不知道,但他应该知道。”

“进。”

马三的声音从帘子正后方传来,传过了面面相觑的一众徒弟,传到了一线天耳中。一线天朝屋里走去,其他人则自动侧身让出来一条道路,马三认识的人,他们自然要尊重些。一线天掀开帘子的时候,马三已经坐回主座去了,一线天也不见外,挨着马三就坐了下来。

“下次再坏我规矩就别进这个没门。”

马三神情颇不满地看了一眼一线天,一线天却没了往日的严肃面孔,眼里带笑地端起了马三面前的热茶,吹散了上面飘着的茶叶悠哉看他一眼再开口。

“哪件规矩?”

“入门那件。”

“东北那一套在香港还能用吗?”

“在香港能不能用我不清楚,在我这能。”

马三脸上多少有点不高兴的神色,一线天也不怕惹他生气,东北相处的那段日子不是白来的,一线天摸得清楚马三的底线在哪。不过他还挺乐意看马三生气的,马三动气容易红了眼睛,表情又气又倔的,一线天觉得这模样的马三挺不一样的。恶劣起来还会为了见这个特意惹事叫马三动气。

“记在心上了。”

一线天讲完这句,两人一时间都没有再开口。马三本就喜静,也就没多大所谓,点根烟慢慢抽,他剩下的人生都不用急了。一线天也不讲话,就看马三。看这个马三和东北那个马三有什么不一样,他从骨节分明的手指看到多了几道疤的额头,想也知道是那次火车站留下的。马三被他盯得不舒服,又忽然意识到这人在看自己的疤,难免有些不耐烦。

“怎么?来了就为了看几眼这个?”

“为了看几眼你还差不多。”

马三话里的刺给一线天话里的棉花裹了个严实,再也扎伤不了人。马三脸皮薄,不知道再回句什么好,嘴角动了动却是一字未吐。外头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变化,仍是抽烟,但心境却变了,不稳了,好好地抽着烟都能给呛到。

马三身上的疾,这辈子是好不了,只能养。一线天看马三咳的样子还是没忍住拧起眉。他站起来走到马三那边给他顺气,顺便把他手里的烟抽出来叼在自己嘴里。马三抬头看他一眼,又自知理亏地没出声。

“你要是真这么不待见我,我可以现在走。”

一线天手还搭在马三背上,状似不在意的

地开口,但横竖听起来都有几分受了委屈的味道。其实一线天也知道,和宫二那一场败后,马三能依靠的东西塌了一大半,只能靠傲着的心性死撑,看上去颓丧些。但那份心性在就够了,一线天总是有办法,激将法在马三身上永远不过时。

马三听了一线天的话后算是更加不高兴了。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两个人其实都知道,但一线天摆明了是揣着明白当糊涂。马三理了理衣服后缓缓起身,就着两个人的位置亲了一线天一口。他要做的事情就到这为止了,剩下的一线天能完成。一线天搂住他的腰,和从前一样将浅尝辄止的亲变成热切的吻。

“这算待见了?”

“也不知道能待见几日。”

一线天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本事和他八极拳的功夫不相上下。他还搂着马三的腰,动作亲昵得叫人看了要面红耳赤,但一线天不考虑这些,自东北一别后,他还是头一回抱到马三。

“看您方便,满意了吗?”

“满意了。”

外面日沉西山的时候,一线天还没回理发店,三江水还在门口摇扇子。他想一线天要是真去见什么老情人到现在还没回来,那他就是俗,庸俗至顶。



小布-J.us
打開圖不上色只加了貓耳XDDD...

打開圖不上色
只加了貓耳XDDDDD

222貓日快樂啊!!!!!!!!!(吸貓

打開圖不上色
只加了貓耳XDDDDD

222貓日快樂啊!!!!!!!!!(吸貓

小布-J.us
我現在就是張晋的迷妹嘎!!!!...

我現在就是張晋的迷妹嘎!!!!!!!!!!!!

補了這些作品

雖然童心賣萌的很可愛
但15年前的電視劇我看的下去嗎(笑

我現在就是張晋的迷妹嘎!!!!!!!!!!!!

補了這些作品

雖然童心賣萌的很可愛
但15年前的電視劇我看的下去嗎(笑

Jennier

电影《一代宗师》衍生,赠予大大 @吞佛童子 。

除了人物名字之外,其他设定因脑洞之故均与原片不同。

一线天(张震)& 马三(张晋),师徒年下。

BGM :浮云生死-纯歌版,禁圈真人以及二改二传,谢谢。


前段时间看了新番《昭和元禄落语心中》,念念不忘师徒梗,于是动手剪了。

期待看到大家多多的弹幕嘿嘿嘿。


内容简介:

马三年少成名,收徒一线天。传道,授业,解惑,拳脚切磋间诲人不倦。多年后,一线天勤学有成,外出闯荡历练。

适逢乱世,江湖众派觊觎宫氏传家之宝,屡次出手相夺未果。

不久,日军攻陷佛山,一线天闻讯赶回,却是师父与他诀别,让他护...

电影《一代宗师》衍生,赠予大大 @吞佛童子 。

除了人物名字之外,其他设定因脑洞之故均与原片不同。

一线天(张震)& 马三(张晋),师徒年下。

BGM :浮云生死-纯歌版,禁圈真人以及二改二传,谢谢。


前段时间看了新番《昭和元禄落语心中》,念念不忘师徒梗,于是动手剪了。

期待看到大家多多的弹幕嘿嘿嘿。


内容简介:

马三年少成名,收徒一线天。传道,授业,解惑,拳脚切磋间诲人不倦。多年后,一线天勤学有成,外出闯荡历练。

适逢乱世,江湖众派觊觎宫氏传家之宝,屡次出手相夺未果。

不久,日军攻陷佛山,一线天闻讯赶回,却是师父与他诀别,让他护宝离城。而马三,则深夜应日军政要邀约,前往茶馆......

Jarvis在1874

就让我叹一句天道好轮回

后知后觉发现《伪装者》是《北平无战事》的前传(“我姓崔,我找张月印先生”),虽然李雪导演说只是致敬而已,但是谁不知道这才是你们菊苣の恶趣味的正确打开方式
所以按照明台化名崔中石推论的话,崔中石x方孟韦这对CP立马分分钟修罗场有没有

“爱上了一个和大嫂长得很像的人怎么办”
“而且他看起来也很喜欢我”
“挺急的在线等”

这他娘的就是虐遍天下无敌手的替身梗啊!

 

然而我又仔细想了想,私设双毒师傅是蓝衣社一线天的是我,觉得王天风长得像马三爷的也是我,站一线天x马三爷的还是我............我这是到头来给自己挖了个坑吗!

关键是,这他娘的也是虐遍天下无敌手的替身梗啊!

后知后觉发现《伪装者》是《北平无战事》的前传(“我姓崔,我找张月印先生”),虽然李雪导演说只是致敬而已,但是谁不知道这才是你们菊苣の恶趣味的正确打开方式
所以按照明台化名崔中石推论的话,崔中石x方孟韦这对CP立马分分钟修罗场有没有

“爱上了一个和大嫂长得很像的人怎么办”
“而且他看起来也很喜欢我”
“挺急的在线等”

这他娘的就是虐遍天下无敌手的替身梗啊!

 

然而我又仔细想了想,私设双毒师傅是蓝衣社一线天的是我,觉得王天风长得像马三爷的也是我,站一线天x马三爷的还是我............我这是到头来给自己挖了个坑吗!

关键是,这他娘的也是虐遍天下无敌手的替身梗啊!

pulu噗噜普大蓓

这是暑假的玩意儿已经快两个月了吧…………反正都是一个cp干脆今天也发出来【这个……我是新人啦技术不好轻喷…………

这是暑假的玩意儿已经快两个月了吧…………反正都是一个cp干脆今天也发出来【这个……我是新人啦技术不好轻喷…………

令- lynn
今天在茶绘君里画的三爷QvQ!...

今天在茶绘君里画的三爷QvQ!

之前不是说要画马三嘛,不过这只是草稿啦正稿应该会像之前那张典狱长那样的完成度~今天才知道茶绘君这等神器!虽然没有撤销键,也没有压感,但是能和大家一起画画的感觉真的很棒!想来一起画画的可以戳我微博约约约hhh~

这张三爷的神态还要好好斟酌一下hhh,毕竟时间紧迫软件又不熟,而且没有考据服装和姿势,所以整体比较捉急ORZ……但!听说晋哥哥会刷lofter后我简直激动得以头抢地了有没有!!瞬间有了无数产出的动力啊啊啊!

so……如果哪天真的被晋哥哥看到了,洒家这辈子就值了啊【滚你

hhh以上是我个人脑内,大家不用理我哈。

总之,马爷这算是没有画完,还会有更好...

今天在茶绘君里画的三爷QvQ!

之前不是说要画马三嘛,不过这只是草稿啦正稿应该会像之前那张典狱长那样的完成度~今天才知道茶绘君这等神器!虽然没有撤销键,也没有压感,但是能和大家一起画画的感觉真的很棒!想来一起画画的可以戳我微博约约约hhh~

这张三爷的神态还要好好斟酌一下hhh,毕竟时间紧迫软件又不熟,而且没有考据服装和姿势,所以整体比较捉急ORZ……但!听说晋哥哥会刷lofter后我简直激动得以头抢地了有没有!!瞬间有了无数产出的动力啊啊啊!

so……如果哪天真的被晋哥哥看到了,洒家这辈子就值了啊【滚你

hhh以上是我个人脑内,大家不用理我哈。

总之,马爷这算是没有画完,还会有更好的!恩恩,与各位共勉~



Jarvis在1874

马三爷打出去的那一拳,手腕美的我能玩一辈子

马三爷打出去的那一拳,手腕美的我能玩一辈子

令- lynn
有人想看我画马三吗?【同好们让...

有人想看我画马三吗?【同好们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感觉在同人圈里这实在是太小众了(哭…

但我真的好喜欢马爷啊越看越喜欢(泪目…
当初真是眼瘸啊只觉得演的不错完全没注意颜值QAQ

有人想看我画马三吗?【同好们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感觉在同人圈里这实在是太小众了(哭…

但我真的好喜欢马爷啊越看越喜欢(泪目…
当初真是眼瘸啊只觉得演的不错完全没注意颜值QAQ

两条鱼都活了
无题,震晋相关,看了几个mv脑...

无题,震晋相关,看了几个mv脑洞大开。

无题,震晋相关,看了几个mv脑洞大开。

嘉李Jane
坊間有句老話:自古反派出美人兒...

坊間有句老話:自古反派出美人兒。

坊間有句老話:自古反派出美人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