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马三角

240浏览    2参与
Psycho弥
#超时空要塞Δ# #COS#...

#超时空要塞Δ# #COS# 

『Welcome to Walkure World.
            Welcome!
   My Heart… feel your Love.
      Welcome to Walkure World.』

『超!时空维纳斯! Walküre!』

#芙蕾雅·薇恩# @Lor筱逆 
#美云·吉努梅尔# ...

#超时空要塞Δ# #COS# 

『Welcome to Walkure World.
            Welcome!
   My Heart… feel your Love.
      Welcome to Walkure World.』

『超!时空维纳斯! Walküre!』

#芙蕾雅·薇恩# @Lor筱逆 
#美云·吉努梅尔# @琐琐子的忧郁 
#要·巴卡妮雅# @_虞栀 
#玛基娜·中岛# @_焰之 
#蕾娜·普劳拉#  @Psycho弥_我今天三岁  

摄影/后期@青岚映画_传奇   

战到深夜的女武神们!希望喜欢


出尘夜舞

[闪轨x马三角]基斯中心 醒来之后

这是一个穿越。

基斯穿越成为了大少。

雷,慎入!


===========================


醒来之后


基斯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的一切都是如此陌生。


雕刻着和自己寝宫完全不同花纹的华丽床柱、镶嵌着名贵宝石的佩剑挂在雪白的墙壁上、落地窗外是在温德米尔少有的蔚蓝色的天空......


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


基斯从柔软舒适的大床上坐起身来,身上传来的触感并不是厚重的战斗服,倒更像是自己寝宫里那些丝质睡衣。


感觉一切就如同一场梦魇......


基斯回忆起失去意识之前发生的一切,右手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凭借着长年累月的战斗经验和海因茨的风之...

这是一个穿越。

基斯穿越成为了大少。

雷,慎入!


===========================


醒来之后


基斯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的一切都是如此陌生。


雕刻着和自己寝宫完全不同花纹的华丽床柱、镶嵌着名贵宝石的佩剑挂在雪白的墙壁上、落地窗外是在温德米尔少有的蔚蓝色的天空......


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


基斯从柔软舒适的大床上坐起身来,身上传来的触感并不是厚重的战斗服,倒更像是自己寝宫里那些丝质睡衣。


感觉一切就如同一场梦魇......


基斯回忆起失去意识之前发生的一切,右手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凭借着长年累月的战斗经验和海因茨的风之歌,战无不胜的自己战胜了最棘手的敌军王牌死神,但没过多久新接任那架战机的驾驶员却靠着叛徒的歌声击落了自己。


虽然这并不是第一次,上次自己足够幸运地迫降在了树林里,随后赶来的博格他们把昏迷的自己拉出了驾驶舱。


而这一次,直接命中驾驶舱,是不可能逃脱的......


自己果然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基斯放松了自己。


既然已经死了,温德米尔的一切也和自己无关了。


死后的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大少爷,您醒了吗?”陌生女子的轻柔地声音伴随着三下有节奏的敲门声一同传来,在没有得到主人允许的情况下她不得擅自开门进来。


这是贵族家的女佣们才拥有的职业素养。


“进来。”


基斯看着女佣将餐车推到自己的床边,然后熟练的把进餐用的矮脚茶几置于床上,接着将餐车上装着食物的碗碟有条不紊地放在上面。


“今天的早餐是玉米浓汤、苹果色拉和蓝莓果酱面包。请慢用。”说完正要转身离开的女佣被基斯叫住。


“等一下。”


虽然自己一度认为这里是死后的世界,但装着热腾腾食物的碗碟上传来的温度和冒着的热气的却否定了他的想法。


“这里是哪里?”


“翡翠公都—巴里亚哈特的阿尔巴雷亚公爵府。”女佣并没有感到一丝惊讶,她一早就被告知自己侍奉的大少爷昨日因为教幼弟骑马不慎从马背上摔落造成了轻微脑震荡,最近可能记忆比较混乱。


翡翠公都、阿尔巴雷亚......这些是从未出现在皇宫藏书里记载的地点。


不过温德米尔经过多年的管制,文化交流的停滞使藏书没有得到及时地更新也不足为奇。再说神秘无垠的银河系也还有许多未被开拓和发现的地方,或许这是银河系某一个还未被发现的国度。


“我是被救了吗......”


虽然直接命中机舱后还能生还的可能性非常低,但只要不是完全是零的话......


“是雷克特先生先发现并且通知了家庭医生。医生说您摔下马背的时候头先着地所以有些轻微脑震荡,记忆可能会产生混乱。”女佣回答道。


马背?


自己不应该是从战斗机里被拖出来的吗?


从马背上摔下来是怎么回事?


不会是......


“等等,你叫我什么?”


“大少爷......您是阿尔巴雷亚公爵府邸的大少爷—卢法斯·阿尔巴雷亚少爷。”


卢法斯·阿尔巴雷亚?!


基斯挣扎地下了床,全身的酸痛让他差点站不住脚。幸好身后的女佣眼明手快一把扶住了他才没让他跪倒在铺着羊绒毯的地面上。


他站到了镜子面前。


镜子里映照出的面容和自己有着几分相似。


最明显的不同要数头发尖端消失的rune和截然相反的梳发方向。


这个身体的主人有着和自己相似的发型,不过他似乎更喜欢向左边梳发。


所以,我穿越到了别人的身上?!


灵魂穿越这种事基斯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从来没有听说死后能穿越到别人身上继续人生的,现代文明已经......


现代文明......


难道是自己是受古代文明的影响?


自己坠机的地点是古代文明的遗迹边上,然后就......


也就是很有可能自己受到了古代文明所发出的特殊的干扰波,然后将自己的灵魂如同歌声一般转移去了其他的地方......


有可能是想让你体验新的人生。


谁?


基斯感觉有个男人在他耳边说话,但身边除了女佣外没有其他人。


呵呵......好好享受吧......


声音嘎然而止。


“兄长大人......”身后传来熟悉的敬称惊得基斯回过了头。


少年静静地站在门口,良好地教养不允许自己在没取得同意前擅自进来打扰。

虽然他很想从背后紧紧抱住自己的兄长,然后和他道歉。


同样是从马上摔下来,要不是兄长将他护在怀里,现在也不会......


“尤西斯少爷......”女佣向名唤尤西斯的少年问了早。


尤西斯吗......


刚一开始听到尤西斯叫自己兄长大人的时候自己确实吓了一跳。可能是因为这个叫尤西斯的少年的年龄就和当年自己离开皇宫时幼弟的年龄差不多,小孩子的声音出奇地相似,再加上熟悉的那句“兄长大人”......


他以为海因茨也......


那种歌会削减生命。


他一直都是知道的。


“兄长大人......”尤西斯又唤了一声,看到兄长大人没有答应他以为兄长大人还在生他的气,自己低下了头道歉,“对不起......”


道歉的身影一下子就和记忆中的幼弟重合在了一起。


那时候的幼弟还很小,总是跟在自己的身后兄长大人长兄长大人短。父亲没有时间陪伴他们,作为长兄的自己便担负起了照顾幼弟的角色。他教导他知识、待人处事的方法、休日里他在皇宫后花园那片苹果林里摘苹果......


他还记得有一次,他们在那片苹果林里玩捉迷藏,海因茨为了不被他发现,躲进了一棵巨大的苹果树的树洞里。他找了将近一小时都没找到,这下他急坏了。后来开始下雨,他在雨中不停地搜索寻找,大声地呼喊可是得不到任何回应。


那时,他怕极了。


他害怕弟弟也会离开他。


离开他的人,没有再能活着回来的。


他还记得自己和母亲唯一的一次分别,最后成了他忘不掉的梦魇。


山丘上那个由次元兵器造成的坑洞里,埋葬着数以千计的尸体。


还有母亲的鲜血......


他在雨中疯狂地寻找,甚至爬上树干去搜寻。当找到已经在树洞里睡着的幼弟时,他紧紧地将他抱在怀里。


然后,精疲力尽的他晕倒在了弟弟身上。


后来他们被皇宫巡逻的士兵发现。淋了几个小时雨的他在床上躺了2天。


“兄长大人......”刚刚苏醒的自己第一眼看到的事站在房门口小声抽泣的幼弟,他的rune闪着光表示他现在心情又激动又悲伤,“对不起......呜呜......对不起......”


当时的自己让弟弟靠近了床边,伸手揉了揉他哭红的双眸、安抚性地摸了摸他浅金色的小脑袋......


“兄长大人您没事真是太好了......”尤西斯拼命忍住泪水,他知道兄长不喜欢自己哭泣。


哭泣那是弱者才拥有的权利。


兄长希望他能成为一个强者。贵族必须成为领民的象征,让他们为自己感到骄傲。而自己也要为他们带来和平和安宁的日子。


所以,他不能哭泣。


那孩子在忍耐。


基斯看得出来。


这种情况他见到过很多次。


就在那次和父皇的谈话后,他开始疏远海因茨。


无论他在身后如何呼唤自己,自己都视而不见。


呼唤变成了哭喊,哭喊最后化为了沉默。


他们兄弟两人,越走越远。


最后,留下的只有深埋于时间中的回忆和冷漠的疏离。


“你们是未来温德米尔的国王和白骑士,眼泪是你们所不需要也不能拥有的东西。”


“你们之间的依赖和羁绊,会成为泪水的根源。”


“海因茨还小,但你已经长大了。你是聪明的孩子,你应该知道自己要怎么做。”


他亲手斩断了羁绊。


在有限的生命剩下的时间里,他们只能作为君臣。


别无其他。


当风之歌响起的时候,他感受到了由弟弟剩下的生命所幻化出的力量。


他需要胜利。


他不能浪费一分一秒。


生为君臣,他没有办法阻止他的弟弟。


那是他的义务。


生而为王的义务。


如果哪一天,我们再为兄弟......


或许,这真的是古代遗迹听到了自己死前的祈愿而将他送去了未知的世界。


让他有机会,再一次......


基斯向门口尤西斯的方向踏出了一步。


虽然现在他仍旧全身酸痛,女佣正要上前搀扶却被他拒绝了。


他一步一步,缓慢地走向尤西斯。


站定在尤西斯面前,他蹲下了身。


“我没事......”他伸出双手抱紧了尤西斯。


他找到了,能留在这个国度生存的理由。


新的生活,即将开始......


=================


“这就是失落的魔法......”坐在兰花塔顶层办公室里的卢法斯把玩着手里的紫红色的魔法回路。


“没想到你有这样的恶趣味......”躺在办公室里那张雕刻着繁复花纹的昂贵沙发上的雷克特正读着今天的克洛斯贝尔早报。


“这不是很好吗?”卢法斯·阿尔巴雷亚—克洛斯贝尔的新任总督说道,“在那个永恒的国度里,尤西斯会有一个他心目中所希望的哥哥。”卢法斯将魔法回路小心地收进面前的锦盒里。


希望你们能,好好享受这一切......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