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马勒

3068浏览    225参与
アリス・マーガトロイド

【翻译】Out of the Depths

  写在前面的话:

  这篇短文来自柏林爱乐乐团出品的马勒交响曲全集的小册子,在highresaudio.com可以找到,本篇是马勒第七交响曲的介绍,专封已附在下面,以及原文已附在文末。

  苯壬翻译水平超级低下,还请多多指教!

  

  这是专封

[图片]


  OK!让我们开始吧!

  

  

从深渊中走出


“我越来越看到这一点,”马勒曾说,“人不是自发创作,而是被激发而创作。”1905年的夏天,在麦尔尼格(Maiernigg),当马勒努力将早些时候写下的两首「夜之歌」(Nachtmusik)扩展为他的第七交响曲时,他感到极度痛苦,甚至是“到了沮丧的地步”,他缺乏...

  写在前面的话:

  这篇短文来自柏林爱乐乐团出品的马勒交响曲全集的小册子,在highresaudio.com可以找到,本篇是马勒第七交响曲的介绍,专封已附在下面,以及原文已附在文末。

  苯壬翻译水平超级低下,还请多多指教!

  

  这是专封


  OK!让我们开始吧!

  

  

从深渊中走出


“我越来越看到这一点,”马勒曾说,“人不是自发创作,而是被激发而创作。”1905年的夏天,在麦尔尼格(Maiernigg),当马勒努力将早些时候写下的两首「夜之歌」(Nachtmusik)扩展为他的第七交响曲时,他感到极度痛苦,甚至是“到了沮丧的地步”,他缺乏灵感。就这样,在一种听天由命的状态下,当他在多洛米蒂山(Dolomites)的一次旅行结束时,在回家的路上他登上了一艘小船,准备划过沃尔特湖(Lake Wörther),一瞬间灵感出现了:“划动船桨第一下的那一瞬间,我的脑海中就浮现了第一乐章的主题(更准确地说是节奏和特征)—— 四个星期后,第一、第三和第五乐章就完成了!”


然而,那一天暖阳下的划船之旅所诞生的,听起来却更像是穿越了冥界的忘却之河(Lethe){1}。一片压抑的阴霾笼罩在颤抖的、蹒跚的葬礼进行曲节奏上,次中音号的哀号就像无言的“来自深渊的呼求”(De profundis clamavi)。这首曲子色彩斑斓,一直向前推进,直到被一段不祥的,阴暗的却又果断的快板所取代。像明暗对比一般的,第一首Nachtmusik(即第二乐章)在现世(号角声与鸟儿音乐会)与异世(回声与钟声)之间来回变幻。谐谑曲(第三乐章)标记着“虚无缥缈的”(Schattenhaft),是一首令人毛骨悚然的舞曲,由不安的,变幻的,扭曲的华尔兹,尖叫般的滑音和飘忽不定的主题组成。第二首Nachtmusik(即第四乐章)从另一方面上则将我们带入朦胧的梦境,标记着“柔情的行板”(Andante amoroso),是一首加入了吉他和曼陀林弹拨的小夜曲。但只有最终的回旋曲(第五乐章)在灿烂辉煌的C大调中欣喜地狂欢,使这部交响曲从令人心神不宁的朦胧的基调中摆脱出来。马勒的第七交响曲是——意识边缘的梦游。



{1}Lethe是希腊神话中的一条河流,Lethe被译为“忘却之河”或“遗忘之河”,它极具神秘,它是冥府中五条河流之一,是遗忘之河,亡魂须饮此河之水以忘掉人间事.




アリス・マーガトロイド

【翻译】Death and Transfiguration

写在前面的话:

  这篇短文来自柏林爱乐乐团出品的马勒交响曲全集的小册子,在highresaudio.com可以找到,本篇是马勒第二交响曲的介绍,专封已附在下面,以及原文已附在文末。

  苯壬翻译水平超级低下,还请多多指教!

  

这是专封:

[图片]


OK!让我们开始吧


  “我将这部交响曲的第一乐章称为Totenfeier(葬礼)”,马勒在提到他的第二交响曲时解释道,“我带着我《D大调第一交响曲》中的那位英雄走向坟墓。” 第二交响曲并置了 『伴随着「胜利号角」的英雄的死亡』与『对「生命的意义是什么」的思考』。马勒实在需要庞大的演出阵容,还有...

写在前面的话:

  这篇短文来自柏林爱乐乐团出品的马勒交响曲全集的小册子,在highresaudio.com可以找到,本篇是马勒第二交响曲的介绍,专封已附在下面,以及原文已附在文末。

  苯壬翻译水平超级低下,还请多多指教!

  

这是专封:



OK!让我们开始吧



  “我将这部交响曲的第一乐章称为Totenfeier(葬礼)”,马勒在提到他的第二交响曲时解释道,“我带着我《D大调第一交响曲》中的那位英雄走向坟墓。” 第二交响曲并置了 『伴随着「胜利号角」的英雄的死亡』与『对「生命的意义是什么」的思考』。马勒实在需要庞大的演出阵容,还有长达80分钟的时长,这并不是自视甚高的吹嘘,这符合一个完美主义者准确实现其音乐构想的需要。


  巨大的(第一乐章)葬礼以一首来势汹汹的进行曲为主体——有时集中在悲愤的呐喊中,有时则让步于对迷之美的——怀旧的沉思。曼妙的,小步舞曲般的中庸的行板(第二乐章)同样唤起了一个渺远的理想世界,随后与《少年魔号》中怪诞的歌曲《帕图亚的圣安东尼向鱼儿说教》中“苦乐参半的幽默”(马勒如是说)相映成趣,这首歌曲在这里被改编成一首无歌词的谐谑曲(第三乐章)—— 尖锐地讽刺无可救药的人性。(第四乐章中)女中音独唱给出的信息是明确的:“人类处在很大的困境中!”(“Der Mensch liegt in größter Not!”),正当这原始之光(Urlicht)仍在消逝时,终曲以世界末日般的力量冲破了这一切,第一乐章葬礼的基调再次出现。号角声预示着最终的审判,但随后,像秘密的低语一样地,合唱团唱出了承诺:“你将复活!”(“Auferstehn wirst du”) 在全能的爱的照耀下,在不朽的高潮席卷之前,独唱的女高音肯定地唱道:“你的生存和磨难绝非枉然!” (“Du hast nicht umsonst gelebt, gelitten!”) 马勒的第二交响曲是一生的结晶——从各种意义上讲都是如此。



Sn.

  是马勒第二交响曲的曲拟!好像之前没发过......设定在p2!打了马勒和西音的tag(orz)如果不想看到此方面内容的话建议屏蔽“复活酱”这个tag(以后都会在这个tag里进行产出) wwwww

  是马勒第二交响曲的曲拟!好像之前没发过......设定在p2!打了马勒和西音的tag(orz)如果不想看到此方面内容的话建议屏蔽“复活酱”这个tag(以后都会在这个tag里进行产出) wwwww

Sn.鑰
  很喜欢这张摸鱼,于是发了...

  很喜欢这张摸鱼,于是发了

  有照片参考

  很喜欢这张摸鱼,于是发了

  有照片参考

Sn.鑰

  前面是摸鱼,后面是点图。欢迎来我提问箱点图捏

  前面是摸鱼,后面是点图。欢迎来我提问箱点图捏

Sn.鑰

来源:《古斯塔夫马勒:未来的同时代人》

来源:《古斯塔夫马勒:未来的同时代人》

Sn.鑰

  有好多东西啊...

  p1-p2是和@普二茶 一起脑的西音锈湖...(于是改了原作画风(乐

  p3-p5是勒的海豹塑🤤(来源p5)

  p6-p7是《internet overdose》但是马勒_(:з」∠)_(有点小雷慎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好多东西啊...

  p1-p2是和@普二茶 一起脑的西音锈湖...(于是改了原作画风(乐

  p3-p5是勒的海豹塑🤤(来源p5)

  p6-p7是《internet overdose》但是马勒_(:з」∠)_(有点小雷慎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n.鑰

  讲个笑话,p1是32岁的勒。p5是22岁的勒

  其实勒还是帅的(嗯

  但他在和别人站一起时就显得很小只(p9--p10)

  讲个笑话,p1是32岁的勒。p5是22岁的勒

  其实勒还是帅的(嗯

  但他在和别人站一起时就显得很小只(p9--p10)

Sn.鑰

  1:勋伯格给马勒的画像(头发像个电话机) 先锋派.jpg

  2--4埃米尔·奥尔立克的速写们

  5.1910年台下根本没有观众,观众都上去演奏去了(讽刺马八编制太大了)

  6. 1897年 “维也纳艺术生活中的最新画笔”

  7.1899 科西玛赚大钱(因为马勒当时是瓦格纳最好的诠释人,所以有很多场瓦的歌剧)

  8. death面具

  9.贝多芬怒击马勒只因他改配器(讽刺马勒“脱离传统”更改了贝的配器)

  10.马勒画的画!!(真好呐...我推画的比我还好)

  1:勋伯格给马勒的画像(头发像个电话机) 先锋派.jpg

  2--4埃米尔·奥尔立克的速写们

  5.1910年台下根本没有观众,观众都上去演奏去了(讽刺马八编制太大了)

  6. 1897年 “维也纳艺术生活中的最新画笔”

  7.1899 科西玛赚大钱(因为马勒当时是瓦格纳最好的诠释人,所以有很多场瓦的歌剧)

  8. death面具

  9.贝多芬怒击马勒只因他改配器(讽刺马勒“脱离传统”更改了贝的配器)

  10.马勒画的画!!(真好呐...我推画的比我还好)

Sn.

P1:

清晨我走过田野

每根草仍挂着露水。

愉快的鸟儿对我说:

“嗨!早安!

你啊!这世界不是越来越美好吗?

  ---------

P2:

我的快乐日子也会开始吗?我的快乐日子也会开始吗

不、不--我是说,

快乐日子将永不来临!

P1:

清晨我走过田野

每根草仍挂着露水。

愉快的鸟儿对我说:

“嗨!早安!

你啊!这世界不是越来越美好吗?

  ---------

P2:

我的快乐日子也会开始吗?我的快乐日子也会开始吗

不、不--我是说,

快乐日子将永不来临!

普二茶

At first the attempt to remember, and then remembrance itself.


马勒写过一部A小调钢琴四重奏(图六),只有一个完成的乐章,第二乐章只有24个小节的草稿。1988年,施尼特凯根据这个碎片也写过一部钢琴四重奏(图四为曲目信息【1】,图七为曲目音乐卡片),最近扒拉这首曲子时读到了一篇论文【2】,文章属于是我暂时看不懂的,但我在文章附录发现了马勒的这个手稿碎片,遂决定贴出来。顺便也贴一点文章内容(图五),如果你喜欢施尼特凯,那么或许图中他的叙述值...

At first the attempt to remember, and then remembrance itself.


马勒写过一部A小调钢琴四重奏(图六),只有一个完成的乐章,第二乐章只有24个小节的草稿。1988年,施尼特凯根据这个碎片也写过一部钢琴四重奏(图四为曲目信息【1】,图七为曲目音乐卡片),最近扒拉这首曲子时读到了一篇论文【2】,文章属于是我暂时看不懂的,但我在文章附录发现了马勒的这个手稿碎片,遂决定贴出来。顺便也贴一点文章内容(图五),如果你喜欢施尼特凯,那么或许图中他的叙述值得看一眼。

我在图三中标注了一段主题,如果你听施尼特凯的那部钢琴四重奏的话,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这段主题也被施尼特凯用在了自己的《第五交响曲(第四大协奏曲)》的第二乐章。图五的文献提到了,马勒是他最喜欢的作曲家之一,联想一下他说自己学习了马勒、艾夫斯(Charles Ives)、老肖等人将外部音乐世界写进自己音乐的能力,再看一下他作品中cue一下马勒的行为,不禁想说原来你是个诡计多端的马勒爱好者…

现在既然提到了施尼特凯的这部作品,就多说两句。单论的话没什么问题,但是把它作为马勒的《钢琴四重奏》的第二乐章来和原作一起演(如BV1Ap411f78v,在B站输入此号码即可),我认为是不甚合适的——尽管我是很喜欢施尼特凯的这个作品的。虽然它确实是基于马勒的手稿片段写的,结构也比较正经,但其风格实在是和马勒太不一样了。就拿刚刚说的那个视频为例,大概十二分钟之后就是“第二乐章”,个人风格实在是太过明显,12:42-13:00这段真是随便挑三秒钟都听得出来是施尼特凯,那种听起来犯病、致密且富有张力的弦乐,还有不协和的音效,实在是太过明显。后面也是一样,很多地方个人风格实在是明显得让我哭笑不得。

其实不同风格的音乐出现在一首曲子里,我是不那么在意的,不是非常纠结这个,施尼特凯当然也是不那么在意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如果将其视为“第二乐章”总是不合适的——我还是希望它是施尼特凯基于马勒留下的片段写的自己的钢琴四重奏,而不是他补的马勒的钢琴四重奏。应该像很多录音里一样,把它们算两首曲子。啊…感觉或许很本格的马勒爱好者会直接对我和施尼特凯进行一个追杀。


【1】出自Sikorski近年为作曲家出版的作品列表。

【2】文章标题:

"At first the attempt to remember, and then remembrance itself": A Phenomenological Study of Alfred Schnittke's Piano Quartet

作者:

Harry Lee Ward 

Sn.

“‘灿烂程度难以形容的作品如同当初一样光彩耀眼。‘在《浮士德》中天使就是这样歌唱上帝的创造的。马勒对音乐杰作的崇敬就达到了这样的程度。“如同当初一样光彩耀眼”,这是他对音乐杰作的看法。他指挥的作品听起来就是这样的。他就是这样让听众去欣赏的,总使人感到有首次出现的新东西。使作品富有新意是马勒演出的重要特点。”

  ----布鲁诺瓦尔特《回忆马勒》

  

  (然后p2是我改的表情包)

“‘灿烂程度难以形容的作品如同当初一样光彩耀眼。‘在《浮士德》中天使就是这样歌唱上帝的创造的。马勒对音乐杰作的崇敬就达到了这样的程度。“如同当初一样光彩耀眼”,这是他对音乐杰作的看法。他指挥的作品听起来就是这样的。他就是这样让听众去欣赏的,总使人感到有首次出现的新东西。使作品富有新意是马勒演出的重要特点。”

  ----布鲁诺瓦尔特《回忆马勒》

  

  (然后p2是我改的表情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