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马叮当

3011浏览    8参与
風清穆
最近在重温《我和僵尸有个约会2...

最近在重温《我和僵尸有个约会2》

看到叮当死的时候跟小时候的感觉一模一样,看完想掐死编剧😭 为什么要叮当死掉!看完想画个Q版叮当。

发现无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都很爱叮当这类型的冷艳姐姐~

随便看了几个教程,试着上色😂 

最近在重温《我和僵尸有个约会2》

看到叮当死的时候跟小时候的感觉一模一样,看完想掐死编剧😭 为什么要叮当死掉!看完想画个Q版叮当。

发现无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都很爱叮当这类型的冷艳姐姐~

随便看了几个教程,试着上色😂 

Waiting的說書人_

【僵约】两个鸟人(唯一片段)

想着叮当的事,小玲觉得自己的记忆混乱了,她开始记不清女娲之战的细节。

果然,穿梭时空总归是有影响。揉了揉发痛的脑袋,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十二点了,臭僵尸,真想收了你!

刚动了念头,门就响了。所有人的已经睡了,只剩她还等着。

开了门,没好气的冲道,“不会带钥匙啊。”

况天佑站在门口没动,血红色的眸在黑暗中格外诡异。

“臭僵尸你进不进来?”小玲困的想发脾气,那人站在Waiting Bar门口一动不动。

小玲摸索着开了灯,诧异的瞅着上身衣服破成一缕一缕挂在身上的某人,“你跟人打架?”谁能把她家僵尸打成这样?

况天佑还是没动,绷着脸,红红的眼眸瞪着。

小玲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家僵尸...

想着叮当的事,小玲觉得自己的记忆混乱了,她开始记不清女娲之战的细节。

果然,穿梭时空总归是有影响。揉了揉发痛的脑袋,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十二点了,臭僵尸,真想收了你!

刚动了念头,门就响了。所有人的已经睡了,只剩她还等着。

开了门,没好气的冲道,“不会带钥匙啊。”

况天佑站在门口没动,血红色的眸在黑暗中格外诡异。

“臭僵尸你进不进来?”小玲困的想发脾气,那人站在Waiting Bar门口一动不动。

小玲摸索着开了灯,诧异的瞅着上身衣服破成一缕一缕挂在身上的某人,“你跟人打架?”谁能把她家僵尸打成这样?

况天佑还是没动,绷着脸,红红的眼眸瞪着。

小玲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家僵尸现在很委屈。“以前跟你说话次次争不过你被气死,现在和你说话十问九不答是要被憋死。”嘟囔着走过去,出了门一看,马小玲不敢相信的瞪大双眼,眸底甚至隐隐泛了紫色,她想骂人怎么办?!

暗红色的巨大翼翅从他背后伸展开来,隐隐有血红色的流光镀与其上,在空中缓慢的扇动。

马小玲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长翅膀的她不是没见过,将臣不就是一个?但是这翅膀长在况天佑身上就另当别论了!

看着那超过Waiting Bar两层楼高的翅膀,她已经不想知道自家僵尸是怎么回来的了,还好是深夜!

伸手试探性的摸了下,意外的柔软触感,冰冰凉凉,忍不住多摸了两下。

况天佑最大限度的侧了下身子想躲开她的手。马小玲见他越发委屈的眼神,试探道,“收不回去?”

况天佑重重嗯了声。

小玲觉得头更痛了,这牙都露出来了。

直接摸出手机打给叮当。

“打扰人睡美容觉是要给钱的。”叮当没开车,选择了最快的方式。

小玲抱臂靠在门口,困的眼泪都出来了,“我都想睡觉啊姑姑!”

“怎么回事?不是送人回家,送成这个样子?”从人力车怀里下来,叮当同样诧异的看着长翅膀的况天佑。

松开了叮当,将臣倒是满脸开心的走过去。

 “吼!”对于将臣伸过去碰他的手,况天佑愤怒的吼了声。

叮当明智的在周围布了结界,随即只听扑棱一声,将臣的身后同样长出了一对翅膀,暗黑犹如蝠翼随意伸展扇动。

两个马家女人不由对视一眼,鸟人啊。

“他的血被人王的血异化了,体内的力量受到激化才长出翅膀来。”将臣说着收回了自己的翅膀。

况天佑瞪,怎么弄没?

“盘古都长翅膀吗?”小玲幽幽问了句,她在盘古圣地那几年从未见过一个盘古族人长翅膀!

“也不尽然。”将臣对上况天佑焦躁的眼神,呲牙笑了笑,接着对小玲道,“你想的话也可以,由你掌控的力量决定。况天佑是我咬的,受了我的影响。”

说完,走到叮当身边蹲下去,“没事了,走吧,回家。”

叮当便由他背着,不似来时那般着急,一步一步走回家。

况天佑见他们要走,闪身就要追。

将臣回头说了句,“给个抱抱就收回去了。”

闻言,天佑转身就看向小玲。

“不抱!”小玲撇撇嘴,奈何拗不过那双亮晶晶颇是委屈的红眸,还像小孩子那样伸出手动也不动等着抱抱。

走过去拥着他,小玲清楚的感觉到他体内躁动不安的力量慢慢平静,那对翅膀也慢慢缩小、消失。

“你怎么不要抱抱?”叮当舒服的趴在将臣背上,眯着眼犯困。

将臣笑笑,“况天佑和人打架被突然激发了力量,狂躁不安所以才保持那个形态,小玲抱一下就好了。”

“叫那么亲干嘛?”叮当喃喃着抱怨,“又不是你侄女……对了,你为什么会长翅膀?”

他的啊,只是因为年幼时不懂得掌控自己体内的力量为了逗妹妹开心罢了。将臣亲昵的偏头蹭了一下叮当的脸颊,知道她快睡着了,还是继续道,“改日给你讲明日的故事。”

良久,没有听到回答。摇头笑笑,背着她稳稳的往家的方向走。

一个并不温暖的拥抱似乎消除了这些日子以来两人之间的隔阂。

这个怀抱所带来的安心无人可代替,静静的把耳朵贴在他胸口,弯起唇角笑了笑,其实僵尸并不是没有心跳,只是微弱缓慢到可以忽略了。

背后的灼痛感慢慢消失了,况天佑拍拍怀中的人,“马……小玲……”唤出口的生疏让他自己都不由拧眉。

“别吵,困。”被打扰到不悦的喃语,脸更是往他怀里埋的更深了。

天佑怔然的看着那张脸,秀气的眉微皱着,带着婴儿肥的脸蛋熟睡的时候更像孩子了,不似醒着时总是嚣张凶巴巴的模样。

他失去了不愿意失去的记忆,总是会茫然的寻找,脑海里却至始至终刻着这张容颜,失去生命都不愿忘记的她,缺少了什么?他想记起来,记起来她,记起来他们的回忆,记起来所有。

思及今天遇到到那个陌生男人,况天佑血红色的眸凝了狠厉之色,然后又委屈的低头看了看沉入睡梦中的人儿,抱起她回家。

爱和桥

当马叮当有了上帝视角

我叫马叮当,香港人,今年刚上大学。我的姑姑是驱魔龙族马氏一家第三十九代传人。我的侄女叫马小玲。嗯,是的你没看错,她就是那个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系列里的女主角。


马家世代守正僻邪,以诛杀僵尸王将臣为己任。但我自从知道我姑姑一辈子也就碰上他一回,就淡定地该玩玩,该学学,反正不一定碰的上,碰上了也打不过!


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在遇上一个叫姜真主的老狗逼!我和他的缘分起源于二十块钱。当然如果我知道因为这二十块钱,我会没命的话,我一定不会找他要钱的。可惜没有早知道,嗯,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出场自带BGM。


老狗逼虽然长得老,看着特别憨比,但是是个学神,过目不忘,...

我叫马叮当,香港人,今年刚上大学。我的姑姑是驱魔龙族马氏一家第三十九代传人。我的侄女叫马小玲。嗯,是的你没看错,她就是那个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系列里的女主角。

 

马家世代守正僻邪,以诛杀僵尸王将臣为己任。但我自从知道我姑姑一辈子也就碰上他一回,就淡定地该玩玩,该学学,反正不一定碰的上,碰上了也打不过!

 

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在遇上一个叫姜真主的老狗逼!我和他的缘分起源于二十块钱。当然如果我知道因为这二十块钱,我会没命的话,我一定不会找他要钱的。可惜没有早知道,嗯,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出场自带BGM。

 

老狗逼虽然长得老,看着特别憨比,但是是个学神,过目不忘,一阅千行。这种反差萌反倒让我注意到他了。学校话剧社要演罗密欧和朱丽叶,演朱丽叶的都凉了,我这个神婆当仁不让,主要是看在钱的份上上了。

 

因为马家祖先说马家女人不许为男人留一滴泪,所以我从小单身到大,尽管我肤白貌美大长腿!大概是单身久了,老和老狗逼演话剧,我竟然和他看对眼了!这段时间内,和我一起演话剧的罗密欧上吊自杀了!我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我不说!看吧,早让他们不要演了吧,非是不听呢!老狗逼也顺势成了我的罗密欧!

 

本来我想演完话剧,和老狗逼谈个恋爱啥的!没想到演出前一天姑姑说将臣出现了,要我和她去送命,我没得办法,只能和老狗逼摊牌我是个神婆! 还给了他一根平安绳,说如果我挂了,起码有个人知道!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上了他!他应该也喜欢我!毕竟我肤白貌美大长腿!

 

结果将臣没出现,我回学校之后发现老狗逼也跑路了!呵呵哒,没想到两年后我姑姑找我去送死的时候,我又见着他了,这老狗逼就是将臣!!!我???

 

那行吧,我本来想着大不了演个当代罗密欧与朱丽叶,突然想到老狗逼刚刚想要我命???老狗逼说他不能死,他要守护一个他万年前就爱上的女人???因为我教会了他爱情,所以他才发现他对那个人是爱情!我???mmp,真不愧是老狗逼!

 

姑姑及时出现,对于她要我和她一起送死的事,我心里是拒绝的,打是肯定打不过的,我干脆骗她说我哭了,为将臣哭的,法力没了!然后我就被赶出家门了,非常完美,我终于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了!只是可怜了我们的女主角也就是我侄女,只能和她姑婆一起吃糠咽菜了!

 

老狗逼又出现,送了我一程,还说可以满足我任何要求。我忍了很久,没提出要当个大富婆,包养一堆小白脸的要求,我的可怜的自尊心告诉我,不能提,虽然这老狗逼爱的是别人,但万一被我刺激变成疯批咋整,我又打不过!于是他承诺会答应我做三件事!

 

以前姑姑管得严,家里又穷,我没得玩!既然上天给我机会了,我当然不会错过,到处玩了十几年,等到年纪大了,我寻思不行,剧情要开始了,就接了白蛇的摊开了家酒吧,生意挺好,我自己又当老板又当打手,雇了一只猫妖打下手!这下好了,又省钱了!

 

我本以为我能平静地生活到世界末日,哦,我忘了说,将臣老狗逼说2002年是世界末日。万万没想到有一天十多年没见的老狗逼突然上天了,然后一个僵尸孕妇拿着我的平安绳来找我帮忙!我???日尼玛!!!我不想搅姬啊!!!

 

哦,结果让我一个单身狗指导人家一个孕妇下一步怎么做!我怎么知道啊喂!我又没生过!!!后来我知道这个孕妇肚子里的孩子是魔星,别人都觉得他会毁天灭地,但我觉得他是救星!自从知道老狗逼心爱的女人会灭世之后,我就坚信这个老狗逼是个疯批。

 

没多久,魔星出生后野蛮生长,男主,女主,男配,女配全部上线!哦,期间,我和我侄女顺便认了个亲!她也继承了我们马家肤白貌美大长腿的优良传统,只是她和我一样瞎,我不想承认的是,她比我还瞎,后来我知道了他们有三世情缘,我就不说话了!

 

我侄女比我有担当,她不怕死,但我怕啊!所以当她问我将臣的消息的时候我一问三不知!后来又出了一些事,我寻思还是告诉她吧,反正都十几年前的破事了!

 

接着,她又被老狗逼的女神座下的狐狸精套路去末日差点玩完了!我觉得我不能在装死了,于是穿上战袍和她们一起去送死,果然不出意料地打不过,还差点全员gg,幸好将臣答应我三个条件,我让他把我们平安送出大楼!自己留了下来找死!

 

在死前我很脑抽地问老狗逼有没有爱过我…… 老狗逼没回答我,他女神还一直逼逼让我别逼他!我???这能忍?!于是我光荣GG了!万万没想到我姑姑一直跟着我,看我这么英勇,直接把功力传我了!然后她就彻底GG了!

 

我看到姑姑魂飞魄散顿时啥想法也没有,只想搞死那个刚刚杀了我一次的老狗逼!不出意外,老狗逼的女神冲上来为他挡了,于是我又不负众望地再次GG了!真尼玛疼!

 

后来就被老狗逼占尽便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认识他这么久我都不知道他还有奸尸的习惯!还好他没那么丧心病狂,由于刚死没多久,我魂魄还没离开肉体,主要是老狗逼在没人敢来勾我魂吧,就这样我看到了我那要哭不哭的小侄女,我其实很想告诉她!只是不能为男人哭,没说不能为我哭啊!说来还是怪她自己,不对是怪她前世,瞎立啥规矩,看这不是报应了!

 

接着我就被老狗逼扔上了月球,是的,你没看错,紧接着我就认识了那个叫嫦娥的姑娘!她说我的故事她都知道,她觉得我不应该伤害将臣,喜欢一个人不是应该看着他幸福就好吗!!!

 

我???去尼玛的,他喜欢谁关我屁事,不是他心爱的女人要毁天灭地,我管他去死!!!后来我知道她和人王圣母的关系,我就shit up了!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人被小三了,不怪渣男,还怪人原配,她快不行了的时候,渣男竟然去找原配救她???令人窒息的操作!幸好圣母不是个好人,把她扔上来了!

 

再后来我和嫦娥这个bitch一起看日升月落,看老狗逼发疯救他女神,看男女主救世。看到老狗逼和他女神结婚的时候,我不由感慨老狗逼还是穿白色大衣的时候最好看,我才不会承认我心里还是有点难受的!

 

后来老狗逼和男主角打了一架,然后他就回老家了!对了,忘了说,嫦娥和我说,老狗逼是盘古族,他来人世是为了监督创世者有没有履行好自己的职责,结果量变引起质变,日久生情了!本来不打紧,偏偏我教会了他啥是爱情。我???

 

没多久我的身体和灵魂就陷入沉睡了,大概是属于我的时代一切都落幕了没啥好看的了。再次醒来就看到嫦娥这个bitch竟然趁我睡着,回到尘世了!还很一脸地挑衅叛逆,说要改写结局。

 

我???事实证明她回去这一趟果然是多余的!后来的后来,我看到频繁救世的马小玲终于挂了,默默为她鞠了一把泪,真好,一切都结束了!

 

呵呵,万万没想到我又回来了,回到还没认识老狗逼的时候。谁想回来啊喂!!

 

我觉得这样不行,老狗逼那么好学,我不该教他爱情,我应该教会他什么叫责任!只要他履行自己的责任,那他女神就GG了,末日就不会来的啊!我可真是个机灵鬼!

 

上一世姑姑因为我彻底GG,所以我决定对她好一点,让她多享点福。驱魔抓鬼啥的都自己去,把所有消息一手抓,从而避免她要去找将臣送死!

 

后来我果然还是遇上老狗逼了。我身体力行地教他什么叫负责任!担心他体会不到,为了多点保障,我把他睡了。让他对我负责任!爱情算什么,责任大于天!

 

呵,男人!为此我姑姑又把我赶出家门!老狗逼这一世被我带的挺好,看咱俩木已成舟,直接赶潮流领着我去扯了红本本。嗯,蝴蝶效应就是魔星提前现世了,都是老狗逼的错!

 

这段时间内姑姑来找过我,看到老狗逼勒令所有被他咬过僵尸沉睡,我们家生活的条件又特别好,索性就退休了,还把小玲一起扔给我们养了!我???

 

幸好我孩子不吸血,看起来和个正常人一模一样,大概是因为血统纯!我记得老狗逼也不吸血。我产后也因为不知名的原因,生长停滞住了,好像不会老也不会死。

 

而熊孩子和吃了激素一样的,野蛮生长!我和老狗逼研究了好久,没搞明白,但是老狗逼说他基因没问题,让我放心,于是我就shit up了。

 

时间自然而然过渡到2002,我担心的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完全没有出现!老狗逼专心带熊孩子!对他那不知道多少年没见的女神,不冷不热的。

 

他那个女神和个山顶洞人似的啥也不懂,手下个个还想削她!出于人道主义,我把她领回家了。老狗逼还感动得不行,觉得我特别大气!

 

熊孩子好像天然和她不对付,确定了眼神,是可能当他后妈的女人!于是和小玲整天给老狗逼的女神找不痛快,老狗逼被他们搅和的不能行,让女神收拾东西走人。

 

看着熊孩子也大了,小玲也顺顺利利谈上恋爱了,对方是个正常人。老狗逼觉得是时候该要个二胎了。我丑拒,正好那个和嫦娥bitch长得一模一样的盘古族小姑娘来了,告诉老狗逼他在人世间职责是监督女娲,必要的时候反杀!老狗逼看他女神冥顽不灵非要灭世,只能忍痛让她杀了青!

 

我寻思着这次总算没有问题了!结果末日又双叒要来了!这次的主角是圣母和人王!幸好之前的剧情都蝴蝶了,老狗逼没回盘古族,不然他也要杀青了。

 

圣母重回人间只为了找人王再续前缘,我觉得她有点蠢,又感觉和杀身仇人在一起的自己更蠢。于是我趁着老狗逼不在,去找了圣母,和她说我知道他们的计划了,将臣告诉我的!(将臣:???)

 

碍于将臣彪悍的战斗力,圣母愿意和我聊聊,我和她分析了一下人王不值得的原因,一条条列出他和老狗逼的差距!最后告诉她,我的经验不可取,因为我碰到的将臣还是张白纸,但是她喜欢的人王是真渣!而且为了虚无缥缈的永恒国度献出自己的命有意思吗?她长得好看,战力又强,等封印的人王自然老死,除了我家的老狗逼,没个能和她打的!不如过点好日子!

 

圣母竟然真的被我说动了!准备好好做个人了!回到家的我被老狗逼狠狠地要了几次!说我太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了!我???我明明是为了大家好好过活才去找圣母的啊喂!!再说这也不是他能一直睡我的理由,好吗!

 

半夜我半醒不醒,听到老狗逼抱着我说,能不能再要一个!他说他知道当初要熊孩子因为我想要个牵绊,阻止他做错事!他真的很想再要一个纯粹得因为相爱诞生的孩子。

 

我考虑了一下,去找了我们家的熊孩子,问他的看法!他如果要的话就再生一个,不要就算了!熊孩子倒是一脸兴奋的说要,一副完全不怕被争宠的样子!

 

我寻思反正卸货快,要不再要一个吧,看老狗逼那么想要。于是没多久我们第二个孩子出世了。是个小女孩,奶得不行,老狗逼对她宠的不得了,我终于松了口气,觉得他终于不会来烦我了,万万没想到,没几天他就把闺女扔给熊孩子带了。

 

后来我又遇上圣母了,要知道自从说服她以后,她就不见踪影地全世界旅游,到处玩!看到她突然回来了,我还担心哪里出岔子了!结果看到她竟然和一个老熟人谈起了恋爱,嗯,没错,就是那个吃了她圣母蟠桃的金朝大将军。

 

真好,世界和平了,不说了,老狗逼喊我去吃饭了!

 

 

 

我摆烂了
我送你一程 一程有多远 随你喜...

我送你一程

一程有多远

随你喜欢

两个十字路口吧


我送你一程

一程有多远

随你喜欢

两个十字路口吧









第五维

【马叮当X张正义】与你有约

[图片]

【第二章    劫色】 
     Death Investigation Extension,警队内部都知道这是“弃将”安置营。有什么刺头啊看不顺眼的兵啊,都派遣到这里来就好,眼不见为净。
     但是,总还有一个特别的大麻烦就算是不在眼前,她的事情也会闹到面前。
     邢晶晶,又是因为追大嘴英闯祸上了杂志头条。害的费Sir被总部叫过去念叨了很久,幸亏费Sir脾气...

【第二章    劫色】 
     Death Investigation Extension,警队内部都知道这是“弃将”安置营。有什么刺头啊看不顺眼的兵啊,都派遣到这里来就好,眼不见为净。
     但是,总还有一个特别的大麻烦就算是不在眼前,她的事情也会闹到面前。
     邢晶晶,又是因为追大嘴英闯祸上了杂志头条。害的费Sir被总部叫过去念叨了很久,幸亏费Sir脾气好,也没骂闯祸的两个人,只是提点了几句。
     “正义,真不好意思,牵连到了你。”邢晶晶有点过意不去,因为自己抓大嘴英的事情,又殃及池鱼害得正义跟自己一起被说,“要不这样啊,我请你吃饭。”
     邢晶晶拍了拍一同下班的张正义,觉得自己这个补偿的方式很不错。她满意的笑了,眼睛弯成了月亮。
     “ Madam邢,不是你的错。”张正义羞涩的笑了笑,拿下了口中的珍宝珠,“再说了,我姑妈今晚上叫我出去吃饭。”
     “那我下次再请你,别客气。”邢晶晶看着张正义利落的摘下胸牌,塞入运动服的口袋。
     “好啊。”张正义塞好胸牌,“Madam邢我先走了。”
     张正义一路小跑到姑妈说的那家咖啡馆,还在纳闷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一路上的店家都披红挂绿打扮的十分喜庆,各种打折活动层出不穷。最重要的,路上的男男女女都是成双成对。
     “正义啊,你怎么才来?”刚进门就看到姑妈神神秘秘的招手,张正义小跑了过去。
     “你怎么穿成这样?”姑妈一脸嫌弃的打量着张正义的衣服,啧啧啧,这像什么样子!运动服,运动鞋,一点都不郑重。幸亏自己有后招,“给你!去卫生间换上。”
     “姑妈这是什么?”张正义抱着姑妈强塞过来的东西,拿下嘴里的珍宝珠。
 “西装啊!快去!”姑妈推了他一把,再不快点约定的时间到了一线牵的姑娘该到了。
     一向对姑妈言听计从的张正义叼着珍宝珠,抱着西装转身去了卫生间。
 五分钟后,姑妈看着张正义身穿西装满意的点头。张正义倒是觉得自己浑身不舒服,一会儿摸摸领口,一会儿松松领带。
     “姑妈,这是怎么回事?”总感觉姑妈怪怪的,好像瞒着自己什么一样。
     “正义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我给你约了姑娘相亲……”还没等姑妈说完,张正义惊讶不已,拿下嘴里的珍宝珠:“你给我相亲?!”
     “你都多大了?还不找女朋友?让你相亲是为你好,你要好好跟人家姑娘聊。”姑妈很满意那位姑娘,又好看又温柔。
     “姑妈就先走了,你好好陪陪人家。”姑妈风风火火的留下一句,抱着张正义换下来的运动服就走了。“记得啊,带着黑玫瑰的姑娘就是你要等的人。”临走之前还把他嘴里含着的珍宝珠抢走了。
     张正义有点无可奈何,姑妈晃点自己过来吃饭,结果是相亲?罢了,既然是姑妈已经安排好了,那就见见吧。左右不过是请人吃一顿饭,就当是多认识一个朋友,也没什么的。
     想通了的张正义看着姑妈远去的背影,把玩着刚刚姑妈塞到自己胸口左边口袋里的黑玫瑰。
      不知道那个姑娘什么样子?是不是姑妈说的那般美好?
     想到自己等会儿会遇到一个温柔美丽的姑娘,张正义笑了,有点傻乎乎的。
     “不会是那个吧?!”张正义眼神特别好,看见进门一个膀大腰圆的女士,胸口别着一朵黑玫瑰。他吓得把自己手上的黑玫瑰拿到了桌子底下,还用另一只手拿起桌布遮上。
     不过幸好这位女士虽然是往张正义的方向走了过来,但是走过了这个位子。
     “幸好不是。”张正义松了一口气,不知道她是什么样子?他又把桌子底下藏着的黑玫瑰拿了出来,闻了闻,果然很香。
     咖啡店,饭店,酒店处处人满为患,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笑着闹着。
     今天是情人节,有人得意,就有人失意。
     成双成对终成眷属的有情人很多,失意有缘无分的也很多。借酒浇愁的人便少不了,有些流氓地痞打得就是这个主意。
     他们的黑话就是捡尸,醉酒不醒的妙龄女子就是他们下手对象。
     “有没有机会可以请这位小姐喝个酒?”五个男人蹲在地上喝啤酒,看见对面街头走过一个身材绝佳的女子,一身皮衣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商量了一下,色从胆边生,围了上去。
    被围住的就是马叮当,她挑了挑眉,看着他们急色愚蠢的样子。
     试想马叮当身为驱魔女天师虽然没有了一身法力,可是十几年的童子功可不曾落下。
     “小妞,我们去喝个酒吧!”一个男人恬着脸笑着伸手去搂马叮当的肩膀。
     马叮当随手把玫瑰花梗叼在了嘴里,没等到他的手触碰到自己的肩膀。伸出左手拉住那个人的手腕,右手反劈,只听得“咔啦”一声。
     “啊啊啊,我的手脱臼了。”那个人鬼哭狼嚎,“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上!”
     马叮当听到手下这个人嘴里不干不净,狠狠地踹了他的膝盖弯。他“咚”地一声跪了下去,干净利落。
     “速战速决,你们是一个一个上呢?还是……”马叮当踹开那个人,活动着手腕。“一起上?”
     剩下的四个人面面相觑,遇上了点子硬的刺头了。上不上?当然上,不然以后怎么混?
     电光火石之间完成了眼神交流,“兄弟们抄家伙,花了这个骚娘们的脸,看她怎么半夜出来勾引男人。”
     电棍,折叠刀,匕首,马叮当看着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凶器摇了摇头。纵使这样,也是不堪一击。
     伸出大长腿踢飞迎面而来匕首,躲开冲击力,反手用肘击中他的胸口。捂着胸口跪了下去,咳嗽着。
     并不停下的伸出食指中指的指甲对上左侧来的那个人的双眼,他吓得停顿了一下。好机会,狠狠地踢了他的下面。
     “当啷——”匕首坠地,“啊!!!”他痛的捂住了下面,眼泪都流出来了。
     “还有你!”马叮当朱唇一启,“别着急!”
     他看着兄弟被踢,手抖了一下。“臭娘们,不要以为这样我就怕了你了。”又嗷了一声给自己壮胆,冲了上去。
      一个起手式,马叮当灵巧的避开了电棍,狠狠地击中他的肚子。又迅速的转身躲到了他身后,避开了他喷出的秽物。用力踢上了他手腕,电棍随着他手抬起飞了上去。
     踹开人,接过电棒。借着踹人的力度,飞到空中转了个身一个泰山压顶长腿压到身后那个打算偷袭的人肩膀,“咚!”双膝跪地声清脆。
     “你们恶贯满盈嘛!”马叮当看了他一眼,笑了笑。
     不过在他眼里就如同魔鬼,他紧张吞了一口口水。“咕咚——”
     “姑奶奶饶命!!!”他求饶着,不敢有什么绮丽的想法。手里的刀也掉落在地上,泛着寒光。
     “把身上的钱都交出来。”马叮当可不干赔本的买卖,除暴安良?要看自己的心情。现在本姑奶奶的心情很不佳,当然有人要破财。
     “给给给!”他掏出钱包,拿出所有的钱递了过去。看着女罗刹不接,又把上衣口袋里面的钱,裤子口袋里面的钱也都递了过去。
    “这么点?”才一千不到?
     听着女罗刹语气里透出不满意,他机灵的说:“他们还有钱,我去拿!”
     马叮当露出孺子可教也的表情放开他,看着那个女人背对着自己,他掏出了另一把刀对着她的腰刺了过去。
      千钧一发之际,马叮当仿佛背后有眼睛一样。一个转身,皮衣的下摆旋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呲——”电棍毫不留情的架到了那个人的脖子上,看着他被点到口吐白沫才罢手。
     “听到他说了什么吗?”马叮当朱唇轻启,说出的话不含一丝感情。说完她看了一眼伤况最轻的捂住胸口的那个人,那个人机灵的把兄弟们的钱包都拿了过来捧着一堆钱走了过去。
     “一共六千五百六十八,这五百九十八给你们当医药费了,给我滚得远远的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马叮当接过钱数了一下,把零钱丢在了地上。
     那个胸口疼的捡了起来,唯唯诺诺地回答:“是是是!以后都不再出现在这片。”
      马叮当看着他们五个人的衰样开心的笑了,让你们碰上了姑奶奶,活该。
 马叮当收好钱往前走,感受到左侧有一道视线一直黏在自己身上。没有感受到恶意,算了。
      她整理了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的红玫瑰,还好,一片花瓣也没掉。捏着红玫瑰把玩着,这怎么没开花?
      又笑了起来,莫不是被那个怪女人洗脑了?未开的玫瑰怎么可能遇到一个人就开了?怎么看都需要一日时间才能开。
      现在也不早了,不如去前面看看有没有什么云吞面,甜汤带点回去给小馋猫吃。

第五维

【马叮当X张正义】与你有约

[图片]

【第一章    算命】 
    “咚咚咚咚。” 
     有节奏的敲打声连绵不绝。 
     不轻不重,不急不缓。 
     打击声传到二楼卧室,一个睡相恬静面容姣好的女子弯眉微蹙。长若蝶翼的睫毛动了动,灿若星辰的美眸缓缓睁开。
    “大咪这是在闹什么,嗯?”有些不悦的女声嘟...

【第一章    算命】 
    “咚咚咚咚。” 
     有节奏的敲打声连绵不绝。 
     不轻不重,不急不缓。 
     打击声传到二楼卧室,一个睡相恬静面容姣好的女子弯眉微蹙。长若蝶翼的睫毛动了动,灿若星辰的美眸缓缓睁开。
    “大咪这是在闹什么,嗯?”有些不悦的女声嘟囔了一句,带着刚醒过来的沙哑,有些别样的好听。 
     一大早,马叮当就被楼下咚咚锵锵的声音吵醒,她拿过闹钟看了一眼,六点。 
     掀开被子,套上白色的棉拖。一双白皙笔直的长腿随着主人的走动若隐若现在睡袍里,卫生间的门缓缓关上。 
    “哗哗——”流水声响起。 
     刷牙洗澡。 
     这是马叮当去了美国留学以后带回来的习惯,每天早上冲个凉。 
     卫生间的门被拉开,马叮当穿着她那标志性的黑色皮衣。纤长手指揉着毛巾,擦拭着湿发。 
     不再滴水以后,开始了每天的护肤。 
     闹钟缓缓走到了七点,马叮当完成了最后一步画口红。她抿了抿口红,对镜子里的自己眨了眨眼。
     完美。 
     关了卧室门,下楼。 
     远远的就看见大咪欢欢乐乐的拉着小咪忙活着,把节日必备的调节气氛的彩灯往墙壁上挂。 
    “姐,这些有什么好忙活的。人类的节日有什么好玩的?”小咪不热衷这些,将手上大咪硬塞过来的彩灯丢在沙发上,直接坐了下来。 
     两个人听到马叮当下楼的声音,一起抬头看。
     真不愧是姐妹,动作一模一样。 
    “老板早上好!”大咪元气满满的问好,听到旁边没有声音,看了一眼小咪。
    “老板早。”小咪被大咪用胳膊肘戳了一下,只好问了个早安。 
    “老板是我们吵醒你了吗?”大咪觉得马叮当今天下来的早了些,有点局促不安的揉着手里的一串彩灯。“我不是故意的,刚刚在钉钉子,我想着早点装饰完早点开张。”
    “不用管我,你们忙。” 
     马叮当走到吧台里面,从背后的酒架上拿下一瓶红酒。 
    “嘣。”酒塞被打开,红色的液体缓缓注入干净透明的酒杯。 
    “哎呀小咪,老板是刚刚才盘下来这个酒吧,人流量肯定不大,我才需要你给我帮忙啊。”大咪循循善诱,“人类的节日也有好玩的啊,热闹。你不就是很喜欢热闹?我们把酒吧装饰的好看,人多了就热闹了。” 
    “行了,我说不过你。”小咪认命的捡起自己丢在沙发上的彩灯,往墙壁上挂。 
    “老板你这么早就喝酒?对胃不好的。”管家婆大咪这下也不局促了,也不教育妹妹了。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劈手夺走了马叮当的红酒,又用另一只手从吧台台面底下的台子上神奇的拿出了一碗粥。“五谷粥,还温着。” 
     马叮当看着大咪圆圆的脸,勾唇一笑。 
     接过粥,不烫,正好。
     一饮而尽,然后从大咪手里拿过红酒。 
    “这下我可以喝酒了吧?” 
     大咪一脸我被你打败的表情拿上空碗,打算去院子里洗。 
    “请问这里谁是老板?”一个看上去面相憨厚老实的男人敲了敲门,“我是来送新招牌的。” 
    “你就放那门口吧,等会儿我来挂。”大咪起笑吟吟的走了过去。“多少钱?我给你。”
    “三百块,”他挠了挠头,憨憨的笑了,“要我帮你挂吗?” 
     他看见这间明显还在装饰的酒吧只有三个女孩的时候,怕她们够不着好心的问。 
    “谢谢,我这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招牌不着急挂。”大咪永远这么平易近人。
     接过钱,送招牌的男人把招牌放在门口地上靠着。“东西我就放在这里了,先走了,如果你们要有什么需要可以再来找我。” 
    “小咪,去钉钉子。”大咪指使着小咪,小咪一脸不情不愿的拿起一盒钉子。
    轻轻一跳,跳到高墙之上。
    小咪钉好一排钉子,跳下来。
    行云流水,三分钟就搞定了。
    马叮当此时已经放下酒杯,走了过去。她亲手挂上牌子, Forget it bar。
    大咪此时忙完了,走过去插上电。马叮当看着字母一闪一闪的,垂下眼让人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大咪没敢打扰她,拉着小咪继续布置去了。
    今天,情人节,西方的节日,正式开业。
    忙,很忙,特别忙。 
    忙到一晚上都没停,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马叮当准备出门走一走,权当放松一下自己。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小巷。 
     像是被人召唤一样,着魔的走了进去。 被一串串小灯装饰的小巷里有个黑衣女子,黑纱蒙面看不真切。 
     头顶的小串灯发出柔和的橘色光芒,给她打上一层模糊的光。
     欺世盗名的算命者? 
     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马叮当摇摇头准备离去。 
    “想问姻缘吗?” 沙哑却并不刺耳也不难听的女声响起。 
     “你是在跟我说话?” 问完有些莞尔,多此一问。这里除了她也只有我自己,不是问我还是问谁? 
    “想问姻缘吗?” 那个女人并没有回答自己,甚至头也不抬。只是又重复一次自己的询问,明明是疑问句,却很笃定。 
    “你去外面生意会更好,外面为情所困之人不少,你说几句好话说不定会有更多的钱。” 
     马叮当确实勾起了好奇心,撩了一下长发,走了进去。
    “我不收钱。” 那个女人终于说了一句不一样的话,而且抬头。
     直视着她的眼睛,马叮当感觉似乎看到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看到。
     有意思,不收钱的算命? 
    “想问姻缘吗?” 对视眼前这个女人,蒙面女子知道她不相信自己,肯过来坐下只是单纯的好奇。自己不气不恼,问了第三次。 
    “三世书我可以倒背如流。”马叮当可是除了马灵儿以外的马家最有潜力的存在,也是最强者。
     南毛北马马家第四十代传人,不是说说而已。
     为什么她这么在意我的姻缘?  
     我……还能有姻缘吗? 
     想到那个人,马叮当黯然神伤。
    “不需要三世书。”那个女人翻开手中的书,认真的看了起来。
     不需要三世书? 马叮当被这句话打破了自己的神伤,那怎么算? 姓名年龄,生辰八字都不要可以算命?
    “前世因今世缘是注定的。”她悠悠的开口,又翻了一页。 
     这世上会有注定二字? 
     马叮当有些不信,从随身携带的女士包里面拿出一根薄荷香烟。“不介意我抽根烟?” 
     在那个算命面前坐了下来,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听听也无妨。 
    “不能计,也不能算。” 
     这第二句话也是废话,既然不可算那自己坐在这里有意义? 
    “既然不能算,我又为何要算命?”红唇开启,一句反问。 
     吸了一口,吐出烟圈。烟四处飘散开来,马叮当的脸也氤氲的看不清。 “发生了的事,不可以改变。”不急不缓,没有任何情绪。 
     往事不堪回首,未来不可追寻?
     呵,马叮当继续抽着烟。 
    “我要告诉所有迷失的人,不但要认命,还要懂得如何接受命运。” 见那个女子不言不语只是默默抽烟,她也不慌不忙继续开口。“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不能不相信命。” 
    “那我想知道我以后的路怎么走。”马叮当将手上的烟灰在桌角轻轻磕了磕,用那双大眼睛看着她。 
    “要知道以后的路就知道你从何处来,才能知道该怎么走。”蒙面女子低头看着书。
     “你前世死于唐朝,和一个很有权势的人在一起。但这个人太执着,太有野心。他忽略了你对他的爱,等他幡然醒悟已经太迟。” 
     “有意思。”唐朝?前世还跟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在一起?不会再告诉我其实我是杨玉环?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心里嗤笑一声,说真的,马叮当不相信眼前这个女人所说的话。
    “当你真正缘分开始的时候,它会告诉给你知道。” 那个女人看着眼前人怎么都不相信的样子,也没多说二话。伸手从桌子左侧的一个印着帆船行海的盒子里拿出了一朵含羞未开的玫瑰,殷红似血。
     “前世是因,今世是果。好好去爱这个男人,他会还给你前世所欠你的一切。”那个女人死死地看着马叮当的眼睛,一眨不眨。
     “当你真正的缘分到的时候,答应我,忘记过去。别再错失缘分,珍惜每一秒。因为时间,已经不多了。”
     马叮当看着她的眼睛,仿佛被催眠了一般。
     手上的香烟慢慢烧尽,敏感的感觉到热。马叮当回过神,转了一下烟头,本在燃烧的烟头突然熄灭。她抬手把烟头轻轻一弹,烟头以一种完美的抛物线轨迹飞入身后的垃圾桶。
    “你说的话我记住了。”
     马叮当嫣然一笑,接过那个女人的红玫瑰,转身大步离开。
    “果然,她是变数。”
     黑衣女人看着马叮当离去的背影,回神看着盒子里剩下三支白玫瑰。
     “还剩你们。”
      

MEITINGUAN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马叮当 马小玲 瑶池圣母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马叮当 马小玲 瑶池圣母



SUMTOI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至爱马叮当!...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至爱马叮当!!!(禁止商用....)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至爱马叮当!!!(禁止商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