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马天龙

855浏览    23参与
Komorebi🍯

【hp乙女】德拉科和你的日常

*啊哈哈其实是三篇咕掉的文,只写了德拉科,然后就合在一起发了。

*最近真的没啥灵感。

*ooc和幼儿园文笔我的,男神你的。

*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你=拉维妮娅。

*撞梗致歉。(貌似都是大众梗?)

①当他误食缩身药剂。

你看着坐在床上的“小型”德拉科陷入沉思。你们俩就这么面面相觑。

你和德拉科是一起长大的,看着他又回到以前的模样,不由得有些感慨。“嗯……不是鸡蛋头,应该是5,6岁的时候。”他柔软的头发垂在两边,脸蛋有两坨自然的粉红,小小的脸庞还未脱稚气。

坐了许久,终是你先打破了寂静

“额……德拉科?”

他警觉地看你一眼,战术后退,往后退了退

“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

*啊哈哈其实是三篇咕掉的文,只写了德拉科,然后就合在一起发了。

*最近真的没啥灵感。

*ooc和幼儿园文笔我的,男神你的。

*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你=拉维妮娅。

*撞梗致歉。(貌似都是大众梗?)

①当他误食缩身药剂。

你看着坐在床上的“小型”德拉科陷入沉思。你们俩就这么面面相觑。

你和德拉科是一起长大的,看着他又回到以前的模样,不由得有些感慨。“嗯……不是鸡蛋头,应该是5,6岁的时候。”他柔软的头发垂在两边,脸蛋有两坨自然的粉红,小小的脸庞还未脱稚气。

坐了许久,终是你先打破了寂静

“额……德拉科?”

他警觉地看你一眼,战术后退,往后退了退

“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这是哪里?”

他一连抛出三个问题,让你头疼不已。

“额,好吧。我叫拉维妮娅,这里是霍格沃茨,你以后的学校。至于我为什么知道你的名字,那是因为……我是你未来的女朋友。。。”你感觉罪恶感满满,居然对小孩子说出这种话。

果然,德拉科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了粉红。

“额,你是喝了什么缩身药剂吗??”果不其然,你看到桌上放了个小瓶。

你直接就在心里默默骂他,这个家伙,不知道不能随随便便就喝东西吗!!你决定去找斯内普教授,刚要出门,小家伙就说

“喂!你不会是骗我的吧?我爸爸说最近巫师也像麻瓜一样拐卖小孩了!!你要是真的骗我,我,我爸爸会知道这件事的!!”小德拉科情绪很激动,可你看他就像只炸了毛的猫。

害,从小到大,你都见多了他这个样子。

你还是扯出笑脸

“第一,我不叫喂,我叫楚雨荨拉维妮娅。第二,你从小到大最喜欢吃青苹果,你爸爸是卢修斯,妈妈是纳西莎。我们俩是在6岁认识的,你有一只猫叫安德娅……这下你信我了吧?”

此时此刻你只想去找斯内普教授。于是你打算溜出去,可就到快成功的时候,他的小手拉住了你的衣角。

你一回头,就看见了他楚楚可怜的表情,大眼睛竟有些泪光。他是叫你不要走呢。

你这个脑子,居然忘了德拉科怕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个小哭包。

“怎么啦?我们德拉科大少爷怕黑呀?”

被你戳穿的德拉科脸又红了。

“才,才不是呢!我……”他一时没有什么借口,让你惊讶的是,他反而抱住了你。

瞬间,你母性泛滥。

一个肉嘟嘟的小团子在你怀里,谁不爱?!

你笑了笑,蹲了下来,也抱住了他

“德拉科乖,姐姐去去就回~姐姐没有不喜欢你,姐姐非常非常喜欢德拉科呢~”你怕小德拉科误会,匆匆补上这一句。

可就在你说完这句话后,怀里肉乎的触感却变了,你正诧异,抬头看,却看到了性感的喉结,然后就是德拉科,16岁的德拉科。他变回来了!

你迟疑的开口

“德拉科……那个。。。你还记得吗??”

你看到了他溢满情愫的眼睛,和他充满笑意的嘴角。

“德拉科~姐姐非常非常喜欢你呢~~”他怪声怪气地模仿这你。

你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要知道,除了表白那次,你很少说过喜欢和爱的。

“我的小姐真的这么喜欢我吗?”你听出他的声音也溢满笑意。

你想逃,却被他紧紧抱住,德拉科在你额头印下一吻,轻轻说

你很荣幸,小姐,我也很喜欢你,不管是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


②当他受伤。这篇很水)

微风拂面,三年级第一次保护神奇生物课,你兴奋的不得了,蹦跶着拿起栓好的《妖怪们的妖怪书》和海格走进禁林。

“好了!现在把书打开!”海格粗厚的声音响起。

“可是要怎么打开??”金发的斯莱特林不耐烦地说。

“什么?你……你们都不会打开书吗?只要抚摸书脊就好了。”这是海格第一次上课,碰到学生恶意刁难明显紧张了。

“哦我们真是笨蛋!多么简单啊!我们怎么没想到呢?”

哎,这是他改不掉的毛病,总是喜欢攻击亲格兰芬多的人(包括格兰芬多)。你翻了个白眼,

“闭嘴!德……马尔福!”他瞪了你一眼,显然是不满你公然挑衅他。

哼,没在怕的,你也瞪了回去。

“今天我们来学习鹰头马身有翼兽,来和巴克比克打个招呼!”

同学们都很惊讶,只有你和哈利愣在那儿。

海格喜出望外。

“哦!太好了!哈利!拉维妮娅!快过来,巴克比克会很高兴认识你的!”

德拉科不可思议地睁大双眼,连忙挤到前面来,拿着苹果啃,一脸怒气。

你回头看了他一眼,顶着一副快要上刑场的表情,吞了吞口水。

他也皱着眉头,仿佛在说:“蠢狮子,你要是敢上去你就死定了!”

在海格讲了一些注意事项后,你学着哈利的样子鞠躬……你成功了!

“好样的,格兰芬多加五分!我想现在巴克比克愿意带你们飞一圈了。”海格不等你们回答,就把你们抱了上去。

“什么!?不!!等一下!我恐高啊!!”

“哦,那就让哈利抱着点你……好了。”你感到有一束炽热的目光朝你射来,你不敢回头不难想象小少爷的脸色成什么样子了。

还没等你反应过来,鹰马就带你飞上了天……

“啊!!!!哈利!!抱紧我啊!——”好吧,哈利尴尬的手不知道往哪里放,然而底下小少爷听见这句话,显然脸色更黑了。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你才感到身体回到了地面,你这才敢睁眼。偷偷瞄了眼德拉科,完全就是生人勿近的样子。

突然他向巴克比克走去,看也不看你一眼,你知道他又生气了。

“哼!既然疤头也能做到,我想你并不危险吧?嗯?你这只丑陋愚蠢的野鸡。”下一秒巴克比克忽然抬起爪子狠狠抓在了他的手臂上。

你了解他,从小到大哪受过这样的伤!你心疼极了。也不管什么地下恋情会不会曝光,直接叫了出来“德拉科!不!!”

你立刻过去扶着他,他痛得不得了,嘴里喃喃着

“哦,天哪,我,我要死了……你和你的野鸡会受到惩罚。我爸爸会知道这件事的!噢……”你知道他是因为你受了伤。

“海格!他必须被送到医院!”你努力装作冷静的说。

一路跟着他到了医疗翼,庞傅雷夫人给他包扎好,她同意你和他待一会儿。

“德……德拉科,还疼吗?”

他把头偏在一侧闷闷的说了一句“走开”

“德,德拉科,我错了……”你的声音染上了哭腔,他转过了头,看你脸上写满了心疼。

“你哪错了?”他冷冷地说。

“我,我不应该去骑鹰马……”

“该死的!你居然让破特抱着你!哼!我没吃醋。”

“德拉科,我,我没想的啊!我恐高你知道的……下次,我一定不会了……你,你的手怎么样了?”你快要哭了,他看着你通红的眼眶,还是于心不忍,凶巴巴的说“过来!”

你毫无底线乖乖地去把小脸埋在他胸前,小心翼翼地注意不碰到他的伤。

“以后不许让别的男人抱你……”他的声音里带有撒娇和埋怨。

“真不知道该说你笨还是反应太慢……”

他伸手揉乱你的头发。

③当你被前任骚扰当你被前任纠缠

又名:他吃醋了!

*  你前任名:Gavin·Frank(盖文·弗兰克)。没什么寓意,取着玩的。分手原因是他养鱼被你发现,不欢而散。



夏至。

春天随着落花走了,难得的好天气,你约上你喜欢的人德拉科去霍格莫德小镇。

打扮一番,你满意的站在镜子前——白色吊带纱裙全身点缀着一圈圈蕾丝和暗纹,肩上斜挎着一个布包,脸上也化了淡妆。澄澈的双眸如水一样纯净。

你们约好了在霍格沃茨大门口等,可刚出了门就看见了……你的前任。你立刻拉低帽子转身就走。

“梅林保佑!不要让他认出我……”并不是你对不起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而是一见他准没好事。

“拉维妮娅!等等!”好吧,真是祸从天降。你不由得脚步一滞。

“弗兰克,你要做什么?我今天还有事。”你皱着眉,冷冷道,精致的脸上写满了厌恶。

“妮娅!我是来和你道歉的,原谅我吧!你对我是有感情的对吗?你走后,我天天夜不能寐辗转反侧!星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

在他说完这段腻人的情话后你彻底服了他的厚脸皮!

“还星河滚烫,怎么不烫死你呢!还有,别叫我妮娅!我们没那么熟!原谅你是不可能的!我们已经毫无瓜葛了。”

刹那间,盖文脸上“温柔”的表情消失殆尽,换上了你从前从未见过的凶狠。

你慌了“盖文·弗兰克,你要干什么?……”

“呵,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怜香惜玉了!”说罢他抓住了你的手腕抵在墙上让你拿不了魔杖,同时脸朝你靠近。

“啊!!!变态!!放开我!”你闭上眼陷入绝望,眼泪不停在眼里打转,可是想象中的侵犯并没有到来,而你被禁锢的双手也被放了下来。

你睁开眼,却看到了盖文被德拉科的魔咒击中,坐在了地上。你觉得德拉科仿佛是救命的天使!随即盖文马上站了起来。

“你小子是谁?坏我的好事!”他狠狠地咒骂着。

“没人告诉你,不该对女生动手动脚的吗??!”他气红了眼。

“我和我女朋友亲热,管你什么事!别坏老子好事!给我滚开!”

“谁是你女朋友了!你这个变态!”你利用这个空隙掏出魔杖站在德拉科旁边。

德拉科挑了挑眉“如你所见这位小姐说的,那么,离 她 远 一 点!!!”德拉科马上变得很阴狠。

“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又是她什么人?”

“我?我是她男朋友。”德拉科装作平静地说着,可脸上的绯红还是出卖了他。

“是真的吗?”你不由得在心里想,紧张与心动交织在你心里,再次抬头看着他,仿佛所有的委屈和不甘都有了归宿。你和德拉科之间就像是充满了粉红泡泡儿,而盖文则自讨没趣的走了。

你转身抱住了他,哭的很狼狈。而德拉科愣了一下,随即轻轻拍着你的背。

“哭吧,我知道你很委屈,对吗?”

是啊,总有一个人会和你说“哭吧”而不是“别哭”。

“真没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和你表白呢,”他轻轻笑了笑。

“今天准备的完美告白都白费了呢……我一定要让我爸爸知道这件事。你说对吗?马尔福夫人?”德拉科看向你的眼里充满了星辰。

不过爱情不就是这样充满意外坎坷却又甜蜜吗?

吻打破了所有的言语,初夏的微风带着甜蜜的花香轻轻拂面。

你意识到,那时好奇过的宇宙或许就是他吧。


_甄杳_

莫不静好/捌

夕阳西下,董记酒馆后厨忙碌起来,红儿带着四妹七妹收拾桌椅,橙儿黄儿并着黑鹰金吒自门口进来,正巧碰见也到了门口的蓝儿柳宜宣,一切都是如此平常和自然。只是......


“今日怎么不见五姐?她平日总是最早回来的呀。”


蓝儿一语教众人都生了疑,不觉也都奇怪起来。门外却是急匆匆走进来一人,便是那马天龙回来了,只是面上神色生硬,眉峰蹙紧。他步子大,青儿只得跟在后面小跑,也是满面慌乱。


“欸呀天龙,你先听我说嘛。”


橙儿向来护妹心切,见此景只想大喊一句。


“马天龙你干什么?”


再将佩剑拔出来便是了。一旁绿儿拽拽她衣袖,贼兮兮笑着冲她眨眼。橙儿疑惑,一句话也吞了下去。姐妹一...

夕阳西下,董记酒馆后厨忙碌起来,红儿带着四妹七妹收拾桌椅,橙儿黄儿并着黑鹰金吒自门口进来,正巧碰见也到了门口的蓝儿柳宜宣,一切都是如此平常和自然。只是......


“今日怎么不见五姐?她平日总是最早回来的呀。”


蓝儿一语教众人都生了疑,不觉也都奇怪起来。门外却是急匆匆走进来一人,便是那马天龙回来了,只是面上神色生硬,眉峰蹙紧。他步子大,青儿只得跟在后面小跑,也是满面慌乱。


“欸呀天龙,你先听我说嘛。”


橙儿向来护妹心切,见此景只想大喊一句。


“马天龙你干什么?”


再将佩剑拔出来便是了。一旁绿儿拽拽她衣袖,贼兮兮笑着冲她眨眼。橙儿疑惑,一句话也吞了下去。姐妹一处,心照不宣地不出声,瞧着青儿二人。马天龙站定,却未曾转身,青儿急急跑上前去,转到他身前。


“欸呀你急什么呀?我也没有同意和那个人走呀!”


马天龙只硬邦邦回了一句。


“我不曾急。”


至此,大家已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红儿不再旁观,走上去问道。


“你二人今日可是遇见什么人了?”


鱼日自后头端菜上来,正巧看见此一幕,急急忙忙放下盘子,颠颠过来。


“我知道我知道!今日姻缘馆来了位阔公子求姻缘,看着五妹便只说要这姑娘。还说什么愿意千金求娶,今生今世只她一个。还有什么他家底厚实保管把五妹养得如同那宫里的娘娘。这马公子听了这些当然就不乐意了呀。”


绿儿上前拉他回来,瞪了眼睛。


“不说话难道有人当你哑巴?”


红儿温温柔柔道。


“不过一点小事罢了,何苦闹僵?快先好好吃饭来。”


马天龙却道。


“大姐!你不知,那公子非要青儿同他走,任凭我们如何说我二人已是有了婚约的,他也不罢休,还说什么既未成亲便都可不算,他再多出些银子便是了。我如何不气?”


青儿委屈道。


“那又非我的错!你如何来不理我?”


“我哪里不理你?我只是......嗐。”


众姐妹平日里多少总教青儿调侃揶揄,原想着此事先瞧瞧平日里机灵聪敏的青儿如何吃瘪,可至此却知并非青儿有错,她又在一旁委屈,眼眶中隐隐有泪,不免教人心疼。因而姐妹情深,倒是劝的劝,哄的哄来。好容易两人都哄上了桌,却是谁也不语。一顿饭没了青儿同绿儿一唱一和,却像是没滋没味一般。橙儿黄儿见此景,总要为妹妹不平,都要拍桌起来同那马天龙理论,却被大姐一边一个摁了下来。食神瞧着不对,同马天龙低语几句,换来他带了感谢的目光。吃过了饭,众人各自分工收拾,独马天龙拉着青儿往一旁去了。蓝儿不安地瞧着。


“五姐不会有事吧?”


黄儿一听便急了,提剑便要跟去,绿儿将她一拉。


“罢了,让他们自己说开也好。”


青儿本就因着登徒子不知好歹憋了一股子火气,马天龙又因此冷着脸,可是又给她添了几分委屈。满心的情绪压着,不免未开口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马天龙顿时慌了手脚,又是替她擦泪,又是小心翼翼扶着她肩哄。


“青儿,你......你莫哭呀。我,我不是怪你的。我不过是瞧那公子仗着财势如此嚣张有些气闷,方才未能平静,教你受了委屈,是我的不是。”


青儿抽噎,红着眼眶瞧他。


“那你以后不许因为这个凶我!”


“自然不会的,我明日带你去买那上好的胭脂赔罪便是。”


他此话也有些赌气意味,那阔公子不是说什么成婚之后会送青儿衣物首饰胭脂水粉?这些他自也能送得。只是青儿却噘了嘴。


“我才不要那什么胭脂了,我只瞧你怎么哄我。”


马天龙笑起来。


“好好好,小仙女不要胭脂也好看的。”


“还有呢?”


“嗯......再哭就不好看了?”


“谁说哭就不好看了!我哭也是好看的!”


二人说说笑笑闹作一团,事也就解开了。第二日那公子又去打扰,隔壁董记酒馆便派了鱼日骑了快马往街头武馆去了。不一会便有一位黄衣姑娘并一位橙衣姑娘赶来,剑已出鞘三分,那公子吓得连连后退,只说不敢再来。那橙衣姑娘又托县衙查了这公子底细,搜出不少违规经商的证据,他那挂在嘴边的家产总还是充了公。晚间吃饭大家嘻嘻哈哈举起酒杯。


“如今一看若非五妹,还端不了这黑心奸商呢。”


“可不是,得好好敬五妹一杯酒。”


鱼日忽然想起什么。


“欸对了,马兄啊,食神昨日替你洗碗筷,教你有空同五妹解释,我呢又是帮你报信,金吒又陪着三姐去撑场子,黑鹰也受托查处了他,我们这么帮你,今日的碗筷你看是不是......”


马天龙瞪眼。


“那宜宣和董兄呢?”


柳宜宣向来与他熟悉,便笑道。


“我们也在精神上支持你了呀,天龙,你就认了吧。这是好事呀,洗个碗又算什么。”


大家都起了哄。


“是呀,算什么。让五妹也一起罢,洗洗碗筷说不准这喜就来了,到时成亲了哪里还用担心什么公子来求娶呀?”


“那阿绿你以后也和我一起洗好了!我也想早点有喜事!欸我不对,你放开我啊......”


又是一日欢喜。

_甄杳_

莫不静好/贰

七位公主聚首,联手抗敌。却不料那阴蚀王吸去了权杖法力,功力骤增,纵使是七仙联手亦未能将其制服。三界从此变了天,那阴蚀王收了天庭元老,逼迫其为己效力。而那七位公主乃是天生的神灵,杀不得毁不得,阴蚀王恐七仙因情破牢笼下界,便寻得月老调配忘情水,送与七仙喝下,自此一来,便能永世囚七姐妹于天界,这魔头从此便无敌了。


忘情水喝下,世间情爱皆忘却。天牢阴暗,将那七色光阻住,人间再无阳光。


又说那七位公主之有情人,食神同那金吒乃是天上神仙,瞧那光景已然明了七仙战败。且不说此二人,即便是余下凡人,见那天地间一片昏暗,也知再等不来心上人。可如今他们俱是无能为力,不知七仙生死,又无力去寻。


那甘...

七位公主聚首,联手抗敌。却不料那阴蚀王吸去了权杖法力,功力骤增,纵使是七仙联手亦未能将其制服。三界从此变了天,那阴蚀王收了天庭元老,逼迫其为己效力。而那七位公主乃是天生的神灵,杀不得毁不得,阴蚀王恐七仙因情破牢笼下界,便寻得月老调配忘情水,送与七仙喝下,自此一来,便能永世囚七姐妹于天界,这魔头从此便无敌了。


忘情水喝下,世间情爱皆忘却。天牢阴暗,将那七色光阻住,人间再无阳光。


又说那七位公主之有情人,食神同那金吒乃是天上神仙,瞧那光景已然明了七仙战败。且不说此二人,即便是余下凡人,见那天地间一片昏暗,也知再等不来心上人。可如今他们俱是无能为力,不知七仙生死,又无力去寻。


那甘露大太子金吒本欲冲上天庭与那魔头一搏,孰料师父父亲俱阻拦,又因阴蚀王法力过强盛,只教他心有余力不足。可怜甘露大太子日日窝在那山上洞中,只因在此处那三公主曾与他朝夕相处。焰火映得山壁一片暖意,金吒心里却冰凉一片。


马天龙仍能记着他与青儿曾携手走过落魄时光,那时二人几乎是相依为命。他失了家业权势,青儿失了最为看重的容貌,可苍天有眼,终是让他二人遇见。他为她低声下气求老友帮忙,她为他自愿随囚车奔波。


“这是上天安排的,让你来帮我,我来帮你。”


一路以来,马天龙早已将她视作重要之人,他本想着,待尘埃落定,便同她求亲,倾尽一生也要护她周全。可现下却是再见不着她。


绿儿是瞒着鱼日回天的。鱼日第二日挣了眼,问了表弟才知他的阿绿已上了战场,这一别连告别都未有,如今却是再也不能重逢。曾记那时林中初遇,他便许下娶仙女为妻的诺言。他二人拌嘴打闹,日子过得也是十分快活。阿绿的一颦一笑他记得太深了,乃至在这无光的世间,他总能瞧见草木后阿绿俏生生立着,向着他眨眼撇嘴。可往往等他想要跑去拉她的手,却发现不过是一场幻象。每每心痛至极,他却只能拉着董永,抚着心口。


“表弟,我这儿好疼啊。”


那间原有六人挤着的小屋自此也冷清下来。酒馆生意也因经营者无心打理日渐萧条下来。董永身侧少了那贤惠妻子的身影,食神时常踱步至他与红儿常见面的土地庙前。这日子蒙了灰尘。


若说悔,黑鹰自认从未做过错事,可为何如今总是闷闷的?阴雨连绵几日,他又何尝不想再见那暖橙色再现?近日他办案时总会出神,若是再有人施法术前来干扰,他竟会有些喜悦。只是恐怕那橙衣仙女再不会站在他面前施法定住他了。若是重新见她,或许他应将心思挑明罢。


柳宜轩成日坐在屋中闭门不出,任凭柳姐拉他出门也丝毫不动身。砚台墨汁已干,这书生却似不知一般,仍一笔一笔戳在宣纸上。陆姑娘终究是走了,这次并非姐姐找她回家,是她自己愿回天救这苍生。再见已难,空留纸上墨香而已。街角若见有着蓝衣的女子,柳宜轩总会赶去寻,明知无果却总抱着希望前去。世人只道柳家公子魔怔。


所谓相思。

_甄杳_

童稚(青儿×马天龙)

雨过天青。青草还沾着未干的雨水,打湿了青儿足上一双鞋,她却全然不顾,仍在草间蹦蹦跳跳。倒是马天龙赶不上她,在后头遥遥喊她。


“青儿你慢些跑,当心湿了鞋袜。”


青儿回首一笑,应道。


“左右已经湿了,还顾忌它做什么。”


语毕,她又折回去牵马天龙的手,欲拉着他一同往前去。马天龙被她拉得一个趔趄,微微摇摇头,含笑跟在她后头。他二人此行是来放风筝的。一连下了几日雨,青儿在家中闷得都要长了草。午间天一放晴,她便磨着马天龙出来玩耍。马天龙思量片刻,想着凡间的戏是她未曾听过的好东西,便要带着她去梨园听戏。谁知青儿听那台上咿咿呀呀的,觉着好生没趣。那台上唱至还未半个时辰,她便打了好些哈欠...

雨过天青。青草还沾着未干的雨水,打湿了青儿足上一双鞋,她却全然不顾,仍在草间蹦蹦跳跳。倒是马天龙赶不上她,在后头遥遥喊她。


“青儿你慢些跑,当心湿了鞋袜。”


青儿回首一笑,应道。


“左右已经湿了,还顾忌它做什么。”


语毕,她又折回去牵马天龙的手,欲拉着他一同往前去。马天龙被她拉得一个趔趄,微微摇摇头,含笑跟在她后头。他二人此行是来放风筝的。一连下了几日雨,青儿在家中闷得都要长了草。午间天一放晴,她便磨着马天龙出来玩耍。马天龙思量片刻,想着凡间的戏是她未曾听过的好东西,便要带着她去梨园听戏。谁知青儿听那台上咿咿呀呀的,觉着好生没趣。那台上唱至还未半个时辰,她便打了好些哈欠。饶是如此,她也未催着马天龙回去。一来因着马天龙带她看戏原是好心教她尝个新鲜,二来入这戏园子前,她是瞧见了马天龙掏了银子的。如今马天龙手里并不富裕,她怎好教他白花这份冤枉钱。


马天龙察觉妻子似乎不喜欢这戏,便悄悄拉了她袖口,低声问她要不要出去。青儿诧异,亦低声反问。


“不是花了银子的,出去岂不是白将银子扔在这儿了?”


马天龙知她是仙女原不懂这些,且她又是个没甚顾忌的。而她现如今这般体谅他,不觉心里有些涩涩的,却亦是温暖异常。他向着青儿一笑,说是不碍事,银子总能挣下,只她开心便好。他如今与柳宜轩一同卖字画为生,柳宜轩写字作画,他出门卖出,也能赚下些银子。青儿闻言登时笑得眉眼弯弯,随着他一同出了戏园子。


天色尚早,他二人在街上慢慢走着。街边一处小摊上挂了各式风筝,有小燕儿蜈蚣,还有是美人儿模样,青儿只一见便移不开眼。那摊主瞧着她喜欢,上前来欲来说动他二人买一个回去,抬头一见青儿模样,却愣了半日,只道是天仙下凡。马天龙忙将妻子护在身后,二人要走,那摊主却去拦。


“啊呀二位,我从未见这般美貌的姑娘,实在多有冒犯。不若我送姑娘一只风筝,权当赔罪罢。”


青儿欣喜异常,笑眯眯随着摊主去挑风筝。忽见一旁挂了个青龙,她便伸手一指。


“就要这个,多谢您好意!”


摊主替她摘下那风筝,马天龙亦连连道了谢,二人便去寻空旷处要放风筝。一路上不免感叹,这世间好心人原还是多的。好容易寻了一处地方,青儿拉着马天龙往那草地中央去。她未曾放过风筝,只在一旁要看马天龙给她放。马天龙持着风筝,教青儿持着线,逆风奔去。青儿是个机灵的,经马天龙一教便懂得如何做,瞧着远处马天龙松手,她便拉动风筝线。二人配合,不多时风筝便飞上青天,那青龙在天上摇头摆尾,栩栩如生。他二人相视,俱是开怀笑了起来,仿若垂髫小儿。


然那风筝的线却不知怎的教树枝挂上,竟是磨断了去。青龙摇晃几下,终是远去了。青儿不免有些郁结,马天龙便在一旁安慰。


“你瞧,青龙去了,你的天龙仍是在的。”


青儿瞧他面上认真,嘻嘻笑起来,复拉起他手奔起来。马天龙跟着她一处,二人鞋袜已然湿透,却无一人在意。草地间嬉笑不断,他们似两个孩子一般,迎着春风,肆意奔跑。


四时可爱唯春天。

Anka

【hp】(德哈)别逃我的公主2

"我叫哈利波特。。。能不能不要再叫我男公主了。。"哈利要被这头该死的龙烦的疯了。

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哈利深刻的意识到了这条龙及其缺乏常识,甚至到了严重与时代脱节的程度。

观念还停留在人类就是公主,抢来了就能有下一代了。 

哈利现在正极为无奈的躺在一堆相对比较柔软的纸币堆里。在此之前甚至认为使用纸币的国家是金属资源匮乏。现在想想真感谢它们生产纸币,至少自己不用躺在那条龙最喜欢的金伽隆山里了。其实这条龙对自己还算不错。虽然说话的方式很。。。

"喂起来我数过你了,你应该和金伽隆放一起。"德拉科马尔福并不知道哈利在想什么,抬起龙爪将哈利拨到金伽隆小山边上。

真不知道人类要怎么才能...

"我叫哈利波特。。。能不能不要再叫我男公主了。。"哈利要被这头该死的龙烦的疯了。

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哈利深刻的意识到了这条龙及其缺乏常识,甚至到了严重与时代脱节的程度。

观念还停留在人类就是公主,抢来了就能有下一代了。 

哈利现在正极为无奈的躺在一堆相对比较柔软的纸币堆里。在此之前甚至认为使用纸币的国家是金属资源匮乏。现在想想真感谢它们生产纸币,至少自己不用躺在那条龙最喜欢的金伽隆山里了。其实这条龙对自己还算不错。虽然说话的方式很。。。

"喂起来我数过你了,你应该和金伽隆放一起。"德拉科马尔福并不知道哈利在想什么,抬起龙爪将哈利拨到金伽隆小山边上。

真不知道人类要怎么才能爱上自己。德拉科马尔福很困惑,爱这个词,对于活了很久的龙族而言。是一种很难理解的抽象概念,或者是对于德拉科这条万年老初龙而言。这就是一个不可触及的禁忌词汇,但是如今种族濒临灭绝,作为最后一条马天龙理应挑起重任。

哈利不在意的接力一滚,趴在了金伽隆小山边。之前自己还会反抗一下,那样龙会毫不客气的把自己摔倒金伽隆里。为了避免皮肉之苦,哈利非常理智的知道这一点。

龙在数金伽隆盘点家底的时候比较暴躁,而且这种盘点家底的行为每日一次。从不懈怠,就像热衷于问自己什么时候能生下龙子一样。还有晚间的散步活动,龙很喜欢那个湖。。。男公主湖。哈利已经彻底放弃纠正龙对自己的称呼了,只是习惯性象征的反驳一下。

这是一条非常自我的性格扭曲的龙。

这条龙生活非常规律。

盘点家底,询问龙子,散步,睡觉。

这种平静的生活让哈利甚至都快忘记自己是作为公主被抢过来的。

德拉科和书中记载的那些烧杀抢掠的恶龙相差甚远。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像极了人类世界老牌贵族的龙。尤其是龙那咏叹调再熟悉不过。想想当时自己和其它国家的王子们一起在野外狩猎 ,天空突然出现一条巨龙,然后刷的就把自己带了回来 。

完全没有书上记载的那种屠城事件,或者说这是一条干净利落直奔主题的龙。他真的是很单纯的在抢公主了,虽然 他对公主的理解貌似偏差很大。

还是那样规律的生活,哈利在龙和自己眼神相对的第一时间默契的往金伽隆小山边走去。看起来龙是数过自己了。

"为什么还没有龙子?"德拉科有些不解的看了看眼前识趣的人类。一整金光闪过,德拉科变成了类似人类的身体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本古朴的粉色旧书。

稳定的关系,龙和公主,经久不衰的组合,很好。

心意相同,在数金伽隆时一个眼神就明白自己的意思,很好。

还有一页好像不知道被谁扯掉了。

德拉科马尔福陷入了沉思,良久一把扯过了哈利,掀开了哈利的外套,将手附在哈利平坦的小腹上。

"不像要下蛋的样子,你真奇怪。"

???

下蛋?人类能下蛋你才奇怪!该死的马天龙。

Anka

【hp】(德哈)别逃我的公主

​德拉科马尔福作为这个大陆上仅存的龙,种族名是马天龙,通过家族名世袭。现在马天龙这个种群面临着一个极大的问题。那就是它现在遵循家训抢来了人类,但是这名公主是人类的男性。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天要亡龙族 ,几个世纪以来人类社会王室成员只剩下清一色的男丁,哪怕是生下了公主也会夭折。根本没有办法成长到能被龙族抢去生育的年龄。不知不觉龙也越来越少。现在也只剩下马尔福家。德拉科为了不让家族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不得不选择抢一个公主来延续家族了。


德拉科有着类似美洲狮一样健壮的身体、两只巨大的羽翼 并且拥有着强大的魔法能力。德拉科毫无疑问是一条英俊凶猛的龙。但是这一切看起来都没什么用处。。...

​德拉科马尔福作为这个大陆上仅存的龙,种族名是马天龙,通过家族名世袭。现在马天龙这个种群面临着一个极大的问题。那就是它现在遵循家训抢来了人类,但是这名公主是人类的男性。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天要亡龙族 ,几个世纪以来人类社会王室成员只剩下清一色的男丁,哪怕是生下了公主也会夭折。根本没有办法成长到能被龙族抢去生育的年龄。不知不觉龙也越来越少。现在也只剩下马尔福家。德拉科为了不让家族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不得不选择抢一个公主来延续家族了。


德拉科有着类似美洲狮一样健壮的身体、两只巨大的羽翼 并且拥有着强大的魔法能力。德拉科毫无疑问是一条英俊凶猛的龙。但是这一切看起来都没什么用处。。。


德拉科灰蓝色的眼中满是无奈,既然"公主"被自己一时冲动抢来了,总要做些什么,根据组训,抢上公主是第一步,好像下一步是有了爱就可以什么的?真是晦涩难懂的记载 。德拉科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紧贴在石壁上对着自己呲牙的人类。瞧瞧这个小家伙一点都不耀眼。乌漆麻黑的毛发 ,除了那双翡翠般的碧绿双眼有点看头外真的是一无是处。

德拉科抬起下巴,用着压倒性的身高差距极为高傲的用自以为很温和的口气说

"人类,和我交配!"龙浑厚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洞窟之中,哈利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声音振的不得不用手捂住耳朵,以乞求自己的耳朵不会被振聋。

交配?这个该死的魔法生物在说些什么?哈利莫名其妙的看了看眼前金闪闪的险些把人闪瞎的黄金龙。呆回声结束后,毫不客气的抽出魔杖指着眼前的巨龙。

"你到底要干嘛?"哈利看了看彼此的体格,这条龙。。。怎么看都是公的吧!

"是用词不准确吗?愚蠢的人类,你有机会为伟大的龙孕育后代为此而荣耀吧!"德拉科一边用着傲慢的语调,一边用灰蓝色的瞳孔顶着哈利。瞧瞧这渺小的蝼蚁居然还用一根小小的木棍指着自己。人类的魔法给自己挠痒痒都不够。

"该死的你在说什么?我是男的,你是条龙?怎么孕育后代?"哈利简直不知道要从哪里吐槽,的在很久以前,大概是几个世纪之前。因为龙会抢走公主强迫她们繁衍后代,当时龙骑士一再受到追捧。因为龙带来的损失实在过重,后面人类时间的国王们为了以绝后患,会处死或是流放女性王室成员,一直以来也是人类社会很有争议的事情,但同时这也是几个世纪以来为什么没有公主的原因。就在大家都以为龙要灭绝了,这突然出现的穷凶极恶之龙是怎么回事。

难道现在的龙除了公主外。。。哈利身体不由的颤抖了一下。

"人类就可以了~这是我们的家训抢公主。你快点爱上我!"德拉科不以为然的看了看有些精神崩溃的哈利。虽然不知道爱到底是什么,也许人类知道吧 。

一阵刺眼的金光过后,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出现在哈利面前。连同为男性的哈利看后都感觉鼻子一热 。。。该死自己居然对着一个男人留鼻血。铂金色的长发像瀑布般绵延到脚面男子纤细却不失硬朗。皮肤不带一丝血色,灰蓝色的眼中满是疑惑之色。

德拉科不太习惯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纤长的人类手指,一把夺去了哈利手中的小木棍。虽然不疼不痒但是被这根小木棍指着总是说不出的愤怒。哈利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沉浸在某龙的强势告白和美色中,魔杖便被这条卑鄙的龙夺走了。。。该死的马天龙一定是故意变成这个样子迷惑自己的。哈利愤恨的狠狠揉了揉自己还在流血的鼻子。明明只要一个止血咒就可以,这该死的龙拿走了自己的魔杖,害的自己不得不让鼻血一直流。

德拉科有些疑惑的盯着哈利的一举一动,在他看来一切都是那么不可思议。作为一个远离人类社会几个世纪,和时代严重脱轨的龙而言。人类这种生物很奇怪,血居然不能第一时间愈合,真的是太脆弱了 。这样脆弱的人类真的能孕育龙的后裔吗?而且家训中只说抢公主,那么男人女人应该都一样。反正都是人类,男公主同样可以真是死脑筋的人类,比活了那么久的龙族还要古板。

人类真的是脆弱,动不动就可能流血。

人类真的是奇怪,动不动就钻牛角尖。


以上是德拉科马尔福对人类的两条认识。

哈利选着了沉默,对于马天龙这种自说自话的种群来说,讲道理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刚才自己已经偷偷试过几个魔咒了,这条龙看起来一点反应 没有。。。这就是人类与龙的差距吗?

还是等等时机吧,总有办法能逃出去。

——————————————————————————

逃跑计划轰轰烈烈的展开了。

是夜趁着马天龙睡着。哈利蹑手蹑脚的企图约过小山一样的马尔福,被一龙爪无情捞回。

"别动人类"

(눈_눈)

plan1失败

——————

趁着马天龙沉迷数金伽隆时逃跑

哈利再次蹑手蹑脚的路过。

德拉科一把揪住了哈利的衣领

"你别动!我数过你了,蹲在哪里不然数乱了。"某龙不悦的瞪了哈利一眼。

人形状态的马天龙一把抓着哈利一边继续数着他那填满了整个洞窟的金伽隆。

plan2失败

——————

怂恿马天龙带自己出去。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哈利知道马尔福对自己眼睛的颜色很满意。用了自己最为不懈的方法,用力瞪大双眼凝视眼前这条巨龙。在一番人类长期蜗居在一个地方会死亡的撇闲传理论,怂恿马尔福带自己出去看看。

马尔福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哈利选择接受哈利的提议。于是有了接下来的一幕。

哈利发誓这绝对是个馊主意。这条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哈利用力的抱住这条怎么都抱不住的龙脖。迎面而来的强风险些要把自己从龙背上掀下去。脸颊被两边呼啸而过的风打的生疼。眼睛更是由始至终都没有成功睁开过。哈利甚至怀疑这条龙想谋杀自己。

"人类你看那边。"突然巨龙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马尔福悬在半空中,轻轻拍打着翅膀。哈利终于睁开了眼睛,在看到下方的一切后一时间惊艳的说不出话。

湖光夏日两相应,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山谷之中还有这样的一片地方。湖泊并不大,但却极为清澈,在高空俯视时竟然还能看到水中的游鱼。像是一块巨大的翡翠镶嵌在这山谷之中。

"很像你的眼睛。"马尔福看了看湖水回头看了眼自己背上的人类肯定的说着。

"这是一片没有命名的湖泊,现在起它就用你的名字命名了,就叫"对了人类叫什么名字呢?应该也是种群名是人类 ,嗯原来如此。

"男公主湖。"

"???"哈利一时语塞久久不能回神。为什么是这个名字啊喂!


————————————————————


性转没开居然莫名其妙先开这个了咳咳咳不要拍我 。


标题名字巨玛丽苏什么的不要锤我TAT


五字许安

马天龙在书里欺负三人组一次我就在b站上找一个虐他的【徳赫/哈】cut循环十遍。

马天龙在书里欺负三人组一次我就在b站上找一个虐他的【徳赫/哈】cut循环十遍。

毒瘾.🎭
只有德哈是我的初心。超好吃的傲...

只有德哈是我的初心。
超好吃的傲娇小龙。

只有德哈是我的初心。
超好吃的傲娇小龙。

毒瘾.🎭
马天龙仍旧这么可爱。

马天龙仍旧这么可爱。

马天龙仍旧这么可爱。

奶昔香草君

刚刚出门买东西看到一个马天龙花甲
hhh吓死我了
难道马家已经穷到卖花甲了吗(#゚Д゚)

哈利:我以为跟你结婚能不过家养小精灵的日子,结果你去给我卖花甲?

德拉科:这不是你喜欢吃嘛

刚刚出门买东西看到一个马天龙花甲
hhh吓死我了
难道马家已经穷到卖花甲了吗(#゚Д゚)

哈利:我以为跟你结婚能不过家养小精灵的日子,结果你去给我卖花甲?

德拉科:这不是你喜欢吃嘛

INFINITE

😘之前直播都是半夜 我睡的猪一样 今天终于大白天的赶上了 直播时长感人1分钟就一分钟😂

😘之前直播都是半夜 我睡的猪一样 今天终于大白天的赶上了 直播时长感人1分钟就一分钟😂

不是啤酒

微博上看到马家庄天龙少主跟粉丝的灵魂合照。忍不住单截出来做表情包哈哈哈哈,破特你老公老公撩妹快出来管管

微博上看到马家庄天龙少主跟粉丝的灵魂合照。忍不住单截出来做表情包哈哈哈哈,破特你老公老公撩妹快出来管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