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马文才祝英台

1120浏览    93参与
泯于春至冬

【马文才x祝英台番外】要不……我们生个孩子?

[图片]


自从和文才心意相通后,英台在马家的日子过得很是舒心,马太守没事也不怎么找他们,除了隔两天去主院吃晚饭,英台自由的很,况文才每次出远门办事能带家眷必会带着英台一起,不能带的也总会给英台带很多小玩意回来,是以也小小满足了英台到处游历的愿望


不过今天就是除夕了,文才还没回来,英台一点也没过年的心情,呆坐在屋里


“夫人夫人!公子爷回来了!!又给你带了好些东西”吟心手里拿着东西一边跑一边喊着说道


“夫君!!”英台听到吟心的声音,兴冲冲的从屋里跑出来,却没看到文才的身影,疑惑的看向吟心“夫君人呢?”


“夫人,马统刚送东西的时候说了,公子去主院向老爷汇报事情进展了...



自从和文才心意相通后,英台在马家的日子过得很是舒心,马太守没事也不怎么找他们,除了隔两天去主院吃晚饭,英台自由的很,况文才每次出远门办事能带家眷必会带着英台一起,不能带的也总会给英台带很多小玩意回来,是以也小小满足了英台到处游历的愿望


不过今天就是除夕了,文才还没回来,英台一点也没过年的心情,呆坐在屋里


“夫人夫人!公子爷回来了!!又给你带了好些东西”吟心手里拿着东西一边跑一边喊着说道


“夫君!!”英台听到吟心的声音,兴冲冲的从屋里跑出来,却没看到文才的身影,疑惑的看向吟心“夫君人呢?”


“夫人,马统刚送东西的时候说了,公子去主院向老爷汇报事情进展了,让马统先把东西送过来”吟心转述了马统的话,英台没看到文才有点不开心,东西也懒得去看,让吟心搬把椅子在院子,她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文才


文才这次出远门办事,已半月有余,期间甚是凶险,好在一直有书信往来,才叫英台稍稍安心,又因临近年关,英台好怕事情进展不顺利她没法和文才一起过第一个新年,好在他赶着年三十终于回来了,英台难以按捺激动的心情,想去主院找文才,又怕耽误他们谈事,便在院子里等他,好在文才没多久就回来了


“英台,天这么冷,你怎么……”文才刚进院门就看到坐在院子的英台,话还没说完,英台就扑到他怀里,文才亦环抱住英台,只听得怀里的人儿声音略带哽咽的说道“夫君~你可回来了,英台好想你”


“英台,我心亦如你心”说罢低头亲了下英台的脸颊,又小声安慰了英台许久,才把英台哄开心


“英台,此次事件进展顺利,想来年后也不用再出去了,到时候我带你回上虞去看看岳父岳母”文才拉着英台进屋,又拿了湿帕子,一边给她擦泪痕一边说道


“谢谢夫君~你对我真好”英台亲昵的拦腰抱住文才,笑眼看向站着给自己擦脸的文才


“你呀,这都是为夫该做的,倒是夫人,不打算奖励点为夫什么吗?”文才话风一转,挑眉低头笑看向英台


英台听到文才的话瞬间脸红,却没放开环在文才腰间的手,只低头红着脸不说话


“夫人为何如此脸红”文才松开英台的手,蹲下挑起她的下巴,轻笑一声,问道


“你……马文才!!你戏弄我”英台又羞又恼,作势要起来,不料文才一个起身把她按在椅子上狠狠吻住了她,不似之前的蜻蜓点水,吻的她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才稍稍缓过一口气,英台小声呢喃了一句“夫君”,惹得文才一把抱起她放到床上,衣领被拽开一些,文才顺着脖子亲吻到锁骨突然停住了,然后在英台锁骨的地方轻咬了一下,微疼,英台皱眉却未打断,伸手搂住了文才的脖子


“要不是等会要吃年夜饭,真恨不得现在就把你吃干抹尽”文才趴在英台身上笑说道


英台听到此立马清醒了过来,红着脸让文才起身,说他们该换衣服去主院吃饭了,文才也没闹她,乖乖起身沐浴换衣,两人收拾好看时间差不多,便一起去了主院


虽然席上就他们3个人,但也不怎么冷清,大概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在哪里都觉得热闹吧,饭后还放了爆竹,好不快活,马太守也没留他们很晚,早早就让他们回去了


两人一路相依相偎回到小院,文才又带英台看他带回来的小玩意,玩到子时才罢,唤人进来伺候洗漱后,两个玩累的人躺在床上都没说话,不过气氛倒显得暧昧异常


片刻安静后


“夫人,不如继续傍晚没做成的事?”文才一个翻身,撑着双手看向英台,英台红着脸喊了声“夫君”便不再做声,文才得到允许,便迫不及待的拽开英台亵衣的绳子,低头吻上英台的脖子


“英台,要不……我们生个孩子?”文才含住英台的耳垂,在耳边轻声问道


“好~”伴随着低吟英台含糊的吐出一句


文才低笑一声,喃喃着英台的名字,从脖子一路往下,每到一处便听得英台的一声低吟


又是一个无眠夜,月亮都要躲起来了🥰


【祝大家新年快乐🥳】

小彦

#新版番外七十一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祝英台没有直接回答马文才的问题,而是反问道:“那你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呢?”

     马文才毫不犹豫的说:“从你在蹴鞠场向我发起挑战起,就在我心里留下了不一样的印象,那个时候我就很想好好跟你相处,想真心与你做朋友,还有我们一起去桃花源找五柳先生时,更是让我发现你的聪慧可爱,那时的你对我那么好,那么温柔,我们一起划船歌唱,一切一切都让我流连忘返,那种感觉是我从未有过的,让我觉得特别温暖特别幸福,到后来怀疑你的女儿身,又证实你的女儿身,更是让我喜悦,我喜欢你巾帼不让须眉的勇气,你答......

     祝英台没有直接回答马文才的问题,而是反问道:“那你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呢?”

     马文才毫不犹豫的说:“从你在蹴鞠场向我发起挑战起,就在我心里留下了不一样的印象,那个时候我就很想好好跟你相处,想真心与你做朋友,还有我们一起去桃花源找五柳先生时,更是让我发现你的聪慧可爱,那时的你对我那么好,那么温柔,我们一起划船歌唱,一切一切都让我流连忘返,那种感觉是我从未有过的,让我觉得特别温暖特别幸福,到后来怀疑你的女儿身,又证实你的女儿身,更是让我喜悦,我喜欢你巾帼不让须眉的勇气,你答应搬来我宿舍时我特别开心,虽然那时还不确定你的身份,可我也想跟你多相处,知道你是女儿身后,更是发现我们在一起相处的每时每刻都让我觉得那么的喜欢你,而且是越来越喜欢你,所以我想要和你在一起,这辈子也只想跟你在一起。”

      祝英台没想到马文才会突然说这么多,也从未想过文才的想法会如此坚定,其实不管是原来看电视剧,还是自己真正在这个时代亲身经历时,祝英台都始终没太想明白,为什么马文才会喜欢上祝英台,又是从何时开始喜欢上的。

      于是祝英台不再犹豫,她拉着马文才的手,坐得离他更近,眼神坚定的看着马文才说:“其实我喜欢你更早,从我第一眼见到你,在书院门口见你稳坐马背,手持弓箭射向王蓝田时,我就喜欢上了霸气帅气的你,可那个时候的你让我害怕,让我不敢接近,我不知道你会怎么看待我,我也不敢轻易暴露自己的女儿身,所以我才会很感激那个时候梁山伯对我的保护,至少有他在,不会让我的女儿身那么快的暴露,但是自始自终我喜欢的人只有你,你虽然表面霸道,但我明白你内心的善良和想对一个人好的真心,而且我喜欢你的勇武果敢,梁山伯很好,但他书生气太浓,做事优柔寡断,从来都不是我的选择。我刚刚之所以犹豫,还有乞巧画我其实想画的就是第一次见你稳坐马背的情景,可我不敢,就是因为我不确定你对我的心意。”

小彦

#新版番外七十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祝英台:“我只是收到山伯的来信说茂县有难,就过来帮帮忙而已,而且正是因为我们即将成亲,有些话必须当面跟山伯说清楚。”

    马文才:“说什么?还山伯,叫的这么亲昵。你是真的不在乎我的感受吗?”

    祝英台:“我当然在乎,我最在乎便是你,我就是来告诉山伯我的心里只有你,我与他只是同窗和兄弟情,我只当他是我的好哥哥。”

    马文才:“那以后不准再叫山伯,要叫山伯兄或者梁山伯。”......


    祝英台:“我只是收到山伯的来信说茂县有难,就过来帮帮忙而已,而且正是因为我们即将成亲,有些话必须当面跟山伯说清楚。”

    马文才:“说什么?还山伯,叫的这么亲昵。你是真的不在乎我的感受吗?”

    祝英台:“我当然在乎,我最在乎便是你,我就是来告诉山伯我的心里只有你,我与他只是同窗和兄弟情,我只当他是我的好哥哥。”

    马文才:“那以后不准再叫山伯,要叫山伯兄或者梁山伯。”

    祝英台:“好好,都听你的。不过你还记得我们曾经的约法三章吗?你可是答应过我,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伤害梁山伯的,你可要信守承诺,不许反悔。”

     马文才生气的说:“原来你当初跟我的约定是这个目的,看来我还真是小瞧了这个梁山伯,为什么你就如此看重他。”

      祝英台:“文才,我说过我最喜欢是你,最在乎,最看重的人也只有你,那个时候之所以跟你约法三章,就是因为我早已喜欢上你了,但同窗三年,山…梁山伯也对我很是照顾,尤其是刚开学你们都欺负我的时候,梁山伯帮我挡过很多不必要的伤害,人总归还是要有感恩的心对吗?”

     马文才:“对,你说的对,人要有感恩的心,是我小翼了,我以后再也不生梁山伯的气了,以前欺负你是我的不对,别生气了,今后我会用我的一生来弥补,好吗?”

     祝英台:“事情过去那么久了,我早就不生气了,如果我还生气的话,现在我就不会在你身边。”

     马文才:“谢谢你英台,不过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乞巧那时你画上的人是我吗?”

      祝英台心想文才果然在意乞巧画上的内容,可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呢,是从还没来到这个时代起,是没见到马文之前,还是真正见到文才时的第一眼,其实自己也说不清,好像自己这一生就是为了文才而来的,可这一切自己该如何跟文才说呢,又该怎么告诉他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呢?

       马文才看着祝英台犹豫,着急的问:“这么犹豫?什么时候开始的都不知道,难道你刚说的喜欢都是假的吗?”

小彦

#新版番外六十九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不一会儿,银心就跑了回来说:“小姐小姐,是马公子来了。”

      祝英台疑惑的说:“他怎么来了?难道已经知道我来了茂县?”说着又对着银心说:“你抓紧收拾,我先出去了。”

      祝英台还未走到县衙门口,就听到马文才的声音大喊着:“梁山伯,你到底是何居心?”

      梁山伯客气的说:“文才兄,我能有什么居心?就是同学之间相互帮忙而......

      不一会儿,银心就跑了回来说:“小姐小姐,是马公子来了。”

      祝英台疑惑的说:“他怎么来了?难道已经知道我来了茂县?”说着又对着银心说:“你抓紧收拾,我先出去了。”

      祝英台还未走到县衙门口,就听到马文才的声音大喊着:“梁山伯,你到底是何居心?”

      梁山伯客气的说:“文才兄,我能有什么居心?就是同学之间相互帮忙而已。”

     祝英台加快了步伐走了出去大喊道:“文才,你怎么来了?”

     马文才看到祝英台出来,脸色终于稍微变好了一些。立刻跳下马大步走到祝英台面前说:“当然是来接你的,我们可是已经订婚了,难道你不舍得离开了?”

      祝英台没有直接回话,而且踮起脚尖侧脸在马文才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又悄悄对着马文才的耳朵,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说:“我舍不得是我的文才辛苦跑一趟,我的文才是最好的。”

      马文才终于笑了,开心的说:“既如此那我们就回家吧。”然后又拉着祝英台走到梁山伯面前说:“梁山伯,你给我听清楚了,我和英台很快就会成婚了,你以后不要再对英台纠缠不清,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祝英台看了一眼马文才没有说什么,心想在外面还是要给自家男人一点面子的。

     梁山伯:“我会真心祝福你们,但是如果让我知道你对英台不好,欺负英台,我也绝不会原谅你。”

     祝英台不想再让他俩继续说下去,于是牵起马文才的手,岔开话题的说:“文才,你别骑马了,陪我一起坐马车可好?”

     马文才:“当然没问题,乐意至极。”于是马文才扶着祝英台先上马车,自己又跟着上去,上去前还愤愤的盯着梁山伯看了一会,似要发泄心中满腔的怒火,眼神中充满了敌意,似乎还在警告着梁山伯,最好离英台远点,否则自己绝不客气,而梁山伯则是一脸的无奈和遗憾,这辈子终究是与英台无缘了。

     马车上,马文才一直坐在一边不说话,祝英台小心翼翼的靠坐在马文才的身边,温柔的问道:“文才,你生气了?”

      马文才:“你说呢?”

小彦

#新版番外六十八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收拾完成后,梁山伯准备了一些菜品想要慰劳祝英台,虽不算丰盛,但也尽显地主之谊。席间,祝英台看出了梁山伯的犹豫,一直不曾说话,于是先开口说道:“山伯,谢谢你三年同窗的照顾之情,如今我已有个归属,我想你也能有个好的归属,王兰姑娘一直都很喜欢你,我相信你们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

      梁山伯:“是我痴傻了,后知后觉的同窗三年,竟没有发现英台是女儿身,而如今竟发现自己也爱上了你,可一切都晚了,来不及对吗?文才兄对你是真心的好吗?他可有欺负或者逼迫你做什么?”...


     收拾完成后,梁山伯准备了一些菜品想要慰劳祝英台,虽不算丰盛,但也尽显地主之谊。席间,祝英台看出了梁山伯的犹豫,一直不曾说话,于是先开口说道:“山伯,谢谢你三年同窗的照顾之情,如今我已有个归属,我想你也能有个好的归属,王兰姑娘一直都很喜欢你,我相信你们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

      梁山伯:“是我痴傻了,后知后觉的同窗三年,竟没有发现英台是女儿身,而如今竟发现自己也爱上了你,可一切都晚了,来不及对吗?文才兄对你是真心的好吗?他可有欺负或者逼迫你做什么?”

      祝英台:“没有,文才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他。或许是你们真的都不了解文才,他虽然看着很严肃,很冷酷,但其实他内心很善良,也有他软弱的一面,我们在一起很好,以后也一定会很幸福。”

      梁山伯:“在书院时,我就觉察出你跟文才相处甚好,可竟没想到会是男女之情,他是不是那会就发现了你的女儿身,如果我也能早些发现,是不是如今在一起的就会是我们了。”

        祝英台:“山伯,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说这些没有意义。我只能说,在我心里永远永远都只当你是好兄长,我希望你能真心幸福,即使再来一次,我也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我依然会选择文才。”

       梁山伯:“好,既然你真的想好决定了,那为兄祝你们幸福!”

      祝英台:“谢谢兄长。”

      梁山伯:“今日太晚了,你就留下休息一晚吧,我叫人准备房间,明儿再离开,可好?再给个机会让为兄尽最后一次职责好吗?”

      祝英台:“今日确实有些晚了,我可以留下,可我们之间没有非必要的职责可言,山伯兄言重了,如若今后还有需要小妹的地方,小妹一定竭尽全力。”

      两人聊完后,祝英台觉得一身轻松,而梁山伯却是满心的遗憾,一宿未眠。祝英台一觉睡的很踏实,醒来换上了女儿装,让银心收拾行李准备离开。还没收拾完,就听到外面一阵吵杂声,不知发生了何事,赶紧让银心出去看看发生了何事。

小彦

#新版番外六十七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祝英台收到了梁山伯寄来的信件说:“茂县的近况,希望英台能支援点粮食和钱财。”祝英台认真看了看信件的日期,应该是有所延迟,这封信明显是在她和文才订婚消息传出之前寄出的,祝英台心想:“订婚的消息人传人一定会散播的更快,说不定山伯已经知道消息了,看来这一次不仅仅要送粮食,也还得自己跑一趟,有些话也必须和山伯讲清楚。”于是祝英台去找了八哥帮忙,这事还得靠八哥协助才行。

       祝英齐知道祝英台的目的后说:“英台,你可想清楚了,你如今都和马文才订婚了,你还要去给梁山伯送粮食吗?你......

    祝英台收到了梁山伯寄来的信件说:“茂县的近况,希望英台能支援点粮食和钱财。”祝英台认真看了看信件的日期,应该是有所延迟,这封信明显是在她和文才订婚消息传出之前寄出的,祝英台心想:“订婚的消息人传人一定会散播的更快,说不定山伯已经知道消息了,看来这一次不仅仅要送粮食,也还得自己跑一趟,有些话也必须和山伯讲清楚。”于是祝英台去找了八哥帮忙,这事还得靠八哥协助才行。

       祝英齐知道祝英台的目的后说:“英台,你可想清楚了,你如今都和马文才订婚了,你还要去给梁山伯送粮食吗?你就不怕引起误会,最重要的是马文才会同意吗?”

       祝英台:“不告诉文才就行,所以我才来找八哥帮忙啊,怎么说我和山伯也还是有同窗之情,有结拜之情,三年来在书院里他也很照顾我,有些话有些事情我也必须跟他说清楚,所以我必须要去。”

      祝英齐:“好,哥帮你,可这事你要想瞒住马文才我觉得是不行,即使你我都不说,他早晚还是会知道的。”

      祝英台:“知道了也没关系,我会和他解释清楚,我相信他也会明白的。”

      祝英齐:“好,你有这个自信就好,哥是不希望因此而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祝英台拉着祝英齐的手腕撒娇的说:“好了,我的好八哥,我知道了,你快去帮忙准备粮食和钱财吧,其他的事情我能处理好的,放心吧!”

      祝英齐准备好东西后,祝英台带着银心还有府里的一些武士,依旧还是一身男装的来到了茂县。看到祝英台还是一身男装的到来,梁山伯自然的走到祝英台身边,可临近时又犹豫了,不知道是该以什么身份与她说话,又不知道一时该说什么,犹豫了半天后磕磕巴巴的说了一句:“我…我还以为…以为你不会来了。”

       祝英台:“我为什么不能来呢?我们可是结拜兄弟,结拜大哥有难,我当然要过来帮忙啊。”

       梁山伯:“谢谢我的好弟弟。”

       祝英台一脸笑意的望着梁山伯说:“先不说这些,快叫人来搬东西,干完活咱们再好好聊聊。”

小彦

#新版番外六十六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这天,马文才和祝英台一起去梁山伯的宿舍喝茶交谈,祝英台看着两人和谐的画面,心想或许今生大家的命运是不是都有所改变,山伯这次也能好好的活着吧?而自己和文才又能走到什么时候呢?

     春去秋来,三年的学业已接近尾声,梁山伯任命他为茂县县令,马文才任命为五品镇护将军,而祝英台则拒绝了一切官职回到了闺阁中。马文才如约来到祝家庄提亲,马太守依旧是一套官财结合的道理,祝夫人迎合着马太守,祝员外也是表面应付着可心里却十分不屑。马文才则不耐烦的说:“可否让我见见英台。”......


      这天,马文才和祝英台一起去梁山伯的宿舍喝茶交谈,祝英台看着两人和谐的画面,心想或许今生大家的命运是不是都有所改变,山伯这次也能好好的活着吧?而自己和文才又能走到什么时候呢?

     春去秋来,三年的学业已接近尾声,梁山伯任命他为茂县县令,马文才任命为五品镇护将军,而祝英台则拒绝了一切官职回到了闺阁中。马文才如约来到祝家庄提亲,马太守依旧是一套官财结合的道理,祝夫人迎合着马太守,祝员外也是表面应付着可心里却十分不屑。马文才则不耐烦的说:“可否让我见见英台。”

      祝夫人客气推脱说:“这亲事还未说定呢?哪有男女双方相互见面的道理。”

      祝员外多少知道一点自己女儿的心事,于是说:“文才兄和女儿同学一场,见见又何妨。不如老八,你带着文才兄去英台的阁楼吧。”

      两人还未走近阁楼,就听到一阵优美的琴声传来,祝英齐指了指了阁楼说:“文才兄,我就带路到这里了,你自己上去吧。”

     马文才轻手轻脚的走上了阁楼,只见一个面对自己的美丽背影,琴声美轮美奂让马文才停住了脚步。银心看到马文才走了过来想请安也被制止了。随着琴声停下,马文才不禁拍手说:“此曲只应天有,没想到英台的琴声竟如此美妙。”

      祝英台听到马文才的声音笑着转过了身,没有说话,只看了一会正愣愣发呆的马文才说:“怎么这副表情?看傻了吗?”

     马文才回过神说:“英台,你好美,我曾经无数次想象过你穿女装的样子,肯定特别漂亮,可都不及这次真正看到的样子,英台,还有你的琴声歌声,如此美好的英台是我的,我真的好开心,我马文才对天发誓,此生非英台不娶。”

     祝英台:“好,我等着你来娶我。”

     接下来的提亲,下聘都十分顺利,马文才和祝英台要结婚的消息也传遍了尼山书院,曾经的同学们听到这个消息都十分惊讶,梁山伯也感叹说:“同窗三年,竟不知英台是女儿身,真傻,可如今却被文才兄抢了先,如果自己早点发现英台或者就能和我在一起了,毕竟从刚进书院初期自己可是占尽优势的,哎怎么这么傻,如今或许只能祝福他们了吧。”

小彦

#新版番外六十五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马文才:“八哥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英台,绝不会让她受到任何的委屈,更会保护好她的名声。”

      祝英齐拍了拍马文才的肩膀说:“好,希望你信守承诺,说到做到。”马文才坚定的点了点头。

     五柳先生离开了书院,想去继续他的桃源、田园生活,祝英台拉着马文才一起去送。看到他俩一起,陶先生笑着说:“英台,果然如你所说,顽石也是可以感化的,如今马文才身上戾气小了很多,甚好甚好,希望你们都能学业有成,为江山社稷尽......

      马文才:“八哥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英台,绝不会让她受到任何的委屈,更会保护好她的名声。”

      祝英齐拍了拍马文才的肩膀说:“好,希望你信守承诺,说到做到。”马文才坚定的点了点头。

     五柳先生离开了书院,想去继续他的桃源、田园生活,祝英台拉着马文才一起去送。看到他俩一起,陶先生笑着说:“英台,果然如你所说,顽石也是可以感化的,如今马文才身上戾气小了很多,甚好甚好,希望你们都能学业有成,为江山社稷尽力。”

     这天,马文才兴高采烈的拿了一个老鹰的风筝回到宿舍对祝英台说:“英台,我们去放风筝吧!”

     祝英台看了看马文才手里的风筝略显不高兴的说:“我不去,我不喜欢老鹰,老鹰太凶。”

     马文才不解的说:“英台,你怎么了?我没惹你生气啊?”马文才见祝英台不说话,又认真的继续说:“英台,老鹰虽然凶,但风筝线就在你手里啊,你想往哪飞就往哪飞,老鹰绝不会有半点违抗的。”

     祝英台看着马文才认真,一本正经的样子终于笑了说:“跟你开玩笑的,我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老鹰,不如我们重新做风筝吧,我们一起。”

      马文才也终于放下心说:“好,我们一起重新做,那你喜欢什么样的风筝?”

      祝英台想了想说:“我们做比翼鸟风筝吧!”

      马文才:“比翼鸟,这是什么样的?都没有听说过。”

     祝英台看着马文才,面带微笑,坚定的引用了唐代白居易的诗说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当然这诗也是马文才从未听过的。

     马文才同样满面笑容的说:“好,好美的诗,我们就一起做比翼鸟。”他们一起做完风筝,一起放风筝,画面美好惬意。马文才不禁感叹说:“英台,谢谢你,谢谢你带给我如此幸福的生活,今后我也定会让你做最幸福的人,满足你的任何要求。”

     祝英台笑着说:“好,希望你说到做到,我的各种小…小要求可是很多的。”

     马文才听着祝英台故意拉长的口气就知道,祝英台一定没怀什么好意,可马文才依旧宠溺的刮了下祝英台的鼻子说:“好,我马文才一向说到做到,绝不反悔。”

小彦

#新版番外六十四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祝英台:“第一,你跟我哥或者马文才比试比试?第二,不许在书院里再议论我哥和马文才比武之事,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王蓝田:“你……我可是太原王家王蓝田,你祝英台不过有几个臭钱,在官场上毫无势力,居然也敢打我。”

    祝英台冷哼一声说:“那看来王公子是想选第一条了。”说着又转向马文才说:“文才,交给你了。”

    马文才活动活动手腕,笑着对祝英台说:“乐意效劳。”于是走到王蓝田面前,一拳打翻了他,然后又一脚将他踩在地上说:“你认是不认?”......


祝英台:“第一,你跟我哥或者马文才比试比试?第二,不许在书院里再议论我哥和马文才比武之事,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王蓝田:“你……我可是太原王家王蓝田,你祝英台不过有几个臭钱,在官场上毫无势力,居然也敢打我。”

    祝英台冷哼一声说:“那看来王公子是想选第一条了。”说着又转向马文才说:“文才,交给你了。”

    马文才活动活动手腕,笑着对祝英台说:“乐意效劳。”于是走到王蓝田面前,一拳打翻了他,然后又一脚将他踩在地上说:“你认是不认?”

     王蓝田很怂的说:“我认,我认…以后再不敢议论,绝不再提起此事,你就是老大,你是老大。”  

    马文才:“这还差不多。”

    这场闹剧就算是结束,得到了八哥的认为,马文才和祝英台总算是暂时放下了心,可以安心继续完成他们的学业。

    而祝英齐还是忍不住去了枕霞楼,碰到了玉姐姐,想为她赎身,只是玉姐姐心意已决,说:“金钱也赎不回完璧之身。”自觉无颜再面对祝英齐,于是故意卖弄风骚赶走了祝英齐,祝英齐大醉枕霞楼后离开。

     回到书院后,祝英台看到祝英齐的样子便明白了原因,她和马文才一起照顾了祝英齐一整晚。祝英齐醒来后看到趴在床边的祝英台问道:“英台,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也不回去睡觉?”

     祝英台没有回答,只是说:“哥,对不起,我只是想让你能够真正试着放下,才会告诉你玉姐姐的事情,我不是故意让你伤心。”

     祝英齐:“哥明白你的用意,哥也想明白了,不管是何原因让良玉沦落至此,我都准备赎回她。”

     祝英台:“好,哥我支持你的决定。”于是马文才和祝英齐一起去了枕霞楼赎人,可却得知良玉已被其他人赎身,最终伤心无奈离开。

     马文才和祝英台一起在书院门口送八哥离开。

     祝英齐:“妹妹,在书院照顾好自己,哥哥等你学成归来。”祝英台点点头,祝英齐又转向马文才说:“马文才,虽然我暂时认可了你,但并不代表你就一定可以娶到英台,如若让我知道你欺负英台,我们祝家庄全族绝不会放过你,还有,你一定要保护好,照顾好英台,一定不要再让其他任何人发现她的身份,否则我唯你是问。”

小彦

#新版番外六十三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马文才安慰祝英台说:“英台,我想八哥会明白你的苦心的。可是,你怎么知道什么花魁娘子的,难道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你还是去了青楼?”

      祝英台只能胡乱编理由,但也有理有据的足以让马文才相信:“你想什么呢?马公子不同意我哪敢去啊,我只是听山伯说,说他们去青楼救谷心莲时有个叫玉无暇的救了他们,还有一次山伯还碰到秦京生梦游,一直叫着“小玉,我对不起你…”,所以我便知道了,因为我记得当初玉姐姐逃走时提起过秦京生这个名字,刚来书院时,我还以为只是重名,却没曾想真的是他,......

      马文才安慰祝英台说:“英台,我想八哥会明白你的苦心的。可是,你怎么知道什么花魁娘子的,难道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你还是去了青楼?”

      祝英台只能胡乱编理由,但也有理有据的足以让马文才相信:“你想什么呢?马公子不同意我哪敢去啊,我只是听山伯说,说他们去青楼救谷心莲时有个叫玉无暇的救了他们,还有一次山伯还碰到秦京生梦游,一直叫着“小玉,我对不起你…”,所以我便知道了,因为我记得当初玉姐姐逃走时提起过秦京生这个名字,刚来书院时,我还以为只是重名,却没曾想真的是他,是他害玉姐姐沦落到如此地步。

      马文才:“事情都过去了,不要再想了。”

     祝英台转向马文才,摸了摸马文才的嘴角说:“疼吗?这八哥也真是的,竟然下手这么重。”

     马文才:“我没事,能得到你的关心我便没事。”

     两人一起同去教室上课,教室里,王蓝田带头议论着说:“那个祝英齐可真是厉害,看来马文才终于遇到对手了,我们再也不用怕马文才了,他也再当不了老大了。”

     马文才听到,上前去掀翻了桌子说:“我怎么当不了你们的老大?有不服气的尽管站出来,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能不能当?”

     王蓝田不要命的说:“你就是当不了,你打不过祝英齐,你神气什么?”

     祝英台也早就看王蓝田不顺眼了,也想趁机报复一下,于是他走上前去直接给了王蓝田一巴掌,大家都愣住了,连马文才看傻了。

    王蓝田指着祝英台说:“你算什么东西,你竟然打我。”

     祝英台不屑的说:“我有什么不敢的,你既打不过马文才,更打不过我哥,你大可问问他俩是帮我还是帮你?所以我打的就是你。”

     王蓝田生气的想一掌还回祝英台,可刚扬起手就被马文才掐住说:“你敢动祝英台一根毫毛试试看,我定将你打到满地找牙。”说完便甩开了王蓝田的手。

     王蓝田还是继续结结巴巴的说:“那又如何,反正你马文才打不过祝英齐就做不了老大。”

      马文才刚想说什么,被祝英台拦住了,祝英台走上前去对王蓝田说:“我给你两个选择如何?”

     王蓝田:“什么…什么两个选择?”

小彦

#新版番外六十二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马文才定了定神,与祝英齐大打出手起来,几番对抗下来,祝英齐一飞脚踢伤了马文才的嘴角。众人纷纷鼓掌说:“厉害,太厉害了,这人是谁?新来的吗?这新来的可真是有两下子,马文才可算是遇到对手了。”马文才不服气继续上前打斗,可无奈一拳对抗下去,确实不是祝英齐的对手。

      祝英台实在看不下去了,挡在马文才面前说:“哥,你怎么回事啊?你们别再打了。”又转过头去看向马文才的嘴角说:“文才,你没事吧?”马文才摇了摇头。于是祝英台又走向祝英齐说:“哥,有什么事我们回去说,别在这丢人现眼...

     马文才定了定神,与祝英齐大打出手起来,几番对抗下来,祝英齐一飞脚踢伤了马文才的嘴角。众人纷纷鼓掌说:“厉害,太厉害了,这人是谁?新来的吗?这新来的可真是有两下子,马文才可算是遇到对手了。”马文才不服气继续上前打斗,可无奈一拳对抗下去,确实不是祝英齐的对手。

      祝英台实在看不下去了,挡在马文才面前说:“哥,你怎么回事啊?你们别再打了。”又转过头去看向马文才的嘴角说:“文才,你没事吧?”马文才摇了摇头。于是祝英台又走向祝英齐说:“哥,有什么事我们回去说,别在这丢人现眼。”还转向马文才眼神示意让他也一起。众人也终于散去。

      三人回到宿舍后,祝英台先开口问道:“哥,你到底怎么回事的,干嘛出手那么重。”

     祝英齐:“男人之间的较量,英台你别插手。”然后又转向马文才说:“怎么就这么点本事,就想娶我九妹吗?”

     马文才明白了祝英齐的意图,也明白了英台已说明一切,于是不急不忙的说:“文才此生已认定英台,非她不娶,还请八哥成全。”

     祝英齐:“好,既然你们双方有意,我便不再为难,我也答应不会告诉爹娘。但是马文才,你给我记住了,若让我妹妹受到半点委屈,或者在书院里做出任何过分之举,我绝不轻饶,还有英台你要记住万不可再暴露你的女儿身份,否则你只能退学。”

     马文才:“谢八哥成全,八哥放心,文才一定会保护好英台的。”

     祝英台:“谢谢八哥成全,如今妹妹有了归属,那哥哥呢?哥哥一直不成亲,是还忘不了玉姐姐吗?”

     祝英齐:“英台,你不要再提她了,事情都过去了。”

     祝英台:“哥,如果你真的还忘不了玉姐姐,那你就去看看她吧。如今她就在离书院不远的枕霞楼里,枕霞楼头牌花魁娘子玉无暇,当初是她放弃了八哥,却选择了秦京生这另外一条不归路,已不值得八哥为她伤心,妹妹只希望哥哥今后也能找到自己真正的幸福。”

      祝英齐听到这些说:“英台,不要提她了。”然后便转身离开。

     祝英齐走后,祝英台自言自语道:“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提起玉姐姐的,只有够伤够痛后或许才能真正放下吧。”

小彦

#新版番外六十一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马文才:“英台,你不必担心,就算退学也不一定就会妨碍前程,想要走仕途有很多渠道的,如今在我心里最重要便只有你。”

     祝英台:“文才,谢谢你。”祝英台悄悄的回到房间,祝英齐在房间等着,祝英台悄悄的四周张望,祝英齐突然说:“你舍得回来了?”

    祝英台:“我,我去看文才一下。”

     祝英齐站起身说:“白天看不着吗?非得深更半夜过去看,你们俩到底什么关系?”...


     马文才:“英台,你不必担心,就算退学也不一定就会妨碍前程,想要走仕途有很多渠道的,如今在我心里最重要便只有你。”

     祝英台:“文才,谢谢你。”祝英台悄悄的回到房间,祝英齐在房间等着,祝英台悄悄的四周张望,祝英齐突然说:“你舍得回来了?”

    祝英台:“我,我去看文才一下。”

     祝英齐站起身说:“白天看不着吗?非得深更半夜过去看,你们俩到底什么关系?”

     祝英台:“就,就朋友关系啊。”

     祝英齐:“朋友关系,我看没那么简单吧,他叫马文才对吧,如若你们真在一起倒也般配,可你来书院是干什么的,是让你好好读书的。”

      祝英台:“我一直就有好好读书啊,品状排行都名列前茅,没有丢过祝家庄的脸。”

      祝英齐:“妹妹,在学业上哥哥相信你。可你真的了解他吗?哥都打听过了,他马文才心性霸道,杀伐狠毒,你确定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会幸福吗?”

      祝英台:“这是我的事,哥不用操心,我了解他的为人。”

     祝英齐:“好,哥知道你一向有主见,也相信你的判断?那哥且问你,他可知道你的女儿身,他又如何看待你,如果你真的暴露了身份,那我看你在书院也待不下去了。”

      祝英台:“哥,你相信我,我能处理好这些事情的。文才他也知道我的身份,书院里他是唯一一个知道我身份的,他很尊重我,他答应我在我们完成学业之前,不会暴露我的身份,更不会有半点逾越之举,且他也一直做的很好。”

      祝英齐:“这么说来,这个马文才倒是可以考虑下,不过想娶我的好妹妹可没那么容易,哥哥我得帮你好好考察考察他。”

    祝英台:“我的好哥哥,随时接受你的考察。”

     第二天,祝英齐突然走进教室对着马文才说:“马文才,你跟出来一下。”马文才跟着出来,祝英台也跟着喊到:“哎,你们要干嘛?”其他学子都纷纷跟着出来。

    突然,祝英齐转身一拳朝马文才打过去,马文才躲闪,祝英齐继续左一拳右一拳,马文才都只是躲闪并不曾还手。祝英齐拉近马文才凑在他耳边说:“英台可有八个哥哥,先过我这一关再说,拿出点真本事来。”

小彦

#新版番外六十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可祝英齐何等聪明的人,叫住马文才说:“你站住,你倒是说清楚,我为什么是客人?”又指着床对祝英台说:“床上为何摆这么多书,你也还没有解释清楚呢?”

      马文才和祝英台对视一眼都说不出话来,祝英齐一拍桌子说:“英台,他也住这里对不对?”

      祝英台低下头去不说话,马文才也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帮英台解释。祝英齐又接着说:“家里少给你银子了吗?为什么不单独住一间呢?”...


     可祝英齐何等聪明的人,叫住马文才说:“你站住,你倒是说清楚,我为什么是客人?”又指着床对祝英台说:“床上为何摆这么多书,你也还没有解释清楚呢?”

      马文才和祝英台对视一眼都说不出话来,祝英齐一拍桌子说:“英台,他也住这里对不对?”

      祝英台低下头去不说话,马文才也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帮英台解释。祝英齐又接着说:“家里少给你银子了吗?为什么不单独住一间呢?”

      祝英台:“这是书院规定不准的啊,你别跟我拗,要拗去跟山长拗去。”

      祝英齐:“不行,山长那儿我自然会去说,从今天起,你跟我住,不准再回来。”说着便拉着祝英台走了出去,留马文才一个人在后面无奈的叫着:“英台…”

     夜晚,祝英台起身叫了两声,见祝英齐没有反应,便偷偷跑了出去,其实她一走祝英齐便醒来了。而马文才一个坐着房间里发呆,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习惯了祝英台在身边,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问道:“谁啊?”

     祝英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马文才:“英台…”立马站起身来去开门,打开门看真的是英台便说:“英台,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快进来。”说着祝英台便走进了房间。

     祝英台看了眼马文才还是穿戴整齐的便说:“你怎么也还没有睡?”

     马文才:“想你。你一走,我觉得特别不适应,我突然感觉自己真的不能失去你,没有你在身边我便睡不着。”

     祝英台:“这么煽情,这可不是我们马公子的作风哦。”祝英台看了看马文才又接着说:“文才,我可能在书院待不了多久了,我不知道我哥会怎么做,也不知道他会如何看待我们。”

   马文才宠溺的刮了下祝英台的鼻子说:“英台,别想这么多,不管八哥会怎么做,都改变不了我要娶你的决心,如果你真的要退学,那我便陪你,这样我们就可以早点成亲。”

     祝英台:“不可以,文才,不能因为我而破坏你的前程,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那种地步,那就让我一个人退学就好,让我独自一个人回到我本该在的闺阁里,我会在那等你,等你完成学业来找我,只是我们要分开很长一段时间了。”

     马文才:“可我不想与你分开,我去找你八哥,我想他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

    祝英台:“八哥或许不会反对,可我不知道我娘…如果让我娘知道我在书院里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一定会逼我退学的,我可以退学,但我不想影响你。”

小彦

#新版番外五十九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祝英台说到马文才欺负他时,马文才想接过话解释,可被祝英台制止了,待她说完,马文才终于忍不住将祝英台拉到自己面前说:“英台,之前的事情真的是我不对,我道歉,你能不能不要再以前的事情了?”不等祝英台回答又接着说:“英台,在你心里梁山伯当真如此重要吗?那我呢?”

    祝英台:“你也很重要啊。”

    马文才:“那谁更重要?”

    祝英台:“不一样,对他只是兄弟情,对你…”...


     祝英台说到马文才欺负他时,马文才想接过话解释,可被祝英台制止了,待她说完,马文才终于忍不住将祝英台拉到自己面前说:“英台,之前的事情真的是我不对,我道歉,你能不能不要再以前的事情了?”不等祝英台回答又接着说:“英台,在你心里梁山伯当真如此重要吗?那我呢?”

    祝英台:“你也很重要啊。”

    马文才:“那谁更重要?”

    祝英台:“不一样,对他只是兄弟情,对你…”

    马文才:“我怎样…”

    祝英台凑近马文才的耳边轻声的说:“我喜欢你。”

    马文才终于露出开心笑容,他甚至禁不自禁的想亲吻祝英台,可还是被制止了,祝英台说:“我还是那句话,必须待到学业结束,现在若逾越半步则一切免谈。”

     这天,祝英齐来书院看望英台,正巧在书院门口就碰到了英台。

    祝英齐去看祝英台的住处,看了一圈说:“虽然比不上家里,但也算是幽雅,你一个人住也算过得去。”祝英台只能尴尬的点点头。然后祝英齐又走到床边说:“床上怎么会堆这么多书啊?银心,你可越发偷懒了。”

      银心:“我…”

      祝英齐:“怎么不帮小姐收拾干净呢?当心我告诉夫人说你不尽心哪。”

      银心:“不是我弄的,是小姐她…”

      祝英台抢过话说:“书是我放的,这样睡觉前看书方便一些嘛。”

      祝英齐怀疑的看着她说:“不对,你可是一向爱好整洁的,怎么到了书院全变了。”

      祝英台:“我…我…”

      随着一声叫声“英台…”马文才走进了宿舍,看到屋里有人便说:“这是谁?有客人来了吗?怎么也不倒杯水呢?”说着就走向桌边倒水递给祝英齐。

     祝英齐一把打翻了水杯说:“客人?我怎么还成客人了?”

     还没等马文才回答,英台赶紧走上前去说:“那个文才,这位是我八哥,学业上的事情咱们回头再聊,我先跟我八哥唠唠家常。”说着还不停的使眼色让他先走,马文才会意,是不想让八哥知道她与别人同住,也是毕竟她一个女儿身,家里人肯定不会同意的。

    于是马文才说:“哦对,我突然想起来夫子找我,我先去了,你们聊,你们聊。”

小彦

#新版番外五十八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祝英台:“山伯,你想多了,他没有欺负我,他对我很好,在我心里,你们都是我很重要的人,我希望以后你们也能和平相处,不要再为难彼此。”

    梁山伯:“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如果以后文才兄欺负你,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告诉哥哥,我一定帮你。”

    祝英台:“好,谢谢大哥,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大哥。”

    而这一切都被跟着他们的马文才听到了。不管英台如何对自己好,但看到她和梁山伯亲近,还是心里不高兴,回到宿...

     祝英台:“山伯,你想多了,他没有欺负我,他对我很好,在我心里,你们都是我很重要的人,我希望以后你们也能和平相处,不要再为难彼此。”

    梁山伯:“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如果以后文才兄欺负你,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告诉哥哥,我一定帮你。”

    祝英台:“好,谢谢大哥,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大哥。”

    而这一切都被跟着他们的马文才听到了。不管英台如何对自己好,但看到她和梁山伯亲近,还是心里不高兴,回到宿舍后还一个人生着闷气。

     过了一会,祝英台也回到宿舍,看着马文才一个人在看书,似乎感觉出他有点不开心的样子,便倒了一杯水递给他说:“文才兄,你好啊?这是哪个不长眼的又惹我们马公子了?”

     马文才接过水杯放到桌上,盯着祝英台看了一会说:“是你。”

    祝英台:“我…我怎么了?”

    马文才:“你跟梁山伯是怎么回事?什么他是你最重要的人?英台,你告诉我,在你心里我和他到底谁比较重要?”

    祝英台生气的说:“马文才,你是跟踪我吗?听到刚才我和山伯说的话,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吗?”

    马文才拉住祝英台的手说:“英台,我没有不信任你,我只是害怕,害怕你会离开我,回到梁山伯身边。”

     祝英台:“我还特意准备了礼物想要送给你,想庆祝我们双双上榜,你就是这么想我的吗?”

    马文才终于露出笑脸说:“对不起,英台,我错了,你准备了什么礼物?我能看看吗?”

   祝英台:“我生气了,没有礼物。”

    马文才:“我的好英台,我错了好不好,我…我真的只是害怕会失去你。”

    祝英台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个香囊递给马文才说:“送给你。”

   马文才拿起来闻了闻说:“好香啊,英台谢谢你,我会每天都带着的。”祝英台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看着马文才,马文才又继续说:“英台,可是我…我还是想你知道你到底如何看待我和梁山伯?能告诉我吗?”

     祝英台:“山伯是我的结义兄长,他对我很照顾,包括你以前欺负我的时候,都是他帮我挡着的,我很感激他,这份恩情我不会忘记,而我也无以回报,不管现在还是将来,我们都是最好的兄弟,也永远都只会是兄弟。”

小彦

#新版番外五十七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祝英台犹豫着看看梁山伯,又看看马文才,其实对于谷心莲她从来就没什么好可惜的,可见死不救又有些于心不忍,这次如果真去,还能有马文才跟随保护,一定能安全脱身。他犹豫了一会说:“山伯,不如这样吧,你们先回去,让我再想想,明天,明天我一定给你个答复。”

      梁山伯:“好那你好好想想。”说完就走了,荀巨伯又补充一句说:“那你尽快想想啊,谷心莲在那多待一天便一天不安全,这事对你其实也没多大损失的。”

     马文才走上去说:...

     祝英台犹豫着看看梁山伯,又看看马文才,其实对于谷心莲她从来就没什么好可惜的,可见死不救又有些于心不忍,这次如果真去,还能有马文才跟随保护,一定能安全脱身。他犹豫了一会说:“山伯,不如这样吧,你们先回去,让我再想想,明天,明天我一定给你个答复。”

      梁山伯:“好那你好好想想。”说完就走了,荀巨伯又补充一句说:“那你尽快想想啊,谷心莲在那多待一天便一天不安全,这事对你其实也没多大损失的。”

     马文才走上去说:“你们给我滚,都出的是什么鬼主意。”

    他们走后,祝英台拉着马文才的手说:“文才,你生气了?”

     马文才:“何止是生气,是简直快被气死了,你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呢?”

     祝英台笑容满面的说:“文才,我想了下,我还是去吧,毕竟是一条人命,也不能见死不救,我相信文才你也一定保护我全身而退的,对吗?还有如果我真去了,那你不就能看到我穿女装的样子,你不是一直想看吗?”

     马文才:“是,我是一直想看,可我也不能让你去那种地方,更何况是去换什么谷心莲,她的死活关我什么事,只有你的安全,你的名誉,你的一切才是我在乎的。”

     祝英台看着如此认真的马文才笑着说:“好,我答应你,我不去便是。只可惜,你暂时看不到我穿女装了哦。”

    马文才:“看不到就看不到,以后我还会有大把的时间看个够,不是吗?。”

    这一次祝英台没有答应去帮忙,可是后来梁山伯还是想办法把谷心莲赎出来了,听说好像是此事惊动了山长,由山长出面赎的,老鸨也没有办法只能放人了。

     新一期的品状排行,马文才和祝英台纷纷上榜,大家都议论着恭喜文才兄,恭喜英台兄。可只有梁山伯闷闷不乐,他将祝英台拉到一边说:“英台,你最近是怎么了?”

    祝英台:“我怎么了?我很好啊!”

    梁山伯将手搭在祝英台的肩上说:“英台,你告诉兄长实话,马文才是不是逼你什么了,如今你怎么会如此反常的与他亲近,如果他欺负你,你尽管告诉我,我去找文才兄理论。”

小彦

#新版番外五十六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祝英台站起身来说:“山伯,谢谢你,我在这里一切都好。”

     梁山伯:“好,你好就行。”又对着马文才说:“文才兄,谢谢你关照英台了。”

     马文才:“你也太自以为是了,我比你更懂得如何对待英台,你就别瞎操心了,男子汉大丈夫,如此婆婆妈妈的。”

     荀巨伯走上前打断他们说:“好了好了,别再煽情了,山伯,说重点。”......


     祝英台站起身来说:“山伯,谢谢你,我在这里一切都好。”

     梁山伯:“好,你好就行。”又对着马文才说:“文才兄,谢谢你关照英台了。”

     马文才:“你也太自以为是了,我比你更懂得如何对待英台,你就别瞎操心了,男子汉大丈夫,如此婆婆妈妈的。”

     荀巨伯走上前打断他们说:“好了好了,别再煽情了,山伯,说重点。”

     梁山伯愣过神来说:“哦,英台,我来找你,是想请你帮个忙。”

     祝英台:“什么事?你尽管说。”

     梁山伯:“可……”梁山伯犹豫着看了看马文才。祝英台明白他是忌讳马文才在,于是祝英台接过话说:“山伯,你就放心的说吧,文才兄知道也没关系,我保证他不会透露半句的。”马文才也微笑的跟祝英台示意点头,表示认可她说的话。

     梁山伯:“好,事情是这样的,王蓝田威胁谷心莲,逼她签下卖身契,现如今谷心莲已被送进了青楼。”

     祝英台:“送到青楼?那来我又是何意?是想用钱赎人吗?需要多少?”

      梁山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谷心莲是二十两黄金被卖进去的,我们也凑够了去赎人,可无奈老鸨说一个姑娘在青楼是可以钱生钱的,如今就是一千两黄金也赎不回来。”

      祝英台:“那你们来找我干嘛,我能有什么办法。”

     梁山伯没好意思再往下说,荀巨伯接过话题说:“我和山伯商量了下,如今只能再找一个女子去青楼将谷心莲给换回来,而且还要保证这个女子可以脱身,所以我们就想到你,你面红齿白,身材适中,男扮女装一起好看,而且也能全身而退。”

     祝英台瞪了荀巨伯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马文才走上前去,一把抓住荀巨伯的衣领说:“你们这都什么鬼主意?她谷心莲卖去青楼便卖了,凭什么让英台去换?”

     荀巨伯拉开马文才的手说:“文才兄,你也太冷血了,谷心莲好歹是咱们学院的人,不能见死不救啊,再说了祝公子只是男扮女装一下,办完事就换回男装自然就脱身了,又没什么损失。”

      马文才:“那也不行,绝对不行。”

      梁山伯:“文才兄,我知道你担心英台的安全,放心我会保护好他的,不如我们还是听听英台的意见吧。”

小彦

#新版番外五十五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马文才:“那也是你一直在照顾我。”

     祝英台:“好好,是我是我。”

     马文才拉住祝英台的手臂说:“英台,谢谢你,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祝英台掀起马文才的衣袖说:“文才,这些伤还疼吗?伤疤如此深,这得是被打的多深啊?文才,你是不是特别狠你爹?”

     马文才已经不记得自己迷迷糊糊时说过的话了,他赶紧...

     马文才:“那也是你一直在照顾我。”

     祝英台:“好好,是我是我。”

     马文才拉住祝英台的手臂说:“英台,谢谢你,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祝英台掀起马文才的衣袖说:“文才,这些伤还疼吗?伤疤如此深,这得是被打的多深啊?文才,你是不是特别狠你爹?”

     马文才已经不记得自己迷迷糊糊时说过的话了,他赶紧拉下自己的衣袖说:“英台,你怎么知道我这里有伤的?”

     祝英台:“马大公子发烧一直说胡话,不记得了吗?”

     马文才:“我,我都说什么了?”

     祝英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说:“文才,以后有什么事情别自己扛着好吗?虽然你娘离开了你,但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马文才:“你是说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吗?那你是愿意嫁给我吗?”

    祝英台:“想的美,你的考察期还没有结束呢,我说过必须要待到我们学业结束之时,如果那会我们还能有缘,我就嫁给你。”

    马文才高兴的说:“好,我一定会信守承诺,我们一定也会有那一天的,到时候我会用盛大婚礼来迎娶你。”

    祝英台:“对了文才,其实马大人也是很关心你的,只是你们父子俩都是一样的犟脾气,他是因为担心你在教室时说的得罪谢丞相的话也影响你的仕途,并不是完全为了他自己。还有在马厩的时候,他看到你生病便将自己的斗篷给你披上,自己迎着风回去,走的时候还给留下了不少黄金和他自己的马匹,说因为你杀死了自己的马。

    马文才:“留下他自己马?那他怎么下山的,随从不是早就遣走了吗?” 

    祝英台:“当然是走下山的,不过已经走了好一会了,你估计追不上了。”

    马文才没有说话,只是一滴眼泪悄悄落下,祝英台抹掉他脸上的泪水说:“只要你真心想明白了,也算是马大人最大的安慰了,以后好好与他沟通便是。”马文才点了点头。

     两人对视一笑,马文才起身,祝英台自然的帮他披上衣服,然后两人一起坐到书桌前读书,因为他们还约定了要一起上下一期的品状排行。这时,梁山伯和荀巨伯一起来到他们宿舍,看来他们相处融洽的样子,又看了看床上的书墙,于是梁山伯开口说:“英台,看到你和马文才相处的甚好,我也终于放心了。”

小彦

#新版番外五十四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祝英台赶紧跑到马文才身边摸着他的额头说:“文才,现在你发烧了,不能再待在这里了,你听话,自己用点力站起身来,我扶你回去好不好?”

     马文才抬头看着祝英台说:“英台,英台,你留下来,留下来好不好?”祝英台:“可是…”

     马文才还是不停的说:“留下来,你留下来好吗?”祝英台看着马文才点点头,马文才看到祝英台点头说:“你不走了?”

      祝英台扶着马文才的...

     祝英台赶紧跑到马文才身边摸着他的额头说:“文才,现在你发烧了,不能再待在这里了,你听话,自己用点力站起身来,我扶你回去好不好?”

     马文才抬头看着祝英台说:“英台,英台,你留下来,留下来好不好?”祝英台:“可是…”

     马文才还是不停的说:“留下来,你留下来好吗?”祝英台看着马文才点点头,马文才看到祝英台点头说:“你不走了?”

      祝英台扶着马文才的胳膊说:“我不走了,你快歇歇吧。”

      马文才牵起祝英台的手说道:“你答应我不走了,不走了,不走。”说完又靠在祝英台的手睡着了。

      这时,马太守走了过来,祝英台看到说:“马大人,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就如此狠心吗?”

     马太守:“好你个祝英台,我们父子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插手。” 

     突然马文才又开始说起梦话!:“爹,你快救娘,快。娘,我好冷,好冷。”

     终于马太守看着不忍心,脱下可自己的斗篷盖在了马文才的身上,又喊到:“马统,送公子回去。”

     祝英台:“看来马大人还是关心儿子的。”

     马太守:“我说过,我们父子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手。老夫留下了自己的马匹给他,待他醒来你告诉他吧。”说完便自行走下了山。

     祝英台则紧紧的跟着马统后面,看到马文才安全回到宿舍才放心。宿舍里,祝英台一直守在马文才的床边照顾,一勺一勺的喂他吃完药,又给他盖好被子,将热毛巾敷在他的额头上,一遍一遍的给换着毛巾,确认他终于退烧后才趴在他的床边睡着了。

      终于马文才醒过来,看着四周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宿舍,又看到身边趴着的祝英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轻轻的叫出声:“英台…”

     祝英台被惊醒了,抬头看向马文才说:“你终于醒了。”说着又伸手摸了摸马文才的额头说:“终于不发烧了。”

     马文才:“英台,是你送我回来的吗?还一直在照顾我?”

     祝英台:“才不是,也不知道是谁一直拉着我在马厩里胡言乱语的不肯走,我可扛不动你,是马统送你回来的。”

小彦

#新版番外五十三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马文才自己拉开袖子说:“我娘就是因为看到我爹如此打我,甚至连我娘一起打骂,打的我娘脸上受了很重的伤,后来就算我再努力练习武功骑射,也弥补不回来了,我娘的脸还是给毁了,从那以后我爹别在外面找了其他女人,后来我娘当着我的面上吊自杀了,我的家毁了,亲人的感情全变了,坚持不变的人只能承受永远的苦难,或者永远的离开。”

     祝英台轻轻的拍着马文才的背安慰着,马文才又接着说:“外面好黑暗,可是这黑暗的柜子里面却很安全。”...


      马文才自己拉开袖子说:“我娘就是因为看到我爹如此打我,甚至连我娘一起打骂,打的我娘脸上受了很重的伤,后来就算我再努力练习武功骑射,也弥补不回来了,我娘的脸还是给毁了,从那以后我爹别在外面找了其他女人,后来我娘当着我的面上吊自杀了,我的家毁了,亲人的感情全变了,坚持不变的人只能承受永远的苦难,或者永远的离开。”

     祝英台轻轻的拍着马文才的背安慰着,马文才又接着说:“外面好黑暗,可是这黑暗的柜子里面却很安全。”

     就这样祝英台一直陪着马文才,坐了一会后,她站起来看了看天说:“在这待这么久了,文才,我们先回宿舍好不好?我去厨房给你找点好吃的可好?”

      可回头却看见马文才趴在桌子上不动,于是说道:“你怎么了?不会是睡着了吧?”看着他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感觉不太对劲,摸了摸他的额头:“天啦,好烫啊。文才,你醒醒。”

      马文才却似说梦话般:“我不相信,我怕我醒来再也看不见你了,娘…娘,你别走,爹,是我不好,你别再打娘了,娘,你别走,娘。是文儿不好,文儿会读好书,文儿会练好武的,娘,你别走啊。”

     祝英台扶着马文才轻声的说:“文才,你醒醒,我们回去好不好?”

      马文才也一把抱住祝英台,靠在她怀里继续说道:“娘,娘,你别走,你陪着文儿好不好?”

     祝英台拍着他的背,只能无奈安慰道:“好好,不走不走啊,文才你醒醒好不好,我不是你娘,我是英台啊。”祝英台想扶起马文才,可无奈完全扶不动,于是又说:“文才,你还能走吗?我抬不动你,我回去找人来帮帮忙,你等会我。”于是便转身离开。

     马文才自己艰难的站起身来,两手撑在桌子上说:“你要走了吗?连你也要走了,对不对?”

     祝英台:“我是想要回去帮你,刚刚是看你完全无法起身,我又扶不动你,你若是自己还能走,那我现在就扶你回去好吗?”

     马文才:“走,走吧。反正我本来来去都是无牵挂的,你们走吧。”说完便跌倒在地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