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马昊天

265浏览    10参与
墨妤琋

【拉郎.藏伟16】

压抑,持续不断的压抑,空气中全是血的铁锈味。

地藏汤坐在椅子上,脑子里全是一小时前蓝博文和医生从病房里走出来,一脸认真地问他,“要孩子还是要大人?”的模样。

隐约地,他还听到张子伟在呼痛。

开什么玩笑?他的阿伟可是从来不会喊疼的,就算是当年在八面佛那断了手都没有喊过……

地藏想不明白,好端端的,怎么就大出血了呢?明明昨天人还好好的呢,今天怎么就要同阎王抢命了呢?

地藏不敢去想,如果没了张子伟,他该怎么办?如果今天张子伟没能从这个房间里出来,他今后的人生该怎么活?

“冯振国!我艹你大爷!!”

地藏隐隐听到有人在喊他,站起来,还没看清来人,便被一拳打倒在地上。

“阿秋!”马昊天跑过去,把苏建秋圈在怀里,“别打人!...

压抑,持续不断的压抑,空气中全是血的铁锈味。

地藏汤坐在椅子上,脑子里全是一小时前蓝博文和医生从病房里走出来,一脸认真地问他,“要孩子还是要大人?”的模样。

隐约地,他还听到张子伟在呼痛。

开什么玩笑?他的阿伟可是从来不会喊疼的,就算是当年在八面佛那断了手都没有喊过……

地藏想不明白,好端端的,怎么就大出血了呢?明明昨天人还好好的呢,今天怎么就要同阎王抢命了呢?

地藏不敢去想,如果没了张子伟,他该怎么办?如果今天张子伟没能从这个房间里出来,他今后的人生该怎么活?

“冯振国!我艹你大爷!!”

地藏隐隐听到有人在喊他,站起来,还没看清来人,便被一拳打倒在地上。

“阿秋!”马昊天跑过去,把苏建秋圈在怀里,“别打人!”

地藏睁开眼,看着苏建秋,“对不起……”

井进贤同李家源悄然起身,挡在两人之间。

苏建秋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无法脱离马昊天的怀抱,只好瞪着通红的眼睛盯着地藏,一字一顿地开口,“冯振国,你给我听着,如果今天阿伟出了任何意外,我跟你没完!!!”

地藏看着他铁青的脸色,良久,颤颤巍巍地掏出雪茄,点上,想了想,又掐掉,笑了,“放心好啦,秋Sir,他如果今天出事了,不用你动手,我和他一起死……”


【一个拉圾写手的碎碎念:我真的不是后妈!别打我!!!下一篇会有余顺天和林正风,优秀如我23333


墨妤琋

【拉郎.藏伟⑧】

一行人吃过午饭,又闹了一个下午,眼见几个人都玩的差不多了,井进贤理了理西装站起来,"子伟,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们先走了。"说着把程滔拉起来,离开了公寓。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告辞。

"阿伟…"苏建秋站在玄关处,暖黄色的灯光打在他身上,给他镀上一层金边。

张子伟闻言抬起头,"怎么了阿秋?"

苏建秋犹豫了片刻开口:"阿伟,好好照顾自己,冯振国要是对你不好,你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

"知道啦"张子伟听后笑了,像天使一样。今天为了见他们,他特地刮了胡子,这一笑便仿佛年轻好几岁,看着苏建秋一阵恍惚,以为又回到了当年他们三人才毕业时候的模样……

"喂!阿秋,回神啦!"张子伟的提醒声叫醒了苏...

一行人吃过午饭,又闹了一个下午,眼见几个人都玩的差不多了,井进贤理了理西装站起来,"子伟,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们先走了。"说着把程滔拉起来,离开了公寓。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告辞。

"阿伟…"苏建秋站在玄关处,暖黄色的灯光打在他身上,给他镀上一层金边。

张子伟闻言抬起头,"怎么了阿秋?"

苏建秋犹豫了片刻开口:"阿伟,好好照顾自己,冯振国要是对你不好,你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

"知道啦"张子伟听后笑了,像天使一样。今天为了见他们,他特地刮了胡子,这一笑便仿佛年轻好几岁,看着苏建秋一阵恍惚,以为又回到了当年他们三人才毕业时候的模样……

"喂!阿秋,回神啦!"张子伟的提醒声叫醒了苏建秋,他看向张子伟。

"你说的我都记住啦,怎么越活越像小孩子了呢?,赶紧走吧,天哥该等急了……"

在张子伟的催促声中,苏建秋离开了公寓。

---半小时后---

"我回来了!"地藏进了门,便从屋里喊。

"怎么才回来?"张子伟擦着头发从浴室中走出来,"你要早回来一点,还能跟阿秋和天哥打个招呼呢……"他边说着,边走到沙发上坐下。

地藏走过去接过他手中的毛巾,帮他接着擦头发,"什么意思,那小子也来了?"

"我兄弟,为什么不来?"张子伟说的一副理所应当。

"哟"地藏阴阳怪气道:"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积极刮胡子呢……"

"不是吧,地藏哥?"张子伟拉长了声调,"阿秋的酸你也要吃?"说着又摸摸肚子,"再说,我都给你怀了这小崽子了,你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患得患失的?幼稚!"

"说谁幼稚呢?!!"地藏手上的力道又重了些。

"我!我幼稚行不行?你轻点!别把我头发拽掉了!!!"张子伟叫了起来。

"哼!"地藏轻哼了一声,放缓了手上的力度。

"行了行了,别擦了,快去洗澡!"

"不去,不想洗。"地藏扔下毛巾,倒在沙发上,耍无赖。

"你去不去?"

"不去!"

"好"张子伟被他气笑了,拿过手机,"不去就不去,阿秋他们应该还没走远,我让他们来接我……"

"好啦好啦!"地藏投降,"我去!我去还不行吗?你去房间等我吧。"

张子伟看着他进了浴室,自己也回了房间。

地藏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便看见张子伟盯着肚子发呆,他走过去,揉了揉那人的头发,"想什么呢?"

张子伟拍开他的手,抬眼望着他,"我们今天开玩笑说这是个男孩子,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啊?"

"什么?"地藏笑了一下,"无所谓咯,你生的我都喜欢。"

"那你想要几个?"张子伟替他剪好一只雪茄,又问。

"几个?"地藏接过血茄,想了想又放回去,你想生几个?"

"我…我不知道,听邵志朗说,阿蓝生他们家囡囡的时候,在病房里疼哭了三天,阿蓝多能忍得个人啊,他都这样了,我怕……"

"你怕疼啊?"地藏接过他的话头。

"不是怕疼,我…"张子伟顿了一下,"冯振国,我35了,我……唔!"

地藏用吻堵住了他后面所有的话,在张子伟快要缺氧窒息的时候才放开他,用手温柔地顺了顺张子伟耳边的乱发,笑,"那便生一个,你开心就好……"

(藏哥,几年后你死皮赖脸要求生二胎的时候,就不是这么说的了……地藏:滚!!!!!)

"冯振国!!你这是宽慰我呢,还是吃我豆腐呢?!!"地藏偷笑。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我努力了!我加油了!我太棒了!(不要脸ing)不知道子伟小天使多大了,就私设这么多吧,这样下面的剧情才好玩嘛!!我可以卑微地求评论和小红心嘛(/ω\)

墨妤琋

【拉郎.藏伟⑦】

正当他们三人重温着童年欢乐时,程滔在外敲了敲门,"阿伟,洪生他们来了,出来吃饭吧。"

"哦,好。"张子伟应了一声,准备下床,苏建秋和马昊天见了,赶忙扶住他。

"阿伟,你重了好多哦……"

"阿秋,你下次不用来了。"张子伟没好气地说。

----楼下餐厅----

"哇!嘉豪,你怎么这么憔悴啊?"张子伟在见到陈嘉豪时脱口而出。

厨房里忙着炒菜的一行人听到不禁笑出了声,连井进贤也绷不住,弯了弯嘴角。

陈嘉豪默默地白了洪文刚一眼,又闭上眼睛,表示不想说话。

张子伟觉得好笑,把目光转向洪文刚,"洪先生精力神真好。"

洪文刚听着哈哈大笑,"谢谢,哈哈……"说着把手悄悄伸到陈嘉豪身后,替他揉了...

正当他们三人重温着童年欢乐时,程滔在外敲了敲门,"阿伟,洪生他们来了,出来吃饭吧。"

"哦,好。"张子伟应了一声,准备下床,苏建秋和马昊天见了,赶忙扶住他。

"阿伟,你重了好多哦……"

"阿秋,你下次不用来了。"张子伟没好气地说。

----楼下餐厅----

"哇!嘉豪,你怎么这么憔悴啊?"张子伟在见到陈嘉豪时脱口而出。

厨房里忙着炒菜的一行人听到不禁笑出了声,连井进贤也绷不住,弯了弯嘴角。

陈嘉豪默默地白了洪文刚一眼,又闭上眼睛,表示不想说话。

张子伟觉得好笑,把目光转向洪文刚,"洪先生精力神真好。"

洪文刚听着哈哈大笑,"谢谢,哈哈……"说着把手悄悄伸到陈嘉豪身后,替他揉了揉腰。

蓝博文把最后两排菜端上桌子,"别聊了,吃饭吧……"

----餐桌上----

井进贤拿过程滔的碗给他舀汤,洪文刚忽然开口:"阿井。"

"怎么了,洪先生?"井进贤放下碗,问。

"你们用什么姿势'中奖'率比较高啊?"

"咳!咳咳……"洪文刚话音刚落,陈嘉豪就像呛着了似的,咳嗽个不停。

程滔满脸心疼的拍了拍陈嘉豪的背,看了洪文刚一眼,又狠狠瞪了井进贤一眼,示意他把嘴闭上。

蓝博文到了一杯水放在陈嘉豪面前,转头冲洪文刚笑了笑,"洪生,这种话题就没必要在饭桌上讲了吧?你要想知道,等晚上地藏回来了,你们几个一块探讨探讨,对吧?阿伟?"

"什么?"张子伟同苏建秋,马昊天二人正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坐在一旁,突然被蓝博文点名,愣了一下,随即笑得灿烂,"阿蓝说的对,洪先生,你要是这么想知道,等地藏回来了,你们好好讨论一下,现在就先吃饭吧。"

洪文刚听着这一个两个的默契十足地合起伙来"挤兑"他,倒也不冷,只笑了笑,把自己手边的茶杯推到陈嘉豪面前,"慢点吃,别噎着……"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洪生也太会了,妈妈我死了!!!下一章地藏一定会出场(信我!)我真的很努力在写稿子,但码字的时间太少了,初三狗伤不起,在这给您们道歉了(叩首)不过我写了很多手稿,一有时间就码(一般周五、周六晚上,周日下午,看作业情况)还有你们想要宝宝早点出生嘛?因为我主要想写孕期,冯振国同志的宠妻之旅,子伟小天使太可怜了,我要地藏宠他!宠死他!!!如果你们不喜欢,我就把后面的章节改一改……可以卑微的求评论,小红心,小蓝手好吗(#/。\#)

墨妤琋

【拉郎.藏伟⑥】

张子伟刚刚放下手机,井进贤便敲门进入,"阿伟,门口来人了,是不是你朋友?"

"啊?"张子伟一愣,随即笑了,"这么快?"说着抱着肚子准备下床接人。

"哎"蓝博文按住他,"你别动了,我去接,把他们带过来……"说着便把坐在一旁玩魔方的程滔拉起来,向门口走去。

房间里只剩下张子伟和飞机了,飞机坐在床边摆弄着床头的手枪,"阿伟哥,你说的那两个朋友是谁呀?"张子伟安抚住肚子里闹腾的孩子,笑了笑,"两个誓要入刀山的兄弟……""哦。"

"阿伟,人我给你带到了啊"蓝博文在门口说,"我们去厨房帮帮井Sir他们,就不打扰你们叙旧了,等会儿开饭了,我们再来喊你们,飞机,走吧。"

飞机抬头看了看门口站着的两个人,点点头,又回头同...

张子伟刚刚放下手机,井进贤便敲门进入,"阿伟,门口来人了,是不是你朋友?"

"啊?"张子伟一愣,随即笑了,"这么快?"说着抱着肚子准备下床接人。

"哎"蓝博文按住他,"你别动了,我去接,把他们带过来……"说着便把坐在一旁玩魔方的程滔拉起来,向门口走去。

房间里只剩下张子伟和飞机了,飞机坐在床边摆弄着床头的手枪,"阿伟哥,你说的那两个朋友是谁呀?"张子伟安抚住肚子里闹腾的孩子,笑了笑,"两个誓要入刀山的兄弟……""哦。"

"阿伟,人我给你带到了啊"蓝博文在门口说,"我们去厨房帮帮井Sir他们,就不打扰你们叙旧了,等会儿开饭了,我们再来喊你们,飞机,走吧。"

飞机抬头看了看门口站着的两个人,点点头,又回头同张子伟说"阿伟哥,我一会儿来喊你…"

"好"张子伟冲他笑了笑,目送三个人出了房门,又把眼神投向门口的两个人,"愣着做什么?过来坐呀。"

"阿…阿伟,我,我……"苏建秋在门口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些什么,一张俊脸涨得通红。

张子伟觉得好笑,把目光转向另一个人,"天哥,来坐……"

马昊天点点头,一把揽过苏建秋的浅肩,走到床边的椅子坐下。

苏建秋依然低着头,"阿伟,对不……"

"哎!打住!别说了"张子伟一把拦住他的话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俩现在就做好给我儿子当干爹的准备好了……"

苏建秋抬起头看着他,马昊天盯着他山前隆起的腹部,“知道是个男孩了?"

"不知道"张子伟耸耸肩,"不过你这每天晚上闹腾的程度来看,估计是个男孩…哎!对了!"张子伟像忽然想到什么似的,"阿秋,如果是个男孩,让他跟你学打架,好不好?"

"什么?"苏建秋愣了一下。

"你看啊,让他跟你学打架,以后好英雄救美,跟阿蓝他们学魔方开发智力…只要这孩子以后不学地藏那家伙,估计不会长歪……"

"噗!"马昊天的一声笑,打断了张子伟的幻想。

"你笑什么,天哥?"张子伟好奇的问。

"我在想生男孩子好。"

"为什么?"张子伟和苏建秋一起看向他。

"生男孩当然好啦,男孩粘妈,以后小孩向着你,多好……"

"嗯……有道理"张子伟点点头,"嗯,不对!谁是妈妈?!!谁是妈妈?!!"张子伟突然反应过来,拿起一旁的枕头(嗯…地藏的)砸向马昊天。

马吴天一边躲,一边拉过苏建秋当挡箭牌。

欢笑声充满房间,像小时候那样。

好汉不提当年勇,英雄莫问他日仇

如今,我们依然是兄弟,那,便足够了……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我终于回来啦!《扫毒》三兄弟太甜了!!!我死了!!!!阿秋有天哥了,不是白月光了,哈哈哈,我真是个天才!!!这两天我努力多码一点(初三狗,伤不起)给我留下评论和小红心好嘛?Σ(|||▽||| )


我想养只羊

【古辉,苏建秋×张子伟】独活


阿秋去医院接那两个混球出院的时候,那俩人正倚在一张病床上嘻嘻哈哈的唱《誓要入刀山》,“莫要唱了,一会儿隔壁阿伯又要来砸门了,最后一天,清静点出院啊。”阿秋一边警告这两人,一边认命的帮他们收拾东西,在医院住了半年多的时间,这俩人东西还真不少,从各式衣裤、洗刷用具到锅碗瓢盆、零食饮品,甚至书籍CD,木刀宝剑,样样俱全。阿秋皱了皱眉,这两人原本是打算一辈子住在这间病房里了么? 可他也不回忆一下,这当中百分之八十的东西都是他添置进来的。

提起半年前的那一场恶战,阿秋现在还心有余悸。在终于他击毙了八面佛,打电话叫救护车的时候,这两个人已经一前一后倒在他身边了,他那时候拨号的手指都是抖的,等待救护车到来...


阿秋去医院接那两个混球出院的时候,那俩人正倚在一张病床上嘻嘻哈哈的唱《誓要入刀山》,“莫要唱了,一会儿隔壁阿伯又要来砸门了,最后一天,清静点出院啊。”阿秋一边警告这两人,一边认命的帮他们收拾东西,在医院住了半年多的时间,这俩人东西还真不少,从各式衣裤、洗刷用具到锅碗瓢盆、零食饮品,甚至书籍CD,木刀宝剑,样样俱全。阿秋皱了皱眉,这两人原本是打算一辈子住在这间病房里了么? 可他也不回忆一下,这当中百分之八十的东西都是他添置进来的。

提起半年前的那一场恶战,阿秋现在还心有余悸。在终于他击毙了八面佛,打电话叫救护车的时候,这两个人已经一前一后倒在他身边了,他那时候拨号的手指都是抖的,等待救护车到来的时间里,他一会儿看看这个,哆哆嗦嗦的说一句“莫要死啊”,一会儿伸手探探那个的鼻息,他们的同事到底是比医护人员更早一步到达的现场,踩着一地狼藉黄SIR亲手把三个人送上了救护车。三个人一起被推进了手术室,阿伟的手被接上了,只是医生说,未来还是会留下残疾,天哥伤的更重,抢救了十几个小时,取出一盘的碎弹片才救回一条命来。

三个人当中阿秋伤的最轻,最早出手术室,最早出ICU,最早出院,所以他理所应当从出院那天开始就负责了三个人所有的证词、书面报告和检讨,还要每天跑回医院报到,给两个躺在病床上的大爷削苹果递水,顺带着买东买西哄两个人开心。

一开始大家都不明白,阿秋为什么要来的这么勤,马昊天还曾调侃过阿秋不会是看上了医院里什么人吧才天天跑来报到。只有阿秋心里明白,从那天过后他经常会做一个噩梦,梦中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他无数次看见自己举着一把黑伞站在这两个人的坟前,每次他从梦中惊醒,都会忍不住一遍一遍跑过来确认那真的只是个虚幻的梦。

三个人在打击八面佛和他的贩毒集团的案子中立了大功,黄SIR给子伟谋了个卧底警察的身份,三个人终于都恢复了警察职位,但张子伟涉嫌绑架平民,马昊天劫持警察越狱,苏建秋私提罪犯致其死亡,三个人年轻时候一起升职的梦想没有达成,倒是一起被降了职。张子伟手臂还在复健之中,被准许了放了长假,痊愈后再归队;马昊天之前已经落了残疾,这次又重伤,已经提前过上了领退休金的生活;现在只剩下苏建秋一个人工作,领一份警察薪水,还要养活三个人。

阿秋的前妻同意让女儿管他叫爸爸,准许他时常探望女儿,却还是没同意和他复婚住在一起。女儿刚跟着她妈来医院探过两次病,就被这俩扑街仔拐着做了干女儿,现在女儿一口一个阿伟爸爸阿天爸爸,听的他牙根痒痒。

阿秋忙前忙后,终于把所有物品装箱打包,独自把所有行李搬下楼,两个大爷才抄着手跟他上了车。马昊天坚持要回自己的公寓,阿秋拗不过他只好开车把他送到公寓楼下。和天哥告别后,张子伟懒洋洋的靠在后位上吹了个口哨:“我呢? 你打算把我扔哪儿? ”

苏建秋回头,给了张子伟一个狡黠的笑容:“现在才问,是不是晚了点。 还用说? 回我家!”

END.

张奶辉

扫毒--少年性事

第一次开车的我猝不及防地被FEN了~所以只把开头写在这儿,剩下的走别的渠道~希望这次能顺利。。。嘤嘤嘤~~


以下正文:

13岁的张子伟有烦恼了,他的两个好朋友马昊天和苏建秋今年暑假突然长高了一大截,虽然说马昊天高他和苏建秋两个年级,一向比他们高一点,可是苏建秋只比自己大2个月不到啊,怎么突然也猛长了,嗓音也变的和马昊天一样,低沉了起来,三个人之中现在就他一个矮他们俩一大截,嗓音也还没变,还是脆嫩的童声。

那两个先行长高的半大小子也开始经常笑话他人矮腿短,还是小孩子,有时候马昊天和苏建秋总凑在一起嘻嘻笑着看同一本杂志,眉来眼去滴交流,张子伟看到那本杂志的封面好像是几个裸体的女人,他也好...

第一次开车的我猝不及防地被FEN了~所以只把开头写在这儿,剩下的走别的渠道~希望这次能顺利。。。嘤嘤嘤~~


以下正文:

13岁的张子伟有烦恼了,他的两个好朋友马昊天和苏建秋今年暑假突然长高了一大截,虽然说马昊天高他和苏建秋两个年级,一向比他们高一点,可是苏建秋只比自己大2个月不到啊,怎么突然也猛长了,嗓音也变的和马昊天一样,低沉了起来,三个人之中现在就他一个矮他们俩一大截,嗓音也还没变,还是脆嫩的童声。

那两个先行长高的半大小子也开始经常笑话他人矮腿短,还是小孩子,有时候马昊天和苏建秋总凑在一起嘻嘻笑着看同一本杂志,眉来眼去滴交流,张子伟看到那本杂志的封面好像是几个裸体的女人,他也好奇想看,几次想插他们中间看几眼,都被马昊天挡住了,马昊天把杂志举高“欸~~~~你不能看,这是大人才可以看的!”

张子伟又气又急,蹦着高想够那本杂志:“什么大人才能看?你们不也是小孩吗?快给我看看!”眼看快要够到时,马昊天就撒腿跑“嘿嘿嘿,你拿不着!”张子伟迈开小短腿就去追,这时候苏建秋又从后面抱住张子伟“哎呀你别闹!真不是你小孩子能看的”

张子伟嘟起嘴,气哼哼地说“什么嘛~~!你们看黄书当我不知道啊!凭什么我不能看!”他觉得他和他两个发小之间现在出现了深深的隔阂,非常生气,奶声奶气的语调里已经带了哭腔,苏建秋有点心软,环住了张子伟的脖子“哎真是为你好才不让你看的。。。”这时候马昊天打断了苏建秋“哎呀你跟他说那么多干嘛呀,走!我们去录像厅,今天上了一个新片!”说完就拉起苏建秋的手要走,张子伟气的要抓狂“凭什么不带我?我要跟你们一起去!”马昊天和苏建秋异口同声“你不能看!没发育的不能看!”

张子伟恨死了发育这两个字,发育到底是什么鬼?造就了他们之间那么大的差异,夺走了他的朋友,那两个人突然长高,总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背着他不知道暗搓搓地讲什么东西,这种感觉真是太差了,越想越伤心,他用力摇了摇头,想把这伤心难过的感觉赶走,有什么了不起的,他想,我的咸蛋超人也快开始了,不比那录像厅的电影好看吗~切


剩下的走别的渠道了,我试试看行不行哦~这部分内容我认为及其油腻,希望大家还能吃的下,忐忑嘤嘤嘤~咋就写上小黄文儿了呢~希望大家看的开心,喜欢的我会很高兴,不喜欢的请轻拍哦~^_^

http://www.jianshu.com/p/25596b5d1389


张奶辉
紀錄一個關於個掃毒的腦洞😉只...

紀錄一個關於個掃毒的腦洞😉只是個開頭~😅

紀錄一個關於個掃毒的腦洞😉只是個開頭~😅

Fiyee斐煜

【扫毒】【马昊天X张子伟】日后再相知未晚

1.地狱也绝不独往返(下)


 马昊天没有想过会在香港再见张子伟,那个开车一闪而过的身影不是张子伟又会是谁!


当初总长官质询室出来,马昊天和苏建秋的人生开始互相颠倒。苏建秋由卧底恢复职位平步青云,纵然只能躲在远处,但看着孩子一天天成长苏建秋心里毕竟欢喜。马昊天由于泰国那次枪伤走路只能一瘸一拐,从缉毒组督察搬出办公室成了警署格子间一员,从事打印、翻译、抄录、备案等文书工作。马昊天与苏建秋二人哪怕在警署食堂见面也彼此不同桌,你食三文治加咖啡我吃炒面配白水;你在高层会谈中游刃有余我在格子间翻书打字;你一身潇洒我邋遢随意。


“YO HO”张...

1.地狱也绝不独往返(下)

 

 马昊天没有想过会在香港再见张子伟,那个开车一闪而过的身影不是张子伟又会是谁!

 

当初总长官质询室出来,马昊天和苏建秋的人生开始互相颠倒。苏建秋由卧底恢复职位平步青云,纵然只能躲在远处,但看着孩子一天天成长苏建秋心里毕竟欢喜。马昊天由于泰国那次枪伤走路只能一瘸一拐,从缉毒组督察搬出办公室成了警署格子间一员,从事打印、翻译、抄录、备案等文书工作。马昊天与苏建秋二人哪怕在警署食堂见面也彼此不同桌,你食三文治加咖啡我吃炒面配白水;你在高层会谈中游刃有余我在格子间翻书打字;你一身潇洒我邋遢随意。

 

“YO HO”张子伟拍着方向盘朝马昊天直冲过去,马昊天本想以不变应万变的方式来作回应,没想到张子伟丝毫没有减速的打算,油门一踩到底加速向前,马昊天再刹车也来不及只得接连后退。半路苏建秋突然开车杀出来把张子伟撞向集装箱,马昊天在旁看着说不紧张是假的,张子伟朝苏建秋调皮一笑引得对方退后又是一撞,张子伟转头冲马昊天摊手笑得无奈。好不容易打开凹瘪的车门,张子伟下车看着眼前的马昊天与苏建秋,他觉得这一幕相当有趣,有趣地简直让他想大笑出声,原本亲如兄弟的三人突然变得有亲疏。

 

“五年啊!你们知道五年来我怎么过的吗!”“子伟,我一直觉得很愧疚,我不敢面对你和马昊天。”“子伟……”

 

张子伟完全不想听那套说辞,拿着酒瓶自顾自离开,走出码头没几步就被逼停,马昊天下车、绕过车头、开副驾驶门、把张子伟推进车、迅速驾车驶离,一气呵成。“去哪?”张子伟歪头好笑地看着马昊天,二人一路除了张子伟那一句没有答案的疑问再也没有任何交流。

 

沉默地跟着马昊天进屋


 

一段情感刚开始便消亡了,扫毒事业却永不停步。

Fiyee斐煜

【扫毒】【马昊天X张子伟】日后再相知未晚

1.地狱也绝不独往返(中)


张子伟每次呼吸都像用尽全身最后的气力,没有恐慌没有害怕甚至都没有再看马昊天一眼,现在的他只有愤恨。存心一闯虎豹穴,奈何最终落得个被兄弟抛弃的下场,如果是苏建秋的选择张子伟也就认了,偏是马昊天决定用他的命去换苏建秋,凭什么!就因为苏建秋卧底虎穴五年吗?当时长官来警校选拔调走苏建秋,张子伟多希望自己能去代替苏建秋。今天就因为这个理由,因为这个可笑的理由居然要把命留在泰国把兄弟情谊葬在异国。

“这是你选的嘛!偶像!”

子弹打穿了胸骨,也许是他张子伟命不该绝,马昊天让他死而老天却给他一条活路走。缅娜派人来救之时不得不说张子伟算是松了口气,随之而来的是无限的恨与哀,...

1.地狱也绝不独往返(中)


张子伟每次呼吸都像用尽全身最后的气力,没有恐慌没有害怕甚至都没有再看马昊天一眼,现在的他只有愤恨。存心一闯虎豹穴,奈何最终落得个被兄弟抛弃的下场,如果是苏建秋的选择张子伟也就认了,偏是马昊天决定用他的命去换苏建秋,凭什么!就因为苏建秋卧底虎穴五年吗?当时长官来警校选拔调走苏建秋,张子伟多希望自己能去代替苏建秋。今天就因为这个理由,因为这个可笑的理由居然要把命留在泰国把兄弟情谊葬在异国。

“这是你选的嘛!偶像!”

子弹打穿了胸骨,也许是他张子伟命不该绝,马昊天让他死而老天却给他一条活路走。缅娜派人来救之时不得不说张子伟算是松了口气,随之而来的是无限的恨与哀,恨的是马昊天安然回港升官发财,苏建秋官复原职一家齐齐整整,哀的是他坚信的兄弟情谊手足之爱,以及多年埋藏在心底对马昊天的情感,随着那一枪一并被鳄鱼吞入腹中。“张子伟已经死了!”是的,过去那个梳着分头被调侃身高的张子伟已经死了,现在的张子伟是“八面佛”的女婿。

五年里入货、出货、制作、分货,哪一项张子伟没有经手过,顶着炎炎烈日在棚里分装,身边围绕着雇佣兵,只有在和缅娜相处之时才真正感到放松。亲昵地扶着缅娜的手,头贴在她脸旁感觉到缅娜略微在颤抖,不断出声安抚她就像在给小动物顺毛,总算一枪打出去正中目标,看着缅娜开心张子伟就感到安慰。其实张子伟的心根本没那么大,这是报恩,一命之恩。他知道如果不娶缅娜不仅伤了她的心“八面佛”还不会轻易放过他,然而娶缅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张子伟每一天都在自欺欺人,他爱马昊天吗、他恨马昊天吗,日复一日清晨在马昊天那句“我选他”中醒来,年复一年在坠落鳄鱼潭的恐惧中入眠,他恨马昊天吗?他爱马昊天吗?

说不爱是假的,而当缅娜告诉张子伟当日打电话给“八面佛”报信的居然是苏建秋,他更不恨马昊天了,因为马昊天傻,傻得可笑。

什么是兄弟情谊?你阿妈就是我阿妈,你老婆要生了我必须让你回家团聚,鱼肠剑永远不放在最高一格因为你拿不到……

Fiyee斐煜

【扫毒】【马昊天X张子伟】日后再相知未晚

1.地狱也绝不独往返(上)


“我现在让你选,你放过我女儿,我就让你带一个走。”

“我不走!让他们两个走,行了吧!我不走!”

八面佛一扬手,雇佣兵手中的枪更是死死抵住苏建秋和张子伟的额头。马昊天的手在发抖,一边是出生入死卧底给自己拿情报的苏建秋,一边是相伴多年和自己步步走来的张子伟,关键是马昊天这支掌握着自己、缅娜和第三条命的枪里——根本没有子弹!

他马昊天怕吗?怕!怕的要死!怕苏建秋回不去见老婆孩子,卧底五年眼见收尾,回到香港更是有大好前途等着苏建秋,更何况孩子不能一出生就没有爸爸,他怎么能留苏建秋横尸泰国鳄鱼潭。从小失去父亲的张子伟视自己为偶像,当年大家一起立志考警校,眼见着他从...

1.地狱也绝不独往返(上)


“我现在让你选,你放过我女儿,我就让你带一个走。”

“我不走!让他们两个走,行了吧!我不走!”

八面佛一扬手,雇佣兵手中的枪更是死死抵住苏建秋和张子伟的额头。马昊天的手在发抖,一边是出生入死卧底给自己拿情报的苏建秋,一边是相伴多年和自己步步走来的张子伟,关键是马昊天这支掌握着自己、缅娜和第三条命的枪里——根本没有子弹!

他马昊天怕吗?怕!怕的要死!怕苏建秋回不去见老婆孩子,卧底五年眼见收尾,回到香港更是有大好前途等着苏建秋,更何况孩子不能一出生就没有爸爸,他怎么能留苏建秋横尸泰国鳄鱼潭。从小失去父亲的张子伟视自己为偶像,当年大家一起立志考警校,眼见着他从PC步步走来直到现在每天能够站在自己身边笑着说“食嘢~”,说没有偏心那是假的。

留下最后一句“一命换一命”之后八面佛多一秒都不给马昊天机会……

“三”

“你是不是疯的啊!你没家人我有啊!你老婆跟你离婚我还有老婆孩子!你有没有人性?!我要回香港!”苏建秋这一拳根本就没想给马昊天留活路,现在根本不是起内讧的时候,张子伟扑过来抱着马昊天的腰,就像小时候他阻止马昊天和苏建秋打架一样,也是这么从背后抱着,借马昊天的力身体一闪挡在他们两人中间。

“二”

“我父亲死的早,从小我就把你们俩当做我的亲兄弟,你们去哪我就去哪。”简简单单一句话,张子伟的语气就像是在说着今天星期几那么平淡,而在马昊天心里却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张子伟做PC巡街的那段时候马昊天或多或少都刻意去关照过他,请他一班同事下班happyhour更是隔三差五的事。当张子伟来缉毒组报道的时候马昊天下意识的反对他来缉毒工作,自己孤家寡人扫毒把命丢了也就罢了,张子伟还有母亲要照顾怎么能够跟自己每天出生入死。

“一”

我选他留下!

马昊天最终选择保苏建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